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六十一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三十三
  周十九
  焦        祝
  南燕       祁
  莒        偪阳
  夷        蓟
  房        唐
  胡        邹
  卢        潘
  负        褒
  宿        须句

官常典第一百六十一卷

勋爵部汇考三十三

周十九

武王克商,封神农之后于焦。
《史记·周本纪》:武王十一年伐纣。罢兵西归。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
〈注〉《地理志》:弘农陕县有焦城,故焦国也。

《路史》:炎帝戏,戏生器,器生钜及伯陵、祝庸。祝庸为黄帝司徒,居于江水,生术嚣,兑首方颠,是袭土壤。生条及句龙。句龙生垂及信。垂生噎鸣,是为伯夷,为虞心吕,且功于水,封吕。生岁十二泰岳,袭吕,馀列申许。武王得泰岳后文叔,绍之许。灵公徙叶,悼公迁城父曰焦夷,二十有四世,郑灭之。
〈注〉昭九年书,许迁于夷,周纪谓武王封之焦,非也。昭十八迁析,定四年迁容城,定六年游吉灭许,以许男归。一作斯蘧。然哀元年,许男与楚围蔡,盖国灭而君在。说者以为复立之也,非矣。

武王克商,封黄帝之后于祝。
《史记·周本纪》:武王十一年伐纣。罢兵西归。追思先圣王,乃褒封黄帝之后于祝。
〈注〉《正义》《左传》云:祝其,实夹谷。杜预云:夹谷即祝其也。服虔云:东海郡祝其县也。

南燕

周有南燕国,为黄帝之后。
《路史》:黄帝有熊氏,子二十五,别姓者十二,祈酉滕箴任苟釐结儇依及二纪也。馀循姬姓,结姓,伯鯈封于南燕,密须阙允蔡光敦偪燕鲁雍断密,虽皆结分也。
桓王元年夏四月,卫人以燕师伐郑,郑败燕师。按《春秋》不书。按《左传》:隐公五年夏四月,郑人侵卫牧,以报东门之役,卫人以燕师伐郑,郑祭足,原繁,泄驾,以三军军其前,使曼伯与子元,潜军军其后,燕人畏郑三军,而不虞制人,六月,郑二公子以制人,败燕师于北制。
〈注〉南燕国,今东郡燕县。

桓王二十年秋,七月,丁亥,宋公鲁侯,燕人,盟于谷丘。按《春秋》:桓公十二年。按《左传》:十二年夏,公欲平宋郑,秋,公及宋公盟于句渎之丘。
惠王二年秋,王子颓以卫师,燕师,伐周。
《春秋》不书。按《左传》:庄公十九年初,王姚嬖于庄王,生子颓,子颓有宠,蔿国为之师,及惠王即位,取蔿国之圃以为囿,边伯之宫,近于王宫,王取之,王夺子禽,祝跪,与詹父田,而收膳夫之秩,故蔿国,边伯,石速,詹父,子禽,祝跪,作乱,因苏氏。秋,五大夫奉子颓以伐王,不克,出奔温,苏子奉子颓以奔卫,卫师,燕师,伐周。冬,立子颓。
惠王三年春,郑伯执燕仲父以王归处于栎。
《春秋》不书。按《左传》:庄公二十年,春,郑伯和王室不克,执燕仲父,夏,郑伯遂以王归,王处于栎,秋,王及郑伯入于邬,遂入成周,取其宝器而还。

《路史》:祁,嬴国也。周兴,封少昊之后于祁。
〈注〉《潜夫论》:武王封少昊后,盖古帝后皆封矣。按周封杞宋为二后,并陈以备三恪,左氏说者,更以黄帝尧舜后为三恪,而少昊不预。

周灭曹姓之莒,而封少昊之后,兹舆期于莒。
《路史》:小昊青阳氏,纪姓。周兴,封帝之后于祁,而置莒后舆期于莒,始都。计二世,兹丕归莒,至纪公复纪姓。 帝颛顼高阳氏,姬姓,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晏安封,为姓。朱娄驺绎倪莒小朱根牟,皆分也。莒则周灭之。
〈注〉非纪姓之莒,周灭,以封兹舆期。

