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宾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宾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

 第二十二卷目录

 宾主部汇考
  礼记〈曲礼 王藻 少仪〉
 宾主部总论
  易经〈需卦 姤卦〉
  后汉王符潜夫论〈交际〉
  北齐颜氏家训〈风操篇〉
  册府元龟〈好客〉
  宋尚宫女论语〈待客章〉
 宾主部艺文一
  孟尝君列传赞        史记
  信陵君列传赞        同前
  汲郑列传赞         同前
  娱宾赋          魏曹植
  延宾赋         晋成公绥
  程杵            陶潜
  连珠          北周庾信
  孟尝君列传索隐述赞   唐司马贞
  信陵君列传索隐述赞     前人
  答吕医山人书        韩愈
  宾客论          李德裕
  辞宣武郑尚书启       罗隐
  论宰执不许接客      宋谢泌
  浣俗约         明李日华
 宾主部艺文二〈诗词〉
  赠任昉诗         梁陆倕
  罢相作         唐李适之
  宾至            杜甫
  有客            前人
  客至            前人
  好客            薛能
  浑赞善东斋戏赠陈归     卢纶
  喻夫阻客         张夫人
  入天竺山留客       宋蔡襄
  为杭州日送客舟中      唐询
  毛虞卿见过        王十朋
  无客            陆游
  饮陈氏第代主人留客    金蔡圭
  对客           元黄庚
  对客暮坐          刘诜
  闻契尚书除浙西参政因寄乐仲本
             葛逻禄乃贤
  喜客来          明杨基
  感怀诗           桑悦
  客至           何景明
  客至            张承
  晓闻寒鸟兼呈远客     胡宗仁
  对客           归子慕
  客至〈以上诗〉      廖孔说
  行香子〈山居客至以上词〉宋辛弃疾
 宾主部选句
 宾主部纪事一

交谊典第二十二卷

宾主部汇考

《礼记》《曲礼》

将适舍,求毋固。
〈陈注〉就馆者诚不能无求于主人,然执平日之所欲而必求于人,则非为客之义。

将上堂,声必扬。户外有二屦,言闻则入,言不闻则不入。
〈陈注〉上堂,升主人之堂也。扬其声者,使内人知之也。古人脱屦在户外,客虽众,脱屦于户内者,惟长者一人。言有二屦,则并户内一屦为三人矣。三人而所言不闻于外,必是密谋,故不入也。

将入户,视必下,入户奉扃,视瞻毋回,户开亦开,户阖亦阖,有后入者,阖而勿遂。
〈陈注〉入户,入主人之户也。视下,不举目也。扃门,关木也。入户之时,两手当心如奉扃,然虽视瞻而不为回转嫌于干人之私也。开阖皆如前,不违主人之意也。遂阖之尽也,嫌于拒后来者,故勿遂。

毋践屦,毋踖席,抠衣趋隅,必慎唯诺。
〈陈注〉复下曰舄,单下曰屦,毋践屦谓后来者不可蹋先入者所脱之屦也。踖,犹躐也。玉藻曰:登席不由前为躐席,是登席当由前也。抠提也。抠衣与论语摄齐同,欲便于坐故抠之。趋隅,由席角而升坐也。唯诺,皆应辞。既坐定,又当谨于应对也。


凡与客入者,每门让于客,客至于寝门,则主人请入为席,然后出迎客。客固辞,主人肃客而入。
〈注〉让于客,下宾也。敌者,迎于大门外肃进也。进客谓道之〈陈注〉让于客,欲客先入也。为犹布也。疏曰:天子五门,诸侯三门,大夫二门,礼有三辞。初曰:礼辞,再曰固辞,三曰终辞。吕氏曰:肃客者,俯手以揖之,所谓肃拜也。

主人入门而右,客入门而左,主人就东阶,客就西阶,客若降等,则就主人之阶,主人固辞,然后客复就西阶。
〈陈注〉入右,所以趋东阶。入左,所以趋西阶。降等者,其等列卑于主人也。主人固辞者,不敢当客之尊己也。

主人与客让登,主人先登,客从之,拾级聚足,连步以上,上于东阶,则先右足,上于西阶,则先左足。
〈陈注〉让登,欲客先升也。客不敢当,故主人先而客继之。拾级涉阶之级也。聚足,后足与前足相合也。连步,步相继也。先右先左,各顺入门之左右也。〈集说〉蓝田吕氏曰:礼之于宾主无不答也。及门逊入及阶逊登,乃主人答客也。主逊而客辞也。客若降等,则就主人之阶。主人固辞,然后客复就西阶。乃客答主人也。客逊而主人辞也。一入门,一登阶,宾主更为辞逊而不以为烦,此礼之所以养人深也。长乐陈氏曰:主人于宾迎之无不拜每门每曲无不揖。此言迎而不言拜,则拜可知言,每门让而不言每曲揖则揖可知。

帷薄之外不趋,堂上不趋,执玉不趋,堂上接武,堂下布武,室中不翔。
〈陈注〉帷,幔也。薄,帘也。接武,足迹相接也。陈氏曰:文者上之道,武者下之道,故足在体之下。曰武卷在冠之下,亦曰武执玉不趋,不敢趋也。室中不翔,不可翔也。行而张拱曰:翔。朱氏曰:帷薄之外无人不必趋以示敬堂上地迫,室中地尤迫,故不趋不翔也。

并坐不横肱,授立不跪,授坐不立。
〈陈注〉横肱,则妨并坐者。不跪不立,皆谓不便于受者。


奉席如桥衡。
〈陈注〉如桥之高,如衡之平,乃奉席之仪也。

请席何乡,请衽何趾。
〈陈注〉设坐席则问面向何方,设卧席则问足向何方。疏曰:坐为阳,面亦阳也。卧为阴,足亦阴也。故所请不同。

席南乡北乡,以西方为上,东乡西乡,以南方为上。
〈陈注〉朱子曰:东向南向之席,皆尚右。西向北向之席,皆尚左也。

若非饮食之客,则布席,席间函丈。
〈陈注〉非饮食之客,则是讲说之客也。疏曰:古者饮食燕享,则宾位在室外牖前列席南向不相对。相对者,唯讲说之客席之制三尺三寸三分寸之一则两席并中间空地共一丈也。〈大全〉金华应氏曰:席间函丈其地,宽则足以揖逊回旋而不至于迫其分,严则足以致敬尽礼而不至于亵非。若饮食之客徒欲便于劝酬以为欢也。

主人跪正席,客跪抚席而辞,客彻重席,主人固辞,客践席,乃坐。
〈陈注〉跪而正席,敬客也。抚以手按,止之也。客不敢居重席,故欲彻之。主人固辞,则止客践席将坐,主人乃坐也。

主人不问,客不先举。
〈陈注〉席坐既定,主人以客自外至,当先有所问,客乃答之。客不当先举言也。

将即席,容毋怍,两手抠衣,去齐尺,衣毋拨,足毋蹶。
〈陈注〉刘氏曰:将就席,须详缓而谨容仪,毋使有失而可愧怍也。仍以两手抠揭衣之两旁,使下齐离地一尺而坐,以便起居,免有蹑踬失容也。坐后更须整叠前面衣衽,毋使拨开,又古人以膝坐,久则膝不安,而易以蹶动,坐而足动,亦为失容,故戒以无动也。


烛至起,食至起,上客起。
〈陈注〉烛至而起,以时之变也。食至而起,以礼之行也。上客至而起,以其非同等也。

烛不见跋。
〈陈注〉跋,本也。古者未有蜡烛,以火炬照夜。将尽则藏其所馀之残本,恐客见之以夜久欲辞退也。

尊客之前不叱狗。
〈陈注〉方氏曰:不以至贱骇尊者之听。

让食不唾。
〈陈注〉嫌于似鄙恶,主人之馔也。

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撰杖屦,视日蚤暮,侍坐者请出矣。
〈陈注〉气乏则欠,体疲则伸。撰,犹持也。此四者,皆厌倦
之容,恐妨君子就安,故请退。

