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仪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仪卫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四百二十三卷目录

 仪卫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汉〈总一则〉
  后汉〈总一则〉
  晋〈总一则〉
  宋〈总一则〉
  南齐〈总一则〉
  梁〈总一则 武帝天监一则〉
  陈〈总一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总一则 炀帝大业一则〉
  唐〈总一则〉
  辽〈总一则〉
  宋〈总一则〉
  元〈总一则〉

官常典第四百二十三卷

仪卫部汇考一

周制春官巾车掌公车之政令,而典路、车仆司常分其职,以佐之。
《周礼》:春官宗伯,礼官之属,巾车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工百人,胥五人,徒五十人,巾车掌公车之政令,辨其用与其旗物,而等叙之,以治其出入。
〈注〉公犹官也。用谓祀宾之属。旗物,太常以下等叙之,以封同姓异姓之次序。

王之五路,一曰玉路,钖樊缨,十有再就,建大常,十有二斿,以祀,金路,钩,樊缨九就,建大旂以宾,同姓以封,象路,朱,樊缨七就,建大赤以朝,异姓以封,革路,龙勒,条缨五就,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卫,木路,前樊鹄缨,建大麾,以田,以封蕃国,王后之五路,重翟,钖面朱总,厌翟,勒面缋总,安车,彫面鹥总,皆有容盖,翟车,贝面组总,有握,辇车,组挽,有翣羽盖。


服车五乘,孤乘夏篆,卿乘夏缦,大夫乘墨车,士乘栈车,庶人乘役车。
〈注〉服车服事者之车。

凡良车,散车,不在等者,其用无常。
〈注〉给游燕及恩惠之赐,不在等者,作之有功有沽。


凡车之出入,岁终则会之。
〈注〉计其完败多少。

凡赐阙之。
〈注〉完败不计。

毁折,入赍于职弊。
〈注〉计所伤败,入其直。杜子春云:赍读为资,资谓财也。乘官车毁折者,入财,以偿缮治之直。


岁时更续,共其弊车。
〈注〉故书更续为受读。杜子春云:受当为更读当为续,更续,更受新共其弊车巾车,既更续之,取其弊车,共于车人材,或有中用之。

大祭祀,鸣铃,以应鸡人。
〈注〉鸡人,主呼旦鸣铃,以和之声。且警众必使鸣铃者,车有和鸾相应和之象。

典路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典路掌王及后之五路,辨其名物,与其用说。
〈注〉用谓将有朝祀之事,而驾之。郑司农云:说谓舍车也。

若有大祭祀,则出路,赞驾说。
〈注〉出路,王当乘之。赞驾说赞仆与趣马也。


大宾客亦如之。
〈注〉亦出路当乘之。

凡会同军旅,吊于四方,以路从。
〈注〉王出于事无常,王乘一路,典路以其馀路从行,亦以华国。

车仆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车仆掌戎路之萃,广车之萃,阙车之萃,苹车之萃,轻车之萃。
〈注〉萃犹副也。此五者,皆兵车,所谓五戎也。戎路,王在军所乘也。广车,横陈之车也。阙车,所用补阙之车也。苹犹屏也,所用对敌,自隐蔽之车也。轻车,所用驰敌致师之车也。

凡师,共革车,各以其萃。
〈注〉五戎者,共其一,以为王优尊者所乘也。而萃各从其元焉。

会同亦如之。
〈注〉巡守及兵车之会,则王乘戎路。乘车之会,王虽乘金路,犹共以从,不失备也。


大射,共三乏。
〈注〉郑司农云:乏读为匮乏之乏。

司常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司常掌九旗之物名,各有属以待国事,日月为常,交龙为旂,通帛为旃,杂帛为物,熊虎为旗,鸟隼为旟,龟蛇为旐,全羽为𣄚,析羽为旌。
〈注〉物名者,所画,异物则异名也。属谓徽识也,通帛谓大赤,从周正色,无饰杂帛者,以帛素饰,其侧白。殷之正色,全羽,析羽,皆五采系之于𣄚旌之上,所谓注旄于干首也。凡九旗之帛,皆用绛。

