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姑侄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八十卷目录

 姑侄部汇考
  尔雅〈释亲〉
  刘熙释名〈释亲属〉
  张揖博雅〈释亲〉
 姑侄部总论
  礼记〈檀弓〉
  仪礼〈丧服〉
  白虎通〈三纲六纪〉
  杜氏通典〈甥侄名不可施伯叔从母议〉
 姑侄部艺文
  承姑帖         晋王献之
  阿姑帖           前人
  奉宣撰太和公主敕书   唐李德裕
  亡姑渭南县尉陈君夫人权厝志
               柳宗元
  祭韩氏老姑文       李商隐
 姑侄部纪事

家范典第八十卷

姑侄部汇考

《尔雅》《释亲》

父之姊妹为姑。


王父之姊妹为王姑,曾祖王父之姊妹为曾祖王姑,高祖王父之姊妹为高祖王姑,父之从父姊妹为从祖姑,父之从祖姊妹为族祖姑。


女子谓昆弟之子为侄。
〈注〉左传曰侄其从姑。


谓侄之子为归孙。
《汉·刘熙·释名》《释亲属》
父之姊妹曰姑姑,故也言于己为久,故之人也。
《魏·张揖博雅》《释亲》
姑谓之威,


姑故也。

姑侄部总论

《礼记》

《檀弓》

丧服,姑姊妹之薄也。盖有受我而厚之者也。
〈陈注〉姑姊妹在室与兄弟侄皆不杖期出适,则皆降服大功,而从轻者。盖有受我者服为之重,故也言,其夫受之而服,为之,杖期以厚之,故于本宗相为,皆降一等也。

《仪礼》《丧服》

姑姊妹女子子适人无主者,姑姊妹报。
〈疏〉传曰此等亲出适,已降在大,功虽矜之,服期不绝于夫氏,故次义服之。下姑对侄姊妹、对兄弟出适,反为侄与兄弟大功,侄与兄弟为之降至大功,今还相为期,故须言报也。

传曰:无主者,谓其无祭主者也。何以期也。为其无祭主故也。
〈注〉无主后者,人之所哀怜,不忍降之。〈疏〉释曰云无主者,谓无祭主也,故可哀怜而不降也。释曰云人之所哀怜者,谓行路之人见此无夫复无子而不嫁。犹生哀慜况侄与兄弟及父母,故不忍降之也。若然除此之外,馀人为之服者,仍依出降之服。而不服,加以其馀人恩疏,故也不言嫁,而云适人者。若言适人,即谓士也,若言嫁,乃嫁于大夫于本亲,又以尊降,不得言报,故云适人不言嫁。


姑姊妹女子子适人者。
〈疏〉释曰此等并是本期出降大功。

传曰:何以大功也。出也。
〈注〉出必降之者,盖有受我而厚之者。


侄丈夫妇人报。
〈注〉为侄男女服同,〈疏〉释曰侄卑于昆弟,故次之。不言男子、女子,而言丈夫妇人者。姑与侄在室出嫁,同以侄女。言妇人,见嫁出,因此谓侄男为丈夫。亦见长大之称,是以郑还以男女解之。

