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十三卷目录

 耳部汇考
  灵枢〈阴阳二十五人篇〉
  方言〈耳杂释〉
  释名〈释形体 释疾病〉
  析骨分经〈耳 颊〉
  本草纲目〈耳塞释名 耳垢气味 耳垢主治 附方〉
 耳部艺文一
  荀子耳赋        晋祖台之
  耳铭          齐萧子良
  耳箴          唐皮日休
 耳部艺文二〈诗〉
  耳聋           唐杜甫
 耳部纪事
 耳部杂录
 耳部外编
 鼻部汇考
  方言〈杂释〉
  释名〈释形体 释疾病〉
  酉阳杂俎〈鼻窍通于目〉
  空同子〈北人鼻隆〉
  析骨分经〈额 鼻〉
 鼻部艺文〈诗〉
  拥鼻           唐韩偓
 鼻部纪事
 鼻部杂录
 鼻部外编

人事典第十三卷

耳部汇考

《灵枢》《阴阳二十五人篇》

手少阳之上,血气盛则耳色美,血气皆少则耳焦恶色。

《方言》《耳杂释》

聋也,半聋梁益之间,谓之䏁,秦晋之间听而不聪,闻而不达,谓之䏁,生而聋,陈楚江淮之间,谓之耸,荆扬之间及山之东西双聋者,谓之耸,聋之甚者,秦晋之间谓之,吴楚之外郊凡无有耳者,亦谓之,其言者若秦晋中土谓堕耳者,明也。

《释名》《释形体》

耳,耏也,耳有一体属著两边,耏耏然。

《释疾病》

聋,笼也。如在朦胧之内,听不察也。

《析骨分经》《耳》

耳为肾窍巅至耳上角属足太阳膀胱经,耳后入耳中出上角属手少阳三焦经,耳后入耳中出目,前至目锐眦属足少阳胆经。

《颊》

耳下曲处为颊,属手阳明大肠经。

《本草纲目》《耳塞释名》

耳垢〈纲目〉脑膏〈日华〉泥丸脂
李时珍曰:修真指,南云:肾气从脾右畔,上入于耳化为耳,塞耳者肾之窍也,肾气通则无塞,塞则气不通,故谓之塞。

《耳垢气味》

咸苦温有毒。

《耳垢主治》

大明曰:颠狂鬼神及嗜酒,李时珍曰:蛇虫蜈蚣螫者,涂之良。

《附方》

蛇虫螫伤人,耳垢蚯蚓屎和涂出尽黄水立愈。〈寿域方〉破伤中风,用病人耳中膜并刮爪甲,上末唾调涂疮口,立效。〈儒门事亲方〉
抓疮伤水肿痛难忍者,以耳垢封之,一夕水尽出,而愈郑师甫云:余常病此,一丐传此方。
疔疽恶疮生人脑,即耳塞也,盐泥等分研匀以蒲公英汁,和作小饼封之,大有效。〈圣惠方〉
一切目疾耳塞晒乾,每以粟许夜,夜点之。〈圣惠方〉小儿夜啼惊热,用人耳塞,石莲心、人参各五分,乳香二分,灯花一字,丹砂一分为末,每薄荷汤下五分。〈普济方〉

耳部艺文一《荀子耳赋》晋·祖台之

夫恶劳而希逸,实万物之至诚,何斯耳之不辰,寄荀子而宅形,在瘠土而长勤,无须臾之闲宁,预清谈而闭塞,闻鄙秽而聪明,竭微听于明阁,采群下之风声。

《耳铭》齐·萧子良

惟耳司听,仁爱是闻,详察巧言,离辨异群,无迷邪谄,炫惑莫分。

《耳箴》唐·皮日休

听于无听,默默元性,闻于无闻,洋洋化源,勿恃己善,不服人仁,勿矜己艺,不敬人文,勿聆郑声,其乱乃神,勿信美谈,其殛乃身,听误多害,听妄多败,近贤则聪,近愚则瞆,尧居九重,听在民耳,故得大舜,授彼神器,勿听他富,荧惑乃志,勿闻他贵,隳坏乃义,慎正今非,慎明古是,舍是何适,古乐而已。

