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母党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一百七卷目录

 甥舅部纪事二
 甥舅部杂录
 母党部汇考
  尔雅〈释亲〉
  刘熙释名〈释亲属〉
 母党部总论
  礼记〈檀弓 服问〉
 母党部艺文
  姨母帖         晋王羲之
  又             前人
  东阳帖          王献之
 母党部纪事

家范典第一百七卷

甥舅部纪事二

《魏书·献明皇后贺氏传》:后生太祖。后弟染干忌太祖之得人心,举兵围逼。后出谓染干曰:汝等今安所置我,而杀吾子也。染干惭而去。
《昭成子孙传》:昭成子窟咄。昭成崩后,刘显之遣弟亢泥等迎窟咄,于是诸部骚动。太祖左右于桓等谋应之,同谋人单乌干以告。太祖虑骇人心,沈吟未发。后三日,桓以谋白其舅穆崇,崇又告之。太祖乃诛桓等五人,馀原不问。〈按《穆崇传》:崇外甥姓于名植,与此传异,查北史及别本皆然。盖桓植字画相近,乃当日史氏之误也。志之以俟知者。〉
《韦阆传》:阆从子崇,字洪基。父肃,崇年十岁,父卒,母郑氏以入国,因寓居河洛。少为舅兖州刺史郑义所器赏。
《李冲传》:冲,字思顺,转南部尚书,进爵陇西公,综摄内外,冲从甥阴始孙孤贫,往来冲家,至如子侄。有人求官,因其纳马于冲,始孙辄受而不为言。后假方便,借冲此马,马主见冲乘马而不得官,后乃自陈始末。冲闻之,大惊,执始孙以状款奏,始孙坐死。其处要自厉,不念爱恶,皆此类也。
《陈奇传》:奇,字修奇,河北人也,妹适常氏,有子曰矫之。仕历郡守。奇所注《论语》,矫之传掌,未能行于世。《仇洛齐传》:洛齐,中山人,本姓侯氏。外祖父仇款,生二子,长曰嵩,嵩有二子,长曰广,小曰盆。嵩妹子洛齐生而非男,嵩养为子,因为之姓仇。初嵩长女有姿色,充冉闵宫闱,闵破,入慕容俊,又转赐卢豚。生子鲁元,有宠于世祖,而知外祖嵩已死,唯有三舅,每言于世祖,世祖为访其舅。是时东方罕有仕者,广、盆皆不乐入平城,洛齐独请行,曰:我养子,兼人道不全,当为兄弟试祸福也。乃乘驴赴京。鲁元候知将至,结从者百馀骑,迎于桑乾河,见而下拜,从者亦同致敬。入言于世祖,世祖问其才用所宜,将授之以官。鲁元曰:臣舅不幸生为阉人,唯合与陛下守宫闱耳。而不言其养子。世祖矜焉,赐以奴马,引见。寻拜武卫将军,俄而赐爵文安子,稍迁给事黄门侍郎。
《高崇传》:崇,字积善,父潜,显祖初归国,赐爵开阳男,居辽东,诏以沮渠牧犍女赐潜为妻,封武威公主。拜驸马都尉,加宁远将军,卒。舅氏坐事诛,公主痛本生绝嗣,遂以崇继牧犍后,改姓沮渠。景明中,启复本姓,袭爵。
《氐传》:氐者,西夷之别种,汉建安中,有杨腾,腾后有名飞龙,渐彊盛,晋武帝假平西将军。无子,养外甥令狐茂搜为子。惠帝元康中,茂搜自号辅国将军、右贤王,群氐推以为主。
《北齐书·杨愔传》:愔,字遵彦,小名秦王,弘农华阴人。父津,魏时累为司空侍中。愔儿童时,口若不能言,而风度深敏,出入门闾,未尝戏弄。六岁学史书,十一受《诗》《易》,好《左氏春秋》。幼丧母,曾诣舅源子恭,与之饮,问读何书,曰:诵《诗》。子恭曰:诵至《渭阳》未邪。愔便号泣感噎,子恭亦对之歔欷,遂为之罢酒。子恭后谓津曰:常谓秦王不甚察慧,从今已后,更欲刮目视之。