传曰:侄者何也。谓吾姑者,吾谓之侄。
〈疏〉释曰云谓吾姑者。吾谓之侄者,名唯对姑生称,若对世叔,唯得言昆弟之子不得侄名也。


父之姑。
〈注〉归孙为祖父之姊妹,〈疏〉释曰:按尔雅云女子谓昆弟之子为侄,谓侄之子为归孙,是以郑据而言焉。


为人后者,为其姊妹适人者。
〈注〉不言姑者,举其亲者,而恩轻者,降可知。〈疏〉释曰:按诗云,问我诸姑,遂及伯姊,注云先姑后姊尊姑,也是姑尊,而不亲姊妹,亲而不尊,故云不言姑举,姊妹亲者也。
《汉·班固·白虎通》《三纲六纪》
父之昆弟不俱谓之世叔,父之女昆弟俱谓之姑,何也。以为诸父曰:内亲也。故别称之也。姑当外适人疏,故总言之,也至姊妹亦当外适人,所以别诸姊妹何以为事,诸姑礼等可以外出。又同,故称略也至姊妹,虽欲有略之姊尊妹卑,其礼异也,诗云问我诸姑遂及伯姊。
《唐·杜氏·通典》《甥侄名不可施伯叔从母议》
宋代或问颜延之曰:甥侄亦可施于伯叔从母耶。颜答曰:伯叔有父名,则兄弟之子不得称侄,从母有母名,则姊妹之子不可言甥。且甥侄唯施之于姑舅耳,何者。侄之言实也,甥之言生也。女子虽出,情不自绝,故于兄弟之子,称其情实;男子居内,据自我出,故于姊妹之子,言其出生。伯叔本内,不得言实;从母俱出,不得言生。然谓吾伯叔者,吾谓之兄弟之子;谓吾从母者,吾谓之姊妹之子。雷次宗曰:夫谓吾姑者,吾谓之侄,此名独从姑发。姑与伯叔于昆弟之子,其名宜同。然以女子有行,事殊伯叔,故独制侄名,而字偏从女。如舅与从母,为亲不异,而言谓吾舅者,吾谓之甥,亦犹自舅而制也。名发于舅,字亦从男。故侄字有女,明不及伯叔;甥字有男,见不及从母,是以周服篇无侄字,小功篇无甥名也。

姑侄部艺文

《承姑帖》晋·王献之

献之白:承姑比日复小,进退其尔,不得一极和忧悚犹深,不审以服,散未必得力耳,比驎相闻。故云恶悬怀,使君数得书也。

《阿姑帖》前人

近奉阿姑告知平安,极慰人意。献之遂不堪暑气力,恒惙恐是恶风,大都将息,近似小却。

《奉宣撰太和公主敕书》唐·李德裕

敕姑远嫁绝域二十馀年,跋履险难,备罹屯苦朕。每念于此,良用惘然,恭惟太皇太后春秋已高,慈爱深厚比者,望姑朝谒,再叙悲欢。倏已岁暮,寂无音耗。想姑见旧国之城邑,能不销魂;望汉将之旌旄,必当流涕。今朔风既至,霰雪已零,绝国萧条,固难久处旃墙罽幕,何以禦冬。肉饭酪浆且非适口。朕抚临万㝢子,育群生一物,未安终食三叹。况姑累年漂泊,何日忘怀,想姑高明必是悬鉴。姑承宗庙之馀庆为王室之懿亲,先朝割爱,降婚义宁,家国谓回鹘,必能禦侮安静塞垣,使边人子孙不见兵革。昔射猎者不敢西向,畏轩辕之台。今回鹘所为甚不循礼,蕃浑是朕之百姓牛羊,亦国家所有。因依汉地遂致蕃孳回鹘托以私雠,恣为侵掠,每马首南向姑得,不畏高祖太宗之威灵,欲侵扰边疆。姑得不思太皇太后之慈爱,为其国母,足得指挥,若回鹘敢不禀命,则是弃绝姻好。今日以后,不得以姑为词,若恃我为亲禀姑教令,则须便自戢敛以继旧欢。想姑以朕此书论彼,将相令其知分更不徇非塞外祁寒,且无丝纩,朕每御裘服,则思彼未授衣,岂可因回鹘诪张遂忘亲爱,今寄冬衣若干,事具如别录。

