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翰林院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二百六十五卷目录

 翰林院部总论
  论衡〈别通篇〉
  申鉴〈时事第二纂〉
  白虎通〈谏诤篇〉
  通典〈史官 起居 秘书监〉
  文献通考〈论学士待制 论翰苑〉
  大学衍义补〈简侍从之臣〉

官常典第二百六十五卷

翰林院部总论

《论衡》《别通篇》

或曰:通人之官,兰台令史,职校书定字,比夫太史、太祝,职在文书,无典民之用,不可施设。是以兰台之史,班固、贾逵、杨终、傅毅之徒,名香文美,委积不绁,大用于世。曰:此不继。周世通览之人,邹衍之徒,孙卿之辈,受时王之宠,尊显于世。董仲舒虽无鼎足之位,知在公卿之上。周监二代,汉监周、秦然则兰台之官,国所监得失也。以心如丸卵,为体内藏;眸子如豆,为身光明。令史虽微,典国道藏,通人所由进,博士之官,儒生所由兴也。委积不绁,岂圣国微遇之哉,殆以书未定而职未毕也。

《申鉴》《时事第二纂》

古者天子诸侯,有事必告于庙。朝有二史,左史记言,右史记动,动为春秋,言为尚书。君举必记,臧否成败,无不存焉。下及士庶,等各有异。咸在载籍,或欲显而不得,或欲隐而名章。得失一朝而荣辱千载,善人劝焉,淫人惧焉。故先王重之,以嗣赏罚,以辅法教,宜于令者,官以其日,各书其尽,则集之于尚书。若史官使掌典其事,不书诡常,为善恶则书;言行足以为法式则书;立功事则书;兵戎动众则书;四夷朝献则书;皇后贵人太子拜立则书;公主大臣拜免则书;福淫祸乱则书;祥瑞灾异则书。先帝故事有起居注日用动静之节必书焉。宜复其式,内史掌之,以纪内事。

《白虎通》《谏诤篇》

王法立史记事者,以为臣下之仪样,人之所取,法则也。动则当应礼,是以必有记过之史礼。玉藻曰: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礼。保傅曰:王失度,则史书之士诵之;三公进读之。是以天子不得为非。故史之义不书,则死。所以谓之史何明,王者使为之也。

《通典》《史官》

史官。肇自黄帝有之,自后显著。夏太史终古,商太史高势。周则曰大史、小史、内史、外史。而诸侯之国,亦置其官。又春秋、国语引周志及郑书,似当时记事,各有其职。秦有太史令胡母敬。至汉武,始置太史公,以司马谈为之。卒,其子迁嗣。卒,后宣帝以其官为令,行太史公文书。其修撰之职,以他官领之,于是太史之官,唯知占候而已。自汉以前,职在太史。当王莽时,改置柱下五史,记疏言行。盖效古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自后汉以后,至于有隋,中间唯魏明太和中,史职隶中书,其馀悉多隶秘书。大唐武德初,因隋旧制,史官属秘书省著作局。至贞观三年闰十二月,移史馆于门下省比,宰相监修,自是著作局始罢史职。及大明宫初成,置史馆于门下省之南,其修撰史事,以他官兼领,或卑品而有才者亦直焉。开元二十五年,宰臣李林甫监史,以中书地切枢密,记事者宜其附近,史馆谏议大夫尹焙遂奏移于中书省北,其地本尚药𡱈内药院。

《起居》

周官有左、右史,记其言、事,盖今起居之本。汉武帝有禁中起居,后汉马皇后撰明帝起居注,则汉起居注在宫中,为女史之任。又王莽时,置柱下五史,秩如御史,听事侍傍,记其言行,此又起居之职。自魏至晋,起居注则著作掌之。其后起居,皆近侍之臣录记也,录其言行与其勋代,历代有其职而无其官。后魏始置其起居令史,每行幸宴会,则在御左右,记录帝言及宴宾客训答。后又别置修起居注二人,以他官领之。北齐有起居省。后周有外史,掌书王言及动作之事,以为国志,即起居之职。又有著作二人,掌缀国录,则起居注、著作之任,自此而分也。至隋初,以吏部散官及校书、正字有叙述之才者,掌起居之职,以纳言统之。至炀帝,以为古有内史、外史,今著作如外史矣,宜置起居官,以掌其内,乃于内史省置起居舍人二员,次内史舍人下。大唐贞观二年,省起居舍人,移其职于门下,置起居郎二人。显庆中,复于中书省置起居舍人,遂与起居郎分掌左右。龙朔三年,改为左右史。咸亨元年复旧。天授元年,又为左右史,神龙初复旧。每皇帝御殿,则对立于殿,〈左郎,右舍人矣。〉有命则临陛俯听,退而书之,以为起居注。凡册命、启奏,封拜、薨免悉载之,史馆得之,以撰述焉。

