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十六卷目录

 须部汇考
  灵枢〈阴阳二十五人篇〉
  释名〈释形体〉
  艺圃折中〈须〉
  本草纲目〈髭须释名 主治 发明〉
 须部艺文一
  责髯奴文         汉王褒
 须部艺文二〈诗〉
  白髭           唐刘驾
  嘲邵景萧嵩         韦铿
  嘲刘文树         黄幡绰
 须部纪事
 须部杂录

人事典第十六卷

须部汇考

《灵枢》《阴阳二十五人篇》

岐伯曰:足阳明之上,血气盛则髯美长,血少气多则髯短,气少血多则髯少,血气皆少则无髯。
足阳明之脉,其上行者,挟口环唇下,交承浆是以皮肤之,血气盛则髯美而长,血少气多则髯短,气少血多则髯少,气血皆少则无髯,盖血盛则澹渗。皮肤而生毫毛,气者所以薰肤,充身泽毛者也,是以须藉皮肤之气血以生长,故气少则髯少,血少则髯短,血气皆少,则无髯矣。

足少阳之上,气血盛则通髯美长,血多气少则通髯美短,血少气多则少须,血气皆少则无须。
足少阳之经脉其上行者,循于耳之前,后加颊车下,颈项是以皮肤之,血气盛则通髯美长,血多气少则通髯美短,盖须发乃血之馀,是以血多气少虽短而亦美也。

手阳明之上,血气盛则髭美,血少气多则髭恶,血气皆少则无髭。
手阳明之脉其上行者,挟口交人中,上挟鼻孔,是以皮肤之,血气盛则髭美,恶者稀而枯瘁也。

《释名》《释形体》

口上曰:髭,髭姿也。为姿容之美也。
口下曰:承浆,浆水也。
颐下曰:须须秀也,物成乃秀,人成而须生也,亦取须体干长而后生也。
在颊耳旁曰:髯随口动摇,髯髯然也。
其上连发曰:鬓鬓滨也,滨崖也,为面额之崖岸也。鬓曲头曰:距距拒也,言其曲似拒也。

《艺圃折中》《须》

须眉发皆毛,类分所属,须属肾水也,故下生,妇人宦者无势,故无须。

《本草纲目》《髭须释名》

李时珍曰:觜上曰髭,颐下曰须,两颊曰髯,详见乱发下。
《髭须主治》
唐慎微曰:烧研傅痈疮。
《髭须发明》
唐慎微曰:唐李绩病,医云:得须灰服之方止。太宗闻之遂自剪须烧灰,赐服,令傅痈立愈,故白乐天诗:云剪须烧药赐功臣。又宋吕夷简疾,仁宗曰:古人言髭可治疾,今朕剪髭与之合药,表朕意也。

须部艺文一

《责髯奴文》汉·王褒

我观人须长而复黑,冉弱而调离,离若缘坡之竹,郁郁若春田之苗,因风披拂,随风飘飖,尔乃附以丰颐,表以蛾眉,发以素颜,呈以妍姿,约之以绁线,润之以芳脂,莘莘翼翼靡靡绥绥,振之发曜,黝若元圭之垂,于是摇须奋髭,则论说唐虞鼓鬐,动鬣则研覈臧否,内育瑰形,外阐宫商,相如以之閒,都颛孙以之堂,堂岂若子髯,既乱且赭,枯槁秃瘁,劬劳辛苦,汗垢流离,污秽泥土,伧嗫穰擩与尘为伍,无素颜可依,无丰颐可怙,动则困于㹅灭,静则窘于囚虏,薄命为髭正,著子颐为身不能庇其四体,为智不能饰其形骸,癞须瘦面常如死灰,曾不如犬羊之毛,尾狐狸之毫,氂为子须者,不亦难乎。

