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一利咥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六百三十八卷目录

 郁久闾姓部汇考
  魏书〈蠕蠕传〉
  郑樵通志〈代北三字姓〉
 郁久闾姓部列传
  北魏
  郁久闾车鹿会   郁久闾毗
  北齐
  郁久闾状延    郁久闾李家提
  郁久闾豆拔提
  北周
  郁久闾是发
 斛瑟罗姓独孤浑姓宿六斤姓郁原甄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代北三字姓〉
 一利咥姓部汇考
  唐书〈薛延陁传〉
 一利咥姓部列传
  唐
  一利咥乙失钵   一利咥夷男
 乙那娄姓壹斗眷姓乙速孤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代北三字姓〉
 乞利咥姓部汇考
  唐书〈天竺传〉
 乞利咥姓部列传
  唐
  乞利咥尸罗逸多
 勿忸于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代北三字姓〉
 孛朮鲁姓部汇考
  金史〈国语解〉
  元史〈孛朮鲁翀传〉
 孛朮鲁姓部列传
  金
  孛朮鲁定方    孛朮鲁阿鲁罕
  孛朮鲁舍厮    孛朮鲁子元
  孛朮鲁达阿    孛朮鲁毛良虎
  孛朮鲁合住    孛朮鲁德裕
  孛朮鲁买奴    孛朮鲁娄室
  孛朮鲁福寿    孛朮鲁久住
  元
  孛朮鲁德     孛朮鲁居谦
  孛朮鲁翀     孛朮鲁远