侍坐于君子,君子问更端,则起而对。
〈陈注〉吕氏曰:问更端则起而对者,因事有所变而起敬也。

侍坐于君子,若有告者曰:少间愿有复也。则左右屏而待。
〈陈注〉居左则屏于左,居右则屏于右。郑氏曰:复,白也。言欲须少空闲有所白也。屏,犹退也。吕氏曰:屏而待,不敢干其私也。

毋侧听,毋噭应,毋淫视,毋怠荒。
〈陈注〉上言听必恭,侧耳以听,非恭也。应答之声宜和平高急者,悖戾之所发也。淫视,流荡邪盼也。怠荒,谓容止纵慢。

游毋倨,立毋跛,坐毋箕,寝毋伏。
〈陈注〉游,行也。倨,傲慢也。立,当两足整齐不可偏任一足箕谓两展其足,状如箕舌也。伏,覆也。

敛发毋剃。
〈陈注〉剃,髲也。垂如髲也。古人重发以纚韬之,不使垂。

冠毋免,劳毋袒,暑毋褰裳。
〈陈注〉丧有丧冠,吉有吉冠。非当免之时不可免,有袒而露其裼衣者,有袒而割牲者,因劳事而袒则为亵。褰,揭也。涉浅而揭,则可暑而揭其裳,亦为亵。


离坐离立,毋往参焉。离立者不出中间。
〈陈注〉方氏曰:两相丽之谓离,三相成之谓参。应氏曰:出其中间则立者必散而不成列矣。故君子谨之。


大夫士相见,虽贵贱不敌,主人敬客,则先拜客,客敬主人,则先拜主人。
〈疏〉此谓使臣行礼受劳已竟次见彼国卿大夫也。唯贤是敬,不计宾主贵贱,虽为大夫而德劣亦先拜有德之士也。异国则尔,同国则否。
《玉藻》
侍食于先生,异爵者,后祭先饭,客祭,主人辞曰:不足祭也。客餐,主人辞以疏,主人自置其酱,则客自彻之。
〈陈注〉先生齿尊于己者,异爵,爵贵于己者后祭,示馔不为己也。先饭示为尊贵者尝之也。盛主人之馔,故祭而主人辞之谦也。既食而餐,以为美也。而主人辞以粗疏,亦谦也。酱者,食味之主。故主人自设,客亦自彻,礼尚施报也。

一室之人,非宾客,一人彻,壹食之人,一人彻。
〈陈注〉一室之人,同居共事者也。壹食之人,谓同事而相聚以食者也。二者皆为无宾主之分,故但推少者,一人彻之而已。


君入门,介拂闑,大夫中枨与闑之间,士介拂枨。
〈陈注〉此言两君相见之时,入门,入大门也。介,副也。闑,门中央所竖短木也。枨者,门之两旁长木所谓楔也。君入当枨闑之中,主君在闑东,宾在西,主君上摈在君后,稍近西而拂闑。宾之上介在宾后稍近东而拂闑。大夫之为摈为介者,各当君后而在枨闑二者之中。士之为摈为介者,则各拂东西之枨也。

宾入不中门,不履阈,公事自闑西,私事自闑东。
〈陈注〉此宾谓邻国来聘之卿大夫也。入不中门谓入门东而近闑也。阈,门限也。聘享是奉君命而行,谓之公事。入自闑西,用宾礼也。若私觌私面谓之私事,以其非君命故也,入自闑东,从臣礼也。

《少仪》

闻始见君子者,辞曰:某固愿闻名于将命者,不得阶主,适者曰:某固愿见,罕见曰闻名,亟见曰朝夕,瞽曰闻名。
〈陈注〉记者谦言我尝闻之于人,云初见有德有位之君子者,其辞云某固愿通闻己名于将命之人固如固辞之,固不曰愿,而曰固愿,虑主人不即见己而假此荐请之辞也。将命者通客主言语出入之人也。阶者,升进之喻主主人也。言宾请见之辞,不得径指主人也。适者,宾主敌体之人也。则曰:某固愿见于将命者。罕见,谓久不相见也。亦曰:愿闻名于将命者。盖疑疏阔之久,未必主人肯见也。亟见,数见也。于君子则曰:某愿朝夕闻名于将命者。于敌者则曰:某愿朝夕见于将命者。若瞽者来见,无问贵贱,惟曰:某愿闻名于将命者。以无目,故不言愿见也。

适有丧者曰比,童子曰听事。
〈陈注〉适,往也。其辞云某愿比于将命者,丧不主相见来欲比方于执事之人也。童子未成人,其辞则云:某愿听事于将命者。谓来听主人,以事见使令也。

适公卿之丧,则曰听役于司徒。
〈陈注〉孟献子之丧,司徒旅归四布,则公卿之丧,司徒掌其事也。故云:某愿听役于司徒。


始入而辞,曰辞矣。
〈陈注〉宾始入门,主人当辞让,令宾先入。故摈者告主人曰:辞矣。谓当致辞以让宾也,至阶亦然,此不言者,礼可知也。

即席,曰可矣。
〈陈注〉及宾主升堂,各就席摈者,恐宾主再辞,故告之曰:可矣。言可即席,不须再辞也。

排阖脱屦于户内者,一人而已矣。有尊长在则否。
〈陈注〉阖,门扇也。推排门扇而脱屦于户内者,一人而已。言止许最长者一人如此,馀人不可也。若先有尊长在堂,或在室,则后入之人皆不得脱屦于户内,故云有尊长在则否也。

问品味,曰:子亟食于某乎,问道艺,曰:子习于某乎,子善于某乎。
〈陈注〉方氏曰:人之情品味有偏嗜,道艺有异尚,问品味不可斥之以好恶,而昭其癖。故曰:子亟食于某乎。问道艺不可斥之以能否而暴其短,故曰:子习于某乎。子善于某乎。

不疑在躬,不度民械,不愿于大家,不訾重器。
〈陈注〉一言一行,皆其在躬者也。口无择言,身无择行,是不疑在躬也。器械之备,所以防患,不可度其利钝,恐人以非心议己,大家之富爵位所致,不可愿望于己,以其有僭窃之萌,訾鄙毁之也。重器之传宝之久矣。乃从而毁之,岂不起人之怒乎。

泛埽曰埽,埽席前曰拚,〈粪〉拚席不以鬣,执箕膺擖。
〈陈注〉泛埽,席埽也。拚除秽也。鬣帚也。席上不可用帚膺胸也。擖箕舌也。执箕而拚,则以箕舌向己胸前,不可持向尊者也。

宾主部总论

《易经》

《需卦》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
〈本义〉阴居险极无复有需有陷而入穴之象,下应九三,九三与下二阳需极并进,为不速客三人之象。柔不能禦而能顺之有敬之之象,占者当陷险中,然于非意之来敬以待之,则得终吉也。

象曰:不速之客来,敬之终吉。虽不当位,未大失也。

《姤卦》

九二:包有鱼,无咎,不利宾。
〈程传〉包者,苴裹也。鱼阴物之美者阳之于阴其所悦美故取鱼象二于初。若能固畜之,如包苴之有鱼,则于遇为无咎矣。宾,外来者也。不利宾,包苴之鱼岂能及宾谓不可更及外人也。

象曰:包有鱼,义不及宾也。
《王符·潜夫论》《交际》
势有常趣,理有固然,富贵则人争附之,此势之常趣也。贫贱则人争去之,此理之固然也。夫与富贵交,上有称誉之用,下有货财之益,与贫贱交,大有赈贷之费,小有假借之损。是故富贵虽新,其势日亲。贫贱虽旧,其势日隙。昔魏其之客流于武安长平之吏,移于冠军廉颇翟公载盈载虚,夫以四君之贤客,犹若此,况乎生贫贱者哉。
《颜氏家训》《风操篇》
昔者,周公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餐,以接白屋之士,一日所见七十馀人。晋文公以沐辞竖头须,致有图反之诮。门不停宾,古所贵也。失教之家,阍寺无礼,或以主君寝食嗔怒,拒客未通,江南深以为耻。黄门侍郎裴之礼,号善为士大夫,有如此辈,对宾杖之;其门生僮仆,接于他人,折旋俯仰,辞色应对,莫不肃敬,与主无别也。

