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四译馆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三百八十卷目录

 四译馆部汇考
  周〈总一则〉
  汉〈总一则〉
  后汉〈总一则〉
  魏〈总一则〉
  晋〈总一则〉
  宋〈总一则〉
  南齐〈总一则〉
  梁〈总一则〉
  陈〈总一则〉
  北魏〈孝文帝太和一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总一则 炀帝大业一则〉
  唐〈总一则〉
  辽〈总一则〉
  宋〈总一则〉
  元〈总一则〉
  明〈成祖永乐一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代宗景泰一则 孝宗弘治三则 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二则 神宗万历一则〉
皇清〈总一则 顺治九则 康熙二则〉
 四译馆部总论
  礼记〈王制〉
  大学衍义补〈译言宾待之礼〉
 四译馆部纪事
 四译馆部杂录

官常典第三百八十卷

四译馆部汇考

周制设象胥,掌蛮夷诸国传谕言辞,而属于秋官司寇。
《周礼·秋官司寇》:刑官之职大行人,王之所以抚邦国诸侯者,岁遍存,三岁,遍頫,五岁,遍省,七岁,属象胥,谕言语,协辞命,九岁,属瞽史,谕书名,听声音,十有一岁,达瑞节,同度量,成牢礼,同数器,修法则,十有二岁,王巡守殷国。
〈注〉岁者,巡狩之明岁。五岁之后,间岁遍省,七岁省而召其象胥,九岁省而召其瞽史,皆聚于天子之宫教习之也。郑司农云:象胥,译官也。元谓胥读为谞。王制曰:五方之民,言语不通,嗜欲不同,达其志,通其欲。东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译。此官正为象者。周始有越裳重译而来献,是因通言语之官为象胥云。胥谓象之有才知者也。辞命,六辞之命也。瞽,乐师也。史,大史小史也。书名书之字也。

象胥每翟上士一人,中士二人,下士八人,徒二十人。
〈注〉通夷狄之言者,曰象胥,其有才知者也。此类之本名,东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译。合总名曰象者,周之德先致南方也。

象胥掌蛮夷闽貉戎狄之国使,掌传王之言而谕说焉,以和亲之。
〈注〉谓蕃国之臣来頫聘者。

若以时入宾,则协其礼与其辞言传之。
〈注〉以时入宾,谓其君以世一见来朝为宾者。

凡其出入送逆之礼,节币帛辞令而宾相之。
〈注〉从来至去,皆为摈而相侑其礼仪。

凡国之大丧,诏相国客之礼仪,而正其位。
〈注〉客谓诸侯使臣来吊者。

凡军旅会同,受国客币,而宾礼之。
〈注〉谓诸侯以王有军旅之事,使臣奉币来问。

凡作事,王之大事诸侯,次事卿,次事大夫,次事上士,下事庶子。
〈注〉作,使也。郑司农云:王之大事诸侯,使诸侯执大事也。次事卿,使卿执其次事也。次事使大夫,次事使上士,下事使庶子。

汉初承秦制,设典客以掌归义蛮夷,又设典属国以掌蛮夷降者,后改典客为大鸿胪,并省典属国,而尚书又有主客曹。
《汉书·百官公卿表》:典客,秦官,掌诸归义蛮夷,有丞。景帝中六年更名大行令,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大鸿胪。属官有行人、译官、别火三令丞及郡邸长丞。武帝太初元年更名行人为大行令,初置别火。王莽改大鸿胪曰典乐。初,置郡国邸属少府,中属中尉,后属大鸿胪。
〈注〉应劭曰:郊庙行礼赞九宾,鸿声胪传之也。如淳曰:《汉仪注》别火狱令官,主治改火之事。师古曰:郡邸长丞,主诸郡之邸在京师者也。

典属国,秦官,掌蛮夷降者。武帝元狩三年昆邪王降,复增属国,置都尉、丞、候、千人。属官,九译令。成帝河平元年省并大鸿胪。
《后汉书·百官志》:成帝初置尚书四人,分为四曹:常侍曹尚书主公卿事;二千石曹尚书主郡国二千石事;民曹尚书主凡吏上书事;客曹尚书主外国夷狄事。

