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仪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仪卫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四百二十三卷目录

 仪卫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汉〈总一则〉
  后汉〈总一则〉
  晋〈总一则〉
  宋〈总一则〉
  南齐〈总一则〉
  梁〈总一则 武帝天监一则〉
  陈〈总一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总一则 炀帝大业一则〉
  唐〈总一则〉
  辽〈总一则〉
  宋〈总一则〉
  元〈总一则〉

官常典第四百二十三卷

仪卫部汇考一

周制春官巾车掌公车之政令,而典路、车仆司常分其职,以佐之。
《周礼》:春官宗伯,礼官之属,巾车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工百人,胥五人,徒五十人,巾车掌公车之政令,辨其用与其旗物,而等叙之,以治其出入。
〈注〉公犹官也。用谓祀宾之属。旗物,太常以下等叙之,以封同姓异姓之次序。

王之五路,一曰玉路,钖樊缨,十有再就,建大常,十有二斿,以祀,金路,钩,樊缨九就,建大旂以宾,同姓以封,象路,朱,樊缨七就,建大赤以朝,异姓以封,革路,龙勒,条缨五就,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卫,木路,前樊鹄缨,建大麾,以田,以封蕃国,王后之五路,重翟,钖面朱总,厌翟,勒面缋总,安车,彫面鹥总,皆有容盖,翟车,贝面组总,有握,辇车,组挽,有翣羽盖。


服车五乘,孤乘夏篆,卿乘夏缦,大夫乘墨车,士乘栈车,庶人乘役车。
〈注〉服车服事者之车。

凡良车,散车,不在等者,其用无常。
〈注〉给游燕及恩惠之赐,不在等者,作之有功有沽。


凡车之出入,岁终则会之。
〈注〉计其完败多少。

凡赐阙之。
〈注〉完败不计。

毁折,入赍于职弊。
〈注〉计所伤败,入其直。杜子春云:赍读为资,资谓财也。乘官车毁折者,入财,以偿缮治之直。


岁时更续,共其弊车。
〈注〉故书更续为受读。杜子春云:受当为更读当为续,更续,更受新共其弊车巾车,既更续之,取其弊车,共于车人材,或有中用之。

大祭祀,鸣铃,以应鸡人。
〈注〉鸡人,主呼旦鸣铃,以和之声。且警众必使鸣铃者,车有和鸾相应和之象。

典路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典路掌王及后之五路,辨其名物,与其用说。
〈注〉用谓将有朝祀之事,而驾之。郑司农云:说谓舍车也。

若有大祭祀,则出路,赞驾说。
〈注〉出路,王当乘之。赞驾说赞仆与趣马也。


大宾客亦如之。
〈注〉亦出路当乘之。

凡会同军旅,吊于四方,以路从。
〈注〉王出于事无常,王乘一路,典路以其馀路从行,亦以华国。

车仆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车仆掌戎路之萃,广车之萃,阙车之萃,苹车之萃,轻车之萃。
〈注〉萃犹副也。此五者,皆兵车,所谓五戎也。戎路,王在军所乘也。广车,横陈之车也。阙车,所用补阙之车也。苹犹屏也,所用对敌,自隐蔽之车也。轻车,所用驰敌致师之车也。

凡师,共革车,各以其萃。
〈注〉五戎者,共其一,以为王优尊者所乘也。而萃各从其元焉。

会同亦如之。
〈注〉巡守及兵车之会,则王乘戎路。乘车之会,王虽乘金路,犹共以从,不失备也。


大射,共三乏。
〈注〉郑司农云:乏读为匮乏之乏。

司常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司常掌九旗之物名,各有属以待国事,日月为常,交龙为旂,通帛为旃,杂帛为物,熊虎为旗,鸟隼为旟,龟蛇为旐,全羽为𣄚,析羽为旌。
〈注〉物名者,所画,异物则异名也。属谓徽识也,通帛谓大赤,从周正色,无饰杂帛者,以帛素饰,其侧白。殷之正色,全羽,析羽,皆五采系之于𣄚旌之上,所谓注旄于干首也。凡九旗之帛,皆用绛。

及国之大阅,赞司马颁旗物,王建大常,诸侯建旂,孤卿建旃,大夫士建物,师都建旗,州里建旟,县鄙建旐,道车载𣄚,斿车载旌。
〈注〉仲冬,教大阅,司马主其礼,自王以下治民者,旗画成物之象。王画日月,象天明也。诸侯画交龙,一象其升朝,一象其下复也。孤卿不画,言奉王之政教而已。大夫士杂帛,言以先王正道佐职也。师都六乡六遂大夫也,谓之师都,都民所聚也。画熊虎者,乡遂出军赋,象其守猛莫敢犯也。州里县鄙乡遂之官,互约言之。鸟隼象其勇捷也,龟蛇象其捍难辟害也,道车象路也。士以朝夕燕出入,斿车,木路也。王以田以鄙,全羽,析羽五色,象其文德也。大阅,王乘戎路,建大常焉。玉路金路不出。

皆画其象焉。官府各象其事,州里各象其名,家各象其号。
〈注〉事名号者,徽识,所以题别众臣,树之于位,朝各就焉。《觐礼》曰:公侯伯子男皆就其旂而立,此其类也。或谓之事,或谓之名,或谓之号。异外内也,三者旌旗之细也,徽识之书,则云某某之事,某某之名,某某之号,今大阅礼象而为之。

凡祭祀,各建其旗。
〈注〉王祭祀之车则玉路。

会同宾客,亦如之。置旌门。
〈注〉宾客朝觐宗,遇王乘金路,巡守兵车之会,王乘戎路,皆建其太常掌舍,职曰为帷宫,设旌门。


凡军事,建旌旗,及致民,置旗,弊之。
〈注〉始置旗,以致民,民至仆之,诛后至者。

甸,亦如之。凡射,共获旌。
〈注〉获旌获者所持旌。

岁时共更旌。
〈注〉取旧予新。

汉始置奉车都尉、驸马都尉掌乘舆车马。
《汉书·百官公卿表》:奉车都尉掌御乘舆车,驸马都尉掌驸马,皆武帝初置,秩比二千石。
〈注〉师古曰:驸,副马也,非正驾车,皆为驸马。一曰驸近也疾也。

后汉

后汉仍设奉车、驸马两都尉。
《后汉书·百官志》:奉车都尉,比二千石,本注曰无员,掌御乘舆车。
〈注〉汉官曰:三人。

驸马都尉,比二千石,本注曰无员,掌驸马。
〈注〉汉官曰:五人。

晋以三都尉奉朝请,后省二都尉惟留驸马,以尚主者为之。
《晋书·职官志》:奉朝请,本不为官,无员。汉东京罢三公、外戚、宗室、诸侯多奉朝请。奉朝请者,奉朝会请召而已。武帝亦以宗室、外戚为奉车、驸马、骑三都尉而奉朝请焉。元帝为晋王,以参军为奉车都尉,掾属为驸马都尉,行参军舍人为骑都尉,皆奉朝请。后罢奉车、骑二都尉,唯留驸马都尉奉朝请。诸尚公主者刘惔、桓温皆为之。

宋仍以尚主者拜驸马都尉,奉朝请,又设车府令隶驾部。
《宋书·百官志》:奉朝请,无员,亦不为官。汉东京罢省三公、外戚、宗室、诸侯,多奉朝请。奉朝请者,奉朝会请召而已。晋武帝亦以宗室外戚为奉车、驸马、骑都尉,而奉朝请焉。元帝为晋王,以参军为奉车都尉,掾、属为驸马都尉,行参军、舍人为骑都尉,皆奉朝请。后省奉车、骑都尉,唯留驸马都尉、奉朝请。永初已来,以奉朝请选杂,其尚主者唯拜驸马都尉。三都尉并汉武帝置。孝建初,奉朝请省。驸马都尉、三都尉秩比二千石。
车府令,一人。丞一人。秦官也。二汉、魏、晋并隶太仆。太仆既省,隶尚书驾部。三都尉,第六品。

南齐

齐以乘黄令属鸿胪,车将令属驾部,而驸马都尉属侍中。
《南齐书·百官志》:乘黄令一人:掌五辂安车,大行凶器辒辌车。
车将令一人,丞一人;属驾部。
驸马都尉;集书省职,置正书、令史。朝散用衣冠之馀,人数猥积。永明中,奉朝请至六百馀人。

梁置驸马、奉车、车骑三都尉,无员。又置公车令、骅骝厩丞而属之门下省,其三驾二仗各有奉引,掌驭之官。
《隋书·百官志》:驸马、奉车、车骑三都尉,并无员。驸马以加尚公主者,无班秩。
门下省置侍中、给事黄门侍郎各四人,掌侍从左右,摈相威仪,尽规献纳,纠正违阙。监令尝御药,封玺书。侍郎中高功者,在职一年,诏加侍中祭酒。
天监七年,议定大驾、法驾及四辂掌御之职。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隋书·礼仪志》:天监七年,周舍议陵庙皆乘玉辂,大驾则太仆卿御,法驾则奉车郎驭。其馀四辂,则使人执辔,以朱丝为之。执者武冠、朱衣。

