总目录 当前:形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形貌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二十四卷目录

 形貌部汇考
  书经〈洪范〉
  礼记〈玉藻〉
  周礼〈地官〉
  灵枢经〈阴阳二十五人篇〉
  淮南子〈地形训〉
  方言〈形貌杂释〉
  释名〈释姿容〉
  博物志〈五方人民〉
  酉阳杂俎〈身中诸神〉
  空同子〈南北异形〉
 形貌部总论
  荀子〈非相篇〉
  贾谊新书〈容经〉
  后汉书〈郎顗传〉
  论衡〈骨相篇〉
  新论〈命相篇〉
  鹿门隐书〈论牛首鸟身〉
  册府元龟〈姿表 仪貌 形貌 状貌〉
 形貌部艺文一
  短人赋          汉蔡邕
  相论           魏曹植
  卞和画像赋        晋傅咸
  相经序          梁刘峻
  三胡赋         北魏繁钦
  有宋右谏议大夫赠开府仪同三司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魏国韩公国华真赞 宋欧阳修
  王元之画像赞叙       苏轼
  杨襄毅公像赞      明李维桢
 形貌部艺文二〈诗〉
  嘲崔左丞         唐省吏
  与赵神德互嘲        梁宝
  与欧阳询互嘲      长孙无忌
  嘲长孙无忌        欧阳询
  嘲李叔慎贺兰僧伽杜善贤  刘行敏
  歇后           封抱一
  嘲武懿宗         张元一
  又嘲            前人
  嘲赵璘           薛能
  咏王给事         蒋贻恭
  咏伛背子          前人
  与释惠江互谑       程紫霄
  与李荣互谑        僧法轨
  广州三樵歌        无名氏
  嘲伛偻人         无名氏
  京洛语          无名氏
  临川野老自赞       元吴澄
  题杨竹西高士小像     僧净慧
  赠相士          明张宣
  张君为余貌小像二一野服一冠裳皆肖戏赋一律效长庆体        沈瓒

人事典第二十四卷

形貌部汇考

《书经》《洪范》

二,五事,一曰貌,貌曰恭,恭作肃。
〈注〉貌泽水也。〈大全〉问貌如何属水。朱子曰:容貌光泽,故属水。问视听言:动比洪范五事,动是貌否。如动,容貌之谓曰思也。在里了动容貌,是外面底心之动便是思。

《礼记》《玉藻》

凡行容惕惕。
〈注〉惕惕,直而且疾也。谓行于道路则然,盖回枉则失容。舒缓则近惰也。

庙中齐齐,朝廷济济翔翔。
〈注〉齐齐,收持严正之貌。济济,威仪详整也。翔翔,张拱安舒也。

君子之容舒迟,见所尊者齐遫。
〈注〉舒迟,闲雅之貌。齐如夔夔,齐栗之齐遫者,谨而不放之谓。见所尊者,故加敬。

足容重,手容恭。
〈注〉重不轻举移也。恭无慢弛也。

目容端,口容止。
〈注〉无睇视,不妄动。

声容静,头容直。
〈注〉无或哕咳,欲其静也。无或倾顾,欲其直也。

气容肃。
〈注〉似不息者。

立容德。
〈注〉应氏谓中立不倚,俨然有德之气象。

色容庄,坐如尸。
〈注〉庄矜,持之貌也。坐如尸,见曲礼。

燕居告温温。
〈注〉诗言温温,恭人燕居之时,与告语于人之际。则皆欲其温和。所谓居不容宽,柔以教也。

凡祭,容貌颜色,如见所祭者。
〈大全〉严陵方氏曰:孝子之祭也,退而立,如将受命。盖容貌如见所祭者也。已彻而退,敬齐之,色不绝于面。盖颜色如见所祭者也。

丧容累累,色容颠颠,视容瞿瞿梅梅,言容茧茧。
〈注〉此皆居丧之容。累累,羸惫失意之貌。颠颠,忧思不舒之貌。瞿瞿,惊遽之貌。梅梅,犹昧昧。瞻视不审,故瞿瞿梅梅然也。茧茧,犹绵绵。声气低微之貌也。

戎容暨暨,言容詻詻,色容厉肃,视容清明。
〈注〉此皆军旅之容。暨暨,果毅之貌。詻詻,教令严饬之貌。颜色欲其严厉。而庄肃,视瞻欲其莹澈而明审。

立容辨卑,毋谄。
〈注〉立之容,贬卑者不为矜高之态也。虽贵贬损卑,降而必贵。于正若倾,侧其容柔媚,其色则流于谄矣。故戒以毋谄焉。

头颈必中,山立。
〈注〉头容欲立如山之嶷然,不摇动也。

时行。
〈注〉当行则行。

盛气颠实扬休。
〈注〉颠读为填。塞之填实满也。扬读为阳,休与煦同气体之充也。言人当养气,使充盛填实于内,故息之出也,若阳气之煦,物其来无穷也。

玉色。
〈注〉玉无变色,故以为颜色无变。动之喻。〈大全〉严陵方氏曰:既曰立容,又曰山立,既曰色容,又曰玉色者,盖山立玉色,则言其形状之如山玉,非止于容而已。

《周礼》《地官》

保氏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仪,一曰祭祀之容,二曰宾客之容,三曰朝廷之容,四曰丧纪之容,五曰军旅之容,六曰车马之容。
〈订义〉郑锷曰:祭祀有祼献荐彻之仪。其容欲穆穆皇皇,宾客有拜迎揖逊之仪。其容欲严恪矜庄。朝廷则踧踖如也,鞠躬如也,其容欲其济济跄跄。丧纪则有临丧之容。军旅则有介胄不拜之容。车马则有不内顾,不亲指之容。国子异时,从事于宗庙,朝廷之上讵可不素教之哉。

《灵枢经》《阴阳二十五人篇》

木形之人比于上角,似乎苍帝。其为人苍色,小头长面,大肩背直。身小手足,好有才。劳心少力,多忧劳于事。能春夏,不能秋冬。感而病生。
木主东方,其音角,其色苍。故木形之人,当比之上角。似于上天之苍帝。色苍者,木之色苍也。头小者,木之颠小也。面长者,木之体长也。肩背大者,木之枝叶繁生,其近肩之所阔大也。身直者,木之体直也。小手足者,木之枝细而根之分生者小也。此自其体而言耳。好有才者,木随用而可成材也。力小者,木易动摇也。内多忧而外劳于事者,木不能静也。耐春夏者,木春生而夏长也。不耐秋冬者,木至秋冬而彫落也。故感而病生焉。此自其性而言耳。