后汉

后汉设大鸿胪主四方夷狄朝贡及封爵之事,又设南、北主客曹。
《后汉书·百官志》:大鸿胪,卿一人,中二千石。本注曰:掌诸侯及四方归义蛮夷。其郊庙行礼,赞导,请行事,既可,以命群司。诸王入朝,当郊迎,典其礼仪。及郡国上计,匡四方来,亦属焉。皇子拜王,赞授印绶。及拜诸侯、诸侯嗣子及四方夷狄封者。台下鸿胪召拜之。王薨则使吊之,及拜王嗣。丞一人,比千石。
〈注〉《周礼》:象胥,干宝注曰:今鸿胪。《汉官》曰:员吏五十五人,其六人四科,二人二百石,文学六人百石,一人斗食,十四人佐,六人骑吏,十五人学事,五人官医。永元十年,大匠应顺上言,百郡计吏,观国之光,而舍逆旅崎岖,私馆直装,衣物敝朽暴露,朝会邈远事不肃给。昔霸国盟主耳,舍诸侯于隶人。子产以为大讥。况今四海之大,而可无乎。和帝嘉纳其

言,即创业焉。
大行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诸郎。
〈注〉员吏四十人。

丞一人。治礼郎四十七人。
〈注〉《汉官》曰:其四人四科,五人二百石,文学五人百石,九人斗食,六人佐,六人学事,十二人守学事。《东观书》曰:主斋祠傧赞九宾。又有公室,主稠中都官。斗食以下,功次相补。案卢植礼注曰:大行郎,亦如谒者,兼举形貌。

右属大鸿胪。本注曰:承秦有典属国,别主四方夷狄朝贡侍子,成帝时省并大鸿胪。中兴省译官、别火二令丞,
〈注〉如淳曰:《汉仪注》别火狱令官,主治改火事。

及郡邸长丞,但令郎治郡邸。
〈注〉《汉官目录》曰:右三官司徒所部。

尚书六人,六百石。本注曰:成帝初置尚书四人,分为四曹:常侍曹尚书主公卿事;二千石曹尚书主郡国二千石事;民曹尚书主凡吏上书事;客曹尚书主外国夷狄事。世祖承遵,后分二千石曹,又分客曹为南主客曹、北主客曹,凡六曹。

魏承汉置客曹尚书,而尚书曹又有南主客郎。按《晋书·职官志》:魏改选部为吏部,主选部事又有左民、客曹、五兵、度支,凡五曹尚书、二仆射、一令为八座。魏,尚书郎有殿中、吏部、驾部、金部、虞曹、比部、南主客、祠部、度支、库部、农部、水部、仪曹、三公、仓部、民曹、二千石、中兵、外兵、都兵、别兵、考功、定课,凡二十三郎。青龙二年,尚书陈矫奏置都官、骑兵,合凡二十五郎。每一郎缺,白试诸孝廉能结文案者五人,谨封奏其姓名以补之。

晋以大鸿胪统典客等令,尚书省有客曹,而曹郎有左、右、南、北主客之属。
《晋书·职官志》:大鸿胪,统大行、典客、园池、华林园、钩盾等令,又有青官列丞、邺元武苑丞。及江左,有事则权置,无事则省。
晋置吏部、三公、客曹、驾部、屯田、度支六曹,而无五兵。咸宁二年,省驾部尚书。四年,省一仆射,又置驾部尚书。太康中,有吏部、殿中及五兵、田曹、度支、左民为六曹尚书,又无驾部、三公、客曹。
晋受命,武帝罢农部、定课,置直事、殿中、祠部、仪曹、吏部、三公、比部、金部、仓部、度支、都官、二千石、左民、右民、虞曹、屯田、起部、水部、左右主客、驾部、车部、库部、左右中兵、左右外兵、别兵、都兵、骑兵、左右士、北主客、南主客,为三十四曹郎。后又置运曹,凡三十五曹,置郎二十三人,更相统摄。及江左,无直事、右民、屯田、车部、别兵、都兵、骑兵、左右士、运曹十曹郎。康穆以后,又无虞曹、二千石二郎,但有殿中、祠部、吏部、仪曹、三公、比部、金部、仓部、度支、都官、左民、起部、水部、主客、驾部、库部、中兵、外兵十八曹郎。后又省主客、起部、水部,馀十五曹云。

