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面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十一卷目录

 面部汇考
  素问〈上古天真论 六节藏象论 针解篇〉
  灵枢〈邪气藏府病形篇 阴阳二十五人篇〉
  释名〈释形体〉
  博雅〈释亲〉
  酉阳杂俎〈面〉
  析骨分经〈面 颧 腮 颔 颐〉
  證治准绳〈面部所属〉
 面部艺文〈诗〉
  赋得欲晓看妆面      唐吴融
 面部纪事
 面部杂录
 面部外编
 眉部汇考
  灵枢〈阴阳二十五人篇〉
  释名〈释形体〉
  艺圃折中〈眉〉
  析骨分经〈眉〉
 眉部艺文〈诗词〉
  思妇眉         唐白居易
  柳眉        平康妓赵鸾鸾
  画眉曲〈七首〉      金蔡圭
  眉〈以上诗〉       元好问
  诉衷情〈画眉〉     宋黄庭坚
  前调〈画眉〉       欧阳修
  沁园春〈美人眉以上词〉  邵清溪
 眉部纪事
 眉部杂录

人事典第十一卷

面部汇考

《素问》《上古天真论》

女子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
阳明之脉荣于面,故其衰也,面焦。

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
三阳之脉尽上于头,三阳脉衰,故面皆焦。

丈夫六八,阳气衰竭于上,面焦。
平脉篇曰:寸口脉迟而缓,缓则阳气长,其色鲜其颜光,阳气衰,故颜色焦。

《六节藏象论》

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其华在面。
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气血皆上于面,心主血脉,故其华在面也。

《针解篇》

人齿面目应星。
人面有七窍,以应七星。

《灵枢》《邪气藏府病形篇》

黄帝问于岐伯,曰:首面与身,形也,属骨连筋同血合于气耳,天寒则裂地凌冰,其卒寒,或手足懈惰然,而其面不衣,何也。岐伯答曰: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血气皆上于面,而走空窍,其气之津液,皆上薰于面,而皮又厚,其肉坚,故天热甚寒,不能胜之也。

《阴阳二十五人篇》

木形之人比于上角,似于苍帝,其人苍色长面。
面长者,木之体长也。

火形之人比于上徵,似于赤帝,其为人赤色、锐面、小头。
面锐头小者,火之炎上者,锐且小也。

土形之人比于上宫,似于上古黄帝,其为人黄色、圆面。
面圆者,土之体圆也。

金形之人比于上商,似于白帝其人,方面白色。
面方者金之体方也,色白者,金之色白也。

水形之人比于上羽,似于黑帝,其为人黑色、面不平。
面不平者,水面有波也。

足太阳之上,血多气少则面多小理,血少气多则面多肉,血气和则美色。
面多小理者,多细小之文理,盖气少而不能充润皮肤也,血少气多则面多肉,气之所以肥腠理也。血气和者,谓经脉皮肤之血气和调,则颜色鲜美也。

手太阳之上,血气盛则面多肉以平,血气皆少则面瘦恶色。

《释名》《释形体》

面漫也。

《博雅》《释亲》

〈权〉〈求〉〈乌葛〉〈音拙〉也。

《酉阳杂俎》《面》

西方之人,面大窍通于鼻,北方之人窍通于阴短颈,中央之人窍通于口。

《析骨分经》《面》

面、目、鼻并属足阳明胃经,面颊至目,锐眦属手太阳,小肠经面颊至下缝,中属足阳明胃经。

《颧》

颧骨在鼻两傍,属手太阳小肠经。

《腮》

颧下为腮,属足阳明胃经。

《颔》

腮下为颔,属足阳明胃经。

《颐》

颔下为颐,属足阳明胃经。

《證治准绳》《面部所属》

面统属诸阳。
灵枢曰:诸阳之会,皆在于面。

又统属足阳明胃经。
《素问》曰: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六八衰竭,面焦发鬓颁白。《灵枢》曰:邪中于面,则下阳明中藏,曰胃热则面赤如醉人。《素问》又曰:已食如饥者,胃疸面肿,曰风,注胃阳明之脉,行于面故耳。

又属足太阳膀胱经。
《灵枢》曰:足太阳之上,血多气少则面多小理,血少气多则面多肉肥而不泽,血气和则美色俱有,馀则肥泽俱,不足则瘦而无泽。

又统属手少阴心经。
《素问》曰: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其华在面。又曰:心之合脉也,其荣色也。

又以五色候五藏,故面青属肝。
《素问》曰:生于肝,如以缟裹绀故青,欲如苍璧之泽,不欲如蓝,注缟缯之精白者,绀深青阳赤色。又曰:青如翠羽者,生如草兹者死,注:兹滋也。如草初生之色也。

赤属心。
《素问》曰:生于心,如以缟裹朱故赤,欲如白裹朱,不欲如赭,注赭赤土也。又曰:赤如鸡冠者,生如衃血者死。注:衃血凝血也。

黄属脾。
《素问》曰:生于脾,如以缟裹括蒌实故黄,欲如罗裹雄黄,不欲如黄土。又曰:黄如蟹腹者生,如枳实者死。

白属肺。
《素问》曰:生于肺,如以缟裹红故白,欲如鹅羽,不欲如盐。又曰:白如豖膏者生,如枯骨者死。

黑属肾。
《素问》曰:生于肾,如以缟裹紫故黑,欲如重漆色,不欲如地苍。又曰:黑如乌羽者生,如炱者死。注:炱煤也。又曰:五藏六腑固尽有部,视其五色,黄赤为热,白为寒,青黑为痛。