须部艺文二〈诗〉《白髭》唐·刘驾

到处逢人求至药,几回染了又成丝。素丝易染髭难染,墨翟当年合泣髭。

《嘲邵景萧嵩》〈景鼻高而嵩须多〉韦铿

一双胡子著绯袍,一个须多一鼻高。相对厅前捺且立,自惭身品世间毛。

《嘲刘文树》

可怜好个刘文树,髭须共颏颐别住。文树面孔不似猢狲,猢狲面孔强似文树。

须部纪事

《拾遗记》:庖牺须垂委地。
《路史》:黄帝有熊氏修髯生而神灵,鬐而能言。
《晏子·谏上篇》:汤质晰而长颜,以髯伊尹,黑而短,蓬而髯。
《拾遗记》:成王六年,燃丘之国献比翼鸟,其国使者经途十五馀年,乃至洛邑。成王封泰山,禅社首。使发其国之时,并童稚,至京师,须皆白。及还至燃丘,容貌还复少壮。
《左传》:宣公二年,宋人以兵车百乘,文马百驷,以赎华元于郑,半入,华元逃归,宋城,华元为植,巡功,城者讴曰:睅其目,皤其腹,弃甲而复,于思于思,弃甲复来,按注,睅出目于思,多鬓之貌。
昭公七年,楚子享公于新台,使长鬣者相,按注:鬣,须也。按疏:吴楚之人少须,故选长鬣者相礼也。
十七年,吴伐楚,战于长岸,大败吴师,获其乘舟馀皇,吴公子光请于其众曰:丧先王之乘舟,岂唯光之罪,众亦有焉。请藉取之,以救死,众许之,使长鬣者三人,〈长鬣者,多髭须,与吴人异,形状诈为楚人。〉潜伏于舟侧。曰:我呼馀皇则对,师夜从之,三呼皆迭对,楚人从而杀之,楚师乱,吴人大败之,取馀皇以归。
二十六年,十一月,癸酉,王入于成周,王子朝使告于诸侯曰:在定王六年,秦人降妖。曰:周其有髭王,亦克能修其职,诸侯服享,二世共职,王室其有间王位,诸侯不图,而受其乱灾,至于灵王,生而有髭,王甚神圣,无恶于诸侯,克终其世。
《庄子·盗蹠篇》:孔子往见盗蹠,归到鲁东门外,适遇柳下季。柳下季曰:数日不见,车马有行色,得微往见蹠耶。孔子曰:然。吾所谓无病而自灸也。疾走料虎头,编虎须,几不免虎口哉。
《班固·幽通赋注》:卫蒯瞆乱子羔,灭髭鬓,衣妇人衣,逃得出,曰:父子争国,吾谓其间乎。
《吕氏春秋·恃君篇》:豫让欲杀襄子,灭须去眉,自刑以变其容。
《孔丛子·居卫篇》:子思适齐,齐君之嬖臣美须眉立乎侧,齐君指之而笑,且言曰:假貌可相易,寡人不惜此之须眉于先生也。子思曰:非所愿也。所愿者唯君修礼义富百姓,而使伋得寄奴于君之境内,从襁负之列,其荣多矣。若无此须鬣,非伋所病也。昔尧身修十尺,眉乃八彩,实圣,舜身修八尺有奇,面颔无毛,亦圣,禹汤文武及周公勤思劳体,或折臂望视或秃骭背偻,亦圣,不以须眉美鬣为称也。人之贤圣在德,岂在貌乎。且吾祖无须眉,而天下王侯不以此损其敬,由是言之,伋徒患德之不卲美也。不病毛鬓之不茂也。《对魏王篇》:子高见齐王曰:臣尝行临淄市,见屠商焉。身修八尺,须髯如戟,面正红白,市之男女未有敬之者,无德故也。
《史记·吕不韦传》:秦太后通吕不韦。不韦进嫪毐,拔其须眉,为宦者。
《高祖本纪》:高祖美须髯。
《汉书·朱博传》:博,迁琅邪太守,右曹掾史皆移病卧。博问其故,对言故事二千石新到,辄遣吏存问致意,乃敢起职。博奋髯抵几曰:观齐儿欲以此为俗耶。乃斥罢诸病吏,白巾走出府门。郡中大惊。《霍光传》:光,长七尺三寸,白晰,疏眉目,美须髯。
《列仙传》:丁次卿,汉顺帝时人至娶妇,家未见礼,异妇出谒客,须髯郁然,其家谢之,次卿举手向妇,须髯即去。
《汉书·王莽传》:王常等共立圣公为帝。莽闻愈恐。欲外示自安,乃染其须发,进所徵天下淑女杜陵史氏女为皇后。