《李浑传》:浑弟绘,字敬文。年六岁,便自愿入学,家人偶以年俗忌,约而弗许。伺其伯姊笔牍之閒,而辄窃用,未几遂通《急就章》。内外异之,以为非常儿也。及长,仪貌端伟,神情朗俊。河间邢晏,即绘甥也,与绘清言,叹其高远。每称曰:若披云雾,如对珠玉,宅相之寄,良在此甥。
《周书·梁士彦传》:士彦,字相如,閒居无事,恃功怀怨,与宇文昕、刘昉等谋反。其甥裴通知而奏之。伏诛。《王褒传》:褒,字子渊,与王克、刘珏、宗懔、殷不害等数十人,俱至长安。太祖喜曰:昔平吴之利,二陆而已。今定楚之功,群贤毕至。可谓过之矣。又谓褒及王克曰:吾即王氏甥也,卿等并吾之舅氏。当以亲戚为情,勿以去乡介意。于是授褒及克、殷不害等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常从容上席,资饩甚厚。褒等亦并荷恩盼,忘其羁旅焉。
《隋书·高祖外家吕氏传》:济南郡吕永吉是舅子,永吉从父道贵,性顽騃,言词鄙陋。初自乡里徵入长安,上见之悲泣。道贵略无戚容,但连呼高祖名,云:种未定不可偷,大似苦桃姊。是后数犯忌讳,动致违忤,上甚耻之。乃命高颎厚加供给,不许接对朝士。拜上仪同三司,出为济南太守,即令之任,断其入朝。道贵还至本郡,高自崇重,每与人言,自称皇舅。数将仪卫出入闾里,从故人游宴,官民咸苦之。
《唐书·高祖皇后窦氏传》:后,京兆平陵人。父毅,在周为上柱国,尚武帝姊襄阳长公主,入隋为定州总管、神武公。后生,发垂过颈,三岁与身等。读《女诫》《列女》等传,一过辄不忘。武帝爱之,养宫中,异他甥。时突厥女为后,无宠,后密谏曰:吾国未靖,虏且强,愿抑情抚接,以取合从,则江南、关东不吾梗。武帝嘉纳。及崩,哀毁同所生。闻隋高祖受禅,自投床下,曰:恨我非男子,不能救舅家祸。毅遽掩其口,曰:毋妄言,赤吾族。
《李晟传》:王佖者,晟之甥,武敢,闲骑射。晟在师,佖无不从。晟视佖与子姓等,其给与过之。晟兵罢,佖亦不见用。
《韩弘传》:弘,滑州匡城人。少孤,依其舅刘元佐。举明经不中,从外家学骑射。由诸曹试大理评事,为宋州南城将。事刘全谅,署都知兵马使。贞元十五年,全谅死,军中思元佐,以弘才武,共立为留后,请监军表诸朝。诏检校工部尚书,充宣武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惠宣太子业传》:业女弟淮扬、凉国二公主早卒,抚甥与己子均。
《李靖传》:靖,字药师,京兆三原人。姿貌魁秀,通书史。尝谓所亲曰:丈夫遭遇,要当以功名取富贵,何至作章句儒。其舅韩擒虎每与论兵,辄叹曰:可与语孙、吴者,非斯人尚谁哉。
《窦威传》:威兄子轨,字士则。迁益州道行台左仆射。其下有不用命即诛,初,以其甥为腹心,尝夜出,呼不时至,斩之。
《封伦传》:伦,字德彝,年方少,舅卢师道曰:是儿识略过人,当自致卿相。
《长孙无忌传》:无忌从父弟操,操子诠,无忌得罪,诠流巂州,有司希旨杀之。诠有甥赵持满者,工书,善骑射,力搏虎,走逐马,而仁厚下士,京师无贵贱爱慕之。为凉州长史,尝逐野马,射之,矢洞于前,边人畏伏。诠之贬,许敬宗惧持满才能仇己,追至京,属吏讯搒,色不变,曰:身可杀,辞不可枉。吏代为占,死狱中。
