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交谊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交谊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

 第一卷目录

 交谊总部汇考
  礼记〈曲礼 少仪〉
  仪礼〈士相见礼 士相见受挚图〉
  周礼〈秋官 大行人 司仪 掌交〉
  宋林洪山家清事〈山林交盟〉
  性理会通〈增损吕氏乡约〉
 交谊总部总论一
  易经〈比卦 同人卦 随卦 睽卦 萃卦 兑卦 涣卦 系辞上传 系辞下传〉
  诗经〈唐风杕杜 有杕之杜 秦风蒹葭 小雅隰桑〉
  春秋四传〈隐公元年〉
  礼记〈曲礼 表记 儒行〉
  孔子家语〈好生 六本〉
  庄子〈人间世 天地 刻意 渔父〉
  荀子〈不苟 非相 臣道 法行〉

交谊典第一卷

交谊总部汇考

《礼记》《曲礼上》
贤者狎而敬之。
〈注〉狎习也近也,谓附而近之,习其所行也。

畏而爱之。
〈注〉心服曰畏

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
〈注〉谓凡与人交,不可以己心之爱憎诬人之善恶。


很毋求胜,分毋求多。
〈注〉为伤平也,很也,谓争讼也。

疑事毋质。
〈注〉质,成也。彼己俱疑而已成言之终,不然则伤知

直而勿有。
〈注〉直正也,己若不疑则当称师友而正之谦也〈疏〉此一节总明爱敬安危忠信之事。〈集说〉蓝田吕氏曰:君子之于贤者,狎之非徒爱也。以其道可尊,故敬之畏之。非徒敬也,以其德可慕故爱之,狎而敬之,交可久也。畏而爱之,情可亲也。君子之于众人,则有私爱也。不敢蔽其恶,有私恶也,不敢掩其善。严陵方氏曰:狎有近习,意狎以迹而敬以心,畏其威而爱其德。非特言人之于贤当如是也。又以见贤于人者,能使人如是焉。爱憎私情也,善恶公义也,情之所爱不必皆善,故必知其为恶情之所憎不必皆恶,故必知其为善。新安朱氏曰:人之常情,与人亲狎则敬弛,有所畏敬则爱衰,惟贤者乃能狎而敬之。是以虽亵而不慢,畏而爱之,是以貌恭而情亲也。己之爱憎,或出私心而人之善恶自有公论,唯贤者存心中正乃能不以此而废彼也。六句文意大同,皆蒙贤者二字为文言,皆众人所不能,唯贤者乃能之耳。〈按朱子释贤者二字之义与诸儒不同今并存之〉


年长以倍,则父事之。
〈注〉谓年二十于四十者,人年二十弱冠成人有为人父之端,今四十于二十者有子道内则曰:年二十惇行孝弟。

十年以长,则兄事之;五年以长,则肩随之。群居五人,则长者必异席。
〈疏〉此一节明泛交之礼。


侍坐于所尊,敬毋馀席。
〈注〉必尽其所近尊者之端,为有后来者。

见同等不起。
〈注〉不为私敬

上客起。
〈注〉敬尊者


交游之雠,不同国。
《曲礼下》
诸侯未及期相见,曰遇;相见于却地,曰会;诸侯使大夫问于诸侯,曰聘;约信,曰誓;涖牲,曰盟。〈按此乃邦交之道故附见
于此

《少仪》

闻始见君子者,辞曰:某固愿闻名于将命者。
〈注〉君子卿大夫若有异德者,固如故也。将犹奉也即君子之门而云愿以名闻于奉命者,谦远之也。〈疏〉此论见君子之法。

不得阶主。
〈注〉言宾之辞,不得指斥主人。

敌者曰:某固愿见。
〈注〉敌当也愿见愿见于将命者,谦也。
罕见曰闻名,亟见曰朝夕,瞽曰闻名。又

尊长于己踰等,不敢问其年。
〈注〉踰等父兄党也,问年则己恭孙之心不全。〈陈注〉不敢问年嫌若序齿也。

燕见不将命。
〈注〉自不用主宾之命来,则若子弟然。

遇于道,见则面。
〈注〉可以隐则隐,不敢烦动也。

不请所之。
〈注〉尊长所之或卑亵

丧俟事,不犆吊。〈犆音特〉
〈注〉事朝夕哭时〈陈注〉若于尊者之丧,则待主人哭之时而往,不非时特吊。

侍坐弗使,不执琴瑟,不画地,手无容,不翣也。
〈注〉端悫,所以为敬也。尊长或使弹琴瑟,则为之可。〈陈注〉时虽暑热,不得挥扇。

寝则坐而将命。
〈陈注〉当尊者寝卧之时,而传命,必跪而言之,不可直立以临之也。

侍射则约矢。
〈注〉不敢与之拾取也。

侍投则拥矢。
〈注〉不敢释于地也。

胜则洗而以请,客亦如之,不角,不擢马。
〈注〉洗爵请行觞不敢直饮之客射若投壶不胜,主人亦洗而请之角,谓觥罚爵也。于尊长与客如献酬之爵,〈疏〉此一节论卑幼奉侍于尊长诸杂之仪。〈陈注〉擢进而取之也,马者,投壶之胜筹。


请见不请退。
〈注〉去止不敢自由。

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运笏,泽剑首,还屦,问日之蚤莫,虽请退可也。
〈注〉以此皆解倦之状,〈疏〉此明侍坐法也。


