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朋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朋友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

 第十二卷目录

 朋友部汇考
  礼记〈曲礼 檀弓〉
  周礼〈天官太宰 地官大司徒 师氏 司谏〉
 朋友部总论
  易经〈豫卦 复卦 解卦 兑卦〉
  礼记〈缁衣 儒行〉
  孔子家语〈颜回〉
  荀子〈大略〉
  班固白虎通〈三纲六纪〉
  徐干中论〈贵验〉
  朱子小学〈广明伦〉
  语类〈力行〉
  性理会通〈人伦〉
  利玛窦友论〈杂论交友〉

交谊典第十二卷

朋友部汇考

《礼记》《曲礼》

寡妇之子,非有见焉。弗与为友。
〈陈注〉有见才能卓异也若非有好德之实则难以避好色之嫌故谨之


父母存,不许友以死。
〈陈注〉不许友以死,谓不为其友报雠也。亲在而以身许人,是有忘亲之心。

《檀弓》

曾子曰: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
〈陈注〉草根陈宿,是期年之外可无哭矣。
《周礼》《天官》
太宰,以九两系邦国之民,八曰友,以任得民。
〈注〉乡田同井合志之友能保任民自不忍弃,故以任得民〈疏〉友,以任使知人,道之交不可间也。
《地官》
大司徒,以本俗六,安万民,五曰联朋友。
〈注〉乡田同井,学校同艺。〈疏〉同师曰:朋同志曰友,朋友之交在师儒以下但朋疏而多,友亲而少。尚书泰誓我友邦冢君是谓诸侯为友洛诰云孺子其朋,谓群臣为朋也。


以乡三物教万民,二曰六行,孝,友,睦,姻,任,恤。
〈注〉任信于朋友〈疏〉朋友有道德者则任信之

以乡八刑纠万民,五曰不任之刑。
师氏掌教国子,三行。二曰友行以尊贤良。〈注〉君子以友辅仁,故友行次之。
司谏掌纠万民之德而劝之,朋友正其行而彊之,道艺巡问而观察之,以时书其德行道艺,辨其能而可任于国事者,以考乡里之治,以诏废置,以行赦宥。〈注〉司谏以道谏正人之行者德成于朋友,纠其德而使之无谬戾劝之朋友则使之致力以相辅也。〈疏〉劝之朋友,欲其同志以辅仁也。

朋友部总论

《易经》

《豫卦》

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
〈程传〉四居大臣之位,独当上之倚任而下无同德之助,所以疑也。惟当尽其至诚,勿有疑虑,则朋类自当益聚。

《复卦》

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
〈程传〉君子之道既消而复,岂能便胜于小人,必待其朋类渐盛,则能协力以胜之也。〈大全〉或问:复一阳动于下而云朋来无咎,何也。朱子曰:方一阳生未有朋类毕竟是阳长将次并进以其为君子之道,故亨通而无咎也。

《解卦》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程传〉居上位而亲小人,则贤人正士远退矣。斥去小人,则君子之党进而诚相得也。四能解去初六之
阴柔,则君子之朋来至而诚合矣。〈东岩易传〉四德不若震初之阳,朋阳之来,明德益修,五动以应诚意交通,然后生化之功自是兴也。呜呼。大臣居解惟患不得其朋而已,得我朋也而疏之,远之,则非但不能格君心中才之君,岂能无疑于我哉。戒之哉。

象曰:解而拇,未当位也。
〈程传〉解者,本合而离之也。必解拇而后朋孚。盖君子之交而小人容于其间,是与君子之诚未至也。

《兑卦》

象曰: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
〈程传〉两泽相丽,交相浸润,互有滋益之象,故君子观其象而以朋友讲习,互相益也。先儒谓天下之可说莫若朋友讲习,讲习固可说之大者。然当明相益之象〈大全〉进斋徐氏曰:天下之至可说者,无如朋友讲习。讲而不习,则言语徒详紬绎无得虽曰为学亦将枯燥生涩而无可嗜之味,危殆杌捏而无可即之安矣。岂能终悦怿于心乎。故必从容论说以讲之于先,又必切实体验以习之于后。则心与理相涵而所知者益精,身与事相安而所能者益固。丽泽之益庶乎其有相资之实而真说在我矣。

