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外祖孙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一百五卷目录

 外祖孙部汇考
  尔雅〈释亲〉
 外祖孙部总论
  礼记〈丧服小记〉
  仪礼〈丧服〉
  郑氏家范〈外孙生〉
 外祖孙部艺文一
  和氏外孙道生哀文     晋孙楚
  和氏外孙小同哀文      前人
  外大父祝公遗事      宋朱熹
 外祖孙部艺文二〈诗〉
  谈氏外孙生三日喜是男偶吟成篇兼戏呈梦得           唐白居易
  小岁日喜谈氏外孙女孩满月  前人
  谈氏小外孙玉童       前人
  七夕见与诸孙题乞巧文   权德舆
  石柱            郑谷
  宗忠简公画像为公外曾孙叶深道作 元柳贯
 外祖孙部纪事
 外祖孙部杂录

家范典第一百五卷

外祖孙部汇考

《尔雅》《释亲》

母之考为外王父,母之妣为外王母。母之王考为外曾王父,母之王妣为外曾王母。
〈注〉异姓故言外。


女子子之子为外孙。

外祖孙部总论

《礼记》

《丧服小记》

为母之君母,母卒则不服。
〈陈注〉母之君母者,母之嫡母也。非母所生之母,故母在而为之服则己。亦从而服,是徒从也。徒从者所从亡则已,故母卒则不服。

《仪礼》《丧服》

为外祖父母。传曰:何以小功也,以尊加也。
〈疏〉释曰:发问者是传之不得决此,以云外亲之服不过缌麻。今乃小功,故发问。云以尊加也者,以言祖者。祖是尊名,故加至小功。言为者以其母之所生情重,故言为也。

外孙。
〈注〉女子子之子。〈疏〉释曰:云外孙者以女出外适而生,故云外孙。
《宋·郑氏家范》《外孙生》
女适人者若有外孙,弥月之礼惟首生者与之。馀并不许,但令人以食味慰问之。

外祖孙部艺文一

《和氏外孙道生哀文》晋·孙楚

嗟尔道生,和氏之宝。玉颜丰下,曜于怀抱。暮春而育,孟冬而夭。二十三旬,奇于五日。方之期颐,百分之一。命之修短,始则有终。谁能长久,与天无穷。篯翁近千,殇子幼冲。俱反无形,冥昧之中。造化多少,岂独尔躬。

《和氏外孙小同哀文》前人

晔晔舜华,朝生夕落。尔命方之,犹为浅薄。暂有冥质,寻反冥漠。譬彼蜉蝣,不识晦朔。死尚未知,生亦焉知。尔虽旬月,我未之视。万物混焉,天地一指。杪末婴孩,安足称诔。大人达观,同之一揆。