不窥密,不旁狎,不道旧,故不戏色。
〈疏〉此一节明在于僚类,当自矜持之事。〈陈注〉窥觇隐密之处,论说故旧之非,非重厚者,所为也。应氏曰:旁狎非必正为玩狎,旁近循习而流于狎也。戏色非必见诸笑言外貌斯须不敬,则色不庄矣。
《仪礼》《士相见礼》〈注〉
郑目录云:士以职位相亲,始承挚相见之礼,士相见于五礼属宾礼。〈疏〉释曰:郑云士以职位相亲,始承挚相见者,释经亦有大夫及庶人见君之礼,亦有士见大夫之法,独以士相见为名者,以其两士职位不殊同类昵近,故以士相见为目云云,士相见于五礼属宾礼者,案周礼大宗伯五礼宾礼之别,有八春朝,夏宗,秋觐,冬遇,时会殷同此六者是五等诸侯见天子兼有自相朝觐之礼。彼又云时聘曰问,殷頫曰视,二者是诸侯使臣出聘天子及自相聘之礼。并执玉帛而行,无执禽摰之法,此属直新升为士大夫之等同国执禽摰相见,及见君之礼。虽非出聘,亦是宾主相见之法。故属宾礼也。且士卑唯得作介从君与卿大夫出向他国无身自聘问之事。案《周礼行人》是士官,其有美恶,无礼特行,无介始得出,向他邦亦非聘问之法也。然昏冠及丧祭尊卑各自有礼,及执摰相见,唯有此士相见,其篇内含卿大夫相见以其新升为士,或士自相见,或士往见卿大夫,或卿大夫下见士,或见己国君,或士大夫见他国君来朝者,新出仕从微至著,以士为先后更有功乃升为大夫已上故以士为总号也,又天子之孤卿大夫士与诸侯之孤卿大夫士执挚既同相见之礼,亦无别也。
请见

士相见之礼,贽,冬用雉,夏用腒,左头奉之,曰:某也愿见,无由达,某子以命命某见。
〈注〉贽所执以至者,君子见于所尊敬,必执贽以将其厚意也。士贽用雉者,取其耿介交有时别有伦也。雉必用死者,为其不可生服也。夏用腒,备腐臭也。左头,头阳也。无由达言,久无因缘以自达也。某子,今所因缘之姓名也。以命者,称述主人之意,今文头为脰。〈疏〉释曰:自此至送于门外。再拜论士,与士相见之事,士贽用雉者,对大夫以上所执羔雁不同也。云取其耿介,交有时,别有伦也者,伦类也。雉交接有时至于别后则雄雌不杂谓春交秋别也,雉必用死者,尚书云:三帛二生一死。士执雉义,取耿介,为君致死也。案周礼庖人云夏行腒鱐。郑云腒乾雉暵热而乾,乾则不腐臭,故此取不腐臭也。云左头,头阳也者。曲礼云执禽者,左首虽死,犹
尚左以从阳也。〈仪礼图〉刘敞曰:挚者,致也。所以致其志也。卿羔大夫雁士雉羔也者,言柔而有礼也。雁也者,言进退知时也。雉也者,言死其节也。故卿以有礼为志,大夫以进退为志,士以死节为志。

主人对曰:某子命某见,吾子有辱,请吾子之就家也。某将走见。
〈注〉有又也某子命某往见,今吾子又自辱来序其意也,走犹往也。今文无走。〈疏〉释曰:云某子命某见者,某子则是绍介姓名,以某子是中间之人,故宾主共称之也。

宾对曰:某不足以辱命,请终赐见。
〈注〉命谓请吾子之就家。

主人对曰:某不敢为仪,固请吾子之就家也。某将走见。
〈注〉不敢为仪,言不敢外貌为威仪忠诚,欲往也,固如故也。〈疏〉释曰:固为坚固,坚固则如故。

宾对曰:某不敢为仪,固以请。
〈注〉言如固请终赐见也。

主人对曰:某也固辞不得命,将走见,闻吾子称贽,敢辞贽。
〈注〉不得命者,不得见许之命也。走,犹出也。称举也。辞其贽为其大崇也。〈疏〉释曰:凡宾主相见,唯此新升为士,有贽又初不相识,故有贽为重,对重相见则无贽为轻,是以始相见,辞之为大崇故也。

宾对曰:某不以贽不敢见。
〈注〉见于所尊,敬而无贽,嫌大简。

主人对曰:某不足以习礼,敢固辞。
〈注〉言不足习礼者不敢当其崇礼来见己〈疏〉释曰:宾以崇礼来见主人,今主人不敢当其崇礼来见己,故变文言不足以习礼也。

宾对曰:某也不依于贽,不敢见,固以请。
〈注〉言依于贽谦自卑也

主人对曰:某也固辞不得命,敢不敬从。出迎于门外,再拜,宾答再拜,主人揖入门右,宾奉贽入门左。主人再拜,受,宾再拜,送贽,出。
〈注〉右,就右也。左,就左也。受贽于庭既拜,受送则出矣。不受贽于堂下,人君也。今文无也。〈疏〉释曰:凡门,出则以西为右,以东为左,入则以东为右,以西为左。依宾西主东之位也。知受贽于庭者,以其入门左右,不言揖让而升之事,故知在庭也。宾拜送贽讫出则去还家,无意得待主人留己也。聘礼宾升堂致命授玉又下云君在堂升见无方阶亦是升堂见君法,故云不于堂下人君也。

主人请见,宾反见,退。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注〉请见者,为宾崇礼来相接以矜庄欢心未交也。宾反见则燕矣,下云凡燕见于君至凡侍坐于君子,博记反见之燕义臣初见于君,再拜奠贽而出。〈疏〉释曰:郑解主人留宾之意,云请见者为宾崇礼来相接,则执贽来见也。云以矜庄欢心,未交也者,正谓入门拜受拜送时,宾主俱矜庄相敬欢心未交也。云宾反见则燕矣者,士冠礼宾士昏纳采之等礼记皆有礼宾飨宾之事明此行礼主人留必不虚,宜有欢燕。故云则燕矣。臣始事见于君法礼毕奠挚而出君亦当遣人留之燕也。臣尚燕,他邦有燕可知。
复见

