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栾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一百六十六卷目录

 栾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以邑为氏 同名异实〉
  廖用贤尚友录〈栾姓〉
 栾姓部列传
  周
  栾宾       栾成
  栾枝       栾京庐
  栾盾       栾书
  栾弗忌      栾针
  栾黡       栾鲂
  栾盈       栾乐
  栾施       栾宁
  汉
  栾布       栾贲
  栾大
  后汉
  栾巴       栾贺
  晋
  栾肇
  后魏
  栾文博
  唐
  栾濛
  宋
  栾崇吉      栾源
  栾沂       栾副
  元
  栾汝翼      栾凤
  明
  栾世英      栾荣
  栾凤       栾栥
  栾恽       栾继祖
  栾檠       栾尚约
  栾惠       栾巨金
  栾诰
 檀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以邑为氏〉
 檀姓部列传
  周
  檀伯达      檀弓
  檀子
  后汉
  檀       檀彬
  晋
  檀赟       檀凭之
  宋
  檀韶       檀祗
  檀道济      檀弘宗
  檀和之      檀道鸾
  南齐
  檀超       檀圭
  北魏
  檀翥
  宋
  檀固       檀敷礼
  檀明德
  明
  檀郁       檀凯
  檀昭       檀周
  檀玮       檀车
  檀武臣      檀良翰
  檀日茂      檀观
  檀世仁
 檀姓部艺文
  檀氏谱系记       明刘廷銮

氏族典第一百六十六卷

栾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以邑为氏〈晋邑〉

栾氏姬姓,晋靖侯孙栾宾食邑赵州平棘西北十六里古栾城,是其地以邑为氏,栾氏世为晋卿。又齐有栾氏,姜姓齐惠公之后,惠公子坚,字子栾,是以字为氏者。汉有栾布,又有尚书栾巴,望出西河。魏郡宋朝登科有栾副。

同名异实

栾氏有二:晋栾宾之后,姬姓也,以邑为氏。齐子栾之后,姜姓也,以字为氏。

《廖用贤·尚友录》栾姓

栾,西河徵音。

栾姓部列传

栾宾

《左传·惠之二十四年》:晋封桓叔于曲沃,靖侯之孙栾宾傅之。

栾成

《国语》:武公伐翼,杀哀侯,止栾共子曰:苟无死,吾以子见天子,令子为上卿,制晋国之政。辞曰:成闻之:民生于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非父不生,非食不长,非教不知生之族也,故壹事之。唯其所在,则致死焉。报生以死,报赐以力,人之道也。臣敢以私利废人之道,君何以训矣。且君知成之从也,未知其待于曲沃也,从君而贰,君焉用之。遂斗而死。

栾枝

《左传·僖公二十七年》:晋蒐于被庐,作三军,使郤縠将中军,郤溱佐之,使孤偃将上军,让于狐毛而佐之,命赵衰为卿,让于栾枝,先轸,使栾枝将下军,先轸佐之,荀林父御戎,魏犨为右。

栾京庐

《左传·宣公十七年》:春,晋侯使郤克徵会于齐,齐顷公帷妇人使观之,郤子登,妇人笑于房,献子怒,出而誓曰:所不此报,无能涉河,献子先归,使栾京庐待命于齐。曰:不得齐事,无复命矣。

栾盾

《左传·文公十二年》:冬,秦伯伐晋取羁马,晋人禦之,赵盾将中军,荀林父佐之,郤缺将上军,臾骈佐之,栾盾将下军,胥甲佐之,范无恤御戎以从秦师于河曲。

栾书

《春秋臣传》:书,晋卿也,字伯是,曰栾武子,父曰盾成公。六年,楚伐郑,书救之,晋众欲战,知庄子、范文子、韩献子,曰:不可。或谓武子曰:圣人与众同欲,是以济事,子为大政,将酌于民者也。子之佐十一人,其不欲战者,三人而已,欲战者可谓众矣。武子曰:善钧从众。夫善,众之主也。从之,不亦可乎。从之果有功,君子曰:从善如流,宜哉,诗云:岂弟君子,遐不作人,求善也夫,作人斯有功绩矣。九年,书伐郑,郑人使伯蠲行成,晋人杀之,非礼也。兵交,使在其间可也。明年,复伐郑,郑子罕赂以襄钟,乃归郑伯。

