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巡检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六百六十四卷目录

 巡检部汇考
  汉〈总一则〉
  辽〈总一则〉
  宋〈总一则〉
  金〈总一则 世宗大定一则 章宗明昌一则〉
  元〈世祖至元四则 成宗大德一则 仁宗延祐三则 顺帝元统一则 至元二则〉
  明〈总一则 太祖洪武三则 成祖永乐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皇清〈顺治二则 康熙二则〉
 巡检部名臣列传
  宋
  王师道      王辉
  明
  李保       曾仍
  王刚甫
 巡检部艺文一
  书沿淮巡检厅壁     宋傅尧俞
 巡检部艺文二〈诗〉
  答林巡检惠诗      宋宋伯仁
  送叶仲舆巡检       元黄溍
  送杨田甫巡检之官潮阳    陈旅
  送海丰刘巡检        前人
  送人彭湖巡检        屠性
  过枫亭驿和周草庭巡检韵就寄
               刘仁本
  书西坑杨子威巡检官舍    舒頔
  送黄仲逊之安平镇巡检   明王绂
  寄贾文彬巡检        镏炳
 巡检部纪事
 巡检部杂录
 驿丞部汇考
  后汉〈安帝一则〉
  宋〈文帝元嘉一则〉
  北齐〈总一则〉
  元〈总一则 世祖至元三则 成宗大德二则〉
  明〈太祖洪武二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三则 景帝景泰一则〉
皇清〈康熙二则〉
 驿丞部艺文一
  馆驿使壁记       唐柳宗元
 驿丞部艺文二〈诗〉
  赠馆驿刘巡官       唐赵嘏
  寄余驿丞         明张宁
  马道驿丞歌        张佳引
 驿丞部纪事
 驿丞部杂录

官常典第六百六十四卷

巡检部汇考

汉承秦制,县有游徼,徼循禁盗贼。
《汉书·百官表》云云。

辽制,置西南西北诸路巡检司。
《续文献通考》:辽北面控制西夏者,有西南路巡察司。西南面巡检司。控制西北诸国者,有西北路巡检司。南面边防,有巡检使司。

宋设巡检司,掌甲兵、巡逻、擒捕盗贼事。
《宋史·职官志》:巡检司有沿边溪洞都巡检,或蕃汉都巡检,或数州数县管界、或一州一县巡检,掌训治甲兵、巡逻州邑、擒捕盗贼事;又有刀鱼船战棹巡检,江、河、淮、海置捉贼巡检,及巡马递铺、巡河、巡捉私茶盐等,各视其名以修举职业,皆掌巡逻几察之事。中兴以后,分置都巡检使、都巡检、巡检、州县巡检,掌土军、禁军招填教习之政令,以巡防捍禦盗贼。凡沿江沿海招集水军,控扼要害及地分阔远处,皆置巡检一员,往来接连合相应援处,则置都巡检以总之,皆以材武大小使臣充。各随所在,听州县守令节制,本砦事并申取州县指挥。若海南琼管及归、峡、荆门等处跨连数郡,控制溪峒,又置水陆都巡检使或三州都巡检使以增重之。

金制置诸巡检。按《金史·百官志》:诸巡检。中都东北都巡检使一员,正七品。通州置司,分管大兴、漷阴、昌平、通、顺、盈州界盗贼事。
〈注〉司吏一人,掌行署文书。马军十五人,于武卫马军内选少壮熟闲弓马人充。

西南都巡检一员,正七品。良乡县置司,分管良乡、宛平、安次、永清县并涿、易州界盗贼事。诸州都巡检使各一员,正七品。副都巡检使各一员,正八品。
〈注〉司吏各一人。右宿、泗、唐、邓、蔡、亳、陈、棣、德、华、河、陇、泰等州并西北路依此置,馀不加使字。

散巡检,正九品。内泗州以管勾排岸兼之。皆设副巡检一员,为之佐。
〈注〉地险要处置司。唐、邓、宿、泗、颍、寿、蔡等州及缘边二十五处置。
世宗大定二十二年,令广宁府大斧山置巡检。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按《百官志注》云云。
章宗明昌五年七月,升蔡州刘辉村置巡检。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按《百官志注》云云。

