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鸿胪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三百七十九卷目录

 鸿胪寺部汇考
  周〈总一则〉
  汉〈总一则〉
  后汉〈总一则〉
  晋〈总一则〉
  宋〈总一则〉
  南齐〈总一则〉
  梁〈总一则〉
  陈〈总一则〉
  北魏〈孝文帝太和三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总一则 文帝开皇二则 炀帝大业二则〉
  唐〈总一则〉
  辽〈总一则〉
  宋〈总一则〉
  金〈总一则〉
  元〈总一则 世祖至元一则〉
  明〈总一则 太祖洪武五则〉
皇清〈总一则〉
 鸿胪寺部名臣列传
  后汉
  韦彪       韩宣
  隋
  苏夔
 鸿胪寺部艺文
  大鸿胪箴         汉扬雄
  鸿胪少卿壁记       唐孙逖
  鸿胪寺箴         明宣宗
 鸿胪寺部纪事
 鸿胪寺部杂录

官常典第三百七十九卷

鸿胪寺部汇考

周以宰夫掌治朝之法及群吏之位,统于天官,而朝仪属夏官司士。
《周礼》:天官冢宰,治官之属,宰夫下大夫四人,上士八人,中士十六人,旅下士三十有二人,宰夫之职,掌治朝之法,以正王及三公六卿大夫群吏之位。掌其禁令。
〈注〉治朝,在路门之外。其位司士掌焉。宰夫察其不如仪。

夏官司马,政官之属,司士下大夫二人,中士六人,下士十有二人,司士正朝仪之位,辨其贵贱之等,王南乡,三公北面东上,孤东面北上,卿大夫西面北上,王族故士虎士,在路门之右,南面东上,大仆大右,大仆从者,在路门之左,南面西上。
〈注〉此王日视朝事于路门外之位,王族故士,故为士晚退留宿卫者,未尝仕,虽同族,不得在王宫。大右,司右也。大仆从者,小臣祭仆、御仆、隶仆。

司士摈。
〈注〉诏王出,揖公卿大夫以下朝者。

孤卿特揖大夫,以其等旅揖,士旁三揖,王还揖门左,揖门右。
〈注〉特揖,一一揖之旅众也。大夫爵同者,众揖之。公及孤卿大夫,始入门右,皆北面东上王揖之,乃就位群士,及故士大仆之属,发在其位。群士位东面,王西南,乡而揖之。三揖者,士有上中下,王揖之,皆逡遁。既,复位。郑司农云:卿大夫士,皆君之所揖。《礼》《春秋传》所谓三揖在下。

大仆前。
〈注〉前正王视朝之位。

王入内朝,皆退。
〈注〉王入,入路门也。王入路门内朝,朝者皆退,反其官府治处也。王之外朝,则朝士掌焉。《玉藻》曰:朝服以日视朝于内朝,朝辨色始入,君日出而视之。退适路寝听政,使人视大夫。大夫退,然后适小寝,谓诸侯也。王日视朝,皮弁服,其礼则同。

掌国中之士治。凡其戒令。
〈注〉国中城中。

掌摈士者膳其摰。
〈注〉摈士,告见初为士者于王也。摰,所执羔雁之摰。膳者入于王之膳人。

凡祭祀,掌士之戒令,诏相其法事及赐爵,呼昭穆而进之。
〈注〉赐爵,神惠及下也。此所赐王之子姓兄弟,祭统
曰:凡赐爵,昭为一,穆为一,昭与昭齿,穆与穆齿,凡群有司,皆以齿,此之谓长幼有序。

帅其属而割牲,羞俎豆。
〈注〉割牲,制体也,羞进也。

凡会同作士从,宾客亦如之。
〈注〉作士从,谓可使从于王者。

作士适四方使,为介。
〈注〉士使,谓自以王命使也。介,大夫之介也。《春秋传》曰:天王使石尚来归脤。

汉承秦制,设典客以掌归义蛮夷,后改大行令,又更名大鸿胪,而光禄勋之属又有谒者,亦掌宾赞。按《汉书·百官公卿表》:典客,秦官,掌诸归义蛮夷,有丞。景帝中六年更名大行令,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大鸿胪。属官有行人、译官、别火三令丞及郡邸长丞。武帝太初元年更名行人为大行令,初置别火。王莽改大鸿胪曰典乐。初,置郡国邸属少府,中属中尉,后属大鸿胪。
〈注〉应劭曰:郊庙行礼,赞九宾,鸿声,胪传之也。如淳曰《汉仪注》别火狱令官,主治改火之事。师古曰:郡邸长丞,主诸郡之邸在京师者也。

郎中令,秦官,掌宫殿掖门户,有丞。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光禄勋。属官有大夫、郎、谒者,皆秦官。谒者掌宾赞受事,员七十人,秩比六百石,有仆射,秩比千石。
〈注〉应劭曰:谒,请也,白也。仆,主也。

后汉

后汉设大鸿胪卿掌诸侯及四方蛮夷。赞导,行礼列于九卿,设谒者仆射以掌宾赞受事,统于光禄勋。按《后汉书·百官志》:大鸿胪,卿一人,中二千石。本注曰:掌诸侯及四方归义蛮夷。其郊庙行礼,赞导,请行事,既可,以命群司。诸王入朝,当郊迎,典其礼仪。及郡国上计,匡四方来,亦属焉。皇子拜王,赞授印绶。及拜诸侯、诸侯嗣子及四方夷狄封者。台下鸿胪召拜之。王薨则使吊之,及拜王嗣。丞一人,比千石。
〈注〉《周礼》象胥,干宝注曰:今鸿胪,《汉官》曰:员吏五十五人,其六人四科,二人二百石,文学六人,百石。一人斗食,十四人佐,六人骑吏,十五人学事,五人官医。永元十年,大匠应顺上言,百郡计吏,观国之光,而舍逆旅崎岖,私馆直装,衣物敝朽,暴露朝会,邈远事不肃给。昔霸国盟主耳,舍诸侯于隶人。子产以为大讥。况今四海之大,而可无乎。和帝嘉纳其言,即创业焉。