栾弗忌

《左传·成公十五年》:晋三郤害伯宗,谮而杀之,及栾弗忌,伯州犁奔楚,韩献子曰:郤氏其不免乎,善人,天地之纪也。而骤绝之,不亡何待。

栾针

《左传·成公十六年》:晋侯伐郑,郑人闻有晋师,使告于楚,楚子救郑。六月,晋楚遇于鄢陵,步毅御晋厉公,栾针为右,彭名御楚共王,潘党为右,石首御郑成公,唐苟为右,栾范以其族夹公行,陷于淖,栾书将载晋侯,针曰:书退,国有大任,焉得专之,且侵官,冒也。失官,慢也。离局,奸也。有三罪焉。不可犯也。乃掀公以出于淖。

栾黡

《左传·襄公十年》:诸侯伐郑,郑及晋平。楚子囊救郑,十一月,诸侯之师还郑而南,至于阳陵,楚师不退,知武子欲退。曰:今我逃楚,楚必骄,骄则可与战矣,栾黡曰:逃楚,晋之耻也。合诸侯以益耻,不如死,我将独进,师遂进,己亥,与楚师夹颍而军,子矫曰:诸侯既有成行,必不战矣,从之将退,不从亦退,退楚必围我,犹将退也。不如从楚,亦以退之,宵涉颍,与楚人盟,栾黡欲伐郑,荀罃不可。丁未,诸侯之师还,侵郑北鄙而归,楚人亦还。

栾鲂

《左传·襄公十九年》:晋栾鲂帅师从卫孙文子伐齐。

栾盈

《左传·襄公二十一年》:栾桓子娶于范宣子,生怀子,范鞅以其亡也。怨栾氏,故与栾盈为公族大夫,而不相能,桓子卒,栾祁与其老州宾通,几亡室矣,怀子患之,祁惧其讨也。愬诸宣子曰:盈将为乱,以范氏为死桓主而专政矣。曰:吾父逐鞅也。不怒,而以宠报之,又与吾同官而专之,吾父死而益富,死吾父而专于国,有死而已,吾蔑从之矣,其谋如是,惧害于主,吾不敢不言,范鞅为之徵,怀子好施,士多归之,宣子畏其多士也。信之,怀子为下卿,宣子使城著而遂逐之,秋,栾盈出奔楚。

栾乐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四月,栾盈帅曲沃之甲,因魏献子以昼入绛,范宣子奉公以如固宫,栾氏乘公门,宣子谓鞅曰:矢及君屋死之,鞅用剑以帅卒,栾氏退,摄车从之,遇栾乐曰:乐免之,死将设女于天,乐射之不中,又注则乘槐本而覆,或以戟钩之,断肘而死,栾鲂伤,栾盈奔曲沃,晋人围之。

栾施

《左传·昭公十年》:齐惠栾,高氏,皆耆酒,信内多怨,彊于陈鲍氏而恶之,夏,有告陈桓子曰:子旗,子良,将攻陈鲍,亦告鲍氏,桓子授甲而如鲍氏,遭子良醉而骋,遂见文子,则亦授甲矣,使视二子,则皆将饮酒,桓子曰:彼虽不信,闻我授甲,则必逐我,及其饮酒也。先伐诸,陈鲍方睦,遂伐栾高氏,子良曰:先得公,陈鲍焉往,遂伐虎门,五月,庚辰,战于稷,栾高败,又败诸庄,国人追之,又败诸鹿门,栾施,高彊,来奔。

栾宁

《左传·哀公十五年》:卫孔圉取太子蒯聩之姊,生悝,孔氏之竖浑良夫,长而美,孔文子卒,通于内,太子在戚,孔姬使之焉。太子与之盟,闰月,良夫与太子入,舍于孔氏之外圃,昏,二人蒙衣而乘,寺人罗御,如孔氏,孔氏之老栾宁问之,称姻妾以告,遂入,迫孔悝于厕强盟之,遂劫以登台,栾宁将饮酒,炙未熟,闻乱,使告季子,召获驾乘车,行爵食炙,奉卫侯辄来奔。

