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夫妇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八十一卷目录

 夫妇部汇考
  易经〈序卦传〉
  礼记〈曲礼 内则〉
  尔雅〈释亲〉
  小尔雅〈广义〉
  汉书〈杜钦传〉
  白虎通〈三纲六纪〉
  刘熙释名〈释亲属〉
  张揖博雅〈释亲〉
 夫妇部总论一
  易经〈蒙卦 小畜卦 大过卦 咸卦 恒卦 家人卦 渐卦 归妹卦 序卦传〉
  书经〈尧典 牧誓〉

家范典第八十一卷

夫妇部汇考

《易经》《序卦传》

有男女,然后有夫妇。
〈大全〉临川吴氏曰:先言天地万物,男女者,有夫妇之所由也;后言父子君臣,上下者,有夫妇之所致也。

《礼记》《曲礼》

天子有后,有夫人,有世妇,有嫔,有妻,有妾。
〈陈注〉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自后而下皆三,因而增其数,妾之数未闻。〈大全〉马氏曰昏义曰: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以听天下之内治。此曰:天子有后,有夫人,有世妇,有嫔,有妻,有妾。盖昏义言后宫之治,故兼天子后,言之而备六宫之数。而妾不与焉曲礼,言后宫之位故。止言天子而备六宫之名,则虽后之尊,亦曰:有后而妾之贱亦与焉。


天子之妃曰后,诸侯曰夫人,大夫曰孺人,士曰妇人,庶人曰妻。
〈陈注〉郑氏曰妃配也,后之言后也,夫之言扶,孺之言属,妇之言服,妻之言齐。

公侯有夫人,有世妇,有妻,有妾。夫人自称于其君,曰小童,自世妇以下,自称曰婢子。
〈陈注〉小童未成人之称婢,之言卑也。


祭夫曰皇辟。
〈陈注〉曰:皇以君之称尊之也,辟法也。妻所法式也,为之宗庙,以鬼享之,不得不异其称谓也。


生曰妻,死曰嫔。
〈陈注〉嫔者妇人之美称,嫔犹宾也,夫所宾敬也。

《内则》

聘则为妻。
〈陈注〉妻齐也。

《尔雅》《释亲》

嫔妇也。
〈注〉书曰嫔于虞。
《孔鲋·小尔雅》《广义》
凡无妻、无夫,通谓之寡,寡夫曰茕;寡妇曰嫠。

《汉书》《杜钦传》

妻者,夫之阴也。
《班固·白虎通》《三纲六纪》
夫为妻纲。


夫妇法人取象,六合阴阳,有施化端也。


夫妇者何谓也,夫者扶也,以道扶接也。妇者服也,以礼屈服昏。礼曰:夫亲脱妇之缨。传曰:夫妇判合也。

《刘熙·释名》《释亲属》

天子之妃曰后,后后也,言在后不敢以副言也。诸侯之妃曰夫人,夫扶也,扶助其君也。
卿之妃曰内子,子女子也,在闺门之内治家也。大夫之妃曰命妇,妇服也,服家事也,夫受命于朝,妻受命于家也。
士庶人曰妻,妻齐也,夫贱不足以尊称,故齐等言也。