《外大父祝公遗事》宋·朱熹

外祖家新安祝氏,世以赀力顺善闻于州乡。其邸肆生业,几有郡城之半,因号半州祝家。有讳景先者号二翁尤长者,元祐黄太史尝赞其画像广幅全身,大书百许字,词甚瑰玮经乱而逸。熹少时见外大父犹能诵其语,至诸舅则皆已不复记忆矣。二翁诸子皆读书,外大父其第一子也,讳确字永叔,特淳厚孝谨。少时闻父母将谋婚,逃避累日。家人惊索得之,犹涕泣不能已。问其故则曰:审尔则将不得与父母昆弟蚤夜相亲矣。亲丧庐墓下手植名木以千数,率诵佛书若干。过乃植一本,日有常课。比终制而归,则所植已郁然成阴矣。一兄一弟先后死熙河,皆亲往致其丧。往反徒步不啻万里,所舍辄悲号。上食如礼,夜寝柩旁,不忍跬步离去,路人皆为叹息。诸弟求析其产,公为涕泣晓譬不能夺。时四妹犹未行而诸弟得财皆散去不复顾,公独罄己赀以遣之。其一归同郡汪公勃,汪公后登二府终身。德公不能忘人,两贤之岁大疫,亲旧有尽室病卧者,人莫敢闯其门,公每清旦辄携粥药造之,遍饮食之而后反。日以为常,其他济人利物之事不胜计。虽倾赀竭力无吝色,乡人高其行学。试又多占上,列郡博士请录其学事。时三舍法行士子无不繇庠序以进,公从容其间若无所为而后生得所矜,式咸敬服焉。熹先君子于时亦为诸生,年甚少未为人所知。公独器重以女归之,后卒以文学致大名,世乃以公为知人。方腊之乱,郡城为墟乡。人有媚事权贵者挟墨敕徙州治北门外以便其私,而所徙窊下潦涨。辄平地数尺,众皆不以为便。将列其事以诉诸朝者馀二千人而莫敢为之,首公奋然以身任之。其人忿疾复取特旨,坐公以违御笔之罪。公为变姓名崎岖逃遁,犹下诸路迹捕不置,如是累年。时事变更群小破散然后得免,而州治亦还。故处乡人至今赖之,而公之家赀事力不能从如往时矣。然终不以为悔也。比其晚岁生理益落而好施不少,衰年八十三以终。娶同郡俞氏亦有贤行,生二男一女。伯舅莘娶张氏,其先以治狱有阴功,王宣徽《拱辰》所传张佛子者也。次即先夫人德行特似公,其行事自见家传。叔舅峤少敏悟有文长,从先君子游,闻伊洛之风而说之。然求举辄不利。俞夫人及伯舅既先卒,叔舅后公十馀年亦即世。今惟伯舅之子康国居建之崇安,叔舅之孙回居剑之尤溪,而康国二子已总发能诵书矣。熹惟外大父之淳德高行,先人后己,其诚心所格,固宜有后。而康国母家所积之远又如是天之报,施其将在于此乎。窃感陶公作《孟府君传》及近世眉山苏公亦记程公遗事,不胜凯风寒泉之思,因书此以遗康国使藏于家,时出而训习之以厉其子孙。又记尝闻先夫人说第四外叔祖豪侠不羁,蚤从黄太史游。黄公谪黔中因以客从,黄公贤之为更名林宗而字之曰有道,与之讽咏书札甚多。今皆不存,独所为书《柳如京皇考志世》或传其墨本姓字尚可见耳。先夫人及叔舅少时犹及见其道说,黄公言行甚详。酒酣悲歌感慨凄切绝不类世俗音调,问其所以则曰:黄公之遗声也。此事外家兄弟亦少闻者,因附记于此云。
熹既叙此事将书以遗济之弟,未果而济之复以疾不起。其二子丙癸相从于建阳,因书畀之俯仰今昔,为之流涕不能已。庆元戊午腊月既望书。

外祖孙部艺文二〈诗〉

《谈氏外孙生三日喜是男偶吟成篇兼戏呈梦得》           唐白居易


玉芽珠颗小男儿,罗荐兰汤浴罢时。芣苢春来盈女手,梧桐老去长孙枝。庆传媒氏燕先贺,喜报谈家乌预知。明日贫翁具鸡黍,应须酬赛引雏诗。

《小岁日喜谈氏外孙女孩满月》前人

今旦夫妻喜,他人岂得知。自嗟生女晚,敢讶见孙迟。物以稀为贵,情因老更慈。新年逢吉日,满月乞名时。桂燎熏花果,兰汤洗玉肌。怀中有可抱,何必是男儿。

《谈氏小外孙玉童》前人

外翁七十孙三岁,笑指琴书欲遣传。自念老夫今耄矣,因思稚子更茫然。中郎馀庆钟羊祜,子幼能文似马迁。才与不才争料得,东床空后且娇怜。

《七夕见与诸孙题乞巧文》权德舆

外孙争乞巧,内子共题文。隐映花奁对,参差绮席分。鹊桥临片月,河鼓掩轻云。羡此婴儿辈,欢呼彻曙闻。
《石柱》郑谷外祖在南官七转名曹镌皆在

暴乱免遗折,森罗贤达名。末郎何所取。叨继外门荣。

《宗忠简公画像为公外曾孙叶深道作》元柳贯


近古社稷臣,生世常不数。不能半五百,继见已超卓。炎运昔中否,兵氛缠大角。掩旆薄日黄,张弧北风恶。起公滏阳节,仗以障河朔。恳恳存赵忠,愤极涕横落。扶义亟西征,敌忾为小却。佐兴灵武功,受任留官钥。主辱臣则何,国势滋以削。回銮累十疏,言谆听殊藐。一死不贷公,百壬吁可怍。企公如列星,宵光仰昭灼。几叶外曾孙,传世春秋学。手图起予观,言自崇勋阁。士雅虽则休,随会尚堪作。蹙国今更非,云飞天一握。谁能挽江汉,为公洗河洛。