栾布

《史记·栾布传》:布梁人,始梁王彭越为家人时,尝与布游。穷困,赁佣于齐,为酒人保。数岁,彭越去之巨野中为盗,而布为人所略卖,为奴于燕。为其家主报仇,燕将臧荼举以为都尉。臧荼后为燕王,以布为将。及臧荼反,汉击燕,掳布。梁王彭越闻之,乃言上,请赎布以为梁大夫。使于齐,未还,汉召彭越,责以谋反,夷三族。枭彭越头于雒阳下,诏曰:有敢收视者,辄捕之。布从齐还,奏事彭越头下,祠而哭之。吏捕布以闻。上召布,骂曰:若与彭越反邪,趣亨之。方提趣汤,布顾曰:愿一言而死。上曰:何言。布曰:方上之困于彭城,败荥阳、成皋间,项王所以遂不能西,徙以彭王居梁地,与汉合从苦楚也。当是之时,彭王一顾,与楚则汉破,与汉而楚破。且垓下之会,微彭王,项氏不亡。天下已定,彭王剖符受封,亦欲传之万世。今陛下一徵兵于梁,彭王病不行,而陛下疑以为反,反形未见,以苛小案诛灭之,臣恐功臣人人自危也。今彭王已死,臣生不如死,请就亨。于是上乃释布罪,拜为都尉。孝文时,为燕相,至将军。吴军反时,以军功封俞侯,复为燕相。燕齐之閒皆为栾布立社,号曰栾公社。景帝中五年薨。

栾贲

《史记·栾布传》:布子贲,为太常,牺牲不如令,国除。

栾大

《史记·武帝本纪》:文成死,乐成侯上书言栾大。栾大,胶东宫人,故尝与文成将军同师,已而为胶东王尚方。而乐成侯姊为康王后。母闻文成已死,欲自媚于上,乃遣栾大因乐成侯求见言方。天子见栾大,大悦。大为人长美,言多方略,而敢为大言,处之不疑。大言曰:臣尝往来海中,见安期、羡门之属。顾以为臣贱,不信臣。又以为康王诸侯耳,不足予方。臣数言康王,康王又不用臣。臣之师曰:黄金可成,而河决可塞,不死之药可得,仙人可致也。臣恐效文成,则方士皆掩口,恶敢言方哉。上曰:文成食马肝死耳。子诚能修其方,我何爱乎。于是上使先验小方,斗旗,旗自相触击。是时上方忧河决,而黄金不就,乃拜大为五利将军。居月馀,得四金印,佩天士将军、地士将军、大通将军、天道将军印。封为乐通侯,赐列侯甲第。又以卫长公主妻之,赍金万斤,更名其邑曰当利公主。天子亲如五利之第。使者存问所给,连属于道。自大主将相以下,皆置酒其家,献遗之。于是天子又刻玉印曰天道将军,使使衣羽衣,夜立白茅上,五利将军亦衣羽衣,立白茅上受印,以示弗臣也。而佩天道者,且为天子道天神也。于是五利常夜祠其家,欲以下神。神未至而百鬼集矣,然颇能使之。其后治装行,东入海,求其师云。大见数月,佩六印,贵振天下,而海上燕齐之间,莫不扼腕而自言有禁方,能神仙矣。五利将军使不敢入海,之泰山祠。上使人微随验,实无所见。五利妄言见其师,其方尽,多不雠。上乃诛五利。

后汉

栾巴

《后汉书·栾巴传》:巴字叔元,魏郡内黄人也。好道。顺帝世,以宦者给事掖庭,补黄门令。性质直,学览经典,虽在中官,不与诸常侍交接。后阳气通畅,白上乞退,擢拜郎中,四迁桂阳太守。政事明察。视事七年,以病乞骸骨。荆州刺史李固荐巴治迹,徵拜议郎,守光禄大夫。使徐州还,再迁豫章太守。郡土多山川鬼怪,小人常破赀产以祈祷。巴素有道术,能役鬼神,乃悉毁坏房祀,剪理奸巫,于是妖异自消。百姓安之。迁沛相。所在有绩,徵拜尚书。会帝崩,营起宪陵。陵左右或有小人坟冢,主者欲有所侵毁,巴连上书苦谏。时梁太后临朝,诏诘巴坐下狱,抵罪,禁锢还家。二十馀年,灵帝即位,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辅政,徵拜议郎。蕃、武被诛,巴以其党,复谪永昌太守。辞病不行,上书极谏,理陈、窦之冤。帝怒,下诏切责,收付廷尉。巴自杀。

