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翰林院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二百六十一卷目录

 翰林院部汇考一
  上古〈黄帝有熊氏一则〉
  商〈总一则〉
  周〈总一则 成王一则 穆王二则 平王二则〉
  汉〈总一则 宣帝甘露一则 成帝河平一则〉
  后汉〈总一则 章帝建初二则 和帝章和一则 永元一则 安帝永初一则 元初一则 献帝中平一则〉
  魏〈明帝青龙一则〉
  晋〈总一则 武帝泰始一则 元帝建武一则〉
  宋〈总一则 明帝泰始一则〉
  南齐〈总一则 高帝建元一则〉
  梁〈总一则 武帝大同一则〉
  陈〈总一则 武帝永定一则〉
  北魏〈道武帝天兴一则 太武帝神麚一则 文成帝和平一则 孝文帝太和五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总一则 文帝开皇二则 炀帝大业二则〉

官常典第二百六十一卷

翰林院部汇考一

上古

黄帝有熊氏始立史官置左史右史
《史记·五帝本纪》不载。按《外纪》:帝命仓颉为左史,沮诵为右史。仓颉见鸟兽之迹,体类象形而制字,使天下义理必归文字,文字必归六书。

商设六大之职,而以大史属于天官。
《礼记·曲礼》:天子建天官,先六大,曰大宰,大宗,大史,大祝,大士,大卜,典司六典。〈大音奏〉
〈注〉典,法也。此盖殷时制也。周则太宰为天官大宗,曰宗伯为春官,大史以下属焉。

周设史官、太史之职,掌六典及法则。以逆治。小史掌邦国之志,内史掌八柄及叙事之法,外史掌命令书志之事,而皆率属以统于春官宗伯。
《礼记·曲礼》:史载笔,士载言。
〈陈注〉疏曰:言谓盟会之辞旧事也。方氏曰:史,国史也。载笔将以书未然之事,载言将以阅已然之事。

王制:太史典礼,执简记,奉讳恶。天子斋戒受谏。〈陈注〉周官太史典历代礼仪之籍,国有礼事,则豫执
简策,记载所当行之礼仪,及所当知之讳恶,如庙讳忌日之类,奉而进之天子。天子重其事,故斋戒以受其所教。诏谏犹教诏也。

《玉藻》:天子,元端而居,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
〈陈注〉天子之于事,则无为。而其所有为者,言动而已。故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

宗伯礼官
《周礼》:春官之属,太史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小史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注〉太史,史官之长。

太史掌建邦之六典,以逆邦国之治,掌法以逆官府之治,掌则以逆都鄙之治。
〈注〉典,则亦法也。逆,迎也。六典八法八,则冢宰所建,以治百官,太史又建焉,以为王迎,受其治也。太史,日官也。《春秋传》曰:天子有日官,诸侯有日御。日官居卿,以底日礼也。日御不失日,以授百官于朝。居犹处也,言建六典以处六卿之职。

凡辨法者考焉。不信者刑之。
〈注〉谓邦国都鄙,以法争讼来正之者。

凡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有约剂者藏焉,以贰六官,六官之所登。
〈注〉约剂,要盟之载辞及券书也。贰犹副也,藏法与约剂之书,以为六官之副,其有后事,六官又登焉。

若约剂乱则辟法,不信者刑之。
〈注〉谓抵冒盟誓者,辟法者,考按读其然否。

正岁年以序事,颁之于官府及都鄙。
〈注〉中数曰岁朔,数曰年,中朔大小不齐,正之以闰,若今时作历日矣。定四时以次序,授民时之事。

颁告朔于邦国。
〈注〉天子颁朔于诸侯,诸侯藏之祖庙,至朔朝于庙,告而受行之。
闰月,诏王居门终月。〈注〉门谓路寝门也。郑司农云:《月令》十二月分在青阳明堂,总章元堂左右之位,惟闰月无所居,居于门,故于文王在门谓之闰。

大祭祀,与执事卜日。
〈注〉执事大卜之属,与之者,当视墨。

戒及宿之日,与群执事,读礼书而协事。
〈订义〉贾氏曰:戒谓散斋七日,宿谓致斋三日。当此日,与群执事预祭之官,读礼书而协事,恐事有失错,物有不供故也。郑康成曰:协,合也。

