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光禄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光禄寺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三百七十五卷目录

 光禄寺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汉〈总一则〉
  后汉〈总一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晋〈总一则〉
  宋〈总一则〉
  南齐〈总一则〉
  梁〈总一则〉
  陈〈总一则〉
  北魏〈总一则 孝文帝太和一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总一则 文帝开皇二则 炀帝大业二则〉
  唐〈总一则〉
  辽〈总一则〉
  宋〈总一则〉
  金〈总一则〉
  元〈总一则 世祖至元六则〉

官常典第三百七十五卷

光禄寺部汇考一

周以宰夫掌朝觐会同宾客之牢礼,以膳夫、庖人、内饔、外饔、亨人,掌王及后世子之膳羞。设酒正以统酒人、浆人,而笾、幂、醯、醢之属,各有专司。按《周礼》:天官冢宰,治官之属,宰夫下大夫四人,上士八人,中士十有六人,旅下士三十有二人,宰夫之职,凡朝觐会同宾客,以牢礼之法,掌其牢礼,委积膳献,饮食宾赐之飧牵,与其陈数。
〈注〉牢礼之法,多少之差,及其时也。三牲牛羊豕,具为一牢,委积谓牢米薪刍,给宾客道用也。膳献,禽羞俶献也。饮食,燕飨也。郑司农云:飧,夕食也。牵牲牢,可牵而行者。郑元谓:飧客始至,所致礼,凡此礼陈数存可见者,惟有行人掌客及聘礼公食大夫。

膳夫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
〈注〉膳之言善也。今时美物曰珍膳。膳夫,食官之长也。

膳夫掌王之食饮膳羞,以养王及后世子。
〈注〉食,饭也。饮,酒浆也。膳,牲肉也。羞,有滋味者。凡养之具,大略有四。

凡王之馈食用六谷,膳用大牲,饮用六清,羞用百二十品,珍用八物,酱用百有二十瓮。
〈注〉进物于尊者,曰馈。此馈之盛者,王举之馔也。六牲,马牛羊豕犬鸡也。羞出于牲及禽兽,以备滋味,谓之庶羞。公食大夫,《礼·内则》:下大夫十,大上大夫二十,其物数备焉。天子诸侯有其数,而物未得尽闻。珍谓淳熬、淳母、炮豚、炮牂。捣珍,渍熬肝膋也。酱谓醯醢也。王举则醢人共醢六十瓮,以五齑、七醢、七菹、三臡实之。醯人共齑菹醯物六十瓮。郑司农云:羞,进也。六榖,稌黍稷梁麦菰𣆂彫胡也。六清,水浆醴酏,臡奴兮反。稌,他古反。菰,古吴反。本又作凉。酏,以支反。

王日一举,鼎十有二,物皆有俎。
〈注〉杀牲盛馔,曰举,王日一举以朝食也。后与王同庖,鼎十有二,牢鼎九,陪鼎三。物谓牢鼎之实,亦九俎。

以乐侑食,膳夫授祭品,尝食,王乃食。
〈注〉侑犹劝也,祭谓刌肺脊也。礼饮食必祭,示有所先品者,每物皆尝之,道尊者也。刌,寸本反。

卒食。以乐彻于造。
〈注〉造,作也。郑司农云:造谓食之,故所居处也。已食彻置故处。

王齐日三举。
〈注〉郑司农云:齐必变食。

大丧则不举,大荒则不举,大札则不举,天地有灾则不举,邦有大故则不举。
〈注〉大荒,凶年。大札,疫疠也。天灾,日月晦食,地灾崩动也。大故,寇戎之事。郑司农云:大故,刑杀也。

王燕食,则奉膳赞祭。
〈注〉燕食为日中与夕食。奉膳,奉朝之馀膳,所祭者牢肉。

凡王祭祀宾客食,则彻王之胙俎。
〈注〉膳夫亲彻胙俎。胙俎,最尊也。其馀则其属彻之,宾客食而王有胙俎,王与宾客礼,食主人饮食之俎,皆为胙俎,见于此矣。

凡王之稍事,设荐脯醢。
〈注〉郑司农云:稍事为非,日中大举时,而间食,谓之稍事。膳夫主设荐脯醢。郑元谓:稍事,有小事而饮酒。

王燕饮酒,则为献主。
〈注〉郑司农云:主人当献宾,则膳夫代王为主,君不敌臣也。《燕义》曰:使宰夫为献主,臣莫敢与君亢礼。

掌后及世子之膳羞。
〈注〉亦主其馔之数,不馈之耳。

凡肉脩之颁赐,皆掌之。
〈注〉郑司农云:脩脯也。

凡祭祀之致福者,受而膳之。
〈注〉致福,谓诸臣祭祀进其馀肉,归胙于王。郑司农云:膳夫受之,以给王膳。

以挚见者,亦如之。
〈注〉郑司农云:以羔雁雉为挚见者,亦受以给王膳。

岁终则会,唯王及后世子之膳不会。
〈注〉不会计多少,优尊者,其颁赐,诸臣则计之。

庖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贾八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注〉庖之言苞也。裹肉曰苞苴,贾主市买,知物贾。

庖人掌共六畜六兽六禽,辨其名物。
〈注〉六畜,六牲也。始养之曰畜,将用之曰牲。《春秋传》曰:卜日曰牲。郑司农云:六兽,麋鹿熊麇野豕兔。六禽,雁鹑鴳雉鸠鸽。郑元谓:兽人冬献狼,夏献麋。又《内则》无熊,则六兽当有狼,而熊不属六禽。于禽兽及六挚,宜为羔豚犊麛雉雁。凡鸟兽未孕曰禽。司马职曰:大兽公之,小禽私之。

凡其死生鲜薧之物,以共王之膳,与其荐羞之物,及后世子之膳羞。
〈注〉凡计数之荐,亦进也。备品物曰荐,致滋味乃为羞。王言荐者,味以不亵为尊。郑司农云:鲜谓生肉,薧谓乾肉。

共祭祀之好羞。
〈注〉谓四时所为膳食,若荆州之䱹鱼,青州之蟹胥。虽非常物,进之孝也。

共丧纪之庶羞,宾客之禽献。
〈注〉丧纪,丧事之祭,谓虞祔也。禽献,献禽于宾客。献,古文为兽。杜子春云:当为献。

凡令禽献,以法授之,其出入亦如之。
〈注〉令,令兽人也。禽兽不可久处,宾客至,将献之庖人,乃令兽人取之,必书所当献之数与之,及其来,致禽,亦以此书校数之。至于献宾客,又以此书付使者,展而行之,掌客乘禽于诸侯,各如其命之数。聘礼乘禽于客,日如其饔饩之数,士中日则二双。

凡用禽献,春行羔豚膳膏香,夏行腒鱐膳膏臊,秋行犊麛膳膏腥,冬行鲜羽膳膏膻。
〈注〉用禽献,谓煎和之以献王。郑司农云:膏香牛脂也。以牛脂和之,腒乾,雉鱐,乾鱼。膏臊,豕膏也。以豚膏和之。杜子春云:膏臊犬膏,膏腥豕膏也,鲜鱼也,羽雁也,膏膻羊脂也。郑元谓:膏腥,鸡膏也。羔,豚物,生而肥,犊与麛物成,而充腒鱐,暵热而乾。鱼雁水涸而性定,此八物者,得四时之气尤盛,为人食之弗胜,是以用休废之脂膏,煎和膳之。牛属司徒,土也。鸡属宗伯,木也。犬属司寇,金也。羊属司马,火也。

岁终则会,唯王及后之膳禽不会。
〈注〉膳禽,四时所膳。禽献加世子,可以会之。

内饔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十人,徒百人。
〈注〉饔割,亨煎和之称,内饔所主在内。

内饔掌王及后世子膳羞之割亨煎和之事,辨体名肉物,辨百品味之物。
〈注〉割肆,解肉也。亨,煮也。煎和,齐以五味。体名,脊胁肩臂臑之属,肉物,胾燔之属。百品味,庶羞之属。言百举成数。

王举,则陈其鼎俎,以牲体实之。
〈注〉取于镬,以实鼎,取于鼎,以实俎。实鼎曰脀,实俎曰载。

选百羞酱物珍物以俟馈。
〈注〉先进食之时,恒选择其中御者。

共后及世子之膳羞。
〈注〉膳夫掌之,是乃共之。

辨腥臊膻香之不可食者,牛夜鸣,则庮,羊泠毛而毳膻,犬赤股而躁,臊,鸟皫色而沙,鸣狸,豕盲视而交睫,腥,马黑脊而般臂,蝼。
〈注〉腥臊,膻香可食者,是别其不可食者,则所谓者皆臭味也。泠毛,毛长总结也。皫失色不泽美也,沙澌也,交睫腥,腥当为星声之误也。肉有如米者,似
星般臂臂,毛有文。郑司农云:庮,朽木臭也。蝼,蝼蛄臭也。杜子春云:盲视当为望视,庮音由皫,本又作犥芳表反。

凡宗庙之祭祀,掌割亨之事。凡燕饮食亦如之。凡掌共羞,修刑,膴胖,骨鱐,以待共膳。
〈注〉掌共,共当为具羞,庶羞也。修,锻脯也。胖如脯而腥者。郑司农云:刑膴谓夹脊肉,或曰膺肉也。骨鱐谓骨有肉者。郑元谓:刑,铏羹也。膴䐑肉,大脔,所以祭者骨牲体也。鱐,鱼乾。

凡王之好赐肉修,则饔人共之。
〈注〉好赐王所善而赐也。

外饔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十人,徒百人。
〈注〉外饔所主在外。

外饔掌外祭祀之割亨,共其脯修,刑膴,陈其鼎俎实之牲体鱼腊。凡宾客之飧饔飨食之事,亦如之。
〈注〉飧客始至之礼,饔既,将币之礼,致礼于客,莫盛于饔。

邦飨耆老孤子,则掌其割亨之事,飨士庶子,亦如之。
〈注〉孤子者,死王事者之子也。士庶子卫王宫者,若今时之飨卫士矣。

师役,则掌共其献赐脯肉之事。
〈注〉献谓酌其长帅。

凡小丧纪,陈其鼎俎而实之。
〈注〉谓丧事之奠祭。

亨人下士四人,府一人,史二人,胥五人,徒五十人。
〈注〉主为外内饔煮肉者。

亨人掌其鼎镬,以给水火之齐。
〈注〉镬所以煮肉及鱼腊之器,既熟,乃脀于鼎,齐多少之量。

职外内饔之爨亨煮,辨膳羞之物。
〈注〉职主也,爨今之灶,主于其灶𢦓物。

祭祀,共大羹铏羹,宾客亦如之。
〈注〉大羹,肉湆。郑司农云:大羹不致五咏也。铏羹加盐菜矣。

酒正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注〉酒正,酒官之长。

酒正掌酒之政令,以式法授酒材。
〈注〉式法,作酒之法式。作酒既有米曲之数,又有功沽之巧。《月令》曰:乃命大酋,秫稻必齐,曲糵必时,湛

饎必洁,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齐必得。郑司农云:
授酒人以其材。

凡为公酒者,亦如之。
〈注〉谓乡射饮酒,以公事作酒者,亦以式法及酒材授之,使自酿之。

辨五齐之名,一曰泛齐,二曰醴齐,三曰盎齐,四曰缇齐,五曰沈齐。
〈注〉泛者,成而滓浮,泛泛然,如今宜成醪矣。醴犹体也,成而汁滓相将,如今恬酒矣。盎犹翁也,成而翁翁然,葱白色,如今酂白矣。缇者成而红赤,如今下酒矣。沈者成而滓沈,如今造清矣。自醴以上,尤浊缩,酌者盎以下差清,其象类则,然古之法式,未可尽闻。杜子春读齐皆为粢。又《礼器》曰:缇酒之用元酒之尚。郑元谓:齐者,每有祭祀,以度量节作之。酂宜作醝,在何反。

