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张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二百四十一卷目录

 张姓部列传九
  后梁
  张文蔚      张存敬
  张全义      张源德
  张策       张归霸
  张归厚      张归弁
  张汉杰      张仁愿〈兄仁颍〉
  张格〈弟播〉   张崇
  张宣       张颢
  张武       张瑗
  后唐
  张承业      张宪
  张嗣本      张存信
  张居翰      张筠〈弟篯〉
  张庑       张武
  张士乔      张云
  张蠙       张造
  张虔裕      张琳
  张道古      张扶
  张翊       张希崇
  张廷蕴      张敬达
  张延朗      张虔钊
  张玫       张瀛
  后晋
  张彦泽      张继祚
  张万迪      张允
  张居咏      张延翰
  张义方      张业
  张元       张立
  张公铎      张遇贤
  张少敌      张谊
  张仁谦
  后汉
  张仿
  后周
  张文表      张彦卿
  张雄       张惟彬
  张泌       张易
  张元徽      张崇训
  张昭敏      张契真
  张佖

氏族典第二百四十一卷

张姓部列传九

后梁

张文蔚

《五代史·张文蔚传》:文蔚,字右华,河间人也。初以文行知名,举进士及第。唐昭宗时,为翰林学士承旨。是时,天子微弱,制度已隳,文蔚居翰林,制诏四方,独守大体。昭宗迁洛,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柳璨杀裴枢等七人,蔓引朝士,辄加诛杀,缙绅相视以目,皆不自保,文蔚力讲解之,朝士多赖以全活。梁太祖立,仍以文蔚为相,梁初制度皆文蔚所裁定。文蔚居家亦孝悌。开平二年,太祖北巡,留文蔚西都,以暴疾卒,赠右仆射。

张存敬

《五代史·张存敬传》:存敬,谯郡人也。为人刚直有胆勇,少事梁太祖为将,善因危窘出奇计。李罕之与晋人攻张全义于河阳,太祖遣存敬与丁会等救之,罕之解围去。太祖以存敬为诸军都虞候。太祖攻徐、兖,以存敬为行营都指挥使。从葛从周攻沧州,败刘仁恭于老鸦堤。还攻王镕于镇州,入其城中,取其牛马万计。迁宋州刺史。复从诸将攻幽州,存敬取其瀛、漠、祁、景四州。梁攻定州,与王处直战怀德驿,大败之,枕尸十馀里。梁已下镇、定,乃遣存敬攻王珂于河中,存敬出含山,下晋、绛二州,珂降于梁。太祖表存敬护国军留后,复徙宋州刺史,未至,卒于河中,赠太傅。

张全义

《五代史·张全义传》:全义,字国维,濮州临汉人也。少以田家子役于县,县令数困辱之,因亡入黄巢贼中,巢以为吏书尚书、水运使。巢败,去事诸葛爽于河阳。爽死,事其子仲方。仲方为孙儒所逐,全义与李罕之分据河阳、洛阳以附于梁,二人相得甚欢,罕之乏食。仰给全义,全义不能给,因有隙,全义袭河阳,罕之奔晋,晋遣兵助罕之,围全义。全义乞兵于梁,梁遣兵,击败罕之,以全义为河南尹。全义初名言,唐昭宗赐名全义。唐亡,全义请改名,太祖赐名宗奭,太祖幸全义会节园避暑,全义妻女皆迫淫之。其子继祚愤耻,欲剚刃太祖,全义止之曰:吾为李罕之兵围河阳,死在朝夕,而梁兵出之,此恩不可忘也。累拜中书令,兼领忠武陕虢郑滑河阳节度使、判六军诸卫事、天下兵马副元帅,封魏王。及梁亡。全义因去梁所赐名,请复其故名,庄宗加拜全义太师、尚书令,改封齐王。同光四年,赵在礼反于魏,大臣皆言明宗可将,庄宗疑之,不欲遣也;全义力以为言,庄宗乃从。已而明宗至魏反,全义以忧卒,年七十五,谥曰忠肃。

张源德

《五代史·张源德传》:源德,不知其世家,或曰本晋人也。少事晋,无所称。从李罕之以潞州叛晋降梁。梁太祖时,源德自金吾卫将军为蔡州刺史。梁贞明三年,守贝州,晋王以兵五千攻源德,源德坚守不下,晋军堑而围之。当此时,晋已先下全燕,而镇、定皆附于晋,自河以北、山以东,四面千里,六镇数十州之地皆归晋,独贝一州,围之踰年不可下。源德守既坚,而贝人闻晋已尽有河北,城中食且尽,乃劝源德出降,源德不从,遂见杀。

张策

《五代史·张策传》:策,字少逸,河西燉煌人也。父同,为唐容管经略使。策少聪悟好学,通章句。父同,居洛阳敦化里,浚井得古鼎,铭曰:魏黄初元年春二月,匠吉千。同以为奇,策时年十三,居同侧,启曰:汉建安二十五年,曹公薨,改元延康。是岁十月,文帝受禅,又改黄初,是黄初元年无二月也,铭何谬耶。同大惊异之。梁太祖兼四镇,辟郑、滑支使,以母丧解职。服除,入唐为膳部员外郎。华州韩建辟判官,建徙许州,遣策聘于太祖,太祖见而喜曰:张夫子至矣。遂留以为掌书记,荐之于朝,累拜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太祖即位,迁工部侍郎。开平二年,拜刑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迁中书侍郎。以风恙,致仕,卒于洛阳。

张归霸

《五代史·张归霸传》:归霸,清河人也。末帝娶其女,是为德妃。归霸少与其弟归厚、归弁俱从黄巢,巢败东走,归霸兄弟乃降梁。秦宗权攻汴,归霸战数有功。张晊军赤冈,以骑兵挑战,矢中归霸,归霸拔之,反以射贼,一发而毙,夺其马而归。太祖从高丘望见,甚壮之。光化二年,权知邢州。迁莱州、曹州刺史。开平元年,拜左骁卫上将军。二年,拜河阳节度使,以疾卒。

