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太常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三百六十九卷目录

 太常寺部汇考一
  有虞氏〈帝舜一则〉
  商〈总一则〉
  周〈总一则〉

官常典第三百六十九卷

太常寺部汇考一

有虞氏

帝舜始命伯夷为秩宗典三礼,后夔典乐。
《书经·舜典》:帝曰:咨四岳,有能典朕三礼,佥曰:伯夷。帝曰:俞,咨伯,汝作秩宗,夙夜惟寅,直哉惟清,伯拜稽首,让于夔龙。帝曰:俞,往钦哉。
〈孔传〉三礼,天地人之礼。伯夷,臣名,姜姓。秩序,宗尊也。主郊庙之官。夙,早也。言早夜敬思其职,典礼施政教,使正直而清明。夔、龙,二臣名,俞然其贤,不许让。〈疏〉《正义》《周礼·宗伯职》云:掌天地人鬼地祇之礼。

帝曰:夔,命汝典乐,教胄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夔曰:于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
〈孔传〉胄,长也。谓元子以下,至卿大夫子弟。
〈蔡传〉苏氏曰:舜方命九官,济济相让无缘,夔于此独言其功,此益稷之文,简编脱误,复见于此。

商建六大,有大祝、大士之官。
《礼记·曲礼》:天子建天官,先六大,曰大宰,大宗,大史,大祝,大士,大卜,典司六典。
〈注〉典,法也。此盖殷制也。周则大宰为天官,大宗曰宗伯,宗伯为春官。大史以下属焉。大士以神仕者。〈陈注〉旧说皆为殷制。

周制春官设大司乐,率其属以掌教乐律、歌舞、祭祀、宗祝之事。
《周礼》:春官宗伯,礼官之属,大司乐中大夫二人,
〈注〉大司乐,乐官之长。

大司乐掌成均之法,以治建国之学政,而合国之子弟焉。
〈注〉郑司农云:均,调也。乐师主调其音,大司乐主受,此成事已调之乐。郑元谓董仲舒云:成均五帝之学,成均之法者,其遗礼可法者,国之子弟,公卿大夫之子弟,当学者,谓之国子。文王世子曰:于成均以及取爵于上尊,然则周人立此学之宫。

凡有道者,有德者,使教焉。死则以为乐祖,祭于瞽宗,
〈注〉道,多才艺者。德,能躬行者。若舜命夔典乐教胄子是也。死则以为乐之祖神而祭之。郑司农云:瞽,乐人,乐人所共宗也。

以乐德教国子,中,和,祗,庸,孝,友。
〈注〉祗敬庸有常也。

以乐语教国子,兴,道,讽,诵,言,语。
〈注〉道读曰导,倍文曰讽,以声节之曰诵,发端曰言,答述曰语。

以乐舞教国子,云门舞,大卷,大咸,大㲈,大夏,大濩,大武。
〈注〉此周所存,六代之乐。黄帝曰:云门、大卷、大咸、咸池、尧乐也。大㲈,舜乐也。大夏,禹乐也。大濩,汤乐也。大武,武王乐也。

以六律,六同,五声,八音,六舞,大合乐以致鬼神示;以和邦国,以谐万民,以安宾客,以说远人,以作动物。
〈注〉六律,合阳声者也。六同,合阴声者也。此十二者,以铜为管,转而相生,黄钟为首,其长九寸,各因而三分之,上生者益一分,下生者去一焉。《国语》曰:律所以立均出度也。古之神瞽,考中声而量之,以制度律均钟,言以中声定律,以律立钟之均。大合乐者,谓遍作六代之乐,以冬日至,作之,致天神人鬼。以夏日至,作之,致地祇物魅动物羽裸之属。《虞书》云:夔曰: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祖考来格,虞宾在位,群后德让,下管鼗鼓,合止柷敔,笙镛以间,鸟兽跄跄,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夔又曰:于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庶尹允谐。此其于宗庙九奏效应。