耳部艺文二〈诗〉《耳聋》唐·杜甫

生年鹖冠子,叹世鹿皮翁,眼复几时暗,耳从前月聋。猿鸣秋泪缺,雀噪晚愁空,黄落惊山树,呼儿问朔风。

耳部纪事

《路史》:颛顼祖曰:昌意生帝乾荒,擢首而谨耳。按注:谨,小也。相书耳门不容麦,寿过百。
《高士传》:尧让天下于许由,由于是遁耕于中岳、颍水之阳、箕山之下,终身无经天下色,尧又召为九州长,由不欲闻之,洗耳于颍水滨,时其友巢父牵犊欲饮之,见由洗耳,问其故,对曰:尧欲召我为九州长,恶闻其声,是故洗耳。巢父曰:子若处高岸深谷,人道不通谁能见子,子故浮游,欲闻求其名誉,污吾犊口。牵犊上流饮之。
《路史》:巢父友许繇樊竖,繇居沛泽,其道日光,尧朝焉而逭之,父适闻之洗耳于颍,竖方饮其牛,乃驱而还。《淮南子·修务训》:禹耳三漏,是谓大通,兴利除害,疏河决江。
《山海经》:聂耳之国在无肠国东,使两文虎,为人两手聂其耳。按注:言耳长形,则以手摄持之也。
《列仙传》:务光夏时人耳长七寸,阳都女耳细而长,众皆言:此天人也。
《说苑·杂言篇》:昔费仲恶来胶,革长鼻决耳。
《左传》:僖公二十七年,楚子将围宋,子玉治兵于蔿,终日而毕,鞭七人,贯三人耳。
《濑乡记》:老子耳有三门。
《周语》:景王二十三年,王将铸无射,而为之大林。单穆公曰:不可。钟不过以动声,若无射有林,耳不及也。夫钟声以为耳也,耳所不及,非钟声也。耳之察和也,在清浊之间;其察清浊也,不过一人之所胜。是故先王之制钟也,大不出钧,重不过石。今王作钟也,听之弗及,将焉用之。夫乐不过以听耳,听乐而震,患莫甚焉。《列子》:老聃之弟子有亢仓子者,得聃之道,能以耳视而目听。鲁侯闻之大惊,使上卿厚礼而致之。亢仓子应聘而至。鲁侯卑辞请问之。亢仓子曰:传之者妄。我能视听不用耳目,不能易耳目之用。鲁侯曰:此增异矣。
《左传》:昭公二十六年,师及齐师战于炊鼻,林雍羞为颜鸣右,下。〈羞为右故下车战。〉苑何忌取其耳。〈不欲杀雍,但截其耳,以辱之。〉颜鸣去之。
三十一年,公在乾侯。晋侯将以师纳公,召季孙,季孙意如从知伯如乾侯,荀跞以晋侯之命唁公,且曰:寡君使跞以君命讨于意如,意如不敢逃死,君其入也。公曰:君惠顾先君之好,施及亡人,将使归,粪除宗祧,以事君,则不能见夫人已,所能见夫人者,有如河,荀跞掩耳而走。曰:寡君其罪之恐,敢与知鲁国之难,臣请复于寡君。
《战国策》:苏子说李兑,兑曰:先生就舍,明日复来见兑也。苏子出。舍人谓兑曰:臣窃观君与苏公谈也,其辩过君,君能听乎。兑曰:不能。舍人曰:君即不能,愿君坚塞两耳,无听其谈。明日复见,终日谈而去。舍人出送苏君,苏子谓舍人曰:昨日我谈粗而君动,今日精而君不动,何也。舍人曰:先生之计大而规高,吾君不能用也。乃我请君坚塞两耳,无听谈者。
《列士传》:燕丹使田光往候,荆轲值其醉,唾其耳中,轲觉曰:此出口入耳之言,必大事也。即往见光。
《汉书·韩信传》:韩信使人言于汉王曰:齐反覆之国,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汉王大怒。张良、陈平蹑汉王足,因附耳语曰: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自王乎。《史记·吕后纪》:后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使居厕中,命曰人彘。
《汉书·龚遂传》:遂为昌邑郎中令,事王贺。贺动作多不正,遂面刺王过,王至掩耳起走,曰郎中令善愧人。《黄霸传》:霸为颍川太守。许丞老,病聋,督邮白欲逐之,霸曰:许丞廉吏,虽老,尚能拜起送迎,正颇重听,何伤。且善助之,毋失贤者。
《列仙传》:宁先生毛身广耳,阮丘耳长六七寸。
《后汉书·列女传》:刘长卿妻者,同郡桓鸾之女也。生一男五岁而长卿卒。儿年十五,晚又夭殁。妻虑不免,乃预刑其耳以自誓。
《杨政传》:范升尝为出妇所告,坐系狱,政乃肉袒,以箭贯耳,抱升子潜伏道傍,候车驾。哀泣辞请,诏即出升。《袁绍传》:韩馥让绍领冀州牧,往依张邈。绍遣使诣邈,有所计议,因共耳语。馥时在坐,谓见图谋,如厕自杀。《董卓传》:李傕、郭汜理兵相攻,汜谋迎天子幸其营。傕知其计,即以车三乘迎天子、皇后。帝于是遂幸傕营。汜引兵攻傕,矢及帝前,又贯傕耳。
《南蛮传》:交趾珠厓、儋耳二郡其渠帅贵长耳,皆穿而缒之,垂肩三寸。
《西南彝》:哀牢人皆穿鼻儋耳,其渠帅自谓王者,耳皆下肩三寸,庶人则至肩而已。
《魏志·荀攸传注·魏书》曰:攸年七八岁,父衢曾醉,误伤攸耳,而攸出入游戏,常避护不欲令衢见。衢后闻之,乃惊其夙智如此。
《蜀志·先主传》:先主不甚乐读书,喜狗马、音乐、美衣服。身长七尺五寸,垂手下膝,顾自见其耳。
《英雄记》:曹公擒吕布,布顾谓刘备曰:元德卿为座上客,我为降虏,绳缚何急,独不可一言耶。操曰:缚虎不得,不急乃命缓布缚。备曰:不可,公不见布事丁建阳董太师乎。操颔之,布目备曰:大耳儿最叵信。
《蜀志·秦宓传》:吴张温来聘,宓至温问曰:天有耳乎。宓曰:天处高而听卑,《诗》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若其无耳,何以听之。
《魏志·曹爽传注·皇甫谧列女传》曰:爽从弟文叔,妻谯郡夏侯文宁之女,名令女。文叔早死,服阕,自以年少无子,恐家必嫁己,乃断发以为信。其后,家果欲嫁之,令女闻,即复以刀截两耳,居止常依爽。
《晋书·孙楚传》:楚少时欲隐居,谓王济曰:当欲枕石漱流。误云漱石枕流。济曰:流非可枕,石非可漱。楚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厉其齿。
《前赵录》:刘聪左耳有一白毫,长二尺馀。幼而聪悟,究通经书百家之言,孙吴兵法靡不诵之。