配辈也,一人独处,一人往辈耦之也。
匹辟也,往相匹耦也,耦遇也,二人相对遇也。


无妻曰鳏,鳏昆也,昆明也。愁悒不寐目恒鳏,鳏然也,故其字从鱼,鱼目恒不闭者也。
无夫曰寡,寡踝也,踝单独之言也。
《魏·张揖博雅》《释亲》
男任也,女如也。


妪谓之妻。


夫扶也,妻齐也,妇服也。


君妻谓之小,君男子谓之丈夫,女子谓之妇人,妻谓之嬬,婿谓之倩。

夫妇部总论一

《易经》

《蒙卦》

六三:勿用取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程传〉三以阴柔处,蒙闇不中不正,女之妄动者也。正应在上,不能远从,近见九二为。群蒙之归得时之盛,故舍其正应而从之。是女之见金夫也。女之从人,当由正礼,乃见人之多。金说而从之不能保有其身者也。无所往而利矣。〈本义〉六三阴柔,不中不正,女之见金夫而不能有其身之象也。占者遇之则其取女必得如是之人。无所利矣,金夫盖以金赂己,而挑之若鲁秋胡之为者。〈大全〉朱子曰:六三说,勿用取女者,大率阴爻又不中不正,合是一般无主,宰底女人金夫不必解做刚夫。云峰胡氏曰:诸爻皆说蒙此爻别发,一义昧其所适见利忘身,蒙不足以尽之。女一失身且如此,士而失身于所从,用之何利焉。隆山李氏曰:屯之六二近初九之阳,而正应在五然震之性动而趋上。舍初而归五故曰: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此女子之屯者也。蒙之六三近九二之阳。而正应在上然坎之性陷而趋下舍上而从二。故曰:勿用取女见金夫不有躬,此女子之蒙者也。

象曰:勿用取女,行不顺也。
〈程传〉女之如此,其行邪僻不顺,不可取也。〈本义〉顺当作慎,盖顺慎古字通用。荀子顺墨作慎,墨且行不慎于经意,尤亲切今当从之。

《小畜卦》

九三:舆说辐,夫妻反目。
〈程传〉三以阳爻居,不得中而密比于四阴。阳之情相求也。又昵比而不中为阴,畜制者也。故不能前进,犹车舆说。去轮辐言不能行也。夫妻反目,阴制于阳者也。今反制阳,如夫妻之反目也。反目谓怒目相视,不顺其夫而反制之也。妇人为夫宠惑既而遂反,制其夫未有夫。不失道而妻能制之者也,故说辐反目三自为也。〈本义〉九三亦欲上进然,刚而不中,迫近于阴,而又非正应。但以阴阳相说而为所系,畜不能自进,故有舆说辐之象然以志刚。故又不能平而与之争,故又为夫妻反目之象。戒占者如是则不得进,而有所争也。〈大全〉龟山杨氏曰:舆说辐不能有行也,重刚不中,切比于四为阴所畜。则道不行于妻子矣。平庵项氏曰:九三反目,称妻言相敌也,上九既雨,称妇言相顺也。

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
〈程传〉夫妻反目盖由不能正其室家也,三自处不以道。故四得制之,不使进。犹夫不能正其室家,故致反目也。〈本义〉程子曰:说辐反目,三自为也。〈大全〉建安丘氏曰:三虽阳刚乃昵于六四不正之阴,为其系畜而不能进至于反目。皆三有以自取之也。夫制于妻,则其正家之道盖可知矣。孔子曰: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此之谓也。


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
〈程传〉九以巽顺之极,居卦之上处。畜之终从畜而止者也。为四所止也,既雨和也,既处止也阴之畜阳不和。则不能止。既和而止畜之道成矣。大畜畜之大故。极而散小畜畜之小,故极而成尚德载。四用柔巽之德,积满而至于成也,阴柔之畜刚非一朝一夕能成。由积累而至可不戒乎,载积满也。诗云:厥声载路,妇贞厉妇。谓阴以阴,而畜阳以柔。而制刚妇,若贞固守此危厉之道也。安有妇制其夫,臣制其君而能安者乎。

月几望;君子征凶。
〈程传〉月望则与日敌矣,几望言其盛。将敌也。阴已能
畜阳而,云几望何也。此以柔巽畜其志也,非力能制也。然不已则将盛于阳,而凶矣。于几望而为之。戒曰:妇将敌矣。君子动则凶也。君子谓阳征动也,几望将盈之时。若已望,则阳已消矣,尚何戒乎。〈本义〉畜极而成阴阳和矣,故为既雨既处之象。盖尊尚阴德至于积满而然也,阴加于阳故虽正亦厉然。阴既盛,而抗阳则君子亦不可以有行矣,其占如此为戒深矣。

