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拜谒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拜谒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

 第三十七卷目录

 拜谒部汇考
  礼记〈曲礼上 曲礼下 内则 玉藻 丧服小记 少仪 杂记上 杂记下 丧大记〉
  仪礼〈士冠礼 士昏礼 士相见礼〉
  周礼〈春官乐师 大祝 夏官司士 秋官司仪〉
  荀子〈大略篇〉
  汉刘熙释名〈释姿容〉
  宋杨复仪礼图〈士相见受挚图〉
  明会典〈礼部仪制司庶人礼〉
  大政记〈定揖拜及相见礼〉

交谊典第三十七卷

拜谒部汇考

《礼记》

《曲礼上》

侍食于长者,主人亲馈,则拜而食,主人不亲馈,则不拜而食。
〈大全〉方氏曰:凡以称礼之施而已。

侍饮于长者,酒进则起,拜受于尊所。
〈陈注〉尊所置尊之所也。

凡遗人弓者,若主人拜,则客还辟〈音辟〉〈音避〉拜。
〈陈注〉弓尚在客手,故不容答主人之拜而少逡巡迁延以避之,辟,犹开也。谓离其所立之处。

君言至,则主人出拜君言之辱,使者归,则必拜送于门外。
〈陈注〉至则拜命,归则拜送,皆敬君也。

临丧不笑,揖人必违其位。
〈陈注〉出位而揖礼以变为敬也。

介者不拜,为其拜而蓌拜。
〈注〉蓌则失容节蓌,犹诈也。〈疏〉蓌,挫也。戎容暨暨著甲而屈拜,则挫损其戎威之容也。一云:蓌,诈也。言著铠而拜,形仪不足似诈也。〈集说〉长乐陈氏曰:古者介冑有不可犯之色,介者不拜,盖介者所以服人,拜者所以服于人,服人者无所服于人,故不拜焉,不拜而周礼谓之肃拜,是亦不拜之拜也。兵法曰:军容不入国,国容不入军,军容入国则民德废,国容入军则民德弱,介者不拜,不以国入军也,鄢陵之战,郤至不拜楚使,崤之役,蹇叔之子不拜其父,细柳之屯,周亚夫不拜其君,可谓知此矣。新安朱氏曰:蓌犹言有所枝柱,不利屈伸也。

《曲礼下》

大夫士见于国君,君若劳之,则还辟再拜稽首,君若迎拜,则还辟不敢答拜。
〈注〉谓大夫士见君既拜矣,而复见劳也,聘礼曰:君劳使者及介君,皆答拜还辟,不敢答拜,嫌与君亢宾主之礼迎拜,谓君迎而先拜之。〈疏〉自此至相答拜也,一节论君臣男女相答拜之法,此谓大夫士出聘他国君之礼,劳,慰也;还辟,逡巡也;稽首,头至地也。初至行聘享私觌礼毕,而主君又别慰劳己在道路之勤,故逡巡而退辟也。聘礼无还辟之文者,文不备也。君若迎拜谓聘宾初至大门外,主君迎而拜之,宾是使臣不敢当礼,则逡巡不敢答主君之拜,故聘礼云宾入门左,公再拜,宾辟不答拜是也。〈集说〉蓝田吕氏曰:还辟再拜稽首,以君臣之礼见他国之君也。迎拜则还辟他国之君,以宾主之礼接己而己,不敢亢也。马氏曰:礼莫盛于再拜,拜莫重于稽首,仪礼周官凡宾主君臣之接也,皆以再拜为节,特乡饮则主人三拜,众宾一拜而已,士相见聘礼至于礼之杀者,亦一拜而已,再拜,所以为盛礼也,周官九拜,先稽首,记曰:稽首,服之甚。孟武伯曰:非天子寡君无所稽首。知武子曰:天子在而君辱稽首,寡君惧矣。此稽首所以为礼之重也。所谓大夫者,聘礼之宾也,所谓士者,聘礼之介也。总而言之,皆谓之客,故周官司仪君劳客客再拜稽首是也。然聘礼宾之受,几受币私觌,莫不稽首,其于郊劳,与归饔饩者,亦稽首,则大夫之稽首于国君者,非特拜劳而已,记之所言,特一端也,聘礼卿劳宾于郊,宾再拜,劳者不答拜,及归饔饩宾再拜,大夫不答拜,昏礼宾奠雁再拜,主人不答拜,则不敢答拜者,非特辟君之迎拜而已,记之所言亦一端也。叶氏曰:用下敬上谓之贵,贵故大夫士见于国君不敢答拜,用上敬下谓之尊贤,故下文贵贱虽不敌,宾主相尊则先拜贵,贵者礼也,尊
贤者义也。江陵项氏曰:荀子《大略篇》曰:平衡曰拜,谓磬折头与腰平如衡也;下衡曰稽首,至地曰稽颡。大夫之臣拜不稽首。以是推之,则今之折腰揖即,古之拜也。今之低首揖,即古之稽首也。今之拜伏,其头至地,乃类古之稽颡耳。然今之拜自是古之跪俯伏三事,殊与古拜不类,今之揖其形用古之拜,其声用今之喏,亦是,两事皆与古之不类也,古揖举手而无声。