及国之大阅,赞司马颁旗物,王建大常,诸侯建旂,孤卿建旃,大夫士建物,师都建旗,州里建旟,县鄙建旐,道车载𣄚,斿车载旌。
〈注〉仲冬,教大阅,司马主其礼,自王以下治民者,旗画成物之象。王画日月,象天明也。诸侯画交龙,一象其升朝,一象其下复也。孤卿不画,言奉王之政教而已。大夫士杂帛,言以先王正道佐职也。师都六乡六遂大夫也,谓之师都,都民所聚也。画熊虎者,乡遂出军赋,象其守猛莫敢犯也。州里县鄙乡遂之官,互约言之。鸟隼象其勇捷也,龟蛇象其捍难辟害也,道车象路也。士以朝夕燕出入,斿车,木路也。王以田以鄙,全羽,析羽五色,象其文德也。大阅,王乘戎路,建大常焉。玉路金路不出。

皆画其象焉。官府各象其事,州里各象其名,家各象其号。
〈注〉事名号者,徽识,所以题别众臣,树之于位,朝各就焉。《觐礼》曰:公侯伯子男皆就其旂而立,此其类也。或谓之事,或谓之名,或谓之号。异外内也,三者旌旗之细也,徽识之书,则云某某之事,某某之名,某某之号,今大阅礼象而为之。

凡祭祀,各建其旗。
〈注〉王祭祀之车则玉路。

会同宾客,亦如之。置旌门。
〈注〉宾客朝觐宗,遇王乘金路,巡守兵车之会,王乘戎路,皆建其太常掌舍,职曰为帷宫,设旌门。


凡军事,建旌旗,及致民,置旗,弊之。
〈注〉始置旗,以致民,民至仆之,诛后至者。

甸,亦如之。凡射,共获旌。
〈注〉获旌获者所持旌。

岁时共更旌。
〈注〉取旧予新。

汉始置奉车都尉、驸马都尉掌乘舆车马。
《汉书·百官公卿表》:奉车都尉掌御乘舆车,驸马都尉掌驸马,皆武帝初置,秩比二千石。
〈注〉师古曰:驸,副马也,非正驾车,皆为驸马。一曰驸近也疾也。

后汉

后汉仍设奉车、驸马两都尉。
《后汉书·百官志》:奉车都尉,比二千石,本注曰无员,掌御乘舆车。
〈注〉汉官曰:三人。

驸马都尉,比二千石,本注曰无员,掌驸马。
〈注〉汉官曰:五人。

晋以三都尉奉朝请,后省二都尉惟留驸马,以尚主者为之。
《晋书·职官志》:奉朝请,本不为官,无员。汉东京罢三公、外戚、宗室、诸侯多奉朝请。奉朝请者,奉朝会请召而已。武帝亦以宗室、外戚为奉车、驸马、骑三都尉而奉朝请焉。元帝为晋王,以参军为奉车都尉,掾属为驸马都尉,行参军舍人为骑都尉,皆奉朝请。后罢奉车、骑二都尉,唯留驸马都尉奉朝请。诸尚公主者刘惔、桓温皆为之。

宋仍以尚主者拜驸马都尉,奉朝请,又设车府令隶驾部。
《宋书·百官志》:奉朝请,无员,亦不为官。汉东京罢省三公、外戚、宗室、诸侯,多奉朝请。奉朝请者,奉朝会请召而已。晋武帝亦以宗室外戚为奉车、驸马、骑都尉,而奉朝请焉。元帝为晋王,以参军为奉车都尉,掾、属为驸马都尉,行参军、舍人为骑都尉,皆奉朝请。后省奉车、骑都尉,唯留驸马都尉、奉朝请。永初已来,以奉朝请选杂,其尚主者唯拜驸马都尉。三都尉并汉武帝置。孝建初,奉朝请省。驸马都尉、三都尉秩比二千石。
车府令,一人。丞一人。秦官也。二汉、魏、晋并隶太仆。太仆既省,隶尚书驾部。三都尉,第六品。