《礼记》《缁衣》

子曰:唯君子能好其正,小人毒其正,故君子之朋友有乡,其恶有方,是故迩者不惑,而远者不疑也。诗云,君子好仇。
〈注〉正当为匹,匹谓知识朋友乡方喻辈类也。小人徼利,其友无常也。迩近也。仇匹也。〈疏〉此一节明其朋匹之事,以下云君子好仇,故此正为匹也。君子所亲,朋友及所恶之人皆有辈类,故善者与之交,不以荣枯为异不善者则憎恶之言有常也。好恶有定,可望貌而知,故近不惑而远不疑也。〈集说〉蓝田吕氏曰:乡人皆好之,未可也。乡人皆恶之,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盖善者好之,由君子所好者善也。不善者恶之,由君子所恶者不善也。君子之好,不可以非其人。故曰:朋友有乡所恶不可以及善人。故曰:其恶有方。盖君子所好者,皆正小人所恶,亦皆正。故曰:君子能好其正,小人毒其正,好恶既明,亦归于一。此远迩所以不疑惑也。诗云:君子好仇,仇匹也。其匹者,皆好也。先儒以好其正毒其正,皆当为匹,只作正字亦可。长乐陈氏曰:君子周而不比,其取友也,必端。故言能好其正。小人比而不周,其交也,皆其类而已。故毒其正。盖君子小人道相异也。故君子好之而小人毒之乡也,方也。皆言其所聚善恶各以类而善不同于恶,恶不同于善,故能成其信。是以朋友之迩于我者,信我之深而不惑。其远于我者,亦信之而不疑矣。迩者不惑,儒行所谓并立,则乐相下不厌也。远者不疑,儒行所谓久不相见闻流言不信其行也。严陵方氏曰:君子非特其身正而已,于正人又能好而与之。小人非特身不正而已,于正人又且毒而害之。此君子小人好恶之辨也。朋友有乡其恶,有方者以言,取舍之有常也。马氏曰:君子之朋友有乡所谓直也,谅也,多闻也,其恶有方,所谓便辟也。善柔也。便佞也。朋友有乡君子所以致其好也,其恶有方,君子所以致其恶也。庐陵胡氏曰:君子正直是与,故好之小人恶直丑正,故毒之。故曰:君子居必择乡,游必择士,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

子曰:轻绝贫贱而重绝富贵,则好贤不坚而恶恶不著也。人虽曰不利,吾不信也。诗云,朋友攸摄,摄以威仪。
〈注〉虽曰:不利,吾不信也。言此近微利也攸所也言朋友以礼义相摄正不以贫富贵贱之利也。〈疏〉此一节明朋友之道,唯善是仇,以威仪相摄佐也。以贤而贫贱,则轻绝之,是好贤不坚也。而富贵则重绝之,是恶恶不著也。如此者,是贪利人。〈集说〉蓝田吕氏曰:此章又申言前章好恶不可不明也。以为可贤而重绝,以为不足贤而轻绝,则不当有富贵贫贱之异矣。均可绝也。富贵未绝,贫贱者先绝,则恶恶不著,均未可绝也。贫贱者先绝,富贵者未绝,则好贤不坚,推是心也谓之不利于富贵,则不可信也。诗云:朋友攸摄摄以威仪言朋友以礼义相正。岂以贫贱富贵易其心哉。严陵方氏曰:可友者以其贤,可绝者以其恶,然贤者不必富贵,恶者不必贫贱。苟轻绝贫贱而重绝富贵,则势利之交而已。