宋大鸿胪不常置,而尚书客曹以左仆射领之。按《宋书·百官志》:大鸿胪,掌赞导拜授诸王。秦世为典客,汉景帝中六年,更名大行令;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大鸿胪。鸿,大也;胪,陈也。晋江左初省。有事则权置,事毕即省。
尚书令,任总机衡;仆射、尚书,分领诸曹。左仆射领殿中、主客二曹。
晋西朝左主客、右主客、北主客、南主客为四曹,江左初主客置一郎,后又省主客曹。宋高祖初,置主客曹郎。太祖元嘉十年省,十一年又置。

南齐

南齐仍以左仆射领殿中、主客二曹,大鸿胪不常置,其属有客馆令。
《南齐书·百官志》:左仆射:领殿中主客二曹。
大鸿胪。三卿不常置。将作掌宫庙土木。太仆掌郊礼执辔。鸿胪掌导护赞拜。有事权置兼官,毕乃省。客馆令:掌四方宾客。

梁鸿胪但主导护赞拜,而置北馆、典客馆令丞统于太常。
《隋书·百官志》:梁太常卿视金紫光禄大夫,统明堂、二庙、太史、太祝、廪牺、太乐、鼓吹、乘黄、北馆、典客馆等令丞。

陈承梁,置客馆令丞。
《杜佑·通典》:陈有客馆令丞。

北魏

孝文帝太和  年,诏议官制定鸿胪寺典客监诸职阶品。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官氏志》:自太祖至高祖初,其内外百官屡有减置,或事出当时,不为常目,旧令亡失,无所依㨿。太和中高祖命群寮议定百官,著于令,六卿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少府第二品上,少卿第三品上,典客监从第五品上,典客舍人从第八品中,典客参军从第九品中。
《杜佑·通典》:后魏吏部管南主客,祠部管左主客。

北齐

北齐以鸿胪寺统典客等署,掌蕃客朝会礼仪,而祠部仍有主客曹,掌诸蕃客。
《隋书·百官志》:后齐制官,多循后魏,鸿胪寺。置卿、少卿、丞各一人。有功曹、五官、主簿、录事等员。掌蕃客朝会,吉凶吊祭。统典客、典寺、司仪等署令、丞。典客署,又有京邑萨甫二人,诸州萨甫一人。典寺署,有僧祇部丞一人。司仪署,又有奉礼郎三十人。
祠部尚书统主客曹,掌诸蕃杂客等事。

北周

北周置蕃部宾部,掌客司仪,诸大夫士掌朝觐宾客,而属于司寇。
《杜佑·通典》:后周司寇有蕃部中大夫,掌诸侯朝觐之叙;有宾部中大夫,掌大宾客之仪。又有宾部上士,又置东南西北四掌客上士、下士,又置司仪上士等员。

隋仍以典客署隶鸿胪寺。
《隋书·百官志》:鸿胪寺卿、少卿各一人,丞二人,主簿、录事各二人,统典客署,置令二人,典客署又有掌客十人。
炀帝大业三年,改典客署为典蕃署,而以四方使隶鸿胪寺。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炀帝即位,多所改革。三年定令,鸿胪寺改典客署为典蕃署。初炀帝置四方馆于建国门外,以待四方使者,后罢之,有事则置,名隶鸿胪寺,量事繁简,临时损益。东方曰东夷使者,南方曰南蛮使者,西方曰西戎使者,北方曰北狄使者,各一人,掌其方国及互市事。每使者署,典护录事、叙职、叙仪、监府、监置、互市监及副、参军各一人。录事主纲纪。叙职掌其贵贱立功合叙者。叙仪掌小大次序。监府掌其贡献财货。监置掌安置其驼马船车,并纠察非违。互市监及副掌互市。参军事出入交易。

唐仍隋制,以典客署隶鸿胪寺,设令丞掌客诸职。按《唐书·百官志》:鸿胪寺领典客署。令一人,从七品下;丞三人,从八品下。掌二王后介公、酅公之版籍及四夷归化在藩者,朝贺、宴享、送迎皆预焉。酋渠首领朝见者,给禀食;病,则遣医给汤药;丧,则给以所须;还蕃赐物,则佐其受领,教拜谢之节。
〈注〉有典客十三人,府四人,史八人,掌固二人。

