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好恶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

 第七十九卷目录

 好恶部总论
  书经〈秦誓〉
  礼记〈曲礼 乐记 缁衣〉
  孝经〈天子章〉
  管子〈枢言〉
  子华子〈神气〉
  汲冢周书〈度训解〉
  淮南子〈原道训 精神训 说山训〉
  扬雄方言〈性情杂释〉
  魏刘卲人物志〈八观 七缪〉
  梁刘协新论〈殊好〉
  唐罗隐两同书〈爱憎〉
  册府元龟〈嫉恶〉
  明屠隆鸿苞〈爱憎毁誉〉
 好恶部艺文一
  辩和同论        后汉刘梁
  好恶箴          唐韩愈
  南唐书党与传序      宋马令
  辩奸辩         明罗虞臣
  好恶箴          金继鲁
 好恶部艺文二〈诗〉
  好恶吟          宋邵雍
 好恶部纪事
 好恶部杂录

交谊典第七十九卷

好恶部总论

《书经》《秦誓》

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如自其口出。
人之有技,冒疾以恶之。

《礼记》《曲礼》

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
〈注〉谓凡与人交不可以己心之爱憎诬人之善恶。〈集说〉蓝田吕氏曰:君子之于众人,则有私爱也,不敢蔽其恶;有私恶也,不敢掩其善。臧伯曰:孟孙之恶我药石也,季孙之爱我疾疢也。美疢不如恶石,此知其善恶者也。 严陵方氏曰:爱憎,私情也;善恶,公义也。情之所爱,不必皆善,故必知其为恶;情之所憎,不必皆恶,故必知其为善。 马氏曰:夫天下之是非善恶,所以不明者,蔽于人之憎爱,不能徇理以察物也。故曰:公生明,偏生暗,好恶正,则天下之是非瞭然而不惑矣。 永嘉周氏曰:天下之蔽,莫大乎私;天下之明,莫大乎公。君子之于人也,无私好,无私恶,惟能公于好恶,故能不以一己之爱憎而易天下之善恶。君子之至,公有如此者,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此天理人欲之所以分也。大凡人胸中,著一件所爱所憎,非特不见其恶,不见其善。凡其所见,却被人欲障碍,并不见了。君子纯乎天理,故是是非非两不相夺。 李氏曰:无作好则知其恶,无作恶则知其善。是以能好人,能恶人也。 新安朱氏曰:己之爱憎或出私心,而人之善恶自有公论。唯贤者存心中正,乃能不以此而废彼也。 庐陵吴氏曰:魏徵云:憎者惟见其恶,爱者止知其善,爱憎之间所宜详谨。《春秋传》好不废过,恶不去善。

《乐记》

好恶著则贤不肖别矣。

《缁衣》

子曰:好贤如缁衣,恶恶如巷伯,则爵不渎而民作愿,刑不试而民咸服,大雅曰:仪刑文王,万国作孚。
〈疏〉此一节明好贤恶恶,赏罚得中,则为民所信。〈集说〉蓝田吕氏曰:子曰:示之以好恶,而民知禁,上之所以示下,下之所以从上,唯好恶而已。虽有好善之迹,而无诚好之心,则虽赏不劝;虽有恶恶之迹,而无诚恶之心,则虽刑不惧。盖诚心不至,则好恶不明,好恶不明,则民莫知其所从违。如此而欲人心之孚,天下向风难矣。《缁衣》美,郑武公之诗也。父子并为周司徒,善于其职,国人宜之。《缁衣》者,武公所为周家卿士之服也。武公之为卿士,国人宜之,其爱之之深,欲武公长为卿士,虽衣见其敝,我将改为馆之食之,唯恐其去。好贤之至者也。《巷伯》,寺人伤于谗之诗,恶恶之至者也。好贤必如《缁衣》之笃,则人知上之人诚好贤矣,不必爵命之数劝,而民必起愿心,以敬上矣。故曰:爵不渎而民作愿。恶恶必如《巷伯》之深,则人知上之人诚恶恶矣,不必刑罚之施,而民畏服矣。故曰:刑不试而民咸服。《大雅》曰:仪刑文王,万邦作孚。盖文王之德,好恶得其正,
而一出乎诚心,故为天下之所仪,刑德之所以孚于下也。 庐陵胡氏曰人莫不有好恶也而好恶得其正者寡矣缁衣好得其正巷伯恶得其正故举大雅仪刑文王为言文王好仁而仁兴克明德慎罚其好恶之正如此