乃分乐而序之,以祭,以享,以祀。
〈注〉分谓各用一代之乐。

乃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
〈注〉以黄钟之钟,大吕之声,为均者,黄钟阳声之首,大吕为之合奏之,以祀天神尊之也。天神,谓五帝及日月星辰也。王者又各以夏正月,祀其所受命之帝,于南郊尊之也。

乃奏大蔟,歌应钟,舞咸池,以祭地示。
〈注〉大蔟,阳声第二,应钟为之合。咸池,大咸也。地祇
所祭于北郊,谓神州之神及社稷。

乃奏姑洗,歌南吕,舞大㲈,以祀四望。
〈注〉姑洗,阳声第三,南吕为之合。四望五岳,四镇四窦,此言祀者,司中司命,风师雨师,或亦用此乐与。

乃奏蕤宾,歌函钟,舞大夏,以祭山川。
〈注〉蕤宾,阳声第四,函钟为之合。函钟,一名林钟。

乃奏夷则,歌小吕,舞大濩,以享先妣。
〈注〉夷则,阳声第五,小吕为之合。小吕,一名中吕,先妣姜嫄也。

乃奏无射,歌夹钟,舞大武,以享先祖。
〈注〉无射,阳声之下也,夹钟为之合。夹钟,一名圜钟。先祖谓先王先公。

凡六乐者,文之以五声,播之以八音。
〈注〉六者,言其均,皆待五声八音乃成也。

凡六乐者,一变而致羽物,及川泽之示;再变而致羸物,及山林之示;三变而致鳞物,及丘陵之示;四变而致毛物,及坟衍之示;五变而致介物,及土示;六变而致象物,及天神。
〈注〉变,犹更也,乐成则更奏也。此谓大蜡索鬼神,而致百物,六奏乐而礼毕,每奏有所感致和,以来之土祇原隰,及平地之神也。象物有象在天,所谓四灵者,天地之神,四灵之知,非德至和则不至。《礼运》曰:麟凤龟龙,谓之四灵。

凡乐,圜钟为宫,黄钟为角,大蔟为徵,姑洗为羽,雷鼓雷说A孤竹之管,云和之琴瑟,云门之舞,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之,若乐六变,则天神皆降,可得而礼矣。凡乐,函钟为宫,大蔟为角,姑洗为徵,南吕为羽,灵鼓,灵鼗,孙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咸池之舞,夏日至,于泽中之方丘奏之,若乐八变,则地示皆出,可得而礼矣。凡乐,黄钟为宫,大吕为角,大蔟为徵,应钟为羽,路鼓路鼗,阴竹之管,龙门之琴瑟,九德之歌,九㲈之舞,于宗庙之中奏之,若乐九变,则人鬼可得而礼矣。
〈注〉此三者,皆禘大祭也。天神则主北辰,地祇则主昆崙,人鬼则主后稷。先奏是乐,以致其神,礼之以玉而祼焉。乃后合乐而祭之。