掌客十五人,正九品上。掌送迎蕃客,颛莅馆舍。

辽专设客省领四方馆及礼信、礼宾诸司。
《辽史·百官志》:南面朝官 辽有北面朝官矣,既得燕、代十有六州,乃用唐制,复设南面三省、六部、台、院、寺、监、诸卫、东宫之官。
客省。太宗会同元年置。
都客省。兴宗重熙十年见都客省回鹘重哥。
客省使。会同五年见客省使耶律化哥。
左客省使。萧护思,应历初为左客省使。
右客省使
客省副使
四方馆。
四方馆使。高勋,太宗入汴为四方馆使。
四方馆副使。道宗咸雍五年,诏四方馆副使止以契丹人充。
勾当礼信司。兴宗重熙七年见勾当礼信司骨欲礼宾使司
礼宾使。大公鼎曾祖忠为礼宾使。

宋设礼宾院,初隶鸿胪寺,而后属于礼部。
《宋史·百官志》:鸿胪寺礼宾院,掌回鹘、吐蕃、女真等国朝贡馆舍,及互市译语之事。

元以八府宰相同蒙古翰林院译诸王诏令。
《元史·百官志》:内八府宰相,掌诸王朝觐傧介之事。遇有诏令,则与蒙古翰林院官同译写而润色之。谓之宰相云者,其贵似侍中,其近似门下,故特宠之以是名。虽有是名,而无授受宣命,品秩则视二品焉。大德九年,以灭怯秃等八人为之。天历元年,为内八府宰之职。

成祖永乐五年,初设四夷馆,隶翰林院,选监生习译。按《明会典》:凡四方番夷翻译文字,永乐五年,设四夷馆。内分八馆,曰鞑靼、女直、西番、西天、回回、百夷、高昌、
缅甸。选国子监生习译。
《燕都游览志》:四夷馆,在玉河桥之西。永乐五年十一月,始设。命礼部选国子监生蒋礼等三十八人,隶翰林院,习译书,人月给米一石。遇开科,令就试,仍译所作文字,合格,出身,置馆于长安左门外处之。
宣宗宣德元年,四夷馆兼选官民子弟,委官为教师。翰林院学士稽考课程后,内阁委官提督。
《明会典》云云。
英宗正统元年,定译字生冠带授职例。
《明会典》:凡四夷馆习译监生子弟,旧例月支米一石,会官考试,一年通习者,与冠带。全不通者,黜退。正统元年,奏定考中一等者,冠带,为译字官。又一年,再考中授职。
代宗景泰三年,改造四夷馆。
《景帝实录》:景泰三年八月,改造四夷馆。先是译书子弟,俱于东安门外廊房肄业。至是提督译书郎中刘文等,请建馆于廊房之南隙地。从之。
孝宗弘治 年,奏准科目四品以上官,提督四夷馆,及考试事例。
《明会典》:弘治初,奏准科目出身四品以上官二员,提督四夷馆,官生公会,按月从本院印给,仍缴送稽考,及食粮授职,从吏礼二部,奏会内阁出题考试,中否,仍从该部奏请施行。
弘治三年,奏准考试译字生限年例。
《明会典》:三年,奏准四夷馆习译监生子弟,不许别图出身。三年后考中,食粮月给米一石。又三年考中,冠带,为译字官。又三年考中,授序班职事。初试不中者,许再试。三试不中者,黜退为民。监生初入馆,照坐监例,食粮。三年考中,食粮一石,家小粮仍旧。又三年考中,冠带。又三年考中,授从八品职事。三试不中者,送回本监别用。其曾习举业者,非精通译字,不准应试。
弘治八年,奏准习译监生子弟,有愿科举者,考送顺天府应试。
《明会典》云云。
武宗正德六年,增设八百馆。
《明会典》云云。
世宗嘉靖元年,再定考试译字生限年例。
《明会典》:嘉靖元年,令译字生习学三年,会考不中,径黜为民。六年不中,给与冠带。九年不中,授应得职衔,俱回籍閒住,免其杂泛差徭。其有资禀,年岁相应,尚堪作养者,听翰林院酌量,许其再试。
嘉靖二十一年,题准译字生考试定例。
《明会典》:二十一年,题准译字生,初试,译业精通者,照例食粮,习学办事。译业粗通,资禀年岁尚堪策励者,姑送馆习学,不许食粮。候三年满日,再试,其译字差谬,习学无成,畏避考试,临考不到,与未经起送,及原系纳贿夤缘者,俱革黜为民。
神宗万历七年,增设暹罗馆,取本国人为教师,选世业子弟习学。
《明会典》云云。

