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高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高姓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二百三卷目录

 高姓部列传三
  北齐二
  高孝瑜      高孝珩
  高孝琬      高长恭
  高延宗      高绍信
  高绍德      高绍义
  高绍仁      高绍廉
  高百年      高彦理
  高彦德      高彦基
  高彦康      高彦忠
  高绰       高俨
  高廓       高贞
  高仁英      高仁光
  高仁几      高仁邕
  高仁俭      高仁雅
  高仁直      高仁谦
  高元海      高阿那肱
  高保宁
  北周
  高琳       高宾
  高儒
  隋
  高颎       高劢
  高构
  唐
  高斌廉      高冯
  高开道      高俭
  高智周      高履行
  高真行      高审行
  高子贡      高睿
  高仲舒      高秀岩
  高适       高仙芝
  高力士      高尚
  高郢       高固
  高沐       高崇文
  高霞寓      高定
  高承简      高瑀
  高釴       高铢
  高锴       高重
  高少逸      高元裕
  高璩       高湜
  高湘       高蟾
  高骈       高仁厚
  高言       高勖
  高彦       高渭
  高澧

氏族典第二百三卷

高姓部列传三

北齐二

高孝瑜

《北齐书·河南康舒王孝瑜传》:河南康舒王孝瑜,字正德,文襄长子也。初封河南郡公,齐受禅,进爵为王。历位中书令、司州牧。初,孝瑜养于神武宫中,与武成同年相爱。及武成即位,礼遇特隆。尔朱御女名摩女,本事太后,孝瑜先与之通,后因太子婚夜,孝瑜窃与之言。武成大怒,顿饮其酒三十七杯。使娄子彦载以出,酖之于车。至西华门,烦热躁闷,投水而绝。子弘节嗣。

高孝珩

《北齐书·广宁王孝珩传》:广宁王孝珩,文襄第二子也。历位司州牧、尚书令、司空、司徒、录尚书、大将军、大司马。孝珩爱赏人物,学涉经史,好缀文,有伎艺。尝于厅事壁自画一苍鹰,见者皆以为真,又作朝士图,亦当时之妙绝。后主自晋州败奔邺,孝珩为沧州刺史,以五千人会任城王于信都,共为匡复计。齐叛臣乞扶令和以槊刺孝珩坠马,遂见掳。至长安,依例授开府、县侯。寻卒。

高孝琬

《北齐书·河间王孝琬传》:河间王孝琬,文襄第三子也。天保元年封。天统中,累迁尚书令。初,突厥与周师入太原,武成将避之而东。孝琬叩马谏,请委赵郡王部分之,必整齐,帝从其言。周军退,拜并州刺史。孝琬以文襄世嫡,骄矜自负。和士开与祖珽谮之。帝怒,使武卫倒鞭挝之,折其两胫而死。子正礼嗣,幼聪颖,能诵《左氏春秋》。齐亡,迁绵州卒。

高长恭

《北齐书·兰陵武王长恭传》:兰陵武王长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累迁并州刺史。突厥入晋阳,长恭尽力击之。历司州牧、青瀛二州,颇受财货。后为太尉,与段韶讨柏谷,又攻定阳。前后以战功别封钜鹿、长乐、乐平、高阳等郡公。后主忌之。武平四年五月,帝使徐之范饮以毒药。遂薨。

高延宗

《北齐书·安德王延宗传》:安德王延宗,文襄第五子也。幼为文宣所养,年十二,犹骑置腹上。问欲作何王,对曰:欲作冲天王。文宣问杨愔,愔曰:天下无此郡名,愿使安于德。于是封安德焉。为定州刺史。后历司徒、太尉,相国、并州刺史,总山西兵事。后主奔邺。在并将率咸请。延宗即皇帝位,改武平七年为德昌元年。周军围晋阳。延宗战,力屈,走至城北,于人家见禽。未几,周武诬后主及延宗等,云遥应穆提婆反,使并赐死。

高绍信

《北齐书·渔阳王绍信传》:渔阳王绍信,文襄第六子也。历特进、开府、中领军、护军、青州刺史。齐灭,死于长安。

高绍德

《北齐书·太原王绍德传》:太原王绍德,文宣第二子也。天保末,为开府仪同三司。武成因怒李后,骂绍德曰:你父打我时,竟不来救。以刀环筑杀之,亲以土埋之游豫园。武平元年,诏以范阳王子辨才为后,袭太原王。

高绍义

《北齐书·范阳王绍义传》:范阳王绍义,文宣第三子也。初封广阳,后封范阳。历位侍中、清都尹。及后主奔邺,以绍义为尚书令、定州刺史。周武帝剋并州。绍义引兵南出,欲取并州,兵败。奔突厥。突厥他钵可汗谓文宣为英雄天子,以绍义重踝似之,甚见爱重,凡齐人在北者,悉隶绍义。高宝宁在营州,表上尊号,绍义遂即皇帝位,称武平元年。他钵亦招诸部,各举兵南向,云共立范阳王作齐帝,为其报雠。卢昌期据范阳,亦表迎绍义。俄而周将宇文神举攻灭昌期。绍义闻范阳城陷,素服举哀,回军入突厥。周人购之于他钵,又使贺若谊往说之。他钵犹不忍,遂伪与绍义猎于南境,使谊执之,流于蜀。

高绍仁

《北齐书·西河王绍仁传》:西河王绍仁,文宣第四子也,天保末,为开府仪同三司。寻薨。

高绍廉

《北齐书·陇西王绍廉传》:陇西王绍廉,文宣第五子也。初封长乐,后改焉。性粗暴,尝拔刀逐绍义,绍义走入厩,闭门拒之。绍义初为清都尹,未及理事,绍廉先往,唤囚悉出,率意决遣之。能饮酒,一举数升,终以此薨。

