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乡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乡里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

 第二十八卷目录

 乡里部艺文一
  告高密县立郑公乡教   后汉孔融
  书蜀公约邻        宋苏轼
  恤邻里          郑至道
  浦城谕保甲文       真德秀
  体仁          明方孝孺
  议行乡约以转移风俗     姜宝
  题汝南乡约册       史桂芳
  金坛县保甲乡约记      王樵
  行乡约法序        黄彦士
  黄陂县乡约议       杨廷蕴
 乡里部艺文二〈诗词〉
  南蒯乡人歌
  门有车马客行       晋张华
  移居二首          陶潜
  北邻           唐杜甫
  南邻            前人
  过南邻朱山人水亭      前人
  偪侧行赠毕曜        前人
  与瀼溪邻里         元结
  沣头送蒋侯         岑参
  赠邻居齐六司仓       钱起
  逢王泌自东京至       李端
  观邻老栽松         前人
  冬晓呈邻里         卢纶
  每度过东邻        宋邵雍
  每度过东街         前人
  里闬吟           前人
  比与邻曲诸贤修举岁事携壶石马追补斜川之游而公济适至饮罢首出和陶之句以纪其胜辄以用韵酬答兼呈诸同游者请共赋之 朱熹
  邻曲小饮          陆游
  招里巷诸友和韵      李曾伯
  春怀示邻里        陈师道
  初约邻人至石湖      范成大
  同乡客          元何中
  寄乡友          马祖常
  与邻寓人隔屋对月夜话   吾丘衍
  留别乡里诸友       张养浩
  初夏忆京城邻舍       柳贯
  北里            倪瓒
  赠邻友          明高启
  南归途中先寄诸乡友    陈宪章
  社西村〈四首〉       前人
  山中赠友人         王问
  南邻           金大车
  雨后酌邻翁        顾祖辰
  邻翁            赵汸
  城山访邻叟        盛时泰
  对酒怀里中诸同好〈四首〉 唐时升
  口号送邻家米        石沆
  赠南山邻友         陈鸿
  余尝过一山邻老而嗜花红紫映户弄孙负日使人不复知有城居车马之闹赠以诗 陈继儒
  句章里寄城中诸社长    吕时臣
  逢乡人〈以上诗〉     孙友篪
  菩萨蛮〈赴东邻集戏作〉 宋张孝祥
  贺新郎〈赠乡人朱唐卿以上词〉刘过
  乡里部选句
  乡里部纪事一

交谊典第二十八卷

乡里部艺文一

《告高密县立郑公乡教》后汉·孔融

昔齐置士乡,越有君子军,皆异贤之意也。郑君好学,实怀明德。昔太史公、廷尉吴公、谒者仆射邓公,皆汉之名臣。又商山四皓东园公、夏黄公,潜光隐耀,世嘉其高,皆悉称公。然则公者仁德之正号,不必三事大夫也。今郑君乡宜曰郑公乡。昔东海于公仅有一节,犹或戒乡人侈其门闾,矧乃郑公之德,而无驷牡之路。可广开门衢,令容高车,号为通德门。

《书蜀公约邻》宋·苏轼

范蜀公许我卜邻许下,许下多公卿,而我蓑衣蒻笠,放浪于东坡之上,岂复能事公卿哉。若人久放浪,不觉有病,忽然持养,百病皆作。如州县久不治,因循苟简,亦曰无事,忽遇能吏,百弊纷然,非数月不能清净也。要且坚忍不退,所谓一劳永逸也。

《恤邻里》郑至道

古者五家为比,使之相保。五比为闾,使之相爱。四闾为族,使之相葬。五族为党,使之相救。五党为州,使之相赒。五州为乡,使之相宾。如此则百姓之情欢欣,交通而和睦之道著矣。孟子曰: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亲睦。盖为此也。礼记云:居乡之礼,年长以倍,则父事之,十年以长则兄事之,五年以长则肩随之。见父之执,不使之进,不敢进,不使之退不敢退。不问不敢对,其于道路则父之齿随行兄之齿雁行所任轻则并之。重则分之。以至斑白者不负戴于道路。则古人所以待乡党之老者,又如此也。乡饮酒之礼于岁十二月,率乡党之民会聚饮酒,以正齿位。长者坐,少者立,老者食以厚,少者食以薄,所以示民以孝悌之道也。其有祸患,则邻里之人同其忧。故曰:邻有丧舂,不以声相劝。里有殡不巷歌,行吊之日不饮酒,食肉焉。汉万石君居乡里,其子庆为内史,醉归入外门不下车。万石君闻之怒而不食,庆惶恐请罪,万石君责之曰:内史入闾里,里中长老皆走避。内史坐车中自如,固当如此。自后庆及诸子入里门尝趋至家。王吉居长安东家有大枣木垂吉庭中,其妇取以啖。吉后知之乃去其妇。东家闻之,欲伐其枣,邻里共止之。因请吉令还妇里中为之语曰:东家有树,王阳妇去东家枣。全去妇复还。又曹节素仁厚,邻人有失豕者,相似诣门认之节,不与争后所失豕自还,邻人大惭,送前所认豕并谢节笑而受之。夫古人所以睦邻里者,如此。今尔百姓以富役贫,以强凌弱,以少犯长,岂知古人所交邻里之意哉。