栾贺

《后汉书·栾巴传》:巴子贺,官至云中太守。

栾肇

《尚友录》:肇撰《论语驳》三卷,《释疑》十卷,任尚书令。

后魏

栾文博

《尚友录》:文博,长安宿儒,有门徒数千人。

栾濛

《姓氏急就篇》:唐有栾濛。

栾崇吉

《宋史·栾崇吉传》:崇吉,字世昌,开封封丘人。少为吏部令史,调补临淄主簿。会令坐赃贬,即命崇吉代之。复以书判优等,改舒州团练判官,未行,留为中书刑房堂后官,改太子右赞善大夫,出掌扬州榷务。未几,迁殿中丞,复为堂后官兼提点五房公事。崇吉明习文法,清白勤事。至道初,擢度支员外郎、度支副使。俄加祠部郎中。真宗时,累擢为江南转运使。代还,判刑部兼鼓司、登闻院。后迁司农少卿、知洪州。以疾徙濠州,迁卫尉少卿,以将作监致仕,卒。

栾源

《宋史·栾崇吉传》:崇吉子源,虞部员外郎。

栾沂

《宋史·栾崇吉传》:崇吉子沂,殿中丞。

栾副

《万姓统谱》:副,魏郡人,登科。

栾汝翼

《万姓统谱》:汝翼,大德间知博兴州,持己廉洁,勤于抚字,兴学敷教,民多化之。

栾凤

《扬州府志》:凤,高邮人。任诸暨知县,方国珍叛,总制谢再兴潜约袭城,执凤,不屈,与妻王素英俱被害。

栾世英

《万姓统谱》:世英,颍州人。洪武初入,仕历任不怠,官至四川布政使。

栾荣

《万姓统谱》:荣由举人洪武间任左春坊中允,升思明府知府。

栾凤

《溧水县志》:凤,洪武丁卯举人,任经历。

栾栥

《郯城县志》:栥,埠社人。永乐乙酉科举人。

栾恽

《齐河县志》:恽,明永乐甲午举人,历任通政使,在兵谏,时与尚书忠肃于公协力同心,经营筹画,卒成回舆之功。

栾继祖

《齐河县志》:继祖,明通政使恽孙,由祖荫官詹事府通事舍人。

栾檠

《万姓统谱》:檠字景光,登州卫指挥。嘉靖中,升都指挥佥事,掌山东都司事。

栾尚约

《万姓统谱》:尚约,山东人。嘉靖庚戌进士,任御史。

栾惠

《浙江通志》:惠字子仁,西安人。师王阳明。母患疯疾十三年,饮食搔摩必躬必亲。居丧,庐墓三载,朝夕奠祭,筑坟茔,同妻吴氏抱石运土。服阕,甘泉贻书请往为南胄六堂学长,竟辞。时龙游水北地方梗化,郡守林公申监司请往其地布行乡约,严州郡守陈公亦敦请敷行乡,约四方学者云集。

栾巨金

《登州府志》:巨金,登州卫指挥,管团操左营。壬申,城陷,率兵奋勇,巷战死。赠都指挥,世袭立祠。

栾诰

《益都县志》:诰,幼颖俊,喜读书,更能强记。性端悫不趋时,閒居肆志,绝意功名,登山临水,摇膝吟咏,以此自乐。

檀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

以邑为氏〈齐邑〉

檀氏,《姓纂》云:姜姓齐公族有食瑕丘檀城,因以为氏,然瑕丘鲁地也,或齐之公族奔于鲁者,受邑乎。檀也,《礼记》鲁有檀弓,是其裔也。又周卿士檀伯达,六国时齐有檀子,望出清河、平卢、高平。

檀姓部列传

檀伯达

《汉书·古今人表》:檀伯达,〈注〉武王臣。

檀弓

《礼记·檀弓》:公仪仲子之丧,檀弓免焉。仲子舍其孙而立其子,檀弓曰:何居,我未之前闻也。趋而就子服伯子于门石,曰:仲子舍其孙而立其子,何也。伯子曰:仲子亦犹行古之道也。昔者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微子舍其孙腯而立衍也。夫仲子亦犹行古之道也。子游问诸孔子,孔子曰否,立孙。

檀子

《史记·田敬仲世家》:威王二十四年,与魏王会田于郊。魏王问曰:王亦有宝乎。威王曰:无有。梁王曰:若寡人国小也,尚有径寸之珠照车前后各十二乘者十枚,奈何以万乘之国而无宝乎。威王曰:寡人之所以为宝与王异。吾臣有檀子者,使守南城,则楚人不敢为寇东取,泗上十二诸侯皆来朝。吾臣有肸子者,使守高唐,则赵人不敢东渔于河。吾臣有黔夫者,使守徐州,则燕人祭北门,赵人祭西门,徙而从者七千馀家。吾臣有种首者,使备盗贼,则道不拾遗。将以照千里,岂特十二乘哉。梁惠王惭,不怿而去。

