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颈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九卷目录

 头部汇考
  礼记〈玉藻〉
  尔雅〈释诂 释言〉
  素问〈诊要经终论 脉要精微论〉
  灵枢经〈阴阳二十五人篇〉
  方言〈杂释〉
  春秋元命苞〈头圆象天〉
  释名〈释形体 释疾病〉
  博雅〈释亲〉
  析骨分经〈头 脑 囟门 额〉
  本草纲目〈头垢释名 头垢气味 头垢主治 天灵盖释名 天灵盖修治 天灵盖气味 天灵盖主治 天灵盖发明 头垢附方 天灵盖附方〉
 头部艺文
  头责子羽文        晋张敏
 头部纪事
 头部杂录
 头部外编
 颈部汇考
  释名〈释形体〉
  博雅〈释亲〉
  析骨分经〈颈 项〉
 颈部纪事
 颈部杂录
 颈部外编

人事典第九卷

头部汇考

《礼记》《玉藻》

头容直。
〈注〉无或倾顾欲其直也。


头颈必中,山立。
〈注〉头容欲直如山之凝然不摇动也。

《尔雅》《释诂》

元良首也。
〈注〉左传曰:狄人归先轸之元良未闻,〈疏〉谓头首也。注云:左传曰:狄人归先轸之元者,僖三十三年狄伐,晋及箕八月戊子晋,侯败狄于箕郤缺获白,狄子先轸曰匹,夫逞志于君而无,讨敢不自讨乎。免胄入狄师死焉,狄人归其元面如生是也。

《释言》

颠顶也。
〈注〉头上。〈疏〉谓头上也诗曰有马白颠。

《素问》《诊要经终论》

五月六月,天气盛,地气高,人气在头。
生长之气从地而升,故肝而脾脾,而直上于巅顶也岁六甲,而以五月六月在头,者止论五藏也故曰奇恒,五中又曰章五中之情。按奇恒之道论五藏之,神气五藏者三阴之所主,也人气在头者厥阴与督,脉会千巅五藏,合而为三阴也三之气乃少阳,相火所主相火者,即厥阴包络之火也。

《脉要精微论》

头者精明之府,头倾视深,精神将夺矣。
诸阳之神气上会于头诸髓之精上聚于脑,故头为精髓神明,之府髓海不足,则头为之倾神气衰微则视深目陷也。

《灵枢经》《阴阳二十五人篇》

木形之人比于上角似于,苍帝其为人苍色小头。
头小者木之巅小也。

火形之人比于上,徵似于赤帝其为,人赤色锐面小头。
面锐头小者火,之炎上者锐且小也。

土形之人比于上宫,似于上古黄帝其为人黄色圆面大头。
头大者土之高阜也。

金形之人比于,上商似于白帝其为,人方面白色小头。
头小者金质收敛而不浮大也。

水形之人比于上羽似于黑帝,其为人黑色大头。
头大者水面平阔也。

《方言》《杂释》

额颜颡也,湘江之间谓之,中夏谓之额东齐谓之颡,汝颍淮泗之间谓之颜。
今建平人呼额为

《春秋·元命苞》《头圆象天》

头者神所居上圆象天气之府也,岁必十二故人头长一尺二寸。

《释名》《释形体》

头独也于体高而独也。
首始也。
额鄂也有垠鄂也,故幽州人则谓之鄂也。
角者生于额角也。
頞鞍也偃折如鞍也。

《释疾病》

秃无发沐秃也,毼头生创曰瘕毼亦然也。

《博雅》《释亲》

首谓之头〈之然〉颜题颡额也。

《析骨分经》《头》

头为精明之府顶属督,脉顶之两旁属足太阳膀胱经头角,属足少阳胆经。

《脑》

巅下为脑脑为髓之海中属督脉,两旁属足太阳膀胱经。

《囟门》

在发际上上属督脉。

《额》

额颅在鼻根上上属足太阳膀胱经,下属足阳明胃经。

《本草纲目》《头垢释名》

梳上者名百齿霜。
陶弘景曰:术云头垢浮针以肥腻,故云耳,今当用肥泽人者其垢可丸也。

《头垢气味》

咸苦温有毒。

《头垢主治》

别录曰:淋闭不通。陶弘景曰:疗噎疾酸浆煎膏用之,立愈又治劳复,大明曰:中蛊毒蕈毒米饮或酒化下并取吐为度。

《天灵盖释名》

脑盖骨〈纲目〉仙人盖〈纲目〉头颅骨。
马志曰:此乃死人顶骨十字解者,方家婉其名耳,陈藏器曰:此是天生天赐盖押,一身之骨囟门,未合即未有也。李时珍曰:人之头圆如盖,穹窿象天泥丸之宫神灵所,集修炼家取坎补,离复其纯乾,圣胎圆成乃开颅囟,而出入之故有天灵盖诸名也。

《天灵盖修治》

陈藏器曰:凡用弥腐烂者乃佳,有一片如三指阔者,取得用煻灰火罨一夜待,腥秽气尽却用童儿溺于,锅子中煮一伏时,漉出于屋下掘一坑,深一尺置骨于中,一伏时其药魂归神妙阳人,使阴阴人使阳。王好古曰:方家有用檀香汤,洗过酥炙用或,烧存性者男骨色不赤女,骨色赤以此别之也。

《天灵盖气味》

咸平无毒。
李时珍曰:有毒。

《天灵盖主治》

开宝曰:傅尸,尸疰鬼气伏连,久瘴劳疟寒热无时者烧令黑,研细白饮和服亦合丸,散用大明曰治肺痿乏力羸瘦,骨蒸盗汗酥炙用本草权度曰,退心经蕴寒之气。

《天灵盖发明》

杨士瀛曰:天灵盖治尸,疰尸,疰者鬼气也,伏而未起故令淹缠得枯骸,枕骨治之则魂气,飞越不复附人故得瘥也,陈承曰:神农本经人部,惟发髲一物其馀皆出后世医,家或禁术之流奇,怪之伦耳近见医家用天灵盖治傅,尸病未有一效残,忍伤神殊非仁人之用心苟有可易,仁者宜尽心焉必不得已,则宜以年深渍朽绝尸气者可也。