张归厚

《五代史·张归霸传》:归霸弟归厚,字德坤。为将善用弓槊,能以少击众。张晊屯赤冈,归厚与晊独战阵前,晊惫而却,遂大败。太祖大悦,以为骑长。太祖与郓兵遇,归厚以数十骑卫太祖还。马中矢僵,持槊步斗。体被十馀箭,归。迁右神武统军,历洺、晋、绛三州刺史。与晋人屡战未尝屈。乾化元年,拜镇国军节度使,以疾卒。子汉卿。梁亡,诛族。

张归弁

《五代史·张归霸传》:归霸弟归弁,为将亦善战,开平初为滑州长剑指挥使。子汉融。梁亡,族诛。

张汉杰

《五代史·张归霸传》:归霸子汉杰,事末帝为显官,用事。梁亡,唐庄宗入汴,遂族诛。

张仁愿〈兄仁颍〉

《五代史·张存敬传》:存敬子仁愿。有孝行,存敬卒,事其兄仁颍,出必告,反必面,如事父之礼。仁愿晓法令,事梁、唐、晋,常为大理卿,卒,赠秘书监。

张格〈弟播〉

《十国春秋·前蜀》:张格,字义师,或云其小字,世为河间人。唐左仆射浚之次子也。少负才俊,迈而尚矫谲,有父风。乾宁三年浚致仕,居长水县别墅,德王废立之际,浚寓书诸蕃图匡复,不果,梁王全忠将谋篡代,乃令杨麟率健卒围其墅,杀之。格奔成都,高祖擢为翰林学士,武安元年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累加右仆射太傅,梁使卢玭等来聘推,高祖为兄印文,有曰:大梁入,蜀之印。格白高祖曰:唐故事奉使四裔,其印文类此,今梁以兄事,陛下奈何以外域卑我。高祖欲杀使者,格曰:梁有司过也。不可绝两国欢,格由是益见信任,居无何,太子元膺之变起,时后主封郑王,年最幼,而顺圣太后为贤妃,有宠阴,令飞龙使唐文扆以金百镒贻格讽,格请立郑王为皇太子,格心动,乃夜为表,示功臣王宗侃等诈言,受密旨众皆署名,后主遂得立,是时文扆居中用事,格附比于外,及后主嗣皇帝位,文扆既获罪死,王宗弼方柄用,贬格茂州刺史,顷之再贬维州司户,乾德六年复以格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在位无所短长,国亡随唐工部尚书任圜入洛,格弟播小字兴,师长水之难,作奔于凤翔,唐昭宗赐姓名曰李俨命宣谕淮南。

张崇

《十国春秋·吴》:张崇,慎县人也。官至庐州观察使,天祐十三年光州将王言作乱,崇不俟命,引兵讨定。高祖奖赉有加,久之擢德胜军节度使,武义改元,加安西大将军,崇居官好为不法,士庶苦之。常入觐广陵庐人意,其改任皆相幸曰:渠伊不复来矣。崇归闻之,计口徵渠伊钱,明年再入觐,人多钳口不敢言,惟捋髭相庆,归又徵捋髭钱,其贪纵多此类。会庐江民讼,县令受赇,侍御史知杂事杨廷式欲并,崇按之,徐知诰谢之而止,未几,领武宁军节度使,已又仍镇庐州,太和三年赐爵清河王,崇在庐州厚以货结权要,由是常得还镇为民患者二十馀年。

张宣

《十国春秋·吴》:张宣,字致用,少从太祖为军校,隶大将柴斐,斐爱人戢下诸将化焉。惟宣颇肆暴戾,部下苦之,刘信围虔州,虔人乞师于楚,信遣宣及高审思分兵禦之,大败楚师,累迁诸军都虞候,徙左街使,皆以严酷为理,最后领武昌军节度使,置地室以鞠罪人,罪无问大小,入之则无全活,久之境内大治,道不拾遗,南唐升元中卒。

张颢

《十国春秋·吴》:张颢,蔡人也。初以骁勇事秦宗权,已而从孙儒,儒败,又归太祖,太祖厚遇之,使将兵,戍庐州蔡俦叛,颢更为之用,及太祖攻庐州,围急,颢又踰城来降,太祖复置之亲军署为左牙指挥使,烈祖嗣位,以颢与徐温专政,心颇不平,颢与温不自安,共谋弑烈祖,而颢以左牙兵行逆,遂诈称烈祖暴薨,颢欲自立,严可求以计止之,未几,温令钟泰章除颢颢伏诛。

张武

《十国春秋·吴》:张武,始仕太祖为庐州小将,颇以拯济行旅为事,常有老僧过其所,武止之宿,镇将闻而怒曰:方今南北交战,间谍如林,何可轻留人宿邪。僧求去,武曰:师但止,此无苦也。武室中贮一榻,即以奉僧。武自席地卧,盥濯皆自具焉。夜数起视之,至漏五下,僧起而叹息,谓武曰:少年乃能如是,吾赠汝药一丸,可延寿十龄,出门忽不见,武服其药,后为常州团练副使,年已百岁宋时犹有见之者。

张瑗

《十国春秋·吴越》:张瑗事武肃王,累官至司空,出镇华亭,普照寺僧某者不识物情,以蔬食进焉。瑗颔之密启王于寺,后凿三河讫为运道,而寺用不宁。

后唐

张承业

《五代史·张承业传》:承业,字继元,唐僖宗时宦者也。本姓康,幼阉,为内常侍张泰养子。晋王兵击王行瑜,承业数往来兵间,晋王喜其为人。及昭宗为李茂贞所迫,将出奔太原,乃先遣承业使晋以道意,因以为河东监军。其后崔引诛宦官,宦官在外者,悉诏所在杀之。晋王怜承业,不忍杀,匿之斛律寺。昭宗崩,乃出承业,复为监军。晋王病且革,以庄宗属承业曰:以亚子累公等。承业尽心不懈,成庄宗之业。天祐十八年,庄宗已诺诸将即皇帝位。承业方卧病,闻之,自太原肩舆至魏,谏曰:不可。庄宗不听,乃仰天大哭曰:吾王。误老奴矣。肩舆归太原,不食而卒,年七十七。同光元年,赠左武卫上将军,谥曰正宪。

