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忿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忿争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

 第一百十二卷目录

 忿争部总论
  易经〈讼卦 损卦〉
  书经〈虞书大禹谟〉
  礼记〈曲礼 礼运 乐记〉
  周礼〈地官大司徒 调人〉
  尔雅〈释言〉
  春秋左传〈襄公十三年取邿传〉
  荀子〈富国 正论 荣辱〉
  淮南子〈本经训 缪称训〉
  魏刘劭人物志〈释争〉
  谭子〈止斗〉
  宋袁采世范〈杂论争竞〉
 忿争部艺文一
  让孙皎书         吴大帝
  答戚如玉         宋张栻
  戒忿争         明彭仲刚
 忿争部艺文二〈诗〉
  争让吟          宋邵雍
 忿争部选句

交谊典第一百十二卷

忿争部总论

《易经》《讼卦》

讼:有孚,窒惕,中吉。终凶。
〈程传〉卦之中实为有孚之,象讼者与人争辩而待决于人,虽有孚亦窒塞未通,不窒则已明,无讼矣。事既未辨吉凶,未可必也,故有畏惕中吉得中,则吉也,终凶终极,其事则凶也。

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
〈程传〉讼者求辨其曲直也,故利见于大人,大人则能以其刚明中正,决所讼也,讼非和平之事,当择安地而处,不可陷于危险,故不利涉大川也,〈本义〉讼争辩也,占者必有争辩之,事而随其所处为吉凶也。

彖曰:讼,上刚下险,险而健讼。
讼,有孚窒惕,中吉,刚来而得中也。终凶,讼不可成也。利见大人,尚中正也。不利涉大川,入于渊也。
象曰:天与水违行,讼;君子以作事谋始。
〈程传〉君子观象知,人情有争讼之道故凡所作事必,谋其始绝讼端于事,之始则讼无由生矣谋始之义广矣若慎,交结明契券之类是也。

《损卦》

象曰: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
〈程传〉修己之道所当损者,惟忿与欲故必惩戒其忿怒窒塞其意欲也全怒易发难制,故曰:惩惩是戒于其后。朱子曰:惩也不是专戒于后若是怒时也,须先惩治他始得惩者惩于,今而戒于后耳问观山之象以惩忿是如何。曰:人怒时自是恁突兀起来,故孙权曰:令人气涌如山,惩忿如摧山。又曰:惩忿如救火。

《书经》《虞书大禹谟》

帝曰:汝惟不矜,天下莫与汝争能,汝惟不伐,天下莫与汝争功。
〈大全〉吕氏曰:才立己,便有物与我对,对则必争一矜。伐其功能便有争之理,矜伐者,争之对也,不矜不伐,无我也,无我则无对,无对则无争,陈氏经曰:能者忌之,媒功者争之,府禹以不矜伐之,心而起天下不争之心,圣贤所为尽己而已。

《礼记》《曲礼》

很毋求胜。
〈注〉为伤平也,很阋也,谓争讼也,〈疏〉正义曰:很谓小,小阋很,凡人所争皆欲求胜,故戒之。云:如有小,小阋很当引过,归己不可求胜。〈集说〉蓝田吕氏曰:很者与人争者也。君子无所争。犯而不校而已,故不求胜也,马氏曰:很毋求胜;君子所以惩忿也,盖刚而不辅以道。则至于斗而危其身矣,此很之所以不可求胜也。

分争辩讼,非礼不决。
〈集说〉蓝田吕氏曰:理有可否,则争情有曲直,则讼。惟礼为能决之;盖分争者合于礼,则可。不合于礼。则不可。有礼则直。无礼则不直。故曰:非礼不决。王氏子墨曰:凡人意气相凌而不相下,则有争有讼,
争讼者起于人之不能各以礼自持也,今欲分其争辩,其讼亦在乎断之以礼而已,礼一明而曲直之情判。故曰:分争辩讼非礼不决。

