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乳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四十五卷目录

 乳母部总论
  礼记〈曾子问 内则〉
  仪礼〈士昏礼 丧服〉
  朱子近思录〈论乳婢〉
  容斋五笔〈乳子论〉
  郑氏家范〈置乳母论〉
  袁氏世范〈治家篇〉
  陈龙正家矩〈雇乳母〉
  徐三重家则〈择乳母〉
 乳母部艺文
  保母志         晋王献之
  驳慈母服议制       梁武帝
  乳母墓铭         唐韩愈
  乳母任氏墓志铭      宋苏轼
  保母杨氏墓志铭       前人
 乳母部纪事
 乳母部杂录
 乳母部外编

家范典第四十五卷

乳母部总论

《礼记》《曾子问》

子游问曰:丧慈母如母,礼与,孔子曰:非礼也。古者男子,外有傅,内有慈母,君命所使教子也。何服之有。
〈陈注〉妾之无子者养妾子之,无母者谓之慈母。〈大全〉临川吴氏曰:按《礼经传记》所言,慈母有二,其一大夫士之子有服之慈母者。《仪礼·丧服篇》:齐衰三年,章云慈母如母者,是也。其一国君,子生择诸母,使为子师。其次为慈母,其次为保母者,是也。子游所问盖指《礼经》如母之慈母言,夫子所答则以《内则》如傅之慈母言也。

《内则》

国君世子生,卜士之妻,大夫之妾,使食子。
〈陈注〉食子谓乳养之也。〈大全〉庆源辅氏曰:诸母则择之,乳母则卜之者,岂非性情之发,尚犹有可见而血气之相宜,有不可知者耶。


异为孺子,室于宫中,择于诸母与可者,必求其宽裕,慈惠,温良,恭敬,慎而寡言者,使为子师,其次为慈母,其次为保母,皆居子室,他人无事不往。
〈陈注〉诸母众妾也,可者。谓虽非众妾之列,或傅御之属,可为子师者也。此人君养子之礼,师教以善道者,慈母审其欲恶者,保母安其寝处者,他人无事不往恐儿惊动也。〈大全〉长乐刘氏曰:宽则容德,固多裕则临事不挠。慈则仁性丰盈,惠则恩意浃洽,温则言动粹和,良则心意纯淑,恭则容止必庄,敬则诚明弗散。具此八善而加之以畏慎将之,以寡言妇人之全德也。然后可以为子之师焉。若夫爱子以德,时其志意,体其寒温,察其好恶,相其寝兴,顺其长育者,慈母之职也。保护其身,卫养其气,时其衣服,节其饮食,侍其寝寐,防其疾苦,而专司负之者,保母之职也。世子国之根本,生灵休戚之所系也。弗正厥始弗淑,其习乌能正厥,性俾近于圣贤哉。先王制礼,乃及于是,知所务矣。


食子者三年而出,见于公宫则劬。
〈陈注〉食子者,士之妻,大夫之妾也。子三年则免怀抱,故食者出还其家,见于公宫,而告辞则君必有赐劬者。有赐以劳其劬劳也。

大夫之子有食母,士之妻自养其子。
〈陈注〉食母,乳母也,士卑故自养。

《仪礼》《士昏礼》

姆纚笄宵衣在其右。
〈注〉姆妇人,年五十,无子出而不复嫁,能以妇道教人者。若今时乳母。〈疏〉释曰:妇人年五十,阴道绝无子乃出之妇人,七出之中馀,六出是无德,行不堪教人。故无子出能以妇道教人者,以为姆。既教女因从女倚夫家也。云若今时乳母者。汉时乳母与古时乳母别案丧服。乳母者,据大夫子有三母,子师、慈母、保母,其慈母阙乃令有乳者,养子谓之为乳母,死为之服缌,麻师教之。乳母直养之而已。汉时乳母则选德行有乳者为之,并使教子。故引之以證姆也。

《丧服》

君子子为庶母慈己者。
〈疏〉《内则》云:大夫之子有食母者。彼注云选于傅御之中。《丧服》所谓乳母也,案下章乳母注云谓养子者,有他故贱者代之慈己者。若然大夫三母之内慈母有他故使贱者,代慈母养子,谓之乳母。死则服之三月。与慈母服异。引之者證三母中又有此母也。