谒者仆射一人,比千石。本注曰:为谒者台率,主谒者,天子出,奉引。古重习武,有主射以督录之,故曰仆射。
〈注〉蔡质《汉仪》曰:见尚书令对揖无敬,谒者见执板拜之。

常侍谒者五人,比六百石。本注曰:主殿上时节威仪。
〈注〉《汉官》曰:谒者三十人,其二人公府掾,六百石,持使也。

谒者三十人。其给事谒者,四百石。其灌谒者郎中,比三百石。本注曰:掌宾赞受事,及上章报问。将、大夫以下之丧,掌使吊。本员七十人,中兴但三十人。
〈注〉荀绰《晋百官表注》曰:汉皆用孝廉,年五十,威容严恪能宾者为之。明帝诏曰:谒者乃尧之尊官,所以试舜宾于四门,四门穆穆者也。昔燕太子使荆轲劫始皇,变起两楹之间,其后谒者持匕首剌腋。高祖偃武行文,故易之以板。

初为灌谒者,满岁为给事谒者。
〈注〉蔡质《汉仪》曰:出府丞长史陵令,皆选仪容端正任奉使者。

右属光禄勋。

晋设大鸿胪统大行、典客等令,设谒者仆射以掌大拜授及班次。
《晋书·职官志》:太常、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少府、将作大匠、太后三卿、大长秋,皆为列卿,各置丞、功曹、主簿、五官等员。大鸿胪,统大行、典客、园池、华林园、钩盾等令,又有青官列丞、邺元武苑丞。及江左,有事则权置,无事则省。
谒者仆射,秦官也,自汉至魏因之。魏置仆射,掌大拜授及百官班次,统谒者十人。及武帝省仆射,以谒者并兰台。江左复置仆射,后又省。

宋置大鸿胪时置时省,以谒者仆射掌大拜授及百官班次。
《宋书·百官志》:大鸿胪,掌赞导拜授诸王。秦世为典客,汉景帝中六年,更名大行令;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大鸿胪。鸿,大也;胪,陈也。晋江左初省。有事则权置,事毕即省。
谒者仆射,一人。掌大拜授及百官班次。领谒者十人。谒者掌小拜授及报章。盖秦官也。谒,请也。应劭《汉官》曰,尧以试舜,宾于四门,是其职也。秦世谒者七十人,汉因之。后汉《百官志》,谒者仆射掌奉引。和帝世,陈郡向熙为谒者仆射,赞拜殿中,音动左右。然则又。有常侍谒者五人,谒者则置三十五人,半减西京也。二汉并隶光禄勋。魏世置谒者十人。晋武帝省仆射,以谒者隶兰台。江左复置仆射,后又省。宋世祖大明中,复置。秩比千石。

南齐

南齐鸿胪不常置,以客馆令掌宾客,而朝觐宾赞,则谒者仆射司之。
《南齐书·百官志》:大鸿胪掌导护赞拜。有事权置兼官,毕乃省。
客馆令:掌四方宾客。
谒者仆射一人。谒者十人。谒者台,掌朝觐宾飨。

梁设谒者台仆射掌朝觐宾飨之事,而仍设鸿胪卿为冬卿,掌导护赞拜。
《隋书·百官志》:梁谒者台,仆射一人,掌朝觐宾飨事。属官谒者十人,掌奉诏出使拜假,朝会摈赞。高功者一人为假史,掌差次谒者。
鸿胪卿,位视尚书左丞,掌导护赞拜。梁初犹依宋、齐,皆无卿名。天监七年,以光禄勋为光禄卿,大鸿胪为鸿胪卿,都水使者为太舟卿,三卿是为冬卿。皆置丞及功曹、主簿。

陈承梁,置鸿胪卿、谒者仆射、鸿胪丞。
《隋书·百官志》:陈承梁,皆循其制官,其所制品秩,鸿胪卿秩中二千石,品第三,谒者仆射千石,品第七,鸿胪丞六百石,品第八。

北魏

孝文帝太和十五年七月,置司仪官。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官氏志》云云。
太和  年,诏议官制定鸿胪卿以下阶品。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官氏志》:自太祖至高祖初,其内外百官屡有减置,或事出当时,不为常目,旧令亡失,无所依㨿。太和中高祖诏群寮议定百官,著于令,六卿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少府第二品上,少卿第三品上,典客监、典仪监从第五品上,鸿胪丞从第五品中,典客舍人从第八品中,典客参军第九品中。
太和二十三年,复次职令定太常卿以下阶品。按《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官氏志》:二十三年,高祖复次职令,及帝崩,世宗初班行之,以为永制。六卿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太府第三品,少卿第四品上阶,丞第七品。

北齐

北齐设鸿胪寺掌蕃客朝会吉凶,而导相礼仪复置谒者仆射以司之。
《隋书·百官志》:后齐制官多循后魏鸿胪寺。置卿、少卿、丞各一人。有功曹、五官、主簿、录事等员。掌蕃客朝会,吉凶吊祭。统典客、典寺、司仪等署令、丞。典客署,又有京邑萨甫二人,诸州萨甫一人。典寺署,有僧祇部丞一人。司仪署,又有奉礼郎三十人。〈吊祭宋刻无祭字。〉谒者台,掌凡诸吉凶公事,导相礼仪事。仆射二人,谒者三十人,录事一人。

北周

北周置蕃部、宾部,掌客司仪。诸大夫士主朝觐宾客之仪,而属于司寇。
《杜佑·通典》:后周司寇有蕃部中大夫,掌诸侯朝觐之叙;有宾部中大夫,掌大宾客之仪。又有宾部上士,又置东南西北四掌客上士、下士。又置司仪上士等员。