辨三酒之物,一曰事酒,二曰昔酒,三曰清酒。
〈注〉郑司农云:事酒,有事而饮也。昔酒,无事而饮也。清酒,祭祀之酒。郑元谓:事酒酌,有事者之酒,其酒则今之醳酒也。昔酒,今之酋久白酒,所谓旧醳者也。清酒,今中山冬酿,接夏而成。

辨四饮之物,一曰清,二曰医,三曰浆,四曰酏。
〈注〉清谓醴之泲者,医内则所谓或以酏为醴,凡醴浊酿酏为之,则少清矣。酏,今之粥。

掌其厚薄之齐,以共王之四饮三酒之馔,及后世子之饮与其酒。
〈注〉后世子不言馔,其馈食不必具设之五齐,正用醴为饮者,取醴恬与酒味异也。其馀四齐,味皆似酒。

凡祭祀,以法共五齐三酒,以实八尊,大祭三贰,中祭再贰,小祭壹贰,皆有酌数,唯齐酒不贰,皆有器量。
〈注〉酌器所用注尊中者,数量之多少未闻。郑司农云:三贰,三益副之也。大祭天地,中祭宗庙,小祭五祀,齐酒不贰,为尊者质,不敢副益也。杜子春云:齐酒不贰,谓五齐以祭不益也。其三酒,人所饮者,益也。郑元谓:大祭者,王服大裘衮冕所祭也。中祭者,王服鷩冕毳冕所祭也。小祭者,王服希冕元冕所祭也。三贰,再贰,一贰者,谓就三酒之尊,而益之也。《礼运》曰:元酒在室,醴盏在户,粢醍在堂,澄酒在下。澄酒是三酒也。益之者,以饮诸臣,若今常满尊也。祭祀必用五齐者,至敬不尚味,而贵多品。
共宾客之礼,酒,共后之致饮于宾客之礼,医酏糟,皆
使其士奉之。
〈注〉礼酒,王所致酒也。王致酒,后致饮,夫妇之义。糟医,酏不泲者。泲曰清,不泲曰糟。后致饮,无醴医酏不清者,与王同体屈也。亦因以少为贵,士谓酒人,浆人,奄士。

凡王之燕饮酒,共其计,酒正奉之。
〈注〉共其计者,献酬多少,度当足也。故书酒正,无酒字。郑司农云:正奉之酒,正奉之也。

凡飨士庶子,飨耆老孤子,皆共其酒,无酌数。
〈注〉要以醉为度。

掌酒之赐颁,皆有法以行之。
〈注〉法尊卑之差。

凡有秩酒者,以书契授之。
〈注〉郑司农云:有秩酒者,给事中予之酒。秩,常也,常受酒者。《国语》曰:至于今秩之。郑元谓:所秩者,谓老臣。《王制》曰:七十不俟朝,八十月告存,九十日有秩。

酒正之出,日入其成,月入其要,小宰听之。
〈注〉出谓授酒材及用酒之多少也。受用酒者,日言其计于酒正,酒正月尽言于小宰。

岁终则会,唯王及后之饮酒不会,以酒式诛赏。
〈注〉诛赏作酒之善恶者。

酒人奄十人,女酒三十人,奚三百人。
〈注〉奄,精气闭藏者,今谓之宦人。月令仲冬,其器闳以奄女酒,女奴晓酒者,古者从坐男女,没入县官为奴,其少才知,以为奚。今之侍史官婢,或曰奚宦女。

酒人掌为五齐三酒,祭祀则共奉之,以役世妇。
〈注〉世妇谓宫卿之官,掌女宫之宿戒,及祭祀。比其具酒人共酒,因留与其奚为世妇役,亦官联。

共宾客之礼酒饮酒而奉之。
〈注〉酒正使之也,礼酒,飨燕之酒。饮,酒食之酒。此谓给宾客之稍,王不亲飨燕,不亲食,而使人各以其爵以酬币侑币致之,则从而以酒往。

凡事共酒,而入于酒府。
〈注〉入于酒正之府者,是王燕饮之酒。酒正当奉之。

凡祭祀共酒以往。
〈注〉不言奉小祭祀。

宾客之陈酒亦如之。
〈注〉谓若归饔饩之酒,亦自有奉之者,以酒从往。

浆人奄五人,女浆十有五人,奚百有五十人。
〈注〉女浆,女奴晓浆者。

浆人掌共王之六饮,水浆醴凉医酏,入于酒府。
〈注〉王之六饮,亦酒正当奉之醴。醴,清也。郑司农云:凉,以水和酒也。郑元谓:凉,今寒粥,若糗饭杂水也。酒正不辨水凉者,无厚薄之齐。

共宾客之稍礼。
〈注〉稍礼,非飧饔之礼,留间,王稍所给宾客者。浆人所给,亦六饮而已。

共夫人致饮于宾客之礼,清,醴,医,酏,糟,而奉之。
〈注〉亦酒正使之三物,有清有糟,夫人不体,王得备之。礼饮,醴用柶,者糟也,不用柶者,清也。

凡饮共之。
〈注〉谓非食时。

凌人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注〉凌冰室也

凌人掌冰,正岁,十有二月,令斩冰,三其凌。
〈注〉正岁季冬,火星中,大寒,冰方盛之时。《春秋传》曰:火星中而寒暑退,凌冰室也。三之者,为消释度也。故书正为政。郑司农云:掌冰政,主藏冰之政也。杜子春读掌冰为主冰也。政当为正,正谓夏正,三其凌三倍其冰。

春始治鉴。
〈注〉鉴以盛冰,置食物于中,以禦温气。春而始治之,为二月,将献羔而启冰。

凡外内饔之膳羞鉴焉。凡酒浆之酒醴亦如之。
〈注〉酒醴见温气,亦失味。酒浆,酒人浆人也。

祭祀共冰鉴,宾客共冰。
〈注〉不以鉴往嫌,使停膳羞。

大丧共夷槃冰。
〈注〉夷之言尸也,实冰于夷槃中,置之尸床之下,所以寒尸。尸之槃曰夷槃,床曰夷床,衾曰夷衾,移尸曰夷于堂,皆依尸而为言者也。汉礼器制度,大槃广八尺,长丈二尺,深三尺,漆赤中。

夏,颁冰掌事。
〈注〉暑气盛,王以冰颁赐,则主为之。《春秋传》曰:古者日在北陆,而藏冰西陆,朝觌而出之。

秋,刷。
〈注〉刷,清也。郑司农云:刷除冰室,当更内新冰。郑元谓:秋凉,冰不用,可以清除其室。

笾人奄一人,女笾十人,奚二十人。
〈注〉竹曰笾,女笾,女奴之晓笾者。

笾人掌四笾之实。
〈注〉笾竹器如豆者其容实皆四升

朝事之笾,其实麷,蕡,白,黑,形盐,膴,鲍鱼,鱐。
〈注〉蕡,枲实也。郑司农云:朝事谓清朝未食,先进寒具口实之笾,故麦曰麷,麻曰蕡,稻曰白,黍曰黑,筑盐以为虎形,谓之形盐。故《春秋传》曰:盐,虎形。郑元谓:以司尊彝之职,参之朝事,谓祭宗庙,荐血腥之事。形盐,盐之似虎者。膴䐑,生鱼,为大脔鲍者,于楅室中,糗乾之,出于江淮也。鱐者,析乾之,出东海。王者备物,近者腥之,远者乾之,因其宜也。今河间以北煮穜麦卖之,名曰逢。燕人脍鱼方寸,切其腴,以啖所贵麷。芳,弓反。䐑,直辄反。

馈食之笾,其实枣栗桃乾䕩榛实。
〈注〉馈食,荐孰也。今吉礼存者,特牲少牢诸侯之大夫士祭礼也。不祼不荐血腥,而自荐孰始,是以皆云馈食之礼。乾䕩,乾梅也。有桃诸梅诸,是其乾者,榛似栗而小䕩音老。

加笾之实,菱,芡,栗,脯,菱,芡,栗,脯。
〈注〉加笾谓尸既食,后亚献,尸所加之笾,重言之者,以四物为八笾菱芰也。芡,鸡头也。栗与馈食同。郑司农云:菱芡脯修。

羞笾之实,糗饵,粉餈。
〈注〉羞笾,谓若少牢,主人酬尸,宰夫羞房中之羞于尸,侑主人主妇,皆右之者。故书餈作茨。郑司农云:糗,熬大豆与米也。粉,豆屑也。茨字或作餈,谓乾饵饼之也。郑元谓:此二物皆粉稻米黍米所为也。合蒸曰饵,饼之曰餈,糗者捣粉熬大豆为饵餈之黏,著以粉之耳。饵言糗,餈言粉,互相足。

凡祭祀,共其笾荐羞之实。
〈注〉荐羞皆进也,未食未饮曰荐,既食既饮曰羞。

丧事及宾客之事,共其荐笾羞笾,
〈注〉丧事之笾,谓殷尊时。

为王及后世子,共其内羞。
〈注〉于其饮食,以共房中之羞。

凡笾事掌之。醢人奄一人,女醢二十人,奚四十人。
〈注〉醢,豆实也,不谓之豆,此主醢豆,不尽于醢也。女醢,女奴晓醢者。

醢人掌四豆之实,朝事之豆,其实韭菹,醓醢,昌本,麋臡,菁菹,鹿臡,茆菹,麇臡。
〈注〉醓,肉汁也。昌本,菖蒲根,切之四寸为菹,三臡亦醢也。作醢及臡者,必先膊乾其肉,乃后莝之,杂以梁曲及盐渍,以美酒涂置瓶中,百日则成矣。郑司农云:麇臡麋骭髓醢,或曰糜臡酱也。有骨为臡,无骨为醢。菁菹,韭菹。郑大夫读茆为茅,茅菹,茅初生,或曰茆水草。杜子春读茆为卯。郑元谓:菁蔓菁也,茆凫葵也。

馈食之豆,其实葵菹,蠃醢,脾析,螷醢,蜃,蚳醢,豚拍,鱼醢。
〈注〉蠃螔蝓蜃,大蛤蚳蛾子。郑司农云:脾析,牛百叶也。螷,蛤也。郑大夫、杜子春,皆以拍为膊,谓胁也。或曰豚,拍肩也。今河间名豚,胁声如鍜鏄,螷蒲佳反,蚳音移蛾音蚁。

加豆之实,芹菹,兔醢,深蒲,醓醢,箈菹,雁醢,笋菹,鱼醢。
〈注〉芹,楚葵也。郑司农云:深蒲,蒲蒻入水深,故曰深蒲,或曰深蒲桑耳。醓醢,肉酱也。箈水中鱼衣,故书雁,或为鹑。杜子春云:当为雁。郑元谓:深蒲,蒲始生水中子,箈箭萌,笋竹萌,箈音迨。

羞豆之实,酏食糁食。
〈注〉郑司农云:酏食以酒酏为饼,糁食菜餗蒸。郑元谓:酏也。《内则》曰:取稻米,举糔溲之,小切狼臅膏,以与稻米为。又曰:糁取牛羊豕之肉,三如一,小切之,与稻米,稻米二,肉一,合以为饵,煎之。糔,思柳反。臅,昌蜀反。