《浦城谕保甲文》真德秀

古者于乡田同井之义甚重,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今之里社亦古之遗意。然今人少知此义,邻里相视,往往皆如路人,近因官司举行保甲某甚以为喜。盖不惟可备不虞之患,亦欲因此与里社相亲,渐还古意,以诸隅区处未定,故未能行近者官司。又再催促而各隅之人反生疑惑者,恐其别有差使故也。某尝闻令君与丞公之议矣,大抵保甲之行止,是堤防小窃与遗漏而已。一家有盗,不能自获也。邻里毕至,则其获必矣。一家有火,不能自灭也,邻里毕至,则其灭必矣。若夫捍禦外盗,近则有尉寨之兵,与招募之兵。远则有朝廷之大兵,不以责之保甲也。一家一名,特其大纲耳。贫士之无仆者,单丁之老弱者,不强之使出也。五日一点,欲见其大数耳,虽有拽队巡警之说,未必常行也。此皆县官本意而外人未尽知,故有疑论,不知此法之行,实以恤民而非扰民。特疑之者。过耳。某卜居于此,倏已六年,阖邑之人皆吾邻里乡党也。思一聚会而未能,今因此遍会吾同邑之人,而力有所不及,将以此月中旬与同社百家修祀于本坊之社,牲牢酒醴皆一力自备,退而分胙,则百家之人皆预,不以士农工商为间。庶合古人崇重乡社之意,其坐次则别有区处,是日当为陈说邻里乡党相亲相睦之义,及官司所以团结,保甲本意庶几众心晓然,无复疑惑。今先浼隅官总首遍行告报,仍为此文揭之门首,庶邻里通知焉。

《体仁》明·方孝孺

天之生人,岂不欲使各得所哉。然而势有所不能,故托诸人以任之。俾有馀补不足,智愚之相悬,贫富之相殊,此出于气运之相激而成者,天非欲其若此不齐也,而卒不能免焉。是气行乎天地之间而万物资之以生,犹江河之流,浑涵𣽂沦,其所冲激不同而所著之状亦异,水非有意为巨细于其间也。而万变错出而不可禦人,何以异于斯乎。智可以综覈海内而闇者无以谋其躬财。或可以及百世而馁者,无一啜之粟,天非不欲人人之皆智且富也,而不能者,势不可也。势之所在,天不能为而人可以为之。故立君师以治,使得于天厚者不自专,其用薄者亦有所仰,以容其身。然后天地之意得,圣人之用行,而政教之说起,故圣贤非为己设也,所以为愚不肖之资货财非富匹夫也。固将俾分其馀以补人之匮乏,三代之盛,是法行于朝廷,达于州里,成于风俗,而入于人心,是以天下无怨嗟之民。今世之志义之士,有推其所有馀行其所可为者,其亦先王之所取者乎。然非知本者,不知其意之美也。使知斯人之生,皆本于天,视人之颠,隮陷溺与己无异,则民焉有所失之患哉。余病乎未能而欲试诸乡闾以为政本数百家之乡,其人必有才智,赀产殊绝于众者,虽废兴迭出而未尝无每乡推其尤者为之表,使为二廪三学廪之法。丰岁夏秋,自百亩之家以上皆入稻麦于廪,称其家为多寡,寡不下十升,多不过十斛,使乡之表籍其数而众阅守之度。其九岁可得千斛,以备荒凶,札瘥及死,丧之不能自存者,其入也先富而出也先贫出也,视口而入也,视产多者,皆庚加息,十一不能庚,则否廪之左立祠以祠入粟多而及人博者,祠之左右序揭二版左曰:嘉善书其人之绩版以朱书以青右曰愧顽版不饰书以白书吝而私者为衣而不均者,渔其利。而不恤民者,岁再集众谒祠而读之,以为戒学之法。各立师一人,以有德而服人者为之立司,教二人司过二人司礼三人乡人月吉盛衣冠相率谒学,暇则游于学,问乎师,有违过者于师乎治悖教不良者,师与其罚,其教法如族学之仪。