《晋书·石勒载记》:勒初力耕。每闻鞞铎之音,归以告其母,母曰:作劳耳鸣,非不祥也。
《张轨传》:轨为凉州刺史,后患风,口不能言,使子茂摄州事。轨别驾曲晁欲专威福,遣使诣长安,告南阳王模,称轨废疾,请贾龛代之。治中杨澹驰诣长安,割耳盘上,诉轨之被诬,模乃表停之。
《陈训传》:王导多病,每自忧虑,以问训。训曰:公耳竖垂肩,必寿,亦大贵。
《殷仲堪传》:仲堪父尝患耳聪,闻床下蚁动,谓之牛斗。帝素闻之而不知其人。至是,从容问仲堪曰:患此者为谁。仲堪流涕而起曰:臣进退唯谷。帝有愧焉。《世说》:司空顾和与时贤共清言。张元之、顾敷是中外孙,年并七岁,在床边戏。于时闻语,神情如不相属。暝于灯下,二儿共叙客主之言,都不遗失。顾公越席而提其耳曰:不意衰宗复生此宝。
《蜀录》:李雄美容貌,相工相之曰:此君将贵,其相有四目如重云,鼻如飞,龙口如方,器耳如相望,法为大贵,位过三公不疑。
《长沙耆旧传》:太尉刘寿少遇相师曰:耳为天柱,今君耳有城郭,必典家邦。
《梁书·陶弘景传》:弘景神仪明秀,朗目疏眉,细形长耳。《陈伯之传》:伯之数为劫盗,尝授面觇人船,船人斫之,获其左耳。
《旧唐书·袁天纲传》:天纲工相术,马周问天纲,天纲曰:马侍御富贵不可言。近古已来,君臣道合,罕有如公者。公耳后骨不起,耳无根,只恐非寿者。周后位至中书令、兼吏部尚书,年四十八卒。
《定命录》:袁天纲见李峤睡无喘息,初大惊怪良久,侦候其出入息,乃在耳中,遂起贺其母,曰:郎君必大贵,寿是龟息也。
《旧唐书·李忠臣传》:忠臣加检校司空、平章事。建中初,尝因奏对,德宗谓之曰:卿耳甚大,真贵人也。忠臣对曰:臣闻驴耳甚大,龙耳甚小;臣耳虽大,乃驴耳也。上悦之。
《唐书·殷践猷传》:践猷族子成己,晋州长史。初,母颜叔父吏部郎中敬仲为酷吏所陷,率二妹割耳诉冤,敬仲得减死。及成己生,而左耳缺云。
《南唐书·王舆传》:舆少从军攻润州,为巨弩所射,中右耳,矢自左耳出,又中旁一人,犹立死,舆扶归营,卧百馀日复起,耳至老不瞆,亦无瘢疾。
《五代史·刘处让传》:处让少为张万进亲吏,万进入梁,为泰宁军节度使,以处让为牙将。万进叛梁附晋,梁遣刘鄩讨之。万进遣处让求救于晋,晋王方与梁相距,未能出兵,处让乃于军门截耳而诉曰:万进所以见围者,以附晋故也,奈何不顾其急。苟不出兵,愿请死。晋王壮之,曰:义士也。为之发兵。
《王峻传》:刘旻攻晋州,峻为行营都部署。至陕州,留不进。太祖遣翟守素驰,谕峻欲亲征。峻谓守素曰:兖州慕容彦超反迹已露,若陛下出汜水,则彦超入京师,陛下何以待之。守素驰还,具道峻言。是时,太祖已下诏西幸,闻峻语,遽自提其耳曰:几败吾事。乃止不行。《珍珠船》:寇莱公初生两耳,垂有肉鬟,数岁方合,自疑尝为异僧,好游佛舍。
《闻见后录》:仁皇帝庆历年,京师夏旱,谏官王公素乞亲行祷雨,帝曰:明日祷雨醴泉。观公曰:醴泉之近犹外朝也,岂惮暑不远出耶。帝每意动则耳赤,耳已尽赤,厉声曰:当西太乙宫。
《明道杂志》:欧阳文忠公应举,时尝游京师浴室院,有一僧熟视公,公因问之曰:吾师能相人乎。僧曰:然足下贵人也,然有二事,耳白于面,当名满于天下,须不掩齿,一生常遭人谤骂。
《东坡志林》:蕲州庞君安常善医而聩,与人语须书始。能晓东坡笑曰:吾与君皆异人也,吾以手为口,君以眼为耳,非异人乎。
徐积字仲车,古之独行也,耳聩甚,画地为字,乃始通语,终日面壁坐,不与人接,而四方事无不周知其详,虽新且密,无不先知。
《侯鲭录》东坡云:王晋卿尝暴得耳疾,意不能堪,求方于仆。仆答之曰:君是将种断头穴,胸当无所惜,两耳堪作底用,割舍不得,限三日疾去,不去割取我耳。晋卿洒然而悟,三日病良已,以诗示仆云:老婆心急频相劝,性难只得三日限,我耳已较君不割,且喜两家皆平善,今定国所藏,排耳图得之,晋卿聊识此耳。《石林燕语》:晁文元公初学道于刘海蟾,得炼气服形之法,后学释氏,尝以二教相参,终身力行之,晚年耳中闻声,自言如乐,中簧始隐隐如雷,渐浩浩如潮,或如行轩百子铃,或如风蝉曳绪。
《渑水燕谈录》:晁文元公迥,少闻方士之术,凡人耳有灵响,目有神光,其后听于静中若铃声,远闻耆年之后,愈觉清彻,公名之曰:三妙音,一曰幽泉漱玉,二曰清声摇空,三曰秋蝉曳绪,尝闻其裔孙端礼云。《墨客挥犀》:杨某尚书以耳聋致政居鄠县别业,同里有高氏者赀颇厚,有二子,小字大马,小马者业明经。屡上谒杨以里闬之故,虽庸下常待以温颜一日里中社,小马携酒一榼,就杨公曰:此社酒善治聋,愿得侍杯杓之馀,沥杨瞑目良久,呼小仆取笺书,绝句与之曰:数十年来聋耳聩,可将社酒便能医,一心更愿清盲了,免见高家小马儿。
《老学庵笔记》:赵相挺之使虏方,盛寒在殿,上虏主忽顾挺之耳,愕然急呼,小胡指示之,盖阉也。俄持一小玉合子至合中,有药色正黄涂挺之两耳,周匝而去,其热如火,既出殿门,主客者揖贺曰:大使耳若用药迟,且拆裂缺落,甚则全耳皆堕而无血。扣其玉合中药为何物,乃不肯言。
《墨客挥犀》:彭渊材初见范文正公画像,惊喜再拜,乃引镜自照,又捋其须曰:大略似之矣,但只无耳毫数茎,耳年大当,十相俱足也。又至庐山太平观,见狄梁公像,眉目入鬓,又前再拜,熟视久之,呼刀镊者使剃其眉尾,令作戟枝入鬓之状,家人辈望见惊笑,渊材怒曰:何笑,吾前见范文正公恨无耳毫,今见狄梁公不敢不剃眉,何笑之乎,耳毫未至天也,剃眉人也,君子修人事以应天,奈何儿女,子以为笑。
《悦生随抄》:牛思进有膂力,常以强弩弓,挂于耳,以手极前张之令满军中,咸异之。
《泳化类编》:明主事薛机河东人,言其乡人,有患耳鸣者,时或作痒,以物探之,出虫蜕,轻白如鹅翎,管中膜一日与侣并耕,忽雷雨交作,语其侣曰:今日耳鸣特甚,何也。未几雷雨一震,二人皆踣于地,其一复苏,一脑裂而死,即耳鸣者乃知龙蛰其耳,至是化去也。《名公像记》:余司成公孟麟,耳高于眉,下微锐。