《孝经》《天子章》

爱亲者,不敢恶于人。
〈注解〉司马光曰:不敢恶慢明出乎。此者返乎彼者也。恶慢于人,则人亦恶慢之,如此辱将及亲。

《管子》《枢言》

爱人甚而不能利也。
〈注〉爱甚不利,生其怨心。

憎人甚而不能害也。
憎甚不害,生其贼心。

《子华子》《神气》

子车氏之猳其色粹而黑一产而三豚焉:其二则粹而黑,其一则驳而白。恶其弗类于己也,齧而杀之,决裂其肾肠糜尽,而后止其同于己者,字之惟谨,而恐其伤也。子华子曰:甚矣。心术之善移也。夫目眩于异同而意怵于爱憎,虽其所自生,杀之而弗悔,而况非其类矣乎。今世之人,其平居把握,附耳呫呫,相为然约而自保其固曾,胶漆之不如也。及势利之一接,未有毫泽之差,蹴然而变乎,己又从而随之以兵。甚矣,心术之善移也,无以异乎。子车氏之猳。

《汲冢周书》《度训解》

凡民生而有好有恶,小得其所好则善,大得其所好则乐;小遭其所恶则忧,大遭其所恶则哀。凡民之所好恶,生物是好,死物是恶。民至有好,而不让不从其所好,必犯法无以事上。民至有恶,不让不去其所恶,必犯法,无以事上。遍行于此尚有顽民,而况曰以可去其恶,而得其所好,民能居乎。

《淮南子》《原道训》

知与物接,而好憎生焉。好憎成形,而知诱于外,不能反己,而天理灭矣。
好憎者,心之过也;好憎繁多,祸乃相随。无所好憎,平之至也。
夫性命者,与形俱出其宗。形备而性命成,性命成而好憎生矣。

《精神训》

嗜欲者,使人之气越;好憎者,使人之心劳。

《说山训》

天下莫相憎于胶漆,而莫相爱于冰炭。胶漆相贼,冰炭相息也。墙之坏,愈其立也;冰之泮,愈其凝也,以其反宗。

《扬雄方言》《性情杂释》

怃、㤿、怜、牟,爱也。韩郑曰怃,晋卫曰㤿,汝颍之间曰怜,宋鲁之间曰牟。或曰怜怜通语也。㥄、怃、矜、悼、怜,哀也。齐鲁之间曰矜,陈楚之间曰悼,赵魏燕代之间曰㥄,自楚之北郊曰怃,秦晋之间或曰矜或曰悼。
〈注〉㤿憸多意气也,㥄亦怜耳。

亟、怜、怃、㤿,爱也。东齐海岱之间曰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相敬爱谓之亟,陈楚江淮之间曰怜,宋卫邠陶之间曰怃,或曰㤿。
《魏·刘劭·人物志》《八观》
夫人情莫不欲遂其志,
〈注〉志之所欲,欲遂己成。