隋置鸿胪寺,统典客、司仪、崇元三署。
《隋书·百官志》:高祖既受命,改周之六官,其制名,多依前代之法。置鸿胪寺鸿胪置卿少卿各一人丞二人主簿录事各二人统典客、司仪、崇元三署。各置令。二人。崇元则惟置一人。典客署又有掌客,十人。司仪有掌仪二十人。等员。鸿胪卿为正三品,鸿胪少卿为正四品,鸿胪丞为正七品,典客署令为正八品,司仪崇元署令为从八品,典客署丞掌客,为正九品,司仪崇元署丞为从九品。
文帝开皇三年,废鸿胪,入太常。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云云。
开皇十二年,复置鸿胪寺。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云云。
炀帝大业三年,胪鸿寺置二少卿,改典客署为典蕃,而以四方馆隶鸿胪。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炀帝即位,多所改革三年定令。光禄已下八寺卿,皆降为从三品。少卿各加置二人,为从四品。诸寺上署令,并增为正六品,中署令为从六品,下署令为正七品。始开皇中,署司唯典掌受纳,至是署令为判首,取二卿判。丞唯知勾检。令阙,丞判。鸿胪寺改典客署为典蕃署。初炀帝置四方馆于建国门外,以待四方使者,后罢之,有事则置,名隶鸿胪寺,量事繁简,临时损益。东方曰东夷使者,南方曰南蛮使者,西方曰西戎使者,北方曰北狄使者,各一人,掌其方国及互市事。每使者署,典护录事、叙职、叙仪、监府、监置、互市监及副、参军各一人。录事主纲纪。叙职掌其贵贱立功合叙者。叙仪掌小大次序。监府掌其贡献财货。监置掌安置其驼马船车,并纠察非违。互市监及副掌互市。参军事出入交易。
大业五年,增鸿胪寺丞为从五品。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五年,光禄以下八寺丞并增为从五品。

唐设鸿胪寺,领典客、司仪二署,掌宾客及凶仪之事,而门下省亦设典仪之职。
《唐书·百官志》:鸿胪寺卿一人,从三品;少卿二人,从四品上,丞一人,从六品上。掌宾客及凶仪之事。领典客、司仪二署。凡四夷君长,以蕃望高下为簿,朝见辨其等位,第三等居武官三品之下,第四等居五品之下,第五等居六品之下,有官者居本班。御史察食料。二王后、夷狄君长袭官爵者,辨嫡庶。诸蕃封命,则受册而往。海外诸蕃朝贺进贡使有下从,留其半于境;由海路朝者,广州择首领一人、左右二人入朝;所献之物,先上其数于鸿胪。凡客还,鸿胪籍衣赍赐物多少以报主客,给过所。蕃客奏事,具至日月及所奏之宜,方别为状,月一奏,为簿,以副藏鸿胪。献马,则殿中、太仆寺涖阅,良者入殿中,驽病入太仆。献药者,鸿胪寺验覆,少府监定价之高下。鹰、鹘、狗、豹无估,则鸿胪定所报轻重。凡献物,皆客执以见,驼马则陈于朝堂,不足进者州县留之。皇帝、皇太子为五服亲及大臣发哀临吊,则卿赞相。大臣一品葬,以卿护;二品,以少卿;三品,以丞。皆司仪示以礼制。主簿一人,从七品上。录事二人。从九品上。
〈注〉龙朔二年,改鸿胪寺曰同文寺,卿曰正卿,少卿曰大夫。武后光宅元年,改曰司宾寺。有府五人,史十人,亭长四人,掌固六人。

典客署令一人,从七品下;丞三人,从八品下。掌二王后介公、酅公之版籍及四夷归化在藩者,朝贺、宴享、送迎皆预焉。酋渠首领朝见者,给廪食;病,则遣医给汤药;丧,则给以所须;还蕃赐物,则佐其受领,教拜谢之节。
〈注〉有典客十三人,府四人,史八人,掌固二人。

掌客十五人,正九品上。掌送迎蕃客,颛莅馆舍。司仪署令一人,正八品下;丞一人,正九品下。掌凶礼丧葬之具。京官职事三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祖父母、父母丧,职事散官五品以上、都督、刺史卒于京师,及五品死王事者,将葬,祭以少牢,率斋郎执俎豆以往。三品以上赠以束帛,黑一、纁二,一品加乘马;既引,遣使赠于郭门之外,皆有束帛,一品加璧。五品以上葬,给营墓夫。
〈注〉有司仪六人,府二人,史四人,掌设十八人,斋郎三十人,掌固四人,幕士六十人。

门下省典仪二人,从九品下。掌赞唱及殿中版位之次,侍中版奏中严、外办,亦赞焉。
〈注〉隋谒者台有典仪,武德五年复置,隶门下省。

辽依唐制,设鸿胪寺卿、少卿、丞、簿等员。
《辽史·百官志》:南面朝官 辽有北面朝官矣,既得燕、代十有六州,乃用唐制,复设南面三省、六部、台、院、寺、监、诸卫、东宫之官。
鸿胪寺职名总目

少卿

主簿

宋制鸿胪寺旧置判寺事,后设卿、少卿、丞,掌四夷朝贡、迎送之事。
《宋史·职官志》:鸿胪寺旧置判寺事一人,以朝官以上充。元丰官制行,置卿一人,少卿一人,丞、主簿各一人。卿掌四夷朝贡、宴劳、给赐、迎送之事,及国之凶仪、中都祠庙、道释籍帐除附之禁令,少卿为之贰,丞参领之。凡四夷君长、使价朝见,辨其等位,以宾礼待之,授以馆舍而颁其见辞、赐予、宴设之式,戒有司先期办具;有贡物,则具其数报四方馆,引见以进。诸蕃封册,即行其礼命。若崇义公承袭,则辨其嫡庶,具名上尚书省。其周嵩、庆、懿陵庙,命官以时致享,若凶仪之节,宗室以服,臣僚以品,辨其丧纪而诏奠临赙赠之制。礼仪成服,则卿掌赞导之仪,葬则预戒有司具卤簿仪物。分案四,置吏九。其官属十有二:
往来国信所,掌大辽使介交聘之事。
都亭西驿及管干所,掌河西蕃部贡奉之事。
礼宾院,掌回鹘、吐蕃、党项、女真等国朝贡馆设,及互市译语之事。
怀远驿,掌南蕃交州,西蕃龟兹、大食、于阗、甘、沙、宗哥等国贡奉之事。
中太一宫、建隆观等各置提点所,掌殿宇斋宫、器用仪物、陈设钱币之事。
在京寺务司及提点所,掌诸寺葺治之事。
传法院,掌译经润文。
左、右街僧录司,掌寺院僧尼帐籍及僧官补授之事。同文馆及管勾所,掌高丽使命。
已上并属鸿胪寺。中兴后,废鸿胪不置,并入礼部。客省、引进使 客省使、副使各二人。掌国信使见辞宴赐及四方进奉、四夷朝觐贡献之仪,受其币而宾礼之,掌其饔饩饮食,还则颁诏书,授以赐予。宰臣以下节物,则视其品秩以为等。若文臣中散大夫、武臣横行刺史以上还阙朝觐,掌赐酒馔。使阙,则引进、四方馆、閤门使副互权。大观元年,诏客省、四方馆不隶台察。政和二年,改定武选新阶,乃诏客省、四方馆、引进司、东、西上閤门所掌职务格法。并令尚书省具上。又诏高丽已称国信,改隶客省。靖康元年,诏客省、引进司、四方馆、西上閤门为殿庭应奉,与东上閤门一同隶中书省,不隶台察。
引进司使、副各二人。掌臣僚、蕃国进奉礼物之事,班四方馆上。使阙,则客省、四方馆互兼。
四方馆使二人。掌进章表,凡文武官朝见辞谢、国忌赐香,及诸道元日、冬至、朔旦庆贺起居章表,皆受而进之。郊祀大朝会,则定外国使命及致仕、未升朝官父老陪位之板,进士、道释亦如之。掌凡护葬、赙赠、朝拜之事。客省、四方馆。建炎初并归东上閤门,皆知閤总之。
东、西上閤门 东上閤门、西上閤门使各三人,副使各二人,宣赞舍人十人。
〈注〉旧名通事舍人,政和中改。