高百年

《北齐书·乐陵王百年传》:乐陵王百年,孝昭第二子也。孝昭即位,立为皇太子。帝临崩,遗诏传位于武成,并有手书,其末曰:百年无罪,汝可以乐处置之,勿学前人。大宁中,封乐陵王。博陵人贾德胄教百年书,百年尝作数敕字,德胄封以奏。帝怒,召百年。百年被召,自知不免,割带玦留与妃斛律氏。见帝于元都苑凉风堂,使百年书敕字,验与德胄所奏相似,遣左右乱捶击之,又令人曳百年绕堂且走且打,所过处血皆遍地。气息将尽,曰:乞命,愿与阿叔作奴。遂斩之,弃诸池,池水尽赤,于后园亲看埋之。妃把玦哀号,不肯食,月馀亦死,玦犹在手,拳不可开,时年十四,其父光自劈之,乃开。后主时。诏以襄成王子白泽袭爵乐陵王。齐亡,入关,徙蜀死。

高彦理

《北齐书·汝南王彦理传》:汝南王彦理,武平初封王,位开府、清都尹。齐亡,入关,随例授仪同大将军,封县子。女入太子宫,故得不死。隋开皇中,卒并州刺史。

高彦德

《北齐书·始平王彦德传》:始平王彦德,与汝南同受封,加仪同三司。

高彦基

《北齐书·城阳王彦基传》:城阳王彦基,与汝南同受封,加仪同三司。

高彦康

《北齐书·定阳王彦康传》:定阳王彦康,与汝南同封,加仪同三司。

高彦忠

《北齐书·汝南王彦忠传》:汝南王彦忠,武平初封王,加仪同三司。

高绰

《北齐书·南阳王绰传》:南阳王绰,字仁通,武成长子也。以五月五日辰时生,至午时,后主乃生。武成以绰母李夫人非正嫡,故贬为第二,名融,字君明,出后汉阳王。河清三年,改封南阳,别为汉阳置后。绰始十馀岁,留守晋阳。后为司徒、冀州刺史。左转定州,召拜大将军。韩长鸾间之,除齐州刺史。将发,长鸾令绰亲信诬告其反,奏云:此犯国法,不可赦。后主不忍显戮,使宠胡何猥萨后园与绰相扑,扼杀之。

高俨

《北齐书·琅邪王俨传》:琅邪王俨,字仁威,武成第三子也。初封东平王,拜开府、侍中、中书监、京畿大都督、领军大将军、领御史中丞,迁大司徒、尚书令、大将军、录尚书事、大司马。武成崩,改封琅邪。俨以和士开、骆提婆等奢恣,盛修第宅,意甚不平。二人由是忌之。武平二年,出俨居北宫。四月,诏除太保。治书侍御史王子宜与俨左右开府高舍洛、中常侍刘辟彊说俨曰:殿下被疏,正由士开间搆,何可出北宫人百姓丛中也。俨谓侍中冯子琮曰:士开罪重,儿欲杀之。子琮心欲废帝而立俨,因赞成其事。俨乃令子宜表弹士开罪,请付禁推。子琮杂以他文书奏之,后主不审省而可之。俨诳领军库狄伏连,伏五十人于神兽门外,诘旦,执士开送御史。俨使冯永洛就台斩之。遂率京畿三千馀人屯千秋门。后主乃急召斛律光,俨亦召之。光闻杀士开,抚掌大笑曰:龙子作事,固自不似凡人。入见后主于永巷。帝率宿卫者步骑四百,授甲将出战。光曰:小儿辈弄兵,与交手即乱,至尊宜自至千秋门,琅邪必不敢动。后主从之。光步道,使人走出曰:大家来。俨徒骇散。帝驻马桥上,遥呼之,俨犹立不进。光就谓曰:天子弟杀一汉,何所苦。执其手,彊引以前。请帝曰:琅邪王年少,肠肥脑满,轻为举措,长大自不复然,愿宽其罪。帝拔俨带刀环乱筑辫头,良久乃释之。自是太后处俨于宫内,食必自尝之。陆令萱说帝:早为计。帝纳其言。九月下旬,帝启太后曰:明旦欲与仁威出猎,须早出早还。是夜四更,帝召俨,俨疑之。陆令萱曰:兄兄唤,儿何不去。俨出至永巷,刘桃枝反接其手。俨呼曰:乞见家家、尊兄。桃枝以袖塞其口,反袍蒙头负出,至大明宫,鼻血满面,拉杀之,时年廿四。有遗腹四男,生数月,皆幽死。以平阳王淹孙世俊嗣。

高廓

《北齐书·齐安王廓传》:齐安王廓,字仁弘,武成第四子也。性长者,无过行。位特进、开府、仪同三司、定州刺史。

高贞

《北齐书·北平王贞传》:北平王贞,字仁坚,武成第五子也。沉审宽恕。帝常曰:此儿得我凤毛。位司州牧、京畿大都督,兼尚书令、录尚书事。帝行幸,总留台事。积年,后主以贞长大,渐忌之。阿那肱承旨,令冯士干劾系贞于狱,夺其留后权。

高仁英

《北齐书·高平王仁英传》:高平王仁英,武成第六子也。举止轩昂,精神无检格。位定州刺史。

高仁光

《北齐书·淮南王仁光传》:淮南王仁光,武成第七子也。性躁且暴,位清都尹。

高仁几

《北齐书·河西王仁几传》:河西王仁几,生而无骨,不自支持。

高仁邕

《北齐书·乐平王仁邕传》:乐平王仁邕,养于北宫。武平末,始得出外。

高仁俭

《北齐书·颍川王仁俭传》:颍川王仁俭,为胶州刺史。

高仁雅

《北齐书·安乐王仁雅传》:安乐王仁雅,从小有瘖疾。

高仁直

《北齐书·丹阳王仁直传》:丹阳王仁直,为济州刺史。

高仁谦

《北齐书·东海王仁谦传》:东海王仁谦,养于北宫。武平末,始得出外,与后主死于长安。

高元海

《北齐书·上洛王思宗传》:思宗子元海,累迁散骑常侍,除领军。武成即位,除侍中、开府仪同三司、太子詹事。河清二年。出为兖州刺史。武平中,与祖珽共执朝政,出为郑州刺史。邺城将败,徵为尚书令。周建德七年,谋逆,伏诛。