主人复见之以其贽,曰:向者,吾子辱使某见,请还贽于将命者。
〈注〉复见之者,礼尚往来也。以其贽谓向时所执来者也。向曩也。将,犹传也。传命者,谓摈相也。〈疏〉释曰:自此至宾,退送再拜,论主人还于宾之事五等诸侯身自出朝,及遣臣出聘,以其圭璋重不可遥复朝聘讫,即还之璧琮财轻故不还彼朝聘用玉自为一礼,有不还之义,其在国之臣自执摰相见,虽禽摰皆还之臣,见于君,则不还义与朝聘,异不可相决也。出接宾曰摈入诏,礼曰相一也。故聘礼与冠义皆云每一门止一相是谓摈介为相也。

主人对曰:某也既得见矣。敢辞。
〈注〉让其来答己也〈疏〉释曰:上言主人者据前为主人而言,此云主人者,谓前宾,今在己家而说也。

宾对曰:某也非敢求见,请还贽于将命者。
〈注〉言不敢求见嫌亵主人不敢当也。〈疏〉释曰:乡者主人见己,今即来见主人,宾主频见,是亵也嫌亵主人不敢更相见也。故直云还挚而已。

主人对曰:某也既得见矣。敢固辞。
〈注〉固如故也

宾对曰:某不敢以闻,固以请于将命者。
〈注〉言不敢以闻,又益不敢当。〈疏〉释曰:上云非敢求见,此云不敢以闻,耳闻疏于目见,故云又益不敢当也。

主人对曰:某也固辞,不得命,敢不从。
〈注〉许受之也,异日则出迎,同日则否。〈疏〉释曰:下云宾奉贽入,不言主人出迎,又不言厥明,是与前相见同日知异日出迎者,乡饮酒礼云明日乃息司正,主人出迎之,司正犹迎之,况同僚乎。是知异日出迎也。

宾奉贽入,主人再拜受,宾再拜送贽,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士见大夫

士见于大夫,终辞其贽,于其入也,一拜,其辱也。宾退,送再拜。
〈注〉终辞其贽,以将不亲答也。凡不答而受其贽,唯君于臣耳。大夫于士不出迎入一拜,正礼也。送再拜,尊贤。〈疏〉释曰:事未至,谓之将。如上士相见,宾来见士后将亲答,就士家则辞,而受其贽,此将不亲答,终不受也。经直云终辞其贽不言一辞,再辞略而不言也。
尝为臣

若尝为臣者,则礼辞其贽,曰:某也辞不得命,不敢固辞。
〈注〉礼辞一辞其贽而许也,将不答而听其以贽入。有臣道也

宾入奠贽,再拜,主人答壹拜。
〈注〉奠贽尊卑,异不亲授也,古文壹为一。

宾出,使摈者还其贽于门外,曰:某也使某还贽。
〈注〉还其贽者,辟正君也。〈辟音避〉

宾对曰:某也既得见矣。敢辞。
〈注〉辞君还其贽也,今文无也。

摈者对曰:某也命某,某非敢为仪也。敢以请。
〈注〉还贽者,请使受之。〈通解〉今案某也,盖主人之名。

宾对曰:某也夫子之贱私,不足以践礼,敢固辞。
〈注〉家臣称私贱行也,言某臣也,不足以行宾客礼,宾客所不答者,不受贽。

摈者对曰:某也使某,不敢为仪也。固以请。
〈注〉言使某尊君也,或言命某传言耳。

宾对曰:某固辞不得命,敢不从。再拜,受。
〈注〉受其贽而去之。〈疏〉释曰:以其尝为臣为轻,既不受其挚又相见无飨燕之礼,故郑云而去之,以绝之也。
大夫相见

下大夫相见以雁,饰之以布,维之以索,如执雉。
〈注〉雁取知时,飞翔有行列也。饰之以布,谓裁缝衣其身也,维谓系联其足。〈疏〉释曰:言下大夫者,国皆有三卿五大夫。言上大夫据三卿,则此下是五大夫也。二十七士与五大夫转相副贰,则三卿宜有六大夫,而五者何休。云司马事省阙一大夫又释曰:雁木落南翔冰泮北徂随阳南北义,取大夫能从君政,教而施之,飞翔有行列者,义取大夫能依其位次,尊卑有叙也。上士执雉左头奉之执雁者,亦左头奉之也。案曲礼云饰羔雁者,以彼天子,卿大夫非直以布上,又画之,此诸侯卿大夫执挚虽与天子之臣同饰羔雁者,直用布为饰,无彼不言士则天子之士与诸侯之士同,亦无饰,士贱,故无别也。

上大夫相见以羔,饰之以布,四维之结于面,左头如麛执之。
〈注〉上大夫,卿也。羔取其从帅,群而不党也。面前也。系联四足,交出背上,于胸前结之也。如麛执之者,秋献麛有成礼如之或曰:麛孤之摰也,其礼盖谓左执前足,右执后足,今文头为脰。〈疏〉释曰:卿也者,即三卿也。凡羔羊群,皆有引帅,若卿之从君之命者也。羊羔群而不党,义取三卿亦皆正直,虽群居不阿党也。案大宗伯及大行人与聘礼皆云,孤执皮帛,谓天子之孤与诸侯之孤,执皮帛今此执麛者,谓新升为孤见己君法至馀事,则皆皮帛也。

如士相见之礼。
〈注〉大夫虽挚异其仪犹如士。〈疏〉释曰:此下大夫及卿其挚,虽有羔雁之异,其相见之仪,则皆如士也。或两大夫,或两卿相见,皆如上文某也愿见,无由达已下至,主人拜送于门外也。
相见而言