乳母。
〈注〉谓养子者,有他故贱者代之慈己。〈疏〉释曰:案《内则》云大夫之子有食母。彼注亦引此云。《丧服》所谓乳母以天子诸侯其子有三母,具皆不为之服,士又自养其子。若然自外皆无此法。唯有大夫之子有此食母为乳母,其子为之缌也。云为养子者,有他故者,谓三母之内,慈母有疾病或死,则使此贱者代之。养子故云乳母也。

传曰:何以缌也,以名服也。
〈疏〉释曰:怪其馀人之子,皆无此乳母。独大夫之子有之。故发问也。答以名服有母名,即为之服缌也。
《宋·朱子近思录》《论乳婢》
伊川先生曰:买乳婢多不得已。或不能自乳,必使人。然食己子而杀人子非道,必不得已,用二乳母食三子,足备他虞。或乳母子病死,则不为害,又不为己子。杀人之子,但有所费。若不幸致误,其子害孰大焉。

《容斋五笔》《乳子论》

少时见前辈一说,云富人有子不自乳,而使人弃其子而乳之。贫人有子不得自乳,而弃之以乳他人之子。富人懒行而使人肩舆,贫人不得自行而又肩舆。人是皆习以为常,而不察之也。天下事习以为常,而不察者,推此亦多矣。而人不以为异。悲夫,甚爱其论。后乃得之于晁以道客语中,故谨书之益广其传。

《郑氏家范》《置乳母论》

诸妇育子,苟无大故,必亲乳之,不可置乳母以饥人之子。

《袁氏世范》《治家篇》

有子而不自乳,使他人乳之,前辈已言其非矣。况其间求乳母于未产之前者,使不举己子而乳我子,有子方婴孩,使舍之而乳我子,其己子呱呱而泣。至于饿死者,有因仕宦他处,逼勒牙家诱赚良人之妻,使舍其夫与子而乳我子,因挟以归乡使其一家离散,生前不复相见者。士夫递相庇护国家法,令有不能禁彼,独不畏于天哉。
《明·陈龙正家矩》《雇乳母论》
富者省乳哺之劳,贫者代哺之。食其食,衣其衣,取其值,以养老育幼至便也。然贫者代人哺子,而弃其所生之子,每觅无子家以己子与之。无子家亦多贫,以代人哺儿,而妨己业。初虽允受渐生厌心。襁褓之孩受人厌,而能生者,寡矣。吾家雇乳母十馀人,少时念未及此,渐长始闻悯之,特甚无异杀人子,以养吾子。每念之,汗下。然未有策以救。今为酌一法,凡雇乳母时,先令择亲戚中实有馀乳愿抱养者,以其子付之。本家于券,议三年工银,外另助银二两五钱。受乳母之子者,当时先以五钱给之,三月抱至本家,令其母验视无恙,再给一两周岁,验视无恙,又给一两。儿之难生,在于幼小,大约儿生数月。其母始出受雇。寄养三月则半岁有馀,又复一岁,则近二十月矣。方幼小时抱养之家未必心爱,然利此一金有半代哺亦甘。及一岁,外善嘻笑,能立行。虽非亲生,欲不爱怜亦不可得。况又得一金,其尽心抚视无疑也。

《徐三重家则》《择乳母》

一妇人育子多置乳母,此富贵家自图安逸者。诗恨劬劳,圣人慨三年之爱,今当俱在乳母矣。觅雇之时,令渠转展所生,或因委弃贫富贵贱,各言其子。存此失彼,岂仁人用心。且乳母纵极爱护,寒暑病困能无厌苦,惟本生自乳子必不受艰虞。若产时,母或尪羸不得已而别求乳母,亦须择温良端谨非暴戾奸窃者,而其所生子亦有他托,不至失所,则彼此俱安。庶几可偶一为之也。

乳母部艺文

《保母志》晋·王献之

琅琊王献之保母姓李名意,如广汉人也。在母家志行高秀归,王氏柔顺恭勤善属文,能草书。解释老旨趣年七十,兴宁三年岁在乙丑二月六日,无疾而终。仲冬既望,葬会稽山阴之黄阏冈下,殉以曲水小砚交螭,方壶树双松于墓土,立贞石而志之。悲夫后八百馀载,知献之保母,宫于兹土者,尚焉。