《秘书监》

周官太史掌建邦之六典;又有外史,掌四方之志、三皇五帝之书。汉氏图籍所在,有石渠、石室、延阁、广内,贮之于外府。又有御史中丞居殿中,掌兰台秘书及麒麟、天禄二阁,藏之于内禁。后汉图书在东观,桓帝延熙二年,始置秘书监一人,掌典图书古今文字,考合同异,属太常。
〈注〉以其掌图书秘记,故曰秘书。

后省。魏武帝又置秘书令,典尚书奏事。
〈注〉即中书令之任。

文帝黄初初,乃置中书令,典尚书奏事,而秘书改令为监,掌艺文图籍之事。初属少府,后乃不属。
〈注〉自王肃为监,乃不属。

其兰台亦藏书籍,而御史掌之。
〈注〉魏薛夏云:兰台为外台,秘书为内阁。

晋武帝以秘书并入中书省。其秘书著作之局不废。惠帝永平中,复别置秘书监,并统著作局,掌三阁图书。自是秘书之府,始居于外。其监,铜印墨绶,进贤两梁冠,绛朝服,佩水苍玉。
〈注〉华峤为秘书监,南省文章、门下撰集皆统之。

宋与晋同,梁曰秘书省。
〈注〉任昉字彦升,为秘书监。自齐永元以来,秘阁四部,篇卷纷杂,昉手自雠校,由是篇目定焉。

陈因之。后魏亦有之。后周秘书监亦领著作,监掌国史。隋秘书省领著作、太史二曹。炀帝增置少监一人,后又改监、少监并为令。大唐武德初,复改为监。龙朔二年,改秘书省为兰台,改监为太史,少监为侍郎,咸亨初复旧。天授初,改秘书省为麟阁,神龙初复旧。掌经籍图书,监国史,领著作、太史二局。太极元年,增秘书少监为二员,通判省事。其后国史、太史分为别曹,而秘书省但主书写勘校而已。
〈注〉汉初,御史中丞掌兰台秘书图籍之事,至魏晋,其制犹存。故历代营都邑,置府寺,必以秘书省及御史台为邻。

虽非要剧,然好学君子,亦求为之。
〈注〉魏徵后为秘书监,奏引学者校定四部书,自是秘府图籍,粲然毕备。

丞:魏武帝置秘书令及丞一人,典尚书奏事。后文帝黄初中,欲以何祯为秘书右丞。
〈注〉文帝徵何祯,至为秘书郎,月馀,祯因事,帝令问外曰:吾本用祯为丞,何以为郎。按主者罪,遂改为丞。时秘书旧丞尚未转,乃以祯为右丞。

其后遂有左右二丞,刘放为左丞,孙资为右丞,后省。
〈注〉魏薛夏字宣声,为秘书丞,帝常与推论书传,呼之不名,谓之薛君。

晋复置秘书丞,铜印墨绶,进贤一梁冠,绛朝服。
〈注〉嵇绍、司马彪、傅畅、王谧等并为此官。

宋为黄绶,馀与晋同。齐、梁尤重。
〈注〉齐王俭字仲宝,为秘书丞,上表求校坟籍,依七略撰七志四十卷,献之。梁刘孝绰除秘书丞,武帝曰:第一官当与第一人。又张率字士𥳑,吴郡人,迁秘书丞。武帝曰:秘书丞天下清官,东南冑绪未有为之者,今以相处,卿定有名称也。

陈、隋印绶与齐同,历代皆有。
〈注〉后周柳虬为秘书丞,时秘书虽领著作,不参史事,因虬为丞,始命监掌焉。

大唐龙朔二年,改为兰台大夫,咸亨初复旧。掌府事,勾稽省署抄目。
秘书郎:后汉马融字季长。为秘书郎,诣东观典校书。及魏武建国,又置秘书郎,尝以刘卲为之,出乘鹿车。
〈注〉王肃表曰:臣以为秘书职于三台为近密,中书郎在尚书丞、郎上,秘书丞、郎宜次尚书郎下,不然则宜次侍御史下。秘书丞、郎俱四百石,迁宜比尚书郎,出亦宜为郡,此陛下崇儒术之盛旨也。尚书郎、侍御史皆乘犊车,而秘书丞、郎独乘鹿车。不得朝服,又恐非陛下转台郎以为秘书丞、郎之本意也。