《头垢附方》

天行劳复含头垢枣核大一枚良。〈类要〉
预防劳复伤寒初,愈欲令不劳复者,头垢烧研水丸梧子大饮服一丸。〈外台秘要〉
头身俱痛烦闷者,头垢豆许水服囊,盛蒸豆熨之。〈肘后方〉
小儿霍乱梳垢水服少许。
小儿哭疰方同上。
百邪鬼魅方同上并千金。
妇人吹乳百齿霜以无根水,丸梧子大每服三丸,食后屋上倒流水下,随左右暖卧取汗,甚效或以胡椒七粒同百齿,霜和丸热酒下得汗立愈。〈卫生宝鉴〉妇人乳疖酒下,梳垢五丸即退消。
妇人足疮经年不愈,名裙风疮用男子,头垢桐油调作隔纸膏帖之。〈并简便〉
臁胫生疮头垢枯,矾研匀猪胆调傅。〈寿域方〉下疳湿疮蚕茧盛头,垢再以一茧合定煆,红出火毒研擦。〈杨氏〉
小儿紧唇头垢涂之。〈肘后方〉
菜毒脯毒凡野菜诸脯肉,马肝马肉毒以,头垢枣核大含之咽汁能起死人,或白汤下亦可。〈小品方〉自死肉毒故头巾,中垢一钱热水服取吐。
猘犬毒人头垢猬,皮等分烧,灰水服一杯口,噤者灌之 犬咬人疮重发,者以头垢少许纳疮,中用热牛屎封之。
诸蛇毒人梳垢一团尿和,傅上仍炙梳出汗熨之。〈并千金方〉
蜈蚣螫人头垢,苦参末酒调傅之。〈箧中〉
蜂虿螫人头垢封之。
虫蚁螫人同上。〈并集简〉
竹木刺肉不出头垢涂之即出。〈刘涓子〉
飞丝入目头上,白屑少许揩之即出。〈物类相感志〉赤目肿痛头垢,一芥子纳入取泪。〈摘元方〉
噫吐酸浆浆水煎头,垢豆许服一杯效。〈普济方〉

《天灵盖附方》

天灵盖散追取劳虫,天灵二指大,以檀香煎汤洗过酥炙一气咒,七遍云雷公神电母圣逢,傅尸便须定急急如律令尖,槟榔五枚阿魏二分麝香,三分辰砂一分安息香三分甘,遂三分为末每服,三钱用童便四升入银石,器内以葱白薤白,各二七茎青蒿二握桃枝,甘草各二茎五寸长者柳枝桑,枝酸榴枝各二茎七寸长同煎至,一升分作二次五更初调服。前药一服虫不下,约人行十里又进一服,天明再进取下虫物名,状不一急擒入油铛煎之其虫觜青,赤黄色可治黑白色难,治然亦可断传染之患,凡修合先须斋戒千远,处净室勿令病人闻药,气及鸡犬猫畜孝子妇人一切触,秽之物见之虫下后以白粥。补之数日之后梦人哭,泣相别是其验也。〈上青紫庭仙方〉虚损骨蒸千金方用天灵盖如梳,火炙黄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分,三服起死神方也。张文仲备急方用人头骨炙三,两麝香十两为末,捣千杵丸梧子大每服七丸饮下日,再服若胸前有青脉出,者以针刺看血色未黑者七日瘥。
小儿骨蒸体瘦心烦天灵,盖酥炙黄连等,分研末每服半钱米饮下日二服。〈圣惠方〉
诸疟寒热天灵盖煆研末,水服一盏取效。〈圣惠方〉膈气不食天灵盖,七个每个用黑豆四,十九粒层层隔封水火升降,杨梅色冷定取出去豆,不用研末每服一钱温酒下。〈孙氏集效方〉
青盲不见方见龙脑香下。
痘疮陷伏灰平,不长烦燥气急用天,灵盖烧研酒服三分。一方入雄黄二分其疮自然起发。〈痘疹经验方〉下部疳疮天灵盖煆,研末先以黄檗汤洗净掺之,神效。又一方入红褐小红枣,等分同烧研。〈刘氏经验方〉臁疮湿烂人顶骨烧研,二钱龙骨三钱金,丝硫黄一钱为末用冬,萝卜芽阴乾熬水洗之乃贴。〈刘松石保寿堂方〉小儿白秃大豆,髑髅骨各烧灰等分,以腊猪脂和涂。〈姚僧坦集验方〉

头部艺文《头责子羽文》晋·张敏

太原温长仁,颍川荀景伯,范阳张茂先,上郡刘文生,南阳邹润甫,河南郑诩。余友有秦生者,虽有姊夫之尊,少而狎之,同时昵好张荀之徒,继踵登朝,而此贤身处陋巷,屡沽而无善贾,为之慨然。又怪诸贤身已既在位,曾无伐木嘤鸣之声。又违王贡弹冠之义,故因秦生容貌之盛,为头责之文以戏之,并嘲六子,责子羽曰:吾托为子头,万有馀日矣,大块禀我以精,造我以形,我为子莳发肤,置鼻耳,安须眉,插牙齿,眸子摛光,双颧隆起,每至出入人间,遨游市里,行者辟易,坐者竦跽,如此者故我形之足伟也,子冠冕弗戴,金银弗佩,旨味弗尝,食粟茹菜,子遇我如雠,我视子如仇,居尝不乐,两者俱忧,何其鄙哉,子欲为仁贤耶,当如皋陶后稷巫咸伊陟,保乂王家,永见封殖,子欲为名高耶,则当如许由子臧卞随务光,洗耳逃禄,千载流芳,子欲为游说耶,则当如陈轸蒯通陆生邓公,转祸为福,含辞从容,子欲为恬淡耶,则当如老聃之守一,庄周之自逸,廓然离俗,志凌云日,子欲为隐遁耶,则当如荣期之带索,渔父之瀺灂,栖迟神丘,垂饵巨壑,今子上不希道德,中不效儒墨,块然穷贱,守此愚惑,察子之情,观子之志,退不能为处士,进无望乎三事,而徒玩日劳形,习为常人之所喜,对曰:吾以大幸,为子所寄,今子欲使吾为忠耶,则当如子胥屈平,欲使吾为信耶,则当杀身而成名,欲使吾为介节耶,赴水火以全贞,此四者,人之所忌,故吾不敢造意,头曰:吾欲告尔以养性诲尔以优游,而与虮虱同性,不听我谋,悲哉,俱御人体,而独为子头,且拟人其伦,谕子侪偶,子曾不如太原温颙颍,川荀禹。范阳张华,上郡刘许,南阳邹湛,河南郑诩,此数子或蹇吃无宫。商或尪陋希言语,或淹伊多恣态,或驒騱。少智谞,或口如含胶饴,或头如巾齑杵,而犹以文采可观,意思详序,攀龙附凤,并登天府,岂若夫子,徒令唇口腐烂,手足沾濡哉,居有事之世,而耻为权谋,譬犹凿地抱瓮,难以求富,嗟乎子羽,何异牢槛之熊,深阱之虎,石间饿蟹,灶中之鼠,事力虽多,而见功甚少,宜其蜷局剪蹙,至老无所希也。