祗候十有二人。掌朝会宴幸、供奉赞相礼仪之事,使、副承旨禀命,舍人传宣赞谒,祗候分佐舍人。凡文武官自宰臣、宗室自亲王、外国自契丹使以下朝见谢辞皆掌之,视其品秩以为引班、叙班之次,赞其拜舞之节而纠其违失。若庆礼奉表,则东上閤门掌之;慰礼进名,则西上閤门掌之。月进班簿,岁终一易,分东西班揭贴以进。自客省而下,因事建官,皆有定员。遂立积考序迁之法,听其领职居外,增置看班祗候六人,由看班迁至使皆五年,使以上七年,遇阙乃迁,无阙则加遥郡。元丰七年,诏客省、四方馆使、副领本职外,官最高者一员兼领閤门事。元祐元年,诏客省、四方馆、閤门并以横行通领职事。绍圣三年,诏看班祗候有阙,令吏部选定,尚书省呈人材,中书省取旨差。崇宁四年,诏閤门依元丰法隶门下省。大观元年,诏閤门依殿中省例,不隶台察。政和六年,诏宣赞播告,直诵其辞。靖康元年,诏閤门并立员额。
〈注〉监察御史胡舜陟奏:閤门之职,祖宗所重:宣赞不过三五人,熙宁间,通事舍人十三员。祗候六人,当时议者犹以为多。今舍人一百八员,祗候七十六员,看班四员,内免职者二百三员,由宦侍恩倖以求财,朱勔父子交买尤多,富商豪子往往得之。真宗时,诸王夫人因圣节乞补閤门,帝曰:此职非可以恩泽授。不许。神宗即位之初,用宫邸直省官郭昭选为閤门祗候,司马光言:此祖宗以蓄养贤才,在文武为馆职。其重如此,今岂可卖以求财,乞赐裁省。故有是诏。

旧制有东、西上閤门,多以处外戚勋贵。建炎初元,并省为一,其引进司、四方馆并归閤门,客省循旧法,非横行不许知閤门。绍兴元年,帝以朱篯孙藩邸旧人,稍习仪注,命转行横行一官,主管閤门。又曰:藩邸旧人,自内侍及使臣皆不与行在职任,止与外任,篯孙以閤内无谙练人,故留之。五年,诏右武大夫以上并称知閤门事兼客省、四方馆事,官未至者,即称同知閤门事同兼客省、四方馆事,以除授为序,称同知者在知閤门之下。宣赞舍人任传宣引赞之事,与閤门祗候并为閤职,间带点检閤门簿书公事。绍兴中,许令供职,注授内外合入差遣,阙到然后免供职。其后供职舍人员数稍冗,裁定以四十员为额。乾道六年,上欲清閤门之选,除宣赞舍人、閤门祗候仍旧通掌赞引之职外,置閤门官十员,以待武举之入官者。掌诸殿觉察失仪兼侍立,驾出行幸亦如之。六参、常朝,后殿引亲王起居。仿儒臣馆閤之制,召试中书省,然后命之。又详转对如职事官,供职满三年与边郡。淳熙间,置看班祗候,令忠训郎以下充,秉义郎以上,始除閤门祗候。又增重荐举阁门祗候之制,必廉干有方略、善弓马、两任亲民无遗阙及曾历边任者充。绍熙以来,立定员额。庆元初,申严閤门长官选择其属之令,非右科前名之士不预召试,盖以为右列清选云。

金不设鸿胪寺,置侍仪司掌奉朝仪,属于宣徽院。按《金史·百官志》:侍仪司。
〈注〉旧名擎执局,大定元年改为侍仪局,大定五年升局为司。

令,从六品。
〈注〉旧曰局使。掌侍奉朝仪,率捧案、擎、奉辇各给其事。

直长,正七品。
〈注〉旧设局副,品从七。

右属宣徽院。

元不设鸿胪寺,置侍仪司掌诸礼仪,而属于礼部。按《元史·百官志》:礼部侍仪司,秩正四品,掌凡朝会、即位、册后、建储、奉上尊号及外国朝觐之礼。至元八年始置。左右侍仪奉御二员,礼部侍郎知侍仪事一员,引进使知侍仪事一员,左右侍仪使二员,左右直侍仪使二员,左右侍仪副使二员,左右侍仪佥事二员,引进副使、侍仪令、承奉班都知、尚衣局大使各一员。十二年,省左侍仪奉御,通曰左右侍仪。省引进副使及侍仪令、尚衣使等员,改置通事舍人十四员。三十年,减通事舍人七员为侍仪舍人。大德十一年,升秩正三品。至大二年,置典簿一员。延祐七年,定置侍仪使四员。至治元年,增置通事舍人六员、侍仪舍人四员。其后定置侍仪使四员,正三品;引进使知侍仪事二员,正四品。首领官:典簿一员,从七品。属官:承奉班都知一员,正七品;通事舍人一十六员,从七品;侍仪舍人十四员,从九品。吏属:令史二人,译史一人,通事一人,知印一人。其属法物库,秩五品,掌大礼法物。提点一员,从五品;大使一员,从六品;副使一员,从七品;直长二员,正八品。
世祖至元八年春,三月甲戌,敕:元正、圣节、朝会,凡百官进表、外国进献、使臣陛见、朝辞礼仪,皆隶侍仪司。按《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明初,设仪礼司,属于礼部。后设鸿胪寺,置卿、少卿、寺丞,统鸣赞、序班、署丞之属。
《明会典》:鸿胪寺。
〈注〉旧为仪礼司,列礼部属官下。