《李义琰传》:义琰改葬其先,使舅家移茔而兆其所。帝闻,怒曰:是人不可使秉政。
《韦述传》:述性嗜书,所撰无不备。安禄山乱,剽失皆尽,述独抱国史藏南山。身陷贼,污伪官。贼平,流渝州,为刺史薛舒所困,不食死。广德初,甥萧直为李光弼判官,诣阙奏事称旨。因理述仓卒奔逼,能存国史,贼平,尽送史官于休烈,以功补过,宜蒙恩宥。有诏赠右散骑常侍。
《杨炎传》:宰相元载与炎同郡,炎又元出也,故擢炎吏部侍郎、史馆修撰。载当国,阴择才可代己者,引以自近,后得炎,亲重无比。会载败,坐贬道州司马。
《颜杲卿传》:安禄山反,杲卿被杀,沈盈者,杲卿甥,有行义,明黄老学。解褐博野尉,与杲卿同死难。
《阳城传》:城,字亢宗,寡妹依城居,其子四十馀,痴不知人,城常负以出入。
《司空图传》:图,字表圣,河中虞乡人。年七十二。无子,以甥为嗣,尝为御史所劾,昭宗不责也。
《李素立传》:素立孙至远,苏颋,其出也,少失母,至远爱视甚谨,以女妻之。
《元万顷传》:万顷孙正,修名节,擢明经高第,舅孙逖与谈物理,叹己不逮。
《郝处俊传》:处俊,安陆人。父相贵,因隋乱,与妇翁许绍,归国,处俊甫十岁而孤,兄弟友睦,事诸舅谨慎。与舅许圉师同里,俱宦达;江、淮间为语曰:贵如郝、许。《张孝忠传》:孝忠子茂昭,茂昭少子克勤,开成中历左武卫大将军。有诏赐一子五品官,克勤以息幼,推与其甥,吏部员外郎裴夷直劾曰:克勤骪有司法,引庇它族,开后日卖爵之端,不可许。诏听,遂著于令。陈楚者,茂昭甥也,有武干,事茂昭,常统精卒从征伐。《浑传》:浑在诸部最南者。有释之鸷勇不凡,知朔方节度留后。仆固怀恩之走,声为归镇。释之曰:是必众溃。将拒之,其甥张韶曰:彼如悔祸还镇,渠可不纳。释之信之,乃纳怀恩。怀恩已入,使韶杀释之,收其军。已而恶韶,骂曰:若负舅,肯忠于我。折其胫,囚死弥峨城。《柳公绰传》:公绰子仲郢,拜京兆尹。中书舍人纥于𣳻诉甥刘诩殴其母,诩为禁军校,仲郢不待奏,即捕取之,死杖下,宦官以为言,改右散骑常侍,知吏部铨。《大唐新语》:姚崇外甥任奕、任异,少孤,养在崇家,乃与之立家产,谓之曰:汝,吾无间然矣,惜殊宗而代疏耳。命与其子连名,冀无别也。时人多之。
《集异记》:张相公镒,大历中守工部尚书判度支,因奏事称旨,代宗面许宰相,恩泽独厚。张公日日以冀,而累旬无耗。忽夜梦有人自门遽入,抗声曰:任调拜相。张惊寤,因思中外初无其人,寻绎不解。有外甥李通礼者,博学善智。张公因召而示之,令研其理。李生沉思良久,因贺曰:舅作相矣。张公即诘之,通礼答曰:任调反语是饶甜,饶甜无逾甘草,独为珍药,珍药反语,即舅名氏也。张公甚悦。俄有走马吏报曰:白麻适下。公拜中书侍郎平章事。
《唐国史补》:史牟,榷盐于解县,初变榷法,以中朝廷。有外甥十馀岁,从牟捡畦,拾盐一颗以归。牟知,立杖杀之。其姊哭而出救,已不及矣。
《摭言》:皇甫松,牛章公之甥,怨公不荐,为谤诗曰:夜入真珠室,朝游玳瑁宫。真珠,即公侍妾名也。
《南唐书·郑元素传》:元素,温韬之甥也。自言韬发昭陵,从埏道下,见宫室制度闳丽不异,人间中为正寝,东西厢列石床,床上石函中有铁匣,悉藏前世图书钟王墨迹,纸墨如新。韬悉取之。韬死,元素得之为多。《宋史·杨廷璋传》:廷璋子七人,皆不为求官,惟表其孤甥安崇勋得西头供奉官。崇勋,后唐枢密使重诲子也。