皇清

《大清会典》:提督四译馆,太常寺汉少卿一员,带翰林
院衔,提督馆事,其教习译字官,带鸿胪寺序班衔。
凡译字生,顺治初,无定额,本堂官将世业子弟,咨送礼部会考,选其通晓译字者,送馆肄业,光禄寺给薪米,宛大两县给纸笔。
凡译字生季考,本堂官每年三月、十月各考一次,试卷解送翰林院覆阅。其译写不堪者,分别停粮黜革。
凡译字生丁忧,呈报礼部,给假,停止月粮,仍俟本生起复开支。
世祖章皇帝顺治元年
《大清会典》:顺治元年,设四译馆,翻译远方朝贡文字。
馆有十,曰鞑靼、曰女直、曰回回、曰缅甸、曰百译、曰西番、曰高昌、曰西天、曰八百、曰暹罗,统隶翰林院。
是年,设太常寺少卿一员,提督翰林院四译馆,额设堂属各官,共五十六员。
顺治二年

《大清会典》:顺治二年,置典务厅关防一颗,官无专设,
听堂官遴选才能官员,为诸馆总理。
是年,设通事序班及通事官生,共三十员名。顺治九年

《大清会典》:顺治九年,设通事序班共十六员。
顺治十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年,题准礼部会同四译馆堂官,于
世业子弟内,考取译字生,送馆肄业。
顺治十一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一年,题准光禄寺及宛大两县,停
给译字生薪米纸笔,每生月给粮米六斗,每年四季,赴户部支领。
顺治十五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五年,裁鞑靼、女直二馆。
是年,题准八馆,各设正教序班一员,协教序班一员,食九品俸,教习译字生。其馀序班俱裁。又题准会同馆带俸序班,止存十三员,准其全留。凡外国进贡来京,专任引朝

赐宴,伴送出境等事。其肄业官生,无定额,凡有世业
子弟,通晓译语者,准其劄馆肄业。俟司宾序班员缺时,挨次顶补。学习三年满日,精通译语者,支米。又三年满日,题授冠带。又三年满日,咨吏部具题实授司宾序班。
顺治十六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六年,题准各馆序班缺员,本堂官
会同礼部,考取译字生,纯通译学者,送吏部题补。
顺治十七年

《大清会典》:凡四译馆译字生,旧例于世业子弟内考
取,肄业三年,该馆会同内院礼部考取,食粮。又三年,考,给序班顶带。又三年,礼部考,送具题实授。顺治十七年,题准序班缺,礼部会同该馆考取,送吏部题补。
顺治十八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八年,题准翰林院裁并内三院,本
馆止称四译馆,不称翰林院名色。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康熙九年,题准本馆仍复翰林院名色,凡
本馆关防,如遇提督少卿升任,将关防呈送翰林院收贮,俟新任官呈请颁发。
康熙十六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六年,会考,收取译字生,送馆肄业,
照所遗粮缺顶补。

四译馆部总论

《礼记》

《王制》

五方之民,言语不通,嗜欲不同,达其志,通其欲,东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译。
〈陈注〉寄言能寓风俗之异于此,象言能仿象风俗之异于彼。鞮则欲别其服饰之异,译则欲辨其言语之异。周官通谓之象胥,而世俗则通谓之译也。刘氏曰:此四者,皆主通远人言语之官。寄者,寓也。以其言之难通,如寄托其意于事物,而后能通之。象,像也。如以意仿像,其形似而通之。周官象胥是也。狄犹逖也,鞮戎狄。屦名犹履也,远履其事,而知其言意之所在而通之。周官鞮屦氏,亦以通其声歌,而以舞者,所屦为名。译,释也。犹言誊也。谓以彼此言语相誊释而通之也。