陈承梁置奉车、驸马都尉、公车令。
《隋书·百官志》:陈承梁,皆循其制官,其所制品秩,奉车、驸马都尉六百石,品第七。公车令六百石品第八。

北齐

北齐尉卫寺武库令掌仪仗,太仆寺掌车辇,统诸局都尉寺,而领军诸将军俱掌仗卫,奉车都尉、骑都尉亦属之。
《隋书·百官志》:后齐卫尉寺,掌禁卫甲兵。领武库、署令。掌甲兵及吉凶仪仗。武库又有修故局丞。
太仆寺,掌诸车辇、马、牛、畜产之属。统骅骝。左右龙、左右牝、驼牛、司羊、乘黄、车府等署令、丞。骅骝署,又有奉承直长二人。左龙署,有左龙局。右龙署,有右龙局。左牝署,有左牝局。右牝署,有右牝局。驼牛署,有典驼、特牛、㹀牛三局。司羊署,有特羊、㹀羊局。诸局并有都尉。寺又领司讼、典腊、出入等三局。
〈注〉骅骝署、掌御马及诸鞍乘。左右龙、左右牝署、掌驼马。驼牛署、掌饲驼骡驴牛。司羊署、掌诸羊。乘黄署、掌诸辇辂。车府署掌诸杂车。

领军府,将军一人,掌禁卫宫掖。朱华阁外,凡守卫官,皆主之。舆驾出入,督摄仗卫。中领军亦同。有长史、司马、功曹、五官、主簿、录事,釐其府事。又领左右卫、领左右等府。
左右卫府,将军各一人,掌左右厢。所主朱华阁以外,各武卫将军二人贰之。皆有司马、功曹、主簿、录事,釐其府事。其御仗属官,有御仗正副都督、御仗五职、御仗等员。又有奉车都尉,十人,骑都尉,六十人。

北周

北周置奉车、奉骑都尉、驾部中大夫、小驾上士及司车辂之职,其左右宫伯与左右诸侍、左右武伯、虎贲以下六率皆备行从。
《周书·卢辩传》:奉车、奉骑等都尉。五命。
《隋书·礼仪志》:周设六官,置司辂之职,以掌公车之政,辨其名品,与其物色。后周警卫之制,置左右宫伯,掌侍卫之禁,各更直于内。小宫伯贰之。临朝则分在前侍之首,并金甲,各执龙环金饰长刀。行则夹路车左右。中侍,掌御寝之禁,皆金甲,左执龙环,右执兽环长刀,并饰以金。次左右侍,陪中侍之后,并银甲,左执凤环,右执麟环长刀。次左右前侍,掌御寝南门之左右,并银甲,左执师子环,右执象环长刀。次左右后侍,掌御寝北门之左右,并银甲,左执犀环,右执兕环长刀。左右骑侍,立于寝之东西阶,并银甲,左执罴环,右执熊环长刀,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左右侍之外。自左右侍以下,刀并以银饰。左右宗侍,陪左右前侍之后,夜则卫于寝庭之中,皆服金涂甲,左执豹环,右执貔环长刀,并金涂饰,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于左右骑侍之外。自左右中侍以下,皆行则兼带黄弓矢,巡田则常服,带短刀,如其长刀之饰。左右庶侍,掌非皇帝所御门閤之禁,并服金涂甲,左执解豸环,右执獜环长剑,并金饰,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于左右宗侍之外。行则兼带皓弓矢。左右勋侍,掌陪左右庶侍而守出入,则服金涂甲,左执吉良环,右执狰环长剑,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于左右庶侍之外。行则兼带卢弓矢,巡田则与左右庶侍俱常服,佩短剑,如其长剑之饰。诸侍官,大驾则俱侍,中驾及露寝半之,小驾三分之一。左右武伯,掌内外卫之禁令,兼六率之士。皇帝临轩,则备三仗于庭,服金甲,执金扣杖,立于殿上东西阶之侧。行则列兵于帝之左右,从则服金甲,被绣袍。左右小武伯各二人,贰之,服执同于武伯,分立于大武伯下及露门之左右塾。行幸则加锦袍。左右武贲,率掌武贲之士,其队器服皆元,以四色饰之,各总左右持钑之队。皇帝临露寝,则立于左右三仗第一行之南北。出则分在队之先后。其副率贰之。左右旅贲,率掌旅贲士,其队器服皆青,以朱为饰,立于三仗第二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射声,率掌射声之士,其器服皆朱,以黄为饰,立于三仗第三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骁骑,率掌骁骑之士,器服皆黄,以皓为饰,立于三仗第四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羽林,率掌羽林之士,其队器服皆皓,以元为饰,立于三仗第五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游击,率掌游击之士,其器服皆元,以青为饰。其副率贰之。武贲已下六率,通服金甲师子文袍,执银扣檀杖。副率通服金甲兽文袍。各有倅长、帅长,相次陪列。行则引前。倅长通服银甲豹文袍,帅长通服银甲鹖文袍。自副率以下,通执兽环银饰长刀。凡大驾则尽行,中驾及露寝则半之,小驾半中驾。常行军旅,则衣色尚乌。
《杜佑·通典》:周官夏官之属有舆司马,又有校人,主马之官,又有牧师,掌牧放,又有巾车,掌公车之政及王之五辂,后周有驾部郎中大夫,属夏官。 又周官有舆上士,后周有小驾上士。 又周官小司徒中大夫,掌六畜车辇。又宗伯巾车下大夫,掌王后之五辂辇车,组挽有翣羽盖。后周则司车辂主之。

隋初以门下省掌部从朝直,太仆寺统骅骝等署,而临朝大驾则以左右卫诸将军领仗其奉车都尉,掌驭副车。
《隋书·百官志》:高祖既受命,改周之六官,其所制名,多依前代之法。置门下省太仆寺左右卫门下省,纳言二人,给事黄门侍郎四人,录事、通事令史各六人。又有散骑常侍、通直散骑常侍各四人,谏议大夫七人,散骑侍郎四人,员外散骑常侍六人,通直散骑侍郎四人,并掌部从朝直。又有给事二十人,员外散骑侍郎二十人,奉朝请四十人,并掌同散骑常侍等。太仆寺有兽医博士员。统骅骝、乘黄、龙厩、车府、典牧、牛羊等署。各置令、二人乘黄、车府则各减一人。丞二人乘黄则一人,典牧牛羊则各三人。
左右卫,各大将军,一人。将军,二人。掌宫掖禁禦,督摄仗卫。又各有奉车都尉,六人。掌驭副车。
炀帝大业三年,以殿内省专司仪卫,而奉车都尉及尚乘、尚辇皆属之。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百官志》:炀帝即位,多所改革。三年定令。分门下、太仆二司,取殿内监名,以为殿内省置监、正四品。少监、从四品。丞,从五品。各一人,掌诸供奉。又有奉车都尉十二人,掌进御舆马。统尚食、尚药、尚衣、尚舍、尚乘、尚辇等六局,各置奉御二人,正五品。皆置直长,以贰之。正七品。尚食直长六人,又有食医员。尚药直长四人,又有侍御医、司医、医佐员。尚衣即旧御府也,改名之,有直长四人。尚舍即旧殿中局也,改名之,有直长八人。尚乘局置左右六闲:一左右飞黄闲,二左右吉良闲,三左右龙媒闲,四左右騊駼闲,五左右駃騠闲,六左右天苑闲。有直长十四人,又有奉乘十人。尚辇有直长四人,又有掌辇六人。

唐因隋殿内省改为殿中省,专司仪卫,以尚乘、尚辇属之,而卫尉寺掌器械文物,供羽仪、节钺之属。按《唐书·百官志》:殿中省监一人,从三品;少监一人,从四品上;丞二人,从五品上。监掌天子服御之事。其属有六局,曰尚食、尚药、尚衣、尚乘、尚舍、尚辇。少监为之贰。凡听朝,率属执伞扇列于左右;大朝会、祭祀,则进爵;行幸,则侍奉仗内、骖乘,百司皆纳印而藏之,大事听焉,有行从百司之印。左右仗厩:左曰奔星,右曰内驹。两仗内又有六厩:一曰左飞,二曰右飞,三曰左万,四曰右万,五曰东南内,六曰西南内。园苑有官马坊,每岁河陇群牧进其良者以供御。六闲马,以殿中监及尚乘主之。主事二人,从九品上。
〈注〉武德元年,改殿内监曰殿中省。龙朔二年,曰中御府,监曰大监,丞曰大夫。有令史四人,书令史十一人,左右仗、千牛各十人,掌固、亭长各八人。

进马五人,正七品上。掌大陈设,戎服执鞭,居立仗马之左,视马进退。
〈注〉天宝八载,罢南衙立仗马,因省进马;十二载复置,乾元后又省,大历十四年复。

尚乘局奉御二人,正五品下直长十人,正七品上掌内外闲厩之马。左右六闲:一曰飞黄,二曰吉良,三曰龙媒,四曰騊駼,五曰駃騠,六曰天苑。凡外牧岁进良马,印以三花、飞凤之字。飞龙厩日以八马列宫门之外,号南衙立仗马,仗下,乃退。大陈设,则居乐县之北,与象相次。
〈注〉龙朔二年,改尚乘局曰奉驾局。有书令史六人,书吏十四人,直官二十人,习驭五百人,掌闲五千人,典事五人,兽医七十人,掌固四人。习驭,掌调六闲之马;掌闲,掌饲六闲之马,治其乘具鞍辔;典事,掌六闲刍粟。太宗置司廪,司库;高宗置习驭、兽医。