面部艺文〈诗〉《赋得欲晓看妆面》唐·吴融

胧胧欲曙色,隐隐辨残妆。月始云中出,花犹雾里藏。眉边全失翠,额畔半留黄。转入金屏影,隈侵角枕光。有蝉隳鬓样,无燕著钗行。十二峰前梦,如何不断肠。

面部纪事

《左传》:晋程郑卒,子产始知然明,问为政焉。对曰:视民如子,见不仁者诛之,如鹰鹯之逐鸟雀也。子产喜曰:他日吾见蔑之面而已,今吾见其心矣。
《荀子·非相篇》:卫有公孙吕,身长七尺,面长三尺。《庄子·盗蹠篇》:孔子往见盗蹠曰:今将军身长八尺二寸,面目有光,唇如激丹,齿如齐贝,音中黄钟,而名曰盗蹠,丘窃为将军耻不取焉。
《淮南子·修务训》:吴与楚战,申包胥求救于秦庭,昼吟宵哭,面若死灰,颜色黴墨。
《汉书·贾谊传》:豫让事中行之君,智伯伐而灭之,移事智伯。及赵灭智伯,豫让衅面吞炭,必报襄子。按注:郑氏曰:衅,漆面以易貌也。师古曰:衅,熏也,以毒药熏之。《左传》:哀公十六年,楚白公胜,作乱,杀子西、子期,于朝,子西以袂掩面而死,叶公在蔡,方城之外胄,而进遇人曰:君胡胄,国人望君,如望岁焉。若见君面,是得艾也。而掩面以绝民望,不亦甚乎,乃免胄而进。
《春秋后语》:秦急攻赵,赵求救于齐,齐王曰:必以长安君为质,兵乃出,长安君太后小子也,太后爱之不肯,遣大臣强谏太后,怒谓左右曰:敢复言长安君为质者,老妇必唾其面。
《战国策》:聂政刺杀韩傀。因自皮面抉眼,屠肠,遂以死。燕丹子田光云:窃观太子客无可用者,夏扶且血勇之人,怒而面赤,宋意脉勇之人,怒而面青,秦武阳骨勇之人怒而面白光,所知荆轲者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
《汉书·李夫人传》:夫人病笃,上自临候之,蒙被谢曰:妾形貌毁坏,不可以见帝。遂转乡歔欷而不复言。《朱博传》:博,守左冯翊。长陵大姓尚方禁少时尝盗人妻,见斫,创著其颊。府功曹受赂,白除禁调守尉。博闻知,以他事召见,视其面,果有瘢。博辟左右问禁:是何等创也。禁自知情得,叩头服状。博笑曰:大丈夫固时有是。冯翊欲洒卿耻,抆拭用禁,能自效不。禁且喜且惧,对曰:必死。因亲信之以为耳目。
《张禹传》:禹为儿,数随家至市,喜观于卜相者前。久之,颇晓其别蓍布卦意。卜者爱之,又奇其面貌,谓禹父曰:是儿多知,可令学经。
《薛宣传》:哀帝初即位,博士申咸毁宣不供养行丧服,薄于骨肉,不宜复列封侯使在朝省。宣子况为右曹侍郎,数闻其语,赇客杨明,欲令创咸面目,使不居位。会司隶缺,况恐咸为之,遂令明遮斫咸宫门外,断鼻唇,身八创。事下有司,况徙敦煌,宣坐免为庶人。《王莽传》:孔休守新都,相谒见莽,莽缘恩意,进其玉具宝剑,欲以为好。休不肯受,莽因曰:诚见君面有瘢,美玉可以灭瘢,欲献其瑑耳。
《耿弇传》:弇弟国,国子秉拜征西将军,击匈奴破之,永元年卒。匈奴闻秉卒,举国号哭,或至𥟖面流血。《赵憙传》:憙为赤眉所围,迫急乃踰屋亡走,与所友善韩仲伯等数十人,携小弱越山阻径,出武关,仲伯以妇色美,虑有强暴者,而己受其害,欲弃之,于道憙责怒不听,因以泥涂仲伯妇面,载以鹿车,身自推之,每道逢贼,或欲逼略憙,辄言其病状,以此得免。《郅恽传》:恽为上东城门候,帝常出猎车驾夜还,恽拒关不开,帝令从者见面门间,恽曰:火明辽远,不受诏。《明帝本纪》:帝生而丰下。按注:丰下,盖面方也。
《后汉书·应奉传》:奉凡所经履,莫不暗记。读书五行并下,时人奇之。按注谢承书曰:奉年二十时,尝诣彭城相袁贺,贺时出行闭门,造车匠于内开扇出半面视奉,奉即委去。后数十年于路见车匠,识而呼之。《姜肱传》:肱与徐稚俱徵,不至。桓帝乃下彭城使画工图其形状。肱卧于幽闇,以被韬面,言感眩疾,不欲出风。工竟不得见之。