南齐

齐以乘黄令属鸿胪,车将令属驾部,而驸马都尉属侍中。
《南齐书·百官志》:乘黄令一人:掌五辂安车,大行凶器辒辌车。
车将令一人,丞一人;属驾部。
驸马都尉;集书省职,置正书、令史。朝散用衣冠之馀,人数猥积。永明中,奉朝请至六百馀人。

梁置驸马、奉车、车骑三都尉,无员。又置公车令、骅骝厩丞而属之门下省,其三驾二仗各有奉引,掌驭之官。
《隋书·百官志》:驸马、奉车、车骑三都尉,并无员。驸马以加尚公主者,无班秩。
门下省置侍中、给事黄门侍郎各四人,掌侍从左右,摈相威仪,尽规献纳,纠正违阙。监令尝御药,封玺书。侍郎中高功者,在职一年,诏加侍中祭酒。
天监七年,议定大驾、法驾及四辂掌御之职。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隋书·礼仪志》:天监七年,周舍议陵庙皆乘玉辂,大驾则太仆卿御,法驾则奉车郎驭。其馀四辂,则使人执辔,以朱丝为之。执者武冠、朱衣。

陈承梁置奉车、驸马都尉、公车令。
《隋书·百官志》:陈承梁,皆循其制官,其所制品秩,奉车、驸马都尉六百石,品第七。公车令六百石品第八。

北齐

北齐尉卫寺武库令掌仪仗,太仆寺掌车辇,统诸局都尉寺,而领军诸将军俱掌仗卫,奉车都尉、骑都尉亦属之。
《隋书·百官志》:后齐卫尉寺,掌禁卫甲兵。领武库、署令。掌甲兵及吉凶仪仗。武库又有修故局丞。
太仆寺,掌诸车辇、马、牛、畜产之属。统骅骝。左右龙、左右牝、驼牛、司羊、乘黄、车府等署令、丞。骅骝署,又有奉承直长二人。左龙署,有左龙局。右龙署,有右龙局。左牝署,有左牝局。右牝署,有右牝局。驼牛署,有典驼、特牛、㹀牛三局。司羊署,有特羊、㹀羊局。诸局并有都尉。寺又领司讼、典腊、出入等三局。
〈注〉骅骝署、掌御马及诸鞍乘。左右龙、左右牝署、掌驼马。驼牛署、掌饲驼骡驴牛。司羊署、掌诸羊。乘黄署、掌诸辇辂。车府署掌诸杂车。

领军府,将军一人,掌禁卫宫掖。朱华阁外,凡守卫官,皆主之。舆驾出入,督摄仗卫。中领军亦同。有长史、司马、功曹、五官、主簿、录事,釐其府事。又领左右卫、领左右等府。
左右卫府,将军各一人,掌左右厢。所主朱华阁以外,各武卫将军二人贰之。皆有司马、功曹、主簿、录事,釐其府事。其御仗属官,有御仗正副都督、御仗五职、御仗等员。又有奉车都尉,十人,骑都尉,六十人。