高阿那肱

《北齐书·高阿那肱传》:阿那肱,善无人也。其父市贵,从高祖起义。那肱为库典,从征讨,以功勤擢为武卫将军。肱妙于骑射,便辟善事人,大为世祖所爱重。又谄悦和士开,士开每为之言,弥见亲待。后主即位,累迁并省尚书左仆射,封淮阴王,又除井省尚书令。武平四年,令其录尚书事,又总知外兵及内省机密。又为右丞相。周师逼平阳,后主于天池较猎。及颠沛还邺,那肱从行。后主走度太行,令那肱以数千人投济州关,仍遣觇候。及周将军尉迟迥至关,肱遂降。肱至长安,授大将军,封郡公,为隆州刺史,诛。

高保宁

《北齐书·高保宁传》:保宁,代人也,不知其所从来。武平末,为营州刺史,镇黄龙。周师将至邺,幽州行台潘子晃徵黄龙兵,保宁率骁锐赴救。至北平,闻邺都不守,便归营。周帝遣使招慰,不受敕书。范阳王绍义在突厥中,上表劝进,范阳署保宁为丞相。及卢昌期据范阳城起兵,保宁集兵数万骑来救之。至潞河,知周将宇文神举已屠范阳,还据黄龙,竟不臣周。

北周

高琳

《周书·高琳传》:琳,字季珉,其先高句丽人也。五世祖宗,归魏,拜第一领民酋长,赐姓羽真氏。祖明、父迁仕魏,咸亦显达。琳母尝祓禊泗滨,遇见一石,光彩朗润,遂持以归。是夜梦见一人,衣冠有若仙者,谓其母曰:向所将来之石,是浮磬之精,必生令子。其母惊寤,俄而有娠。及生,因名琳字季珉。魏正光初,起家卫府都督,以功转统军。又从尔朱天光破万俟丑奴,功最,除宁朔将军、奉车都尉。后随天光败于韩陵山,琳因留洛阳。魏孝武西迁,从入关,为齐神武所追,拒战有功,封钜野县子。大统初,进爵为侯,转龙骧将军。顷之,授直阁将军,迁平西将军,加通直散骑常侍。三年,从太祖破齐神武于沙苑,转安西将军,进爵为公。累迁卫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右光禄大夫。四年,从战河桥,勇冠诸军。拜太子左庶子。寻以本官镇玉壁。复从太祖战邙山,除正平郡守,加大都督。进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除鄜州刺史,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孝闵帝践阼,进爵犍为郡公。武成初,征吐谷浑,以勋别封一子许昌县公,除延州刺史。保定初,授梁州总管、十州诸军事。天和二年,徙丹州刺史。三年,迁江陵总管。入朝。进授大将军,仍副卫公直镇襄州。六年,进位柱国。建德元年,薨,时年七十六。赠本官,加冀定齐沧州五州诸军事、冀州刺史,谥曰襄。

高宾

《周书·裴文举传》:高宾,渤海蓨人也。父季安,抚军将军、兖州刺史。宾少聪颖,有文武干用。仕东魏,历官至龙骧将军、谏议大夫、立义都督。同列有忌其能者,谮之于齐神武,大统六年,乃弃家属,间行归阙。太祖授安东将军、银青光禄大夫。稍迁通直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大都督。世宗初,除咸阳郡守。政存简惠,甚得民和。加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赐姓独孤氏。武成元年,除御正下大夫,兼小载师,出为益州总管府长史。保定初,徵拜计部中大夫,治中外府从事中郎,赐爵武阳县伯。宾敏干从政,果敢决断,案牍虽繁,绰有馀裕。转太府中大夫、齐公宪府长史。天和二年,除鄀州诸军事、鄀州刺史,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治襄州总管府司录。六年,卒。时年六十八。开皇中,赠宾礼部尚书、武阳公。谥曰简。

高儒

《周书·高琳传》:琳子儒,少以父勋赐爵许昌郡公,拜左侍上士。后袭爵犍为郡公,位至仪同大将军。

高颎

《隋书·高颎传》:颎,字昭元,一名敏,自云渤海蓨人也。颎少明敏,有器局。年十七,周齐王宪引为记室。武帝时,袭爵武阳县伯,除内史上士,寻迁下大夫。以平齐功,拜开府。高祖得政,素知颎彊明,又习兵事,多计略,意欲引之入府,遣邗国公杨惠谕意。颎承旨欣然。于是为相府司录。破尉迥。进位柱国,改封义宁县公,迁相府司马。高祖受禅,拜尚书左仆射,进封渤海郡公,上每呼为独孤而不名也。颎深避权势,上表逊位,听解仆射。数日。命颎复位。俄拜左卫大将军。又拜左领军大将军。母忧去职,二旬起令视事。颎流涕辞让,优诏不许。开皇二年,长孙览、元景山等伐陈,令颎节度诸军。会陈宣帝薨,颎以礼不伐丧,奏请班师。萧岩之叛也,诏颎绥集江汉,甚得人和。九年,晋王广大举伐陈,以颎为元帅长史。及陈平。军还,以功加授上柱国,进爵齐国公。上柱国王世积以罪诛,当推覈之际,乃有宫禁中事,云于颎处得之。上怒。颎竟坐免,以公就第。未几,颎国令上颎阴事。于是除名为民。炀帝即位,拜为太常。帝时侈靡,声色滋甚,又起长城之役。颎甚病之。谓观德王雄曰:近来朝廷殊无纲纪。有人奏之,帝以为谤讪朝政,于是下诏诛之,诸子徙边。颎有文武大略,明达世务。及蒙任寄之后,竭诚尽节,引进贞良,以天下为己任。其子盛道,官至莒州刺史,徙柳城而卒。次弘德,封应国公,晋王府记室。次表仁,封渤海郡公,徙蜀郡。