司廪、司库各一人,正九品下。掌六闲槁秸出纳。奉乘十八人,正九品下。掌饲习御马。
尚辇局奉御二人;正五品下直长三人;正七品上尚辇二人,正九品下。掌舆辇、伞扇,大朝会则陈于庭,大祭祀则陈于庙,皆伞二、翰一、扇一百五十有六,既事而藏之。常朝则去扇,左右留者三。
〈注〉龙朔二年,改尚辇局曰奉舆局。有书令史二人,书吏四人,七辇主辇各六人,掌扇六十人,掌翰三十人,掌辇四十二人,奉舆十五人,掌固六人。掌扇、掌翰,掌执伞扇、纸笔砚杂供奉之事;掌辇,掌率主辇以供其事。高宗置掌翰。

卫尉寺卿一人,从三品;少卿二人,从四品上;丞二人,从六品上。掌器械文物,总武库、武器、守宫三署。兵器入者,皆籍其名数。祭祀、朝会,则供羽仪、节钺、金鼓、帷帟、茵席。凡供宫卫者,岁再阅,有敝则修于少府。主簿二人,从七品上。录事一人。从九品上。
〈注〉龙朔二年,改曰司卫寺。卿曰正卿,少卿曰大夫。武后光宅元年又改。有府六人,史十一人,亭长四人,掌固六人。

丞,掌判寺事,办器械出纳之数。大事承制敕,小事则听于尚书省。
两京武库署令各二人,从六品下;丞各二人,从八品下。掌藏兵械。有赦,建金鸡,置鼓宫城门之右,大理及府县囚至,则击之。监事各一人,正九品上。诸署监事,品同。
〈注〉有府各六人,史各六人,典事各二人,掌固各五人。开元二十五年,东都亦置署。

武器署令一人,正八品下;丞二人,正九品下。掌外戎器。祭祀、巡幸,则纳于武库。给六品以上葬卤簿、棨戟。凡戟,庙、社、宫、殿之门二十有四,东宫之门一十八,一品之门十六,二品及京兆河南太原尹、大都督、大都护之门十四,三品及上都督、中都督、上都护、上州之门十二,下都督、下都护、中州、下州之门各十。衣幡坏者,五岁一易之。薨卒者既葬,追还。监事二人。
〈注〉有府二人,史六人,典事二人,掌固四人。贞观中,东都亦置署。

守宫署令一人,正八品下;丞二人,正九品下。掌供帐帟。祭祀、巡幸,则设王公百官之位。吏部、兵部、礼部试贡举人,则供帷幕。王公婚礼,亦供帐具。京诸司长上官,以品给其床罽。供蕃客帷帟,则题岁月。席寿三年,毡寿五年,褥寿七年;不及期而坏,有罚。监事二人。
〈注〉有府二人,史四人,掌设六人,幕士八十人,掌固四人。

辽亦设卫尉寺,而金吾、黄麾六军之仗,其左右卫将军、折冲、果毅以及金吾、虞候佽飞等职,皆备仪卫。按《辽史·百官志》:辽有北面朝官矣,既得燕、代十有六州,乃用唐制,复设南面三省、六部、台、院、寺、监、诸卫、东宫之官。
卫尉寺职名总目:

少卿

主薄
诸卫职名总目:
各卫大将军。圣宗开泰七年见皇子宗简右卫大将军。
上将军。王继忠,统和二十二年加左武卫上将军。将军。圣宗太平四年见千牛卫将军萧顺。
折冲都尉
果毅都尉
亲卫
勋卫
翊卫
左右卫
左右骁卫
左右武卫
左右威卫
左右领军卫
左右金吾卫
左右监门卫
左右千牛卫
左右羽林军
左右龙虎军
左右神武军
左右神策军左右神威军
《仪卫志》:金吾、黄麾六军之仗,辽受之晋,晋受之后唐,后唐受之梁、唐,其来也有自。
卤簿仪仗人数马匹步行擎执二千四百十二人,坐马擎执二百七十五人,坐马乐人二百七十三人,步行教坊人七十一人,御马牵拢官五十二人,御马二十六匹,官僚马牵拢官六十六人,坐马挂甲人五百九十八人,步行挂甲人百六十人,金甲二人,神舆十二人,长寿仙一人,诸职官等三百五人,内侍一人,引稍押衙二人,赤县令一人,府牧一人,府吏二人,少尹一人,司录一人,功曹一人,太常少卿一人,太常丞一人,太常博士一人,司徒一人,太仆卿一人,鸿胪卿一人,大理卿一人,御史大夫一人,侍御史二人,殿中侍御史二人,监察御史一人,兵部尚书一人,兵部侍郎一人,兵部郎中一人,兵部员外郎一人,符宝郎一人,左右诸卫将军三十五人,左右诸折冲二十一人,左右诸果毅二十八人,尚乘奉御二人,排仗承直二人,左右夹骑二人,都头六人,主帅一十四人,〈教坊司差。〉押纛二人,左右金吾四人,虞候佽飞一十六人,鼓吹令二人,漏刻生二人,押当官一人,司天监一人,令史一人,司辰一人,统军六人,千牛备身二人,左右亲勋二人,左右郎将四人,左右拾遗二人,左右补阙二人,起居舍人一人,左右谏议大夫二人,给事中书舍人二人,左右散骑常侍二人,门下侍郎二人,中书侍郎二人,鸣鞭二人,〈内侍内差。〉侍中一人,中书令一人,监门校尉二人,排列官二人,武卫队正一人,随驾诸司供奉官三十人,三班供奉官六十人,通事舍人四人,御史中丞二人,乘黄丞二人,都尉一人,太仆卿一人,步行太卜令一人。职官乘马三百四匹,进马四匹,驾车马二十八匹。人之数凡四千二百三十有九,马之数凡千五百二十。得诸本朝太常卿徐世隆家藏《辽朝杂礼》者如是。至于仪注之详,不敢传会云。

宋以卫尉寺掌卤簿仪仗,所属有仪鸾及金吾街仗诸司,而殿前司亦掌大礼卤簿仪仗。
《宋史·职官志》:卫尉寺、卿、少卿、丞、主簿各一人。卿掌仪卫兵械、甲冑之政令,少卿为之贰,丞参领之。凡内外作坊输纳兵器,则辨其名数、验其良窳以归于武库,不如式者罚之。时其曝凉而封籍其数,若进御及颁给,则按籍而出之。每季委官检视,岁终上计帐于兵部。掌凡幄帟之事,大礼设帷宫,张大次、小次,陈卤簿仪仗。长贰昼夜巡徼,察其不如仪者,押仗官则前期禀差。凡仗卫,供羽仪、节钺、金鼓、棨戟,朝宴亦如之。宴享宾客,供幕帟、茵席,视其敝者移少府、军器监修焉。旧制,判寺事一人,以郎官以上充。凡武库、武器归内库,守宫归仪鸾司,本寺无所掌。元丰官制行,始归本寺。分案四,置吏十。元祐三年、诏长贰互置。所隶官司十有三:
内弓箭库、南外库、军器弓枪库、军器弩剑箭库,掌藏兵杖、器械、甲胄,以备军国之用。
仪鸾司,掌供幕帟供帐之事。
军器什物库、宣德楼什物库,掌收贮什物,给用则按籍而颁之。
左右金吾街司、左右金吾仗司、六军仪仗司,掌清道、徼巡、排列,奉引仪仗以肃禁卫。凡仪物以时修饬,选募人兵而校其迁补之事。中兴后,卫尉寺废,并入工部。
殿前司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都虞候各一人。掌殿前诸班直及步骑诸指挥之名籍,凡统制、训练、蕃卫、戍守、迁补、赏罚,皆总其政令。而有都点检、副都点检之名,在都指挥之上,后不复置,入则侍卫殿陛,出则扈从乘舆,大礼则提点编排,整肃禁卫卤簿仪仗,掌宿卫之事,都指挥使以节度使为之。而副都指挥使、都虞候以敕史以上充。资序浅则主管本司公事,马步军亦如之。备则通治,阙则互摄。凡军事皆行以法,而治其狱讼。若情不中法,则禀奏听旨。
骑军有殿前指挥使、内殿直、散员、散指挥、散都头、散祗候、金鎗班、东西班、散直、钧容直及捧日以下诸军指挥,
步军有御龙直、骨朵子直、弓箭直、弩直及天武以下诸军指挥。
诸班有都虞候指挥使、都军使、都知、副都知、押班。御龙诸直,有四直都虞候,本直各有都虞候、指挥使、副指挥使、都头、副都头、十将、将虞候。
骑军、步军,有捧日、天武左右四厢都指挥使,捧日、天武左右厢各有都指挥使。每军有都指挥使、都虞候,每指挥有指挥使、副指挥使,每都有军使、副兵马使、十将、将虞候、承局、押官,各以其职隶干殿前司。元祐七年,签书枢密院王岩叟言:祖宗以来,三帅不曾阙两人,若殿帅阙,难于从下超补,姚麟系殿前都虞候,合升作步军副都指挥使。绍圣三年,诏:殿前指挥使金鎗弩手班、龙旗直所减人额及排定班分,并依元丰诏旨。政和四年,诏:殿前都指挥使在节度使之上,殿前副都指挥使在正任承宣使之上,殿前都虞候在正任防禦使之上。渡江后,都指挥间虚不除,则以主管殿前司一员任其事。其属有干办公事、主管禁卫二员,准备差遣、准备差使、点检医药饭食各一员,书写机宜文字一员。本司掌诸班直禁旅扈卫之事,捧日、天武四厢隶焉。训齐其众,振饬其艺,通轮内宿,并宿卫亲兵并听节制。其下有统制、统领、将佐等分任其事。凡诸军班直功赏、转补,行门拍试、换官,阅实排连以诏于上;诸殿侍差使年满出职,祇应参班,覈其名籍;以时教阅,则谨鞍马、军器、衣甲之出入;军兵有狱讼,则以法鞫治。初,渡江草刱,三卫之制未备,稍稍招集,填制三帅。资浅者,各有主管某司公事之称。又别置御营司,擢王渊为都统制。其后外州驻劄,又有御前诸军都统制之名。又并入神武军,以旧统制、统领改充殿前司统制、统领官。乾道中,臣僚言:三衙军制名称不正,以旧制论之,军职大者凡八等,除都指挥使或不常制外,曰殿前副都指挥使、马军副都指挥使、步军副都指挥使。次各有都虞候,次有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秩秩有序,若登第然。降此而下,则分营、分厢各置副都指挥使。边境有事,命将讨捕,则旋立总管、钤辖、都监之名,使各将其所部以出,事已复初。令以宿卫虎士而与在外诸军同其名,以统制、统领为之长,又使遥带外路总管、钤辖,皆非旧典。所当法祖宗之旧,正三衙之名,改诸军为诸厢,改统制以下为都虞候、指挥使,要使宿卫之职,预有差等,士卒之心,明有所系,异时拜将,必无一军皆惊之举。时不果行。淳熙以后,四厢之职多虚,而殿司职、司有权管干,有时暂照管之号,愈非乾道以前之比矣。