《册府元龟》《好客》

自战国之世,四豪竞逐,莫不倾意下士,以致千里之客。繇是方来之宾入者,悦出者,誉而光名满于天下矣。汉氏之后,游谈滋甚,乃有虚怀曲意,翘思延伫,孜孜以款接区区而忘势,以至门无停轮,坐无空席,浆酒藿肉,撞钟舞女,以极其宴喜从车飞盖名园别墅以纵乎游娱,骋文翰以为适,资气侠以自任斯固倜傥磊落,夸迈流俗者之所为也。若乃群居之谈,不能及义,踰侈之咎,见讥于时,此又不足尚矣。

《宋尚宫女论语》

《待客章》

大抵人家,皆有宾主。蔟滚汤瓶,抹光橐子,准备人来,点汤递水,退立堂前,听夫言语,若欲传杯,即时办去。若欲相留,待夫回步,细与商量,杀鸡为黍,物味调和,菜蔬济楚,五酌三杯,有光门户,红日含山,晚留居住。点烛擎灯,安排坐具,枕席纱厨,铺毡拥被,钦敬相承,温凉得趣,次晓相看。客如辞去,别酒殷勤,十分注意,夫喜能家,家称晓事,莫学他人,不持家务,客来无汤,慌忙无措。夫若留人,妻怀嗔怒,有著无匙,有盐无醋,争啜争哺,打男骂女。夫受惭惶,客怀羞愧,有客到门,无人在户,须遣家童,问其来处。客若殷勤,即通名字,却整容仪,出厅延住,点茶递汤,莫缺礼数,借问姓名,询其事务。记得夫归,即当说与,客下阶去,即当回步,奉劝后人,切须学取。

宾主部艺文一

《孟尝君列传赞》史记

太史公曰:吾尝过薛,其俗闾里率多暴桀子弟,与邹、鲁殊。问其故,曰:孟尝君招致天下任侠,奸人入薛中盖六万馀家矣。世之传孟尝君好客自喜,名不虚矣。

《信陵君列传赞》同前

太史公曰:吾过大梁之墟,求问其所谓夷门。夷门者,城之东门也。天下诸公子亦有喜士者矣,然信陵君之接岩穴隐者,不耻下交,有以也。名冠诸侯,不虚耳。高祖每过之而令民奉祠不绝也。

《汲郑列传赞》同前

太史公曰:夫以汲、黯之贤,有势则宾客十倍,无势则否,况众人乎。下邽翟公有言,始翟公为廷尉,宾客阗门;及废,门外可张雀罗。翟公复为廷尉,宾客欲往,翟公乃大署其门曰:一死一生,乃见交情。一贫一富,乃见交态。一贵一贱,情态乃见。汲、郑亦云,悲夫。

《娱宾赋》魏·曹植

遂衎宾而高会兮,丹帏晔以四张。办中厨之丰膳兮,作齐郑之妍倡。文人骋其妙说兮,飞翰墨而成章。谈在昔之清风兮,总圣贤之纪纲。欣公子之高义兮,德芬芳其若兰。扬仁德于白屋兮,踰周公之弃餐。听仁风以忘忧兮,美酒清而肴甘。

《延宾赋》晋·成公绥

延宾命客,集我友生。高谈清宴,讲道研精。訚訚侃侃,娱心肆情。

《程杵》陶潜

遗生良难,士为知己。望义如归,允伊二子。程生挥剑,惧兹馀耻。令德永闻,百代见纪。

《连珠》北周·庾信

盖闻廉将军之客馆,翟廷尉之高门,盈虚倏忽,贵贱何论。是以平生故人灌夫不去门下,宾客任安独存。

《孟尝君列传索隐述赞》唐·司马贞

靖郭之子,威王之孙。既彊其国,实高其门。好客喜士,见重平原。鸡鸣狗盗,魏子冯驩。如何承睫,薛县徒存。

《信陵君列传索隐述赞》前人

信陵下士,邻国相倾。以公子故,不敢加兵。颇知朱亥,尽礼侯嬴。逐却晋鄙,终辞赵城。毛薛见重,万古希声。

《答吕医山人书》韩愈

愈白惠书责以不能如信陵执辔者,夫信陵战国公子,欲以取士,声势倾天下而然耳。如仆者自度若世无孔子,不当在弟子之列。以吾子始自山出,有朴茂之美,意恐未砻磨以世事。又自周后,文弊百子为书,各自名家乱圣人之宗。后生习传,杂而不贯,故设问以观吾子其已成熟乎。将以为友也。其未成熟乎,将以讲去其非而趋是耳。不如六国公子,有市于道者也。方今天下入仕,惟以进士明经及卿大夫之世耳。其人率皆习熟时俗,工于语言,识形势善候人主意,故天下靡靡日入于衰坏,恐不复振起,务欲进足下趋死不顾利害,去就之人于朝,以争救之耳。非谓当今公卿间无足下辈文学知识也。不得以信陵比,然足下衣破衣系麻鞋率然叩吾门,吾待足下虽未尽宾主之道,不可谓无意者。足下行天下,得此于人,盖寡。乃遂能责不足于我。此真仆所汲汲求者,议虽未中节其不肯阿曲以事人者,灼灼明矣。方将坐足下三浴而三薰之听,仆之所为少安无躁,愈顿首。

《宾客论》李德裕

古人称周公吐握下士而天下归心,惟周公则可,何也。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于天下无嫌矣。故惟周公则可禀上圣之资,邪不得入,是以好士不为累也。汉武为戾太子立博望苑通宾客多以异端进者始皆欲招贤人而天下贤人少,小人多。贤人难进,小人易合。难进者鸿冥,易合者胶固矣。何以知之。刘濞有枚乘、邹阳,不用其言而应高田,禄伯为其羽翼。刘武有邹阳、韩安国,不用其谋而羊胜公、孙诡为其腹心。刘安行阴德,好文辞,虽爱神仙黄白未害为善,终以左吴伍被而败。以是而知,虽骨肉之亲,非周公圣德,皆不可也。班固称四豪者,六国之罪人也。今不复论矣。吕不韦习战国之馀风,陈豨值汉网之疏阔,逮乎魏其武安终以权势相倾。自武安之后,天子切齿卫霍改节则宾客之为害固可知矣。公孙弘起客馆,开东阁,以延贤人与参谋议非也。然谓之贤人必非党附朝宰交乱将相者矣。其时武帝躬亲万机严明御下人自守法,不敢为非。宰相唯有平津,政出一家,自然无倾夺之势,其食客故人不居显位,似未足为朝廷患也。然主父偃言朔方地肥饶阻河,蒙恬筑城以逐匈奴,灭胡之本。公孙弘以为不可,朱买臣发十难,弘不能得其一,又奏人不得挟弓弩。吾丘寿王以为不便,上以难丞相,丞相诎服,则知平津之宾客不及天子之近臣明矣。虽有宾客,何益于谋议哉。况近臣,秉大政者,常不下三四人而轻薄游相门,与柳槐、齐列所谋以倾夺为首,所议以势利为先。是以魏其武安之徒共成祸败,刘班殷铁之客不相往来。又役奸智献其计者,导其邪径苟合匪人,世道险巇,无不由此。昔汉武谓田鼢曰:君除吏尽未。吾亦欲除吏。哀帝责郑崇曰:君门如市人,何以欲禁切。主上皆宾客之害也。余谓丞相闭关谢绝宾客,则朝廷静矣。