大夫士相见,虽贵贱不敌,主人敬客,则先拜客,客敬主人,则先拜主人。
〈注〉尊,贤也。〈疏〉此谓使臣行礼,受劳已竟次见彼国卿大夫也,惟贤是敬,不计宾主贵贱,虽为大夫,而德劣亦先拜有德之士也,谓异国则尔,同国则否。〈集说〉蓝田吕氏曰:尊贤之义,贵贱之势,有不得夺之也。马氏曰:相见贵于相下,相下贵于相先,士相见礼,若先生异爵者请见之,则辞辞不得命,则先见之,然则拜之礼,盖亦若此,故主人敬客则先拜客,客敬主人则先拜主人也。燕礼宾升自西阶,主人先拜至聘礼,宾入大门,主君先拜迎,则先拜之礼,不特大夫士而已,记之所言亦一端也。

凡非吊丧,非见国君,无不答拜者,大夫见于国君,国君拜其辱,士见于大夫,大夫拜其辱,同国始相见,主人拜其辱,君于士,不答拜也。非其臣,则答拜之,大夫于其臣,虽贱必答拜之,男女相答拜也。
〈注〉礼尚往来,丧宾不答拜,不自宾客也。国君见士,不答其拜,士贱也。自外来而拜,拜见也。自内来而拜,拜辱也。非其臣则答拜不臣人之臣也。大夫答其臣之拜,辟正君也。男女嫌远,别不相答拜以明之。〈疏〉礼尚往来,己虽贤德而必皆相答拜,凡拜而不答拜者,惟吊丧与士见己君二条耳,吊宾本来助执丧事,非行宾主之礼,士丧礼有宾,则拜之,宾不答拜是也。君不答士拜聘礼士介四人,君皆答拜者,以其他国之士故也。大夫见于国君,谓见他国君也。故聘礼云:公在门左拜,是拜其辱也,士见于大夫,大夫拜其辱者,谓平常相答拜非加敬也。故聘礼宾朝服问卿,卿迎于庙门外,再拜是也,同国始相见,主人拜其辱者,前是异国此明同国,同国则主人必先拜辱也,若君于己,士以其贱,故不答拜他国之士,非己尊所加故答之。然聘礼云:聘使还士介四人君旅答拜者,敬其奉使而还,士相见礼,士见国君,君答拜者,以其初为士敬之故也。大夫为君,宜辟正君,故不辨己臣贵贱皆答拜也。男女相别,或嫌其不相答,故明虽别必宜答也。〈集说〉横渠张氏曰:吊丧不答拜,主人拜伏以哭,吊者难答故辟之。君与士不答拜于大夫,亦有时而答,尊贤也。讲义曰:举吊丧及见国君二条以明拜之皆答耳。蓝田吕氏曰:吊丧者,主人拜宾,宾不答,少仪曰适,有丧者曰比,童子曰听事,适公卿之丧曰听役,于司徒诸侯使人相吊辞云寡君有宗庙之事,不得承事,则凡吊者非以宾客来,独主拜宾之辱而已,宾不可申其敬也。马氏曰:士丧礼,吊者升自西阶,主人进中庭,哭拜稽颡宾出,主人拜送于门外,三日成服,主人拜众宾,此吊丧所以无答拜之礼也。士之于君朝,则不坐燕则不与大享,则旅食而已,此君与士所以无答拜之礼也。君于他邦之人,使介者还其币,则非其臣答拜之可矣。大夫之臣不稽首于大夫,所以辟君也,则其臣虽贱,必答拜之,可知矣。昏礼主妇一拜婿答再拜,则男女相答拜可知矣。庐陵胡氏曰:《左传》:哀十二年,仲尼吊季孙,放绖而拜,则丧宾亦拜矣。长乐刘氏曰:大夫见于国君,国君拜其辱者,古之士进以道不以禄也。道可以固国康民者,非礼不足以安之君,而无礼虽万钟之禄不顾也,是故以禄致者,不足以为贤,又况其君慢之而不顾者乎。子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孟子曰: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如寇雠。然则拜其辱为国,以致其忠,非惮其屈己也,矧其下者乎。君于士不答拜者,始升于乡去民未远也,大夫之于士,犹国君之于大夫焉,男女相答拜,人伦之义,以敬为本。

《内则》

凡男拜,尚左手。凡女拜,尚右手。
〈大全〉严陵方氏曰:尚左,尊阳道也。尚右,尊阴道也。

《玉藻》

士于大夫,不敢拜迎,而拜送,士于尊者先拜,进面,答之拜则走。
〈陈注〉士于大夫尊卑有间,若大夫诣士,士不敢拜而迎之,恐其答拜也。去则拜送者,礼宾出则主人再拜送之,宾不答拜,礼有终止故也。士若见于大夫,则先拜于门外,然后进而见面,若大夫出迎而答其拜,则走避之。