《驳慈母服议制》梁武帝

《礼》言慈母,凡有三条:一则妾子之无母,使妾之无子者养之,命为母子,服以三年,《丧服齐衰章》所言慈母是也;二则嫡妻之子无母,使妾养之,慈抚降至,虽均乎慈爱,但嫡妻之子,妾无为母之义,而恩深事重,故服以小功,《丧服小功章》所以不直言慈母,而云庶母慈己者,明异于三年之慈母也;其三则子非无母,正是择贱者视之,义同师保,而不无慈爱,故亦有慈母之名。师保既无其服,则此慈亦无服矣。《内则》云择于诸母与可者,使为子师;其次为慈母;其次为保母,此其明文。此言择诸母,是择人而为此三母,非谓择取兄弟之母也。何以知之。若是兄弟之母其先有子者,则是长妾,长妾之礼,实有殊加,何容次妾生子,乃退成保母,斯不可也。又有多兄弟之人,于义或可;若始生之子,便应三母俱阙邪。由是推之,《内则》所言诸母,是谓三母,非兄弟之母明矣。子游所问,自是师保之慈,非三年小功之慈也,故夫子得有此对。岂非师保之慈母无服之證乎。郑元不辩三慈,混为训释,引彼无服,以注慈己,后人致谬,实此之由。经言君子子者,此虽起于大夫,明大夫犹尔,自斯以上,弥应不异,故传云君子子者,贵人之子也。总言曰贵,则无所不包。经传互文,相显发则,知慈加之义,通乎大夫以上矣。宋代此科,不乖《礼》意,便加除削,良是所疑。

《乳母墓铭》唐·韩愈

乳母李,徐州人,号正真入韩氏。乳其儿愈,愈生未再周月,孤失怙恃,李怜不忍,弃去视保,益谨遂老。韩氏及见所乳儿愈,举进士第,历佐汴徐军,入朝为御史,国子博士,尚书都官,员外郎、河南令。娶妇生二男五女,时节庆贺辄,率妇孙列拜,进寿年六十四。元和六年三月十八日,疾卒。卒三日,葬河南县北十五里。愈率妇孙视窆封,且刻其语于石,纳诸墓为铭。

《乳母任氏墓志铭》宋·苏轼

赵郡苏轼子瞻之乳母任氏,名采莲,眉之眉山人。父遂母李氏事先夫人,三十有五年,工巧勤俭,至老不衰。乳亡姊八娘与轼养视轼之子迈、逅、过,皆有恩劳从轼官于杭密徐湖,谪于黄。元丰三年八月壬寅,卒于黄之临皋亭,享年七十有二。十月壬午葬于黄之东阜黄冈县之北,铭曰:
生有以养之,不必其子也。死有以葬之,不必其里也。我祭其从,与享之其魂,气无不之也。

《保母杨氏墓志铭》前人

先大人之妾杨氏,名金蝉,眉山人。年三十始隶苏氏,颓然顺善也。为弟辙子由保母,年六十八。熙宁十年六月己丑卒,于徐州,属纩不乱子。由官于宋载。其柩殡于开元寺,后八年轼自黄迁汝过,宋葬之于宋东南三里广寿院之西。实元丰八年二月壬午也。铭曰:百世之后,陵谷易位,知其为苏子之保母,尚勿毁也。