凡祭祀,共荐羞之豆实,宾客丧纪,亦如之。为王及后世子,共其内羞,王举则共醢六十瓮,以五齐七醢七菹三臡实之。
〈注〉齐当为齑,五齑,昌本、脾析、蜃、豚拍、深蒲也。七醢,醓、蠃、螷、蚳、鱼、兔、雁醢。七菹,韭、菁、茆、葵、芹、箈、笋、菹。三臡,糜、鹿、麇臡也。凡醯酱所和,细切为齑,全物若䐑为菹。少仪曰:麋鹿为菹,野豕为轩,皆䐑而不切,麇为辟,鸡兔为宛,脾皆䐑而切之,切葱若薤,实之醯,以柔之。由此言之,则齑菹之称菜肉通。齐,子西反。

宾客之礼,共醢五十瓮。
〈注〉致饔饩时。

凡事共醢。
醯人奄二人,女醯二十人,奚四十人。
〈注〉女醯,女奴晓醯者。

醯人掌共五齐七菹。凡醯物,以共祭祀之齐菹。凡醯酱之物宾客亦如之。
〈注〉齐菹,酱属,醯人者,皆须醯成味。

王举,则共齐菹醯物六十瓮,共后及世子之酱齐菹,宾客之礼,共醯五十瓮。凡事共醯。
盐人奄二人,女盐二十人,奚四十人。
〈注〉女盐女奴晓盐者。

盐人掌盐之政令,以共百事之盐。
〈注〉政令,谓受入教所处置,求者所当得。

祭祀共其苦盐散盐。
〈注〉杜子春读苦为盬,谓出盐直用不湅治。

宾客,共其形盐散盐。
〈注〉形盐盐之似虎形。

王之膳羞共饴盐,后及世子亦如之。
〈注〉饴盐盐之甜者,今戎盐有焉。

凡齐事,鬻盐以待戒令。
〈注〉齐事,和五味之事。

幂人奄一人,女幂十人,奚二十人。
〈注〉以巾覆物曰幂,女幂,女奴晓幂者。

幂人掌共巾幂。
〈注〉共巾可以覆物。

祭祀,以疏布巾幂八尊。
〈注〉以疏布者,天地之神尚质。

以画布巾幂六彝。
〈注〉宗庙,可以文画者,画其云气与。

凡王巾皆黼。
〈注〉四饮三酒,皆画黼。周尚武,其用文德,则黼可。

汉承秦设太官、汤官、导官诸令丞及胞人、长丞,皆属于外府。
《汉书·百官公卿表》:少府,秦官,掌山海池泽之税,以给共养,有六丞。属官有尚书、符节、太医、太官、汤官、导官、乐府、若卢、考工室、左弋、居室、甘泉居室、左右司空、东织、西织、东园匠十六官令丞,又胞人、都水、均官三长丞。
〈注〉师古曰:太官,主膳食;汤官,主饼饵;导官,主择米;胞人,主掌宰割者也。胞与庖同。

后汉

后汉设太官令以掌奉御、饮膳之事,而隶于少府。按《后汉书·百官志》:太官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御饮食。左丞、甘丞、汤官丞、果丞各一人。本注曰:左丞主饮食。甘丞主膳具。汤官丞主酒。果丞主果。
〈注〉《汉官》曰:员吏六十九人,卫士三十八人。荀绰《晋百官表注》曰:汉制太官令,秩千石。丞四人,秩四百石。不与《志》同。又云:甘丞掌诸甘肥,果丞别在外,诸果菜茹。

文帝黄初元年十一月癸酉,改郎中令为光禄勋。
《三国志·魏文帝本纪》云云。

晋设光禄勋,统郎将、羽林、宿卫、太官等令。
《晋书·职官志》:光禄勋,统武贲中郎将、羽林郎将、冗从仆射、羽林左监、五官左右中郎将、东园匠、太官、御府、守宫、黄门、掖庭、清商、华林园、暴室等令。哀帝兴宁二年,省光禄勋,并司徒。孝武宁康元年复置。

宋以大司农掌供膳羞,而光禄不领太官,太官又属于侍中。
《宋书·百官志》:大司农,一人。丞一人。掌九谷六畜之供膳羞者。舜摄帝位,命弃为后稷,即其任也。周则为太府,秦治粟内史;汉景帝后元年,更名大农令;武帝太初元年,更名曰大司农。晋哀帝末,省并都水,孝武世复置。汉世丞二人,魏以来一人。
太仓令,一人。丞一人。秦官也。晋江左以来,又有东仓、石头仓丞各一人。
导官令,一人。丞一人。掌舂御米。汉东京置。导,择也。择米令精也。司马相如《封禅书》云,导一茎六穗于庖。籍田令,一人。丞一人。掌耕宗庙社稷之田,于周为甸师。汉文帝初立籍田,置令、丞各一人。汉东京及魏并不置。晋武太始十年复置。江左省,宋太祖元嘉中又置。自太仓至籍田令,并属司农。
光禄勋,一人。丞一人。光,明也;禄,爵也;勋,功也。秦曰郎中令,汉因之。汉武太初元年,更名光禄勋。掌三署郎,郎执戟卫宫殿门户。光禄勋居禁中如御史,有狱在殿门外,谓之光禄外部。光禄勋郊祀掌三献。魏、晋以来,光禄勋不复居禁中,又无复三署郎,唯外宫朝会,则以名到焉。二台奏劾,则符光禄加禁止,解禁止亦如之。禁止,身不得入殿省,光禄主殿门故也。宫殿门户,至今犹属。晋哀帝兴宁二年,省光禄勋,并司徒。孝武宁康元年,复置。汉东京三署郎有行应四科者,岁举茂才二人,四行二人,及三署郎罢省,光禄勋犹依旧举四行,衣冠子弟充之。三署者,五官署、左署、右署也,各置中郎将以司之。郡举孝廉以补三署郎,年五十以上,属五官,其次分在左右署。凡有中郎、议郎、侍郎、郎中四等,无员,多至万人。
左光禄大夫,右光禄大夫,二大夫,晋初置。光禄大夫,秦时为中大夫,汉武太初元年,更名光禄大夫;晋初又置左右光禄大夫,而光禄大夫如故。光禄大夫银章青绶,其重者加金章紫绶,则谓之金紫光禄大夫。旧秩比二千石。
太官令,一人。丞一人。《周官》为膳夫,秦为太官令,至汉属少府。宋隶侍中。

南齐

南齐置太官令丞,不隶光禄。
《南齐书·百官志》:太官令一人,丞一人。
〈注〉属起部。

梁置光禄卿但掌宫殿门户,而以太官令专隶门下省。
《隋书·百官志》:梁门下省置侍中、给事黄门侍郎各四人,掌侍从左右,摈相威仪,尽规献纳,纠正违阙。监合御药,封玺书。侍郎高功者,在职一年,诏加侍中祭酒,与侍郎高功者一人,对掌禁令,公车、太官、太医等令。
光禄卿,掌宫殿门户。

陈仍以太官令属门下省。
《杜佑·通典》:梁门下省领太官令,陈因之。

北魏

北魏以尚食主御膳,而太官掌百官之馔,专属光禄卿。
《杜佑·通典》:后魏分太官为尚食、中尚食,知御膳,隶门下省;而太官掌百官之馔,属光禄卿。
孝文帝太和年,以太宰令为从五品。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按《官氏志》:自太祖至高祖初,其内外百官屡有减置,或事出当时,不为常目,旧令亡失,无所依据。太和中高祖诏群寮议定百官,著于令,太宰令从第五品下。

北齐

北齐始复以光禄寺掌膳食,兼宫殿门户,而门下省复有尚食𡱈。按《隋书·百官志》:光禄寺置卿、少卿、丞各一人。各有功曹、五官、主簿、录事等员。掌诸膳食,帐幕器物,宫殿门户等事。统守宫、太官、宫门、供府、肴藏、清漳、华林等署。宫门署,置仆射六人,以司其事。馀各有令、丞。又领东园局丞员。
〈注〉守宫署掌凡张设等事,太官署掌食膳事,宫门署主诸门籥事,供府署掌供御衣服玩弄之事,肴藏署掌器物鲑味等事,清漳署主酒,岁二万石,春秋中半,华林署掌禁籞林木等事,东园𡱈丞掌诸凶具。

门下省尚食局,典御二人,总知御膳事。

北周

北周仿周官备置肴藏、酒正,掌醢典庖、内膳、尚膳诸士。
《杜佑·通典》:周官有笾人,掌四笾之实。后周有肴藏中士、下士。又周官酒正中士、下士,掌酒之政令。后周如古周之制。又周官有醢人,掌四豆之实。后周有掌醢中士、下士。又周官有膳夫、庖人、外饔中士、下士,后周有典庖中士、内膳中士。又后周有尚膳上士、中士,凡进食先尝之。

隋始以光禄寺卿统太官、良酝等署,专司尚方饮膳之事。
《隋书·百官志》:高祖既受命,改周之六官,其所制名,多依前代之法。置光禄寺光禄寺置卿、少卿各一人。丞三人,主簿二人,录事三人,统太官、肴藏、良酝,掌醢等署,各置令太官三人,肴藏、良酝各二人,掌醢一人,丞太官八人,肴藏、掌醢各二人,良酝四人,太官又有监膳十二人,良酝有掌酝五十人,掌醢有掌醢十人,等员。 光禄卿为正三品,光禄少卿为正四品,光禄寺丞为从六品,太官署令为正八品,肴藏、良酝、掌醢署令为从八品,太官署丞为正九品,肴藏、良酝、掌醢署丞、太官监膳为从九品。
文帝开皇三年,废光禄寺,入司农。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百官志》云云。
开皇十二年,复置光禄寺。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百官志》云云。
炀帝大业三年,光禄寺置二少卿,又增降卿以下官品。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百官志》:炀帝即位,多所改革。三年定令,光禄以下八寺卿皆降,为从三品,少卿各加置二人,为从四品,诸寺上署令并增为正六品中,署令为从六品下,署令为正七品。始开皇中,署司惟典掌受纳,至是署令为判首,取二卿判。丞惟知勾检。令阙,丞判。
大业五年,增光禄丞为从五品。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百官志》:五年,光禄以下八寺丞并增为从五品。

唐置光禄寺卿、少卿、丞佐之,统太官、珍羞、良酝、掌醢四署。
《唐书·百官志》:光禄寺卿一人,从三品;少卿二人,从四品上;丞二人,从六品上;主簿一人,从七品上。掌酒醴膳羞之政,总太官、珍羞、良酝、掌醢四署。
凡祭祀,省牲镬、濯溉;三公摄祭,则为终献。朝会享,则节其等羞。录事二人。从九品上
〈注〉龙朔二年,改光禄寺曰司宰事。卿曰正卿少卿曰大夫武后光宅元年,曰司膳寺。有府十一人,史二十一人,亭长六人,掌固六人。

太官署令二人,从七品下;丞四人,从八品下。掌供祠宴朝会膳食。祭日,令白卿诣厨省牲镬,取明水、明火,帅宰人割牲,取毛血实豆,遂烹。又实簠簋,设于馔幕之内。
〈注〉有府四人,史八人,监膳十人,监膳史十五人,供膳二千四百人,掌固四人。