《赵安仁传》:安仁女弟适董氏,早寡,取归给养。其甥董灵运尚幼,躬自训导,为毕婚娶。
《鲁宗道传》:宗道,字贯之,少孤,鞠于外诸家。舅皆武人,颇易宗道,宗道益自奋励。
《黄寔传》:寔,字师是,陈州人。登进士第,历司农主簿,积官提举京西、淮东常平。元丰末,议罢提举官,命未布,寔舅章惇属蔡确徙寔提点开封县镇。迁提点梓州路、两浙刑狱,京东、河北转运副使。哲宗以寔为监司。苏辙在陈与寔游,因结昏,其后又与轼友善。绍圣党祸起,寔以章惇甥故获免,然亦不得久于朝著焉。《欧阳守道传》:守道,吉州人。里有张基丧其父,小祥,而舅氏讼以事,系之狱,使不得祭,邀其售己地以葬。守道闻之,叹曰:吾惟痛斯子之不得一哭其父也,且其痛奈何。明日告之邑令曰:此非人心,滨祭而缚之,挠葬而夺之,舅如此,是自食其肉也。请任斯子出,祭而复狱。令亟出之。其舅丑诬守道,守道亦不自辨。《黄庭坚传》:庭坚,幼警悟,读书数过辄成诵。舅李常过其家,取架上书问之,无不通,常惊,以为一日千里。《王贻永传》:贻永,性清慎寡言,颇通书,不好声技。初生十馀岁时,其舅魏咸信见而奇之,曰:后当类我。《吴越钱氏世家》:建隆元年,授俶天下兵马大元帅。俶舅宁国军节度吴延福有异图,左右劝俶诛之,俶曰:先夫人同气,安忍寘于法。言讫呜咽流涕,但黜延福于外,终全母族。
《江南野录》:陈彭年,大中祥符中同知贡举,省试榜出,有甥不预选,怒入其第。会彭年未来,于几上得黄敕,乃题其背曰:彭年头恼大东烘,眼似朱砂鬓似蓬。纰缪幸叨三字内,荒唐仍在四人中。取他权势欺明主,落却亲情卖至公。千百孤寒齐下泪,斯言无路达尧聪。彭年怒抱其敕入奏章,圣见而不悦,然释其罪。《行营杂录》:欧公甥女适夫张氏,夫死,携孤女归父家,嫁公族子晟。晟之官至宿州,赴郡宴,归而失其舟,至京师,捕得之。开封府勘乃稍人与晟妾通,妻知而欲笞之,反为妾所诱,并与稍人通。府尹承当路风,旨令张氏引公以自解。狱奏仁宗,大骇,遣中使王昭明监勘,而张氏反异,公遂得明白,犹坐,以张氏奁具买田作欧阳户名,出知滁州。
《挥麈后录》:曾文清吉父孔毅,父之甥也。早从学于毅父,文清以荫入仕。大观初,以铨试合格,五百人为魁。用故事赐进士出身。绍兴中,明清以启贽见云传经,外氏早侍仲尼之閒居,提笔文场,曾宠平津之为首。文清读之,喜曰:可谓著题矣。后与明清诗云:吾宗择婿得羲之,令子传家又绝奇。甥舅从来多酷似,弟兄如此信难为。徐敦立览之笑云:此乃用前日之启为体修报耳。
熙宁中,王和父尹开封,忽内降付下文字一纸云:武德卒获之于宫墙上,陈首有欲谋乱者姓名凡数十人。和父令密究其徒,皆无踪迹,独有一薛六郎者,居甜水巷,以典库为业。和父令以礼呼来,至廷下,问之云:汝平日与何人为冤。薛云:老矣,未尝妄出门,初无仇怨。再三询之,云:有族妹之子,沦落在外。旬日前忽来见投,贷贷不从,怒骂而去,初亦无他。和父云:即此是也。令释薛而追其甥,方在瓦市观傀儡献,才十八九矣。捕吏以手从后拽其衣带,回头失声曰:岂非那事疏脱邪。既至,不讯而服。和父曰:小鬼头,没三思至此。何必穷治。杖而遣之。一府叹伏。