耳部杂录

《易经·噬嗑》象:何校灭耳,聪不明也。按本义,灭耳盖罪其听之不聪也,若能审听而早图之,则无此凶矣。《说卦》:九坎为耳。按正义坎北方之卦主听,故为耳。按《大全丘氏》曰:耳轮内陷,阳在内而聪。朱氏曰:坎为耳阳陷乎,阴也,轮偶者阴也,窍奇者坎中之阳也,精脱肾,水竭则槁。
《说卦》:十一坎其于人也,为耳痛。按正义坎,为劳卦也。又北方主听,听劳则耳病也。《大全郑氏》曰:素问水在志为恐,恐则伤肾,故为耳痛。
《书经·洪范》:二,五事,四曰听,听曰聪,聪作谋。
《诗经·小雅·小弁章》:君子无易由言,耳属于垣。
《大雅·抑十章》:匪面命之,言提其耳。按《大全华谷严氏》曰:曲礼云负剑,辟咡诏之。注云:倾头与语。又曰:口耳之间曰咡。提耳长者,教诲之常。
《左传》: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耳不听五声之和为聋。《周礼·秋官》:小司寇之职,以五声听狱讼,求民情,四曰:耳听。按注郑锷曰:心有不直,则耳所听者,必疑而不直。
《道德经·检欲篇》:五音令人耳聋。按注,好听五音则和,气去心不能听,无声之声。
《列子·仲尼篇》:耳将聋者,先闻蚋飞。
《鹖冠子》:夫耳主听,两豆塞之则上不闻雷霆。
《荀子·劝学篇》:耳不两听而聪。
《韩子·和氏篇》:人主者,非耳若师旷乃为聪也,不因其势,而待耳以为聪,所闻者寡矣,非不欺之道也。《吕氏春秋·贵生篇》:耳闻所恶,不若无闻;目见所恶,不若无见。故雷则掩耳,电则掩目。
《尊师篇》:天生人,而使其耳可以闻,不学,其闻不若聋;使其目可以见,不学,其见不若盲。故凡学,非能益也,达天性也。
《淮南子·说山训》:范氏之败,有窃其钟负而走者,鎗然有声,惧人闻之,遽掩其耳,憎人闻之,可也;自掩其耳,悖矣。
《汉书·杨恽传》:恽报孙会宗书曰:家本秦也,能为秦声。妇,赵女也,雅善鼓瑟。奴婢歌者数人,酒后耳热,仰天拊缶而呼乌乌。
《春秋·元命苞》:耳者心之候。
《大戴礼记》:黈纩塞耳,所以掩聪。
《抱朴子》:耳能闻雷霆,而不识蚁虱之音。
晋王羲之与人帖,有云:天鼠膏治耳聋有验,不有验者乃是要药。
《樊氏相法》:人耳囷长寸三分,寿百二十岁,一寸寿百岁,如豆生即死,耳门前有仙人杖,四理一百岁,三理八十二,理六十。
《相书》:耳门小富而吝。《续博物志》:耳者体之牖听,众则牖闭。
《释常谈》:聋谓之黈纩,天子以绵壅其耳,不听人过。《珍珠船》:耳中忽闻金声玉响,是真气来入道,欲就也。俗言:社日酒治聋。故李昉赠李涛云:社翁。今日没心情为乏治聋,酒一瓶,社翁,李涛小字也。