张宪

《五代史·张宪传》:宪,字允中,晋阳人也。为人沉静寡欲,少好学,能鼓琴饮酒。庄宗素知其文辞,以为天雄军节度使掌书记。庄宗即位,拜工部侍郎、租庸使,迁刑部侍郎、判吏部铨、东都副留守,甚有能政。郭崇韬,荐宪可任为相,而宦官、伶人不欲宪在朝廷。乃以为太原尹、北京留守。赵在礼作乱,宪家在魏州,在礼善待其家,遣人以书招宪,宪斩其使,不发其书而上之,明宗入京师。宪从事张昭远教宪奉表劝进,宪涕泣拒之。已而,北京巡检符彦超麾下兵大噪。宪出奔沂州,见杀。

张嗣本

《五代史·义儿传》:嗣本,本姓张氏,雁门人也。世为铜冶镇将。嗣本少事太祖,太祖爱之,赐以姓名,养为子。

张存信

《五代史·义儿传》:存信,本姓张氏,其父君政,回鹘李思忠之部人也。存信少善骑射,能四裔语,通六蕃书。从太祖起代北,入关破黄巢,累以功为马步军都指挥使,遂赐姓名,以为子。

张居翰

《五代史·张居翰传》:居翰,字德卿,故唐掖廷令张从玫之养子。昭宗时,为范阳军监军,与节度使刘仁恭相善。天复中,大诛宦者,仁恭匿居翰大安山之北溪以免。其后,梁兵攻仁恭,仁恭遣居翰从晋王攻梁潞州以牵其兵,晋遂取潞州,以居翰为昭义监军。庄宗即位,与郭崇韬并为枢密使。庄宗灭梁而骄,宦官因以用事,郭崇韬又专任政,居翰默默,苟免而已。魏王破蜀,王衍朝京师,行至秦川,而明宗军变于魏。庄宗东征,虑衍有变,遣人驰诏魏王杀之。诏书已印画,而居翰发视之,诏书言诛衍一行,居翰以为杀降不祥,乃以诏傅柱,揩去行字,改为一家。时蜀降人与衍俱东者千馀人,皆获免。庄宗遇弑,居翰见明宗于至德宫,求归田里。天成三年,卒于长安,年七十一。

张筠〈弟篯〉

《五代史·张筠传》:筠,海州人也。事节度使时溥为宿州刺史。梁兵攻溥取宿州,得筠,爱其辩慧,以为四镇客将、长直军使,累拜昭德节度使。梁亡事唐。从郭崇韬伐蜀,为剑南两川安抚使。蜀平,拜河南尹,徙镇兴元,入为左骁卫上将军。筠弟篯,当筠为京兆尹时,以为牙内指挥使。筠西伐蜀,留篯守京兆。兄弟赀皆钜万,以其富,故所至不为聚敛,民赖以安。而篯嗜酒贪鄙,历沂、密二州刺史。晋出帝时,以将军市马于回鹘,坐马不中式,有司理其价值,篯性鄙,因郁郁而卒。筠居洛阳,拥其赀,以酒色声妓自娱足者十馀年,人谓之地仙。天福二年。卒。

张庑

《十国春秋·闽》:张庑,字居仁。性孝友谦抑,官至殿中侍御史,弹劾百僚,甚有风采。及王氏政衰,谢事归田里。立宗法,建祧庙,修祀事,乡邦式之。

张武

《十国春秋·前蜀》:张武,石照人,父雍本合州金坝渡子武其第三子也。少时身长七尺,面紫黑色,不务家人产业,里中豪多畏惮之,一日有楚僧溯流至金坝渡头,顾同舟生曰:此间山水绝佳,结穴在南山之腹,法当出贵子,握兵万人受禄,八旬武时假寐窃听,是夜潜葬父于其处,先是天色晦霾,忽觉数丈内冉冉有光,遂平其土而去,人莫之识也。及长,勇敢善战,事高祖为破浪都头,大败荆南兵于夔州,累官镇江军节度使,乾德中迁峡路应援招讨使荆南武信王常欲取三峡,畏武威名,不敢逼,及唐兵入寇,乃乘势将水军进峡攻施州,武作铁縆断江中流立栅于两端,谓之锁峡,不可上,武信王遣勇士斫之,会大风暴起,荆南舟絓于锁,难为进退,武矢石交下,荆南兵败,衄奔还死者无算,既而闻北路陷败,遂以夔忠万三州诣魏王,继岌降,武复仕后蜀,加秩侍中,统飞棹诸营,为峡路行营,招收讨伐使,进取渝州,降唐刺史张环,分兵趣黔涪,未几,卒于渝州,年八十馀岁。

张士乔

《十国春秋·前蜀》:张士乔,乾德初官华阳县尉,是时立高祖原庙于万岁桥,后主帅后妃百官往祭之,祭用鼓吹及亵味,士乔以非礼之祭,先帝勿飨,上疏争之,后主大怒,欲诛士乔,顺圣太后力劝得免,夺职流黎州寻赴水死。

张云

《十国春秋·前蜀》:张云,唐安人,立朝謇谔不为苟容,历官右补阙,咸康元年彗星见井鬼之次,司天言:宜修德以弭天灾,后主诏于玉局,化置道场禳之,云上疏言:百姓怨气上彻于天,故结为彗星,彗者除旧布新之义,斯乃国亡之兆也。岂祈禳所可免。后主怒,流之秦州,云直言不避,恒自比朱云,权幸多嫉之,宣徽使景润澄,常谓曰:昔朱云请斩马剑,以腰斩张禹,今尚方惟有断鸡刀,卿欲用乎。云曰:鸡刀虽小,亦可斩群狗也,润澄憾之,至是奏云谤国,遂罹贬谪云多病行至临邛卒。