正官:卿一员,
〈注〉旧为司正。

左右少卿二员,
〈注〉旧为左右司副。

左右寺丞二员。
〈注〉旧为左右司丞四员,后革二员。弘治以后,又因朝贺执事,必用堂上官五员,恐临时事故缺人,预于额外选官品稍卑者,以原职随堂办事,无定员。见设二员。

首领官:主簿一员。
属官:鸣赞九员。
〈注〉旧五员,后添设三员。隆庆三年,添设一员,随住补。十一年,复设一员。

序班五十员。
〈注〉旧四十四员,后添设十员。嘉靖三十六年,革八员。万历十一年,复设四员。

司仪署、司宾署署丞各一员。
南京鸿胪寺卿一员、主簿一员、鸣赞四员。
〈注〉万历九年,革一员。十一年复设。

序班九员。
〈注〉旧设十二员,内三员久住补。嘉靖三十七年,革二员。万历九年,革一员。十一年,复设三员。

司仪署、司宾署丞各一员。
凡朝贺等礼,本寺合用官员 每日,皇极门朝,参掌礼堂上官一员,奏事堂上官一员,鸣赞一员,纠仪序班二员,齐文武班序班各三员,东西引人并举案等项序班各七员,传赞序班四员,门洞纠义序班二员,添设催人序班二员,午门外鸣赞二员,引朝见纠仪序班四员。
朔望日,皇极殿朝参掌礼堂上官一员,奏事堂上官一员,鸣赞一员,纠仪序班四员,齐文武班序班四员,传赞序班八员,皇极门外鸣赞二员,纠仪序班二员,摆班序班四员,催人序班二员,掖门纠仪序班四员,万寿圣节掌礼官一员,宣表目官一员,宣表官一员,致词官一员。以上俱堂上官。内赞鸣赞一员,对赞鸣赞二员,接赞鸣赞五员,东西传赞序班各二员,殿内丹陛丹墀纠仪序班各二员,陈设表案序班二员,举玉帛案序班二员,陈设方物案序班每班四员,导引表案序班二员,东西引进表官序班各二员,东西引官吏监生人等序班各二员,东西角门左右掖门金水桥催人序班各四员,东西摆班序班各二员,引外夷人并撤方物案序班十四员。正旦、冬至同,但添传制官一员。
东宫千秋节,掌礼官一员,宣笺目官一员,宣笺官一员,致词官一员。以上俱堂上官。内赞鸣赞一员,典仪官一员,通赞鸣赞二员,接赞鸣赞二员,东西传赞序班各五员,陈设笺案序班四员,举玉帛案序班四员,陈设方物案序班二员,导引笺官序班二员,殿前序班二员,引进笺官序班四员,齐文武班并引外夷人员,通事序班十员。正旦、冬至同。但添传令官一员,进历掌礼堂上官一员,传制堂上官一员,内赞鸣赞一员,对赞鸣赞一员,通赞鸣赞四员,东西传赞序班各三员,引进上殿官序班二员,设历案并举案序班四员,扶案序班一员,东西引进历官序班各二员,引外夷人员通事序班八员,殿内丹陛丹墀纠仪序班各二员,弘政门宣治门纠仪并催人序班各二员,东西摆班序班各三员。进春同,但不用传制官,添致词官一员,扶宝山芒神序班一员。
郊祀驾回,掌礼堂上官一员,致词堂上官一员,内赞鸣赞二员,对赞鸣赞二员,通赞鸣赞四员,东西摆班序班各三员,东西传赞序班各三员,殿内丹陛丹墀纠仪序班各二员,弘政门宣治门纠仪催人序班各三员。听受誓戒同,但不用致词官,添传制官一员,颁诏掌礼堂上官一员,宣诏堂上官一员,扶诏堂上官一员,内赞鸣赞一员,对赞鸣赞二员,通赞鸣赞二员,扶案序班二员,陈设案序班六员,齐文武官序班各三员,皇极殿东丹陛上传赞序班三员,东缠腰至皇极门北传赞序班三员,内纠仪序班二员,皇极门北至南传赞序班二员,皇极门南至午门北传赞序班二员,午门南至端门北传赞序班六员,端门南至承天门北传赞序班六员,承天门外对赞鸣赞一员,承天门外通赞鸣赞三员,承天门外东传赞序班二员,承天门外西传赞序班二员,承天门外桥南东西齐文武班序班六员,外纠仪序班二员。
册封遣官传制掌礼堂上官一员,传制堂上官一员,内赞鸣赞一员,通赞鸣赞四员,对赞鸣赞二员,殿上丹墀纠仪序班各二员,设册案节案宝案并举案序班每案四员,东西引遣官序班各二员,东西齐文武班序班各三员,东西传赞序班各三员。
进士传胪,掌礼堂上官一员,传胪堂上官三员,致词堂上官一员,内赞鸣赞一员,通赞鸣赞二员,对赞鸣赞二员,东西引进士序班五员,举黄榜案序班四员,导案堂上官二员,齐文武班序班各三员,东西传赞等项序班各三员,殿内丹墀纠仪序班各三员。进士上表,引状元进表序班二员,馀同前,但无传胪致词官。
经筵,掌礼堂上官一员,内赞鸣赞二员,举御案序班二员,举讲官案序班二员,侍班序班二员。
庆成宴,掌礼堂上官一员,其馀堂上官俱侍班,内赞鸣赞一员,对赞鸣赞二员,通赞鸣赞四员,丹陛丹墀东西摆班序班各二员,殿内纠仪序班二员,殿内东西宴席一班至七班,执事序班共十八员,殿内东西传赞序班各三员,东西玉门及丹陛中左右门传赞序班共十员,纠仪序班各二员,东西丹墀传赞序班各三员,纠仪序班各二员,引外夷人员通事序班三员。
日食、月食救护,通赞鸣赞三员,对赞鸣赞一员,陈设序班四员,执鼓侍班序班四员,齐官员人等班次等项序班共二十六员。
太祖洪武 年,置侍仪司。
《明会典》:国初,置侍仪司为六品衙门,职专朝会宾客吉凶礼仪之事。
洪武九年,改侍仪司为殿庭仪礼司,设使副承奉鸣赞序班。
《明会典》云云。
洪武十三年,革承奉添设司仪。
《明会典》云云。
洪武十九年,更司仪使为司正,副为司副。
《明会典》云云。
洪武三十年始改为鸿胪寺,置卿以下诸员。
《明会典》:洪武三十年,始改鸿胪寺升正四品衙门,定设卿、左右少卿、左右寺丞。属官:主簿、司仪、司宾署,各署丞、鸣赞、序班等官。后又设外夷通事,亦隶焉。