《议行乡约以转移风俗》姜宝

乡约之行于民间风俗甚有益。其与保甲法相兼行者,则善俗而弭盗于民间。尤更有益者也。第在长民者,实意行又能选择约正副保甲长得其人,斯善矣。往见尹翀莘父母曾行,此未兼保甲也。而约正副未尽得人,凭信一二人名实不相副者,主兹事而约正以狡而奸者,厕其间甚至委以剖决词讼查勘事情清理课税而往往为所欺是以徒为文具而未见有实效。甘紫亭父母相继欲行,此谋于予。予告以实意,行请自予家奉法。始说具予所作乡约序中而亦未兼保甲也。兼行保甲法,及予宗自为约不令他姓,人得参与有所妨。惟予自请于公,公特许可尝行之而已有效矣。公丁艰去他约,皆停寝而独予家请于府,改乡约为宗约,以宗约行,又以保甲法相兼行,冀垂诸永远而不废。今犹念公意,专诚不粉饰,为文具乡士夫致其事及诸生已告出学有行者,坊里有其人必敦请,请以礼,必不慢,必无有作辍彬彬然风俗为之变。约正副即一二非其人寻革去恶,外界流来刁棍教唆诬害我良民,驱逐之禁治之,地方有惯盗,某为患害者,擒致之立毙于杖下。良善赖以安生,不文具苟简为而一以真实行仁且勇,先教化而后诛罚,若公非真欲敦行古道者,欤今即已去任犹可仿其意,损益而行之。第一在选撰约正副得人约中真有孝父母,敬长上,睦乡里,教子孙,及凡为义。夫节妇,真修实行之人。务推举以凭核实而旌赏。真有不孝不弟,不睦不姻,惯为讼师,惯赌博宿娼,一切开局勾引及行使低假银之类,一切为非不法,亦从实开报,以凭查访而罚治。至于各保长与其各保下之甲长,每月稽查。各甲下有出入不时,往来不明,交游不类者,地方有惯掏摸,惯抻窃者,并举首有水火寇盗等事,甲长闻于保长,务相与防禦而救恤。在乡以若干家为一约,一保,务使地相近,声相闻;休戚相关也。而一闻有事,不辞星雨,率有众即赴之如手足腹心之相捍护,在城以某坊,某坊为一约一保,约于每月一再讲勿怀市心,勿习獧薄,行保于坊每日夜相保受勿分人我如家人、父子之相亲爱,合乡城,成美俗,合君子,细人皆改过而迁善,以乡约法教民为善,以乡约法兼行保甲法,又思所以为民防患,推广甘公德意,由予一家遍推于家家。由一时行之于时时。将见化行俗美盗息民安。刁讼不严而渐少,逋负不严而易完,无论民间受益,即官长不烦心力,可卧而待治矣。予著为此议,望后来贤令君以二法相兼行,务以实心求实,益庶民为良民贤令君亦为良大夫矣。是为议。

《题汝南乡约册》史桂芳

夫敷教同风,莫善于乡约。禁奸止乱,莫善于保甲。是二法者,盖相表里会而通之,实一法也。此法行而社仓义仓即次第可举司牧者,惟了此一法。即盗可弭,奸可戢,讼狱可省,徭赋可均,礼教可兴,武备可饬,诸馀簿书期会不足言矣。昔明道先生令晋城近阳明先生抚南赣,率用此法,其治效可睹也。乃俗吏视之,以为迂阔腐儒行之,多增烦扰,故虽庙议勤拳当道督切而此法卒格不行,即行鲜效矣。

《金坛县保甲乡约记》王樵

保甲乡约实,古司徒之教法也。五家为比,十家为联。五人为伍,十人为联。四闾为族,八闾为联。使之相保相爱,有罪奇邪,则相及。此即保法也。州长各掌其州之教,治政令之法,正月之吉,各属其州之民,而读法以考其道德,行艺而劝之,以纠其过恶而戒之。自州长而下弥亲民者,于教亦弥笃。此即乡法也。三代而下惟汉,此意犹存,彼所谓三老啬夫者,得与县令丞以事相教,又置孝弟力田二千石一人盖其重之如此,是以黎民醇厚,几于刑措,至我太祖高皇帝致治实远,复成周之盛,上自六官,下至比闾之长,无不得其人重其仕至亲降德音以代面命,令布满天下所谓圣谕六条者是已。主之以三老家临而户至,朝命而夕申,如父母之训子弟,至成祖文皇帝,又表章家礼及取蓝田吕氏乡约列于性理,成书颁降天下,使诵行焉。噫。二百馀年,治平之美,岂无自而然与。吾金坛为地,最僻为俗,最朴三十年前民有白首不识县庭者,既而人物日以阜蕃,乃故俗渐失,识者忧之。万历五载,西川刘侯以治洋有声,九重简命移治金坛,至则以安民厚俗之道,莫如保甲乡约二法爰取近贤之所已试者,而损益推行之其详略,适中其条贯尽善也。侯又躬先倡率无问穷乡下里,靡不亲临督视,轩车所至,民扶老携幼而往听之。为之感动,兴起至多矣。是岂声音笑貌所能为哉。侯之家行纯备,诚意感人,盖在于未言之先,故其为教易成如是也。侯且报政于朝内,召有期矣。父老子弟恐其久而或忘也,请予记之,则谓之曰:不忘在汝之心,盖所谓兴起者,非是外来也。我固有之也。尊所闻行,所知侯之条约具在也。侯之劝民,手抄具在也。愿相与坚守之是在父老子弟而已众曰诺是为记。

