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侍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侍卫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四百十七卷目录

 侍卫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汉〈总一则〉
  后汉〈总一则 世祖建武三则 桓帝延熹一则 灵帝中平一则〉
  晋〈总一则〉
  宋〈总一则〉
  南齐〈总一则〉
  梁〈总一则〉
  陈〈总一则〉
  北魏〈太祖登国一则 天兴三则 天赐一则 明元帝永兴一则 孝文帝太和一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总一则 文帝开皇四则 仁寿一则 炀帝大业二则〉

官常典第四百十七卷

侍卫部汇考一

周制:天官置宫正、宫伯;地官置师氏、保氏;秋官置司隶,皆掌王宫宿卫,而夏官虎贲、旅贲、节服三氏均司禁旅。
《周礼·天官冢宰》:治官之属,宫正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宫正,掌王宫之戒令纠禁。
〈注〉纠犹割也察也。

以时比宫中之官府,次舍之众寡。
〈注〉时四时比校,次其人之在否,官府之在宫中者,若膳夫、玉府、内宰、内史之属,次诸吏直宿,若今部署诸庐者舍其所居寺。

为之版以待。
〈注〉郑司农云:为官府次舍之版图也。待,待比也。郑元谓:版其人之名籍。待,待戒令及比。

夕击柝而比之。
〈注〉夕,莫也。莫行夜以比直宿者,为其有解惰离部署。郑司农云:柝戒守者所击也。

国有故,则令宿,其比亦如之。
〈注〉郑司农云:故祸灾,令宿宿卫王宫。《春秋传》曰:忘守必危,况有灾乎。郑元谓:故凡非常也。文王世子曰:公有出疆之政,庶子以公族之无事者,守于公宫,正室守太庙,诸父守贵宫,贵室诸子诸孙守正宫下室。此谓诸侯也。王之庶子,职掌国子之倅。国有大事,则帅国子而致于太子,唯所用之者,令宿之事,盖亦存焉。

辨外内而时禁。
〈注〉郑司农云:分别外人、内人,禁其非时出入。

稽其功绪,纠其德行。
〈注〉稽犹考也,计也,功吏职也。绪其志业。

几其出入,均其稍食。
〈注〉郑司农云:几其出入,若今时宫中有罪,禁止不能出,亦不得入。及无引籍,不得入宫。司马,殿门也。郑元谓:几,呵其衣服,持操及疏数者,稍食禄禀。

去其淫怠,与其奇邪之民。
〈注〉民,宫中吏之家人也。淫,放滥也。怠,解慢也。奇邪谲觚非常。

会其什伍而教之道艺。
〈注〉五人为伍,二伍为什。会之者使之。辈作辈,学相劝帅且寄宿卫之令。郑司农云:道谓先王所以教道民者,艺谓礼乐射御书数。

月终,则会其稍食。岁终,则会其行事。
〈注〉行事吏职也。

凡邦之大事,令于王宫之官府次舍,无去守而听政令。
〈注〉使居其处,待所为。

春秋,以木铎修火禁。
〈注〉火星以春出,以秋入,因天时而以戒。

凡邦之事跸,宫中庙中则执烛。
〈注〉郑司农读火绝之云:禁凡邦之事,跸国有事,王当出,则宫正主禁绝行者,若今时卫士填街跸也。宫中庙中,则执烛,宫正主为王于宫中庙中执烛。郑元谓:事,祭事也。邦之祭社稷七祀于宫中,祭先公先王于庙中,隶仆掌跸止行者,宫正则执烛以为明。《春秋传》曰:有大事于大庙。又曰:有事于武宫。

宫伯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一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宫伯掌王宫之士庶子。凡在版者。
〈注〉郑司农云:庶子,宿卫之官。版,名籍也。以版为之今时乡户籍,谓之户版。郑元谓:王宫之士,谓王宫中诸吏之适子也。庶子,其支庶也。

掌其政令,行其秩叙,作其徒役之事。
〈注〉秩禄禀也,叙才等也。作徒役之事,大子所用。

授八次八舍之职事。
〈注〉卫王宫者,必居四角四中,于徼候便也。郑司农云:庶子卫王宫,在内为次,在外为舍。郑元谓:次其宿卫所在,舍其休休之处。

若邦有大事,作宫众则令之。
〈注〉谓王宫之庶子,于邦有大事,或选当行。

月终则均秩,岁终则均叙,以时颁其衣裘,掌其诛赏。
〈注〉颁读为班,班布也。衣裘若今赋冬夏衣。

地官司徒。教官之属,师氏中大夫一人,上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
〈订义〉陈及之曰:师氏以道教,国子以美诏王,而其徒百二十人,盖居虎门之左司,王朝帅四夷之隶,以守王门,其徒不得不多也。。

师氏掌以美诏王,以三德教国子,一曰至德以为道本,二曰敏德以为行本,三曰孝德以知逆恶,教三行,一曰孝行以亲父母,二曰友行以尊贤良,三曰顺行以事师长,居虎门之左,司王朝。
〈订义〉李景齐曰:虎门,路寝也。画虎以示威武之象。至于中门,为雉门,亦画雉,以象文明。外文明而内威武,高明柔克,沉潜刚克之意。文明著于外,威武潜乎内,则王之威,亦德威而已。

掌国中失之事,以教国子弟。凡国之贵游子弟学焉。凡祭祀,宾客,会同,丧纪,军旅,王举则从,听治亦如之。
〈订义〉贾氏曰:此数事王行之时,师氏则从以王所在,皆须诏以美道故也。郑康成曰:听治谓王举于野外,以听朝。贾氏曰:上数事,皆有朝以听治之。故从王亦如上虎门之左同,故曰亦如之。

使其属帅四夷之隶,各以其兵服守王之门外,且跸,朝在野外,则守内列。
〈订义〉郑锷曰:非特在国可使之守,若朝在野外,虽使之守藩,盾之内列,亦可。

保氏下大夫一人,中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六人,徒六十人,保氏掌谏王恶,而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乃教之六仪,一曰祭祀之容,二曰宾客之容,三曰朝廷之容,四曰丧纪之容,五曰军旅之容,六曰车马之容。凡祭祀,宾客,会同,丧纪,军旅,王举则从,听治亦如之。使其属守王闱。
〈订义〉郑锷曰:闱者,宫中巷门。黄氏曰:保氏守王闱,则益迫近矣。师氏有四夷之隶,故在门外。然保氏掌谏王恶,则其察之当益详。