象曰:既雨既处,德积载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大过卦》

九二:枯杨生梯,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程传〉阳之大过比阴,则合故二与五皆有生象。九二当大过之初,得中而居。柔与初密比,而相与初既切比于二二。复无应于上其相与,可知是刚过之人。而能以中自处,用柔相济者也。过刚则不能有所为。九三是也得中,用柔则能成大过之功,九二是也杨者,阳气易感之物。阳过则枯矣,杨枯槁而复生梯,阳过而未至于极也。九二阳过而与初老夫得女,妻之象。老夫而得女,妻则能成生育之功。二得中居,柔而与初故能复生梯。而无过极之失。无所不利也。在大过阳爻居阴,则善二与四是也,二不言吉,方言无所不利。未遽至吉也,梯根也。刘琨劝进表云:生繁华于枯,荑谓枯根也,郑元易亦作荑字。〈本义〉阳过之始而比初阴,故其象占如此,梯根也荣于下者也。荣于下则生于上矣,夫虽老而得女,妻犹能成生育之功也。

象曰:老夫女妻,过以相与也。
〈程传〉老夫之说少女,少女之顺老夫,其相与过于常。分谓九二初六,阴阳相与之和,过于常也。


九五: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元咎无誉。
〈程传〉九五当大过之时,本以中正居尊位。然下无应助,固不能成大过之功。而上比过极之阴,其所相济者,如枯杨之生华,枯杨下生根梯,则能复生如大过之阳,兴成事功也。上生华秀,虽有所发,无益于枯也。上六过极之阴,老妇也五虽非少比,老妇则为壮矣。于五无所赖也,故反称妇得过极之阴得阳之相,济不为无益也。以士夫而得老妇虽无罪咎,殊非美也。故云:无咎无誉象复言其可丑也。〈本义〉九五阳过之极,又比过极之阴,故其象占皆与二反。〈大全〉厚斋冯氏曰:合二五两爻象观之,九二枯杨,老夫之象也。初六生梯,女妻之象也。则九五当为杨,而今以上六。为枯杨老妇九五反为生华,士夫何也。易之意盖以枯象,老在阳爻则为夫。在阴爻则为妇。而杨者不拘于阴阳之爻也。又曰:圣人立象以尽意天下事,物之变无不备考。老夫之得女,妻再娶女之夫也。老妇之得士,夫妇再嫁而夫未娶也。凡人伦之变备见于象矣。兼山郭氏曰:老夫女妻,刚为主而柔辅之,大过之得也。故无不利,老妇士夫则柔为主,而刚辅之大过之失也,故无誉。

象曰:枯杨生华,何可久也。老妇士夫,亦可丑也。
〈程传〉枯杨不生根,而生华旋复枯矣,安能久乎。老妇而得士,夫岂能成生育之功亦为可丑也。

《咸卦》〈程传〉

咸序卦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天地万物之。本夫妇人伦之始,所以上经首乾坤,下经首咸继以恒也。天地二物故二卦分为天地之道,男女交合而成夫妇,故咸与恒皆二体合为夫妇之义。咸感也,以说为主恒常也,以正为本而说之道自有正也,正之道固有说焉。巽而动刚柔皆应说也,咸之为卦兑上艮下,少女少男也,男女相感之深,莫如少者,故二少为咸也。艮体笃实止,为诚悫之义,男志笃实以下交女心说,而上应男感之先也,男先以诚感,则女说而应也。〈大全〉建安丘氏曰:咸二少相交者,夫妇之始也,所以论一时交感之情。故以男下女为象,男先下于女婚姻之道成矣。恒二长相承者,夫妇之终也,所以论万世处家之道。故以男尊女卑为象,女下于男居室之伦正矣。或曰:卦以二少二长相重者,不有损益乎。曰:损虽二少而男不下女,咸感之义,微矣益。虽二长而女居男上,恒久之义悖矣,此下经所以不首损益而首咸恒也。

咸:亨,利贞,取女吉。
〈程传〉咸感也,不曰感者,咸有皆义,男女交相感也。物之相,感莫如男女,而少复甚焉。凡君臣上下以至万物皆有相感之道,物之相感则有亨通之理,君臣能相感,则君臣之道通上下能相感,则上下之志通以至父子、夫妇、亲戚、朋友皆情意相感,则和
顺而亨通,事物皆然故咸有亨之理也,利贞相感之道。利在于正也,不以正则入于恶矣,如夫妇之以淫姣,君臣之以媚说,上下之以邪僻,皆相感之不以正也。取女吉以卦,才言也。卦有柔上刚下,二气感应相与止,而说男下女之义,以此义取女则得正而吉也。〈本义〉咸交感也,兑柔在上,艮刚在下,而交相感应又艮止,则感之专兑说则应之至,又艮以少男下于兑之少女,男先于女得男女之正,婚姻之时。故其卦为咸其占亨,而利贞取女,则吉盖感有必通之理。然不以贞,则失其亨,而所为皆凶矣。