凡乐事,大祭祀,宿县,遂以声展之。
〈注〉叩听其声,具陈次之,以知完不。

王出入,则令奏王夏,尸出入,则令奏肆夏,牲出入,则令奏昭夏。
〈注〉三夏皆乐章名。

帅国子而舞。
〈注〉当用舞者帅以往。

大飨不入牲,其他皆如祭祀。
〈注〉大飨,飨宾客也。不入牲,牲不入,亦不奏昭夏也。其他谓王出入,宾客出入,亦奏王夏肆夏。

大射,王出入,令奏王夏,及射,令奏驺虞。
〈注〉射以驺虞为节。

诏诸侯以弓矢舞。
〈注〉舞谓执弓挟矢,揖让进退之仪。

王大食,三侑,皆令奏钟鼓。
〈注〉大食朔月,月半以乐,侑食时也。

王师大献,则令奏恺乐。
〈注〉大献,献捷于祖恺,乐献功之乐。

凡日月食,四镇五岳崩,大傀异灾,诸侯薨,令去乐。
〈注〉四镇,山之重大者,谓扬州之会稽,青州之沂山,幽州之医无闾,冀州之霍山。傀犹怪也。

大札,大凶,大灾,大臣死。凡国之大忧,令弛县。
〈注〉札,疫疠也。凶,凶年也。灾,水火也。弛释下之,若今休兵鼓之为。

凡建国,禁其淫声,过声,凶声,慢声。
〈注〉过声,失哀乐之节。凶声,亡国之声。慢声,惰慢不恭。

乐师掌国学之政,以教国子小舞。
〈注〉谓以年幼少时教之舞。《内则》曰:十三舞勺,成童舞象,二十舞大夏。

凡舞,有帗舞,有羽舞,有皇舞,有旄舞,有干舞,有人舞。
〈注〉郑司农云:帗舞者全羽。羽舞者析羽。皇舞者以羽冒覆头上,衣饰翡翠之羽。旄舞者,氂牛之尾。干舞者兵舞。人舞者手舞。社稷以帗,宗庙以羽,四方以皇,辟雍以旄,兵事以干,星辰以人舞。郑元谓:帗析五采缯,今灵星舞子持之是也。皇杂五采羽,如凤凰色,持以舞。人舞无所执,以手袖为,威仪四方以羽。宗庙以人,山川以干,旱暵以皇。

教乐仪,行以肆夏,趋以采荠,车亦如之。环拜,以钟鼓为节。
〈注〉《教乐仪》:教王以乐,出入于大寝,朝廷之仪。郑司农云:肆夏、采荠,皆乐名。或曰:皆逸诗。谓人君行步,以肆夏为节,趋疾于步,则以采荠为节。若今时行礼于太学,罢出以鼓陔为节。环谓旋也。拜,直拜也。郑元谓:行者谓于大寝之中,趋谓于朝廷。《尔雅》曰:堂上谓之行,门外谓之趋。然则王出既服至堂,而
肆夏作出,路门而采荠,作其反入至应门路门,亦如之,此谓步迎宾客。王如有车出之事,登车于大寝西阶之前,反降于阼阶之前。《尚书传》曰:天子将出,撞黄钟之钟,右五钟皆应。入则撞蕤宾之钟,左五钟皆应。大师于是奏乐。

凡射,王以驺虞为节,诸侯以狸首为节,大夫以采蘋为节,士以采蘩为节。
〈注〉驺虞采蘋采蘩,皆乐章名。在《国风·召南》惟狸首。在《乐记·射义》曰驺虞者,乐官备也。狸首者,乐会时也。采蘋者,乐循法也。采蘩者,乐不失职也。是故天子以备官为节,诸侯以时会为节,卿大夫以循法为节,士以不失职为节。郑司农说以大射礼曰乐正命,大师曰奏狸首,间若一大师不兴许诺,乐正反位,奏狸首以射狸首曾孙。

凡乐,掌其序事,治其乐政。
〈注〉序事,次序用乐之事。

凡国之小事用乐者,令奏钟鼓。
〈注〉小事,小祭祀之事。

凡乐成则告备。
〈注〉成谓所奏一竟。书曰:箫韶九成。燕礼曰:大师告于乐正曰:正歌备。

诏来瞽皋舞。
〈注〉郑司农云:瞽当为鼓,皋当为告。呼击鼓者,又告当舞者,持鼓与舞俱来也。鼓字或作瞽,诏来瞽,或曰:来敕也,敕尔瞽,率尔众工,奏尔悲诵,肃肃雍雍,毋怠毋凶。郑元谓:诏来瞽,诏视瞭扶瞽者,来入也。皋之言号,告国子当舞者舞。

及彻,帅学士而歌彻。
〈注〉学士国子也。

令相。
〈注〉令视瞭扶工。郑司农云:告当相瞽师者,言当罢也。

飨食诸侯,序其乐事,令奏钟鼓,令相如祭之仪,燕射,帅射夫以弓矢舞。
〈注〉射夫,众耦也。故书燕为舞,帅为率,射夫为射矢。郑司农云:舞当为燕,率当为帅,射矢书亦或为射夫。