晋秘书郎掌中外三阁经书,校阅脱误。进贤一梁冠,绛朝服。亦谓之郎中。武帝分秘书图籍为甲乙丙丁四部,使秘书郎中四人各掌其一。
〈注〉左太冲为三都赋,自以所见不博,求为秘书郎中。又郑默字思元,为秘书郎,删省旧文,除其浮秽。中书令虞松曰:而今而后,朱紫别矣。钟会、左太冲、刘隗等并为此官。

宋、齐秘书郎皆四员,尤为美职,皆为甲族起家之选,待次入补,其居职,例十日便迁。
〈注〉宋王敬弘子恢之,召为秘书郎,敬弘求为奉朝请,与恢之书曰:秘书日有限,故有竞,朝请无限,故
无竞。吾欲使汝处无竞之地。文帝许之。

梁亦然。
〈注〉张缵字伯绪,为秘书郎,固求不迁,欲遍观阁内图籍。

自齐、梁之末,多以贵游子弟为之,无其才实。
〈注〉当时谚曰:上车不落则著作,体中何如则秘书。

历代皆有,北齐又谓之郎中,隋除中寺,亦四员。大唐亦四员,分掌四部经籍图书,分判校写功程事。龙朔中,改兰台郎,咸亨初复旧。开元二十八年减一员。秘书校书郎:汉之兰台及后汉东观,皆藏书之室,亦著述之所。多当时文学之士,使雠校于其中,故有校书之职。
〈注〉初,汉成帝时已命光禄大夫刘向于天禄阁校经传、诸子、诗赋,步兵校尉任右校兵书,太史令尹咸校数术,太医监李柱国校方伎。后以诸大夫扬雄等亦典校于其中。

后汉兰台置令史十八人,
〈注〉秩百石,属御史中丞。

又选他官入东观,皆令典校秘书,或撰述传记。
〈注〉后汉明帝以班固为兰台令史,撰光武本纪及诸传记。又以傅毅为兰台令史,与班固、贾逵共典校书。

盖有校书之任,而未为官也,故以郎居其任,则谓之校书郎。
〈注〉明帝召班固诣校书部,除兰台令史,后迁为郎,典校秘书。又刘珍与校书郎刘騊駼、马融校定东观五经、传记、百家、艺术,整齐脱误,定正文字。又杨忠字子山,徵诣兰台,拜校书郎。又窦章为东观校书郎。

以郎中居其任,则谓之校书郎中。
〈注〉后汉蔡邕拜郎中,校书东观。又马融为校书郎中,诣东观典秘书。

当时重其职,故学者称东观为老氏藏室,道家蓬莱山焉。至魏,始置秘书校书郎。晋、宋以下无闻。至后魏,有秘书校书郎。北齐亦有校书郎。后周有校书郎下士十二人,属春官之外史。隋校书郎十二人,炀帝初,减二人,寻更增为四十人。大唐置八人,掌雠校典籍,为文士起家之良选。其弘文、崇文馆,著作、司经局,并有校书之官,皆为美职,而秘书省为最。
秘书正字:后汉桓帝初置秘监书,掌图书古今文字,考合同异。其后监令掌图籍之纪,监述作之事,不复专文字之任矣。今之正字,盖令、监之遗职,校书之通制。历代无闻。齐集书省有正书。北齐秘书省有正字。隋置四人。大唐因之,掌刊正文字,其官资轻重与校书郎同。
〈注〉贞元八年,革校书四员,正字两员,属集贤殿。

著作郎:汉东京图书悉在东观,故使名儒硕学入直东观,撰述国史,谓之著作东观,皆以他官领焉,盖有著作之任,而未为官员也。
〈注〉兰台令史班固、傅毅,洛阳令陈崇,长陵令尹敏,司隶校尉孟冀及杨彪等,并著作东观。

魏明帝太和中,始置著作郎官,隶中书省,专掌国史。
〈注〉卫觊字伯儒,以侍中尚书典著作。

晋元康二年,诏曰:著作旧属中书,令秘书既典文籍,宜改中书著作为秘书著作。于是改隶秘书,后别自置省。
〈注〉谓之著作省。

而犹隶秘书。著作郎一人,谓之大著作,专掌史任。
〈注〉李充字弘度,为大著作。于时典籍混乱,充删除烦重,分作四部,秘阁以为永制。又曰:荀勖以中书监、孙盛以秘书监并领著作。孙绰以散骑常侍及陈寿并为大著作。又应亨祖嘉让著作表曰:自司隶校尉奉至臣父,五代著作不绝,拜俗以为美谈。

