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夫妇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八十三卷目录

 夫妇部总论三
  家语〈本命解〉
  荀子〈君道篇〉
  白虎通〈嫁娶 爵 谏诤〉
  曹大家女诫〈夫妇 敬顺 专心〉
  荀悦申鉴〈时事〉
  大戴礼记〈本命篇〉
  应劭风俗通义〈愆礼〉
  蔡邕独断〈论妻妾〉
  抱朴子〈疾谬〉
  颜氏家训〈后娶篇 治家篇〉
  宋氏女论语〈事夫章 守节章〉
  郑氏女孝经〈三才章 纪德行章 广守信章 谏诤章〉
  李昌龄乐善录〈室家〉
  性理会通〈人伦〉
  朱子全书〈与陈师中 答胡伯逢〉
  近思录〈娶孀妇〉
  或问〈造端夫妇〉
  袁氏世范〈睦亲篇〉
  曹端夜行烛〈夫妇〉
  章潢图书编〈造端夫妇〉
  徐三重明善全编〈家则 范内〉
  范弘嗣做人镜〈夫妇〉

家范典第八十三卷

夫妇部总论三

《家语》《本命解》

鲁哀公问于孔子曰:人之命与性何谓也。孔子对曰:分于道谓之命,形于一谓之性,化于阴阳,象形而发谓之生,化穷数尽谓之死。故命者,性之始也,死者,生之终也,有始则必有终矣。人始生而有不具者五焉,目无见、不能食、不能行、不能言、不能化。及生三月而微煦,然后有见,八月生齿,然后能食,期而生膑,然后能行,三年囟合,然后能言,十有六而精通,然后能化。阴穷反阳,故阴以阳变,阳穷反阴,故阳以阴化。是以男子八月生齿,八岁而龀,二八而化,女子七月生齿,七岁而龀,二七而化,一阳一阴,奇偶相配,然后道合化成,性命之端,形于此也。公曰:男子十六精通,女子十四而化,是则可以生民矣。而礼男子三十而有室,女子二十而有夫也。岂不晚哉。孔子曰:夫礼言其极,不是过也。男子二十而冠,有为人父之端,女子十五许嫁,有适人之道,于此而往,则自婚矣。群生闭藏乎阴,而为化育之始,故圣人因时以合偶,男子穷天数也。极霜降而妇功成,嫁娶者行焉。冰泮而农桑起,婚礼而杀于此。男子者,任天道而长万物者也,知可为,知不可为,知可言,知不可言,知可行,知不可行者,是故审其伦而明其别谓之知,所以效匹夫之德也。女子者,顺男子之教而长其理者也,是故无专制之义,而有三从之道,幼从父兄,既嫁从夫,夫死从子,言无再醮之端,教令不出于闺门,事在供酒食而已,无阃外之非仪也,不越境而奔丧,事无擅为,行无独成,参知而后动,可验而后言,昼不游庭,夜行以火,所以效匹妇之德也。孔子遂言曰:女子五不取:逆家子者,乱家子者,世有刑人子者,有恶疾子者,丧父长子。妇有七出,三不去;七出者:不顺父母者,无子者,淫僻者,嫉妒者,恶疾者,多口舌者,盗窃者;三不去者:谓有所取无所归。与共更三年之丧。先贫贱,后富贵。凡此圣人所以顺男女之际,重婚姻之始也。

