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足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足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十九卷目录

 足部汇考
  礼记〈玉藻〉
  尔雅〈释诂〉
  素问〈五藏生成篇 脉解论篇 气交变论篇 六元正纪大论篇 至真要大论篇 解精微论篇〉
  灵枢〈经脉篇 经筋篇 逆顺肥瘦篇 阴阳系日月篇 阴阳二十五人篇 邪客篇〉
  方言〈足部杂释〉
  释名〈释形体〉
  后汉华佗中藏经〈诸病察手足辨死法〉
  晋王叔和脉诀〈四肢吉凶〉
  元朱震亨心法〈手足麻木〉
  析骨分经〈髀 股 伏兔 膝 腘 胻 辅骨 腨 踝 跗 足心 足指〉
  本草纲目〈膝头垢主治 爪甲附方〉
  灵枢注〈胃经诸穴歌 分寸歌 脾经诸穴歌 分寸歌 膀胱诸穴歌 分寸歌 肾经诸穴歌 分寸歌 胆经诸穴歌 分寸歌 肝经诸穴歌 分寸歌〉
 足部艺文一
  足箴          唐皮日休
 足部艺文二〈词〉
  沁园春〈美人足〉     宋刘过
  灼灼花〈佳人足〉     明杨慎
 足部纪事

人事典第十九卷

足部汇考

《礼记》《玉藻》

足容重。
〈注〉重不轻举,移也。

《尔雅》《释诂》

趾足也。
〈注〉足脚。

履帝武敏,武,迹也;敏,拇也。
〈注〉拇迹大指处。〈疏〉郑笺诗云:祀郊禖之,时时则有。大神之迹,姜嫄履之,足不能满,履其拇指之处,于是,遂有身而生后稷,是其事也。
《黄帝·素问》《五藏生成篇》
足受血而能步。
血者所以濡筋骨,利关节者也。

《脉解论篇》

病偏虚为跛者,正月阳气解冻地气而出也,所谓偏虚者,冬寒颇有不足者,故偏虚为跛也。
此言太阳之气生于冬,令水中,寒水之气有所不足,以致太阳之气亦虚,而为偏枯,跛足也。

《气交变论篇》

岁土太过,雨湿流行,肾水受邪。甚则肌肉萎,足萎不收,行善瘛,脚下痛。
诸甲之岁土运太过土,胜则制水,故肾藏病而脚下病。

《六元正纪大论篇》

阳明所至为鼽,尻阴股膝髀腨䯒足病。
此夏病之常也。

又曰:太阴所至为重胕肿。
此冬病之常也。

《至真要大论篇》

少阴在泉,客胜则腰痛,尻股膝髀腨䯒足病,瞀热以酸,胕肿不能久立。
四之客气乃太阳寒水故,为腰尻股足病,皆太阳之经,證同气相感也,次之气乃厥阴风木,瞀热以酸,胕肿不能久立,乃脾土之證,盖木淫而土病。

太阳在泉,寒复内馀,则腰尻痛,屈伸不利,股胫足膝中痛。
寒复内馀者,太阳寒水之客,气入于内,而复内有馀也,腰尻股胫足痛者,太阳之经證也,屈伸不利者,太阳之主筋也。

《解精微论篇》

夫人厥则阳气并于上,阴气并于下。阳并于上,则火独光也;阴并于下则足寒,足寒则胀也。
肾为水藏,受五藏之精,阴脉集于足下,而聚于足心,故阴并于下,不得阳气以和之,则足寒,足寒则藏寒生满病也。

《灵枢》《经脉篇》

胃足阳明之脉,是主血所生,病者膝膑肿痛,循膺乳气冲股,伏兔骭外廉足跗上皆痛,中指不用。脾足太阴之脉是主脾所生,病者不能卧,强立股膝内肿,厥足大指不用。
不能卧强立膝股内肿,足大指不用,经病之在外也。

膀胱足太阳之脉,是动则病髀,不可以屈,腘如结,踹如裂,是为踹厥是主筋所生,病者项背腰尻腘踹脚皆痛,小指不用。

《经筋篇》

足太阳之筋,其病小指支跟肿痛。
足少阳之筋病,小指,次指支转,筋引膝外转,筋膝不可屈伸,腘筋急前引髀后,引尻伤,左角则右足不用,曰:维筋相交。
维筋左右之交维也,左络于右,故伤左角者,病从左而右也,右足不用者,从上而下也。

足阳明之筋,其病足中指支胫转,筋脚跳,坚伏兔转,筋髀前肿。
足阳明之筋,起于中三指,乃厉兑之外,间循髀股而上,经于颈结于口、鼻、耳、目之间,其病支胫伏兔转,筋脚跳而坚,经筋之为病也。

足太阴之筋,其病足大指支内踝痛转,筋痛,膝内辅骨痛,阴股引髀而痛。
足太阴之筋,起于大指内侧之隐白间,循膝股而上于胸腹,其内者著于脊,其病在筋经之部分而为痛。

足少阴之筋,其病足下转筋及所过而结者皆痛,及转筋。
其病足下转筋及所过而结者,皆痛,病在此所过所结者,主痫瘛痉,强此筋经之为病也。

足厥阴之筋,其病足大指支,内踝之前痛,内辅痛阴股痛,转筋阴器不用。
足厥阴之筋,起于足大指之大敦,循胫股而结于阴器。

《逆顺肥瘦篇》

岐伯曰:足之三阳,从头走足,足之三阴从足走腹。
此言足阴阳之脉上下外内逆顺,而行应地之经水也。

《阴阳系日月篇》

足之十二经脉,以应十二月月,生于水,故在下者为阴。
十二月应地之十二支,是以足之十二经脉以应。十二月人秉天地水火而生,故与天地参也。

寅者正月之生阳也,主左足之少阳,未者六月主右足之少阳,卯者二月主左足之太阳,午者五月主右足之太阳,辰者三月主左足之阳明,巳者四月主右足之阳明,此两阳合于前,故曰:阳明。申者七月之生阴也,主右足之少阴,丑者十二月主左足之少阴,酉者八月主右足之太阴,子者十一月主左足之太阴,戌者九月主右足之厥阴,亥者十月主左足之厥阴,此两阴交尽,故曰厥阴。
故足之阳者,阴中之少阳也,足之阴者阴中之太阴也,手之阳者阳中之太阳也,手之阴者阳中之少阴也。
手经有阴,足经有阳,乃上下之气交。

正月二月三月人气在左,无刺左足之阳,四月五月六月人气在右,无刺右足之阳,七月八月九月人气在右,无刺右足之阴,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人气在左,无刺左足之阴。

《阴阳二十五人篇》

足少阳之下,血气盛则外踝肥,血多气少则外踝皮坚而厚,血少气多则外踝皮薄而软,血气皆少则外踝瘦无肉。
足少阳经脉之下行者,循膝外廉下辅骨之前,抵绝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跗上,是以在下。

足太阳之下,血气盛则跟肉满踵坚,气少血多则瘦跟空,血气皆少则善转筋踵下痛。
转筋踵下痛者,血气少,而不能荣养筋骨也。

《邪客篇》

天圆地方,人头圆足方,以应之辰,有十二人,有足十指,茎垂以应之,女子不足二节,以抱人形。

《方言》《足部杂释》

逴骚蹇也,吴楚偏蹇曰:骚,齐楚晋曰:逴。
蹇跛者,行踸踔也。逴行略也。

隑企立也,东齐海岱北燕之郊,跪谓之,委痿谓之隑企。
今东郡人亦呼长跪为蹠,隑企脚躄不能行也。

《释名》《释形体》

足续也,言续胫也。
髀卑也,在下称也。
股固也,为强固也。膝,伸也,可屈伸也。
脚,却也。以其坐时,却在后也。
胫,茎也,直而长似长茎也。
膝头曰:膞,膞围也。因形团圜,而名之也。
或曰:蹁蹁扁也。亦因形而名之也。
趾,止也。言行一进一止也。
蹄,底也。
踝,确也。居足两旁,硗确然也,亦因其形踝踝然也。足后曰:跟,在下旁著地,一体任之,象木根也。
踵,钟也。钟,聚也。上体之所钟聚也。

《后汉·华佗·中藏经》《诸病察手足辨死法》

手足爪甲,肉黑色者死。
骨绝,腰脊痛,肾中重不可反侧,足膝后平者,五日死。肾绝,足肿者九日死。
筋绝魂惊虚恐,手足爪甲青,呼骂不休者,八九日死。

《晋·王叔和·脉诀》《四肢吉凶》

足趺趾踵膝如斗,十日须知难保守,盖脾主四肢足,趺乃胃经所行之处,脾胃将绝,则有是證。
手足甲青,叫骂多,筋绝九日定难过。

《元·朱震亨·心法》《手足麻木》

手足麻者,属气。
手足木者,有湿痰死血。
十指麻木,是胃中有湿痰死血。

《析骨分经》《髀》

股外为髀,髀外后廉,属足太阳膀胱经,髀关属足阳明胃经,髀阳属足少阳胆经。

《股》

髀内为股,股内属足厥阴肝经,前廉属足太阴脾经,后廉属足少阴肾经。

《伏兔》

髀前膝上起肉,属足阳明胃经。

《膝》

膝膑中,属足阳明胃经。膝内前廉,属足太阴脾经。

《腘》

膝后曲处为腘,腘中属足太阳膀胱经,腘内后廉属足少阴肾经,前廉属足厥阴肝经。

《胻》

胻,胫骨也,外廉属足阳明胃经,内廉属足太阴脾经。

《辅骨》

胻外为辅,属足太阳膀胱经。

《腨》

腨腓肠也,中属足太阳膀胱经,内属足厥阴肝经。

《踝》

内外踝,骨也,内踝前廉属足太阴脾经,太阴之前属足厥阴肝经,太阴之后属足少阴肾经,外踝前廉属足少阳胆经,后廉属足太阳膀胱经。

《跗》

跗,足面也。跗中属足阳明胃经,内属足厥阴肝经,跗外属足少阳胆经。

《足心》

属足少阴肾经。

《足指》

足大指聚毛,属足厥阴肝经,内侧属足太阴脾经,中指外侧属足阳明胃经,小指外侧属足太阳膀胱经,小指下属足少阴肾经,小指次指之间属足少阳胆经。

《本草纲目》《膝头垢主治》

外台曰:唇紧疮以绵,裹烧研傅之。

《爪甲附方》

斩三尸法,太上元科云:常以庚辰日去手爪,甲午日去足爪,每年七月十六日,将爪甲烧灰和水,服之三尸,九虫皆灭,名曰:斩三尸。一云:甲寅日三尸游,两手剪去手爪甲,甲午日三尸游,两足剪去足爪甲。消除脚气,每寅日割手足甲,少侵,肉去脚气。〈外台秘要〉破伤中风,手足十指甲,香油炒研,热酒调呷,服之汗出便好。
普济治破伤风,手足颤掉搐摇不已,用人手足指甲烧存性六钱,姜制南星、独活、丹砂各二钱,为末分作二服,酒下立效。
阴阳易病,用手足爪甲二十片,中衣裆一片,烧灰分三服,温酒下,男用女,女用男。
胞衣不下取本妇手足爪甲烧灰,酒服即令,有力妇人抱起,将竹筒于胸前赶下。〈圣惠方〉