《后汉书·温序传序》:建武六年,迁护羌校尉。行部至襄武,为隗嚣别将苟宇所拘劫。宇谓序曰:子若与我并威同力,天下可图也。序大怒,叱宇等。贼众欲杀之。宇止之曰:此义士守节,可赐以剑。序受剑,衔须于口,顾左右曰:既为贼所迫杀,无令须污土。遂伏剑而死。《岑彭传》:建武八年,彭引兵从车驾破天水,与吴汉围隗嚣于西城。时公孙述将李育将兵救嚣,守上邽,帝留盖延、耿弇围之,而车驾东归。敕彭书曰:两城若下,便可将兵南击蜀虏。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复望蜀。每一发兵,头须为白。
《东观汉记》:吴良为东平王所荐,诏曰:前见良头须皎,然衣冠甚伟,求贤助国,宰相之职。今以良为义郎。《后汉书·朱隽传》:自黄巾贼后,复有于氐根之徒,起山谷间,其多髭者号于氐根。按注左氏传曰:于思于思,弃甲复来。于思,多须之貌也。
《何进传》:中常侍张让等斩进,袁绍遂勒兵捕宦者,无少长皆杀之。或有无须而误死者,至自发露然后得免。者二千馀人。
《续汉书》:司马直字叔异,洁白,美须髯,容貌俨然,乡闾奉之如神。
《魏志·任城威王彰传》:彰击乌桓,大破之。北方悉平。时太祖在长安,召彰诣行在所。彰自代过邺,太子谓彰曰:卿新有功,今西见上,宜勿自伐,应对常若不足者。彰到,如太子言,归功诸将。太祖喜,持彰须曰:黄须儿竟大奇也。〈注〉《魏略》曰:太祖在汉中,而刘备栖于山头,使刘封下挑战。太祖骂曰:卖履舍儿,长使假子拒汝公乎。待呼我黄须来,令击之。乃召彰。彰晨夜进道,西到长安而太祖已还,从汉中而归。彰须黄,故以呼之。《华阳国志》:关羽闻马超来降,素非知故书与诸葛亮,问其人才,亮知羽忌前,答曰:孟起黥彭之徒,一世之杰,当与翼德并驱争先,犹不如髯之绝伦也。羽省书,忻悦以示宾客,羽美须髭,故亮称云:髯也。
《献帝春秋》:张辽问吴降人曰:向有紫髯将军,长上短下,便马善射是谁,降人答曰:是孙会稽也。
《魏志·张鲁传〈注〉·魏略》曰:刘雄鸣诣太祖,太祖执其手谓之曰:孤方入关,梦得一神人,即汝耶。乃厚礼之,遣令迎其部党,部党不欲降,遂劫以反。夏侯渊讨破之,雄鸣复归降。太祖捉其须曰:老贼,真得汝矣。
《崔琰传》:琰声姿高畅,眉目疏朗,须长四尺,甚有威重,朝士瞻望,而太祖亦敬惮焉。时有白琰怨谤者。罚为徒隶,使人视之,辞色不挠。太祖令曰:琰虽见刑,而通宾客,门若市人,对宾客虬须直视,若有所瞋。遂赐琰死。
《蜀志·周群传》:蜀郡张裕亦晓占候。私语人曰:岁在庚子,天下当易代,刘氏祚尽矣。主公得益州,九年之后,寅卯之间当失之。人密白其言。初,先主与刘璋会涪,时裕为璋从事,侍坐。其人饶须,先主嘲之曰:昔吾居涿县,特多毛姓,东西南北皆诸毛也,涿令称曰诸毛绕涿居乎。裕即答曰:昔有作上党潞长,迁为涿令,涿令者去官还家,时人与书,欲署潞则失涿,欲署涿则失潞,乃署曰潞涿君。先主无须,故裕以此及之。先主常衔其不逊,加忿其漏言,乃显裕谏争汉中不验,下狱,将诛之。诸葛亮表请其罪,先主答曰:芳兰生门,不得不锄。裕遂弃市。
《魏志·苏则传》:初,苏则及临淄侯植闻魏氏代汉,皆发服悲哭,文帝闻植如此,而不闻则也。帝在洛阳,常从容言曰:吾应天受禅,而闻有哭者,何也。则谓为见问,须髯悉张,欲正论以对。侍中傅巽掐则曰:不谓卿也。于是乃止。
《吴志·朱桓传》:桓,领青州牧,诣建业治病,数月复还。权自出祖送。〈注〉桓奉觞曰:臣当远去,愿一捋陛下须,无所复恨。权凭几前席,桓进前捋须曰:臣今日真可谓捋虎须也。权大笑。
《独异志》:魏建凌云阁既成,匠人误钉其额。文帝乃令车绳引上韦诞,题三字而下。顷刻之间,头须皓白。《世说》:钟毓兄弟警悟过人,每有嘲语未尝屈,踬闻安陵能作调,试共视之,于是与弟盛饰共载,从东至西门,一女子笑曰:车中央殊高二钟,都不觉车后一门生云:向已被嘲。钟愕然,门生曰:中央高者两头羝毓。兄弟多须,故以此调之。
《晋书·羊祜传》:祜卒,时年五十八。帝素服哭之,甚哀。是日大寒,帝涕泪沾须鬓,皆为冰焉。