《辞宣武郑尚书启》罗隐

某启某闻郑司农之东去绛纱感深吾道谢记室之西辞朱邸,恋切所知虽定名之分,则殊而怀德之心不异其有。栖赢乐厩,养病医门。海燕辞巢,即摧萍影。林鸟绕树忽轸蓬心。又安得下弃席于诗人,感崩波于行客。某也风尘下物,天地中材。光逸门寒,无因自进。扬雄口吃,徒欲解嘲。属者尚书,置驿恩宽。敦风志大孔文举之千元礼既忝登门徐孺子之谒陈蕃,俄蒙下榻淹延馆宇荏,苒春秋,稻粱有异于他人,觞豆时陪于上客。那言此际遽怆离声,背重德于丘山,揖红尘于道路。缅怀今日杳不胜情,加以贡部伤心名场落羽兽因斗困羊以多亡前瞻既倦于吹齑,内顾徒悲于求剑昔也。来惭赋雪谬称梁苑之游,今则去类乞师已抱秦庭之哭。倚征轮而怅望,指断鞭以夷犹尚书倘或仙客壶中旁均日月山公启里,别借篇题无令一叶先秋,遂对满堂垂泣,舍此丹须,九转桃指,千年天也如何时乎。不再谨启。

《论宰执不许接客》宋·谢泌

伏睹间诏宰执枢密使不许接见宾客是疑大臣以私也。书曰:任贤勿贰,去邪勿疑。张说谓姚元崇外则疏而接物,内则谨以事君。此真得大臣之体。今天下至广,万几至繁,陛下以聪明寄于辅臣,自非接见群官,何以悉知外事。若令都堂候见,则群官请见咨事,略无解衣之暇,古人有曰:疑则勿用,用则勿疑。若政在大夫,禄去公室,国祚衰季,强臣擅权,当此之时,乃为可虑。今陛下鞭挞宇宙,总揽豪杰,朝廷无巧言之士,方面无姑息之人,礼乐征伐自天子出。书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今日之谓也。奈何疑执政为衰世之事乎。昔孔光不言:温室中树顾雍封侯三日,家人不知谢安石对客围棋,捷书至而客不觉。大臣当密慎如此,虽妻子犹不得闻,况它人乎。使非其人,当斥去之。既得其人,任之以政。又何疑也。设若杜公堂谒见之礼,岂无私室乎。塞相府请托之渐,岂无官径乎。此非陛下推赤心以待大臣,大臣展四体以报陛下之道也。王禹偁昧于大体妄有陈述上累圣德,蒙蔽聪明狂躁之言,不可听用。

《浣俗约》明·李日华

戏作主人俗状揭之斋壁以告宾友曰:浣俗主人甚喜客,客亦喜与之游。颇洁一室杂置图史,又于庭际稍艺蕙兰,列松石为客谈笑之侑,期于薰德领益以浣俗情顾颛鄙之性,有百浣不能去者,每一触发则悒悒不自制。或恐终以迕客,不敢不暴其俗状以希高明之宥。维海纳污,维山藏疾,庶几终事君子。架有书帙,不喜人翻阅。
几有文玩,就视无不可。或拈弄颠倒,则意甚不怿。间出法书名画相赏阅,评骘臧否无不可,诘所从来与其直之几何,则意甚不怿。
客娱意主人之艺徵诗,徵缯徵书无不可,若转馈当路与为不识人号与授意旨与刻期敦逼,则雅不能奉命。
客所徵索书绘或绢,或纸,或便面,无不可。然绢或疏薄,纸或粗厉,扇或薰金,滥恶与深青老黄大红诸俗笺则不能奉命。
庭际芳草可步,奇石可抚,幽花可玩,或折茎搯瓣,甚或乞分移植则意甚吝惜。或忿然见词色客,或过宠主人肯飨,主人之疏粝即倾床头酿无所吝,醉而假榻,无不可过纵而至。作灌夫状则嗣后不敢复进杯水。客或坌集户外履满主人益快躬炼茗以进,无倦色。客或令从者拥侍,则不能从命。凡此皆主人不可医之俗也。然又有甚俗甚痼即和扁无所效其治者曰:借书借帖,客或念卜商吝盖尼父曲全不深督过之乎。则奉教何穷极矣。浣俗主人顿首白。

宾主部艺文二〈诗词〉

《赠任昉诗》梁·陆倕

《南史》曰:昉为御史中丞,后进皆宗之。时彭城刘孝绰、刘苞、刘孺,吴郡陆倕、张率,陈郡殷芸,沛国刘显及到溉、到洽,车轨日至,号曰兰台聚。

和风杂美气,下有真人游。壮矣荀文若,贤哉陈太丘。今则兰台聚,万古信为俦。任君本达识,张子复清修。既有绝尘到,复见黄中刘。

《罢相作》唐·李适之

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为问门前客,今朝几个来。

《宾至》杜甫

幽栖地僻经过少,老病人扶再拜难。岂有文章惊海内,漫劳车马驻江干。竟日淹留佳客坐,百年粗粝腐儒餐。不嫌野外无供给,乘兴还来看药栏。

《有客》前人

患气经时久,临江卜宅新。喧卑方避俗,疏快颇宜人。有客过茅宇,呼儿正葛巾。自锄稀菜甲,小摘为情亲。

《客至》前人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盘餐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

《好客》薛能

好客连宵在醉乡,蜡烟红暖胜春光。谁人肯信山僧语,寒雨惟煎治气汤。

《浑赞善东斋戏赠陈归》卢纶

长裾朱履飒轻尘,间以琴书列上宾。公子无雠可邀请,侯嬴此坐是何人。

《喻夫阻客》张夫人

楚竹燕歌动画梁,春阑重换舞衣裳。公孙开阁招嘉客,知道浮荣不久长。

《入天竺山留客》宋·蔡襄

山光物态弄春晖,莫为轻阴便拟归。纵使晴明无雨过,入云深处亦沾衣。

《为杭州日送客舟中》唐询

山雨霏微不满空,画船来往疾轻鸿。谁知独卧宋帘里,一榻无尘四面风。

《毛虞卿见过》王十朋

故人访吾庐,况是清和节。高槐绿成阴,芳草碧未歇携手山间行,清兴浩然发。呼童具鸡黍,浊酒醅初泼。贫居愧荒凉,野蓛草罗列。盘食饤梅豆,蔬餐荐薇蕨。主礼虽甚微,客色未尝觖。醉翁山水意,不为壶觞设。蟹眼煎新汲,雀舌烹春撷。浇君文字肠,掉我清谈舌。人生会面难,岁月易飘忽。君姑为我留,匆匆莫言别。

《无客》陆游

今日了无客,翛然麈柄閒。砚涵鸲鹆眼,香斮鹧鸪斑。木落风初劲,云低雨尚悭。西湖未暇到,卧看曲屏山。

《饮陈氏第代主人留客》金·蔡圭

风定息林叶,雨晴开夕阳。停歌方待月,插羽且传觞。文举客常满,次公醒亦狂。更阑君莫去,捉席就新凉。

《对客》元·黄庚

窗下篝灯坐,相看白发新。共谈为客事,同是异乡人。诗写梅花月,茶煎谷雨春。明朝愁远别,离思欲沾巾。

《对客暮坐》刘诜

危坐高斋夕,东来喜友生。空庭疏雨后,四壁乱蛩鸣。烛至瓶花落,秋凉架药轻。西头动刀尺,澹月上檐楹。

《闻契尚书除浙西参政因寄乐仲本》葛逻禄乃贤


一春多病思纷纷,隔屋幽琴梦里闻。夜雨来时愁作客,落花多处正思君。尚书曳履登黄阁,处士弹冠卧白云。宾主东南高会日,西湖风月定平分。

《喜客来》明·杨基

壮年不愁长作客,亦不暇愁须雪白。但愁金尽酒樽空,辜负长安好春色。闭门三日生绿苔,失喜忽闻佳客来。急拈春衣典春酒,正值满树梨花开。花如冰雪人如玉,妙舞清歌欢不足。黄昏客醉酒未醒,细雨莺啼梅子绿。