在丑夷不争。
〈疏〉在丑夷不争者,明朋侪礼也,丑夷皆等类之名,夫贵贱相临则有畏惮,朋侪等辈喜争胜负,忘身及亲,故宜戒之以不争。〈集说〉蓝田吕氏曰:丑夷同等之称也,事亲者居上不骄,为下不乱。在丑不争,三者不除。虽日用三牲之养犹为不孝也,孝经引三者此独云,在丑夷不争者,上下骄乱之祸为少,而丑夷之争多也,孝子一出,言举足不敢忘父母苟好勇斗,很以危父母,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则所以养亲者果安在哉,严陵方氏曰:推和亲之心以及乎人,则与人不争,阴阳之和矣。推利亲之心以及乎人,则与人不争,险易之利矣。此所以终言在丑夷不争也。永嘉戴氏曰:在丑夷不争谓处于聚族,群居之中不敢有争以伤父母之心,诗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耽宜尔室家乐尔妻孥。子曰:父母其顺矣乎。妻子好合兄弟和乐,父母处于其间怡然而顺,然则在丑夷而争者,父母之心固有所不乐也。

《礼运》

争夺相杀,谓之人患,圣人之所以尚辞让,去争夺,舍礼何以治之。
〈集说〉争而后夺,夺而后相杀,此皆足以召祸,故谓之人患也。

《乐记》

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
〈疏〉礼行于民由于谦故不争
《周礼》《地官》
大司徒施十有二教。二曰以阳礼教让,则民不争。
〈注〉阳礼谓:乡射饮酒之礼也。〈疏〉党正饮酒之时,五十者堂下,六十者堂上。皆以齿让为礼。则无争。故云:以阳礼教让则民不争也。
调人掌司万民之难,而谐和之。凡有斗怒者成之,不可成者则书之,先动者诛之。〈订义〉史氏曰:斗怒平之,则不至于争,不受平者,为籍以纪,使其不可以再犯,先动者诛,则虽有怒者不敢先发以丽于罪。

《尔雅》《释言》

阋恨也。
〈注〉相怨恨〈疏〉孙炎本作很解,云:相很戾小雅。棠棣云:兄弟阋于墙。毛传云:阋很也,很者忿呼之名。

《春秋左传》《襄公十三年取邿传》

君子曰:让,礼之主也。范宣子让,其下皆让,栾黡为汰,弗敢违也。晋国以平,数世赖之,刑善也夫,一人刑善,百姓休和,可不务乎,书曰: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其宁惟永,其是之谓乎,周之兴也。其诗曰:仪刑文王,万邦作孚,言刑善也。及其衰也。其诗曰:大夫不均,我从事独贤,言不让也。世之治也。君子尚能而让其下,小人农力以事其上,是以上下有礼,而谗慝黜远,由不争也。谓之懿德,及其乱也。君子称其功以加小人,小人伐其技以凭君子,是以上下无礼,乱虐并生,由争善也。谓之昏德,国家之敝,恒必由之。

《荀子》《富国》

天下害生纵欲。欲恶同物,欲多而物寡,寡则必争矣。故百技所成,所以养一人也。而能不能兼技,人不能兼官。离居不相待则穷,群而无分则争;穷者患也,争者祸也,救患除祸,则莫若明分使群矣。彊胁弱也,知惧愚也,民下违上,少陵长,不以德为政:如是,则老弱有失养之忧,而壮者有分争之祸。事业所恶也,功利所好也,职业无分:如是,则人有树事之患,而有争功之祸也。男女之合,夫妇之分,婚姻聘内,送逆无礼:如是,则人有失合之忧,而有争色之祸也。故知者为之分也。
人之生不能无群,群而无分则争,争则乱,乱则穷矣。故无分者,人之大害也;有分者,天下之本利也。

《正论》

子宋子曰:明见侮之不辱,使人不斗。人皆以见侮为辱,故斗也;知见侮之为不辱,则不斗矣。应之曰:然则亦以人之情为不恶侮乎。曰:恶而不辱也。曰:若是则,必不得所求焉。凡人之斗也,必以其恶之为说,非以其辱之为故也。今俳优、侏儒、狎徒詈侮而不斗者,是岂钜知见侮之为不辱哉。然而不斗者,不恶故也。今人或入其央渎,窃其猪彘,则援剑戟而逐之,不避死伤。是岂以丧猪为辱也哉。然而不惮斗者,恶之故也。虽以见侮为辱也,不恶则不斗;虽知见侮为不辱,恶之则必斗。然则斗与不斗耶,亡于辱之与不辱也,乃在于恶之与不恶也。夫今子宋子不能解人之恶侮,而务说人以勿辱也,岂不过甚矣哉。