彖曰:咸,感也。
〈本义〉释卦名义。

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止而说,男下女,是以亨利贞,取女吉也。
〈程传〉咸之义感也,在卦则柔爻上,而刚爻下。柔上变刚而成兑,刚下变柔而成艮,阴阳相交为男女交感之义,又兑女在上,艮男居下,亦柔上刚下也。阴阳二气相感,相应而和合是相与也。止而说止于说为坚悫之意。艮止于下笃诚相下也,兑说于上和说相应也,以男下女和之至也。相感之道,如此是以能亨通而得正,取女如是则吉也,卦才如此大率,感道利于正也。

《恒卦》〈程传〉

恒久也,咸夫妇之道,夫妇终身不变者也。故咸之后受之以恒也,咸少男在少女之下,以男下女,是男女交感之义,恒长男在长女之上,男尊女卑夫妇居室之常道也。论交感之情,则少为亲切,论尊卑之序,则长当谨正。故兑艮为咸,而震巽为恒也。男在女上,男动于外女顺于内,人理之常故为恒也。又刚上柔下,雷风相与巽而动刚柔相应皆恒之义也。

六五:恒其德,贞,妇人吉,夫子凶。
〈程传〉五应于二以阴柔,而应阳刚居中,而所应又中阴柔之正也。故恒久其德,则为贞也。夫以顺从为恒者,妇人之道,在妇人则为贞,故吉若丈夫而以顺从于人为恒。则失其刚阳之性乃凶也,五君位而不以君道言者如六五之义,在丈夫犹凶,况人君之道乎,在它卦六居君位而应刚未为失也,在恒故不可耳,君道岂可以柔顺为恒也。〈本义〉以柔中而应刚中,常久不易正,而固矣。然乃妇人之道非夫子之宜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妇人贞吉,从一而终也。夫子制义,从妇凶也。
〈程传〉如五之从,二在妇人则为正,而吉。妇人以从为正,以顺为德,当终守于从一夫子,则以义制者也。从妇人之道则为凶也。

《家人卦》

六二:无攸遂,在中馈,贞吉。
〈程传〉人之处家在骨肉父子之间,大率以情胜礼以恩夺义,唯刚立之人,则能不以私。爱失其正理,故家人卦大要以刚为善,初三上是也。六二以阴柔之才,而居柔不能治于家者也,故无攸遂无所为而可也。夫以英雄之才,尚有溺情爱而不能自守者,况柔弱之人,其能胜妻子之情乎。如二之才若为妇人之道,则其正也。以柔顺处中正,妇人之道也。故在中馈则得其正,而吉也。妇人居中而主馈者也,故云中馈。〈本义〉六二柔顺中正,女之正位乎,内者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六二之吉,顺以巽也。
〈程传〉二以阴柔居中,正能顺从而卑巽者也,故为妇人之贞吉也。