张蠙

《十国春秋·前蜀》:张蠙,字象文,清河人,乾宁中进士,历任校书郎,栎阳县尉,迁犀浦令,高祖开国,拜膳部员外郎,已出为金堂令,后主践阼,奉太后游大慈寺,见壁间题云:墙头细雨垂纤草,水面回风聚落花。太后深加欣赏,顾问寺僧,僧以蠙对,乃赐霞光笺五百幅,令写所业诗,以进蠙捃箧中藏得诗二百章,献焉。后主善之,将召为知制诰内侍,宋光嗣以其轻傲沮之,正赐白金奖劳而已。蠙生而颖秀,性喜为诗,咸通时与张乔、许棠、喻坦之、剧燕、任涛、吴宰、周繇、郑谷、李栖远、温宪、李昌符,谓之十哲,童年有白日地中出,黄河天上来之句。盛为当世所称。

张造

《十国春秋·前蜀》:张造,龙州人,事唐僖宗,拜卫将军,盖随驾五都之一也。已而授神策军使,僖宗幸兴元时,遣高祖帅兵屯三泉,复命造与晋,晖领四都兵屯黑衣修栈道以通往来,未几为杨复恭所忌,斥为万州刺史,时秦宗权党常厚屯白,帝为成汭将许存所破,奔万州,造百计拒之,厚走绵州、万州,以是得全,后从高祖,官茂州刺史,无何卒,武成元年高祖录旧功敕有司追赠加恩。

张虔裕

《十国春秋·前蜀》:张虔裕,从高祖入西川,为部将。光启时高祖袭阆州,逐刺史杨茂实而据之。自称防禦使军,势颇日盛,虔裕劝高祖宜遣使奉表天子,仗大义以号令西土,事蔑不济,高祖纳其言,由是所向皆捷遂启偏霸之业。

张琳

《十国春秋·前蜀》:张琳,许州人也,唐末官眉州刺史,修通济堰,溉田一万五千顷,民被其惠,歌曰:前有章仇,后张公,疏决水利,粳稻丰。南阳杜诗不可同,何不用之。代天工,已而事高祖为永平节度使判官,大顺初领邛南招安使,及邛州杀刺史毛湘来降,以琳知留后,缮完城隍,抚安彝獠,经营蜀雅,琳之功居多,未几,奏授节度副使,将兵五万人攻东川,论平东川功,累升武信军节度,使无何卒于官,武成元年高祖即皇帝位,诏赠太尉其嗣子加正官仍赐章绶。

张道古

《十国春秋·前蜀》:张道古,沧州蒲台人,少有文辞,慕朱云梅福之节,唐乾符时居王镕幕府,景福中举进士,释褐为著作郎,迁右拾遗,播迁之后,方镇阻兵道,古上疏言:五危二乱七事,谪施州司户参军,未几以左补阙徵,陈田之乱,西南路塞,复惧为高祖所憾,乃变姓名卖卜导江青城市中,韦庄习其名,荐为节度判官,道古又上高祖诗叙,五危二乱事,为同僚所疾,遣茂州安置,高祖开国,召为武部郎中,至玉垒关,谓所亲曰:吾唐室谏臣,终不能拳跽与鸡犬同食,虽召必再贬,死之日当葬我于关东不毛之地。题曰:唐左补阙张道古墓,入朝果不为时所容,复贬茂州,武成元年卒于灌州,道古深于彖象,著易题数卷行于世。

张扶

《十国春秋·前蜀》:张扶,字子持,广都人,博学善文辞,武成初凡幕府书奏笺檄皆属扶具草,官至兵部郎中,是时王宗佶恃高祖养子,骄纵不法,一日高祖宴群臣谓左右曰:得一二人如韩信而将之,中原不足平也。宗佶跪曰:臣虽不才,自顾可鞭箠取天下,扶进曰:雄才大略尚不能得岐陇尺寸之土,宗佶小子狂妄,愿陛下无以中原为意,宗佶大惭恨阴,令庖人置菫毒杀之,后宗佶死赠扶谏议大夫。

张翊

《十国春秋·吴》:张翊,其先世为京兆人,唐末翊父授任番禺,属刘隐将据广南,弃官北还,至潭衡间马氏已有潭澧,挈家来奔江南,过庐陵禾川僦屋居焉。翊与弟惟彬善读书,克成先业,高祖时徐知诰辅国政,翊入广陵,以射策中第,授武骑尉,及知诰移镇金陵,随波江见知于,宋齐丘署府中从事,南唐禅代,擢虔州观察判官,西昌令,假道还广陵,里人荣之,已而恃才褊躁陵暴左右被鸩卒。

张希崇

《五代史·张希崇传》:希崇,字德峰,幽州蓟人也。少好学,通《左氏春秋》。刘守光不喜儒士,希崇因事军中为偏将,将兵戍平州。其后契丹攻陷平州,得希崇,知其儒者也,以为卢龙军行军司马。明宗时,卢文进自平州亡归,契丹因以希崇代文进为平州节度使,遣其亲将以三百骑监之。居岁馀,亲将喜其为人,监兵稍怠,希崇因率其麾下南归。明宗嘉之,拜汝州防禦使。迁灵武节度使。灵州地接戎狄,戍兵饷道,常苦抄掠,希崇乃开屯田,教士耕种,军以足食,而省转馈,明宗下诏褒美。希崇抚养士卒,招辑部落,自回鹘、瓜、沙皆遣使入贡。居四岁,上书求还内地,徙镇邠宁。晋高祖入立,复拜灵武节度使,希崇叹曰:吾当老死边徼,岂非命邪。希崇事母至孝,朝夕母食,必侍立左右,彻馔乃敢退。为将不喜声色。好读书,颇知星历。天福三年,月掩毕口大星,希崇叹曰:毕口大星,边将也,我其当之乎。明年正月卒,赠太师。有子仁谦。