凡言非对也。妥而后传言。
〈注〉凡言谓己为君言事也妥,安坐也。传言,犹出言也。若君问可对,则对,不待安坐也。古文妥为绥。

与君言,言使臣;与大人言,言事君,与老者言,言使弟子;与幼者言,言孝弟于父兄;与众言,言忠信慈祥;与居官者言,言忠信。
〈注〉博陈燕见言语之仪也。言使臣者,使臣之礼也。大人,卿大夫也。言事君者,臣事君以忠也。祥善也,居官谓士以下。〈疏〉释曰:此总说尊卑,言语之别,君以使臣为主臣,以事君为正无妨更言馀事已下皆随事为主可也。老者谓七十致仕之人,大夫致
仕为父,师士致仕为少师,教乡闾子弟雷次宗云学生事师虽无服,有父兄之恩,故称弟子也幼,即弟子之类众非朝廷之臣,但是乡闾长幼共聚之处居官者,在朝之士也。
相见而视

凡与大人言,始视面,中视抱,卒视面,毋改,众皆若是。
〈注〉始视面谓观其颜色,可传言未也。中视抱容其思之且为敬也。卒视面察其纳己言否也,毋改谓传言。见答应之间当正容体以待之,毋自变动为嫌解惰,不虚心也。众谓诸卿大夫同在此者,皆若是其视之仪,无异也。古文毋作无今文众为终。
侍坐于君子。

凡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问日之早晏,以食具告,改居,则请退可也。
〈注〉君子谓卿大夫及国中贤者也志倦,则欠体倦则伸问日晏,近于久也,具犹办也,改居谓自变动也,古文伸作信,早作蚤。〈疏〉释曰:此陈侍坐于君子之法。

夜侍坐,问夜,膳荤,请退可也。
〈注〉问夜问其时数也,膳荤谓食之荤辛物葱薤之属,食之以止卧古文荤作薰。〈疏〉释曰:问其时数,谓若钟鼓漏刻之数也。
长者请见

若先生异爵者,请见之则辞。辞不得命,则曰某无以见,辞不得命。将走见,先见之。
〈注〉先生,致仕者也。异爵谓卿大夫也,辞辞其自降而来。走,犹出也。先见之者出,先拜也。曲礼曰:主人敬宾则先拜宾。〈疏〉释曰:云异爵谓卿大夫也者。此士相见本文,故以卿大夫为异爵也。
称寡君,不称寡君。

非以君命使,则不称寡大夫。士则曰寡君之老。
〈注〉谓摈赞者,辞也。不称寡君,不言寡君之某言姓名而已。大夫卿士其使则皆曰:寡君之某。〈疏〉释曰:玉云大夫私事,使私人摈则称名,以其非聘问之礼也。聘礼云:若有言则以束帛如享礼是也。大夫士则曰:寡君之老,为公事使者也。但士无特聘,问或作介往他国,亦有称谓,而云寡君之士某也。
执币执玉

凡执币者不趋,容弥蹙以为仪。
〈注〉不趋主,慎也。以进而益恭,为威仪耳。今文无容。〈疏〉释曰:案小行人合六币玉、马皮、圭璧、帛皆称币。下文别云执玉,则此币谓皮马享币及禽挚皆是。凡趋有二种:有疾趋,行而张足,曰趋是也;有徐趋,则下文舒武举前曳踵是也。今此经云不趋者,不为疾趋,故云主慎也。既不云疾趋,又不为下文徐趋,但疾徐之间,为之故以进而益恭,为威仪也。

执玉者则唯舒。武举前曳踵。
〈注〉唯舒者重玉器尤慎也,武迹也,举前曳踵,备跲也。今文无者古文曳作枻。〈疏〉释曰:此篇直见在国以禽挚相见之礼,无执玉朝聘邻国之事而云执玉者,因执挚相见,故兼言朝聘执玉之礼也。案玉云执龟玉不趋,不趋者,不为疾趋。又曲礼云,凡执主器执轻如不克,故为重玉器尤慎也。

士相见受挚图


〈按此图见仪礼图乃宋人杨复所著故附见于后〉

《周礼》《秋官》

《大行人》

凡诸侯之邦交,岁相问也。殷相聘也。世相朝也。

《司仪》

凡诸侯之交,各称其邦而为之弊。掌交掌以节与弊巡邦国之诸侯,及其万民之所聚者,道王之德意志虑,使咸知王之好恶,辟行之,使和诸侯之好,达万民之说,举邦国之通事,而结其交好。〈疏〉自诸侯而及万民,所以通上下之情也。通事谓
诸侯朝觐聘问之礼,凡此皆所以结其交与好也。

《宋·林洪山家清事》《山林交盟》

山林交与市朝异,礼贵简,言贵直,所尚贵清善,必相荐,过必相规,疾病必相救药,书尺必直言事初见用刺不拘服色主肃入叙坐称呼以号,及表字不以官讲,问必实言所知所闻事,有父母者,必备刺拜报谒同自后传入一揖坐诗文随所言,毋及外事、时政、异端、饮食随所具会次坐序,以齿不以贵贱,僧道易饮随量,诗随意坐起自如,不许逃席。乏使令则供执役请必如期毋违。客例有干,实告及归,不必谢,凡涉忠孝友爱事,当尽心无慢嫉,前辈须接诱,后学以期追,古风贵介公子有志于古者,必不骄人,苟非其人,不在兹约,凡我同盟,愿如金石。

