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父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父母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十一卷目录

 父母部汇考
  易经〈说卦传〉
  礼记〈曲礼〉
  尔雅〈释亲〉
  刘熙释名〈释亲属〉
  张揖博雅〈释亲〉
 父母部总论一
  易经〈蛊卦 家人卦〉
  书经〈酒诰 无逸〉
  礼记〈曲礼 檀弓 内则 玉藻 丧服小记 祭义 坊记 表记 丧服四制〉
  孝经〈全〉

家范典第十一卷

父母部汇考

《易经》《说卦传》

乾,天也,故称乎父;坤,地也,故称乎母。
〈大全〉节斋蔡氏曰:乾坤交而生震,巽坎离艮兑。故以能生者为父母,而生者为子也。


乾为父,坤为母。

《礼记》《曲礼》

祭父曰皇考,母曰皇妣。
〈陈注〉曰皇以君之称尊之也,考成妣媲也。为之宗庙以鬼享之,不得不异其称也。


生曰父,曰母。


死曰考,曰妣。
〈疏〉前是宗庙之祭加其尊称,故并曰皇也。此谓非祭时所称也。

《尔雅》《释亲》

父为考,母为妣。
〈注〉《礼记》曰:生曰父母,死曰考妣,今世学者从之。案《尚书》曰:大伤厥考心事。厥考厥长聪听祖考之彝训如丧考妣。《公羊传》曰:惠公者,何隐之考也。仲子者,何桓之母也。《苍颉篇》曰:考妣延年明,此非死生之异称矣。犹今谓兄为昆,妹为媦,即是此例也。
《汉·刘熙·释名》《释亲属》
父甫也,始生己也。母冒也,含生己也。
《魏·张揖·博雅》《释亲》
翁、、爸、爹、㸙,父也,媓、妣、、奶、媪姐,母也。


父矩也,母牧也。

父母部总论一

《易经》

《蛊卦》

初六:干父之蛊,有子,考无咎,厉终吉。
〈程传〉初六虽居最下,成卦由之,有主之义。居内在下而为主子,干父蛊也。子干父蛊之道能堪其事,则为有子。而其考得无咎,不然则为父之累。故必惕厉则得终吉也。〈本义〉干如木之干,枝叶之所附而立者也。蛊者,前人已坏之绪。故诸爻皆有父母之象,子能干之则饬治而振起矣。初六,蛊未深而事易济,故其占为有子,则能治蛊,而考得无咎然亦危矣。戒占者宜如是,又知危而能戒则终吉也。

象曰:干父之蛊,意承考也。
〈程传〉子干父蛊之道,意在承当于父之事也。故祗敬其事以置父于无咎之地,常怀惕厉则终得其吉也。

九二:干母之蛊,不可贞。
〈程传〉九二阳刚为六五所应,是以阳刚之才在下,而干夫在上,阴柔之事也。故取子干母蛊为义,以刚阳之臣辅柔弱之君,义亦相近。二巽体而处柔顺义为多,干母之蛊之道也。夫子之于母,当以柔巽辅导之,使得于义,不顺而致败,蛊则子之罪也。若伸己刚阳之道,遽然矫拂则伤恩所害大矣。亦安能入乎。二巽体而得中,是能巽顺而得中,道合不可贞之义,得干母蛊之道也。〈本义〉九二刚中上应六五,子干母蛊而得中之象,以刚承柔而治其坏。故又戒以不可坚贞言,当巽以入之也。
象曰:干母之蛊,得中道也。〈程传〉二得中道而不过刚,干母蛊之善者也。

九三:干父之蛊,小有悔,无大咎。
〈本义〉过刚不中,故小有悔。巽体得正,故无大咎。

象曰:干父之蛊,终无咎也。
〈程传〉以三之才,干父之蛊虽小,有悔终无大咎也。盖刚断能干,不失正而有顺,所以终旡咎也。

六四:裕父之蛊,往见吝。
〈程传〉四以阴居阴柔顺之才也,所处得正,故为宽裕,以处其父事者也。夫柔顺之才而处正,仅能循常自守而已。若往干过常之事,则不胜而见吝也。以阴柔而无应助往,安能济。〈本义〉以阴居阴不能有为宽裕以治蛊之象也,如是则蛊将日深。故往则见吝戒占者,不可如是也。