平王五十年夏,五月,莒人入向。冬,纪子帛莒子,盟于密。
《春秋》:隐公二年。按《左传》:二年春,莒子娶于向,向姜不安莒而归,夏,莒人入向,以姜氏还。冬纪子帛,莒子,盟于密,鲁故也。
〈疏〉《世本·莒纪姓谱》云:蠃姓,少昊之后。周武王封兹舆于莒,初都。计后徙莒,今城阳莒县是也。《世本》自纪公以下为已姓,不知谁赐之姓者。十一世,兹丕公方见《春秋》〈按《路史》兹与作与期至兹丕仅二世疑误〉

桓王元年,春,二月,莒人伐杞,取牟娄。
《春秋》:隐公四年。
桓王五年秋九月,辛卯,鲁侯及莒人盟于浮来。按《春秋》:隐公八年。按《左传》:八年秋,公及莒人盟于浮来,以成纪好也。
桓王二十年夏,六月,壬寅,鲁侯杞侯,莒子,盟于曲池。按《春秋》:桓公十二年。按《左传》:十二年,夏,盟于曲池,平杞莒也。
庄王十二年,齐公子小白出奔莒。
《春秋》:不书。按《左传》:初,襄公立无常,鲍叔牙曰:君使民慢,乱将作矣,奉公子小白出奔莒。庄公九年,春,齐雍廪杀无知。桓公自莒入。
惠王二年秋,鲁夫人姜氏如莒。
《春秋》:庄公十九年。
惠王三年春二月,鲁夫人姜氏如莒。
《春秋》:庄公二十年。
惠王十年冬,莒庆逆叔姬于鲁。
《春秋》:庄公二十七年。
惠王十七年秋九月,鲁公子庆父出奔莒。
《春秋》:闵公二年。按《左传》:二年秋,八月,辛丑,共仲使卜齮贼公于武闱,成季以僖公适邾,共仲奔莒,乃入立之,以赂求共仲于莒,莒人归之,及密,使公子鱼请,不许,哭而往,共仲曰:奚斯之声也。乃缢。
惠王十八年冬,十月,壬午,鲁公子友帅师败莒师于郦,获莒拿。
《春秋》:僖公元年。按《左传》:元年冬,莒人来求赂,公子友败诸郦,获莒子之弟拿,非卿也。嘉获之也。公赐季友汶阳之田,及费。
襄王十七年冬,十二月,癸亥,鲁侯会卫子,莒庆,盟于洮。
《春秋》:僖公二十五年。按《左传》:二十五年冬,卫人平莒于我,十二月,盟于洮,脩卫文公之好,且及莒平也。
襄王十八年,春,正月,鲁侯会莒子,卫宁速,盟于向。按《春秋》:僖公二十六年。按《左传》:二十六年,春,王正月,公会莒兹丕公,宁庄子盟于向,寻洮之盟也。襄王二十年夏五月,晋侯,齐侯,宋公,鲁侯,蔡侯,郑伯,卫子,莒子,盟于践土,陈侯如会。六月,陈侯款薨,子朔立。冬,晋侯,齐侯,宋公,鲁侯,蔡侯,郑伯,陈子,莒子,邾人,秦人,会于温。诸侯遂围许。
《春秋》:僖公二十八年。按《左传》:二十八年夏,四月,戊辰,晋侯,宋公,齐国归父,崔夭,秦小子憖,次于城濮,楚师背酅而舍。子玉使斗勃请战。己巳,晋师陈于莘北,楚师败绩。晋师三日馆谷,及癸酉而还,甲午,至于衡雍,作王宫于践土。五月丁未,献楚俘于王。癸亥,王子虎盟诸侯于王庭,要言曰:皆奖王室,无相害也。有渝此盟,明神殛之,俾队其师,无克祚国,及其元孙,无有老幼。冬,会于温,讨不服也。丁丑,诸侯围许。
襄王三十二年冬,徐伐莒。鲁公孙敖如莒涖盟。按《春秋》:文公七年。按《左传》:穆伯娶于莒曰戴己。生文伯,其娣声己生惠叔。戴己卒,又聘于莒。莒人以声己辞,则为襄仲聘焉。七年冬,徐伐莒。莒人来请盟,穆伯如莒涖盟,且为仲逆,及鄢陵,登城,见之美,自为娶之。仲请攻之,公将许之。叔仲、惠伯谏曰:臣闻之,兵作于内为乱,于外为寇。寇犹及人,乱自及也。今臣作乱,而君不禁,以启寇雠,若之何。公止之。惠伯成之,使仲舍之,公孙敖反之,复为兄弟如初。从之。
襄王三十三年冬十月,鲁公孙敖如京师,不至而复,丙戌,奔莒。
《春秋》:文公八年。按《左传》:八年冬,穆伯如周吊丧,不至,以币奔莒,从己氏焉。
匡王四年冬十月,莒弑其君庶其。