销夏吕公著居家,夏不排窗、不挥扇。一日盛夏,杨大夫器之,吕公甥也,将赴镇戎军,倅辞公。公于西窗烈日中冠裳对饮三杯,器之汗流浃背,公凝然不动。《过庭录》:滕甫元发视文正为皇考舅,自少侍文正侧,文正爱其才,待如子,视忠宣为叔。每恃才好胜,忠宣未尝与较。皇祐元年,同忠宣贡京师,忠宣箧中物滕,尝自取之付酒,或济困乏者。忠宣初不问也。是年,忠宣登第,滕失意归。文正责怒滕欲夏楚,其无间如此。爱击角毬,文正每戒之不听。一日,文正寻大郎肄业,乃击毬于外,文正怒命取毬。令小吏直面以铁槌碎之,毬为铁所击起,中小吏之额,小史护痛。间滕在傍,拱手微言曰:快哉。文正亦优之。至登第。仕宦,始去。后四十年,忠宣自右相出帅太原,与滕为代。将行,滕设宴津馆,会忠宣及魏国夫人,慷慨道昔日事,痛饮达旦。滕手作数语云当年风月,共游王谢之庭。又云道四十年之旧话,曷尽欢情。其诗云:负鼎早为汤右相,有文今作鲁夫人。盖魏时封鲁国,一时传其精确。《容斋四笔》:庆历七年,曾鲁公公亮自修起居注,除天章阁待制。时陈恭公独为相,其弟妇王氏,冀公孙女曾出也。当月旦,出拜恭公,迎语之曰:六新妇。曾三做从官,想甚喜,应声对曰:三舅荷伯伯提挈。极驩喜,只是外婆不乐。恭公问故,曰:外婆见三舅来谢,责之曰:汝第五人及第,当过词掖想是全废学,故朝廷如此处汝。恭公默然自失,后竟改知制诰,盖恭公不由科第,不谙典故,致受讥于女子。而此女对答之时,元未尝往外家也,其警慧如此。
《金史·张元素传》:汝弼,字仲佐,父元徵,元素之兄也。元徵妻高氏与世宗母贞懿皇后有属,世宗纳元徵女为次室,是为元妃。张氏生赵王永中。汝弼既与永中,甥舅,阴相为党。章宗即位,汝弼妻高氏每以邪言怵永中,觊非望,画永中母像,侍奉祈祝,使术者推算永中。有司鞫治,高氏伏诛。事连汝弼,上以事觉在汝弼死后,得免削夺。
《徒单克宁传》:克宁,本名习显,资质浑厚,寡言笑,善骑射,有勇略,通女直、契丹字。左丞相希尹,克宁母舅。熙宗问希尹表戚中谁可侍卫者,希尹奏曰:习显可用。以为符宝祗候。
《明外史·扩廓帖木儿传》:扩廓,沈丘人。本姓王氏,名保保,元平章察罕帖木儿其舅也。养以为子,元主赐名扩廓。汝、颍盗起,察罕起义兵,灭贼几尽。总大兵围益都,田丰叛,为王士诚所刺,察罕既死,军中奉扩廓为元帅就拜太尉、中书平章政事、知枢密院,如察罕官。总其兵围益都,穴地而入,克之。执田礼、王士诚,剖其心以祭察罕,先是,察罕定晋、冀之地,孛罗帖木儿在大同,以兵争之,察罕不与数相攻,元主下诏和解之,终不听。扩廓既平齐地,则引军驻太原,与孛罗搆兵如故。
《徐达传》:达子辉祖,长女为文皇后。燕王将起兵,王次子高煦方留京师,辉祖其舅氏也因入厩,窃其善马而逃。辉祖大惊,遣人追之,不及,乃以闻于朝,遂见亲信。
《常遇春传》:遇春子升,封开国公,数出练兵,加太子太保。凉国公蓝玉以叛诛,升,蓝氏出也。或告其聚兵三山谋不轨,坐死。
《李文忠传》:文忠,字思本,小字保儿,太祖姊子也。年十二而母死,父贞携之转侧乱军中,濒死者数矣。久乃谒太祖于滁阳。太祖见保儿,喜甚,抚以为子,赐姓朱氏。
《孙鑨传》:鑨,字文中。为吏部尚书。大计京官,力杜请谒。文选员外郎吕引昌,鑨甥也,首斥之。考功郎中赵南星亦斥其姻。都给事中王三馀。
《姚希孟传》:希孟,生十月而孤,母文氏励志鞠之。稍长,与舅震孟同学,并负时名。