元以左、右都威卫使司属东宫,立卫候司,兼掌东宫仪从。
《元史·百官志》:左都威卫使司,秩正三品,使三员,副使二员,佥事二员,经历、知事、照磨各一员。至元十六年,以侍卫亲军一万户拨属东宫,立侍卫都指挥使司。三十一年,改隆福宫左都威卫使司,隶中宫。至大三年,选造作军士八百人,立千户所一、百户翼八以领之,而分局造作。延祐二年,置教授二。至治三年,罢军匠千户所。
右都威卫使司,秩正三品,卫使三员,副使二员,佥事二员,经历、知事、照磨各一员。中统三年,以世祖五投下探马赤立总管府,秩四品,设总管一员。二十一年,拨属东宫。二十二年,改蒙右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司,秩正三品。三十一年,改隆福宫右都威卫使司,秩仍旧。延祐二年,置儒学教授一员。四年,增蒙古字教授一员。
卫候直都指挥使司,秩正四品。至元二十年,以控鹤一百三十五人,隶府正司。三十年,隶家令司。三十一年,增控鹤六十五人,立卫候司以领之,兼掌东宫仪从金银器物,置卫候一员,副卫候二员,及仪从库百户。大德十一年,复增怀孟从行控鹤二百人,升都指挥使司,秩正四品。延祐元年,升正三品。七年,降正四品。至治三年罢。四年,以控鹤六百三十人,归中宫位下。泰定四年,复立司,秩仍正四品。达鲁花赤二员,佩三珠虎符;都指挥使二员,佩三珠虎符;副指挥使二员,佩双珠虎符;知事一员,提控案牍一员,令史四人,译史、通事各一人,奏差二人。
百户所凡六,秩从七品,每所置百户二员。
仪从库,秩从七品,大使二员,副使一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四百二十四卷目录

 仪卫部汇考二
  明〈总一则 太祖洪武五则 成祖永乐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世宗嘉靖二则〉
皇清〈总一则〉
 仪卫部名臣列传
  明
  袁彬       牟斌
 仪卫部艺文
  锦衣卫箴         明宣宗
 仪卫部纪事
 仪卫部杂录

官常典第四百二十四卷

仪卫部汇考二

明设仪卫司,置正副及典仗。员所隶有都督,同知以下及千百户等职。
《明会典》:仪卫司仪卫正一员,正五品;仪卫副二员,从五品;典仗六员,正六品。
百户所镇抚各有试职。试职起永乐十五年,作一级支半俸。
都督同知督都,佥事都指挥使同知佥事,指挥使同知佥事,正副千户、试百户,试所镇抚各有署职。
〈注〉凡署职递加本职一级,署副千户,以实授百户,署试百户,试所镇抚俱以冠带总旗。