头部纪事

《史记·补三皇本纪》:女娲氏,亦木德王诸侯有共工,氏与祝融战不胜,而怒乃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
《拾遗记》:庖牺长头修目。
《路史》:太昊伏戏氏日角珠衡,按注孝经援神契宋均注云木精之人,日角额有骨表取象日,所出房所立有星也珠,衡之中有骨表如连,珠象玉衡星。
炎帝神农氏弘,身而牛愿按注愿额首。
《河图》:黄帝广头龙额。
《竹书纪年》:帝颛顼,首戴干戈,有圣德。
《韩诗外传》:禽息秦大夫荐百里奚,不见,纳缪公出当车,以头击闑,〈五结切〉脑裂精出,曰:臣生无补于国,不如死也。缪公感寤,而用百里奚。
《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子玉从晋师。晋侯梦与楚子搏,楚子伏己而盬其脑,是以惧,子犯曰:吉,我得天,楚伏其罪,吾且柔之矣。〈杜预注曰脑能柔物〉
《史记·老子传》〈注〉正义曰:老子广额额有,三五达理日角月悬。
《左传》:襄公十八年秋,齐侯伐我北鄙,中行献子将伐齐,梦与厉公讼,弗胜,公以戈击之,首坠于前,跪而戴之,奉之以走,见梗阳之巫皋,他日见诸道,与之言同,巫曰:今兹主必死,若有事于东方,则可以逞,献子许诺。
《史记·孔子世家》:孔子,生而首圩顶,故因名曰丘云。按注索隐曰:圩顶言顶上窊也,故孔子顶如反宇。反宇者,若屋宇之反,中低而四傍高也。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郭东门。郑人或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累累若丧家之狗。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论语·摘辅》:象樊迟山额,有若月衡反宇,陷额是谓和喜。
《晏子·杂下篇》:景公畋于,梧丘夜犹早公,姑坐睡而梦有五丈夫,北面韦庐称无罪焉公,觉召晏子而告其所梦公曰,我其尝杀不辜诛无罪,邪晏子对曰昔者先君灵,公畋五丈夫罟而骇兽故,杀之断其头而葬之命曰,五丈夫之丘此其地邪,公令人掘而求之则五头同穴,而存焉公曰嘻令吏葬之国,人不知其梦也曰君悯,白骨而况于生者乎。
《左传》:昭公五年,竖,牛奔齐,孟仲之子,杀诸塞关之外,投其首于宁风之棘上。
二十一年,华登以吴师救华氏,败宋师。齐乌枝鸣曰:用少莫如齐致死,齐致死莫如去备,彼多兵矣。请皆用剑,从之,华氏北,复即之,厨人濮以裳裹首而荷以走曰:得华登矣。遂败华氏,于新里。
《吴越春秋》:庆忌之吴。将渡江于中流,要离,顺风而刺庆忌,庆忌顾而挥,三捽其头于水中,乃加于膝上,嘻嘻哉。天下之勇士也。乃敢加兵刃于我。
越王攻吴,兵入于江阳松陵,欲入胥门,来至六七里,望吴南城,见伍子胥头巨若车轮,目若耀电,须发四张,射于十里。
《韩子·内储说篇》:越王虑伐吴,欲人之轻死也,出见怒蛙,乃为之式。从者曰:奚敬于此。王曰:为其有气故也。明年请以头献王者岁,十馀人。
《淮南子·道应训》:赵简子以襄子为后,董阏子曰:无恤贱,今以为后,何也。简子曰:是为人也,能为社稷忍羞。异日,智伯与襄子饮,而批襄子之首。大夫请杀之。襄子曰:先君之立我也。曰:能为社稷忍羞。岂曰能刺人哉。处十月,智伯围襄子于晋阳,襄子疏队而击之,大败智伯,破其首以为饮器。
《吕氏春秋·必己篇》:孟贲过于河,先其伍,船人怒,以楫虓其头,顾不知其孟贲也。中河,孟贲瞋目而视船人,舟人尽扬播入干河。
《战国策》:齐宣王见颜斶,曰:王者贵乎。士贵乎。对曰:士贵耳,王者不贵。王曰:有说乎。曰:有。昔者秦攻齐,令有敢去柳下季垄五十步而樵采者,死不赦。令曰:有能得齐王头者,封万户侯,赐金千镒。由是观之,生王之头,曾不若死士之垄也。
《列女传》:齐钟离春,齐无盐邑之女,其为人极丑无双,臼头,深目,顶上,少发,折腰,出胸。
《春秋后语》:平原君对,赵王曰沔池之会,臣察武安君为人也小头,而锐瞳子白黑分明,小头而锐断敢行也。瞳子白黑分明者,视事明也。
《华阳国志》:周之季,世巴国有乱将军,蔓子请师于楚许以三,城楚王救巴,巴国既宁楚使请,城蔓子曰藉楚之灵克弭祸,难诚许楚王城,将吾头往谢之,城不可得也。乃自刎以头授楚,使王叹曰,使吾得臣若巴蔓子,用城何为乃以上卿礼葬其头。
《史记·范雎传》:魏齐使人笞击雎,雎佯死得出,遂入秦。秦封雎为应侯,魏使须贾于秦,雎谓贾曰:急持魏齐头来。不然,且屠大梁。魏齐走,匿平原君所。平原君入秦,昭王谓曰:范君之仇在君之家,愿使人取其头。平原君曰:今不在臣所。魏齐复走,信陵君未肯见。魏齐怒而自刭,赵王取其头予秦,秦乃出平原君。
《蔺相如传》:赵得楚和氏璧,秦王闻之,愿以十五城易璧。相如奉璧入秦。秦王大喜。相如视秦王无意偿赵城,乃前曰:璧有瑕,请指示王。王授璧,相如持璧却立,倚柱,怒发上冲冠,谓秦王曰:大王得璧,无意偿赵城,故臣复取璧。大王必欲急臣,臣头与璧俱碎于柱矣。《汉书·项籍传》:汉军追羽至乌江,羽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羽乃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公得。乃自刭。王翳取其头。
《田儋传》:汉王立为皇帝,田横惧诛,而与其徒属五百馀人入海,居中。高帝乃使使赦横罪而召之。横至尸乡厩置。谓其客曰:横始与汉王俱南面称孤,今汉王为天子,而横乃为亡虏,北面事之,其愧固已甚矣。且陛下所以欲见我,不过欲一见我面貌耳。陛下在雒阳,今斩吾头,驰三十里间,形容尚未能败,犹可知也。遂自刭,令客奉其头,从使者驰奏之。
《栾布传》:汉击燕,虏布。彭越赎布为梁大夫。使于齐,未反,汉召彭越责以谋反,枭首雒阳,下诏有收视者辄捕之。布还,奏事彭越头下。
《张骞传》:建元中,匈奴降者言匈奴破月氐王,以其头为饮器。
《陈万年传》:万年子咸,年十八,以万年任为郎。有异材,抗直,数言事,刺讥近臣,书数十上,迁为左曹。万年尝病,召咸教戒于床下,语至夜半,咸睡,头触屏风。万年大怒,欲杖之,曰:乃公教戒汝,汝反睡,不听吾言,何也。咸叩头谢曰:具晓所言,大要教咸谄也。
《陈遵传》:遵长八尺馀,长头大鼻,容貌甚伟。