耳部外编

《魏略》:高辛氏有老妇居王室得耳疾,挑之乃得物,大如茧,妇人盛瓠中,覆之以槃,俄顷化为犬,其文五色,因名槃瓠。
《拾遗记》:燕昭王时沐,胥国来朝,有道术人名尸罗,左耳出青龙,右耳出白虎。始出才一二寸,稍至八九尺。俄而风至云起,即以一手挥之,龙虎皆入耳中。《元怪录》:隋大业元年,兖州佐史董慎,性公直,明法理。尝因授衣归家,出州门,逢一黄衣使者曰:太山君呼君为录事。因出怀中牒示慎。慎谓使者曰:使君呼我,岂有不行,然不识府君名谓何。使者曰:录事毋言,到任即知矣。经过远近,忽闻大唱曰:范慎追董慎到。府君邀登阶,命左右取榻令坐,曰:藉君公正,故有是请。今有闽州司马令狐实等六人,寘无间狱。承天曹符,以实是太元夫人三等亲,准令递减三等。昨罪人程翥一百二十人,引例喧讼,不可止遏。已具名申天曹。天曹以为罚疑惟轻,亦令量减二等。余恐后人引例多矣,君谓宜何如。慎曰:天地刑罚,岂宜恩贷奸慝。然慎一胥吏耳,素无文字,虽知不可,终语无条贯。当州府秀才张审通,辞采隽拔,足得备君管记。府君令帖召之。俄顷至,审通曰:此易耳。判曰:天本无私,法当画一,苟从恩贷,是资奸行。即有黄衫人持状而往。少顷,复持天符曰:所申文状,多起异端。奉主之宜,但合遵守。岂可使太元功德,不能庇三等之亲。仍敢愆违,须有惩罚。府君可罚不衣紫六十甲子,馀依前处分府。君大怒审通曰:君为判辞,使我受谴。即命左右取方寸肉塞其一耳,审通诉曰:乞更为判申,不允,即甘当再罚。府君曰:君为我去罪,即更与君一耳。审通又判曰:天大地大,本乃无亲;若使有亲,何由得一。苟欲因情变法,实将生伪丧真。令狐实等并请依正法。黄衣人又持往,须臾又有天符来曰:再审所申,甚为允当。府君可加六天副正使,令狐实、程翥等并正法处置。府君即谓审通曰:非君不可正此狱。因命左右割下耳中肉,令一小儿擘之为耳,安于审通额上,曰:塞君一耳,与君三耳,何如。即送归家。审通数日额觉痒,遂踊出一耳,通前三耳,而踊出者尤聪。时人笑曰:天有九头鸟,地有三耳秀才。亦呼为鸡冠秀才。
《幽怪录》:薛君忽见二青衣驾赤犊出耳,中乃别有天地,花木繁茂,云兜元国。
《灵应录》:台州有民姓王常祭厕神,一日至其所,见著黄女子,民问何许人。答云:非人,厕神也,感君敬我,今来相报。乃曰:君闻蝼蚁言否。民谢之,非惟鄙人自古不闻此说,遂怀中取小合子,以指点少膏如口脂,涂民右耳,下戒之曰:或见蚁子侧耳聆之,必有所得。良久而灭,民明日一见柱础下群蚁,纷纭忆其言,乃听之果闻相语云:移穴去暖处。傍有问之何故。云:其下有宝甚寒,住不安。民伺蚁出讫寻之,获白金十铤,即此后不更闻矣。
《见闻录》:无锡有谈愉号十洲一日偶探耳,耳中忽得银一小块,重一分四釐,是年肉价称是买斤肉,食之,余闻大奇之,后观《祝枝山志》怪录则耳中得物,更有奇于此者,往年葑门一媪年逾五十,令人剔其耳,耳中得少绢帛屑,以为偶遗落其中,已而每治耳,必得少物丝花、谷粟、稻穗之属,为品甚多,始大骇怪而无如之何,久亦任之不甚惊已,且每收贮之,至年七十有八而卒,算其所,得耳物几一斛焉,又云:祖母王孺人为允明言。永乐中吴城有一老父偶治耳,于其中得五谷、金银、衣服、器皿等诸物,凡得一箕后,更治之,无所得,视其中已洁净,唯其正中有一小木校椅,制度精妙,椅上坐一人长数分,亦甚有精气,其后亦无别异。