《感怀诗》桑悦

我思翟公门,冷落休张罗。客去复还来,雀意良足多。朝朝苍梧云,日日洞庭波。豪势却无恒,梦觉将如何。

《客至》何景明

野外逢迎少,柴门落叶稠。人闲不扫室,客到始梳头。且为烹茶坐,还因看竹留。登临如有兴,更上水边楼。

《客至》张承

茅屋三两间,草草避风雨。客来不入门,坐爱千年树。

《晓闻寒鸟兼呈远客》胡宗仁

霜林栖鸟冷,曙听语檐间。争盻朝暾出,移羽就其暄。篱外犬忽吠,有客至我门。问客何能早,云从远道还。命仆烧松火,炊黍慰劳烦。而我尚慵卧,见客生愧颜。

《对客》归子慕

嘿然对客坐,竟坐无一语。亦欲通慇勤,寻思了无取。好言不关情,谅非君所与。坦怀两相忘,何害我与汝。

《客至》廖孔说

不向红尘去,閒眠日几回。馀花山槿落,小卉海棠开。制解僧初出,凉生客渐来。共言西涧水,经夏起枯埃。
《行香子》〈山居客至〉宋·辛弃疾
白露园蔬碧水溪,鱼笑先生钓罢还。锄小窗高卧风展残书,看北山移盘谷序,辋川图。白饭青刍,赤脚长须。客来时酒尽重沽,听风听雨,吾爱吾庐,叹苦无心刚自瘦,此君疏。

宾主部选句

汉扬雄解嘲:群卿不揖客,将相不俛眉。
魏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宾客盈坐,鸣声聒耳。嚣尘臭处,千变百伎,在人目前,六不堪也。
梁昭明太子《答晋安王书》:昔梁王好士淮南礼贤,远致宾游,广招英俊,非唯籍甚当时。故亦传声不朽,必能虚己自来慕义。
十二月启羽仪胜眷领袖嘉宾。倾玉醅于风前,弄琼驹于月下。〈又〉命长袂而留客,施大被以招贤。酌醇酒而攘切骨之寒,温兽炭而祛透心之冷。
梁元帝陶弘景碑云霄之胜宾,太虚之选客。
刘峻《广绝交论》:繐帐犹悬门,罕溃酒之彦。坟未宿草野,绝动轮之宾。
陈徐陵《与王吴郡书》:昔林宗道主时人多慕德之宾无忌雄豪天下,尽希风之客。
隋薛道衡《宴喜赋》:引雍容文雅之客,坐檀栾修竹之园。
唐谢偃《观舞赋》:揖摛藻之宾,引良谈之客。
王勃《与蜀城父老书》:忘机得意,耻嵇阮之交。疏虚席延宾,恨原尝之客少。〈又〉恩裁口腹,空留安邑之宾。惠阙始终,取恨昌亭之客。
李峤《上雍州高长史书》:若乃崇峻宫垣扃钥阃奥使属睇之目隔愈深而照穷仰止之心限弥高,而望绝御宾以之失位彗客以之无门。
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君侯高义重诺名,飞天京月费千金,日宴群客出跃骏马入罗红颜所在之处宾客成市,故时人歌曰:宾客何喧喧,日夜裴公门,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埒华轩,不知君侯何以得此声于天壤之间,岂不由重诺好贤谦以下士得也。晋张载诗:门有连骑客,翠带腰吴钩。
张协诗:咄此蝉冕客,君绅宜见书。
南齐王融诗:驱车追侠客,酌酒弄妖姬。〈又〉迹殊冠冕客,事袭驰驱者。
梁简文帝诗:金张及许史,夜夜尚留宾。
庾肩吾诗:兰堂上客至,绮席清弦抚。
沈约诗:寄言赏心客,岁暮尔同来。
唐杜审言诗:游宴成野客,形胜得山家。
骆宾王诗:宝瑟调中妇,金罍引上宾。
杜甫诗:虽有车马客,而无人世喧。〈又〉爱客满堂尽豪俊,开筵上日思芳草。〈又〉甫也诸侯老宾客,罢酒酣歌拓金戟。
岑参诗:将军初得罪,门客复何为。〈又〉怜君公事后,陂上日娱宾。
李白诗: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又〉醉客满船歌白纻,〈又〉归家酒债多,门客粲成行。〈又〉贫居羞好客,语拙觉词繁。〈又〉见客但倾酒,为官不爱钱。元结诗:有时逢恶客,还家亦少酣。
高适诗:仍怜门下客,不作布衣看。
钱起诗:玉箫惟送酒,罗袖爰留宾。〈又〉城南无夜月,长柳莫留宾。
刘禹锡诗:送君从此去,铃阁少谈宾。
白居易诗:欲逢暇日先招客,正对衙时亦望山。〈又〉遇兴寻文客,因欢命酒徒。
郑谷诗:座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风唱鹧鸪。温庭筠诗:玉柄寂寥谈客散。
宋文彦博诗:兰亭雅集誇修褉,洛社英游赏序宾。梅尧臣诗:为沽一斗酒,暂对千里客。
陆游诗:忍睡出坐衙,扶病起觞客。
元马臻诗:半舸夕阳喧酒客,一楼寒色倚诗人。释清珙诗:挑荠煮茶延野客,买盆移菊送邻僧。明陈基诗:每倾鹦鹉留嘉客,欲采芙蓉寄远人。