《荀子》《君道篇》

请问为人夫。曰:致功而不流,致临而有辨。请问为人妻。曰:夫有礼则柔从听侍,夫无礼则恐惧而自竦。
《汉·班固·白虎通》《嫁娶》
人道所以有嫁娶。何以为性情之大,莫若男女。男女之交人情之始,莫若夫妇。易曰:天地氤氲万物化淳。男女搆精万物化,生人承天地施阴。阳故设嫁娶之,礼者重人伦,广继嗣也礼。保傅记曰谨,为子嫁娶必。择世有仁,义者礼男娶女。嫁何阴卑不,得自专就阳,而成之故传曰。阳倡阴和男,行女随男不,自专娶女不自专嫁必。由父母须媒妁,何远耻防淫泆,也诗云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又曰娶妻如之。何匪媒不得,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阳数奇阴数。偶男长女幼,者阳舒阴促男,三十筋骨坚强,任为人父女二十肌,肤充盛任为,人母合为五十应,大衍之数生万物也。故礼内则曰:男三十壮有室女,二十壮而嫁,七岁之。阳也八岁,之阴也七八十五,阴阳之数备有相偶之。志故礼记曰:女子十五,许嫁笄而字礼之。称字阴系于阳所以专一之节也。阳尊无所系,二十五系者就阴节也阳舒而。阴促三十数,三终奇阳节也。二十数再终偶阴节也。阳小成于阴大成,于阳故二十而冠,三十而娶阴小成,于阳大成于阴故十五,而笄二十而嫁也一说。春秋谷梁传曰:男二十五系女十五许嫁感阴阳也,阳数七阴数,八男八岁毁齿,女七岁毁,齿阳数奇三三。八二十四加一,为五而系心也阴数。偶再成十四四,加一为五故。十五许嫁也。加各一者。明专一系心,所以系心者。何防其淫泆也。礼曰女子,十五许。嫁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亲迎。以雁贽纳徵曰:元纁故不用,雁贽用雁者。取其随时南北,不失其节明不夺女子。之时也又取,飞成行止成列也,明嫁娶之礼长幼有序,不相踰越也,又婚礼贽不用死雉故。用雁也纳徵元,纁束帛离皮。元三法天纁二法地也,阳奇阴偶明阳,道之大也离。皮者两皮,也以为庭实。庭实偶也礼,昏经曰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亲迎皆用。雁纳徵刺帛,离皮纳徵辞曰:吾子有加命贶室某也。有先人之,礼离皮束帛。使某请纳徵,上某者婿名也。下次某者,使人名也女之父曰:吾子顺先典,贶某重礼某不敢辞,敢不承命纳。采辞曰:吾子有惠贶贶室,某某有先,人之礼使某也请纳采。对曰:某之子惷愚,又不能教吾子,命之某不敢辞。天子下至士必亲迎授绥者。何以阳下阴也欲得其欢心示亲之心也。必亲迎轮三周下车曲顾者防淫泆也。诗云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礼昏经曰:宾升北面奠雁再拜拜,手稽首降出妇从房。中也从降自西阶,婿御妇车授,绥遣女于祢庙,者重先人之遗支体也。不敢自专故告,祢也父母亲男,女何亲亲之至也父。曰诫之敬之,夙夜无违命女,必有端绣衣若。笄之母施襟结帨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父诫,于阼阶母诫于西阶庶母,及门内施,鞶祭绅以母。之命命曰:敬恭听尔父母言,夙夜无愆视。衿鞶祭去,不辞诫不诰者盖耻之。重去也礼曰:嫁女之家不绝,火三日思相离也娶。妇之家三日。不举乐思嗣,亲也感亲年衰。老代至也礼曰:婚礼不贺人,之序也授绥姆。辞曰:未教未乞与,为礼也始亲。迎于辞曰吾,子命某以兹初。昏使某将请,承命主人曰:某故敬具,以酒父命醮子。遣之迎命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率以敬先妣之嗣。若则有常子曰:诺惟恐,不堪不敢。忘命娶妻不先告,庙到者示不必安,也婚礼请期,不敢必也妇,人三月然后祭行舅,姑既没亦妇,入三月奠采,于庙三月一,时物有成者人之。善恶可得,知也然后可,得事宗庙,之礼曾子曰:女未庙,见而死归葬于。女氏之党示未,成妇也嫁娶必。以春者春,天地交通万。物始生阴阳,交接之时也。诗云士如归,妻迨冰未泮,周官曰:仲春之月合会男,女令男。三十娶女,二十嫁夏。小正曰二月冠子娶妇,之时夫有恶。行妻不得,去者地无去天。之义也夫虽有,恶不得去,也故礼郊特牲曰:一与之齐,终身不改。悖逆人,伦杀妻父母。废绝纲乱之大者。义绝乃得,去也天子诸,侯一娶九女何,重国广继嗣。也适也者何,法地有九州。承天之施无所,不生也娶。九女亦足以,成君施也,九而无子百,亦无益也王度。记曰天子一娶,九女春秋公羊传曰: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媵,之以侄娣从之侄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女弟也或曰:天子娶十二。女法天有十二月,万物必生也必一娶何防。淫泆也为其弃,德嗜色故一娶而已人君无再,娶之义也备侄。娣从者为其,必不相嫉妒也一人有子。三人共之若,己生之不娶两,娣何传异气也娶三国,女何广异类也,恐一国血脉,相似俱无子也侄娣年。