张廷蕴

《五代史·张廷蕴传》:廷蕴,开封襄邑人也。少为宣武军卒,去事晋,稍迁军校。常从庄宗征伐,先登力战,金疮满体,庄宗壮之,以为帐前黄甲二十指挥步军都虞候、魏博三城巡检使。是时,庄宗在魏,以刘皇后从行,刘氏多纵其下扰人为不法,人无敢言者,廷蕴辄收而斩之。李继韬叛于潞州,庄宗遣明宗为招讨使,元行钦为都部署,廷蕴为马步军都指挥使,将兵为前锋。廷蕴至潞,日已暮,即率兵百馀踰壕登城,城守者不能禦,遂破潞州。明旦,明宗与行钦后至,明宗心颇慊之。廷蕴以功迁羽林都指挥使、申怀沂三州刺史、金颍陇绛四州防禦团练使、左监门卫上将军。开运中,以疾卒。

张敬达

《五代史·张敬达传》:敬达,字志通,代州人也,小字生铁。少以骑射事唐庄宗为厅直军使。明宗时,为河东马步军都指挥使,领钦州刺史,累迁彰国、大同军节度使,徙镇武信、晋昌。清泰二年,契丹犯边,废帝以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兼大同、彰国、振武、威塞等军蕃汉马步军都总管,屯于忻州。疑敬瑭有异志,乃以敬达为北面副总管,以分其兵。明年,敬瑭反。即以敬达为太原四面招讨使。六月,兵围太原。敬瑭求救于契丹。九月,契丹自雁门入。敬达栅晋安,契丹围之,穹庐连属如冈阜,敬达闭壁不出,久之食尽。副招讨使杨光远劝敬达降,敬达不忍背唐,光远促之不已,敬达曰:诸公何相迫邪。何不杀我而降。光远即斩敬达降。契丹耶律德光闻敬达死,哀其忠,遣人收葬之。

张延朗

《五代史·张延朗传》:延朗,汴州开封人也。事梁,以租庸使为郓州粮料使。明宗克郓州,得延朗,复以为粮料使。明宗即位,为忠武军节度使。长兴元年,拜三司使。三司置使自此始。延朗号为有心计,以三司为己任,而天下钱谷亦无所建明。明宗常出游幸,召延朗共食,延朗不至,附使者报曰:三司事忙,无暇。闻者笑之。历泰宁、雄武军节度使。废帝以为吏部尚书兼中书门下平章事,晋兵入京师,高祖得延朗,杀之。

张虔钊

《十国春秋·后蜀》:张虔钊仕后唐为山南西道节度使,虔钊既会护国安彦威等兵攻凤翔,凤翔城堑卑浅,众心危急,潞王从珂登城,恸泣曰:吾未冠从先帝百战,出入生死,金创满身,以立今日之社稷,今朝廷信任,谗臣猜忌骨肉,我何罪而受诛乎。闻者哀之,虔钊性褊急,以白刃麾士卒上城,士卒怒诟反攻之,虔钊走免,遂奔成都,时兴元已为高祖有,高祖复虔钊为本军节度使同平章事,虔钊固辞,不行,广政初加兼中书令,未几以侯益在凤翔命充北面行营招讨安抚使,击凤翔以胁之,已而益送款后主,及虔钊至,宝鸡按兵未进,会益复中变,附汉,拒虔钊军,虔钊势孤竟遁,还至兴州惭忿而死。

张玫

《十国春秋·后蜀》:张玫,成都人,玫父故授翰林,写貌待诏,赐绯玫超父之艺,尤精写貌,高祖明德元年于大圣慈寺三学院置真堂招集画士,玫曾于东川传董璋真,高祖恶之,乃命阮知诲肖己貌,而文武臣僚之象,玫笔居多焉。授翰林祗候,赐紫金鱼袋,玫著古君臣象三卷,有《长门醉客》《乐捣衣》诸图。

张瀛

《十国春秋·南汉》:张瀛,父碧雅,有诗名,瀛能其学,累官至兵曹郎,常为长歌赠琴,棋僧同列称之曰:非其父不生其子。

后晋

张彦泽

《五代史·张彦泽传》:彦泽,其先突厥部人也。后徙居阴山,又徙太原。彦泽为人骁悍残忍,目睛黄而夜有光,顾视如猛兽。以善射为骑将,数从庄宗、明宗战伐。与晋高祖连姻,高祖时,已为护圣右厢都指挥使。与讨范延光,拜镇国军节度使,岁中,徙镇彰义。为政暴虐,常怒其子,数笞辱之。子逃至齐州。彦泽上章请杀之,其掌书记张式不肯为作章。彦泽怒,引弓射式,式走。彦泽得而斩之。高祖遣王周代彦泽,以为右武卫大将军。周奏彦泽所为不法者二十六条,式父铎诣阙诉冤,高祖召式父铎、弟守贞、子希范等,皆拜以官,彦泽止削阶、降爵而已。出帝时,彦泽迁右神武统军。自契丹与晋战河北,彦泽常在兵间,数立战功,拜彰国军节度使。与契丹战阳城,为契丹所围,而军中无水,凿井辄坏,又天大风,契丹顺风扬尘奋击甚锐,军中大惧。彦泽力战,契丹奔北二十馀里,追至卫村,又大败之,契丹遁去。开运三年,契丹空国入寇,彦泽降。耶律德光犯阙,遣彦泽与傅住儿以二千骑先入京师。彦泽顿兵明德楼前,遣傅住儿入传戎王宣语,帝脱黄袍,素服再拜受命。彦泽自以有功于契丹,昼夜酣饮自娱,纵军士大掠京师。耶律德光至,闻彦泽劫掠,怒,锁之,而都人争投状疏其恶,乃命高勋监杀之。彦泽前所杀士大夫子孙,皆缞绖杖哭,随而诟詈,以杖扑之,彦泽俛首无一言。行至北市,断腕出锁,然后用刑,勋剖其心祭死者,市人争破其脑,取其髓,脔其肉而食之。