后汉

《后汉书·檀传》字文有,山阳瑕丘人也。少为诸生,家贫而志清,不受乡里施惠。举孝廉,连辟公府,皆不就。立精舍教授,远方至者常数百人。桓帝时,博士徵,不就。灵帝即位,太尉黄琼举方正,对策合时宜,再迁议郎,补蒙令。以郡守非其人,弃官去。家无产业,子孙同衣而出。年八十,卒于家。

檀彬

《汉书·党锢传序》:张俭、檀彬、褚凤、张肃、薛兰、冯禧、魏元、徐乾为八俊。

檀赟

《万姓统谱》:赟,明帝时为兖州刺史。石勒寇兖州,赟力战死之。

檀凭之

《晋书·檀凭之传》:凭之字庆子,高平人也。少有志力。闺门雍肃,为世所称。从兄子韶兄弟五人,皆稚弱而孤,凭之抚养若己所生。初为会稽王骠骑行参军,转桓脩长流参军,领东莞太守,加宁远将军。与刘裕有州闾之旧,又数同东讨,情好甚密。义旗之建,凭之与刘毅俱以私艰,墨绖而赴。虽才望居毅之后,而官次及威声过之,故裕以为建武将军。裕将义举也,尝与何无忌、魏咏之同会凭之所。会善相者晋陵韦叟见凭之,大惊曰:卿有急兵之厄,其候不过三四日耳。且深藏以避之,不可轻出。及桓元将皇甫敷之至罗落桥也,凭之与裕各领一队而战,军败,为敷军所害。赠冀州刺史。义熙初,追封曲阿县公,邑三千户。

檀韶

《宋书·檀韶传》:韶,字令孙,高平金乡人也,世居京口。高祖建义,韶及弟祗、道济等从平京城,行参高祖建武将军事。都邑既平,为镇军将军,加宁远将军、东海太守,进号建武将军,迁龙骧将军、秦郡太守,北陈留内史。以平桓元功,封巴丘县侯,复参车骑将军事,加龙骧将军,迁骑将,中军咨议参军,加宁朔将军。从征广固,领北琅邪太守,进号宁朔将军、琅邪内史。从讨卢循于左里,又有战功,更封宜阳县侯,食邑七百户,降先封一等为伯,赐祗子臻。义熙七年,进号辅国将军。丁母忧,起为冠军将军,复为琅邪内史,淮南太守,镇姑熟。寻进号左将军,领本州大中正。十二年,迁督江州豫州之西阳新蔡二郡诸军事、江州刺史,有罪,免官。高祖受命,以佐命功,增八百户,韶嗜酒贪横,所莅无绩。永初二年,卒赠安南将军,加散骑常侍。子绪嗣。绪卒,无子,国除。

檀祗

《宋书·檀祗传》:祗,字恭叔,高平金乡人,左将军韶第二弟也。少为孙无终辅国参军,随无终东征孙恩,屡有战功。复为王诞龙骧参军。从高祖克京城,参建武军事。京邑既平,参镇军事,加振武将军,隶振武大将军道规追讨桓元,遣祗征涢、沔亡命平之。除龙骧将军、秦郡太守、北陈留内史。武陵内史庾悦疾病,以祗代悦,加宁朔将军,封西昌县侯。五年,入为中书侍郎。卢循逼京邑,加辅国将军,领兵屯西明门外。八年,迁右卫将军,出为辅国将军、宣城内史,即本号督江北淮南军郡事、青州刺史、广陵相。进号征卤将军,加节。十年,亡命司马国璠兄弟自北徐州界聚众,过淮。祗降号建武将军。十一年,进号右卫将军。十四年,宋国初建,为宋领军将军,加散骑常侍。卒。赠抚军将军,谥曰威侯。子献嗣,元熙中卒,无子,祗次子朗绍封。朗卒,子宣明嗣。宣明卒,子逸嗣。齐受禅,国除。