《西京杂记》:广陵王胥,有勇力常于别囿,学格熊后遂能空手搏之,莫不绝胫后为兽,所伤陷脑而死。《后汉书·逄萌传》:萌素明阴阳,知王莽将败,有顷,乃首戴瓦盎,哭于市曰:新乎新乎。因遂潜藏。
《高获传》:获字敬公,汝南新息人也。为人尼首方面。按注尼首,首象尼丘山,中下四方高也。
《董宣传》:宣为洛阳令。时湖阳公主苍头白日杀人,因匿主家,吏不能得。及主出行,而以奴骖乘,宣于夏门亭候之,乃叱奴下车,因格杀之。主即还宫诉帝,帝大怒,召宣,欲箠杀之。宣叩头曰:陛下圣德中兴,而纵奴杀良人,将何以理天下乎。臣不须箠,请得自杀。即以头击楹,流血被面。帝令小黄门持之。
《申屠刚传》:刚,迁尚书令。光武尝欲出游,刚以陇蜀未平,不宜晏安逸豫。谏不见听,遂以头轫乘舆轮,帝遂为止。按注轫,谓以头止车轮也。
《和熹邓皇后传》:后讳绥,太傅禹之孙也。年五岁,太傅夫人爱之,自为剪发。夫人年高目冥,误伤后额,忍痛不言。左右见者怪而问之,后曰:非不痛也,太夫人哀怜为剪发,难伤老人意。故忍之耳。
《李合别传》:公耳,有奇表脑枕如鼎形。
《李固传》:固字子坚,汉中南郑人,司徒合之子也。固貌状有奇表,鼎角匿犀,足履龟文。按注鼎角者,顶有骨如鼎足也。匿犀,伏犀也。谓骨当额上入发际隐起也。《周燮传》:燮字彦祖,汝南安城人,法曹掾燕之后也。燮生而钦颐折额,丑状骇人。其母欲弃之,其父不听,曰:吾闻圣贤多有异貌。兴我宗者,乃此儿也。于是养之。始在髫鬌,而知廉让。
《贾逵传》:逵自为儿童,常在太学,不通人间事。身长八尺二寸,诸儒为之语曰:问事不休贾长头。
《东夷传》:韩有三种: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韩。马韩人唯重璎珠,以缀衣为饰,及悬颈垂耳。大率皆魁头露紒,布袍草履。辰韩儿生欲令其头扁,皆押之以石。
《班超传》:超为人有志,不修小节。尝行诣相者,曰:祭酒,布衣诸生耳,而当封侯万里之外。超问其状。相者曰:生燕颔虎头,飞而食肉,此万里侯相也。
《搜神记》:段医,字元章,广汉新都人也。习易经,明风角。有一生来学。积年,自谓略究要术,辞归乡里。医为合膏药,并以简书封于筒中,告生曰:有急,发视之。生到葭萌,与吏争度津。吏挝破从者头。生开筒得书,言:到葭萌,与吏斗,头破者,以此膏裹之。生用其言,创者即愈。
《魏志·武帝纪〈注〉·曹瞒传》曰:太祖为人佻易无威重,每与人谈论,戏弄言诵,尽无所隐,及欢悦大笑,至以头没杯案中,肴膳皆沾污巾帻。
《异苑》:管宁字幼安避难辽东还汎海遭风船垂倾没宁潜思良久曰吾尝一朝科头三晨晏起今天怒猥集过恐在此
《吴志·孙坚传》:初平三年,坚征荆州,击刘表。〈注〉《英雄记》曰:刘表将吕公将兵缘山向坚,坚轻骑寻山讨公。公兵下石,中坚头,应时脑出物故。
《魏志·庞德传》:郭援、高干等略取河东,太祖使钟繇率关中诸将讨之。〈注〉《魏略》曰:德手斩一级,不知是援。战罢之后,众人皆言援死而不得其首。援,钟氏之甥。德后于鞬中出一头,繇见之而哭。德谢繇,繇曰:援虽我甥,乃国贼也。卿何谢焉。
《牵招传》:袁绍辟招为督军从事,高干阴欲害招。遂东诣太祖。辽东送袁尚首,悬在马市,招睹之悲感,设祭头下。太祖义之。
《蜀志·张飞传》:先主攻刘璋,飞与诸葛亮等溯流而上,分定郡县。至江州,破璋将巴郡太守严颜,生获颜。飞呵颜曰:汝见大军至,何以不降而敢拒战。颜答曰:我州但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也。飞怒,令左右牵去斫头,颜色不变,曰:斫头便斫头,何为。怒耶,飞壮而释之,引为宾客。
《魏志·庞德传》:德与曹仁讨关羽,亲与羽交战,射羽中额。
《卫觊传》:刘廙,字恭嗣。年十岁,戏于讲堂上,司马德操抚其头曰:孺子,孺子,黄中通理,宁自知不。
王隐《晋书》:苍梧太守吴臣据郡邑,不恭王命。孙权遣步骘为交州喻臣。臣照镜不见其头,骘因入,斩之。《蜀志·秦宓传》:吴张温来聘,宓至温问曰:天有头乎。宓曰:有之。温曰:在何方也。宓曰:在西方。《诗》曰乃眷西顾。以此推之,头在西方。
《魏延传》:延既善养士卒,勇猛过人,又性矜高,当时皆避下之。唯杨仪不假借延,延以为至忿,有如水火。十二年,诸葛亮出北谷口,延为前锋。出亮营十里,梦头上生角,以问占梦赵直,直诈延曰:夫麒麟有角而不用,此不战而贼欲自破之象也。退而告人曰:角之为字,刀下为用;头上用刀,其凶甚矣。亮病卒,延叛,据南谷,遣兵逆击仪,士众莫为用命,延独与其子奔汉中。仪遣马岱追斩之,致首于仪,仪自起踏之,曰:庸奴。复能作恶否。
《吴志·孙和传》:权幽闭和。于是骠骑将军朱据、尚书仆射屈晃率诸将吏泥头自缚,连日诣阙请和。权登白爵观见,甚恶之,敕据、晃等无事忿忿。
《晋书·赵至传》:至随嵇康还山阳,改名浚,字允元。康每曰:卿头小而锐,童子白黑分明,有白起之风矣。《张华传》:赵王伦、孙秀疾华如雠。武库火,华惧因此变作,列兵固守,然后救之,故累代之宝及王莽头等尽焚焉。
《石勒载记》:刘曜围洛阳,勒亲救之。谓徐光曰:曜盛兵成皋关,上计也。诸军集于成皋,勒见曜无守军,大悦,举手指天,又自指额曰:天也。谓左右曰:可以贺我矣。《语林》:魏郡太守陈异尝诣郡民尹方方,被头以水洗,盘抱小儿出更,无馀言异曰:被头者,欲吾治民如理发,洗盘者,欲使吾清如水,抱小儿者,欲使吾爱民如赤子也。
《前秦录》:东海王苻雄字元才洪之季子以功拜龙骧将军征伐皆有殊绩雄丑形貌头大足短军中称之为大头龙骧
苻坚字永固,健弟雄之子。祖洪见坚状貌奇而爱之,欲令头坚腹软字之,曰坚头。洪每谓健曰:此儿姿貌瑰伟,质性过人,头大镇重,身长任大,足短安下,非常相也。
王隐《晋书》:元帝白毫生额上,有光明。
《晋书·王珣传》:珣与谢元为桓温掾,俱为温所敬重,尝谓之曰:谢掾必拥旄仗节。王掾当作黑头公。皆未易才也。
《庾亮传》:亮及苏峻战于建阳门,未及阵,士众弃甲而走。亮携其三弟怿、条、翼南奔温峤。峻平,帝幸温峤舟,亮泥首谢罪。
《慕容德传》:德姿貌雄伟,额有日角偃月重文。
《世说》:祖广行恒缩头。诣桓南郡,始下车,桓曰:天甚晴朗,祖参军如从屋漏中来。
王孝伯死,县其首于大桁。司马太傅命驾出,至标所,熟视首,曰:卿何故趣,欲杀我耶。
《易洞》:林郭璞为左尉。周恭卜云:君堕马伤头。尉后乘马行黄昏坂,下有犊车触马,马惊,头打石上,流血殆死。