世祖至元三年,令江北州县置巡检司。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百官志》:至元三年,合并江北州县。置巡检司,秩九品,巡检一员。
至元二十一年令置。西北、南关厢巡检司。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百官志》:东关厢巡检司,秩从九品,巡检三员,司吏一人,掌巡捕盗贼奸宄之事。至元二十一年置。西北、南关厢两巡检司,设置并同上。
至元二十七年,令置巡检于宿迁之北。护送会通河上供之物。
《元史·世祖本纪》:二十七年九月丁卯,置四巡检司于宿迁之北。以所罢陆运夫为兵,护送会通河上供之物,禁发民挽舟。
至元二十九年,令置香河等处巡检司,巡检一人。按《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续文献通考》:尚供总管府所辖香河等处,巡检司巡检一人。至元二十九年置。
成宗大德十年春正月丁卯,升巡检为九品。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仁宗延祐四年十二月己酉,令芦沟桥、泽畔店、琉璃河并置巡检司。按《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延祐五年秋七月丙寅,令丰州石泉店置巡检司。按《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延祐六年六月戊子,令以庄浪巡检司为庄浪县,移巡检司于北卜渡。
《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顺帝元统二年冬十月丁卯,创立武安县。移石山寨巡检司于清水寨,立霍丘县淮阴乡临水山巡检司。按《元史·顺帝本纪》云云。至元二年春正月己丑,立穆陵关巡检司。
《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至元三年六月壬辰,立高密县潍川乡景芝社巡检司。
《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明制,外府州县关津要害处所,各设巡检一员。按《续文献通考》:明在内不设,在外府州县地方关津要害处所,各设巡检司巡检一员,俱从九品。率领徭编弓兵,或二十人,或三十人,专主巡缉盘诘诸务。
太祖洪武 年,定巡检考满升降之制。
《明会典》:凡巡检考满,洪武初,定无私过者,升正九品。犯私笞者,本等用。杖罪,降杂职。
洪武六年,定诸府设所属衙门有巡检司巡检一人。按《续文献通考》云云。
洪武二十五年,定巡检考满,以捕获多寡,为升降之制。
《明会典》:洪武二十五年,奏定巡检考满,捕获军囚盗贼等项,二百名之上,无私杖者,升一级。有私杖,对品用。一百名之上,无私杖者,对品用。有私杖,降杂职。三十名之上,无私杖者,降杂职。有私杖者,降边远杂职。不满三十名者,发边远充军。若有强贼,及逃军聚众劫掠,能擒获,以除民害者,二十名之上,无私杖者,升一级。有私杖者,对品用。一十名之上,无私杖者,对品用。有私杖者,降杂职。九名之下,无私杖者,降杂职。有私杖者,降边远杂职。若擒强贼逃军六十名之上,或止二十名,而又能获军囚二百名之上,及擒伪造宝钞及伪印者,具奏升用。
成祖永乐元年,令巡检考满,应升,自陈仍旧职者,听。按《明会典》:永乐元年,令巡检考满,应升,自陈不堪别用,乞仍旧职者,听。
英宗正统六年,令土官巡检,九年通考,赴部黜陟。
《明会典》:正统六年,奏准土官巡检,三年、六年,攒造牌册,赴本布政司,给由复职。九年通考,赴部黜陟。
宪宗成化 年,定巡检考满升降之例。
《明会典》:成化间,定巡检考满,例获强盗三名至九名,军囚不及一百名者,无过,降杂职。有过,降边远杂职。强盗十名之上,军囚百名之上者,无过,对品用。有笞杖过,降杂职。徒罪,降边远杂职。军囚二百名之上,强盗二十名之上,有招或不及二十名,或无强盗,无过,升一级。有笞杖过,对品用。徒罪,降杂职。若获成群强盗二十名之上,或六十名之上,又有招由军囚二百名之上,有事由或不及无过,升一级。有笞杖过,对品用。徒罪,降杂职。若获伪印一颗,或二颗,有覆造招由,军囚不论有无,无过,升一级。有笞杖过,对品用。徒罪,降杂职。
孝宗弘治二年,令巡检三年考满,府州县正官查勘结送之例。
《明会典》:弘治二年,题准巡检三年考满,以新官更替日扣算例限,府州县掌印正官,将任内捉获军囚等项,从实查勘,具结起送。其沿海巡检,亦要画图贴说,以凭查考。若起送无府县巡司保结,军囚公文止开起数,不开花名,或止开花名,无籍贯,并所犯事由,强窃盗抄招,无县印钤缝,伪印不开是何衙门印信,及令犯人当官覆造相同,丁忧起复,无本司关文,及洗改更替月日,强窃盗军囚总数者,送问。
神宗万历十年,令各处卫所巡检司官,系关两处隔越者,该管上司注考。
《明会典》云云。