故烈士乐奋力之功,
遭难而力士奋。

善士乐督政之训,
政修而善士用。

能士乐治乱之事,
治乱而求贤能。

术士乐计策之谋,
广算而求其策。

辨士乐陵讯之辞,
宾赞而求辨给。

贪者乐货财之积,
货财积则贪者容其求。

幸者乐权势之尤。
权势之尤则幸者窃其柄。

苟赞其志,则莫不欣然,是所谓杼其所欲则喜也。
所欲之心杼尽复何怨乎。

若不杼其所能,则不获其志,不获其志则戚。
忧己才之不展,
是故功力不建则烈士奋,奋愤不能尽其材也。

德行不训则正人哀,
哀不得行其化。

政乱不治则能者叹,
叹不得用其能。

敌能未弭则术人思,
思不得运其奇。

货财不积则贪者忧,
忧无所收其利。

权势不尤则幸者悲,
悲不得弄其权。

是所谓不杼其能则怨也。
所怨不杼其能悦也。

人情莫不欲处前,故恶人之自伐,
皆欲居物先,故恶人之自伐也。

自伐皆欲胜之类也。是故自伐其善,则莫不恶也。
恶其有胜己之心。

是所谓自伐历之则恶也。
自以达者,终不自伐。

人情皆欲求胜,故悦人之谦,谦所以下之。下有推与之意,是故人无贤愚接之,以谦则无不色怿,
不问能否,皆欲胜人。

是所谓以谦,下之则悦也。
是以君子,终日谦谦。

人情皆欲掩其所短,见其所长,
称其所长则悦,称其所短则愠。

是故人駮其所短,似若物冒之,
情之愤闷,有若覆冒。

是所谓駮其所乏则婟也。
覆冒纯塞,其心婟戾。

人情陵上者也,
见人胜己,皆欲陵之。

陵犯其所恶,虽见憎未害也。
虽恶我,自伐未甚,疾害也。

若以长駮短,是所谓以恶犯婟,则妒恶生矣。

《七缪》

夫爱善疾恶,人情所常。
〈注〉不问贤愚,情皆同之也。

苟不明质,或疏善,善非,
非者见善,善者见疏,岂故然哉。由意不明。

何以论之。夫善非者,虽非,犹有所是。
既有百非,必有一是。

以其所是,顺己所长,
恶人一是,与己所长同也。

则不自觉情通意亲,忽忘其恶。
以与己同,忘其百非。谓矫驾为至孝,残桃为至忠。

善人虽善,犹有所乏,
虽有百善,或有一短。

以其所乏,不明己长,
善人一短,与己所长异也。

以其所长,轻己所短,则不自知,志乖气违,忽忘其善。
以与己异,百善皆弃。谓曲杖为匕首,葬楯为反具邪。

是惑于爱恶者也。
徵质暗昧者,其于接物,常以爱恶,或异其正。

《梁·刘协·新论》《殊好》

累榭洞房,珠帘玉扆,人之所悦也,鸟入而忧耸。石巉岩,轮菌纠结,猿狖之所便也,人上而慄。五〈英音〉〈茎音〉,咸池箫韶,人之所乐也,兽闻而振。悬濑碧潭,澜波汹涌,鱼龙之所安也,人入而畏。飞鼯甘烟,走貊美铁,䲰日嗜蛇,人好刍豢。鸟兽与人,受性既殊,形质亦异。所居隔绝,嗜好不同,未足怪也。人之与兽,共禀二仪之气,俱抱五常之性。虽贤愚异情,善恶殊行,至于目见日月,耳闻雷霆,近火觉热,履冰知寒,此之粗识,未宜有殊也。声色芳味,各有正性,善恶之分,皎然自露,不可以皂为白,以羽为角,以苦为甘,以臭为香。然而嗜好有殊绝者,则偏其反矣,非可以类推,弗得以情测,颠倒好丑,良可怪也。赪颜玉理,眄视巧笑,众目之所悦也。轩皇爱嫫母之魌貌,不易落英之丽容,陈侯悦敦洽之丑状,弗贺阳文之婉姿。炮羔煎鸿,臛蠵臑熊,众口之所嗛,文王嗜菖蒲之菹,不易龙肝之味。阳春白雪,激楚采菱众耳之所乐也,而汉顺听山鸟之音,云胜丝竹之响。魏文侯好搥凿之声,不贵金石之和,郁金元憺春兰秋蕙,众鼻之所芳也。海人悦至臭之夫,不爱芬馨之气。若斯人者,皆性有所偏也,执其所好而与众相反,则倒白为黑,变苦成甘,移角成羽,佩莸蒜当薰,美丑无定形,爱憎无正分也。

《唐·罗隐·两同书》《爱憎》

夫日之明也,无幽不烛,盖之以重云,则光辉莫睹。水
之鉴也,有来而斯应,混之以糁土,则影象俱灭。夫以水日之明,鉴失其常,然者,岂不以云土之异移其性乎。是则人有神智之察,非不灵矣,徒以内存爱尚之情,外挟憎忿之事,则是非得失不能不惑焉,何以明之。昔重华孝矣,瞽叟病之,亲行不义;寤生贤矣,武姜恶之,自搆其乱;鹤乃贱矣,卫君重之,载以华轩;马则微矣,楚王好之,衣以文绣。夫以骨肉相亲,固无间矣,而犹憎之,禽兽类别,诚有分矣,而犹爱之,况乎明君信臣不如父母之信子,邪士媚于主,巧于鹤马之媚人,而无爱憎之迷者,盖亦寡矣。是故汲黯,袁盎以忠谏而屡出,籍孺、韩嫣以佞倖而益重,孙通谀言而受赏,贾谊切直而见疏。甚矣哉。爱憎之惑人也如此,若夫忠臣之事君也,面诤君之恶,方欲成君之美,而君反以为憎己也。佞人之事主也,面谀主之善,方将长主之过,而主反以为爱己也。殊不知闻恶而迁善,永为有道之君,悦善而忘恶,长为不义之主。是则致君于有道者,岂得不为大爱乎。陷主于不义者,岂得不为大憎乎。而主不原忠谄之情,轻肆向背之志,以为爱己者,己亦爱之,则宠光加于三族,以为憎己者,己亦憎之,则夷灭被于五宗。遂使剖心刎颈之诚,弃而莫用,舐痔吮痈之类,擢以殊级。且夫赏以劝善,名以爵贤,使天下不肖者,有名无功者受赏,则何以劝天下乎。法以禁非,刑以惩恶,使夫怀忠者,坐法行直者遇刑,则何以禁天下乎。是以汉憎雍齿,张良以为可封随,宠少师,伯比以为可伐。何则有功者害。适为不祥无德是亲。〈以下阙〉

《册府元龟》《嫉恶》

仲尼有言曰:惟君子能好人,能恶人。盖有挺劲直之性,禀真清之操。嫉夫奸佞,形于言色,以至当官而行,守法无贰,抗志靡惑。繇衷自信,或裂裳裹足以长骜,或操觚著论以申贬。周爱陈迹以泄其愤怒,激厉薄俗以扶于名教。责败田之夫,鄙其繇径,讥贝锦之子,斥是谗言。恶彼犬羊之质,奋此鹰鹯之志,非刚毅中立,卓然有守者,孰能及于是哉。其或观过所从不于,其党多僻之,世疾之已甚,良非斯人之徒与。