君赐车马,乘以拜,赐衣服,服以拜赐。
〈陈注〉君赐及门,既拜受矣。明日又乘服诣君所而拜谢其赐,所谓再拜敬之至也。

君赐,稽首,据掌,致诸地。
〈陈注〉据,按也。覆,左手以按于右手之上致至也。头及手俱至地也。

酒肉之赐弗再拜。
凡献于君,大夫使宰,士亲,皆再拜稽首送之。
大夫不亲拜,为君之答己也。大夫拜赐而退,士待诺而退,又拜弗答拜。
〈陈注〉大夫往君门而拜君,昨日所赐及门即告小臣,小臣入白大夫,即拜,拜竟,即退,不待小臣出报恐君召进之而答拜也。君不答士之拜,故士拜竟则待小臣传君之诺,报而后退也,又拜者,小臣传诺报而出士又拜君之诺也,弗答拜,谓君终不答士之拜也。

大夫亲赐士,士拜受,又拜于其室,衣服弗服以拜,敌者不在,拜于其室。
〈陈注〉其室,大夫之家也。衣服弗服,以拜下于君赐也。敌,尊卑相等也。其室,献者之家也。若当时主人在家,而拜受,则不复往彼家拜谢,今主人不在,不得拜受,还家必往而拜之也,若朋友则非祭肉不拜。

亲在,人或赐之,则称父拜之。
〈大全〉方氏曰:不敢私受也。

《丧服小记》

为父母长子稽颡,大夫吊之,虽缌必稽颡。
〈陈注〉服重者,先稽颡而后拜宾服,轻者,先拜宾而后稽颡,父母尊也。长子正体也,故从重大夫吊于士,是以尊临卑,虽缌麻之丧,亦必稽颡而后拜,盖尊大夫不敢以轻待之也。

妇人为夫与长子稽颡,其馀则否。
〈陈注〉其馀,谓父母也。〈大全〉长乐陈氏曰:稽颡,犹稽首也。礼非至尊,不稽首,则丧非至重不稽颡矣。

《少仪》

闻始见君子者,辞曰:某固愿闻名于将命者,不得阶主,适者曰:某固愿见。
〈注〉君子卿大夫若有异德者,固如故也,将犹奉也。即君子之门而云:愿以名闻于奉命者。谦远之也,重则云固奉命传辞出入阶上进者言宾之辞,不得指斥主人敌当也。愿见,愿见于将命者,谦也。〈疏〉此论见君子之法,但此一篇杂明细小威仪,不复局以科段记者,谦退不敢自专,制其仪而传闻旧说故曰:闻也。辞客之辞也。某客名也,再辞曰:固闻名。谓名得通达也。将命谓传辞出入,通主客之言语也,客实愿见君子而云:愿闻名于传命者,不敢必斥见。君子但愿将命者闻之而已。不云:初辞。而云:固者。欲明主人不即见己,己乃再辞也。若初辞则不云:固。惟云:某愿闻于将命者。耳阶进也,人升阶必上进主谓主人也,客宜卑退不得进斥主人也,敌者不谦,故云:愿见。亦应云:愿见于将命者。因上已有,故此略之,固义亦同上。〈集说〉长乐刘氏曰:古者朋友往来,宾主相觌,同用一礼,于是传命,共为一辞,若士相见载于仪礼,用以一天下之礼俗也,此少仪所以载于经乎。曰:闻者,谓三代先王既行其辞于旧俗间或衰坠而知礼者,未尽殒灭,故曰:闻焉。愿闻名于将命者,谓至于门外摈者请事答以辞不得阶主述其崇德之意,不敢由阶升堂,直见主人之谓也。金华应氏曰:古礼废坏辞命不审摈诏不严,交际之义,能尽其敬者,固鲜然分势之隆,崇者又未免亢焉,而不接人臣之见天子,昧死而后言,顿首而后请,其辞曰:陛下。下僚之见上官,庭趋而后进,升阶而屡降,其辞曰:阁下。亦几于阻绝而不通矣。夫将命者人也。人则有可通之情,陛阶,门閤地也,地则无自通之路噫。安得以少仪之辞而语之哉。严陵方氏曰:闻言所记之事,非由于己见乃闻之于人尔,君子者,有位有德者之通称也。辞则表记所谓无辞,不相见是矣。将命者,盖将奉主人之命而传道之者也,亦摈诏之类欤。《论语》:言将命者出户是矣,愿见君子而曰:愿闻名于将命者。以其尊而不可以遽见,故先欲闻其名,以其不可指斥而与之亢礼,故止言将命者而已,不得阶主,盖言不可指斥主人升进而与之阶也。与之相敌,故不必先闻其名直曰:愿见。而已。此隆杀之辨也。山阴陆氏曰:主,主尊者;阶,阶敌者。不得阶主,亦词也。若曰:固愿见。不得阶主而前尔。邵氏曰:诸家解释不得阶主,未甚分晓,以愚观之,阶犹阶梯之阶,主犹观近臣,以其所为主之主求见君子者辞曰:某固愿闻名于将命者。恐不得将命者导达为之阶主尔夷之,因徐辟而求见孟子正此意。