《吴志·孙策传注·吴历》曰:策既被创,医言可治,当好自将护,百日勿动。策引镜自照,谓左右曰:面如此,尚可复建功立事乎。推几大奋,创皆分裂,须臾卒。
《魏略》:徐庶先名福,本单家子,少好任侠击剑。中平末,尝为人报雠,白垩突面,被发而走。
《吴志·潘浚传注·江表传》曰:权克荆州,将吏悉皆归附,而浚独称疾不见。权遣人以床就家舆致之,浚伏面著床席不起,涕泣交横,哀咽不能自胜。权慰劳与语,使亲近以手巾拭其面,浚起下地拜谢。即以为治中,荆州诸军事一以咨之。
《诸葛恪传》:恪父瑾面长似驴,孙权大会郡臣,使人牵一驴入,长检其面,题曰诸葛子瑜。恪跪曰:乞请笔益两字。因听与笔,恪续其下曰之驴。举坐欢笑,乃以驴赐恪。
《世说》: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蜀志·周群传》:蜀郡张裕晓相术,每举镜视面,自知刑死,未尝不扑之于地。
《刘琰传》:琰妻胡氏入贺太后,太后令特留胡氏,经月乃出。胡氏有美色,琰疑其与后主有私,呼卒挝胡,至于以履搏面,而后弃遣。胡具以告言琰,琰坐下狱。有司议曰:卒非挝妻之人,面非受杖之地。琰竟弃市。《谯周法训》:昔有人使妻为母,作粥妻不肯,乃以刀劈伤妻面,此可为孝乎。
《会稽后贤记》:谢仙女者谢承孙,吴归命侯采仙女,充后宫仙女,乃炙面服醇醯以取黄瘦,竟得免。
《语林》:贾充问孙皓何以好剥人面皮,皓曰:憎其颜之厚。王武子与武帝围棋,孙皓在旁,王曰:孙归命何以好剥人面皮,皓曰:见无礼于其君者,则剥其面皮。乃举棋局,武子伸脚在局下。
《晋书·赵王伦传》:伦僭即帝位,孙秀已诛,惠帝自金墉入升殿,遣尚书袁敞持节赐伦死,饮以金屑苦酒。伦惭,以巾覆面,曰:孙秀误我。
《周顗传》:王敦素惮顗,每见顗辄面热,虽复冬月,扇面手不得休。
《王衍传》:衍尝因宴集,为族人所怒,举樏掷其面。衍初无言,引王导共载而去。然心不能平,在车中揽镜自照,谓导曰:尔视吾目光乃在牛背上矣。
《谢万传》:万尝与蔡系送客于征虏亭,与系争言。系推万落床,冠帽倾脱。万徐拂衣就席,神意自若,坐定,谓系曰:卿几坏我面。系曰:本不为卿面计。然俱不以介意。
《朱伺传》:陶侃戍夏口,伺依之。随侃讨杜韬。夏口之战,伺用铁面自卫。
《世说》:谢镇西少时,闻殷浩能清言,故往造之。殷未过有所通,为谢标榜诸义,作数百语,既有佳致,兼辞条丰蔚,甚足以动心骇听。谢注神倾意,不觉流汗交面。殷徐语左右:取手巾与谢郎拭面。
康僧渊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调之,僧渊曰:鼻者,面之山;目者,面之渊。山不高则不灵,渊不深则不清。《晋书·桓温传》:温豪爽有风概,姿貌甚伟,面有七星。王导温峤俱见明帝,帝问温前世所以得天下之由。温未答,王乃具叙宣王创业之始,诛夷名族,宠树同己,及文王之末,高贵乡公事。明帝闻之,覆面著床曰:若如公言,祚安得长。
《异苑》:陈郡谢石字石奴,少患面疮,诸治莫愈,乃自匿远山,卧于岩下,中宵有物来舐,其疮随舐随除,既不见形,意为是龙,而舐处悉白,故世呼为谢白面。郭子琅邪诸葛忘名面病鼠瘘,刘真长见叹曰:鼠乃复窟穴人面乎。
《语林》:刘真长病积,时公主毁悴将终,唤主,主既见其如此,乃举指指云:君危笃何以自修饰,刘便牵被覆面背之,不忍视。
王右军见杜弘治,叹曰:面如凝脂,眼如点漆,此神仙中人。
王隐《晋书》:赵命字长舒,入补尚书都令史,善于清谈,有国士之风,其面有疵黯,诸事不决,皆言当问疵面也。
《晋书·刘牢之传》:牢之面紫赤色,鬓目惊人,而沉毅多计画。
《刘毅传》:毅于东府聚樗蒲大掷,一判应至数百万,馀人并黑犊以还,唯刘裕及毅在后。毅次掷得雉,大喜,褰衣绕床,叫谓同座曰:非不能卢,不事此耳。裕恶之,因挼五木久之,曰:老兄试为卿答。即成卢焉。毅意殊不快,然素黑,其面如铁色焉。