象曰:裕父之蛊,往未得也。
〈程传〉以四之才守常居宽裕之时,则可矣。欲有所往,则未得也。

六五:干父之蛊,用誉。
〈程传〉五居尊位以阴柔之质,当人君之干而下应于九二,是能任刚阳之臣也。虽能下应刚阳之贤,而倚任之然己实阴柔,故不能为创始开基之事,承其旧业则可矣。故为干父之蛊,夫创业垂统之事,非刚明之才则不能。继世之君,虽柔弱之资,苟能任刚贤,则可以为善继而成令誉也。太甲成王皆以臣而用誉者也。〈本义〉柔中居尊而九二承之以德以此干蛊可致闻誉,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干父用誉;承以德也。
〈程传〉干父之蛊而用有令誉者,以其下之贤承辅之,以刚中之德也。

《家人卦》

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
〈程传〉家人之道必有所尊严,而君长者,谓父母也。虽一家之小无尊严,则孝敬衰。无君长,则法度废。有严君而后家道正。家者,国之则也。〈本义〉亦谓二五。〈大全〉或问传曰:家人之道,必有所尊严,而君长者谓父母也。如此则严君作两字说,然自旧诸家只作一字说,未知如何。朱子曰:所尊严之君,长也。 赵氏曰:父义母慈,母何以亦称严。盖母之不严,家之蠹也。渎上下之分,庇子弟之过,乱内外之别,嫚帷薄之仪。父虽严有不能尽察者,必父母尊严,内外齐肃,然后父尊子卑,兄友弟恭,夫制妇听,各尽其道,而后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云峰胡氏曰:本义指二五,言在男女,则九五六二皆正在父母,则九五之刚。可谓之严,六二之柔未必能严。故夫子发彖辞言外之意。曰: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其旨深哉。

《书经》《酒诰》

妹土嗣尔股肱纯,其艺黍稷,奔走事厥考厥长,肇牵车牛远服贾,用孝养厥父母,厥父母庆,自洗腆致用酒。
〈蔡注〉此武王教妹土之民也,嗣续纯大肇敏服事也。言妹土民当嗣续,汝四肢之力无有怠惰。大修农功,服劳田亩,奔走以事其父兄,或敏于贸易,牵车牛远事贾以孝养其父母。父母喜庆,然后可自洗腆,致用酒洗以致其洁,腆以致其厚也。 新安陈氏曰:此武王通,教妹土之民与臣及康叔也。盖欲妹土臣民与康叔先艺黍稷,后远服贾,以嗣续其股肱之力,而凡用心惟在于事考,长养父母,不敢分心于他适也。先用心于黍稷,馀力始从事于服贾,见急于务本,而不急于逐末,亦风俗之厚也。服田与服贾者,皆以孝养为先,尚奚暇于纵酒哉。

《无逸》

相小人,厥父母勤劳稼穑,厥子乃不知稼穑之艰难,乃逸,乃谚。既诞,否则侮厥父母,曰:昔之人,无闻知。
〈蔡注〉不知稼穑之艰难,乃逸者。以逸为逸也。俚语曰:谚言视小民,其父母勤劳稼穑,其子乃生于豢养,不知稼穑之艰难,乃纵逸自恣,乃习俚巷鄙语,既又诞妄无所不至。不然则又讪侮其父母曰:古老之人,无闻无知,徒自劳苦,而不知所以自逸也。昔刘裕奋农亩而取江左,一再传后,子孙见其服用反笑曰:田舍翁得此,亦过矣。此正所谓昔之人无闻知也。使成王非周公之训,安知不以公刘后稷为田舍翁乎。

《礼记》《曲礼》

凡为人子之礼,冬温而夏凊,昏定而晨省,在丑夷不争。
〈陈注〉温以禦其寒,凊以致其凉。定其衽席,省其安否丑。同类也,夷平等也。一朝之忿,忘其身,则害及其亲。故在群众侪辈之中,壹于逊让。
夫为人子者,三赐不及车马,故州闾乡党称其孝也。
兄弟亲戚称其慈也。僚友称其弟也。执友称其仁也。交游称其信也。
〈陈注〉言为人子,谓父母在时也。古之仕者,一命而受爵,再命而受衣服,三命而受车马。有车马则尊贵之体貌备矣。今但受三赐之命,而不与车马同受,故言不及车马也。君之有赐,所以礼其臣子之不受,不敢并于亲也。二十五家为闾,四闾为族,五百家为党,二千五百家为州,一万二千五百家为乡。孝之所该者大,故其称最广,曰慈,曰弟,曰仁,曰信,皆孝之事也。