罕见曰闻名,亟见曰朝夕,瞽曰闻名。
〈注〉罕,希也。希相见虽于敌者犹为尊主之辞,如于
君子也亟数也,于君子则曰某愿朝夕闻名于将命者。于敌者则曰某愿朝夕见于将命者。瞽无目也以无目,辞不称见。〈疏〉前二条明始相见,此经明已相见而疏者,尊者敌者皆云愿闻名于将命者,然敌者始来曰愿见,重来而数翻曰闻名者,亦奖之使不疏也。或云始来,礼隆故尊卑宜异,重来礼杀,故宜同也。亟见谓数相见者,瞽者其来不问见,贵贱则并通云愿闻于将命者。〈集说〉严陵方氏曰:罕见以其相见之罕,疑其情之不通,虽于敌者亦曰:闻名。而已。

始入而辞,曰辞矣。即席,曰可矣。排阖说屦于户内者,一人而已矣。有尊长在则否。
〈注〉可,犹止也。谓摈者为宾主之节,说屦于户内者一人虽众敌犹有所尊也。在,在内也。尊长在则后来之众皆说屦户外。〈疏〉此一节明宾主之入摈者告之辞让之节,及说屦之仪,始入门,主人辞谢于宾摈者告主人曰:辞谢宾矣。谓辞让宾令宾先入至阶之时,摈者亦应告主人曰:辞让宾先登矣。此不言者,始入之文包入门登阶也。至宾主升堂各就席而立,摈者恐宾主辞让,即席故告之曰:可矣。言止不须辞也。宾主席众入户内虽尊卑相敌,犹推一人为尊阖,谓门扉排推门扉说屦户内者止尊者一人而已。先有尊长在堂,或室众人后入,不得说屦户内也。〈集说〉山阴陆氏曰:始入而辞。曰:辞矣。即席曰:可矣。宜承道瞽亦然,脱乱在此。庆源辅氏曰:物畜然后有礼,故众必有所尊也。若说屦于尊长前非礼。

问品味,曰:子亟食于某乎,问道艺,曰:子习于某乎,子善于某乎,不疑在躬。
〈疏〉此一经明宾主相问,饮食及道艺之事。〈集说〉严陵方氏曰:人之情,品味有偏嗜,道艺有异尚,问品味不可斥之以好恶而昭其癖。故曰:子亟食于某乎。问道艺不可斥之以能否,而暴其短,故曰:子习于某乎。子善于某乎。信然后不疑有诸己之谓信则疑固不可以在躬矣。

不度民械,不愿于大家,不訾重器。
〈疏〉此一节因明宾主之礼,客至主人之家,不度民械使已亦有也。大家谓富贵广大之家,谓大夫之家,士往见彼富大不可愿效之非分而愿必有乱心也。客不思玩主人珍物重器,若思玩之,则憎疾已贫贱生淫乱滥恶也。

介者不拜,妇人吉事,虽有君赐肃拜,为尸坐则不手拜,肃拜,为丧主,则不手拜。
〈注〉肃拜,拜低头也。手拜,手至地也。妇人以肃拜为正,凶事乃手拜耳。为尸为祖姑之尸也。士虞礼曰男,男尸女,女尸为丧,主不拜手者为夫与长子当稽颡也。其馀亦手拜而已。虽或为唯或曰丧为主则不手拜肃拜也。〈疏〉此论妇人拜仪,妇人吉礼不手拜,但肃拜,肃拜,如今妇人拜也。吉事及君赐悉然手拜,则周礼空首。郑注:周礼空首拜头至手,此云手至地,不同者,此手拜之法先以手至地而头来至手,两注不同,其实一也。肃拜是妇人之常,而昏礼妇拜扱地,以其新来为妇尽礼于舅姑故也。《左传》:穆嬴顿首于宣子之门者,有求于宣子,非礼之正也。下云为丧主则不手拜,明不为丧主其馀轻丧凶事则手拜也。周礼坐尸嫌妇人或异,故记者明之尸坐谓虞祭,若平常吉祭共以男子一人为尸祭,统云设同几是也,妇人为尸,或答拜时但肃拜而不手拜也。〈集说〉长乐陈氏曰:肃拜俯其手而肃之也,妇人与介者之拜也,手拜者,手至地也。士昏礼妇拜扱地是也。严陵方氏曰:肃拜者,低头屈膝以致其肃尔。莫重于君赐吉事虽有之,亦止于肃拜而已。为尸亦拜者以妇人容或答拜故也。
庆源辅氏曰:言虽有君赐肃拜以见,肃拜非简
也,自是妇人礼当然凶事变常,故手拜为尸坐为丧主不手拜,则又变于丧。