鼻部汇考

《方言》

《杂释》

鼻,始也,兽之初生谓之鼻,人之初生谓之首梁,益间谓鼻为初,或谓之祖,祖居也。
鼻祖皆始之别名也,传复训以为居,所谓代语者也。

《释名》《释形体》

鼻,嘒也,出气嘒嘒也。

《释疾病》

鼻塞曰鼽鼽久也,涕久不通,遂至窒塞也。

《酉阳杂俎》《鼻窍通于目》

东方之人鼻大,窍通于目,筋力属焉。

《空同子》《北人鼻隆》

北之土厚,故其人鼻隆,鼻隆故北人不相鼻。

《析骨分经》《额》

额鼻,茎也,属足阳明胃经。

《鼻》

鼻为肺窍,鼻孔属手阳明大肠经。

鼻部艺文〈诗〉《拥鼻》唐·韩偓

拥鼻悲吟一向愁,寒更转尽未回头。绿屏无睡秋分簟,红叶伤心月半楼。却要因循添逸兴,若为趋竞怆离忧。殷勤凭仗官渠水,为到西溪动钓舟。

鼻部纪事

《列子·黄帝篇》:庖牺氏、女娲氏、神农氏、夏后氏,牛首虎鼻;此有非人之状,而有大圣之德。
《路史》:太昊伏戏氏山准。
帝禹夏后氏,虎鼻。
《山海经》:一臂国人一鼻孔。
《史记·周本纪注》:雒书灵听云:苍帝姬昌,日角鸟鼻。《公羊传》:邾娄人执鄫子用之社,盖叩其鼻以血社也。《神仙传》:老子鼻纯骨双柱。
《列士传》:干将子赤鼻。
《战国策》:魏王遗楚王美女,楚王悦之,夫人郑袖谓新人曰:王爱子美矣。虽然恶子之鼻。子为见王,则必掩子鼻。新人见王,因掩其鼻。王谓郑袖曰:新人见寡人,则掩其鼻,何也。郑袖曰:其似恶闻王之臭也。王曰:悍哉。令劓之,无使逆命。
《庄子·徐无鬼篇》:郢人垩漫其鼻端若蝇翼,使匠石斲之。匠石运斤成风,听而斲之,尽垩而鼻不伤,郢人立不失容。
《战国策》:苏子南使于齐,谓齐王曰:臣闻当世之主,必诛暴正乱。今宋王射天笞地,铸诸侯之象,使侍屏偃,展其臂,弹其鼻,此天下无道,而王不伐,王名终不成。《论衡·骨相篇》:苏秦骨鼻为六国相。
《史记·蔡泽传》:泽从唐举相,唐举熟视而笑曰:先生曷鼻,巨肩,魋颜,蹙齃。吾闻圣人不相,殆先生乎。按注索隐曰:曷鼻谓鼻如蝎虫也。蹙齃谓鼻蹙眉。
《秦始皇本纪》:秦王为人,蜂准,长目。
《高祖本纪》: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
《汉书·陈汤传》:建昭三年,汤与甘延寿出西域。单于闻汉兵至,欲去。复还,曰:不如坚守。汉兵远来,不能久攻。单于乃被甲在楼上,诸阏氏夫人数十皆以弓射外人。外人射中单于鼻。
《三辅故事》:卫太子岳鼻,太子来省疾至甘泉宫,江充告太子勿入,陛下有诏恶太子岳鼻,尚以纸蔽其鼻,充语武帝曰:太子不欲闻陛下脓臭,故蔽鼻。武帝怒太子,太子走还。
《列女传》:梁高行者,梁之寡妇。荣于色,敏于行。早寡不嫁。梁贵人争欲娶之,不能得。梁王闻,使聘焉。乃援镜操刀以割鼻曰:妾所以不死者,不忍幼嗣之重孤也。刑馀之人,殆可释矣。王高其节,敬其行,号曰梁高行。沛国孙去病,妻同郡戴元世女,夫死母欲嫁之,操刀割鼻,刀钝不入,趍于石上砺之鼻,然后断郡表其闾。《魏志·太祖纪》:袁绍进临官渡,遣车运谷,使淳于琼等将兵送之,公大破琼等,皆斩之。注《曹瞒传》:袁氏辎重有万馀乘,在故市、乌巢,屯军无严备。公乃选精锐步骑,从间道出,放火尽燔其粮谷,斩督将眭元进等,割得将军淳于仲简鼻,未死,杀士卒千馀人,皆取鼻,以示绍军。将士皆怛惧。时有夜得仲简,将以诣麾下,公谓曰:何为如是。仲简曰:胜负自天,何用为问乎。公意欲不杀。许攸曰:明旦鉴于镜,此益不忘人。乃杀之。《管辂传》:辂举秀才,吏部尚书何晏请之。谓辂曰:连梦见青蝇数十头,来在鼻上,驱之不肯去,有何意故。辂曰:鼻者艮,此天中之山,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今青蝇臭恶,而集之焉。位峻者颠,轻豪者亡,不可不思害盈之数,盛衰之期。注:臣松之案:相书谓鼻之所在为天中。鼻有山象,故曰天中之山也。
《曹爽传注·皇甫谧列女传》曰:爽从弟文叔,妻谯郡夏侯文宁之女,名令女。文叔早死,居止常依爽。及爽被诛。文宁怜其少,使人讽之,女叹且泣曰:吾亦惟之,许之是也。家以为信。女于是窃入寝室,以刀断鼻,蒙被而卧。其母呼与语,不应,发被视之,血流满床席。举家惊惶,奔往视之,莫不酸鼻。
《晋书·郭舒传》:舒字稚行。王澄闻其名,引为别驾。澄终日酣饮。宗廞尝因酒忤澄,澄怒,叱左右棒廞。舒厉色谓左右曰:使君过醉,汝辈何敢妄动。澄恚曰:别驾狂邪,诳言我醉。因遣搯其鼻,舒跪而受之,廞遂得免。《世说》:王敦初尚主,如厕,漆箱盛乾枣,以塞鼻。
《后赵录》:王谟字思贤,鼻齆言不清畅,尪短无威仪,将拜曲阳令,石勒疑之,问长史张宾,宾曰:请试可否。勒从之,谟政教严明,百城尤最出,为都部从事守宰,去官者十五人。
《晋书·石季龙载记》:石闵率赵人诛诸胡羯,死者二十馀万。尸屯聚四方者,所在承闵书诛之,于时高鼻多须至有滥死者。