乐出入,令奏钟鼓。
〈注〉乐出入,谓笙歌舞者及其器。

凡军大献,教恺歌,遂倡之。
〈注〉故书倡谓昌。郑司农云:乐师主倡也。

凡丧,陈乐器,则帅乐官。
〈注〉帅乐官往陈之。

及序哭,亦如之。
〈注〉哭此乐器亦帅之。

凡乐官掌其政令,听其治讼。
大胥中士四人,小胥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徒四十人。
〈注〉胥有才知之称。《礼记》文王世子曰:小乐正学干,大胥佐之。

大胥掌学士之版,以待致诸子。
〈注〉郑司农云:学士谓卿大夫诸子学舞者。

春,入学,舍采合舞。
〈注〉春始以学士入学宫,而学之合舞等,其进退使应节奏。郑司农云:舍采,谓舞者皆持芬香之采。或曰:古者士见于君,以雉为贽。见于师,以菜为贽。菜直谓疏食菜羹之菜。郑元谓:舍,释也。采读为菜。始入学,必释菜,礼先师也。菜,蘋蘩之属。

秋,颁学合声。
〈注〉春使之学,秋颁其才艺,所为合声,亦等其曲折,使应节奏。

以六乐之会正舞位。
〈注〉大同六乐之节,奏正其位,使相应也。言为大合乐习之。

以序出入舞者。
〈注〉以长幼次之,使出入不纰错。

比乐官。
〈注〉比犹校也。杜子春云:次比乐官也。

展乐器。
〈注〉展谓陈数之。

凡祭祀之用乐者,以鼓徵学士。
〈注〉击鼓以召之。文王世子曰:大昕鼓徵,所以警众。

序宫中之事。
小胥掌学士之徵令而比之,觥其不敬者。
〈注〉比犹校也。不敬谓慢期不时至也。觥罚爵也。

巡舞列,而挞其怠慢者。
〈注〉挞以荆扑。

正乐县之位,王宫县,诸侯轩县,卿大夫判县,士特县,辨其声。
〈注〉乐县,谓钟磬之属,县于笋簴。

凡县钟磬,半为堵,全为肆。
〈注〉钟磬者,编县之二八十六枚,而在一虡,谓之堵。钟一堵,磬一堵,谓之肆。

大师下大夫二人,小师上士四人,瞽矇上瞽四十人,中瞽百人,下瞽百有六十人,视瞭三百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
〈注〉凡乐之歌,必使瞽矇为焉。命其贤知者,以为大师、小师。

大师掌六律六同,以合阴阳之声,阳声:黄钟、大蔟、姑洗、蕤宾、夷则、无射,阴声:大吕、应钟、南吕、函钟、小吕、夹钟,皆文之以五声:宫、商、角、徵、羽,皆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
〈注〉以合阴阳之声者,声之阴阳各有合也。

教六诗,曰风,曰赋,曰比,曰兴,曰雅,曰颂。
〈注〉教教瞽矇也。

以六德为之本。
〈注〉所教诗,必有知仁圣义忠和之道,然后可教以乐歌。

以六律为之音。
〈注〉以律视其人为之音,知其宜何歌。

大祭祀,帅瞽登歌,令奏击拊。
〈注〉击拊瞽,乃歌也。郑司农云:登歌,歌者在堂。

下管,播乐器,令奏鼓朄。
〈注〉鼓朄管乃作也。郑司农云:下管,吹管者在堂下。朄,小鼓也。先击小鼓,乃击大鼓,故朄读为道引之引。

大飨亦如之。大射,帅瞽而歌射节。
〈注〉射节主歌驺虞。

大师执同律以听军声,而诏吉凶。
〈注〉大师,大起军师。兵书曰:王者行师出军之日,授将弓矢,士卒振旅,将张弓,大呼,大师吹律,合音商,则战胜,军士强。角则军扰多变,失士心。宫则军和,士卒同心。徵则将急,数怒,军士劳。羽则兵弱,少威明。