《灵枢注》《胃经诸穴歌》

足阳明四十五从,承泣四白而数巨,髎有地仓之积。大迎乘颊车之夥下关,头维及人迎水突,气舍与缺盆气户兮,库房屋翳膺窗兮,乳中乳根不容,承满梁门,关门太乙滑肉天枢外陵,大巨从水道归来,气冲入髀关之境,伏兔至阴市,梁丘犊鼻自三里而行上,巨虚兮条口下,巨虚兮丰隆解溪冲阳入陷,谷下内庭厉兑而终。

《分寸歌》

胃之经兮,足阳明,承泣目下七分,寻四白目下方一寸,巨髎鼻孔旁八分,地仓夹吻四分,近大迎颔下寸三分,颊车耳下八分穴下关,耳前动脉行,头维神庭旁四五。
神庭督脉穴在中行发际上五分,头维去神庭四寸五分。

人迎喉旁寸五,真水突筋前迎,下在气舍,突下穴相乘。
气舍在水突下。

缺盆舍下横骨内,各去中行寸半,明气户璇玑旁四寸,至乳六寸,又四分,库房屋翳膺窗近乳中正,在乳头心次有乳根,出乳下各一寸六,不相侵。
自气户至乳根六穴上下相去各一寸六分,去中行任脉各四寸。

却去中行须四寸,以前穴道与君陈不容,巨阙旁三寸。
巨阙任脉穴在脐上六寸五分。

却近幽门寸五新。
幽门肾经穴巨阙旁一寸五分,在胃经任脉二脉之中。

其下承满与梁门,关门太乙滑肉门,上下一寸,无多少共去中行三寸,寻天枢脐旁二寸间,枢下一寸外陵,安枢下二寸,大巨穴枢下四寸,水道全枢下六寸,归来好共去中行二寸,边气冲鼠鼷上一寸。
鼠鼷横骨尽处

又去中行四寸,专髀关膝上有尺二,伏兔膝上六寸是阴市,膝下方三寸梁丘,膝上二寸记膝膑陷中,犊鼻存膝下三寸三里,至膝下六寸,上廉穴膝下七寸,条口位膝下八寸,下廉看膝下九寸,丰隆系却是踝上八寸,量比那下廉外边,缀解溪去庭六寸半。
庭内庭也。

冲阳庭后五寸,换陷谷庭后二寸,间内庭次指外间现。
足大指次指外间陷中。

厉兑大指次指端,去爪如韭胃井判。
左右各四十五穴共九十穴。

《脾经诸穴歌》

足太阴脾中州二十一穴,隐白游赴大都兮,瞻太白访公孙兮,至商丘越三阴之交,而漏谷地机可接步阴,陵之泉而血海箕门是求,入冲门兮,府舍轩豁解腹结兮,大横优游腹哀食窦兮,接天溪而同派胸乡周荣兮,缀大包而如钩。

《分寸歌》

大指内侧起隐白节后陷中,求大都太白内侧,核骨下节后一寸,公孙呼商丘内踝陷中,遭踝上三寸,三阴交踝上六寸,漏谷是踝上五寸,地机朝膝下内侧,阴陵泉血海膝膑上内廉,箕门穴在鱼腹,取动脉应手,越筋间冲门期下尺五分。
期门肝经穴巨阙旁四寸五分,巨阙任脉穴脐上六寸五分。

府舍期下九寸,判腹结期下六寸,八大横期下五寸半,腹哀期下方二寸,期门肝经穴道现巨阙之旁四寸五,却连脾穴,休胡乱自此以上,食窦穴天溪胸乡周荣贯相去寸六,无多寡,又上寸六中府换。
肺经穴

大包腋下有六寸,渊液腋下三寸绊。
左右共四十二穴。

《膀胱诸穴歌》

足太阳六十三,睛明攒竹诣曲差五处之乡,承光通天见络郤玉枕之行,天柱高兮,大杼抵风门开兮,肺俞当厥阴心膈之俞,肝胆脾胃之藏,三焦肾兮,大肠小肠膀胱俞兮,中膂白环自从大杼至此去脊中寸半之旁,又有上次中下,四髎在腰,四空以相将,会阳居尻尾之侧,始了背中二行,仍上肩胛而下附分二椎之旁,三椎魄户四椎膏肓神堂噫嘻兮,鬲关魂门兮,阳纲意舍兮,胃仓肓门志室秩边,胞肓承扶浮郤与委阳殷门委中而合,阳承筋承山到飞扬,辅阳昆崙至仆参申脉,金门探京骨之场,束骨通谷抵至阴小指之旁。

《分寸歌》

足太阳兮,膀胱经目内眦角始,晴明眉头陷中,攒竹取曲差发际上五分五,处发上一寸,是承光发上二寸半,通天络郤玉枕穴相去寸五,调匀看玉枕夹脑一寸三,入发二寸,枕骨现天柱,陷后发际中,大筋外廉陷中,献自此夹脊开寸五,第一大杼二风门,三椎肺俞厥阴,四心俞五椎之下,论膈七,肝九十,胆俞十一,脾俞十二,胃十三,三焦十四,肾大肠十六之下椎,小肠十八,膀十九,中膂内俞二十,椎白环廿一,椎下当以上诸穴可排之,更有上次中下髎一二三,四腰空好会阳阴尾,尻骨旁背部二行诸穴了,又从脊上开三寸,第二椎下为附分三,椎魄户四膏肓第五,椎下神堂尊第六,噫嘻膈关七第九,魂门阳纲十,十一意舍之穴,存十二胃,仓穴巳分十三,肓门端正在十四,志室不须论十九,胞肓廿,秩边背部三行,诸穴匀又从臀下,阴文取承扶居于陷中,主浮郤扶下方六分,委阳扶下寸六数,殷门扶下六寸,长腘中外廉两筋,乡委中膝骨约纹里此下三寸,寻合阳承筋脚根上七寸,穴在腨肠之中央,承山腨下分肉间,外踝七寸,上飞扬辅阳外踝上三寸,昆崙后跟陷中央,仆参亦在踝骨下,申脉踝下五分,张金门申脉下一寸,京骨外侧,骨际量束骨本节后陷中,通谷节前陷中,强至阴却在小指侧,太阳之穴,始周详。
计六十三穴左右共一百二十六穴。

《肾经诸穴歌》

足少阴兮廿七,涌泉流于然,谷太溪大钟兮,水泉绿照海复溜兮,交信续从筑宾兮,上阴谷撩横骨兮,大赫麓气穴四满兮,中注肓俞上通于商曲守石关兮,阴都宁开通谷兮,幽门肃步廊神封,而灵墟存神藏彧中而腧府足。

《分寸歌》

足掌心中是涌泉然,谷踝下一寸前。
内踝前一寸。

太溪踝后跟骨上,大钟跟后踵中边。
足跟后踵中,大骨上两筋问也。

水泉溪下一寸,觅照海踝下四寸,安复溜踝上前二寸,交信踝上二寸,联二穴止,隔筋前后,太阳之后少阴前。
前旁骨是复溜,后旁骨是交信,二穴止隔,一条筋

筑宾内踝上腨分,阴谷膝下曲膝间,横骨大赫,并气穴四满中注亦相连,各开中行止寸半,上下相去一寸,便上膈肓俞亦一寸,肓俞脐旁半寸,边肓俞商曲石关来,阴都通谷幽门开,各开中行五分,侠六穴上下一寸,裁步廊神封灵墟,存神藏彧中,俞府尊各开中行计二寸,上下寸六,六穴分,俞府璇玑旁二寸,取之得法自然真。

《胆经诸穴歌》

足少阳兮,四十三,瞳子髎近听,会间客主人在颔,厌集悬颅悬釐曲鬓前,率谷天冲见浮白,窍阴完骨本神连,阳白临泣目窗近,正荣承灵脑空,安风池肩井兮,渊液辄筋日月京门,联带脉五枢而下,维道居髎相沿,环跳风市抵中渎阳关之下,阳陵泉阳交外丘,光明穴阳辅悬钟穴,可瞻丘墟临泣地五会,侠溪窍阴胆经全。

《分寸歌》

足少阳兮,四十三,头上廿穴,分三折,起自瞳子至风池,积数陈之次序,说瞳子髎近眦五分,耳前陷中听会穴,客主人名上关同,耳前起骨开口空,颔厌悬颅之二穴,脑空下廉曲角中。
脑空即颞,颔厌悬颅二穴在曲角之下,脑空之上。

悬釐之穴,异于兹脑空,下廉曲角上曲鬓,耳上发际隅。
耳上发际,曲隅陷中。

率谷耳上寸半,安天冲耳后入发二。
耳后入发际二寸。

浮白入发一寸间,窍阴即是枕骨穴完骨之上,有空连。
在完骨上枕骨下,动摇有空。

完骨耳后入发际,量得四分,须用记本神,神庭旁二寸,入发一寸,耳上系阳白眉上方一寸,发上五分临泣是。
目上直入发际五分陷中。

发上一寸,当阳穴发上寸半,目窗至正营发上二寸,半承灵发上四寸,谛脑空发上五寸,半风池耳后发陷寄。
至此计二十穴,分作三折,向外而行,始自瞳子髎至完骨是一折,又自完骨外折上至阳白,会睛明是一折,又自睛明上行,循临泣风池是一折,缘其穴,曲折多,难以分别,故此作至二十次第言之。歌曰:一瞳子髎,二听会,三主人兮,颔厌四五悬颅兮,六悬釐第七数兮,曲鬓随八率谷兮,九天冲十浮白兮之穴,从十一窍阴来相继,十二完骨一折,终又自十三本神,始十四阳白二折,随十五临泣,目下穴十六,目窗之穴,宜十七正营,十八灵,十九脑户,廿风池,依次细心量取之,胆经头上穴,吾知
肩井,肩上陷中,求大骨之前一寸半。肩上陷中,缺盆上大骨前一寸半,以三指按取当中指陷中。