《明·屠隆鸿苞》《爱憎毁誉》

爱憎毁誉,自古无定论。诚憎其人而毁之也,坦荡则为疏诞,厚重则为艰深,英发则为狠躁,谦退则为巽耎,仁爱则为柔媚,高介则为乖戾,和光则为秽溷,简静则为惰弛,勤敏则为好事,守己则为为我,拯物则为沽名。诚爱其人而誉之也,疏浅则为朗畅,深险则为沈毅,躁妄则为刚果,萎薾则为冲抑,依阿则为仁厚,崖异则为独行,污流则为埋照,避事则为恬退,妄作则为立功,自为则为养高,趋时则为利物。君子学道修身,惟自信于此心此理而已,不自信于此心此理而仆。仆焉,奔走于爱憎之口,不亦劳乎。即吾之操持,安所适从也。

好恶部艺文一

《辩和同论》后汉·刘梁

夫事有违而得道,有顺而失义,有爱而为害,有恶而为美。其故何乎。盖明智之所得,闇伪之所失也。是以君子之于事也,无适无莫,必考之以义焉。得由和兴,失由同起,故以可济否谓之和,好恶不殊谓之同。春秋传曰:和如羹焉,酸苦以剂其味,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同如水焉,若以水济水,谁能食之。琴瑟之专一,谁能听之。是以君子之行,周而不比,和而不同,以救过为正,以匡恶为忠。经曰:将顺其美,匡救其恶,则上下和睦能相亲也。昔楚恭王有疾,召其大夫曰:不谷不德,少主社稷。失先君之绪,覆楚国之师,不谷之罪也。若以宗庙之灵,得保首领以殁,请为灵若厉。大夫许诸。及其卒也,子囊曰:不然。夫事君者,从其善,不从其过。赫赫楚国,而君临之,抚正南海,训及诸夏,其宠大矣。有是宠也,而知其过,可不谓恭乎。大夫从之。此违而得道者也。及灵王骄淫,暴虐无度,芋尹申亥从王之欲,以殡于乾溪,殉之二女。此顺而失义者也。鄢陵之役,晋楚对战,阳谷献酒,子反以毙。此爱而害之者也。臧武仲曰:孟孙之恶我,药石也;季孙之爱我,美疢也。疢毒滋厚,石犹生我。此恶而为美者也。孔子曰:智之难也。有臧武仲之智,而不容于鲁国。抑有由也,作而不顺施而不恕也。盖善其知义,讥其违道也。夫知而违之,伪也;不知而失之,闇也。闇与伪焉,其患一也。患之所在,非徒在智之不及,又在及而违之者矣。故曰智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也。夏书曰:念兹在兹,庶事恕施。忠智之谓矣。故君子之行,动则思义,不为利回,不为义疚,进退周旋,唯道是务。苟失其道,则兄弟不阿;苟得其义,虽仇雠不废。故解狐蒙祁奚之荐,二叔被周公之害,勃鞮以逆文为成,傅瑕以顺利为败,管苏以憎忤取进,申侯以爱从见退,考之以义也。故曰:不在逆顺,以义为断;不在憎爱,以道为贵。礼记曰: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考义之谓也。

《好恶箴》唐·韩愈

无悖而好,不观其道。无善而恶,不详其故。前之所好,今见其尤。从也为比,舍也为雠。前之所恶,今见其臧。从也为愧,舍也为狂。维雠维比,维狂维愧。于身不祥,于德不义。不义不祥,维恶之大。几如是为,而不颠沛。齿之尚少,庸有不思。今其老矣,不谨胡为。

《南唐书党与传序》宋·马令

鸣呼。汉以党锢衰,唐以朋党灭。汉唐之乱,虽愚者与知焉,迨乎利害相攻,则为之而不知其非。盖亦蔽于好恶之情而已。南唐之士,亦各有党,智者观之,君子小人见矣。或曰:宋齐丘、陈觉、李徵古、冯延己、延鲁、魏岑、查文徽为一党,孙晟、常梦锡、萧俨、韩熙载、江文霨、钟谟、李德明为一党,而或列为党与,或各叙于传者,何哉。盖世衰道丧,小人阿附,以消君子,而君子小人反类不合。故自小人观之,因谓之党与,而君子未尝有党也。予之所论,一入于党与则宜,无君子而各著于篇者,未必皆小人。呜呼。弗可不察也。