凡国之瞽矇正焉。
〈注〉从大师之政教。

小师掌教鼓、鼗、柷、敔、埙、箫、管、弦、歌。
〈注〉教教瞽矇也。

大祭祀,登歌击拊。
〈注〉亦自有拊击之,佐太师令奏。郑司农云:拊者击石。

下管击应鼓。
〈注〉应,鼙也。应与朄及朔,皆小鼓也。

彻歌。
〈注〉于有司彻而歌雍。

大飨,亦如之。


凡小祭祀,小乐事,鼓朄。
〈注〉如大师。郑司农云:朄,小鼓名。

掌六乐声音之节与其和。
〈注〉和錞于。

瞽矇掌播鼗、柷、敔、埙、箫、管、弦、歌。
〈注〉郑司农云:无目眹谓之瞽。有目眹而无见,谓之矇。有目无眸子谓之瞍。

讽诵诗,世奠系,鼓琴瑟。
〈注〉讽诵诗,谓闇读之不依咏也。郑司农云:讽诵诗,主诵诗,以剌君过。杜子春云:世奠系谓,帝系诸侯卿大夫,世本之属是也。小史,主次序,先王之世,昭穆之系,述其德,瞽矇主诵诗,并诵世系,以戒劝人君也。

掌九德六诗之歌,以役大师。
〈注〉役为之使。

视瞭掌凡乐事,播鼗,击颂磬笙磬。
〈注〉视读为虎视之视,瞭目明者播鼗,又击磬,磬在东方曰笙。笙,生也。在西方曰颂。颂或作庸,庸,功也。

掌大师之县。
〈注〉大师当县则为之。

凡乐事相瞽。
〈注〉相谓扶工。


大旅廞乐器。
〈注〉旅非常祭于时,乃兴造其乐器。

宾射皆奏其钟鼓。
〈注〉击朄以奏之,其登歌,大师自奏之。

鼜恺献亦如之。
〈注〉恺献,献功,恺乐也。杜子春云:读鼜为忧戚之戚,谓戒守鼓也。击鼓声疾数,故曰戚。

典同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注〉同阴律也,不以阳律名官者,因其先言耳。

典同掌六律六同之和,以辨天地四方阴阳之声,以为乐器。
〈注〉阳声属天,阴声属地,天地之声,布于四方。

凡声,高声䃂,正声缓,下声肆,陂声散,险声敛,达声赢,微声韽,回声衍,侈声笮,弇声郁,薄声甄,厚声石。
〈注〉故书䃂或作硍。杜子春读䃂为铿,高谓钟形容高也。韽读为闇,笮读为唶,石如磬石之声。郑大夫读䃂为衮,陂读为罢,韽读为鹌。

凡为乐器,以十有二律为之数度,以十有二声为之齐量。
〈注〉数度广长也,齐量侈弇之所容。

凡和乐亦如之。
〈注〉和谓调其故器也。

磬师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四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磬师掌教击磬,击编钟。
〈注〉教,教视瞭也。磬亦编于钟言之者,钟有不编不编者,钟师击之。

教缦乐燕乐之钟磬。
〈注〉杜子春读缦为慢。郑元谓缦读为缦,谓杂声之和乐者也。燕乐,房中之乐也。二乐皆教其钟磬。

及祭祀奏缦乐。
钟师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六人,徒六十人,钟师掌金奏。
〈注〉金奏击金以为奏乐之节,金谓钟及镈。

凡乐事,以钟鼓奏九夏,王夏,肆夏,昭夏,纳夏,章夏,齐夏,族夏,祴夏,骜夏。
〈注〉以钟鼓者,先击钟,次击鼓,以奏九夏。夏,大也。乐之大歌有九。杜子春云:祴读为陔。

凡祭祀飨食,奏燕乐。
〈注〉以钟鼓奏之。

凡射,王奏驺虞,诸侯奏狸首,卿大夫奏采蘋,士奏采蘩。
〈注〉郑司农云:驺虞圣兽。

掌鼙鼓缦乐。
〈注〉鼓读如庄王鼓之鼓。郑元谓:作缦乐击鼙以和之。

笙师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一人,徒十人,笙师掌教吹竽、笙、埙、籥、箫、篪、篴、管,舂牍,应,雅,以教祴乐。
〈注〉教,教视瞭也。郑元谓:祴乐,祴夏之乐。牍应雅教其舂者,谓以筑地,笙师教之,宾醉而出,奏祴夏,以此三器筑地,为之行节,明不失礼。