檀道济

《宋书·檀道济传》:道济,高平金乡人,左将军韶少弟也。少孤,居丧备礼。奉姊事兄,以和谨致称。高祖创义,道济从入京城,参高祖建武军事,除辅国参军、南阳太守。以建义勋,封吴兴县五等侯。卢循寇逆,以道济为扬武将军、天门太守讨平。又从刘道规讨桓谦、荀林等。迁安远护军、武陵内史。复为太尉参军,拜中书侍郎,转宁朔将军,参太尉军事。以前后功封作唐县男。补太尉主簿、咨议参军。豫章公世子为征卤将军镇京口,道济为司马、临淮太守。又为世子西中郎司马、梁国内史。复为世子征卤将军司马,加冠军将军。义熙十二年,高祖北伐,以道济为前锋,长安既平,以为琅邪内史。世子当镇江陵,复以道济为西中郎司马、持节、南蛮校尉。又加征卤将军。迁宋国侍中,领世子中庶子,兖州大中正。高祖受命,转护军,加散骑常侍,领石头戍事。以佐命功,改封永修县公,徙为丹阳尹。高祖不豫。出监南徐兖之江北淮南诸郡军事、镇北将军、南兖州刺史。景平元年,魏围东阳城。加道济使持节、监征讨诸军事,救东阳。还镇广陵。徐羡之废庐陵王义真,道济入领军府,太祖即位,进号征北将军,加散骑常侍,进封武陵郡公,固辞。又增督青州、徐州之淮阳下邳琅邪东莞五郡诸军事。及讨谢晦。事平,迁都督江州之江夏豫州之西阳新蔡晋熙四郡诸军事、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元嘉八年,魏逼滑台,加道济都督征讨诸军事,率众北讨。进位司空,持节、常侍,还镇寻阳。道济立功前朝,威名甚重,诸子又有才气,朝廷疑畏之。太祖寝疾累年,彭城王义康虑,道济不可复制。十二年,召道济入朝。收付廷尉。及其子给事黄门侍郎植、司徒从事中郎粲、太子舍人隰、征北主簿承伯、秘书郎遵等八人,并于廷尉伏诛。又至寻阳,收道济子夷邕演诛之。邕子孺乃被宥,世祖世,为奉朝请。

檀弘宗

《南齐书·檀超传》:超,祖弘宗,宋南琅邪太守。

檀和之

《万姓统谱》:和之,金乡人。孝建中,为豫州刺史,和之先历始兴太守、交州刺史,所在有威名,盗贼屏迹。

檀道鸾

《南史·檀超传》:超叔父道鸾,字万安,位国子博士、永嘉太守,有文学,撰《续晋阳秋》二十卷。

南齐

檀超

《南齐书·檀超传》:超,字悦祖,高平金乡人。少好文学,放诞任气,解褐州西曹。举秀才。孝建初,坐事徙梁州,板宣威府参军。孝武闻超有文章,敕还直东宫,除骠骑参军、宁蛮主簿,镇北咨议。超累佐蕃职,不得志,转尚书度支郎,车骑功曹,桂阳内史。入为殿中郎,兼中书郎,零陵内史,征北骠骑记室,国子博士,兼左丞。超嗜酒,好言咏,举止和靡,自比晋郗超为高平二超。谓人曰:犹觉我为优也。太祖赏爱之。迁骁骑将军,常侍,司徒右长史。建元二年,初置史官,以超与骠骑记室江淹掌史职。史功未就,卒官。

檀圭

《万姓统谱》:圭字伯玉,道济从孙,王僧虔以为参军。

北魏

檀翥

《尚友录》:翥字凤翔,十岁丧父,志清介,幼孤寒,不与邻人来往。好读书,能属文,又精于琴。年十九以名家子仕北魏为中书舍人。

檀固

《万姓统谱》:固,建德人。登第后,尝上书极言朝政缺失,且言朝廷罢吕大防、苏辙、范纯仁而用章惇、曾肇、蔡卞,去三贤而进三凶,此天下治乱之由也。书奏,报罢,及蔡京用事,遂不复用。

檀敷礼

《万姓统谱》:黄山谷在荆州,有帖与檀敷礼觅砚。

檀明德

《万姓统谱》:明德,奉义人,知雷州。


檀郁

《安庆府志》:郁字子复,一字道清。家贫少孤,母汪守节,郁事母甚谨。母疾,郁侍汤药不解带。母卒,居丧哀毁踰礼,庐墓三年。正统丁卯,知县李宽以状闻,诏表其门。

檀凯

《池州府志》:凯字伯和,号举斋,建德县人。登进士,授思州府通判,创设郡治,抚绥苗寨,人皆感化,历升应天府治中府丞,益励廉节,旋致仕。先是以举人选入中秘,预修《永乐大典》,又尝疏论王振,声名赫奕。