渊液腋下方三寸,辄筋期下五分,判期门却是肝经穴,相去巨阙四寸半,日月期门下五分,京门监骨下腰绊。
监骨下腰中,季胁本夹脊肾之募。

带脉章门下寸八,五枢章下四八贯。
五枢去带脉三寸,季胁下四寸八分。

维道章下五寸三,居髎章下八寸三,章门缘是肝经穴下脘之旁九寸,含环跳髀枢宛宛中。
髀枢中侧卧,屈上足,伸下足,以右手摸穴,左摇撼取之。

屈上伸下取穴,同风市垂手中指尽膝上五寸,中渎逢阳关阳陵上三寸,阳陵膝下一寸,从阳交外踝上七寸,外丘踝上六寸,容踝上五寸,光明穴踝上四寸,阳辅通踝上三寸,悬钟在丘墟踝前之陷中,此去侠溪四寸,五却是胆经原穴,功临泣侠溪后寸半,五会去溪一寸,穷夹溪在指岐骨内,窍阴四五二指中。
计四十三穴,左右共八十六穴。

《肝经诸穴歌》

足厥阴一十三穴,终起大敦于行间,循太冲于中封蠡沟中都之会,膝关曲泉之宫,袭阴包于五里,阴廉乃发寻羊矢于章门,期门可攻。

《分寸歌》

足大指端名大敦。
内侧为隐白,外侧为大敦。

行间大指缝,中存太冲本节后二寸,跟前一寸,号中封。
足内踝骨前一寸,筋里宛宛中。

蠡沟踝上五寸是。
内踝骨前上五寸。

中都踝后七寸中。
内踝上七寸䯒骨中。

膝关犊鼻下二寸,曲泉曲膝尽横纹,阴包膝上方四寸。
股内廉两筋间,蜷足取之,看膝内侧必有槽中。

气冲三寸下五里。
气冲下三寸,阴股中动脉应手。

阴廉冲下有二寸,羊矢冲下一寸许,气冲却是胃经穴,鼠鼷之上一寸,主鼠鼷横骨端尽处,相去中行四寸,止章门下,腕旁九寸,肘尖尽处,侧卧取期门,又在巨阙旁四寸五分,无差矣。

足部艺文一

《足箴》唐·皮日休

惟尔跰跰,为吾所先,居必择地,行必依贤,勿践乱阶,勿履利门,勿蹈怨府,勿蹑祸源,凤凰乃禽,不栖凡木,驺虞乃兽,不践生物,惟尔栖践,保兹无忽。

足部艺文二〈词〉

《沁园春》〈美人足〉      宋刘过

洛浦凌波,为谁微步,轻尘暗生。记踏花芳径,乱红不损,步苔幽砌,嫩绿无痕,衬玉罗悭,销金样窄,载不起盈盈一段。春嬉游,倦笑教人款,捻微褪些跟。有时自度歌声,悄不觉微尖点拍频,忆金莲移换,文鸳得侣,绣茵催衮,舞凤轻分,懊恨深遮,牵情半露,出没风前,烟缕裙知何似,似一钩新月,浅碧笼云。
《灼灼花》〈美人足〉明·杨慎
谁把纤纤月掩,在湘裙褶,凤翠花明猩红,珠莹蝉纱雪叠颤巍巍,一对玉弓儿把芳心生拽。掌上呈娇,怯痛惜还,轻捻戏蕊,含莲齿痕斜印,凌波罗袜踏春回,露湿怕春寒,倩檀郎温热。