《宋书·沈怀文传》:竟陵王诞据广陵反,及城陷,士庶皆裸身鞭面,然后加刑。
《刘穆之传》:穆之子式之,式之子瑀,为右卫将军。瑀愿为侍中,不得,除益州刺史,甚不得意。至江陵,与颜竣书曰:朱修之三世叛兵,一旦居荆州,青油幕下,作谢宣明面见。族叔秀之为丹阳尹,瑀又与亲故书曰:吾家黑面阿秀,遂居留安众处,朝廷不为多士。
《南齐书·李安民传》:晋安王子勋反,明帝除安民积射将军、军主,安民进军破之。事平,明帝大会新亭,劳接诸军主,樗蒲官赌,安民五掷皆卢,帝大惊,目安民曰:卿面方如田,封侯状也。
《刘休传》:帝憎妇人妒,尚书右丞荣彦远以善棋见亲,妇妒伤其面,帝曰:我为卿治之,何如。彦远率尔应曰:听圣旨。其夕,遂赐药杀其妻。
《暌车志》:齐东昏即位,多行杀戮。沈昭略与沈文季、徐孝嗣同召入省,例赐药酒,徐孝嗣曰:废昏立明,古今令典。宰相无才,致有今日。即以瓯投孝嗣面,曰汝便作破面鬼。
《陈书·会稽王庄传》:庄性严酷,左右有不如意,辄剟刺其面,或加烧爇。
《魏书·阳平王新成传》:新成子钦,字思若。位中书监、尚书右仆射、仪同三司。钦色尤黑,故时人号为黑面仆射。
《北史·斛律光传》:光马面彪身,神爽雄伟。
《谈薮》:北齐李恕无须,崔谌戏之,曰:何不锥颊,颐作数百孔,拔左右好须者,栽之。
《北齐书·崔㥄传》:清河邑中正赵郡李浑尝宴聚名辈,诗酒正驩哗,㥄后到,一坐无复谈话者。郑伯猷叹曰:身长八尺,面如刻画,韾欬为洪钟响,胸中贮千卷书,使人那得不畏服。
珍珠船北齐兰陵王,体身白晰而美风姿,乃著假面以对敌,数立奇功,齐人作舞以效之,号代面舞。《周书·文帝本纪》:太祖面有紫光,人望而敬畏之。《萧察传》:宗如周,南阳人。随察,历度支尚书。如周面狭长,以《法华经》云闻经随喜,面不狭长,尝戏之曰:卿何为谤经。如周踧踖,自陈不谤。察又谓之如初。如周惧,出告蔡大宝。大宝知其旨,笑谓之曰:君当不谤馀经,政应不信《法华》耳。如周乃悟。
《突厥传》:突厥俟斤状貌奇异,面广尺馀,其色甚赤,眼如琉璃。
《袁天纲外传》:天纲精于相术,窦轨初为益州行台仆射。武德九年,轨被徵诣京,谓天纲曰:更得何官。对曰:面上家人,坐位不动,辅角右畔光泽,更有喜色,至京必蒙圣恩还,来此任。其年果重授益州都督。天纲初,至洛阳,韦挺来见谓挺曰:公面似大兽之面,文角成就必得贵人,携接初为武官。
《唐书·滕王元婴传》:元婴迁洪州都督。官属妻美者,绐为妃召,逼私之。尝为典签崔简妻郑嫚骂,以履抵元婴面血流,乃免。元婴惭,历旬不视事。
《杨再思传》:张易之兄司礼少卿同休,请公卿宴其寺,酒酣,戏曰:公面似高丽。再思欣然,为高丽舞。
《李林甫传》:林甫数危太子,未得志,一日从容曰:古者立储君必先贤德,非有大勋力于宗稷,则莫若元子。帝久之曰:庆王往年猎,为豽伤面甚。答曰:破面不愈于破国乎。帝颇惑之。
《雷万春传》:万春事张巡为偏将。令狐潮围雍丘,万春立城上与潮语,伏弩发六矢著面,万春不动。潮疑刻木人,谍得其实,乃大惊。
《云仙杂记》:郭汾阳每迁官,则面长二寸,额有光气,事已乃复。
《唐书·卢杞传》:杞有口才,体陋甚,鬼貌蓝面。
《元稹传》:稹为河南尉,会召还。次敷水驿,中人仇士良夜至,稹不让,中人怒,击稹败面。
《耳目记》:唐宜城公主驸马裴巽有外宠一人,公主遣人执之,截其耳鼻,剥其阴皮附驸马面上,并截其发,令厅上判事集僚吏共观之,驸马公主一时皆被奏,降公主为郡主,驸马左迁也。
《云仙杂记》:丁系自尚书郎,参灵度禅师,弃官修道,夏月夜禅,虽飞蚊咂食,终不摇动,坐夏既满面为破烂,高展为并门判官。一日见砌间沫出,以手撮之试涂一老吏面上,皱皮顿改,如少年色,承天道士曰:此名地脂,食之不死。