见父之执,不谓之进,不敢进;不谓之退,不敢退。不问不敢对,此孝子之行也。
〈陈注〉父之执父,同志之友也,谓之命之也,敬之同于父。

夫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常,所习必有业。
〈陈注〉出则告违,反则告归,又以自外来,欲省颜色。故言面游有常,身不他往也。习有业,心不他用也。

恒言不称老。
〈陈注〉恒言平常言语之间也。自以老称,则尊同于父母,而父母为过于老矣。古人所以斑衣娱戏者,欲安父母之心也。


为人子者,居不主奥,坐不中席,行不中道,立不中门。
〈陈注〉室西南隅为奥,主奥中席皆尊者之道也。行道则或左或右,立门则避枨闑之中,皆不敢迹尊者之所行也。古者男女异路,路各有中门,中央有闑,闑之两旁有枨也。

食飨不为概。
〈陈注〉食飨如奉亲延客及祭祀之类,皆是不为概量顺亲之心,而不敢自为限节也。

祭祀不为尸。
〈陈注〉吕氏曰:尸取主人之子行,而已若主人之子,是使父北面而事之,人子所不安,故不为也。

听于无声,视于无形。
不登高,不临深,不苟訾,不苟笑。孝子不服闇,不登危,惧辱亲也。
〈陈注〉疏曰:不服闇者,不行事于暗中,一则为卒有非常;二则生物嫌,故孝子戒之。 吕氏曰:苟訾近于谗,苟笑近于谄服闇者,欺人所不见;登危者,行险以徼幸,是忘亲也。非特忘之,不令之名,且将加之,皆辱道也。

父母存,不许友以死,不有私财。
〈陈注〉不许友以死,谓不为其友报仇也。

为人子者,父母存,冠衣不纯素。
〈陈注〉疏曰:冠纯,冠饰也。衣纯,深衣领缘也。

孤子当室,冠衣不纯采。
〈陈注〉吕氏曰:当室谓为父后者,不纯采者,虽除丧犹纯素也,惟当室者行之。


父召无诺,先生召无诺,唯而起。
〈陈注〉父以恩师以道,故所敬同。 吕氏曰:诺者,许而未行也。


父子不同席。
〈陈注〉尊卑之等异也。 临川吴氏曰:古者一席坐四人,言父子偶共一处,而坐虽止一人,必各坐一席。盖以父昭子,穆父穆子昭,尊卑不同故也。


诸母不漱裳。
〈陈注〉诸母父妾之有子者,漱浣也。裳贱服不使濑裳,亦敬父之道也。


父母有疾,冠者不栉,行不翔,言不惰,琴瑟不御,食肉不至变味,饮酒不至变貌,笑不至矧,怒不至詈,疾止复故。
〈陈注〉此言养父母疾之礼,不栉不为饰也。不翔不为容也;不惰不及他事也。疏谓惰讹不正之言,琴瑟不御以无乐意也。犹可食肉,但不至厌饫,而口味变耳。犹可饮酒,但不至醺酣而颜色变耳。齿本曰:矧笑而见矧,是大笑也。怒骂曰詈怒而至詈,是甚怒也。皆为忘忧。故戒之,复故复常也。

有忧者侧席而坐,有丧者专席而坐。
〈陈注〉有忧谓亲疾或他祸患,侧独也。独坐一席,不设待宾之席,为有忧也。一说侧席谓偏,设之变于正席也。亦通专单也,贵贱之席,各有重数,居丧则否。吕氏曰:专席不与人共坐也。

父之雠,弗与共戴天。
逮事父母,则讳王父母,不逮事父母,则不讳王父母。
〈陈注〉庶人父母早死,不闻父之讳其祖,故亦不讳其
祖有庙以事祖者,则不然也。

君子已孤不更名。
〈陈注〉名者,始生三月之时,父所命也。父没而改之,孝子所不忍也。

子于父母,则自名也。
〈陈注〉自称其名。 吕氏曰:子之名,父母所命,敬亲之命不敢有他称也。


子之事亲也。三谏而不听,则号泣而随之。君有疾饮药,臣先尝之,亲有疾饮药,子先尝之,医不三世,不服其药。
〈陈注〉吕氏曰:医三世,治人多用物熟矣。功已试而无疑,然后服之,亦谨疾之道也。