祭之日,执书以次位常。
〈注〉谓校呼之,教其所当居之处。

辨事者考焉。不信者诛之。
〈注〉谓抵冒其职事。

大会同朝觐,以书协礼事。
〈注〉亦先习录之也。

及将币之日,执书以诏王。
〈注〉将,送也。诏王,告王以礼事。

太师。抱天时与大师同车。
〈注〉郑司农云:大出师则太史主抱式,以知天时,处吉凶,史官主知天道。故《国语》曰:吾非瞽史,焉知天道。《春秋传》曰:楚有云如众赤鸟,夹日以飞。楚子使问诸周太史,太史主天道,元谓瞽即太师,太师,瞽官之长。

大迁国抱法以前。
〈注〉法,司空营国之法也。抱之以前,当先王至,知诸位处。

大丧,执法以涖劝防。
〈注〉郑司农云:劝防引大绋。

遣之日,读诔。
〈注〉遣谓祖庙之庭,大奠将行时也。人之道,终于此,累其行而读之。太师又帅瞽廞之,而作谥。瞽史知天道,使共其事,言王之诔谥,成于天道。

凡丧事考焉。
〈注〉为有得失。

小丧,赐谥。
〈注〉小丧,卿大夫也。

凡射事,饰中,舍算,执其礼事。
〈注〉舍读曰释。郑司农云:中所以盛算也。元谓设算于中,以待射时而取之。中则释之。《乡射礼》曰:君国中射则皮竖中,于郊则闾中,于竟则虎中,大夫兕中,士鹿中。天子之中,未闻。

小史掌邦国之志,奠系世,辨昭穆,若有事,则诏王之忌讳。
〈注〉郑司农云:志谓记也,《春秋传》所谓《周志》《国语》所谓《郑书》之属是也。史官主书,故韩宣子聘于鲁,观书太史氏系世,谓帝系世本之属是也。小史主定之瞽矇讽诵之,先王死日为忌,名为讳,故书奠为帝。杜子春云:帝当为奠,奠读为定,书帝亦或为奠,元谓王有事所祭于其庙。

大祭祀,读礼法,史以书叙昭穆之俎簋。
〈注〉读礼法者,太史与群执事史,此小史也。言读礼法者,小史叙俎簋以为节,故书簋,或为几。郑司农云:几读为轨,书亦或为簋,古文也。大祭祀,小史主叙其昭穆,以其主定系。世祭祀史主叙其昭穆次其俎簋。故齐景公疾欲诔于祝史,元谓俎簋牲与黍稷,以书次之,校比之。

大丧,大宾客,大会同,大军旅,佐太史。凡国事之用礼法者,掌其小事,卿大夫之丧,赐谥,读诔。
〈注〉其读诔,亦以太史赐谥为节事相成也。

内史中大夫一人,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四人,徒四十人,内史掌王之八枋之法,以诏王治,一曰爵,二曰禄,三曰废,四曰置,五曰杀,六曰生,七曰予,八曰夺。
〈注〉太宰既以诏王,内史又居中贰之。

执国法及国令之贰,以考政事,以逆会计。
〈注〉国法六典,八法八则。

掌叙事之法,受纳访,以诏王听治。
〈注〉叙六叙也。纳访纳谋于王也。六叙六曰以叙听其情。

凡命诸侯及孤卿大夫,则策命之。
〈注〉郑司农说,以《春秋传》曰:王命内史兴父策命,晋侯为侯伯策,谓以简策书王命。其文曰:王为叔父,敬服王命,以绥四国,纠逖王慝。晋侯三辞,从命受策以出。

凡四方之事书,内史读之。
〈注〉若今尚书入省事。

王制禄,则赞为之,以方出之,赏赐,亦如之。
〈注〉赞为之,为之辞也。郑司农云:以方,出之以方版,书而出之,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
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庶人在官者其禄以是为差。诸侯之下士,视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也。中士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禄君十卿禄。杜子春云:方直谓今时牍也。元谓王制,曰王之三公,视公侯卿,视伯大夫,视子男元士,视附庸。

内史掌书王命,遂贰之。
〈注〉副写藏之。

外史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胥二人,徒二十人,外史掌书外令。
〈注〉王令下畿外。