火形之人,比于上徵,似于赤帝。其为人赤色,广锐面,小头好肩背,髀腹小手足行安。地疾心行摇肩背,肉满有气。轻财少信,多虑见事明。好颜急心,不寿。暴死。能春夏,不能秋冬。秋冬感而病生。
火主南方,其音徵,其色赤。故火形之人,似于上天之赤帝。色赤者,火之色赤。脊肉也。广者,火之中势炽而大也。面锐头小者,火之炎上者,锐且小也。好肩背髀腹者,火之自下而上,光明美好也。手足小者,火之旁及者,其势小也。行安地者,火从地而起也。疾心者,火势猛也。行摇者,火之动象也。肩背肉满者,即广也。有气者,火有气势也。此自其体而言耳。轻财者,火性易发,而不聚也。少信者,火性不常也多虑,而见事明者,火性通明而旁烛也。好颜者,火色光明也。急心者,火性急也。不寿暴死者,火性不久也。此自其性而言耳。耐春夏者,木火相生之时,不耐秋冬者,火畏凉寒也。故秋冬感而病生焉。

土形之人,比于上宫。似于上古黄帝。其为人黄色,圆面大头,美肩背。大腹美股,胫小手足多肉。上下相称,行安重举,足浮安。心好利人。不喜权势,善附人也。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
中央主土,其音宫,其色黄。故土形之人,比于上宫,似于上古之黄帝。曰上古者,以别于本帝也。色黄者,土之色黄也。面圆者,土之体圆也。头大者,土之高阜也。肩背美者,土之体厚也。腹大者,土之阔充也。股胫美者,充于四体也。小手足者,土溉四旁至四末而土气渐微也。多肉者,土主肉也。上下相称者,土丰满也。行安重者,土体安重也。举足浮者,土扬之则浮也。此自其体而言耳。安心者,土性静也。好利人者,土以生物为德也。不喜权势,善附人者,土能藏垢纳污,不弃贱趋贵也。耐秋冬者,土得令也。不耐春夏者,受木剋而土燥也。故春夏感而病生焉。此自其性而言耳。

金形之人,比于上商,似于白帝。其为人方面,白色,小头小肩。背小腹小,手足如骨。发踵外骨,轻身清廉。急心静悍。善为吏,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
西方主金,其音商,其色白。故金形之人,比于上商,似于上天之白帝。面方者,金之体方也,色白者,金之色。白也。头腹肩背俱小者,金质收敛,而不浮大也。小手足如骨发,踵外骨轻者,金体坚刚而骨胜也。身清廉者,金之体冷而廉洁不受污也。此自其体而言耳。急心静悍者,金质静而性锐利也。善为吏者,有斧断之才也。秋冬者,金水相生之时。不能春夏者,受木火之制也。故春夏感而病生焉。此自其性而言耳。

水形之人,比于上羽,似于黑帝。其为人黑色,面不平,大头,廉颐小。肩大腹动,手足发行,摇身下尻。长背延延然。不敬畏善,欺绐人戮死,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
北方主水,其音羽,其色黑。故水形之人,比于上羽,似于上天之黑帝。色黑者,水之色黑也。面不平者,水面有波也。头大者,水面平阔也。颐乃肾之部,廉颐者,如水之清濂也。小肩大腹者,水体之在下也。动手足者,水流于四旁也。发身摇者,水动而不静也。下尻长者,足太阳之部如水之长也。背主督脉,背延延然,太阳之水,上通于天也。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则多死焉。故人不敬畏而善欺绐人也。戮死者多因戮力劳伤而死,盖水质柔弱,而不宜过劳也。秋冬者,金水相生之时,春时木泄水气,夏时火熯水涸也。故春夏感而病生焉。

《淮南子》《地形训》

土地各以其类生,是故山气多男,泽气多女,障气多喑,风气多聋,林气多癃,木气多伛,岸下气多肿,石气多力,险阻气多瘿,暑气多夭,寒气多寿,谷气多痹,丘气多狂,衍气多仁,陵气多贪。轻土多利,重土多迟,清水音小,浊水音大,湍水人轻,迟水人重,中土多圣人。皆象其气,皆应其类。故南方有不死之草,北方有不释之冰,东方有君子之国,西方有形残之尸。寝居直梦,人死为鬼,磁石上飞,云母来水,土龙致雨,燕雁代飞。蛤蟹珠龟,与月盛衰,是故坚土人刚,弱土人肥,垆土人大,沙土人细,息土人美,耗土人丑。食水者善游能寒,食土者无心而慧,食木者多力而慧,食草者善走而愚,食叶者有丝而蛾,食肉者勇敢而悍,食气者神明而寿,食谷者知慧而夭。不食者不死而神。凡人民禽兽,万物贞虫,各有以生,或奇或偶,或飞或走,莫知其情,唯知通道者,能原本之。
东方川谷之所注,日月之所出,其人兑形小头,隆鼻大口,鸢肩企行,窍通于目,筋气属焉,苍色主肝,长大早知而不寿;其地宜麦,多虎豹。
南方,阳气之所积,暑湿居之,其人修形兑上,大口决胔,窍通于耳,血脉属焉,赤色主心,早壮而夭;其地宜稻,多兕象。
西方高土,川谷出焉,日月入焉,其人面末偻,修颈邛行,窍通于鼻,皮革属焉,白色主肺,勇敢不仁;其地宜黍,多旄犀。
北方幽晦不明,天之所闭也,寒水之所积也,蛰虫之所伏也,其人翕形短颈,大肩下尻,窍通于阴,骨干属焉,黑色主肾,其人惷愚,禽兽而寿;其地宜菽,多犬马。中央四达,风气之所通,雨露之所会也,其人大面短颐,美须恶肥,窍通于口,肤肉属焉,黄色主胃,慧圣而好治;其地宜禾,多牛羊及六畜。