《辩奸辩》明·罗虞臣

罗子曰:甚哉。好恶之不可辟也。辟生于私,好而私则辟,恶而私则辟,辟则昵,辟则激。吾观苏老泉辩奸论激矣,曰:何以知其激也。曰:辩奸为王。荆公发也,老苏私憾于公之言也。自吾观辩曰:今有人口诵孔老之言,身履夷齐之行,收用好名之士,不得志之人,相与造作言语,私立名字。而阴贼险狠,则又异趣其祸,岂可胜言。夫诵孔老之言者,必知其言之善者也。履夷齐之行者,必知其行之高者也。而谓足以为祸,则孔老之言,夷齐之行,其将为祸,天下者之术欤。夫人有阴贼险狠,必肆而恶,忍而无所惜于其名者也。是故叛其言,背其行,而阴贼险狠生焉。吾闻有之矣,未闻有诵其言履其行,而复为阴贼险狠之术者也。是使孔老之言,夷齐之行其适滋天下,为阴贼险狠者乎。天下之人固杂出矣,固有小人而饰以君子之行,其中有所求也。中有所求,故外有所饰。及其得也,而善心衰,故其情状终亦败露。若荆公清修之节,声色货利之私,无以入其内。积判官而至相位,始终如出一日,无少改焉。是未可以言伪也,而谓其将有所求者邪。又曰:面垢不洗,衣垢不浣,非人情也。况凡事不近人情,鲜不为奸。夫天下恶垢而洗面浣衣者众矣。必以忘垢而不洗不浣为奸,则以天下之恶垢者为,皆非奸人矣,其何以尽奸者之情。噫嘻。亦细甚矣,老苏之论也。曰:然则何以知其为私憾之言也。曰:闻之矣。初,老泉至京师,以所著《权书衡论》上欧阳公,一时称其文章,公独不喜,斥其文纵横,有战国习,屡诋于众,故老苏之恶公甚。于雠会张安道为公所贬,老苏遂作是论,密献安道。然当时此论不出。元丰间,子繇从安道辟南京,请为老苏墓表,遂全载之,而苏氏亦不敢上石,必有愧乎其言者。故曰:辩奸之作,老苏私憾之言也。且老苏以公收用不得志之人,今读其上诸公书,卒卑辞靡语自荐,谓宜进用不得志之士。使公当时置老苏于门下,彼当为知己者颂,又何怨其怨者私也。故曰:好恶之不可僻也。噫嘻。好恶乱其中,利害夺其外。其老苏目睫之论也夫。

《好恶箴》金·继鲁

好人之为善,其为善者,未知好之恶。人之不善,其不善者,则己恶之。是恶之者常什九,而好之者常什一耳。孟子所以议乡愿者,是固不可不惩矣。朱子所以赞明道者,宁非汝之法程哉。