《檀弓》

事亲有隐而无犯,左右就养无方,服勤至死,致丧三年。
〈陈注〉饶氏曰:或左或右,无一定之方。子之于亲不分职守,事事皆当理会,无可推托。致丧极其哀,毁之节也。


子思曰:丧三日而殡,凡附于身者,必诚必信,勿之有悔焉耳矣。三月而葬,凡附于棺者,必诚必信,勿之有悔焉耳矣。


子夏问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孔子曰:寝苫,枕千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父母之丧哭无时,使必知其反也。
〈陈注〉未殡哭不绝声,殡后虽有朝夕哭之时,然庐中思忆则哭,小祥后哀至则哭,此皆哭无时也。使者受君之任使也。小祥之后,君有事使之,不得不行,然反必祭,告俾亲之神灵知其已反。亦出必告,反必面之义也。

子路曰:伤哉贫也。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礼也。孔子曰:啜菽饮水,尽其欢,斯之谓孝,敛首足形,还葬而无椁,称其财,斯之谓礼。

《内则》

后王命冢宰,降德于众兆民。
〈陈注〉冢宰掌邦治,而治国者,必先齐家降德者,下其德教于民也。孝为德之本,故首言子,事父母之道。

子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拂髦,冠,緌,缨,端,韠,绅,搢笏。
〈陈注〉盥洗,手也;漱涤,口也。栉梳也,縰黑缯韬发者,以縰韬发作髻,讫即横插笄,以固髻,总亦缯为之,以束发之本,而垂馀于髻,后以为饰也。拂髦,振去髦上之尘也。髦用发为之,象幼时剪发为鬌之形。此所陈皆以先后之次栉讫加縰,次加笄,加总,然后加髦著冠,冠之缨结于颔下,以为固结之馀者。下垂谓之緌端,元端服也。衣用缁布,而裳不同,上士元裳,中士黄裳,下士杂裳也。服元端著韠又加绅大带也,搢插也,插笏于带中韠以韦为之。古者席地而坐以临俎豆,故设蔽膝以备濡渍,韠之言蔽也。在冕服谓之韨,他服则谓之韠。项氏曰:髦者,以发作伪髻垂两眉之上,如今小儿用一带连双髻横系额上是也。

左右佩用,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
〈陈注〉所佩之物皆是备尊者使令之用。纷以拭器,帨以拭手,皆巾也。刀砺,小刀与砺石也。觿状如锥,象骨为之,小觿所以解小结者。金燧用以取火于日中者。

右佩玦,捍,管,遰,大觿,木燧,
〈陈注〉玦,射者著于右手大指,所以钩弦而开弓体也。捍,拾也,韬左臂而收拾衣袖以利弦也。管,笔彄其形制未闻遰刀室也。大觿,所以解大结。木燧,钻火之器,晴则用金燧以取火,阴则用木燧以钻火也。

偪、屦、著綦。
〈陈注〉偪诗所谓邪幅也。偪束其胫自足至膝,故谓之偪也。綦屦头之饰,即絇也。著犹施也。朱子曰:綦,鞋口带也。古人皆旋系,今人只从简易缀之于上,如假带然。

妇事舅姑,如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衣绅。
〈陈注〉笄今之簪也。衣绅,元端绡衣之上加绅带,士妻之服也。

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佩箴,管,线,纩,施縏帙,大觿,木燧,衿缨,綦屦,以适父母舅姑之所。
〈陈注〉箴管,箴在管中也。縏帙,皆囊属施。縏帙者,为贮箴线纩也。衿结也,缨香囊也。

及所,下气怡声,问衣燠寒,疾痛痾痒,而敬抑搔之,出入则或先或后,而敬扶持之,进盥,少者奉槃,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问所欲而敬进之,柔色以温之。
〈陈注〉痾疥也,抑按搔摩也。温承藉之义,谓以柔顺之色,承藉尊者之意。
饘,酏,酒,醴,芼,羹,菽,麦,蕡,稻,黍,粱,秫,唯所欲。〈陈注〉饘,厚粥;酏,薄粥也。芼羹,以菜杂肉为羹也。蕡,大麻子。

枣,栗,饴,蜜,以甘之,菫,荁,枌,榆,免,薧,滫,瀡,以滑之,脂,膏,以膏之,父母舅姑,必尝之而后退。
〈陈注〉饴饧也,菫菜名荁似菫,而叶大榆之白者,名枌免新鲜者,薧乾陈者,言菫、荁、枌、榆四物,或用新或用旧也。滫说文久泔也,瀡滑也,滫,瀡滫之滑者也。凝者为脂,释者为膏。甘之,滑之,膏之,皆谓调和饮食之味也。此篇所记饮食珍羞诸物,古今异制,风土异宜,不能尽晓,然亦可见古人察物之精,用物之详也。