《儒行》

儒有合志同方,营道同术,并立则乐,相下不厌,久不相见,闻流言不信,其行本方,立义,同而进,不同而退,其交友有如此者。
〈疏〉方法也,经营道艺,同齐于术。同术则同方也。但
合志同方,据所怀志意,营道同术,据所习道艺,并立谓同仕。朋友久不相见,闻流谤之言,欲谮毁之己则不信也。其行所本,必方正。所立必存义,朋友所为与己同则进而从之,不与己同则退而避之。〈集说〉蓝田吕氏曰:所以任举其交友者,则好恶忧乐,与之同也。然尽交友之分,则理义必与之同,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凡所谓同者,理也。义也。出于人心之所同,然贤者能存而勿丧之,故不患乎不同也。合志同方,则志同好矣。营道同术,则学同道矣。并立则乐相下不厌好同则同体矣。久不相见,闻流言不信学同则信其行矣。其行本方立者立行本其志之所同方也。行同则学同矣。义同而进不同而退同,斯义以进退也。进退同则同好矣。交友之分至于无一不同者,学一于理而不惑也。严陵方氏曰:并立则乐,以其无忌心,相下不厌,以其有孙志,久不相见,闻流言不信,以其久要不忘,而相信之笃本方者,以方为本也。道同则进而与之交,不同则退而与之辨。夫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况交友乎。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以是而已。马氏曰:方者,道之所也。志在于道,唯合志故同方。术者,所资以适道。唯营道故同术营道方将入于道,故以术言之也。山阴陆氏曰:同方,言同所向。同术,言同所由。易曰:方其义也。盖义未有不因方而立者。晏氏曰:合志同方,言趋向者同也。营道同术,言修为者同也。方言趋向之地,术言修为之业,语曰:士志于道。是志必在于道也。道不外于志也,故始焉合志而趋向者,不殊则终焉。营道而修为者,一致矣。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故并立则乐,以能问于不能,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故相下不厌,流言止于知者。如曰:曾参杀人若颜回者,岂信之哉。故曰:闻流言不信机在内,故欲其圆而能应。行在外故欲其方而有守。执规司春者,主乎仁。执矩司秋者,主乎义。故曰:其行本方立义。易曰:义以方外。是也,相视而笑,莫逆于心,然后足以为友,故义同而进,不同而退也。同方同术者,讲习之友。并立相下者,相成之友。不信流言,义同而进者,同德之友。故曰:其交友有如此者。〈按孔疏以本方立义为句而宋儒以义字属下句兹并存之〉

《孔子家语》《颜回》

颜回问朋友之际,如何。孔子曰:君子之于朋友也,心必有非焉而弗能谓,吾不知其仁人也,不忘久德,不思久怨,仁矣夫。

《荀子》《大略》

匹夫者不可以不慎取友。友者,所以相有也。道不同,何以相友也。均薪施火,火就燥;平地注水,水流湿。夫类之相从也,如此之著也,以友观人,焉所疑。取友求善人,不可不慎,是德之基也。诗曰:无将大车,维尘冥冥。言无与小人处也。

《班固·白虎通》《三纲六纪》

朋友者何谓也。朋者,党也。友者,有也。礼记曰:同门曰朋,同志曰友。朋友之交,近则谤其言,远则不相讪。一人有善,其心好之。一人有恶,其心痛之。货则通而不计,共忧患而相救。生不属,死不托,故论语曰:子路云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又曰:朋友无所归,生于我乎馆,死于我乎殡。朋友之道,亲存不得行者二不得许友以其身,不得专通财之恩,友饥则白之于父兄,父兄许之,乃称父兄与之不听即止。故曰:友饥为之减餐,大寒为之不重裘。故论语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也。