北周

北周置奉车、奉骑都尉、驾部中大夫、小驾上士及司车辂之职,其左右宫伯与左右诸侍、左右武伯、虎贲以下六率皆备行从。
《周书·卢辩传》:奉车、奉骑等都尉。五命。
《隋书·礼仪志》:周设六官,置司辂之职,以掌公车之政,辨其名品,与其物色。后周警卫之制,置左右宫伯,掌侍卫之禁,各更直于内。小宫伯贰之。临朝则分在前侍之首,并金甲,各执龙环金饰长刀。行则夹路车左右。中侍,掌御寝之禁,皆金甲,左执龙环,右执兽环长刀,并饰以金。次左右侍,陪中侍之后,并银甲,左执凤环,右执麟环长刀。次左右前侍,掌御寝南门之左右,并银甲,左执师子环,右执象环长刀。次左右后侍,掌御寝北门之左右,并银甲,左执犀环,右执兕环长刀。左右骑侍,立于寝之东西阶,并银甲,左执罴环,右执熊环长刀,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左右侍之外。自左右侍以下,刀并以银饰。左右宗侍,陪左右前侍之后,夜则卫于寝庭之中,皆服金涂甲,左执豹环,右执貔环长刀,并金涂饰,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于左右骑侍之外。自左右中侍以下,皆行则兼带黄弓矢,巡田则常服,带短刀,如其长刀之饰。左右庶侍,掌非皇帝所御门閤之禁,并服金涂甲,左执解豸环,右执獜环长剑,并金饰,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于左右宗侍之外。行则兼带皓弓矢。左右勋侍,掌陪左右庶侍而守出入,则服金涂甲,左执吉良环,右执狰环长剑,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于左右庶侍之外。行则兼带卢弓矢,巡田则与左右庶侍俱常服,佩短剑,如其长剑之饰。诸侍官,大驾则俱侍,中驾及露寝半之,小驾三分之一。左右武伯,掌内外卫之禁令,兼六率之士。皇帝临轩,则备三仗于庭,服金甲,执金扣杖,立于殿上东西阶之侧。行则列兵于帝之左右,从则服金甲,被绣袍。左右小武伯各二人,贰之,服执同于武伯,分立于大武伯下及露门之左右塾。行幸则加锦袍。左右武贲,率掌武贲之士,其队器服皆元,以四色饰之,各总左右持钑之队。皇帝临露寝,则立于左右三仗第一行之南北。出则分在队之先后。其副率贰之。左右旅贲,率掌旅贲士,其队器服皆青,以朱为饰,立于三仗第二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射声,率掌射声之士,其器服皆朱,以黄为饰,立于三仗第三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骁骑,率掌骁骑之士,器服皆黄,以皓为饰,立于三仗第四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羽林,率掌羽林之士,其队器服皆皓,以元为饰,立于三仗第五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游击,率掌游击之士,其器服皆元,以青为饰。其副率贰之。武贲已下六率,通服金甲师子文袍,执银扣檀杖。副率通服金甲兽文袍。各有倅长、帅长,相次陪列。行则引前。倅长通服银甲豹文袍,帅长通服银甲鹖文袍。自副率以下,通执兽环银饰长刀。凡大驾则尽行,中驾及露寝则半之,小驾半中驾。常行军旅,则衣色尚乌。
《杜佑·通典》:周官夏官之属有舆司马,又有校人,主马之官,又有牧师,掌牧放,又有巾车,掌公车之政及王之五辂,后周有驾部郎中大夫,属夏官。 又周官有舆上士,后周有小驾上士。 又周官小司徒中大夫,掌六畜车辇。又宗伯巾车下大夫,掌王后之五辂辇车,组挽有翣羽盖。后周则司车辂主之。

隋初以门下省掌部从朝直,太仆寺统骅骝等署,而临朝大驾则以左右卫诸将军领仗其奉车都尉,掌驭副车。
《隋书·百官志》:高祖既受命,改周之六官,其所制名,多依前代之法。置门下省太仆寺左右卫门下省,纳言二人,给事黄门侍郎四人,录事、通事令史各六人。又有散骑常侍、通直散骑常侍各四人,谏议大夫七人,散骑侍郎四人,员外散骑常侍六人,通直散骑侍郎四人,并掌部从朝直。又有给事二十人,员外散骑侍郎二十人,奉朝请四十人,并掌同散骑常侍等。太仆寺有兽医博士员。统骅骝、乘黄、龙厩、车府、典牧、牛羊等署。各置令、二人乘黄、车府则各减一人。丞二人乘黄则一人,典牧牛羊则各三人。
左右卫,各大将军,一人。将军,二人。掌宫掖禁禦,督摄仗卫。又各有奉车都尉,六人。掌驭副车。
炀帝大业三年,以殿内省专司仪卫,而奉车都尉及尚乘、尚辇皆属之。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百官志》:炀帝即位,多所改革。三年定令。分门下、太仆二司,取殿内监名,以为殿内省置监、正四品。少监、从四品。丞,从五品。各一人,掌诸供奉。又有奉车都尉十二人,掌进御舆马。统尚食、尚药、尚衣、尚舍、尚乘、尚辇等六局,各置奉御二人,正五品。皆置直长,以贰之。正七品。尚食直长六人,又有食医员。尚药直长四人,又有侍御医、司医、医佐员。尚衣即旧御府也,改名之,有直长四人。尚舍即旧殿中局也,改名之,有直长八人。尚乘局置左右六闲:一左右飞黄闲,二左右吉良闲,三左右龙媒闲,四左右騊駼闲,五左右駃騠闲,六左右天苑闲。有直长十四人,又有奉乘十人。尚辇有直长四人,又有掌辇六人。