凡祭祀飨射,共其钟笙之乐。
〈注〉钟笙,与钟声相应之笙。

乐燕亦如之。


大旅,则陈乐器。
〈注〉陈于馔处,而己不涖其县。

镈师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注〉镈如钟而大。

镈师掌金奏之鼓。
〈注〉谓主击晋鼓,以奏其钟镈也。然则击镈者,亦视瞭。

凡祭祀,鼓其金奏之乐,飨食宾射,亦如之。军大献,则鼓其恺乐。凡军之夜,三鼜皆鼓之,守鼜亦如之。
〈注〉守鼜备守鼓也。

靺师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舞者十有六人,徒四
十人。
〈注〉𩎟读如𩎟韐之𩎟。

韎师掌教韎乐,祭祀,则帅其属而舞之,大飨亦如之。旄人下士四人,舞者众寡无数,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注〉旄,旄牛尾舞者,所持以指麾。

旄人掌教舞散乐,舞夷乐。
〈注〉散乐,野人为乐之善者。

凡四方之以舞仕者属焉。凡祭祀宾客,舞其燕乐,籥师中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注〉籥舞者所吹。

籥师掌教国子舞羽吹籥。
〈注〉文舞有持羽吹籥者,所谓籥舞也。文王世子曰:秋冬学羽籥。

祭祀,则鼓羽籥之舞。
〈注〉鼓之者恒为之节。

宾客飨食,则亦如之。
籥章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一人,史一人,胥二人,徒
二十人。
〈注〉籥章吹籥以为诗章。

籥章掌土鼓豳籥,中春,昼击土鼓,吹豳诗,以逆暑。
〈注〉豳诗,《豳风·七月》也。吹之者以籥为之声。七月言寒暑之事,迎气,歌其类也。迎暑,以昼求诸阳。

中秋夜迎寒,亦如之。
〈注〉迎寒,以夜求诸阴。
凡国祈年于田祖,吹豳雅,击土鼓,以乐田畯。〈注〉豳雅亦七月也。七月又有于耜举趾,馌彼南亩之事,是亦歌其类。

国祭蜡,则吹豳颂,击土鼓,以息老物。
〈注〉豳颂亦七月也。七月又有穫稻作酒,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之事。是亦歌其类也。

鞮鞻氏下士四人,府一人,史一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注〉鞻读如屦也。鞮屦,四夷舞者所屝也。今时倡蹋鼓沓行者,自有屝。

鞮鞻氏掌四夷之乐,与其声歌。
〈注〉王者必作四夷之乐,一天下也。言与其声歌,则云乐者主于舞。

祭祀,则吹而歌之,燕亦如之。
〈注〉吹之以管籥为之声。

典庸器下士四人,府四人,史二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注〉庸,功也。郑司农云:庸器,有功者铸器,铭其功。

典庸器掌藏乐器庸器。
〈注〉庸器,伐国所获之器。若崇鼎、贯鼎,及以其兵物所铸铭也。

及祭祀,帅其属而设笋虡,陈庸器。
〈注〉设笋虡,视瞭当以县乐器焉。陈功器以华国也。

飨食宾射亦如之。
司干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注〉干舞者,所持谓楯也。

司干掌舞器。
〈注〉舞器,羽籥之属。

祭祀,舞者既陈,则授舞器,既舞则受之,宾飨亦如之。
〈注〉受取藏之。

大祝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小祝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大祝掌六祝之辞,以事鬼神示,祈福祥,求永贞,一曰顺祝,二曰年祝,三曰吉祝,四曰化祝,五曰瑞祝,六曰筴祝。
〈注〉永,长也。贞,正也。求多福,历年得正命也。郑司农云:顺祝,顺丰年也。年祝,求永贞也。吉祝,祈福祥也。化祝,弭灾兵也。瑞祝,逆时雨宁风旱也。筴祝,远罪疾。

掌六祈以同鬼神示,一曰类,二曰造,三曰禬,四曰禜,五曰攻,六曰说。
〈注〉祈,嘄也。谓为有灾变,号呼,告于神,以求福。天神人鬼地祇不和,则六疠作见。故以祈礼同之。郑司农云:类造,禬禜,攻说,皆祭名也。