珍羞署令一人,正八品下;丞二人,正九品下。掌供祭祀、朝会、宾客之庶羞,榛栗、脯修、鱼盐、菱芡之名数。
〈注〉武后垂拱元年,改肴藏署曰珍羞署,神龙元年复旧,开元元年又改。有府三人,史六人,典书八人,饧匠五人,掌固四人。

良酝署令二人,正八品下;丞二人,正九品下。掌供五齐、三酒。享太庙,则供郁鬯以实六彝;进御,则供春暴、秋清、酴醾、桑落之酒。
〈注〉有府三人,史六人,监事二人,掌酝二十人,酒匠十三人,奉觯百二十人,掌固四人。

掌醢署令一人,正八品下;丞二人,正九品下。掌供醢醯之物:一曰鹿醢,二曰兔醢,三曰羊醢,四曰鱼醢。宗庙,用菹以实豆;宾客、百官,用醯酱以和羹。
〈注〉有府二人,史二人,主醢十人,酱匠二十三人,酢匠十二人,豉匠十二人,菹醯匠八人,掌固四人。

辽依唐制仍设光禄寺卿、少卿、丞佐之,统诸署令丞,后改为崇禄寺。
《辽史·百官志》:南面朝官辽有北面朝官矣,既得燕、代十有六州,乃用唐制,复设南面三省、六部、台、院、寺、监、诸卫、东宫之官。
光禄寺职名总目:

少卿

主簿
署令
署丞
崇禄寺本光禄寺,太宗讳改。

宋光禄寺设卿、少卿、丞,统太官令及诸坊库诸司之属。
《宋史·职官志》:光禄寺卿少卿丞主簿各一人。卿掌祭祀、朝会、宴飨酒醴膳羞之事,修其储备而谨其出纳之政,少卿为之贰,丞参领之。凡祭祀,供五齐、三酒、牲牢、郁鬯及尊彝、笾豆、簠簋、鼎俎、铏豋之实,前期饬有司办具牲镬,视涤濯,奉牲则告充告备,共其明水火焉。礼毕,进胙于天子而颁于百执事之人。分案五,置吏十。元祐三年,诏长、贰互置。政和六年二月,监察御史王桓奏:祭祀牢醴之具掌于光禄,而寺官未尝临视,请大祠以长贰、朔祭中祠以丞簿监视宰割,礼毕颁胙,有故及小祠,听以其属摄。从之。旧置判寺事一人,以朝官以上充。光禄卿、少,皆为寄禄。元丰制行,始归本寺。中兴后,废并入礼部。
大官令掌膳羞割烹之事。凡供进膳羞,则辨其名物,而视食之宜,谨其水火之齐。祭祀共明水、明火,割牲取毛血牲体,以为鼎俎之实。朝会宴飨,则供其酒膳。凡给赐,视其品秩而为之等。元祐初,罢太官令。二年复置。
〈注〉崇宁三年,置尚食局,太官令惟掌祠事。

法酒库内酒坊掌以式法授酒材,视其厚薄之齐,而谨其出纳之政。若造酒以待供进及祭祀,给赐,则法酒库掌之;凡祭祀,供五齐三酒,以实尊罍。内酒坊惟造酒,以待馀用。
大官物料库掌预备膳食荐羞之物,以供大官之用,辨其名数而会其出入。
翰林司掌供果实及茶茗汤药。
牛羊司、牛羊供应所掌供大中小祀之牲牷及大官宴享膳羞之用。乳酪院掌供造酥酪。油醋库掌供油及盐。外物料库掌收储米、盐、杂物以待膳食之须。凡百司颁给者取具焉。

金不设光禄寺,以宣徽院统尚食局、生料库、尚酝署,置提点等员,而酒坊使则属之太府监。
《金史·百官志》:宣徽院尚食局。
〈注〉元光二年,参用近侍、奉御、奉职。

提点,正五品。使,从五品。副使,从六品。掌总知御膳、进食先尝、兼管从官食。直长一员,正八品。都监三员,正九品。
〈注〉不限资考。

生料库都监、同监各一员,掌给受生料物色。收支库都监、同监各一员,掌给受金银裹诸色器皿。
〈注〉以外路差除人内选充。

尚酝署。令,从六品。丞,从七品。掌进御酒醴。直长,正八品。二员。
太府监酒坊。使,从八品。副使,正九品。掌酝造御酒及支用诸色酒醴。

元设光禄寺,掌起运米曲诸务,领尚饮、尚酝局,沿路酒坊,各路布种诸事,而隶于宣徽院。
《元史·百官志》:宣徽院,秩正三品,掌供玉食。凡稻粱牲牢酒醴蔬果庶品之物,燕享宗戚宾客之事,及诸王宿卫、怯怜口粮食,蒙古万户、千户合纳差发,系官抽分,牧养孳畜,岁支刍草粟菽,羊马价直,收受阑遗等事,与尚食、尚药、尚酝三局,皆隶焉。所辖内外司属,用人则自为选。其属附见:
光禄寺,秩正三品,掌起运米曲诸事,领尚饮、尚酝局,沿路酒坊,各路布种事。至元十五年,罢都提点,置寺,设卿一员、少卿三员、主事一员、照磨一员、管勾一员。二十年,改尚酝监,正四品。二十三年,复为光禄寺,卿二员,少卿、丞各一员。二十四年,增少卿一员。二十五年,拨隶省部。三十一年,复隶宣徽。延祐七年,降从三品。后复正三品。定置卿四员,正三品;少卿二员,从四品;丞二员,从五品;主事二员,从七品;令史八人,译史、知印各二人,通事一人,奏差二十四人,典吏三人,蒙古书写一人。
大都尚饮局,秩从六品。中统四年始置,设大使、副使各一员,俱带金符,掌酝造上用细酒。至元十二年,增副使二员。十五年,升从五品,置提点一员。后定置提点一员,从五品;大使一员,正六品;副使二员,正七品。上都尚饮局,秩正五品。皇庆中始置,提点一员,大使、副使各一员,品秩同上。
大都尚酝局,秩从六品,掌酝造诸王百官酒醴。中统四年,立御酒库,设金符宣差。至元十一年,始设提点。十六年,改尚酝局,从五品。置提点一员,从五品;大使一员,正六品;副使二员,正七品;直长一员,正八品。上都尚酝局,秩从五品。至元二十九年始置,设提点一员,大使一员,副使、直长各一员,品秩同上。
大都醴源仓,秩从六品,掌受香莎苏门等酒材糯米,乡贡曲药,以供上酝及岁赐诸王百官者。至元二十五年始置,设提举一员,从六品;大使一员,从七品;副使一员,正八品。
上都醴源仓,秩从九品,掌受大都转输米曲,并酝造车驾临幸次舍供给之酒。至元二十五年始置,设大使一员,直长一员。
尚珍署,秩从五品。掌收济宁等处田土子粒,以供酒材。至元十三年始立。十五年,罢入有司。二十三年复置。设达鲁花赤一员,令一员,并从五品;丞二员,正七品;吏目二员。
安丰怀远等处稻田提领所,秩从九品,掌稻田布种,岁收子粒,转输醴源仓。定置提领二员。
尚食局,秩从五品,掌供御膳,及出纳油面酥蜜诸物。至元二年置提点,领进纳百色生料。二十年,省并尚药局为尚食局,别置生料库。本局定置提点一员,从五品;大使一员,正六品;副使二员,正七品;直长一员,正八品。
大都生料库,秩从五品。至元十一年,置生料野物库,隶尚食局。二十年,别置库,拟内藏库例,置提点二员,从五品;大使二员,正六品;副使三员,正七品。
上都生料库,秩从五品,掌受弘州、大同虎贲、司农等岁办油面,大都起运诸物,供奉内府,放支宫人宦者饮膳。提点一员,大使一员,副使二员,品秩同上;直长一员,正八品。
大都大仓、上都大仓,秩正六品,掌内府支持米豆,及酒材米曲药物。至元五年初立,设官三员,俱受制国用使司劄付。十二年,改立提举大仓,设官三员,隶宣徽。二十五年,升正六品。定置二仓各设提举一员,正六品;大使一员,从六品;副使一员,从七品。
沙糖局,秩从五品,掌沙糖、蜂蜜煎造,及方贡果木。至元十三年始置,秩从六品。十七年,置提点一员。十九年,升从五品,置达鲁花赤一员,从五品;提点一员,从五品;大使一员,正六品;副使一员,正七品。
永备仓,秩从五品。至元十四年始置,给从九品印,掌受两都仓库起运省部计置油面诸物,及云需府所办羊物,以备车驾行幸膳羞。二十四年,升从五品,置提点一员,从五品;大使一员,正六品;副使各一员,正七品。
丰储仓,秩从九品,大使一员,掌出纳车驾行幸支持膳羞。
满浦仓,秩正八品,掌收受各处子粒米面等物,以待转输京师。至元二十五年始置,设大使一员,正八品;副使一员,正九品。
龙庆栽种提举司,秩从五品,管领缙山岁输粱米,并易州、龙门、净边官园瓜果桃梨等物,以奉上供。至元十七年,始置提举司。延祐七年,缙山改为龙庆州,因以名之。定置达鲁花赤一员,提举一员,并从五品;同提举一员,从六品;副提举一员,从七品。
弘州种田提举司,秩正六品,掌输纳麦面之事,以供内府。定置达鲁赤花一员,提举一员,并正六品;同提举一员,正七品;副提举一员,正八品;直长一员。
世祖至元五年夏五月辛亥朔,以尚食、尚果、尚酝三局隶宣徽院。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五年夏四月辛未,置光禄寺,以同知宣徽院事秃剌铁木儿为光禄卿。冬闰十一月甲寅,幸光禄寺。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二年春二月己巳,设立供膳司,职从五品,达鲁花赤、令、丞各一员。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五年夏六月壬申,命光禄寺毋隶宣徽院。按《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六年春正月甲辰,复立光禄寺。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三十一年夏四月甲午,成宗即位。六月壬辰,复以光禄寺隶宣徽院。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三百七十六卷目录

 光禄寺部汇考二
  明〈总一则 太祖洪武五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二则 宪宗成化一则 世宗嘉靖三则 穆宗隆庆二则 神宗万历一则〉
皇清〈总一则〉
 光禄寺部名臣列传
  明
  杨峻
 光禄寺部艺文一
  光禄寺箴         明宣宗
 光禄寺部艺文二〈诗〉
  送光禄姚卿还都      唐苏颋
 光禄寺部纪事
 光禄寺部杂录