进贤两梁冠,介帻,绛朝服。
〈注〉王隐待诏著作,单衣介帻,月朔诣于著作省,亦其任也。

宋、齐与晋同。梁制一梁冠,而无印绶。
〈注〉以上并大著作。

魏氏又置佐著作郎,亦属中书。晋佐著作郎八人,进贤一梁冠,绛朝服。秘书监自调补之。
〈注〉太元四年诏:秘书无监,使吏部选佐著作郎,有监复旧。又阎纂集云:邹湛谓秘书监和峤曰:阎纂可佐著作。峤曰:此职闲重,势贵多争,不暇求才。按此则大著作秘监自调也。

晋制,佐著作郎始到职,必撰名臣传一人;宋初,以国朝始建,未有合撰者,其制遂废矣。宋、齐以来,遂迁佐于下,谓之著作佐郎,亦掌国史,集注起居。梁初,周舍、裴子野皆以他官领其职,官制与大著作同。陈氏为令、仆子起家之选。后魏有著作郎、佐郎。北齐有著作郎、佐郎各二人。后周有著作上士二人,中士四人,掌缀国录,属春官之外史。隋于秘书省置著作曹,著作郎二人,佐郎八人,炀帝加佐郎为十二人。大唐为著作局,置著作郎二人,佐郎四人。
〈注〉开元二十六年,减佐郎二员。

亦属秘书省。
〈注〉自宋以后,国史悉属秘书。

龙朔二年,改著作郎为司文郎中,佐郎为司文郎,咸亨初复旧。初,著作郎掌修国史及制碑颂之属,分判局事,佐郎贰之,徒有撰史之名,而实无其任,其任尽在史馆矣。其属官有校书郎二人,后魏著作省置校书郎,北齐著作亦置校书郎二人,隋亦同,掌雠校书籍,若本局无书,兼校本省典籍。正字二人。
〈注〉隋著作曹置正字二人,今减一人,掌同校书。
集贤殿书院。

大唐开元中置。汉魏以来,秘书省有其职。梁武帝于文德殿内列藏众书,北齐有文林馆学士,后周有麟趾殿学士,皆掌著述。隋平陈之后,写书正副二本,藏于宫中。炀帝于东都观文殿上东西厢贮书。自汉延熹至隋唐,皆秘书掌图籍,而禁中之书,时或有焉。初,开元五年十一月,于乾元殿东廊下写四部书,仍令秘书监马怀素、右散骑常侍褚无量总其事,于丽正殿安置,为修书使。至十二年,学士张说等宴于集仙殿,于是改殿名集贤,改修书使为集贤殿书院学士。五品已上为学士,每以宰相为学士者知院事。初,燕国公张说为中书令,知院制,以右常侍徐坚副之。自尔常以近密官为副,兼判院。直学士,六品以下为之。侍讲学士,开元初,褚无量、马怀素侍讲禁中,为侍读,其后康子元等为侍讲学士。修撰官、校理官司直学士。

《文献通考》

《论学士待制》

按,学士待制二官,始于唐,皆以处清望儒臣俾,备顾问。其初既无专职,亦无定员。宋因其制,而以三馆为储材之地,故职名犹多。元丰新官制,其职名之元不附丽,于三省寺监者皆从,废革然除昭文集贤二学士。元丽中书门下省,外独翰林学士一官,在唐以无所系属,而最为清要,故不可废。而诸学士待制则以其为三馆清流,未欲遽废,故以为朝臣,补外加恩之官。盖有同于阶官,而初无职掌矣。龙图阁为储祖宗制作之所,故其官视三馆自后列圣相承。代代有宸奎之阁,而建官亦如之。于是学士、直学士、待制、直阁之官始不可胜计矣。野处讥其滥,及俗吏童騃然。职名既多,自不容不滥施也。又所谓学士直阁者,尊卑不同,故难概称。于是舍学士直阁之名,而就以所掌殿阁呼之。遂有丁紫宸秦天章之称。则以为名称非便,而改以他殿阁然。所谓端明龙图,显谟敷文焕章之类,亦俱非人臣之称谓,流传既久。曰某端明,曰某龙图,不觉其非宜耳。昭文集贤,元隶两省。既已,叙其事于各门,殿阁学士待制与翰林学士元皆无所附隶。故叙殿阁于翰林之后。