《亡姑渭南县尉陈君夫人权厝志》柳宗元


唐贞元十七年九月六日甲子前,渭南县尉颍川陈君之夫人,河东柳氏终于平康里将终告于陈君曰:吾生四十有四年,为陈氏介妇九年,谨饬不怠,以至于此命也,既成妇矣。宜祔于皇姑,从兆于三原。然而不幸中道而有痼疾,既不及养于舅姑,又不得佐于蒸尝生君之子。不期月而殒,尝谓君宜有贵位而不克。见执亲之丧,不得终纪,皆天谴之大者也。且愿杀礼以成吾私迩先夫人之墓而窆我焉,将俟君之不讳而归复于正,其可也。陈君乃卜十二月十八日权厝于城南原曰:栖凤如夫人之志。且以时日甲子授于宗元曰:子之姑,孝于家,移于我之长;睦于族,施于我之党。是用宾而礼之,如益者之友,今则去,我已矣。吾无以报焉。他日,尝谓子悫,而文愿以为志庶幸而有知将安子之为也。苌无恨矣,呜呼。贵不必贤,寿不必仁,天之不可恃也。久矣,遂哭。而受命书夫人之世,以记于兹石夫人六代祖讳、庆五代祖讳,旦位皆至。宰相高祖讳楷为济州刺史,曾祖讳某为徐州长史,祖讳某为清池令考,讳某为临邛,令妣李氏赵郡赞,皇人其他则俟改葬而后备。

《祭韩氏老姑文》李商隐

猗欤我家世奉元德让弟受封勤王,赐国名芳彝鼎勋盈史册季孟国高秦晋栾郤恭惟柔范载禀渊塞既作女师,乃为嫔。则颍水波清,梁园月明,言从百两,且拜双旌计,侯令弟配国名,卿入从述职,出辅专征螽斯不妒凤凰和鸣。此时,同庆东都分荣使者责梁公子专。魏帝念元昆人,思仲氏。杖节赴敌,斩刍尽瘁,无以家为或从王事,礼优内。子诗美,夫人冕纮瑱紞,山蕨涧蘋。子元,罕见冀缺如宾。绿衣有感,翟茀仍新遽叹夜川,遄闻昼哭。原所旧署孟邻斯卜,閒居献寿作赋之官。弓裘望袭菽水,承欢福善馀。基好谦旧祉,复自良人集于之子爰。从上蔡去,临易水,空报登坛。未闻曳履,晁父先归,莫之能比。赵母上言:盖不得已。寒暄结恙,燥湿为疵。徒虚百禄靡效,三医呜呼。寿夭所赋,彭殇不移,谁能了悟。孰不忧悲。何兹达识,乃克先知。同易箦以就,正如买棺而指期。苟有所累,安能及斯。道远轘辕、程遥河洛。建兆,临涂移,舟就壑。日惨林岭风凄,灌薄积霭,茫茫行烟漠漠。某等诚,深通旧情。协先亲,始自童子,至于成人,年将二纪,恩冠六姻,念升堂之。如昨恸幽夜之无,晨歌停。行路舂,辍比邻。虽寓辞之有所终,含酸而莫。伸壶清愧酹俎,薄羞芹。唯馀,彤管有美清尘。呜呼,哀哉。