甥舅部杂录

《诗经·大雅·崧高篇》:往近王舅,南土是保。
不显申伯,王之元舅。
《史记·魏冉传》:太史公曰:穰侯,昭王亲舅也。而秦所以东益地,弱诸侯,常称帝于天下,天下皆西乡稽首者,穰侯之功也。及其贵极富溢,一夫开说,身折势夺而以忧死,况于羁旅之臣乎。
《资暇录》:徵舅氏事,必用渭阳前辈名公,往往亦然。兹失于识,岂可轻相承耶。审诗文当悟,皆不可徵用矣。是以齐杨愔幼时,其舅源子恭问读诗至《渭阳》未,愔便号泣,子恭亦对之欷歔,又有思恋二字,亦不可轻用,其义类此,故附说之,亦见诗矣。
《扪虱新话》:予观杜牧称宁陵之围解,刘元佐召刘昌问曰:君以孤城,用一当十,何以能守。昌泣曰:昌令守陴,内顾者斩。昌孤甥张俊守西北,尝有内顾,捽下斩之。士有死志,故能守。元佐亦泣,曰:国家将富贵汝。而唐史臣谓不然,曰:勒兵乘城与贼抗,所赖惟赏罚耳。无罪而斩其甥,士心皆离,不祥莫大焉。杜牧以为巡远陷睢阳而其名传,昌全宁陵而事不得暴于世,宁牧之未思耶。予窃谓史臣误矣。食爱妾与斩孤甥何异。不闻当时士有离心,何也。何史臣详于刘昌而略于巡远乎。
《清波杂志》:外国表章类不应律令,必先经有司点视,方许进御。宝元间,遣屯田员外郎,刘涣奉使唂厮啰,番中不识,称朝廷但言赵家天子及东宫赵家阿舅,盖吐蕃与唐通姻,故称阿舅,至今不改。政和间,从于阗求大玉表,至示译者,方为答诏,其表有云:日出东方,赫赫大光。照见西方五百里国,五百国内条贯,主黑汗王表上。日出东方,赫赫大光。照见四天下,四天下条贯主阿舅大官家,你前时要者玉自家,甚是用心。只为难得似你底尺寸,自家已令人两河寻访,才得似你底,便奉上也。
《明道杂志》:王圣美尝言经传中无妗字,考其说,妗字乃舅母字二合呼也。
《日知录》《尔雅》:男子谓姊妹之子为出。传中凡言出者,皆是外甥。《左氏庄二十二年》陈厉公,蔡出也。《僖七年》申侯,申出也。《成十三年》康公,我之自出。《襄二十五年》我周之自出,又桓公之乱,蔡人欲立其出。《二十九年》晋平公,杞出也。《三十一年》莒去疾奔齐,齐出也。展舆,吴出也。《昭四年》徐子,吴出也。《公羊文十四年传》接菑,晋出也。貜且,齐出也。《史记·秦本记》晋襄公之弟名雍,秦出也。《汉书·五行志》王子晁,楚之出也。而《公羊襄五年传》盖舅出也。则以舅甥为舅出矣。