乳母部纪事

《琴苑要录》:伯姬引者,保母之所作也。伯姬,鲁女也。为宋共公夫人,公薨伯姬执节。守贞。鲁襄公三十年,宋宫灾伯姬在焉,有司请曰:火将至矣。伯姬曰:吾闻妇人夜出不见傅,母不下堂。逮乎火而死。其母自伤,行迟悼伯姬之遇灾,援琴而歌曰:嘉名洁兮,行弥彰。托节鼓兮,令躬丧。歍钦何辜遇斯殃,嗟嗟奈何罹斯殃。《新序》:卫宣公之子伋也,寿也,朔也。伋前母子也。寿与朔后母子也,寿母欲杀伋,使人与伋乘舟于河将沉而杀之,寿知不能止也,因与之同舟,舟人不得杀伋。方乘舟时,伋傅母恐其死也,闵而作诗,二子乘舟之诗是也。其诗曰:二子乘舟,汎汎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
《礼记·曾子问》:昔者鲁昭公,少丧其母,有慈母良,及其死也。公弗忍。欲丧之,有司以闻曰:古之礼,慈母无服,今也君为之服,是逆古之礼,而乱国法也。若终行之,则有司将书之,以遗后世,无乃不可乎,公曰:古者天子练冠以燕居,吾弗忍也。遂练冠以丧慈母,丧慈母,自鲁昭公始也。
《韩诗外传》:秦攻魏,破之。少子亡而不得。令魏国曰:有得公子者,赐金千斤;匿者,罪至十族。公子乳母与俱亡。人谓乳母曰:得公子者赏甚重,乳母当知公子处而言之。乳母应之曰:我不知其处,虽知之,死则死不,可以言也。为人养子,不能隐而言之,是畔上畏死。吾闻:忠不畔上,勇不畏死。凡养人子者,生之,非务杀之也,岂可见利畏诛之故,废义而行诈哉。吾不能生而使公子独死矣。遂与公子俱逃泽中。秦军见而射之,乳母以身蔽之,著十二矢,遂不令中公子。秦王闻之,飨以太牢,且爵其兄为大夫。诗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其此母之谓欤。
《风俗通》:越王句践,民生三子与乳母。
《后汉书·李善传》:善,字次孙,南阳李元苍头也。建武中疫疾,元家相继死没,惟孤儿续始生数旬,而赀财千万,诸奴婢私共计议,欲谋杀续,分其财产。善深伤李氏而力不能制,乃潜负续逃去,隐山阳瑕丘界中,亲自哺养,乳为生湩。
《梁节王畅传》:畅性聪慧,然少贵骄,颇不遵法度。归国后,数有恶梦,从官卞忌自言能使六丁,善占梦,畅数使卜筮。又畅乳母王礼等,因此自言能见鬼神事,遂共占气,祠祭求福。豫州刺史奏畅不道,削二县。《袁闳传》:闳字夏甫,少励操行,苦身修节。父贺,为彭城相。闳往省谒,变名姓,徒行无旅。既至府门,连日吏不为通,会阿母出,见闳惊,入白夫人,乃密呼见。
《晋书·贾充传》:充妇广成君郭槐,性妒忌。初,黎民年三岁,乳母抱之当閤。黎民见充入,喜笑,充就而拊之。槐望见,谓充私乳母,即鞭杀之。黎民恋念,发病而死。后又生男,过期,复为乳母所抱,充以手摩其头。郭疑乳母,又杀之,儿亦思慕而死。充遂无嗣。
《石勒载记》:黎阳人陈武妻一产三男一女,武携其妻子诣襄国上书。勒下书以为二仪谐畅,和气所致,赐其乳婢一口,谷一百石,杂綵四十匹。
堂阳人陈猪妻一产三男,赐其衣帛廪食,乳婢一口,复三岁勿事。
《桓元传》:元字敬道,一名灵宝,大司马温之孽子也。其母马氏生元,有光照室,占者奇之,故小名灵宝。妳媪每抱诣温,辄易人而后至,云其重兼常儿,温甚爱异之。
《武元杨皇后传》:后母赵氏,早卒。后依舅来,舅妻仁爱,亲乳养后,遣他人乳其子。
《王恭传》:恭初见执,遇故吏戴耆之为湖孰令,恭私告之曰:我有庶儿未举,在乳母家,卿为我送寄桓南郡。《异苑》:晋太元中,桓轨为巴东太守,留家江陵妻,乳母姓陈,儿道生随轨之郡,坠濑死道生形见云。今获在河伯左右,蒙假二十日,得暂还母哀至,辄有一黑乌以翅掩其口,舌上遂生一瘤。从此便不得复哭。元嘉中,沛国武漂之妻林氏怀身得病而死,俗忌含胎入柩中要须割出妻,乳母伤痛之。乃抚尸而祝曰:若天道有灵,无令死被擘裂。须臾尸面赧然上色,于是呼婢共扶之,俄顷儿堕而尸倒。