《徐干·中论》《贵验》

小人尚明鉴,君子尚至言。至言也,非贤友则无取之。故君子必求贤友也。诗曰: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言朋友之义,务在切直以升于善道者也。故君子不友不如己者,非羞彼而大我也,不如己者,须己而植者也。然则扶人不暇,将谁相我哉。吾之偾也,亦无日矣。故偾极则纵多,友邪则己僻也。是以君子慎取友也。孔子曰:居而得贤友,福之次也。夫贤者,言足听,貌足象,行足法,加乎善奖,人之美而好摄人之过,其不隐也如影,其不讳也如响,故我之惮之若严君在堂而神明处室矣。虽欲为不善,其敢乎。故求益者之居游也,必近所畏而远所易。诗云:无弃尔辅员于尔辐屡顾尔仆不输尔载。亲贤求助之谓也。
《小学》《广明伦》
横渠先生曰:今之朋友择其善柔以相与,拍肩执袂以为契合。一言不合,怒气相加,朋友之际,欲其相下不倦,故于朋友之间,主其敬者,日相亲与得效最速。
〈注〉善柔谓善为柔媚,气合谓意气相合,相下谓彼此相让,效即忠告,善道之益也。
《朱子·语类》《力行》
问:朋友之义,自天子至于庶人,皆须友以成,而安卿只说以类聚,莫未该朋友之义否。曰:此亦只说本来自是如此。自天子至于庶人,未有不须友以成,乃是后来事,说朋友功效如此。人自与人同类相求,牛羊亦各以类相从。朋友乃彝伦之一。今人不知有朋友之义者,只缘但知有四个要紧,而不知朋友亦不可阙。
朋友之于人伦,所关至重。
问:与朋友交,后知其不善,欲绝,则伤恩;不与之绝,则又似匿怨而友其人。曰:此非匿怨之谓也。心有怨于人,而外与之交,则为匿怨。若朋友之不善,情意自是当疏,但疏之以渐。若无大故,则不必峻绝之,所谓亲者毋失其为亲,故者毋失其为故者也。

《性理会通》《人伦》

君臣朋友之际,其合不正未有久而不离者。故贤者顺理而安行,智者知几而固守。
人之大伦,其别有五。自昔圣贤皆以为天之所叙而非人之所能为也。然以今考之,则惟父子、兄弟为天属而以人合者,居其三焉。是则若有可疑者,然夫妇者,天属之所由以续者也。君臣者,天属之所赖以全者也。朋友者,天属之所赖以正者也。是则所以纪纲人道,建立人极,不可一日而偏废,虽或以人而合其实,皆天理之自然有不得不合者,此其所以为天之所叙而非人之所能为者也。然是三者之于人,或能具其形矣,而不能保其生。或能保其生矣,而不能存其理。必欲君臣、父子、兄弟、夫妇之间交尽其道而无悖焉,非有朋友以责其善,辅其仁,其孰能使之然哉。故朋友之于人伦,其势若轻而所系为甚重,其分若疏而所关为至亲,其名若小而所职为甚大,此古之圣人修道立教所以必重乎此而不敢忽焉者也。然自世教不明,君臣父子兄弟夫妇之间,既皆莫有尽其道者,而朋友之伦,废阙为尤甚,世之君子虽或深病其然,未必深知其所以然也。予尝思之,父子也,兄弟也,天属之亲也。非其乖戾之极,固不能轻以相弃。而夫妇君臣之际,又有杂出于物情事势而不能自已者。以故虽或不尽其道,犹得以相牵联比合而不至于尽坏。至于朋友,则其亲不足以相维,其情不足以相固,其势不足以相摄,而为之者,初未尝知其理之所从,职之所任,其重有如此也。且其于君臣、父子兄弟、夫妇之间,犹或未尝求尽其道,则固无所藉于责善辅仁之益,此其所以恩疏而义薄,轻合而易离,亦无怪其相视漠然如行路之人也。夫人伦有五而其理则一,朋友者,又所藉以维持是理而不使悖焉者也。由夫四者之不求尽道而朋友以无用废,然则朋友之道尽废而责善辅仁之职不举,彼夫四者又安得独立而久存哉。勉斋黄氏曰:朋友者,人类之中志同而道合者也。故曰:天叙有典,岂人力也哉。君臣父子、夫妇、长幼,一失其序,则天典不立矣。朋友道绝,则此四者虽欲各居其分,不可得也。善而莫予告也,过而莫予规也,观感废而怠心生,讲习疏而实理晦,则五常百行颠倒错谬而不可胜救矣。然则朋友者,列于人伦而又所以纪纲人伦者也。所可重者若此,而世莫之重焉,可不为之屡叹也耶。
广平游氏曰:孟子之论,尚友也。以一乡之善士为未足而求之一国,以一国之善士为未足而求之天下,以天下之善士为未足而求之古人,无友不如己者,尚友之道也。求得贤者,尚而友之,则闻其所不闻,见其所不见,而德日起矣。此仲尼所以期子夏之日进也。
朱子曰:朋友之交,责善所以尽吾诚,取善所以益吾德,非以相为赐也。然各尽其道而无所苟焉,则丽泽之益,自有不能已者。
勉斋黄氏曰:斯道之显晦,系于人物之盛衰。盖义理以讲习而明德性,以相观而善孑,然独立而无与,为侣则学问废而识见浅,绳约弛而怠慢生,古之人所以重朋来之乐者,岂不以此与。
鲁斋许氏曰:凡取友必须趋向正当,切磋琢磨,有益于己者,若乃邪僻卑污与夫柔佞不情,相诱为非者,谨勿近之。
《明·西域利玛窦友论》《杂论交友》
利玛窦曰:吾友非他,即我之半,乃第二我也。故当视友如己焉。
友之与我,虽有二身,二身之内,其心一而已。相须相佑为结友之由。
孝子继父之所交友,如承受父之产业矣。
时当平居无事难指友之真伪临难之顷则友之情显焉。盖事急之际,友之真者益近,密伪者益疏散矣。有为之君子,无异仇必有善友。
交友之先宜察,交友之后宜信。
虽智者亦谬计已友贵乎实矣。
愚人妄自侈口友似有而还无智者抑或谬计,友无多而实少。