《谢安传》:安被召,历年不至,禁锢终身,遂栖迟东土。安妻,刘惔妹也,既见家门富贵,而安独静退,乃谓曰:丈夫不如此也。安掩鼻曰:恐不免耳。安本能为洛下书生咏,有鼻疾,故其音浊,名流爱其咏而弗能及,或手掩鼻以敩之。《世说》:康僧渊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调之,僧渊曰:鼻者,面之山;目者,面之渊。山不高则不灵,渊不深则不清。《蜀录》:李雄长八尺三寸,美容貌。相工相之曰:此君将贵其相,有四目如重云,鼻如飞龙,口如方器,耳如相望,法为大贵,位过三公不疑。
《王湛别传》:王处仲身长八尺,龙颊大鼻。
《长沙耆旧传》太尉刘寿少遇相师曰:凡鼻为气户,君鼻大贵之象。
《谈薮》:宋废帝尝入武帝庙,指其画像曰:渠大齇鼻,如何不齇。即令画工齇其鼻。
《魏书·王慧龙传》:慧龙,尚书仆射,愉之孙也。刘裕得志,愉合家见诛,慧龙归国。初,崔浩弟恬闻慧龙王氏子,以女妻之。浩既婚姻,及见慧龙,曰:信王家儿也。王氏世齇鼻,江东谓之齇王。慧龙鼻大,浩曰:真贵种矣。数向诸公称其美。
《隋书·元弘嗣传》:弘嗣转幽州总管长史。于时燕荣为总管,肆虐于弘嗣。及荣诛死,弘嗣为政,酷又甚之。每推鞫囚徒,多以酢灌鼻。
《旧唐书·薛举传》:举每破阵,所获士卒皆杀之,杀人多断舌、割鼻。
《袁天纲外传》:天纲精于相术,子客师传,其父业所言亦验,尝与一书生同过江,登舟讫遍视舟中人,颜色谓同侣曰:不可渡也。遂相引登岸,私语曰:吾视舟中数十人皆鼻下黑气,大厄不久,岂可从之。忽见一丈夫神色高朗,跛一足登舟,客师乃谓侣曰:可以行矣。贵人在内,吾辈无忧,丈夫乃娄师德也。
《云仙杂记》:贺知章忽鼻出黄胶数盆,医者谓饮酒之过。
元载性不饮群寮百种,强之辞,以鼻闻酒气已醉。其中一人谓:可用术治之。即取针挑元载鼻尖,出一青虫,如小蛇。曰:此酒魔也。闻酒即畏之,去此何患,元载是日已饮一斗,五日倍是。
《唐书·吴少阳传》:少阳死元济者,其长子也,山首燕颔,垂颐,鼻长六寸。
《王廷凑传》:廷凑尝使至河阳,醉寝于路,有过其所者视之曰:非常人也。从者以告廷凑,驰及之,问其故,曰:吾见君鼻之息,左若龙,右若虎,子孙当王百年。家有大树,覆及堂,公兴矣,及害弘正,而树适庇寝。自廷凑讫镕,凡百年。
《酉阳杂俎》:陆绍郎中言,尝记一人浸蛇酒,前后杀蛇数十头。一日,自临瓮窥酒,有物跳出,齧其鼻将落。视之,乃蛇头骨。因疮毁,其鼻如劓焉。
《五代史·王处直传》:处直为义武军节度使。其养子名曰都,甚爱之,都执处直,囚之西宅,自为留后。明年正月朔旦,都拜处直于西宅,处直奋起揕其胸而呼曰:逆贼。吾何负尔。然左右无兵,遂欲齧其鼻,都掣袖而走,处直遂见杀。
《闻见前录》:太祖微时入洛,枕长寿寺大佛殿西南角柱础昼寝,有藏经苑,主僧见赤蛇出入帝鼻中,异之帝寤僧问所向,帝曰:欲见柴太尉于澶州,无以为资。僧以钱币为献帝,遂行。
《马自然传》:马湘字自然,常与道士天下遍游。时复以拳入鼻,及出拳,鼻如故。
《桯史》:裕陵年十三居于濮邸,一日正昼憩便寝,英祖忽顾问何在,左右褰帐,方见偃卧有紫气,自鼻中出,盘旋如香,篆大骇亟以闻,英祖笑曰:勿视也。
《中山诗话》:陈文惠公喜堆墨书,游长安佛寺,题名,从者误侧砚污鞋,公性急,遂窒笔于其鼻,客笑失声。《后山谈丛》:世以癞疾鼻陷为死證刘贡父晚有此疾,又尝坐和苏子瞻诗罚金,元祐中同为从官贡,父曰:前于曹州,有盗夜入人家室,无物但有书数卷耳,盗忌空还,取一卷而去,乃举子所著五七言也。就库家质之,主人喜事好其诗,不舍手,明日盗败,吏取其书,主人赂吏而私录之,吏督之,急且问其故曰:吾爱其语,将和之也。吏曰:贼诗不当和他。子瞻亦曰:少壮读书,颇知故事,孔子尝出,颜仲二子,行而过市而卒遇其师,子路趫捷跃而升木,颜渊懦缓,顾无所之就,市中刑人,所经幢避之所,谓石幢子者既去,市人以贤者所至,不可复以故名,遂共谓避孔塔,坐者绝倒。溪蛮丛笑犵狫,饮不以口而以鼻,名曰:鼻饮。
《从容录》:南蛮有穿鼻,种以金环径尺,贯其鼻君,长以丝系环,人牵乃行其次,以二花头金钉贯鼻下出。《拾异志》:徐郎中筠少梦神人携竹篮,其中皆人鼻视徐曰:形相不薄,但鼻曲而小,吾与汝易之,劓去徐鼻,择一鼻安之,神笑曰:好一正郎鼻也。徐鼻素不正,自尔端直,后历官正郎。
《元史·王伯胜传》:伯胜兄伯顺,给事内廷,为世祖所亲幸,因以伯胜入见,命使宿卫。时伯胜年十一,广颡巨鼻,状貌屹然,帝顾谓伯顺曰:此儿当胜卿,可名伯胜。《贤奕》:莫尚书少虚,因官西蜀,谒南堂静师咨决心要堂,使其向好处提撕,适如厕。俄闻秽气,以手掩鼻,遂有省即呈以偈曰:从来姿韵爱风流。几笑,时人向外求万别千,差无觅处,得来元在鼻尖头。