《行乡约法序》黄彦士

乡约之法,即古比闾族党遗意牧民者,万善之根本也。夫牧民者,期于安之养之教之而止矣。此法行,户口,于是乎取焉。田亩,于是乎取焉。是故可以稽逃亡,可以清赋税,可以别淑慝,可以靖盗贼,可以恤贫困,可以移风俗。故曰:万善之本也。今郡邑多行之者,然而其效不臻,何也。有司往往以为应上之具,或行之而法不备,或备矣而时不久,上既以刍狗陈之民亦以土羹玩之已,非法之过也。语曰:非常之原,𥟖民惧焉。及臻厥成,天下晏如也。立法之初,小小劳扰,岂能无之。若行之而三年五年愈详愈密,愈习愈安,民且乐其利。于善良者而趋之矣。乐而趋之,百年可无变矣。夫三年五年,司牧者一考再考之日也。若使莅政之始,即设诚而行之,必有观其法之成而解任者矣。惮三年五年之劳而忽百年之计,何其虑之不长也。不佞是书之颁,不过取前人所已行者,稍稍增损而布之,岂有他谬巧能使法之即举要亦需贤有司共成其美而已矣。然既已布之,必不敢以刍狗自视,且将著为,令甲定为课程,巡方所至,进父老子弟而问之,以验其当否。其他以差往者必稽也,以事至者必询也,而牧民者之殿最亦于是乎取焉不佞,岂自为哉。亦与诸莅兹土者共此民尔。并以告夫执事者。

《黄陂县乡约议》杨廷蕴

乡约之设原以宣扬圣谕,劝诫一方民俾善者,有所兴起,不肖者有所严惮。法,至善也。鼎革来寝不复举间有行之,尽失古意。约正约副,先非其人,即约讲声说一番于开导劝惩,本旨毫无关切,方今举行,必推齿德兼优素履无玷者,二人以为约正副朔望开讲日,即立善恶二簿存约正处一方,有某人行某善事,某人行某恶事,从公分注簿内徐俟长吏行查赏罚,诸凡地方利病通约,恒得直陈之如是者,一年约正副公平方正果无只鸡壶酒之私,则隆以礼貌给与顶带以风通里,使儿童妇女咸晓六谕之应遵,绝域穷乡皆识为善之可乐,輶轩问俗所至,良多可观也。

乡里部艺文二〈诗词〉

《南蒯乡人歌》

左传曰:鲁昭公十二年,季平子立而不礼于南蒯,南蒯以费叛将适费,饮乡人酒,乡人或歌云云。

我有圃生之杞乎,从我者,子乎。去我者,鄙乎。倍其邻者,耻乎。已乎已乎,非吾党之士乎。
〈注〉圃以殖疏菜枸杞非可食之物,圃不宜生,以喻蒯也。从我谓为鲁不去也。子男,子之美称。已乎,决绝之辞也。

《门有车马客行》晋·张华

门有车马客,问君何乡士。捷步往相讯,果是旧邻里。语昔有故悲,论今无新喜。清晨相访慰,日暮不能已。词端竞未究,忽唱分途始。前悲尚未弭,后忧方复起。

《移居二首》陶潜

昔欲居南村,非为卜其宅。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怀此颇有年,今日从兹役。弊庐何必广,取足蔽床席。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过门更相呼,有酒斟酌之。农务各自归,閒暇辄相思。相思则披衣,言笑无厌时。此理将不胜,无为忽去兹。衣食当须几,力耕吾不欺。

《北邻》唐·杜甫

明府岂辞满,藏身方告劳。青钱买野竹,白帻岸江皋。爱酒晋山简,能诗何水曹。时来访老疾,步屧到蓬蒿。

《南邻》前人

锦里先生乌角巾,园收芋栗未全贫。惯看宾客儿童喜,得食阶除鸟雀驯。秋水才深四五尺,野航恰受两三人。白沙翠竹江村暮,相送柴门月色新。

《过南邻朱山人水亭》前人

相近竹参差,相过人不知。幽花欹满树,细水曲通池。归客村非远,残尊席更移。看君多道气,从此数追随。

《偪侧行赠毕曜》前人

偪侧复偪侧,我居巷南子。巷北可恨邻里间,十日不一见颜色。自从官马送还官,行路难行涩如棘。我贫无乘非无足,昔者相过今不得。实不是爱微,躯又非关足。无力徒步翻,愁官长怒此。心炯炯君应识,晓来急雨春风颠,睡美不闻钟鼓传东家,蹇驴许借我泥滑不敢骑。朝天已令请急会通籍男儿性命绝可怜,焉能终日心拳拳。忆君诵诗神凛然,辛夷始花亦已落。况我与子非壮年,街头酒价常苦贵。方外酒徒稀醉眠,速宜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

《与瀼溪邻里》〈有序〉元结

乾元元年元子,将家自全于瀼溪。上元二年,领荆南之兵镇于九江。方在军旅与瀼溪邻里不得如往时相见游,又知瀼溪之人日转穷困,故作诗与之。

昔年苦逆乱,举族来南奔。日行几十里,爱君此山村。峰谷呀回映,谁家无泉源。修竹多夹路,扁舟皆到门。瀼溪中曲滨,其阳有閒园。邻里昔赠我,许之及子孙。我尝有匮乏,邻里能相分。我尝有不安,邻里能相存。斯人转贫弱,力役非无冤。终以瀼滨讼,无令天下论。