姑侄部纪事

《史记·楚世家》:成王欲立子职而绌太子商臣。商臣闻而未审也,告其傅潘崇曰:何以得实。崇曰:飨王之宠妹江芊而勿敬也。商臣从之。江芊怒曰:宜乎王之欲杀若而立职也。商臣告潘崇曰:信矣。崇曰:能事之乎。曰:不能。能亡去乎。曰:不能。能行大事乎。曰:能。冬十月,商臣以宫卫兵围成王。成王请食熊蹯而死,不听。丁未,成王自绞杀。商臣代立,是为穆王。穆王立,以其太子宫予潘崇,使为太师,掌国事。穆王三年,灭江。《汉书·高后纪》:太尉勃与丞相平谋,以曲周侯郦商子寄与禄善,使人劫商令寄绐说禄归将军印,以兵属太尉。禄信寄,与俱出游,过其姑吕怒曰:汝为将而弃军,吕氏今无处矣。乃悉出珠玉宝器散堂下,曰:无为它人守也。
《东方朔传》:帝姑馆陶公主号窦太主,堂邑侯陈午尚之。午死,主寡居,年五十馀矣,近幸董偃。始偃与母以卖珠为事,偃年十三,随母出入主家。左右言其姣好,主召见,曰:吾为母养之。因留第中,教书计相马御射,颇读传记。至年十八而冠,出则执辔,入则侍内。为人温柔爱人,以主故,诸公接之,名称城中,号曰董君。主因推令散财交士,令中府曰:董君所发,一日金满百斤,钱满百万,帛满千匹,乃白之。安陵爰叔者,爰盎兄子也,与偃善,谓偃曰:私侍汉主,挟不测之罪,将安处乎。偃惧曰:忧之久矣,不知所以。爰叔曰:顾城庙远无宿宫,又有萩竹籍田,足下何不白主献长门园。此上所欲也。如是,上知计出于足下,则安枕而卧,长无惨怛之忧。久之不然,上且请之,于足下何如。偃顿首曰:敬奉教。入言之主,主立奏书献之。上大悦,更名窦太主园为长门宫。主大喜,使偃以黄金百斤为爰叔寿。叔因是为董君画求见上之策,令主称疾不朝。上往临疾,问所欲,主辞谢曰:妾幸蒙陛下厚恩,先帝遗德,奉朝请之礼,备臣妾之仪,列为公主,赏赐邑入,隆天重地,死无以塞责。一日卒有不胜洒扫之职,先狗马填沟壑,窃有所恨,不胜大愿,愿陛下时忘万事,养精游神,从中掖庭回舆,枉路临妾山林,得献觞上寿,娱乐左右。如是而死,何恨之有。上曰:主何忧。幸得愈。恐群臣从官多,大为主费。上还。有顷,主疾愈,起谒,上以钱千万从主饮。后数日,上临山林,主自执宰敝膝,道入登阶就坐。坐未定,上曰:愿谒主人翁。主乃下殿,去簪珥,徒跣顿首谢曰:妾无状,负陛下,身当伏诛。陛下不致之法,顿首死罪。有诏谢。主簪履起,之东箱自引董君。董君绿帻傅韝,随主前,伏殿下。主乃赞:馆陶公主胞人臣偃昧死再拜谒。因叩头谢,上为之起。有诏赐衣冠上。偃起,走就衣冠。主自奉食进觞。当是时,董君见尊不名,称为主人翁,饮大驩乐。主乃请赐将军列侯从官金钱杂缯各有数。于是董君贵宠,天下莫不闻。郡国狗马蹴鞠剑客辐凑董氏。常从游戏北宫,驰逐平乐,观鸡鞠之会,角狗马之足,上大欢乐之。于是上为窦太主置酒宣室,使谒者引内董君。是时,朔陛戟殿下,辟戟而前曰:董偃有斩罪三,安得入乎。上曰:何谓也。朔曰:偃以人臣私侍公主,其罪一也。败男女之化,而乱婚姻之礼,伤王制,其罪二也。陛下富于春秋,方积思于六经,留神于王事,驰骛于唐虞,折节于三代,偃不遵经劝学,反以靡丽为右,奢侈为务,尽狗马之乐,极耳目之欲,行邪枉之道,径淫辟之路,是乃国家之大贼,人主之大蜮。偃为淫首,其罪三也。昔伯姬燔而诸侯惮,奈何乎陛下。