皇清

顺治元年
《大清会典》:顺治元年,设顺天府所属衙门芦沟桥巡
检司巡检一员,王平口巡检司巡检一员,石港口巡检司巡检一员,齐家庄巡检司巡检一员。〈俱属宛平县〉
顺治十四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四年,设盛京奉天府所属衙门巨
流河巡检司巡检一员。
康熙七年
《大清会典》:康熙七年,设在外直省各府州县所属衙
门巡检司巡检一员,各盐运、提举二司所属衙门各场巡检。〈止两淮二员〉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国初,各官品级,满汉间有不同。康熙九年,
改归画一。从九品:巡检司巡检,土司副巡检。

巡检部名臣列传

王师道

《宋史本传》:师道,字居中,兖州人。为人沈勇。任吉州栗传砦巡检。绍兴中,与盗战于吴村,每射辄毙,追击数里,遇贼有伏于民居者,挺身力战,遂死。立庙其地。部使者以闻,官其二子。

王辉

《宋史·王师道传》:王辉者,青州人。亦尝为栗传砦巡检。靖康初,诏起义兵,辉应募,立奇功,官至正使,寓吉州。淳熙二年,茶寇犯邑,郡以辉骁勇,檄之使行。至胜乡,地险,辉勇于进,士卒不继,为贼所得,以刃加颈欲全之,辉含血大骂,遂死。帅司以闻,赠忠州刺史,与恩泽二人,立庙。

李保

《明外史·何聪传》:保,云南南安州琅井巡检也。其乡老言:本州俱罗舞、和泥、乌蛮杂种,顽犷难驯,向无土官约束,多致流移,徭赋莫办自保署州事赋政公勤民胥向化,流移复归,如擢任本州土官。实慰民望吏部言:此州向无土官,难从其请。帝曰卿守旧固善但古人为治在顺民情,可从所奏。遂用为南安判官。

曾仍

《掾曹名臣录》:仍,字弘宗,号讷庵,曾氏故莆大姓,世居望江里,沂山东津之鄫滨。六岁失怙,髫髦知孝。比长,礼度循习,辞辟唯诺,无子弟之过。举进士,弥勤,术者曰:非以利子也,曷他图之。遂应辟为藩臬从事。矢心在公,持法惟谨。大方伯廉访以下,咸器爱之。成化戊子,拜浙之小鹿巡检。属岁,饥民多亡匿为盗。仍安辑劳来,伺其长而尤者,还致之,发摘如神。盗用遁去,境赖以不扰。越三岁,忽悒悒不乐,曰:吾少有大志,谓功名可裂契取,竟为术者所误,斑白是官,红腐五斗,吾何屑焉。遂致政而归。问田园,就松菊,月夕花,朝则炙海鲜,温家酿,葛巾野服,与一二耆旧,徜徉于名山胜水间。若忘其身之既老者。乡闾高之。