外祖孙部纪事

《汉书·高祖薄姬传》:薄姬,文帝母也。父秦时与故魏王宗女魏媪通,生薄姬。而薄姬父死山阴,因葬焉。代王立为皇帝,太后母亦前死,葬栎阳北。乃追尊太后父为灵文侯,会稽郡致园邑三百家,长丞以下使奉守寝庙,上食祠如法。栎阳亦置灵文夫人园,令如灵文侯园仪。太后蚤失父,其奉太后外家魏氏有力,乃召复魏氏,赏赐各以亲疏受之。薄氏侯者一人。
《景帝王皇后传》:皇后,武帝母也。父王仲,母臧儿,生男信与两女。长女内太子宫。太子爱幸之,生一男。男方在身时,王夫人梦日入其怀,景帝即位,王夫人男为胶东王。王夫人为皇后,景帝崩。武帝即位,为皇太后,尊太后母臧儿为平原君。
《赵倢伃传》:倢伃,昭帝母也,昭帝即位,追尊外祖赵父为顺成侯,诏右扶风致园邑二百家,长丞奉守如法。顺成侯有姊君姁,赐钱二百万,奴婢第宅以充实焉。诸昆弟各以亲疏受赏赐。赵氏无在位者,惟赵父追封。
《王夫人传》:王夫人,宣帝母也,宣帝即尊位,地节三年,求得外祖母王媪,媪男无故,无故弟武皆随使者诣阙。时乘黄牛车,故百姓谓之黄牛妪。上皆召见,赐无故、武爵关内侯,旬月间,赏赐以钜万计。顷之,制诏御史赐外祖母号为博平君,以博平、蠡吾两县户万一千为汤沐邑。封舅无故为平昌侯,武为乐昌侯,食邑各六千户。
《许皇后传》:皇后,元帝母也。父广汉,昌邑人,掖庭令张贺言曾孙体近,下人,乃关内侯,可妻也。广汉遂与曾孙,一岁生元帝。数月,曾孙立为帝,立许为皇后。许后立三年而崩,后五年,立皇太子,乃封太子外祖父广汉为平恩侯,位特进。后四年,复封广汉两弟,舜为博望侯,延寿为乐成侯。许氏侯者凡三人。广汉薨,谥曰戴侯,无子,绝。葬南园旁,置邑三百家,长丞奉守如法。宣帝以延寿为大司马车骑将军,辅政。元帝即位,复封延寿中子嘉为平恩侯,奉戴侯后,亦为大司马车骑将军。
《杨敞传》:敞子忠,忠弟恽,字子幼,恽母,司马迁女也。恽始读外祖太史公记,颇为春秋。以才能称。
《后汉书·第五伦传》:注东观记曰:时米石万钱,人相食,伦独收养孤兄子、外孙,分粮共食,死生相守,乡里以此贤之。
《钟皓传》:皓少以笃行称,李膺尝叹曰:钟君至德可师。皓兄子瑾母,膺之姑也。瑾好学慕古,有退让风,与膺同年,俱有声名。膺祖太尉修,常言:瑾似我家性,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复以膺妹妻之。
《三国志·贾诩传》:诩字文和,为郎,疾病去官,西迁至汧,道遇叛氐,同行数十人皆为所执。诩曰:我段公外孙也,汝别埋我,我家必厚赎之。时太尉段颎,久为边将,威震西土,故诩假以惧氐。氏果不敢害,与盟而送之,其馀悉死。诩实非段甥,权以济事,咸此类也。
《晋书·魏舒传》:舒少孤,为外家宁氏所养。宁氏起宅,相宅者云:当出贵甥。外祖母以魏氏甥小而慧,意谓应之。舒曰:当为外氏成此宅相。
《祖约传》:苏峻举兵,约命女婿淮南太守许柳以兵会峻。逖妻,柳之姊也,固谏不从。石勒攻之,约众奔溃,约奔石勒,勒薄其为人,乃诈约曰:祖侯远来,未得喜欢,可集子弟一时俱会。至日,勒辞之以疾,约知祸及,大饮致醉。既至于市,抱其外孙而泣。遂杀之,并其亲属中外百馀人悉灭之。
《荀勖传》:勖字公曾,颍川颍阴人,汉司空爽曾孙也。父盼,早亡。勖依于舅氏。岐嶷夙成,年十馀岁能属文。从外祖魏太傅钟繇曰:此儿当及其曾祖。
《陈骞传》:骞父矫,魏司徒。矫本广陵刘氏,为外祖陈氏所养,因而改焉。
《四裔列传》:林邑国,汉末,县功曹姓区,有子曰连,杀令自立为王,子孙相承。其后王无嗣,外孙范熊代立。《杜不愆传》:不愆,庐江人也。少就外祖郭璞学易卜,屡有验。