署职起景泰元年,作半级不支俸。
凡圣节正旦冬至,三大朝会朔望日,及每日常朝并郊祀等项,车驾出入该设卤簿仪仗,俱本卫提督所属官校,依次陈列。
凡遇升殿本卫堂上官一员,悬金牌于御座前。稍西侍卫其遇大朝会,千户六员具朝服于殿前侍班。凡常朝轮指挥一员、千户二员、百户十员,旗校五百名于奉天门,今皇极门下摆列侍卫听候纠仪。拿人朝退,轮百户一员巡察皇城四围,其馀分守东华西华等门,听候宣唤。至夜轮百户二员、校尉四十名,同该日指挥于内直房直宿,以备传报。其馀出宿外直房。
凡常朝百官叩头毕,本卫堂上官升立于御座西正统间,徙立奉天门。今皇极门西陛下嘉靖九年,复令于御座西立东向,遇有宣呼则掌印官传旨。
凡大祀圜丘先期二日,委把总千户一员,督率百户十二员、旗校四百九十二名。抬香亭舆亭请太祖高皇帝神版诣坛配天。次日圣驾出郊,本卫堂上官俱披带随,时选委把总千户二员、千百户一百四十二员、旗校军馀力士五千四百二名、将军一千五百四十六员,名各供事。
凡驾在斋宫本卫堂上官,俱入宿卫及巡视警跸。其斋宫门、天坛门,每门各千户一员、百户一员守卫;正阳门千百户二员、传灯旗校五十名,沿途传报至内宫。
凡祭北郊及幸学,俱用大驾,本卫官员旗校等随侍执事与大祀同。
凡视牲朝日、夕月、耕耤,祭历代帝王,俱用丹陛驾。本卫堂上官服大红蟒、衣飞鱼、乌纱帽鸾带,佩绣春刀,千百户青绿锦绣服各随侍。
凡祭太庙社稷,俱用常朝驾。本卫堂上官大红便服随侍。
凡有事于四郊,本卫千户六员、会同科道督察点闸、驾仪四员,会同科道督察点闸三千营旗帜及本卫将军。
凡经筵日,本卫掌印官于文华殿侍卫该直。千百户二员,校尉三十名,于殿外听候。
凡车驾巡幸,本卫堂上官俱从。
凡遇亲王出府,锦衣卫拨随侍校尉六百名。
凡奉旨于午门外或京几道鞫问罪囚,本卫堂上官同三法司会问。
凡锦衣卫囚人、病故,监察御史、刑部主事同往相视,其有奉钦依相视者,次日早赴御前复命。
凡击登闻鼓诉冤,并锦衣卫等衙门捉获人犯,三法司处决罪囚奉钦依者俱该锦衣卫。直日官将原给驾帖填写,缘由列名批钤以凭送问处决。
凡登闻鼓下所受词状;并外国投降;男子该收勇士;彝人习仪该给马骑;年例打冰蓼草等事,该拨军士俱奉旨。该兵科承行者锦衣卫,当直官填写驾帖送兵科佥名给与施行。凡每岁秋后,承天门外审录重囚,本卫堂上官同三法司及各衙门官会审。
凡奉旨处决重囚,本卫从刑科给驾帖差官,同法司监决。其囚人家属或奏诉得旨姑留者,校尉从刑科批手驰至市曹停刑。
凡奉旨差官出外,勘问事情系会同三法司堂上官者,于指挥内具名上请。会同科道部属官者于千户内具名上请。
凡锦衣卫差人勘提囚犯,到京礼科给事中引奏请旨。
凡奉旨提取罪犯,本卫从刑科给驾帖都察院给批,差官前去。其差官就于该直千百户内具名上请。凡殿试举人,本卫堂上官充巡绰,官其岁。贡生员于午门内考试,俱本卫官校看守。
凡锦衣卫缺掌印、管事官,于本卫及各卫指挥内推举。
凡五军官舍比试总小旗并鎗,本卫堂上官同内外官监视,仍差拨官校看守。
凡侍卫将军有缺,本卫堂上官会同管领将军、官兵科都给事、中御史选补,其五年一次。考选钦命堂上官一员,会同管领将军官、兵部侍郎、兵科都给事中甄别去留。
凡锦衣卫侍卫将军自为一营,遇下班之日,照例操练从管领侍卫官提督。
凡本卫军政官员例免考察
凡山陵巡禁樵采,每季委百户二员、旗校二十名。凡朝觐官员到京之时,本卫选差千户一员、百户一员,带领旗校三十名在于吏部门首访察奸弊。凡缉捕京城内外盗贼,本卫指挥一员,奉敕专管领属官五员旗校一百名。
凡缉访京城内外奸宄,本卫掌印官奉敕专管领属官二员、旗校八十名,其东厂内臣奉敕缉访别领官校俱本卫差拨。
凡京城内外修理街道,疏通沟渠,本卫指挥一员奉旨专管领属官二员、旗校五十名。
凡五城兵马司地方,每季委千户一员、百户十员、旗校二百五十名分管城外地方。千户五员、百户十员、旗校二百五十名,分巡各缉捕盗贼。
凡京城内外喇唬凶徒,每季委千户一员、百户一员、旗校五十名缉捕。
凡通州、张家湾河西务地方奸盗,每季委千户一员、百户一员,旗校五十名缉捕俱支给口粮。
凡京城各门课钞,每季委百户九员监收。
凡会同馆彝人乘坐马匹,每季委百户一员监拨。凡采办朝会金灯、庭燎并贴买宣官及骑操马匹,并于本卫原拨芦场内取用。
凡在京锦衣等卫原额屯田共六千三百三十八顷五十一亩八分二釐七毫八丝,见额五千五十二顷八十五亩七分四釐三毫。
凡本卫官吏、舍人、旗校、军士、象奴俸粮坐拨京仓关支。匠役于通州仓关支。
凡本卫旗校、军士、象奴胖袄鞋裤每五年一给。经历司掌本卫文移出入等事。
凡锦衣卫令史六名、典吏十七名、仓攒典一名、镇抚司司吏四名、典吏九名、驯象所司吏共二十四名、仓攒典一名、百户所司吏共八十七,名北镇抚司。典吏十名。
镇抚司凡问刑,悉照旧例径自奏请,不经本卫或本卫有事送问。问毕,仍自具奏俱不呈堂。
凡本司直厅百户一员,当该吏典十名、办事吏二十名、总旗一名、校尉三十名、看监百户五员、总旗五名、校尉一百名、皂隶三十名、直堂把门皂隶十一名锦衣。中所锦衣左,所锦衣右,所锦衣前,所锦衣后,所各所官分领军士与诸卫同。而各所又分十司,统领校尉掌卤簿、仪仗及直驾,拿人直宿等事。凡本卫各项差委轮流承行。
銮舆司大辂一乘、玉辂一乘、大马辇一乘、小马辇一乘、步辇一乘、大凉步辇一乘、板轿一乘、宝匣一座,具服幄殿一座。
擎盖司黄罗销金九龙伞一把、黄罗曲柄绣九龙伞一把、紫罗素方伞四把、红罗素方伞四把、青罗销金伞三把、红罗销金伞三把、黄罗销金伞三把、白罗销金伞三把、皂罗销金伞三把、黄油绢销金雨伞一把、红罗曲柄绣伞四把、红罗直柄华盖绣伞四把、黄罗直柄绣伞四把、红罗直柄绣伞四把、黄罗曲柄绣伞二把,银铃全五方伞十把。
扇手司红黄罗双龙扇四十把、红黄罗单龙扇二十把、红黄素罗扇四十把、红绣雉方扇十二把、红罗绣花扇十二把,双龙寿扇二把。
旌节司金节三对、方天戟四对,响节十二对。
幡幢司黄麾一对、绛引幡五对、传教幡五对、告止幡五对、信幡五对、政平讼理幡一对、龙头竿五对、朱雀幢一元、武幢一、青龙幢一、白虎幢一、豹尾二对、羽葆幢五对,御仗一对新增。
班剑司班剑三对、仪刀三对、吾杖三对、立瓜三对、卧瓜三对,御仗一对新增。
斧钺司金盆罐一副、金交椅一把、金脚踏一个、红纱灯三对、红纸灯三对、魫灯三对、骨朵三对、金钺三对、金灯三对、单龙戟三对、双龙戟三对。
戈戟司仪锽氅十对、戈氅十对、戟氅十对、御仗一对新增。
弓矢司盔甲一百副、弓矢一百副、刀一百把、盾一百面。
驯马司金鞍锦鞯马三十疋,上中所、上左所、上右所、上前所、上后所,中后所亲军所各所,官分管力士及军匠。其侍卫、将军、千百户,总旗等于中后所支俸食粮,凡文移用上中所印信。
驯象所本所官领本卫军奴养象,以备朝会陈列及驾辇驮宝之用。
凡大祀用象三十一只,大明门象二只、长安左右门象四只、正阳桥象二只、正阳牌坊迤南东西街象二只、西天门里外象四只、南天门象二只、东天门象二只、北天门象二只、斋宫各门象六只、宝匣象一只、玉辂辇象二只,大辂辇象二只。
凡圣节正旦冬至三大朝会用象三十只。宝匣象一只、玉辂辇象二只、大辂辇象二只、奉天门前象四只、东西角门前象四只、午门象六只、端门象四只、承天门象四只,长安左右门象四只。
凡享太庙用象十只例于承天门内。
凡常朝用象六只例于午门前。
旗手卫掌大驾金鼓旗,纛统领随驾力士及宿卫等事肃字旗一面、工靖字旗一面、金鼓旗一对、北斗旗一面、日旗一面、月旗一面、云旗一面、雨旗一面、雷旗一面、风旗一面、木星旗一面、火星旗一面、土星旗一面、金星旗一面、水星旗一面、青龙旗一面、朱雀旗一面、白虎旗一面、元武旗一面、角宿旗一面、亢宿旗一面、氐宿旗一面、房宿旗一面、心宿旗一面、尾宿旗一面、箕宿旗一面、斗宿旗一面、牛宿旗一面、女宿旗一面、虚宿旗一面、危宿旗一面、室宿旗一面、璧宿旗一面、奎宿旗一面、娄宿旗一面、胃宿旗一面、昴宿旗一面、毕宿旗一面、觜宿旗一面、参宿旗一面、井宿旗一面、鬼宿旗一面、柳宿旗一面、星宿旗一面、张宿旗一面、翼宿旗一面、轸宿旗一面、中岳旗一面、东岳旗一面、南岳旗一面、西岳旗一面、北岳旗一面、江旗一面、河旗一面、淮旗一面、济旗一面、天鹿旗一面、天马旗一面、鸾旗一面、麟旗一面、白泽旗一面、熊旗一面、罴旗一面、红纛一对、皂纛一对、金龙画角二十四枝、小铜角一对、大铜角一对、鼓四十八面、金四面、钲四面、杖鼓四个、笛四管、板四串、门旗四对、黄旗四十面、金龙旗十二面、红节一对、缨头一个、豹尾一个。
凡圣节正旦冬至三大朝会,本卫官先期于御前奏请金鼓旗纛摆列。遇郊祀等项车驾出入,则陈于锦衣卫卤簿之前。每岁六月六日照例奏请晒晾。凡每月朔望日,神机营提督官请祭神旗本卫遣官军于午门楼上迎请,导从至教场祭毕,迎回仍如法置放。
凡每岁仲秋祭旗纛之神,本卫掌印官行礼祭毕复命。
凡钟鼓楼钟鼓,每夜遣军人依时撞击,以凭巡警。
太祖洪武二年,设亲军都尉府统仪銮司。
《明会典》:锦衣卫本仪銮司,国初设拱卫司领校尉,隶都督府。洪武二年,定为亲军都尉府,统中左右前后五卫军士,而仪銮司隶焉。
洪武十五年,始改仪銮司为锦衣卫,镇抚司十四所等职。
《明会典》:十五年,罢亲军都尉府及拱卫司,置锦衣卫统军与诸卫。同所属有南北镇抚司十四,所所隶又有将军、力士、校尉人等,其职掌直驾侍卫巡察捕缉等事。恩功寄禄无常员,恒以都指挥都督统之。永乐定都后,照例开设虽职事,仍旧而任遇渐加视诸卫独重焉。
洪武十八年,升旗手千户所为旗手卫。
《明会典》:国初,置旗手千户所,十八年升为卫。洪武二十年,革镇抚司,焚锦衣卫搒掠之具。
《明会典》:十五年,设镇抚司。二十年,革烧燬本卫刑具,狱囚尽送刑部审理。
洪武二十六年,又申镇抚司鞫刑之禁。
《明会典》云云。
成祖永乐 年,复设锦衣卫掌问刑名官。
《明会典》:永乐间,复设掌问理本卫刑名,兼理军匠。是为南镇抚司,其北镇抚司本添设,专理诏狱。
英宗正统 年,定锦衣卫及镇抚司皂隶人数。
《明会典》:凡锦衣卫官员随从皂隶,正统中奏准管事指挥镇抚司、管事镇抚俱照文官品级,例带俸都督各六名;带俸都指挥指挥各四名;锦衣卫直堂二十名;镇抚司直厅五名;看监三十三名;经历司直厅四名。
宪宗成化十四年,始增铸印信设镇抚二员,分理刑管军匠各为一司。
《明会典》云云。
世宗嘉靖九年,定锦衣卫出办郊礼,沿途灯火苇地之令。
《明会典》:凡采办朝会金灯、庭燎,并贴买宣官及骑操马匹,并于锦衣卫原拨芦场内取用。嘉靖九年,定郊礼令本卫出办沿途灯笼火把,增拨尹家湾等处苇地二段,后又以苇地渰没奏准每所差旗校五名,于产有地方采纳芦苇,除免杂差。
嘉靖十八年,车驾南巡,以钦制武陈驾仪授锦衣卫陈设。
《明会典》:十八年南巡以钦制武陈驾仪授锦衣卫。陈设令堂上官二员、充前驱使五员、充护跸使二员,充整顿卤簿兼防护,属车使。又令于内日轮一员,骑侍就奏起落舆辇。又令委千户一员,带校尉二十名,管传放炮。千百户六十员、旗校一千名,听差镇抚司。官一员,听候理刑。东司房理刑官一员,提调缉事。千户五员,充辇乘把总。千百户二员,管领各项执事兼管驾帖。朝仪二员,沿途总理舆辇筑立。封堆三员,管理粮草。五十员,沿途分管拨,次五十员沿途轮流。上直三十五员,各带旗校十名,分往各站整顿。灯笼燎火及选奉抬舆辇良家子弟人夫。

