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班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目录

 山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以官为氏 同名异实〉
  廖用贤尚友录〈山姓〉
 山姓部列传
  周
  山祁
  汉
  山遵       山昱
  后汉
  山冰       山千秋
  魏
  山曜
  晋
  山涛       山该
  山淳       山允
  山谟       山简
  山玮       山世回
  山遐
  宋
  山谦之
  南齐
  山悰
  北魏
  山伟
  唐
  山浑       山约
  山元卿      山图
  山行章
  宋
  山说       山褥瑰
  元
  山琮
  明
  山锡之      山青
  山云       山秀
  山宗       山永峻
  山之环
 班姓部汇考
  汉书〈叙传〉
  郑樵通志〈以名为氏〉
  廖用贤尚友录〈班姓〉
 班姓部列传
  汉
  班壹       班孺
  班长       班回
  班况       班伯
  班斿       班稚
  后汉
  班嗣       班彪
  班固       班超
  班雄       班勇
  班始
  唐
  班景倩      班宏
  班肃       班蒙
  宋
  班绹
  元
  班恕
  明
  班周吉      班平
  班子超      班言
  班禄       班衣
 班姓部杂录

氏族典第一百七十一卷

山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以官为氏

山氏,周山师,掌山林之官,以官为氏。《风俗通》云烈山氏之后,《左传》晋大夫山祁,汉有武都太守山昱,又吐难氏,后魏改为山氏,宋朝登科山说。

同名异实

山氏有二:烈山氏以山为氏;而周有山师之官,以官为氏。

《廖用贤·尚友录》山姓

山,河南商音。

山姓部列传

山祁

《左传·僖公十年》:丕郑之如秦也。言于秦伯曰:吕甥,郤称,冀芮,实为不从,若重问以召之,臣出晋君,君纳重耳,蔑不济矣。冬,秦伯使泠至报问,且召三子,郤芮曰:币重而言甘,诱我也。遂杀丕郑,祁举,及七舆大夫,左行共华,右行贾华,叔坚,骓歂,累虎,特宫,山祁,皆里丕之党也。

山遵

《汉书·王莽传》:莽封山遵为褒谋子奉皋陶后。

山昱

《郑樵·通志》:汉有武都太守山昱。

后汉

山冰

《尚友录》:冰,黄门令,与太傅陈蕃同坐党锢。

山千秋

《万姓统谱》:千秋,上饶人。

山曜

《晋书·山涛传》:涛父曜,宛句令。

山涛

《晋书·山涛传》:涛,字巨源,河内怀人也。父曜,宛句令。涛早孤,居贫,少有器量,介然不群。性好庄老,每隐身自晦。年四十,始为郡主簿、功曹、上计拟。举孝廉,州辟河南从事。投传而去。未二年,有曹爽之事,遂隐身不交世务。与宣穆后有中表亲,是以见景帝。帝曰:吕望欲仕邪。命司隶举秀才,除郎中。转骠骑将军王昶从事中郎。久之,拜赵国相,迁尚书吏部郎。晚与钟会、裴秀并申款眤。以二人居势争权,涛平心处中,各得其所。迁大将军从事中郎。钟会作乱于蜀。涛以本官行军司马,镇邺。咸熙初,封新沓子。转相国左长史,典统别营。及武帝受禅,以涛守大鸿胪,护送陈留王诣邺。泰始初,加奉车都尉,进新沓伯。羊祜执政。涛失权臣意,出为冀州刺史,加宁远将军。转北中郎将,督邺城守事。入为侍中,迁尚书。以母老辞职。后除太常卿,以疾不就。会母丧,归里。诏:以为吏部尚书。涛辞以丧病,章表恳切。会元皇后崩,遂扶舆还洛。逼迫诏命,自力就职。咸宁初,转太子少傅,加散骑常侍;除尚书仆射,加侍中,领吏部。固辞不听。居选职十馀年,晚值后党专权。涛苦表请退,诏又不许。涛不得已,又起视事。太康初,迁右仆射,加光禄大夫,侍中、掌选如故。后拜司徒,复固让,乞骸骨。舆疾归家。以太康四年薨,赠司徒,侍中新沓伯,谥曰康。涛居荣贵,贞慎俭约。禄赐俸秩,散之亲故。有五子:该、淳、允、谟、简。