好恶部艺文二〈诗〉

《好恶吟》宋·邵雍

恶死好生,去害就利。天下之人,其情无异。

好恶部纪事

《列子·仲尼篇》:中山公子牟者,魏国之贤公子也。好与贤人游,不恤国事;而悦赵人公孙龙。乐正子舆之徒笑之。公子牟曰:子何笑牟之悦公孙龙也。子舆曰:公孙龙之为人也,行无师,学无友,佞给而不中,漫衍而无家,好怪而妄言。欲惑人之心,屈人之口,与韩檀等肄之。公子牟变容曰:何子状公孙龙之过欤。请闻其实。子舆曰:吾笑龙之绐孔穿,言善射者能令后镞中前括,发发相及,矢矢相属;前矢造准而无绝落,后矢之括犹衔弦,视之若一焉。孔穿骇之。龙曰:此未其妙者。逢蒙之弟子曰鸿超,怒其妻而怖之。引乌号之弓,綦卫之箭,射其目。矢来注眸子而眶不睫,矢隧地而尘不扬。是岂智者之言欤。公子牟曰:智者之言固非愚者之所晓。后镞中前括,钧后于前。矢注眸子而眶不睫,尽矢之势也。子何疑焉。乐正子舆曰:子,龙之徒,焉得不饰其阙。吾又言其尤者。龙诳魏王曰:有意不心。有指不至。有物不尽。有影不移。发引千钧。白马非马。孤犊未尝有母。其负类反伦,不可胜言也。公子牟曰:子不谕至言而以为尤也,尤其在子矣。夫无意则心同。无指则皆至。尽物者常有。影不移者,说在改也。发引千钧,势至等也。白马非马,形名离也。孤犊未尝有母,非孤犊也。乐正子舆曰:子以公孙龙之鸣皆条也。设令发于馀窍,子亦将承之。公子牟默然良久,告退,曰:请待馀日,更谒子论。
《左传·昭公十年》:冬,十二月,宋平公卒,初,元公恶寺人柳,欲杀之,及丧,柳炽炭于位,将至,则去之,比葬,又有宠。
《韩非子·内储说下篇》:田恒相齐,阚止重于简公,二人相憎而欲相贼也。田恒因行私惠以取其国,遂杀简公而夺之政。
《韩诗外传》:魏文侯问李克曰:人有恶乎。李克曰:有。夫贵者,则贱者恶之,富者,则贫者恶之,智者,则愚者恶之。文侯曰:善行此三者,使人弗恶,亦可乎。李克曰:可。臣闻:贵而下贱,则众弗恶也;富而分贫,则穷士弗恶也;智而教愚,则童蒙者弗恶也。文侯曰:善哉言乎。尧舜其犹病诸。寡人虽不敏,请守斯语矣。
《汉书·袁盎传》:盎为中大夫,素不好御史大夫。晁错,错所居坐,盎辄避;盎所居坐,错亦避:两人未尝同堂语。《后汉书·马援传》: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还书诫之曰: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
《朱震传》:震字伯厚,初为州从事,奏济阴太守单康赃罪,并连康兄中常侍车骑将军超。桓帝收康下廷尉,以谴超,诣狱谢。三府谚曰:车如鸡栖马如狗,疾恶如风朱伯厚。
《范滂传》:滂为汝南太守宗资,功曹,委任政事。滂在职,严整疾恶。其有行违孝弟,不轨仁义者,皆扫迹斥逐,不与共朝。
《李膺传》:荀爽尝就谒膺,因为其御,既还,喜曰:今日乃得御李君矣。其见慕如此。
《黄宪传》:宪字叔度。世贫贱,父为牛医。颍川荀淑,遇宪于逆旅,时年十四,淑竦然异之,揖与语,移日不能去。谓宪曰:子,吾之师表也。既而前至袁闳所,未及劳问,逆曰:子国有颜子,宁识之乎。闳曰:见吾叔度邪。是时,同郡戴良才高倨傲,而见宪未尝不正容,及归,罔然若有失也。其母问曰:汝复从牛医儿来耶。对曰:良不见叔度,不自以为不及;既睹其人,则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固难得而测矣。同郡陈蕃、周举常相谓曰:时月之间不见黄生,则鄙吝之萌复存乎心。
《盖勋传》:献帝初,勋为越骑校尉。董卓不欲令典禁兵,出为颍川太守还。勋强直不屈,而内厌于董卓,不得意,疽发背卒。遗令勿受卓赙赠。
《张奂传》:奂为太常,以党罪,禁锢归田里。奂少立志节。董卓慕之,使其兄遗缣百疋。奂恶卓为人,绝而不受。《魏志》:袁亮贞固有学行,嫉何晏、邓飏等,著论以讥切之。
《晋书·任恺传》:恺为侍中。贾充为尚书令。恺恶充之为人也,不欲令久执朝政,每裁抑焉。
《刘暾传》:暾为司隶校尉,父毅疾冯紞奸佞,欲奏其罪,未果而卒。紞官位日隆,暾慨然曰:使先人在,不令紞得无患。
《秦秀传》:秀为博士。性忌谗佞,疾之如雠,素轻鄙贾充,及伐吴之役,闻其为大都督,谓所亲曰:充文案小才,乃居伐国大任,吾将哭以送师。
《傅咸传》:咸为议郎,兼司隶校尉,刚简有大节,识性明悟,疾恶如雠。
《孔群传》:群字敬林。有智局,志尚不羁。苏峻入石头,时匡术有宠于峻,宾从甚盛。群与从兄愉同行于横塘,遇之,愉止与语,而群初不视术。术怒,欲分之。愉下车抱术曰:吾弟发狂,卿为我宥之。乃获免。后峻平,王导保存术,尝因众坐,令术劝群酒,以释横塘之憾。群答曰:群,犹憎其目。导有愧色。
《世说补》:裴国宝是裴叔则子,风神高迈。特为王万子所重,每从之游。万子父安丰谓之曰:国宝初不来,汝那得数往。万子曰:国宝虽不知绥,绥自知国宝。《世说新语》:王丞相拜司空,桓廷尉作两髻,葛裙、策杖,路边窥之,叹曰:人言阿龙超,阿龙故自超。不觉至台门。袁彦道有二妹:一适殷渊源,一适谢仁祖。语桓宣武云:恨不更有一人配卿。
《晋书·范宁传》:宁为中书郎,儒雅方正,其舅王国,宝持威权宁,嫉其阿谀,劝孝武帝黜之。
《南齐书·王俭传》:俭高帝时为左仆射,仪曹郎孔,逖尝谋议帏幕,每及选用,颇失乡曲情。俭从容启帝曰:臣有孔逖,犹陛下之有臣也。时人呼孔逖、何宪王俭为三公。
《梁书·张缵传》:缵武帝时为尚书仆射。初,与参掌何敬容意趣不协,敬容居权轴,宾客辐凑,有过诣缵缵,辄拒不前,曰:吾不能对敬容残客。及是迁,为让表曰:自出守股肱,入尸衡尺,可以仰首伸眉,论列是非者矣。而寸襟所滞,近蔽耳目,深浅清浊,岂有能预。加以矫心饰貌,酷非所闲,不喜俗人,与之共事。此言以指敬容也。
《北齐书·祖珽传》:珽拜尚书左仆射,加特进,封燕郡公。所住宅在义井坊,大事修筑,陆媪自往案行。势倾朝野。斛律光甚恶之,遥见窃骂云:多事乞索小人,欲行何计数。尝谓诸将云:边境消息,处分兵马,赵令尝与吾等参论之。盲人掌机密来,全不共我辈语,正恐误他国家事。