王刚甫

《宁波府志》:刚甫,象山人。倜傥负气节,读书,略通大义。摄东门巡检。七年,兰秀山贼反,袭县,掳令丞入海。刚甫与友蒋公直谋曰:狂寇掳我令丞,据我县治,罪宜诛死。事闻于朝,大兵必来,邑民尽受屠矣。盍先格杀之。乃募众掩击杀其渠魁,释其胁从者若干人。初,天兵闻乱,将屠邑,遣军二万,已发钱塘。而贼先授首,邑免于兵。邑人泣曰:微王君,吾邑数万人皆为鬼矣。

巡检部艺文一

《书沿淮巡检厅壁》宋·傅尧俞

巡检职捕盗,职举则盗去。如失其职,兵皆盗也。何则,上既不戢,下从而纵,恃赖势力,侵渔良民,非盗而何。噫,鼠窃狗偷者,逐可去捕,可擒系缧囚戮,其势易制。至于士兵,一得纵放,则欺扰公行,使民口胶舌结,噤不敢出声,是诚盗之巨者。新息腋淮面山,地虽褊隘,实为咽喉。故置巡检,提健兵百人,以遏狂寇。官事修举,民倚之得安存。一非其人,下罹苦害,以区区之邑,若先用百盗,纵乎其间,傍与他盗者,并力贼之,则虽欲背死趋生,路亦无繇也。曹君德华,受命职捕盗。既至,颇革前弊,约身廉,驭兵严,士不敢犯,民则向。所谓百盗者,固以息矣。于是封域宁静,帖焉亡惊。居日多暇,颇图燕安。先是视事厅风颓雨剥,殆不可居。德华丑之,命工新其栋宇。虽有取于民,半出私奉,规模宏伟,数倍平昔,可以视壮大,若益坚其廉,益厉其严,虽亡是厅不害,居是厅不愧。苟易其廉,㢮其严,则是厅广豁邃深,轩危瑰琦,更盛于今日,亦奚以为哉。徒增过重不德尔。后人至者,其廉与严,思有以上曹君,可也。若曰:某屋未丰于是厅,某屋未华于是听,思以土木之功加之,则可乎,不可也。吾惧来者不知,而务侈以残吾民。志壁以示之。