足部纪事

《庄子·在宥篇》:黄帝闻广成子在于崆峒之上,故往见之。广成子南首而卧,黄帝顺下风膝行而进。
《竹书纪年》:帝尧陶唐氏,母曰庆都,足履翼宿。《帝王世纪》:大禹右足文履己字。
《春秋繁露》:禹形体长,长足肵,疾行先左,随以右,劳左佚右也。
《山海经》:长股国为人常被发,一曰长脚。
交胫国为人交胫。按注,脚胫曲戾相交,所谓交趾也。柔利国为人一足,反膝,曲足。一云留利之国,人足反折。
赤水之东有长胫之国。按注:脚长三丈。
有大幽之国,有赤胫之民。按注:膝已下正赤色。《列女传》:桀日夜与妹嬉,及宫人饮酒,常置妹嬉于膝上,听用其言。
《春秋繁露》:汤体长专小,足左扁而右便,劳右佚左也。《书经》:泰誓商王受斮朝涉之胫。按注:斮,斫也。孔氏曰:冬月见朝,涉水者谓其胫耐寒,斫而视之。
《穆天子传》:天子至于巨蒐之人,𠮀奴乃献白鹄之血以饮,天子因具牛羊之湩,以洗天子之足。〈𠮀字典,音未详。〉天子命驾八骏之乘,赤骥之驷,造父为御口南征,翔行径绝,翟道升于太行南济于河,驰驱千里,遂入于宗周,官人进白鹄之血,以饮天子,以洗天子之足。《左传》:桓公十三年,春,屈瑕伐罗,斗伯比送之还,谓其御曰:莫敖必败,举趾高,心不固矣。
庄公八年,齐侯田于贝丘,见大豕,从者曰:公子彭生也,豕人立而啼,公惧,坠于车,伤足,丧屦,反,责屦于徒人费,弗得,鞭之见血,走出,遇贼于门,劫而束之,费曰:我奚御哉,袒而示之背,信之,费请先入,伏公而出斗,死于门中,遂入,杀孟阳于床。曰:非君也。不类,见公之足于户下,遂弑之,而立无知。
十二年,南宫万奔陈,宋人请南宫万于陈以赂,陈人使妇人饮之酒,而以犀革裹之,比及宋,手足皆见,宋人醢之。
十六年,郑伯治与于雍纠之乱者,九月,杀公子阏,刖强锄,公父定叔出奔卫,三年而复之。曰:不可使共叔无后于郑,使以十月入。曰:良月也。就盈数焉。君子谓强锄不能卫其足。
十八年冬,巴人伐楚,十九年,春,楚子禦之,大败于津,还,鬻拳弗纳,遂伐黄,初,鬻拳强谏楚子,楚子弗从,临之以兵,惧而从之,鬻拳曰:吾惧君以兵,罪莫大焉。遂自刖也。楚人以为大阍,谓之大伯,使其后掌之,君子曰:鬻拳可谓爱君矣。谏以自纳于刑,刑犹不忘纳君于善。
《韩子·和氏篇》: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奉而献之厉王。厉王使玉人相之。曰:石也。王以和为诈,而刖其左足。厉王薨,武王即位。和又奉其璞而献之武王。使玉人相之,又曰:石也。王又以和为诳,而刖其右足。武王薨,文王即位。和乃抱其璞而哭于楚山之下,三日三夜,泣尽继之以血。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宝焉。遂名曰:和氏之璧。
《庄子·盗蹠篇》:介子推至忠也,自割其股以食文公,文公后背之,子推怒而去,抱木而燔死。
《左传》:僖公二十二年,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济,司马曰:彼众我寡,及其未既济也。请击之,公曰:不可,既济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陈而后击之,宋师败绩,公伤股,门官歼焉。
二十八年,城濮之战。卫侯闻楚师败,惧,出奔楚,使元咺奉叔武以受盟,六月,晋人复卫侯,公子歂犬,华仲,前驱,叔武将沐,闻公至,喜,捉发走出,前驱射而杀之,公知其无罪也。枕之股而哭之。
文公十三年,晋人患秦,用士会乃使魏寿馀伪以魏叛者,以诱士会执其帑于晋使,夜逸请自归于秦,秦伯许之,履士会之足于朝,秦伯师于河西,魏人在东,寿馀曰:谓东人之能与夫二三,有司言者,吾与之。先使士会既济,魏人噪而还。
宣公十七年,晋侯使郤克徵会于齐,齐顷公帷妇人使观之,郤子登,妇人笑于房,〈注跛而登阶故笑之〉献子怒,出而誓曰:所不此报,无能涉河。
《谷梁传》:季孙行父秃,晋郤克眇,卫孙良夫跛,曹公子手偻,同时而聘于齐。齐使秃者御秃者,眇者御眇者,使跛者御跛者,偻者御偻者。萧同侄子处台上而笑之。闻于客。客不悦而去,相与立胥闾而语,移日不解。齐人有知之者,曰:齐之患,必此始矣。
成公十七年,齐庆克通于声孟子,鲍牵以告国武子。夫人怒,国子相灵公以会高鲍,处守及还,孟子诉之曰:高鲍将不纳君而立公子角,秋,七月,刖鲍牵而逐高无咎,仲尼曰:鲍庄子之智不如葵,葵犹能卫其足。《周语》:柯陵之会,单襄公见晋厉公视远步高。鲁成公见,言及晋难。单子曰:君何患焉。晋将有乱,吾见晋君之容,殆必祸者也。夫君子目以定体,足以从之,是以观其容而知其心矣。目以处义,足以步目,今晋侯视远而足高,目不在体,而足不步目,其心必异矣。目体不相从,何以能久。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齐侯袭莒,门于且于,伤股而退,二十五年,齐棠公死,崔武子吊焉。见棠姜美,取之,庄公通焉,崔子因是,称疾不视事,公问崔子,甲兴。公登台而请,弗许,公踰墙,射之,中股,反队,遂弑之。
昭公三年,齐侯使晏婴请继室于晋,既成昏,晏子受礼,叔向从之宴,相与语,叔向曰:齐其何如,晏子曰:此季世也。吾弗知,齐其为陈氏矣,国之诸市,屦贱踊贵,〈踊刖足者屦言刖多〉民人痛疾,而或燠咻之,欲无获民,将焉辟之,初,景公欲更晏子之宅,辞曰:小人近市,朝夕得所求,小人之利也。敢烦里旅,公笑曰:子近市,识贵贱乎,于时景公繁于刑,有鬻踊者,故对曰:踊贵屦贱,既已告于君,故与叔向语而称之,景公为是省于刑。《韩子·外储说》:叔向御坐,平公请事,公腓痛足痹转筋而不敢坏坐。晋国闻之,皆曰:叔向贤者,平公礼之,转筋而不敢坏坐。
《说苑·政理篇》:景差相郑,郑人有冬涉水者,出而胫寒,后景差过之,下陪乘而载之,覆以上衽,晋叔向闻之曰:景子为人国相,岂不固哉。吾闻良吏居之三月而沟渠修,十月而津梁成,六畜且不濡足,而况人乎。《抱朴子·钦士篇》:晋平接亥唐脚痹而坐,不敢正。《汲冢周书》:太子晋解,师旷见太子,晋东躅其足,王子曰:太师何举足骤。师旷曰:天寒足躅,是以数也。《左传》:昭公七年,卫襄公。夫人姜氏无子,嬖人婤姶生孟絷,孔成子梦康叔谓己,立元,晋韩宣子为政,聘于诸侯之岁,婤姶生子,名之曰元,孟絷之足不良,弱行〈注跛也〉孔成子以周易筮之曰:元尚享卫国,主其社稷,以示史朝,史朝曰:元亨,又何疑焉,孟非人也。将不列于宗,弱足者居,侯主社稷,奉人民,事鬼神,从会朝,又焉得居,各以所利,不亦可乎,故孔成子立灵公。二十六年,齐鲁战于炊鼻,林雍羞为颜鸣右,下,苑何忌取其耳,苑子之御曰:视下顾,苑子刜林雍,断其足,鑋而乘于他车以归。按《正义》既断其足而云:鑋,知鑋是一足行也。
定公十四年,吴伐越,越子句践禦之,陈于槜李,大败之,灵姑浮以戈击阖庐,阖庐伤将指,取其一屦。按注:其足大指见斩,遂失屦,姑浮取之。
《吴越春秋》:吴入郢,求昭王所在日急。申包胥乃之于秦,求救楚。昼驰夜趋,足踵蹠劈,裂裳裹膝,鹤倚哭于秦庭。
越王念复吴雠非一旦也,苦身劳心,夜以接日。目卧,则攻之以蓼;足寒,则责之以水。冬常抱冰,夏还握火。愁心苦志,悬胆于户,出入尝之,不绝于口。
《淮南子·人间训》:越王句践一决狱不辜,援龙渊而切其股,血流至足,以自罚也,而战武士必其死。
《濑乡记》:老子足蹈二五。
《抱朴子》:老君足下有八卦。
《庄子·德充符篇》:鲁有兀者叔山无趾,踵见仲尼。仲尼曰:子不谨,前既犯患若是矣。虽今来,何及矣。无趾曰:吾惟不知务而轻用吾身,吾是以亡足。今吾来也,犹有尊足者存,吾是以务全之也。夫天无不覆,地无不载,吾以夫子为天地,安知夫子之犹若是也。孔子曰:丘则陋矣,夫子胡不入乎,请讲以所闻。无趾出。孔子曰:弟子勉之。夫无趾,兀者也,犹务学以复补前行之恶,而况全德之人乎。
《韩子·外储说篇》:孔子相卫,弟子子皋为狱吏,刖人足,所刖者守门。人有恶孔子于卫君者,卫君欲执孔子。孔子走,弟子皆逃。子皋从出门,刖危引之而逃之门下室中,子皋问刖危曰:吾不能亏主之法令而亲刖子之足,是子报仇之时也,而子何故乃肯逃我。刖危曰:吾断足也,固吾罪当之,不可奈何。然方公之欲治臣也。公憱然不悦,形于颜色,此臣之所以德公也。《左传》:哀公十七年,卫侯欲逐石圃,未及而难作,石圃攻公,公阖门而请,弗许,踰于北方而坠,折股。
二十五年,卫侯为灵台于籍圃,与诸大夫饮酒焉。褚师声子袜而登席,公怒,辞曰:臣有疾异于人,若见之,君将之,是以不敢,公愈怒,大夫辞之,不可,褚师出,公戟其手。曰:必断而足。按注,足有创疾。
《礼记·祭义》:乐正子春下堂而伤其足,数月不出,犹有忧色,门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数月不出,犹有忧色,何也。乐正子春曰:善如尔之问也。吾闻诸曾子,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可谓孝矣。不亏其体,不辱其身,可谓全矣。故君子顷步而弗敢忘孝也。今予忘孝之道,予是以有忧色也。一举足而不敢忘父母,一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不径,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遗体行殆。
《战国策》:智氏帅韩、魏以围赵襄子于晋阳。决晋水以灌晋阳城,智伯出行水,韩康子御,魏桓子骖乘。智伯曰:始,吾不知水之可亡人之国也,乃今知之。汾水利以灌安邑,绛水利以灌平阳。魏桓子肘韩康子,康子履魏桓子,蹑其踵。
《淮南子·修务训》:楚欲攻宋,墨子闻而悼之,自鲁趋而十日十夜,足重茧而不休息,裂衣裳裹足,至于郢,见楚王。曰:臣见王之必伤义而不得宋。于是公输般设攻宋之械,墨子设守。宋之备九攻,而墨子九却之。《史记·孙武子传》:孙膑尝与庞涓俱学兵法。庞涓既事魏,得为惠王将军,而自以为能不及孙膑,乃阴使召孙膑。膑至,庞涓恐其贤于己,疾之,则以法刑断其两足而黥之,欲隐勿见。
《战国策》:苏秦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足。《史记·商鞅传》:鞅西入秦,因景监以求见孝公,语事良久,弗听。罢而孝公怒景监曰:子之客妄人耳。景监以让卫鞅。鞅请复见孝公。公与语,不自知膝之前于席也。
《秦本纪》:武王有力好戏。与孟说举鼎,绝膑。