男女未冠笄者,鸡初鸣,咸盥漱,栉,縰,拂髦,总角,衿缨,皆佩容臭,昧爽而朝,问何食饮矣,若已食则退,若未食,则佐长者视具。
〈陈注〉总角,总聚其发,而结束之为角,童子之饰也。容臭,香物也,助为形容之饰。故言容臭,以缨佩之后世香囊即其遗制,昧晦也,爽明也。昧爽欲明,未明之时。

凡内外,鸡初鸣,咸盥漱,衣服,敛枕簟,洒扫室堂,及庭,布席,各从其事。孺子蚤寝晏起,唯所欲,食无时。由命士以上,父子皆异宫,昧爽而朝,慈以旨甘,日出而退,各从其事,日入而夕,慈以旨甘。
〈陈注〉慈爱也,谓敬爱其亲。故以旨甘之味致其爱,各从其事者,各治其所,当为之事也。晚朝为夕。郑氏曰:异宫,崇敬也。

父母舅姑将坐,奉席请何乡,将衽,长者奉席请何趾,少者执床与坐,御者举几,敛席与簟,县衾,箧枕,敛簟而襡之。
〈陈注〉将坐,旦起时也,衽卧席也。将衽谓更卧处也。床安身之几,坐非今之卧床也。将坐之时,少者执此床以与之。坐御侍者,举几进之,使之凭以为安卧,必簟在席上,旦起则敛之,而簟又以襡韬之者,以亲身恐秽污也。衾则束而悬之枕,则贮于箧也。

父母舅姑之衣,衾,簟,席,枕,几,不传,杖,屦,祗敬之,勿敢近,敦,牟,卮,匜,非馂莫敢用,与恒食饮,非馂莫之敢饮食。
〈陈注〉传移也,谓此数者,每日置之有常处。子与妇不得辄移置他所也。近谓挨偪之也,敦与牟皆盛黍稷之器,牟读为堥土釜也。此器则木为之象,土釜之形耳。卮酒器,匜盛水浆之器,此四器皆尊者所用。子与妇非馂,其馀无敢用此器也。与及也及尊者,所常食饮之物,子与妇非馂馀不敢擅饮食之也。

父母在,朝夕恒食,子妇佐馂,既食恒馂,父没母存,冢子御食,群子妇佐馂如初,旨甘柔滑,孺子馂。
〈陈注〉佐馂者,劝勉之使食而后馂其馀也。既食恒馂者,尽食其常食之馀也。御食侍母食也如初,如父在时也。

在父母舅姑之所,有命之,应唯,敬对,进退周旋慎齐,升降出入揖游,不敢哕噫,嚏咳,欠伸,跛倚,睇视,不敢唾洟。
〈陈注〉应之辞,唯为恭哕呕逆之声也。气乏则欠体,疲则伸偏,任为跛依物,为倚睇视倾视也,洟自鼻出者。

寒不敢袭,痒不敢搔,不有敬事,不敢袒裼,不涉不撅,亵衣衾不见里。
〈陈注〉袭重衣也,袒与裼,皆礼之敬。故非敬事不袒裼也。不因涉水,则不揭裳,不见里,为其可秽。

父母唾洟不见,冠带垢,和灰请漱,衣裳垢,和灰请浣,衣裳绽裂,纫箴请补缀。
〈陈注〉唾洟不见,谓即刷除之,不使见示于人也。漱浣皆洗濯之事,和灰如今人用灰汤也。以线贯针为纫。

五日则燂汤请浴,三日具沐,其间面垢,燂潘请靧足垢,燂汤请洗,少事长,贱事贵,共帅时。
〈陈注〉燂温也,潘淅米汁也。靧洗面也,共帅时皆循是礼也。

子妇孝者敬者,父母舅姑之命,勿逆勿怠。
〈陈注〉子而孝,父母必爱之。妇而敬,舅姑必爱之。然犹恐其恃爱而于命,或有所违,故以勿逆勿怠为戒。

若饮食之,虽不耆,必尝而待,加之衣服,虽不欲,必服而待。
〈陈注〉尝而待服而待,皆谓俟尊者。察其不嗜不欲,而改命之,则或置之,或藏去乃敢如己意也。

加之事,人代之,己虽弗欲,姑与之而姑使之,而后复之。
〈陈注〉尊者,任之以事而己既为之矣。或念其劳又使他人代为己。意虽不以为劳,而不欲其代,然必顺尊者之意。而姑与之,若虑其为之,不如己意,姑教使之。及其果不能,而后己复为之也。
子妇有勤劳之事,虽甚爱之,姑纵之,而宁数休之。〈陈注〉谓虽甚爱此子妇,而不忍其劳,然必且纵使为之,而宁数数休息之,必使终竟其事,而后已不可以姑息为爱,而使之不事事也。