《荣辱》

斗者,忘其身者也,忘其亲者也,忘其君者也。行其少顷之怒,而丧终身之躯,然且为之,是忘其身也;室家立残,亲戚不免乎刑戮,然且为之,是忘其亲也;君上之所恶,刑法之所大禁也,然且为之,是忘其君也。忧忘其身,内忘其亲,上忘其君,是刑法之所不赦也,圣王之所不畜也。乳彘不触虎,乳狗不远游,不忘其亲也。小人,忧忘其身,内忘其亲,上忘其君,则是人也,而曾狗彘之不若也。凡斗者,必自以为是,而以人为非也。己诚是也,人诚非也,则是己君子,而人小人也;以君子与小人相贼害也,忧以忘其身,内以忘其亲,上以忘其君,岂不过甚矣哉。是人也,所谓以狐父之戈钃牛矢也。将以为智耶。则愚莫大焉;将以为利耶。则害莫大焉;将以为荣耶。则辱莫大焉;将以为安耶。则危莫大焉。人之有斗,何哉。我欲属之狂惑疾病耶。则不可,圣王又诛之。我欲属之鸟鼠禽兽耶。则不可,其形体又人,而好恶多同。人之有斗,何哉。我甚丑之。

《淮南子》《本经训》

衰世,人众财寡,事力劳而养不足,于是忿争生。仁者,所以救争也。财足人赡贪鄙;忿争不得生焉。

《缪称训》

均之叫呼也,在家老则为恩厚,其在债人则生争斗。

《魏·刘劭·人物志》《释争》

盖善以不伐为大
〈注〉为善而自伐其能众人之所小

贤以自矜为损。
行贤而去自贤之心何往而不益哉。

是故舜让于德而显义,登闻汤降不迟而圣敬日跻。
彼二帝虽天挺圣德生而上哲独怀劳谦疾行退,下然后信义登闻光宅天位。

郤至上人而抑下滋甚王叔好争而终于出。奔
此二大夫矜功陵物或宗遗族灭或逃祸出奔由此观之争让之道岂不悬欤。

然则卑让降下者茂进之遂路也。
江海所以为百谷王,以其处下也。

矜奋侵陵者毁塞之险途也。
兕虎所以撄牢槛以其牲犷噬也。

是以君子举不敢越仪准志不敢凌轨等
足不苟蹈常怀退下,

内勤已以自济外谦让以敬惧。
独处不敢为非出门如见大宾。

是以怨难不在于身而荣福通于长久也。
外物不见伤子孙赖以免,

彼小人则不然矜功伐能好以陵人。
初无巨细心发扬以陵物,

是以在前者人害之。
矜能奔纵人情所害,

有功者人毁之。
恃功骄盈人情所毁,

毁败者人幸之,
及其覆败人情所幸,

是故并辔争先而不能相夺,
小人竞进智不相过并驱争险更相蹈藉,

两顿俱折而为后者所趋。
中道而毙后者乘之譬兔殛犬疲而田父收其功,

由是论之争让之途其别明矣。
君子尚让故涉万里而涂清小人好争足未动而路塞。

然好胜之人犹谓不然,
贪则好胜虽闻德让之风意犹昧然乃云古人让。以得今人让以失心之所是起而争之。

以在前为速锐以处后为留滞,
故行坐汲汲不暇脂车,

以下众为卑屈以蹑等为异杰,
苟矜起等不羞负乘,

以让敌为回辱以陵上为高厉,
故赵穿不顾元帅彘子以偏师陷,

是故抗奋遂往不能自反也。
譬虎狼食生物遂有杀人之怒,

夫以抗遇贤必见逊下。
相如为廉颇逡巡两得其利,

以抗遇暴必搆敌难。
灌夫不为田鼢持下两得其尤,

敌难既搆则是非之理必溷而难明。
俱自是而非彼谁明之耶,

溷而难明则其与自毁何以异哉。
两虎共斗小者死大者伤焉得而两全,

且人之毁己皆发怨憾而变生舋也。
若本无憾恨遭事际会亦不致毁害,

必依托于事饰成端末。
凡相毁谤必因事类而饰成之,

其馀听者虽不尽信犹半以为然也。