《大学衍义补》《译言宾待之礼》

《周礼》:象胥掌蛮夷闽貉戎狄之国使,掌传王之言而谕说焉,以和亲之,若以时入宾,则协其礼与其辞言传之。凡其出入送逆之礼,节币帛辞令而宾相之。
郑元曰:通夷狄之言者,曰象胥。凡其出入送逆之礼节,币帛辞令,而摈相之从来至去,皆为相而诏侑其礼仪也。 朱申曰:八蛮四夷,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国,遣使来朝贡,不晓中国语言,故象胥传王言,而开谕解说之。如此则远人之心,和而不乖,亲而不疏也。若蕃国之君,世一见之,其礼不同于中国,象胥则教之,使协于礼。其言不通于中国,则传其言辞,出则送之,入则逆之,礼节以相接,币帛以致享,辞令以相与。接宾曰摈,赞礼曰相。
臣按:四裔之人,其拜揖进退拜伏之礼,不同于中国。象胥掌教之,以中国之仪,用协于礼也。夫上有所言,则象胥为之传导,而开谕晓说之,然后从而译其所言,以达之于上焉。今制鸿胪寺设通事官,即周之象胥也。

《礼记》:中国,夷,戎,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五方之民,言语不通,嗜欲不同,达其志,通其欲,东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译。
臣按:译言之官,自古有之,然惟译其言语而已也。彼时外国犹未有字书,自佛教入中国,始有天竺字。其后回回、女直、蒙古、缅甸,其国人之明慧者,各因其国俗而自为一种字书。其来朝贡,及其陈说,辨诉求索,各用其国书。必加翻译,然后知其意向之所在。唐宋以来,虽有润文译经,使之衔然,惟以译佛书而已。非以通华裔之情也。我文皇帝,始设为八馆,曰西天,曰鞑靼,曰回回,曰女直,曰高昌,曰西番,曰缅甸,曰百裔。初以举人为之,其就礼部试,则以蕃书译其所作,经义稍通者,得联名于进士榜,授以文学之职,而译书如故。其后又择俊民俾专其业,艺成,会六部大臣试之,通者,冠带。又三年,授以官,盖重其选也。盖此一事,似缓而实急,似轻而实重。一旦外国有事,上书来言其情,使人人皆不知其所谓,或知之而未尽,则我所以应之者,岂不至相矛盾哉。非惟失其情,而或至起边衅者,亦有之矣。我文皇帝专设官以司之,其虑远哉。

《汉志》:典客,秦官,掌归义蛮夷。景帝更名大行令,武帝更名大鸿胪,属官有行人、译官。
臣按:此秦汉以来设官,主掌蛮夷之始,所谓大行令,即《周礼》行人之职。译官即王制所谓寄译之类也。考史,昭帝用苏武为典属国,亦掌四裔之官,而《百官表》不载。臣以为,汉大鸿胪,即今鸿胪寺卿,译官即今通事之职。典属国,其今御前通事之武臣欤。

《唐志》:主客郎中,掌诸蕃朝见之事。殊俗入贡者,始至之州给谍,覆其人数,谓之边谍。蕃州都督、刺史,视品给以衣冠、裤褶。初至及辞设会,参日设食。
臣按:外国而来朝,给以衣冠宴食,自古皆然。《唐志》但谓之会,而不以宴名,盖不备燕享之礼也。然惟主之以礼部之属,而未尝专命大臣。后世乃或有用武将待之者。臣窃以为非宜。盖礼仪,非武臣所宜预,将乃吾国之爪牙,止可使彼闻其名,不可使彼识其面。设或有貌不扬如裴度者,中虽有智,彼恶知之哉。或因此而藐我将相,关系亦不小也。吁,武将且不可,况内侍乎。昔童贯初使辽也,辽人以为宋无人,因此以占宋人失政,而启其轻蔑之心。此前代之明鉴也。