氏族典第六百三十八卷

郁久闾姓部汇考

《魏书》《蠕蠕传》

蠕蠕,姓郁久闾氏。始神元之末,掠骑有得一奴,发始齐眉,忘本姓名,其主字之曰木骨闾。木骨闾者,首秃也。木骨闾与郁久闾声相近,故子孙因以为氏。

《郑樵·通志》代北三字姓

郁久闾氏,后魏神元时掠骑获木骨闾,北方言青首秃也,自云匈奴之甥车鹿会有部,众声讹为郁久闾氏,魏帝号之为茹茹,或为蠕蠕。

郁久闾姓部列传

北魏

郁久闾车鹿会

《魏书·蠕蠕传》:车鹿会,始有部众,自号柔然,而役属于国。

郁久闾毗

《魏书·皇后传》:景穆恭皇后郁久闾氏,河东王毗妹也。

北齐

郁久闾状延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天保六年六月,帝亲讨茹茹,获其郁久闾状延等。

郁久闾李家提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天保六年,帝讨茹茹,郁久闾李家提率部人降。

郁久闾豆拔提

《北齐书·王峻传》:茹茹东徙峻设伏大破之,获其名王郁久闾豆拔提等数十人。

北周

郁久闾是发

《周书·窦炽传》:茹茹寇广武,炽讨,大破之,斩其帅郁久闾是发。

斛瑟罗姓独孤浑姓宿六斤姓郁原甄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

代北三字姓

斛瑟罗氏,改为罗氏。
独孤浑氏,改为杜氏。
宿六斤氏,改为宿氏。
郁原甄氏,改为甄氏。

一利咥姓部汇考

《唐书》

《薛延陁传》

薛延陁,姓一利咥氏。

一利咥姓部列传

一利咥乙失钵

《唐书·薛延陁传》:乙失钵为野咥可汗,保燕末山。

一利咥夷男

《唐书·薛延陁传》:乙失钵孙曰夷男,太宗册为真珠毗伽可汗,遣使谢,归方物。

乙那娄姓壹斗眷姓乙速孤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

代北三字姓

乙那娄氏,改为娄氏。
壹斗眷氏,改为明氏。
乙速孤氏,代人,随魏南迁。

乞利咥姓部汇考

《唐书》

《天竺传》

天竺王姓乞利咥氏,亦曰刹利。

乞利咥姓部列传

乞利咥尸罗逸多

《唐书·天竺传》:武德中,国大乱,王尸罗逸多勒兵战无前,因讨四天竺,皆北面臣之。贞观十五年,遣使上书,复献火珠、菩提树。

勿忸于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

代北三字姓

勿忸于氏,《官氏志》云:改为于氏,疑与万纽于同。

孛朮鲁姓部汇考

《金史》

《国语解》〈姓氏〉

孛朮鲁曰鲁。

《元史》《孛朮鲁翀传》

孛朮鲁,金泰和间,女真姓氏,望属广平。

孛朮鲁姓部列传

孛朮鲁定方

《金史·孛朮鲁定方传》:定方,本名阿海,内吉河人也。材勇绝伦。海陵素闻其名。天德初,召授武义将军,充护卫,迁宿直将军,赐予甚厚。寻为殿前右卫将军,又三月,擢殿前右副点检,世袭猛安,改左副点检。出为河南尹,改彰德军节度使。海陵南伐,定方为神勇军都总管。大定二年,宋人陷汝州,河南统军使宗尹遣定方将兵四千往取之。汝州东南及北面皆山林险阻,不可以骑军战。是时,宋兵由鸦路出没,定方至襄城,得敌虚实,遂牒谕汝州属县曰:我率许州戍兵十二万径取汝州,尔等可备粮草二十万,使人扬言欲据要路绝宋兵往来。既而定方引兵趋鸦路,宋人闻之,果弃城遁去。定方至鲁山境,知宋兵已去,遂遣轻骑二百追至布裤叉,击败之,遂复汝州。授凤翔尹。宋人阻边,以本职行河南道军马副统,率步骑六万,将由寿州进军,次亳州。宋李世辅陷宿州,定方从左副元帅志宁战于城下。时天大署,定方督战,驰突敌阵中,出入数四,渴甚,因出阵下马取水,为人所害,年四十四。上闻而悯之,诏有司致祭,赙银五百两、重綵二十端,赠金紫光禄大夫。

孛朮鲁阿鲁罕

《金史·孛朮鲁阿鲁罕传》:阿鲁罕,隆州琶离葛山人。年八岁,选习契丹字,再选习女直字。既壮,为黄龙府路万户令史。贞元二年,试外路胥吏三百人补随朝,阿鲁罕在第一,补宗正府令史,累擢尚书省令史。仆散忠义讨窝斡,辟置幕府,掌边关文字,甚见信任。窝斡既平,阿鲁罕招集散亡,复业者数万人。复从忠义伐宋,屡入奏事,论列可否。上谓宰相曰:阿鲁罕所言,可行者即行之。宋人请和,忠义使阿鲁罕往。和议定,阿鲁罕入奏,赐银百两、重綵十端。忠义荐阿鲁罕有才干,可任尚书省都事,诏以为大理司直。未几,受尚书省都事,除同知顺天军节度事。纥石烈志宁北巡,阿鲁罕摄左右司郎中。还朝,除刑部员外郎,再迁侍御史。上问纥石烈良弼曰:阿鲁罕何如人也。对曰:有干材,持心忠正,出言不阿顺。数日,迁劝农副使,兼同修国史,侍御史如故。改右司郎中。奏请徙河南戍军屯营城中者于十里外,从之。迁吏部侍郎,除山东统军都监,徙置河南八猛安。迁武胜节度使。入为吏部尚书,改西南路招讨使。有司督本路猛安人户所贷官粟,阿鲁罕乞俟丰年,从之。军人有以甲叶贸易诸物,天德榷场及界外岁采铜矿,或因私挟兵铁与之市易,皆一切禁绝之。上番军不许用亲戚、奴婢及佣雇者,营堑损圮以时葺治,不与所部猛安谋克会宴,故兵民皆畏爱之。上谓太尉守道曰:阿鲁罕及上京留守完颜乌里也皆起身胥吏,阿鲁罕为人沈厚,其贤过之。改陕西路统军使兼京兆尹。陕西军籍有阙,旧例用子弟补充,而材多不堪用,阿鲁罕于阿里喜旗鼓手内选补。军人以春牧马,经夏不收饲,瘠弱多死,阿鲁罕命以时收秣之,故死损者少。仍春秋督阅军士骑射,以严武备。终南采漆者,节其期限,检其出入,以防奸细。上谓宰相曰:阿鲁罕所至称治,陕西政迹尤著,用之虽迟,亦可得数年力也。召为参知政事,命条上天德、陕西行事,上称善。以疾乞致仕,除北京留守,卒。