虽少犹从适,人者明人君。无再娶之义也还待年于,父母之国未任。答君子也,诗云侄娣从之祁祁如,云韩侯顾之烂。其盈门公羊,传曰:叔姬归于纪明待年也。二国来媵谁,为尊者大国为尊国,等以德德同,以色质家。法天尊左,文家法地尊。右所以不聘妾,何人有子孙。欲尊之义,义不可求。人以为贱也春秋,传曰:二国来媵可,求人为士不,可求人为妾何士即尊,之渐贤不止于,士妾虽贤不得为,适娶妻卜之何卜女。之德知相宜,否昏礼经曰:将加诸卜敢问女为谁。氏也人君及宗子,父母自定娶者卑不主尊贱,不主贵故自,定之也昏礼,经曰:亲皆没已聘命之,诗云文,定厥祥亲迎,于渭大夫功成,封得备八妾者重国,广继嗣也不更,聘大国者不,忘本适也故礼曰纳女。于诸侯曰备,洒扫天子。诸侯之世子皆以,诸侯礼娶,与君同示无。再娶之义也。王者之娶必先选于大,国之女礼仪,备所见多诗云。大邦有子伣天之妹文定。厥祥亲迎于渭,明王者必娶大。国也春秋曰纪侯来朝,纪子以嫁女于。天子故增爵称侯至数。十年之间,纪侯无他功但以子。为天王后故爵称侯,知虽小国者。必封以大国明,其尊所不臣也,王者娶及庶人者,何开天下之贤,示不遗善也故春秋曰纪,侯来朝文加为侯明封,之也先封之,明不与圣人,交礼也女行亏,缺而去其国。如之何以封,为诸侯比例,矣诸侯所以,不得自娶国。中何诸侯不,得专封义。不可臣其父母,春秋传曰宋三,代无大夫,恶其内娶也。不娶同姓者重,人伦防淫泆,耻与禽兽同也。《论语》曰:君娶于吴,为同姓谓之。吴孟子《曲礼》曰:买妾不知,姓则卜之外,属小功已上亦。不得娶也。故春秋传曰:讥娶母党也王,者嫁女必使,同姓诸侯。主之何婚礼贵,和不可相答为。伤君臣之义,亦欲使女。不以天子尊,乘诸侯也春秋传曰:天子嫁女,于诸侯必使。诸侯同姓者主之,诸侯嫁女于。大夫使大夫,同姓者主之以,其同宗共祖可以,主亲也故使。摄父事不使,同姓卿主之何尊加诸,侯为威厌。不得舒也不,使同姓诸侯就京师主。之何诸侯,亲迎入京师。当朝天子,为礼不兼春秋传曰:筑王姬观于外明,不往京师也所以。必更筑观者何,尊之也不于路。寝路寝本,所以行政处。非妇人之居也,小寝则嫌群。公之舍则,已卑矣故必。改筑于城,郭之内传曰:筑之礼也。于外非礼也卿大,夫妻二妾者。何尊贤重,继嗣也不备,侄娣何北面之,臣贱不足,尽执人骨肉之亲,礼服经曰贵,臣贵妾明,有卑贱妾也。士一妻何下,卿大夫礼丧服,小记曰士妾有子则为之缌𡞲嫡,未往而死,媵当往,否乎。人君不再娶之义也。天命不可保,故一娶九女以春秋伯。姬卒时娣,季姬更嫁鄫。春秋讥之适夫,人死后更立。夫人者不,敢以卑贱承宗。庙自立其娣,者尊大国也。春秋传曰叔,姬归于纪叔姬。者伯姬之娣也伯姬,卒叔姬升。于嫡经不讥也,或曰嫡死不复,更立明嫡无二防,篡煞也祭宗庙摄,而已以礼不,聘为妾明不升曾子问曰昏,礼既纳币有。吉日女之父,母死何如孔,子曰婿使人吊,之如婿之父。母死女亦使人,吊之父丧称父母丧称。母父母不在,则称伯父世。母婿已葬婿之伯父叔父。使人致命女氏曰:某子有父母,之丧不得嗣为兄弟。使某致命女,氏许诺不敢嫁。礼也婿免丧女父使,人请婿不娶。而后嫁之礼也,女之父母死婿亦如之,妇人所以有师。何学事人之道也,诗云言告师氏言,告言归礼昏。经曰:告于公宫,三月妇人学一时,足以成矣与。君无亲者各,教于宗庙妇之室,国君取大夫之。妾士之妻,老无子者而明,于妇道又禄之使教宗室,五属之女大夫士皆有,宗族自于宗子之室学事,人也女必有傅。姆何尊之也。春秋传曰:傅至矣姆,未至妇。人学事舅姑,不学事己父母者。示妇与夫。一体也礼,内则曰:妾事夫人如事,舅姑尊嫡绝妒嫉之,原礼服传曰:妾事女君与事舅姑同也。妇事夫有四,礼焉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而朝君臣。之道也恻隐之恩,父子之道也。会计有无兄弟之道。也闺阃之内,衽席之上,朋友之道也。闻见异辞,故设此也有五,不娶乱家之子。不娶逆,家之子世。有刑人恶疾丧父,长子此不娶也。出妇之义必,送之接以宾。客之礼君子绝,愈于小人之。交诗云薄送,我畿天子妃谓之后。何后君也天下,尊之故谓之后,明海丙小,人之君也天下。尊之故系王,言之春秋传曰:迎王后于纪国君之。妻称之曰五夫人何明当扶进。夫人谓非妾也国人尊,之故称君夫人也。自称小童者谦也,言己智能寡少如,童蒙也论语曰:国君之妻称之。曰夫人夫人自称。曰:小童国人称之。曰君夫人,称诸异邦曰寡小君谓聘。问兄弟之国及臣,他国称之谦之辞。也妻者何谓,妻者齐也。与夫齐体自天子,下至庶人其义一也妾者。接也以时,接见也嫁娶。者何谓也嫁者家也妇人外。成以出适人为,嫁娶者取也。男女谓男者任也任功。业也女者如也。从如人也,在家从父母既嫁从夫夫,没从子也传曰:妇人有三从之义也。夫妇者何谓也夫者扶也,扶以人道者也,妇者服也,服于家事事人者也。配匹者何谓,相与偶也婚姻者,何谓也昏时行礼。故谓之婚也,妇人因夫而成故曰:姻诗云不惟旧因谓夫也。又曰燕尔新婚,谓妇也所以昏时行,礼何示阳下,阴也婚亦。阴阳交时也。男子六十闭,房何所以辅衰,也故重性命也。又曰父子不同椸为乱长幼之序也。礼内则曰:妾虽老未满,五十必预五日之御。满五十不御,俱为助衰也。至七十大衰食非肉,不饱寝非人。不暖故七十复开房也。