《晋书·桓元传》:元,大司马温之孽子也。温临终,命以为嗣。年七岁,温服终,府州文武辞其叔父冲,冲抚元头曰:此汝家之故吏也。元因涕泪覆面,众并异之。《长沙耆旧传》:刘寿少时遇相师,曰:君脑有玉枕,必至公也。后至太尉。
《搜神记》:秦瞻,居曲阿彭皇野,忽有物如蛇,突入其脑中。蛇来,先闻臭气,便于鼻中入,盘其头中。觉哄哄。仅闻其脑间食声咂咂。数日而出。去,寻复来。取手巾缚鼻口,亦被入。积年无他病,唯患头重。
《宋书·沈庆之传》:庆之患头风,好著狐皮帽,群蛮恶之,号曰苍头公。
《南齐书·张欣泰传》:欣泰少时有人相其当得三公,而年才三十。后屋瓦堕伤额,又问相者,云无复公相,年寿更增,亦可得方伯耳。
《南史·范岫传》:岫博涉多通,尤悉魏、晋以来吉凶故事。南乡范云谓人曰:诸君进止威仪,当问范长头。以岫多识前代旧事也。
《梁书·扶南国传》:顿逊国之外,大海洲中,有毗骞国,去扶南八千里。传其王身长丈二,头长三尺,自古来不死,莫知其年。南方号曰长颈王。
《儿世说》:徐陵数岁,家人携候宝志,志摩其顶,曰:此天上石麒麟也。
《魏书·古弼传》:世祖大阅,将校猎于河西。弼留守,诏以肥马给骑人,弼命给弱者。世祖大怒曰:尖头奴,敢裁量朕也。朕还台,先斩此奴。弼头尖,世祖常名之曰笔头,是以时人呼为笔公。
《寇赞传》:赞为南雍州刺史,赐爵河南公,加安南将军。初,赞之未贵也,尝从相者唐文相。文曰:君额上黑子入帻,位当至方伯封公。及贵也,乃赐文衣服、良马。《北齐书·神武本纪》:神武目有精光,长头高颧。
《文宣帝纪》:帝既为王,梦人以笔点己额。旦以告馆客王昙哲曰:吾其退乎。昙贺曰:王上加额,便成主字,乃当进也。
《三国典略》:齐南阳王绰与齐王俱五月五日生武成以绰母李夫人非嫡故贬之为弟俗云其日生者脑不坏烂死后踰一年方许收殓毛发不落如生人焉隋书高祖本纪高祖生于冯翊般若寺皇妣尝抱高祖忽见头上角出遍体鳞起皇妣大骇坠高祖于地高祖为人龙颜额上有五柱入顶
《刘焯传》:焯犀额龟背望高视远聪敏沉深弱不好弄《独异志》:隋炀帝无道,杜伏威以齐州叛。炀帝遣陈棱击之。棱下偏裨射中伏威额。伏威怒曰:不杀射我者,终不拔此箭。由是奋击而入,获所射者,乃令拔箭毕,然后斩其首,携入棱军中,棱遂大败。
《唐书·袁天纲传》:天纲在洛阳与杜淹、王圭、韦挺游。见窦轨曰:君伏犀贯玉枕,辅角完起,十年且显,立功其在梁、益间耶。轨后为益州行台仆射,帝在九成宫,令视马周,曰:马君伏犀贯脑,贵验也。近古君臣相遇未有及公者。
《大唐新语》:高宗末年,苦风眩头重,目不能视。则天幸灾逞己志,潜遏绝医术,不欲其愈。及疾甚,召侍医张文仲、秦鸣鹤诊之。鸣鹤曰:风毒上攻,若刺头出少血,则愈矣。则天帘中怒曰:此可斩。天子头上岂是试出血处耶。鸣鹤叩头请命,高宗曰:医之议病,理不加罪。且我头重闷,殆不能忍,出血未必不佳。朕意决矣。命刺之。鸣鹤刺百会及胐户出血。高宗曰:吾眼明矣。言未毕,则天自帘中顶礼以谢鸣鹤等曰:此天赐我师也。躬负缯宝以遗之。高宗甚愧焉。
《唐书·李白传》:张旭每大醉,以头濡墨而书。
《香案牍》:司马承祯善金剪刀书脑中有小儿诵经声玲玲如振玉额上小日如钱耀射一席
《酉阳杂俎》:王皎善术数天宝中偶与客夜坐指星月曰时将乱矣为邻人所传时上春秋高颇拘忌其语为人所奏上令密诏杀之刑者钁其头数十方死因破其脑视之脑骨厚一寸八分皎先与达奚侍郎还往及安史平皎忽杖履至达奚家方知异人也《唐书·刘栖楚传》:栖楚擢右拾遗。敬宗立,视朝常晏,数游畋失德。栖楚谏曰:陛下以少主,践祚未几,恶德流布,恐福祚之不长也。臣以谏为官,使陛下负天下讥,请碎首以谢。遂额叩龙墀,血被面。
《酉阳杂俎》:柳芳为郎中,子登疾重。时名医张方福初除泗州,与芳故旧,芳贺之,具言子病。惟恃故人一顾也。张诘旦候芳,芳遽引见登。遥见登顶曰:有此顶骨,何忧也。因按脉五息。复曰:不错,寿且愈八十。乃留芳数十字。谓登曰:不服此亦得。登后为庶子,年至九十而卒。
《续博物志》:岭南溪洞中,往往有飞头者,故有飞头老子之号。头将飞一日前,颈有痕,匝项如红缕,妻子共守之。及夜生翼飞去,晓却还。
《实宾录》:五代卢旧祖父仕,唐俱至显官。子孙生而头锐,时人号尖头卢家。
《录异记》:洪州北界大王埠胡氏子,亡其名。胡本家贫,有子五人,其最小者,气状殊伟。此子既生,家稍充给。农桑营赡,力渐丰足。乡里咸异之。其家令此子以船载麦,溯流诣州市。未至间,船势抵岸,力不能制,沙摧岸崩。得钱数百万,其家益富,市置仆马,此子因往来城市及中道,所乘之马跑地不进。因令左右斸之。得金五百两。赍之还家。他日复诣城市,因有商胡遇之,知其头中有珠,使人诱之以其狎熟,饮之以酒,取其珠而去。初额上有肉,隐起如半毬子形,失珠之后,其肉遂陷。既还家,亲友眷属,咸共嗟讶。自是此子精神减耗,成疾而卒,其家生计亦渐亡落焉。
《宋史·陶榖传》:榖历刑部、户部二尚书。尝自曰:吾头骨法相非常,当戴貂蝉冠尔。盖有意大用也,人多笑之。《青箱杂记》:相国刘公沆累举不第天圣中将办装赴省试一夕梦被人砍落头心甚恶之有乡人为解释曰状元不到十二郎做〈刘公第十二〉只得第二人刘公因诘之曰虽砍却头刘沆在里盖南音谓项为沆刘留同音后果第二人及第
《泊宅编》:陆轸日记天圣中陆同判衢州一旦早起觉印堂痒以手揣之司空部上有肉突起如指面大两日渐坚实又至两月天庭亦然又一日天部辅角部亦然又两月左右龙角骨起映得印堂甚低当月印堂连山根起与二龙角相应相次左右眉棱连额角每以相书考验此诸部骨起皆主封侯公相之贵然公官不过吏部郎中直昭文馆典数郡而已其后孙佃入政府赠公官至司空以此知之赠官亦不虚也道山清话魏公在永兴一日有一幕官来参公一见熟视蹙然不乐凡数月未尝交一语仪公乘间问公幕官者公初不识之胡然一见而不乐公曰见其额上有块隐起必是礼拜当非佳士恁地人缓急怎生倚仗
《老学庵笔记》:魏道弼参政使金人军中抗辞不挠虏酋大怒欲于马前斩之挥剑垂及颈而止故道弼头微偏
《诚斋杂记》:子瞻有小妹善词赋敏慧多辨其额广而如凸子瞻尝戏之曰莲步未移香阁下梅妆先露画屏前
《清波杂志》:蕲王每与军官饮不设果肴王权一日窃怀一萝卜蕲王见之大怒曰小子如此口馋俾趋前以手按其额痛不可忍随成痕肿既乃复与之饮《元史·何荣祖传》:荣祖状貌魁伟,额有赤文如双树,背负隆起。有相者谓曰:子位极人臣,且寿相也。
《龙兴慈记》:国初顽民窜避缁流收聚数十掘深坑埋身露顶大斧一削去数颗名铲头会惟一僧削去复生连削连生凡四五次乃释之并罢斯会
《见闻录》:文懿杨公讳守陈天庭有黑子七如北斗见者奇之