《杂记上》

为妻,父母在,不杖不稽颡,母在,不稽颡,稽颡者,其赠也拜。
〈陈注〉适子妻死而父母俱存,故其礼如此。然大夫主适妇之丧,故其夫不杖,若父没母存,母不主丧,则子可以杖,但不稽颡耳,赠谓人以物来赠己助丧事也,母在虽不稽首,惟拜谢,此赠物之人则可以稽颡,故云:稽颡者,其赠也拜。

小敛,大敛,启,皆辩拜。〈辩音遍〉
〈陈注〉礼当大敛、小敛及启攒之时,君来吊则辍事而出,拜之,若它宾客至则不辍事,待事毕乃即堂下之位而遍拜之,故特举此三节言之,若士于大夫当事而大夫至则亦出拜之也。

《杂记下》

三年之丧,以其丧拜,非三年之丧,以吉拜。
〈陈注〉拜问,拜赐,拜宾,皆拜也。丧拜稽颡而后拜也,吉拜,拜而后稽颡也。今按《檀弓·郑注》:以拜而后稽颡为殷之丧拜,稽颡而后拜为周之丧拜。疏云:殷之丧拜自斩衰至缌麻皆拜而后稽颡,以其质故也。周制则杖期以上皆先稽颡而后拜,不杖期以下乃作殷之丧拜,此章疏义与檀弓疏互看乃详。

《丧大记》

君拜寄公国宾,大夫士拜卿大夫于位,于士旁三拜,夫人亦拜寄公夫人于堂上,大夫内子士妻,特拜命妇,汜拜众宾于堂上。
〈陈注〉君谓遭丧之嗣君也。寄公与国宾入吊卿大夫则拜之于位,士则旁三拜而已。旁谓不正向之也。夫人亦拜寄公夫人于堂上,其于卿大夫之内子士之妻,则亦拜之,但内子与命妇则人人各拜之,众宾则士妻也,汜拜之而已,亦旁拜之比也。

其无女主,则男主拜女宾于寝门内,其无男主,则女主拜男宾于阼阶下,子幼,则以衰抱之,人为之拜,为后者不在,则有爵者辞,无爵者人为之拜。

《仪礼》《士冠礼》

冠者,北面见于母,母拜,受子拜,送母,又拜。
〈注〉妇人于丈夫虽其子犹侠拜。〈疏〉但是妇人于丈夫皆使侠拜,故举子以见义也。〈侠古洽反〉

《士昏礼》

妇拜扱地。
〈注〉扱地,手至地也。妇人扱地,犹男子稽首。

《士相见礼》〈注〉

郑目录云:士以职位相亲,始承挚相见之礼,士相见于五礼属宾礼。〈疏〉经亦有大夫及庶人见君之礼,亦有士见大夫之法,独以士相见为名者,以其两士职位不殊同类昵近,故以士相见为目云执禽挚之法,此新升为士大夫之等同国执禽挚相见及见君之礼,虽非出聘亦是宾主相见之法。故属宾礼也,此篇内含卿大夫相见以其新升为士,或士自相见,或士往见卿大夫,或卿大夫下见士,或见己国君,或士大夫见他国君来朝者,新出仕从微至著以士为先后更有功乃升为大夫已上,故以士为总号也。又天子之孤卿大夫士与诸侯之孤卿大夫士执挚既同,相见之礼亦无别也。
请见

士相见之礼,贽,冬用雉,夏用腒,左头奉之,曰:某也愿见,无由达,某子以命命某见。
〈注〉贽,所执以至者。君子见于所尊敬,必执贽以将其厚意也。士贽用雉者,取其耿介交有时别有伦也。雉必用死者,为其不可生服也。夏用腒备腐臭也,左头,头阳也。无由达言,久无因缘以自达也。某子今所因缘之姓名也。以命者称述主人之意,今文头为脰。〈疏〉释曰:自此至送于门外再拜,论士与士相见之事,士贽用雉者,对大夫已上所执羔雁不同也。雉交接有时,至于别后,则雌雄不杂,谓春交秋别也。

主人对曰:某子命某见,吾子有辱,请吾子之就家也。某将走见。
〈注〉有,又也。某子命某往见,今吾子又自辱来序其意也。走,犹往也。〈疏〉释曰:云某子命某见者某子则是绍介姓名以某子是中间之人,故宾主共称之也。此上下皆言请不言辞,辞而不受,须相见故言请而已。

宾对曰:某不足以辱命,请终赐见。
〈注〉命谓请吾子之就家。

主人对曰:某不敢为仪,固请吾子之就家也。某将走见。
〈注〉不敢为仪言,不敢外貌为威仪忠诚,欲往也。固如故也。

宾对曰:某不敢为仪,固以请。
〈注〉言如固请,终赐见也。

主人对曰:某也固辞不得命,将走见,闻吾子称贽,敢辞贽。
〈注〉不得命者,不得见许之命也。走犹出也。称,举也。辞其贽为其大崇也。凡宾主相见,唯此新升为士。有贽,又初不相识。故有贽为重,对重相见。则无贽为轻,是以始相见辞之,为大崇故也。