由言有端角故信之者半,

己之校报亦又如之。
复当报谤为生翅尾,

终其所归亦各有半信著于远近也。
俱有形状不知其实是以近远之听皆半信于此,半信于彼。

然则交气疾争者为易口而自毁也。
己说人之瑕人亦说己之秽虽詈人自取其詈也,

并辞竞说者为贷手以自殴,
辞忿则力争己既殴人人亦殴己此其为借手以,自殴,

为惑缪岂不甚哉,
借手自殴借口自詈非惑如何,

然原其所由岂有躬自厚责以致变讼者乎,
己能自责人亦自责两不言竞变讼何由生哉,

皆由内恕不足外望不已,
所以争者由内不能恕己自责而外望于人不已也,

或怨彼轻我或疾彼胜己,
是故心争终无休已,

夫我薄而彼轻之则由我曲而彼直也,
曲而见轻固其宜矣,

我贤而彼不知则见轻非我咎也,
亲反伤也固其宜矣,

若彼贤而处我前则我德之未至也,
德轻在彼固所宜也,

若德钧而彼先我则我德之近次也,
德钧年次固其常矣,

夫何怨哉且两贤未别则能让者为隽矣,
才钧而不争优劣众人善其让,

争隽未别则用力者为惫矣,
隽等而名未别众人恶其斗,

是故蔺相如以回车决胜于廉颇寇恂以不斗取贤,于贾复,
此二贤者知争途不可由故回车退避或酒炙迎,送故廉贾肉袒争尚泯矣,

物势之反乃君子所谓道也,
龙蛇之蛰以存身尺蠖之屈以求伸虫微物耳尚,知蟠屈况于人乎,

是故君子知屈之可以为伸故含辱而不辞,
韩信屈于跨下之辱,

知卑让之可以胜敌故下之而不疑,
展喜犒齐师之谓也,

及其终极乃转祸而为福,
晋文避楚三舍而有城濮之勋,

屈雠而为友,
相如下廉颇而为刎颈之交,

使怨雠不延于后嗣而美名宣于无穷,
子孙荷其荣荫竹帛纪其高义,

君子之道岂不裕乎,
若褊急好争则身危当年何后来之能福,

且君子之能受纤微之小嫌故无变斗之大讼,
大讼起于纤芥故君子慎其小,

小人不能忍小忿之故终有赫赫之败辱,
小人以小恶为无伤而不去故罪大不可解恶,不可救,

怨在微而下之犹可以为谦德也,
怨在纤微则谦德可以除之,

变在萌而争之则祸成而不救矣,
涓涓不息遂成江河水漏覆舟胡可救哉,

是故陈馀以张耳之变卒受离身之害,
思复须臾之忿忘终身之恶是以身灭而嗣绝也,

彭宠以朱浮之郤终有覆亡之祸,
恨督责之小故违终始之大计是以宗夷而族覆也,

祸福之机可不慎哉,
二女争桑吴楚之难作季郈斗鸡鲁国之衅生可不畏欤。

是故君子之求胜也以推让为利锐。
惟让所往前无坚敌,

以自修为棚橹。
修己以敬物无害者,

静则闭嘿泯之元门动则由恭顺之通路。
时可以静则重闭而元嘿时可以动则履正而后进。
是以战胜而争不形,动静得节故胜无与争争不以力故胜功见耳

敌服而怨不构,
干戈不用何怨构之有,

若然者悔吝不存于声色夫何显争之有哉,
色貌犹不动况力争乎,

彼显争者必自以为贤人而人以为险诐者,
以己为贤专固自是是己非人人得不争乎,

实无险德则无可毁之义若信有险德又何可与讼,乎险而与之讼是狎兕而撄虎其可乎怒而害人亦,必矣易曰险而违者讼讼必有众起,
言险而行违必起众而成讼矣,

老子曰夫惟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以谦让为务者所往而无争,

是故君子以争途之不可由也,
由于争途者必覆轮而致祸,