《平原君传》:平原君赵胜者,赵之诸公子也,封于东武城。平原君家楼临民家。民家有躄者,槃散行汲。平原君美人居楼上,临见,大笑之。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门,请曰:臣闻君之喜士,士不远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贵士而贱妾也。臣不幸有罢癃之病,而君之后宫临而笑臣,臣愿得笑臣者头。平原君笑应曰:诺。躄者去,平原君笑曰:观此竖子,乃欲以一笑故杀吾美人,不亦甚乎。终不杀。居岁馀,宾客门下舍人稍稍引去。平原君怪之,曰:胜所以待诸君者未尝敢失礼,而去者何多也。门下一人前对曰:以君之不杀笑躄者,以君为爱色而贱士耳。于是平原君乃斩笑躄者美人头,自造门进躄者,因谢焉。其后门下乃复稍稍来。
《韩子·外储说篇》:郑人有且置履者,先自度其足而置之其坐,至之市,而忘操之。已得履,乃曰:吾忘持度。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试之以足。曰:宁信度,无自信也。《史记·蔡泽传》:泽魋颜,蹙齃,膝挛。按注:挛,两膝曲也。《燕世家》:燕王喜伐赵,自将偏军随之。将渠引燕王绶止之。王蹴之以足。将渠泣曰:臣非以自为,为王也。《战国策》:荆轲见燕太子,太子再拜而跪,膝下行流涕,有顷而后言。
《汉书·高祖本纪》:高祖左股有七十二黑子。
沛公西过高阳,郦食其为里监门,曰:诸将过此者多,吾视沛公大度。乃求见沛公。沛公方踞床,使两女子洗。〈师古曰洗洗足也〉郦生不拜,长揖曰:足下必欲诛无道秦,不宜踞见长者。于是沛公起,摄衣谢之,延上坐。项羽欲与汉王独身挑战,汉王数羽十罪。羽大怒,伏弩射中汉王。汉王伤胸,乃扪足曰:虏中吾指。汉王病创卧,张良彊请汉王起行劳军,以安士卒,毋令楚乘胜。汉王出行军,疾甚,因驰入成皋。
《韩信传》:信平齐,请自立为假王。当是时,楚方急围汉王于荥阳,使者至,发书,王大怒,骂曰:吾困于此,旦暮望而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张良、陈平伏后蹑汉王足,因附耳语曰: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自王乎。《史记·齐悼惠王传》:灌婴在荥阳,闻魏勃本教齐王反,既诛吕氏,罢齐兵,使使召责问魏勃。勃曰:失火之家,岂暇先言大人而后救火乎。因退立,股战而栗,恐不能言者,终无他语。灌将军熟视笑曰:人谓魏勃勇,妄庸人耳,何能为乎。乃罢魏勃。
《汉书·灌夫传》:田鼢取燕王女为夫人,列侯宗室皆往贺。酒酣,鼢起为寿,坐皆避席伏。已窦婴为寿,独故人避席,馀半膝席。〈苏林曰:下席而膝半在席上也。如淳曰:以膝跪席上也。〉夫行酒,至鼢,鼢膝席曰:不能满觞。夫怒,因嘻笑曰:将军贵人也,毕之。
《韩安国传》:田鼢死。安国行丞相事,引堕车,蹇。上欲用安国为丞相,使使视,蹇甚,乃更以平棘侯薛泽为丞相。安国病免,数月,瘉,复为中尉。
《张汤传》:汤所爱史鲁谒居,病卧闾里主人,汤自往视病,为谒居摩足,汤常排赵王,赵王怨之,上书告:汤大臣,史谒居有病,汤至为摩足,疑与为大奸。事下廷尉。《李陵传》:昭帝遣陵故人陇西任立政等三人俱至匈奴招陵,单于置酒赐汉使者。立政等见陵,未得私语,即目视陵,而数数自循其刀环,握其足,阴谕之,言可还归汉也。
《史记·滑稽传》:东郭先生久待诏公车,贫困饥寒,衣敝,履不完。行雪中,履有上无下,足尽践地。道中人笑之,东郭先生应之曰:谁能履行雪中,令人视之,其上履也,其履下处乃似人足者乎。
《淮南子·人间训》:塞上之人有善术者,家富良马,其子好骑,堕而折其髀。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不遽为福乎。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壮者引弦而战,近塞之人,死者十九,此独以跛之故,父子相保。
《西京杂记》:广川王发栾书冢,棺柩、明器朽烂无馀。有一白狐,见人惊走,左右击之,不能得,伤其左脚。其夕,王梦一丈夫须眉尽白,来谓王曰:何敢伤吾左脚。乃以杖叩王左脚。王觉脚肿痛,生疮,至死不差。
《汉书·宣帝本纪》:帝足下有毛,卧居数有光耀。
《后汉书·耿弇传》:张步攻弇,与刘歆等合战,弇自引精兵,大破之。飞矢中弇股,以佩刀截之,左右无知者。《严光传》:光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遣使聘至。引光入,论道故旧,相对累日。因共偃卧,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御坐甚急。帝笑曰: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
《马援传》:援击先零羌。中矢贯胫,帝以玺书劳之。二十四年,援征五溪,进营壶头。贼乘高守隘,水疾,船不得上。会暑甚。士卒多疫死,援亦中病,遂困,乃穿岸为室,以避炎气。贼每升险鼓噪,援辄曳足以观之,左右哀其壮意,莫不为之流涕。
《李固传》:固,足履龟文。按注:足履龟文者二千石,见相书。
《黄昌传》:初,昌为州书佐,其妇归宁于家,遇贼被获,遂流转入蜀为人妻。其子犯事,乃诣昌自讼。昌疑母不类蜀人,因问所由。对曰:妾本会稽馀姚戴次公女,州书佐黄昌妻也。妾尝归家,为贼所略,遂至于此。昌惊,呼前谓曰:何以识黄昌邪。对曰:昌左足心有黑子,常自言当为二千石。昌乃出足视之。因相持悲泣,还为夫妇。
《向栩传》:栩常于灶北坐板床上,如是积久,板乃有漆裹足指之处。
《杨彪传》:彪守尚书令,曹操诬以欲图废置,奏收下狱,孔融见操曰:杨公四世清德。今杀无辜,谁不解体。操遂出彪。彪见汉祚将终,遂称脚挛不复行。
《东观汉记》:淳于恭养兄崇,孤儿,教诲学问,时不如意,辄呼责数以捶自击其胫,欲感之,儿惭负不敢,复有过。
《会稽先贤传》:贺劭为人美容,止与人交,久益敬之,在官府常著袜,希见其足。《江表传》:孙策攻笮融,为流矢所中,伤股不能乘马,因自舆还。
《蜀志·诸葛亮传注·魏略》曰:亮在荆州,以建安初与颍川石广元、徐元直、汝南孟公威等俱游学,三人务于精熟,而亮独观其大略。每晨夜从容,常抱膝长啸,而谓三人曰:卿三人仕进可至刺史郡守也。三人问其所至,亮但笑而不言。
《先主传注·九州春秋》曰:备住荆州数年,尝于表坐起至厕,见髀里肉生,慨然流涕。还坐,表怪问备,备曰: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
《马超传注·典略》曰:超讨郭援,为飞矢所中,乃以囊囊其足而战。
《关羽传注·蜀记》曰:羽初出军围樊,梦猪啮其足,语子平曰:吾今年衰矣,然不得还。
《秦宓传》:吴张温来聘。宓至。温问曰:天有足乎。宓曰:有。《诗》云:天步艰难,之子不犹。若其无足,何以步之。《魏志·贾逵传注·魏略列传》:杨沛为长社令。时曹洪宾客在县界,徵调不肯如法,沛挝折其脚。
《苏则传》:则拜侍中,与董昭同寮。昭尝枕则膝卧,则推下之,曰:苏则之膝,非佞人之枕也。
《方技周宣传》:文帝以宣为中郎,属太史。尝有问宣曰:吾昨夜梦见刍狗,其占何也。宣答曰:君欲得美食耳。有顷,出行,果遇丰膳。后又问宣:昨夜复梦见刍狗,何也。宣曰:君欲堕车折脚,宜戒慎之。顷之,果如宣言。复语宣曰:皆梦刍狗而其占不同,何也。宣曰:刍狗者,祭神之物,故君始梦,当得饮食也。祭祀既讫,则刍狗为车所轹,故当堕车折脚也。
《钟繇传》:繇有膝疾,拜起不便,朝见使载舆车,虎贲舁上殿就坐。
《朱建平传》:建平善相马。文帝将出,取马外入,建平曰:此马之相,今日死矣。帝将乘马,马恶衣香,齧文帝膝,帝大怒,即便杀之。
《张合传》:诸葛亮出岐山,诏张合督诸将西至略阳,亮还保祁山,合追至木门,与亮军交战,飞矢中合右膝,薨。注《魏略》曰:亮军退,司马宣王使合追之,合曰:军法,围城必开出路,归军勿追。宣王不听。合不得已,遂进。蜀军乘高布伏,弓弩乱发,矢中合髀。
《魏略》:北丁零有马胫国,声似雁鹜,从膝胫以下生马蹄,走疾于马。
《吴志·孙峻传注·吴书》曰:留赞字正明,会稽长山人。少为郡吏,与黄巾贼帅吴桓战,手斩得桓。赞一足被创,遂屈不伸。然性烈,好读兵书及三史,每览古良将战攻之势,辄对书独叹,因呼诸近亲谓曰:今天下扰乱,英豪并起,历观前世,富贵非有常人,而我屈躄在闾巷之间,存亡无以异。今欲割引吾足,幸不死而足伸,几复见用,死则已矣。亲戚皆难之。有间,赞乃以刀自割其筋,血流滂沱,气绝良久。家人惊怖,亦以既尔,遂引伸其足。足伸创愈,以得蹉步。凌统闻之,请与相见,甚奇之,乃表荐赞,遂被试用。有战功。
《晋书·王济传》:帝尝与济弈棋,而孙皓在侧,谓皓曰:何以好剥人面皮。皓曰:见无礼于君者则剥之。济时伸脚局下,而皓讥焉。
《武元杨皇后传》:后临终,枕帝膝曰:叔父骏女男引有德色,愿陛下以备六宫。帝流泣许之,崩于帝膝。《拾遗记》:石崇屑沉水之香如尘末,布象床上,使所爱者践之无迹者,赐以珍珠百琲;有迹者,节其饮食,令身轻弱。故闺中相戏曰:尔非细骨轻躯,那得百琲珍珠。《晋书·陶侃传》:侃率周访等,击杜韬。韬将王贡挑战,侃遥谓之曰:杜韬为益州吏,盗用库钱。卿本佳人,何为随之也。天下宁有白头贼乎。贡初横脚马上,侃言讫,贡敛容下脚,辞色甚顺。
《王恭传》:刘牢之轻骑袭恭。恭败,单骑奔曲阿。恭久不骑乘,髀生疮,不能复去。曲阿人殷确,以船载之。湖浦尉收之,以送京师。
《习凿齿传》:凿齿以脚疾,废于里巷。及襄阳陷于苻坚,坚素闻其名,与道安俱舆而至焉。既见,与语,大悦之,赐遗甚厚。又以其蹇疾,与诸镇书:昔晋氏平吴,利在二陆;今破汉南,获士裁一人有半耳。
《世说》:王刘与桓公共至覆舟山看。酒酣后,刘牵脚加桓公颈,桓公甚不堪,举手拨去。既还,王长史语刘曰:伊讵可以形色加人不。
庾玉台,希之弟也。希诛,将戮玉台。玉台子妇,宣武弟桓豁女也,徒跣求进。阍禁不内。女厉声曰:是何小人。我伯父门,不听我前。因突入,号泣请曰:庾玉台常因人脚短三寸,当复能作贼不。宣武笑曰:婿故自急。遂原玉台一门。
《晋书·索紞传》:紞善术数。功曹张邈尝奉使诣州,夜梦狼啖一脚。紞曰:脚肉被啖,为却字。会东虏反,遂不行。《陶潜传》:潜嗜酒,与刺史王弘欢宴穷日。潜无履,弘顾左右为之造履。左右请履度,潜便于坐伸脚令度焉。弘要之还州,问其所乘,答云:素有脚疾,向乘篮舆,亦足自反。乃令一门生二儿共舆之。
《搜神记》:衡农,字剽卿,东平人也。少孤,事继母至孝。常宿于他舍,值风雷,频梦虎啮其足,农呼妻相出于庭,叩头三下。屋忽然而坏,压死者三十馀人,惟农夫妻获免。
《良常仙系记》:陆修静蹠有重轮足,有双踝。
《凉州记》:隐王张美人色美艳,出家为道,吕隆逼之,张捘门楼,双股顿折,口诵经,色自若,俄而死。
《莲社高贤传》:尊者佛驮邪,舍至沙勒国,罗什乃从学阿毗昙论十诵律,什随母反龟兹,师遂留止行化,后十年师东至龟兹,盛弘法化,罗什在姑臧遣信要之,师恐国人止其行,取清水,以药投之,咒数十言,与弟子洗足,即夜便发,比旦行数百里,追之不及,问弟子何所觉邪,答曰:唯闻疾风流馨,两目有泪。师又咒水洗足乃止。