檀昭

《广东通志》:昭,灵山人。监生有勇略。景泰间,盗起,昭编乡勇禦贼,与贼二十馀战,前后馘贼六百有奇。后广西龙山贼数万,流劫入境,攻陷城邑,部下畏不敌,先遁,昭战死之。

檀周

《万姓统谱》:周,横州人。正德中,任河源县丞。

檀玮

《万姓统谱》:玮,浔阳人。嘉靖中任训导。

檀车

《莆田县志》:车,隆庆丁卯三捷武举,任兴化卫右所百户。

檀武臣

《池州府志》:武臣,号思吾,建德人。喜读书,登武进士,历官北京神枢营参将,以艰于嗣续,拂衣归里,居数十年。跨驴携酒,纵游山水以自乐。赒恤贫困,殁无馀资。

檀良翰

《池州府志》:良翰,字少中,建德人。由举人两任邑令,迁京判调左府经历,居官清肃,爱民如子。同时有膴仕者,终身不屑一面,至今传其梗概凛若秋霜。

檀日茂

《池州府志》:日茂,字仲培,建德廪生。深明理学,动必古处,以数奇不售,晚设皋比,多所造就。兄弟早逝,抚诸侄如己子,乡人称之。

檀观

《池州府志》:观,建德人。起家重庆府永川令,廉能爱民,课最,当迁,民乞留之,又三年,当迁,民复叩阍乞留,又三年,擢云南按察司佥事,遂告归。

檀世仁

《池州府志》:世仁字良贵,贵池人,为县学生。因母多病,不事经史,专检医书,调护跪祷,一意养亲。母卒,居丧哀苦。奉父不离左右,至其居乡处友,尤能动守绳墨。

檀姓部艺文

《檀氏谱系说》明·刘廷銮
贵池檀氏谱称圭之子十人,其名以子为行曰子思,迁新安歙孝弟乡曰子明,迁姑苏德孝乡曰子文,迁饶州鄱孝乡曰子和,迁池阳兴孝乡为参知政事,夫人三吴陈田葬石马山,云峰之丘,曰子忠,迁宣城遂孝乡曰子胜,迁宁波远孝乡曰子恭,迁安庆人孝乡曰子全,迁湖州乐孝乡曰子受,迁杭州全孝乡曰子敬,居兴孝乡稽古者,谓参知政事,非宋齐官名,又池阳宁波安庆六朝,时无此郡名,岂前人传说未详而以意逆之耶,所迁之乡,必以孝名,果若是其合耶,抑以叙谱者为之耶,今居深潭者子和之后也,号深檀,居碧潭者子敬之后也号碧檀相距五六里许深檀贫碧檀富,深檀丁少,碧檀族繁,于是子和之后,诟子敬之后为以养子,传云古谱在深檀古冢,在碧檀深檀亦有荒丘,然累累不可,稽从兴孝乡而分为崇义乡庄村之檀者,族亦众,从兴孝乡而分为建德之檀者,自宋以来,簪绂尝不绝,又从建德而分为东流之檀矣,深檀古谱之外,有司空道济像,卷轴漶灭不可信,又溯檀所,自出群指为太公望像,宝而传之,夫檀以国为氏周武王,时檀伯达出于姜姓,裔于神农,地志瑕丘檀城古灌檀也,瑕丘在兖州,有檀乡或作坛,虽与太公望同姓,未可系为姜吕本支,其谱在圭以后,传至宋元家牒井,井在司空以前,则荒忽失真,于司空父子昆弟茫然不为纪列,且系圭为司空之子,云至若宋人序赞粉饰厌观间,古谱所本无,而子姓从新安钞补者,皆伪也,圭以后,有官学士者去圭五世,世当陈隋之间,事实无所据,惟墟墓尚存,制度宏丽,今偃匿,草土几犁为田,或谓其为赐葬者亦谬,吾悲夫司空一门之显赫,而檀氏子孙不之知,司空同堂之炽昌,而檀氏子孙不之问,特皇皇汲汲于子和子敬之传,虑有盗而冒之者呜呼,失其本原矣,銮故为图,其系著其官爵于左方,疑者阙焉,蒙史氏之旧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