《独异志》:陆云有笑癖,尝谒司空张华,华多须,以袋盛之,云见华不及,拜而笑倒。《前赵录》:刘元海猿臂善射,膂力过人,身长八尺四寸,须长三尺馀,当心有赤毫毛三根,长三尺六寸,太原王浑虚襟友之,命子济拜焉。
刘聪以谗慝,故诛詹事曹光,光临刑,举止自若,谓刑者曰:取席敷之,无令土污吾须。
《独异志》:刘曜字永明,须百茎皆长五尺。
《晋书·石季龙载记》:石闵率赵人诛诸胡羯,死者二十馀万。屯聚四方者,所在承闵书诛之,于时高鼻多须至有滥死者。
《王彪之传》:彪之,字叔武。年二十,须鬓皓白,时人谓之王白须。
《桓温传》:温少与沛国刘惔善,惔尝称之曰:温眼如紫石棱,须作猬毛磔,孙仲谋、晋宣王之流。
《世说》:王珣、郤超并有奇才,为大司马所眷拔。珣为主簿,超为记室参军。超为人多须,珣状短小,于时荆州为之语曰:髯参军,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郭璞洞林东中郎参军周稚琰封蚕蛾蛓虫,使璞射之璞曰:射覆得此大落,度必是蚕蛾及毛蠹。稚琰饶须,故因以调之也。
《晋书·桓伊传》:时谢安女婿王国宝,专利无检行,安恶其为人,每抑制之。及孝武末年,国宝谗谀之计稍行于主相之间,而嫌隙遂成。帝召伊饮宴,安侍坐,伊抚筝而歌怨诗曰:为君既不易,为臣良独难。忠信事不显,乃有见疑患。安泣下沾衿,乃越席而就之,捋其须曰:使君于此不凡。帝甚有愧色。
《邓粲晋纪》:浈阳令羊嗣贪而不治县,功曹吏共逐嗣,嗣饶须,乃以嗣内羊阑中,始兴太守尹虞闻大怒,手剑功曹。
《语林》:庾公道王尼:子非唯事事胜人,布置须眉亦复胜人,我辈皆出其辕下。
《俗说》:有人诣谢益寿云:向在刘丹阳,坐见一客殊毛。谢曰:正是我家,阿瞻多须故云尔。
《广陵列士传》:刘瑜字季节,举方正对策高第,人呼为长髯方正。
《宋书·王元谟传》:孝武狎侮群臣,随其状貌,各有比类,多须者谓之羊。
《南史·褚彦回传》:彦回,历位尚书吏部郎。景和中,山阴公主淫恣,窥见彦回悦之,以白帝。帝召彦回西上阁宿十日,公主夜就之,备见逼迫,彦回整身而立,从夕至晓,不为移志。公主谓曰:君须髯如戟,何无丈夫意。彦回曰:回虽不敏,何敢首为乱阶。
《南齐书·崔祖思传》:祖思宗人文仲。除黄门郎,领越骑校尉,改封随县。尝献太祖缠须绳一枚,上为纳受。《柳世隆传》:世隆行郢州事,沈攸之反,遣三万人为前锋,刘攘兵次之。既至郢。攸之素失人情,叛者,稍多。刘攘兵射书与世隆请降,世隆开门纳之。攘兵烧营而去,火起乃觉。攸之怒,衔须咀之。
《三国典略》:侯景使宋子仙执梁湘东王世子方诸及中抚军长史鲍泉。司马虞预于郢州,是日子仙等至,百姓奔告方诸,以五色杂綵编鲍泉白须对之双,陆弗之信也,告者既众,方命阖门县门未下,子仙已入,方诸等共拜而鲍泉遁于床下,子仙窥见泉素须,间綵疑惮之,及被执,莫不惊笑。
《魏书·李元护传》:元护,美须髯。景明初,为齐州刺史。妾妓十馀,声色自纵。情欲既甚,支骨消削,髯长二尺,一时落尽。
《陈留王虔传》:虔子悦,外和内狠。恃宠骄矜,每谓所亲王洛生之徒言曰:一旦宫车晏驾,吾止避卫公,除此谁在吾前。卫王仪,美髯,为内外所重,悦故云。
《北史·李崇传》:崇从弟平,平子谐,谐子庶,生而天阉,崔谌调之曰:教弟种须,以锥遍刺作孔,插以马尾。庶曰:先以此方回施贵族,蓻眉有效,然后树须。世传谌门有恶疾,以呼沲为墓田,故庶言及之。邢子才在傍大笑。
《五色线续僧传》:后魏《佛耶舍记》曰:觉明为人赤髭,善解𣬉婆沙,时人号曰:赤髭婆舍既为罗什之师,亦称大𣬉婆沙。《北齐书·卢潜传》:黄门郑子默奏言,潜从清河王南讨,清河王令潜说梁将侯瑱,大纳赂遗,还不奏闻。显祖杖潜一百,仍截其须。