《酉阳杂俎》:郓州阚司仓者,家在荆州,其女乳母钮氏有一子,妻爱之,与其子均焉。衣物饮食悉等。忽一日,妻偶得林檎一蒂,戏与己子,乳母乃怒曰:小娘子成长忘我矣。常有物与我子停,今何容偏。因齧吻攘臂,再三反覆,主人之子一家惊怖,逐夺之其子。状貌长短正与乳母儿不下也。妻知其怪,谢之。钮氏复手簸主人之子,始如旧焉。阚为灾祥,密令奴持钁闇击之。正当其脑,騞然反中门扇钮,大怒诟阚曰:尔如此勿悔,阚知无可奈何。与妻拜祈之,怒方解。钮至今尚在,其家敬之如神。
《冥祥记》:晋羊太傅祜字叔子,泰山人也。西晋名臣声冠区夏年五岁,时尝令乳母取先所弄指环,乳母曰:汝本无此,于何取耶。祜曰:昔于东垣边弄之,落桑树中。乳母曰:汝可自觅。祜曰:此非先宅,儿不知处。后因出门游,望径而东行,乳母随之至李氏家,乃入至东垣树下,探得小环。李氏惊怅曰:吾儿昔有此环,常爱弄之,七岁暴亡,亡后不知环处,此亡儿之物也。云何持去。祜持环走,李氏遂问之,乳母既说祜言,李氏悲喜,遂欲求祜,还为其儿,里中解喻然后得止。
《续搜神记》:宋襄城李赜,其父为人不信妖邪。有一宅,由来凶不可居。父便买居之。多年安吉,子孙昌炽。为二千石,当徙家之官,临去,如厕,见壁中有一物,取刀斫之,化为人,便夺取刀反斫李杀。持至座上,斫杀其子弟。凡姓李必死,唯异姓无他。赜尚幼,在抱。家内知变,乳母抱出后门,藏他家,止其一身获免。赜字景真,位至湘东太守。
《南齐书·皇后传》:宣和陈皇后生太祖。太祖年二岁,乳人乏乳,后梦人以两瓯麻粥与之,觉而乳大出,异而悦之。
《梁书·太宗十一王传》:绥建王大摰,字仁瑛。幼雄壮有胆气,及京城陷,乃叹曰:大丈夫会当灭虏属。妳媪惊,掩其口曰:勿妄言,祸将及。大摰笑曰:祸至非由此言。大宝元年,封绥建王,邑二千户。二年,为宁远将军,遇害,时年十岁。
《谢蔺传》:蔺,字希如,陈郡阳夏人也。五岁,每父母未饭,乳媪欲令蔺先饭,蔺曰:既不觉饥。彊食终不进。《南史·袁粲传》:粲父子被诛。粲小儿数岁,乳母将投粲门生狄灵庆。灵庆曰:吾闻出郎君者有厚赏,今袁氏已灭,汝匿之尚谁为乎。遂抱以首。乳母号泣呼天曰:公昔与汝有恩,故冒难归汝,奈何欲杀郎君以求小利。若天地鬼神有知,我见汝灭门。
《袁昂传》:昂,顗之子也,顗败,时昂年五岁,乳媪携抱匿于庐山,州郡于野求之,于乳媪匿所见一彪,因去,遂免。会赦得出。
《魏书·赵琰传》:琰,字叔起,天水人。父温为杨难当司马。初,苻氏乱,琰为乳母携奔寿春,年十四乃归。孝心色养,饪熟之节,必亲调之。
《唐书·巢刺王元吉传》:初,元吉生,太穆皇后恶其貌,不举,侍媪陈善意私乳之。及长,猜鸷好兵,居边久,益骄侈。常令奴客、诸妾数百人被甲习战,相击刺,死伤甚众。后元吉中创,善意止之,元吉恚,命壮士拉死,私谥慈训夫人。
《舒王元名传》:元名,始王谯,后徙王。高祖之在大安宫,太宗晨夕使尚宫问起居,元名才十岁,保乳言:尚宫有品当拜。元名曰:此帝侍婢尔,何拜为。太宗壮之,曰:真吾弟也。
《白居易传》:居易始生七月能展书,姆指之、无两字,虽试百数不差。
《房琯传》:琯子孺复,狂纵不法。与妻郑不相中,慈姆为言,乃具棺召家人生敛之。
《元德秀传》:德秀,字紫芝,兄子襁褓丧亲,无资得乳媪,德秀自乳之,数日湩流,能食乃止。
《王兰英传》:王兰英者,独孤师仁之姆。师仁父武都谋归唐,王世充杀之。师仁始三岁,免死禁锢,兰英请髡钳得保养,许之。时丧乱,饿死者籍籍,游丐道路以食师仁,身啖土饮水。后诈为采薪,窃师仁归京师。高祖嘉其义,诏封兰英永寿乡君。
《桂苑丛谈》:吴郡顾况,贞元中进士及第,文词清妙,为韩晋公浙西观察判官。公尝有乳母与外相通,卜射求事,公持法欲杀阖宅,莫敢言,密令人言于况,令救之。况乃诣公所问何故,公曰:天下皆知某守法,岂伊乳母先犯也。况对曰:三尺儿亦知公法令禁,何宅内人而违犯。然公幼年时,读书、早起、夜卧、看侍,即要乳母,今年长为公相侯伯,乳母焉用哉诚宜杀之也。公悲悟,遽舍之。
《因话录》:汾阳王在河中,禁无故走马,犯者死。南阳夫人乳母之子抵禁,都虞候杖杀之。诸子泣告于王,言虞候纵横之状,王叱而遣之。明日,对宾僚吁叹者数四。众皆不晓,徐问之,王曰:某之诸子,皆奴才也。遂告以故曰:伊不赏父之都虞候,而惜母之阿妳儿,非奴才而何。