张继祚

《五代史·张全义传》:全义子继祚,官至上将军。晋高祖时,与张从宾反于河阳,当族诛。桑维翰以其父珙尝事全义有恩,乞全活之,不许,诛继祚及其妻子。

张万迪

《五代史·张万迪传》:万迪,不知其何人也。初事唐,后事晋,为登州刺史。杨光远反,以骑兵数百胁取至青州,万迪听命。及光远平,曲赦青州,虽光远子孙皆见慰释,而独不赦万迪,暴其罪而斩之。

张允

《五代史·张允传》:允,镇州人也。少事镇州为张文礼参军。唐庄宗讨张文礼,允脱身降,庄宗系之狱,文礼败,乃出之为魏州功曹,历沧、兖二镇掌书记。入为监察御史,累迁水部员外郎,知制诰。晋高祖即位,屡赦天下,允为《駮赦论》以献。是时,晋高祖方好臣下有言,览之大悦。允事汉为吏部侍郎,隐帝诛戮大臣,京师皆恐,允常退朝不敢还家,止于相国寺。周太祖入京师,允匿于佛殿承尘,坠而卒,年六十五。

张居咏

《十国春秋·南唐》:张居咏仕吴,累官至门下侍郎,升元元年烈祖以居咏为中书侍郎,与张延翰李建勋皆同平章事,未几,表请烈祖复姓,进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居咏淳厚寡言,为人长者于朝廷无所表见,元宗立罢为镇海军节度,使无何卒。赐号顺天翼运功臣,特赠守太子太傅,上柱国清河郡开国公,谥曰懿。

张延翰

《十国春秋·南唐》:张延翰,字德华,宋州睢阳人。故唐末仕为陕州司马,从父慎思权徐州留后,延翰往省之,告以北方将乱,欲避地江淮,以全宗祀,慎思是其言,慨然遣之入吴,为盐城令,有治绩,迁楚州行军司马,烈祖以平章事领江州,表延翰为观察巡官通判军府事,烈祖受禅,入为侍御史判台事,张宣为左街使,恃功骄暴,延翰廷劾之,强豪屏迹,进礼部侍郎,自以起疏远遭时,被知得尽己才,感慨自奋,时未设贡举士,有献书论事者,第其优劣选用,烈祖悉以委延翰号为精覈,称职,兼知选事务,进孤贫不附权势,吏畏之如神明,不敢为奸利。元宗辅政,谓人曰:张君议论公正,处事有条理,至于簿领无不明析,吾得倾心听之。由是六司综领殆遍,时望归重,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时年裁五十馀人,犹以谓柄用晚属,疾甚不复能治事,烈祖方一意任之,不许其去,遣使劳问,赐良药相望于道,卒年五十七赠太傅。

张义方

《十国春秋·南唐》:张义方,不知其所以,进烈祖受吴禅用为侍御史,义方既就职,即上疏曰:古之任御史者,非止平狱讼,肃班列也。有怙威侮法弃忠贼义树朋党蔽聪明者,得以纠弹,至于人主好游畋声色说奢侈佞媚赏非功罚非罪,得以论争,使诸侯不敢乱法,百司不得盗权,则御史为不失职,今文武材行之士,固不为乏,而贪墨陵犯伤风教弃仁义者,犹未革心。臣欲奉陛下德音,先举忠孝洁廉,请颁爵赏,然后绳纠乖戾,以正典刑。小则上疏论,刑大则对仗弹奏。臣每痛国家之败,非独人君不明,盖官卑者,畏罪而不言,位尊者,持禄而不谏,上下苟且至于沦亡,今臣诚不忍忘君亲之义,有所不尽,惟陛下幸赦之。疏奏烈祖大加称赏,制曰:孤始任义方以风宪,乃能力振朝纲,辞皆谠切,可宣示朝野,赐义方衣一袭,以旌直言,义方始名元达,烈祖方倚以肃正邪慝,取前朝王义方名,以易之,故义方得尽忠焉。义方常令道士陈友合丹于牛头山,未成,会遘疾,命子弟发丹灶,取一丸饵之,遂病瘖而卒。

张业

《十国春秋·后蜀》:张业,李仁罕之甥也。初名知业,后避高祖偏讳,遂单名业,为人骁勇善战,与仁罕同从高祖入蜀,分讨诸盗,悉平之。天成中官右厢马步军都指挥使,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守兰州刺史,上柱国,长兴元年充先锋都指挥使,将兵三千攻遂州,有功,久之拜宁江军留后,已而高祖以墨制署为节度使,唐明宗赐高祖爵蜀王,即诏业领宁江军节度使,及高祖称尊号,命业充右匡圣步军都指挥使,仍管宁江节镇如故,后主时加检校,太尉仁罕既伏罪,业是时方掌禁兵,后主惧其反侧,乃用为相以安之。命同平章事,广政元年进左仆射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未几,加司空兼判度支,业性豪侈,强市人田宅,藏匿亡命,又于私第置狱系,负责者或历年至于瘐死,蜀人大怨之。而业子继昭官检校左仆射,复好击剑,常与僧归信访善剑者,左匡圣都指挥使孙汉韶宿与业不和,密告业父子谋反,后主大怒,兼得其专恣状,乃与李昊安思谦谋,俟其入朝,执杀之。下诏暴业罪恶,籍其家,时广政十一年也。业后仁罕死凡十五年。

张元

《十国春秋·后蜀》:张元,江原县人,母死负土成坟,有白兔驯绕其庐,及群鸟衔土置坟上,县令异之,奏其事于朝,明德二年后主赐金帛酒米以旌其孝,仍付史馆编录。

张立

《十国春秋·后蜀》:张立,雅善吟咏,性朴直无忌,讳后主,常于罗城上遍植芙蓉,每至秋间四十里尽铺锦绣,高下相照,立作诗以豳风七月为刺,及广政末朝政已乱,立又作诗规讽,国人称为诗谏。