皇清

《大清会典》鸿胪寺
正官
满汉卿各一员。
满汉少卿各一员,初设汉少卿二员,顺治十五年裁一员。
汉寺丞一员,初设左右寺丞各一员,顺治十五年裁一员。
首领官
满汉主簿各一员,旧设各馆主簿,后裁。
属官
满鸣赞十六员,汉鸣赞四员。初设八员,顺治二年,裁一员。十二年,裁一员。十三年,裁二员。汉序班十二员,初设二十二员,内司宾二员,顺治十五年,裁序班十员。
鸿胪寺正四品衙门,设满汉卿各一员,满汉少卿各一员,汉寺丞一员,所属满汉主簿各一员,满鸣赞十六员,汉鸣赞四员,汉司仪序班十员,汉司宾序班二员,满笔帖式十员,汉军笔帖式二员,肄业官生十一名,掌朝会宾客吉凶礼仪之事。顺治初,鸿胪寺一应事宜,俱由礼部题行。顺治十六年,分析鸿胪寺职掌。十八年,鸿胪寺一应事宜,仍属礼部。康熙十年,复归鸿胪寺。仪制司分析职掌 一、亲王以下,奉恩将军以上,一应赏赐谢

恩,由鸿胪寺具题传知。
一、外藩亲王以下,公等以上袭职,一应赏赐谢

恩,由理藩院知会鸿胪寺,具题行礼。
一、每月三朝,

上升殿,由鸿胪寺具题传知。若遇雨雪,亦由鸿胪寺


旨。
一、文武各官员朝贺行礼失仪,及辞朝、见朝、谢

恩、进表,不到者,由鸿胪寺指名题参。
一、宣读
诏赦及

恩赐加级,文武各官谢
恩,由鸿胪寺具题,行文知会。
一、庆贺礼仪齐集处,各官有出入行走先散者,由鸿胪寺纠参。
一、遇

皇上行幸,王以下文武各官,具蟒服排班跪送。回日,
具朝服排班跪迎。鸿胪寺具题传知。其起行日时,及所出何门,俱鸿胪寺具题传知。
一、督抚提镇等官,除赏马赐宴仍由礼部启奏引见外,凡
陛见辞谢

恩,俱由鸿胪寺奏请引见。其往来各官,亦系鸿胪寺
引见行礼。
主客司分析职掌 一、外国进贡及各处赍本人员,俱赴鸿胪寺引奏。
一、外国进贡官员,仍由礼部引入朝
见外,其演礼谢

恩等事,俱鸿胪寺行。
一、考取满洲鸣赞,由鸿胪寺唱试,送礼部选择,正陪仍由鸿胪寺移送吏部。
一、选取序班,系礼部行文,直隶并三省提学起送到部,会同鸿胪寺堂官选择,由礼部咨送吏部补授。
一、满汉鸣赞等官请假丁忧等事,及支取纸张,俱由鸿胪寺掌行。

鸿胪寺部名臣列传

后汉

韦彪

《后汉书本传》:彪字孟达,扶风平陵人也。高祖贤,宣帝时为丞相。祖赏,哀帝时为大司马。彪孝行纯至,父母卒,哀毁三年,不出庐寝。服竟,羸瘠骨立异形,医疗数年乃起。好学洽闻,雅称儒宗。建武末,举孝廉,除郎中,以病免,复归教授。安贫乐道,恬于进趣,三辅诸儒莫不慕仰之。显宗闻彪名,永平六年,召拜谒者,赐以车马衣服,三迁魏郡太守。肃宗即位,以病免。徵为左中郎将、长乐卫尉,数陈政术,每归宽厚。比上疏乞骸骨,拜为奉车都尉,秩中二千石,赏赐恩宠,侔于亲戚。建初七年,车驾西巡狩,以彪行太常从,数召入,问以三辅旧事,礼仪风俗。彪因建言:今西巡旧都,宜追录高祖、中宗功臣,褒显先勋,纪其子孙。帝纳之。行至长安,乃制诏京兆尹、右扶风求萧何、霍光后。时光无苗裔,唯封何末孙熊为酂侯。建初二年已封曹参后曹湛为平阳侯,故不复及焉。乃厚赐彪钱珍羞食物,使归平陵上冢。还,拜大鸿胪。是时陈事者,多言郡国贡举率非功次,故守职益懈而吏事寖疏,咎在州郡。有诏下公卿朝臣议。彪上议曰:伏惟明诏,忧劳百姓,垂恩选举,务得其人。夫国以简贤为务,贤以孝行为首。孔子曰: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是以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夫人才行少能相兼,是以孟公绰优于赵、魏老,不可以为滕、薛大夫。忠孝之人,持心近厚;锻鍊之吏,持心近薄。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者,在其所以磨之故也。士宜以才行为先,不可纯以阀阅。然其要归,在于选二千石。二千石贤,则贡举皆得其人。帝深纳之。彪以世承二帝更化之后,多以苛刻为能,又置官选职,不必以才,因盛夏多寒,乃上疏谏曰:臣闻政化之本,必顺阴阳。伏见立夏以来,当暑而寒,殆以刑罚刻急,郡国不奉时令之所致也。农人急于务而苛吏夺其时,赋发充常调而贪吏割其财,此其巨患也。夫欲急人所务,当先除其所患。天下枢要,在于尚书,尚书之选,岂可不重。而间者多从郎官超升此位,虽晓习文法,长于应对,然察察小慧,类无大能。宜简尝历州宰素有名者,虽进退舒迟,时有不逮,然端心向公,奉职周密。宜鉴啬夫捷急之对,深思绛侯木讷之功也。往时楚狱大起,故置令史以助郎职,而类多小人,好为奸利。今者务简,可皆停省。又谏议之职,应用公直之士,通才謇正,有补益于朝者。今或从徵试辈为大夫。又御史外迁,动据州郡。并宜清选其任,责以言绩。其二千石视事虽久,而为吏民所便安者,宜增秩重赏,勿妄迁徙。惟留圣心。书奏,帝纳之。元和三年春,东巡狩,以彪行司徒事从行。还,以病乞身,帝遣小黄门、太医问病,赐以食物。彪遂称困笃。章和二年夏,使谒者策诏曰:彪以将相之裔,勤身饬行,出自州里,在位历载。中被笃疾,连上求退。君年在耆艾,不可复以加增,恐职事烦碎,重有损焉。其上大鸿胪印绶。其遣太子舍人诣中藏府,受赐钱二十万。永元元年,卒,诏尚书:故大鸿胪韦彪,在位无愆,方欲录用,奄忽而卒。其赐钱二十万,布百匹,谷三千斛。彪清俭好施,禄赐分与宗族,家无馀财。著书十二篇,号曰韦卿子。