唐因隋殿内省改为殿中省,专司仪卫,以尚乘、尚辇属之,而卫尉寺掌器械文物,供羽仪、节钺之属。按《唐书·百官志》:殿中省监一人,从三品;少监一人,从四品上;丞二人,从五品上。监掌天子服御之事。其属有六局,曰尚食、尚药、尚衣、尚乘、尚舍、尚辇。少监为之贰。凡听朝,率属执伞扇列于左右;大朝会、祭祀,则进爵;行幸,则侍奉仗内、骖乘,百司皆纳印而藏之,大事听焉,有行从百司之印。左右仗厩:左曰奔星,右曰内驹。两仗内又有六厩:一曰左飞,二曰右飞,三曰左万,四曰右万,五曰东南内,六曰西南内。园苑有官马坊,每岁河陇群牧进其良者以供御。六闲马,以殿中监及尚乘主之。主事二人,从九品上。
〈注〉武德元年,改殿内监曰殿中省。龙朔二年,曰中御府,监曰大监,丞曰大夫。有令史四人,书令史十一人,左右仗、千牛各十人,掌固、亭长各八人。

进马五人,正七品上。掌大陈设,戎服执鞭,居立仗马之左,视马进退。
〈注〉天宝八载,罢南衙立仗马,因省进马;十二载复置,乾元后又省,大历十四年复。

尚乘局奉御二人,正五品下直长十人,正七品上掌内外闲厩之马。左右六闲:一曰飞黄,二曰吉良,三曰龙媒,四曰騊駼,五曰駃騠,六曰天苑。凡外牧岁进良马,印以三花、飞凤之字。飞龙厩日以八马列宫门之外,号南衙立仗马,仗下,乃退。大陈设,则居乐县之北,与象相次。
〈注〉龙朔二年,改尚乘局曰奉驾局。有书令史六人,书吏十四人,直官二十人,习驭五百人,掌闲五千人,典事五人,兽医七十人,掌固四人。习驭,掌调六闲之马;掌闲,掌饲六闲之马,治其乘具鞍辔;典事,掌六闲刍粟。太宗置司廪,司库;高宗置习驭、兽医。

司廪、司库各一人,正九品下。掌六闲槁秸出纳。奉乘十八人,正九品下。掌饲习御马。
尚辇局奉御二人;正五品下直长三人;正七品上尚辇二人,正九品下。掌舆辇、伞扇,大朝会则陈于庭,大祭祀则陈于庙,皆伞二、翰一、扇一百五十有六,既事而藏之。常朝则去扇,左右留者三。
〈注〉龙朔二年,改尚辇局曰奉舆局。有书令史二人,书吏四人,七辇主辇各六人,掌扇六十人,掌翰三十人,掌辇四十二人,奉舆十五人,掌固六人。掌扇、掌翰,掌执伞扇、纸笔砚杂供奉之事;掌辇,掌率主辇以供其事。高宗置掌翰。

卫尉寺卿一人,从三品;少卿二人,从四品上;丞二人,从六品上。掌器械文物,总武库、武器、守宫三署。兵器入者,皆籍其名数。祭祀、朝会,则供羽仪、节钺、金鼓、帷帟、茵席。凡供宫卫者,岁再阅,有敝则修于少府。主簿二人,从七品上。录事一人。从九品上。
〈注〉龙朔二年,改曰司卫寺。卿曰正卿,少卿曰大夫。武后光宅元年又改。有府六人,史十一人,亭长四人,掌固六人。