高劢

《隋书·高劢传》:劢,字敬德,渤海蓨人,齐太尉、清河王岳之子也。幼聪敏,美风仪,以仁孝闻。年七岁,袭爵清河王。十四为青州刺史,历右卫将军、领军大将军、祠部尚书、开府仪同三司,改封乐安王。性刚直,有才干,甚为时人所重。斛律明月雅敬之,每有征伐,则引之为副。迁侍中、尚书右仆射。及后主为周师所败,劢为周军所得。授开府仪同三司。高祖为丞相,以劢检校扬州事。后拜楚州刺史,民安之。七年,转光州刺史。及大举伐陈,以劢为行军总管,从宜阳公王世积下陈江州。以功拜上开府。陇右诸羌数为寇乱,朝廷以劢有威名,拜洮州刺史。后遇吐谷浑来寇,劢遇疾不能拒战,贼遂大掠而去。宪司奏劢亡失户口,又言受羌馈遗,竟坐免官。后卒于家,时年五十六。子士廉,最知名。

高构

《隋书·高构传》:构,字孝基,北海人也。性滑稽,多智,辩给过人,好读书,工吏事,弱冠,州补主簿。仕齐河南王参军事,历徐州司马、兰陵、平原二郡太守。齐灭后,周武帝以为许州司马。高祖受禅,转冀州司马,甚有能名。徵拜比部侍郎,寻转民部。迁雍州司马,以明断见称。岁馀,转吏部侍郎,号为称职。复徙雍州司马,坐事左转盩厔令,甚有治名。上善之,复拜雍州司马,又为吏部侍郎,以公事免。炀帝立,召令复位。后以老病解职。大业七年,终于家,时年七十二。

高斌廉

《旧唐书·裴寂传》:太宗将举义师不敢发言,见寂为高祖所厚,乃出私钱数百万,阴结龙山令高斌廉与寂博戏,渐以输之。寂喜太宗,遂以情告之。

高冯

《唐书·高季辅传》:冯,字季辅,以字行,德州蓨人。居母丧,以孝闻。兄元道,仕隋为汲令,县人反城应贼,杀元道。季辅率其党与县人战,禽之,斩首以祭,贼众畏伏,更归附之。俄与武陟李厚德将其众降,授陟州总管府户曹参军。贞观初,拜监察御史,弹治不避权要。累转中书舍人,进授太子右庶子。后为吏部侍郎,善铨叙人物。久之,迁中书令、兼检校吏部尚书,监修国史,进爵蓨县公。永徽初,加光禄大夫、侍中、兼太子少保。感疾归第,有诏以其兄虢州刺史季通为宗正少卿,视疾,遣中使日候增损。卒,年五十八,赠开府仪同三司、荆州都督,谥曰宪。子正业,仕至中书舍人。坐善上官仪,贬岭表。

高开道

《唐书·高开道传》:开道,沧州阳信人。世煮盐为生。少趫勇,走及奔马。隋大业末,依河间贼格谦。谦灭,与其党百馀人亡海曲。后出剽沧州,众稍附,因北掠戍保,自临渝至怀远皆破有之。复引兵围北平,隋守将李景不能支,拔城去,开道据其地。武德元年,陷渔阳郡有之,自号燕王。窦建德围罗艺于幽州,艺请救,开道以骑二千赴之,建德解去,乃因艺使请降,诏以为蔚州总管、上柱国、北平郡王,赐姓李。五年,幽州饥,开道许输以粟,艺发兵三千、车数百、马驴千往请粟,开道悉留不遣,遂北连突厥,告绝于艺,复称燕。时群盗相继平,开道欲降,自疑反覆得罪,犹恃突厥自安。然将士多山东人,思归,众益厌乱。初,开道募壮士数百为养子,卫閤下,及刘黑闼将张君立亡归,开道命与爱将张金树分督之。金树潜令左右数人伪与诸养子戏,至夕,入閤,绝其弓弦,又取刀槊聚床下。既暝,金树以其徒噪攻之,养子穷,争归金树。开道顾不免,擐甲挺刃据堂坐,与妻妾饮酒,金树畏不敢前。天且明,开道先缢其妻妾诸子而后自杀。开道起兵凡八年灭。

高俭

《唐书·高俭传》:俭,字士廉,以字显,齐清河王岳之孙。敏惠有度量,仁寿中,补治礼郎。斛斯政奔高丽,坐与善,贬为朱鸢主簿。会世大乱,京师阻绝,交趾太守丘和署司法书佐。时钦州俚帅宁长真以兵侵交趾,和惧,欲出迎,士廉曰:长真兵虽多,县军远客,势不得久,城中兵尚可战,奈何受制于人。和因命为行军司马,逆击破之。高祖遣使徇岭南,武德五年与和来降,于是秦王领雍州牧,荐士廉为治中。王为皇太子,授右庶子。进侍中,封义兴郡公。坐匿王圭奏不时上,左授安州都督。进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入为吏部尚书,进封许国公。高祖崩,摄司空,营山陵;加特进,迁尚书右仆射。太宗幸洛阳,太子监国,命摄少师。久之,请致仕,听解仆射,加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三品,知政事。帝伐高丽,皇太子监国驻定州,又摄太傅,同掌机务。还至并州,有疾,帝即所舍问之。贞观二十一年疾甚,帝幸其第,为流涕,卒年七十一。谥曰文献。

高智周

《唐书·高智周传》:智周,常州晋陵人。第进士,补越王府参军。迁费令。入擢秘书郎、弘文馆直学士。三迁兰台大夫。孝敬在东宫,为侍读。移病去。俄拜寿州刺史。迁正谏大夫、黄门侍郎。仪凤初,进同中书门下三品。迁太子左庶子。久之,罢为御史大夫,与薛元超、裴炎同治章怀太子狱,无所同异,固表去位。高宗美其概,授右散骑常侍。请致仕,听之。卒,年八十二,赠越州都督,谥曰定。

高履行

《唐书·高俭传》:俭子履行居母丧毁甚,太宗谕使彊食。尚东阳公主,袭爵。繇户部尚书为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坐长孙无忌,左授洪州都督,改永州刺史。