宾主部纪事一

《韩子·外储说左下篇》:季孙好士,终身庄,居处衣服常如朝廷。而季孙适懈,有过失,而不能长为也。故客以为厌易己,相与怨之,遂杀季孙。故君子去泰去甚。南宫敬子问颜涿聚曰:季孙养孔子之徒,所朝服与坐者以十数而遇贼何也。曰:昔周成王近优侏儒以逞其意,而与君子断事,是能成其欲于天下。今季孙养孔子之徒,所朝服而与坐者以十数,而与优侏儒断事,是以遇贼。故曰:不在所与居在所与谋也。《孔丛子·杂训篇》:孟子车尚幼,请见子思,子思见之,甚悦其志,命子上侍坐焉。礼敬子车甚崇,子上不愿也。客退,子上请曰:白闻士无介不见,女无媒不嫁,孟孺子无介而见,大人悦而敬之,白也未喻,敢问。子思曰:然。吾昔从夫子于郯遇程子于涂,倾盖而语,终日而别,命子路将束帛赠焉。以其道同于君子也。今孟子车孺子也。言称尧舜,性乐仁义,世所希有也。事之犹可,况加敬乎。非尔所及也。
《史记·晏子列传》:越石父贤,在缧绁中。晏子出,遭之涂,解左骖赎之,载归。弗谢,入闺。久之,越石父请绝。晏子戄然,摄衣冠谢曰:婴虽不仁,免子于厄,何子求绝之速也。石父曰:不然。吾闻君子诎于不知己而信于知己者。方吾在缧绁中,彼不知我也。夫子既以感寤而赎我,是知己;知己而无礼,固不如在缧绁之中。晏子于是延入为上客。
《战国策》:管燕得罪齐王,谓其左右曰:子孰而与我赴诸侯乎。左右默然莫对。管燕涟然流涕曰:悲夫。士何其易得而难用也。田需对曰:士三食不得餍,而君鹅鹜有馀食;下宫糅罗纨,曳绮縠,而士不得以为缘。且财者君之所轻,死者士之所重,君不肯以所轻与士,而责士以所重事君,非士易得而难用也。
孟尝君奉夏侯章以四马百人之食,遇之甚欢。夏侯章每言未尝不毁之也。或以告孟尝君,孟尝君曰:文有以事夏侯公矣,勿言。董之蘩菁以问夏侯公,夏侯公曰:孟尝君重非诸侯也,而奉我四马百人之食。我无分寸之功而得此,然吾毁之以为之也。君所以得为长者,以吾毁之也。吾以身为孟尝君岂得待言也。孟尝君宴坐,谓三先生曰:愿闻先生有以补文阙者也。一人曰:訾天下之主,有侵君者,臣请以臣之血湔其衽。田瞀曰:车辙之所能至,请掩足下之短,诵足下之长;千乘之君万乘之相,其欲有君也,如使而弗及也。胜臀曰:臣愿以足下之府库财物,收天下之士,能为君决疑应卒,若魏文侯之有田子方、段干木也。此臣之所为君取矣。
孟尝君舍人有与君之夫人相爱者。或以问孟尝君曰:为君舍人而内与夫人相爱者,亦甚不义矣,君其杀之。君曰:睹貌而相悦者,人之情也,其错之勿言也。居期年,君召爱夫人者而谓之曰:子与文游久矣,大官未可得,小官公又弗欲。卫君与文布衣交,请具车马皮币,愿君以此从卫君游。舍人游于卫甚重。齐、卫之交恶,卫君甚欲约天下之兵以攻齐。是人谓君曰:孟尝君不知臣不肖,以臣欺君。且臣闻齐、卫先君,刑马压羊,盟曰:齐、卫后世无相攻伐,有相攻伐者,令其命如此。今君约天下之兵以攻齐,是足下背先君盟约而欺孟尝君也。愿君勿以齐为心。君听臣则可;不听臣,若臣不肖也,辄以颈血湔足下衿。卫君乃止。齐人闻之曰:孟尝君可语善为事矣,转祸为功。
孟尝君有舍人而弗说,欲逐之。鲁连谓孟尝君曰:猿猕猴错木据水,则不若鱼鳖;历险乘危,则骐骥不如狐狸。曹沫奋三尺之剑,一军不能当;使曹沫释其三尺之剑,而操铫耨,与农人居垄亩之中,则不若农夫。故物舍其所长,之其所短,尧亦有所不及矣。今使人而不能,则谓之不肖;教人而不能,则谓之拙。拙则罢之,不肖则弃之,使人有弃逐,不相与处,而来害相报者,岂非世之立教首也哉。孟尝君曰:善。乃弗逐。初,冯驩闻孟尝君好客,蹑屩而见之。孟尝君曰:先生远辱,何以教文也。冯驩曰:闻君好士,以贫身归于君。孟尝君置传舍十日,孟尝君问传舍长曰:客何所为。答曰:冯先生甚贫,犹有一剑耳,又蒯缑。弹其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孟尝君迁之幸舍,食有鱼矣。五日,又问传舍长。答曰:客复弹铗而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舆。孟尝君迁之代舍,出入乘舆车矣。五日,孟尝君复问传舍长。舍长答曰:先生又尝弹铗而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孟尝君不悦。居期年,冯驩无所言。孟尝君时相齐,封万户于薛。其食客三千人。邑入不足以奉客,使人出钱于薛。岁馀不入,贷钱者多不能与其息,客奉将不给。孟尝君忧之,问左右:何人可使收债于薛者。传舍长曰:代舍客冯公形容状貌甚辩,长者,无他技能,宜可令收债。孟尝君乃进冯驩而请之曰:宾客不知文不肖,幸临文者三千馀人,邑入不足以奉宾客,故贷息钱于薛。薛岁不入,民颇不与其息。今客食恐不给,愿先生责之。冯驩曰:诺。辞行,至薛,召取孟尝君钱者皆会,得息钱十万。乃多酿酒,买肥牛,召诸取钱者,能与息者皆来,不能与息者亦来,皆持取钱之券书合之。齐为会,日杀牛置酒。酒酣,乃持券如前合之,能与息者,与为期;贫不能与息者,取其券而烧之。曰:孟尝君所以贷钱者,为民之无者以为本业也;所以求息者,为无以奉客也。令富给者以要期,贫穷者燔券书以捐之。诸君彊饮食。有君如此,岂可负哉。坐者皆起,再拜。孟尝君闻冯驩烧券书,怒而使使召驩。驩至,孟尝君曰:文食客三千人,故贷钱于薛。文奉邑少,而民尚多不以时与其息,客食恐不足,故请先生收责之。闻先生得钱,即以多具牛酒而烧券书,何。冯驩曰:然。不多具牛酒即不能毕会,无以知其有馀不足。有馀者,为要期。不足者,虽守而责之十年,息愈多,急,即以逃亡自捐之。若急,终无以偿,上则为君好利不爱士民,下则有离上抵负之名,非所以厉士民彰君声也。焚无用虚债之券,捐不可得之虚计,令薛民亲君而彰君之善声也,君有何疑焉。孟尝君乃拊手而谢之。齐王惑于秦、楚之毁,以为孟尝君名高其主而擅齐国之权,遂废孟尝君。诸客见孟尝君废,皆去。冯驩曰:借臣车一乘,可以入秦者,必令君重于国而奉邑益广,可乎。孟尝君乃约车币而遣之。冯驩乃西说秦王曰:天下之游士凭轼结靷西入秦者,无不欲彊秦而弱齐;凭轼结靷东入齐者,无不欲彊齐而弱秦。此雄雌之国也,势不两立为雄,雄者得天下矣。秦王跽而问之曰:何以使秦无为雌而可。冯驩曰:王亦知齐之废孟尝君乎。秦王曰:闻之。冯驩曰:使齐重于天下者,孟尝君也。今齐王以毁废之,其心怨,必背齐;背齐入秦,则齐国之情,人事之诚,尽委之秦,齐地可得也,岂直为雄也。君急使使载币阴迎孟尝君,不可失时也。如有齐觉悟,复用孟尝君,则雌雄之所在未可知也。秦王大悦,乃遣车十乘黄金百镒以迎孟尝君。冯驩辞以先行,至齐,说齐王曰:天下之游士凭轼结靷东入齐者,无不欲彊齐而弱秦者;凭轼结靷西入秦者,无不欲彊秦而弱齐者。夫秦齐雄雌之国,秦彊则齐弱矣,此势不两雄。今臣窃闻秦遣使车十乘载黄金百镒以迎孟尝君。孟尝君不西则已,西入相秦则天下归之,秦为雄而齐为雌,雌则临淄、即墨危矣。王何不先秦使之未到,复孟尝君,而益与之邑以谢之。孟尝君必喜而受之。秦虽强国,岂可以请人相而迎之哉。折秦之谋,而绝其霸强之略。齐王曰:善。乃使人至境候秦使。秦使车适入齐境,使还驰告之,王召孟尝君而复其相位,而与其故邑之地,又益以千户。秦之使者闻孟尝君复相齐,还车而去矣。自齐王毁废孟尝君,诸客皆去。后召而复之,冯驩迎之。未到,孟尝君太息叹曰:文常好客,遇客无所敢失,食客三千有馀人,先生所知也。客见文一日废,皆背文而去,莫顾文者。今赖先生得复其位,客亦有何面目复见文乎。如复见文者,必唾其面而大辱之。冯驩结辔下拜。孟尝君下车接之,曰:先生为客谢乎。冯驩曰:非为客谢也,为君之言失。夫物有必至,事有固然,君知之乎。孟尝君曰:愚不知所谓也。曰:生者必有死,物之必至也;富贵多士,贫贱寡友,事之固然也。君独不见夫朝趋市者乎。明旦,侧肩争门而入;日暮之后,过市朝者掉臂而不顾。非好朝而恶暮,所期物亡其中。今君失位,宾客皆去,不足以怨士而徒绝宾客之路。愿君遇客如故。孟尝君再拜曰:敬从命矣。闻先生之言,敢不奉教焉。