韩宣

《三国魏志·裴潜传》:注宣字京然,渤海人也。为人短小。建安中,丞相召署军谋掾,冗散在邺。尝于邺出入宫,于东掖门内与临淄侯植相遇。时天新雨,地有泥潦。宣欲避之,阂潦不得去。乃以扇自障,住于道边。植嫌宣既不去,又不为礼,乃驻车,使其常从问宣何官,宣云:丞相军谋掾也。植又问曰:应得唐突列侯否。宣曰:《春秋》之义,王人虽微,列于诸侯之上,未闻宰士而为下土诸侯礼也。植又曰:即如所言,为人父吏,见其子应有礼否。宣又曰:于礼,臣、子一例也,而宣年又长。植知其枝柱难穷,乃释去,具为太子言,以为辩。黄初中,为尚书郎,尝以职事当受罚于殿前,已缚束,杖未行。文帝辇过,问:此为谁。左右对曰:尚书郎渤海韩宣也。帝追念前临淄侯所说,乃寤曰:是子建所道韩宣邪。特原之,遂解其缚。时天大寒,宣前以当受杖,豫脱裤,缠裈面缚,及其原;裈腰不下,乃趋而去。帝目而送之,笑曰:此家有瞻谛之士也。后出为清河、东郡太守。明帝时,为尚书、大鸿胪,数岁卒。宣前后当官,在能否之间,然善以己恕人。始南阳韩暨以宿德在宣前为大鸿胪,暨为人贤,及宣在后亦称职,故鸿胪中为之语曰:大鸿胪,小鸿胪,前后治行曷相如。

苏夔

《隋书·苏威传》:威子,夔字伯尼,小聪敏,有口辨。八岁诵诗书,兼解骑射。年十三,从父至尚书省,与安德王雄驰射,赌得雄骏马而归。十四诣学,与诸儒论议,词致可观,见者莫不称善。及长,博览群言,尤以钟律自命。初不名夔,其父改之,颇为有识所哂。起家太子通事舍人。杨素甚奇之,素每戏威曰:杨素无儿,苏夔无父。后与沛国公郑译、国子博士何妥议乐,因而得罪,议寝不行。著《乐志》十五篇,以见其志。数载,迁太子舍人。后加武骑尉。仁寿末,诏天下举达礼乐之源者,晋王昭时为雍州牧,举夔应之。与诸州所举五十馀人谒见,高祖望夔谓侍臣:唯此一人,称吾所举。于是拜晋王友。炀帝嗣位,迁太子洗马,转司朝谒者。以父免职,夔亦去官。后历尚书职方郎、燕王司马。辽东之役,夔领宿卫,以功拜朝散大夫。时帝方勤远略,蛮夷朝贡,前后相属。帝尝从容谓宇文述、虞世基等曰:四夷率服,观礼华夏,鸿胪之职,须归令望。宁有多才艺,美仪容,可以接对宾客者为之乎。咸以夔对。帝然之,即日拜鸿胪少卿。其年,高昌王曲伯雅来朝,朝廷妻以公主。夔有雅望,令主婚焉。其后弘化、延安等数郡盗贼蜂起,所在屯结,夔奉诏巡抚关中。突厥之围雁门也,夔领城东面事。夔为弩楼车厢兽圈,一夕而就。帝见而善之,以功进位通议大夫。坐父事除名为民。复丁母忧,不胜哀而卒,时年四十九。

鸿胪寺部艺文

《大鸿胪箴》汉·扬雄

荡荡唐虞,经通陔极,陶陶百王,天工人力。画为上下,罗条百职,人有才能,寮有级差。迁能授官,各有攸宜。主以不废,官以不隳。昔在三代,二季不蠲,秽德慢道,署非其人。人失其材,职反其官,寀寮荒耄,国政如漫。文不可武,武不可文,大小上下,不可夺伦,鸿臣司爵,敢告在邻。

《鸿胪少卿壁记》唐·孙逖

鸿胪,《汉官》掌蛮夷归义者,致其饔饩,辨其等威。在周为大行人,在秦为典客,在汉为鸿胪。其属有译官及郡邸丞长。洎后魏太和十九年,各置少卿两员,掌副卿事,亦有傅称亚卿,书载三少。制位或差于伯仲,受任同归于师长。成务赞礼,择贤而居,即其义也。帝唐亮采,立政稽古,命官柔服,远人绥厥,有众肃慎,来贺渠搜,即叙示之以干羽,通之以冠带,允谐是职,岂易其人非,夫野王之政理,元成之经术,德孺之明识,元方之令望,则曷由臻兹。兰陵萧公,朝之俊德,触邪秉宪,人之雅重。草议为郎,入掌王言,出膺方牧,帝咨惟允,公实来斯。且有黄华之命,适表兼人之美,乃求旧官,守敷陈代迁明,授任之有章,示名器之无假。自嗣圣已后,记于壁焉。