夏官司马。政官之属,虎贲氏下大夫二人,中士十有二人,府二人,史八人,胥八十人,虎士八百人。
〈订义〉薛平仲曰:虎言其有力如虎也,旅言其旅力方刚也。虎贲有虎士八百人,用之以先后王而趋,非部分之严,节制之素,难乎为卫矣。故虎贲氏,则以下大夫二人为之。黄氏曰:虎贲氏有主帅,且为近卫,故高其爵。郑康成曰:不言徒,曰虎士,则虎士徒之选有勇力者。易氏曰:此言虎士八百人,与牧誓言虎贲三百人,其数为不同。盖此以卫至尊为主,惟众而后可以备仪卫。陈及之曰:虎贲八百人,盖天子亲兵六军之外,禁卫惟此而已。王不出,则虎士不出。及其弊也,以之从军旅,赐诸侯,非旧制矣。

虎贲氏,掌先后王而趋以卒伍。
〈注〉王出,将虎贲士居前后,虽群行,亦有局分。先,悉荐反。将,子匠反。

军旅会同,亦如之。舍则守王闲。
〈注〉舍,王出所止宿处,闲梐枑。

王在国,则守王宫。
〈注〉为周卫。

国有大故,则守王门。
〈注〉非常之难,要在门。


适四方使,则从士大夫。
〈注〉虎士从使者。

若道路不通,有徵事,则奉书以使于四方。
〈注〉不通逢兵寇,若泥水奉书徵师役也。

旅贲氏中士二人,下士十有六人,史二人,徒八人。
〈订义〉郑锷曰:旅如旅力方刚之旅,旅有力之意,故人之背旅,谓之膂,以其有力故也。或谓有虎贲氏八百人矣,又有旅贲氏十六人,何耶。盖八百人分为卒伍,而趋于王之前后,则既卫其前,又卫其后也。旅贲氏之十六人,则夹车而趋,或防其左,或防其右。此其所以异。

旅贲氏掌执戈盾,夹王车而趋,左八人,右八人,车止则持轮。
〈注〉夹王车者,其下士也。下士十有六人,中士为之帅焉。

凡祭祀会同宾客,则服而趋。
〈注〉服而趋,夹王车趋也,会同宾客,王亦齐服,服衮
冕,则此士之齐服,服元端。


军旅,则介而趋。
〈注〉介被甲。

节服氏下士八人,徒四人。
节服氏掌祭祀朝觐,衮冕六人,维王之太常。
〈注〉服衮冕者,从王服也。维,维之以缕,王旌十二旒,两两以缕缀连,旁三人持之礼,天子旌曳地。郑司农云:维,持之。

诸侯则四人,其服亦如之。郊祀,裘冕二人,执戈,送逆尸从车。
〈注〉裘冕者,亦从尸服也。裘,大裘也。凡尸服卒者之上服从车,从尸车送逆之往来。

秋官司寇。刑官之属,司隶中士二人,下士十有二人,府五人,史十人,胥二十人,徒二百人,司隶掌帅四翟之隶,使之皆服其邦之服,执其邦之兵,守王宫与野舍之厉禁。
〈注〉野舍王者,所止舍也。

汉承秦制设郎中令,后改为光禄勋,主掌宫殿门户,而大夫、郎、谒者、期门、羽林皆属之。设卫尉,掌宫门卫屯兵,诸屯卫、司马皆属之,护军都尉属大司马,中垒以下八校尉,各掌屯卫。
《汉书·百官公卿表》:郎中令,秦官,掌宫殿掖门户,有丞。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光禄勋。属官有大夫、郎、谒者,皆秦官。又期门、羽林皆属焉。
〈注〉臣瓒曰:主郎内诸官,故曰郎中令。应劭曰:光者,明也。禄者,爵也。勋,功也。如淳曰:勋之言阍也。阍,古主门官也。光禄主宫门。服虔曰:期门与期门下,以微行,后遂以名官。师古曰:羽林亦宿卫之官,言其如羽之疾,如林之多也。一说羽所以为王者羽翼也。

大夫掌论议,有太中大夫、中大夫、谏大夫,皆无员,多至数十人。武帝元狩五年初置谏大夫,秩比八百石,太初元年更名中大夫为光禄大夫,秩比二千石,大中大夫秩比千石如故。
郎掌守门户,出充车骑,有议郎、中郎、侍郎、郎中,皆无员,多至千人。议郎、中郎秩比六百石,侍郎比四百石,郎中比三百石。中郎有五官、左、右三将,秩皆比二千石。郎中有车、户、骑三将,秩皆比千石。
〈注〉如淳曰:主车曰车郎,主户卫曰户郎。汉仪注:郎中令主郎中;左右车将主左右车郎;左右户将主左右户郎也。

谒者掌宾赞受事,员七十人,秩比六百石,有仆射,秩比千石。
〈注〉应劭曰:谒,请也;白也。仆,主也。

期门掌执兵送从,武帝建元三年初置,比郎,无员,多至千人,有仆射,秩比千石。平帝元始元年更名虎贲郎,置中郎将,秩比二千石。
〈注〉师古曰:贲读与奔同,言如猛兽之奔。

羽林掌送从,次期门,武帝太初元年初置,名曰建章营骑,后更名羽林骑。又取从军死事之子孙养羽林,官教以五兵,号曰羽林孤儿。羽林有令丞。宣帝令中郎将、骑都尉监羽林,秩比二千石。
〈注〉师古曰五兵谓:弓、矢、殳、矛、戈戟也。

仆射,秦官,自侍中、尚书、博士、郎皆有。古者重武官,有主射以督课之,军屯吏、驺、宰、永巷宫人皆有,取其领事之号。
〈注〉孟康曰:皆有仆射随所领之事,以为号也,若军屯吏则曰军屯仆射,永巷则曰永巷仆射。

卫尉,秦官,掌宫门卫屯兵,有丞。景帝初更名中大夫令,后元年复为卫尉。属官有公车司马、卫士、旅贲三令丞。卫士三丞。又诸屯卫候、司马二十二官皆属焉。
〈注〉师古曰:《汉旧仪》云:卫尉寺在宫内。胡广云:主宫阙之门,内卫士于周垣下,为区庐。区庐者,若今之仗宿屋矣。《汉官仪》云:公车司马,掌殿司马门,夜徼宫中,天下上事,及关下,凡所徵召,皆总领之。令秩六百石。旅,众也。贲与奔同,言为奔走之任也。