上默然不应,良久曰:吾业以设饮,后而自改。朔曰:不可。夫宣室者,先帝之正处也,非法度之政不得入焉。故淫乱之渐,其变为篡,是以竖貂为淫而易牙作患,庆父死而鲁国全,管蔡诛而周室安。上曰:善。有诏止,更置酒北宫,引董君从东司马门。更名东交门。赐朔黄金三十斤。董君之宠由是日衰,至年三十而终。后数岁,窦太主卒,与董君会葬于霸陵。是后,公主贵人多踰礼制,自董偃始。《小名录》:初,武帝为太子时,长公主欲以女配帝,帝尚小,长公主指女问帝曰:得阿娇好不。帝曰:若得阿娇作妇,当以金屋贮之。公主大喜,乃以配帝。是曰陈后阿娇小字也。
《后汉书·顺烈梁皇后纪》:后讳妠,大将军商之女也。永建二年,与姑俱选入掖庭,时年十三。
《桓鸾传》:鸾子晔字文林,一名严,尤修志介。姑为司空杨赐夫人。初鸾卒,姑归宁赴哀,将至,止于传舍,整饰从者而后入,晔心非之。及姑劳问,终无所言,号哭而已。赐遣吏奉祠,因县发取祠具,晔拒不受。后每至京师,未尝舍宿杨氏。其贞忮若此。
《晋书·阮咸传》:咸,素幸姑之婢,姑当归于夫家,初云留婢,既而自从去。时方有客,咸闻之,遽借客马追婢,既及,与婢累骑而还。
《阮孚传》:孚字遥集。其母,即胡婢也。孚之初生,其姑取王延寿鲁灵光殿赋曰:胡人遥集于上楹而以字焉。《世说新语》:温峤丧妇。从姑刘氏,家有一女,甚有姿慧。姑以属公觅婚,公报云:已觅得婚处,门地粗可,婿身名宦尽不减峤。因下玉镜台一枚。姑大喜。既婚,交礼,女以手披纱扇,抚掌大笑曰:我固疑是老奴。
《宋书·龚颖传》:颖,遂宁人也。少好学,益州刺史毛璩辟为劝学从事。璩为谯纵所杀,故佐吏并逃亡,颖号哭奔赴,殡送以礼。纵后设宴延颖,不获已而至。乐奏,颖流涕起曰:北面事人,亡不能死,何忍闻举乐,蹈迹逆乱乎。纵大将谯道福引出,将斩之。道福母即颖姑,跣出救之,故得免。
《南齐书·檀超传》:超少好文学,放诞任气,解褐州西曹。常与别驾萧惠开共事,不为之下。谓惠开曰:我与卿俱起一老姥,何足相誇。萧太后,惠开之祖姑;长沙王道怜妃,超祖姑也。
《陈书·马枢传》:枢,字要理,扶风郿人也。数岁而父母俱丧,为其姑所养。
《魏书·文成文明皇后冯氏传》:后,长乐信都人也。父朗,坐事诛,后遂入宫。世祖左昭仪,后之姑也,雅有母德,抚养教训。年十四,高宗践极,以选为贵人,后立为皇后。
《宣武灵皇后胡氏传》:后,安定临泾人,司徒国珍女也。后姑为尼,颇能讲道,世宗初,入讲禁中。积数岁,讽左右称后姿行,世宗闻之,乃召入掖庭为承华世妇。生肃宗后,尊为皇太后。太后性聪悟,多才艺,姑既为尼,幼相依托,略得佛经大义。亲览万机,手笔断决。《崔辩传》:辩长子景俊,高祖赐名逸。逸子巨伦,巨伦有姊,明惠有才行,因患眇一目,内外亲类莫有求者,其家议欲下嫁之。巨伦姑赵国李叔引之妻,高明慈笃,闻而悲感曰:吾兄盛德,不幸早世,岂令此女屈事卑族。乃为子翼纳之,时人叹为义。
《刘裕传》:子业立性凶悖,淫其姑,称为谢氏,为贵嫔、夫人,加以殊礼,虎贲剑戟,出警入跸,銮辂龙旂,在贵妃之上,即义隆第十女,其新蔡长公主也。子业矫云主丧,空设丧事,而实纳之。
《王椿传》:椿妻钜鹿魏悦之次女,明达有远操,多识往行前言。随夫在华州,兄子建在洛遇患,闻而星夜驰赴。肤容亏损,亲类叹尚之。尔朱荣妻北乡郡长公主深所礼敬。永安中,诏以为南和县君。内足于财,不以华饰为意。抚兄子牧情同己子,存拯亲类,所在周洽。椿名位终始,魏有力焉。