高真行

《唐书·高俭传》:俭子真行至左卫将军。其子岐连章怀太子事,诏令自诫切,真行以佩刀刺杀之,断首弃道上,高宗鄙其为,贬睦州刺史。

高审行

《唐书·高俭传》:俭子审行自户部侍郎贬渝州刺史。

高子贡

《唐书·邢文伟传》:高子贡,善《太史书》,与朱敬则善,擢明经。历秘书省正字、弘文馆直学士。不得志,因弃官去。徐敬业起兵,弟敬猷统兵五千逼和州,子贡率乡人数百拒之,贼引去。以功擢朝散大夫,为成均助教。东莞公融尝为和州刺史,从子贡受业。及融谋举兵,令黄公撰见子贡,推为谋主,书疏往返,因结诸王内应。谋泄,坐死。

高睿

《唐书·高睿传》:睿,京兆万年人,隋尚书左仆射颎孙也。举明经,稍迁通义令,有治劳,人刻石载德。历赵州刺史,平昌县子。圣历初,突厥默啜入寇,睿婴城拒寇。长史唐波若与寇通。睿觉之,力不能制,即目经。不得死,为寇执,使谕降诸县,不肯应,见杀,赠冬官尚书,谥曰节。

高仲舒

《唐书·高睿传》:睿子仲舒,通故训学,擢明经,为相王府文学,王所钦器。开元初,宋璟、苏颋当秉,多咨访焉。终太子右庶子。

高秀岩

《山西通志》:秀岩,稷山人。开元中从击吐蕃,以功授万福府别将,赐绯鱼袋,仍留卫京都。累迁户部尚书兼河东节度使。禄山之乱,肃宗在灵武,秀岩星奔行在献谋刻日期,复两都。帝善之,乃随郭子仪、李嗣业举兵。预有劳绩疾,亟遗训诸子曰:洁己者,事君之本。精诚者,神明之佑。毋近憸人,毋远耆德。子八人皆显。

高适

《唐书·高适传》:适,字达夫,沧州渤海人。少落魄,不治生事。客梁、宋间,宋州刺史张九皋奇之,举有道科中第,调封丘尉,不得志,去。客河西,河西节度使哥舒翰表为左骁卫兵曹参军,掌书记。禄山乱,召翰讨贼,即拜适左拾遗,转监察御史。迁侍御史,擢谏议大夫,负气敢言,权近侧目,除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使。李辅国恶其才,数短毁之,下除太子少詹事。未几蜀乱,出为蜀、彭二州刺史。梓屯将段子璋反,适从崔光远讨斩之。而光远兵不戢,遂大略,天子怒,罢光远,以适代为西川节度使。广德元年,吐蕃取陇右,适率兵出南鄙,欲牵制其力,既无功,遂亡松、维二州及云山城。召还,为刑部侍郎、左散骑常侍,封渤海县侯。永泰元年卒,赠礼部尚书,谥曰忠。

高仙芝

《唐书·高仙芝传》:仙芝,高丽人。父舍鸡,初以将军隶河西军,为四镇校将。仙芝年二十馀,从至安西,以父功补游击将军。仙芝美姿质,善骑射。初事节度使田仁琬、盖嘉运等,不甚知名。后事夫蒙灵察,乃善遇之。开元末,表为安西副都护、四镇都知兵马使。小勃律,其王为吐蕃所诱,妻以女,故西北二十馀国皆羁属吐蕃。自仁琬以来三讨之,皆无功。天宝六载,诏仙芝以步骑一万出讨。拂菻、大食诸国皆震慑降附。奏捷京师。擢鸿胪卿、假御史中丞,为四镇节度使。加左金吾卫大将军。寻除武威太守,拜右羽林军大将军,封密云郡公。禄山反,荣王为元帅,仙芝副之,继封常清东讨。帝御勤政楼,引荣王受命,宴仙芝以下。帝又幸望春亭劳遣,诏监门将军边令诚监军。次陕郡,而常清败还。仙芝急,乃开太原仓,悉以所有赐士卒,焚其馀,引兵趋潼关。会贼至,甲仗资粮委于道,弥数百里。既至关,勒兵缮守具,士气稍稍复振。贼攻关不得入,乃引还。初,令诚数私于仙芝,仙芝不应,因言其逗挠状以激帝,且云:常清以贼摇众,而仙芝弃陕地数百里,朘盗禀赐。帝大怒,使令诚即军中斩之。令诚已斩常清,陈尸于籧篨。仙芝自外至,令诚以陌刀百人自从,曰:大夫亦有命。仙芝顾麾下曰:我募若辈,本欲破贼取重赏,而贼势方锐,故迁延至此,亦以固关也。我有罪,若辈可言;不尔,当呼枉。军中咸呼曰:枉。其声殷地。仙芝遂就死。

高力士

《唐书·高力士传》:力士,冯盎曾孙也。圣历初,岭南讨击使李千里上二阉儿,曰金刚,曰力士,武后以其彊悟,敕给事左右。坐累逐出之,中人高延福养为子,故冒其姓。善武三思,岁馀,复得入禁中,禀食司宫台。既壮,长六尺五寸,谨密,善传诏令,为宫闱丞。元宗在藩,力士倾心附结,已平韦氏,乃启属内坊,擢内给事。先天中,以诛萧、岑等功为右监门卫将军,知内侍省事。于是四方奏请皆先省后进,小事即专决,将相承风附会不可计。肃宗在东宫,兄事力士。加累骠骑大将军,封渤海郡公。有袁思艺者,帝亦爱幸,然骄倨甚,士大夫疏畏之,而力士阴巧得人誉。帝初置内侍省监二员,秩三品,以力士、思艺为之。帝幸蜀,思艺遂臣贼,而力士从帝,进齐国公。从上皇还,进开府仪同三司。上皇徙西内,居十日,为李辅国所诬,除籍,长流巫州。宝应元年赦还,见二帝遗诏,北向哭欧血。而卒,年七十九。代宗以护卫先帝劳,还其官,赠扬州大都督。