丞,掌判寺事,办器械出纳之数。大事承制敕,小事则听于尚书省。
两京武库署令各二人,从六品下;丞各二人,从八品下。掌藏兵械。有赦,建金鸡,置鼓宫城门之右,大理及府县囚至,则击之。监事各一人,正九品上。诸署监事,品同。
〈注〉有府各六人,史各六人,典事各二人,掌固各五人。开元二十五年,东都亦置署。

武器署令一人,正八品下;丞二人,正九品下。掌外戎器。祭祀、巡幸,则纳于武库。给六品以上葬卤簿、棨戟。凡戟,庙、社、宫、殿之门二十有四,东宫之门一十八,一品之门十六,二品及京兆河南太原尹、大都督、大都护之门十四,三品及上都督、中都督、上都护、上州之门十二,下都督、下都护、中州、下州之门各十。衣幡坏者,五岁一易之。薨卒者既葬,追还。监事二人。
〈注〉有府二人,史六人,典事二人,掌固四人。贞观中,东都亦置署。

守宫署令一人,正八品下;丞二人,正九品下。掌供帐帟。祭祀、巡幸,则设王公百官之位。吏部、兵部、礼部试贡举人,则供帷幕。王公婚礼,亦供帐具。京诸司长上官,以品给其床罽。供蕃客帷帟,则题岁月。席寿三年,毡寿五年,褥寿七年;不及期而坏,有罚。监事二人。
〈注〉有府二人,史四人,掌设六人,幕士八十人,掌固四人。

辽亦设卫尉寺,而金吾、黄麾六军之仗,其左右卫将军、折冲、果毅以及金吾、虞候佽飞等职,皆备仪卫。按《辽史·百官志》:辽有北面朝官矣,既得燕、代十有六州,乃用唐制,复设南面三省、六部、台、院、寺、监、诸卫、东宫之官。
卫尉寺职名总目:

少卿

主薄
诸卫职名总目:
各卫大将军。圣宗开泰七年见皇子宗简右卫大将军。
上将军。王继忠,统和二十二年加左武卫上将军。将军。圣宗太平四年见千牛卫将军萧顺。
折冲都尉
果毅都尉
亲卫
勋卫
翊卫
左右卫
左右骁卫
左右武卫
左右威卫
左右领军卫
左右金吾卫
左右监门卫
左右千牛卫
左右羽林军
左右龙虎军
左右神武军
左右神策军左右神威军
《仪卫志》:金吾、黄麾六军之仗,辽受之晋,晋受之后唐,后唐受之梁、唐,其来也有自。
卤簿仪仗人数马匹步行擎执二千四百十二人,坐马擎执二百七十五人,坐马乐人二百七十三人,步行教坊人七十一人,御马牵拢官五十二人,御马二十六匹,官僚马牵拢官六十六人,坐马挂甲人五百九十八人,步行挂甲人百六十人,金甲二人,神舆十二人,长寿仙一人,诸职官等三百五人,内侍一人,引稍押衙二人,赤县令一人,府牧一人,府吏二人,少尹一人,司录一人,功曹一人,太常少卿一人,太常丞一人,太常博士一人,司徒一人,太仆卿一人,鸿胪卿一人,大理卿一人,御史大夫一人,侍御史二人,殿中侍御史二人,监察御史一人,兵部尚书一人,兵部侍郎一人,兵部郎中一人,兵部员外郎一人,符宝郎一人,左右诸卫将军三十五人,左右诸折冲二十一人,左右诸果毅二十八人,尚乘奉御二人,排仗承直二人,左右夹骑二人,都头六人,主帅一十四人,〈教坊司差。〉押纛二人,左右金吾四人,虞候佽飞一十六人,鼓吹令二人,漏刻生二人,押当官一人,司天监一人,令史一人,司辰一人,统军六人,千牛备身二人,左右亲勋二人,左右郎将四人,左右拾遗二人,左右补阙二人,起居舍人一人,左右谏议大夫二人,给事中书舍人二人,左右散骑常侍二人,门下侍郎二人,中书侍郎二人,鸣鞭二人,〈内侍内差。〉侍中一人,中书令一人,监门校尉二人,排列官二人,武卫队正一人,随驾诸司供奉官三十人,三班供奉官六十人,通事舍人四人,御史中丞二人,乘黄丞二人,都尉一人,太仆卿一人,步行太卜令一人。职官乘马三百四匹,进马四匹,驾车马二十八匹。人之数凡四千二百三十有九,马之数凡千五百二十。得诸本朝太常卿徐世隆家藏《辽朝杂礼》者如是。至于仪注之详,不敢传会云。