山该

《晋书·山涛传》:涛子该,字伯伦,嗣父爵,仕至并州刺史、太子左率,赠长水校尉。

山淳

《晋书·山涛传》:涛子淳,字子元,不仕。

山允

《晋书·山涛传》:涛子允,字叔真,奉车都尉,少尪病,形甚短小,而聪敏过人。武帝闻而欲见之。允自以尪陋,不肯行。涛以为胜己。

山谟

《晋书·山涛传》:涛子谟,字季长,明惠有才智,官至司空掾。

山简

《晋书·山涛传》:涛子简,字季伦。性温雅,有父风,年二十馀,涛不之知也。简叹曰:吾年几三十,而不为家公所知。后与谯国嵇绍、沛郡刘谟、弘农杨淮齐名。初为太子舍人,累迁太子庶子、黄门郎,出为青州刺史。徵拜侍中,顷之,转尚书。历镇军将军、荆州刺史,领南蛮校尉,不行,复拜尚书。光熙初,转吏部尚书。永嘉初,出为雍州刺史、镇西将军。徵为尚书左仆射,领吏部。简欲令朝臣各举所知,以广得才之路。上疏朝廷从之。永嘉三年,出为征南将军、都督荆湘交广四州诸军事、假节,镇襄阳。于时四方寇乱,王威不振。简优游卒岁,唯酒是耽。寻加督宁、益军事。时刘聪入寇。洛阳陷没,简乃迁于夏口。招纳流亡,江汉归附。卒,赠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子遐。

山玮

《晋书·山涛传》:涛子该,该子玮,字彦祖,翊军校尉。

山世回

《晋书·山涛传》:涛子该,该子世回,吏部郎、散骑常侍。

山遐

《晋书·山涛传》:涛子简,简子遐,字彦林,为馀姚令。后为东阳太守,为政严猛。卒于官。

山谦之

《尚友录》:谦之撰《吴兴统纪》十卷。

南齐

山悰

《南史·桂阳王铄传》:铄见明帝,出,处分存亡之计。谓侍读山悰曰:吾前日觐王,王流涕呜咽,而鄱阳、随郡见诛。今日见王,王又流涕而有愧色,其在吾邪。其夜三更中兵至,见害。

北魏

山伟

《魏书·山伟传》:伟,字仲才,河南洛阳人也。其先代人。祖强。位内行长。父稚之,营陵令。伟随父之县,师事县人王惠,涉猎文史。稚之位金明太守。肃宗初,元匡为御史中尉,以伟兼侍御史。入台五日,便遇正会。伟司神武门,其妻从叔为羽林队主,挝直长于殿门,伟即劾奏。匡善之,俄然奏正。帖国子助教,迁员外郎、廷尉评。时天下无事,进仕路难,代迁之人,多不沾预。及六镇、陇西二方起逆,领军元乂欲用代来寒人为传诏以慰悦之。伟遂奏记,赞乂德美。乂素不识伟,访侍中安丰王延明、黄门郎元顺,顺等因是称荐之。乂令仆射元钦引伟兼尚书二千石郎,后正名士郎。修《起居注》。仆射元顺领选,表荐为谏议大夫。参朱荣之害朝士,伟时守直,故免祸。及庄帝入宫,仍除伟给事黄门侍郎。俄领著作郎。前废帝立,除安东将军、秘书监。初,参朱兆之入洛,官守奔散,国史典书高法显密埋史书,故不遗落。伟自以为功,诉求爵赏。伟挟附世隆,遂封东阿县伯。寻进侍中。孝静初,除卫大将军、中书令,监起居。后以本官复领著作,卒官。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都督、幽州刺史,谥曰文贞公。伟外示沉厚,内实矫竞。与宇文忠之之徒代人为党,时贤畏恶之。而爱尚文史,老而弥笃。长子昂,袭爵。

山浑

《万姓统谱》:浑侍唐中宗宴,诵《鹿鸣》《蟋蟀》二章,上嘉其直,赐服一称。

山约

《万姓统谱》:约,山阴令

山元卿

《集异记》《苍龙溪新宫铭》紫阳真人山元卿撰。

山图

《尚友录》:图,陇西人。少好乘马,马蹋之,折脚,遇山中道人,教之服地黄、当归、羌活、苦参散服之,一岁而不嗜食,脚愈,身轻,复遇道人,言:能随吾,使汝不死。图即随之,遍游名山,踰六十年。一旦归家,正值母死,葬毕复去,遂莫知所之。