《方言》《形貌杂释》

釥,嫽好也。青徐海岱之间曰釥。或谓之嫽。好凡通语也。
嫽今通呼小姣。洁喜好者为嫽釥。

朦厖,丰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大貌谓之朦。或谓之厖。丰其通语也。赵魏之郊,燕之北,鄙凡大人谓之丰人。燕记曰:丰人杼首。杼首,长首也。楚谓之伃,燕谓之杼。燕赵之间,言围大谓之丰。
娃媠,窕艳美也。吴楚衡淮之间曰娃。南楚之外曰媠。宋卫晋郑之间曰艳,陈楚周南之间曰窕。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美色或谓之好,或谓之窕。故吴有馆娃之宫,桼娥之台,秦晋之间,美貌谓之娥,美状为窕,美色为艳,美心为窈。
媠言娞,媠也。娥言娥,娥也。窕言闲,都也。艳言光,艳也。窈言幽,静也。

奕僷,容也。自关而西,凡美容谓之奕。或谓之僷。宋卫曰:僷。陈楚汝颍之间,谓之奕。
奕僷皆轻丽之貌,僷音叶。

㒟浑䑋,泡盛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语也。陈宋之间曰,江淮之间曰泡,秦晋或曰䑋,梁益之间,凡人言盛,及其所爱曰讳。其肥谓之䑋。
㒟言瑰玮也。浑们,浑肥满也。呬,充壮也。粗大貌。泡肥洪张,貌肥䑋多肉。

啙矲,短也。江湘之会谓之啙。凡物生而不长大,亦谓之鲚。叉曰疮。桂林之中谓短,矲矲通语也。东阳之间谓之
今俗呼小,为,言视之,因名云。

《释名》《释姿容》

姿,资也,资取也,形貌之禀,取为资本也。
容,用也,合事宜之用也。
妍,研也,研精于事宜,则无蚩缪也。蚩,痴也。
两脚进曰行,行,抗也。抗足而前也。
徐行曰步,步,捕也。如有所伺捕,务安详也。
疾行曰趋,趋赴也。赴所至也。
疾趋曰走,走奏也。促有所奏至也。
奔,变也。有急变奔赴之也。
仆,踣也。顿踣而前也。
超,卓也。举脚有所卓越也。
跳,条也。如草木枝条,务上行也。
立,林也。如林木森然,各驻其所也。
骑,支也。两脚枝别也。
乘,升也。登亦如之也。
载,载也。在其上也。
担,任也。任力所胜也。
负,背也。置项背也。
驻,株也。如株木不动也。
坐,挫也。骨节挫屈也。
伏,覆也。偃安也。
僵,正直畺然也。侧,逼也。
据,居也。
企启,开也。目延疏之时,诸机枢皆开张也。
竦,从也。体皮皆从引也。
视,是也。察是非也。
听,静也。静然后所闻审也。
观,翰也。望之延颈翰翰也。
望,茫也。远望茫茫也。
跪,危也。两膝隐地,体危倪也。
跽,忌也。见所敬忌,不敢自安也。
拜于丈夫为跌。跌然屈折,下就地也。于妇人为扶,自抽扶而上下也。
扳,翻也。连翻上及言也。
掣,制也。制顿之,使顺己也。
牵,弦也。使弦急也。
引,演也。使演广也。
掬,局也。使相局近也。
撮,捽也。暂捽取之也。
楂,叉也。五指俱往也。捉,促也。使相促及也。
执,摄也。使畏摄己也。
拈,黏也。两指翕之,黏著不放也。
柣,铁也。其处皮薰,黑色如铁也。
蹋,榻也。榻著地也。
批,裨也。两相裨助共击之也。
搏,博也。四指广博,亦似击之也。
挟,夹也。在旁也。
捧,逢也。两手相逢以执之也。
怀,回也。本有去意,回来就己也。亦言归也。来归己也。抱,保也。相亲保也。
戴,载也。载之于头也。
提,地也。臂垂所持近地也。
挈,结也。结刺也。刺持之也。
持,跱也。跱之于手中也。
操,抄也。手出其下之言也。
揽,敛也。敛置手中也。拥翁也,翁抚之也。
抚,敷也。敷手以拍之也。
拍,搏也。手搏其上也。摩娑,犹末杀也。手上下之言也。
蹙,遵也。遵迫之也。
践,残也。使残坏也。
踖,藉也。以足藉也。
履,以足履之。因以名之也。
蹈,道也。以足践之,如道路也。
,弭也。足践之使弭服也。蹑,摄也。登其上使摄服也。
匍匐,小儿时也。匍犹捕也。藉索可执取之言也。匐,伏也。伏地行也。人虽长大,及其求事,尽力之勤,犹亦称之。诗曰:凡民有丧,匍匐救之。是也。
偃,蹇也。偃息而卧,不执事也。
蹇跛,蹇也。病不能作事,今托病似此。而不宜执,事役也。
望佯佯,阳也。言阳气在上,举头高似,若望之然也。沐,秃也。沐者,发下垂。秃者,无发。皆无上貌之称也。卦卖,卦挂也。自挂于市,而自卖。边自可无惭色,言此似之也。
倚筛,倚伎也。筛作清,筛也。言人多技巧,尚轻细,如筛也。
窭数犹局缩,皆小意也。
齧掣掣卷,掣也。齧噬齧也。语说卷掣,与人相持齧也。脉摘,犹谲摘也。如医别人,脉知疾之。意见事者之称也。
贷騃者,贷言以物。贷予騃者,言必弃之。不复得也。不相量事者之称也。此皆见于形貌者也。
卧,化也。精气变化不与觉时同也。
寐,谧也。静谧无声也。
寝权,假卧之名也。寝侵也。侵损事功也。
眠,泯也。无知泯泯也。
觉,告也。寤忤也。能与物相接忤也。
欠,嵚也。閤张其口,声唇嵚嵚也。
啑,踕也。声作踕而出也。
笑,钞也。颊皮上钞者也。