长乐、建章、甘泉卫尉皆掌其宫,职略同,不常置。
〈注〉师古曰:各随所掌之宫,以名官。

护军都尉,秦官,武帝元狩四年属大司马,成帝绥和元年居大司马府比司直,哀帝元寿元年更名司寇,平帝元始元年更名护军。
中垒校尉掌北军垒门内,外掌西域。
〈注〉师古曰:掌北军垒门之内,而又外掌西域。

屯骑校尉掌骑士。步兵校尉掌上林苑门屯兵。越骑校尉掌越骑。
〈注〉如淳曰:越人内附以为骑也。晋灼曰:取其材力超越也。

长水校尉掌长水宣曲胡骑。
〈注〉师古曰:长水,胡名也。宣曲,观名。胡骑之屯于宣
曲者。

又有胡骑校尉,掌池阳胡骑,不常置。
〈注〉师古曰:胡骑之屯池阳者也。

射声校尉掌待诏射声士。
〈注〉服虔曰:工,射者也。冥冥中闻声则中之,因以名也。应劭曰:须诏所命而射,故曰待诏射也。

虎贲校尉掌轻车。凡八校尉,皆武帝初置,有丞、司马。
〈注〉师古曰:自中垒以下,凡八校尉,城中不在此数中。

自中垒校尉至虎贲校尉,秩皆二千石。

后汉

后汉设光禄勋统五官、虎贲、羽林诸郎将,奉车都尉以宿卫宫殿门户,设卫尉卿统公车司马、南、北宫卫士、左右都候、宫门司马,以徼循宫中,设五营校尉,掌宿卫兵,以北军中候监之。
《后汉书·百官志》:光禄勋,卿一人,中二千石。本注曰:掌宿卫宫殿门户,典谒署郎更直执戟,宿卫门户,考其德行而进退之。郊祀之事,掌三献。丞一人,比千石。
〈注〉胡广曰:勋犹阍也。《易》曰:为阍寺、宦寺,主殿宫门户之职。《汉官》曰:员吏四十四人,其十人四科,三人百石,二人斗食,二人佐,六人骑吏,八人学事,十三人守学事,一人官医,卫士八十一人。

五官中郎将一人,比二千石。本注曰:主五官郎。五官中郎,比六百石。本注曰:无员。五官侍郎,比四百石。本注曰:无员。五官郎中,比三百石。本注曰:无员。凡郎官皆主更直执戟,宿卫诸殿门,出充车骑。唯议郎不在直中。
〈注〉蔡质《汉仪》曰:中郎解其府对,太学郎年五十以属五官,故曰六百石。三署郎见光禄勋,执板拜见。五官左右将执板,不拜于三公诸卿,无敬。

左中郎将,比二千石。本注曰:主左署郎。中郎,比六百石。侍郎,比四百石。郎中,比三百石。本注曰:皆无员。
〈注〉蔡质汉仪曰中郎解其府府次五官

右中郎将,比二千石。本注曰:主右署郎。中郎,比六百石。侍郎,比四百石。郎中,比三百石。本注曰:皆无员。
〈注〉三郎并无员。

虎贲中郎将,比二千石。本注曰:主虎贲宿卫。左右仆射、左右陛长各一人,比六百石。本注曰:仆射,主虎贲郎习射。陛长,主直虎贲,朝会在殿中。虎贲中郎,比六百石。虎贲侍郎,比四百石。虎贲郎中,比三百石。节从虎贲,比二百石。四郎本注曰:皆无员。掌宿卫侍从。自节从虎贲久者转迁,才能差高至中郎。
〈注〉前书武帝置期门,平帝更名虎贲。蔡质《汉仪》曰:主虎贲千五百人,无常员,多至千人,戴鹖冠,次右将府。又虎贲旧作虎奔,言如虎之奔也。王莽以古有勇士孟贲,故名焉。孔安国曰:若虎贲兽,言其甚猛。《汉官》曰:陛长黑绶铜印。荀绰《晋百官表注》曰:虎贲诸郎,皆父死子代,汉制也。

羽林中郎将,比二千石。本注曰:主羽林郎。
注按汉末又有四中郎将,皆帅师征伐,不知何时置。董卓为东中郎将,卢植为北中郎将,献帝以曹操为南中郎将。

羽林郎,比三百石。本注曰:无员。掌宿卫侍从。常选汉阳、陇西、安定、北地、上郡、西河凡六郡良家补。本武帝以便马从猎,还宿殿陛岩下室中,故号岩郎。
〈注〉前书曰:初置名建章营骑,后更名出补三百石丞尉。荀绰《晋百官表注》曰:言其岩厉整锐也。案此则为岩郎,与志不同。蔡质《汉仪》曰:羽林郎百一十八人,无常员,府次虎贲府。

羽林左监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羽林左骑。丞一人。
〈注〉《汉官》曰:孝廉郎作主羽林九百人,二监官属史吏,皆自出羽林中,有材者作。

羽林右监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羽林右骑。丞一人。奉车都尉,比二千石。本注曰:无员。掌御乘舆车。
〈注〉汉官曰三人。

驸马都尉,比二千石。本注曰:无员。掌驸马。
〈注〉汉官曰五人。

骑都尉,比二千石。本注曰:无员。本监羽林骑。
〈注〉汉官曰一十人。

右属光禄勋。本注曰:职属光禄者,自五官将至羽林右监,凡七署。自奉车都尉至谒者,以文属焉。旧有左右曹,秩以二千石,上殿中,主受尚书奏事,平省之。世祖省,使小黄门郎受事。车驾出,给黄门郎兼。有请室令,车驾出,在前请所幸,徼车迎白,示重慎。中兴但以郎兼,事讫罢,又省车、户、骑凡三将,及羽林令。
〈注〉如淳曰:主车曰车郎,主户卫曰户郎。

卫尉,卿一人,中二千石。本注曰:掌宫门卫士,宫中徼循事。丞一人,比千石。
〈注〉《汉官》曰:员吏四十一人,其九人四科,二人二百石,文学三人百石,十二人斗食,二人佐,十三人学事,一人官医,卫士六十人。
公车司马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宫南阙门,凡吏
民上章,四方贡献,及徵诣公车者。丞、尉各一人,本注曰:丞选晓讳,掌知非法。尉主阙门兵禁,戒非常。
〈注〉《献帝起居注》曰:建安八年,议郎卫林为公车司马令,位随将大夫。旧公车令与都官长史位,从将大夫,自林始。胡广曰:诸门部各陈屯夹道其旁,当兵以示威武,交戟以遮妄出入者。

南宫卫士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南宫卫士。丞一人。
〈注〉《汉官》曰:员吏九十五人,卫士五百三十七人。