《阉官传》:张宗之纳南来殷孝祖妻萧氏,刘义隆仪同三司思话弟思度女也,多悉妇人仪饰故事。太和中,初制六宫服章,萧被命在内预见访采,数蒙赐赉。萧兄子超业,后名彦,幼随姑入国。娶李洪之女,赖其给赡以自济。历位太尉长史、武卫将军、齐州刺史、散骑常侍、中军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彦时来往萧宝夤,致敬称名,呼之为尊。
《冯熙传》:熙,字晋昌,文明太后之兄也。生二子,诞、修。诞字思政,修字宝业,皆姿质妍丽。才十馀岁,文明太后俱引入禁中,申以教诫。然不能习读经史,故兄弟并无学术,徒整饰容仪,宽雅恭谨而已。
《北齐书·后主皇后胡氏传》:后,陇东王长仁女也。胡太后失母仪之道,深以为愧,欲求悦后主,故饰后于宫中,令帝见之。帝果悦,立为弘德夫人,进左昭仪,大被宠爱。斛律后废,陆媪欲以穆夫人代之,太后不许。祖孝徵请立胡昭仪,遂登为皇后。陆媪既非劝立,又意在穆夫人,其后于太后前作色而言曰:何物亲侄女,作如此语言。太后问有何言,曰:不可道。固问之,乃曰:语大家云,太后行多非法,不可以训。太后大怒,唤后出,立剃其发,送令还家。帝思之,每致物以通意。后与斛律废后俱召入内,数日而邺不守。后亦改嫁。《隋书·李礼成传》:礼成,字孝谐。年七岁,与姑之子兰陵太守荥阳郑颢随魏武帝入关。颢母每谓所亲曰:此儿平生未尝回顾,当为重器耳。
《唐书·杜伏威传》:伏威,少豪荡,不治生赀,与辅公祏约刎颈交。公祏数盗姑家牧羊以馈伏威,县迹捕急,乃相与亡命为盗。
《狄仁杰传》:仁杰,字怀英。会后欲以武三思为太子,以问宰相,众莫敢对。仁杰曰:文皇帝身蹈锋镝,勤劳而有天下,传之子孙。先帝寝疾,诏陛下监国。陛下掩神器而取之,十有馀年,又欲以三思为后。且姑侄与母子孰亲。陛下立庐陵王,则千秋万岁后常享宗庙;三思立,庙不祔姑。后感悟,即日遣徐彦伯迎庐陵王于房州。
《李昭德传》:武承嗣任文昌左相,昭德谏曰:承嗣已王,不宜典机衡,以惑众庶。且父子犹相篡夺,况姑侄乎。后矍然曰:我未之思也。乃罢承嗣为太子少保。洛阳人王庆之率险佞数百人请以承嗣为皇太子,后不许;固请,后遣昭德诘其故。昭德笞杀庆之,馀党走散。因奏曰:自古有侄为天子而为姑立庙乎。以亲亲言之,天皇,陛下夫也;皇嗣,陛下子也。当传之子孙为万世计。陛下承天皇顾托而有天下,又立承嗣,臣见天皇不来食矣。后乃止。
《赵彦昭传》:彦昭本以权幸进,中宗时,有巫赵挟鬼道出入禁掖,彦昭以姑事之。尝衣妇服,乘车与妻偕谒,其得宰相,巫力也。
《顺宗女汉阳公主传》:公主名畅,下嫁郭鏦。永贞年,戚近争为奢诩事,主独以俭,常用铁簪画壁,记田租所入。文宗尤恶世流侈,因主入,问曰:姑所服,何年法也。今之弊,何代而然。对曰:妾自贞元时辞宫,所服皆当时赐,未尝敢变。元和后,数用兵,悉出禁藏纤丽物赏战士,由是散于人间,内外相矜,狃以成风。若陛下示所好于下,谁敢不变。帝悦,诏宫人视主衣制广狭,遍谕诸主,且敕京兆尹禁切浮靡。