宋以卫尉寺掌卤簿仪仗,所属有仪鸾及金吾街仗诸司,而殿前司亦掌大礼卤簿仪仗。
《宋史·职官志》:卫尉寺、卿、少卿、丞、主簿各一人。卿掌仪卫兵械、甲冑之政令,少卿为之贰,丞参领之。凡内外作坊输纳兵器,则辨其名数、验其良窳以归于武库,不如式者罚之。时其曝凉而封籍其数,若进御及颁给,则按籍而出之。每季委官检视,岁终上计帐于兵部。掌凡幄帟之事,大礼设帷宫,张大次、小次,陈卤簿仪仗。长贰昼夜巡徼,察其不如仪者,押仗官则前期禀差。凡仗卫,供羽仪、节钺、金鼓、棨戟,朝宴亦如之。宴享宾客,供幕帟、茵席,视其敝者移少府、军器监修焉。旧制,判寺事一人,以郎官以上充。凡武库、武器归内库,守宫归仪鸾司,本寺无所掌。元丰官制行,始归本寺。分案四,置吏十。元祐三年、诏长贰互置。所隶官司十有三:
内弓箭库、南外库、军器弓枪库、军器弩剑箭库,掌藏兵杖、器械、甲胄,以备军国之用。
仪鸾司,掌供幕帟供帐之事。
军器什物库、宣德楼什物库,掌收贮什物,给用则按籍而颁之。
左右金吾街司、左右金吾仗司、六军仪仗司,掌清道、徼巡、排列,奉引仪仗以肃禁卫。凡仪物以时修饬,选募人兵而校其迁补之事。中兴后,卫尉寺废,并入工部。
殿前司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都虞候各一人。掌殿前诸班直及步骑诸指挥之名籍,凡统制、训练、蕃卫、戍守、迁补、赏罚,皆总其政令。而有都点检、副都点检之名,在都指挥之上,后不复置,入则侍卫殿陛,出则扈从乘舆,大礼则提点编排,整肃禁卫卤簿仪仗,掌宿卫之事,都指挥使以节度使为之。而副都指挥使、都虞候以敕史以上充。资序浅则主管本司公事,马步军亦如之。备则通治,阙则互摄。凡军事皆行以法,而治其狱讼。若情不中法,则禀奏听旨。
骑军有殿前指挥使、内殿直、散员、散指挥、散都头、散祗候、金鎗班、东西班、散直、钧容直及捧日以下诸军指挥,
步军有御龙直、骨朵子直、弓箭直、弩直及天武以下诸军指挥。
诸班有都虞候指挥使、都军使、都知、副都知、押班。御龙诸直,有四直都虞候,本直各有都虞候、指挥使、副指挥使、都头、副都头、十将、将虞候。
骑军、步军,有捧日、天武左右四厢都指挥使,捧日、天武左右厢各有都指挥使。每军有都指挥使、都虞候,每指挥有指挥使、副指挥使,每都有军使、副兵马使、十将、将虞候、承局、押官,各以其职隶干殿前司。元祐七年,签书枢密院王岩叟言:祖宗以来,三帅不曾阙两人,若殿帅阙,难于从下超补,姚麟系殿前都虞候,合升作步军副都指挥使。绍圣三年,诏:殿前指挥使金鎗弩手班、龙旗直所减人额及排定班分,并依元丰诏旨。政和四年,诏:殿前都指挥使在节度使之上,殿前副都指挥使在正任承宣使之上,殿前都虞候在正任防禦使之上。渡江后,都指挥间虚不除,则以主管殿前司一员任其事。其属有干办公事、主管禁卫二员,准备差遣、准备差使、点检医药饭食各一员,书写机宜文字一员。本司掌诸班直禁旅扈卫之事,捧日、天武四厢隶焉。训齐其众,振饬其艺,通轮内宿,并宿卫亲兵并听节制。其下有统制、统领、将佐等分任其事。凡诸军班直功赏、转补,行门拍试、换官,阅实排连以诏于上;诸殿侍差使年满出职,祇应参班,覈其名籍;以时教阅,则谨鞍马、军器、衣甲之出入;军兵有狱讼,则以法鞫治。初,渡江草刱,三卫之制未备,稍稍招集,填制三帅。资浅者,各有主管某司公事之称。又别置御营司,擢王渊为都统制。其后外州驻劄,又有御前诸军都统制之名。又并入神武军,以旧统制、统领改充殿前司统制、统领官。乾道中,臣僚言:三衙军制名称不正,以旧制论之,军职大者凡八等,除都指挥使或不常制外,曰殿前副都指挥使、马军副都指挥使、步军副都指挥使。次各有都虞候,次有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秩秩有序,若登第然。降此而下,则分营、分厢各置副都指挥使。边境有事,命将讨捕,则旋立总管、钤辖、都监之名,使各将其所部以出,事已复初。令以宿卫虎士而与在外诸军同其名,以统制、统领为之长,又使遥带外路总管、钤辖,皆非旧典。所当法祖宗之旧,正三衙之名,改诸军为诸厢,改统制以下为都虞候、指挥使,要使宿卫之职,预有差等,士卒之心,明有所系,异时拜将,必无一军皆惊之举。时不果行。淳熙以后,四厢之职多虚,而殿司职、司有权管干,有时暂照管之号,愈非乾道以前之比矣。