《许惇传》:惇迁殿中尚书。惇美须髯,下垂至带,省中号为长鬣公。显祖尝因酒酣,握惇须髯称美,遂以刀截之,唯留一握。惇惧,因不复敢长,时人又号为齐须公。《三国典略》:周太子赟有失德,柱国王轨因内宴,上寿捋武帝须曰:可爱好,老公恨后嗣弱耳。
《隋书·梁士彦传》:士彦周世迁晋州刺史,齐后主亲总六军围之。独守孤城,慷慨自若。贼尽锐攻之,城堞皆尽。乃令妻妾军民子女,昼夜修城。帝率六军亦至,齐师解围。士彦见帝,持帝须而泣曰:臣几不见陛下。帝亦为之流涕。
《波斯国传》:其王著金花冠,坐金师子座,傅金屑于须上以为饰。
《文中子·魏相篇》:子之韩城,自龙门关,先济贾琼程元,后关吏仇璋止之曰:先济者为谁,吾视其须垂至腰,参如也,是必异人也。
《唐书·李绩传》:绩既忠力,帝谓可托大事。尝暴疾,医曰:用须灰可治。帝乃自剪须以和药。及愈,入谢,顿首流血。帝曰:吾为社稷计,何谢为。绩性友爱,其姊病,尝自为粥而燎其须。姊戒止。答曰:姊多疾,而绩且老,虽欲数进粥,尚几何。
《房元龄传》:帝在翠微宫,以司农卿李纬为民部尚书,会有自京师来者,帝曰:元龄闻纬为尚书谓何。曰:惟称纬好须,无他语。帝遽改太子詹事。
《酉阳杂俎》:太宗虬须,尝戏张弓挂矢。
《清异录》:唐文皇虬须壮冠,人号髭圣。
《云仙杂记》:谢灵运美须,临刑施,南海祇洹寺,为维摩诘须,寺中宝惜中宗,时安乐公主五日斗百草,遣人取之,仍剪弃其馀。
《大唐新语》:元宗初即位,邵景萧嵩韦铿并以殿中升殿行事,既而景嵩俱加朝散,铿独不沾,景嵩二人多须对立于庭,铿嘲之曰:一双胡子著绯袍,一个须多,一鼻高,相对厅前,搽早立,自言身品世间毛,举朝以为欢笑。
《旧唐书·李元谅传》:元谅长大美须,勇敢多计。
《唐书·李光弼传》:光弼母李,有须数十,长五寸许,封韩国太夫人。
《珍珠船》:李德裕好饵雄朱,有道士怀中出小玉象子如拳,许曰:可求勾漏莹者,致象鼻下,象服其砂,复吐出方可饵,又出一金象,曰:此是雌者,与玉为偶,赞皇一一服之,须鬓如漆。
《唐书·路岩传》:岩,贬新州刺史,至江陵,免官,流儋州,籍入其家。岩体貌伟丽,美须髯,至江陵两夕皆白。《六帖》:崔荛为陕虢观察使,俄为军吏,所执髡其髯鬓荛再拜,祈免乃得去。
《酉阳杂俎》:海州司马韦敷曾往嘉兴,道遇释子希遁深于缮生之术,又能用日辰可代药石,见敷镊白曰:贫道为公,择日拔之。经五六日,僧请镊其半,及生色若黳矣。凡三镊之鬓,不复变,座客有祈镊者,僧言取时稍差,别后髭色果带绿,其妙如此。
扬州东陵圣母庙女道士康紫霞自言,少时梦中被人录于一处,言天符令摄将军巡南岳,遂擐以金锁甲,令骑道从,千馀人马蹀虚南去,须臾至岳,神拜迎马前,梦中如有处分岳中,峰岭溪谷无不历也,恍惚而返,鸡鸣惊觉,自是生须数十根。
坚昆部落非狼种,其先所生之窟在曲漫山北,自谓上代有神与牸牛交于此窟,其人发黄目绿赤髭髯,其髭髯俱黑者,汉将李陵及其兵众之裔也。
《南唐书·周宗传》:宗事烈祖为给使恩顾日洽,一日烈祖临镜理白须,太息曰:功业成而吾老矣,奈何宗适。侍侧悟,微指乃请,如广陵讽让,皇以禅代事。
《南唐近事》:烈祖辅吴之,初未踰,强仕元勋硕望,足以镇时靖乱,然当时同立功,如朱瑾、李德诚、朱延寿、刘信、张崇柴,再同周本、刘金、张宣、崔太初、刘威、韦建、王绾等皆握强兵,分守方面,由是朝廷用意牢笼,终以跋扈为虑,上虽至仁,长厚犹以为非,老成无以弹压,遂服药变其髭鬓,一夕成霜,洎历数有归,让皇内禅,诸藩入觐,竟无异图。
《谈苑》:郭忠恕,宋太祖素闻其名,召入馆于内侍,窦神兴舍,忠恕先长髯而美,忽尽剃须,神兴惊问之,对曰:聊以效颦耳。神兴怒白之,除国子主簿。