中山僧表坚面多瘢痕,偶溪中得石如鸡子,夜觉凉冷,信手磨面,瘢痕尽灭。后读《博异志》曰:龙窠石磨疮瘢大效。
《唐书·吐蕃传》:其人以赭涂面为好。
《五代史·桑维翰传》:维翰,字国侨,河南人也。为人丑怪,身短而面长,常临鉴以自奇曰:七尺之身,不如一尺之面。
《偃曝谈》:馀昔卢多逊,素与赵韩王不协,韩王为枢密,多逊为翰林学士。一日偶同奏事,上初改元,乾德因言此号从古未有韩王,从旁称赞卢曰:此伪蜀时号也。帝大惊,遽令检史视之,果然遂怒以笔抹韩王面,曰:汝争得如他。多逊、韩王经宿不敢洗面。翌日奏对帝,方命洗去。
《啽呓集》:李国主归附,后与金陵旧宫人,书云: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
《涑水记》:闻王旦与钱若水同直史馆,有僧善相,谓若水曰:王舍人他日位极人臣。若水曰:王舍人面偏,喉骨高,如何其贵也。僧曰:作相之后,面偏自正,喉骨高者主自奉养薄耳。
《续诗话》:梅圣俞之卒也,余与宋子才选韩钦、圣宗彦、沈文通遘俱为三司,僚属共痛惜之,子才曰:比见圣俞面光泽特甚,意为充盛,不知乃为不祥也。时钦圣面亦光泽,文通指之曰:次至钦圣矣,众皆尤其暴谑。不数日,钦圣抱疾而卒,余谓文通曰:君虽不为咒诅,亦戏杀耳。
《杨文公·谈苑》:冯晖为灵武节度使,有威名,羌戎畏服,号麻胡以其面,有子也。音鹿黑子也〉《湘山野录》:潘佑有文,而容陋其妻,右仆射严续之,女有绝态,一日晨妆,佑潜窥于鉴台,其面落鉴中,妻怖遽倒,佑怒其恶己,因弃之。
《东轩笔录》:吕惠卿尝语王荆公,曰:公面有皯,用园荽洗之,当去。荆公曰:吾面黑耳,非皯也。吕曰:园荽亦能去黑。荆公笑曰:天生黑于予,园荽其如予何。
有朝士陆东通判苏州而权州事因断流罪,命黥其面曰:特刺配某州牢城。黥毕幕中相与白曰:凡言特者,罪不至是,而出于朝廷,一时之旨,今此人应配矣。又特者非有司所得,行东大恐,即改特刺字为准条。字再黥之颇为人所笑,后有荐东之才于两府者。石参政闻之曰:吾知其人矣,得非权苏州,日于人面上起草者乎。
《闻见后录》:归州有昭君村,村人生女无美恶,皆炙其面。《续笔记》:蔡元度对荅喜笑溢于颜面,虽见所甚恨者,亦亲厚无间,人莫能测,谓之笑面夜叉。
可谈余表伯父袁应中面多黑子,望之如洒墨。钱塘陈鉴如以写神见推一时,尝持赵文敏公真像来呈公,援笔改其所未然者,因谓曰:唇之上,何以谓之人中。若曰:人身之中,半则当在脐腹间,盖自此而上,眼耳鼻皆双窍,自此而下,口暨二便皆单窍,三画阴三画阳,成泰卦也。
《异闻总录》:葛文康为大司,成日有厩卒,病癞满面,疮秽可憎,以无他使令,未暇易尝驭马至宝箓宫,止于门外,葛公入宫烧香,出见其面乃莹净无瘢,惊问之,卒元不自知,曰:但见一道人来与我戏伸手摩面上,一再却去耳。葛细扣其状,遣从吏寻求不复见。《元史·李泂传》:泂颜面如冰玉。
《名公像记》:王太守公可大修躯锐首,面长尺,白晰眉,目疏朗。
刘都督公玺面巉削无,渥颜耸肩如寒士。
姚太守公汝循身可中人,面上圆下稍锐,白晰小有须,向人多笑容。
《卢苑》:马公璧长身,面如之黄色,古而硬老矣,多皱纹,客座新闻予,闻吾乡原云:一朝士麻脸胡须,一朝士面歪而眇,一目眇士。戏麻士,云:麻脸胡须,羊肚石倒,栽蒲草,麻士答云:歪腮白眼,海螺杯斜,嵌珍珠众,为之绝倒,又太仓陆孟昭为刑部郎中,尝往一朝士家,驾牛投剌,不书名惟云:东海钓鳌客过。其士归见之,知其孟昭也。亦递一帖云:西番进象人来。盖孟昭黑面白齿,人皆嘲为象奴云。
《明历科·状元事略》:景泰五年甲戌,科孙贤首擢,是科贤面黑,徐溥面白,徐辖面黄,时谓铁状元,银榜眼,金探花。