《性理会通》《增损吕氏乡约》

礼俗相交 礼俗之交,一曰尊幼辈行,二曰造请拜揖,三曰请召送迎,四曰庆吊赠遗。
尊幼辈行凡五等曰尊者,谓长于己三十岁以上,在父行者。曰长者,谓长于己十岁以上,在兄行者。曰敌者,谓年上下不满十岁者,长者为稍长,少者为稍少,曰少者,谓少于己十岁以下者。曰幼者,谓少于己二十岁以下者。
造请拜揖,凡三条曰:凡少者、幼者于尊者、长者,岁首冬至,四孟月朔,辞见贺谢,皆为礼。见此外候问起居,质疑白事,及赴请召见,皆为燕。见深衣凉衫皆可。尊长令免,即去之。尊者受谒不报。长者岁首冬至具榜子报,之如其服;馀令子弟以己名,榜子代行。凡敌者,岁首冬至辞见、贺谢相往还。凡尊者、长者无事而至少者、幼者之家,惟所服。曰:凡见尊者、长者,门外下马俟于外,次乃通名,主人使将命者先出迎客,客趋入至庑间,主人出降阶,客趋进,主人揖之,升堂,礼见四拜,而后坐燕。见不拜退。凡相见主人,语终不更端则告退,或主人有倦色,或方干事而有所俟者,则告退可也。则主人送于庑下,若命之上马,则三辞许,则揖而退出大门,乃上马。不许则从其命,凡见敌者,门外下马,使人通名俟于庑下,或厅侧礼见则再拜,稍少者无拜,旅见则特拜,退则主人请就阶上马,徒行则主人送于门外,凡少者以下,则先遣人通名,主人具衣冠以俟客入门,下马则趋出迎拜升堂来报,礼则再拜谢客,止之则止,退则就阶上马,客徒行则迎于大门之外,送亦如之。仍随其行,数步揖之则止望其行,远乃入。曰:凡遇尊长于道,皆徒行则趋进揖尊长与之言则对,不则立于道侧,以俟尊长。已过乃揖而行,或皆乘马于尊者,则回避之于长者,则立马道侧。揖之俟过,乃揖而行。若己徒行而尊长乘马,则回避之。凡徒行遇所识乘马者,皆仿此。若己乘马而尊长徒行,望见则下马,前揖已避亦然。过既远乃上马,若尊长令上马,则固辞。遇敌者皆乘马,则分道相揖而过。彼徒行而不及避,则下马揖之,过则上马。遇少者以下,皆乘马。彼不及避,则揖之而过。彼徒行不及避,则下马揖之。于幼者,则不必下可也。
请召迎送,凡四条曰:凡请尊长饮食,亲往投书,礼薄则不必书,专召他客则不可兼召尊长,既来赴,明日亲往谢之。召敌者以书简,明日交使相谢,召少者用客目。明日客亲往谢曰:凡聚会,皆乡人则坐以齿非士类,则不然,若有亲则别序。若有他客,有爵者则坐,以爵不相妨者,犹以齿。若有异爵者,虽乡人亦不以齿,异爵谓命士大夫以上,今升朝官是,若特请召,或迎劳出饯,皆以专召者为上客。如婚礼则姻家为上客皆,不以齿爵为序。曰:凡燕集初坐,别设桌子于两楹间,置大杯于其上,主人降席立桌东西向,上客亦降席,立于桌西东向,主人取杯亲洗,上客辞,主人置杯桌子,上亲执酒斟之以器,授执事者,遂执杯以献上客,上客受之,复置桌子上。主人西向再拜,上客东向再拜,兴取酒,东向跪祭遂饮,以杯授赞者,遂拜,主人答拜,若少者以下为客饮,毕而拜,则主人跪受如常。上客酢,主人如前仪,主人乃献众宾如前,仪惟献酒不拜,若众宾中有齿爵者,则特献如上客之仪,不酢若婚会,姻家为上客,则虽少亦答其拜,曰凡有远出远归者,则送迎之。少者幼者,不过五里,敌者,不过三里。各期会于一处,拜揖如礼,有饮食则就饮食之,少者以下俟其既归,又至其家省之。
庆吊赠遗凡四条曰:凡同约有吉事则庆之冠子生子预荐登第进官之属,皆可贺。婚礼虽曰不贺,然礼有曰贺。娶妻者,盖但以物助其宾客之费而已。有凶事则吊之丧葬。水火之类每家只家长一人与同约者俱往,其书问亦如之。若家长有故,或与所庆吊者不相接,则其次者当之。曰凡庆礼如常仪,有赠物用币帛酒食果实之属,众议量力定数,多不过三五千,少至一二百,如情分厚薄不同,则从其厚薄。或其家力有不足,则同约为之借助器用及为营干。曰凡吊礼闻其初丧,〈闻丧同〉未易服,则率同约者深衣而往哭吊之。凡吊尊者,则为首者致辞而旅拜,敌以下则不拜。主人拜则答之,少者以下则扶之,不识生者则不吊,不识死者则不哭,且助其凡百经营之事,主人既成服,则相率素悫头素襕衫素带皆用白生纱绢,为之具酒果食物而往奠之,死者自敌以上,则拜而奠,以下则奠而不拜。主人不易服则不易服,主人不哭则亦不哭,情重则虽主人不变不哭亦变而哭之,赙礼用钱帛众议其数如庆礼及葬,又相率致赗,俟发引则素服而送之,赗如赙礼,或以酒食犒其役夫及为之干事及卒哭及小祥大祥皆常服吊之曰凡丧家不可具酒食衣服以待吊客,吊客亦不可受。曰凡闻所知之丧,或远不能往则遣使致奠,就外次衣吊服再拜哭而送之,惟至亲笃友为然,过期年则不哭,情重则哭其墓。