山行章

《十国春秋·前蜀》:山行章,一名章,自言晋山涛之裔,唐末,官眉州刺史,旧无罗城行,章合五县之力。城之周遭八里有奇名,曰卧牛城。陈敬瑄之乱也,行章拒高祖于新繁,师败复为高祖破于广都,未几请降,隶高祖帐下,有战绩。高祖围成都,日忽梦一青衣神大张其口,问于行章。行章对曰:青衣,蜀地名也。垒内故有青衣祠,今成都易子而食,守陴而哭祠庙不祀久矣,神张口者是土地求飨于公亦,启唇齿而露心腹之兆也。已而逾十日,成都果降。乾宁四年,授都押牙,出镇黎州,先是黎雅间有浅蛮,曰刘王、郝王、杨王者,西川岁给缯帛三千匹,使诇南诏,虚实久之,边将多与诸蛮相表,里挟以为重,至是高祖绝其旧,赐颇廉,得行章与交通状,遂斩以徇。

山说

《郑樵·通志》:宋朝登科有山说。

山褥瑰

《万姓统谱》:褥瑰,骧将。

山琮

《朝城县志》:琮,大德十四年状元,历官蔚州副使。

山锡之

《万姓统谱》:锡之,苏州人。洪武初,知县事,改创县治及学舍,公宇焕然一新,至今赖焉。

山青

《万姓统谱》:青,徐州人。涉古今知大义,沈毅有勇略,为燕山护卫百户。永乐初,以靖难功,累官右军都督佥事。

山云

《明外史·山云传》:云,徐人。父青,从太祖起兵,以功授燕山左卫百户,已从靖难师,擢都督佥事。云姿貌魁梧,多智略。初袭官金吾左卫指挥使。数从成祖出塞,先登却敌。仁宗立,擢行在都督佥事。宣德元年改北京行都督府,出镇山海关。帝征乐安,召云还协守京师。明年,柳、庆诸蛮掠临桂诸县。遂命佩征蛮将军印,充总兵官往镇。云在镇,先后大战十馀,斩首万二千二百六十馀级,降贼酋三百七十有奇,还男女二千五百八十。猺、獞屏迹,居民安堵。论功,进都督同知。以病上章请代,优诏不许。云端洁如寒士,与士卒同甘苦。临机应变,战无不捷。英宗即位,进右都督。正统三年卒。赠怀远伯,谥襄毅。长子俊,当袭以让其弟泉世府军前卫指挥使。

山秀

《万姓统谱》:秀,仁和人。正统中,仕睢阳县丞。

山宗

《汶上县志》:宗,正统九年贡士,任南康府知事。

山永峻

《冠县志》:永峻,登州人。由岁贡,于崇祯十六年冬来训冠庠,至十七年三月闻京师失守,不食死。

山之环

《黄县志》:之环,住北关,入城守禦,城陷被害。

班姓部汇考

《汉书》

《叙传》

班氏之先与楚同姓,令尹子文之后也。子文初生弃于瞢中,而虎乳,楚人谓乳榖谓虎于檡,故名榖于檡,字子文。楚人谓虎班,其子以为号秦之灭,楚迁晋代之间因氏焉。

《郑樵·通志》以名为氏〈楚人名〉

班氏𦬒姓。楚若敖生斗伯比,伯比生令尹子文,为虎所乳,谓虎有班,文因以为氏。秦有班壹,避地楼烦生孺,孺生长,长生回,回生况,况生稚,稚生彪,班固之父也,宋雍熙登第有班绹。
臣谨按斗榖于菟,因为虎所乳,故名谷于菟,而字之曰:子文其子曰斗般,与班同音不应父,曰班而子亦以般名者,此以名为氏者。