张公铎

《十国春秋·后蜀》:张公铎,太原平乐人。高祖初置义胜定远诸军,以公铎为都知兵马使,长兴三年高祖与东川兵战于弥牟镇,指挥使毛重威李瑭皆为所杀,而赵廷隐等复失利不前,时公铎居陈后,高祖扬马箠指之,公铎麾兵而进,帅众大呼所部兵,无不一以当百,东川兵殊出不意,蹂躏披靡死者数千人。是役也,董璋之败,实以公铎一战决胜焉。顷之迁捧圣控鹤都指挥使,明德元年与五臣同受顾命,后主践阼,加检校太尉,与李仁罕争权不相协,仁罕之死,公铎亦与有力,未几领保宁军节度,使兼同平章事,广政四年罢军使,八年卒,公铎少涉猎文史,为政清严,所至民受其赐,卒之日,后主哭曰:严而不猛,清而不隘,惟张公而已。

张遇贤

《十国春秋·南汉》:张遇贤,祯州博罗县小吏也。县之刻杉镇有神降于民家,所言祸福辄验,遇贤往祷之,因留奉事,甚谨会群盗大起,莫相统一,共祈于神,神大言曰:张遇贤是第十六罗汉,当为汝主,于是推遇贤为中天八国王,攻陷循州,改元末乐,署置百官,皆衣绛衣,遇贤年少无它方略,贼帅各以便宜剽掠州县,告其进退而已,殇帝遣越王弘昌循王弘杲讨之,战不利,为遇贤围于钱帛馆,裨将万景忻陈道庠力战,挟二王溃围而走,时光天元年也。未几遇贤屡为州兵所窘,复告于神,神曰:可过岭取虔州,当成大事。遇贤遂袭南康,唐百胜军节度使贾浩始轻之,不为备,已而连陷诸州县,浩戒严守城,遇贤据白云洞,造宫室营,署命他盗四出攻劫,久之,唐通事中书舍人边镐洪州屯营都虞候严思帅师出援,遇贤遂大败,复告于神,神不复语,因弃营潜遁,贼将李台知其无神也。执遇贤及其副黄伯雄谋主僧景全送唐,并斩建康市。

张少敌

《十国春秋·楚》:张少敌,永顺节度使佶之子也。文昭王时官都指挥使,与袁友恭同为王所亲密,安州李金全襄州安从进叛,晋高祖诏王出兵,王遣少敌以舟兵趋汉阳,漕米五万斛馈军,金全等败少敌,乃旋居无何文昭王即世,将吏议所立,时恭孝王知永州事,于诸弟齿为差长,少敌请迎之,而刘彦瑫李弘皋等固欲立,天策府都尉希广且言都尉为嫡嗣,当袭位。少敌曰:国家大事,非一途可拘也。变而能通,斯能持久,何嫡庶足云乎。永州齿长而性刚必不为都尉之下,明矣。且与武陵九溪蛮往来,相得甚欢,必引蛮军为乱,若奉都尉当思长策以制永州使帖然不动,不然社稷危矣。彦瑫等不能从,少敌退曰:祸其始此乎,称疾不出。

张谊

《万姓统谱》:谊,襄阳人,幼孤好学,诸父使督耕陇上,谊阅书树下,举后唐进士,仕晋,累官中书舍人,初和凝拜端明殿学士,署门不接宾客,谊即致书以为四方利害,所宜询访,若不接宾客,聋瞽耳目坐亏职,业凝大奇之。

张仁谦

《万姓统谱》:仁谦,汝州人。仕晋为北面行营兵马都监,匈奴不敢犯塞。汉祖即位,授西上閤门副使,入宋平李继筠,以功授象州刺史。

后汉

张仿

《十国春秋·楚》:张仿,不知何地人,起家诸军指挥使,与王逵等共立恭孝王从子光惠于朗州,同参军府事,已而刘言署指挥使,十人号亲军,仿居其一焉。稍迁武平节度副使,王逵之杀何敬真朱全,琇也。尤忌仿威勇,周行逢因乘间白逵曰:敬真故仿姻戚,临行时辄以后事属仿,蜂虿有毒,未可忽也。公宜备之,逵于广顺三年四月庚申遂召仿,醉饮而杀之。

后周

张文表

《十国春秋·楚》:张文表,朗州人,与周行逢潘叔嗣同隶刘言戏下,累官衡州刺史,行逢且死,遗言文表,即叛讨之者,必杨师璠也。文表闻行,逢殁果怒曰:我与行逢俱起微贱,立功名,今日安能北面事小儿乎。会周保权遣兵代永州戍,文表遂驱之,以袭潭州知留后廖简易,文表不为备伐,鼓饮酒如初,文表径入府中,简被杀,遂据长沙,保权时年方幼,闻叛叹曰:先君诚知人矣。遽命师璠帅万人讨之,将发,保权挥涕对三军曰:先令公坟土未乾,而凶贼逞逆,实保权不孝所致,敢以劳诸君,诸君未忘先令公之故,戮力同心灭此贼于地下足矣。辞气激昂,义形于色,军中无不感泣,师璠亦泣顾左右曰:汝见郎君乎,年未成人而贤若此,军士奋然咸思自效,未逾旬大破文表于平津亭,脔食之馀党悉平。

张彦卿

《十国春秋·南唐》:张彦卿,不知何郡县人。保大末为楚州防禦使,周世宗南侵,师锐甚,旬日间连破海泰二州及静海军,元宗下令命焚东都官寺民庐,徙其民度江,周世宗亲御旗鼓攻楚州,自城以外皆已下,发州民浚老鹳河,遣齐云战舰数百,自淮入江,势如震霆烈焰,彦卿独不为动,及梯冲临城,凿城为窟,室实薪而焚之,城皆摧圮,遂陷。彦卿犹列阵城内,誓死奋击,谓之巷斗,日暮转至州廨,长短兵皆尽,彦卿取绳床搏战,与兵马都监郑昭业等千馀人皆死之,无一人生降者。周兵丧伤亦甚众,周世宗怒尽屠城中诸民,焚其室庐,然得彦卿子光祐不杀也。元宗嘉彦卿忠诏赠侍中。