孛朮鲁舍厮

《金史·世宗本纪》:大定十六年十一月,尚书省奏,河北东路胡剌温猛安所割谋克孛朮鲁舍厮,以谋克让其兄子蒲速列。上贤而从之,仍令议加舍厮恩赏。

孛朮鲁子元

《金史·章宗本纪》:明昌六年三月,以翰林直学士孛朮鲁子元兼右司谏。

孛朮鲁达阿

《金史·宣宗本纪》:兴定五年二月,以孛朮鲁达阿权元帅右都监。

孛朮鲁毛良虎

《金史·宣宗本纪》:兴定五年三月,前邓州千户孛朮鲁毛良虎自拔归国。

孛朮鲁合住

《金史·宣宗本纪》:兴定五年三月夏,入据来羌城,孛朮鲁合住以重赏诱胁从人为内应,督兵急攻城,拔之。

孛朮鲁德裕

《金史·孛朮鲁德裕传》:德裕,本名蒲剌都,隆安路猛安人。补枢密院尚书省令史,右三部检法、监察御史,迁少府监丞。明昌末,修北边濠堑,立堡寨,以劳进官三阶,授大理正。丁母忧,起复广宁治中,历顺州、滨州刺史。坐前在顺州市物亏直,遇赦,改刺沈州,累官北京路按察使、太子詹事、元帅左都监,迁左监军兼临潢府路兵马都总管。坐士马物故多,及都统按带私率官兵救护家属,德裕蔽之,御史劾奏逮狱。遇赦,谪宁海州刺史,稍迁泗州防禦使、武胜军节度使。贞祐二年,改知临洮府事,兼陕西路副统军。召为御史中丞,拜参知政事兼签枢密院事,行省大名。诏发河北兵救中都。凡真定、中山、保、涿等兵,元帅左监军永锡将之,大名、河间、清、沧、观、霸、河南等兵,德裕将之,并护清、沧粮运。德裕不时发。及李英至霸州兵败,粮尽亡失,坐㢮慢兵期,责授沂州防禦使,寻知益都府事。兴定元年二月,卒。

孛朮鲁买奴

《金史·哀宗本纪》:天兴元年十二月,诏议亲出,以北面元帅孛朮鲁买奴等留守。

孛朮鲁娄室

《金史·哀宗本纪》:天兴二年九月庚戌,分军防守四面及子城,以总帅孛朮鲁娄室守东面。

孛朮鲁福寿

《金史·孛朮鲁福寿传》:福寿,为唐邑主簿。大元兵攻唐邑,福寿与战,死之。赠官三阶,赙钱五百贯。

孛朮鲁久住

《金史·白华传》:范用吉者,本姓孛朮鲁,名久住。初归入宋,谒制置赵范,将以计动其心,故更姓名范用吉。赵怒其触讳,斥之,用吉犹应对如故。赵良久方悟,且利其事与己符,遂擢置左右,凡所言动,略不加疑,遂易其姓曰花,使为太尉,改镇均州。未几,纳款于北。后以家人诬以欲叛,为同列所害。