面部杂录

《易经》:夬九三:壮于頄,有凶。按本义頄颧也,九三当决之,时以刚而过乎,中是欲决,小人而刚,壮见于面目也。
《革卦》:上六:君子豹变,小人革面。
《礼记》:曲礼凡视,上于面则敖。
《内则》:女子出门,必拥蔽其面。
《仪礼》:士相见礼,凡与大人言,始视面,中视抱,卒视面,毋改,众皆若是。若父则游目,毋上于面。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郑子产曰: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吾岂敢谓子面如吾面乎。
《管子·小称篇》: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也,盛怨气于面,不能以为可好。我且恶面,而盛怨气焉。怨气见于面,恶言出于口,去恶充以求美名,又可得乎。
《尸子》:禹长颈乌喙,面目颜色亦恶矣,天下独贤之。子贡问孔子,曰:古者黄帝四面,信乎。孔子曰:黄帝合己者四人,使治四方,大有成功,此之谓四面也。《韩子·观行篇》:古之人目短于自见,故以镜观面。目失镜,则无以正须眉。
《淮南子·齐俗训》:窥面于盘水则圆,于杯则随,面形不变其故,有所员、有所随者,所自窥之异也。
《说文》:面,颜前也。颜,眉目之间也。面,不正也。短,面也。颔面,黄也。瘦,浅面也。𧹞面赤也。蔡邕女戒夫心,犹面首也。一旦不修饰,则尘垢秽之,人心不思善则邪恶入之,人盛饰其面而莫修其心,惑矣。
《黄庭经》:寸田尺宅可治生,注云:面为灵宅,一名尺宅,以眉目口鼻之所居,故为宅。
傅子相者三亭九候定于一尺之面。
《博物志》:北方太阴土平广深,其人广面缩颈。
唐子人多远见百步,而不自知眉颊。
《续博物志》:面者神之庭,心悲则面燋。
《辍耕录》:人之四肢百骸,莫不畏寒,独面则否。《医书》谓:头者诸阳之会,诸阴脉至颈,及胸而还,独诸阳脉上至头,所以然也。
《医闾漫记》:谢元吉言人看圣贤之书,当如看相书然。乃有益人观相书如言,面正满则吉,偏狭则凶,以镜照面自考,曰:我面正满耶,偏狭耶,正满则喜,不然则忧矣。

面部外编

《河图》:苍帝方面,赤帝圆面,白帝广面,黑帝深面。《山海经》:大荒之山,日月所入。有颛顼之子,三面一臂,不死。
一目国,一目中其面而居。
《珍珠船》:贾弼梦易其头,明日人见皆惊,遂能半面笑半面啼。
《异闻总录》:道人刘景真为人家作黄箓醮归,过所知中贵人家,少憩门外,五更月明见一人绿衣,元里垂脚悫头,引小侍数十。自街中叫过指其家,曰:汝每酒不祭,我且翻倒烛台,烧却面。刘细视之皆鬼也。明旦刘专往谒主人,见面上傅药,问之云:夜来招数客饮未竟,烛台无故攲倒,正败吾面云。

眉部汇考

《灵枢》

《阴阳二十五人篇》

足太阳之上,血气盛则美眉,眉有毫毛,血多气少则恶眉。
足太阳之脉起于目内眦,循两眉而上,额交巅是以皮肤之,血气盛则眉美而有毫毛也,夫充肤热肉生,须毛之血气,乃后天水谷之所,生在上之,髭须在下之长毛皆生于有生之后,眉乃先天所生,故美眉者,眉得血气之润泽而美也。毫毛者眉中之长毛,因血气盛而生,长亦后天之所生也,恶眉者无华彩而枯瘁也。

手少阳之上,血气盛则眉美以长。
手少阳之脉其上,行者出走耳,前交颊上,至目锐眦,是以皮肤之,血气盛则眉美以长,长者,即生毫毛之意也。

《释名》《释形体》

眉媚也有妩媚也。

《艺圃折中》《眉》

须眉发皆毛,类分所属,眉属肝木也,木旁敷故侧生癞者风,风盛落木,故先秃眉。

《析骨分经》《眉》

眉属足太阳膀胱经。

眉部艺文〈诗词〉《思妇眉》唐·白居易

春风摇荡自东来,折尽樱桃绽尽梅。惟馀思妇眉愁结,无限春风吹不开。

《柳眉》平康妓赵鸾鸾

弯弯柳叶愁边戏,湛湛菱花照处频。妩媚不烦螺子黛,春山画出自精神。

《画眉曲七首》金·蔡圭

楼外春山几点螺,楼头望处染双蛾。不知深浅随宜否,却倩菱花问眼波。
小阁新裁寄远书,书成欲遣更踟蹰。黛痕试与双双印,封入云笺认得无。
纤叶斜横蜀柳条,拂成风思自妖娆。元和才子才犹拙,只对春风咏舞腰。
画手新翻十样图,西巡故事出成都。凭君列置华堂上,与问丹青解语无。
龙尾云根玉作纹,纹间有月半痕新。若为唤取文姬辈,分付云窗笔下春。
未识春愁识晓酲,娇啼恰恰似雏莺。日高阿母嗔妆晚,促画鸦儿转不成。
时世华妆巧𩰚春,张卿态度独清新。五陵年少多才思,数点章台走马人。

《眉》元好问

石绿香煤浅淡间,多情长带楚眉酸。小诗拟写春愁样,忆著分明下笔难。
《诉衷情》〈画眉〉宋·黄庭坚
旋揎玉指著红靴,宛宛𩰚弯蛾。天然自有殊态,供愁黛不须多。分远岫,压横波,妙难过,自欹枕处。独倚阑时,不奈颦何。
前调〈画眉〉       欧阳脩
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籹。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思往事,惜流光,易成伤,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
《沁园春》〈美人眉〉邵清溪
巧斗弯环。纤凝妩媚,明妆未收。似江亭晓玩,遥山拂
翠;宫帘暮捲,新月横钩。扫黛嫌浓,涂铅讶浅,能画张郎不自由。伤春倦,为皱多无力,翻做娇羞。填来不满横秋。料著得人间多少愁。记鱼笺缄启,背人偷敛;雁钿胶并,运指轻柔。有喜先占,长颦难效,柳叶轻黄今在否。双尖锁,试临鸾一展,依旧风流。