《爵》

妇人无爵何阴卑,无外事是以有三从之义。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故夫尊于朝妻荣于室,随夫之行。故礼郊特牲曰:妇人无爵坐以夫之。齿礼曰:生无爵死无谥春秋录。夫人皆有谥,夫人知何以非爵也。论语曰: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夫人国人。称之曰:君夫人即令是爵君。称之与国人称之不当异也。庶人称匹夫者匹偶也。与其妻为偶阴阳相成之义也。一夫一妇成一室。明君人者不当使男女有过时无匹偶也。论语曰:匹夫匹妇之为谅也。

《谏诤》

妻得谏夫者夫妇荣耻共之。诗云:相鼠有体。人而无
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此妻谏夫之诗也。谏不从不得去之者本娶妻非为谏正也。故一与齐终身不改此地,无去天之义也。


夫妻相为隐乎。传曰:曾去妻黎蒸不熟。问曰:妇有七出不蒸亦预乎。曰:吾闻之也绝交,令可友弃妻。令可嫁也,黎蒸不熟而已。何问其故乎。此为隐之也。

《曹大家女诫》《夫妇》

夫妇之道参配阴阳通达神明信天地之弘义人伦之大节也。是以礼贵男女之际诗著关雎之义。由斯言之不可不重也。夫不贤则无以御妇。妇不贤则无以事夫。夫不御妇则威仪废缺。妇不事夫则义理堕阙。方斯二者其用一也。察今之君子徒知妻妇之,不可不御威仪之,不可不整故训。其男检以书传,殊不知夫主之不可不事礼。义之不可不存也,但教男而不教女。不亦蔽于彼此之数乎,礼八岁始教之书,十五而至于学矣,独不可以此为则哉。

《敬顺》

阴阳殊性男女异行,阳以刚为德,阴以柔为用。男以彊为贵,女以弱为美。故鄙谚有云:生男如狼犹恐其尪,生女如鼠犹恐其虎。然则修身,莫若敬避彊,莫若顺故。曰:敬顺之。道为妇之大礼也,夫敬非它持久之谓也。夫顺非它宽裕之谓也。持久者知止足也,宽裕者尚恭下也。夫妇之好终身不离房室,周旋遂生媟黩,媟黩既生语言过矣,语言既过纵恣必作。恣纵既作则侮,夫之心生矣。此由于不知止足者也,夫事有曲直,言有是非。直者不能不争,曲者不能不讼,讼争既施则有忿怒之事矣,此由于不尚恭下者也。侮夫不节谴呵从之忿。怒不止楚挞从之,夫为夫妇者义以和亲恩以好合。楚挞既行何义之存,谴呵既宣何恩之有。恩义俱废,夫妇离矣。

《专心》

礼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故曰夫者天也,天固不可违夫固不可逃也。行违神祗天则伐之,礼义有愆夫则薄之,故女宪曰:得意一人是谓永毕,失意一人是谓永讫。由斯言之,夫不可不求其心然,所求者亦非谓佞媚苟亲也,固莫若专心。正色礼义居洁耳,无涂听目无邪视出,无冶容入,无废饰,无聚会群辈,无看视门户。此则谓专心正色矣。若夫动静轻脱视听陕输入,则乱发坏形出,则窈窕作态说所不当道,观所不当视。此谓不能专心正色矣。

《荀悦·申鉴》《时事》


尚主之制非古也,釐降二女,陶唐之典,归妹元吉,帝乙之训,王姬归齐,宗周之礼,以阴乘阳违天,以妇陵夫违人。违天不祥,违人不义。
〈注〉悦之叔父荀爽,于延熹九年对策陈。便宜以汉承秦法设尚主之仪,以妻制夫,以卑临尊,违乾坤之道,失阳唱之义宜改尚主之制。今悦复以为言,殆其家门素所商讲者乎,此一首所谓正尚主之制也。


古有掌阴阳之礼之官,以教后宫。掌妇学之法,妇德妇言妇功,各率其属,而以时御序于王,先王礼也。宜崇其教以先内政,览列图诵列传遵典行,内史执其彤管,记善书过,考行黜陟,以彰好恶。男女正位乎内外,正家而天下定矣。故二仪立而大业成,君子之道,匪阙终日,造次必于是。

《大戴礼记》《本命篇》

男者,任也;子者,孳也;男子者,言任天地之道,如长万物之义也。故谓之丈夫。丈者,长也;夫者,扶也;言长万物也。女者,如也,子者,孳也;女子者,言如男子之教而长其义理者也。故谓之妇人。妇人,伏于人也。


女有五不取;逆家子者,为其逆德也。乱家子者,为其弃于天也。丧父长子者,为其无所受命也。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为其逆德也。无子,为其绝世也。淫,为其乱族也。妒,为其乱家也。有恶疾,为其不可与共粢盛也。口多言,为其离亲。盗窃,为其反义也。

《应劭·风俗通义》《愆礼》

山阳太守汝南薛恭祖,丧其妻不哭。临殡于棺上大言:自同恩好四十馀年,服食禄赐男女成人。幸不为夭夫,复何恨哉,今相及也。

谨按礼为适妻杖重于宗也。妻者既齐于己,澄洒酒以养姑舅。契阔中馈经理蚕织垂统传重其为恩笃勤至矣,且鸟兽之微尚有回翔之。思啁噍之痛何有。死丧之感终始永绝而曾无恻容。尚当内崩伤外自矜饰,此为矫情,伪之至也。俚语:妇死腹悲唯身知之。又言:妻非礼所与此何礼也。岂不悖哉。太尉山阳王袭与诸子并杖太傅,汝南陈蕃、袁隗皆制衰绖列在服位躬入,隧哀以送之,近得礼中,王公诸子魏杖亦过矣。