《渐卦》

渐:女归吉,利贞。
〈程传〉以卦才兼渐义而言也,乾坤之变为巽艮,巽艮重而为渐在,渐体而言中二爻交也。由二爻之交然后男女各得正位,初终二爻虽不当位亦阳上阴下得尊卑之正,男女各得其正,亦得位也。与归妹正相对,女之归能如是之,正则吉也。天下之事进必以渐者,莫如女归臣之进,于朝人之进,于事固当有序。不以其序,则陵节犯义,凶咎随之。然以义之轻重,廉耻之道,女之从人最为大也。故以女归为义,且男女万事之先也,言女归之所以吉利,于如此贞正也。盖其固有非设戒也,渐之义宜能亨,而不云亨者,盖亨者通达之义非渐进之义也。〈本义〉渐渐进也,为卦止于下,而巽于上为,不遽进之。义有女归之象焉,又自二至五皆得正,故其占为女归吉,而又戒以利贞也。〈大全〉中溪张氏曰:渐者,进以序而不迫之,义女巽也。适人为归,故曰:女归以二体,言艮男下于巽女亦为女归之义,故圣人取女归以明。渐进之象所以为吉,然女归固以渐为吉,而其利尤在于得正也。以中四爻而观,虽阴阳
皆当位,而三四相比非正应也。唯二五相应为正故曰:利贞。汉上朱氏曰:女谓嫁曰归,自内而外,也渐专以女妇为义,盖礼义廉耻之重天下,国家之本无若女之归也。白云郭氏曰:女归不以渐则奔也,渐则为归。故女归以渐为吉。临川吴氏曰:巽女在外,将入而来归,艮男在内,方止而未。往迎有女归以渐之象,聘则为妻,奔则为妾,自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亲迎六礼备,而后成婚女归之以渐如此。云峰胡氏曰:咸取女吉,取者之占也,渐女归吉。嫁者之占也,然皆以贞艮,为主艮止也。止而说则其感也,以正是为取女之吉,止而巽则其进也,以正是为女归之吉。

彖曰:渐之进也,女归吉也。
〈程传〉如渐之义而进,乃女归之吉也。谓正而有渐也,女归为大耳,他进亦然。〈本义〉之字疑衍或是渐字。


九三:鸿渐于陆,夫征不复,妇孕不育,凶;利禦寇。
〈程传〉夫阳也,夫谓三三,若不守正而与四合是知征,而不知复征行也,复反也不复。谓不反顾义理。妇谓四,若以不正而合,则虽孕而不育,盖非其道也。如是则凶也,三之所利在,禦寇非理而至者寇也,守正以闲邪所谓禦寇也,不能禦寇则自失而凶矣。〈大全〉进斋徐氏曰:夫谓三,妇谓四,与小畜同义,三四位皆不中,相比而无应,相比则相亲,而易合无应,则无适而相求,征往也。孕得阳也。郑氏刚中曰:三上无应,而亲四,四下无应,而奔三,三务进而妄,动故征则不可还,四失守而私交。故孕则不敢育。双湖胡氏曰:尝合卦爻辞观之,卦辞女归吉者,以三四两爻也。爻辞夫妇凶者,亦三四两爻也。卦以两体,论巽女有归,艮男之象,爻以应否论当相应之位者,为正不当相应之位者为邪。四女无归,三男之理也。特相比而相得为私情之相,合耳此卦但言女归不言取女,不得与咸例论其谨,始之意已可见于言外矣。〈大全〉朱子曰:渐九三爻虽不好,夫征不复,妇孕不育,却利禦寇。今行家择日利婚姻,底日不宜用兵,利相战。底日不宜婚姻,正是此意。盖用兵则要相杀,相胜婚姻则要和合,故用有不同也。云峰胡氏曰:夫征不复者,三悦四之阴往不以事也。妇孕不育者,四从三之阳合不以正也。其凶也,宜矣,爻因彖言女归之吉,故又以此发明为夫妇之所以凶者,以为戒也。然以九三之刚,而比六四之柔,则为夫妇不正之象。九三倘能以其刚,而遏六四之柔,则又自有禦寇之象也,或曰:雁群不乱,止则相保亦有禦寇象。

象曰:夫征不复,离群丑也。妇孕不育,失其道也。
〈程传〉夫征不复,则失渐之正,从欲而失正,离叛其群类。为可丑也,卦之诸爻皆无不善,若独失正,是离其群类。妇孕不由其道所以不育也。


九五:鸿渐于陵,妇三岁不孕,终莫之胜,吉。
〈大全〉中溪张氏曰:鸿渐于陵,陵为高阜,下视于磐,于陆则于陵,为最高。此人君处九五位之象也,况五与二为正,应则二乃五之妇。二渐进以归于五也,虽三欲塞之四,欲间之历。三岁而不孕,然二五以中正之道相应,必得遂其室家之愿彼。不中不正者,终莫能夺而胜之,宜其吉也。卦以巽为女,艮为男,而爻以五为夫,二为妇者,盖以二五阴阳相应而言,服义不同。此其所以为变易也。建安丘氏曰:渐卦以女归为义,故中四爻有夫妇之象,五与二应夫妇之正配也。故以妇三岁不孕,终莫之胜为象三与四比夫妇之邪,匹也故以妇孕不育失其道也。为象盖夫妇之交,亦当以渐夫苟患正配之难,合而乐,邪匹之易从,则亦失渐之义矣。