友之馈友而望报,非馈也。与市易者等耳。
友与仇如乐与闹,皆以和否辨之耳。故友以和为本焉,以和微业长大以争大业消败。
乐以导和,闹则失和,友相和则如乐,仇不和则如闹。

在患时,吾惟喜看友之面。然或患或幸,何时友无有益,忧时减忧,欣时增欣。
仇之恶以残仇,深于友之爱以恩友,岂不验世之弱于善,强于恶哉。
人事情莫测,友谊难凭,今日之友,后或变而成仇,今日之仇,亦或变而为友,可不敬慎乎。
徒试之于吾幸际其友,不可侍也。
脉以左手验耳左手不幸际也。

既死之友,吾念之无忧。盖在时我有之如可失,及既亡,念之如犹在焉。
各人不能全尽各事,故上帝命之交友以彼此胥助,若使除其道于世者,人类必散坏也。
可以与竭露,发予心,始为知己之友也。
德志相似,其友始固。
友也,双又耳。彼又我,我又彼。

正友不常顺友,亦不常逆友,有理者顺之,无理者逆之,故直言独为友之责矣。
交友如医疾。然医者诚爱病者,必恶其病也。彼以救病之故,伤其体,苦其口,医者不忍病者之身友者,宜忍友之恶乎。谏之谏之,何恤其耳之逆,何畏其额之蹙。
友之誉及仇之讪,并不可尽信焉。
友者于友,处处时时一而已,诚无近远内外面背异言异情也。
友人无所善我与仇人无所害等焉。
友者过誉之害,较仇者过訾之害尤大焉。
友人誉我,我或因而自矜。仇人訾我,我或因而加谨。

视财势友人者,其财势亡即退而离焉。谓此不见其初友之所以然,则友之情遂涣矣。
友之定,于我之不定,事试之可见矣。
尔为吾之真友,则爱我以情,不爱我以物也。
交友使独知利己,不复顾益其友,是商贾之人耳,不可谓友也。
小人交友,如放帐,惟计利几何。