《廖用贤·尚友录》班姓

班,扶阳徵音。

班姓部列传

班壹

《汉书·叙传》:始皇之末,班壹避坠于楼烦,致马牛羊数千群。值汉初定,与民无禁,当孝惠、高后时,以财雄边,出入弋猎,旌旗鼓吹,年百馀岁,以寿终。

班孺

《汉书·叙传》:壹生孺。孺为任侠,州郡歌之。

班长

《汉书·叙传》:孺生长,官至上谷守。

班回

《汉书·叙传》:长生回,以茂材为长子令。

班况

《汉书·叙传》:回生况,举孝廉为郎,积功劳,至上河农都尉,大司农奏课连最,入为左曹越骑校尉。成帝之初,女为倢伃,致仕就第,赀累千金,徙昌陵。

班伯

《汉书·叙传》:况子伯少受诗于师丹。大将军王凤荐伯宜劝学,召见宴昵殿,容貌甚丽,诵说有法,拜为中常侍。时上方乡学,郑宽中、张禹朝夕入说尚书、论语于金华殿中,诏伯受焉。既通大义,又讲异同于许商,迁奉车都尉。家本北边,志节忼慨,数求使匈奴。河平中,单于来朝,上使伯持节迎于塞下。会定襄大姓石、季群辈报怨,杀追捕吏,伯上状,因自请愿试守期月。上遣侍中中郎将王舜驰传代伯护单于,并奉玺书印绶,即拜伯定襄太守。定襄闻伯素贵,年少,自请治剧,畏其下车作威,吏民竦息。伯至,请问耆老父祖故人有旧恩者,迎延满堂,日为供具,执子孙礼。郡中益弛。诸所宾礼皆名豪,怀恩醉酒,共谏伯宜颇摄录盗贼,具言本谋亡匿处。伯曰:是所望于父师矣。乃召属县长吏,选精进掾史,分部收捕,及它隐伏,旬日尽得。郡中震栗,咸称神明。岁馀,上徵伯。伯上书愿过故郡上父祖冢。有诏,太守都尉以下会。因召宗族,各以亲疏加恩施,散数百金。北州以为荣,长老纪焉。道病中风,既至,以侍中光禄大夫养病。久之,上出过临候伯,伯惶恐,起视事,后侍禁中,设宴饮之会。时乘舆幄坐张画屏风,画纣醉踞妲己作长夜之乐。上问伯曰:此图何戒。伯曰:沈湎于酒,微子所以告去也;式号式謼,大雅所以流连也。诗书淫乱之戒,其原皆在于酒。上喟然叹曰:吾久不见班生,今日复闻谠言。迁水衡都尉,侍中,秩中二千石。会病卒,年三十八。

班斿

《汉书·叙传》:况子斿,博学有俊材,左将军师丹举贤良方正,以对策为议郎,迁谏大夫、右曹中郎将,与刘向校秘书。每奏事,斿以选受诏进读群书。上器其能,赐以秘书之副。亦早卒。

班稚

《汉书·叙传》:况子稚,少为黄门郎中常侍,方直自守。成帝季年,立定陶王为太子,数遣中盾请问近臣,稚独不敢答。哀帝即位,出为西河属国都尉,迁广平相。王莽少与稚兄弟同列友善,兄事斿而弟畜稚。斿之卒也,修缌麻,赙赗甚厚。平帝即位,太后临朝,莽秉政,方欲文致太平,使使者分行风俗,采颂声,而稚无所上。甄丰劾稚,稚惧,上书谢罪,愿归相印,入补延陵园郎,太后许焉。食故禄终身。由是班氏不显莽朝,亦不罹咎。

后汉

班嗣

《汉书·叙传》:斿有子曰嗣,显名当世。嗣虽修儒学,然贵老严之术。桓生欲借其书,嗣报曰:若夫严子者,绝圣弃智,修生保真,清虚澹泊,归之自然,独师友造化,而不为世俗所役者也。渔钓于一壑,则万物不奸其志;栖迟于一丘,则天下不易其乐。不絓圣人之罔,不嗅骄君之饵,荡然肆志,谈者不得而名焉,故可贵也。今吾子已贯仁义之羁绊,系名声之缰锁,伏周、孔之轨躅,驰颜、闵之极摰,既系挛于世教矣,何用大道为自眩曜。昔有学步于邯郸者。曾未得其髣髴,又复失其故步,遂匍匐而归耳。恐似此类,故不进。嗣之行己持论如此。