《归妹卦》〈程传〉

归妹序卦渐者,进也。进必有所归,故受之以归妹。进则必有所至,故渐有归义。归妹所以继渐也,归妹者,女之归也。妹少女之称为卦,震上兑下以少女从长男也。男动而女说又以说而动,皆男说女,女从男之义。卦有男女配合之义者,四咸恒渐归妹也。咸男女之相感也,男下女二气感应止,而说男女之情相感之。象恒常也,男上女下巽顺而动,阴阳皆相应,是男女居室,夫妇唱随之常道。渐女归之得其正也,男下女而各得正位,止静而巽顺其进,有渐男女配合得其道也。归妹女之嫁,归也男上女下,女从男也。而有说少之义,以说而动动以说,则不得其正矣。故位皆不当,初与上虽当阴阳之位。而阳在下,阴在上,亦不当位也。与渐正相对咸恒,夫妇之道渐归妹女归之义。咸与归妹男女之情也,咸止而说归妹动于说,皆以说也。恒与渐夫妇之义也,恒巽而动渐止而巽,皆以巽顺也。男女之道,夫妇之义,备于是矣。归妹为卦,泽上
有雷,雷震而泽,动从之象也。物之随动,莫如水,男动于上,而女从之嫁。归从男之象,震长男兑少女。少女从长男以说,而动。动而相说也。人之所说者,少女故云妹为女归之象,又有长男说少女之义,故为归妹也。

归妹:征凶,无攸利。
〈程传〉以说而动,动而不当。故凶不当位,不当也。征凶动,则凶也。如卦之义不独女归无所往,而利也。〈本义〉妇人谓嫁曰:归妹少女也,兑以少女而从震之长男,而其情又为以说。而动皆非正也,故卦为归妹。而卦之诸爻自二至五皆不得正,三五又皆以柔乘刚。故其征凶而无所利也。〈大全〉丹阳都氏曰:男女之相从正,则吉而中爻之才,刚柔杂居非所谓正如是,而有行非礼法之所容也。故征凶夫妇之相与顺,则利而六爻之才,柔上刚下,非所谓顺如是而有为。非室家之宜也,故无攸利。

彖曰:归妹,天地之大义也。
〈程传〉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交感,男女配合,天地之常理也。归妹女归于男也,故云天地之大义也。男在女上,阴从阳动,故为女归之象。

天地不交,而万物不兴,归妹人之终始也。
〈程传〉天地不交,则万物何从而生,女之归男乃生。生相续之道男女交而后有生息,有生息而后其终不穷。前者有终而后者,有始相续不穷是人之终始也。〈本义〉释卦名义也,归者女之终,生育者,人之始。

说以动,所归妹也。征凶,位不当也。
〈程传〉以二体释归妹之义,男女相感说而动者,少女之事。故以说而动,所归者妹也。所以征则凶者,以诸爻皆不当位也。所处皆不正,何动而不凶,大率以说而动,安有不失正者。

无攸利,柔乘刚也。
〈程传〉不唯位不当也,又有乘刚之过。三五皆乘刚,男女有尊卑之序,夫妇有唱随之礼,此常理也。如恒是也苟不由常正之道,徇情肆欲唯说是动,则夫妇渎乱。男牵欲而失其刚,妇狃说而忘其顺。如归妹之乘刚是也,所以凶。无所往而利也,夫阴阳之配合男女之交媾,理之常也。然从欲而流放不由义理,则淫邪无所不至伤身,败德岂人理哉。归妹之所以凶也。