张雄

《十国春秋·南唐》:张雄,或云李姓,淮人也。周侵淮南,民自相结为部伍以拒,周师谓之义军,而雄所将最有功,元宗命为义军首领,及割地徙之江南,历袁汀二州刺史,后主嗣位,进为统军使,仍守二州,宋师入江南,金陵危急,雄谓诸子曰:吾必死国难,尔辈不从吾死,非忠孝也。诸子泣受命,雄乃纠兵东下,以救之。至溧阳猝遇宋师,遂与田钦祚战,失利,与其子力战俱死,不同行者,亦死于他陈,父子八人无生存者,国人哀之。

张惟彬

《十国春秋·南唐》:张惟彬,西昌令翊之弟也。幼以通诵二经,中童子科,有文章名,及长授蕲州黄梅尉,未几改武昌崇阳主簿,复入选除庐陵令,既代未行而金陵陷,疾作卒。

张泌

《十国春秋·南唐》:张泌事元宗父子,官句容县尉,建隆二年七月愤国事日非上书后主,几数千言,后主览书大悦,优诏慰答然,亦未竟用其言,遂至于亡。

张易

《十国春秋·南唐》:张易,字简能,魏州元城人,高祖万福故唐金吾将军后,徙莱州掖县,易性豪举,尚气,少读书,于长白山,又徙王屋及嵩山苦学自励,食无盐酪者五岁,齐有高士王达灵居海上,博学精识,少许可易从之游,数年入洛,举进士不中,以升元二年南归,授校书郎,大理评事,时方重赤县,除上元令,元宗立以水部员外郎,通判歙州,太弟景遂初立,高选宫僚,召为赞善大夫,迁刑部郎中,判大理寺,周师南侵,时江淮久安,人不知战,师徒屡北,上下震恐,易独扬言朝路,曰:国家被山带海,守奕世之业,昔者夫差以无道之兵威陵齐晋,孙权以草创之国势遏曹刘,今若上下并力,敌何足畏哉。元宗闻而异之,召使宿直禁中议事,俄以吴越犯边,出为宣歙招谕使,判宣州,前刺史方筑州城役徒数万,一切罢遣之,曰:自守者弱,远图者强,何以城为。吴越闻之,慑伏不敢复犯,后主封吴王,召易为吴王司马,东宫建又为左庶子,后主即位,迁谏议大夫,复判大理寺,寻乞解大理,改勤政殿学士,判御史台采武德,至宝历君臣间对,及臣下论奏骨鲠者七十事,为七卷,曰:谏奏集上之,注太元经,未成,卒年六十一。

张元徽

《十国春秋·北汉》:张元徽,武安人也,世祖镇太原,元徽为裨将,及即位,改马步军都指挥使,已迁武宁节度使,世祖尝语元徽等曰:朕以高祖之业赟之,冤义不为郭公屈尔,期与公等勉力以复家国之雠,至于称帝一方,岂获已也。顾我是何天子,汝曹是何节度使邪。未几,周太祖没,世祖大举伐周,署元徽前锋都指挥使,趣潞州与周将穆令均遇于太平驿,阳不胜以诱之,已而伏发斩令均,掳获无算,久之,世祖将兵陈巴公原,元徽军其东,杨衮军其西元徽帅千骑击周右军,右军溃解甲尽降,世祖军中呼万岁,周世宗亲犯矢石仅而得免,元徽陷陈之力居多,世祖亲加褒赏,奖慰有加,复趣其乘胜进兵,元徽素骁勇且屡胜气益骄,直前略陈马倒为周兵所杀,元徽为国之大将,至是将士皆气夺,兵遂不振。

张崇训

《十国春秋·北汉》:张崇训,睿宗宿将也。累从征伐有大功。英武帝时,以谮言被杀。

张昭敏

《十国春秋·北汉》:张昭敏事睿宗,积官至平章中书事,为人慨直敢言,不畏强禦,少帝既遇害,朝臣各议所立,日中不决,昭敏独排案言曰:少主非宗姓,故天位不永,今当立刘氏,以慰天下心。继文久留契丹为世祖皇帝嫡孙,若迎立之,外可结邻国之援,内可固宗社之本,立主无有踰继文者。时郭无为惮继文发其谋必欲立英武帝,以示恩,未几昭敏见杀。

张契真

《十国春秋·吴越》:张契,真钱塘人,生有异相,青骨方瞳形如瘦鹤,幼负箧从胡法师游,已而道遇朱天师,一见喜曰:子骨法应得仙也。授以要诀,未几复受樊先生灵宝箓,独处真圣宫数年,翻绎蕊笈琅函之,秘深得微旨,忠懿王命主三箓斋事,归宋太宗选居太乙宫,召对赐紫令校道书,赐号元静大师,一日见朱衣吏持符檄契真趣职,顷之沐浴卒,火葬,后得青黑色珠数升。

张佖

《十国春秋·南唐》:张佖,常州人,后主朝仕为考功员外郎,进中书舍人,开宝五年贬损制度,改内史舍人,随后主入宋,以故臣见叙,太宗朝佖在史馆一日问曰:卿家每食多客,叙谈何事。佖曰:臣之亲旧多客,都下困穷乏食,臣累轻而俸优,故常过臣饭,臣不得拒焉。然止菜羹而已。明日太宗遣快行者,伺其馔,客即坐间,取食以进,果止糁饭,菜羹仍皆陶器,太宗喜其不隐,迁官郎中,佖第宅在故里,人称菜羹张家,云佖为人长者,后官河南,每寒食必亲拜后主墓哭之甚哀,李氏子孙陵替常分俸赡给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