《宋书·朱修之传》:修之为左民尚书。后坠车折脚,辞尚书,领宗宪太仆。以脚疾不堪独行,特给扶侍。
《南史·始安王遥光传》:遥光,生而躄疾,高帝谓不堪奉拜祭祀,欲封其弟,武帝谏,乃以遥光袭爵。位中书郎。足疾不得同朝例,常乘舆自望贤门入。遥光多忌,人有饷履者,以为戏己,大被嫌责。刘绘尝为笺云:智不及葵。亦以忤旨。
《南齐书·王慈传》:慈患脚,世祖敕王晏曰:慈在职未久,既有微疾,不堪朝,又不能骑马,听乘车在仗后。江左来少例也。以疾从闲任,转冠军将军、司徒左长史。《傅琰传》:琰,迁尚书右丞。遭母丧,邻家失火,延烧琰屋,琰抱柩不动,邻人赴救,乃得俱全。股髀间,已被烟焰。《梁书·王僧辩传》:僧辩,为竟陵太守。属侯景反,僧辩西就世祖。及荆、湘疑贰,军师失律,世祖命僧辩统军讨之。僧辩以竟陵部下犹未尽来,意欲待集,然后上,世祖以为迁延不肯去。大怒,按剑厉声曰:卿惮行邪。因斫之,中其左髀,流血至地。
《三国典略》:侯景左足上有肉瘤,状似龟,战应剋捷瘤,则隐起分明,如其不胜,瘤则低下,及奔败瘤陷肉中。王僧辩平侯景,或谓僧辩曰:朝士来者,孰当先。至僧辩曰:其周弘正乎。俄而弘正与弟弘让自投迎军,僧辩甚喜,谓之曰:公可坐膝上。弘正对曰:可谓加诸膝也,老夫何足当之。
《南史·阴子春传》:子春迁梁秦刺史,身服垢污,脚数年一洗,每洗则失财败事,云在梁州,以洗足致梁州败。《香案牍》:陶弘景右膝有数十黑子,作七星文。
《北齐书·徐之才传》:有人患脚跟肿痛,诸医莫能识。之才曰:蛤精疾也,由乘船入海,垂脚海中。疾者曰:实曾如此。之才为之剖得蛤子二,大如榆荚。
《三国典略》:后周卢昌期祖英伯反宇文,神举讨平之,神举以英伯壮节,欲令宽赦军人,已割其髀肉,如鹅卵矣。英伯颜色不变,遂遣诛之。
《海山记》:隋文帝时,杨素有战功,炀帝倾意结之,文帝崩,素谓百官曰:大行遗诏立帝,有不从者,戮于此。左右扶帝上殿,帝足弱,欲倒者数四,不能上,素下去,左右以手扶接帝,帝援之,乃上,百官莫不嗟叹。
《隋唐嘉话》:英公绩与单雄信俱臣李密,结为兄弟。密既亡,雄信降王世充,绩来归国。世充既平,雄信将就戮,英公请之不得,泣而退。雄信曰:我固知汝不了此。绩曰:平生誓共为灰土,岂敢念生,但以身已许国,义不两遂。虽死之,顾兄妻子何如。因以刀割其股,以肉啖雄信曰:示无忘前誓。雄信食之不疑。《类隽》:马周初入京,至灞,上逆旅数,公子饮酒,不之顾,周即市斗酒,濯足于旁,众异之。
《唐书·姚崇传》:崇始为同州,张说以素憾,讽赵彦昭劾崇。及当国,说惧,潜诣岐王申款。崇他日朝,参趋出,崇曳踵为有疾状,帝诏问之,对曰:臣损足。曰:无甚痛乎。曰:臣心有忧,痛不在足。问以故,曰:岐王陛下爱弟,张说辅臣,而密乘车出入王家,恐为所误,故忧之。于是出说相州。
《郭子仪传》:田承嗣傲狠不轨,子仪尝遣使至魏,承嗣西望拜,指其膝谓使者曰:兹膝不屈于人久矣,今为公拜。
《传信记》:安禄山初为张韩公帐下走使之吏,韩公常令禄山洗足,韩公脚下有黑点子,禄山因洗脚而窃窥之,韩公顾笑曰:黑子吾贵相也,独汝窥之,亦能有之乎。禄山曰:某贱人也,不幸两足,皆有比将军者黑而加大,竟不知此,何祥也。韩公奇而观之,益亲厚之约为义儿,为加宠焉。
《画墁录》:汾阳王足掌有黑子,一日使浑咸宁洗足,咸宁捧玩久之,王曰:何也。对曰:瑊也,足亦有之。王使跣而视之,哂曰:不迨,吾谓浑中寿也。
《类隽浮图》:圆静者年八十馀,尝为史思明将骁悍绝伦,既执力士椎其胫,不能折,骂曰:竖子折人脚。且不能。乃曰:健儿因自置其足,折之。且叹曰:败吾事不得。见洛城流血。
《唐书·贾直言传》:直言父道冲,以艺待诏。代宗时,坐事赐鸩,将死,直言绐其父曰:当谢四方神祇。使者少怠,辄取鸩代饮,迷而踣。明日,毒溃足而出,夕乃苏。帝怜之,减父死,俱流岭南。直言由是躄。
《酉阳杂俎》:永泰初,丰州烽子暮出,为党项缚入西蕃易马。蕃将令穴肩骨,贯以皮索,以马数百蹄配之。经半岁,马息一倍,蕃将赏以羊革数百。因转近牙帐,赞普子爱其了事,遂令执纛左右,有剩肉馀酪与之。又居半年,因与酪肉,悲泣不食。赞普问之,云有老母,频夜梦见。赞普颇仁,闻之怅然,夜召帐中语云:蕃法严,无放还例。我与尔马有力者两匹,于某道纵尔归,无言我也。烽子得马极骋,俱乏死,遂昼潜夜走。数日后,为刺伤足,倒碛中,忽有风吹物窸窣过其前,因揽之裹足。有顷,不复痛,试起,步走如故,经信宿方及丰州界。归家,母尚存,悲喜曰:自失尔,我唯念金刚经,寝食不废,以祈见尔,今果其誓。因取经拜之,缝断,亡数幅,不知其由。子因道碛中伤足事,母令解足视之,所裹疮物乃数幅经也,其疮亦愈。
大历中,东都天津桥有乞儿,无两手,以右足夹笔,写经乞钱。欲书时,先再三掷笔高尺馀,未曾失落。书迹官楷手书不如也。
《独异志》:唐大历中,万年尉侯彝者好侠尚义,常匿国贼。御史推鞫理穷,终不言贼所往。御史曰:贼在汝右膝盖下。彝遂揭阶砖,自击其膝盖,翻示御史曰:贼安在。
《大唐新语》:孟景休,事亲以孝闻,丁母忧,哀毁逾礼,殆至灭性。及葬时,属寒,跣履霜,脚指皆堕,既而复生如初。
《酉阳杂俎》:元和末,盐城脚力张俨递牒入京,至宋州,遇一人,因求为伴。其人朝宿郑州,因谓张曰:君受我料理,可倍行数百。乃掘二小坑,深五六寸,令张背立,垂足坑口。针其两足,张初不知痛,又自膝下至骭,再三捋之,黑血满坑中。张大觉举足轻捷,才午至汴。复要于陕州宿,张辞力不能。又曰:君可暂卸膝盖骨,且无所苦,当日行八百里。张惧辞之。其人亦不强,乃曰:我有事,须暮及陕。遂去。行如飞,顷刻不见。
录民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化为人。
《天中记》:马希范二脚左右长尺馀,谓之龙脚,人或误触,则终日头痛。
《北梦琐言》:唐吴行鲁尚书,彭州人,少年事内官西门军,容小心畏慎,每夜温溲溺器,以奉之,深得中尉之意,一日为洗足,中尉以足下文理示之,曰:如此文理,争教不作,十军。容使行鲁拜曰:此亦无凭,某亦有之,执厮仆之役。乃脱屦呈之,中尉叹美谓曰:汝但忠孝,我终为汝成之。尔后假以军职,除彭州刺史,为卢耽相公,西川行军司马,禦蛮有功,历东西川山南三镇节旄,除西川制云为命代之,英雄作人中之祥瑞,讥之也。
《五代史·吕琦传》:废帝立,待琦甚厚,琦与李崧欲与契丹通和。帝大怒,崧惶恐拜谢,拜无数,琦足力乏不能拜而止。帝曰:吕琦彊项,肯以人主视我邪。琦曰:臣素病羸,拜而乏,容臣少息。顷之喘定,奏曰:陛下以臣等言非,罪之可也,屡拜何益。帝意稍解。
辟寒蓝采和,常衣破蓝衫,六銙黑,木腰带,一脚著靴,一脚跣,冬则卧雪,中气出如蒸。
《宋史·侯益传》:益,汾州平遥人。祖父以农为业。唐光化中,李克用据太原,益以拳勇隶麾下。从庄宗攻大名,先登,擒军校,擢为马前直副兵马使。征刘守光,先登,迁军使。破洺州,为机石伤足,庄宗亲以药傅其疮。《清异录》:温韬少无赖,拳人几死,市魁将送官,谢过魁前,拜逾数百,魁释之,韬每念之以为耻,既贵达,拍金薄搭膝带之曰:聊酬此膝。
《宋史·孝义传》:祁炜,字坦之,莱州胶水人。淳化三年进士,历度支员外郎、直集贤院。天禧中,出知潍州,母卒。葬于州城之南。炜既解官,就坟侧构小室,号泣守护,蔬食,经六冬,堕足二指。有白乌白兔驯扰坟侧,州人异之,以状闻。
《刘遇传》:遇,镇滑州。晨兴方对客,足有炙疮痛,其医谓火毒未去,故痛不止。遇即解衣,取刀割疮至骨,曰:火毒去矣。谈笑如常时,旬馀乃差。
《忠义黄友传》:友体貌英伟,胆雄万夫,谋画机密,出人意表。尝语子弟曰:天下承平日久,武事玩弛,万一边书告警,马革裹尸,乃吾素志。他日收吾骸,足心黑子为识也。其忠诚许国根于天性如此。
《东坡志林》:方李宪用事时,士大夫或奴事之,穆衍孙路至为执袍带,王中正盛时,俞充至令妻执板而歌,以侑中正,饮若此类,不可胜数,而彭孙本以劫盗招出气,凌公卿韩持国至诣其第出,妓饮酒,酒酣慢持国,持国不敢对,然常为李宪濯足曰:太尉足何其香也。宪以足踏其头曰:奴谄我不太甚乎。
《老学庵笔记》:晁以道为明州船场,日日平旦具衣冠,焚香占一卦,一日有士人访之,坐间小雨,以道语之曰:某今日占卦,有折足之象,然非某也。客至者当之必验无疑,君宜戒之。士人辞去,至港口践滑而仆胫几折,疗治累月乃愈。
《游宦纪闻》:秦会之当轴,吾乡姚德临能篆书,秦喜之,许授以文资,未降旨,会之招饮,姚喜忘其敬,不觉振股,以此恶之,寻令充枢密院效士,辨验篆文而已。《画墁录》:刘伯寿少年有老人授以丹术,元丰二年冬,予访伯寿于嵩阳,时年七十四,同登峻极,行步如飞,予奔喘不及,伯寿顾而笑曰:年少乃尔耶。袒露髀股示人皆肉皮裹骨,毛长数寸,扣之有声,光彩烂然。《暌车志》:梅侍读,晚年躁于禄位,而病足,常抚其足而詈之曰:是中有鬼,令我不至两府者,汝也。
《谈圃》:蒲恭敏宗孟知郓州日有盗劫,良民使自掘地倒埋之,观其足动,以为戏,乐恭敏获其党,先剔去足筋,然后置于法。
《乐善录》:潭倅张著奉时祀于南岳旧制,就坛设位,敷席于地,陈笾豆牲醴之品,当敷席之际,著以一足指,画祀罢,还府坠马,折足而卒。
《青箱杂记》:解宾王仕至工部侍郎,为人方颐大口,敦庞厚重,左足下有黑子,甚明大。
《齐东野语》:贾师宪远谪南荒,就绍兴差官押送,则本州推官沈士圭摄山阴尉,郑虎臣也,郑武弁尝为贾所恶,适有是役,遂甘心焉,贾临行置酒,招二人祈哀徼庇云:向在维扬,日襄邓间,有人善相,一日来,值其跣卧因叹息,再三私谓客曰:相公贵极人臣,而足心肉陷是名猴形,恐异时不免有万里行耳。是知今日窜逐之事,虽满盈招咎,盖亦有数存焉。
《泳化类编》:明太祖时,整容匠杜衡耑事上梳栉修甲,一日,上见其手足,甲用佳纸裹,而怀之,上问将何处去,杜对曰:圣体之遗,岂敢狼籍,谨将归藏。上曰:汝如何诈耶,前后吾指甲安在。杜对见藏奉于家上留,杜命人往取甲,其家人从佛阁上取之,以朱匣盛,顿香烛供其前比奏,上大喜谓其诚谨知礼,命为太常卿。《明外史·李时勉传》:时勉甫成童,即以颜曾之学自励,冬寒,以衾裹足纳桶中,刻苦诵读。
《宁直传》:直知宿迁县,有张谨妻朱氏失金环、钗钏,姑挞之几毙,其兄弟诉于直,直召朱氏问曰:是日入汝室者,谁也。曰:惟出嫁小姑,并邻妇三人。即命召至,蒙其面令,坐帐中,伸足帐外,直忽呼隶曰:此盗金镮者。大杖杖之,一妇皇遽敛足,则小姑也一讯而伏。《李源传》:源性至孝,母病痹,源制为软舆,与妇共舁之游戏室中,以为娱源素有足疾,不良于行女侍,趋代之则曰:吾非乏使欲服劳,为少孝耳,且吾自胜之无所苦也。
《见闻录》:熊公尚书翀孝庙,呼熊胡子而不名,一日奏事,鼻带液诏曰:鼻液乃膝寒耳。命以公绣护膝赐之香案,牍李阿逢奔牛以足胫置车下,轹其骨皆折,阿死须臾复生,足亦如故。
辟寒铁脚道人尝爱赤脚走雪中,兴发则朗诵《南华秋水篇》,嚼梅花满口,和雪咽之,曰:吾欲寒香沁入腑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二十卷目录