《杜有道妻严氏传》:严氏,字宪,贞淑有识量。女韡有淑德,傅元求为继室,许之。元前妻子咸年六岁,尝随其继母省宪,谓咸曰:汝千里驹也,必当远至。以其妹之女妻之。咸后有名于海内。
《谢道韫传》:道韫遭孙恩之难,举厝自若,既闻夫及诸子已为贼所害,方命婢肩舆抽刃出门,乱兵稍至,手杀数人,乃被虏。其外孙刘涛时数岁,贼又欲害之,道韫曰:事在王门,何关他族。必其如此,宁先见杀。恩虽毒虐,为之改容,乃不害涛。自尔嫠居会稽,家中莫不严肃。
《荀崧传》:崧字景猷,志操清纯,弱冠,太原王济甚相器重,以方其外祖陈郡袁侃,谓侃弟奥曰:近见荀监子,清虚明理,当不及父,德性纯粹,是贤兄辈人也。其为名流所赏如此。
《贾充传》:充妇广成君郭槐,性妒忌。充遂无裔嗣。及薨,槐辄以外孙韩谧,奉充后。郎中令傅咸、中尉曹轸谏槐曰:礼,大宗无后,以小宗支子后之,无异姓为后之文。无令先公怀㥏后土,良史书过,岂不痛心。槐不从。咸等上书求改立嗣,事寝不报。槐遂表陈是充遗意。帝乃诏曰:太宰、鲁公充,崇德立勋,勤劳佐命,背世殂陨,每用悼心。又裔子早终,世嗣未立。古者列国无嗣,取始封支庶,以绍其统,而近代更除其国。至于周之公旦,汉之萧何,或豫建元子,或封爵元妃,盖尊显勋庸,不同常例。太宰素取外孙韩谧为世子黎民后。吾退而断之,外孙骨肉至近,推恩计情,合于人心。其以谧为鲁公世孙,以嗣其国。自非功如太宰,始封无后如太宰,所取必以己自出不如太宰,皆不得以为比。《秦秀传》:贾充薨,秀议曰:充舍宗族弗授,而以异姓为后,悖礼溺情,以乱大伦。昔鄫养外孙莒公子为后,春秋书莒人灭鄫。圣人岂不知外孙亲耶。但以义推之,则无父子耳。又按诏书自非功如太宰,始封后如太宰,所取必己自出如太宰,不得以为比。然则以外孙为后,自非元功显德,不之得也。天子之礼,盖可然乎。绝父祖之血食,开朝廷之祸门。谥法昏乱纪度曰荒,请谥荒公。不从。
《宋书·殷景仁传》:太祖所生章太后早亡,上奉太后所生苏氏甚谨。六年,苏氏卒,车驾亲往临哭,下诏曰:朕夙罹偏罚,情事兼常,每思有以光隆懿戚,少申罔极之怀。而礼文遗逸,取正无所,监之前代,用否又殊,故惟疑累年,在心未遂。苏夫人奄至倾殂,情理莫寄,追思远恨,与事而深,日月有期,将卜窀穸,便欲粗依《春秋》以贵之义,式遵二汉推恩之典。但动藉史笔,传之后昆,称心而行,或容未允。可时共详论,以求其中。执笔永怀,益增感塞。景仁议曰:至德之感,灵启厥祥,文母伣天,实熙皇祚。主上聿遵先典,号极徽崇,以贵之义,礼尽于此。苏夫人阶缘戚属,情以事深,寒泉之思,实感圣怀,明诏爰发,询求厥中。谨寻汉氏推恩加爵,于时承秦之弊,儒术蔑如,自君作故,罔或前典,惧非盛明所宜轨蹈。晋监二代,朝政之所因,君举必书,哲王之所慎。体至公者,悬赏爵于无私;奉天统者,每屈情以申制。所以作孚万国,贻则后昆。臣豫蒙博逮,谨露庸短。上从之。
《徐湛之传》:湛之,父达之,尚高祖长女会稽公主,湛之幼孤,为高祖所爱,常与江夏王义恭寝食不离于侧。永初三年,诏曰:永兴公主一门嫡长,早罹辛苦。外孙湛之,特所钟爱。且致节之引,情实兼常。可封枝江县侯,食邑五百户。
《王景文传》:景文长子绚,字长素。年七岁,读《论语》至周监于二代,外祖何尚之戏之曰:耶耶乎文哉。绚即答曰:草蓊风必偃。少以敏惠见知。
《萧惠开传》:惠开,少有风气,涉猎文史,家虽贵戚,而居服简素。初为秘书郎,著作并名家年少。惠开意趣与人多不同,比肩或三年不共语。外祖光禄大夫沛郡刘成戒之曰:汝恩戚家子,当应将迎时俗,缉外内之欢。如汝自业,将无小伤多异,以取天下之疾患邪。惠开曰:人间宜相缉和,甚如慈旨。但不幸耿介,耻见作凡人,画龙未成,故遂至于多忤耳。
《王弘之传》:弘之,字方平,少孤贫,为外祖徵士何淮所抚育。