宾对曰:某不以贽不敢见。
〈注〉见于所尊敬而无贽,嫌太简。

主人对曰:某不足以习礼,敢固辞。
〈注〉言不足习礼者,不敢当其崇礼来见己。〈疏〉宾以崇礼来见主人,今主人不敢当其崇礼来见己,故变文言不足以习礼也。

宾对曰:某也不依于贽,不敢见,固以请。
〈注〉言依于贽谦,自卑也。

主人对曰:某也固辞不得命,敢不敬从。出迎于门外,再拜,宾答再拜,主人揖入门右,宾奉贽入门左。主人再拜,受,宾再拜,送贽,出。
〈注〉右,就右也。左,就左也。受贽于庭,既拜受送则出矣。〈疏〉释曰:凡门出则以西为右,以东为左,入则以东为右,以西为左。依宾西主东之位也。知受贽于庭者,以其入门左右不言揖让而升之事,故知在庭也。宾拜送贽讫,出则去还家,无意得待主人留己也。

主人请见,宾反见,退。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注〉请见者,为宾崇礼来相接以矜庄欢心未交也。宾反见则燕矣。
复见

主人复见之以其贽,曰:向者,吾子辱使某见,请还贽于将命者。
〈注〉复见之者,礼尚往来也。以其贽谓向时所执来者也。向,曩也。将犹传也。传命者,谓摈相也。〈疏〉自此至宾退送再拜,论主人还于宾之事,在国之臣自执贽相见,虽禽贽皆还之,臣见于君,则不还出接宾曰:摈入诏礼曰:相一也,故聘礼与冠义皆云:每一门止一相,是谓摈介为相也。

主人对曰:某也既得见矣。敢辞。
〈注〉让其来答己也。〈疏〉上言主人者据前为主人而言此云主人者谓前宾,今在己家而说也。

宾对曰:某也非敢求见,请还贽于将命者。
〈注〉言不敢求见嫌亵主人不敢当也。〈疏〉乡者主人见己,今即来见主人,宾主频见,是亵也。嫌亵,主人不敢更相见也。故直云还贽而已。

主人对曰:某也既得见矣。敢固辞。宾对曰:某不敢以闻,固以请于将命者。
〈注〉言不敢以闻,又益不敢当。〈疏〉上云:非敢求见。此云:不敢以闻耳。闻疏于目,见故云:又益不敢当也。

主人对曰:某也固辞,不得命,敢不从。
〈注〉许,受之也。异日则出迎,同日则否。〈疏〉释曰:下云宾奉贽入,不言主人出迎,又不言厥明,是与前相见同日知异日出迎者。乡饮酒礼云:明日乃息司正主人出迎之,司正犹迎之,况同僚乎。是知异日出迎也。

宾奉贽入,主人再拜受,宾再拜送贽,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士见大夫

士见于大夫,终辞其贽,于其入也。一拜,其辱也。宾退,送再拜。
〈注〉终辞其贽,以将不亲答也。凡不答而受其贽,惟君于臣耳。大夫于士,不出迎入一拜正礼也。送再拜,尊宾。〈疏〉事未至谓之将如上士相见宾来见士后将亲答就士家则辞而受其贽,此将不亲答终不受也。经直云:终辞其贽,不言一辞再辞,略而不言也。
尝为臣

若尝为臣者,则礼辞其贽,曰:某也辞不得命,不敢固辞。
〈注〉礼辞一辞其贽而许也。将不答而听其以贽入有臣道也。

宾入奠贽,再拜,主人答壹拜。
〈注〉奠贽尊卑异不亲授也。古文壹为一。

宾出,使摈者还其贽于门外,曰:某也使某还贽。
〈注〉还其贽者,辟正君也。〈辟音避〉

宾对曰:某也既得见矣。敢辞。
〈注〉辞君还其贽也,今文无矣。

摈者对曰:某也命某,某非敢为仪也。敢以请。
〈注〉还贽者请使受之某也,盖主人之名。

宾对曰:某也夫子之贱私,不足以践礼,敢固辞。
〈注〉家臣称私践行也,言某臣也,不足以行宾客礼,宾客所不答者不受贽。

摈者对曰:某也使某,不敢为仪也。固以请。
〈注〉言使某尊君也,或言命某传言耳。

宾对曰:某固辞不得命,敢不从。再拜,受。
〈注〉受其贽而去之。〈疏〉以其尝为臣为轻,既不受其贽又相见无飨燕之礼,故郑云:而去之以绝之也。
大夫相见

下大夫相见以雁,饰之以布,维之以索,如执雉。
〈注〉雁取知时。飞翔有行列也。饰之以布,谓裁缝衣其身也。维谓系联其足。〈疏〉释曰:言下大夫者,国皆有三卿五大夫,言上大夫据三卿,则此下是五大夫也。二十七士与五大夫转相副贰,则三卿宜有六大夫而五者何休云:司马事省阙一大夫雁木落南,翔冰泮北,徂随阳南北义,取大夫能从君政教而施之,飞翔有行列者,义取大夫能依其位次尊卑有叙也。上士执雉左头奉之,此云如执雉明执雁者,亦左头奉之也。案《曲礼》云:饰羔雁者以缋,彼天子卿大夫非直以布,上又画之,此诸侯卿大
夫执贽,虽与天子之臣同饰羔雁者,直用布为饰无缋,彼不言士,则天子之士与诸侯之士同,亦无饰,士贱,故无别也。