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一曰祠,二曰命,三曰诰,四曰会,五曰祷,六曰诔。
〈注〉郑司农云:祠当为辞,谓辞令也。命,《论语》所谓为命诰,谓康诰盘庚之诰之属也。会谓王官之伯,命事于会。祷谓祷于天地社稷宗庙,主为其辞也。诔谓积累生时德行以锡之,命主为其辞也。此皆有文雅辞令难为者也。故大祝官主作六辞。

辨六号,一曰神号,二曰鬼号,三曰示号,四曰牲号,五曰齍号,六曰币号。
〈注〉号谓尊其名,更为美称焉。神号若云皇天上帝,鬼号若云皇祖伯,某祇号若云后土地祇,币号若玉云嘉玉,币云量币。郑司农云:牲号为牺牲,皆有名号。《曲礼》曰:牛曰一元大武,豕曰刚鬣,羊曰柔毛,鸡曰翰音,齍号为黍稷,皆有名号也。《曲礼》曰:黍曰芗合,粱曰芗萁,稻曰嘉疏。

辨九祭,一曰命祭,二曰衍祭,三曰炮祭,四曰周祭,五曰振祭,六曰擩祭,七曰绝祭,八曰缭祭,九曰共祭。
〈注〉杜子春云:命祭,祭有所主命也。振读为慎,礼家读振为振旅之振,擩读为芮。郑司农云:衍祭羡之道中,如今祭殇无所主命,周祭四面为坐也。炮祭,燔柴也。擩祭,以肝肺菹擩盐醢中,以祭也。缭祭,以手从肺本循之,至于末,乃绝,以祭也。绝祭,不循其本,直绝肺,以祭也。重肺贱肝,故初祭绝肺以祭,谓之绝祭。至祭之末礼,杀之后,但擩肝盐中振之,拟之若祭状,弗祭,谓之振祭。元谓九祭,皆谓祭食者,命祭者。《玉藻》曰:君若赐之食,而君客之,则命之祭,然后祭是也。衍当为延,炮当为包声之误也。延祭者,《曲礼》曰:客若降等执食兴辞,主人兴辞于客,然后客坐,主人延客祭,是也。包犹兼也,兼祭者,有司曰:宰夫赞者,取白黑以授尸,尸受,兼祭于豆祭是也。周,犹遍也。遍祭者,《曲礼》曰:殽之序,遍祭之,是也。振祭,擩祭,本同,不食者擩则祭之,将食者既擩,必振乃祭也。绝祭,缭祭,亦本同。礼多者,缭之,礼略者,绝则祭之。共犹授也,主祭食,宰夫授祭。

辨九,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六曰凶,七曰奇,八曰褒,九曰肃,以享右祭祀。
〈注〉稽首,拜头至地也。顿首,拜头叩地也。空首,拜头至手,所谓拜手也。吉拜,拜而后稽颡,谓齐衰不杖以下者,言吉者,此殷之凶拜,周以其拜与顿首相
近,故谓之吉拜云。凶拜,稽颡而后拜,谓三年服者。杜子春云:振读为振铎之振,动读为哀恸之恸,奇读为奇偶之奇,谓先屈一膝,今雅拜是也。或云奇读曰倚,倚拜谓持节持戟拜,身倚之以拜。郑大夫云:动读为董,书亦或为董振,董以两手相击也。奇拜谓一拜也。褒读为报,报拜,再拜是也。郑司农云:褒拜,今持节拜是也。肃拜,但俯下手,今时揖是也。介者不拜,故曰为事,故敢肃使者。郑元谓:振动,战栗变动之拜。书曰:王动,色变,一拜,答臣下拜,再拜,拜神与尸,享献也。谓朝献,馈献也。右读为侑,侑劝尸食而拜。

凡大禋祀肆享,祭示,则执明水火而号祝。
〈注〉明水火司烜,所共日月之气,以给烝享执之,如以六号祝明,此圭洁也。禋祀,祭天地也。肆享,祭宗庙也。故书祇为祊。杜子春云:祊当为祇。