《南齐书·王慈传》:慈年八岁,外祖宋太宰江夏王义恭迎之内斋,施宝物恣听所取,慈取素琴石研,义恭善之。
《王奂传》:奂女婿殷睿字文子,宋元嘉末,祖元素坐染太初事诛。睿遗腹亦当从戮,外曾祖王僧朗启孝武救之,得免。
《王思远传》:思远,琅邪临沂人。尚书令晏从弟也。父罗云,平西长史。思远八岁,父卒,祖引之及外祖新安太守羊敬元,并栖退高尚,故思远少无仕心。
《梁书·张缅传》:缅,字元长,车骑将军弘策子也。年数岁,外祖中山刘仲德异之,尝曰:此儿非常器,为张氏宝也。
《王规传》:规子褒,字子汉,七岁能属文。外祖司空袁昂爱之,谓宾客曰:此儿当成吾宅相。
《韩怀明传》:怀明,上党人也,与乡人郭黁俱师事南阳刘虬。虬尝一日废讲,独居涕泣。怀明窃问其故,虬家人答云:是外祖亡日。时虬母亦亡矣。怀明闻之,即日罢学,还家就养。虬叹曰:韩生无虞丘之恨矣。
《傅昭传》:昭,字茂远,北地灵州人,六岁而孤,十一,随外祖于朱雀航卖历日。
《陆倕传》:倕,字佐公,少勤学,善属文。为外祖张岱所异,岱尝谓诸子曰:此儿汝家之阳元也。
《任孝恭传》:孝恭幼孤,事母以孝闻。精勤力学,家贫无书,常崎岖从人假借。每读一遍,讽诵略无所遗。外祖丘它,与高祖有旧,高祖闻其才学,召入西省撰史。《朱异传》:异,字彦和,年数岁,外祖顾欢抚之,谓异祖昭之曰:此儿非常器,当成卿门户。
《荀匠传》:匠居父忧并兄服,历四年。哭无时,形体枯瘁,郡县以状言,高祖诏遣中书舍人为其除服,擢为豫章王国左常侍。匠虽即吉,毁瘁逾甚。外祖孙谦诫之曰:主上以孝治天下,汝行过古人,故发明诏,擢为此职。非惟君父之命难拒,故亦扬名后世,所显岂独汝身哉。匠于是乃拜。竟以毁卒于家,时年二十一。《魏书·齐郡王简传》:简,字叔亮。太和五年封,位中都大官。简母,沮渠牧犍女也。简性貌特类外祖。
《杜诠传》:诠,字士衡,京兆人。晋征南将军预五世孙也。侨居赵郡。初,密太后父豹丧在濮阳,世祖欲命迎葬于邺,谓司徒崔浩曰:天下诸杜,何处望高。浩对京兆为美。世祖曰:朕今方改葬外祖,意欲取京兆中长老一人,以为宗正,命营护凶事。浩曰:中书博士杜诠,其家今在赵郡,是杜预之后,于今为诸杜之最,即可取之。诏召见。诠器貌瑰雅,世祖感悦,谓浩曰:此真吾所欲也。以为宗正,令与杜超子道生迎豹丧柩,致葬邺南。
《隋书·皇甫绩传》:绩,字功明,安定朝那人也。绩三岁而孤,为外祖韦孝宽所鞠养。尝与外兄博奕,孝宽以其惰业,督以严训,悯绩孤幼,特舍之。绩叹曰:我无庭训,养于外氏,不能克躬厉己,何以成立。深自感激,命左右自杖三十。孝宽闻而对之流涕。于是精心好学,涉略经史。
《外戚传》:高祖外家吕氏,其族盖微,平齐之后,求访不知所在。至开皇初,济南郡上言,有男子吕永吉,自称有姑字苦桃,为杨忠妻。勘验知是舅子,始追赠外祖双周为上柱国、太尉、八州诸军事、青州刺史,封齐郡公,谥曰敬,外祖母姚氏为齐敬公夫人。诏并改葬,于齐州立庙,置守冢十家。以永吉袭爵。
《云定兴传》:定兴女为皇太子勇昭训,及勇废,除名配少府。定兴先得昭训明珠络帐,私赂于述,自是数共交游。后帝将事四夷,大造兵器,述荐之,因敕少府工匠并取其节度。述欲为之求官,谓定兴曰:兄所制器仗并合上心,而不得官者,为长宁兄弟犹未死耳。定兴曰:此无用物,何不劝上杀之。述因奏曰:房陵诸子,年并长成。今欲动兵征讨,若将从驾,则守掌为难;若留一处,又恐不可。进退无用,请早处分。帝从之,因杀长宁,又遣以下七弟分配岭表,仍遣间使于路尽杀之。五年,大阅军实,帝称甲仗为佳。述奏曰:并云定兴之功也。擢授少府丞。
《唐书·薛稷传》:稷,字嗣通,贞观、永徽间,虞世南、褚遂良以书颛家,后莫能继。稷外祖魏徵家多藏虞、褚书,故锐精临仿,结体遒丽,遂以书名天下。