《世说补》:仲长子光隐居北渚,王无功爱其贞素,徙与相近。
萧颖士有一仆,事之十馀年,每加箠楚辄百馀,不堪其苦。人或激之使去,其仆曰:我非不能他从,所以迟留者,特爱慕其博奥耳。
苏司业每谓当时名士曰:仆不幸生于衰俗所,不耻者,识元紫芝。
《册府元龟》:卢杞为门下侍郎,平章事德宗,建中时诏徵汾州刺史刘暹,暹刚肠嫉恶,历典数州皆为廉吏。杞畏惮,恐暹为御史大夫,沮己之所见,遽称荐前河南尹于颀为御史大夫,以其柔佞易制也。又太常卿韦伦奉使称旨西蕃,敬服朝廷得失,上疏言之为杞所恶,改太子少保。德宗幸奉天右仆射崔宁,流涕论时事,杞闻恶之,谮于德宗,言宁与朱泚盟誓,故至迟回。宁遂见杀。又宰相张谥忠正有才,德宗所委信,杞颇恶之,镒寻罢相。杞专权忌害,又罢颜真卿礼仪使,改太子少师,仍谕之曰:方面之任,何处为使。真卿候杞于中书,曰:真卿以福性,为小人所憎,窜逐非一。今已羸老,幸相公庇之。相公先中丞传首,至平原面上血,真卿不敢衣拂,以舌舐之。相公忍不相容乎。杞矍然而拜,含怒于心。会李希烈陷汝州,杞乃奏曰:颜真卿四方所信,使谕之可不劳师。旅帝从之,朝廷失色。李勉闻之,以为失一元老。贻朝廷羞密表请留,又遣逆,于路不及,后真卿为希烈所害。
陆贽为中书侍郎,平章事素恶于公,异于卲。既辅政逐之,谈者亦以为隘。
《马令·南唐书·黄载传》:载待人均一无所爱恶,虽遇横逆,亦巽谢焉。
《宋史·赵普传》:时枢密副使赵昌言与胡旦、陈象舆、董俨、梁颢厚善。会旦令翟马周上封事,排毁时政,普深嫉之,奏流马周,黜昌言等。郑州团练使侯莫陈利用骄肆僭侈,大为不法,普廉得之,尽以条奏,利用坐流商州,普固请诛之。其嫉恶彊直皆此类。
《窦仪传》:仪弟称字日章。太宗领开封府尹,选称判官。时贾琰为推官,称不乐其为人。太宗尝宴诸王,称、琰与会,琰言矫诞,称叱之曰:巧言令色,心独不愧乎。上愕然,因罢会,出称为彰义军节度判官。
《寇准传》:至道二年,祠南郊,中外官皆进秩。准素所喜者多得台省清要官,所恶不及知者退序进之。彭惟节位素居冯拯下,拯转虞部员外郎,惟节转屯田员外郎,章奏列衔,惟节犹处其下。
《李昉传》:昉在位小心循谨,无赫赫称。好接宾客。雅厚张洎而薄张佖,及昉罢相,洎草制深攻诋之,而佖朔望必诣昉。或谓佖曰:李公待君素不厚,何数诣之。佖曰:我为廷尉日,李公方秉政,未尝一有请求,此吾之所以重之也。
《曹彬传》:彬子玮。拜宣徽北院使、镇国军节度观察留后、签书枢密院事。宰相丁谓逐寇准,恶玮不附己,指为准党。除南院使、环庆路都总管安抚使。乾兴初,谪左卫大将军、容州观察使、知莱州。玮以宿将为谓所忌,即日上道,从弱卒十馀人,不以弓矢箙自随。《渑水燕谈录》:直史馆孙公冕,文学政事,有闻于时而赋性刚明,以别白贤不肖为事。天禧中,连守数郡,暇日接僚吏,殊不喜谈朝廷,除授亦未尝览。除目每邸吏报状,则纳怀中,不复省视,或诘其意。曰某人贤而反沈下位,某人不才而骤居显官,见之令人不快尔。或讥其不广然。其好贤嫉恶之心,亦可尚也。
《宋史·宋庠传》:宝元中,以右谏议大夫参知政事。庠为相儒雅,练习故事,自执政,遇事辄分别是非。庠与宰相吕夷简论数不同,凡庠与善者,夷简皆指为朋党,如郑戬、叶清臣等悉出,乃以庠知扬州。
《蒋堂传》:堂以枢密直学士知益州。杨日严在蜀,有能名,堂素不乐之。于是节游宴,减厨传,专尚宽纵,颇变日严之政。
《张升传》:至和二年,召兼侍读,拜御史中丞。刘沆在相位,以御史范师道、赵抃尝攻其恶,阴欲出之。升曰:天子耳目之官,奈何用宰相怒而斥。上章力争之,沆竟罢去。
《儒林公议》:范仲淹、富弼,初被进用锐于建,谋作事不顾,时之可否。时山东人石介方为国子监直讲撰,庆历圣德诗,以美得人,中有惟仲淹弼一夔一契之句,气类不同者恶之若雠。未几,谤訾群兴,范富皆罢为郡介,诗颇为累焉。
《闻见前录》:王荆公荐吕申公为中丞其辞以谓有八元八觊之贤,未半年,所论不同。复谓有驩兜,共工之奸,荆公之喜怒如此。
《剡溪野语》:王荆公草制词极丑,诋范蜀公,笑诵其辞曰:材无任职之能,某披襟当之内。有谋利之实,则夫子自道也。
《宋史·孙复传》:复与胡瑗不合,在太学常相避。瑗治经不如复,而教养诸生过之。
《野老记闻》:蔡京与陈了翁有笔砚之旧,了翁深嫉之,尝入朝,已立班,上御殿,差晚杲日照耀众,莫敢仰视。京注目久而不瞬,谓同省曰:此公真大贵人也。或曰:公明知其贵,胡不少贬而议论之间,有不恕何邪。了翁诵老杜诗曰: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且此人得志乃国家之大贼,天下之大蜮。遂以急速公事,请疏京悖逆奸诈十事。
《宋史·王淮传》:淮为丞相,朱熹为浙东提举,劾知台州唐仲友。淮素善仲友,不喜熹,乃擢陈贾为监察御史,俾上疏言:近日道学假名济伪之弊,请诏痛革之。郑丙为吏部尚书,相与协力攻道学,熹由此得祠。其后庆元伪学之禁始于此。
《陈骙传》:宁宗即位,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赵汝愚为右丞相,骙素所不快,未尝同堂语。汝愚拟除刘光祖侍御史,骙奏曰:刘光祖旧与臣有隙,光祖入台,臣请避之。汝愚愕而止。
《金史·守贞传》:赵秉文由外官入翰林,遽上书言:愿陛下进君子退小人。上问君子小人谓谁。秉文对:君子故相完颜守贞,小人今参知政事胥持国。其为天下推重如此。
《元史·韩若愚传》:若愚参议中书省事。铁木迭儿为右丞相,以憎爱进退百官,恨若愚不附己,罗织以事。帝知其枉,不听。
《明外史·李默传》:默性褊浅,用爱憎为轩轾,颇私乡旧,以恩威自归,士论亦不甚附之。
《宵练匣》:黄萝石平生好善恶恶,甚严自举,以问阳明。老师曰:好字原是好字,恶字原是恶字。黄于言下跃然。