北宫卫士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北宫卫士。丞一人。
〈注〉《汉官》曰:员吏七十二人,卫士四百七十二人。

左右都候各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剑戟士,徼循宫,及天子有所收考。丞各一人。
〈注〉《周礼》司寤氏有夜士。干宝注曰:今都候之属。《汉官》曰:右都候员吏二十二人,卫士四百一十六人,左都候员吏二十八人,卫士三百八十三人。蔡质《汉仪》曰:宫中诸有劾奏罪,左都候执戟戏车,缚送付诏狱。在候大小各付所属,以马被覆,见尚书令。尚书仆射尚书,皆执板拜见,丞郎皆揖。

宫掖门,每门司马一人,比千石。本注曰:南宫南屯司马,主平城门。
〈注〉《汉官》曰:员吏九人卫士百二人。《古今注》曰:建武十三年九月初,开此门。

宫门苍龙司马,主东门。
〈注〉按雒阳北宫门名,为苍龙阙门。《汉官》曰:员吏六人,卫士四十人。

元武司马,主元武门。
〈注〉汉官曰:员吏二人,卫士三十八人。

北屯司马,主北门。
〈注〉汉官曰:员吏二人,卫士三十八人。

北宫朱爵司马,主南掖门。
〈注〉汉官曰:员吏四人,卫士百二十四人。《古今注》曰:永平二年十一月,初作北宫朱爵南司马门。

东明司马,主东门。
〈注〉汉官曰:员吏十三人,卫士百八十人。

朔平司马,主北门。
〈注〉汉官曰:员吏五人,卫士百一十七人。

凡七门。
〈注〉汉官曰:凡员吏皆队长佐。

凡居宫中者,皆有口籍于门之所属。宫名两字,为铁印文符,案省符乃内之。
〈注〉胡广曰:符用木长尺二寸铁印以符之。

若外人以事当入,本宫长吏为封棨传;其有官位,出入令御者言其官。
右属卫尉。本注曰:中兴省旅贲令,卫士一人丞。
〈注〉《汉官目录》曰:右三卿太尉所部。

北军中候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监五营。
〈注〉《汉官》曰:员吏七人,候自得辟召通,大鸿胪一人斗食。

屯骑校尉一人,比二千石。本注曰:掌宿卫兵。司马一人,千石。
〈注〉《汉官》曰:员吏百二十八人,领士七百人。蔡质《汉仪》曰:五营司马,见校尉,执板,不拜。

越骑校尉一人,比二千石。本注曰:掌宿卫兵。司马一人,千石。
〈注〉如淳曰:越人内附以为骑也。晋灼曰:取其才力超越也。案纪,光武改青巾右校尉为越骑校尉。臣昭曰:越人非善骑所出。晋灼为允,蔡质《汉仪》亦曰掌越骑。《汉官》曰:员吏百二十七人,领士七百人。

步兵校尉一人,比二千石。本注曰:掌宿卫兵。司马一人,千石。
〈注〉初置掌上林苑门,屯兵,见前书。《汉官》曰:员吏七十三人,领士七百人。

长水校尉一人,比二千石,本注曰:掌宿卫兵。司马、胡骑司马各一人,千石。本注曰:掌宿卫,主乌桓骑。
〈注〉如淳曰:长水,胡名也。韦昭曰:长水校尉,典胡骑,厩近长水,故以为名。长水,关中小水名。蔡质《汉仪》曰:主长水宣曲胡骑。《汉官》曰:员吏百五十七人,乌桓胡骑七百三十六人。

射声校尉一人,比二千石。本注曰:掌宿卫兵。司马一人,千石。
〈注〉服虔曰:工,射也。冥寞中,闻声则射,中之,故以为名。蔡质《汉仪》曰:掌待诏射声事。《汉官》曰:员吏百二十九人,领士七百人。

右属北军中候。本注曰:旧有中垒校尉,领北军营垒之事。有胡骑、虎贲校尉,皆武帝置。中兴省中垒,但置中候,以监五营。胡骑并长水。虎贲主轻车,并射声。
世祖建武七年,省长水、射声二校尉官。
《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注〉二校尉,皆武帝置,今省之。

建武九年春三月辛亥,初致青巾左校尉官。
《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建武十五年夏六月庚午,复致屯骑、长水、射声三校尉官;改青巾左校尉为越骑校尉。
《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桓帝延熹五年,诏减虎贲、羽林冬衣。
《后汉书·桓帝本纪》:延熹五年秋八月庚子,诏减虎贲、羽林住寺不任事者半奉,勿与冬衣。
〈注〉《东观记》曰:以京师水旱疫病,帑藏空虚,虎贲、羽林不任事者住寺,减半奉。据此,谓简选疲弱不胜军事者,留住寺也。
灵帝中平五年秋八月,初置西园八校尉。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注〉乐资山阳公载记曰:小黄门蹇硕为上军校尉,虎贲中郎将袁绍为中军校尉,屯骑校尉鲍鸿为下军校尉,议郎曹操为典军校尉,赵融为助军左校尉,冯芳为助军右校尉,谏议大夫夏牟为左校尉,淳于琼为右尉校,凡八校,尉皆统于蹇硕。