眉部纪事

《拾遗记》:庖牺眉有白毫。
《路史》:颛顼通眉带午。
《竹书纪年·帝尧陶唐氏》:母曰庆都,常有龙随之。一旦,龙负图而至,其文要曰:亦受天祜。眉八彩,须发长七尺二寸,既而生尧于丹陵,其状如图。
《路史》:帝尧陶唐氏八采三眸,按注合诚图云:赤帝之为人,光面八彩,谓八位皆有光彩,而孝经援神契及元命苞,乃云眉有八彩。书大传等遂以为眉如八字,妄也。王充《宣汉》云:正使尧复佌齿,舜复八日眉,一作八月,岂八眉哉。
帝舜有虞氏龙颜日衡。按注古谓眉衡,故执天子之器上衡日,衡者眉骨圆起也,日衡谓衡有骨,表如日。《竹书纪年》:舜耕于历,梦眉长于发,遂登庸。
《帝王世纪》:文王虎眉。
《谷梁传》:长狄弟兄三人佚宕中,国瓦石不能害,叔孙得臣,最善射者也,射其目,身横九亩,断其首而载之,眉见于轼。
《史记·老子传》〈注〉正义曰:老子黄色美眉。
《吴越春秋》:伍子胥眉间一尺。
《大戴礼》:孔子言明主之道。曾子曰:敢问:不劳,可以为明乎。孔子愀然扬眉曰:参。汝以明主为劳乎。昔者舜左禹而右皋陶,不下席而天下治。
《左传》:定公八年,公侵齐,门于阳州,颜息射人中眉,退曰:我无勇,吾志其目也。
《列仙传》:莫耶子赤鼻,眉阔一尺。
《战国策》:豫让欲报赵襄子,灭鬓去眉,吞炭漆身。《史记·吕不韦传》:秦王年少,太后时时窃私通吕不韦。不韦恐觉祸及己,乃私求大阴人嫪毐诈腐,拔其须眉为宦者,遂得侍太后。
《汉书·张敞传》:敞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有司以奏敞。上问之,对曰: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上爱其能,弗备责也。
《西京杂记》: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
《珍珠船》:赵飞燕妹婕妤名合德为薄眉,号远山黛。《列仙传》:阳都女生而连眉,众以为异。
《后汉书·刘盆子传》:琅邪人樊崇起兵于莒,王莽遣平均公廉丹、太师王匡击之。崇等欲战,恐其众与莽兵乱,乃皆朱其眉以相识别,由是号曰赤眉。
《马援传》:援眉目如画。
《诚斋杂记》:明德马皇后,眉不施黛,独眉角小缺,补之以缥。
《后汉书·梁鸿传》:鸿为人赁舂。每归,妻为具食,不敢于鸿前仰视,举案齐眉。
《梁冀传》:冀妻孙寿色美而善为妖态,作愁眉,以为媚惑。按注:风俗通曰:愁眉者,细而曲折。
《崔豹·古今注》:梁冀惊翠,眉为愁眉。
魏宫人好画长眉,今多作翠眉警鹤髻。
《蜀志·马良传》:良字季常,襄阳宜城人也。兄弟五人,并有才名,乡里为之谚曰:马氏五常,白眉最良。良眉中有白毛,故以称之。
《抱朴子》:有古强者自云四千岁,云见尧舜禹汤,说之了了。世云尧眉八采,不然也,直两眉头甚竖,似八字眉。
《晋书·郭舒传》:舒字稚行,王澄闻其名,引为别驾。澄终日酣饮,宗廞尝因酒忤澄,澄怒,叱左右棒廞。舒厉色谓左右曰:使君过醉,汝辈何敢妄动。澄恚曰:别驾狂邪,诳言我醉。因遣炙其眉头,舒跪而受之,廞遂得免。《语林》:庾公道王尼子,非唯事事胜于人,布置须眉亦胜人,我辈皆出其辕下。
《宋书·王元谟传》:元谟迁雍州刺史,民间讹言元谟欲反。时柳元景弟僧景为新城太守,发兵讨元谟,元谟驰启孝武。帝知其虚,驰遣主书吴喜公抚慰之,又答曰:梁山风尘,初不介意,君臣之际,过足相保,聊复为笑,伸卿眉头。元谟性严,未尝妄笑,时人言元谟眉头未曾伸,故帝以此戏之。
《梁书·侯景传》:景长不满七尺,而眉目疏秀。
《陶弘景传》:弘景神仪明秀,朗目疏眉。
《武宁王大威传》:大威美风仪,眉目如画。
《南史·梁简文帝纪》:帝双眉翠色。
《魏书·高允传》:太和十年四月,有事西郊,诏以御马车迎允就郊所板殿观瞩。马忽惊奔,车覆,伤眉三处。高祖、文明太后遣医药护治,存问相望。司驾将处重坐,允启陈无恙,乞免其罪。
《北史·李崇传》:崇从弟平,平子谐,谐子庶生而天阉,崔谌调之曰:教弟种须,以锥遍刺作孔,插以马尾。庶曰:先以此方回施贵族,艺眉有效,然后树须。世传谌门有恶疾,以呼沲为墓田,故庶言及之。《北齐书·高昂传》:昂,字敖曹,乾第三弟。幼稚时,便有壮气。长而俶傥,胆力过人,龙眉豹颈,姿体雄异。
《隋书·元晖传》:晖须眉如画,进止可观。
《炀帝本纪》:帝开皇元年,立为晋王。好学,善属文,沉深严重,朝野属望。高祖密令善相者来和遍视诸子,和曰:晋王眉上双骨隆起,贵不可言。
《侍儿·小名录》:隋炀帝宫妃吴绛仙善画长蛾眉,帝甚怜之。由是嫔御皆仿此,宫吏日供螺子黛五斛,名蛾绿而进之。
《唐书·袁天纲传》:帝在洛阳,与杜淹、王圭、韦挺游。帝在九成宫,令视岑文本,曰:学堂莹夷,眉过目,故文章振天下。
《冥祥记》:唐贞观二十年,征龟兹。有薛孤训者,为行军仓曹。军及屠龟兹后,乃于精舍剥佛面金,旬日之间,眉毛尽落。还至伊州,乃于佛前悔过,以所得金皆为造功德。未几,眉毛复生。
《云仙杂记》:孟浩然眉毫尽落,苦吟者也。
《珍珠船》:刘晏年八岁,献书明皇,命宰相出题,就中书试验,引晏于内殿,坐晏贵妃膝下,亲为画眉。
《唐书·毛若虚传》:若虚眉长覆目,性残鸷。
《王难得传》:肃宗在灵武,难得领兴平军及凤翔兵马使,收京师。方战,麾下士失马,难得驰救,矢著眉,披肤障目,乃拔箭断肤,殊死前斗。
《元德秀传》:房琯每见德秀,叹息曰: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
《云仙杂记》:朱泚眉分九,聚相者告以大贵,泚信之。《唐书·李贺传》:贺为人纤瘦通眉。
《五代史·郭崇韬传》:庄宗患宫中暑湿不可居,思得高楼避暑,使王允平营之。宦官曰:郭崇韬眉头不伸,常为租庸惜财用,陛下虽欲有作,其可得乎。
《墨客挥犀》:彭渊才初见范文正公画像,惊喜再拜前,磬折称新昌布衣。彭几幸获,拜谒既罢,熟视曰:有奇德者必有奇形,乃引镜自照。又捋其须曰:大略似之矣,但只无耳毫,数茎耳,年大当十相具足也。又至庐山太平观,见狄梁公像,眉目入鬓,又前再拜,赞曰:有宋进士彭几谨拜谒,又熟视久之呼。刀镊者使剃其眉尾,令作卓枝入鬓之状,家人辈望见惊笑,渊才怒曰:何笑吾。前见范文正公,恨无耳毫,今见狄梁公,不敢不剃眉,何笑之乎。耳毫未至天也,剃眉人也,君子修人事以应天,奈何儿女,子以为笑乎。吾每欲行古道,而不见知于人,所谓伤古人之不见,嗟吾道之难行也。
《明史·槁尹隆昌传》:隆昌为礼部主事。尚书吕震方承宠用事,群臣无比。当其独坐精思,以手指刮眉尾,则必有密谋深计。官属相戒,无敢白事者。而隆昌适有事往白,震怒不应;隆昌未喻,又白之,震拂衣起,曰:事当行则行,何问为。隆昌踧踖而退。
《名公像记》:王吏部公銮面白晰,骨崚嶒清峭,两眉如剑直竖。
杨水田公成铁面剑眉,凛不可犯。
《珍珠船》:鲜家妇生一女,姿色殊异,后入宫,上问曰:何以眉缺。对曰:宝剑宁无缺,明珠尚有瑕。命之曰鲜明珠。