友之物皆与共。
交友之贵贱在所交之意耳,特据德相友者,今世得几双乎。
友之所宜,相宥有限。
友或有罪,惟小可容。友如犯义必大乃弃。

友之乐多于义,不可久友也。
忍友之恶,便以他恶为己恶焉。
我所能为,不必望友代为之。
友者,古之尊名,今出之以售,比之于货,惜哉。
友于昆伦迩,故友相呼谓兄而善于兄弟,为友友之益世也。大乎财焉无人爱财为财而有爱友特为友耳。
今也友,既没言而谄谀者,为佞则惟存仇人以我闻真语矣。
设令我或被害于友,非但恨己害乃滋恨其害自友发矣。
多有密友,便无密友也。
如我恒幸无祸,岂识友之真否哉。
友之道甚广阔,虽至下品之人,以盗为事,亦必以结友为党,方能行其事焉。
视友如己者,则遐者迩,弱者强,患者幸,病者愈,何必多言耶。死者犹生也。
我有二友相讼于前,我不欲为之判,恐一以我为仇也。我有二仇相讼于前,我可犹为之判,必一以我为友也。
信于仇者,犹不可失,况于友者哉。信于友,不足言矣。友之职,至于义而止焉。
如友寡也,予寡有喜,亦寡有忧焉。
故友为美,友不可弃之也。无故以新易旧,不久即悔。既友每事可同议定,然先须议定友。
友于亲惟此长焉亲能无相爱亲友者,否盖亲无爱亲亲伦犹在除爱乎友其友理焉存乎。独有友之业能起。
友友之友,仇友之仇,为厚友也。
吾友必仁,则知爱人知恶人,故我据之。

不扶友之急,则临急无助者。
俗友者,同而乐多于悦别而留忧。义友者,聚而悦多于乐散而无愧。
我能防备他人,友者安防之乎。聊疑友即大犯友之道矣。
上帝给人双耳、双目、双手、双足,欲两友相助,方为事有成矣。
友字古篆作爻,即两手也。可有而不可无,朋字古篆作羽,即两羽也。鸟备之方能飞,古贤者视朋友岂不如是耶。

天下无友,则无乐也。
以诈待友,初若可以笼人,久而诈露,反为友厌薄矣。以诚待友,初惟自尽其心,久而诚孚,益为友敬服矣。我先贫贱,而后富贵,则旧交不可弃,而新者或以势利相依。我先富贵,而后贫贱,则旧交不可恃,而新者或以道义相合。友先贫贱,而后富贵,我当察其情,恐我欲亲友而友或疏我也。友先富贵,而后贫贱,我当加其敬恐,友防我疏而我遂自处于疏也。
夫时何时乎。顺语生友,直言生怨。
视其人之友如林,则知其德之盛。视其人之友落落如晨星,则知其德之薄。
君子之交友难,小人之交友易。难合者难散,易合者易散也。
平时交好,一旦临小利害,遂为仇敌,由其交之未出于正也。交既正,则利可分,害可共矣。
我荣时请而方来,患时不请而自来,夫友哉。
世间之物多各而无用,同而始有益也,人岂独不如此耶。
良友相交之味失之,后愈可知觉矣。
居染廛而狎染,人近染色难免无污秽,其身矣。交友恶人恒听视其丑事,必习而浼本心焉。
吾偶候遇贤友,虽仅一抵掌而别,未尝少无裨补以洽,吾为善之志也。
交友之旨,无他,在彼善长于我,则我效习之。我善之于彼,则我教化之。是学而即教,教而即学,两者互资矣。如彼善不足以效习,彼不善不可以变动,何殊尽日相与游谑而徒费阴影乎哉。
无益之友,乃伦时之盗。偷时之损,甚于偷财,财可复积,时则否。