《蔡邕·独断》《论妻妾》

天子诸侯后妃夫人之别名。天子之妃曰后,后之言后也。诸侯之妃曰:夫人,夫之言扶也。大夫曰:孺人孺之言属也。士曰:妇人。妇之言服也。庶人曰:妻。妻之言齐也。公侯有夫人有世妇有妻有妾。皇后赤绶玉玺贵人,緺綟金印緺綟色似绿。
《晋·抱朴子》《疾谬》
抱朴子曰:诗美雎鸠贵其有别。在礼男女无行媒不相见。不杂坐,不通问,不同衣,物不得亲授姊妹出,适而反兄弟。不共席,而坐外,言不入内,言不出妇人送迎不出门,行必拥蔽其面,道路男由左,女由右。此圣人重别杜渐之明制也,且夫妇之间可谓昵矣。而犹男子非疾病不昼居于内将终不死,妇人之手况于他乎。昔鲁女不幽居深处以致圉荦之变,孔妻不密潜户庭以起华督之,祸史激无防有汗种之悔。王孙不严有杜门之辱,而今俗妇女休其蚕织之业废。其元紞之务不绩其麻市也,婆娑舍中馈之事,修周旋之好,承星举火不已于行侍从婢使,炜晔盈路错杂亵谑可憎可恶游戏佛寺,观视渔畋登高临水出境庆吊开车,褰帏周章城邑杯觞路酌弦歌行,奏转相高尚习非成俗诲淫之源。不急之甚刑于寡妻家邦乃正愿,诸君子少可禁绝,妇无外事所以防微矣。


抱朴子曰:俗间有戏。妇之法于稠众之中亲属之前,问以丑言责以慢对其为鄙黩不可忍论。古人感离别而不灭烛悲代亲而不举乐礼,论娶者羞而不贺今既不能动蹈旧典至于德为乡闾之所敬言为人士之所信诚宜正色矫而呵之何。谓同其波流长此弊俗哉。然民间行之日久,莫觉其非或清谈所不能禁,非峻刑不能止也。
《北齐·颜氏家训》《后娶篇》
吉甫,贤父也,伯奇,孝子也,贤父御孝子,合得终于天性,而后妻间之,伯奇遂放。曾参妇死,谓其子曰:吾不及吉甫,汝不及伯奇。王骏丧妻,亦谓人曰:我不及曾参,子不如华、元。并终身不娶,此等足以为诫。其后,假继惨虐孤遗,离间骨肉,伤心断肠者,何可胜数。慎之哉。慎之哉。
江右不讳庶孽,丧室之后,多以妾媵终家事;疥癣蚊䖟,或未能免,限以大分,故稀斗阋之耻。河北鄙于侧出,不预人流,是以必须重娶,至于三四,母年有少于子者。后母之弟,与前妇之兄,衣服饮食,爰及婚宦,至于士庶贵贱之隔,俗以为常。身没之后,辞讼盈公门,谤辱彰道路,子诬母为妾,弟黜兄为佣,播扬先人之辞迹,暴露祖考之长短,以求直己者,往往而有。悲夫。自古奸臣佞妾,以一言陷人者众矣。况夫妇之义,晓夕移之,婢仆求容,助相说引,积年累月,安有孝子乎。此不可不畏。
凡庸之性,后夫多宠前夫之孤,后妻必虐前妻之子;非唯妇人怀嫉妒之情,丈夫有沈惑之僻,亦事势使之然也。前夫之孤,不敢与我子争家,提携鞠养,积习生爱,故宠之;前妻之子,每居己生之上,宦学婚嫁,莫不为防焉,故虐之。异姓宠则父母被怨,继亲虐则兄弟为雠,家有此者,皆门户之祸也。
思鲁等从舅殷外臣,博达之士也。有子基、谌,皆已成立,而再取王氏。基每拜见后母,感慕呜咽,不能自持,家人莫忍仰视。王亦悽怆,不知所容,旬月求退,便以礼遣,此亦悔事也。
后汉书曰:安帝时,汝南薛包字孟尝,好学笃行,丧母,以至孝闻。及父娶后妻而憎包,分出之。包日夜号泣,不能去,至被殴杖。不得已,庐于舍外,旦入而洒扫。父怒,又逐之,乃庐于里门,晨昏不废。积岁馀,父母惭而还之。后行六年服,丧过乎哀。既而弟子求分财异居,包不能止,乃中分其财;奴婢引其老者,曰:与我共事久,若不能使也。田庐取其荒顿者,曰:吾少时所理,意所恋也。器物取其朽败者,曰:我素所服食,身口所安也。弟子数破其产,还复赈给。建光中,公车特徵,至拜侍中。包性恬虚,称疾不起,以死自乞。有诏赐告归也。

《治家篇》

妇主中馈,唯事酒食衣服之礼耳,国不可使预政,家不可使干蛊;如有聪明才智,识达古今,正当辅佐君子,助其不足,必无牝鸡晨鸣,以致祸也。
江东妇女,略无交游,其婚姻之家,或十数年间,未相识者,唯以信命赠遗,致殷勤焉。邺下风俗,专以妇持门户,争讼曲直,造请逢迎,车乘填街衢,绮罗盈府寺,代子求官,为夫诉曲。此乃恒、代之遗风乎。南间贫素,皆事外饰,车乘衣服,必贵整齐;家人妻子,不免饥寒。河北人事,多由内政,绮罗金翠,不可废阙,羸马悴奴,仅充而已;唱和之礼,或尔汝之。
《唐·宋氏女论语》《事夫章》
女子出嫁夫主,为亲前生缘。分今世婚姻,将夫比天其义匪。轻夫刚妻,柔恩爱相。因居家相,待敬重如宾。夫有言语:侧耳详听夫有恶,事劝谏谆谆莫学愚妇。惹祸临身夫,若外出须记。途程黄昏,未返瞻望思寻。停灯温,饭等候敲门莫。学懒妇先自,安身夫如有病。终日劳心多,方问药遍处求神。百般治疗愿,得长生莫学蠢妇,全不忧心夫若发,怒不可生嗔退,身相让忍气低声。莫学泼妇斗闹,频频粗丝细葛熨,帖缝纫莫教寒冷冻损。夫身家常茶饭,供待慇勤莫,教饥渴瘦瘠苦辛。同甘同苦同富同贫死同棺椁,生共衣衾莫学泼。妇巧口花唇能依此,语和乐瑟琴。如此之女贤德声闻。