 足部杂录
 足部外编
 腹部汇考
  释名〈释形体〉
  析骨分经〈脐 腹〉
 腹部纪事
 腹部杂录

人事典第二十卷

足部杂录

《易经》履象曰:跛能履;不足以与行也。
《噬嗑》初九:履校灭趾,无咎。按《程传》:校,木械也,其过小,故履之于足,以灭伤其趾。
《贲》初九:贲其趾,舍车而徒。象曰:舍车而徒,义弗乘也。《咸》初六:咸其拇。按《本义》:拇,足大指也,咸以人身取象,感于最下。咸,拇之象也。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按《本义》:腓,足肚也,欲行则先自动,躁妄而不能固守者也。
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吝。按《本义》:股随足而动,不能自专者也。
《大壮》初九:壮于趾,征凶,有孚。按《本义》:刚在下而进,动之物也,刚阳处下,而当壮时壮于进者也,故有此象。《明夷》六二:夷于左股,用拯马壮,吉。按《程传》:股在胫足上,于行之用,不甚切左,又非便用者,手足之用,右为便唯蹶张,用左夷于左股,谓伤害其行,不甚切也。《夬》初九:壮于前趾,往不胜为咎。
《艮》初六:艮其趾,无咎,利永贞。按《本义》:以阴柔居,艮初为艮趾之象,占者如之则无咎。
六二:艮其腓,不拯其随,其心不快。按《本义》:六二居中,得正既止,其腓三为限,则腓所随,过刚不中,以止乎。上二:虽中正,而体柔弱,不能往而拯之,其心不快。《说卦》:九震为足,巽为股。按《正义》:足能动用,故震为足股,随于足则巽顺之,谓大全。丘氏曰:足在下而动,股两垂而下,震阳动于下为足,巽阴两开于下为股。项氏曰:足动股随,雷风相与也。
《诗经·小雅·采菽章》:赤芾在股,邪幅在下。按注,胫本曰:股邪幅偪也,邪缠于足,如今行縢所以束胫,在股下也。按《大全》:郑氏曰:幅束其胫,自足至膝。故曰:在下。《书经·说命》:若跣弗视地,厥足用伤。
《礼记·曲礼》:主人与客让登,主人先登,客从之,拾级聚足,连步以上,上于东阶,则先右足,上于西阶,则先左足。〈又〉足毋躄,〈又〉执主器,操币圭璧,行不举足,车轮曳踵。按注:踵脚后也,执器而行,但起其前,而曳引其踵,如车轮之运于地,故曰:车轮曳踵。
《檀弓》:今之君子,进人若将加诸膝。
《王制》: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按注,交趾足拇指相向也。按《正义》:蛮卧时,头向外而足在内而相交,故云交趾。《玉藻》:圈豚行,不举足。按注,圈转也。豚之言循读为上声,谓徐趋之法,当曳转其足,循地而行,故云:不举足也。〈又〉执龟玉,举前曳踵,蹜蹜如也。按注,踵足后跟也。举足之时而曳其后跟,则行不离地,如有所循也,蹜蹜促狭之貌,龟玉皆重器,故敬谨如此。
《仪礼》:士相见礼。若不言,立则视足,坐则视膝。
《庄子·骈拇篇》:骈拇枝指,出乎性哉。而侈于德。是故骈于足者,连无用之肉也;枝于手者,树无用之指也。《荀子·非相篇》:人之所以为人者,非特二足无毛也,以其有辨也。今夫猩猩形笑亦二足无毛也,然而君子啜其羹,食其胾。人之所以为人者,非特以二足无毛也,以其有辨也。
《楚辞》:卜居渔父鼓枻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韩子·扬权篇》:腓大于股,难以趋走。
《韩诗外传》:珠玉无足而至者,君好之也。士有足而不至者,君不好也。
《风俗通》:俗说夔一足。谨按《吕氏春秋》:鲁哀公问于孔子:乐正夔一足信乎。孔子曰:昔者舜以夔为乐正,始治六律,和均五声,以通八风,而天下服,重黎又荐能为音者。舜曰:夫乐天地之精得失之节,故惟圣人为能和乐之,本夔能和之平天下,若夔一足矣。故曰:夔一足非一足行。
《说文》:髀股外也,股髀也,胫胻也,足在下也。
汉隽茧足下起皮,如茧也,言远行。
《续博物志》:脚弱病用杉木为桶濯足,排樟脑,两股间以脚掤系定,月馀即效。
《集异志》:后周保定三年,有人产子,两足指如兽爪,人足不当有爪,而有爪者将至攫人之变也。
《诚斋杂记》:杜牧诗云:钿尺裁量,减四分,纤纤玉笋裹轻云,五陵年少欺他醉笑,把花前出画裙若曰:纤纤玉笋,似此时,已缠足矣。
《琅嬛记》:本寿问于母曰:富贵家女子必缠足,何也。其母曰:吾闻之圣人重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阈之中,欲出则有帷车之载,是无事于足者也,圣人如此防闲,而后世犹有桑中之行,临邛之奔。范雎曰:裹足不入秦,用女喻也。

足部外编

《述异记》:秦汉间,俗说盘古氏头为东岳,腹为中岳,左臂为南岳,右臂为北岳,足为西岳。
《香案牍》:孟岐尝云:见周公旦抱成王,以朝于周庙,岐时侍周公升,坛公上岐,以手摩成王足,周公以玉笏遗岐,岐常宝执。〈岐汉武帝时人〉
《拾遗记》:昭王梦羽人绿囊中,有续脉明丸补血精散。王即请此药,贮以玉缶,缄以金绳。王以涂足,则飞天地万里之外,如游咫尺之内。
《列仙传》:汉武帝巡泰山稷丘,君冠章甫拥琴来拜曰:陛下勿上,上必伤足,及上数里,右足指果折,上讳之,故但祠而还。
《集异志》:汉武帝与群臣宴未央,殿方食黍,忽闻语云:老臣寻觅。不见,梁上有一公,长九寸,拄杖偻步。帝问之,公下稽首不言。自仰视屋。俯指帝脚,忽然不见。问东方朔,朔对曰:其名为藻,兼水木之精也,夏巢林,冬潜河,陛下兴造宫室,斩伐其居,故来诉耳。仰视屋者,殿名未央也。俯视脚者,脚足也,愿工足于此也。帝为此暂止。

腹部汇考

《释名》

《释形体》

腹复也,富也,肠胃之属,以自裹盛复于外,复之其中多品,似富者也。
脐剂也,肠端之所限剂也。
自脐以下曰:水腹小汋所聚也。又曰:少腹少小也。比于脐以上为小也。
阴荫也,言所在荫翳也。