母党部汇考

《尔雅》

《释亲》

母之姊妹为从母。
〈疏〉此别母之族党也。党是,乡之细也。此外族属母。若党之属乡,故云母党。


母与妻之党为兄弟。
《汉·刘熙·释名》《释亲属》
母之姊妹曰姨,亦如之礼,谓之从母,为娣而来,则从母列也。故虽不来,犹以此名之也。

母党部总论

《礼记》

《檀弓》

从母之夫,舅之妻,二夫人相为服,君子未之言也。或曰:同爨缌。
〈陈注〉从母,母之姊妹,舅母之兄弟,从母夫。于舅妻无服,所以《礼经》不载。故曰:君子未之言。时偶有甥至外家,见此二人相依同居者,有丧而无文,可据于是。或人为同爨缌之说以处之,此亦原其情之不可已而极礼之变焉耳。或问从母之夫、舅之妻皆无服,何也。朱子曰:先王制礼,父族四,故由父而上为族,曾祖父缌麻姑之子,姊妹之子,女子子之子,皆由父而推之也。母族三母之父母之母,母之兄弟,恩止于舅,故从母之夫、舅之妻皆不为服,推不去故也。妻族二妻之父,妻之母,乍看似乎杂乱无纪,子细看,则皆有义存焉。

《服问》

传曰:母出,则为继母之党服,母死,则为其母之党服,为其母之党服,则不为继母之党服。
〈陈注〉母死,谓继母死也。其母谓出母也。郑氏曰:虽外亲,亦无二统。〈大全〉临川吴氏曰:母出,亦己母被出。而父再娶,己母义绝,子虽不绝母服,而母党之恩则绝矣。故加服继母之党与己母之党同也。母死,谓己母死,而父再娶,己母祔庙是父之初配,虽有继母,而子仍服。死母之党,其服继母之身,虽同己母,而继母之党则不同于己母之党,故不服也。严陵方氏曰:此虽非大传之文,然旧传之所说,故亦以传曰冠之。