《守节章》

古来贤妇九烈三贞。名标青史,传到而今,后生宜学亦匪难行。第一守节,第二清贞,有女在堂莫出闺庭。有客在户,莫露声音不谈。私语不听淫音,黄昏来往。秉烛掌灯,暗中出入非女之经,一行有失百行无,成夫妻结发。义重千金若有,不幸中路先倾,三年重服。守志坚,心保家持业整顿。坟茔殷勤训后,存没光荣。此篇论语内,范仪刑后人依此。女德昭明幼年,切记不可朦胧,若依此言享福无穷。
《陈邈妻·郑氏女孝经》《三才章》
诸女曰:甚哉夫之大也。大家曰:夫者天也,可不务乎古者女子出嫁。曰:归移天事夫其义远矣,天之经也。地之义也,人之行也,天地之性,而人是则之,则天之明因地之,利防闲执礼。可以成家然后先之,以汎爱君子不忘其孝慈。陈之以德义君子,兴行先之以敬。让君子,不争导之以礼乐。君子和睦示之,以好恶君子知。禁诗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

《纪德行章》

大家曰:女子之事夫也,纚笄而朝则有君臣之严沃。盥馈食则有父子之敬,报反而行,则有兄弟之道受,期必成则。有朋友之信,言行无玷则有理家之度,五者备矣然后能,事夫居上不骄。为下不乱在丑,不争居上,而骄则殆为,下而乱则辱,在丑而争则乖三者,不除虽和如,琴瑟犹为不妇也。

《广守信章》

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阴阳,刚柔天地之始男女,夫妇人伦之始。故乾坤交泰谁能间之妇地。夫天废一,不可然则丈夫百行,妇人一志男有重婚之义,妇无再醮之文。是以芣苡兴歌蔡人作诫,匪石为叹卫,主知惭昔楚昭王出游,留姜氏于渐台江,水暴至王约。迎夫人必以符合使者,仓卒遂不,请行姜氏曰:妾闻贞女义,不犯约勇士不畏其死妾。知不去必死,然无符不敢犯,约虽行之必生无信。而生不如守义,而死会使者还取符。则水高台没矣。其守信也如此,汝其勉之。易曰:鸣鹤在阴其子和之。

《谏诤章》

诸女曰:若夫廉贞孝义事,姑敬夫扬名则闻命矣。敢问:妇从夫之令。可谓贤乎。大家曰:是何言欤是何言。欤昔周宣王,晚朝姜后脱簪珥,待罪于永巷宣王为,之夙兴汉。成帝命班婕,妤同辇婕妤辞。曰:妾闻三代明王皆有贤臣,在侧不闻与嬖,女同乘成帝为之改。容楚庄王耽,于游畋樊,女乃不食野味庄王,感焉为。之罢猎由,是观之天子有,诤臣虽无道不。失其天下,诸侯有诤臣。虽无道不失,其国大夫有诤臣。虽无道,不失其家。士有诤友,则不离于令名。父有诤子则不,陷于不义。夫有诤妻则不入,于非道是以卫,女矫齐,桓公不听。淫乐齐姜遣,晋文公而成霸,业故夫非道。则谏之从,夫之令又焉得。为贤乎诗云,猷之未远是,用大谏。
《宋·李昌龄·乐善录》《室家》
治室家御妾妇之,道当以至正与夫,仁术大抵妇人。女子之,性情多淫邪,而少正易喜怒。而多乖率御之以严则事,有不测其情不,知其内有怨盖未,有久而不为害者率。御之以和则动,多违礼其事多专其心。无惮盖未,有久而不为乱者二者皆非。君子所以处家人之道,其失均也故。予谓君子之治室家,御妾妇当以正,而使严行其中当。以术而使宽在其中则无,太严太宽之,弊然后率之以仁,教之以义和之以礼。抚之以,恩勿听其言勿受其制勿,从其役任以可责,之事使以不怨之。劳有能不可太,宠有过不可穷治。举动不为彼,所识措画不为。彼所料如是则,彼之平昔所可。逞者皆在吾术,中矣虽欲事不测。而情不和动违礼而事。自专内有所怨,心无所惮不可得。也夫是数者既,不可得而为则君,子之治家室御,妾妇之道如斯而已矣。

《性理会通》《人伦》

问妻可出乎。程子曰:妻不贤出之,何害如子思。亦尝出妻今世俗,乃以出妻。为丑行遂,不敢为。古人不如此,妻有不善便当,出也只为。今人将此作一件大事。隐忍不敢发或有隐恶,为其阴持之以至纵恣养成。不善岂不害事人。修身刑家最急才修身便到刑家。上也又问古人,出妻有以对姑,叱狗藜蒸不熟者,亦无甚恶而遽出之何也。曰:此古人忠厚之道也,古之人交绝不出恶声。君子不忍以大恶,出其妻而以微罪,去之以此见其忠厚之至也。且如叱狗于亲前者亦有甚大故。不是处只为他平,日有故因此一事出。之尔或曰:彼以此细故,见逐安能无辞兼,他人不知是与不是则如之。何曰:彼必自知,其罪但自己理直。可矣何必教他人,知之然。有识者当自知之也,如必待彰暴其妻之,不善使他人知。之是亦浅丈夫,而已君子不如此。大凡人说话,多欲令彼曲。我直若君子,自有一个。含容意思,或曰古语有之。出妻令其可嫁,绝友令其可,交乃此意否曰是也。
问再娶皆不合礼,否曰:大夫以上无再娶礼。凡人为,夫妇时岂有一人先死。一人再娶一人再嫁,之约只约终身夫,妇也但自大夫以下有不得已再娶者盖,缘奉公姑或主内事耳如,大夫以上至诸侯天子自,有嫔妃可以供,祀礼所以不许再娶也。
西山真氏曰:夫之道在敬,身以帅其妇妇之道。在敬身以承其夫,故父之醮子,必曰:勉帅以敬亲之,送女必曰敬之,戒之夫妇之道尽于此矣。
问妻有七出,此却是正当道理非权也。朱子曰然。