《析骨分经》《脐》

属任脉两旁,属足少阴肾经。

《腹》

脐上下为腹中,属任脉两旁属足少阴肾经,小腹属足厥阴肝经。

腹部纪事

《庄子·马蹄篇》:赫胥氏之时,民含哺而熙,鼓腹而游。《帝王世纪》:纣刳孕妇之腹中,以观其胎。
《左传》:宣公二年,宋人以兵车百乘,文马百驷,赎华元于郑,半入,华元逃归,宋城,华元为植,巡功,城者讴曰:睅其目,皤其腹,弃甲而复。按疏,皤是腹之状,腹以大为异,故为大腹也。
十二年,楚子围萧,还无社与司马卯言,号申叔展,叔展曰:有麦曲乎。曰:无,有山鞠穷乎。曰:无,河鱼腹疾奈何。曰:目于眢井而拯之。
《国语》:叔鱼生,其母视之,曰:是鸢肩而牛腹,必以贿死。《吴越春秋》:子胥掘平王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左足践其腹,右手决其目。
《史记·范雎传》:伍子胥橐载而出昭关,夜行昼伏,至于陵水,无以糊其口,膝行匍匐,稽首肉袒,鼓腹吹篪,乞食于吴市,卒兴吴国,阖闾为伯。
《史记·外戚传》:故魏王宗家女魏媪,生薄姬,魏豹立为魏王,而魏媪内其女于魏宫。汉王击虏魏王豹,而薄姬输织室,汉王入织室,见薄姬有色,召而幸之。薄姬曰:昨暮夜妾梦苍龙据吾腹。高帝曰:此贵徵也,吾为汝成之。一幸生男,是为代王。
《后汉书·严光传》:光,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遣使聘至。车驾即日幸其馆。光卧不起,帝即其卧所,抚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邪。光又眠不应,良久,乃张目熟视,曰: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我竟不能下女邪。于是升舆叹息而去。复引光入,论道旧故,相对累日。帝从容问光曰:朕何如昔时。对曰:陛下差增于往。因共偃卧,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御坐甚急。帝笑曰: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
《东平王苍传》:苍,腰带十围。永平十一年,帝遣使手诏曰:日者问东平王处家何等最乐,王言为善最乐,其言甚大,副是腰腹矣。
《边韶传》:韶以文学知名,教授数百人。韶口辩,曾昼日假卧,弟子私嘲之曰:边孝先,腹便便。懒读书,但欲眠。韶潜闻之,应时对曰:边为姓,孝为字。腹便便,五经笥。但欲眠,思经事。
《独异志》:东汉赵伯翁尝昼寝,群孙戏其腹上,内七李于脐中。李至烂,流汁出,其家谓其将死。后李核出而无患。
《洞冥记》:北极种火之山有明茎草,夜如金灯,折枝为炬,照见鬼物之形,仙人宁封常服此草,于夜暝时转见腹光通外。
《英雄记》:钞董卓既死,暴卓尸于市,卓素肥膏流浸地,草为之丹,守尸吏暝以为大炷,致卓脐中,以为灯光明,达旦。
《魏志·管辂传》:正元二年,弟辰谓辂曰:大将军待君意厚,冀当富贵乎。辂长叹曰:吾自知有分直耳,天与我才,不与我年寿,吾腹无三壬,此不寿之徵。
《吴志·孙皓传》:宝鼎三年春二月,以左右御史大夫丁固、孟仁为司徒、司空。〈注〉《吴书》曰:初,固为尚书,梦松树生其腹上,谓人曰:松字十八公也,后十八岁,吾其为三公乎。卒如梦焉。
《世说》: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卧。人问其故,答曰:我晒腹中书耳。
张华既贵,有少时宾客来候之,华与共饮九酝为酣畅,其夜醉眠,张常饮此酒,眠辄使人左右转倒,其夜客别忘敕左右,而左右依常为张公转侧,至明起友人犹不起,视之酒果穿腹,流床下滂沲。《晋书·周顗传》:顗,字伯仁,安东将军浚之子也。性宽裕而友爱过人。王导甚重之,尝枕顗膝而指其腹曰:卿此中何所有也。答曰:此中空洞无物,然足容卿辈数百人。导亦不以为忤。
《世说》:刘真长始见王丞相,时盛暑之月,丞相以腹熨弹棋局,曰:何乃渹。刘既出,人问见王公云何,刘曰:未见他异,唯闻作吴语耳。
郗太尉在京口,遣门生与王丞相书,求女婿。丞相语郗信:君往东厢下,任意选之。门生归,白郗曰:王家诸郎亦皆可嘉,闻来觅女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东床上坦腹卧,如不闻。郗公云:正此好。访之,乃是逸少,因嫁女与焉。
《搜神记》:淮南书佐刘雅。梦见青蜥蜴从屋落其腹内。因苦腹痛病。
《搜神后记》:天竺人佛图澄,永嘉四年来洛阳,善诵神咒,役使鬼神。腹傍有一孔,常以絮塞之。每夜读书,则拔絮,孔中出光,照于一室。平旦,至流水侧,从孔中引出五脏六腑洗之,讫,还内腹中。
《南史·齐太祖高皇帝本纪》:苍梧王屡欲害帝。常率数十人直入领军府,时暑热,帝昼卧裸袒,苍梧立帝于室内,画腹为射的,自引满,将射之。帝神色不变,敛板曰:老臣无罪。苍梧左右王天恩谏曰:领军腹大,是佳射堋,而一箭便死,后无复射,不如以雹箭射之。乃取雹箭,一发即中帝脐。苍梧投弓,大笑曰:此手何如。《北齐书·安德王延宗传》:延宗,文襄第五子也。幼为文宣所养,年十二,犹骑置腹上,令溺己脐中,抱之曰:可怜止有此一个。
《隋书·元胄传》:蜀王秀之得罪,胄坐与交通,除名。炀帝即位。齐州刺史上官政坐事徙岭南,将军丘和亦以罪废。胄与和有旧。尝酒酣谓和曰:上官政壮士,今徙岭南,得无大事乎。因自拊腹曰:若是公者,不徒然矣。《唐书·安禄山传》:禄山晚益肥,腹缓及膝,奋两肩若挽牵者乃能行,作《胡旋舞》帝前,乃疾如风。帝视其腹曰:胡腹中何有而大。答曰:惟赤心耳。
《传信记》:元宗尝坐朝,以手指上下按其腹。朝退,高力士进曰:陛下向来数以手指按其腹,岂非圣体小不安邪。上曰:非也。吾昨夜梦游月宫,诸仙娱以上清之乐。寥亮清越,殆非人间所闻也。吾回以玉笛寻之,尽得之矣。坐朝之际,虑忽遗忘,故怀玉笛,时以手指上下寻。非不安。
《贤弈》:申王有肉疾,腹垂至骭,每出,则以百练束之。至暑月,尝骭息不可过。元宗诏南方取冷。蛇长数尺,色白,不螫人,执之,冷如握冰。申王腹有数约,夏月置于约中,不复觉烦暑。
《独异志》:唐大历中,万年尉侯彝者好侠尚义,常匿国贼。御史推鞫理穷,终不言贼所往。即以鏊贮烈火,置其腹上。烟火熢𤊹,左右皆不忍视。彝叫曰:何不加炭。御史奇之,奏闻代宗。贬为瑞州高安尉。
《五代史·范延光传》:延光尝梦大蛇自脐入其腹,半入而掣去之,以问门下术士张生,张生赞曰:蛇,龙类也,龙入腹中,王者之兆也。延光以其言为然,由是颇畜异志。
《画墁录》:郭祖微时,与冯晖同里闬相善也,椎埋无赖,靡所不至,既而各窜赤籍,一日有道士见之,问其能曰:吾业雕刺二人。因令刺之,冯以脐作瓮,中作雁数只,戒曰:尔于脐自爱,雁出瓮乃亨显之时也。寒食冯之妇,得麻鞋数双,密藏之,将以作节,冯搜得之,蒱博醉归卧门外,其妇勃然曰:节到也,如何办得冯,徐扪腹曰:休说办不办,且看瓮里。飞出雁,后冯秉旄雁自瓮中,累累而出。
《道山清话》:章子厚与苏子瞻少为莫逆交,一日子厚坦腹而卧,适子瞻自外来,摩其腹以问,子瞻曰:公道此中何所有。子瞻曰:都是谋反底家事。子厚大笑。《调谑编》:东坡一日退朝,食罢扪腹徐行,顾谓侍儿曰:汝辈且道是中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坡不以为然,又一人曰:满腹都是机械。坡亦以为未当,至朝云乃曰: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坡捧腹大笑。
《画墁录》:神庙博涉多识闻一该十,每发疑难,迥出众人意表,故讲官每以进讲为难退,而相语曰:今日又言行过也。黄履与苏子由以手扪其腹,曰:予腹每趍讲,未尝不汗出也。
《独醒杂志》:枢密孙公抃生数日,患脐风,已不救,家人乃盛以盘合,将弃诸江道,遇老媪曰:儿可活。即与俱归,以艾炷灸脐下遂活。
《诚斋杂记》:杨玠娶崔季让女,崔家富图籍,殆将万卷,成婚之后,颇亦游其书斋,既而告人曰:崔氏书被人盗尽。曾不知觉,崔遽令检之,玠叩腹曰:已藏之经笥矣。
《明廷杂记》:徐武宁王达率兵于吴江,有一货食者知武宁号令严肃,凡军人取民食皆斩之,遂證一军人,强食其面,意其以财赂,己而求免也,闻于帐下,武宁虽知其诬,力执其事,剖腹视之,果无有,遂杀货食者,如彼军人之刑。
《明外史·轩輗传》:輗为人孤峭,遇人无贤否,拒不与接。为按察使,尝饮同僚家,归抚其腹曰:此中皆赃物也。《祝萃传》:吴昂累迁福建佥事,福宁有讼妻杀夫者狱成,昂疑有冤,祷诸神,梦一儿据人腹,初不解密,察之闻里人,有杜腹子者与其夫行贾,昂曰:得无是乎。捕讯之,遂服妻得释。
《贤奕》:成化壬辰三月,鹰扬卫巡捕,官捉一僧人,领一男子可十七八,腹中能语,人问之,腹中应答,可怪及观医书,治奇疾方,有人腹中有物作声,随人言语谓之应声,虫当服雷丸自愈,则知乃疾也,非怪也。《珍珠船》:列禦寇墓在郑郊,胡生家贫,有茶酒辄祭禦,寇祠以求聪慧,忽梦一人刀划其腹,以一卷书置于心腑,及觉乃能诗。

腹部杂录

《易经·明夷》六四:入于左腹,获明夷之心,于出门庭。按《程传》:入腹谓其交深也。按《本义》:左腹者幽隐之处。《说卦》坤为腹。按注,腹藏诸阴大而容物,又离其于人也,为大腹。按注,离中虚,故于人为大腹。
《老子·安民章》:虚其心,实其腹。
《检欲章》:圣人为腹,不为目。
《淮南子·说林训》:临江河者,不为之多饮;期满腹而已。《说文》:腹厚也。
唐子人君以江海为腹,山为面,如此则下不知其量,畏而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