《春秋》:文公十八年。按《左传》:莒纪公,生太子仆,又生季佗。爱季佗而黜仆,且多行无礼于国。十八年冬十月,仆因国人以弑纪公,以其宝玉来奔纳诸宣公。公命与之邑,曰:今日必授季文子,使司寇。出诸竟曰:今日必达公,问其故。季文子使太史克对曰:先大夫臧文仲教行父事君之礼,行父奉以周旋,弗敢失队。曰:见有礼于其君者,事之如孝子之养父母也。见无礼于其君者,诛之,如鹰鹯之逐鸟雀也。先君,周公制,《周礼》曰:则以观德,德以处事,事以度功,功以食民。作《誓命》曰:毁则为贼,掩贼为藏,窃贿为盗,盗器为奸。主藏之名,赖奸之用,为大凶。德有常,无赦在九刑,不忘行父。还观莒仆,莫可则也。孝敬忠信,为吉德。盗贼藏奸,为凶德。夫莒仆则其孝敬,则弑君父矣。则其忠信,则窃宝玉矣。其人则盗贼也,其器则奸兆也。保而利之,则主藏也。以训则昏,民无则焉。不度于善,而皆在于凶德,是以去之。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苍舒,隤敱,梼戭,大临,尨降,庭坚,仲容,叔达,齐圣广渊,明允笃诚,天下之民,谓之八恺。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伯奋,仲堪,叔献,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狸,忠肃共懿,宣慈惠和,天下之民,谓之八元。此十六族也,世济其美,不陨其名,以至于尧。尧不能举,舜臣尧,举八恺,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时序,地平天成。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共子孝,内平外成。昔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凶德,丑类恶物,顽嚚不友,是与比周。天下之民,谓之浑敦。少皞氏有不才子,毁信废忠,崇饰恶言,靖谮庸回,服谗蒐慝,以诬盛德。天下之民,谓之穷奇。颛顼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告之则顽,舍之则嚚,傲狠明德,以乱天常。天下之民,谓之梼杌。此三族也,世济其凶,增其恶名,以至于尧,尧不能去。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侵欲崇侈,不可盈厌,聚敛积实,不知纪极,不分孤寡,不恤穷匮。天下之民,以比三凶,谓之饕餮。舜臣尧,宾于四门,流四凶族,浑敦,穷奇,梼杌,饕餮,投诸四裔,以禦魑魅。是以尧崩,而天下如一,同心戴舜,以为天子。以其举十六相,去四凶也。故《虞书》数舜之功曰:慎徽五典,五典克从,无违教也。曰:纳于百揆,百揆时序,无废事也。曰:宾于四门,四门穆穆,无凶人也。舜有大功二十,而为天子。今行父虽未获一吉人,去一凶矣。于舜之功,二十之一也。庶几,免于戾乎。
定王二年,春,正月,齐侯鲁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鲁伐莒取向。秋,鲁侯如齐。
《春秋》:宣公四年。按《左传》:四年,春,公及齐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公伐莒取向。
定王九年夏,鲁公孙归父会齐人,伐莒。
《春秋》:宣公十一年。
定王十一年春,齐师伐莒。
《春秋》:宣公十三年。按《左传》:十三年,春,齐师伐莒,莒恃晋而不事齐故也。
简王二年秋,楚伐郑。晋侯,齐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杞伯,救郑,八月,戊辰,同盟于马陵。
《春秋》:成公七年。按《左传》:七年秋,楚子重伐郑,师于泛,诸侯救郑,郑共仲,侯羽,军楚师,囚郧公钟仪,献诸晋,八月,同盟于马陵,寻虫牢之盟,且莒服故也。简王三年春,鲁公孙婴齐如莒。
《春秋》:成公八年。按《左传》:八年春,声伯如莒,逆也。夏,晋侯使申公巫臣如吴,假道于莒,与渠丘公立于池上。曰:城已恶,莒子曰:辟陋在夷,其孰以我为虞,对曰:夫狡焉思启封疆,以利社稷者,何国蔑有,唯然,故多大国矣,唯或思或纵也。勇夫重闭,况国乎。