《朱子全书》《与陈师中》

令女弟甚贤,必能养老抚孤以,全柏舟之节此事更。在丞相夫人,奖劝扶植以成。就之使自明,没为忠臣而其室家生。为节妇斯亦人,伦之美事计老。兄昆弟,必不惮赞成之,也昔伊川先生,尝论此事以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自,世俗观之诚,为迁阔然自知,经识理之君子观。之当有以知其不可易也。

《答胡伯逢》

男女居室人事,之至近而道行乎。其间此君,子之道所以费而隐,也然幽闇之中。衽席之上人或亵而慢,之则天命。有所不行矣,此君子之道,所以造端乎夫。妇之微密而语,其极则察乎天,地之高深也然非知。几慎独之君子其,孰能体之易首于,乾坤而中于咸,恒礼谨大,昏而诗以二南,为正始之,道其以此与知。言亦曰:道存乎饮,食男女之事而,溺于流者。不知其精又曰接,而知有礼焉交,而知有道焉惟敬者能守,而不失耳亦此意也。

《近思录》《娶孀妇》

或问孀妇于理似不可取如何。伊川先生曰然凡取,以配身也。若取失节者以配身是己,失节也又问人,或有居孀,贫穷无托者。可再嫁否曰: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是说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

《或问》《造端夫妇》

夫妇之间隐微,之际尤见道不可离知,其造端乎此。则其所以,戒谨恐惧之实无不至。矣易首乾坤而重,咸恒诗首,关雎而戒淫佚,书记釐降礼谨大。昏皆此意也。

《袁氏世范》《睦亲篇》

中年以后丧妻。乃人之大不幸,幼子稚女无与之抚,存饮食,衣服凡闺门,之事无与之,料理则难于不娶,娶在室。之人则少艾之心,非中年以后之人,所能御娶寡居之人。或是不能安其室者,亦不易制兼有前夫之子不能,忘情或有亲生之子。岂免二心故中年,再娶为尤难然,妇人贤淑自守,和睦如一者不为无,人特难值耳再娶者宜慎择。
妇人不与外事者,盖谓夫与子既贤外事,自不必预若夫与子。不肖掩蔽妇人之耳目,何所不至今人多,有游荡赌博。至于鬻田园甚至,于鬻其所居妻犹不,觉然则,夫之不贤而欲求。预外事何益也子之鬻产,必同其母,而伪书契字者有之重,息以假贷而兼并,之人不惮于,论讼贷茶盐以转,贸而官司责其必偿。为母者终不,能制然则子之不贤,而欲求预外事何,益也此乃妇人。之大不幸为之奈何,苟为夫能念其,妻之可怜为子,能念其母之可怜。顿然悔悟岂不甚善。
妇人有以其夫,蠢懦而能自理家务,计算钱谷出入。人不能欺者,有夫不肖,而能与其子。同理家务不致,破荡家产,者有夫死子。幼而能教养,其子敦睦内外,姻亲料理,家务至于兴隆。者皆贤妇人,也而夫死子,幼居家营。生最为难事,托之宗族宗。族未必贤托之,亲戚亲戚未必,贤贤者又不,肯预人,家事惟妇人自。识书算,而所托之人,衣食自给稍,识公义则庶几。焉不然鲜不破家。
人之男女不可于幼小之时,便议婚姻。大抵女欲得,托男欲得。偶若论目前,悔必在后盖。富贵盛衰更迭,不常男女之贤否,须年长乃得可,见若早议婚姻事,无变易,固为甚善。或昔富而,今贫或昔贵。而今贱或,所议之婿流。荡不肖或所,议之女很戾,不检从其前,约则难保家,背其前约则为,薄义而争讼由之以兴,可不戒乎。
男女议亲不可,贪其阀阅之高资,产之厚苟人物,不相当则子女。终身抱恨况,又不和而生他事者乎。有男虽欲择妇,有女虽欲择婿又,须自量我家子女,如何如我子愚痴庸下。若娶美妇岂特,不和或有他。事如我女丑拙狠,妒若嫁美婿万。一不和卒为其弃,出者有之凡嫁娶因。非偶而不和者父母,不审之罪也。
古人谓:周人恶媒以其,言语反覆绐女家。则曰:男富绐男家。则曰:女美近世尤甚绐女家。则曰:男家不求备礼且助出嫁遣,之资绐男家,则厚许其赔嫁之贿,且虚指数目,若轻信其言。而成婚则责,恨见欺夫妻,反目至于,仳离者有之大,抵嫁娶固不可无媒而媒,者之言不,可轻信如此宜谨察于始。
《明·曹端夜行烛》《夫妇》
或曰:佛老之道清净如,此固非凡俗之所及。今子不恶凡俗而恶佛,老何也端应之。曰:易云天地感,而万物化生佛老。以不夫妇为清,净则天地不如,佛老之清净矣然使天,地如佛老之清净则,阳自阳而阴自,阴上下萧然,常如隆寒之时,矣万物何自而生哉,万物不生则吾族固。无矣彼佛老之徒亦,能自有乎。且万物生于天地,而各具一天地,生生之理故有胎者。焉有卵者焉,有勾者焉有甲,者焉原其所以,莫非阴阳造化之道,也是故圣。人顺天地之理,制夫妇之义。使生生而不,穷此所谓参,天地而赞化,育也且伏羲。肯为佛老之,清净而不夫,妇则十五世,之传一万一千七百八,十年之祀得乎。神农肯为佛,老之清净。而不夫妇则八,代之传五百,二十年之祀得乎。黄帝肯为佛老之,清净而不夫妇,则五帝夏,后氏三十三主,之传九百。二十三年之祀得乎,成汤也文武也肯为,佛老之清净而不。夫妇则六百二十九年之商,八百六十九年之周自谁传耶,高祖也太宗也肯为佛老。之清净而不,夫妇则四百二十五年之汉,二百八十九年之唐。自谁兴耶又如自今,而后男皆如佛老之,清净而不求,其室女皆如佛,老之清净而不。求其家则百年之下,生民之类有耶,无耶传曰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有礼义。时措中庸曰: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而佛。老只是一个不夫妇把,父子君臣天地。上下之理殄灭尽矣,区区慈悲不杀清净,不扰夫何补哉。