《博物志》《五方人民》

东方少阳,日月所出,山谷清,其人佼好。
西方少阴,日月所入,其土窈冥,其人高鼻深目,多毛。南方太阳,土下水浅,其人大口,多傲。
北方太阴,土平广深,其人广面缩颈。
中央四析风雨交,山谷峻,其人端正。
有山者采,有水者渔。山气多男,泽气多女。平衍气仁,高陵气犯。丛林气躄,故择其所居。居在高中之平,下中之高,则产好人。
山居之民多瘿肿疾。由于饮泉之不流者,今荆南诸山郡东多此疾。肿由践土之无卤者,今江外诸山县偏多此病也。
卢氏曰:不然也。在山南人有之北人,及吴楚无此病,盖南出黑水,水土然也。如是不流泉井,界者尤无此病也。

《酉阳杂俎》《身中诸神》

身神及诸神名异者。脑神曰:觉元。发神曰:元华。目神曰:虚监。鼻神曰:冲龙。舌神曰:始梁。

《空同子》《南北异形》

北之土厚,故其人信。南之水广,故其人智。土厚,故其鼻隆。水广,故其口閜。鼻隆,故北人不相。鼻口閜,故南人不相。口信而偏,故其性戆智,而流故其性巧。

形貌部总论

《荀子》

《非相篇》

相形不如论心,论心不如择术;形不胜心,心不胜术;术正而心顺之,则形相虽恶而心术善,无害为君子也。形相虽善而心术恶,无害为小人也。君子之谓吉,小人之谓凶。故长短小大,善恶形相,非吉凶也。古之人无有也,学者不道也。盖帝尧长,帝舜短;文王长,周公短;仲尼长,子弓短。昔者卫灵公有臣曰公孙吕,身长七尺,面长三尺,焉广三寸,鼻耳目具,而名动天下。楚之孙叔敖,期思之鄙人也,突秃长左,轩较之下,而以楚霸。叶公子高,微小短瘠,行若将不胜其衣然。白公之乱也,令尹子西,司马子期,皆死焉,叶公子高入据楚,诛白公,定楚国,如反手耳,仁义功名善于后世。故事不揣长,不揳大,不权轻重,亦将志乎心耳。长短小大,美恶形相,岂论也哉。且徐偃王之状,目可瞻焉。仲尼之状,面如蒙倛。周公之状,身如断菑。皋陶之状,色如削瓜。闳夭之状,面无见肤。傅说之状,身如檀鳍。伊尹之状,面无须麋。禹跳汤偏。尧舜参牟子。从者将论志意,比类文学邪。直将差长短,辨美恶,而相欺傲邪。古者桀纣长巨姣美,天下之杰也。筋力越劲,百人之敌也,然而身死国亡,为天下大僇,后世言恶,则必稽焉。是非容貌之患也,闻见之不众,论议之卑尔。今世俗之乱君,乡曲之儇子,莫不美丽姚冶,奇衣妇饰,血气态度拟于女子;妇人莫不愿得以为夫,处女莫不愿得以为士,弃其亲家而欲奔之者,比肩并起;然而中君羞以为臣,中父羞以为子,中兄羞以为弟,中人羞以为友;俄则束乎有司,戮乎大市,莫不呼天啼哭,苦伤其今,而后悔其始,是非容貌之患也,闻见之不众,论议之卑尔。然则,从者将孰可也。

《贾谊·新书》《容经》

志有四兴:朝廷之志,渊然清以严;祭祀之志,谕然思以和;军旅之志,怫然愠然精以厉;丧纪之志,漻然然忧以湫。四志形中,四色发外,维如。志色之经也,容有四起:朝廷之容,师师然翼翼然整以敬;祭祀之容,遂遂然粥粥然敬以婉;军旅之容,湢然肃然固以猛;丧纪之容,怮然慑然若不还。容经也,视有四则:朝廷之视,端㳅平衡;祭祀之视,视如有将;军旅之视,固植虎张;丧纪之视,不㳅垂纲。视经也,言有四术:言敬以固,朝廷之言也;文言有序,祭祀之言也;屏风折声,军旅之言也;言若不足,丧纪之言也。言经也,固颐正视,平肩正背,臂如抱鼓。足间二寸,端面摄缨。端股整足,体不摇肘,曰经立;因以微磬曰共立;因以磬折曰肃立;因以垂佩曰卑立。立容也,〈共音恭下同〉坐以经立之容,肘不差而足不跌,视平衡曰经坐,微俯视尊者之膝曰共坐,仰首视不出寻常之内曰肃坐,废首肘曰卑坐。坐容也,〈跌徒结反与低同〉行以微磬之容,臂不摇掉,肩不下上,身似不则,从然而任行。容也,〈掉徒吊反〉趋以微磬之容,飘然翼然,肩状若㳅,足如射箭。趋容也,旋以微磬之容,其始动也,穆如惊倏,其固复也,旄如濯丝。跘旋之容也,〈倏式六反跘步般反〉跪以微磬之容,揄石而下,进左而起,手有抑扬,各尊其纪。跪容也,拜以磬折之容,吉事上左,凶事上右,随前以举,项衡以下,宁速无迟,背项之状,如屋之元。拜容也,〈元未详〉拜而未起。伏容也,坐乘以经坐之容,手抚式,视五旅,欲无顾,顾不过毂。小礼动,中礼式,大礼下。坐车之容也,〈乘绳谥反下同〉立乘以经立之容,右持绥而左臂诎,存剑之纬,欲无顾,顾不过毂。小礼据,中礼式,大礼下。立车之容也,礼,介者不拜,兵车不式,不顾,不言反,抑式以应,武容也。兵车之容也,若夫立而跛,坐而蹁,体怠懈,志骄傲,䟃视数顾,容色不比,动静不以度,妄咳唾疾言,嗟气不顺,皆禁也。〈跛彼寄反又作跂去智反,蒲咳坚反足不正也。䟃仓含反,数音朔,比毗志反,咳音慨,唾吐卧反。〉古者,年九岁入就小学,蹍小节焉,业小道焉。束发就大学,蹍大节焉,业大道焉。是以邪放非辟无因入之焉。谚曰:君子重袭,小人无由入;正人十倍,邪辟无由来。古之人其谨于所近乎。诗曰:芃芃棫朴,薪之之,济济辟王,左右趋之。此言左右日以善趋也。古者圣王,居有法则,动有文章,位执戒辅,鸣玉以行。佩玉也,上有葱珩,下有双璜,冲牙蠙珠,以约其间,琚瑀以杂之。行以采齐,趋以肆夏,步中规,折中矩。登车则马行而鸾鸣,鸾鸣而和应,声曰和,和则敬。故诗曰:和鸾雍雍,万福攸同。言动以纪度,则万福之所聚也。故曰:明君在位可畏,施舍可爱,进退可度,周旋可则,容貌可观,作事可法,德行可象,声气可乐,动作有文,言语有章,以承其上,以接其等,以临其下,以畜其民。故为之上者,敬而信之,等者亲而重之,下者畏而爱之,民者肃而乐之。是以上下和协,而士民顺一,故能综摄其国,以藩卫天子,而行义足法。夫有威而可畏谓之威,有仪而可象谓之文。富不可为量,多不可为数。故诗曰:威仪棣棣,不可选也。棣棣,富也;不可选,众也。言接君臣上下,父子兄弟,内外大小品事之各有容志也。子赣由其家来谒于孔子,孔子正颜举杖,磬折而立,曰:子之大亲毋乃不宁乎。放杖而立曰:子之兄弟亦得无恙乎。曳杖倍而行,曰:妻子家中得无病乎。故身之倨佝,手之高下,颜色声气,各有宜称,所以明尊卑别疏戚也。子路见孔子之背磬折举哀,曰:唯由也见。孔子闻之曰:由也,何以遗亡也。故过犹不及,有馀犹不足也。语曰:况乎明王,执中履衡。言秉中适而据乎宜。故威胜德则淳,德胜威则施。威之与德,交若纠纆。且畏且怀,君道正矣。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后汉书·郎顗传》《顗条便宜七事》
易传曰:有貌无实,佞人也;有实无貌,道人也。寒温为实,清浊为貌。