简王四年,春正月,晋侯,齐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冬十一月,楚公子婴齐帅师伐莒,莒溃。
《春秋》:成公九年。按《左传》:九年冬,十一月,楚子重自陈伐莒,围渠丘,梁丘城恶,众溃,奔莒,戊申,楚入渠丘,莒人囚楚公子平,楚人曰:勿杀,吾归而俘,莒人杀之,楚师围莒,莒城亦恶,庚申,莒溃,楚遂入郓,莒无备故也。君子曰:恃陋而不备,罪之大者也。备豫不虞,善之大者也。莒恃其陋,而不修城郭,浃辰之间,而楚克其三都,无备也夫,诗曰:虽有丝麻,无弃菅蒯,虽有姬姜,无弃蕉萃,凡百君子,莫不代匮,言备之不可以已也。
简王九年,春,正月,莒子朱薨,子密州立。
《春秋》:成公十四年。
简王十二年秋,齐高无咎出奔莒。
《春秋》:成公十七年。
简王十四年春正月,晋栾黡,宋华元,鲁仲孙蔑,卫宁殖,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围宋彭城。
《春秋》:襄公元年。
灵王二年夏六月,单子,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莒子,邾子,齐世子光,同盟于鸡泽。
《春秋》:襄公三年。
灵王三年冬,十月,邾人,莒人,伐鄫,鲁臧纥救鄫,侵邾,败于狐骀。
《春秋》不书。按《左传》:襄公四年冬,十月,邾人,莒人,伐鄫,臧纥救鄫,侵邾,于狐骀,国人逆丧者皆髽,鲁于是乎始髽,国人诵之曰:臧之狐裘,败我于狐骀,我君小子,朱儒是使,朱儒朱儒,使我败于邾。
灵王四年秋,晋侯,宋公,陈侯,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齐世子光,吴人,鄫人,会于戚。按《春秋》:襄公五年。按《左传》:五年秋九月,丙午,盟于戚,会吴,且命戍陈也。
灵王五年秋,莒人灭鄫。
《春秋》:襄公六年。按《左传》:六年秋,莒人灭鄫,鄫恃赂也。冬,晋人以鄫故来讨曰:何故亡鄫,季武子如晋见,且听命。
灵王六年冬十二月,晋侯,宋公,陈侯,鲁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子,会于鄬。
《春秋》:襄公七年。按《左传》:七年冬,楚子囊园陈,会于鄬以救之。
灵王七年夏,莒人伐鲁东鄙。
《春秋》:襄公八年。按《左传》:八年夏,莒人伐我东鄙,以疆鄫田。
灵王八年冬,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世子光,伐郑,十二月,己亥,同盟于戏。
《春秋》:襄公九年。按《左传》:九年冬十月,诸侯伐郑,滕人,薛人,从栾黡,士鲂,门于北门,郑人行。成十一月,己亥,同盟于戏,郑服也。
灵王九年,春,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世子光,会吴于柤。秋,莒人伐鲁东鄙。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子,齐世子光,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郑。冬,戍郑虎牢。
《春秋》:襄公十年。按《左传》:十年,春,会于柤,会吴子寿梦也。秋,莒人间诸侯之有事也。故伐我东鄙。诸侯伐郑。冬十月,诸侯之师,城郑虎牢而戍之。