母党部艺文

《姨母帖》晋·王羲之

十一月十三日羲之顿首,顿首顷遘姨母哀,哀痛摧剥,情不自胜,奈何奈何,因反惨塞,不次王羲之顿首顿首。

又             前人

书末云:得诸为慰,知汝姨欲西,情事难处,然今时诸不易得,东安书,甚不欲令汝姨出,恳至想,自思之。

《东阳帖》王献之

不审阿姨所患得瘥,否极令悬恻,想东阳诸妹当复平安,不审顷者情事渐差耶。彼郡今戴,甚不能佳,不知早晚至,当遂至郡,深相望。

母党部纪事

《后汉书·杜林传》:林字伯山,扶风茂陵人也。父邺,成哀间为凉州刺史。林少学沈深,家既多书,又外氏张竦父子喜文采,林从竦受学,博洽多闻,时称通儒。〈注〉邺字子夏,祖父皆至郡守。邺少孤。其母,张敞女也。邺从敞子吉学,得其家书。竦即吉之子也。博学文雅过于敞。
《朱晖传》:晖字文季,南阳宛人也。家世衣冠。晖早孤,有气决。年十三,王莽败,天下乱,与外氏家属从田间奔入宛城。道遇群贼,白刃劫诸妇女,略夺衣物。昆弟宾客皆惶迫,伏地莫敢动。晖拔剑前曰:财物皆可取耳,诸母衣不可得。今日朱晖死日也。贼见其小,壮其志,笑曰:童子内刀。遂舍之而去。
《三辅决录》:周季贡,班固姊之子也。善属文,丧妇,作《问神》,其姨曹大家难之。
《三国志·董允传》:陈祗字奉宗,汝南人,许靖兄之外孙也。少孤,长于靖家。
《晋书·应詹传》:镇南大将军刘弘,詹之祖舅也,请为长史,谓之曰:君器识弘深,后当代老子于荆南矣。仍委以军政。弘著绩汉南,詹之力也。
《宋书·何尚之传》:尚之,字彦德,庐江灊人也。曾祖准,高尚不应徵辟。祖恢,南康太守。父叔度,恭谨有行业,姨适沛郡刘璩,与叔度母情爱甚笃,叔度母蚤卒,奉姨有若所生。姨亡,朔望必往致哀,并设祭奠,食并珍新,躬自临视。若朔望应有公事,则先遣送祭,皆手自料简,流涕对之。公事毕,即往致哀,以此为常。
《魏书·王慧龙传》:崔浩弟恬闻慧龙王氏子,以女妻之。生子宝兴。尚书卢遐妻,崔浩女也。及浩被诛,遐妻缘坐没官。宝兴亦逃避,未几得出。卢遐妻,时官赐度河镇高车滑骨。宝兴尽卖货产,自出塞赎之以归。《长孙道生传》:观子冀归,高祖以其幼承家业,赐名稚,字承业。出帝初,以定策功,封开国子。稚表请回授其姨兄廷尉卿元洪超次子恽。初,稚生而母亡,为洪超母所抚养,是以求让,许之。
《唐书·崔彦昭传》:彦昭虽宰相,退朝侍母膳,与家人齿,顺色柔声,在左右无违,士人多其孝。与王凝外昆弟也。凝大中初先显,而彦昭未仕,尝见凝,凝倨不冠带,嫚言曰:不若从明经举。彦昭为憾。至是,凝为兵部侍郎。母闻彦昭相,敕婢多制履袜,曰:王氏妹必与子皆逐,吾将共行。彦昭闻之,泣再拜,不敢为怨。而凝竟免。《韦述传》:述,弘机曾孙。家厨书二千卷,述为儿时,诵忆略遍。父景骏,景龙中为肥乡令,述从到官。元行冲,景骏姑子也,为时儒宗,常载书数车自随。述入其室观书,不知寝食,行冲异之,试与语前世事,孰复详谛,如指掌然。使属文,受纸辄就。行冲曰:外家之宝也。《因话录》:德宗初嗣位,深尚礼法。谅闇中,召韩王食马齿羹,不设盐酪。皇姨有寡居者,持节入宫。妆饰稍过,上见之极不悦。异日如礼,乃加敬焉。
《摭异记》:狄仁杰之为相也,有卢氏堂姨居于午桥南别墅。姨止有一子,而未尝来都城亲戚家。梁公每遇伏腊晦朔,修礼甚谨。尝经雪后休暇,因候卢姨安否。适见表弟挟弓矢,携雉兔来归,进膳味于北堂,顾揖梁公,意甚轻简。公因启姨曰:某今为相,表弟有何乐从,愿悉力以从其旨。姨曰:相自贵耳。有一子不欲令其事女主。公大惭而退。
《宋史·曹彬传》:周太祖贵妃张氏,彬从母也。周祖受禅,召彬归京师。隶世宗帐下,从镇澶渊,补供奉官,擢河中都监。
《李宥传》:宥字仲严,性清介,外族甚贫,宥有别业,以券界之。既死,家无馀财。
《王继英传》:继英,景德初,授枢密使。加特进、检校太傅。三年,卒,年六十一。上临哭之,赐白金五千两,赠太尉、侍中,谥恭懿。且为葬其祖父,赠其妻贾长乐郡太夫人,录其子婿、门下亲吏数十人。初,继英幼孤,奇育外氏。既贵,外王父、诸舅有族殡者,时方奏遣其子营葬,会卒,特诏有司给办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