头部杂录

《易经》:大过上六:过涉灭顶,凶,无咎。按程传履险蹈祸如过涉于水至灭没其顶其凶可知
《未济》:饮酒濡其首,有孚失是。
《说卦》:九乾为首。按正义乾尊而在上故为首大全丘氏曰首会诸阳
《说卦》:十一巽为广颡。按大全徐氏曰二阳在上为广颡吴氏曰阳体盛者额广阴体盛者额狭
《诗经·鄘风·君子偕老篇》:扬且之晰也。按注扬眉上广也晰白也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按注颜额角丰满也
《卫风·硕人篇》:螓首蛾眉。按注螓如蝉而小其额广而方正
《礼记·曲礼》:居丧之礼,头有创则沐。
王制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按注雕刻也题额也刻其额以丹青涅之
楚辞魂兮归来无上天些一夫九首拔木九千些吕氏春秋今有人于此断头以易冠杀身以易衣世必惑也是何也,冠所以饰头衣所,以饰身今杀其所饰而,要所以饰则不知所为,矣世之趋利似此亦不知所为也。
《战国策》:白头如新,倾盖如旧。
《淮南子·说山训》:亡羊而得牛,则莫不利失也;断指而免头,则莫不利为也。
礼斗威仪君乘火而王其民锐头君乘土而王其民大头
《春秋·元命苞》:脑之为言在也人精在脑
在天为文昌在人为颜太一之谓也颜之言气畔也阳立于五故颜博五寸
诗含神雾代汉者龙颜朱额
《盐铁论》:古者君子思德小人思利今人坚额健舌或以致业
《说文》:首头也顶巅也
《潜溪》:邃言人有奔走而求首者或告之曰尔首不亡也指以示之恍然而悟学者之于道亦然