灵王十年夏四月,郑公孙舍之帅师侵宋。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齐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郑。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冬十二月,楚子,郑伯,伐宋。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齐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郑,会于萧鱼。按《春秋》:襄公十一年。按《左传》:十一年夏四月,诸侯伐郑,郑人行成。秋,七月,同盟于亳。九月,诸侯悉师以复伐郑,观兵于郑东门,郑人行成。冬十二月,戊寅,会干萧鱼。
灵王十一年,春,三月,莒人伐鲁东鄙,围台,季孙宿帅师救台,遂入郓。
《春秋》:襄公十二年。按《左传》:十二年,春,莒人伐我东鄙,围台,季武子救台,遂入郓,取其钟以为公盘。灵王十三年,春,正月,晋士丐,齐崔杼,宋华阅,鲁季孙宿叔老,卫北宫括,郑公孙虿,莒人,曹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会吴于向。夏四月,晋荀偃,齐崔杼,宋华阅,仲江,鲁叔孙豹,卫北宫括,郑公孙虿,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伐秦。莒人侵鲁东鄙。冬,晋士丐,宋华阅,鲁季孙宿,卫孙林父,郑公孙虿,莒人,邾人,会于戚。
《春秋》:襄公十四年。按《左传》:十四年,春,吴告败于晋,会于向,为吴谋楚故也。范宣子数吴之不德也。以退吴人,执莒公子务娄,以其通楚使也。夏,诸侯之大夫从晋侯伐秦,以报栎之役也。冬,会于戚,谋定卫也。灵王十五年春三月,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溴梁。戊寅,大夫盟晋人执莒子,邾子,以归。
《春秋》:襄公十六年。按《左传》:十五年秋,邾人伐我南鄙,使告于晋,晋将为会,以讨邾莒,晋侯有疾,乃止。十六年,春,晋平公即,位羊舌肸为傅,张君臣为中军司马,祁奚,韩襄,栾盈,士鞅,为公族大夫,虞丘书为乘马御,改服修官,烝于曲沃,警守而下,会于溴梁,命归侵田,以我故,执邾宣公,莒犁比公,且曰:通齐楚之使,晋侯兴诸侯宴于温,使诸大夫舞。曰:歌诗必类,齐高厚之诗不类,荀偃曰:诸侯有异志矣,使诸大夫盟高厚,高厚逃归,于是叔孙豹,晋荀偃,宋向戌,卫宁殖,郑公孙虿,小邾之大夫,盟曰:同讨不庭。
灵王十七年冬,十月,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同围齐。
《春秋》:襄公十八年。按《左传》:十八年冬,十月,会于鲁济,寻溴梁之言,同伐齐。
灵王十八年春正月,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祝柯。
《春秋》:襄公十九年。按《左传》:十九年,春,诸侯还自沂上,盟于督扬曰:大毋侵小。
灵王十九年春,正月,鲁仲孙速会莒人盟于向。夏,六月,晋侯,齐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澶渊。
《春秋》:襄公二十年。按《左传》:二十年,春,及莒平,孟庄子会莒人,盟于向,督扬之盟故也。夏,盟于澶渊,齐成故也。
灵王二十年冬十月,晋侯,齐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会于商任。
《春秋》:襄公二十一年。按《左传》:二十一年秋,栾盈出奔楚。冬,会于商任,锢栾氏也。
灵王二十一年冬,晋侯,齐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沙随。
《春秋》:襄公二十二年。按《左传》:二十二年冬,会于沙随,复锢栾氏也。
灵王二十二年冬十月,齐侯袭莒。