官常典第三百七十六卷

光禄寺部汇考二

明光禄寺设卿、少卿、寺丞,统大官、珍羞、良酝、掌醢四署,掌天子膳羞及燕享之事。
《明会典》:光禄寺。
〈注〉旧为光禄司。

正官卿一员,少卿二员,寺丞二员。
〈注〉旧为司丞。

首领官典簿二员。
〈注〉内万历九年,革一员,十一年复设,

录事一员。
〈注〉旧二员,后革一员。

属官大官署署正一员,署丞四员。
〈注〉内万历九年革一员,十一年复设。

监事四员。
〈注〉内万历九年革一员,十一年复设。

珍羞署署正一员,署丞四员,监事四员,良酝署署正一员,署丞四员,监事四员,掌醢署署正一员,署丞三员。
〈注〉旧四员,后革一员。

监事四员,司牲司大使一员。
〈注〉旧有副使一员,后革。

司牧局
〈注〉旧有大使一员,嘉靖七年革。

银库大使一员。
〈注〉万历二年添设。

南京光禄寺卿一员。
〈注〉旧有少卿一员,隆庆四年革。

典簿一员,太官署正一员,署丞一员,珍羞署正一员。
〈注〉旧有丞一员,万历五年革。

良酝署署正一员。
〈注〉旧有署丞二员,嘉靖三十七年革。

掌酝署署正一员。
〈注〉旧有署丞一员,嘉靖三十七年革。

凡祭天地、社稷、神祇享太庙省牲。先一日,本寺卿与太常卿同于御前奏知省牲毕,次日仍同复命。凡奉先殿荐新品物,二月新冰,三月鹌鹑、鹚䳓,四月白酒,五月煮酒,九月生酒、石榴柿子,十月银鱼、米糕、鱼冻、豆腐、蓼花、米糖、细糖子、鲚鱼,十一月天鹅、雁,俱本寺办进,正月韭菜、生菜、荠菜、鸡子、鸭子,二月芹菜、薹菜、蒌蒿、子鹅,三月茶、鲤鱼、鲜笋,四月彘猪、雉鸡、青梅、王瓜、杏子、樱桃,五月小麦、面、沙糖、红豆、嫩鸡、桃子、大麦、茄子、李子、林檎、蒜薹、夏至李子,六月冬瓜、甜瓜、西瓜、莲蓬,七月葡萄、枣子、鲜菱、雪梨、芡实,八月茭白、嫩姜、鳜鱼、鲜藕、粳米、粟米、穄米、芋苗,九月鳊鱼、小红豆、沙糖、栗子、橙子,十月山药、蜜、活兔、柑子、橘子,十一月荞麦、面、红豆、沙糖、獐子、天鹅、鹿、甘蔗,十二月菠菜、鲫鱼、白鱼,俱从太常寺办送,本寺供荐,十二月风鲫鱼,从南京解本寺供荐。
凡正旦节、立春节、清明节,四月八日佛诞节,端午节,七夕节,中元节,重阳节,冬至节,腊八节。每月朔望万寿圣节,皇太后圣旦节,皇后令旦节,东宫千秋节,奉先殿祭祀,俱本寺办进。嘉靖十四年,罢佛诞节,祭以四月五日荐麦。
凡奉先殿供养品物,俱本寺办进。
凡各宫殿遇节祝天,供养品物俱本寺办进。
凡各宫庙祭祀荤素品物,俱本寺备办。
凡内官监御马监兵仗局神机营火药局祭祀,俱本寺备办。
凡膳羞茶饭等品物,俱本寺办进。
凡圣节正旦冬至或吉庆筵宴,从礼部提调本寺供办。凡遇节令,文武百官例有宴。如皇太后圣诞,太子千秋寿面,及立春日春饼,正月元宵圆子,四月八日不落荚,五月端午凉糕粽子,九月重阳糕,腊月八日面俱先期奏请,至日早朝,毕复奏设于午门外,本寺照鸿胪寺开送职名,以官品次序贴于席端。
凡祀圜丘赐百官汤饭,孟春祈谷,夏至方泽,及朝日夕月祭,毕赐内外官酒饭耕藉,赐三公九卿并执事等官酒饭亲蚕,赐内外命妇等酒饭,俱本寺供办。凡每岁遇有庆成宴,其文武大小应与官员该用上中下卓不等,奉礼部开送职名,照数备办。
凡诸番国朝贡等使客,并四夷来降土官人等茶饭物料支送下程,俱从礼部行本寺备送。
凡修实录并纂修校勘书籍开馆及书完进呈赐宴,进士恩荣宴,殿试读卷执事等官经筵,日,讲东宫讲读酒饭俱本寺造办。
凡每旬轮赐日讲官烧鹅面饼,本寺造办。
凡大臣一品,九年考满,特恩赐宴,本寺备办。
凡早朝文武官及各王府镇巡等官,公差人员见辞奉旨与酒饭,俱本寺备办祗待。
凡大臣考满差使等项赏劳,羊酒疾病赐米肉酱菜等物,俱本寺办送。
凡内外衙门官吏监生人匠等应给酒饭者,俱本寺支给。
凡丧葬合用祭祀品物,从礼部行本寺备办。
凡谕祭文武大臣,俱本寺备办。
凡本寺供用牲口果菜等物,上林苑监四署照数进纳供用不足,于民间买办,洪武间令本寺买办,比与民间交易,价钱每多,几分永乐间,差内官一员同本寺署官厨役领钞,于在京附近,州县依时价两平收买洪熙宣德以来止,差署官厨役照前收买。
凡本寺收纳一应物料,每月堂上官轮流一员,会同户科给事中,监察御史各一员,责令各行户买办于本寺大烹门内验收。
凡白粮粳糯米,每年原会计七万二千八百七十四石九斗九升有零,隆庆二四等年,加减不一见徵六万七千石。
凡每岁四月初一日起至九月终止,一应供上膳羞并祭祀品味俱用冰,于内外冰窖取进。
凡供用小油红器皿,俱该工部造办,后因不敷,本寺自行买料雇匠相兼造用。
凡炉灶遇有损坏本寺,奏行工部发料,委官带领匠作相工修理。
凡厨役悬带双鱼铜牌本寺具手本于内府,印绶监关领。
凡厨役老疾代替,逃亡勾补等项俱从礼部查行。凡各王府缺典膳,吏部行本寺于年深厨役内拣选送用。
凡传奉圣旨,本寺附录文簿不补本覆奏。
凡本寺官吏,俸粮俱于礼部带支。
凡每岁谷豆直隶大名,顺德淮安三府并河南徵解粟谷四千石,淮米二千石,折银二千二百两,稻谷二千石,折银一千三百两,菉豆二百石,折银二百四十两,黑豆三百五十石,折银二百四十五两。
凡牲口每年上林苑监送,孳生鹅一万八千只,浙江等处解纳鹅三万二千五十只,收养供办祭祀,膳羞及外夷人员筵宴下程等用后,浙江等处鹅每只折徵价银三钱。
凡野味每岁南直隶庐州等府额办活鹿八十四只,解工部转送收养供用,今共折银三百三十六两。凡每岁时节,各坟并内,承运库教场马神庙等处祭祀,本署出票于珍羞良酝掌醢三署支白面饧糖,赤豆造办祭物。
大官署凡本署,岁用原额木柴七百八万八千斤,有闰加五十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斤,木炭三万四千斤,有闰加二千八百三十三斤,俱工部坐派台基厂逐日领用。
凡本署器皿原额一千六百五十件,系两京工部造送专备膳羞等项应用,每年查贮多寡不足,则题请添造,有馀则止。
凡本署厨役旧额三千一百二十名,节年裁减隆庆元年题准,止存一千三百七十七名。
珍羞署凡每岁直隶常州等府,解纳白粳米一千三百三十石零,白糯米一百九十七石零,备供养膳羞等用。
凡直隶等处解纳黑豆九百石,收充喂养牲口等物用,今折价。
凡福建等处解纳白沙糖五万七千斤,黑沙糖四万五千斤,蜂蜜四万七千斤,盐卤三千斤,茶叶一万五千斤,先春茶芽三千八百七十八斤,收充供养膳羞茶汤等用。
凡野味,每岁南直隶庐州等府额办天鹅二百六十七只,解至工部,转送收养,俱应上用。今俱折银徵解,止山东鱼台县,每年解本色二只。
凡乳牛原额该兵部坐派直隶等处,解纳一百九十九只,挤乳造办酥油乳饼等物,充供养膳羞等用,嘉靖五年,奏准每牛一只,折银六两,贮库买办奶子酥油乳饼应用。
凡每岁时节,各处祭祀,本署出票于良酝掌醢二署,支白面香油饧糖等料,预办祭品,食用随时增减。牲口属礼部,岁派各省府州,例有定数,皆类解充有徵折价者,即贮该寺库中收买,应用其会试,供给折价,解顺天府。
凡岁派光禄寺,牲口十万只口,上半年五万只口,下半年五万只口,俱行浙江等布政司,两直隶各府派属徵解。
凡铸完厨役双鱼铜牌礼部具印信,手本开写号数送内府印绶监收掌。
凡遇光禄寺,厨役合用铜牌,该寺自具手本,赴该监关用。
《春明梦馀录》:光禄寺在皇城东华门内,初为宣徽院尚食、尚醴二局,继改光禄寺掌祭飨宴劳酒醴膳羞之事,辨其名数,会其出入,量其丰约,以听于礼部。凡祭祀请视牲,进饮福酒,胙凡荐新供品物,凡丧葬供祭物,凡牲果嘉蔬。移上林苑供不给市,诸民视时估十加一,凡市直季支凡供献鲜果厨料,省受之,凡器皿移工部,若募工兼作之岁,省其成败,凡宴待番裔贡使差其等供之,凡传奉宣索籍记而覆奏之,监以科道官各一人,其属四署曰大官,曰珍羞,曰良酝,曰掌醢,而司牲司牧二局隶焉。
太祖洪武 年,置宣徽院尚食、尚醴二局,寻改为光禄寺。
《明会典》:光禄寺,国初置宣徽院,尚食、尚醴二局设院使同知院判典簿统之,继改光禄寺。正四品,衙门设卿少卿寺,丞主簿等官,职专掌膳羞享宴等事,移太常寺供需库隶之。
洪武四年,置法酒库设内酒坊大使副使。
《明会典》云云。
洪武八年,改光禄寺为司设署,所等职局库俱革。按《明会典》:洪武八年改寺为司升,从三品衙门,改主簿为典簿,又设录事,置大官珍羞良酝掌醢四署,每署设令丞,监事又设孳牧所,大使副使局库俱革。洪武九年,谕光禄寺买供用物件,随时估加一分。按《春明梦馀录》:九年三月初八日谕,今后但系光禄寺买办一应供用,物件比与民间交易价钱,每多十文,且如肉果之数,及诸项物件,民人交易一百文一斤,光禄寺买办须要一百十文随物贵贱,每加一分卖物之人照依,时估多取十文利息。
洪武三十年,复改司为寺,署令为署正,又设司牲局,仍改孳牧所为司牧局。
《明会典》云云。
宣宗宣德四年,差监察御史一员,同给事中会同光禄寺堂上官验收牲口果品厨料等物,并监收白粮。按《明会典》云云。英宗正统元年,议准光禄寺及科道监收粮米。
《明会典》:凡本寺粮米正统元年,议准堂上官一员,专一提调,眼同署官收管仍令科道,监临见数。正统二年,令巡视光禄寺御史同户部主事,监收钱粮。
《明会典》云云。
宪宗成化四年,定光禄寺,监管收买事例。
《明会典》:凡本寺收买,供用牲口,果菜等物,成化四年,令堂上官一员及户科给事中监察御史各一员会同户部主事顺天府官各一员,估计时价,钱钞兼支具数奏领收买,如有奸弊科道,官指实参奏。又令本寺每季预关内库钱钞,专委堂上官一员收掌,遇买物料听户科给事中巡视,御史批押印信小票委,该署官一员赍领收买。
世宗嘉靖七年司牧局革。
《明会典》云云。
嘉靖二十五年,题准尚膳监取用光禄寺诸物印票,及置立稽查文簿。
《明会典》:嘉靖二十五年,题准尚膳监刊刻花栏印票,遇取上用诸物,开写某日于光禄寺,取某物若干,用印钤盖照数支用,本寺仍置立文簿登记,岁终会计稽查,若有冒破情弊,该管官指实参奏。
嘉靖二十 年,谕查复光禄寺旧规,添差御史月籍支费进览。
《春明梦馀录》:嘉靖中,光禄岁用银计三十六万,上疑有乾没,乃谕内阁,今无论祖宗时,两宫大分尽省九嫔共十馀宫中,罢宴设二十年矣。朕日用膳品,悉下料无堪,御者十坛,供品不当一次茶饭,朕不省此三十馀万,安所用也。阁臣对祖宗时,光禄寺除米豆果品外徵解本色,岁额定二十四万。当时,该寺岁用不过十二三万,节年积有馀剩。后加添至四十万,近年稍减,乃用三十六万,其花费情弊可知而冒费之弊有四一传,取钱粮原无印记,止凭手票,取讨莫敢问其真伪。一内外各衙门关支酒饭,或一人而支数分者,或其事已完而酒饭尚支者,一门禁不严,下人侵盗无算。一每岁增买磁器数多,臣查得会典内一款,凡本寺供用物件,每月差御史一员照刷具奏内府尚膳监,刊刻花栏印票,遇有上用诸物某日于光禄寺取物若干,用印钤盖照数支领,进用本寺,仍置文簿登记,岁终会计稽查,此一例不知何年停罢。若查复旧规,则诸弊可革矣。乃切责该寺官而添差御史月籍该寺支费进览。
穆宗隆庆 年,诏荐新上供鱼鲜,令光禄寺备办。
《春明梦馀录》:隆庆初,诏罢宝坻县等处,采取鱼鲜,自今荐新。上供俱令光禄寺备办,毋得奏遣内臣著为令。
隆庆四年,太官珍羞置二署丞。
《明会典》:四年,题准于太官,珍羞二署,比照户部仓场官员事例,各注选署丞一员,专管支放。
神宗万历二年,光禄寺添设银库大使,安置外仓。
《明会典》:万历二年,光禄寺添设银库大使一员。按《春明梦馀录》:万历二年,光禄寺积米二十七万石,仓廒满盈,奏于东安门外,买房一区,改为外仓。