晋以光禄勋、卫尉皆为列卿,统宿卫、武贲郎将之属,而领护诸将军尔各统军校,以备宿卫。
《晋书·职官志》:太常、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少府、将作大匠、太后三卿、大长秋,皆为列卿,各置丞、功曹、主簿、五官等员。
光禄勋,统武贲中郎将、羽林郎将、冗从仆射、羽林左监、五官左右中郎将、东园匠、太官、御府、守宫、黄门、掖庭、清商、华林园、暴室等令。哀帝兴宁二年,省光禄勋,并司徒。孝武宁康元年复置。
卫尉,统武库、公车、卫士、诸冶等令,左右都候,南北东西督治掾。及渡江,省卫尉。
中领军将军,魏官也。汉建安四年,魏武丞相府自置,及拔汉中,以曹休为中领军。文帝践祚,始置领军将军,以曹休为之,主五校、中垒、武卫等三营。武帝初省,使中军将军羊祜统二卫、前、后、左、右、骁卫等营,即领军之任也。怀帝永嘉中,改中军曰中领军。永昌元年,改曰北中军候,寻复为领军。成帝世,复为中候,寻复为领军。
护军将军,案本秦护军都尉官也。汉因之,高祖以陈平为护军中尉,武帝复以为护军都尉,属大司马。魏武为相,以韩浩为护军,史奂为领军,非汉官也。建安十二年,改护军为中护军,领军为中领军,置长史、司马。魏初,因置护军将军,主武官选,隶领军,晋世则不隶也。元帝永昌元年,省护军,并领军。明帝太宁二年,复置领、护,各领营兵。江左以来,领军不复别领营,总统二卫、骁骑、材官诸营,护军犹别有营也。资重者为领军、护军,资轻者为中领军、中护军。属官有长史、司马、功曹、主簿、五官,受命出军则置参军。
左右卫将军,案文帝初置中卫及魏,武帝受命,分为左右卫,以羊琇为左,赵序为右。并置长史、司马、功曹、主簿员,江左罢长史。
骁骑将军、游击将军,并汉杂号将军也。魏置为中军。及晋,以领、护、左右卫、骁骑、游击为六军。
左右前后军将军,案魏明帝时有左军,则左军魏官也,至晋不改。武帝初又置前军、右军,泰始八年又置后军,是为四军。
屯骑、步兵、越骑、长水、射声等校尉,是为五校,并汉官也。魏晋逮于江左,犹领营兵,并置司马、功曹、主簿。后省左军、右军、前军、后军为镇卫军,其左右营校尉自如旧,皆中领军统之。二卫始置前驱、由基、彊弩为三部司马,各置督史。左卫,熊渠武贲;右卫,佽飞武贲。二卫各五部督。其命中武贲,骁骑、游击各领之。又置武贲、羽林、上骑、异力四部,并命中为五督。其卫镇四军如五校,各置千人。更制殿中将军,中郎、校尉、司马此骁骑。持椎斧武贲,分属二卫。尉中武贲、持披冗从、羽林马,常从人数各有差。武帝甚重兵官,故军校多选朝廷清望之士居之。先是,陈协为文帝所待,特有才用,明解军令。帝为晋王,委任使典兵事。及蜀破后,令协受诸葛亮围阵用兵倚伏之法,又甲乙校标帜之制,协悉闇练之,遂以协为殿中典兵中郎将,迁将军。久之,武帝每出入,协持白兽幡在乘舆左右,卤簿陈列齐肃。太康末,武帝常出射雉,协时已为都水使者,散从。车驾逼暗乃还,漏已尽,当合函,停乘舆,良久不得合,乃诏协合之。协举白兽幡指麾,须臾之间而函成。皆谢协闲解,甚为武帝所任。

宋仍以光禄勋统诸郎将、卫尉,掌诸屯兵,而领军护军诸将军及校尉,亦主掌禁卫。
《宋书·百官志》:光禄勋,一人。丞一人。光,明也;禄,爵也;勋,功也。秦曰郎中令,汉因之。汉武太初元年,更名光禄勋。掌三署郎,郎执戟卫宫殿门户。光禄勋居禁中如御史,有狱在殿门外,谓之光禄外部。光禄勋郊祀掌三献。魏、晋以来,光禄勋不复居禁中,又无复三署郎,唯外宫朝会,则以名到焉。二台奏劾,则符光禄加禁止,解禁止亦如之。禁止,身不得入殿省,光禄主殿门故也。宫殿门户,至今犹属。晋哀帝兴宁二年,省光禄勋,并司徒。孝武宁康元年,复置。汉东京三署郎有行应四科者,岁举茂才二人,四行二人,及三署郎罢省,光禄勋犹依旧举四行,衣冠子弟充之。三署者,五官署、左署、右署也,各置中郎将以司之。郡举孝廉以补三署郎,年五十以上,属五官,其次分在左右署。凡有中郎、议郎、侍郎、郎中四等,无员,多至万人。
卫尉,一人。丞二人。掌宫门屯兵,秦官也。汉景初,改为中大夫。后元年,复为卫尉。晋江右掌冶铸,领冶令三十九,户五千三百五十。冶皆在江北,而江南唯有梅根及冶塘二冶,皆属扬州,不属卫尉。卫尉,江左不置,宋世祖孝建元年复置。旧一丞,世祖增置一丞。领军将军,一人。掌内军。汉有南北军,卫京师。武帝置中垒校尉,掌北军营。光武省中垒校尉,置北军中候,监五校营。魏武为丞相,相府自置领军,非汉官也。文帝即魏王位,魏始置领军,主五校、中垒、武卫三营。晋武帝初省,使中军将军羊祜统二卫前后左右骁骑七军营兵,即领军之任也。祜迁罢,复置北军中候。北军中候置丞一人。怀帝永嘉中,改曰中领军。元帝永昌元年,复改曰北军中候;寻复为领军。成帝世,复以为中候,而陶回居之;寻复为领军。领军令犹有南军都督。
护军将军,一人。掌外军。秦时护军都尉,汉因之。陈平为护军中尉,尽护诸将。然则复以都尉为中尉矣。武帝元狩四年,以护军都尉属大司马,于时为都尉矣。《汉书·李广传》,广为骁骑将军,属护军将军。盖护军护诸将军。哀帝元寿元年,更名护军都尉曰司寇。平帝元始元年,更名护军都尉。东京省,班固为大将军中护军,隶将军莫府,非汉朝列职。魏武为相,以韩浩为护军,史奂为领军,非汉官也。建安十二年,改护军为中护军,领军为中领军,置长史、司马。魏初因置护军,主武官选,隶领军,晋世则不隶也。晋元帝永昌元年,省护军并领军。明帝大宁二年,复置。魏、晋江左领、护各领营兵;江左以来,领军不复别营,总统二卫骁骑材官,诸军犹别有营也。领、护资重者为领军、护军将军,资轻者为中领军、中护军。官属有长史、司马、功曹、主簿、五官。受命出征,则置参军。
左卫将军,一人。右卫将军,一人。二卫将军掌宿卫营兵。二汉、卫不置。晋文帝为相国,相国府置中卫将军。武帝初,分中卫置左右卫将军,以羊琇为左卫,赵序为右卫。二卫江右有长史、司马、功曹、主簿,江左无长史。
骁骑将军,汉武帝元光六年,李广为骁骑将军。魏世置为内军,有营兵,高功者主之。先有司马、功曹、主簿,后省。
游击将军,汉武帝时,韩说为游击。是为六军。
左军将军、右军将军、前军将军、后军将军。魏明帝时,有左军将军,然则左军魏官也。晋武帝初,置前军、右军;太始八年,又置后军。是为四军。
左中郎将、右中郎将,秦官,汉因之。与五官中郎将领三署郎,魏无三署郎,犹置其职。晋武帝省。宋世祖大明中,又置。
屯骑校尉、步兵校尉、越骑校尉、长水校尉、射声校尉。五校并汉武帝置。屯骑、步兵掌上林苑门屯兵;越骑掌越人来降,因以为骑也;一说取其材力超越也。长水掌长水宣曲胡骑。长水,胡部落名也。胡骑屯宣曲观下。韦曜曰:长水校尉,典胡骑,厩近长水,故以为名。长水,盖关中小水名也。射声掌射声士,闻声则射之,故以为名。汉光武初,改屯骑为骁骑,越骑为青巾。建武十五年,复旧。汉东京五校,典宿卫士。自游击至五校,魏、晋逮于江左,初犹领营兵,并置司马、功曹、主簿,后省。二中郎将本不领营也。五营校尉,秩二千石。虎贲中郎将,《周官》有虎贲氏。汉武帝建元三年,始微行出游,选材力之士执兵从送,期之诸门,故名期门。无员,多至千人。平帝元始元年,更名曰虎贲郎,置中郎将领之。虎贲旧作虎奔,言如虎之奔走也。王莽辅政,以古有勇士孟贲,故以奔为贲。比二千石。
冗从仆射,汉东京有中黄门冗从仆射,非其职也。魏世因其名而置冗从仆射。
羽林监,汉武帝太初元年,初置建章营骑,亦掌从送次期门,后更名羽林骑,置令、丞。宣帝令中郎将骑都尉监羽林,谓之羽林中郎将。汉东京又置羽林左监、羽林右监,至魏世不改。晋罢羽林中郎将,又省一监,置一监而已。自虎贲至羽林,是为三将。哀帝省。宋高祖永初初,复置。江右领营兵,江左无复营兵。羽林监六百石。
积射将军、彊弩将军。汉武帝以路博德为彊弩校尉,李沮为彊弩将军。宣帝以许延寿为彊弩将军。彊弩将军至东汉为杂号,前汉至魏无积射。晋太康十年,立射营、弩营,置积射、彊弩将军主之。自骁骑至彊弩将军,先并各置一人;宋太宗泰始以来,多以军功得此官,今并无复员。
殿中将军、殿中司马督。晋武帝时,殿内宿卫,号曰三部司马,置此二官,分隶左右二卫。江右初,员十人。朝会宴飨,则将军戎服,直侍左右,夜开城诸门,则执白虎幡监之。晋孝武太元中,改选,以门阀居之。宋高祖永初初,增为二十人。其后过员者,谓之殿中员外将军、员外司马督。其后并无复员。
武卫将军,无员。初,魏王始置武卫中郎将,文帝践阼,改为卫将军,主禁旅,如今二卫,非其任也。晋氏不常置。宋世祖大明中,复置,代殿中将军之任,比员外散骑侍郎。
武骑常侍,无员。汉西京官。车驾游猎,常从射猛兽。后汉、魏、晋不置。宋世祖大明中,复置。比奉朝请。