孟尝君入秦,昭王即以孟尝君为秦相。人或说秦昭王曰:孟尝君贤,而又齐族也,今相秦,必先齐而后秦,秦其危矣。于是秦昭王乃止。囚孟尝君,谋欲杀之。孟尝君使人抵昭王幸姬求解。幸姬曰:妾愿得君狐白裘。此时孟尝君有一狐白裘,直千金,天下无双,入秦献之昭王,更无他裘。孟尝君患之,遍问客,莫能对。最下坐有能为狗盗者,曰:臣能得狐白裘。乃夜为狗,以入秦宫藏中,取所献狐白裘至,以献秦王幸姬。幸姬为言昭王,昭王释孟尝君。孟尝君得出,即驰去,更封传,变名姓以出关。夜半至函谷关。秦昭王后悔出孟尝君,求之已去,即使人驰传逐之。孟尝君至关,关法鸡鸣而出客,孟尝君恐追至,客之居下坐者有能为鸡鸣,而鸡尽鸣,遂发传出。出如食顷,秦追果至关,已后孟尝君出,乃还。始孟尝君列此二人于宾客,宾客尽羞之,及孟尝君有秦难,卒此二人拔之。自是之后,客皆服。孟尝君过赵,赵平原君客之。赵人闻孟尝君贤,出观之,皆笑曰:始以薛公为魁然也,今视之,乃渺小丈夫耳。孟尝君闻之,怒。客与俱者下,斫击杀数百人,遂灭一县以去。
孟尝君相齐,其舍人魏子为孟尝君收邑入,三反而不致一入。孟尝君问之,对曰:有贤者,窃假与之,以故不致入。孟尝君怒而退魏子。居数年,人或毁孟尝君于齐湣王曰:孟尝君将为乱。及田甲劫湣王,湣王意疑孟尝君,孟尝君乃奔。魏子所与粟贤者闻之,乃上书言孟尝君不作乱,请以身为盟,遂自刭宫门以明孟尝君。湣王乃惊,而踪迹验问,孟尝君果无反谋,乃复召孟尝君。孟尝君因谢病,归老于薛。
《史记·平原君传》:平原君家楼临民家。民家有躄者,槃散行汲。平原君美人居楼上,临见,大笑之。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门,请曰:臣闻君之喜士,士不远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贵士而贱妾也。臣不幸有罢之病,而君之后宫临而笑臣,臣愿得笑臣者头。平原君笑应曰:诺。躄者去,平原君笑曰:观此竖子,乃欲以一笑之故杀吾美人,不亦甚乎。终不杀。居岁馀,宾客门下舍人稍稍引去者过半。平原君怪之,曰:胜所以待诸君者未尝敢失礼,而去者何多也。门下一人前对曰:以君之不杀笑躄者,以君为爱色而贱士,士即去耳。于是平原君乃斩笑躄者美人头,自造门进躄者,因谢焉。其后门下乃复稍稍来。
秦之围邯郸,赵使平原君求救,合从于楚,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人偕。平原君曰:使文能取胜,则善矣。文不能取胜,则插血于华屋之下,必得定从而还。士不外索,取于食客门下足矣。得十九人,馀无可取者,无以满二十人。门下有毛遂者,前,自荐于平原君曰:遂闻君将合从于楚,约与食客门下二十人偕,不外索。今少一人,愿君即以遂备员而行矣。平原君曰:先生处胜之门下几年于此矣。毛遂曰:三年于此矣。平原君曰:夫贤士之处世也,譬若锥之处囊中,其末立见。今先生处胜之门下三年于此矣,左右未有所称诵,胜未有所闻,是先生无所有也。先生不能,先生留。毛遂曰: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使遂蚤得处囊中,乃颖脱而出,非特其末见而已。平原君竟与毛遂偕。十九人相与目笑之而未发也。毛遂比至楚,与十九人论议,十九人皆服。平原君与楚合从,言其利害,日出而言之,日中不决。十九人谓毛遂曰:先生上。毛遂按剑历阶而上,谓平原君曰:从之利害,两言而决耳。今日出而言从,日中不决,何也。楚王谓平原君曰:客何为者也。平原君曰:是胜之舍人也。楚王叱曰:胡不下。吾乃与而君言,汝何为者也。毛遂按剑而前曰:王之所以叱遂者,以楚国之众也。今十步之内,王不得恃楚国之众也,王之命悬于遂手。吾君在前,叱者何也。且遂闻汤以七十里之地王天下,文王以百里之壤而臣诸侯,岂其士卒众多哉,诚能据其势而奋其威。今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万,此霸王之资也。以楚之强,天下弗能当。白起,小竖子耳,率数万之众,兴师以与楚战,一战而举鄢郢,再战而烧夷陵,三战而辱王之先人。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而王弗知恶焉。合从者为楚,非为赵也。吾君在前,叱者何也。楚王曰:唯唯,诚若先生之言,谨奉社稷以从。毛遂曰:从定乎。楚王曰:定矣。毛遂谓楚王之左右曰:取鸡狗马之血来。毛遂奉铜盘而跪进之楚王曰:王当插血而定从,次者吾君,次者遂。遂定从于殿上。毛遂左手执盘血而右手招十九人曰:公相与插此血于堂下。公等碌碌,所谓因人成事者也。平原君已定从而归,归至于赵,曰:胜不敢复相士。胜相士多者千人,寡者百数,自以为不失天下之士,今乃于毛先生而失之也。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赵重于九鼎大吕。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彊于百万之师。胜不敢复相士。遂以为上客。
《信陵君列传》:魏有隐士曰侯嬴,年七十,家贫,为大梁夷门监者。公子闻之,往请,欲厚遗之。不肯受,曰:臣修身洁行数十年,终不以监门困故而受公子财。公子于是乃置酒大会宾客。坐定,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侯生摄弊衣冠,直上载公子上坐,不让,欲以观公子。公子执辔愈恭。侯生又谓公子曰:臣有客在市屠中,愿枉车骑过之。公子引车入市,侯生下见其客朱亥,俾倪故久立,与其客语,微察公子。公子颜色愈和。当是时,魏将相宗室宾客满堂,待公子举酒。市人皆观公子执辔。从骑皆窃骂侯生。侯生视公子色终不变,乃谢客就车。至家,公子引侯生坐上坐,遍赞宾客,宾客皆惊。酒酣,公子起,为寿侯生前。侯生因谓公子曰:今日嬴之为公子亦足矣。嬴乃夷门抱关者也,而公子亲枉车骑,自迎嬴于众人广坐之中,不宜有所过,今公子故过之。然嬴欲就公子之名,故久立公子车骑市中,过客以观公子,公子愈恭。市人皆以嬴为小人,而以公子为长者能下士也。于是罢酒,侯生遂为上客。侯生谓公子曰:臣所过屠者朱亥,此子贤者,世莫能知,故隐屠间耳。公子往数请之,朱亥故不复谢,公子怪之。魏安釐王二十年,秦昭王已破赵长平军,又进兵围邯郸。公子姊为赵惠文王弟平原君夫人,数遗魏王及公子书,请救于魏。魏王使将军晋鄙将十万众救赵。秦王使使者告魏王曰:吾攻赵旦暮且下,而诸侯敢救者,已拔赵,必移兵先击之。魏王恐,使人止晋鄙,留军壁邺,名为救赵,实持两端以观望。平原君使者冠盖相属于魏,让魏公子曰:胜所以自附为婚姻者,以公子之高义,为能急人之困。今邯郸旦暮降秦而魏救不至,安在公子能急人之困也。且公子纵轻胜,弃之降秦,独不怜公子姊耶。公子患之,数请魏王,及宾客辩士说王万端。魏王畏秦,终不听公子。公子自度终不能得之于王,计不独生而令赵亡,乃请宾客,约车骑百馀乘,欲以客往赴秦军,与赵俱死。行过夷门,见侯生,具告所以欲死秦军状。