好恶部杂录

《易经·谦彖传》:人道恶盈而好谦。
《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子大叔曰:民有好恶喜怒哀乐,生于六气。〈疏〉好生于阳,恶生于阴。
喜生于好,怒生于恶。
范氏之臣王生,曰:好不废,过恶不去,善义之经也。《国语》:子高曰:仁者可好,可恶,好之不偪,恶之不怨。不仁者则不然。人好之则偪,恶之则怨。
《管子·枢言篇》:爱者,憎之始也。
《庄子·刻意篇》:喜怒者,道之过;好恶者,德之失。
《商子·慎法篇》:夫以法相治,以数相举者,不能相益,訾言者不能相损。民见相誉无益,相管附恶;见訾言无损,习相憎不相害也。夫爱人者不阿,憎人者不害,爱恶各以其正,治之至也。
《荀子·乐论篇》:夫民有好恶之情,而无喜怒之应则乱;先王恶其乱也,故修其行,正其乐,而天下顺焉。《韩非子·说难篇》:论其可爱,则以为藉资;论其所憎,则以为尝己也。
《淮南子·原道训》:好憎者,心之过也。
《泛论训》:好憎理,则忧弗近也。
《古谚》:心诚怜,白发元,情不怡,艳色媸。
女爱不敝席,男欢不尽轮。
《梦溪笔谈》:范文正常言:史称诸葛亮能用度外人。用人者莫不欲尽天下之才,常患近己之好恶而不自知也;能用度外人,然后能周大事。
《清波杂志》:词头代王言:赏功罚罪,若风雷鼓舞,天下要当采公论,载于训词,以昭示惩劝其除名官。若其人非素所与者,必微寓诋诮于一二字中。审其人不能此除,曷不寻缴,还之制顾。假命令以快我之好恶,其可乎。
《虎荟》:虎镜在当心,皮里膜外,若脆骨然。取而佩之,则无憎疾者。
《朱勉斋集》:如好好色,如恶恶臭,一身之好恶不欺,斯天下之好恶皆慊。无有作好,无有作恶,知好恶之不可作,益知好恶之不可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