《清异录》:滑州贾宁性仁恕,赈饥救患,耆稚爱慕之,以宁多髯,遂皆以髯佛呼之。
《宋史·寇准传》:丁谓初出准门至参政,事准甚谨。尝会食中书,羹污准须,谓起,徐拂之。准笑曰:参政国之大臣,乃为官长拂须邪。谓甚愧之,由是倾构日深矣。《吕夷简传》:夷简,感风眩,诏拜司空、平章军国重事,疾稍间,命数日一至中书,裁决可否。夷简力辞,复降手诏曰:古谓髭可疗疾,今剪以赐卿。
《青箱杂记》:李文定公迪美须髯,未御试,一夕忽梦被人剃削俱尽,迪亦恶之,有解者曰:秀才须作状元缘。今岁省元是刘滋,今替滋矣,非状元而何。是岁果第一人。
《厚德录》:韩魏公帅定武,时夜作书,令一侍兵持烛于旁,兵他顾烛燃公须,公以袖麾之而作书如故,少顷,回视则已易其人矣,公恐主吏鞭卒,急呼曰:勿易之。渠方解持烛,军中为之感服。
有宋佳话,丁晋公与杨文公游处,宴集必有诙谐之语,复皆敏于应答,一日台谏攻文公,因晚俟晋公之门,方伏拜,晋公亟谓文公曰:内翰拜时髭撇地。文公随声答曰:相公坐处幕漫天,盖杨美髭髯而丁第方盛,设帷幕。因互相讥也。
《明道杂志》:欧阳文忠公应举时,常游京师浴室院,有一僧熟视公,公因问之曰:吾师能相人乎。僧曰:然足下贵人也,然有二事耳,白于面,当名满天下,须不掩齿,一生常遭人谤骂。
《墨客挥犀》:荆公禹玉。熙宁中,同在相府,一日同侍朝,忽有虱自荆公襦领而上,直缘其须,上顾之笑,公不自知也,朝退禹玉指以告公,公命从者去之,禹玉曰:未可轻去,辄献一言,以颂虱之功。公曰:如何。禹玉笑而应曰:屡游相须,曾经御览。荆公亦为之解颐。《老学庵笔记》:晏安恭为越州教授,张子韶为佥判,晏美髯,人目之为晏胡,一日同赴郡集,晏最末至,张戏之曰:来何晏乎。满坐皆笑。
《问奇类林》:蔡君谟美须髯,一日属清閒之燕,上顾问曰:卿髯甚美长,夜覆之于衾下乎,将寘之于外乎。君谟无以对归舍暮,就寝思圣语,以髯寘之内外悉不安,一夕不能寝,盖无心与有心异也。
《诚斋杂记》:子瞻有小妹善词赋,敏慧多辨,其额广而如凸,子瞻尝戏之曰:莲步未移香阁下,梅籹先露画屏前。妺即应声曰:欲叩齿牙无觅处,忽闻毛里有声传。以子瞻多须髯,遂亦戏答之。
《闻见后录》:秦少游在东坡坐中,或调其多髯者,少游曰:君子多乎哉。东坡笑曰:小人樊须也。
《拊掌录》:孙巨源内翰从,刘贡父求墨而吏送达,孙莘老中丞,巨源以其求而未得,让刘,刘曰:已尝送君矣,已而知莘老,误留也。以其皆姓孙而为馆职,故吏辈莫得而别焉,刘曰:何不取其髯为别。吏曰:皆胡而莫能分也。刘曰:既是皆胡,何不以其身之大小为别。吏曰:诺于是馆中,以孙莘老为大胡孙学士,巨源为小胡孙学士。
《宋史·董敦逸传》:敦逸,元祐六年,为监察御史,言:苏轼昔为中书舍人,制诰中指斥先帝事,其弟辙相为表里,以紊朝政。帝罢敦逸为湖州运判。绍圣初,轼、辙失位,刘拯讼敦逸无罪。哲宗记其人,曰:非前日白须御史乎。复除监察御史。
《却扫编》:宣和中,王鼎为刑部尚书,年甫三十,时卢枢密益卢、尚书法原俱为吏部侍郎,而并多髯,王嘲之曰:可怜吏部两胡。卢容貌威仪,总不都。卢尚书应声曰:若要少年并美貌,须还下部小尚书闻者以为快。《可谈沈括》:存中入翰苑,出塞垣为闻人晚娶张氏,悍虐存中,不能制时,被箠骂捽须堕地,儿女号泣,而拾之须,上有血肉者,又相与号恸,张终不恕。
《梦溪笔谈》:供奉官陈允任衢州监酒务日,允已老,发秃齿脱,有客候之,称孙希龄衣服甚蓝缕,赠允药一刀圭,令揩齿,允不甚信之,暇日因取揩上齿,数揩而良久归家,家人见之,皆笑曰:何为以墨染须。允惊以鉴照之上髯,黑如漆矣,急去巾,视童首之发,已长数寸,脱齿亦隐然有生者,予见允时年七十馀,上髯及发尽黑,而下须如雪。