交谊总部总论一

《易经》

《比卦》

初六:有孚比之,无咎。
〈程传〉初六,比之始也。相比之道,以诚信为本,中心不信而亲人,人谁与之。故比之始,必有孚,诚乃无咎也。孚信之在中也。

有孚盈缶,终来有他,吉。
〈大全〉云峰胡氏曰:与人交,止于信亲比之初,能有诚信,所以比之无咎,及其诚信充实,则非特无咎,又有他吉也。


六三:比之匪人。
〈本义〉阴柔不中,正承乘应,皆阴所比,皆非其人之象。其占大凶,不言可知。〈大全〉三山刘氏曰:承乘应皆阴匪人之象,凡居者之邻,学者之友,仕者之同僚,皆所当戒也。

象曰:比之匪人,不亦伤乎。
〈程传〉人之相比求安吉也乃比于匪人反得悔吝其亦可伤矣。深戒失所比也。〈紫岩易传〉荀卿曰: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不闻其臭。言不善足以移人知,虑使流入邪恶也。三以柔居刚位,所比非人,几何不至丧身亡家,是可伤已。

《同人卦》

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贞。
〈程传〉同人者以天下大同之道,则圣贤大公之心也,常人之同者,以其私意所合,乃䁥比之情耳,故必于野谓不以䁥,近情之所私而于郊野旷远之地,既不系所私,乃至公大同之道,无远不同也。其亨可知,能与天下大同,是天下皆同之也。何险阻之有。故利涉大川,小人用其私意,所比者虽非亦同,所恶者虽是亦异,故其所同者,则为阿党,盖其心不正也。故同人之道,利在君子之贞正。


初九:同人于门,无咎。
〈程传〉九居同人之初而无系应,是无偏私同人之公者也。故为出门,同人出门谓在外,在外则无私昵之偏,其同博而公,如此则无过咎也。〈集成〉龚氏曰:同人之道,莫善于无应,莫不善于有应,有应则有偏系之私,无应则无适莫之累,初九出门而与人同,无适莫也,何咎之有。

象曰:出门同人,又谁咎也。
〈程传〉出门同人于外,是其所同者广无所偏,私人之同也,有厚薄亲疏之异,过咎所由生也。既无所偏党,谁其咎之。〈紫岩易传〉君子之同,非物我尽忘,浑浑与世为一,如老庄所为也。彼将有以用其同于天下,使天下各蒙其惠利不苟然耳。


上九:同人于郊,无悔。
〈本义〉居外无应物莫与同然亦可以无悔。故其象占如此〈集成〉国外曰郊,郊外曰野,同人之世,众皆争非,其应上九处一卦之外,而无争夺之私,同人于郊者也,何悔之有。

《随卦》

初九:官有渝,贞吉。出门交有功。
〈程传〉出门交有功,人心所从,多见亲爱者也。常人之情,爱之则见其是,恶之则见其非。故妻孥之言,虽失而多从。所憎之言,虽善为恶也。苟以亲爱而随之,则是私情所与。岂合正理。故出门而交,则有功也。出门谓非私䁥交不以私,故其随当而有功。

象曰:出门交有功,不失也。
〈程传〉出门而交,非牵于私,其交必正矣。正则无失而有功。

《睽卦》

初九:悔亡,丧马勿逐,自复;见恶人,无咎。
〈程传〉恶人,与己乖异者也。见者,与相通也。当睽之时,虽同德者相与,然小人乖异者至,众若弃绝之不几,尽天下以仇君子乎。如此则失含弘之义,致凶咎之道也。又安能化不善而使之合乎。故必见恶人则无咎也。

象曰:见恶人,以辟咎也。
〈程传〉睽离之时,人情乖违求和合之且病其不能得也。若以恶人而拒绝之,则将众仇于君子而祸咎至矣。故必见之所以免辟怨咎也,无怨咎则有可合之道。


九四:暌孤,遇元夫,交孚,厉无咎。
〈程传〉九四以阳刚之德,当暌离之时,孤立无与,必以气类相求而合,是以遇元夫也,元夫犹善士也,四与初皆以阳处一卦之下,居相应之位,当暌乖之时,各无应援,自然同德相亲,故会遇也。同德相遇,必须至诚,相与交孚,各有孚,诚也。〈本义〉暌孤谓无应遇,元夫谓得初九,交孚谓同德相信。

象曰:交孚无咎,志行也。
〈程传〉君子当暌乖之时,上下以至诚相交,协志同力,则其志可以行,不止无咎而已。

《萃卦》

六三:萃如,嗟如,无攸利,往无咎,小吝。
〈程传〉三阴柔不中正之人也。求萃于人而人莫与,故欲萃如则为人弃绝。而嗟如不获,萃而嗟恨也。〈本义〉戒占者,当近舍不正之强援而远结正应之穷交,则无咎也。

《兑卦》

九四:商兑,未宁,介疾有喜。
〈程传〉上承中正,下比柔邪,故不能决而商度未宁谓拟议所从而未决,未能有定也。若介然守正而疾远邪恶,则有喜也。

《涣卦》

六四:涣其群,元吉。
〈本义〉居阴得正上承九五当济涣之任者也下无应与为能散其朋党之象占者如是则大善而吉

《系辞上传》

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
〈本义〉言君子之道,初若不同而后实无间断,金如兰言物莫能间,而其言有味也。

《系辞下传》

子曰:知几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其知几乎。
〈大全〉朱子曰:知几其神乎。便是这事难如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逊,今有一样人其不畏者,又言过于直其畏谨者,又缩做一团,更不敢说一句话,此便是晓不得那几。若知几则自中节无此病矣。君子上交贵于恭逊,恭则便近于谄下。交贵于和,易和则便近于渎盖。恭与谄相近,和与渎相近,只争些子便至于流也。又曰:凡人上交,必有些小趋奉底心。下交,必有些小简傲底心。所争又只是些子能于此而察之,非知几者莫能。