使或人未笃信斯道且修德尚危,出好入丑心战未决于以剖释其疑,安培其德而救其将坠计,莫过于交善友,盖吾所数闻所数睹渐透于膺,豁然开悟,诚若活法劝责吾于善也严哉。君子严哉君子时虽言语未及,怒色未加,亦有德威以沮不善之为与。尔不得用我为友而均为妩媚者。
友者相褒之礼易施也夫相忍,友乃难矣。然大都友之皆感称己之誉,而忘忍己者之德何欤。一显我长,一显我短,故耳。
人人不相爱,则耦不为友。
临当用之时俄识其非友也悯矣。
务来新友,戒无諠旧者。
友也为贫之财,为弱之力,为病之药焉。
国家可无财库,而不可无友也。
仇之馈,不如友之棒也。
世无友如天无日,如身无目矣。
友者既久寻之,既少得之,既难存之,或离于眼即念之于心焉。
知友之益,凡出门会人,必图致交一新友,然后回家矣。
谀谄友非友,乃偷者。偷其名而僭之耳。
吾福社所致友必吾灾祸避之。
友既结成,则戒一相断友情情一断可以姑相著而难复全矣玉器有所恶于观易散也,而寡有用耶。医士之意以苦药瘳人病,谄友之向以甘言长人愆,不能友己,何以友人。
智者欲离浮友且渐而违之,非速而绝之。
欲以众人交友则繁焉,余竟无冤仇则足已。
彼非友信尔,尔不得而欺之,欺之至恶之,之效也。永德,永友之美饵矣。凡物无不以时久,为人所厌,惟德弥久,弥感人情也。德在仇人犹可爱,况在友者欤。历山王〈大西城古总王〉值事急躬入大阵,时有弼臣止之曰:事险若斯,陛下安以免身乎。王曰:汝免我于诈友且显仇也,自乃能防之。
历山王亦喜交友,贤士名为善诺,先使人奉之以数万金,善诺怖而曰:王贶吾以兹意吾何人耶。使者曰:否也,王知夫子为至廉,是奉之耳。曰:然则当容我为廉已矣。而麾之不受。史断之曰:王者欲买士之友,而士者毋卖之。历山王未德总值时无国库。凡获财厚颁给与人也。有敌国富盛惟事务克库讥之曰:足下之库在于何处。曰:在于友心也。
昔年有善待友而丰惠之将尽本家产也。傍人或问之曰:财物毕于友,何留于己乎。对曰:惠友之味也。
别传对曰:留惠友之冀也,意傀异而均美。

古有二人同行,一极富,一极贫。或曰:二人为友至密矣。窦法德〈古者名贤〉闻之曰:既然,何一为富者一为贫者哉。
言友之物皆与共也

昔有人求其友,以非义事而不见,与之曰:苟尔不与我所求何复用尔友乎。彼曰:苟尔求我以非义事,何复用尔友乎。
西土之一先王曾交友一士而腆养之于都中,以其为智贤者。日旷弗见陈谏即辞之曰:朕乃人也,不能无过,汝莫见之,则非智士也。见而非谏则非贤友也。先王勿见谏过且如此使值近时文饰过者当何如是的亚〈是北方国名〉俗独多得友者,称之谓富也。客力所〈西国王名〉以匹夫得大国有贤人问得国之所行,大旨答曰:惠我友,报我仇。贤曰:不如惠友而用恩俾仇为友也。
墨卧皮〈古闻上者〉折开大石榴。或人问之:夫子何物愿获如其子之多耶。曰:忠友也。〈按友论乃西域文注辞多费解〉《薛文清·读书录》
《交友》
程子曰:始比不以道隙于终者,多矣。故结交贵乎谨始。
朱子曰:观其始合之不正,知终之有敝。盖人之相交始合以不正,欲其无隙于终者,难矣。故交在谨始。以势利交者,安得不终离。
人之邪正必谨于所习,习与正人居,则正,习与不正人居则不正,此前贤之至论,万世之明戒。
韩文公交友忠而不返于退面,可以为百世之师矣。不相知者,虽终日同处,亦不知也。
友正直者,日益友。邪柔者,日损。
导友善不纳则当止,宜体此言。
不以利交,则无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朋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