头部外编

《述异记》:昔盘古氏之死也,头为四岳,秦、汉间俗说盘古氏头为东岳,腹为中岳,左臂为南岳,右臂为北岳,足为西岳。
《山海经》:三首国一身三首。羽民国为人长头。
共工之臣曰相抑氏,九首,以食于九山。
《后汉书·南蛮传》:昔高辛氏有犬戎之寇,帝患其侵暴,而征伐不克。乃访募天下,有能得犬戎之将吴将军头者,购黄金千镒,邑万家,又妻以少女。时帝有畜狗,其毛五采,名曰槃瓠。下令之后,槃瓠遂衔人头造阙下,群臣怪而诊之,乃吴将军首也,遂以女配槃瓠。《楚王铸剑记》:楚干将为楚王作剑,三年乃成。王怒,杀之。子赤欲报楚王,王梦见一儿眉间广尺,言欲报雠。王即购之千金儿,闻之,亡去入山,行歌客有逢者,谓:子年少,何哭之甚悲邪。曰:楚王杀吾父,吾欲报之。客曰:闻王购子头千金,将子头与剑来为子报之。儿曰:幸甚。即自刎,两手捧头及剑,奉之立僵,客曰:吾不负子也。于是尸乃仆,客持头往见楚王,王大喜。客曰:此乃勇士头也,当于汤镬煮之。王如其言,煮头三日,三夕不烂,头踔出汤中,踬目大怒,客曰:此儿头不烂,愿王自往临视之,是必烂也。王即临之,客以剑拟王,王头随堕汤中,客亦自拟己头,头复堕汤中,三首俱烂,不可识别,乃分其汤肉,葬之。故通名三王墓。
《搜神记》:汉武时,苍梧贾雍为豫章太守,有神术,出界讨贼,为贼所杀,失头,上马还营营中,咸走来视雍。雍胸中语曰:战不利,为贼所伤。诸君视有头佳乎。无头佳乎。吏涕泣曰:有头佳。雍曰:不然。无头亦佳。言毕,遂死。
《神仙传》:曹公捕,左慈数日得之,便断头以白曹公,公大喜,曰:果慈头。定视是一束茅耳。
《搜神记》:秦时南方有落头民,其头能飞。吴时,将军朱桓得一婢,每夜卧后,头辄飞去,或从狗窦,或从天窗中出入。以耳为翼,将晓复还。数数如此,旁人怪之,夜中照视,惟有身,无头,其体微冷,气息裁,属乃蒙之以被至晓,头还碍被不得安,两三度堕地,噫咤甚愁体气甚急状,若将死,乃去被,头复起傅颈。有顷,和平桓以为大怪畏不敢畜,乃放遣之,既而详之,乃知天性也。时南征大将亦往往得之,又尝有覆以铜盘者头不得,进遂死。
渤海太守史良好,一女子,许嫁而不果,良怒,杀之,断其头而归,投于灶下。曰当令火葬。头语曰:使君我相从,何图当尔。
《异苑》:晋太始中,豫州刺史彭城刘德愿镇寿阳。住内屋,闭户未合,辄有人头进门扉,窥看户内。是丈夫,露髻团面。内人惊告,把火搜觅,了不见人。刘明年竟被诛。
晋夏侯元,字太初,以当时才望,为司马景王所忌而杀之。宗族为之设祭。见元来灵坐,上脱头置其傍,悉取果食鱼肉之属,以内颈中毕,还自安其头。
元帝永昌元年丹,阳甘卓将袭王,敦既而中止,及还家多变怪自,照镜不见其头,乃视庭树而,头在树上心甚恶之,先时历阳陈训私谓所,亲曰:甘侯头低而视仰相法名为,盼刀又目有赤脉自,外而入不出十年必以兵,殁不领兵则可以免至是果为敦所袭。东晋谢安字安石于后,府接宾妇刘氏见,狗衔谢头来久,之乃失所在妇具,说之谢容色,无易是月而薨,《幽明录》:河东贾弼为琅邪参军,夜梦一人,面㾴大鼻瞷目,请曰:爱君之貌,换君之头,可乎。梦中不获已,遂被换去。觉而人,见者悉惊走,还家,家人悉藏。自此后,能半面啼半面笑。
《异苑》:谢灵运以元嘉五年,忽见谢晦,手提其头,来坐别床,血色淋漓,不可忍视。谢遂被诛。
《酉阳杂俎》:张魏公,在蜀时,有梵僧难陁得如幻三眛,入水火,贯金石,变化无穷。尝在饮会,令人断其头,钉耳于柱,无血。身坐席上,酒至,泻入脰疮中,面赤而歌,手复抵节。会罢,自起提首安之,初无痕也。
《春渚记闻》:巴郡健步,王信者持书至都始,出郡城数十里道傍顾见二,道士野酌食桃甚大信,亦休其仄固乞之道士,探怀取一大如盂者,授之信喜跪谢引裾裹,桃而行未数里探桃,将食则一人首也,血渍殷然即惊惧亟投之,涧水疾走还郡状若,狂人见人即作怖畏状口,称怖人,怖人。
《近峰记》:略建文时,新宫初成见男子提一人头,血色模糊直入宫中,索之无得也。

颈部汇考

《释名》

《释形体》

项,确也。坚。确,受枕之处也。
颈,径也。径挺而长也。

《博雅》《释亲》

颃,〈乎郎〉〈翁〉〈成〉颈,脰项也。

《析骨分经》《颈》

头颈骨。

《项》

颈外皮肉也中,属督脉督之两旁,属足太阳膀胱经,膀之侧属手少阳三焦经,三焦之前属手太阳小肠经,小肠之内属手阳明大肠经,大肠之内属足少阳胆经,胆之内属足阳明胃经,胃之内属任脉。