班彪

《后汉书·班彪传》:彪字叔皮,扶风安陵人也。性沉重好古。年二十馀,更始败,三辅大乱。时隗嚣拥众天水,彪乃避难从之。嚣曰:往者周亡,战国并争,天下分裂,数世然后定。意者从横之事复起于今乎。将承运迭兴,在于一人也。彪既疾嚣言,又伤时方艰,乃著王命论,以感之,而嚣终不寤,遂避地河西。河西大将军窦融以为从事,深敬待之,接以师友之道。彪乃为融画策事汉,总河西以拒隗嚣。及融徵还京师,光武问曰:所上章奏,谁与参之。融对曰:皆从事班彪所为。帝雅闻彪材,因召入见,举司隶茂才,拜徐令,以病免。后数应三公之命,辄去。彪既才高而好述作,遂专心史籍之间。武帝时,司马迁著史记,自太初以后,阙而不录,后好事者颇或缀集时事,然多鄙俗,不足以踵继其书。彪乃继采前史遗事,傍贯异闻,作后传数十篇。彪复辟司徒玊况府。为望都长,吏民爱之。建武三十年,年五十二,卒官。所著赋、论、书、记、奏事合九篇。

班固

《后汉书·班彪传》:彪子固字孟坚。年九岁,能属文诵诗赋,及长,遂博贯载籍,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性宽和容众,不以才能高人。父彪卒。固以彪所续前史未详,乃潜精研思,欲就其业。既而有人上书显宗,告固私改作国史者,有诏下郡,收固系京兆狱。固弟超诣阙上书,得召见,具言固所著述意,而郡亦上其书。显宗甚奇之,召诣校书部,除兰台令史,成世祖本纪。迁为郎,典校秘书。固又撰功臣、平林、新市、公孙述事,作列传、载记二十八篇,奏之。帝乃复使终成前所著书。固以为汉绍尧运,以建帝业,至于六世,史臣乃追述功德,私作本纪,编于百王之末,厕于秦、项之列,太初以后,阙而不录,故探撰前记,缀集所闻,以为汉书。起元高祖,终于孝平王莽之诛,十有二世,二百三十年,综其行事,傍贯五经,上下洽通,为春秋考纪、表、志、传凡百篇。固自永平中始受诏,潜精积思二十馀年,至建初中乃成。当世甚重其书,学者莫不讽诵焉。

班超

《后汉书·班超传》:超字仲升,扶风平陵人,彪之少子也。为人有志,不修细节。然内孝谨,居家常执勤苦,不耻劳辱。有口辨,而涉猎书传。永平五年,兄固被召诣校书郎,超与母随至洛阳。家贫,常为官佣书以供养。久劳苦,尝辍业投笔叹曰: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后行诣相者。相者指曰:生燕颔虎颈,飞而食肉,此万里侯相也。久之,显宗问固卿弟安在,固对为官写书,受直以养老母。帝乃除超为兰台令史,后坐事免官。十六年,奉车都尉窦固出击匈奴,以超为假司马,将兵别击伊吾,战于蒲类海。固以为能,遣与从事郭恂俱使西域。超到鄯善,后匈奴使来,超乃会其吏士三十六人,斩其使。召鄯善王广,以首示之,一国震怖,遂纳子为质。还奏于窦固,固大喜,具上超功效,并求更选使使西域。帝壮超节,诏固曰:吏如班超,何故不遣而更选乎。今以超为军司马,令遂前功。超复受使,固欲益其兵,超曰:愿将本所从三十馀人足矣。如有不虞,多益为累。是时于寘王广德新攻破莎车,遂雄张南道。超既西。广德素闻超在鄯善诛灭匈奴使,大惶恐,即攻杀匈奴使者而降超。超重赐其王以下,因镇抚焉。时龟兹攻破疏勒,杀其王,而立龟兹人兜题为疏勒王。明年春,超遣吏田虑劫缚兜题,立其故王兄子忠为王。建初三年,超率疏勒、康居、千寘、拘弥兵一万人攻姑墨石城,破之,斩首七百级。超欲因此叵平诸国,乃上疏请兵。书奏,帝知其功可成,议欲给兵。平陵人徐干素与超同志,上疏愿奋身佐超。五年,遂以干为假司马,将弛刑及义从千人就超。八年,拜超为将兵长史,超发于寘诸国兵二万五千人,击莎车。莎车降,威震西域。永元二年,月氏遣其副王谢将兵七万攻超。超收谷坚守。谢攻超,不下,又钞掠无所得。超度其粮将尽,必从龟玆求救,乃遣兵数百于东界要之。谢果遣骑赍金银珠玉以赂龟兹。超伏兵遮击,尽杀之,持其使首以示谢。谢大惊,即遣使请罪,愿得生归。超纵遣之。月氏由是大震,岁奉贡献。明年,龟兹、姑墨、温宿皆降,乃以超为都护。六年秋,超发龟兹、鄯善等八国兵合七万人,及吏士贾客千四百人讨焉耆。广大恐,悉驱其人共入山保。焉耆左候元孟先尝质京师,密遣使以事告超,超即斩之,示不信用。乃期大会诸国王,因扬声当重加赏赐,于是焉耆王广、尉犁王汎及北鞬支等三十人相率诣超。其国相腹久等十七人惧诛,皆亡入海,而危须王亦不至。坐定,超怒诘广曰:危须王何故不到。腹久等所缘逃亡。遂叱吏士收广、汎等于陈睦故城斩之,传首京师,因更立元孟为焉耆王。超留焉耆半岁,慰抚之。于是西域五十馀国悉皆纳质内属焉。明年,下诏封超为定远侯,邑千户。超自以久在绝域,年老思土。十二年,上疏曰:臣不敢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而超妺昭亦上书请超,帝感其言,乃徵超还。超在西域三十一年。十四年八月至洛阳,拜为射声校尉。超素有胸胁疾,既至,病遂加。帝遣中黄门问疾,赐医药。其九月卒,年七十一。朝廷悯惜焉。