《论翰苑》

翰苑,经筵在近代。为至清要显美之官。而杜岐公通典叙职,官独阙焉。盖学士讲读之官,皆始于唐开元之时。讲读隶集贤殿,故通典于集贤学士条下附载。而翰林学士唐史志以为独无所隶然。自开元建学士院之后,居之者多名流。至号内,相乃略不叙述。则为阙事矣。古人有一事必有一官曹。虽历代沿革不同,而所掌之事则一也。故通典所载唐所置之官,而前代无之者,则叙其所掌之事,以通于前代,如通事舍人,唐所制也。而其事则秦汉以来谒者之任也。集贤殿书院,唐置也。而其事则汉魏以来秘书省之职也。然则翰林学士之官,独不可通之于前代乎,盖以言语文字备顾问,以翰墨技艺侍中待诏。则汉武帝所以处邹枚严徐灵。帝所以招鸿都文学之类是也。至于出入禁闼特被亲遇参谋军国号称内相则汉魏以来侍中领尚书事,秘书监中书监之类是也。若代言典诰之任,则武帝所以命司马相如。历代所以置中书舍人是也。但学士院之官,所职丛杂不一,而其位亦高卑不等。唐多以他官兼之;中世以后则所掌者制诏而已;宋则又以唐所置集贤殿讲读之官隶之;元丰官制既行而讲读始去,翰林之名自为经筵之官矣。故以经筵附见学士院,之后存其旧也。

《大学衍义补》《简侍从之臣》

《书》:囧命王若曰:昔在文武,聪明齐圣,小大之臣,咸怀忠良,其侍御仆从,罔匪正人,以旦夕承弼厥辟,出入起居,罔有不钦,发号施令,罔有不臧,下民祗若,万邦咸休,惟予一人无良,实赖左右前后有位之士,匡其不及,绳愆纠谬,格其非心,俾克绍先烈。
蔡沈曰:文武之君,聪明齐圣,小大之臣,咸怀忠良。固无待于侍御仆从之。承弼者然其左右奔走皆得正人,则承顺正,救亦岂小补哉。
臣按:穆王此言非,但以求助于伯囧,而实欲求助于一时前后左右侍从之臣,有位者也。

《国语》:近臣进规,宋司马光言于其君曰:窃见祖宗之时,閒居无事,常召侍从近臣与之从容讲论。万事委曲详悉无所不至。所以然者,一则欲使下情上通,无所壅蔽;二则欲知其人能否才器,所任是以黜陟。取舍皆得其宜,太平之业由此而致。陛下龙飞奄有四海。虽圣贤英睿得于天纵,然与当世士大夫未甚相接,民间情伪未甚尽知。臣谓宜诏侍从近臣,每日轮一员。直资善堂,夜则宿于崇文院,以备非时宣召。伏望圣慈,少解严重,细加访问,以广聪明裨益大政。又曰:臣屡曾上言乞诏,侍从近臣每日轮直宿,以备非时宣召,已蒙开纳。将谓即时施行。自后迁延日久,窃意内外之臣必有欺惑天听而沮难之者。其意盖欲陛下常居禁中,不与群下相接,以壅蔽聪明,而固其权宠。此岂忠臣之所为。而陛下之福耶。臣愿陛下断自圣意,使之更直听政。馀暇特赐召对与之,从容讲论古今,治体民间情伪。使各竭其胸臆所有,而陛下更加采择是者取之,非者舍之,忠者进之,邪者黜之。如此则下情尽达,而圣德日新矣。
臣按:侍从之臣固当朝夕人主左右,无间昼夜者也。若惟进见有时第于视朝。行礼之时,暂尔行立则又与群臣无异乌。在其为侍从哉。是以昼则更直,夜则入宿。非但以备不时宣召,万一宫禁有不测之变,亦必得人以筹度处置。属笔命辞,不然仓卒之间何以应变哉。

范纯仁言于其君曰:本朝设侍从之官。自待制谏议已上,学士舍人皆是。古来九卿之职,朝廷待之恩礼。既异士民瞻仰,位望亦崇。是宜朝夕论思同共休戚。今乃忘本,徇末择易舍难,只将主判司局便为己之职事。人情既务因循,朝廷不加考核,其间乃有优游缄默养望待迁,无爱君忧国之言,乏尽忠补过之义。或有时政得失,唯能退有后言,处之不惭。仅同胡越未必人人苟禄,盖因习以成风。伏望明降诏旨督责近侍,凡是朝廷阙失并须论列奏陈所上,封章其尽心论奏。而言多中理者稍加褒进,其持禄不言或言而无取者,量行黜。责如此,则庶职修举,朝廷获多士之助,近臣免尸素之讥。
臣按:侍从之臣,非止一类。凡在代言讲读之属,与夫给事左右之臣,皆是也。虽其执事各有主判司局然,于供职之外,皆当蓄见闻以备顾问进言,说以尽规益,不可但缄默而已也。