掌四方之志。
〈注〉志,记也。谓若鲁之《春秋》,晋之《乘》,楚之《梼杌》

掌三皇五帝之书。
〈注〉楚灵王所谓三坟五典。

掌达书名于四方。
〈注〉谓若《尧典》《禹贡》达此名,使知之。或曰:古曰名,今曰字,使四方知书之文字,得能读之。

若以书使于四方,则书其令。
〈注〉书王令以授使者。
成王元年,伯禽就封于鲁分以史官。
《左传》:定公四年,刘文公合诸侯于召陵,卫子鱼曰:昔武王克商,成王定之,选建明德,以藩屏周,故周公相王室以尹天下,于周为睦,分之,祝宗卜史,备物典策,命以伯禽,而封于少皞之虚。〈按《通鉴》:伯禽就封在成王元年。〉
〈注〉史太史典策春秋之制。〈疏〉《正义》曰:典策谓史官书策之典,若传之所云发凡之类,赐之以法,使依法书,时事也。
穆王二十四年,命左史戎夫作记。
《竹书纪年》:云云。
《汲冢周书》《史记》:解维正月,王在成周,昧爽,召三公、左史戎夫曰:今夕朕寤,遂事惊,予乃取遂事之要,戒俾戎夫,言之朔望以闻。信不行,义不立,则哲士凌,君政禁,而生乱,皮氏以亡。谄谀日近,方正日远,则邪人专国,政禁而生乱,华氏以亡。好货财珍怪,则邪人进。邪人进,则贤良日蔽而远。赏罚无位,随财而行,夏后氏以亡。严兵而不〈阙〉者,其臣慑,其臣慑而不敢忠,不敢忠则民不亲,其吏刑始于亲,远者寒心,殷商以亡。乐专于君者,权专于臣,权专于臣,则刑专于民,君娱于乐,臣争于权,民尽于刑,有虞氏以亡。奉孤以专命者,谋主必畏其威,而疑其前事,挟德而责,数日疏位均而争平,林以亡。大臣有锢职哗诛者,危。昔者质沙三卿,朝而无礼,君怒而久拘之,哗而弗加,哗卿谋变,质沙以亡。外内相间,下挠其民,民无所附,三苗以亡。弱小在彊大之间,存亡将由之,则无天命矣。不知命者,死。有夏之方兴也,扈氏弱而不恭,身死国亡。嬖子两重者亡。昔者,义渠氏有两子,异母,皆重。君疾,大臣分党而争,义渠以亡。功大不赏者,危。昔平州之功大而不赏,谄臣日赏贵功,日怒而生变,平州之君以走出。召远不亲者,危。昔有林氏召离戎之君,而朝之,至而不礼,留而弗亲。离戎逃而去之,林氏诛之。天下叛林氏。昔者,曲集之君伐智而专事,彊力而不贱其臣,忠良皆伏愉。州氏伐之君,孤而无使,曲集以亡。昔者有巢氏有乱臣,而贵任之以国,假之以权,擅国而主断。君已而夺之,臣怒而生变,有巢以亡。斧小不胜柯者亡。昔有郐君,啬俭灭爵,损禄群臣,卑让上下,不临后〈阙〉小弱,禁罚不行,重氏伐之,郐君以亡。久空重位者危。昔有共工自贤,自以无臣久空,大官下官交乱,民无所附,唐氏伐之,共工以亡。犯难争权疑者,死。昔有林氏、上衡氏争权,林氏再战弗胜,上衡氏伪义,弗克,俱身死国亡。知能均而不亲,并重事君者,危。昔有南氏,有二臣,贵宠力钧势敌,竟进争权,下争朋党,君弗禁。南氏以分。昔有果氏,好以新易故,故者疾怨,新故不和,内争朋党,阴事外权,有果氏以亡。爵重禄轻比〈阙〉不成者亡。昔有毕程氏,损禄增爵,群臣貌匮,比而戾民,毕程氏以亡。好变故易常者亡。昔阳氏之君,自伐而好变,事无故业,官无定位,民运于下,阳氏以亡。业形而愎者危。昔谷平之君,愎类无亲,破国弗剋,业形用国,外内相援,谷平以亡。武不止者亡。昔阪泉氏用兵无已,诛战不休,并兼无亲,文无所立,智士寒心,徙居至于独鹿,诸侯叛之,阪泉以亡。狠而无亲者亡。昔者县宗之君,狠而无听,执事不从,宗职者疑,发大事,群臣解体,国无立功,县宗以亡。昔者元都贤鬼道,废人事天,谋臣不用,龟策是从,神巫用国,哲士在外,元都以亡。文武不行者亡。昔者西夏性仁,非兵,城郭不修,武士无位,惠而好赏,屈而无以赏。唐氏伐之,城郭不守,武士不用,西夏以亡。美女破国。昔者绩阳彊力四征,重丘遗之美女,绩阳之君悦之,荧惑不治,大臣争权,远近不相听,国分为二。宫室破国。昔者有洛氏,宫室无常,池囿广大,工功日进,以后更前,民不得休,农失其时,饥馑无食,成商伐之,有洛以亡。穆王三十二年,巡行天下,有书史十人,记其所行之地。
《拾遗记》云云。
平王 年,晋董史佐籍黡掌晋之典籍。
《左传》:昭公十五年冬十二月,晋荀跞如周葬穆后,籍谈为介,既葬除丧,以文伯宴,王曰:昔而高祖孙伯黡司晋之典籍,以为大政,故曰籍氏,及辛有之二子董之,晋于是乎有董史。
〈注〉孙伯黡晋正卿,籍谈,九世祖。辛有,周人也。其二子适晋为太史,籍黡与之共董督晋典,因为董氏。董狐其后〈疏〉《正义》曰:僖二十二年,传曰:平王之东迁也,辛有适伊川,则辛有,平王时人也。此王因籍说董言晋国,唯有籍董二族,世掌典籍。