《论衡》《骨相篇》

人曰命难知。命甚易知。知之何用。用之骨体。人命禀于天,则有表候于体。察表候以知命,犹察斗斛以知容矣。表候者,骨法之谓也。传言黄帝龙颜,颛顼戴午,帝喾骈齿,尧眉八采,舜目重瞳,禹耳三漏,汤臂再肘,文王四乳,武王望阳,周公背偻,皋陶马口,孔子反羽。斯十二圣者,皆在帝王之位,或辅主忧世,世所共闻,儒所共说,在经传者较著可信。若夫短书俗记、竹帛引文,非儒者所见,众多非一。苍颉四目,为黄帝史。晋公子重耳仳胁,为诸侯霸。苏秦骨鼻,为六国相。张仪仳胁,亦相秦、魏。项羽重瞳,云虞舜之后,与高祖分王天下。陈平贫而饮食不足,貌体佼好,而众人怪之,曰:平何食而肥。及韩信为滕公所鉴,免于鈇质,亦以面状有异。面状肥佼,亦一相也。高祖隆准、龙颜、美须,左股有七十二黑子。单父吕公善相,见高祖状貌,奇之,因以其女妻高祖,吕后是也,卒生孝惠帝、鲁元公主。高祖为泗上亭长,尝告归之田,与吕后及两子居田。有一老公过,请饮,因相吕后曰:夫人,天下贵人也。令相两子,见孝惠曰:夫人所以贵者,乃此男也。相鲁元,曰:皆贵。老公去,高祖从外来,吕后言于高祖。高祖追及老公,止使自相。老公曰:乡者夫人婴儿相皆似君,君相贵不可言也。后高祖得天下,如老公言。推此以况一室之人,皆有富贵之相矣。类同气钧,性体法相固自相似。异气殊类,亦两相遇。富贵之男娶得富贵之妻,女亦得富贵之男。夫二相不钧而相遇,则有立死;若未相适,有豫亡之祸也。王莽姑正君许嫁,至期当行时,夫辄死。如此者再,乃献之赵王,赵王未取又薨。清河南宫大有与正君父稚君善者,遇相君曰:贵为天下母。是时,宣帝世,元帝为太子,稚君乃因魏郡都尉纳之太子,太子幸之,生子君上。宣帝崩,太子立,正君为皇后,君上为太子。元帝崩,太子立,是为成帝,正君为皇太后,竟为天下母,夫正君之相当为天下母,而前所许二家及赵王,为无天下父之相,故未行而二夫死,赵王薨。是则二夫、赵王无帝王大命,而正君不当与三家相遇之验也。丞相黄次公,故为阳夏游徼,与善相者同车俱行,见一妇人年十七八,相者指之曰:此妇人当大富贵,为封侯者夫人。次公止车,审视之,相者曰:今此妇人不富贵,卜书不用也。次公问之,乃其旁里人巫家子也,即娶以为妻。其后次公果大富贵,位至丞相,封为列侯。夫次公富贵,妇人当配之,故果相遇,遂俱富贵。使次公命贱,不得妇人为偶,不宜为夫妇之时,则有二夫、赵王之祸。夫举家皆富贵之命,然后乃任富贵之事。骨法形体,有不应者,则必别离死亡,不得久享介福。故富贵之家,役使奴僮,育养牛马,必有与众不同者矣。僮奴则有不死亡之相,牛马则有数字乳之性,田则有种孳速熟之谷,商则有居善疾售之货。是故知命之人,见富贵于贫贱,睹贫贱于富贵。案骨节之法,察皮肤之理,以审人之性命,无不应者。赵简子使姑布子卿相诸子,莫吉,至翟婢之子无恤而以为贵。无恤最贤,又有贵相,简子后废太子,而立无恤,卒为诸侯,襄子是矣。相工相黥布,当先刑而乃王,后竟被刑乃封王。卫青父郑季与阳信公主家僮卫媪通,生青。在建章宫时,钳徒相之,曰:贵至封侯。青曰:人奴之道,得不笞骂足矣,安敢望封侯。其后青为军吏,战数有功,超封增官,遂为大将军,封为万户侯。周亚夫未封侯之时,许负相之,曰:君后三岁而入将相,持〈一有重字〉国秉,贵重矣,于人臣无两。其后九岁而君饿死。亚夫笑曰:臣之兄已代侯矣,有如父卒,子当代,亚夫何说侯乎。然既已贵,如负言,又何说饿死。指示我。许负指其口,有纵理入口,曰:此饿死法也。居三岁,其兄绛侯胜有罪,文帝择绛侯子贤者,推亚夫,乃封条侯,续绛侯后。文帝之后六年,匈奴入边,乃以亚夫为将军。至景帝之时,亚夫为丞相,后以疾免。其子为亚夫买工官尚方甲楯五百被可以为葬者,取庸苦之,不与钱。庸知其盗买官器,怨而上告其子。景帝下吏责问,因不食,呕血而死。当邓通之幸文帝也,贵在公卿之上,赏赐亿万,与上齐体。相工相之曰:当贫贱饿死。文帝崩,景帝立,通有盗铸钱之罪,景帝考验,通亡,寄死人家,不名一钱。韩太傅为诸生时,借相工五十钱,与之俱入辟雍之中,相辟雍弟子谁当贵者。相工指儿宽曰:彼生当贵,秩至三公。韩生谢遣相工,通刺儿宽,结胶漆之交,尽筋力之敬,徙舍从宽,深自附纳之。宽尝甚病,韩生养视如仆状,恩深踰于骨肉。后名闻于天下。儿宽位至御史大夫,州郡承旨召请,擢用举在本朝,遂至太傅。夫钳徒、许负及相邓通、儿宽之工,可谓知命之工矣。故知命之工,察骨体之證,睹富贵贫贱,犹人见盘盂之器,知所设用也。善器必用贵人,恶器必施贱者,尊鼎不在陪厕之侧,匏瓜不在堂殿之上,明矣。夫尺书所载,世所共见,皆有其实。禀气于天,立形于地,察在地之形,以知在天之命,莫不得其实也。有传孔子相澹台子羽、唐举占蔡泽不验之文,此失之不审,何隐匿微妙之表也。相或在内,或在外,或在形体,或在声气。察外者遗其内;在形体者,亡其声气。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郑东门。郑人或问子贡曰:东门有人,其头似尧,其项若皋陶,肩类子产。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傫傫若丧家之狗。子贡以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如丧家狗,然哉。然哉。夫孔子之相,郑人失其实。郑人不明,法术浅也。孔子之失子羽,唐举惑于蔡泽,犹郑人相孔子,不能具见形状之实也。以貌取人,失于子羽;以言取人,失于宰予也。