高尚

《唐书·高尚传》:尚,雍奴人。母老,丐食自给,尚客河朔不肯归。与令狐潮相善,淫其婢,生一女,遂留居。然笃学善文辞,尝喟然谓汝南周铣曰:吾当作贼死,不能龁草根求活也。李齐物为新平太守,荐诸朝,赆钱三万,介之见高力士。力士以为才,置门下,讽近臣表其能,擢左领军仓曹参军。力士语禄山,表为平卢掌书记,因出入卧内。遂与严庄语图谶,导禄山反。陷东都,伪拜中书侍郎。贼所下赦令,皆尚为之,至伪侍中。

高郢

《唐书·高郢传》:郢,字公楚,其先自渤海徙卫州,遂为卫州人。九岁通《春秋》,工属文。父伯祥为好畤尉,安禄山陷京师,将诛之,郢尚幼,解衣请代,贼义,并贷之。宝应初,及进士第。代宗为太后营章敬寺,郢以白衣上书谏。不纳。以茂才异行高第,累擢咸阳尉。郭子仪取为朔方掌书记。子仪怒判官张昙,奏抵死,郢引救甚力,忤子仪意,下徙猗氏丞。李怀光引佐邠宁府。怀光反,郢固止之。与其将吕鸣岳、张延英谋间道归国,事泄,怀光先斩二将,然后引郢诘诮,郢抗词无所愧隐。怀光惭,赦之。怀光已诛,李晟表其忠,马燧奏管书记。召拜主客员外郎,迁中书舍人。久之,进礼部侍郎。迁太常卿。贞元末,擢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顺宗立,病不能事,以刑部尚书罢。明年,为华州刺史,政尚仁静。复召为太常卿,除御史大夫。数月,改兵部尚书,固乞骸骨,以尚书右仆射致仕。卒,年七十二,赠太子太保,谥曰贞。

高固

《唐书·高固传》:固,不知何许人,或言四世祖侃,永徽中为北廷安抚使,禽车鼻可汗,以功为安东都护。固生微贱,为家所卖,转为浑瑊童奴,字黄芩。性敏惠,有膂力,善骑射。瑊爱养之,以齐有高固,因以名。从瑊屯朔方。德宗在奉天,固仍从瑊,贼突入东壅门,固引锐士长刀杀贼数十人,曳车塞阖,贼不能入。封渤海郡王。李怀光反,使邠宁留后张昕先趣河中,固伺间,斩昕首以徇,拜检校右散骑常侍、前军兵马使。贞元十七年,邠宁节度使杨朝晟卒,诏以固拜邠宁节度使。固本宿将,且宽厚,人皆安之。宪宗时,检校尚书右仆射,入为右羽林统军。卒,赠陕州大都督。

高沐

《唐书·高沐传》:沐,渤海人。父冯,事宣武李灵耀。灵耀反,冯密遣人奏贼纤悉,有诏拜曹州刺史。会李正己盗有曹、濮,冯不能自通朝廷,死官下。沐,贞元中擢进士第,以家托郓,故李师古辟署判官。师道叛,沐率其僚郭昈、郭航、李公度引古今成败,前后镌说,不能入。师道所厚吏李文会、林英等乘间诉曰:比悉心忧公家事,而为沐等所疾,公奈何举十二州地成沐辈千载名乎。由是疏斥沐,令守濮州。沐上书盛夸山东煮海之饶,得其地可以富国。师道谋皆露。后英奏事京师,胁邸史言沐以诚款结天子。师道怒,诛沐。又有崔承宠、杨偕、陈佑、崔清皆抗节忤贼,李文会指为沐党,皆被囚。元和十四年,赠沐吏部尚书。航,莱州人,以气闻,师道署右职,与昈世居齐。初,昈举进士,权德舆将取之,闻其家贼中,乃罢,遂为贼聘。二人卒能以忠显。

高崇文

《唐书·高崇文传》:崇文,字崇文。其先自渤海徙幽州,七世不异居。崇文性朴重寡言,少籍平卢军。贞元中,从韩全义镇长武城,治军有声。累官金吾将军。吐蕃寇宁州,崇文率兵往救,大破之,封渤海郡王。全义入朝,留知行营节度后务,迁长武城都知兵马使。刘辟反,宰相杜黄裳荐其才,诏检校工部尚书、左神策行营节度使,俾统兵讨辟。自阆中出,郤剑门兵,解梓潼之围,贼将邢泚退守梓州。诏拜崇文东川节度使。趣成都。辟走,追擒之,槛送京师。进检校司空、西川节度副大使,南平郡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邠宁庆节度使,为京西诸军都统。崇文恃功而侈,举蜀帑藏百工之巧者皆自随,又不晓朝廷仪,惮于觐谒,有诏听便道之屯。居邠三年,戎备整修。卒,年六十四,赠司徒,谥曰威武。

高霞寓

《唐书·高霞寓传》:霞寓,幽州范阳人。其先五代不异居,孝闻里闾。德宗初,采访使洪经纶言之,阙诏表于门。霞寓能读《春秋》及兵法,颇以感概自尚,狡谲多变。往见长武城使高崇文,崇文异其才,檄任军职。从击刘辟,有功。擢拜彭州刺史。俄代崇文为长武城使,封感义郡王。元和中,以左威卫将军从吐突承璀讨王承宗,有功。拜丰州刺史、三城都团练防禦使。讨吴元济也,析山南东道为两镇,以霞寓宿将,拜唐邓隋节度使,遏贼南冲。霞寓虽悍,而寡谋,统制尤非所善,贼为北,逐之,为伏所掩,遂大败。诏贬归州刺史。乃厚赂权宦,召为右卫大将军,拜振武节度使。改左武卫大将军,又节度邠宁,位检校司徒。宝历中,疽发首,不能事,以右金吾卫大将军召,卒于道,赠太保。

高定

《唐书·高郢传》:郢子定,辩惠。小字董二,世重其早惠,以字显。长通王氏《易》,为图合八出,上圆下方,合则重,转则演,七转而六十四卦,六甲、八节备焉。任至京兆府参军。