隋衅,逆牲逆尸,令钟鼓,右亦如之。
〈注〉隋衅,谓荐血也。凡血祭曰衅。既隋衅,后言逆牲,容逆鼎,右读亦当为侑。

来瞽,令皋舞。
〈注〉皋读为卒嗥呼之嗥。来嗥者,皆谓呼之入。

相尸礼。
〈注〉延其出入,诏其坐作。

既祭,令彻。


国有大故天灾,弥祀社稷祷祠。
〈注〉大故,兵寇也。天灾,疫疠水旱也。弥犹遍也。遍祀社稷,及诸所祷,既则祠之以报焉。

大师,宜于社,造于祖,设军社,类上帝,国将有事于四望,及军归献于社,则前祝。
〈注〉郑司农说,设军社,以《春秋传》曰:所谓君以师行,祓社衅鼓,祝奉以从者也。则前祝,大祝,自前祝也。郑元谓:前祝者,王出也,归也,将有事于此神。大祝居前,先以祝辞告之。

大会同,造于庙,宜于社,过大山川则用事焉。反行舍奠。
〈注〉用事,亦用祭事告行也。玉人职有宗祝,以黄金勺前马之礼,是谓过大山川。与曾子问曰:凡告必用牲币。反亦如之。

建邦国,先告后土,用牲币。
〈注〉后土社神也。

禁督逆祀命者。
〈注〉督,正也。正王之所命,诸侯之所祀,有逆者则刑罚焉。

颁祭号于邦国都鄙。
〈注〉祭号六号。

小祝掌小祭祀,将事侯禳祷祠之,祝号,以祈福祥,顺丰年,逆时雨,宁风旱,弥灾兵,远罪疾。
〈注〉侯之言候也。候嘉,庆祈福祥之属。禳禳,却凶咎宁风旱之属。顺丰年而顺为之祝辞。逆迎也,弥读曰敉,敉安也。

大祭祀,逆齍盛,送逆尸,沃尸盥,赞隋,赞彻,赞奠。
〈注〉隋,尸之祭也。奠,奠爵也。祭祀奠,先彻后反,言之者,明所佐大祝非一。

凡事佐大祝。
〈注〉唯大祝所有事。


大师掌衅祈号祝。
〈注〉郑司农云:衅谓衅鼓也。

有寇戎之事,则保郊祀于社。
〈注〉故书祀或作祀。郑司农云:谓保守郊祭诸祀及社,无令寇侵犯之。杜子春读祀为祀,书亦或为祀。郑元谓:保祀互文,郊社皆守而祀之,弥灾兵。

凡外内小祭祀,小丧纪,小会同,小军旅,掌事焉。甸祝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四人,甸祝掌四时之田,表貉之祝号。
〈注〉貉,兵祭也。甸以讲武治兵,故有兵祭。《尔雅》曰:是类是祃师祭也。

舍奠于祖庙,祢亦如之。
〈注〉舍读为释。释奠者,告将时田,若将征伐。

师甸,致禽于虞中,乃属禽,及郊馌兽,舍奠于祖祢,乃敛禽禂牲,禂马,皆掌其祝号。
〈注〉师甸,谓起大众以田也。致禽于虞中,使获者,各以其禽来致于所表之处。属禽,别其种类。馌,馈也。以所获禽,馈于郊,荐于四方。群兆入,又以奠于祖祢,荐且告反也。敛禽,谓取三十入腊人焉。杜子春云:禂,祷也。为马祷无疾,为田祷多获禽牲。郑元谓:禂读如伏诛之诛,今侏大字也。为牲祭求肥充,为马祭求肥健。

诅祝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四人,诅祝掌盟,诅,类,造,攻,说,禬,禜,之祝号。
〈注〉八者之辞,皆所以告神明也。盟诅主于要誓。大
事曰盟,小事曰诅。

作盟诅之载辞,以叙国之信用,以质邦国之剂信,
载辞,为辞而载之于策,坎用牲,加书于其上也。国谓王之国,邦国诸侯国也。质,正也,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