象曰:泽上有雷,归妹;君子以永终知敝。
〈程传〉雷震于上泽,随而动阳,动于上阴说。而从女从男之象也,故为归妹。君子观男女配合,生息相续之象,而以永其终。知有敝也,永终谓生息嗣续,永久其传也。知敝谓知物有敝,坏而为相继之道也。女归则有生息,故有永终之义,又夫妇之道当常永有终。必知其有敝坏之理,而戒慎之敝坏。谓离隙归妹说以动者也,异乎恒之。巽而动渐之止,而巽也少女之说,情之感动。动则失正,非夫妇正。而可常之道久必敝坏,知其必敝则当思永其终也。天下之反目者,皆不能永终者也,不独夫妇之道。天下之事莫不有终,有敝莫不有可继可久之道。观归妹则当思永终之戒也。〈本义〉雷动泽随,归妹之象,君子观其合之不正,知其终之有敝也。推之事物莫不皆然。

初九:归妹以娣,跛能履,征吉。
〈程传〉女之归居下而无正应,娣之象也。刚阳在妇人为贤贞之德,而处卑顺娣之贤正者也,处说居下为顺义。娣之卑下,虽贤何所能为不过,自善其身。以承助其君而已,如跛之能履,言不能及,远也。然在其分为善故,以是而行则吉也。〈本义〉初九居下而无正应,故为娣象。然阳刚在女子为贤正之德,但为娣之贱,仅能承助其君。而已故又为跛,能履之象,而其占则征吉也。

象曰:归妹以娣,以恒也。跛能履吉,相承也。
〈程传〉归妹之义以说而动,非夫妇能常之道。九乃刚阳有贤。贞之德,虽娣之微乃能以常者也。虽在下不能有所为,如跛者之能履然。征而吉者以其能,相承助也。能助其君娣之吉也。〈本义〉恒谓有常久之德。

九二:眇能视,利幽人之贞。
〈程传〉九二阳刚而得中女之贤正者也。上有正应而反阴柔之质,动于说者也。乃女贤而配不良,故二虽贤不能自遂以成其内助之,功适可以善其身,而小施之如眇者之能。视而已言不能及远也,男女之际当以正礼。五虽不正二,自守其幽静,贞正乃所利也。二有刚正之德,幽静之人也,二之才如是而言利贞者,利言宜于如是之。贞非不足,而为之戒也。〈本义〉眇能视承上爻,而言九二阳刚得中女之贤也。上有正应而反阴柔不正,乃女贤而配不良。不能大成内助之功,故为眇能视之象。而其占则利幽,人之贞也。幽人亦抱道守正,而不偶者也。
象曰:利幽人之贞,未变常也。〈程传〉守其幽贞未失,夫妇常正之道也。世人以媟狎为常,故以贞静为变,常不知乃常久之道也。〈大全〉建安丘氏曰:娣之从嫡,必当如跛者之履。而不足以与行,则无僭上之疑。而嫡妾之分明,妻之从夫必当如眇者之视。而不足以有明,则无反目之嫌,而夫妇之伦,正是妾妇之常道也。释象于初曰:以恒于二曰,未变常唯各安其常,此初之所以吉,二之之所以利欤。

六三:归妹以须,反归以娣。
〈程传〉三居下之上,本非贱者以失德。而无正应故为欲有归而未得其归,须待也。待者未有所适也,六居三不当位,德不正也。柔而尚刚,行不顺也。为说之主以说求归动,非礼也。上无应无受之者也,无所适故须也女子之处。如是人谁取之不可以为人配矣。当反归而求为娣,媵则可也以不正,而失其所也。〈本义〉六三阴柔而不中,正又为说之,主女之不正。人莫之取者也,故为未得所适,而反归为娣之象。或曰:须女之贱者。

象曰:归妹以须,未当也。
〈程传〉未当者,其处其德其求归之道,皆不当。故无取之者所以须也。

九四:归妹愆期,迟归有时。
〈程传〉九以阳居四,四上体地之高也。阳刚在女子为正,德贤明者也。无正应未得其归也,过时未归。故云愆期女子居贵高之地,有贤明之资人情所愿。娶故其愆期乃为有时,盖自有待非不售也。待得佳配而后行也。九居四虽不当位,而处柔乃妇人之道,以无应故为愆期之义。而圣人推理以女贤而愆期,盖有待也。〈本义〉九四以阳居上体,而无正应。贤女不轻从人,而愆期以待,所归之象正与六三相反。