《诗经》《唐风杕杜》

有杕之杜,其叶湑湑。独行踽踽,岂无他人。不如我同父,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无兄弟,胡不佽焉。
〈朱注〉此无兄弟者自伤其孤,特而求助于人之词。言杕然之杜,其叶犹湑湑,然人无兄弟,则独行踽踽,曾杜之不如矣。然岂无他人之可与同行也哉。特以其不如我兄弟,是以不免于踽踽耳。于是嗟叹行路之人,何不闵我之独行,而见亲怜我之无兄弟,而见助乎。

有杕之杜,其叶菁菁。独行睘睘,岂无他人。不如我同姓,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无兄弟,胡不佽焉。

《有杕之杜》

有杕之杜,生于道左。彼君子兮,噬肯适我。中心好之,曷饮食之。
〈朱注〉此人好贤而恐不足以致之,故言此杕然之杜生于道左,其荫不足以休息,如己之寡弱,不足恃赖,则彼君子者,亦安肯顾而适我哉。然其中心好之则不已也,但无自而得饮食之耳。夫以好贤之心如此,则贤者安有不至而何寡弱之足患哉。

有杕之杜,生于道周。彼君子兮,噬肯来游。中心好之,曷饮食之。

《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愬洄从之,道阻且长。愬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朱注〉言秋水方盛之时,所谓彼人者,乃在水之一方,
上下求之而皆不可得,然不知其何所指也。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愬洄从之,道阻且跻。愬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愬洄从之,道阻且右。愬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小雅·隰桑》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朱注〉此喜见君子之诗,言隰桑有阿,则其叶有难矣。既见君子,则其乐何如哉。然所谓君子,则不知其何所指矣。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朱注〉言我中心诚爱君子,而既见之,则何不遂以告之,而但中心藏之,将使何日而忘之耶。《楚辞》所谓思公子兮,未敢言意,盖如此爱之根于中者深,故发之迟而存之久也。
《春秋四传》隐公元年,祭伯来传。
《春秋》:冬十有二月,祭伯来。
〈注〉此王臣私交之始。

《榖梁传》:来者,来朝也。其弗谓朝,何也。寰内诸侯,非有天子之命,不得出会诸侯,不正其外交,故弗与朝也。《胡传》:人臣义无私交,大夫非君命不越竟,所以然者,杜朋党之原为后世事君而有贰心者之明戒也。

《礼记》《曲礼》

大上贵德,其次务施报,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集说〉马氏曰:礼之设,所以缘人情也。圣人因人情之所乐制为往来之礼,所以使天下之人亹亹而不倦也。夫献而必有酬,酬而必有酢,此往来之礼见于燕饮也。主人出迎则客固辞,客就东阶则主人固辞,此往来之礼见于际接也。其往而不来,来而不往,则礼失其报而为礼者,有时而怠矣。永嘉戴氏曰:圣人制礼,使民知有往来,柔伏天下好争之心于跪拜俯伏辞逊,唯诺之间,人不知其为功也而曰:礼所以为多事。是亦不察于制礼之本矣。以此坊民,犹有一言之不酬,一拜之不答,而两国为之暴骨者,况绝灭礼乐置天下于无事乎。


君子不尽人之欢,不竭人之忠,以全交也。
〈注〉欢谓饮食,忠谓衣服之物。〈疏〉正义曰:此明君子所行之事也。明与人交者,不宜事事悉受若使彼罄尽,则交结之道不全,若不竭尽,交乃全也。〈集说〉长乐陈氏曰:君子责己重以周,责人轻以约,故尽欢以交人,而不尽人之欢。竭忠以交人,而不竭人之忠。孟子曰:爱人不亲,反其仁礼,人不答,反其敬。夫爱人至于不亲,礼人至于不答,犹且自反而不责人,则于其交也。庸可责其欢忠之尽乎。广安游氏曰:其人于己所求,欢以承命则其求宜有所止,求而不止则欢有时而穷,故其人之欢不可求之以尽也。其人于己所望尽忠竭诚,然所望当有所止,苟望之而不止,则忠有时而竭,故其人之忠不可使至于竭也。尽人之欢,如虞公求玉于虞叔,叔既献之而又求其宝剑,故虞叔遂伐虞公,此尽人之欢也。楚共王归知罃而问何以报我,知罃不应而楚子责以必报不谷,是竭人之忠也。如古注之说,则不尽人之欢。若陈敬仲之乐饮而不继以烛是矣不竭人之忠。若孔子出行不假雨具于子夏是矣,君子之与人交,所以贵辞,贵让,贵有节,贵不迫于人,贵不干掩人之私,皆所以不尽欢,不竭忠之意也。

《表记》

子曰: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是故君子貌足畏也。色足惮也。言足信也。
〈疏〉不失足之容仪而作夸毗进退于众人。不失色之容仪而作籧篨戚施于众人。不失口之容仪而作谄私曲媚于众人。


子曰:无辞不相接也。无礼不相见也。欲民之毋相亵也。
〈注〉辞所以通情也,礼谓挚也,〈陈注〉必以辞,必以礼者,交际不可苟也。苟则亵亵,则不敬此交之,所以易疏也。


子曰:君子于有丧者之侧,不能赙焉。则不问其所费,于有病者之侧,不能馈焉。则不问其所欲,有客不能馆,则不问其所舍,故君子之接如水,小人之接如醴,君子淡以成,小人甘以坏,小雅曰:盗言孔甘,乱是用餤。
〈注〉水相得合而已,酒醴相得则败,淡无酸酢少味也。接或为交,〈陈注〉三者不能则不问,不可以虚言待人也。〈大全〉君子之接人也以信而不以苟说,人故如水淡而可久。于此三者不能惠则不问此交之所以全而无后怨。故曰:淡以成小人之接人也,苟说而不以信,故如醴之甘而不可久于此。三者能问而不能惠取,悦于顷刻,此交之所以难保。故曰:甘以坏。