南齐

南齐光禄勋但领光禄、中散诸大夫,而不辖诸郎将、卫尉,但掌宫城巡警,而不辖诸卫士。以中领军、护军典内兵,而散骑为东省;二卫、四军、五校诸将军为西省。
《南齐书·百官志》:光禄勋。府置丞一人。领官如左:左右光禄大夫;位从公,开府置佐史如公。
光禄大夫;皆银章青绶,诏加金章紫绶者,为金紫光禄大夫。乐安任遐为光禄,就王晏乞一片金,晏乃启转为金紫,不行。
太中大夫;
中散大夫。诸大夫官,皆处旧齿老年,重者加亲信二十人。
卫尉。府置丞一人。掌宫城管籥。张衡《西京赋》曰:卫尉八屯,警夜巡昼。宫城诸却敌楼上本施鼓,持夜者以应更唱,太祖以鼓多惊眠,改以铁磬云。
领军将军、中领军。
护军将军、中护军。凡为中,小轾,同一官也。诸为将军官,皆敬领、护。诸王为将军,道相逢,则领、护让道。置长史、司马、五官、功曹、主簿。
左右二卫将军。
骁骑将军。
游击将军。晋世以来,谓领、护至骁、游为六军。二卫置司马、次官、功曹、主簿以下。
左右二中郎将。
前军将军,后军将军,左军将军,右军将军,号四军。屯骑,步兵,射声,越骑,长水:五校尉。
虎贲中郎将。
冗从仆射。
林羽监。
积射将军。
彊弩将军。
殿中将军,员外殿中将军。
殿中司马督。
武卫将军。
武骑常侍。自二卫、四军、五校已下,谓之西省,而散骑为东省。

梁设卫尉卿为秋卿,掌宫门屯兵。又有领军、护军等诸将军及中郎将诸校尉皆分司禁卫,而光禄卿但掌宫殿门户。
《隋书·百官志》:卫尉卿,位视侍中,掌宫门屯兵。卿每月、丞每旬行宫徼,纠察不法。统武库令、公车司马令。又有弘训卫尉,亦置官属。
领军,护军,左、右卫、骁骑、游骑等六将军,是为六军,又有中领、中护,资轻于领、护。又左右前后四将军,左右中郎将,屯骑、步骑、越骑、长水、射声等五营校尉,武贲、冗从、羽林三将军,积射、强弩二军,殿中将军、武骑之职,皆以分司丹禁,侍卫左右。天监六年,置左右骁骑、左右游击将军,位视二率。改旧骁骑曰云骑,游击曰游骑,降左右骁、游一阶。又置朱衣直閤将军,以经为方牧者为之。其以左右骁、游带领者,量给仪从。光禄卿,位视太子中庶子,掌宫殿门户。统守宫、黄门、华林园、暴室等令。又有左右光禄、金紫光禄、太中、中散等大夫,并无员,以养老疾。梁初犹依宋、齐,皆无卿名。天监七年,以卫尉为卫尉卿,廷尉为廷尉卿,将作大匠为大匠卿。三卿是为秋卿。以光禄勋为光禄卿,大鸿胪为鸿胪卿,都水使者为太舟卿,三卿是为冬卿。

陈承梁设光禄卿,领护军等将军、卫尉、中郎、校尉,各率其属分司禁卫。
《隋书·百官志》:陈承梁,皆循其制官,其所制品秩,左右光禄大夫秩中二千石,品第二。领护军、金紫光禄大夫并中二千石,左右卫将军二千石,太后卫尉卿、卫尉、光禄寺卿中二千石,品第三。左右骁骑、左右游击等将军二千石,朱衣直閤、云骑、游骑将军、太中中散大夫千石,品第四。前、左、右、后军将军,左右中郎将千石,品第五。步兵、射声、长水、越骑、屯骑五校尉千石,品第六。奉车、驸马都尉,武贲中郎将,羽林监,冗从仆射,领护军长史、司马并六百石,品第七。积射、强弩、武卫等将军,公车令,并六百石。武骑常侍依减秩例,六百石。左右卫司马不言秩,品第八。左右二卫殿中将军不言秩,品第九。