象曰:愆期之志,有待而行也。
〈程传〉所以愆期者,由己而不由彼贤女人所愿,娶所以愆期。乃其志欲有所待,待得佳配而后行也。

六五: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月几望,吉。
〈程传〉六五居尊位,妹之贵高者也。下应于二,为下嫁之象。王姬下嫁,自古而然。至帝乙而后正婚姻之礼,明男女之分。虽至贵之女不得失柔巽之道。有贵骄之志。故易中阴尊,而谦降者,则曰帝乙。归妹泰六五是也,贵女之归唯谦,降以从礼乃尊高之德也。不事容饰以说于人也,娣媵者以容饰为事者也。衣袂所以为容饰也,六五尊贵之女,尚礼而不尚饰。故其袂不及其娣之袂,良也。良美好也,月望阴之盈也,盈则敌阳矣。几望未至于盈也,五之贵高常不至于盈,极则不亢。其夫乃为吉也,女之处尊贵之道也。〈本义〉六五柔中居尊,下应九二尚德而不贵饰。故为帝女下嫁而服不盛之。象然女德之盛,无以加此,故又为月几望之象。而占者如之则吉也。

象曰:帝乙归妹,不如其娣之袂良也。其位在中,以贵行也。
〈程传〉以帝乙归妹之道,言其袂不如其娣之袂,良尚礼而不尚饰也。五以柔中,在尊高之位,以尊贵而行中道也。柔顺降屈,尚礼而不尚,饰乃中道也。〈本义〉以其有中德之贵,而行故不尚饰。

上六: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程传〉上六女归之终,而无应。女归之无终者也。妇者所以承先祖,奉祭祀不能奉祭祀,则不可以为妇矣。筐篚之实,妇职所供也。古者房中之俎菹歜之类。后夫人职之,诸侯之祭,亲割牲卿。大夫皆然,割取血以祭礼,云血祭,盛气也。女当承事筐篚而无实,无实则无以祭。谓不能奉祭祀也。夫妇共承宗庙,妇不能奉祭祀,乃夫不能承祭祀也。故刲羊而无血,亦无以祭也。谓不可以承祭祀也,妇不能奉祭祀,则当离绝矣。是夫妇之无终者也,何所往而利哉。〈本义〉上六以阴柔居归妹之终,而无应约婚而不终者也。故其象如此,而于占为无所利也。〈大全〉隆山李氏曰:三上二爻皆阴,不能相合,为夫妇故止以士女。称之古者妇助祭,必以箱篚实。蘋藻之类,而诸侯卿大夫躬割牲,所以重宗庙之祀。尽继承之道,今三上无应承,筐无实刲,羊无血是夫妇之礼,不成而祭祀无主矣。

象曰:上六无实,承虚筐也。
〈程传〉筐无实是空筐也,空筐可以祭乎。言不可以奉祭祀也,女不可以奉祭祀,则离绝而已。是女归之无终者也。

《序卦传》

夫妇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

《书经》

《尧典》

帝曰:我其试哉。女于时,观厥刑于二女。
〈蔡注〉女以女与人也,时是刑法也。二女尧,二女娥皇女英也,此尧言其将试舜之意也。庄子所谓二女事之,以观其内是也。盖夫妇之间,隐微之际,正始之道,所系尤重故观人者,于此为尤切也。〈大全〉孙氏曰:刑谓以身仪之与诗,刑于寡妻之刑同。周子曰:家难而天下,易家亲而天下疏也。家人离必起于妇人,故暌次家人以二女同居,而志不同行也。尧所以釐降二女于沩,汭舜可禅乎,吾兹试矣。是治天下观乎家,治家观身而已矣。陈氏大猷曰:舜自处顽嚚傲之间,而尽其道,固难使二女处焉。而亦尽其道,尤难使非化二女与己同德,安能如此。

《牧誓》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
〈蔡注〉索萧也牝鸡,而晨则阴阳反,常是为妖孽而家道索矣。〈经解〉林氏曰:牝鸡无鸣晨之理,使牝鸡而鸣晨则其反常。而妖孽家有此不祥则将索然,而尽亦犹妇人,而与于政事是亦不祥,而丧国之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