皇清

大清会典銮仪卫,顺治元年置锦衣卫为正三品衙
门,设指挥使等官。二年,改为銮仪卫;四年,罢指挥使等衔改为銮仪使、副使等衔;五年,复罢副使等衔,改为正二品衙门;九年,以内大臣掌卫事,其馀满官品级衔名俱与汉官同;十一年,定左所銮舆司、驯马司右、所擎盖司、弓矢司、中所旌节司、幡幢司前所、扇手司斧钺司后所、戈戟司班剑司驯象所、东司西司旗手卫左司右司各所司,印以满冠军使、云麾使,掌之旗手卫印;以汉冠军使掌之左右司印;以汉治仪正掌之经历司印;以汉经历掌之。康熙三年,改銮仪卫为正三品衙门;六年,复为正二品衙门;十一年,定銮仪卫官品级;十六年,添设满冠军使掌旗,手卫印满云麾使掌左右司印。
官制
掌卫事内大臣一员,满汉銮仪使各二员。左所 满掌印冠军使一员,汉掌所事云麾使一员、銮舆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驯马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满散云麾使治仪正整仪尉七员。
右所 满掌印冠军使一员,汉掌所事云麾使一员。擎盖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弓矢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满散云麾使治仪正整仪尉七员。
中所 满掌印冠军使一员,汉掌所事云麾使一员,旌节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幡幢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满散云麾使治仪正整仪尉六员。
前所 满掌印冠军使一员,汉掌所事云麾使一员,扇手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斧钺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满散云麾使治仪正整仪尉六员。
后所 满掌印冠军使一员,汉掌所事云麾使一员,戈戟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班剑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满散云麾使治仪正整仪尉六员。
驯象所 满掌印冠军使一员,汉掌所事云麾使一员,东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西司满汉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
治仪正一员,满散云麾使治仪正整仪尉五员,汉管象整仪尉一员。
旗手卫 满掌印冠军使一员,汉掌卫事冠军使一员,左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汉整仪尉一员,右司满掌印云麾使一员,汉掌司事治仪正一员,汉整仪尉一员,满散治仪正整仪尉二员,满主事一员,陪祀汉冠军使二员,驾仪管理汉云麾使一员,汉治仪正三员,步辇管理汉云麾使一员,汉治仪正一员,玉辂辇管理汉整仪尉二员,大辂辇管理汉整仪尉二员,大马辇管理汉整仪尉二员,小马辇管理汉治仪正一员,整仪尉一员,静鞭管理汉治仪正一员,棕荐管理汉治仪正一员,整仪尉一员,拜褥管理汉治仪正一员,亭座管理汉整仪尉一员,篦头管理汉整仪尉一员,驾库管理汉整仪尉二员,经历司汉经历一员,笔帖式十员,满洲冠军使以下整仪尉以上内有召鞭官八员。
吏部文选司官制銮仪卫官系武职,隶兵部文职止设主事笔帖式及经历。
满主事一员
满笔帖式七员满军笔帖式三员
经历司汉经历一员
职掌


万寿节正旦冬至,三大朝会并宴享诸
大祀等项。
车驾出入应设卤簿、仪仗、并旗手、卫旗、帜金鼓俱本
卫堂官督率所属官校依次陈列。


升殿及常朝俱鸿胪寺,先期知会陈设卤簿、大驾三
缠,俱用满汉官各一员。站立。满官召鞭毕,鞭手校尉鸣鞭。
凡大祀

圜丘及
祈谷坛先期二日委官督,率校尉舁香舆祝版亭

午门前,次日舁至
太和殿。

皇上亲装香毕,仍舁赴
坛。本日仍委官率领校尉候请
太祖、
太宗、
世祖神版奉安亭内,诣坛配
天至日。
圣驾出郊銮仪卫堂官督率,所属官校陈设卤簿大
驾。


郊祀如遇先期一日,宿
坛旗手卫官校设鼓角于
斋宫前,起更发擂。

视牲陈设卤簿大驾,旗手卫金鼓旗帜,出入俱不
动乐。
凡祭

北郊及
太庙
社稷坛
朝日坛
夕月坛
历代帝王庙
文庙
耕籍
堂子俱陈设簿大驾并金鼓旗帜,俱太常寺先
期知会。
凡祭

太庙
社稷坛
文庙太常寺先期知会本衙门,于祭前一日陈设
拜褥用毕收回。
凡各

坛庙祭祀,太常寺先期知会銮仪卫,委满冠军使一
员、云麾使二员,预备盥洗盆并执巾。
凡各

坛庙祭祀,銮仪卫先期请
旨预备辇轿。
凡祭

社稷
堂子俱乘凉步辇。


大祀及升殿,
车驾出入俱先期一日铺设棕荐。康熙七年,定驾幸南苑等处不设棕荐。
凡礼部进
表等项亭座俱銮仪卫,委官率领校尉抬捧。


太庙焚帛灰土。每年銮仪卫差官率领校尉,抬送金海
河内。

殿试文武举人,该衙门先期知会銮仪卫,汉堂官
率官校巡绰其岁。贡生员于
天安门外考试,俱銮仪卫官校看守。
凡文武进士传胪,该衙门先期知会銮仪卫陈设卤簿大驾,并委官校捧黄榜云盘伞盖。凡考选庶吉士,銮仪卫官巡绰校尉看守。凡
经筵日该衙门先期知会銮仪卫,委官校抬书案
送至讲所。


大祀用驮宝象五只、驾辇象二只、开路象四只。升殿及常朝用驮宝象五只、驾辇象二只,又每日设
常朝象四只于
天安门外。
凡遇

大祀旗手卫官设金鼓于卤簿驾前,
驾回动乐。
凡遇恭谒

陵寝及
命将出师,陈设动乐,系礼部先期知会。


驾幸南苑等处,銮仪卫奏请。或设卤簿,或用行驾。出
入俱动乐。
凡遇

大祀旗手卫官率校尉于
坛内巡更并接。
驾撞钟。
凡遇日食月食救护及迎春,洗象旗手卫官率校尉陈设金鼓。其日食月食銮仪卫委满汉冠军使各二员,满云麾使一员,随班救护。
凡钟鼓楼设旗手卫校尉每夜值更发擂。凡遇祭祀,銮仪卫汉冠军使二员专司陪祭。