《五代史·李循传》:循,不知其家世何人也。少孤,流落于汴州,汴州富人李让兰得之,养以为子。梁太祖镇宣武,以李让为养子,循乃冒姓朱氏。稍长,给事太祖帐下,太祖诸儿乳母有爱之者,养循为子,乳母之夫姓赵,循又冒姓为赵氏,名殷衡。
《宋史·侯益传》:益子仁矩,仁矩子延广,初在襁褓中,遭王景崇之难,乳母刘氏以己子代延广死。刘氏行丐抱持延广至京师,还益。
《吴延祚传》:延祚子元扆,尚太宗第四女蔡国公主,将赴徐州。公主有乳媪,得入参宫禁,元扆虑其去后妄有请托,白上拒之。真宗深所嘉叹。
《曹光实传》:光实从子克明字尧卿。既生,会敌攻百丈县,父光远遇害,姆抱克明匿苇蒲中得免。既长,喜兵法,善骑射,从父光实奇之。
《程琳传》:琳,字天球,故枢密副使张逊第在武成坊,其曾孙偕才七岁,宗室女生也,贫不自给。乳媪擅出券鬻第,琳欲得之,使开封府吏密谕媪,以偕幼,宜得御宝许鬻乃售。乳媪以宗室女故,入宫见章惠太后。既得御宝,琳乃市取之。
《袁燮传》:燮,字和叔,生而端粹专静,乳母置槃水其前,玩视终日,夜卧常醒。
《安德裕传》:德裕,字益之,父重荣,晋成德军节度,德裕生于真定,未期,重荣兵败,乳母抱逃水窦中。将出,为守兵所得,执以见军校秦习,习与重荣有旧,因匿之。《曾怘传》:怘通判温州,须次于越。金人陷越,不屈。金人尽驱其家属四十口同日杀之,其弟怤子崇甫四岁,与乳母张皆死。夜值小雨,张得苏,顾见崇亦苏,尚吮其乳,郡卒陈海匿崇以归。后仕至知安南军。
《李遵勖传》:遵勖,尚万寿长公主。领澄州刺史,坐私主乳母,谪均州团练使。《陈抟传》:抟,字图南,真源人。始四五岁,戏涡水岸侧,有青衣媪乳之,自是聪悟日益。
《姚坦传》:坦为益王府翊善。坦性本强固。王少佚豫,坦即丑诋,左右乃教王诈称疾不朝。太宗日使视疾,逾月不瘳,甚忧之,召王乳母问状,乳母曰:王本无疾,徒以姚坦检束,居常不得自便,王不乐,故成疾。上怒曰:吾选端士,辅王为善。王不能用其谏,而又诈疾,欲使朕去正人以自便,何可得也。且王年少,必尔辈为之谋耳。因命捽至后苑,杖之数十。召坦慰谕。
《续博物志》:子程子曰:昔洛阳北部有母,既生子,病不能自举乳,求他妇负哺之。子婴及孩母疾不间,子长不识所育负哺者,盗其爱。二母忿斗于庭,子佑负哺者,而反疏其生母。
《遂昌杂录》:宋京畿各郡门有慈,幼局贫家,子多厌之。辄不育乃许抱至,局书生年月日,时局有乳媪鞠育之。他人家或无子女,却来取于局岁祲子女多入慈幼局,故道无抛弃子女,信乎其恩泽之周也。
《梦溪笔谈》:许怀德为殿帅。尝有一举人,因怀德乳姥求为门客,怀德许之。举子曳襕拜于庭下,怀德据坐受之。人谓怀德武人,不知事体,密谓之曰:举人无设阶之礼,宜少降接也。怀德应之曰:我得打乳姥关节秀才,只消如此待之。
《东坡志林》:元丰七年二月一日,东坡居士与徐得之参寥子步自雪堂并柯池入乾明寺观竹林,谒乳姥任氏坟,锄治茶圃。
《金史·移剌履传》:履方五岁,晚卧庑下,见微云往来天际,忽谓乳母曰:此所谓卧看青天行白云者耶。《张炜传》:霍王从彝母早死,温妃石抹氏养之,明昌六年温妃薨,上问从彝丧服。炜奏:慈母服齐衰三年,桐杖布冠,礼也。从彝近亲,至尊压降与臣下不同,乞于未葬以前服白布衣绢巾,既葬止用素服终制,朝会从吉。上从其奏。
《元史·太祖本纪》:帝十世祖孛端乂儿殁,子八林昔黑剌秃合必畜嗣,生子曰咩撚笃敦。咩撚笃敦妻曰莫拿伦,生七子而寡。为押剌伊而所败,六子皆死。押剌伊而乘胜杀莫拿伦,灭其家。唯一长孙海都尚幼,乳母匿诸积木中,得免。
《裕宗传》:裕宗讳真金,世祖嫡子也。封燕王将入中书,乳母进新衣,笑却之曰:吾何事美观也。
《明外史·陈迪传》:迪,字景道,成祖即位,召迪,不屈。阖门死,幼子珠生五月,乳母潜置沟中,得免。
《定兴张氏传》:张氏,商丘知县以樟妻。崇祯十五年,流贼围商丘,急妇积薪楼下,集婢女其上,俱令就缢。谓子燮曰:汝父城守,命不可知,宗祀惟汝是赖。属乳媪往匿民家。自缢死。家人举火,诸尸俱烬。