高承简

《唐书·高崇文传》:崇文子承简,少事忠武军,后更隶神策。以崇文平蜀功,除嘉王傅。裴度征蔡,奏署牙将。蔡平,诏析上蔡、郾城、遂平、西平四县为溵州,拜承简刺史,治郾城。迁邢州刺史,观察府责赋尤急,承简代下户数百输租。迁宋州。会宣武将李㝏反,遣使责财于宋,承简囚之,前后数辈辄系狱,一日并出斩于牙门,威震部中。拜兖海沂密节度使。迁义成军,检校尚书左仆射。入拜右金吾卫大将军,复节度邠宁。属疾还朝,道卒,赠司空,谥曰敬。

高瑀

《唐书·高瑀传》:瑀,冀州蓨人。少沈邃,喜言兵。释褐右金吾胄曹参军,累迁陈、蔡二州刺史,入为太仆卿。忠武节度使王沛死,卫军诸将多自谓得之。宰相裴度、韦处厚以瑀治陈、蔡素有状,习军中情伪,欲任之。会其军表丐瑀,乃检校左散骑常侍,领忠武节度使。再加检校尚书右仆射。六年,徙节武宁军。以刑部尚书召,辞疾,拜太子少傅。不阅月,复诏节度忠武,卒于镇,赠司空。瑀宽和,居官无赫然誉,所至称治,士人怀之。

高釴

《唐书·高釴传》:釴,字翘之,史失其何所人。擢进士第。累迁右补阙、史馆修撰。元和末。转起居郎,数陈政得失,穆宗嘉之,召入翰林,为学士。张韶变兴仓卒,釴从敬宗夜驻右军。翌日,进知制诰,拜中书舍人。俄罢学士。累进吏部侍郎。出为同州刺史。卒,赠兵部尚书。釴少孤窭,介然无党援,以致宦达。诸弟皆检愿友爱,为搢绅景重。

高铢

《唐书·高釴传》:釴弟铢,字权仲,既擢第,署太原张弘靖幕府,入迁监察御史。太和时,累擢给事中。文宗得李训,骤拜侍讲学士,铢率谏官伏閤言训素行憸邪,不可任,帝不省。明年,训当国,出铢为浙东观察使,历义成节度使。大中初,迁礼部尚书判户部,徙太常卿。卒。

高锴

《唐书·高釴传》:釴弟锴,字弱金,连中进士、宏辞科,辟河东府参谋,历吏部员外郎,迁中书舍人。开成元年,权知贡举。为礼部侍郎。阅三岁,颇得才实。迁吏部侍郎,出为鄂岳观察使。卒,赠礼部尚书。

高重

《唐书·高俭传》:俭五世孙重,字文明,以明经中第,李巽表盐铁转运判官,善职,凡十年,进累司门郎中。敬宗慎置侍讲学士,重以简厚惇正,与选,再擢国子祭酒。出为鄂岳观察使,以美政被褒。久之,拜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卒,赠太子少保。

高少逸

《唐书·高元裕传》:元裕自侍讲为中丞,文宗难其代,元裕表言兄少逸才可任,因以命之。少逸,长庆末为侍御史,坐失举劾,贬赞善大夫,累迁谏议大夫。进给事中,出为陕虢观察使。以兵部尚书致仕,卒。

高元裕

《唐书·高元裕传》:元裕,字景圭,其先盖渤海人。第进士,累辟节度府。以右补阙召。俄换侍御史内供奉。李宗闵高其节,擢谏议大夫,进中书舍人。及宗闵得罪,元裕坐饯,贬阆州刺史,复授谏议大夫、翰林侍讲学士。庄恪太子立,择可辅导者,乃兼宾客。进御史中丞。元和中。累擢尚书左丞,领吏部选。出为宣歙观察使,入授吏部尚书。拜山南东道节度使,封渤海郡公,奏蠲逋赋甚众。在镇五年,复以吏部尚书召,卒于道,年七十六,赠尚书右仆射。元裕性勤约,通经术,敏于为吏,岩岩有风采,推重于时。元裕始名允中,太和中改今名。

高璩

《唐书·高元裕传》:元裕子璩,字莹之。第进士,累佐使府。以左拾遗为翰林学士,擢谏议大夫。懿宗时,拜剑南东川节度使。召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阅月卒,赠司空。太常博士曹邺建言:璩,宰相,交游丑杂,进取多蹊径,谥法不思妄爱曰刺,请谥为刺。从之。

高湜

《唐书·高釴传》:釴子湜,字澄之,第进士,累官右谏议大夫。咸通末,为礼部侍郎。以兵部侍郎判度支出为昭义节度使,为下所逐,贬连州司马。以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卒。

高湘

《唐书·高釴传》:釴弟锴,锴子湘,字浚之,擢进士第,历长安令、右谏议大夫。从兄湜与路岩亲善,而湘厚刘瞻,岩既逐瞻,贬湘高州司马。僖宗初,召为太子右庶子,终江西观察使。

高蟾

《全唐诗话》:高蟾,初落第,诗云: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芙蓉生在秋江上,莫向东风怨未开。时谓蟾无躁竞心,后登第。乾符中为中丞。