《新论》《命相篇》

命者,生之本也。相者,助命而成者也。命则有命不形于形,相则有相而形于形。有命必有相,有相必有命。同禀于天,相须而成也。人之命相,贤愚贵贱,修短吉凶,制气结胎。受生之时,其真妙者,或感五帝三光,或应龙迹气梦,降及凡庶,亦禀天命,皆属星辰。其值吉宿则吉,值凶宿则凶。受气之始,相命既定,即鬼神不能移改。而圣智不能回也。华胥履大人之迹,而生伏羲。女娲感瑶光贯日,而生颛顼。庆都与赤龙合,而生唐尧。握登见大虹而生虞舜,修纪见洞流星而生夏禹。夫都见白气贯月而生殷汤。太任梦见长人而生文王。颜徵感黑帝而生孔子。刘媪感赤龙而生汉祖。薄姬感苍龙而生文帝。微子感牵牛星,颜渊感中台星,张良感狐星,樊哙感狼星,老子感火星,若此之类,皆圣贤受天瑞相而生者也。相者或见肌骨,或见声色,贤愚贵贱,修短吉凶,皆有表诊。故五岳崔嵬,有峻极之势,四渎皎洁,有川流之形。五色郁然,有云霞之观,五声铿然,有钟磬之音。善观察者,犹风胡之别刃,孙阳之相马。览其机妙,不亦难乎。伏羲日角,黄帝龙颜,帝喾戴肩,颛顼骿骭。尧眉八采,舜目重瞳。禹耳三漏,汤肩二肘。文王四乳,武王齿,孔子返宇,颜回重瞳。皋繇乌喙,若此之类,皆圣贤受天殊相,而生者也。舜目重瞳,是至明之相。而项羽、王莽亦目重瞳子,越王勾践长颈乌喙,非善终之象。而夏禹亦长颈乌喙,王莽之重瞳,譬驽马有骥之一毛,而不可谓之骥也。勾践长颈乌喙,犹蛇有龙之一鳞,而不可谓之龙也。爰及众庶,皆有诊相。故谷子丰下,叔兴知其有后。卫青方颡,黥徒明其富贵。亚夫纵理,许负见其饿死。羊鲋声豺,叔姬鉴其灭族。命相吉凶,悬之于天命,当贫贱,虽富贵犹有祸患。命当富贵,虽欲杀之犹不能害。夏孔甲畋于箕山,大风晦暝,入于人家。主人方乳,或占之曰:后来而产,是子不胜。终必有殃。孔甲取之曰:苟以为余子,谁敢殃之。子长,折薪斧,斩其左足。遂为大阍。孔甲曰:呜呼,有疾命矣。夫汉文以梦而宠邓通,相者占通当贫饿死,帝曰:能富在我,何谓贫乎。与之铜山,专得冶铸。后假衣食寄死人家。子文之生妘子,弃之,虎乃乳之,遂收养焉。卒为楚相。褒离国王侍婢有娠,王欲杀之,婢曰:气从天来,故我有娠。及子之产,捐猪圈中。猪以气嘘之,弃马枥中,马复嘘之。故得不死。卒为夫馀之王。故善恶之命,若从天堕,若从地出,不得以理数推,非可以智力要。今人不知命之有限,而妄觊于多贪,命在于贫贱,而穿凿求富贵,命在于短,折而临危求长寿,皆惑之甚者也。

《鹿门隐书》《论牛首鸟身》

或曰:神农牛首,蜚仲鸟身。信乎哉。曰:非形也,象也。夫枭羊䝟貐尚,犹类人况,圣贤也哉。

《册府元龟》《姿表》

洪范五事,一曰貌。貌曰恭。是以八彩重瞳,表唐尧虞舜之异,龙颜日角,彰汉高光武之奇。大勋既协于天人,纯粹必形于体貌。自继统之外,代有其君,至若姿表端庄,神明爽迈,方颐大口,龙颡钟声。或贵兆已形,致异人之默识,或天光峻发,使外国以仰观,亦有瞻顾,非常。眉目如画,挺神仙之骨格,仪鸾凤之仪容,若加之以才智,辩明器度,雄远皆可亚真人之奇表,绍有国之基局也。