孛朮鲁德

《元史·孛朮鲁翀传》:翀祖德,从宪宗南征,因家邓之顺阳,以功封南阳郡侯。

孛朮鲁居谦

《元史·孛朮鲁翀传》:翀父居谦,用翀贵,封南阳郡公。初,居谦辟掾江西,以家自随,生翀赣江舟中,釜鸣者三,人以为异。

孛朮鲁翀

《元史·孛朮鲁翀传》:翀,字子巩,其先隆安人。金泰和间,定女直姓氏,属望广平。翀稍长,即勤学。父殁,家事渐落,翀不恤,而为学益力,乃自顺阳复往江西,从新喻萧克翁学。克翁,宋参政燧之四世孙也,隐居不仕,学行为州里所敬。尝夜梦大鸟止其所居,翼覆轩外,举家惊异,出视之,冲天而去。明日,翀至。翀始名思温,字伯和,克翁为易今名字,以梦故。后复从京兆萧𣂏游,其学益宏以肆。翰林学士承旨姚燧以书抵𣂏曰:燧见人多矣,学问文章,无足与子翚比伦者。于是𣂏以女妻之。大德十一年,用荐者,授襄阳县儒学教谕,升汴梁路儒学正。会修《世皇实录》,燧首以翀荐。至大四年,授翰林国史院编修官。延祐二年,擢河东道廉访司经历,迁陕西行台监察御史,赈济吐蕃,多所建白。五年,拜监察御史。时英皇未出阁,翀言:宜择正人以辅导。帝嘉纳之。寻劾奏中书参议元明善,帝初怒,不纳,明日,乃命改明善他官,而传旨慰谕翀。巡按辽阳,有旨给以弓矢环刀。后因为定制。还往淮东覈宪司官声迹,淮东宪臣,惟尚刑,多置狱具,翀曰:国家所以立风纪,盖将肃清天下,初不尚刑也。取其狱具焚之。时有旨凡以吏进者,降二等,从七品以上不得用。翀言:科举未立,人才多以吏进,若一概屈抑,恐未足尽天下持平之议。请吏进者,宜止于五品。许之,因著为令。除右司都事,擢翰林修撰,又改左司都事。升右司员外郎,奉旨预修《大元通制》,书成,翀为之序。泰定元年,迁国子司业。明年,出为河南行省左右司郎中。三年,擢燕南河北道廉访使,晋州达鲁花赤有罪就逮,而奉使宣抚以印帖徵之,欲缓其事,翀发其奸,奉使因遁去。入佥太常礼仪院事,盗窃太庙神主,翀言:各室宜增设都监员,内外严置扄锁,画巡夜警,永为定制。从之。又纂修《太常集礼》,书成未上,有旨命翀兼经筵官。文宗之入也,大臣问以典故,翀所建白近汉文故事,众皆是之。文宗尝字呼子翚而不名。命翀与平章政事温迪罕等十人,商论大事,日夕备顾问,宿直东庑下。文宗虚大位以俟明宗,翀极言:大兄远在朔漠,北兵有阻,神器不可久虚,宜摄位以俟其至。文宗纳其言。及文宗亲祀天地、社稷、宗庙,翀为礼仪使。迁集贤直学士,兼国子祭酒。诸生素已望翀,至是,私相欢贺。翀以古者教育有业,退必有居。旧制,弟子员初入学,以羊贽,所贰之品与羊等。翀曰:与其餍口腹,敦若为吾党燥湿寒暑之虞乎。命撙集之,得钱二万缗有奇,作屋四区,以居学者。诸生积分,有六年未及释褐者,翀至,皆使就试而官之。帝师至京师,有旨朝臣一品以下,皆乘白马郊迎。大臣俯伏进觞,帝师不为动,惟翀举觞立进曰:帝师,释迦之徒,天下僧人师也。余,孔子之徒,天下儒人师也。请各不为礼。帝师笑而起,举觞卒饮,众为之慄然。文宗崩,皇太后听政,命别不花、塔失海牙、阿儿思兰、马祖常、史显夫及翀六人,商论国政。翀以大位不可久虚,请嗣君即位,早正宸极,以幸天下。帝既即位,大臣以为赦不可频行,翀曰:今上以圣子神孙,入继大统,当新天下耳目。今不赦,岂可收怨于新造之君乎。皇太后以为宜从翀言,议乃定。迁礼部尚书,阶中宪大夫。有大官妻无子而妾有子者,其妻以田尽入于僧寺,其子讼之,翀召其妻诘之曰:汝为人妻,不以资产遗其子,他日何面目见汝夫于地下。卒反其田。元统二年,除江浙行省参知政事。逾年,以迁葬故归乡里。明年,升为翰林侍讲学士,以疾辞,不上。至元四年卒,年六十。赠通奉大夫、陕西行省参知政事、护军,追封南阳郡公,谥文靖。翀状貌魁梧,不妄言笑。其为学一本于性命道德,而记问宏博,异言僻语,无不淹贯。文章简奥典雅,深合古法。用是天下学者,仰为表仪。其居国学久,论者谓许衡之后,能以师道自任者,惟耶律有尚及翀而已。有文集六十卷。

孛朮鲁远

《元史·孛朮鲁翀传》:翀子远,字朋道,以翀荫调秘书郎,转襄阳县尹,须次居南阳。贼起,远以忠义自奋,倾财募丁壮,得千馀人,与贼拒战,俄而贼大至,远被害死。远妻雷为贼所执,贼欲妻之,乃诋贼曰:我鲁参政冢妇,县令嫡妻,夫死不贰,肯从汝狗彘以生乎。贼丑其言,将辱之,雷号哭大骂,不从,乃见杀。举家皆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