《春秋》:襄公二十三年。按《左传》:二十三年冬十月,齐侯还自晋,不入,遂袭莒,门于且于,伤股而退,明日将复战,期于寿舒,杞,殖华还,载甲夜入且于之隧,宿于莒郊,明日,先遇莒子于蒲侯氏,莒子重赂之,使无死。曰:请有盟,华周对曰:贪货弃命,亦君所恶也。昏而受命,日未中而弃之,何以事君,莒子亲鼓之,从而伐之,获杞梁,莒人,行成,齐侯归,遇杞梁之妻于郊,使吊之,辞曰:殖之有罪,何辱命焉。若免于罪,犹有先人之敝庐在,下妾不得与郊吊,齐侯吊诸其室。
灵王二十三年秋七月,齐崔杼帅师伐莒。八月,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夷仪。
《春秋》:襄公二十四年。按《左传》:二十四年秋,齐侯闻将有晋师,使陈无宇从薳启彊如楚辞,且乞师,崔杼帅师送之,遂伐莒,侵介根,会于夷仪,将以伐齐,水不克。冬,楚子伐郑以救齐,诸侯还救郑。
灵王二十四年夏,五月,莒子朝于齐。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夷仪。秋,七月,己巳,同盟于重丘。
《春秋》:襄公二十五年,朝齐不书。按《左传》:二十五年夏,五月,莒子为且于之役故,莒子朝于齐,甲戌,飨诸北郭,乙亥,崔子弑庄公。丁丑,崔子立景公而相之。辛巳,公与大夫及莒子盟。晋侯济自泮,会于夷仪,伐齐以报朝歌之役,齐人以庄公说,晋使叔向告于诸侯。秋,七月,己巳,同盟于重丘,齐成故也。
灵王二十八年夏,晋荀盈,齐高止,宋华定,鲁仲孙羯,卫世叔仪,郑公孙段,曹人,莒人,滕人,薛人,小邾人,城杞。
《春秋》:襄公二十九年。按《左传》:晋平公,杞出也。故治杞,二十九年夏,六月,知悼子合诸侯之大夫以城杞。
景王二年冬,十月,晋赵武,齐公孙虿,宋向戌,卫北宫佗,郑罕虎,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会于澶渊,宋灾故。
《春秋》:襄公三十年。按《左传》:三十年秋八月,宋大灾为宋灾故,诸侯之大夫会,以谋归宋财,冬,十月,叔孙豹会晋赵武,齐公孙虿,宋向戌,卫北宫佗,郑罕虎,及小邾之大夫,会于澶渊,既而无归于宋。
景王三年冬十一月,莒公子展舆弑其君密州,而自立。
《春秋》:襄公三十一年。按《左传》:莒犁比公生去疾,及展舆,又废之,犁比公虐,国人患之,三十一年冬十一月,展舆因国人以攻莒子,弑之,乃立,去疾奔齐,齐出也。展舆吴出也。
景王四年春三月,鲁取莒郓邑。秋,莒去疾自齐入于莒,莒展舆出奔吴。鲁叔弓疆郓田。
《春秋》:昭公元年。按《左传》:元年春正月,会于虢寻宋之盟也。三月,季武子伐莒,取郓,莒人告于会,楚告于晋曰:寻盟未退,而鲁伐莒,渎齐盟,请戮其使,乐桓子相赵文子,欲求货于叔孙,而为之请,使请带焉弗与,梁其胫曰:货以藩身,子何爱焉。叔孙曰:诸侯之会,卫社稷也。我以货免,鲁必受师,是祸之也。何卫之为,人之有墙,以蔽恶也。墙之隙坏,谁之咎也。卫而恶之,吾又甚焉。虽怨季孙,鲁国何罪,叔出季处,有自来矣,吾又谁怨,然鲋也贿,弗与不已,召使者裂裳帛而与之。曰带其褊矣,赵孟闻之曰:临患不忘国,忠也。思难不越官,信也。图国忘死,贞也。谋主三者,义也。有是四者,又可戮乎,乃请诸楚。曰:鲁虽有罪,其执事不辟难,畏威而敬命矣,子若免之,以劝左右可也。若子之群吏,处不辟污,出不逃难,其何患之有,患之所生,污而不治,难而不守,所由来也。能是二者,又何患焉。不靖其能,其谁从之,鲁叔孙豹可谓能矣,请免之以靖能者,子会而赦有罪,又赏其贤,诸侯其谁不欣焉。望楚而归之,视远如迩,疆场之邑,一彼一此,何常之有,王伯之令也。引其封疆,而树之官,举之表旗,而著之制令,过则有刑,犹不可壹,于是乎虞有三苗,夏有观扈,商有姺邳,周有徐奄,自无令王诸侯逐进,狎主齐盟,其又可壹乎,恤大舍小,足以为盟主,又焉用之,封疆之削,何国蔑有,主齐盟者,谁能辩焉。吴濮有衅,楚之执事,岂其顾盟,莒之疆事,楚勿与知,诸侯无烦,不亦可乎,莒鲁争郓,为日久矣,苟无大害于其社稷,可无亢也。去烦宥善,莫不竞劝,子其图之,固请诸楚,楚人许之,乃免叔孙。景王七年秋九月,鲁取莒鄫邑。