眉部杂录

《诗经》:齐风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美目扬兮。按《传》:美目扬,好目扬,眉也。〈正义〉美目扬,目扬俱美也,欲辨扬,是眉故省,其文言好目扬眉,眉毛扬起,故名眉为扬。
《卫风·硕人篇》:螓首蛾眉。按《注》:蛾,蚕蛾也,其眉细而长曲。
《战国策》:苏代自齐献书干燕王曰:臣之行也,固知将有口事。王谓臣曰:吾必不听众口与谗言,吾信汝也,犹列眉也。
《韩子》:失镜,无以正须眉,失道,无以知迷惑。
《淮南子·俶真训》:今盆水在庭,清之终日,未能见眉睫,浊之不过一挠,而不能察方圆;人神易浊而难清,犹盆水之类也。
《后汉书·马援子廖传》:长安语曰: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
《风俗通》:桓帝时京师妇人作愁眉,愁眉者细而曲折,此梁冀家所为,京师皆效之,天戒若曰:将收捕冀妇女,忧愁之眉也。
《说文》:眉目,上毛也。
唐子人多患,远见百步而不自知眉颊,知眉颊者复不能察百步。
樊氏相法眉中愿毫百二十岁。
《珍珠船》:韩公言曲眉丰颊,便知唐人所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