鼻部杂录

《诗经·邶风·终风篇》:寤言不寐,愿言则嚏。按注:嚏,鼽嚏也,人气感伤闭郁,又为风雾所袭也。
《礼记·月令》:秋行夏令,则人多鼽嚏。
《内则》:在父母舅姑之所,不敢哕噫嚏咳。
《列子·仲尼篇》:鼻将窒者,先觉焦朽。
《论衡》:鼻不知臭为齆,人不知是非为闭。
《说文》:洟,鼻液也。
《养生经》:鼻者心之门。
《崔寔政论》:秦割国之君劓,杀其民,于是赭衣塞路,有鼻者丑,故百姓鸟惊兽骇,不知所归命。
《抱朴子·酒诫篇》:鼻之所喜,不可任也,惑鼻者必茝蕙芬馥也。
《博物志》:西方少阴,日月所入其土窈冥,其人高鼻。《真诰》:鼻中隔之际,名曰:山源。山源者一名鬼井,一名神池,一名邪根,一名魂台也。
《酉阳杂俎》:身神及诸神名异者,脑神曰:觉元。发神曰:元华。目神曰:虚监。鼻神曰:冲龙。舌神曰:始梁。
《笔录》:范鲁公质尝谓同列曰:人能鼻吸三斗醇醋,即可为宰相矣。
《医闾漫记》:谢元吉言人看圣贤之书,当如看相书,然乃有益人观相书如言,鼻高隆耶,低折耶,高隆则喜,不然则忧矣。

鼻部外编

《酉阳杂俎》:永贞年,东市百姓王布知书,藏镪千万,商旅多宾之。有女年十四五,艳丽聪悟。鼻两孔各垂息肉,如皂荚子,其根如麻线,长寸许,触之痛入心髓。其父破钱数百万治之,不瘥。忽一日,有梵僧乞食,因问布:知君女有异疾,可一见,吾能止之。布被问大喜。即见其女,僧乃取药色正白,吹其鼻中。少顷摘去之,出少黄水,都无所苦。布赏之白金,梵僧曰:吾修道之人,不受厚施,唯乞此息肉。遂珍重而去,行疾如飞。布亦意其贤圣也。计僧去五六坊,复有一少年,美如冠玉,骑白马,遂扣门曰:适有胡僧到无。布遽延入,具述胡僧事。其人吁嗟不悦曰:马小踠促,竟后此僧。布惊异,诘其故。曰:上帝失乐神二人,近知藏于君女鼻中。我天人也,奉帝命来取,不意此僧先取之,吾当获谴矣。布方作礼,举首而失。
新罗国有第一贵族金哥,其远祖名旁㐌,有弟一人,甚愚,入山遇群鬼,执之。谓曰:尔欲为我筑糠三版乎。尔欲鼻长一丈乎。请筑糠三版,三日,饥困不成,求哀于鬼。乃拔其鼻,鼻如象而归。国人怪而聚观之,惭恚而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