《墨客挥犀》:有一郎官年六十馀,置媵妾数人,须已斑白,令其妻妾互镊之,妻忌其少,恐为群妾所悦,乃去其黑者,妾欲其少,乃去其白者,不踰月,颐颔遂空。进士李居仁与郑辉为友,居仁年踰耳顺,须尽白辉。少年轻侮乃呼之为李公,居仁于是尽擿其须,去之辉,一日见居仁,阳惊曰:数日不见,而风彩顿异,何也。居仁整容喜曰:如何。曰:昔日皤然一公,今日公然一婆矣。
彭渊材初见范文正公画像,惊喜再拜前磬折称,新昌布衣彭几幸获,拜谒既罢,熟视曰:有奇德者必有奇形,乃引镜自照。又捋其须曰:大略似之矣,但只无耳毫数茎耳,年大当十,相具足也。
《癸辛杂识》:周益公日记云:杨存中,人号为髯阉,以其多髯而善逢迎也。王梅溪集载刘共甫云:范伯达,尝目存中为髯阉,谓形则髯,其所为则阉也。
《元史·拜降传》:拜降弱冠,美髯髭,仪表甚伟。至元十一年,从阿朮渡江,水陆遇敌,尝先登陷阵,勇冠一军。宋平,以功授江浙省理问官。时事方草创,省臣有所建白,及事有不可便宜自决须奏闻者,以拜降善敷奏,数令驰驿往咨于朝。及引见,世祖遥识之,曰:黑髯使臣复来耶。其见器重如此。
《贾昔剌传》:昔剌,燕之大兴人也。本姓贾氏,其父仕金为庖人。昔剌体貌魁硕,有志于当世。岁甲申,因近臣入见庄圣太后,遂从睿宗于和林,典司御膳,以其须黄,赐名昔剌,俾氏族与蒙古人同,甚亲幸之。
《许楫传》:楫,字公度,太原忻州人。幼从元裕学,年十五,以儒生中词赋选,河东宣抚司又举楫贤良方正孝廉。楫至京师,平章王文统命为中书省掾,以不任簿书辞,改知印。丞相安童、左丞许衡深器重之。一日,从省臣立殿下,世祖见其美髯魁伟,问曰:汝秀才耶。楫顿首曰:臣学秀才耳,未敢自谓秀才也。帝善其对。《耶律楚材传》:帝呼楚材曰吾图撒合里而不名,吾图撒合里,盖国语长髯人也。
《辍耕录》:中书丞相史忠武王髭髯已白,一朝忽尽黑,世皇见之,惊问曰:史拔都汝之髯,何乃更黑邪。对曰:臣用药染之,故也。上曰:染之欲何如。曰:臣览镜见髭髯白,窃伤年且暮,尽忠于陛下之日短矣,因染之使元而报效之心不异畴昔耳。上大喜,人皆以王捷于奏对,推此一事,则馀可知矣,汉人赐名拔都者,惟王与太师张献武王及真定新军张万户耳。
《明外史·蔡子英传》:子英,元至正中进士,累官至行省参政。元亡,从扩廓走定西。明兵克定西,扩廓军败,子英亡入南山,太祖使人缯形求得之,子英为有司所迹。械过洛阳,见汤和,长揖不拜。和怒,爇火焚其须,不动。
《菽园杂记》:正统间,工部侍郎王某出入,太监王振之门,某貌美而无须,善伺候振颜色,振甚眷之,一日问某曰:王侍郎尔何无须。某对云:公无须,儿子岂敢有须。人传以为笑。
《枝山前闻》:正统间,有鸿胪王少卿者,善宣玉,音洪亮抑扬,殊耸观听而其读奏之际,必多吃误,其貌美髯而秃顶,朝士遂为诗以嘲之曰:传制声无敌,宣章字有讹,后边头发少,前面口须多。有使回问京师,新事或诵此诗,问为谁,其人遽曰:此王少卿也。
《偃曝谈馀》:弘治初,随州应山县女子生髭,长二寸许。见邸报郑阳一妇人,美色生须三缭约数十茎,长可有数寸,许人目之为须娘云然,宋有须妇人为女道士,而唐李光弼之母,军中指顾诸将不敢仰视,有须数十长五寸许,封韩国夫人,则古已有此矣。
《香案牍》:司马季主颜如少女,须三尺黑如墨。
《名公像记》:徐子仁公霖广面长耳,美须髯,体貌伟异,老而丰润,行步如飞,称曰髯仙。
谢野全公承举美须髯,行九,称曰:髯九。
《贤奕歙俗》:多贾有士人父壮时,贾秦陇间,去三十馀载矣,独影堂画像,存焉一日父归,其子疑之,潜以画像,比拟无一肖,拒曰:吾父像肥晰今瘠黧,像寡须今髯多鬓,皤乃至冠裳履綦一何殊也,母出亦曰:嘻果远矣。已而父与其母亟话畴昔,及当时画史姓名,绘像颠末乃惬然,呵曰:是吾夫也,子于是乎,礼其父焉。