仪卫部名臣列传

袁彬

《锦衣志》:英宗之在伯颜营也,校尉袁彬始得见彬。少以材力射,生选从刺奸缇骑。既从征没也先麾下牧马矣。久之乃使侍上,上方坐橐驼帐中,咄咄无所出,得彬甚喜。彬温美多计,数善言笑,时时为隐语悦上。获一羊髀烹而共啖之。昼斧薪伐冰夜则以背承上足而寝也。先挟上攻云中,转战上谷遂躏关而直趋京师。小不遂辄,欲僇杀彬。上至为泣,请之不得。而哈铭者,故蒙古官。为赐姓杨以译鞮,从陷也。先营颇幸也。先间以诙谐解之仅免也。先欲使妹尚上,上谋之,彬曰:不可,请辞以返国而聘。彬尝病中寒,上亲为治糜啖之身,压彬背汗洽良已及期。上还称太上皇绌彬,劳仅拜锦衣百户。太上皇还为皇帝即日召见彬,语絮且泣。超为都指挥佥事,理锦衣事,赐城东甲第一区,引太液池穿中御沟。达之黄金十镒,白金二十镒,綵绮盐醪醯酱乾糒充实,又加赉妻异缯精镠各有差擢。杨铭千户赐半之间,夕宴对略用家人礼然。彬畏满好,避而同列门。达逯杲显达,初以锦衣校用,文无害理。镇抚司积功,次稍迁至指挥而其所任校逯杲继起与同列。上故缘中贵人吉祥及忠国公石亨复大位,德之而二人,骄干请不已。上心厌之。欲稍稍削其重以属。彬固谢不敢,乃属杲杲数伺忠国公罪状闻上。并其从子定远侯彪诛之,上益贵重杲理篆者。都指挥王某取充位而已,杲遂持吉祥阴拟之。急乃与其从子昭武伯钦谋,以五鼓从骑就谒杲出见之。钦拔刀手断杲头,攻长安门不下,寻就擒诏族。吉祥赠杲右都督彬请急不任,而门达独重达佐理卫得兼治镇抚司。镇抚于锦衣属也,而得专治狱。或上有所怒,特下与缇骑。贼曹钩发者,俱以委镇抚狱竟自上请可否毋由。锦衣大僚达为人沈敏,善计算。所谳恒规上旨,而决时上业已诛曹石。内惴不自安,恒借达为强。而达多所阴,献累迁都指挥佥事,治镇抚如故。时上最所礼信者,李贤达次之。每朝,而左顾则命贤,右顾则命达。赏赉无算。而达内害贤宠,谮于上曰:是尝受陆瑜金酬尚书者。上疑之,不召。可半岁而袁彬犹以义故位达上达知。上薄之,搆以死罪劾奏,上不乐曰:是负我者,然故人不死足矣。此外以任若达,退则执彬下狱,胁以火五毒更下。彬不胜苦且诬伏矣。而燕中少年杨贤者,尝为漆工,尚方奋曰袁公上鱼服侣也。门达何人,而辄害之。因上疏诋达奸恶数十百,事事有指,而极称彬枉且有社稷功,不宜罪诏。并下达治达恚捶贤,至百馀贤恐遂死不得。白谬曰:吾有阴事,欲告公达,令箯舆前前乃薆耳。达曰:吾小人,何办为此李学士草耳。达大喜,趣罢笞出汤沐,沐贤醪肉食之持。牍面诉曰:李贤令,杨贤中,臣为袁彬地,独不畏陛下法乎。上曰:明于东朝堂辨之。之东朝堂,杨贤度上已集群臣出馀肉,大呼曰:天乎。冤哉。门指挥醪肉食我,而令引李也。李学士贵人,吾何从见之。且吾死固分,柰何冤他人为也。上悟。趣出袁彬,令分司南都,馀俱置不问。然自是达宠渐衰,不复寄腹矣。居一载驿召袁彬还职,寄如故。上崩,李贤益重达,内不自安,出怨望语。御史言之诏执赴法司论戍岭表滨行,袁彬帅僚出饯郊墅握手,语缱绻已。挥囊金为解装,良厚众咸多。彬不念旧恶有古长者风,彬再迁掌卫事至都督佥事,乃卒。

牟斌

《锦衣志》:斌字益之,博学晓文,义为儒衣,冠其所理,恒傅经而法。户部郎李梦阳尝奏封事,言寿宁侯忤旨下狱。斌曰郎封事大善,即言寿宁胡不指其实,及诸羽翼耶。梦阳曰:虑置对耳。斌曰:置对则奚难,吾能剪厥羽翼也。因傅经牍具上,梦阳得不贬。正德初,刘瑾持中权,逐大学士刘健谢迁而削尚书。韩文等籍,而谏臣刘𦶜戴铣等数十人后先下诏狱斌。轻刑奠居曲为申,救御史任诺愬诸僚草奏。署其名已,实他出,不与也。斌曰:古有耻不与党人名者,公为忠悔耶。刘瑾复要斌去奏首权奸事,斌不可而顾语同列曰:存此,诸公臣节庶几白他日乎。宋邹道原以失元奏被害,吾侪何自计为。奏入,瑾大怨。望斌又侦知其庇言官也,矫诏廷杖之,垂死谪戍边。刘瑾诛驿召斌还,领镇抚如故。知府刘祥搏其守阉。因相论奏中贵人张雄者,纳守阉赂阴喝斌,令归曲祥仍为阉导,赂斌不可,雄恚挟诈陷之,安置武昌感疾卒斌之,再起也。长子丧,工部循故事官为赙三百金。斌指其存者二子曰:吾司刑不道,天祸一子,惩而受金行及此矣。盖庳屋敝衣再遭谴怡,怡若素云,相台崔铣记其事盛称服,斌谓直节懿行,即名经术士大夫蔑如也。

仪卫部艺文

《锦衣卫箴》明·宣宗

自古建国,皆重环卫。尔惟厥官,朝夕廷陛。予所服御,咸尔攸秩。出入先后,以警以跸。左右骏奔,以戒不虞。亦有匪人,尔诘尔祛。尔其懋毖,勿纵于私。宜廉宜慎,宜勤宜祗。惟义之遵,惟善之迪。敬恭勿渝,用保终吉。

仪卫部纪事

《齐东野语》:淳熙九年,明堂大礼以曾觌为卤簿,使李彦颖顿递使。习仪之际,曾以李为参预漫尔逊之居前。李以五使有序,毅然不敢当者。久之,在列悉以顾忌,皆不敢有所决择。太常寺礼直官某人者,忽进曰:参政宰执也,观瞻所系开府之逊良。是径揖李,以前时曾方有盛眷。翌日,入愬其事上,默然久之曰:朕几误矣。即此批出李彦颖,改充卤簿使。伯圭充顿递使。礼直官某人特转一官。
《圣君初政记》:皇祖命图大辟囚造罪,被刑之状于锦衣卫外,垣俾人得见为惩戒。
《锦衣志》:燕王初,起帅师荡山东。度临邑,临邑书生纪纲叩马首,请效王与。语悦之。纲善骑射,颇习法家言。便辟应对,刻精诡秘耐逆钩人意。所向先发以为,绩王日益幸。爱之,既即位擢纲自忠义卫千户,为都指挥佥事,治锦衣亲兵。复典治诏狱天子,既由藩国起,以师胁僭大位内不能毋自疑。人人异心有所寄耳目矣。纲觇之,益布其私。距日夜操切阴计闻上,上大以为忠。昵之罄咳亡间。即淇成诸公号元勋见则自匿引不敢以身比。数而纲小人也,遂骄穷意为非行僚属。指挥庄敬袁江千户王谦李春等故,无赖曲侍奉纲相缘借奸利数百千端。上久亦颇悟疏之中贵,素仇纲者。白发其端上令给事御史廷劾下,御史院按验俱有状。上大怒,即日捕诛纲,磔于市仍夷三族。而令御史院罪状纲。其略曰:谨按故都指挥,纲儇薄驵侩阴敛阳,却挡㧙虿尾包藏虺心。积稔恶极未易,指数按纲前后使腹心,干伪为诏下诸司盐场勒盐。四百馀万,还复称诏夺官船二十艘、牛车四百辆、载入私第,弗予。僦人牛立稿又即狱喝持大贾数十百家家索赂不等。为黄金三百五十两、白金二千两、钞四十五万、贯、帛千五百疋;又挟诈取交阯使黄金八十两、金盆一、异宝二十枚、夺民人倪贵等第舍庄宅十七所、计值金三十馀万;匿县官予民地八、所值二十馀万;从籍故晋王乾没黄金五百两、金盆一、宝钏二、白金鞍辔二。又从籍故,吴王没瑟瑟御龙服王冠还辄衣,故王冠服坐高坐,置酒,命优童真保道真吉祥等效伎乐。奉觞上寿,呼万岁,徐劳卿等无恙,敬举卿之觞。纲诸所用金装八宝环、八宝帽饰、玉盏、玉水池砚、珊瑚犀毗、玉束带红、铺床玉石冯几、咸饰交龙日月星斗。度如乘舆副,又上所怒内侍右班当下纲论弃市者。辄将至家具洗沐好食,食之阳。为言见上赦若诱取金帛,且尽更数日将至市杀之。而先日以行刑报尝喜,道姑陈氏姿首欲买置媵,为都督薛禄所先。怨之,遇于大内,持钁钁禄首,脑裂几死。禄慑噤不敢言,又道恚都指挥哑失,帖木不避诬,持其冒赏事,捶之死。纲家畜养亡命耗山刘等,多造铁甲弓弩万计,腐取良家子。十八以下数百人充左右役,诏选婕妤才人,先试可。令暂出待岁纲辄簿录,其尤者内之,别以次塞,莫敢问。吴人故大豪沈万三子文度,万三生尝伏法。高皇帝籍没其家,所漏赀尚富而文度颇为人,把持其短患之。因纲舍人匍伏见,白进黄金百两、白金千两、龙纹被一床、龙角一株、奇宝十具、异缯绮四十疋,愿得从亵御列,为外府外厩。岁致粲六百石、钞二十万贯、酝百石、布帛以时进,食饵羞果以月进,纲许之。仍语文度:吾后庭未充,若为我吴中徵好者,不为数。文度因是挟纲十五,而分民间,室亡谁何者纲自维威日。重重且迫,上冀得所欲,当端午上射柳。纲私其司射镇抚,庞瑛曰:我故射不中,而子折柳鼓噪以观兵部尚书御史。既射,纲谬为不中,瑛折柳鼓噪竟射无纠者。纲乃喜诧曰:是无能难我矣。按纲为天子腹心,臣负委任妄意不轨,擢发不足数罪。罪诚当万死,其僚指挥敬江千户谦春镇抚瑛比周为诬,罔当死。并诸应从坐人以轻重受条,诏曰:可颁示天下,自纪纲诛,终文皇帝世锦衣卫,虽典诏狱画可领诺而已。
《沂阳日记》:王都督佐掌锦衣卫事,京师人称为王。堂才敏志忠,律己廉介,扶翼善类。祛击凶邪凡诏狱议该从轻,虽披逆鳞必委曲。别白至数十上,不肯阿顺依违。京师刁徒刘东山者狡而黠,能写行移游于寿,宁侯张鹤龄延龄之门,每日瞷二张阴事籍记之。一日嚇二张索金数千用尽,复奏二张阴事下诏狱公,力为张辩。又勒延龄之妾为妾,不从;又奏其谋反公复辩,其诬遂劾东山平日奸恶。状上悟下其事,于公公密擒之伏,辜诏枷于午门前,数日竟死。万众举手加额曰:非王堂替天行道,何以能此。