北魏

道武帝登国元年,以都统长领殿内兵,而幢将员主三郎卫士。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官氏志》:太祖登国元年,置都统长,又置幢将及外朝大人官。其都统长领殿内之兵,直王宫;幢将员六人,主三郎卫士直宿禁中者自侍中已下中散已上皆统之,外朝大人无常员,主受诏命外使,出入禁中,国有大丧大礼皆与参知,随所典焉。
天兴元年十二月,置散骑常侍、待诏管官。其常侍、待诏侍直左右,出入王命。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官氏志》云云。
天兴三年十月,置长德官长德职比中散大夫,无常员。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官氏志》云云。
天兴四年七月,罢匈奴中郎将官,令诸部护军皆属大将军府。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官氏志》云云。
天赐四年五月,增置侍官,侍直左右,出内诏命,取八国良家,代郡、上谷、广宁、雁门四郡民中年长有器望者充之。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官氏志》云云。
明元帝永兴元年十一月,置骐驎官四十人,宿直殿省,比常侍、侍郎。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官氏志》云云。
孝文帝太和四年,省二部内部幢将。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按《官氏志》云云。

北齐

北齐卫尉寺掌禁卫,而领军将军领诸卫府将军及护军将军,兼掌禁卫扈从。
《隋书·百官志》:后齐制官多循后魏卫尉寺。置卿、少卿、丞各一人。有功曹、五官、主簿、录事等员。掌禁卫甲兵。统城门寺,置校尉二人,以司其职。掌宫殿城门,并诸仓库管籥等事。又领公车、武库、卫士等署令。武库又有修故局丞。
领军府,将军一人,掌禁卫宫掖。朱华閤外,凡守卫官,皆主之。舆驾出入,督摄仗卫。中领军亦同。有长史、司马、功曹、五官、主簿、录事,釐其府事。又领左右卫、领左右等府。
左右卫府,将军各一人,掌左右厢。所主朱华閤以外,各武卫将军二人贰之。皆有司马、功曹、主簿、录事,釐其府事。其御仗属官,有御仗正副都督、御仗五职、御仗等员。其直荡属官,有直荡正副都督、直入正副都督、勋武前锋正副都督、勋武前锋五藏等员。直卫属官,有直卫正副都督、翊卫正副都督、前锋正副都督等员。直突属官,有直突都督、勋武前锋散都督等员。直閤属宫,有朱衣直閤、直閤将军、直寝、直齐、直后之属。又有武骑、云骑将军各一人,骁骑、游击、前后左右等四军将军,左右中郎将,各五人,步兵、越骑、射声、屯骑、长水等校尉,奉车都尉等,各十人,武贲中郎将,羽林监各十五人,冗从仆射三十人,骑都尉六十人,积弩、积射、强弩等将军及武骑常侍,各二十五人,殿中将军五十人,员外将军一百人,殿中司马督五十人,员外司马督一百人。
领左右府,有领左右将军、领千牛备身,又有左右备身正副都督、左右备身五职、左右备身员。又有刀剑备身正副都督、刀剑备身五职、刀剑备身员。又有备身正副都督、备身五职员。
护军府,将军一人,掌四中关津。舆驾出则护驾。中护军亦同,有长史、司马、功曹、五官、主簿、录事,釐其府事。其属官,东西南北四中府皆统之。四府各中郎将一人,长史、司马、录事参军、统府录事各一人。又有统府直兵及功曹、仓曹、中兵、外兵、骑兵、长流、城局等参军各一人,法、田、铠等曹行参军各一人。又领诸关尉、津尉。

北周

北周仍置诸将军、郎将之属,而左右宫伯及左右诸侍、左右武伯、虎贲、六率皆掌禁卫。
《周书·卢辩传》:前后将军、左右将军正七命;左右中郎将六命;奉车、奉骑等都尉五命;武骑常侍、侍郎三命。按《隋书·礼仪志》:后周警卫之制,置左右宫伯,掌侍卫之禁,各更直于内。小宫伯贰之。临朝则分在前侍之首,并金甲,各执龙环金饰长刀。行则夹路车左右。中侍,掌御寝之禁,皆金甲,左执龙环,右执兽环长刀,并饰以金。次左右侍,陪中侍之后,并银甲,左执凤环,右执麟环长刀。次左右前侍,掌御寝南门之左右,并银甲,左执师子环,右执象环长刀。次左右后侍,掌御寝北门之左右,并银甲,左执犀环,右执兕环长刀。左右骑侍,立于寝之东西阶,并银甲,左执罴环,右执熊环长刀,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左右侍之外。自左右侍以下,刀并以银饰。左右宗侍,陪左右前侍之后,夜则卫于寝庭之中,皆服金涂甲,左执豹环,右执貔环长刀,并金涂饰,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于左右骑侍之外。自左右中侍已下,皆行则兼带黄弓矢,巡田则常服,带短刀,如其长刀之饰。左右庶侍,掌非皇帝所御门閤之禁,并服金涂甲,左执解豸环,右执獜环长剑,并金饰,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于左右宗侍之外。行则兼带皓弓矢。左右勋侍,掌陪左右庶侍而守出入,则服金涂甲,左执吉良环,右执狰环长剑,十二人,兼执师子彤楯,列于左右庶侍之外。行则兼带卢弓矢,巡田则与左右庶侍俱常服,佩短剑,如其长剑之饰。诸侍官,大驾则俱侍,中驾及露寝半之,小驾三分之一。左右武伯,掌内外卫之禁令,兼六率之士。皇帝临轩,则备三仗于庭,服金甲,执金扣杖,立于殿上东西阶之侧。行则列兵于帝之左右,从则服金甲,被绣袍。左右小武伯各二人,贰之,服执同于武伯,分立于大武伯下及露门之左右塾。行幸则加锦袍。左右武贲,率掌武贲之士,其队器皆元,以四色饰之,各总左右持钑之队。皇帝临露寝,则立于左右三仗第一行之南北。出则分在队之先后。其副率贰之。左右旅贲,率掌旅贲士,其队器服皆青,以朱为饰,立于三仗第二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射声,率掌射声之士,其器服皆朱,以黄为饰,立于三仗第三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骁骑,率掌骁骑之士,器服皆黄,以皓为饰,立于三仗第四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羽林,率掌羽林之士,其队器服皆皓,以元为饰,立于三仗第五行之南北。其副率贰之。左右游击,率掌游击之士,其器服皆元,以青为饰。其副率贰之。武贲巳下六率,通服金甲师子文袍,执银扣檀杖。副率通服金甲兽文袍。各有倅长、帅长,相次陪列。行则引前。倅长通服银甲豹文袍,帅长通服银甲鹖文袍。自副率已下,通执兽环银饰长刀。凡大驾则尽行,中驾及露寝则半之,小驾半中驾。常行军旅,则衣色尚乌。