皇清

大清会典光禄寺
正官
满汉卿各一员。
满汉少卿三员,内汉一员,汉二员。
汉寺丞一员。
首领官
满汉典簿各一员。
属官
大官署满满署正各一员,满署丞一员。
珍羞署满汉署正各一员,满署丞一员。
良酝署满汉署正各一员,满署丞一员。
掌醢署满汉署正各一员,满署丞一员。
四署初设汉署丞各一员,顺治十五年裁汉监事各一员,顺治十三年裁。
满司库二员。
满笔帖式二十一员,内满文十四员,满汉文七员,汉军笔帖式二员。
旧有司牲司汉大使一员,后裁。
光禄寺从三品衙设满汉卿各一员,满少卿一员,汉少卿二员,汉寺丞一员,所属大官珍羞良酝掌醢四署及司库员额详见于后又满汉典簿各一员,满笔帖式二十一员,汉军笔帖式二员,职专膳羞享宴等事及各项钱粮。顺治初,本寺事宜由礼部具题劄寺遵行。十年,户部以本寺项下果品杂粮等银题归礼部,直省钱粮起解。礼部,劄寺照收,司府州县查核完欠参罚开,复俱属部行。十五年,礼部题准外解,钱粮分析,光禄寺验收,径给批回,各官考成亦听本寺行。十八年,复归礼部,将解到钱粮总贮一库,公同出纳,其催参开复等事仍属部行,所用物料户部礼部科道官及本寺公同照时价估给,本寺岁终奏销。康熙三年,各项钱粮悉归户部,其本寺应用钱粮每岁具题由户部给发,贮库候用。十年,礼部分析,职掌钱粮出入俱交本寺经管,并筵宴备用各器皿及司库官笔帖式总归本寺,所用每年钱粮数目俱本寺自行奏销。凡祭祀各

坛庙由太常寺移文,取省牲官职名,本寺委厅署官
一员,赴祭所同礼部等各衙门官监宰埋瘗。

皇上亲诣行礼,本寺官与太常寺官,前期一日演礼,皇上饮福受胙,本寺堂官职,主进爵进胙于爵胙案
前,左右设满署官各一员,捧接爵盘祭毕满汉署官拨厨役,分送祭肉于各衙门。
凡本寺钱粮应用款项系。
内用者,照内务府行文。外用者,照内阁礼部行文。
祭祀者,照太常寺移文,如数动支。于春秋二季,将用过数目造送京畿,道照刷奏销。仍于每年夏季,将一年通行,出入四柱,实数缮造黄册,本寺另行具疏奏销。
凡需用品物,
内用及外来宾客并寺庙供献,俱由本寺办给。每
月委满汉署官到市访问民间时价,复移文顺天府委大兴,宛平二县官将时价核确造册送
寺,本寺定期会同顺天府府尹,浙江道满汉御史户部广西司礼部精膳司司官公同估价于寺,库给发春秋二季,浙江道具题奏销。
凡每月,

奉先殿荐新正月鸭蛋,四月笋鸡,五月笋鹅,七月笋雉,
八月野鸡,九月鸿雁,十一月银鱼,十二月活兔珍羞署供,二月芸薹菜茼蒿菜水萝卜,三月,王瓜四月茄子五月,香瓜六月,西瓜大官署供四月,蕨菜掌醢署供俱办进内务府。
凡每日,
内用食物俱照内务府来文,如数办进,其各处筵
宴及分给宾客物件,俱照礼部来文办送。凡承值

皇上行幸各处,所用食物俱照内务府来文,令行户
如数备办,如不敷用,本寺随去满官采买,逐日进送,每日应用更香照兵部来文给送。
凡每年元旦,筵宴
国初俱用满桌,康熙二十三年

谕改设汉桌所用品物俱照礼部来文备用,各项器
皿煤炭行文工部取用。
凡每年

万寿节宴俱设满桌,每桌用白馓枝红馓枝麻花鸡
蛋麻花芝麻面枣瓦陇蜜大砺石粗江豆细江豆红印饼,芝麻三角芝麻砺石,方酥饼,芝麻饼,白花点子饼,夹皮饼,白米绦环油煠小饼,鸡蛋角子煮鸡蛋共二十盘,鹅一只,珍羞署供八宝糖冰糖大缠龙眼,栗子,晒枣榛子鲜葡萄核桃蘋果黄梨红梨棠梨柿子蜜饯山里红山葡萄糕枸杞糕乾梨面豆粉糕共二十盘,掌醢署供乳酒烧酒黄酒良酝署供岁暮送公主王等并朝鲜国使臣,达赖喇嘛来使等筵宴并同,达赖喇嘛来使,每桌用小猪一口,大官署供。
凡喀尔喀厄鲁德等筵宴俱设满桌,每桌用白馓枝等十八盘,每三桌用鹅一只,珍羞署供榛栗等果品九盘,掌醢署供烧酒黄酒良酝署供俱照礼部来文备办。
凡请

安进贡公主王等外藩,喀尔喀厄鲁德等衍圣公正
一大真人及朝鲜琉球安南荷兰暹罗土鲁番俄罗斯等国,分送猪口鲜菜,大官署供鹅鸡鱼茶面珍羞署,供羊只羊肉牛肉牛乳乳油烧酒黄酒良酝署,供乾鲜果品腌菜乾菜黄蜡油盐酱醋等物,掌醢署供俱照礼部来文办给。凡衍圣公正一大真人,
朝觐赐宴与外藩诸筵宴同。
凡春秋二季
经筵日赐宴及纂修
实录等书告成筵宴与外藩诸筵宴同,每桌用鹅
一只,俱照礼部来文备办。
凡文武会试上马下马等宴俱用汉桌,上桌用肉馔十六碗,中桌十四碗,下桌十二碗。大官署供,上桌用鹅鸡鸭鱼七碗,中桌用鸡鸭鱼六碗,下桌用鸡鱼三碗,每桌花一碗,蒸包一碗,馒首一碗,每官汤三碗,茶三钟,珍羞署供酒三钟,良酝署供果品八色,掌醢署供俱照礼部来文备办。
凡遇
皇太子出阁大典及初次会讲赐讲官宴茶与经筵例同,以后会讲止赐茶俱照礼部来文备办。
凡文武进士
殿试读卷执事大臣官员饭桌,每桌用案肉肉馔
菜蔬大官署供案鸡炒鸡酥饼水饼包子粉汤茶饭读卷官十四桌,加宝妆鹅肉金饼白饼芝麻饼,又包子二盘,珍羞署供羊肉酒良酝署供果品八色,早饭加米糕,午饭加鲜果。掌醢署供每进士一名,汤一碗,馒头四个,茶一钟,果饼四个,黄梨二个。
凡文武会试,恩荣宴会武宴大臣官员进士所用上桌,中桌猪肉菜蔬,大官署供。上桌宝妆大锭小锭大馒首,小馒首,糖包子蒸饼鹅鸡各一只,鹅鸡肉各一盘。中桌宝妆中锭小锭夹皮饼圆酥饼白花饼中馒首糖包子,腌鱼一尾,鸡一只,每官一员,汤三碗,珍羞署供。上桌羊半体前蹄一个,羊肉二盘,每官一员,酒七钟。中桌牛肉二方,羊肉二方,炒羊肉一盘,每桌酒七钟。良酝署供。上桌大宝妆花小绢花果品,小菜米糕。中桌小绢花果品小菜掌醢署供。
凡每年
廷试贡生监试,大臣执事官员饭桌十张,所用肉
馔菜蔬,大官署供鹅鸡,鸡蛋鲜鱼茶饭包子珍羞,署供羊肉牛乳酒良酝,署供果品蕨菜水粉
每贡生一名,棠梨二个,掌醢署供。
凡道经厂、番经厂、汉经厂、大西天经厂每年元旦供献,每月朔望供献,每日供献。万善殿天元阁,每年元旦供献,每月朔望供献。景山关帝庙,每年元旦供献,每月朔望供献,每年五月十三日供献。大光明殿、元灵宫、德寿寺、弘仁寺、仁佑庙、后黄庙、达赖房、每月朔望供献,所用菜蔬山药,大官署供茶面米糕,珍羞署供甜酒乳酒乳油羊油牛乳,良酝署供素肴果品糖蜜线香油盐酱醋等项掌醢署供。四天王庙嘛哈噶喇庙每月朔望供献,果品垆饼俱珍羞署折给银两,每月劄库给发,内有元旦供献者,于每月朔望供献。内停止一次,其城外各寺庙讽经所用品物,俱照内务府来文,如数办送。
凡祈雨喇嘛,每五名素斋桌一张,每桌用菜蔬山药,大官署供,黄茶馒首珍羞署供,牛乳乳油良酝署供,素肴黄蜡油盐酱醋掌醢署供。凡每年正月后,黄庙喇嘛讽经所用黄茶面珍羞署供牛肉牛乳乳油乳酒羊油良酝署供,监视大臣二员,每日用猪肉,大官署供,鹅鱼珍羞署供,小菜酱醋掌醢署供。
凡监视修画神像官员每日饭桌,猪肉菜蔬大官署供,黄茶面珍羞署供,素肴小菜掌醢署供。凡翰林院庶吉士每日各给猪肉一觔,酒三钟,康熙十六年停止。