巡检部艺文二〈诗〉

《答林巡检惠诗》宋·伯仁
客久情怀恶,逢人懒说诗。不堪秋到后,将近雁来时。攲枕皆归梦,同心只旧知。渊明篱下菊,谁伴傲霜枝。

《送叶仲舆巡检》元·黄溍

重著儒冠望帝乡,翩然一舸犯晨霜。秋来鬓发依然黑,日射河流彻底黄。此去乘槎须有路,可容执戟更为郎。丝纶阁下多知己,握手应分满袖香。

《送杨田甫巡检之官潮阳》陈旅

与君相识三十载,邂逅都门白发生。南海珠明飞别鹤,上林花暖啭新莺。蜑丁浦口迎官舰,瘴母云头避使旌。自是升平游宦乐,不教泷吏恼吟情。

《送海丰刘巡检》前人

随牒游丹徼,春风协气舒。蜑丁鸣鼓吹,鱼吏掌文书。浦屿烟霞远,村墟瘴疠除。石华肥可食,无用脍蜛蝫。

《送人彭湖巡检》屠性

三十六岛绕彭湖,见说泉南天下无。花时小队旌旗出,处处春风啼鹧鸪。

《过枫亭驿和周草庭巡检韵就寄》刘仁本


馈粮千里又南征,笑犯弓刀拥将星。汗血沙尘前后骑,檄书烽火短长亭。天连闽海团团白,山绕彭湖点点青。遥想环峰三十六,将军晏坐对沧溟。

《书西坑杨子威巡检官舍》舒頔

诘曲山蹊穿复斜,溪流浅碧漾寒沙。山村乱后萧条甚,隐约疏林一两家。

《送黄仲逊之安平镇巡检》明·王绂

闻说安平镇,荆湖当要关。潇湘环二水,衡霍拱千山。地僻居民少,时清逻卒閒。遥知到官后,多在醉吟间。

《寄贾文彬巡检》镏炳

故人为别动经春,野渡维舟送夕曛。银烛照窗秋听雨,角弓悬壁晚看云。山城旗影中流见,草阁书声隔岸闻。江汉茫茫多旧识,犹能俎豆说将军。

巡检部纪事

《宋史·神宗本纪》:熙宁三年十二月庚午,夏人寇镇戎军三川砦,巡检赵普伏兵邀击,败之。
《尹玉传》:玉以捕盗功为赣州三砦巡检。秩满城居,从文天祥勤王。
《何灌传》:灌为府州、大山军巡检。盗苏延福狡悍,为二边患,灌亲枭其首。贾胡疃有泉,辽人常越境而汲,灌亲申画界堠,遏其来,忿而举兵犯我。灌迎高射之,发辄中,或著崖石皆没镞,敌惊以为神,逡巡敛去。后三十年,契丹萧大师与灌会,道曩事,数何巡检神射,灌曰:即灌是也。萧矍然起拜。

巡检部杂录

《日知录》:巡检,即古之游徼也。洪武中,尤重之,而特赐之敕。又定为考课之法。及江夏侯周德兴巡视福建,增置巡检司四十有五。自弘治以来,多行裁革,所存不及曩时之半。巡检裁则总督添矣。何者,巡检遏之于未萌,总督治之于已乱。

驿丞部汇考

后汉

安帝 年,置县五部督邮,曹掾一人。
《后汉书·安帝本纪》不载。按《百官志》:安帝以羌犯法,三辅有陵园之守,复置都尉诸,曹掾史。本注曰:诸曹略如公府,其监属县,有五部督邮,曹掾一人。
〈注〉《汉官》曰:河南尹诸县有四部督邮,吏部掾二十六人。

文帝元嘉四年,复置部县有都邮、门亭长。
《宋书·太祖本纪》不载。按《百官志》云云。

北齐

北齐制清都郡置督邮、曹掾。
《隋书·百官志》云云。

元制驿传各有主者,以典其事。
《续文献通考》:元驿传之制,有府寺,〈通政院兵部脱脱禾孙站官〉有符节,〈图碑圣旨札子〉有次舍,有供顿。〈马车牛驴狗轿〉驿传之在汉地者,兵部领之。在北地者,莅以通政院。郡邑之都会,道路之冲要,则设脱脱禾孙之官,以检使客防奸非。驿各有主者,以典其事。
世祖至元二十年秋七月丙寅,开云南驿路。分亦奚不薛地为三,设官抚治之。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七年十一月癸亥,罢大都东西二驿脱脱禾孙,以通政院总之。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三十年春正月辛巳,置辽阳路庆云至合里宾二十八驿,驿给牛三十头、车七辆。九月戊午,敕各路达鲁花赤、总管董驿事。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成宗大德六年十一月己未,诏诸驿使辄枉道者罪之。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大德十一年十二月丁巳,诏大都、上都二驿,设敕授官二员,馀驿一员。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太祖洪武元年,设水马站及递运所,后改站为驿。驿设驿丞一员,所设大使一员,俱未入流。
《续文献通考》云云。
洪武六年,定诸府设所属衙门,水马驿驿丞一人。按《续文献通考》云云。
宣宗宣德四年,令贵州所属驿丞,照云南事例考覈。按《明会典》:凡驿递闸坝官,旧制,俱三年赴部给由。惟云南驿丞,各以三年一次赴布政司考覈。九年通考,
然后赴部。宣德四年,奏准贵州所属驿丞,照云南事例考覈。
英宗正统元年,令各处水马驿丞、递运所大使,九年将满,吏部预选官交代。
《明会典》:正统元年,奏准各处水马驿丞及递运所大使,九年将满,吏部预选官,交代住俸管事,新官至日,方许给由。
正统三年,令驿递官,各听所辖考察类进,仍候九年赴部通考。
《明会典》:正统三年,奏准驿递官,直隶府州县所辖,三年赴部。其有布政司所辖,三年赴布政司,并按察司考察,称职,平常,复职。仍将牌册年终类进。九年赴部通考。
正统五年,令南北直隶驿递官,赴巡按考覈。仍候九年,赴部通考。
《明会典》:正统五年,奏准南北直隶驿递官,三年赴巡按御史考覈。定与称职不称职考语,连牌册发有司收,候年终类缴。九年赴部通考。
景帝景泰元年,令南北直隶驿递官,各赴本部,考满升用。
《明会典》:景泰元年,奏准南北直隶驿递官,三年、六年考满,南直隶者赴南京吏部,北直隶者赴吏部。又凡驿丞九年考满,册内事迹,不开报应付过使客备细花名起数者,送问。又凡驿递等官,无过,升一级。有过,本等用。