《周礼》:内史掌王之八枋之法,以诏王治,凡命诸侯及孤卿大夫,则策命之。
吴澄曰:内史犹今之内制翰林之职也。
臣按:八枋诏于冢宰,内史复掌以诏。王盖史官公论之所出,爵禄废置,杀生予夺之柄。有所不公,史氏直笔以书之。吴澄谓内史为翰林之职。盖以其命诸侯公卿大夫,则策命之犹今学士院之草制诏也。然谓之史乃掌文书,赞治之名今制,并史馆于翰林。其亦此意欤。我太祖皇帝于吴元年已置翰林院,以陶安为翰林学士。于是设承旨学士、侍读、侍讲学士、直学士及待制应奉等官。洪武九年诏定百官品级,承旨与六部尚书俱正三品,学士从三品,侍讲学士从四品。十八年三月始定翰林官制,而革承旨、直学士、待制、应奉之名,设学士二员,秩五品;讲读学士各一员,从五品。其属则有侍讲、侍读、五经博士、典籍侍书待诏,外此又设修撰、编修、检讨,以为史官。皆属之翰林院焉。夫学士代言之官;讲读经筵之职;五经博士典籍则前代秘书之属;侍书待诏则前代供奉之名。而所谓史官者,则前代著作起居之任也。今则并属于翰林。则是今代翰林一司,实兼前代诸职,其职任尤非他用比也。永乐初太宗皇帝又柬七人者入内阁,专知制诰,备顾问,参预机务。然其秩犹止五品也。至仁宗皇帝又于本官上加以卿佐师保,其任用尤为重焉。历任既久,又易本官以文渊阁大学士、华盖殿、谨身殿、武英殿大学士云。

《唐书》:学士之职,本以文学言语备顾问,出入侍从,因得参谋议、纳谏诤,其礼尤宠;而翰林院者,待诏之所也。唐制,乘舆所在,必有文词、经学之士。自太宗时,名儒学士时时召以草制,然犹未有名号;乾封以后,始召文士元万顷等草诸文词常于北门,候进止时人谓之北门学士。元宗初,制翰林待诏,以张说、张九龄等为之,掌四方表疏批答、应和文章;既而又以中书务剧,文书多壅滞,乃选文学之士,号翰林供奉,与集贤院学士分掌制诏书敕。后又改供奉为学士,别置学士院,专掌内命。凡拜免将相、号令征伐,皆用白麻。其后,选用益重,而礼遇益亲,至号为内相,天子私人。内宴则居宰相之下,一品之上。唐之学士,弘文、集贤分隶中书、门下省,而翰林学士独无所属。
臣按:此设立翰林院之始。夫翰林之设,三代以前无有也。然汤诰微子之命之类,其体制言辞类非人君所自言者。安知当时无代言之臣哉。但其名制不见于经典,无可考耳。汉制尚书郎主作文书,起草五日一美食,下天子一等。虽无代言之名,其端已见于此矣。至唐以后,始设官以掌王言。居禁林深严之地,为天子亲信之臣。人主之心欲有所言;欲有所为;欲有所谋;猷于庙堂欲有所施设;于朝廷欲有所播告于天下;喜其人,欲有以奖之;怒其人,欲有以责之,皆假诸其手。俾代王言以宣其心,传其意。必得夫颖敏开通之士,谙练该博之才。授旨即得其心,听言即知其意,而言又足以成文,文又能以成章。举理而不遗其事,通今而不悖乎古。必得如是之人,然后足以当是任。苟为不然,徒以其才,藻之艳丽言辞之捷给,而于治道民情罔有所知,君德治体略无所补,又焉用彼为哉。

宋翰林学士掌内制、制诰、赦敕、国书及宫禁所用之文辞。凡后妃、亲王、公主、宰相除拜,则草词赦降德音,则先进草,乘舆行幸。则侍从以备顾问有所献,纳则请对或奏对。
臣按:学士之职,不止于代王言而又以备顾问,资献纳焉。夫然则所用者不独以其能文辞而已,非道足以贯天人学,足以通古今,才足以适世用者,不足以膺此选也。

太祖谓宰相曰:北门深严,当择审重士处之。范质曰:窦仪清介谨厚然。在前朝已自翰林迁端明,今又迁兵部尚书,难于复召。上曰:禁中非此人不可,卿当谕朕意勉再赴职。太宗时张洎欲迁翰林,上曰:学士之职清切贵重,非他官可比。
臣按:宋欧阳修尝举钱惟演。言朝廷之官虽宰相亦可杂以他才为之,惟翰林学士非文章之士不可。夫学士之职非有文章之士,固不可冒此名也。然孔子所谓有德者必有言,韩愈亦谓仁义之人其言蔼如也。夫所谓文学之士必得有道德仁义之人,以处清切贵重之地。庶几可以华国尔。苟非其人而轻授之,岂不污是选哉。