辞决而行,侯生曰:公子勉之矣,老臣不能从。公子行数里,心不快,曰:吾所以待侯生者备矣,天下莫不闻,今吾且死而侯生曾无一言半辞送我,我岂有所失哉。复引车还,问侯生。侯生笑曰:臣固知公子之还也。曰:公子喜士,名闻天下。今有难,无他端而欲赴秦军,譬若以肉投馁虎,何功之有哉。尚安事客。然公子遇臣厚,公子往而臣不送,以是知公子恨之复返也。公子再拜,因问。侯生乃屏人间语,曰:嬴闻晋鄙之兵符常在王卧内,而如姬最幸,出入王卧内,力能窃之。嬴闻如姬父为人所杀,如姬资之三年,自王以下欲求报其父雠,莫能得。如姬为公子泣,公子使客斩其雠头,敬进如姬。如姬之欲为公子死,无所辞,顾未有路耳。公子诚一开口请如姬,如姬必许诺,则得虎符夺晋鄙军,北救赵而西却秦,此五霸之伐也。公子从其计,请如姬。如姬果盗晋鄙兵符与公子。公子行,侯生曰:将在外,主令有所不受,以便国家。公子即合符,而晋鄙不授公子兵而复请之,事必危矣。臣客屠者朱亥可与俱,此人力士。晋鄙听,大善;不听,可使击之。于是公子泣。侯生曰:公子畏死耶。何泣也。公子曰:晋鄙嚄唶宿将,往恐不听,必当杀之,是以泣耳,岂畏死哉。于是公子请朱亥。朱亥笑曰:臣乃市井鼓刀屠者,而公子亲数存之,所以不报谢者,以为小礼无所用。今公子有急,此乃臣效命之秋也。遂与公子俱。公子过谢侯生。侯生曰:臣宜从,老不能。请数公子行日,以至晋鄙军之日,北乡自刭,以送公子。
公子留赵。公子闻赵有处士毛公藏于博徒,薛公藏于卖浆家,公子欲见两人,两人自匿不肯见公子。公子闻所在,乃閒步往从此两人游,甚欢。平原君闻之,谓其夫人曰:始吾闻夫人弟公子天下无双,今吾闻之,乃妄从博徒卖浆者游,公子妄人耳。夫人以告公子。公子乃谢夫人去,曰:始吾闻平原君贤,故负魏王而救赵,以称平原君。平原君之游,徒豪举耳,不求士也。无忌自在大梁时,常闻此两人贤,至赵,恐不得见。以无忌从之游,尚恐其不我欲也,今平原君乃以为羞,其不足从游。乃装为去。夫人具以语平原君。平原君乃免冠谢,固留公子。平原君门下闻之,半去平原君归公子,天下士复往归公子,公子倾平原君客。留赵十年不归。秦闻公子在赵,日夜出兵东伐魏。魏王患之,使使往请公子。公子恐其怒之,乃诫门下:有敢为魏王使通者,死。宾客皆背魏之赵,莫敢劝公子归。毛公、薛公两人往见公子曰:公子所以重于赵,名闻诸侯者,徒以有魏也。今秦攻魏,魏急而公子不恤,使秦破大梁而夷先王之宗庙,公子当何面目立天下乎。语未及卒,公子立变色,告车趣驾归救魏。魏王见公子,相与泣,而以上将军印授公子,公子遂将。魏安釐王三十年,公子使使遍告诸侯。诸侯闻公子将,各遣将将兵救魏。公子率五国之兵破秦军于河外,走蒙骜。遂乘胜逐秦军至函谷关,抑秦兵,秦兵不敢出。当是时,公子威振天下。
《春申君传》:春申君既相楚,是时齐有孟尝君,赵有平原君,魏有信陵君,方争下士,招致宾客,以相倾夺,辅国持权。春申君为楚相四年,秦破赵之长平军四十馀万。五年,围邯郸。邯郸告急于楚,楚使春申君将兵往救之,秦兵亦去,春申君归。春申君相楚八年,为楚北伐灭鲁,以荀卿为兰陵令。当是时,楚复彊。赵平原君使人于春申君,春申君舍之于上舍。赵使欲夸楚,为玳瑁簪,刀剑室以珠玉饰之,请命春申君客。春申君客三千馀人,其上客皆蹑珠履以见赵使,赵使大惭。
《战国策》:貂勃常恶田单,曰:安平君,小人也。安平君闻之,故为酒而召貂勃,曰:单何以得罪于先生,故常见誉于朝。貂勃曰:蹠之狗吠尧,非贵蹠而贱尧也,狗固吠非其主也。且今使公孙子贤,而徐子不肖。然而使公孙子与徐子斗,徐子之狗,犹将攫公孙子之腓而噬之也。若乃得去不肖者,而为贤者狗,岂特攫其腓而噬之耳哉。安平君曰:敬闻命。明日,任之于王。王有所幸臣九人之属,欲伤安平君,相与语于王曰:燕之伐齐之时,楚王使将军将万人而佐齐。今国已定,而社稷已安矣,何不使使者谢于楚王。王曰:左右孰可。九人之属曰:貂勃可。貂勃使楚。楚王受而觞之,数日不反。九人之属相与语于王曰:夫一人身,而牵留万乘者,岂不以据势也哉。且安平君之与王也,君臣无礼,而上下无别。且其志欲为不善。内收百姓,循抚其心,振穷补不足,布德于民;外怀戎翟、天下之贤士,阴结诸侯之雄俊豪英。其志欲有为也。愿王之察之。异日,而王曰:召相单来。田单免冠徒跣肉袒而进,退而请死罪。五日,而王曰:子无罪于寡人,子为子之臣礼,吾为吾之王礼而已矣。貂勃从楚来,王赐诸前,酒酣,王曰:召相田单而来。貂勃避席稽首曰:王恶得此亡国之言乎。王上者孰与周文王。王曰:吾不若也。貂勃曰:然,臣固知王不若也。下者孰与齐桓公。王曰:吾不若也。貂勃曰:然,臣固知王不若也。然则周文王得吕望以为太公,桓公得管夷吾以为仲父,今王得安平君而独曰单。且自天地之辟,民人之治,为人臣之功者,谁有厚于安平君者哉。而王曰单,单安得此亡国之言乎。且王不能守乎王之社稷,燕人兴师而袭齐墟,王走而之城阳之山中。安平君以惴惴之即墨,三里之城,五里之郭,敝卒七千,禽其司马,而反千里之齐,安平君之功也。当是时也,阖城阳而王,天下莫之能止。然而计之于道,归之于义,以为不可,故为栈道木阁,而迎王与后于城阳山中,王乃得反,子临百姓。今国已定,民已安矣,王乃曰单。单且婴儿之计不为此。王不亟杀此九子者以谢安平君,不然,国危矣。王乃杀九子而逐其家,益封安平君以夜邑万户。汗明见春申君,候问三月,而后得见。谈卒,春申君大说之。汗明欲复谈,春申君曰:仆已知先生,先生大息矣。汗明蹙焉曰:明愿有问君而恐固。不审君之圣,孰与尧也。春申君曰:先生过矣,何足以当尧。汗明曰:然则君料臣孰与舜。春申君曰:先生即舜也。汗明曰:不然,臣请为君终言之。君之贤实不如尧,臣之能不及舜。夫以贤舜事圣尧,三年而后乃相知也。今君一旦而知臣,是君圣于尧而臣贤于舜也。春申君曰:善。召门吏为汗先生著客籍,五日一见。汗明曰:君亦闻骥乎。夫骥之齿至矣,服盐车而上太行。蹄申膝折,尾湛胕溃,漉汁洒地,白汗交流,外阪迁延,负棘而不能上。伯乐遭之,下车攀而哭之,解纻衣以羃之。骥于是俛而喷,仰而鸣,声达于天,若出金石声者,何也。彼见伯乐之知己也。今仆之不肖,阨于州部,堀穴穷巷,沉洿鄙俗之日久矣,君独无意湔韨仆,使得为君高鸣屈于梁乎。
《史记·荀卿列传》:楚有尸子。注:尸子,晋人也,名佼,秦相卫鞅客也。鞅谋事画计,未尝不与佼规。商君被刑,恐并诛,乃亡逃入蜀。自为造此二十篇书。
《廉颇列传》:颇之免长平归也,失势之时,故客尽去。及复用为将,客又复至。廉颇曰:客退矣。客曰:吁。君何见之晚也。夫天下以市道交,君有势,我则从君,君无势则去,此固其理也,有何怨乎。
《吕不韦传》:不韦,阳翟大贾人也。秦庄襄王以为丞相,太子政立尊为相国。当是时,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赵有平原君,齐有孟尝君,皆下士喜宾客以相倾。吕不韦以秦之彊,羞不如,亦招致士,厚遇之,至食客三千人。是时诸侯多辩士,如荀卿之徒,著书布天下。吕不韦乃使其客人人著所闻,集论二十馀万言。号曰吕氏春秋。布咸阳市门,延诸侯游士宾客有能增损一字者予千金。
《田完世家》:齐人怨王建听奸臣宾客以亡其国,歌之曰: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耶,疾建用客之不详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宾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