班雄

《后汉书·班超传》:超封定远侯,卒,子雄嗣,累迁屯骑校尉。会叛羌寇三辅,诏雄将五营兵屯长安,就拜京兆尹。

班勇

《后汉书·班超传》:超子勇字宜僚,少有父风。永初元年,西域反叛,以勇为军司马。与兄雄俱出敦煌,迎都护及西域甲卒而还。因罢都护。后西域绝无汉吏十馀年。元初六年,敦煌太守曹宗遣长史索班将千馀人屯伊吾,车师前王及鄯善王皆来降班。后数月,北单于与车师后部遂共攻没班,进击走前王,略有北道。鄯善王急,求救于曹宗,宗因此请出兵五千人击匈奴,报索班之耻,因复取西域。邓太后召勇诣朝堂会议。先是公卿多以为宜闭玉门关,遂弃西域。勇上议,复敦煌郡营兵三百人,置西域副校尉居敦煌。虽复羁縻西域,然亦未能出屯。其后匈奴数与车师共入寇钞,河西大被其害。延光二年夏,复以勇为西域长史,将兵五百人出屯柳中。明年正月,勇至楼兰,以鄯善归附,特加三绶。而龟兹王白英犹自疑未下,勇开以恩信,白英乃降,于是前部复通。还,屯田柳中。四年秋,勇发敦煌、张掖、酒泉六千骑及鄯善、疏勒、车师前部兵击后部王军就,大破之。捕得军就及匈奴持节使者,将至索班没处斩之,以报其耻,传首京师。永建元年,更立后部故王子加特奴为王。勇又使别校诛斩东且弥王,亦更立其种人为王,于是车师六国悉平。其冬,勇发诸国兵击匈奴呼衍王,呼衍王亡走,其众二万馀人皆降。捕得单于从兄,勇使加特奴手斩之,以结车师匈奴之隙。北单于自将万馀骑入后部,至金且谷,勇使假司马曹俊驰救之。单于引去,俊追斩其贵人骨都侯,于是呼衍王遂徙居枯梧河上。是后车师无复卤迹,城郭皆安。唯焉耆王元孟未降。二年,勇上请攻元孟,于是遣敦煌太守张朗将河西四郡兵三千人配勇。因发诸国兵四万馀人,分骑为两道击之。勇从南道,朗从北道,约期俱至焉耆。而朗先有罪,欲徼功自赎,遂先期至爵离关,遣司马将兵前战,首卤二千馀人。元孟惧诛,逆遣使乞降,张朗径入焉耆受降而还。元孟竟不肯面缚,唯遣子诣阙贡献。朗遂得免诛。勇以后期,徵下狱,免。后卒于家。