子妇未孝未敬,勿庸疾怨,姑教之,若不可教,而后怒之,不可怒,子放妇出,而不表礼焉。
〈陈注〉庸用也,怒之谴责之也。不可怒谓虽谴责之,而不改也,虽放逐其子,出弃其妇,而不表明其失礼之罪,示不终绝之也。

父母有过,下气怡色,柔声以谏,谏若不入,起敬起孝,说则复谏,不说,与其得罪于乡党州闾,宁孰谏,父母怒,不说,而挞之流血,不敢疾怨,起敬起孝,父母有婢子,若庶子庶孙,甚爱之,虽父母没,没身敬之不衰,子有二妾,父母爱一人焉。子爱一人焉。由衣服饮食,由执事,毋敢视,父母所爱,虽父母没不衰,子甚宜其妻父母不,说出,子不宜其妻,父母曰:是善事我,子行夫妇之礼焉。没身不衰,父母虽没,将为善,思贻父母令名,必果,将为不善,思贻父母羞辱,必不果。舅没则姑老,冢妇所祭祀宾客,每事必请于姑,介妇请于冢妇,
〈陈注〉老谓传家事于长妇也,然长妇犹不敢专行,故祭祀宾客之事,必禀问焉。

舅姑使冢妇,毋怠,不友无礼于介妇,舅姑若使介妇,毋敢敌耦于冢妇,不敢并行,不敢并命,不敢并坐,凡妇不命适私室,不敢退,妇将有事,大小必请于舅姑,子妇无私货,无私蓄,无私器,不敢私假,不敢私与。


曾子曰:孝子之养老也,乐其心,不违其志,乐其耳目,安其寝处,以其饮食忠养之,孝子之身终,终身也者,非终父母之身,终其身也,是故父母之所爱亦爱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至于犬马尽然,而况于人乎。
〈陈注〉乐其心喻父母于道也不违其志能养志也

《玉藻》

亲在,行礼于人称父,人或赐之,则称父拜之。
〈陈注〉方氏曰:不敢私交,不敢私受故也。

父命呼,唯而不诺,手执业则投之,食在口则吐之,走而不趋,亲老,出不易方,复不过时,亲癠,色容不盛,此
孝子之疏节也。
〈陈注〉易方则恐召己而莫知所在,过时则恐失期而贻亲之忧癠病也。疏节谓常行疏略之礼,而已非大节也。

父没而不能读父之书,手泽存焉尔,母没而杯圈不能饮焉。口泽之气存焉尔。
五十不散送,亲没不髦。
〈陈注〉丧礼启殡以后,要绖之麻散垂葬毕乃绞此言,五十始衰,不散麻以送葬也。髦象幼时剪发为鬌之形,父母在,则用之故,亲没则去此饰。

《丧服小记》

为父母长子稽颡,大夫吊之,虽缌必稽颡。
〈陈注〉服重者,先稽颡而后拜。宾服轻者,先拜宾而后稽,颡父母尊也。长子正体也。故从重大夫吊于士,是以尊临卑,虽是缌麻之丧,亦必稽颡而后拜。盖尊大夫不敢以轻待之也。

父母之丧偕,先葬者不虞祔,待后事,其葬服斩衰。
〈陈注〉父母之丧,偕即曾子问并有丧,言父母同时死也,葬先轻而后重,先葬葬母也。不虞祔不为母,设虞祭祔祭也。盖葬母之明日,即治父葬,葬父毕,虞祔然后为母虞祔。故云待后事祭,则先重而后轻也。其葬母亦服斩衰者,从重也。以父未葬,不敢变服也。

《祭义》

孝子之有深爱者,必有和气,有和气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孝子如执玉,如奉盈,洞洞属属然如弗胜,如将失之,严威俨恪,非所以事亲也,成人之道也。


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弗辱,其下能养,公明仪问于曾子曰:夫子可以为孝乎,曾子曰:是何言与,是何言与,君子之所谓孝者,先意承志,谕父母于道,参直养者也,安能为孝乎。