《五代史·周本纪》:世宗睿武孝文皇帝,本姓柴氏,邢州龙冈人也。柴氏女适太祖,是为圣穆皇后。后兄守礼子荣,幼从姑长太祖家,以谨厚见爱,太祖遂以为子。显德元年,太祖崩,即位于柩前。
《闻见前录》:周世宗死,恭帝幼冲军政多决于韩通太祖。英武有度量智略,多立战功,将北征京师之人,喧言出军之日,当立点检为天子富室或挈家逃匿。他州太祖闻之,惧密以告家人曰:外间哅哅如此,奈何太祖。姑即魏氏长公主面如铁色,方在厨引面杖逐太祖曰:大丈夫临大事可否当自决,乃于家间恐怖妇女,何为耶。太祖默然而出。
《宋史·张士逊传》:士逊生七日,丧母,其姑鞠养之。既长,事姑孝谨,姑亡,为行服,徒跣扶柩以葬,封南阳县太君。
《程瑀传》:瑀,字伯㝢,饶州浮梁人。其姑臧氏妇,养瑀为子,姑殁,始复本姓。累官至校书郎。为臧氏父母服。《江休复传》:休复,字邻几。外简旷而内行甚饬,事孀姑如母。
《牟子才传》:子才,八世祖允良生期岁,淳化间盗起,举家歼焉,惟一姑未笄,以瓮覆之,得免。
《钱乙传》:乙字仲阳。父颖喜游,一旦,东之海上不反。乙方三岁,母前死,姑嫁吕氏,哀而收养之,长乃告以家世。即泣,请往迹寻,凡八九反。积数岁,遂迎父以归,时已三十年矣。乡人感慨,赋诗咏之。《东坡志林》:温成皇后乳母贾氏,宫中谓之贾婆婆。贾昌朝连结之,谓之姑姑。台谏论其奸,吴春卿欲得其实而不可。近侍有进对者曰:近日台谏言事,虚实相半,如贾姑姑事,岂有是哉。上默然久之,曰:贾氏实曾荐昌朝。非吾仁祖盛德,岂肯以实语臣下耶。
《金史·显宗皇后徒单氏传》:后御下公平,虽至亲无所阿徇。尝诫诸侄曰:皇帝以我故,乃推恩外家,当尽忠图报。勿谓小善为无益而勿为,小恶为无伤而勿去。毋藉吾之贵,辄肆匪违,以干国家常宪。
《宋可传》:可,字予之,武陟人。其姑适大族稿氏,贞祐之兵,夫及子皆死于难。姑以白金五十笏遗可,可受不辞。其后姑得稿氏疏族立为后,挈之省外家。可乃置酒会乡邻,谓姑曰:姑往时遗可以金,可以稿氏无子故受之。今有子矣,此金稿氏物,非姑物也,可何名取之。因呼妻子舁金归之,乡里用是重之。
《明外史·张孟男传》:孟男,字元嗣,中牟人。进尚宝丞。高拱以内阁兼吏部门生,戚属皆都要地,出入干谒,无虚日,拱妻,孟男姑也独守閒曹自如公,事外无私,谒岁时一起居,其姑而已拱尝语,其妻尔家尚玺何疏我妻。谢曰:公在事,不以妾。故私此子。此子亦不以妾,故干公妾,知免矣,拱一笑意解及拱被逐踉跄出国门所亲,皆避匿不相闻。孟男乃独留拱邸佐治装饯之郊外,慰藉备,至拱感动,垂涕而别。
《丘铎传》:铎,字文振,祥符人。元末,寇起避之庆元,有姑年十八,夫亡守节,铎养之终身。
《万义姑传》:姑,名义颛,字祖心,鄞人,宁波卫指挥佥事钟女也。幼贞静,喜读书。两兄武、文,皆袭世职,战死,旁无期功之亲。继母曹氏,两嫂陈氏、吴氏,皆盛年孀居。吴遗腹仅六月,姑旦暮拜天哭告曰:万氏绝矣,愿天赐一男,续忠臣后。我矢不嫁,共抚之。已果生男,名之曰全。姑喜曰:万氏有后矣。乃与诸嫠共守,名阀来聘,皆谢绝之,训全读书,迄底成立。全嗣职,传子禧、孙椿,皆奉姑训惟谨。姑年七十馀卒。姑之祖斌及父兄并死王事,母及二嫂守贞数十年,姑更以义著。乡人重之,称为四忠二节一义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