班始

《后汉书·班超传》:超子雄,雄子始,尚清河孝王女阴城公主。主顺帝之姑,贵骄淫乱,与嬖人居帷中,而召始入,使伏床下。始积怒,永建五年,遂拔刃杀主。帝大怒,腰斩始,同产皆弃市。

班景倩

《唐书·班宏传》:宏父景倩,国子祭酒,以儒名家。

班宏

《唐书·班宏传》:宏,卫州汲人,天宝中擢进士第,调右司禦冑曹参军。高适镇剑南,表为观察判官。郭英乂代适,表雒令,以病解。大历中,擢起居舍人,四迁给事中。李宝臣死,子惟岳匿丧求节度,帝遣宏使成德喻其军,惟岳厚献遗,宏不纳,还报称旨,擢刑部侍郎,进吏部侍郎。贞元初,仍旱蝗,赋调益急,以户部侍郎副度支使韩滉。俄而窦参当国,代滉使。而参任大理司直时,宏已为刑部侍郎。德宗以宏熟天下计,故进宏尚书副参。参以宏素贵,私谓曰:阅岁当归使于公。宏喜。后参胖自安,不念前语。宏刚愎,以参欺己,议事稍不合。参选诸院吏,未始访宏,宏数条参所用吏过恶以闻,辄留中。无何,参以使劳,加吏部尚书,而封宏萧国公。恨参以虚宠加己,衔之。每制旨有所营建,必极瑰丽,亲程役,媚结权嬖以倾参。张滂先善于宏。及参欲滂分掌江、淮盐铁,宏以滂疾恶,因谬曰:滂彊戾不可用。滂闻,不喜。久之,参知帝遇己薄,乃让使,然不欲宏专。荐滂为户部侍郎、盐铁转运使,而以宏判度支,分滂关内、河东、剑南、山南西道盐铁转运隶宏,以悦其意。又还江淮两税,置巡院官,令宏、滂共差择。滂欲得簿最,宏不与。及署院官,更持可否不能定,处处官乏不补。滂奏言:臣职不修,无逃死,如国家大计何。由是有诏分掌,以东都、河南、淮南、江南、山南东道两税,滂主之,东渭桥以东巡院隶焉;关内、河东、剑南、山南西道宏主之。宏清洁勤力,晨入官署夕而出,吏不堪其劳,而己益恭。参得罪,宏为有力。卒,年七十三,赠尚书右仆射,谥曰敬。

班肃

《尚友录》:唐贞元中,高郢知贡举,擢肃第一,柳子有《送归序》

班蒙

《桂苑丛谈》:淮海支使班蒙与从事俱游大明寺西廊。忽睹壁题云:一人堂堂,二曜同光。泉深尺一,点去冰傍。二人相连,不欠一边,三梁四柱烈火然,却双勾两日全。众不能辨。独蒙曰:一人岂非大字乎二曜者,日月,非明字乎尺一者,十一寸,非寺字乎点去冰水字。二人相连,天字。不欠一边,下字。三梁四柱而烈火然,无字。两日除双勾,比字。得非大明寺水天下无比乎。众皆称叹。

班绹

《万姓统谱》:绹,雍熙登科。

班恕

《万姓统谱》:恕,字惟志。至元间,兼劝农田尹,能诗文挥翰。

班周吉

《万姓统谱》:周吉,延津人。洪武初为刑部尚书。

班平

《万姓统谱》:平,西安人。洪武初,任广东右参议。

班子超

《万姓统谱》:子超,汝阳人。永乐举人。

班言

《临淄县志》:言,家城内,家贫孝母,母卒,朝夕诣墓所,哭尽哀。父殁,庐墓侧,又三年,负土筑墓,有白鹭来巢。岁大旱,邑独大雨,人以为言孝思所,召由贡任直隶饶阳县丞。

班禄

《茌平县志》:禄,字东村。博文善诗,才堪应变。尝因寇兵逼临,人心摇惑,禄首倡义兵,指授确有方略。所著有《东村稿》

班衣

《延平府志》:衣,崇祯庚午举人,任浏阳知县。

班姓部杂录

学斋呫哔山谷云:班氏以斗谷于菟,得姓,凡班姓皆当从斑,史作班,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