《蒋乂传》:乂性锐敏,七岁时,外祖吴竞位史官,乂幼从外家学,得其书,博览彊记。逮冠,该综群籍,有史才。《杨嗣复传》:嗣复,字继之。父于陵,始见识于浙西观察使韩滉,妻以其女。归谓妻曰:吾阅人多矣,后贵且寿无若生者,有子必位宰相。既而生嗣复,滉抚其顶曰:名与位皆踰其父,杨氏之庆也。因字曰庆门。
《韦丹传》:丹,字文明,京兆万年人,早孤,从外祖颜真学,擢明经,调安远令。
《徐齐聃传》:齐聃,字将道,高宗时,累进西台舍人。长孙无忌以谗死,家庙毁损,齐聃言于帝曰:齐献公,陛下外祖,虽后嗣有罪,不宜毁及先庙。今周忠孝公庙反崇饰踰制,恐非所以示海内。帝寤,有诏复献公官,以无忌孙延主其祀。
《柳仲郢传》:仲郢,拜京兆尹。中书舍人纥干𣳻诉甥刘诩殴其母,诩为禁军校,仲郢不待奏,即捕取之,死杖下。
《温造传》:造,字简舆,姿表瑰杰,性嗜书,天子爱其才,问造家世及年,对曰:臣五世祖大雅,外五世祖李绩,臣犬马之齿三十有二。帝奇之。
《宋史·赵赞传》:赞字元辅。本名美,后改焉。幽州蓟人。祖德钧,后唐卢龙节度,封北平王。父延寿,尚明宗女兴平公主,至枢密使、忠武军节度。赞幼聪慧,明宗甚爱之,与诸子、外孙石氏并育于六宅。暇日,因遍阅诸孙数十人,目赞曰:是儿令器也。赞七岁诵书二十七卷,应神童举。明宗诏曰:都尉之子,太尉之孙,幼能诵书,弱不好弄,克彰庭训,宜锡科名,可特赐童子及第。仍附长兴三年礼部春榜。
《宋绶传》:绶,字公垂,幼聪警,额有奇骨,为外祖杨徽之所器爱。徽之无子,家藏书悉与绶。绶母亦知书,每躬自训教,以故博通经史百家,文章为一时所尚。徽之卒,遗奏补太常寺太祝。
《孙长卿传》:长卿,字次公,以外祖朱巽任为秘书省校书郎。天禧中,巽守雍,命随所取浮图像入见。仁宗嘉其年少敏占对,诏迁官知楚州粮料院。
《黄畴若传》:畴若,字伯庸,隆兴丰城人。一岁而孤,外大母杜教之。淳熙五年举进士。
《余天锡传》:天锡,字纯父,史弥远延为弟子师,归试于乡,绝江与越僧同舟,舟抵西门,天大雨,僧言门左有全保长者,可避雨,如其言过之。保长知为丞相馆客,具鸡黍甚肃。须臾有二子侍立,全曰:此吾外孙也。日者尝言二儿后极贵。问其姓,长曰赵与莒,次曰与芮。天锡告于弥远,命二子来。保长大喜,鬻田治衣冠,心以为沂邸后可冀也,集姻党且诧其遇以行。天锡引见,弥远善相,大奇之。计事泄不便,遽复使归。保长大惭,其乡人亦窃笑之。逾年,弥远忽谓天锡曰:二子可复来乎。保长谢不遣。弥远密谕曰:二子长最贵,宜抚于父家。遂载与归。天锡母朱为沐浴、教字,礼度益闲习。未几,召入嗣沂王,迄即帝位,是为理宗。
《过庭录》:崔豫忠宣长外孙也,为长安县尉,为人自负,厚于责物。忠宣守洛,崔以书求教。忠宣答之,其略曰:我平生所学唯忠恕二字,一生用不尽。至立朝事君,接待僚友,未尝顷刻离此。又云:人虽至愚,责人则明。虽有聪明,恕己则昏。尔曹但以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不患不到圣贤地位也。
《元史·王鹗传》:鹗,字百一,授翰林学士承旨,无子,以婿周铎子之纲承其祀。之纲官至翰林侍讲学士。《虞集传》:集父汲,娶杨氏,国子祭酒文仲女。咸淳间,文仲守衡,以汲从,未有子,为祷于南岳。集之将生,文仲晨起,衣冠坐而假寐,梦一道士至前,牙兵启曰:南岳真人来见。既觉,闻甥馆得男,心颇异之。
《明外史·林瀚传》:瀚子庭㭿,笃行谊,尝上外祖冢或请游九鲤湖。不应既而曰:吾恶夫行之不专也。
《彭泽传》:泽,字济物。幼受业外祖段坚,有志节。举弘治三年进士。
《孙慎行传》:慎行,字闻斯,武进人。幼习闻外祖唐顺之绪论,即嗜学。有立志。