唐元宗开元三年始召马怀素、褚无量更日侍读。宋真宗咸平二年,以杨徽之、夏侯峤并为翰林侍读。学士班次翰林学士。
臣按:此翰林置侍读及侍读学士之始。

汉明帝时张酺数侍讲于御前;灵帝时杨赐、刘宽俱侍讲于华光殿。虽有侍讲之号,而未以名官。唐元宗开元十三年,始置侍讲。宋真宗咸平二年,国子祭酒邢炳为侍讲学士。
臣按:此翰林置侍讲及侍讲学士之始。

唐元宗谓宰相曰:朕每读书有所凝滞无从质问,可选儒学之士使入侍读。宋太宗命吕文仲为翰林侍读,寓直禁中,以备顾问。真宗视朝之暇,即令讲说。尝曰:朕听政之馀,惟文史是乐,讲论经义宁有倦耶。
臣按:设官以讲读名将资之,以讲明经义质,正凝滞,非备其员以美观听也。官而谓之读,谓之讲,必执经以侍左右,讲道以明义理,然后足以称其名焉。

唐制史馆修撰掌修国史。
臣按:修撰之名始见于此,然考之史书又有所谓北门修撰、集贤修撰、右文殿修撰者,皆所谓史官者也。

宋置会要,所以纂修国史、置修国史、同修国史、修撰编修官、检讨官。
臣按:编修检讨专以修史,始见于此前。此固有所谓编修官者,盖专以修经武要略。为职属之枢密院,名虽同,而实则异也。然编修检讨在前代者皆名以官,我朝止称编修检讨云。臣尝因是而通论古今之史官矣。夫天下不可一日而无史,亦不可一日无史官也。百官所任者,一时之事;史官所任者,万世之事。周礼宰夫八职有史以赞治。汉法太史公位丞相上,天下计书先上太史公,副上丞相。唐及宋宰相皆兼史官。其重有如此者,自成周有左右史,汉有起居注,唐宋之起居舍人、著作郎之属,皆所谓史官也。我朝开国之初犹设起居注,其后革之。而惟以修撰编修检讨当国史焉。遇有纂修则以大臣为之,监修学士为之,总裁其法制可谓简而要矣。然是职也,是非之权衡,公议之所系也。禹不能褒鲧;管蔡不能贬周公;赵盾不能改董狐之书;崔氏不能夺南史之简。公是公非,纪善恶以志鉴戒。自非得人如刘知几所谓兼才、学、识三者之长曾巩。所谓明足以周万事之理;道足以适天下之用;智足以知难知之意;文足以发难显之情,不足以称是任也。虽然此犹非其本也,若推其本必得如元揭徯斯所谓有学问、文章、知史事,而心术正者,然后用之。则文质相称本末兼该而足
以为一代之良史矣。朝廷诚得斯人,付以纂述之任,储之馆阁之中,以为异日大用之阶,其所关系夫岂小哉。

汉武帝建元五年,初置五经博士
臣按:此五经博士之始。夫五经之在汉有专门之学。故当时各设博士以掌之。然不徒用以训诂名义而已。于凡朝廷政事之有更张事体,之有疑义议论之际,博士皆得与焉,辄问以经义何当。汉之政尚经术,犹为近古也。如此,后世虽设此官,姑备其名焉。尔诚能复汉之故事,遇国家政事之有可疑者,俾文学经术之士,皆得以议论其间。考古引经以为可否之决,其于明廷议政未必无所补。