上大夫相见以羔,饰之以布,四维之结于面,左头如麛执之。
〈注〉上大夫,卿也。羔取其从帅群而不党也,面前也,系联四足交出背上于胸前结之也。如麛执之者,秋献麛有成礼如之,或曰:麛孤之贽也。其礼盖谓左执前足右执后足,今文头为脰。〈疏〉释曰:卿也者,即三卿也。凡羔羊群皆有引帅,若卿之从君之命者也。羊羔群而不党,义取三卿亦皆正直,虽群居不阿党也。案大宗伯及大行人与聘礼皆云:孤执皮帛谓天子之孤,与诸侯之孤执皮帛,今此执麛者,谓新升为孤见己君法,至馀事则皆皮帛也。

如士相见之礼。
〈注〉大夫虽贽异其仪犹如士。〈疏〉释曰:此下大夫及卿其贽,虽有羔雁之异,其相见之仪则皆如士也。或两大夫,或两卿相见,皆如上文某也,愿见无由达已下至主人拜送于门外也。
相见而言

凡言非对也。妥而后传言。
〈注〉凡言谓己为君言事也。妥,安坐也。传言,犹出言也。若君问,可对则对,不待安坐也,古文妥为绥。

与君言,言使臣;与大人言,言事君,与老者言,言使弟子;与幼者言,言孝弟于父兄;与众言,言忠信慈祥;与居官者言,言忠信。
〈注〉博陈燕见言语之仪也,言使臣者,使臣之礼也。大人卿大夫也。言事君者,臣事君以忠也,祥善也,居官谓士以下。〈疏〉此总说尊卑言语之别,君以使臣为主,臣以事君为正,无妨更言馀事已下皆随事为主可也,老者谓七十致仕之人,大夫致仕为父,师士致仕为少师,教乡闾子弟雷次宗云学生事师虽无服,有父兄之恩,故称弟子也,幼即弟子之类众,非朝廷之臣,但是乡闾长幼共聚之处,居官者在朝之士也。
相见而视

凡与大人言,始视面,中视抱,卒视面,毋改,众皆若是。
〈注〉始视面,谓观其颜色可传言未也。中视抱,容其思之且为敬也。卒视面,察其纳己言否也。毋改,谓传言见答应之间当正容体以待之,毋自变动为嫌解惰不虚心也。众谓诸卿大夫同在此者,皆若是。其视之仪,无异也,古文毋作,无今文众为终。
侍坐于君子

凡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问日之早晏,以食具告,改居,则请退可也。
〈注〉君子,谓卿大夫及国中贤者也。志倦则欠,体倦则伸。问日晏近于久也,具犹办也,改居谓自变动也,古文伸作信早作蚤。〈疏〉释曰:此陈侍坐于君子之法。

夜侍坐,问夜,膳荤,请退可也。
〈注〉问夜,问其时数也。膳荤,谓食之荤辛,物葱薤之属食之以止卧古文荤作薰。〈疏〉释曰:问其时数,谓若钟鼓漏刻之数也。
先生异爵者见

若先生异爵者,请见之则辞。辞不得命,则曰某无以见,辞不得命。将走见,先见之。
〈注〉先生,致仕者也。异爵谓卿大夫也辞,辞其自降而来。走,犹出也。先见之者,出先拜也。曲礼曰:主人敬宾,则先拜宾。〈疏〉释曰:云异爵,谓卿大夫也者,此士相见,本文故以卿大夫为异爵也。
称寡君不称寡君

非以君命使,则不称寡大夫。士则曰寡君之老。
〈注〉谓摈赞者,辞也,不称寡君,不言寡君之某言姓名而已,大夫卿士其使则皆曰:寡君之某。〈疏〉玉藻云:大夫私事,使私人摈,则称名以其非聘问之礼也。聘礼云:若有言则以束帛,如享礼是也。大夫士则曰:寡君之老为公事使者也,但士无特聘问,或作介往他国,亦有称谓而云寡君之士某也。
执币执玉