曾子曰:身也者,父母之遗体也,行父母之遗体,敢不敬乎,居处不庄,非孝也,事君不忠,非孝也,涖官不敬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战陈无勇,非孝也,五者不遂,灾及于亲,敢不敬乎,亨孰膻芗,尝而荐之,非孝也,养也,君子之所谓孝也者,国人称愿然曰:幸哉,有子如此,所谓孝也已,众之本,教曰孝,其行曰养,养可能也,敬为难,敬可能也,安为难,安可能也,卒为难,父母既没慎行其身,不遗父母恶名,可谓能终矣,仁者仁此者也,礼者履此者也,义者宜此者也,信者信此者也,强者强此者也,乐自顺此生,刑自反此作。
〈陈注〉愿犹羡也,然犹而也。其行曰:养行犹用也。


孝有三:小孝用力,中孝用劳,大孝不匮,思慈爱忘劳,可谓用力矣,尊仁安义,可谓用劳矣,博施备物,可谓不匮矣,父母爱之,喜而弗忘,父母恶之,惧而无怨,父母有过,谏而不逆,父母既没,必求仁者之粟以祀之,此之谓礼终。
乐正子春下堂而伤其足,数月不出,犹有忧色,门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数月不出,犹有忧色,何也,乐正子春曰:善如尔之问也,善如尔之问也,吾闻诸曾子,曾子闻诸夫子曰:天之所生,地之所养,无人为大,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可谓孝矣,不亏其体,不辱其身,可谓全矣,故君子顷步而弗敢忘孝也,今予忘孝之道,予是以有忧色也,壹举足而不敢忘父母,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壹举足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不径,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遗体行殆,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恶言不出于口,忿言不反于身,不辱其身,不羞其亲,可谓孝矣。
〈陈注〉无人为大,言无如人,最为大。

《坊记》

子云:善则称亲,过则称己,则民作孝,大誓曰:予克纣,非予武,惟朕文考无罪,纣克予,非朕文考有罪,惟予小子无良,子云,君子弛其亲之过,而敬其美,论语曰: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高宗云,三年其惟不言,言乃欢,子云,从命不忿,微谏不倦,劳而不怨,可谓孝矣,诗云,孝子不匮,子云,睦于父母之党,可谓孝矣,故君子因睦以合族,诗云,此令兄弟,绰绰有裕,不令兄弟,交相为瘉,子云,于父之执,可以乘其车,不可以衣其衣,君子以广孝也,子云,小人皆能养其亲,君子不敬何以辨,子云,父子不同位,以厚敬也,书云,厥辟不辟,忝厥祖,子云,父母在,不称老,言孝不言慈,闺门之内,戏而不叹,君子以此坊民,民犹薄于孝而厚于慈,子云,长民者,朝廷敬老则民作孝,子云,祭祀之有尸也,宗庙之有主也,示民有事也,修宗庙,敬祀事,教民追孝也,以此坊民,民犹忘其亲。