高骈

《唐书·高骈传》:骈,字千里,南平郡王崇文孙也。家世禁卫,幼颇修饬,折节为文学,与诸儒交,硁硁谭治道,两军中人更称誉之。事朱叔明为司马。有二雕并飞,骈曰:我且贵,当中之。一发贯二雕焉,众大惊,号落雕侍御。后历右神策军都虞候。党项叛,率禁兵万人戍长武,杀获甚多。懿宗嘉之,徙屯泰州,即拜刺史兼防禦使。取河、渭二州,略定凤林关。咸通中,帝将复安南,拜骈为都护。骈拔安南,以都护府为静海军,授骈节度,兼诸道行营招讨使。加检校尚书右仆射。骈之战,其从孙浔常先锋冒矢石以劝士。骈徙节天平,荐浔自代。僖宗立,即其军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南诏寇巂州,掠成都,徙骈剑南西川节度,乘传诣军,闻骈至,亟解去。进检校司徒,封燕国公,徙荆南节度。王仙芝败,残党过江,帝以骈治郓威化大行,故授骈镇海节度使。骈分兵穷讨,贼走岭表,加诸道行营都统、盐铁转运等使。贼更推黄巢南陷广州。俄徙淮南节度副大使,骈传檄召天下兵共讨贼,威震一时,天子倚以为重。会骈信嬖将吕用之,托疾未可以出。巢逼扬州,骈兵终不出。两京陷,天子犹冀骈立功,眷寄未衰。进检校太尉,东面都统,京西、京北神策军诸道兵马等使。俄帝知骈无出兵意,天下益殆。乃以王铎代为都统,以崔安潜副之。诏韦昭度领诸道盐铁转运使,加骈侍中,封渤海郡王。骈失兵柄利权,即上书谩言不恭,部下多叛去,郁郁无聊,乃笃意求神仙,以军事属用之。嗣襄王煴之乱,骈上书劝进,伪假骈中书令、诸道兵马都统、江淮盐铁转运使。光启三年。毕师铎见骈府宿将多以谗死,忧甚,帅兵以诛吕用之为名。求救于宣州秦彦,约事平迎以代骈。及用之出奔。师铎命左右往杀之,裹以故毡,与子弟七人一坎而瘗。杨行密擢骈孙愈为副使,令主丧事,未克葬,愈暴死,故吏邝师虔收葬之。

高仁厚

《唐书·高仁厚传》:仁厚,亡其系出。初事剑南西川节度使陈敬瑄为营使。黄巢陷京师,天子出居成都,敬瑄遣黄头军部将李鋋、巩咸以兵万五千戍兴平,数败巢兵。贼号蜀兵为鸦儿,每战,辄戒曰:毋与鸦儿斗。敬瑄喜其兵可用,益选卒二千,使仁厚将而东。会邛州贼阡能众数万略诸县,涪州刺史韩秀升等乱峡中,韩求反蜀州。敬瑄召仁厚还,使督兵四讨。贼渠罗浑擎设伏诈降,仁厚遣将不持兵入谕其众,皆真降。浑擎诈穷而逸,吏执之,降。韩求知大贼已禽,赴水死,众钩出,斩以徇,馀栅皆下。仁厚还,天子御楼劳军,授仁厚检校尚书左仆射、眉州刺史。敬瑄与仁厚谋曰:秀升未禽,贡输梗夺,百官乏奉,民不盐食。公能破贼,当以东川待公。仁厚许之。诏拜行军司马。仁厚以锐兵濒江,而阵,夜以千卒薄营,火而噪之。秀升率舟兵救火,仁厚遣人鹜没凿舟,皆沉,众惧,多溃。秀升斩溃兵,欲胁止之,众怒,执秀升以降。仁厚槛车送行在,斩于市。东川节度使杨师立初隶神策军,累迁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闻敬瑄以仁厚代己,有望言。敬瑄讽帝召师立以本官兼尚书右仆射,师立益怒,移檄言敬瑄十罪,杀监军田绘,屯涪城,遣兵攻绵州,不克。又檄剑州刺史姚卓文共攻成都,卓文不应。帝乃下诏削官爵。敬瑄即表仁厚为东川节度留后,率兵讨之。师立遣大将张士安、郑君雄守鹿头关,师立婴城,阅四旬,夜出兵扰北栅,伏发,击走之。于是士安不敢出,师立自督士,十战皆北。仁厚约城中斩首恶者赏。君雄乃与士安哗而进,以仁厚书示师立。自沈于池死。君雄悉诛其家,献首天子。仁厚入府,纵系囚,赈贫绝。诏拜剑南东川节度使。光启二年,遂据梓州,绝敬瑄。君雄时为遂州刺史,亦陷汉州,攻成都。敬瑄使部将李顺之逆战,君雄死。又发维、茂州羌军击仁厚,斩之。乾宁中,皆追赠司徒。

高言

《尚友录》:言,字明道。倜傥豪伟,不守小节。每风月佳时,宾客宴集,酒酣气壮,慷慨浩歌。尝曰:使我当高光时,万户侯何足道哉。

高勖

《十国春秋·吴》:高勖,舒城人。太祖起淮南,辟掌书记。时军兴事繁,用度不足。太祖欲以茶盐易民布帛,勖谏曰:兵火之馀十室九空,又渔利以困之,将复离叛。不若尽我所有,易邻道所无,足以给军。选贤守令,劝课农桑,数年之间,仓库自实。太祖以其言为然,悉从之。田頵闻之,曰:仁人之言,其利溥矣,正勖之谓也。

高彦

《十国春秋·吴越》:高彦,海盐人。初与同县沈夏受武肃王意,密谋诛都将徐及,以其首归王前。后从征多显功,擢海昌镇将。会湖州刺史李继徽弃郡奔淮南,彦随王亲巡其地。王由是雅属意彦,题诗婴兰堂壁云:须将一片地,付与有心人。及去,语彦曰:我以此州授汝矣,汝宜善抚之。奏迁湖州制置使,旋升本州刺史,遥领费州加检校司空、渤海公。彦性淳厚,居湖十一载,政尚宽简,民颇便之。天祐三年冬,与道场山僧如衲诀别而卒。如衲,口能容拳,手过膝。彦常以师礼事之。

高渭

《十国春秋·吴越》:高渭,彦长子也。初从彦于湖州。武肃王巡衣锦城,会有徐许之乱,焚掠郛郭将及内城。彦闻变,亟遣渭赴难,渭遂率所部径趋灵隐山,伏发遇害。后淮南槛送徐绾归王,命剖心祭渭。

高澧

《十国春秋·吴越》:高澧,湖州刺史彦第三子也。初彦常梦羽人持刀入卧内,惊问其故,羽人曰:来为君之子报数千人冤耳。已而生澧,年十三四即酷暴自用。及天祐末,嗣父职,恣行诛僇,好使酒杀人。武肃王恶其凶虐,谋治兵问罪,澧遂导淮南将李简等入其境,王遣子传璙禦之。简等挟澧而遁,澧至淮南,为淮人所害。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高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