凡执币者不趋,容弥蹙以为仪。
〈注〉不趋,主慎也。以进而益恭,为威仪耳,今文无容。〈疏〉释曰:案小行人合六币玉马皮圭璧帛,皆称币。下文别云执玉,则此币谓皮马,享币及禽贽,皆是,凡趋有二种有疾,趋行而张足曰:趋。是也。有徐趋,则下文舒武举前曳踵是也。今云不趋者,不为疾趋,故云:主慎也。既不云疾趋,又不为下文徐趋,但疾徐之间为之,故以进而益恭为威仪也。

执玉者则唯舒。武举前曳踵。
〈注〉唯舒者,重玉器尤慎也,武迹也,举前曳踵备跲也。〈疏〉此篇直见在国以禽贽相见之礼,无执玉朝聘邻国之事,而云:执玉者。因执贽相见,故兼言
朝聘执玉之礼也。案玉藻云:执龟玉不趋。不趋者,不为疾趋。又曲礼云:凡执主器执轻如不克。故为重玉器尤慎也。
《周礼》《春官》
乐师,凡环拜,以钟鼓为节。
〈注〉环,谓旋也。拜直拜也。〈订义〉郑锷曰:环乃回环之义,群臣环外而拜天子拜者,众恶其不齐,故奏钟鼓为节,使闻鼓而拜,闻钟而止。黄氏曰:汉何武举方正召见槃辟雅拜有司劾其虚伪,服虔曰:槃辟雅拜行礼之容拜也。师古曰:槃辟,犹盘旋也。此仪至汉犹在。
大祝,辩九,一曰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六曰凶,七曰奇,八曰褒,九曰肃,以享右祭祝。〈注〉稽首,拜头至地也。顿首,拜头叩地也。空首,拜头至手所谓拜手也。吉拜,拜而后稽颡,谓衰不杖以下者,言吉者,此殷之凶拜周以其拜,与顿首相近,故谓之吉拜,云凶拜稽颡而后拜,谓三年服者,奇读为奇偶之奇,谓先屈一膝,今雅拜是也。或云奇读曰:倚。倚拜谓持节,持戟拜身倚之以拜。郑大夫云:动读为董。董以两手相击也。奇拜,谓一拜也。褒读为报,报拜,再拜是也。郑司农云:褒拜。今时持节拜是也。肃拜但俯下手,今时揖是也。介者不拜,故曰:为事。故敢肃使者元谓振动战栗变动之拜。书曰:王动色变,一拜答臣,下拜再拜,拜神与尸享献也。谓朝献馈献也,右读为侑侑劝尸食而拜。〈疏〉此九拜中四种是正拜五者,逐事生名还,依四种正拜而为之也。〈订义〉稽之为言久也,拜头至地,其留甚久,此拜之最重者也。顿之为言暂也,头虽叩地顿而便起,不久留焉,此稍重者也。空首头略至手其中空阔其礼轻矣。
《夏官》
司士,孤卿特揖大夫,以其等旅揖,士旁三揖。
〈注〉卿大夫士,皆君之所揖礼也。
《秋官》
司仪,诏王仪南乡见诸侯,土揖庶姓,时揖异姓,天揖同姓。
〈注〉王揖之者,定其位也。庶姓,无亲也。土揖,推手小下之也。异姓,昏姻也。时揖,平推手也。天揖,推手小举之。〈订义〉郑锷曰:土揖者,犹今人俯而致恭,其手至地也。时揖者,不高不下,适乎正中,如天道之运平分而为四时也。天揖者,天位乎上举手揖之举而上也。

《荀子》《大略篇》

平衡曰拜,下衡曰稽首,至地曰稽颡。大夫之臣,拜不稽首,非尊家臣也,所以辟君也。

《汉·刘熙·释名》《释姿容》

跪,危也,两膝隐地,体危倪也。跽,忌也,见所敬忌不敢自安也。拜于丈夫为跌,跌然屈折下就地也,于妇人为扶自曲扶而上下也。

《宋·杨复仪礼图》士相见受挚图


《明会典》《礼部仪制司庶人礼》

凡民庶以齿为先后,致仕官序爵,爵同序齿,至处亲族则不论爵。洪武五年,凡乡党序齿民间士农工商人等平居相见,及岁时宴会揖拜之礼,幼者先施坐次之列,长者居上,如佃户见佃主,不论序齿,并行以少事长之礼,若亲属,不拘主佃,止行亲属礼。十二年,令内外官致仕居乡,惟于宗族序尊卑,如家人礼,于其外祖及妻家,亦序尊卑,若筵宴,则设别席,不许坐于无官者之下,如与同致仕官,会则序爵,爵同序齿,其与异姓无官者相见,不须答礼,庶民则以官礼谒见,敢有凌侮者,论如律。二十六年,定凡民间子孙弟侄甥婿见尊长,生徒见师范,奴婢见家长,久别行四拜礼,寻常近别行揖礼,其馀亲戚长幼照依等第久别行两拜礼,寻常近别行揖礼平交同。
《大政纪》《定揖拜及相见礼》
洪武四年十二月戊戌,诏定官民揖拜礼。五年三月辛亥,命礼部重定官民相见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拜谒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