元以左、右都威卫使司属东宫,立卫候司,兼掌东宫仪从。
《元史·百官志》:左都威卫使司,秩正三品,使三员,副使二员,佥事二员,经历、知事、照磨各一员。至元十六年,以侍卫亲军一万户拨属东宫,立侍卫都指挥使司。三十一年,改隆福宫左都威卫使司,隶中宫。至大三年,选造作军士八百人,立千户所一、百户翼八以领之,而分局造作。延祐二年,置教授二。至治三年,罢军匠千户所。
右都威卫使司,秩正三品,卫使三员,副使二员,佥事二员,经历、知事、照磨各一员。中统三年,以世祖五投下探马赤立总管府,秩四品,设总管一员。二十一年,拨属东宫。二十二年,改蒙右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司,秩正三品。三十一年,改隆福宫右都威卫使司,秩仍旧。延祐二年,置儒学教授一员。四年,增蒙古字教授一员。
卫候直都指挥使司,秩正四品。至元二十年,以控鹤一百三十五人,隶府正司。三十年,隶家令司。三十一年,增控鹤六十五人,立卫候司以领之,兼掌东宫仪从金银器物,置卫候一员,副卫候二员,及仪从库百户。大德十一年,复增怀孟从行控鹤二百人,升都指挥使司,秩正四品。延祐元年,升正三品。七年,降正四品。至治三年罢。四年,以控鹤六百三十人,归中宫位下。泰定四年,复立司,秩仍正四品。达鲁花赤二员,佩三珠虎符;都指挥使二员,佩三珠虎符;副指挥使二员,佩双珠虎符;知事一员,提控案牍一员,令史四人,译史、通事各一人,奏差二人。
百户所凡六,秩从七品,每所置百户二员。
仪从库,秩从七品,大使二员,副使一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仪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