乳母部杂录

《释名》:人始生曰婴儿,胸前曰婴,抱之婴前乳养之也。《宋书·何承天传》:承天除著作佐郎,撰国史。承天年已老,而诸佐并名家年少,颍川荀伯子嘲之,常呼为妳母。承天曰:卿当云凤凰将九子,妳母何言邪。
《唐书·浑瑊传》:瑊父释之。广德中与吐蕃战没。瑊年十一,善骑射,随释之防秋,朔方节度使张齐丘戏曰:与乳媪俱来邪。是岁立跳荡功。
《笔畴》:富家有一子,爱之不啻金玉也。求二乳母以字之。二乳母因主人之笃爱也,亦笃念之子将冠矣。博奕好饮,禽色俱荒。一乳母曰:主人之所望者,此子也。吾所以食所以衣者,此子也。盍亦告其父乎。于是以其子之过告之于其父,其父曰:汝贱人也,乌可以贱而议贵哉。怒而逐之。一乳母亦曰:主人之所望者,此子也。吾所以食所以衣者,此子也。盍亦戒其子乎。于是以其子之过戒之于其子,其子曰:汝仰食于我者也,乌可仰食于我而又彰我之过哉。怒而逐之。呜呼,使二母不言邪,则不免于徒食之罪。使二母言之邪,又不免于见怒而逐。然则徒食之罪,重怒逐之事,轻食人之禄者,宁去此而就彼。

乳母部外编

《东坡杂记》:有中书吏陈昱者,暴死三日而苏初见壁有孔,有人自孔掷一物至地,化为人乃其亡姊也。携其手自孔中出曰:冥吏追汝,使我先见吏在傍,昏黑如夜,极望有明处。已而见冥官,则陈襄述古也。问昱何故杀乳母,曰:无之呼乳母,至血被面,抱婴儿熟视。昱曰:非此人也。乃闻下吏追陈周官,遂放昱还,曰:路远当给竹马。又使诸曹检己籍,曹示之,年六十九。官左班殿直曰:以平生不烧香,故不甚寿。昱还道见追陈周往,既苏周果死。
《异闻总录》:乾道戊子岁,房州司理汪尹师有男,年将弱冠,习举子业,宿于外舍。讲学勤苦,尝至夜半乃寐。忽得疾,饮食尽废,不复观书。而茹庸不肯言,经月而死。久之,其乳母亦暴亡。三日复苏,云前政交代之室女死于此,吾儿盖与之相遇。今遂为夫妇乐胜人间,欲取我往如平生时看视,我责之曰:郎君幽婚,情同鱼水,岂不念父母追悼乎。我若复留,谁与供过。儿感泣无语,我始得归。予宗仁光基亲见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