《沣头送蒋侯》岑参

君住沣水北,我家沣水西。两村辨乔木,五里闻鸣鸡。饮酒溪雨过,弹棋山月低。徒开蒋生径,尔去谁相携。

《赠邻居齐六司仓》钱起

沈冥众所遗,咫尺绝佳期。始觉衡门下,翛然太古时。鸡声共林巷,烛影隔茅茨。坐惜羊求径,芳荪白露滋。

《逢王泌自东京至》李端

逢君自乡至,雪涕问田园。几处生乔木,谁家在旧村。山峰横二室,水色映千门。愁见游从处,如今花正繁。

《观邻老栽松》前人

虽过老人宅,不解老人心。何事残阳里,栽松欲待阴。

《冬晓呈邻里》卢纶

终夜寝衣冷,开门思曙光。空阶一丛叶,华室四邻霜。望阙觉天迥,忆山愁路荒。途中一留滞,双鬓飒然苍。

《每度过东邻》宋·邵雍

每度过东邻,东邻愈觉勤。既来长是愧,相见只如亲。饮食皆随好,儿童亦自欣。吾乡有是乐,何必更求仁。

《每度过东街》前人

每度过东街,东街怨暮来。只知閒说话,那觉太开怀。我有千般乐,人无一点猜。半醺欢喜酒,未晚未成回。

《里闬吟》前人

里闬閒过从,太平之盛事。吾乡多吉人,况与他乡异。

《比与邻曲诸贤修举岁事携壶石马追补斜川之游而公济适至饮罢首出和陶之句以纪其胜辄以用韵酬答兼呈诸同游者请共赋之》

朱熹


皇天分四序,代谢无时休。昔人抱孤念,感此成清游。回眺曾城皋,朗咏斜川流。岁月今几许,长波没轻鸥。眷言抚佳辰,荒寻靡靡丘。且复置往事,及兹命高俦。纵策聊并欢,飞觞起相酬。未知千载下,亦记此日不。商歌有遗音,林乐无馀忧。但得长如此,吾君复何求。