《周礼》:太史掌建邦之六典,又有外史,掌四方之志,三皇五帝之书,汉氏图籍所在,有石渠石室延閤广内,贮之于外府。又有御史居殿中,掌兰台秘书及麒麟、天禄二阁藏之于内禁。后汉图书在东观桓帝延禧二年,始置秘书监一人,掌典图书考合同异。唐制秘书省掌经籍图书之事,秘书郎掌四部图籍,校书郎掌雠校典籍刊正文章。宋有秘书监,掌古今经籍、图书、国史、实录、天文,历数之事。官有监、少监丞属,有著作郎、秘书郎校书正字,各以其职隶于长贰。宋太宗因唐制建昭文史馆、集贤院于禁中。昭文、集贤置大学士、直学士,史馆置监修、国史修撰、直馆昭文,亦置直馆,集贤又有修撰、校理之职,名数虽异,而职务略同。
谢绛曰:太宗肇造三馆,立秘阁,真宗景德中,图书寝广大延天下,英俊之士数临幸,亲加劳问。递宿广内有不时之召,人人力道术,究艺文,知天子尊礼甚勤,而名臣高位繇此其选也。
臣按前代藏书之府非止一处,而掌书之官非止一职,名数虽异而职务略同。
今代图籍皆藏内阁,所设之官止一典籍焉。盖本朝翰林之官虽有异,名实无异。职其所储书,非独以存前代之旧,盖将以资儒臣之考阅、讲究以开发其聪明。以为异时大用之具也。仰惟太祖开基既设翰林院,置学士等官,又虑人才非储养作兴,不能有成,乃洪武癸丑命编修张唯等十人入禁中文华堂肄业。诏宋濂为之师,上听政之暇辄幸堂中,取其文亲评优劣,命光禄给酒馔。每食皇太子亲王迭为之主,给冬夏衣,时赐白金鞍马。太宗永乐甲申,命学士解缙选新进士中材质英敏者,得修撰曾棨编修,周述、周孟简、庶吉士杨相、王英、王直等二十八人。又增周忱为二十九人,俾就文渊阁进其学。且谕之曰:文渊阁,古今载籍所萃。尔各食其禄,日就阁下恣尔玩索务实得于己,庶国家皆得尔用。命司礼监给笔札,光禄寺供饮馔,分钞以市膏烛,赐第以为居止。列圣相承按为故事。每遇开科间,于进士中选其俊异者,如甲申制读书中秘以储养之,前后得人比诸他进士为多用之。当时有得贤之效书之史册为儒者之荣。是诚一代盛举也,臣伏读文皇帝谕棨等有曰:人须立志,志立则功就。未有无志而建功成事者。汝等皆今之英俊,当立志远大,不可安于小成。为学必造道德之微,必具体用之全。为文必驰驱班马韩欧之间。古之文学之士岂皆天成,亦积功所致也。一时诸贤服膺圣训,莫不奋发立志,勉进学业,皆大有所成就。留者擅文学之名,出者播政事之誉,大哉皇言。其所以主张文教作兴、人才为世道虑也,一何远哉。三代以下所仅见也。嗟乎。贤才不易得,亦不易知。必随时而取之,不限一时,必多方以试之。不拘一艺,然后贤才毕用而无遗。苟惟取之于此时,而他时则否,试之以一艺,而他艺则否,而欲所用皆得其人,难矣。臣请著为定制:一次开科,一次选用。简择之馀,乃分诸司,观政待新进士诣太学,行释菜礼毕,即敕礼部谕俾各录平日所作文字,投献封送翰林,考订其中有辞采文理其学可进者,别出题试之。其所试之文与所投之卷相称,即取以预选。不问年之长幼,质之强弱,苟有器识才思者即如故事命官,教育以俟其成。若其辞钩棘而意诡异者,不在所取三年之后随其材器而任。使之每科不必多选,所选不过二十人;每选不必多留,所留不过三五辈。如此则国家储材以待用者,无非通经学古,明体适用之儒。布诸庶位列于内外者,又皆得夫文学博雅之士以错杂于政事理法之间,以润饰之。臣见天下彬彬然,多文雅之士,儒皆真儒,吏非俗吏,凡其制作以华国施为,以辅世者咸有可称述者矣。为治要务,用人要术,莫先于此。

唐武德二年,改内史舍人为中书舍人。
臣按:此中书舍人设官之始。然是官也,故隶于中书省,故以中书舍人为名。我朝罢中书省,尚仍其
旧名。名虽同,而实则异也。盖前代之中书,与翰林、学士分掌内外。制诰以为两制,盖属文之官也。我朝之中书舍人,则专以书写为职耳。书者六艺之一,汉人谓之小学,以试学童为吏者也。夫人能之无庸设官设之始。自今日盖以王言所系之重,前代乃属笔于吏胥殊无慎重之意。祖宗以此设官盖有深意,必得夫素通经术、深明六书之义,心正、笔正,如柳公权所云者居之。庶不汗王言耳。苟粗识偏、旁而学、术无素者尚不足以当此,况又粗率侧媚而流品非清者哉。
以上简侍从之臣。臣按:翰林之职,以备顾问,参议论,侍讲读,谓之侍从可也。而博士、典籍、舍人等官亦系之。侍从者盖以今制皆属于翰林故也。中书舍人之职,虽有专科,然所书者学士,所草之制。况今内阁亦有舍人,别书诏敕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