《仪貌》

夫肖天地之形,体云日之表,受最灵之气,有继明之象。故天姿岐嶷,出乎自然。龙章粹和,发于异禀。是以居主鬯之,重为天下之本。有以见容止,可度矣。洪范五事,其二曰貌盖。所谓发乎容止,著乎仪表者也。矧乃托体霄极,毓质扃禁,粹灵攸蕴,光华允集。乃有奇姿隽彩,孤标杰出。耸群庶之瞻仰,增藩戚之焜耀。至或风度閒旷,举措详缓,威棱峻发,眄睐雄毅。斯固有仪可象,望之俨然者,已其于禀肖魁怪,方牍所记者亦备载云。

《形貌》

夫人之生也,禀形五行,肖类天地。故形为神之舍,貌为精之华。发于至灵,彰乎遗体。乃有英姿伟量,奇骨异表。魁岸磊落,端厚笃雅。颀长峻茂,雄毅挺特。盖繇夫气干中立,容止外著,出乎其类,夐然不群,为殊俗之耸。畏蒙时君之清,赏有仪可象于斯,为贵亦有器。资眇小而识度宏,达同时异,派而形象克肖至千。苛刻异状,兆自襁褓。指物象而伦拟,推善恶以斯验。布在方策,咸足徵焉。
夫人之生也,钟五行之秀,肖二仪之形。所禀虽同,厥貌则异。乃有偶晋室之衰圮,幸中原之俶扰。保聚群党,僭窃位号。虽邪谋凶德,有乱于天常,而奇姿伟状,或同于人杰。斯所以资彼奸雄之气,成其悖戾之咎。耳故仲尼有言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是知取人之道,不在乎形貌也明矣。

《状貌》

夫四裔之人,各处其极。东西南北,咸有所禀。岂惟嗜欲不同,抑亦形貌有异。盖天意所以别族类也。或自传译状彼主帅,或因朝贡,验彼使人,良史存之。亦图式之盛也。

形貌部艺文一

《短人赋》汉·蔡邕

侏儒短人,僬侥之后。出自外域,去俗归义。慕化企踵,遂在中国。形貌有部,名之侏儒。生则象父,唯有晏子在齐辨勇,匡景拒崔,加刃不恐。其馀尪幺劣厥,偻窭啧,怒语与人,相拒矇昧,嗜酒喜索罚,举醉则扬声。骂詈咨口,众人患忌。难与并侣,是以陈赋,引譬比偶,皆得形象。诚如所语,其词曰:

雄荆鸡兮,鹜鸊鹈鹘。鸠雏兮鹑鴳䳄。冠戴胜兮啄木儿,观短人兮形若斯。蛰地蝗兮芦螂且,茧中蛹兮蚕蠕蠕。视短人兮形若斯,木门阃兮梁上柱。敝凿头兮断柯斧,鞞鼓兮补屦朴。脱椎枘兮捣薤杵,视短人兮形如许。

《相论》魏·曹植

世固有人身瘠而志立,体小而名高者,于圣则否。是以尧眉八彩,舜目重瞳,禹耳参漏,文王四乳。然则世亦有四乳者,此则驽马一毛,似骥耳。宋臣有公孙吕者,长七尺,面长三尺,广三寸,若此之状,盖远代而求,非一世之异也。使形殊于外,道合其中,名震天下,不亦宜乎。语云无忧而戚,忧必及之。无庆而欢,乐必随之。此心有先动,而神有先知。则色有先见也。故扁鹊见桓公,知其将亡。申叔见巫臣,知其窃妻而逃也。

《卞和画像赋》〈有序〉晋·傅咸

先画卞和之像者,虽其事在素定,见其涕血,残刖之形,情以悽然。至臧文仲知柳下惠之贤,而不与立,卞和自刖以相證,相去远矣。戏画其像于卞子之旁,特赤其面以示犹有惭色。辞曰:

惟年命之遒短速,流光之有经,疾没世而不称,贵立身而扬名。既铭勒于钟鼎,又图像于丹青。览光烈之攸画,睹卞子之容形。泣泉流以雨下,洒血面而瀸缨。痛两趾之双刖,心恻悽以伤情。虽发肤之不毁,觉害仁以偷生。向厥趾之不刖,孰夜光之见明。人之不同,爰自在昔。臧知柳而不进和,残躯以證璧。

《相经序》梁·刘峻

夫命之与相,犹声之与响。声动乎几响,穷乎应。虽寿夭参差,贤愚不一,其间大较,可得闻矣。若乃生而神睿,弱而能言,八彩光眉,四瞳丽目,斯实天姿之特,达圣人之符表,洎乎日角月偃之奇,龙栖虎踞之美,地镇静于城,缠天关运于掌。策金槌玉枕,磊落相望,伏犀起,盖隐辚交映,井宅既兼,食匮已实。抑亦帝王卿相之明效也。及其深目长颈,颓颜蹙齃,蛇行鸷立,猳喙鸟咮,筋不束体,血不华色,手无春荑之柔,发有寒蓬之悴,或先吉而后凶,或少长乎穷乏。不其悲欤,至如姬公,凝负图之容,孔父眇栖皇之迹。丰本知其有后,黄中明其可贵其间。或跃马膳珍,或飞而食肉,或皂隶晚候。初形未正,铜岩无以饱生。玉馔终乎饿死,因斯以观何事非命。

《三胡赋》北魏·繁钦

莎车之胡,黄目深睛,员耳狭颐,康居之胡,焦头折頞,高辅陷面,眼无黑眸,颊无馀肉。罽宾之胡,面象炙猬,顶如持囊,隅目赤眦,洞頞仰鼻。
有宋石谏议大夫赠开府仪同三司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魏国韩公国华真赞。