《邻曲小饮》陆游

早稻喜登场,相呼集野堂。迎霜新兔美,近社浊醪香。茅屋滴残雨,竹篱围夕阳。新丰不须作,真个是吾乡。

《招里巷诸友和韵》李曾伯

小有家林适,归来已恨迟。引杯怀楚舞,饱饮和陶诗。慷慨多新语,绸缪半旧知。夜深桥雪滑,亟命短筇支。

《春怀示邻里》陈师道

断墙著雨蜗成字,老屋无僧燕作家。剩欲出门追笑语,却嫌归鬓著尘沙。风翻蛛网开三面,雷动蜂窠趁两衙。屡失南邻春事约,只今容有未开花。

《初约邻人至石湖》范成大

窈窕崎岖学种园,此生丘壑是前缘。隔篱日上浮天水,当户山横匝地烟。春入葑田芦绽笋,雨倾沙岸竹垂鞭。荒寒未办招君醉,且吸湖光当酒泉。

《同乡客》元·何中

遥见江西船,认是同乡客。何日发龙兴,迎人问消息。长河落雁秋,古渡啼鸦夕。不见楚天长,重重暮云色。

《寄乡友》马祖常

河边老父念我出,远寄京华书一行。谓言白发今多少,又报南园竹树荒。门前石田耕秫熟,犊子新生如走鹿。莫恋官家有俸钱,长年作客身如束。

《与邻寓人隔屋对月夜话》吾丘衍

禦寇连墙屋,神交得谢瞻。偶逢吾所契,共语月当檐。微禄终何补,良才尚此淹。凭君纵元论,未怪发幽潜。

《留别乡里诸友》张养浩

枌署御香十许年,故乡重到重留连。子牟恋阙心空赤,江总还家鬓尚元。金缕歌残华鹊月,兰舟摇碎泺湖烟。一襟离恨东州路,莫讶羸骖不肯前。

《初夏忆京城邻舍》柳贯

石家院里葡萄酒,荆媪池边芍药厅。倦剧拥书终日坐,醉来支枕片时醒。主人并直飞龙卫,邻客谁开放鹤亭?万里沧江云一去,欲将孤影寄伶仃。

《北里》倪瓒

舍北舍南来往少,自无人觅野夫家。鸠鸣桑上还催种,人语烟中始焙茶。池水云笼芳草气,井床露净碧桐花。綀衣挂石生幽梦,睡起行吟到日斜。

《赠邻友》明·高启

同居一坞中,只隔水西东。林近书灯露,溪回酒舫通。放凫长合队,移竹每分丛。只恐君徵起,难期作两翁。

《南归途中先寄诸乡友》陈宪章

不分宾主共林塘,脱下朝衫作道装。酒为老夫开瓮盎,茗和春露摘旗枪。津头水满鸳鸯下,墙背风来枳壳香。何处与君𢬵坐久,万株花里小藜床。

《社西村》前人

结茅依里社,村以社西名。客至惟谈稼,年衰不入城。邻鸡上树宿,水鹤傍人鸣。向晚寻牛去,前冈笛又轰。


君家里社西,我家里社东。平分社公雨,不隔马牛风。瓜地妻能种,衣巾俗与同。云边采芝径,高尽玉台空。


社主对诸阡,居庐散百烟。共来乡社会,同乐帝尧年。折花潮没屐,吹笛月随船。偶寻社西去,又赋社西篇。


社西逢酒伴,埭北有花枝。讵识愚公意,聊同牧竖嬉。围棋松崦久,度马板桥迟。袖有葳蕤草,还家不告饥。

《山中赠友人》王问

情性各有营,繄予在山水。昔出暂相违,今兹返桑里。鲈鳜正鲜肥,扁舟自能理。与君衡门下,行歌互相倚。下渚乱凫飞,湖中夕风起。

《南邻》金·大车

白发南邻叟,藏身水石间。长辞五马贵,独对万峰閒。瓶粟贫常乏,山松醉亦攀。时时邀我坐,明月踏歌还。

《雨后酌邻翁》顾祖辰

江平新雨过,林阙晚山微。采绿仍驱牧,看云方掩扉。因知农事暇,远贳村醪归。秉烛招比邻,相酌愿无违。

《邻翁》赵汸

世乱人心薄,年荒虎迹多。邻翁近相戒,日暮少经过。

《城山访邻叟》盛时泰

独是躬耕处,相依亦有君。山从千嶂绕,径向一林分。水满渔竿觉,苔香屐齿闻。从余深隐好,莫使勒移文。

《对酒怀里中诸同好》唐时升

济之沈沦者,家有常稔田。不能治生产,朝夕常燕閒。甘泉贮屋后,美荫交堂前。茶香至日夕,围棋自穷年。客来辄呼酒,五木锵锵然。所贵志意惬,何必致肥鲜。东风卷海水,震荡娄江。玉粒入洪涛,所忧粥与饘。亦知性好客,何以得酒钱。咫尺行游地,欲往还迍邅。
其二

伯咸意落落,宾客常满堂。通达晓万事,要言不可忘。肃焉老成人,而亦好壶觞。晋楚争盟主,申韩制令章。我时在其间,得隽神扬扬。烈士惜暮年,读书城南庄。出门荫榆柳,临沼出鱮鲂。田庐信可乐,奈此道路长。忆昔酩酊饮,一月八九场。今此不十一,馀日多凄凉。
其三

伯隅人如玉,文质烂有馀。纵令樵苏绝,岂与芝兰疏。况乃陈鼎食,文窗夹绮疏。石阑凉风至,山阁霁雪初。树色依几席,花香媚衣裾。应门谢高盖,入座多比庐。易水清且泻,薏苡动盈车。北人善酿法,吴越不能如。安得共一醉,以洗久郁纡。亭云西北征,伫立以踌躇。
其四

孺谷本清真,潇洒意遗俗。翩翩谢纨绮,咥咥亲醽醁。室中治书郎,美者颜如玉。素手行深杯,朱唇度丽曲。春寒同衾裯,夜半唤炬烛。一朝人事非,七尺如湿束。宁辞案牍烦,幸免缧绁辱。忆昔过从时,光景何由赎。岂不思同忧,事势多踯躅。纵有酒如泉,悒悒何能沃。

《口号送邻家米》石沆

东邻雨湿火难吹,斗米田家尚可为。晚稻未舂潮水白,早红先送救公饥。

《赠南山邻友》陈鸿

却喜为邻好,君西我住东。夜泉皆屋后,晓塔共窗中。竹色篱交绿,灯花壁送红。时时过王翰,花底一樽同。

《余尝过一山邻老而嗜花红紫映户弄孙负日使人不复知有城居车马之闹赠以诗》陈继儒


有个小扉松下开,堂前蔬药绕畦栽。老翁抱孙不抱瓮,刚欲灌花山雨来。

《句章里寄城中诸社长》吕时臣

白石江乡家益贫,圣朝渔父不称臣。门前江水通三岛,谷口人烟杂四民。手种参苓羲世药,心知鸡犬汉时邻。却怜叔景浮云溥,留得风流一季真。

《逢乡人》孙友篪

尔从山中来,今喜江上遇。我家老梅花,开到第几树?
《菩萨蛮》〈赴东邻集戏作〉宋·张孝祥
庭叶翻翻秋向晚,砧声敲月催金剪。楼上已清寒,不堪频倚阑。邻翁开社瓮唤客,情应重不醉且无归醉时归路迷。
《贺新郎》〈赠乡人朱唐卿〉刘过
多病刘郎瘦,最伤心天寒岁晚客他乡久,大舸翩翩何许至。元是高阳旧友,便一笑相欢。携手与问武昌城下月又何如,扬子江头柳,追往事,两眉皱。烛花自剪明如昼,唤青娥。小红楼上殷勤劝酒,昵昵琵琶恩怨语,春笋轻笼翠袖,看舞彻金钗微溜。若见故乡,吾父老道长安市上强如旧重会,面几时又。