隋仍以卫尉统公车、武库、守宫三署令,而诸卫府皆司禁卫之事。
《隋书·百官志》:高祖既受命,改周之六官,其所制名,多依前代之法。置卫尉寺、左右卫、左右武卫、左右武候、左右领、左右监门、左右领军等府,分司统职。卫尉寺置卿、少卿各一人。丞二人。主簿、录事各二人。统公车、武库、守宫等署。各置令、公车一人,武库、守宫各二人。丞公车一人,武库二人。
左右卫、左右武卫、左右武候,各大将军,一人。将军,二人。并有长史,司马,录事,功、仓、兵、骑等曹参军,法曹、铠曹行参军,各一人。行参军左右卫、左右武候各六人,左右武卫各八人。
左右卫,掌宫掖禁禦,督摄仗卫。又各有直閤将军六人。直寝十二人。直斋、直后,各十五人。并掌宿卫侍从。奉车都尉六人。掌驭副车。武骑常侍十人。殿内将军十五人。员外将军二十人。殿内司马督二十人。员外司马督四十人。并以参军府朝,出使劳问。左右卫又各统亲卫。置开府。左勋卫开府,左翊一开府、二开府、三开府、四开府,及武卫、武候、领军、开府准此。府置开府一人。有长史,司马,录事,及仓、兵等曹参军,法曹行参军各一人。行参军三人。又有仪同府。武卫、武候、领军、仪同皆准此。仪同已下,置员同开府,但无行参军员。诸府皆领军坊。每坊置主坊一人。佐二人。每乡团置团主一人。佐二人。左右武卫府,无直阁已下员,但领外军宿卫。
左右武候,掌车驾出,先驱后殿,昼夜巡察,执捕奸非,烽候道路,水草所置。巡狩师田,则掌其营禁。右加置司辰师四人。漏刻生一百一十人。
左右领左右府,各大将军一人。将军二人。掌侍卫左右,供御兵仗。领千牛备身十二人。掌执千牛刀;备身左右十二人。掌供御弓箭;备身六十人。掌宿卫侍从。各置长史,司马、录事,及仓、兵二曹参军事,铠曹行参军各一人。
左右监门府各将军一人。掌宫殿门禁及守卫事。各置郎将二人。校尉,直长各三十人。长史,司马,录事,及仓、兵曹参军,铠曹行参军各一人。行参军四人。高祖又采后周之制,左右卫、武候、领左右监门府为内官。
文帝开皇三年四月,诏废卫尉入太常尚书省。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百官志》云云。
开皇六年,置八尉隶吏部而罢左右卫、殿内将军、司马督,武骑常侍等员。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百官志》:六年,吏部又别置朝议、通议、朝请、朝散、给事、承奉、儒林、文林等八郎,武骑、屯骑、骁骑、游骑、飞骑、旅骑、云骑、羽骑八尉。其品则正六品以下,从九品以上。上阶为郎,下阶为尉。散官番直,常出使监检。罢门下省员外散骑常侍、奉朝请、通事令史员,及左右卫、殿内将军,司马督,武骑常侍等员。
开皇十二年,复置卫尉寺。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百官志》云云。
开皇十八年,置备身府。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百官志》云云。
仁寿三年,监门府又置门候一百二十人。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百官志》云云。
炀帝大业三年,改置诸卫府官号,而卫尉寺置二少卿。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百官志》:炀帝即位,多所改革。三年定令,改左右卫为左右翊卫,左右备身为左右骑尉。左右武卫依旧名。改领军为左右屯卫,加置左右禦。改左右武候为左右候卫。是为十二卫。又改领左右府为左右备身府,左右监门依旧名,凡十六府。光禄已下八寺,少卿各加置二人。
十二卫,各置大将军一人,将军二人,总府事,并统诸鹰扬府。改骠骑为鹰扬郎将,正五品;车骑为鹰扬副郎将,从五品;大都督为校尉,帅都督为旅帅;都督为队正,增置队副以贰之。改三卫为三侍。其直閤将军、直寝、奉车都尉、驸马都尉、直斋、别将、统军、军主、幢主之属,并废。以武候府司辰师员,隶为太史局官。其军士,左右卫所领名为骁骑,左右骁卫所领名豹骑,左右武卫所领名熊渠,左右屯卫所领名羽林,左右禦卫所领名射声,左右候卫所领名佽飞,而总号卫士,每卫置护军四人,掌副贰将军。将军无则一人摄。寻改护军为武贲郎将,正四品,而置武牙郎将六人,副马,从四品。诸卫皆置长史,从五品。又有录事参军,司仓、兵、骑、铠等员。翊卫又加有亲侍。鹰扬府每府置鹰扬郎将一人,正五品,副鹰扬郎将一人,从五品,各有司马及兵、仓两司。其府领亲、勋、武三侍,非翊卫府,皆无三侍。鹰扬每府置越骑校尉二人,掌骑士,步兵校尉二人,领步兵,并正六品。外军鹰扬官并同。左右候卫增置察非掾二人,专纠弹之事。
左右领左右府,改为左右备身府,各置备身郎将一人。又各置直斋二人以贰之,并正四品,掌侍卫左右。统千牛左右、司射左右各十六人,并正六品。置长史,正六品,录事,司兵、仓、骑,参军等员,并正八品。有折冲郎将,各三人,正四品,掌领骁果。又各置果毅郎将三人以贰之,从四品。其骁果,置左、右雄武府雄武郎将以领之。以武勇郎将为副员,同鹰扬、鹰击。有司兵、司骑二局,并置参军事。左右监门府,改将军为郎将,各置一人,正四品,直閤各六人,正五品。置官属,并同备身府。又增左右门尉员一百二十人,正六品;置门候员二百四十人,正七品。并分掌门禁守卫。
〈注〉千牛掌执千牛刀宿卫,司射掌供御弓箭。

大业五年,又改副郎将为鹰击郎将。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百官志》云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侍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