是以越俗乘高独行于三等之上何谓三等大无功,而自矜一等,
空虚自矜故为下等也,

有功而伐之二等,
自伐其能故为中等,

功大而不伐三等,
推功于物故为上等,

愚而好胜一等,
不自量度故为下等,

贤而尚人二等,
自美其能故为中等,

贤而能让三等,
归善于物故为上等,

缓己急人一等,
性不恕人故为下等,

急己急人二等,
褊戾峭刻故为中等,

急己宽人三等,
谨身恕物故为上等,

凡此数者皆道之奇物之变也,
心不纯一是为奇变,

三变而后得之故人莫能远也,
小人安其下等何由能及哉,

夫惟知道通变者然后能处之,
处上等而不失者也,

是故孟之反以不伐获圣人之誉,
不伐其功美誉自生,

管叔以辞赏受嘉重之赐,
不贪其赏嘉赐自致,

夫岂诡遇以求之哉乃纯德自然之所合也,
岂故不伐辞赏诡情求名耶乃至直发于中自与,理会也,

彼君子知自损之为益故功一而美二,
自损而行成名立,

小人不知自益之为损故一伐而并失,
自伐而行毁名丧,

由此论之则不伐者伐之也不争者争之也,
不伐而名章不争而理得,

让敌者胜之也下众者上之也,
退让而敌服谦尊而德光,

君子诚能睹争途之名险独乘高于元路则光晖焕,而日新德声伦于古人矣,,
避忿肆之险途独逍遥于上等远燕雀于啁啾疋鸣凤于元旷然后德辉耀于来今清光侔于往代,

《谭子》《止斗》

止人之斗者,使其斗抑人之忿者,使其忿善救斗者,预其斗善解忿者,济其忿,是故心不可伏而伏之愈乱民,不可理而理之愈怨水,易动而自清民易变,而自平其道也,在不逆万物之情。

《宋·袁采世范》《杂论争竞》

凡人之家有子弟及妇女好传递言语,则虽圣贤同居,亦不能不争,且人之作事不能皆是,不能皆合,他人之意,宁免其背后评议背后之言,人不传递则彼不闻知宁有,忿争惟此言彼闻则积成怨恨,况两递其言又从而增易之两,家之怨至于牢不可解,惟高明之人有言不听则,此辈自不能离间其所,亲人有讼人而人不校者,人必有所处也不可以,为人之畏我而更求以攻之,为之不已人或出而我,辩恐理亏不能逃罪矣。
亲戚故旧人情厚密之时,不可尽以密私之事,语之恐一旦失欢则前日,所言皆他人所,凭以为争讼之资至有失欢,之时不可尽以切实之语,加之恐忿气既平之后或,与之通好结亲则前言可,愧大抵忿怒之际最不可,指其隐讳之事而暴其父,祖之恶吾之一时怒气所,激必欲指其切实而言之,不知彼之怨恨深入骨髓古人谓伤人之言,深于矛戟是也俗亦谓打人莫打膝道人莫道实。
亲戚故旧因言语而失欢者,未必其言语之伤人多。是颜色辞气暴厉能激人之怒,且如谏人之短语虽切直而能温颜下气,纵不见听亦未必怒若平常言,语无伤人处而词色俱厉纵不见怒亦须怀疑,古人谓怒于室者,色于市方其有怒与他人言,必不卑逊他人不知,所自安得不怪故盛怒之际与人言语,尤当自警前辈有言诫酒后语,忌食时嗔忍难耐事顺自强人常能持此最得便宜。
居乡不得已而后兴人争,又大不得已而后与人讼彼稍服其,不然则已之不必费用财物交结胥吏,求以快意穷治其雠,至于争讼财产本无而强求得理,官吏贪谬或可如志宁不有愧于神明雠者,不服更相诉讼所费财物十数倍于其所直,况遇贤明有司安得以无理为有理,耶大抵人之所讼互有短长,各言其长而掩其短,有司不明,则牵连不决或决而不尽,其情胥吏得以受贿,而弄法蔽者,之所以破家也。