《章潢·图书编》《造端夫妇》

天下之达道,五夫妇特其一也。自天地开辟以,来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上下易。归妹彖传曰归妹,天地之大义也。天地不交而万物不成,归妹人伦之终始也。此中庸所以谓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道至察天地而功乃始于夫妇之间,曾谓中庸果不可能乎。哉或曰:道率于性原于天语。大莫载语,小莫破故举其,全体则天地圣人不能尽举,其一节则夫妇之愚,不肖可与知能所谓造端夫妇其。理则然而君子,以参赞位育为极,功于居室何,与焉抑知明道,行道岂远人以为之哉道不远,人自夫妇达之子臣弟友之伦,富贵贫贱夷,狄患难之遇,莫非用功之地也。况道不离乎,须臾而居室之近乃,常情最易媟狎,君子无所不致其谨于此尤加谨焉。故戒慎不睹恐惧不闻,不动而敬不言,而信矣而,视听言动其见于夫妇间者何敢,忽也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发皆中节谓之和矣。而喜怒哀,乐其发于夫妇间者何敢,忽也惟夫妇乃人情所易,忽者且不敢忽则子臣,弟友乃人所共勉者敢不孝弟忠信乎。哉自衽席以达之大庭广众,自宴昵情欲以达之礼节,揖让无一不慎而造端则有自耳是故。观厥刑于二女非舜之造端乎,而四方从欲以治刑于寡妻非文之造端乎。而迓于兄弟家邦二圣固已,有明徵矣。易家人彖传曰:家人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家正,而天下定矣。孰谓察天地不始于夫妇哉尝闻千里,之应系乎居室,万化之原起于闺门造端托始其功,信不可诬也,但身不行道不行于妻子端本澄源谁,其尸之诵大,学深有警于毋,自欺诵中庸深有警于造端夫妇,合而言之敢不勖诸。

《徐三重明善全编》《家则》

一妇人贤明者。稀况不读书寡见,大义其啬以成家。者或昧大体,而乐于时俗。者尤难执德要,在男子随事据理一一明白开导之若,复溺于衽席苟阿其意。彼遂习与相安,恬然自信此非,独彼妇之过而其夫。实成之也,凡家庭事有世俗所沿诗书所责者当理,谕譬晓务令灼然知如此,为是如此为非但词严义,正非甚不慧,鲜有不警戢者若,必执迷自遂正可知。其夫平日闺闱之事矣,鲁夫人不德圣人,犹罪其子况身挈夫纲,而不能相率以正责将谁委。

《范内》

妇女非吉凶大事。而出即郑卫,二国风所咏是矣,河间妇不游,终为淑媛孔父妻不出何由杀其夫,此往事大戒灼灼宇宙内者污俗,颓风固多忽此。而上明礼仪下畏,道路何可不痛,以为惩凡吉凶大事而出。此在礼经必,不容已者其外即亲族燕聚。不宜数举亦不宜数预同居切,近间以茶果叙坐或可往来亦,不得太久妨废,彼此家务至于无故设席远招姻亲,从婢飘摇歌舞嬉乐,无论将来所趋若何士大夫苟从诗书准,绳已知此事。必非端谨善道矣。妇女何知,其责固当有在至于寒食拜,墓今不问贵贱习常通,行要之妇女原无此礼。第欲借以浪游,为一岁乐事。耳倘有感,慕九原之意何不于岁时家庙,蒸尝一与。内执事之列,不与此而与彼。其为浪游何辞且妆束而出飘扬原。野为行者观望大,非闺门美事苟害于义何容从俗。

《范弘嗣做人镜》《夫妇》

夫妇意相比也,情相昵也,而主于有别夫象日妇象月日月迭,运昼夜相照为望相映为弦相避为朔相。交为合璧,月止一会妇人阴,类故称月事夫与合寝,以应日月之交既孕不复会,古者月令多忌,欲人谨房闼远色。欲其防甚严,法天以有别也故寿,命延聪明长而子,嗣广矣无别则媟,亵蛊惑夭亡随之乃以,相助相成。也所以为别也,若以不正狎其夫好色迷其妇大有妨于别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