平王十八年,秦初有史以纪事。
《史记·秦本纪》:秦文公十三年,初有史以纪事,民多化者。

汉承秦制,设太史令丞统于太常,但主星历设博士掌通古今,后改五经博士。
《汉书·百官公卿表》:太常属官有太乐、太祝、太宰、太史、太卜、太医六令丞。
博士秦官掌通古今,秩比六百石,员多至数十人。武帝建元五年初,置五经博士。宣帝黄龙元年,稍增员十二人。
《玉海》:汉旧仪文帝时,博士七十馀人,朝服元端章甫冠为待诏博士。
宣帝甘露三年,诏诸儒讲五经同异,立梁丘易、大小夏侯尚书、谷梁春秋博士。
《汉书·宣帝本纪》:甘露三年春三月己丑,诏诸儒讲五经同异,太子太傅萧望之等平奏其议,上亲称制临决焉。乃立梁丘易、大小夏侯尚书、谷梁春秋博士。
成帝河平三年秋八月乙卯,光禄大夫刘向校中秘书。
《汉书·成帝本纪》云云。按《刘向传》:宣帝初立谷梁春秋,徵更生受谷梁,讲论五经于石渠。
〈注〉师古曰:三辅旧事云石渠阁在未央大殿北,以藏秘书。

废十馀年,成帝即位,更生乃复进用,更名向。迁光禄大夫。是时,上方精于诗书,观古文,诏向领校中五经秘书。
〈注〉师古曰:言中者以别于外。

后汉

后汉设五经博士祭酒,以教弟子掌承问,仍统于太常。设侍中及黄门侍郎,以掌侍左右备顾问,后又置秘书监。
《后汉书·百官志》:博士祭酒一人,六百石。本仆射,中兴转为祭酒。博士十四人,比六百石。本注曰:《易》四,施、孟、梁丘、京氏。《尚书》三,欧阳、大小夏侯氏。《诗》三,鲁、齐、韩氏。《礼》二,大小戴氏。《春秋》二,《公羊》严、颜氏。掌教弟子。国有疑事,掌承问对。本四百石,宣帝增秩。
〈注〉胡广曰:官名祭酒皆一位之元长者也古礼宾客得主人撰则老者一人举酒以祭于地旧说以为示有先本纪桓帝延熹二年置秘书监

侍中,比二千石。本注曰:无员。掌侍左右,赞导众事,顾问应对。法驾出,则多识者一人参乘,馀皆骑在乘舆车后。本有仆射一人,中兴转为祭酒,或置或否。
〈注〉《汉官秩》云:千石,《周礼》太仆于宝注曰:若汉侍中。蔡质《汉仪》曰:侍中,常伯,选旧儒高德,博学渊懿,仰占俯视,切问近对。喻旨公卿,上殿称制参乘,佩玺秉剑。员本八人陪见,旧在尚书令仆射下,尚书上。今官出入禁中,更在尚书下,司隶校尉见侍中执板,揖河南尹,亦如之。又侍中旧与中官,俱止禁中。武帝时,侍中莽何罗挟刃谋逆,由是侍中出禁外,有事乃入,毕即出。王莽秉政,侍中复入,与中官共止。章帝元和中,侍中郭举与后宫通,拔佩刀,惊上,举伏诛。侍中由是复出外。

黄门侍郎,六百石。本注曰:无员。掌侍从左右,给事中,关通中外。及诸王朝见于殿中,引王就坐。
〈注〉《汉旧仪》曰:黄门郎,属黄门,令日暮入对青琐门,拜名曰夕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