乡里部选句

魏徐干西征赋:降曲崤而怜虢,托与国于亡虞。贪诱赂以卖邻,不及腊而就拘。
唐王勃滕王阁序: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晋左思诗:南邻击钟磬,北里吹笙竽。
唐张九龄诗:辙迹陈家巷,诗书孟子邻。
崔湜诗:怀璧常贻训,捐金讵得邻。
张说诗:山水含秋兴,池亭借善邻。
王维诗:城外青山如屋里,东家流水入西邻。
李白诗:卧病宿松山,苍茫空四邻。
杜甫诗: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不为困穷宁有此,祇缘恐惧转须亲。〈又〉休怪儿童延俗客,不将鹅鸭恼比邻。
皇甫冉诗:野色春冬树,鸡声远近邻。
王建诗:买断竹溪无别主散分泉水与新邻。
柳宗元诗:见拟移居作邻里,不劳时节请开关。〈又〉务閒酒熟饶垦经过,舍南巷北遥相语。
白居易诗:每因暂出犹思伴,岂得安居不择邻。聂夷中诗:南邻好台榭,北邻美歌吹。
曹唐诗:笙歌寂寞閒深洞,云鹤萧条绝旧邻。
吴融诗:南陌来寻伴,东城去结邻。
袁皓诗:乡曲多耆旧,逢迎尽杖藜。殷勤倾白酒,相劝有黄鸡。
宋苏轼诗:莫上冈头更相望,吾方祭灶请比邻。苏辙诗:鸡豚不改旧,邻里自相欢。〈又〉蒸豚酿酒多为具,邻里十年成旧故。
陆游诗:鸡黍何妨约近邻。