仪卫部杂录

《归田录》:唐制三卫官有司阶、司戈、执于、执戟,谓之四色官。今三卫废,无官属唯金吾有一人,每日于正衙放朝唱不坐直。谓之四色官,尤可笑也。
《世宗实录》:嘉靖二年十一月,刑科给事中刘济上言;国家置三法司,专理刑狱。其后乃有锦衣卫,镇抚司专理诏狱。缉访于罗织之门;锻鍊于诏狱之手;裁决于内降之旨,而三法司几于虚设矣。
客窗偶谭锦衣卫职掌銮仪。明太祖时不司刑,名而校尉,官衣与教坊乐工同式,但花色小异耳。卫秩三品其后,掌卫者率皆五府都督有加宫保者。
《春明梦馀录》:锦衣卫在通政司。南本仪銮司初设拱卫司,领校尉隶都督府。洪武二年,定为亲军,都尉府统中左右前后五卫军士,而仪銮司隶焉。十五年,罢府及司,置锦衣卫统军与诸卫同,所属有南北镇抚司十四所,所隶又有将军、力士,校尉人等。其职掌直驾、侍卫、巡察、捕缉、等事。恩功寄录无常员,恒以都指挥都督统之。永乐定都后,照例开设,虽职事仍旧,而任遇渐加视诸卫独重焉。
锦衣卫与在京诸卫,即唐人十六卫之遗制。凡诸卫亲军皆以番直宿卫,执戈戟严巡警监门禁。而锦衣所掌者,乃卤簿仪仗之事,旗手所司者,乃旗纛金鼓之物。诸卫皆统军卒,而锦衣独领校尉、力士。即周之虎贲,旅贲也。诸军皆世卒而府军独签幼军;即汉之六郡良家子也。诸卫正倅一,惟其世独锦衣之任,则不必世而以能盖御座。则夹陛而立御辇,则扶辕以行出警而入,跸承旨而传宣皆在。所司而诏狱所寄,则又重矣。又按《锦衣卫》:本国初,仪銮司后定为亲军都督府而司隶焉。十五年,罢府及司置锦衣亲军指挥使、司、镇抚司,理卫中刑名。如列卫而兼简军匠,所谓南镇抚司也。北镇抚司本添设专理诏狱,成化十四年,始给印分司,得直达上下法司。覆提领卫事者,恒以都指挥都督,或恩功,或寄禄,掌侍卫之事。凡将军、力士,校尉分蕃护驾直宿巡察。凡大朝掌驾出入,督设卤簿、仪仗,凡皇城四门,日夜番直巡鼜之;凡盗贼、奸宄、街涂、沟渠、密缉,而时省之;凡奉旨鞫狱,录囚事,与三司从事凡比试监焉。
锦衣典亲军其后,寄以诇察之柄,体势自重。然本非尊官也,故虽纪纲门达、逯杲之宠奇横肆然,纲达不过都指挥佥事,杲仅指挥同知而已。袁彬自都指挥出签都府,方晋横玉正德初指挥,高得材缘从父凤柄司礼,传升右都督。终以非例于五府,带俸钱宁继踵。此官虽贵盛之极,而意犹歉之,请以都指挥理事下兵部,议曲为謏解,遂成不疑。沿流至于朱陆极矣。今考太保兼少傅者一人、陆炳太保兼太子太傅一人、朱希孝太子太傅一人、刘守有左都督一人、钱宁右督都一人、陈寅都督同知一人,余荫已上皆掌卫督行事官校者也。右都督一人、钱安都督同知三人,袁天章孙钰杨俊卿已上,同掌卫督捕者也。其他恩荫管事左右都督,如麦祥、高恕、黄浦之类不可胜纪矣。
天顺成化及弘治初年,锦衣指挥门达、袁斌、朱骥等提督缉捕。每至十年或十一二年,方一类奏下兵部定议,升者不过五七人多。止十人赏,或以布绢钞锭;无功者挞而斥之,已而有拿获妖言升袭一辈之例,于是人竞贪功肆行罗织。
嘉靖初,命兵科给事夏言御史郑本公兵、部主事汪文盛,查核冒滥武职言等上言。太祖开天启运,一时翊赞元臣封公者只六人;封侯者二十八人;文皇帝靖难封拜亦不过十馀人。慎重名器如此,其锦衣一卫额,数指挥使一同知、二佥事、三镇抚、二所千百户各有定员。自正统后贵妃尚主公,侯中贵子弟多寄禄卫中递进用事。至正德间,奄宦擅权,贵倖子弟以奏带冒衔锦衣者尤多。大抵奏带之数太滥,纪验之次失实,武选之法尽坏。往往安居长安寄名边,徼今查应革二千一百九十九员。名岁省度支十万计本兵彭泽覆奏,从之。然裁革未几,滥授如故。至隆庆四年,复汰冒滥官旗一千一百十五人。然边功之冒报,内侍之传奉勋戚之陈乞相袭,以为故事。至以寄荫锦衣加衔五府者,尤比比此明政之一蠹也。
隆庆中,刑科给事中舒化疏,言:朝廷设立厂卫原以捕盗、防奸细,非以察百官也。驾驭百官,乃天子之权。而奏核诸司责在,台谏朝廷自有公论。今以暗访之权归诸厂卫,万一人非正直,事出冤诬,是非颠倒,殃及善良,陛下何由知之。且朝廷既凭厂卫,必委之番役。此辈贪残,何所不至。人心忧危,众目睚眦,非盛世所宜有也。上命付司知之。
崇祯四年五月,给事中许国荣论厂卫疏:臣以厂卫缉事件则失立法本意,近乎告密。告密非近世风也,臣请先言其理而徐及其事。皇上以为事件设而天下无遁情。臣窃谓天下从此政多隐情。皇上或以秘访所致得于独闻。不知若辈正借此为招摇之榜样,纳贿之便门。其受皇上重托而几其不欺者,止掌厂掌卫之臣耳。势不得不转寄耳目,于夥长旗。番此辈复展转旁寄,岂尽忠肝义胆见利不摇者乎。其初亦效小忠小信,采几实事以取信皇上。因而密窥意旨,巧示灵验以震詟,通国遂畏之如虎。况止有厂卫缉事之人,而无缉事厂卫之人,彼能颠倒人之是非而人不敢操其是非,何惮而不恣所欲为。或准贿之有无以绘人之妍媸;或因贿之多寡以装事之轻,重皇上之威灵阴为所窃而不觉,此臣泛言流弊必至之理也。然今日肆毒无忌者,不尽在真厂卫,而在假充厂卫之人。盖以厂卫二字为破胆之霹雳,而把棍恶少遂假为嚇诈装头。敢就所闻错陈其概:如紬商刘文斗行货到京,奸棍赵瞎子等口称厂卫,捏指漏税密擒于崇文门东小桥庙内。因搜其底帐载有铺户罗绍所,李思怀等十馀家,并行拿拷共诈银二千馀两矣。长子县教官推升县令,忽有数棍拥入寓内,口称厂卫。指为营干得来诈银五百两。菜市口鱼行酒馆遵禁罢肆,忽有奸棍刘科等口称厂卫,排其户,指有宿酝鱼腥,各诈钱千贯矣。山西解官买办黑铅照数交足。众棍窥有馀剩,在潞紬铺内口称厂卫指剋官物捉拿王铺等四家,各诈银千馀两矣。苏州顾监生挟数百金为加纳资,众棍窥其愚稚可啖,口称厂卫拿人罄劫其资,一鬨散矣。医士杨四置买纱绢,众棍疑有积蓄,口称厂卫因告行提锁禁碾儿胡衕,席捲其橐,而后释放矣。此犹肆诈于城市者也。风闻蓟门孔道假侦边庭往来,如织、如玉、田、马,户项福等先经,有四棍假称厂卫索骑于前,未几而踵至,索骑者复有多人。一日之内两被骚扰,穷诘之,始知赝。鼎则其假诈边方未经败露者,不知几何人矣。凡此特千百中之一二也。至于散在各衙者,藉口密探故露踪迹纪;言纪事笔底可操祸福,书吏畏其播弄风波,不得不醵金阴饵之,相沿为例。而莫可问矣。总之,真厂卫之坏事厂卫之臣得而惩之,惟疑真疑假触处设阱被害者吞声饮恨。而举朝又畏言,发祸随姑俟自败𢬵死为皇上陈其大略。伏乞敕下该衙门益加严,毖此后敢有假冒。务寘诸法即有万不容已之役,亦须慎择而使存。缉事之旧制去,事件之苛条俾,小民安于里,商贾安于市,于皇上平明未必无小补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