内药房医生十名,每日各给猪肉鲜菜,大官署供。
油盐酱醋豆腐掌醢署供。
凡铸印局铸印用猪首一个,铸金宝用活猪一口,大官署供。铸金宝用甜酒良酝署供,照礼部来文给发。
凡铸炮安牌匾用甜酒良酝署供,照太常寺来文给发。
凡清明岁暮祭,
荣亲王坟,上桌用二十七盘,下桌用二十三盘,珍
羞署供糖缠果品掌醢署供,清明中元冬至岁暮。
诸妃祭桌各用二十三盘,珍羞署供。糖缠果品掌
醢署供,宫人祭桌与节赏宴桌例同,其各处上坟饭桌俱用满桌,菜蔬大官署供,馓枝麻花各色面饼野鸭鲜鱼鸡蛋珍羞署供,乳酒良酝署供,素肴油盐酱醋掌醢署供。
凡上林苑监上下文移,俱由本寺转行监丞贤否亦由本寺开造咨送吏部。
凡驯象所倒毙象只,銮仪卫行文本寺委满署官带厨役会同太医院官验看,有无象黄,以象牙交銮仪卫,象皮掌尾交兵仗局,装载车辆行文兵部取用。
凡本寺官俸银俸米及厨役并家口更夫皂隶月米,又每年应给厨役白布棉花,行文户部支取。
凡本寺所用纸张颜料黄绫等项于春秋二季。行文户部关取。
凡外藩公主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台吉等应用牛羊,照礼部来文移文精膳司给发。
凡文武会试恩荣会武等宴应用桌椅围垫等物,行文五城取用用讫发回。
凡本寺额设厨役四百四名,康熙十六年,裁八十九名,存三百十五名,二十五年裁六十一名,现存二百五十四名,分拨四署应差大官署六十二名,珍羞署六十四名,良酝署六十五名,掌醢署六十三名。
大官署
满汉署正各一员,满署丞一员。
原额厨役九十六名,现存六十二名。货代人三名,买办猪口行户二名,所管菜园地一百七十六晌三亩,家口地三百三十二晌,按时进鲜菜园园头九名,壮丁六十一名。
凡器皿盘盒桌张俱本署收管。

奉先殿进鲜龙盒一架。
内用大龙桌一张,小龙桌一张,红油桌一百张,银镶角桌二十张,抬架一百个,食盒八架,各处上坟。所用八仙桌二张,低方桌一张,礼部摆宴红油桌一百二十张,木盘一千个,槽盘六个,木扛三十根,麻绳一百六十条,筐五十个,如有损缺,移文工部修补。
凡每年节序忌辰祭祀。

奉先殿所用猪口,由本署办进。
凡各处下程,自四月初一日起九月终止,俱用鲜菜,馀月用腌菜,俱照掌醢署移文给发。凡大光明殿等处寺庙,每月朔望供献,造办垆
饼每次所用柴炭,移文工部取给。
凡每年六月十五日起七月十五日止,外藩公主王等达赖喇嘛来使,朝鲜安南等外国使臣,每日各送香瓜一担,其筵宴上坟,每桌用香瓜一筐各五十个。七月十五日起八月十五日止,上坟每桌用西瓜三个,筵宴每桌用西瓜一个。凡每年六月初一日起九月初一日止,各寺庙所用赤根菜改用茄子,白菜改用瓠子,仍照原数。
珍羞署
满汉署正各一员,满署丞一员。
原额厨役九十一名,现存六十四名。又煠食房厨役头一名,供献房厨役头一名,买办鸡鹅行户二名,麦面行户一名,熬茶头目一名,熬茶蒙古十一名,共给地一百二十晌,进鲜庄头六名,壮丁五十四名,每名给地六晌,共三百六十晌。坐落采育地方,打鱼网户八十一名,每名给地五晌,共四百五晌。坐落窝头河谢家庄马头张家庄等处地方。
凡祭祀各

坛庙所用兔只,照太常寺来文如数办送。
凡祭祀各

坛庙所用,盛福酒龙瓶爵盏盛胙肉龙盘系本署收,
掌如有损缺,行文工部照旧式描画转行江西省烧造解送,其苫盖盘盏描龙黄绢包袱,行文工部取用。
凡筵宴上坟寺庙等处所用缠,盖布绢包袱油单纸,张苏油白米江米,行文户工二部取用。凡大朝常朝日

皇上升殿赐文武各官,茶经筵官茶,公主王等迎送
茶,上坟茶筵宴茶,祈雨讽经喇嘛茶,每桶用黄茶二两,移取良酝署牛乳一锡,旋掌醢署盐二两。
凡给外藩公主王等及各处所用黄茶,天池茶,俱行文户部取用。其外解芽茶,银库移送本署给寺庙外藩用。
凡煠食房供献房熬茶房三处,所用器皿,行文工部取用。
凡备养
内用鹅只每只,日支老米六合,行文户部取用。
凡内阁翰林院等衙门各处开馆,每月取用糊面俱照来文给发。
良酝署
满汉署正各一员,满署丞一员。
原额厨役一百二十三名,现存六十五名。原额造酒匠役六名,现存四名。看守酒局马法二名,烧黄酒货代人一名,牛羊肉行户二名,活羊行户二名。
凡祭祀各

坛庙应用甜酒,照太常寺来文办送。
皇上亲诣行礼备办福酒二壶。
凡年例

孝陵等处取用乳油乳饼,照太常寺来文数目交送太
常寺。
凡大小筵宴应用甜酒乳酒烧酒黄酒,俱照礼部来文,如数办送,康熙十六年停止甜酒,二十一年停止乳酒,俱烧酒黄酒并用十一十二两,月止用黄酒。
凡张家口等处解送乳油乳饼乳酒,照礼部来文,数目查收。贮库候用,如乳酒不敷,应用移文礼部,于
内库取用,乳油乳饼不敷应用,本寺用价买办。
凡酒局造办,各祭祀甜酒,每江米一石得九十觔,各筵宴上坟。黄酒每江米一石得一百三十觔,所用江米移文户部支取。豆面淮面箬叶麻觔移文掌醢署,令行户采买煤炭绢袋瓶坛器皿,移文工部取用。
凡给散外藩烧酒黄酒向系本署造用,康熙二十三年,题准除各祭祀及上坟筵宴所用酒仍照旧例造办,其给与外藩烧酒黄酒停止造办,俱令本寺行户采买备用。
凡预备
内用羊只每只,日给黑豆二升,草三觔半,移文户
部支取。
凡各处外藩原给羊肉一分,牛肉二分。康熙二十三年,题准裁去羊肉,概给牛肉。
凡外藩起程所赏路费,向给牛肉汉羊。康熙二十四年,题准每汉羊一只,折银五钱。牛肉一觔,折银二分。本寺官员,公同理藩院官给散,交与各头目。
凡本寺用过羊只,所存羊皮,原交工部。康熙十
六年,题准本寺,变价贮库。二十二年

谕俱给八旗步兵。
凡各寺庙大小喇嘛格龙教习师班弟及新满洲首领家口,并投诚罗刹首领,每日各给牛肉乳油牛油酒,俱照礼部来文给散。
掌醢署
满汉署正各一员,满署丞一员。
原额厨役九十七名,现存六十三名,又造酱厨役头二名,果行户二名。
凡所收各项果品,上林苑监每年额解李十七驮半,桃四百二十个,梨四百个,核桃二万九千三百八十个。昌平州每年额解榛四石,栗四石。怀柔县每年额解榛四石五斗。各处果园每年额交李一百五十九驮,杏六十二驮,梨二万六千一百个,核桃八万五千个,蘋果四千个,栗四百六十觔,鲜葡萄四千九百二十觔,山里红十三石四升,柿三千六百四十个,沙果十三驮,桃三千个,樱桃一百十五觔八两,槟榔八驮,俱交行户。于筵宴外藩寺庙等处备用,其不能久存鲜果,于应用外变价贮库入正项钱粮销算。凡每年
内用龙眼荔枝乾葡萄俱于六月间照内务府来
文办进,所用糖缠等项亦照内务府来文如数办进。
凡所管鲁家滩庄头六名,壮丁四十五名,给地一百五十晌,涞水县庄头二名,壮丁八名,给地五十九晌。半凤河营庄头六名,壮丁十六名,给地一百八十晌。葡萄园园头一名,壮丁十四名,给地七十五晌。总管庄头二名。
凡各处取用乾鲜果品俱随时有无更换。凡本寺每年所收青白正耗盐十八万四千六百觔,由长芦盐运使司额解贮库候用,如有不敷,行文户部支取。又砖盐一万觔,贮库候用完日,行文户部支取。
凡祭祀各

坛庙应用,砖盐照太常寺来文,如数给发。祭祀孝陵等处应用砖盐青白盐并造酒曲箬椒酵等物,俱
照礼部来文如数办送。
凡各部院衙门公费盐照各衙门来文如数给发,其太仆寺及外藩骆驼食盐俱照礼部太仆寺来文如数给发。
凡各寺庙喇嘛及新满洲盛京各处外来官役并户刑二部入官人口应给盐觔,照该衙门来文给发。
凡每年腌菜所用黄芽菜芥菜,瓜茄萝卜蔓菁,俱由大官署取用。
凡每年造酱所用面于珍羞署取用。
凡每年造醋,本寺备用米曲糟等项,其造办酱醋需用器皿木柴苇席等物,俱移文户工二部取用。
凡外藩寺庙应用木柴苇席香油灯油黄蜡等物,俱移文户工二部取用。
凡钟鼓楼每月所用,更香各寺庙香油线香柱香子午等香,俱于本寺给发。
以上四署官员,轮班值月,凡有需用车辆,人夫随车,人所骑马匹及应用兵丁拨什库俱移文兵部取用。需用豆草木柴煤炭筐绳锅杠苇席,俱移文工部取用。需用苏子油江米布疋纸张,俱移文户部取用。凡每年四月朔日起九月终,止祭祀品物需用凉冰。五月朔日起至七月终止,外藩公主王等需用凉冰,移文工部取用,俱值月署官呈堂行文。
银库
满司库二员。
本库银匠一名,更夫二十名。
凡本寺应用款项,如行户办买寺庙供献内阁,纂修各馆桌饭,朝鲜国官役各处外藩折给路费,下程厨役口粮等项所需银两,俱于支用将完,预行具题请。

旨从户部移取贮库候用,凡有动支,俱奉堂劄于堂
上,领钥开库,照数给发。发毕缴钥,每年造册奏销。
凡应用金银器皿,俱贮本库一应打造修理,熯整洗刷及铁锁毡条桶套等项俱移文工部取用。其装载车辆,及护送官兵,移文兵部取用。垫塞绵花及装载布袋,移文户部取用。
凡经收每年外解芽茶本库同礼部主客,司官以六安茶随送进。
内库其馀各种芽茶,移交珍羞署给与外藩。

光禄寺部名臣列传

杨峻

《明外史本传》:峻字唯高,进贤人,成化二年进士,除丹徒知县。有治行,徵授御史,清军湖广摘奸发弊,吏莫能欺。先是天下卫所有三户充一军者,军既积功授官,复勾贴户,补其役,民间苦之,以峻言除其制,擢广东佥事,历浙江按察使。有报父仇论死者,峻嘉其孝,辨出之。进左布政使,浙江旧不置巡抚总兵官。凡军民大事,率布政使任之。峻尽心规,画庶政毕举镇守中官,恣横峻面,数其罪取铁縆,欲与骈锁。诣京师乃稍敛,戢巡按御史屡荐迁南京,光禄卿上供器物定制,外悉从减。省故事岁进酒十万罂,军民转运稽程属吏多获罪。峻请命巡仓者监之,宿累始除尝建言请仿唐宋之制,令宗室将军中尉子得充。诸生应举登进士者,除王府长史乡举除教授审理吏部,谓非祖宗立法意,格不行。峻性端严,未尝悦人以词色,人亦多不悦之,以此不获大用。弘治十六年,致仕去,所居与县治邻。家居十年,足未尝一涉其庭,亲终庐墓至老生日不举宴服食俭,素有人所不堪者,笃于故,旧盛衰如一,乡邦重之。