须部杂录

《易经》:贲六二:贲其须。按《程传》:贲之道饰于物者,不能大变,其质也,因其质而加饰耳,故取,须义须随,颐而动者也,动止唯系于所附。按本义二附三而动,有贲须之象,占者宜从上之阳刚而动也。《大全》汉上朱氏曰:毛在颐。曰:须在口。曰:髭在颊。曰:髯三在上。有颐体二在颐下,须之象二三,刚柔相贲,贲其须也。夫文不虚生须生于颐,血盛则烦滋,血衰则减耗,须所以贲其颐也。
《诗经·齐风》:其人美且鬈。按注,鬈,须鬓好貌。
其人美且偲。按注,多须之貌。
《春秋·元命苞》:发精散为须髯。
《风俗通》:不举生鬓须,子说人十四五乃当生鬓须,今生而有妨害父母也。谨按《周书》:灵王生而有髭,王甚圣神,亦克修其职,诸侯服享二世,休和安在,其有害乎。
《说文》:须面上毛也。
髭口上须也。
《博物志》:胡粉、白石灰等以水和之,涂鬓须不白,涂讫著油单裹,令温暖,候欲燥,未燥间洗之汤,不得著晚,晚则多折用暖汤,洗讫泽涂之,欲染当热洗鬓须,有腻不著,药临染时,亦当拭须,燥温之。
《续博物志》:白须镊去消蜡点,孔中即生黑者。
《癸辛杂识》:医家之论人须眉发皆毛,类而所主,五藏各异,故老而须白,眉发不白者,藏气有所偏,故也。大率发属于心,气如火气,故上生,须属肾,气如水,气故下生,眉属肝,故侧生,男子肾气外行,上为须,下为势。故女子、宦人无势亦无须,而眉发无异,男子则知不属肾也,此沈存中所记如此,余老来每掀髯,则须或易脱,每疑为肾气衰乏使然,今益知此说为信。《太平清话》:岭南古无兔,工人剪须为笔,遂下令使一户输八须,不能置者,辄责其值,见岭表录,异斯亦可笑也。
《群碎录》:孔子无须,孔丛子子思告齐君:先君生无须眉,天下王侯不以此损,其敬今像多须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