父母在不敢有其身,不敢私其财,示民有上下也。


父母在,馈献不及车马,示民不敢专也。

《表记》

今父之亲子也,亲贤而下无能,母之亲子也,贤则亲之,无能则怜之,母亲而不尊,父尊而不亲。

《丧服四制》

资于事父以事母,而爱同,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国无二君,家无二尊,以一治之也,故父在为母齐衰期者,见无二尊也。
始死,三日不怠,三月不解,期悲哀,三年忧,恩之杀也,圣人因杀以制节,此丧之所以三年,贤者不得过,不肖者不得不及,此丧之中庸也,王者之所常行也,书曰:高宗谅闇,三年不言,善之也。
父母之丧,衰冠,绳缨,菅屦,三日而食粥,三月而沐,期十三月而练冠,三年而祥,比终兹三节者,仁者可以观其爱焉。知者可以观其理焉。彊者可以观其志焉。礼以治之,义以正之,孝子,弟弟,贞妇,皆可得而察焉。
《孝经》《开宗明义章第一》
仲尼居,曾子侍。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汝知之乎。曾子避席曰:参不敏,何足以知之。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复坐。吾语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大雅云:无念尔祖,聿修厥德。
《天子章第二》
子曰:爱亲者,不敢恶于人;敬亲者,不敢慢于人。爱敬尽于事亲,而德教加于百姓,刑于四海,盖天子之孝也。甫刑云:一人有庆,兆民赖之。
《诸侯章第三》
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富贵不离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民人,盖诸侯之孝也。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卿大夫章第四》
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是故,非法不言,非道不行,口无择言,身无择行,言满天下,无口过;行满天下,无怨恶,三者备矣。然后能守其宗庙,盖卿大夫之孝也。诗云:夙夜匪懈,以事一人。
《士章第五》
资于事父以事母而爱同,资于事父以事君而敬同,故母取其爱,而君取其敬,兼之者父也。故以孝事君则忠,以敬事长则顺,忠顺不失,以事其上,然后能保其禄位。而守其祭祀,盖士之孝也。诗云:夙兴夜寐,无忝尔所生。
《庶人章第六》
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父母,此庶人之孝也。故自天子至于庶人,孝无终始,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
《三才章第七》
曾子曰:甚哉,孝之大也。子曰: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经而民是则之,则天之明,因地之利,以顺天下。是以其教不肃而成,其政不严而治,先王见教之可以化民也。是故先之以博爱,而民莫遗其亲;陈之以德义,而民兴行;先之以敬让,而民不争;导之以礼乐,而民和睦;示之以好恶,而民知禁。诗云:赫赫师尹,民具尔瞻。
《孝治章第八》
子曰:昔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不敢遗小国之臣,而况于公侯伯子男乎。故得万国之欢心,以事其先王。治国者,不敢侮于鳏寡,而况于士民乎。故得百姓之欢心,以事其先君。治家者,不敢失于臣妾,而况于妻子乎。故得人之欢心,以事其亲。夫然,故生则亲安之,祭则鬼享之。是以天下和平,灾害不生,祸乱不作。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如此。诗云:有觉德行,四国顺之。
《圣治章第九》
曾子曰:敢问圣人之德无以加于孝乎。子曰:天地之性,人为贵。人之行,莫大于孝,孝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配天,则周公其人也。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是以四海之内,各以其职来祭。夫圣人之德,又何以加于孝乎。故亲生之膝下,以养父母日严,圣人因严以教敬,因亲以教爱,圣人之教不肃而成,其政不严而治,其所因者本也。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义也。父母生之,续莫大焉。君亲临之,厚莫重焉。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以顺则逆,民无则焉。不在于善,而皆在于凶德。虽得之,君子不贵也。君子则不然。言思可道,行思可乐,德义可尊,作事可法,容止可观,进退可度,以临其民。是以其民畏而爱之,则而象之,故能成其德教,而行其政令。诗云:淑人君子,其仪不忒。
《纪孝行章第十》
子曰:孝子之事亲也。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五者备矣。然后能事亲。事亲者,居上不骄,为下不乱,在丑不争。居上而骄则亡,为下而乱则刑,在丑而争则兵。三者不除,虽日用三牲之养,犹为不孝也。
《五刑章第十一》
子曰: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要君者无上,非圣人者无法,非孝者无亲。此大乱之道也。
《广要道章第十二》
子曰:教民亲爱,莫善于孝;教民礼顺,莫善于悌;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礼者,敬而已矣。故敬其父,则子悦;敬其兄,则弟悦;敬其君,则臣悦;敬一人,而千万人悦。所敬者寡,而悦者众。此之谓要道也。
《广至德章第十三》
子曰:君子之教以孝也。非家至而日见之也。教以孝,所以敬天下之为人父者也。教以悌,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兄者也。教以臣,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君者也。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父母。非至德,其孰能顺民如此其大者乎。
《广扬名章第十四》
子曰: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悌,故顺可移于长;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是以行成于内,而名立于后世矣。
《谏诤章第十五》
曾子曰:若夫慈爱恭敬,安亲扬名,则闻命矣。敢问子从父之令,可谓孝乎。子曰:是何言与,是何言与。昔者天子有争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诸侯有争臣五人,虽无道,不失其国。大夫有争臣三人,虽无道,不失其家。士有争友,则身不离于令名。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臣不可以不争于君。故当不义,则争之,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
《感应章第十六》
子曰:昔者明王,事父孝,故事天明;事母孝,故事地察;长幼顺,故上下治。天地明察,神明彰矣。故虽天子必有尊也。言有父也。必有先也。言有兄也。宗庙致敬,不忘亲也。脩身慎行,恐辱先也。宗庙致敬,鬼神著矣。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诗云: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
《事君章第十七》
子曰:君子之事上也。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将顺其美,匡救其恶,故上下能相亲也。诗云: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丧亲章第十八》
子曰:孝子之丧亲也。哭不偯,礼无容,言不文,服美不安,闻乐不乐,食旨不甘,此哀戚之情也。三日而食,教民无以死伤生,毁不灭性,此圣人之政也。丧不过三年,示民有终也。为之棺椁衣衾而举之,陈其簠簋而哀戚之,擗踊哭泣,哀以送之,卜其宅兆,而安措之。为之宗庙,以鬼享之。春秋祭祀,以时思之。生事爱敬,死事哀戚。生民之本尽矣。死生之义备矣。孝子之事亲终矣。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父母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