光禄寺部艺文一

《光禄寺箴》明·宣宗

周官善庖实,肇光禄汉列九卿,唐总四属,国朝建置率循勿易享祀。宾燕,咸其所职。先王之礼,丰俭有宜,惟敬惟诚仪,式行之粢,盛必备牺牲,必洁,执事有恪俨乎对越群贤在朝四裔,会同廪之饩之,必精必丰,朝夕膳羞,必谨恒度,毋俭公费而纵私饫,毋骋奢侈,毋肆暴殄,毋作愆过以蹈常,典正己率,下咸宜慎之用,永终誉光我训辞。

光禄寺部艺文二〈诗〉

《送光禄姚卿还都》唐·苏颋

汉室有英台,荀家多宠才。九卿朝已入,三子暮同来。不授纶为草,还司鼎用梅。两京王者宅,驷马日应回。

光禄寺部纪事

《韩非子》:晋文公之时,宰臣上炙而发绕之。文公召宰人而谯之,宰人曰:有死罪三:援砺砥刀,利犹干将也。切肉,肉断而发不断,臣之罪一也;援禾而贯脔而不见发,臣之罪二也;奉炽炉,炭火尽赤红,而炙熟而发不烧,臣之罪三也。堂下得无微有疾臣者乎。公曰:善。乃召其堂下而谯之,果然,乃诛之。
《贾谊·新书》:楚惠王食寒菹而得蛭,因遂吞之,腹有疾而不能食。令尹入问曰:王安得此疾。王曰:我食寒菹而得蛭,念谴之而不行其罪乎,是法废而威不立也,非所闻也。谴而行诛,则庖宰监食者法皆当死,心又弗忍也。故吾恐蛭之见也,遂吞之。令尹避席再拜而贺曰:臣闻皇天无亲,惟德是辅。王有仁德,天之所奉也,病不为伤。是夕也,惠王之后而蛭出,故其久病心腹之积皆愈。
谢承《后汉书》:鲁国陈正叔为太官令。时黄门郎宿与正叔有隙,因进食以发贯炙中,光武见发敕斩正叔,正叔曰:臣有当死罪三:炽以炉炭增治吐炎燋炉烂肉而发不销,臣罪一也;拔出佩刀砥砺五石亏肥截骨不能断发,臣罪二也;臣与丞及庖人六目而视,不如黄门两目,臣罪三也。诏赦之,收黄门。
《魏书·毛脩之传》:脩之能为南人饮食,手自煎调,多所适意。世祖亲待之,进太官尚书,赐爵南郡公,加冠军将军,常在太官,主进御膳。
《元史·铁哥传》:铁哥进正议大夫、尚膳监。帝尝谕之曰:朕闻父饮药,子先尝之,君饮药,臣先尝之。今卿典朕膳,凡饮食汤药,宜先尝之。迁同知宣徽院事,领尚膳监。有食尚食馀饼者,帝察知之,怒。铁哥曰:失饼之罪在臣,食者何与焉。内府食用圆米,铁哥奏曰:计粳米一石,仅得圆米四斗,请自今非御用,止给常米。帝皆善之。
《春明梦馀录》:光禄寺有铁梨木酒榨,可盛酝三十石。洪武中籍没沈万三家物,永乐移置寺中。
永乐十三年十二月初十日,行在光禄寺卿张泌等谨奏为不遵旧制事,切照洪武年间,凡遇筵宴,礼部奏请,合宴人数,坐派本寺,造办茶饭,完备鸿胪,寺堂上官提督司仪班次序班,搬放茶饭,桌椅斟酒递汤,已有成规,近年以来,四裔使臣朝贡,及遇节令筵宴,序班止是殿内斟酒递汤,其馀搬放茶饭桌椅斟酒递汤等项俱系本寺整理。臣等累对鸿胪寺官说知旧制事例,其寺丞丁铎高庆司宾司仪王神等视为泛常累不究。心照例改正又不分摆,与宴官人等依品序坐,致使搀越挤匝,难以供应,非惟背旧制乖礼仪实,乃故违旧制,俱合拿送法司问罪。缘系京官未敢擅,便奉圣旨且记他每一遭都察院著御史看著。今后再不依旧制,时拿了问,当即又奉旨,但有搀越班次的,再不许他入宴。
吏部选官,于棕栅赐宴必用糯米糕一盘。永乐朝,吏部说选正值上用馔,掇御前米糕赐之,命光禄寺以为例。
宣德五年二月,行在光禄寺,厨士告言:光禄窃减外裔供给之弊。上命行在刑部侍郎施礼执而罪之。且谕礼部曰:光禄寺之弊不止此,祖宗以来,饮食供给皆有定规,比闻擅自增减应给之人,率不能得得者,率非应给之人,惟虚立案牍掩人耳目,宜究治之。因顾侍臣曰:毋谓饮食细故不干大体。华元杀羊享士,羊斟不与,遂致丧师。勾践投醪于江,与众共饮,士心感悦,遂成伯业。以此而论,所系非轻。
光禄卿蔚能朝邑人于成化。初,以吏员为礼部侍郎,管光禄卿事,尽心职事,每宴会躬自检视,必求丰洁,在光禄三十年,未尝持一脔还家。常率其僚属请清查。入内供应御用器皿,有旨逮问,能谓众曰:上怒不可测某老矣,请独任之。诸公方向用不以相累也。既而独受责,降调官南京,退无后言。
郑崇仁于正德中以太仆卿调光禄卿,凡供应俱照弘治初年例。日省百金,上幸光禄寺,楼呼之为节俭管家。
正统二年谕,比闻进宫中食物所用器皿,扛索十还一二重,复造用甚费财扰民。今后凡进食物,必须印信揭帖,备书器皿扛索之数,与收领内官姓名尚膳监如数还之,不足即以奏闻,敢隐瞒扶同者,悉坐以罪。复敕宫中,六尚司知之。
旧制,各衙门堂上官支光禄寺酒馔,正统七年,以光禄寺卿佘亨言始罗之。六科给事中,办事科中每日支用如故,写抄监生每人日给米一升,五日一支。故事,自冬至后至春日,殿前将军甲士赐酒肉,名曰:头脑酒。
琉璃厂有牧羊地一十三顷四十一亩,旧属尚膳监,后以光禄寺卿赵锦请以羊发有司,而地遂荒废。朝廷每赐臣下筵宴,其器皿俱各领回珍贮之以为传家祭器。
国子监监生写仿纸,每季移送光禄寺作面袋。

光禄寺部杂录

《贾谊·新书》:胎教杂事,青史氏之记曰:古者胎教之道,王后有身之,七月而就蒌室,太宰持斗而御户右。此三月者,王后所求滋味非正味,则太宰荷斗而不敢煎调,而曰:不敢以侍王太子。太子生而泣,太宰曰:滋味上某。
《癸辛杂识》:达卿尝为光禄寺令史,掌醴事,云炊米之器皆以温石为大釜。〈温石即莱石〉甑以白檀香,若瓮盎之类,皆银为之,极其侈靡,前代之所无也。车驾每亲幸焉,所掌必以大头目外,廷丞不足道也。
《春明梦馀录》:周官天官膳夫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掌王之食饮,膳羞以养王及后世子,即今光禄寺官之职也。寺有四署曰:大官,即周官庖饔之任。曰珍羞,即周官笾人之任。曰良酝,周官酒人是也。曰掌醢,周官醢人是也。
周官凡膳,夫甸师酒正宫人之属皆总于太宰,盖太宰之佐,王将与之讲,论治道而经纶邦国,则内必有以养其心,外必有以养其身,以一人而治四海,则必以四海而奉一人。若夫奉养有节,而交于万物有道,则自有九式存焉。而泰侈非所虑也。故王日一举一太牢也,朔日加食一等,则二太牢也,斋之日三举三太牢也,盖朔之听。政劳于常日,于是而有加于常食。祭祀将以致精明之德,自强于礼而交,于鬼神不可以不备。其养于是而又有加于朔反覆膳。夫一官其所以奉至尊而助体气之养者,何。其至也。必品尝食乃食,所以谨其节,必侑彻以乐,所以导其和,必奉膳而赞祭。所以起其敬,必受祭仆司士之福。与挚。所以养其德,元人王恽云有旨,讲究光禄寺职掌寺与卿汉官也。应劭曰:光明禄,爵勋功也。言光禄典郎谒者虎贲羽林,举不失德,赏不失劳。故曰:光禄勋郎中,令秦始置掌宫殿门户,及诸郎在殿中之侍卫者。故曰:郎中令汉因之不改,北齐隋唐止掌膳,许左丞衡作新定官制图,大扺以唐为,则品从略与金同。
洪武初,礼部尚书牛谅上所考定进膳礼。奏言古礼凡大祀斋日,宰犊为膳,以助精神。上曰:太牢非常用之物,致斋三日而供三犊,所费太侈。夫俭可以制欲,澹可以颐性,若无节制,惟事奢侈,徒增伤物之心,何益事神之道。谅曰:周礼是古人所定,非过侈也。上曰:周官之法,不行于后世,多矣。惟自奉者,乃欲法古其可哉。
光禄寺额设银二十四万。先时,止用十二万馀。至正嘉时,用至三十六万,犹称不足。嘉靖中,厨役用四千一百名。
神宗朝宫膳丰盛,列朝所未有,不支光禄钱粮,彼时内臣甚富,皆令轮流备办以华侈相胜,又收买书画玉器侑馔,谓之孝顺。上惟岁时赏赐而已。至崇祯禁止,一日欲食米糖,内臣奏令御膳监制进。上问一料所费几何。对曰:得银八两。上以银三钱,令赴市买之须臾捧一盘至,上分给各皇子公主,笑曰:此宁须八两耶。
崇祯十五年春,光禄寺支用皇膳每日三十六两,每月一千四十六两,厨料在外,又药房灵露,饮用粳米老米黍米在外。皇后膳每日十一两五钱,每月三百三十五两,厨料二十五两八钱。懿安皇后同承乾皇贵妃翊神贵妃两宫,每月各一百六十四两。皇太子膳并厨料:每月一百五十四两九钱。定王永王两宫每月一百二十两。
光禄寺每月册奏一切,内外诸费约用二万馀两。崇祯十六年癸未九月,上谕内阁辅臣修省,应有实政,庶几挽回气运,仰希天慈,如贼寇失事,各案应速结,战守有功,应速叙,此二事全赖先生。每秉公担当如钱粮不足,亟宜节俭,先自朕躬始。若祀典丰洁仍旧,不敢议减外朕身服浣濯之衣,此无可议。惟日用膳品减去一半,各宫分减去十分之四,宫女内员桌银减去十分之三,通俟平定之日,炤旧在外衙门有可节裁者,亦著照此推行。再如兵火焚杀之酷,灾变死亡之惨,朕皆不能拯救消弭,殊愧君师之位。若又添嫔御之奉,乃是增过增惭之举,其选择之事,竟宜停止,此亦节俭之一。其章疏沉压过多,朕不能朝上夕下,稽误政几,皆朕之过。当极力披阅发行,先生每即拟旨来行。
明初筵宴。祭祀,凡用茶食果品俱系散撮。至天顺后始用粘砌,每盘高二尺,用荔枝圆眼一百二十斤,以上枣柿二百六十斤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