乡里部纪事一

《左传·昭公三年》:晏子如晋,公更其宅,反则成矣。既拜乃毁之,而为里室,皆如其旧,则使宅人反之,且谚曰:非宅是卜,唯邻是卜,二三子先卜邻矣。违卜不祥,君子不犯非礼,小人不犯不祥,古之制也。吾敢违诸乎,卒复其旧宅,公弗许,因陈桓子以请,乃许之。
《昭公十二年》:南蒯之将叛也。其乡人或知之,过之而叹,且言曰:恤恤乎,湫乎攸乎,深思而浅谋,迩身而远志,家臣而君图,有人矣哉,南蒯枚筮之,遇坤之比曰:黄裳元吉,以为大吉也。示子服惠伯曰:即欲有事何如,惠伯曰:吾尝学此矣。忠信之事则可,不然必败,外强内温,忠也。和以率贞,信也。故曰黄裳元吉,黄,中之色也。裳,下之饰也。元,善之长也。中不忠,不得其色,下不共,不得其饰,事不善,不得其极,外内倡和为忠,率事以信为共,供养三德为善,非此三者弗当,且夫易,不可以占险,将何事也。且可饰乎,中美能黄,上美为元,下美则裳,参成可筮,犹有阙也。筮虽吉,未也。将适费,饮乡人酒,乡人或歌之曰:我有圃,生之杞乎,从我者子乎,去我者鄙乎,倍其邻者耻乎,已乎已乎,非吾党之士乎,平子欲使昭子逐叔仲小,小闻之,不敢朝,昭子命吏谓小待政于朝。曰:吾不为怨府。
《哀公八年》:吴为邾故,将伐鲁,问于叔孙辄,对曰:伐之必得志。公山不狃曰:非礼也。人之行也。不以所恶废乡,今子以小恶而欲覆宗国,不亦难乎。〈注〉不以私怨恶废弃其乡党之好。
《高士传》:商容有疾,老子曰:先生无遗教以告弟子乎。容曰:将语子过。过故乡而下车知之乎。老子曰:非谓不忘故耶。
《列子·仲尼篇》:子列子既师壶丘子林,友伯昏瞀人,乃居南郭。从之处者,日数而不及。虽然,子列子亦微焉。朝朝相与辨,无不闻。而与南郭子连墙二十年,不相谒请;相遇于道,目若不相见者。门之徒役以为子列子与南郭子有敌不疑。有自楚来者,问子列子曰:先生与南郭子奚敌。子列子曰:南郭子貌充心虚,耳无闻,目无见,口无言,心无知,形无惕。往将奚为。虽然,试与汝偕往。阅弟子四十人同行。见南郭子,果若欺魄焉,而不可与接。顾视子列子,形神不相偶,而不可与群。南郭子俄而指子列子之弟子末行者与言,衎衎然若专直而在雄者。子列子之徒骇之。反舍,咸有疑色。子列子曰:得意者无言,进知者亦无言。用无言为言亦言,无知为知亦知。无言与不言,无知与不知,亦言亦知。亦无所不言,亦无所不知;亦无所言,亦无所知。如斯而已。汝奚妄骇哉。
《说符篇》:人有枯梧树者,其邻父言枯梧之树不祥,其邻人遽而伐之。邻人父因请以为薪。其人乃不悦,曰:邻人之父徒欲为薪而教吾伐之也。与我邻,若此其险,岂可哉。人有亡鈇者,意其邻之子,视其行步,窃鈇也;颜色,窃鈇也;言语,窃鈇也;作动态度,无为而不窃鈇也。俄而抇其谷而得其鈇,他日复见其邻人之子,动作态度无似窃鈇者。
《新序·刺奢篇》:士尹池为荆使于宋,司城子罕止而觞之,南家之墙,拥于前而不直,西家之潦,经其宫而不止。士尹池问其故,司城子罕曰:南家,工人也,为鞔者也,吾将徙之,其父曰:吾恃为鞔,已食三世矣,今徙,是宋邦之求鞔者,不知吾处也,吾将不食,愿相国之忧吾不食也。为是故吾不徙。西家高,吾宫卑,潦之经吾宫也利,为是故不禁也。
《刘向·列女传》:孟母,邹孟轲之母也。号孟母。其舍近墓。孟子之少也,嬉游为墓间之事,踊跃筑埋。孟母曰:此非吾所以居处子。乃去舍市傍。其嬉戏为贾人衒卖之事。孟母又曰:此非吾所以居处子也。复徙舍学宫之傍。其嬉游乃设俎豆揖让进退。孟母曰:真可以居吾子矣。遂居之。
《水经注·父老传》:言屈原既流放,忽然暂归,乡人喜悦,因名曰归乡。
《史记·项羽本纪》:羽引兵西屠咸阳,收其宝货妇女而东。人或说项王曰:关中可都以霸。项王怀思欲东归,曰: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
《高祖本纪》:高祖击布军还归,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酒,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高祖击筑,自为歌诗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令儿皆和习之。高祖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谓沛父兄曰: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且朕自沛公以诛暴逆,遂有天下,其以沛为朕汤沐邑,复其民,世世无有所与。
《石奋传》:奋为太子太傅。长子建,次子甲,次子乙,次子庆,官皆至二千石。乃号奋为万石君。万石君徙居陵里。内史庆醉归,入外门不下车。万石君闻之,不食。庆恐,肉袒请罪,不许。举宗及兄建肉袒,万石君让曰:内史贵人,入闾里,里中长老皆走匿,而内史坐车中自如,固当。乃谢罢庆。庆及诸子弟入里门,趋至家。《汉书·王吉传》:吉字子阳,少时居长安。东家有大枣树垂吉庭中,吉妇取枣以啖吉。吉后知之,乃去妇。东家闻而欲伐其树,邻里共止之,因固请吉令还妇。里中为之语曰:东家有树,王阳妇去;东家枣完,去妇复还。《孙宝传》:御史大夫张忠署宝为主簿,宝徙入舍祭灶请比邻。
《后汉书·蔡衍传》:衍字孟喜,汝南项人也。少明经讲授,以礼让化乡里。乡里有争讼者,辄诣衍决之,其所平处,皆曰无怨。
《王丹传》:丹字仲回,京兆下邽人也。哀、平时,仕州郡。王莽时,连徵不至。家累千金,隐居养志,好施周急。每岁农时,辄载酒肴于田间,候勤者而劳之。其惰懒者,耻不致丹,皆兼功自厉。邑聚相率,以致殷富。其轻黠游荡废业为患者,辄晓其父兄,使黜责之。没者则赙给,亲自将护。其遭丧忧者,辄待丹为办,乡邻以为常。行之十馀年,其化大洽,风俗以笃。
《高士传》:管宁邻人。有牛𣊻宁田者,宁为牵牛著凉处,自为饮食过于牛主,牛主得牛大惭,若犯严刑。《魏志·王修传》:修七岁丧母,母以社日亡来岁邻里修社会,修感念亡母,哀甚。初丧,邻里为之罢社。
《常林传》:林避地上,党耕种山阿。当时旱蝗林独丰收,尽呼比邻升斗分之。
《水经注》:沔水中有鱼,梁洲庞德公所居士元居汉之阴在南白沙,世故谓是地为白沙曲矣。司马德操宅洲之阳,望衡对宇,欢情自接,泛舟褰裳,率尔休畅,岂待还桂柁于千里,贡深心于永思哉。《魏志·常林传》:林进封高阳乡侯。晋宣王以林乡邑耆德,每为之拜。或谓林曰:司马公贵重,君宜止之。林曰:司马公自欲敦长幼之序,为后生之法。贵非吾之所畏,拜非吾之所制也。言者踧踖而退。
《晋书·王接传》:接性简率,不修俗操,乡里大族多不能善之。
《石勒载记》:勒称赵王令武乡耆旧赴襄国既至勒亲与乡老齿坐欢饮,语及平生。初勒与李阳邻居岁常争麻地,迭相殴击,至是谓父老曰:李阳壮士也,何以不来沤麻是布衣之恨,孤方崇信于天下,宁雠匹夫乎。乃使召阳,既至,勒与酣谑。引阳臂笑曰:孤往日厌卿老拳,卿亦饱孤毒手。因赐甲第一区,拜参军都尉,令曰:武乡,吾之丰沛。万岁之后,魂灵当归之其复之三世。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乡里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