皇清

康熙七年
《大清会典》:康熙七年,定在外直省各承宣布政使司
所属衙门,陕西凉庄道所属各驿驿丞十八员,各提刑按察使司所属衙门,西宁道所属各驿驿丞六员,宁夏道所属各驿驿丞三员,各府州县水马驿驿丞一员。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国初,各官品级,满汉间有不同。康熙九年,
改归画一。未入流:驿丞。

驿丞部艺文一

《馆驿使壁记》唐·柳宗元

凡万国之会,四夷之来,天下之道涂,毕出于邦畿之内奉,贡输赋修职于王都者,入于近关,则皆重足错毂,以听有司之命,徵令赐予布政于下国者,出于甸服而后按行成列,以就诸侯之馆,故馆驿之制,于千里之内尤重。自万年至于渭南,其驿六,其蔽曰华州,其关曰潼关。自华而北,界于栎阳,其驿六,其蔽曰同州,其关曰蒲津。自灞而南,至于蓝田,其驿六,其蔽曰商州,其关曰武关。自长安至于盩厔,其驿十有一,其蔽曰洋州,其关曰华阳。自武功而西,至于好畤,其驿三,其蔽曰凤翔府,其关曰陇关。自渭而北,至于华原,其驿九,其蔽曰坊州。自咸阳而西,至于奉天,其驿六,其蔽曰邠州。由四海之内,总而合之,以至于关,由关之内束而会之,以至于王都。华人夷人往复而授馆者,旁午而至,传吏奉符而阅其数,县吏执牍而书其物,告至告去之役,不绝于道。寓望迎劳之礼,无旷于日。而春秋朝陵之邑,皆有传馆,其饫饩饔馈,咸出于丰给。缮完筑役,必归于整顿。列其田租,布其货利,权其入而用其息,于是有出纳奇赢之羡,勾会考校之政。大历十四年,始命御史为之,使俾考其成,以质于尚书。季月之晦,必合其簿书,以视其等列,而校其信宿,必称其制。有不当者,反之于官,尸其事者,有劳焉。则复于天子,而优升之。劳大者,增其官。次者,降其调之数。又其次,犹异其考绩,官有不职,则以告而罪之。故月受俸二万,于太府史五人,承符者二人,皆有食焉。先是假废官之印而用之。贞元十九年,南阳韩太告于上,始铸使印,而正其名。然其嗣当斯职,未尝有记之者。追而求之,盖数岁而往,则有之矣。今余为之记,遂以韩氏为首。且曰修其职故首之也。

驿丞部艺文二〈诗〉

《赠馆驿刘巡官》唐·赵嘏

云别青山马踏尘,负才难觅作闲人。莫言馆驿无公事,诗酒能消一半春。

《寄余驿丞》明·张宁

南薰亭馆晚相延,屈指星霜又十年。不是重来浑忘却,黄昏舟过驿门前。

《马道驿丞歌》张佳引

马道驿臣八十五,身寄西秦家东鲁。耳聋齿脱鬓如霜,出入逢迎状伛偻。路接青桥与武关,栈道崎岖无与伍。不卑小官有展禽,不薄乘田有尼父。尔心岂是学圣贤,蜗角蝇头良自苦。余也东朝师保臣,刚生六十负君亲。抗章十数不得请,今始给驿归梁岷。宦情见尔如胶漆,方信余为勇退人。