宋欧阳修


气刚而毅,望之可畏。色粹而仁,近之可亲。有韫于中,必见于外。庶几髣髴,写之图绘。惟其盛德,不可形容。公德之丰,后世之隆。谁为公子,丞相卫公。

《王元之画像赞叙》苏轼

传曰:不有君子,其能国乎。予尝三复斯言,未尝不流涕太息也。如汉汲黯、萧望之李固、吴张昭、唐魏、郑公狄仁杰皆以身徇义。招之不来,麾之不去。正色而立,于朝,则豺狼狐狸,自相吞噬。故能消祸于未形,救危于将亡。使皆如公孙,丞相张禹,胡广虽累千百缓急,岂可望哉。故翰林王公,元之以雄文,直道独立当世,足以追配此六君子者。方是时,朝廷清明,无大奸慝。然公犹不容于中,耿耿然如秋霜夏日,不可狎玩。至于三黜以死,有如不幸,而处于众邪之间。安危之际。则公之所为,必将惊世绝俗,使斗筲穿窬之流,心破胆裂,岂特如此而已。乎余始过苏州,虎丘寺,见公之画像,想其遗风,馀烈愿为执鞭,而不可得。其后为徐州,而公之曾孙汾为兖州,以公墓碑示余。乃追为之赞,附其家传云。

《杨襄毅公像赞》明·李维桢

皇矣世宗,格于上帝。帝赉良弼,蒲坂天京。阴阳所和,人龙是出。魁梧奇伟,望之俨然。天神太一,徐而即之。有威有仪,既僩既瑟。弱冠蚤贵,垂五十年。以帝师卒,冢宰司马至,再至三亢。宠寡匹,渊角山庭,河自海口,法相则吉。黄钺所向,批捣桀,裂前无衡。卢夫何。以故虎头燕颔,桓桓孔武,三后圣神畴,克代终而独誉。处瞭焉。眸子视瞻,不回黑白。即序龙章凤姿,天质自然,德机用杜精诚之极,九庙居歆,受天纯嘏頯颡。丰下宜尔,子孙如谷。在鲁条首摩空,亦有龙门砥柱狂澜。公实象之屹焉。岳立则莫我干,洪河九曲以受百川。其流漫漫,肖公腹笥,藏疾纳污,空洞无端。阳气见眉,上满大宅。庇寒士,欢盼睐。成饰吹嘘,成恩不遑。沐餐群策群力,于以四方之屏之翰。猗与七尺,为鹏负天为龟。负地国,有戚休。觇公嚬笑,乃定众志。种种之发类,此素丝鞠躬,尽瘁三灵。告沴九原,不作,吾将安事。麟阁云台,为公写照。四裔敬忌。勉勉朴忠,沈沈石画。于今未坠,竖儒不敏,识其小者,敢副金匮。

形貌部艺文二〈诗〉《嘲崔左丞》

崔子曲如钩,随例得封侯。膊上全无项,胸前别有头。

《与赵神德互嘲》

赵神德天上既无云,闪电何以无准则。〈宝〉向者入门来,案后惟见一挺墨。〈神德〉官里料朱砂,半眼供一国。〈宝〉磨公小拇指,涂得太社黑。〈神德〉

《与欧阳询互嘲》

耸膊成山字,埋肩不出头。谁家麟阁上,画此一狝猴。

《嘲长孙无忌》欧阳询

索头连背暖,漫〈一作裆畏肚寒。只因心浑浑,所以面团团。

《嘲李叔慎贺兰僧伽杜善贤》〈善贤长安令三人皆黑。〉刘行敏


叔慎骑乌马,僧伽把漆弓。唤取长安令,共猎北山熊。

《歇后》〈抱一任栎阳尉有客过之,既短又患眼及鼻塞,用千字文语嘲之。〉封抱一


面作天地元,鼻有雁门紫。既无左达承,何劳罔谈彼。

《嘲武懿宗》

长弓短度箭,蜀马临阶骗。去贼七百里,隈墙独自战。忽然逢著贼,骑猪向南

《又嘲》前人

裹头极草草,掠鬓不菶菶。未见桃花面皮,漫作杏子眼孔。

《嘲赵璘》〈璘仪质琐陋成名后为婿能为傧相为诗嘲谑〉薛能

巡关每傍摴蒲局,望月还登乞巧楼。第一莫教娇太过,缘人衣带上人头。
不知原在鞍轿里,将谓空驮席帽归。
火炉床上平身立,便与夫人作镜台。

《咏王给事》

厥父元非道郡奴,允光何事太侏儒。可中与个皮裈著,擎得天王左脚无。

《咏伛背子》前人

出得门来背拄天,同行难可与差肩。若教倚向闲窗下,恰似箜篌不著弦。

《与释惠江互谑》〈左街僧录惠江威仪程紫霄俱辩捷每相嘲笑〉程紫霄


僧录琵琶腿,〈程 江充肥故云〉先生篥头。〈江〉

《与李荣互谑》

姓李应须礼,言荣又不荣。〈法轨〉身长三尺半,头毛犹未生。〈李荣〉

《广州三樵歌》

奉敕追三樵,随侯傍道走。回头语李郎,唤取尔朱九。

《嘲伛偻人》〈有人患腰曲伛偻常低头而行旁人咏之〉无名氏

拄杖欲似乃,播笏还似及。逆风荡雨行,面乾顶额湿。著衣床上坐,肚缓脊皮急。城门尔许高,故自匍匐入。

《京洛语》

衣裳好,仪貌恶。不姓许,即姓郝。

《临川野老自赞》元·吴澄

身形瘦削,春林独鹤。眼睛闪烁,秋霄一鹗。远绝尘滓,大同寥廓。自鸣自和,自歌自乐。

《题杨竹西高士小像》僧净慧

鹤立长身大布襦,绿光瞳子雪眉须。才名耻列三生后,文物看来两晋无。牛度玉关回紫气,龙眠沧海抱遗珠。凭君更著东维辈,画作云林五老图。

《赠相士》明·张宣

桂丛始华香满院,烝龙有客来相见。自言幼读许负书,烂烂双瞳炯若电。瞪予丰采誇再三,昔何蠖屈今豹变。穷官得之谈笑顷,不用文场苦鏖战。人生所贵能自知,我尝镜中见吾面。两颧赪色耳无轮,龌龊低头共鄙贱。纵如眉目差疏秀,已分半生食破研。长吟抱膝倚青天,看尽投林飞鸟倦。封侯骨相岂不殊,飞虎头颅加颔燕。拨灰煨芋且勿言,门外秋江净如练。

《张君为余貌小像二一野服一冠裳皆肖戏赋一律效长庆体》沈瓒

荷衣芰制旧丰神,束带簪冠自主宾。剩有丹青称独步,顿令形影共三人。若为浓笔兼枯笔,莫问前身与后身。欲识生平丘壑意,请从阿堵辨吾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形貌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