忿争部艺文一

《让孙皎书》吴大帝

自吾与北方为敌,中间十年,初时相持年小,今者且三十矣。孔子言三十而立,非但谓五经也。授卿以精兵,委卿以大任,都护诸将于千里之外,欲使如楚任昭奚恤,扬威于北境,非徒相使逞私志而已。近闻卿与甘兴霸饮,因酒发作,侵陵其人,其人求属吕蒙督中。此人虽粗豪,有不如人意时,然其较略大丈夫也。吾亲之者,非私之也。吾亲爱之,卿疏憎之;卿所为每与吾违,其可久乎。夫居敬而行简,可以临民;爱人多容,可以得众。二者尚不能知,安可董督在远,禦寇济难乎。卿行长大,特受重任,上有远方瞻望之视,下有部曲朝夕从事,何可恣意有盛怒耶。人谁无过,贵其能改,宜追前愆,深自咎责。今故烦诸葛子瑜重宣吾意。临书摧怆,心悲泪下。

《答戚如玉》宋·张栻

垂谕忿怒之病,气习偏私处正当深致其力,损卦惩忿窒欲惩之为言须,思其所以然,而惩艾之先觉谓惟思为能窒欲,某谓惩忿亦然若谓正当发时最好,看吾本心,此却有病本心须是平日涵泳庶几私意,渐可消磨若当其发时,如明道先生所谓遽忘其怒,而观理之,是非,则可若直待此事看吾本心,则天理人欲不相参恐无力也更幸思之。

《戒忿争》明·彭仲刚

一朝之忿,可以忘身,及亲锥刀之事,可以破家荡业。故忿争不可以不戒也。大抵忿争之起其初甚微,而其祸甚大,所谓涓涓不壅将为江河绵绵不绝,或成网罗人能于其初而坚忍制伏之,则无事矣。性犹火也,方发之初灭之甚易既已燄炽,则焚山燎原不可扑灭,岂不甚可畏哉?俗语云:得忍且忍,得戒且戒,不忍不戒小事成大,试观今人忿争致讼以致忘身,及亲破家荡业者,其初亦岂有大故哉?被人少有所击触,则必忿,被人少有所侵凌,则必争不能忍也,则詈人,而人亦詈之殴人,而人亦殴之讼人,而人亦讼之,相怨相雠,各务相胜,胜心既炽无缘,可遏此忘身及亲破家荡业之由也,莫若于其将忿之初,则便忍之,才忍过片时,则心便清凉矣。于其欲争之初,则且忍之果,所侵有利害徐以礼恳问,之不从而后徐讼之,于官可也,若蒙官司见直行之稍峻,亦当委曲以全,邻里之义如此,则不伤财不劳神身心,安宁人亦,信服此,人世中安乐法也,比之忿斗争竞丧心费财伺,候公庭俯仰胥吏,拘系囹圄荒废本业,以致忘身,及亲破家荡业者,不亦远乎。

忿争部艺文二〈诗〉

《争让吟》宋·邵雍

有让岂无争,无沿安有革。争让起于心,沿革生于迹。羲轩让以道,尧舜让以德。汤武争以功,桓文争以力。

忿争部选句

汉刘向九,叹宽结未舒长隐忿兮,
后汉崔骃大理,箴赏以崇欲刑以肆忿
荀悦立定陶王论,圣人立制必有所定,所以,防忿争一统序也。
唐于卲容州刺史李公颂序,旧俗多怨睚眦,而致毒于饮食,公立其防以解其悁忿,而乡党以和。
李白诗确守麋鹿志耻随龙虎争,
韩愈诗初喧或忿争中静杂嘲戏,
孟郊诗君子山岳大小人丝毫争,
宋陆游诗习气深知要扫除时时褊忿独何欤,朱松诗已笑荣枯卢白戏不须物我触蛮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忿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