驿丞部纪事

《汉书·魏相传》:相,为茂陵令。御史大夫桑弘羊客诈称御史止传,丞不以时谒,客怒缚丞。相疑其有奸,收捕,案致其罪,论弃客市,茂陵大治。
《黄霸传》:霸,为颍川太守,使邮亭乡官皆畜鸡豚,以赡鳏寡贫穷者。
《后汉书·赵孝传》:孝,父普,王莽时为田禾将军,任孝为郎。每告归,常白衣步担。尝从长安还,欲止邮亭。亭长先时闻孝当过,以有长者客,扫洒待之。孝既至,不自名,长不肯内,因问曰:闻田禾将军子当从长安来,何时至乎。孝曰:寻到矣。于是遂去。
《刘宠传》:宠,历宰二郡,累登卿相,而清约省素,家无贷积。尝出京师,欲息亭舍,亭吏止之,曰:整顿洒扫,以待刘公,不可得也。宠无言而去,时人称其长者。
《玉泉子》:裴均仆射之镇襄州也,郑滑,馆驿巡官,裴弘泰光聘至驿,值彼大宴客,司漏名及设定令人,召屈遂奔,至均,大不悦,因责之曰:君何后来。大涉不敬,时酒已数筹。弘泰曰:都不见客司报宴,非敢怠慢。然叔父检罪,请尽饮。在坐器物,仍欲乞饮,尽赐弘泰上件器物,可否。合坐皆壮之。均亦许弘泰。弘泰遂次第揭银器饮之,饮讫,即寘怀中。须臾盈怀,盘中馀一银醢,受一斗已上,其酒亦满。弘泰捧之而饮。均亦令吏去醢覆中,饮讫,踏其醢,抱之而出,请壮马归驿。均以弘泰饮酒必过量,所伤,忧之。使吏问:饮后所宜。使者方见弘泰戴纱帽于厅上,秤器物,正重二百馀两。均不觉大笑。回车赠赏甚厚。
《唐书·裴潾传》:元和初,两河用兵,宪宗任宦人为馆驿使,检稽出纳。有曹进玉者,尤恃恩倨甚,使者过,至加捽辱,宰相李吉甫奏罢之。会伐蔡,复以中人领使。潾谏曰:凡驿,有官专尸之,畿内以京兆尹,道有观察使、刺史相监临,台又御史为之使,以察过阙。犹有不职,则宜明科条督责之,谁不惕惧。若复以宫闱臣领之,则内人而及外事,职分乱矣。夫事不善,诫于初;体有非,不必大。方开太平,澄本正末,宜塞侵官之原、出位之渐。帝虽不用,而嘉其忠。
《柳公绰传》:公绰,长庆元年,复为京兆尹。时幽、镇用兵,补置诸将,使驿系道。公绰奏曰:比馆递匮乏,驿置多阙。敕使衣绯紫者,所乘至三四十骑;黄绿者,不下十数。吏不得视券,随口辄供。驿马尽,乃掠夺民马。怨嗟惊扰,行李殆绝。请著定限,以息其弊。有诏中书条检定数,由是吏得纾罪。
《墨客挥犀》:旧制,三班奉职月俸钱七百,驿券肉半斤。大中祥符中,有人为题诗所在驿舍门曰:三班奉职实堪悲,卑贱孤寒即可知。七百料钱何日富,半斤羊肉几时肥。朝廷闻之,曰:如此何以责廉隅。遂议增月俸。
《金台集》:刘蕡,昌平人。历辽金,无能发潜德者。天历间,昌平驿官宫祺,始奏建刘谏议院。

驿丞部杂录

《墨客挥犀》:岭南僻远之地,有驿,名翠岚。往来宿者,多饲马于堂上。驿吏谏谕,不听。乃题小诗于壁,以讥之,曰:犬马本非堂上物,莫言驿舍暂经过。大都人畜须分别,不禁莺声可奈何。莺声之喻,盖昔人曾有为驴吃牡丹赋云:展侣铁之双蹄,惊回蝶梦。耸如船之两耳,不听莺声。驿吏之意,出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