颈部纪事

《尸子》:禹长颈乌喙。
《左传》:成公十六年夏六月,晋楚遇于鄢陵,吕锜梦射月,中之,退入于泥,及战,射共王中目,王召养由基,与之两矢,使射吕锜,中项伏。襄公十八年,晋侯伐齐,齐侯禦诸平阴,丙寅晦,齐师夜遁,殖绰,郭最殿,晋州绰及之,射殖绰中肩,两矢夹脰。按注脰颈也。
《家语》:孔子颈似皋陶。
《吴越春秋》:越王为人长颈鸟喙。
《左传》:定公十四年,吴伐越,越子勾践禦之,陈于欈李,勾践患吴之整也。使死士再禽焉。不动,使罪人三行,属剑于颈,而辞曰:二君有治,臣奸旗鼓,不敏于君之行前,不敢逃刑,敢归死,遂自刭也。师属之目,越子因而伐之,大败之。
《史记·秦本纪》:子婴为秦王,四十六日楚将沛公破秦,军入武关遂至,霸上使人约降子婴子,婴即系颈以组白马素车奉天,子玺符降轵道旁沛,公遂入咸阳按注应,劭曰系颈者言欲自杀也。
《汉书·周昌传》:昌尝燕入奏事,高帝方拥戚姬,昌还走。高帝逐得,骑昌项,问曰:我何如主也。昌仰曰:陛下即桀纣之主也。
《灌夫传》:田鼢取燕王女为夫人,太后诏列侯宗室皆往贺。夫行酒,至鼢,鼢曰:不能满觞。夫怒,因嘻笑曰:将军贵人也,毕之。时鼢不肯。行酒次至临汝侯灌贤,贤方与程不识耳语。夫无所发怒,乃骂贤效女曹儿耳语。坐乃起更衣,稍稍去。婴去,戏夫。〈戏古麾字招麾之令出也〉夫出,鼢遂怒曰:此吾骄灌夫罪也。乃令骑留夫,夫不得出。藉福起为谢,按夫项令谢。夫愈怒,不肯顺。鼢乃戏骑缚夫置传舍。
《张耳陈馀传》:耳子,敖尚高祖长女高祖,过赵箕踞骂詈赵相贯,高欲杀之。高怨家知其谋,告之。于是上逮捕赵王诸反者。高具道本根,王不知状,上乃赦赵王。上贤高,使泄公赦之。高曰:所以不死,白张王不反耳。今王已出,吾责塞矣。且人臣有篡弑之名,岂有面目复事上哉。乃仰绝亢而死。按注尔雅云:亢,鸟咙,即喉咙也。
《金日磾传》:日磾子二人皆爱,为帝弄儿,常在旁侧。弄儿或自后拥上项,日磾在前,见而目之。弄儿走且啼曰:翁怒。上谓日磾何怒吾儿为。
《王莽传》:莽遣著武将军逯并等填名都,挠乱州郡,妄封人颈,得钱者去。按注:以法枉良人为僮仆,封其颈以别之也。得顾钱,乃去封。
《蜀志·先主传》:先主率其属从校尉邹靖讨黄巾贼有功,除安喜尉。督邮以公事到县,先主求谒,不通,直入缚督邮,杖二百,解绶系其颈著马枊,弃官亡命。〈枊音盎〉《魏志·武帝纪》:建安二年,张绣反公战,败还许。〈注〉《世语》曰:旧制,三公领兵入见,皆交戟叉颈而前。初,公将讨张绣,入觐天子,时始复此制。公自此不复朝见。《辛毗传》〈注〉世语曰:初文帝与陈思王争为太子,既而文帝得立,抱毗颈而喜曰:辛君知我喜否。
《东夷传》:毋丘俭讨句丽,句丽王宫奔北沃沮。王颀追讨宫,尽其东界。问其耆老:海东复有人不。耆老言国人尝乘船捕鱼,遭风见吹数十日,东得一岛。得一破船,随波出在海岸边,有一人项中复有面,生得之,与语不相通,不食而死。
《明帝纪》:景初三年,宣王还至河内,帝驿马召到,引入卧内,执其手谓曰:吾疾甚,以后事属君。〈注〉《魏略》曰:帝既从刘放计,召司马宣王,宣王驰到,入见帝。劳问讫,乃召齐、秦二王以示宣王,别指齐王谓宣王曰:此是也,君谛视之,勿误也。又教齐王令前抱宣王颈。《晋书·杜预传》:预,攻江陵,吴人知预病瘿,惮其智计。每大树似瘿,辄斫使白,题曰杜预颈。
《梁书·扶南国传》:顿逊国之外,大海洲中,有毗骞国,去扶南八千里。传其王身长丈二,头长三尺,自古来不死,莫知其年。南方号曰长颈王。
《北齐书·高昂传》:昂,龙眉豹颈,姿体雄异。
《隋书·刘昶女传》:昶与高祖有旧。其子居士,为太子千牛备身,聚徒任侠,不遵法度。取公卿子弟膂力雄健者,辄将至家,以车轮括其颈而捧之。殆死能不屈者,称为壮士,释而与交。
《唐书·屈突通传》:通守河东,高祖围之,或说之降,曰:吾蒙国厚恩。惟有死报尔。每自摩其颈曰:要当为国家受人一刀。
《林蕴传》:蕴世通经,西川节度使韦皋辟推官。刘辟反,蕴晓以逆顺,不听。复遗书切谏,辟怒,械于狱,且杀之,将就刑,大呼曰: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得死为幸矣。辟惜其直,阴戒刑人抽剑磨其颈,以胁服之。蕴叱曰:死即死,我颈岂顽奴砥石耶。辟知不可服,舍之。
《续博物志》:岭南溪,洞中往往,有飞头者头将飞一日前,颈有痕匝项如红缕妻子,共守之及夜生翼,飞去晓却还。
《宋史·吕夷简传》:郭后以怒尚美人,批其颊,误伤帝颈。帝以爪痕示执政大臣,夷简以前罢相故,遂主废后议。仁宗疑之,夷简曰:光武,汉之明主也,郭后止以怨怼坐废,况伤陛下颈乎。后遂废。
《珍珠船》:国史王钦,若项有小疣人目为瘿相。
《老学庵笔记》:魏道弼参政使金人,军中抗辞不挠虏酋大,怒欲于马前斩之挥剑,垂及颈而止故道弼头微偏。

颈部杂录

《诗经·卫风·硕人篇》:领如蝤蛴。按注:领颈也,蝤蛴木虫,之白而长者。
《春秋·元命苞》:北方至寒,其人短颈。〈短颈,畏寒也。〉《礼》:斗威仪君乘木,而王其民长颈。
《说文》:颈,头茎也。脰,项也。
《博物志》:人以冷水自渍至膝,可顿啖数十枚,瓜渍至颈可啖百馀枚,水皆作瓜气味。
北方太阴,土平广深,其人广面缩项。
《栾城遗言》:公谓籀曰:苏瑰训颋,常令衣青布襦,伏于床下,出其颈受槚楚。汝今懒惰,可乎。

颈部外编

《游宦记闻》:沙随,先生尝云顷于,行在见一,道人以笛拄项下吹,曲其声清畅而,不近口竟不晓所以然。《珍珠船》:伶人刁俊,朝妻项瘿如鸡,卵渐如数斛之囊中有琴瑟,笙磬之音瘿裂一猱,跳出曰:吾老猴精解风雨与汉江鬼,愁潭老蛟往还天诛,蛟搜索党与故亡匿夫人蛴螬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