子曰:君子不以口誉人,则民作忠,故君子问人之寒则衣之,问人之饥则食之,称人之美则爵之,国风曰: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注〉皆为有言不可以无实。

子曰:口惠而实不至,怨菑及其身,是故君子与其有诺责也。宁有已怨,国风曰: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大全〉吕氏曰:有求而不许,始虽咈人之意而终不害乎信,故其怨小,诺人而不践始虽不咈人意而终害乎信,故其责大。

子曰:君子不以色亲人,情疏而貌亲,在小人则穿窬之盗也。与子曰:情欲信,辞欲巧。
〈疏〉辞欲巧者,言君子情貌欲得信实,言辞欲得和顺,美巧不违,逆于理与巧言令色者,异〈陈注〉巧当作考即曲礼,则古昔称先王之谓也。〈大全〉吕氏曰:穿窬之盗,欺人之不见以为不义而已。色亲人者,巧言令色足恭无诚心以将之,情疏貌亲,主于为利,亦欺人之不见也。

《儒行》

儒有慕贤而容众,毁方而瓦合,其宽裕有如此者。
〈疏〉方谓物之方正,有圭角锋铓也。瓦合谓瓦器破而相合也,言儒者身虽方正毁屈,己之方正下同,凡众如破去,圭角与瓦器相合也。


儒有闻善以相告也,见善以相示也,爵位相先也,患难相死也,久相待也,远相致也,其任举有如此者。
〈注〉相先犹相让也,久相待谓其友久在下位不升,己则待之乃进也。远相致者,谓己得明君而仕友在小国不得志,则相致远也。

《孔子家语》《好生》

曾子曰:狎甚则相简,庄甚则不亲,是故君子之狎足以交欢,其庄足以成礼。孔子闻斯言也。曰:二三子志之,孰谓参也不知礼乎。

《六本》

齐高庭问于孔子曰:庭不旷山,不直地,衣穰而提贽,精气以问事君子之道,愿夫子告之。孔子曰:贞以干之,敬以辅之,施仁无倦,见君子则举之,见小人则退之。去女恶心而忠与之,效其行,脩其礼,千里之外,亲如兄弟。行不效,礼不脩,则对门不女通矣。

《庄子》《人间世》

凡交近则必相靡以信,远则必忠之以言。言必或传之。夫传两喜两怒之言,天下之难者也。夫两喜必多溢美之言,两怒必多溢恶之言。凡溢之类也妄,妄则其信之也莫,莫则传言者殃。故法言曰:传其常情,无传其溢言,则几乎全。

《天地》

至德之世,端正而不知以为义,相爱而不知以为仁,实而不知以为忠,当而不知以为信,蠢动而相使,不以为赐,是故行而无迹,事而无传。

《刻意》

无所于迕,虚之至也;不与物交,澹之至也;无所于逆,粹之至也。

《渔父》

人有八疵,非其事而事之,谓之总;莫之顾而进之,谓之佞;希意道言,谓之谄;不择是非而言,谓之谀;好言人之恶,谓之谗;析交离亲,谓之贼;称誉诈伪以败恶人,谓之慝;不择善否,两容颊适,偷拔其所欲,谓之险。此八疵者,外以乱人,内以伤身,君子不友,明君不臣。

《荀子》《不苟》

君子易知而难狎,易惧而难胁,畏患而不避义死,欲利而不为所非,交亲而不比,言辩而不辞,荡荡乎其有以殊于世也。君子能亦好,不能亦好;小人能亦丑,不能亦丑。君子能则宽容易直以开导人,不能则恭敬繜绌以畏事人;小人能则倨傲僻违以骄溢人,不能则妒嫉怨诽以倾覆人。故曰:君子能则人荣学焉,不能则人乐告之;小人能则人贱学焉,不能则人羞告之。是君子小人之分也。君子宽而不僈,廉而不刿,辩而不争,察而不激,宽立而不胜,坚彊而不暴,柔从而不流,恭敬谨慎而容。夫是之谓至文。诗曰:温温恭人,维德之基。此之谓矣。君子崇人之德,扬人之善,非谄谀也;正义直指,举人之过,恶非毁疵也;言己之光美,拟于舜禹,参于天地,非夸诞也;与时屈伸,柔从若蒲苇,非慑怯也;刚强猛毅,靡所不信,非骄暴也;以义变应,知当曲直故也。诗曰: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此言君子之能以义屈伸变应也。

《非相》

人有三不祥:幼而不肯事长,贱而不肯事贵,不肖而不肯事贤,是人之三不祥也。人有三必穷:为上则不能爱下,为下则好非其上,是人之一必穷也;乡则不若,背则谩之,是人之二必穷也;知行浅薄,曲直有以县矣,然而仁人不能推,知士不能明,是人之三必穷也。

《臣道》

仁者必敬人。敬人有道,贤者则贵而敬之,不肖者则畏而敬之;贤者则亲而敬之,不肖者则疏而敬之。其敬一也,其情二也。若夫忠信端悫,而不害伤,则无接而不然,是仁人之质也。忠信以为质,端悫以为统,礼义以为文,伦类以为理,喘而言,臑而动,而一可以为法则。诗曰:不僭不贼,鲜不为则。此之谓也。恭敬、礼也;调和、乐也;谨慎、利也;斗怒、害也。故君子安礼乐利,谨慎而无斗怒,是以百举不过也。

《法行》

曾子曰:同游而不见爱者,吾必不仁也;交而不见敬者,吾必不长也;临财而不见信者,吾必不信也。三者在身曷怨人。怨人者穷,怨天者无识。失诸己而反诸人,岂不亦迂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交谊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