鸿胪寺,领典客、司仪二署。凡四裔君长,以蕃望高下为簿,朝见辨其等位,诸蕃封命,则执册而往。凡献物,皆各执以见,驼马则陈于朝堂,不足进者州县留之。其属有典客署令,掌四裔归化朝贡。酋渠首领朝见者,给廪食;病,则遣医给汤药;丧,则给以所须;还蕃赐物,则佐其受领,教拜谢之节。
臣按:唐人之待诸蕃朝贡者,既有宴赐资给,其不幸而病及丧者,亦有给赐焉。

宋设鸿胪寺,掌四裔朝贡、宴劳给赐、送迎之事。凡四裔君长、使价朝见,辨其等位,以宾礼待之,授以馆舍而颁其见辞、赐予、宴设之式,戒有司先期办具;有贡物,则具数报四方馆,引见以进。诸蕃封册,即行其礼命。
臣按:唐宋俱有诸蕃封册之礼。

宋哲宗元祐中,学士院言:诸蕃初入贡者,请令安抚、钤辖、转运等司体问其国所在远近大小,与见今入贡何国为比,保明奏闻,庶待遇之礼不致失当。
臣:按诸蕃初入贡者,前此未有体例,因其所言而制为礼节,斯无失矣。

宋哲宗元祐中,礼部尚书苏轼言:高丽人每次入贡,朝廷及淮浙两路,赐予馈送宴劳之费,约十馀万贯,而修饰亭馆,骚动行市,调发人船之费,不在焉。除官吏得少馈遗外,了无丝毫之利,所得贡献,皆是玩好无用之物,而所费皆是帑廪之,实民之膏血也。今来直牒国子监,收买诸般文字,内有《册府元龟》历代史及敕式,国子监知其不便,申禀都省,下礼部看详。谨按《汉书》:东平王来朝,上疏求诸子及太史公书,当时大臣以谓。诸子书或反经术,非圣人,或明鬼神,信物怪;太史公书有战国纵横权谲之谋,汉兴之初谋臣奇策,天官灾异,地形阨塞:皆不宜在诸侯王。不可与。诏从之。臣切以谓东平王,骨肉至亲,特以备位藩臣,犹不得赐,而况海外之夷裔乎。臣闻,河北榷场禁出文书,其法甚严,徒以契丹故也。今高丽与契丹何异。
臣按:今四裔之好书籍者,惟安南与朝鲜。朝鲜恭顺朝廷,岁时觐聘,礼节无失,所经过郡县无多,而货买止于京师。安南入贡虽疏,然经行道路,几至万里,沿途随处得以市买。且宋朝书籍版本,俱在国子监。今书籍处处有之。请自今诸蕃来朝贡者,非有旨,不得与交易,而于书籍一事,尤宜严禁。彼欲得之,许具数以闻,下翰林院看详可否,然后与之。

四译馆部纪事

《青箱杂记》:魏野,陕府人,甚有诗名。寇莱公每加前席。野献莱公生日诗云:何时生上相,明日是中元。以莱公七月十四日生故也。又有赠莱公诗云: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而其诗传播漠北。故真宗末年,尝有北使诣阙,询于译者曰:那个是无地起楼台底宰相。时莱公方居散地,真宗即召还,授以北门管钥。

四译馆部杂录

《癸辛杂识》:译者之称,见《礼记》云:东方曰寄,言传寄内外言语。南方曰象,言放象内外之言。西方曰狄鞮,鞮知通传夷狄之语,与中国相知。北方曰译,译陈也,陈说内外之言。皆立此传语之人,以通其志。今北方谓之通事,南蕃海舶谓之唐舶,西方蛮猺谓之蒲,又皆译之名也。
《翰林院记》:洪武十五年,命侍讲火原洁译蒙古文字,译字官,隶本院始于此。永乐中,学士杨荣掌其事。宣德元年,命本院学士稽考课程。弘治初,奏准科目出身四品以上二员提督。自后提督官,例用太常寺卿及少卿。
四译馆考馆列东西,十日一行考课,以观肄习之勤惰焉。余于各馆杂字中,比合连属,缀成韵语,虽未免有补缉之痕,而顺口成章,间有思致,唯西天一馆乃真实名经,梵呗聱牙,终难牵合。因每馆附存一二诗,并录其字及语音于本字之下,亦奇观也。字分单复,有纵横,悉如其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