外祖孙部杂录

《礼记·檀弓》:齐谷王姬之丧,鲁庄公为之大功,或曰:由鲁嫁,故为之服姊妹之服,或曰:外祖母也。故为之服。〈注〉谷读为告齐襄公夫人王姬卒在鲁,庄之二年赴告于鲁。其初由鲁而嫁,故鲁君为之服出嫁姊妹大功之服,礼也。或人既不知此王姬乃庄公舅之妻而以为外祖母,又不知外祖母服小功而以大功为外祖母之服,其亦妄矣。
《颜氏家训》:凡亲属名称,皆须粉墨,不可滥也。无风教者,其父已孤,呼外祖父母与祖父母同,使人为其不喜闻也。虽质于面,皆当加外以别之;父母之世叔父,皆当加其次第以别之;父母之世叔母,皆当加其姓以别之;父母之群从世叔父母及从祖父母,皆当加其爵位若姓以别之。河北士人,皆呼外祖父母为家公家母;江南田里间亦言之,以家代外,非吾所识。《野客丛谈》:司马迁遭腐刑,后为中书令,尊宠任职。其故人任安予书责以古人,推贤进士之义,迁报书,情词幽深委蛇逊避,使人读之为之伤恻。可以想象其当时亡聊之况,盖抑郁之气随笔发露。初非矫为,故尔厥后其甥杨恽以口语坐废。其友人孙会宗与书戒以大臣废退阖门皇惧之意。恽报书委曲敷叙其怏怏不平之气,宛然有外祖风致。盖其平日读外祖《太史公记》:故发于词旨不期而然,虽人之笔力高下,本于其材然。师友渊源未有不因渐染而成之者。梁江淹狱中一书情词悽惋亦放迁作,惜笔力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