《鸿胪寺箴》明·宣宗

祗祗万邦,咸统于一,朝觐会同,其仪有秩。咨尔鸿胪,卿贰暨属,时维尔官,必庄以肃。必考于度,必协于中,无简无烦,周旋雍容。惟动以周,惟一靡,敬慎尔仪,庶光尔职。

鸿胪寺部纪事

《东观汉记》:郭况为鸿胪,上数幸其宅,饮酒赏金帛甚盛。京师号况家为金穴。
《襄阳耆旧传》:习郁为侍中,时从光武幸黎丘,与帝通梦见苏山神,光武嘉之,拜大鸿胪。录其前后功,封襄阳侯,使立苏岭祠刻二石,鹿夹神道,百姓谓之鹿门庙,或呼苏岭山为鹿门山。
《三国魏志·何夔传》:注华峤《汉书》曰:夔曾祖父,熙字孟孙,少有大志,不拘小节。身长八尺五寸,体貌魁梧,善为容仪。举孝廉,为谒者,赞拜殿中,音动左右。
《崔林传》:林字德儒,清河东武城人也。迁大鸿胪。龟兹王遣侍子来朝,朝廷嘉其远至,褒赏其王甚厚。馀国各遣子来朝,间使连属,林恐所遣或非真的,权取疏属贾胡,因通使命,利得印绶,而道路护送,所损滋多。劳所养之民,资无益之事,为外国所笑,此曩时之所患也。乃移书燉煌喻指,并录前世待遇诸国丰约故事,使有恒常。
《吴志·孙皓传注·吴录》曰:张俨,吴人。弱冠知名,历显位,以博闻多识,拜大鸿胪。使于晋,皓谓俨曰:今南北通好,以君有出境之才,故相屈行。对曰:皇皇者华,臣蒙其荣惧,无故人延誉之美,磨厉锋锷,思不辱命。既至,车骑将军贾充、尚书令裴秀、侍中苟勖等欲傲以所不知而不能屈。尚书仆射羊祜、尚书何祯并结缟带之好。
《晋书·阮脩传》:王敦为鸿胪卿,谓修曰:卿常无食,鸿胪丞差有禄,能作不。修曰:亦复可尔耳。
《前凉录》:晋使者俞归至,张重华知张鉴才任专对,拜典客令。归责供给礼薄,鉴曰:敝国僻小,隔绝皇风,行台抚临,万里倾跃。今大义未崇,先存口寔,非昭德示训之谓也。归改容谢之。
《魏书·李安世传》:安世天安初,迁主客令,萧赜刘缵朝贡。安世美容貌,善举止,缵等自相谓曰:不有君子,其能国乎。缵等呼安世为典客。安世曰:三代不共礼,五帝各异乐。安足以亡秦之官,称于上国。缵曰:世异之号,凡有几也。安世曰:周为掌客,秦改典客,汉名鸿胪,今曰主客。君等不欲影响文武,而殷勤亡秦。
《唐书·高焕传》:永泰初涣为鸿胪卿,日本使尝遗金帛,不纳,惟取笺一番,为书以贻之。
《王锷传》:曹王皋朝京师,奏锷文用虽不足,而他可试。德宗擢为鸿胪少卿。先是,天宝末,西域朝贡酋长及安西、北廷校吏岁集京师者数千人,陇右既陷,不得归,皆仰禀鸿胪礼宾,月四万缗,凡四十年,名田养子孙如编民。至是,锷悉隶名王以下无虑四千人,畜马二千,奏皆停给。宰相李泌尽以隶左右神策军,以酋长署牙将,岁省五十万缗。
《枝山前闻》:正统间,有鸿胪王少卿者,善宣,玉音洪亮抑扬,殊耸观听,而其读奏之际,必多吃误,其貌美髯而秃顶,朝士遂为诗以嘲之曰:传制声无敌,宣章字有讹。后边头发少,前面口须多。有使回,问京师新事,或诵此诗。问为谁其人,遽曰此王少卿也。
《献徵录》:英宗复辟,擢杨宣为鸿胪寺少卿,凡朝廷宴享,朝贺大礼,皆出职掌。宣修干美髯,奏对明畅,日见宠遇。宪宗立,升鸿胪卿。时荆襄叛寇刘千斤伏诛,戎帅械系馀党,多误陷于辜者。宣亟上章论救,大要欲重人命,谨天戒,辞甚婉切。诏法曹详鞫,竟得矜宥。齐政,字以德,宣德间,吏部从太学诸生,选为鸿胪序班。或谓政且登科甲,政曰:此古九宾之职也,惧不能称耳。卒就职。己酉,改鸣赞。丙辰,九载,考最,升本寺主簿,仍专鸣赞,后擢寺丞。景泰间,再擢少卿。天顺,复辟,遂为正卿。政体质魁梧,音吐洪亮,日侍廷傅,而礼制习熟,动无所失。及年既老,恭敬愈甚,故累朝宠眷,遂以诸生至九卿。
成化间,施纯升鸿胪寺卿。纯习礼度,每旦传朝,为磬折状甚恭,特蒙宠眷,升礼部侍郎。
周文兴,江山人,居江郎山,故号江郎先生。正德戊辰,举进士,以疾告。遍游大华、终南、衡岳、匡庐。授比部主事,屡迁鸿胪寺卿,即致仕归。晚年移居武林,徜徉湖山。总制胡梅林、巡抚阮函峰为建高士堂以居之。嘉靖间,胡森为南鸿胪寺卿,以局閒事省,减去直役,谈说理学,讲明国是。

鸿胪寺部杂录

《袖中记》《释名》曰鸿胪者,本故典客事掌宾礼。武帝时,更为鸿胪。鸿,大也,胪,陈序也。欲大以礼陈序于宾客也。
《瀛洲道古录》:孙氏《春明梦馀录》谓:翰林院本元之鸿胪署。焦氏《玉堂丛语》载:宣德七年,以故鸿胪寺为翰林院。考《元史·百官志》止有侍仪使,无鸿胪,所云故鸿胪寺,当是永乐年间所建尔。
《春明梦馀录》《周礼》有大行人掌大宾之礼,及大客之仪小行人掌邦国之礼,籍以待四方之使者。秦之典客,汉之鸿胪,皆其职也。汉文有大行为鸿胪,属官颜师古曰:事之尊重者,遣大鸿胪。而轻贱者,遣大行人。是以武帝时,更名行人为大行,令其后事归鸿胪。唐之典客司仪,宋之怀远,其名不一,然皆鸿胪之事,无复有行人之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