《春秋》:昭公四年。按《左传》:四年秋九月,取鄫,言易也。莒乱,著丘公立而不抚鄫,鄫叛而来。
景王八年夏,莒牟夷以牟娄及防兹奔于鲁。秋,七月,戊辰,叔弓帅师败莒师于鼢泉。
《春秋》:昭公五年。按《左传》:五年夏,莒牟夷以牟娄及防兹来奔,牟夷非卿而书,尊地也。莒人愬于晋,晋侯欲止公,范献子曰:不可,人朝而执之,诱也。讨不以师,而诱以成之,惰也。为盟主而犯此二者,无乃不可乎,请归之,间而以师讨焉。乃归公,秋,七月,公至自晋,莒人来讨,不设备,戊辰,叔弓败诸鼢泉,莒未陈也。景王十三年秋,鲁季孙意如叔弓,仲孙貜帅师伐莒。九月,莒人,如晋。
《春秋》:昭公十年,莒人,如晋不书。按《左传》:十年秋,七月,平子伐莒,取郠,献俘,始用人于亳社,臧武仲在齐,闻之。曰:周公其不飨鲁祭乎,周公飨义,鲁无义,诗曰:德音孔昭,视民不佻,佻之谓甚矣,而一用之,将谁福哉。九月,莒人,如晋,葬平公。十二年夏,公如晋至河乃复。取郠之役,莒人愬于晋,晋有平公之丧,未之治也。故辞公。
景王十六年秋,刘子,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平丘,八月,甲戌,同盟于平丘。
《春秋》:昭公十三年。按《左传》:晋成虒祁,诸侯朝而归者,皆有贰心,为取郠故,晋将以诸侯来讨,叔向曰:诸侯不可以不示威,十三年秋,七月,治兵于邾,南甲车四千乘,羊舌鲋摄司马,遂合诸侯于平丘。八月,壬申,邾人,莒人,愬于晋曰:鲁朝夕伐我,我几亡矣,我之不共,鲁故之以,晋侯不见公,使叔向来辞曰:诸侯将以甲戌盟,寡君知不得事君矣,请君无勤,子服惠伯对曰:君信蛮夷之诉,以绝兄弟之国,弃周公之后,亦惟君,寡君闻命矣,叔向曰:寡君有甲车四千乘在,虽以无道,行之必可畏也。况其率道,其何敌之有,牛虽瘠,偾于豚上,其畏不死,南蒯子仲之忧,其庸可弃乎,若奉晋之众,用诸侯之师,因邾莒杞鄫之怒,以讨鲁罪,间其二忧,何求而弗克,鲁人惧听命,甲戌,同盟于平丘。公不与盟,晋人执季孙意如,以幕蒙之,使狄人守之,司铎射怀锦奉壶饮冰,以蒲伏焉。守者御之,乃与之锦而入,晋人以平子归,子服湫从。冬十月,公如晋,荀吴谓韩宣子曰:诸侯相朝,讲旧好也。执其卿而朝其君,有不好焉。不如辞之,乃使士景伯辞公于河。季孙犹在晋,子服惠伯私于中行穆子。曰:鲁事晋何以不如夷之小国,鲁,兄弟也。土地犹大,所命能具,若为夷弃之,使事齐楚,其何瘳于晋,亲亲与大,赏共罚否,所以为盟主也。子其图之,谚曰:臣一主二,吾岂无大国,穆子告韩宣子,且曰:楚灭陈蔡,不能救而为夷执亲,将焉用之,乃归季孙,惠伯曰:寡君未知其罪,合诸侯而执其老,若犹有罪,死命可也。若曰无罪,而惠免之,诸侯不闻,是逃命也。何免之为,请从君惠于会,宣子患之,谓叔向曰:子能归季孙乎,对曰不能,鲋也能乃使叔鱼,叔鱼见季孙曰:昔鲋也得罪于晋君,自归于鲁君,微武子之赐,不至于今,虽获归骨于晋,犹子则肉之,敢不尽情,归子而不归鲋也。闻诸吏将为子除馆于西河,其若之何,且泣,平子惧,先归,惠伯待礼。
景王十七年秋八月,莒子去疾薨。弟庚与立。冬,莒杀其公子意恢。
《春秋》:昭公十四年。按《左传》:十四年秋,八月,莒著丘公卒,郊公不戚,国人弗顺,欲立著丘公之弟庚与,蒲馀侯恶公子意恢,而善于庚与,郊公恶公子铎,而善于意恢,公子铎因蒲馀侯而与之谋。曰:尔杀意恢,我出君而纳庚与,许之。冬,十二月,蒲馀侯玆夫杀莒公子意恢,郊公奔齐,公子铎逆庚与于齐,齐隰党,公子锄,送之,有赂田。
景王十九年春二月,齐侯,徐子,郯人,莒人,盟于蒲隧。按《春秋》不书。按《左传》:昭公十六年春正月,齐人伐徐。二月,丙申,齐师至于蒲隧,徐人行成,徐子及郯人,莒人,会齐侯盟于蒲隧。
景王二十二年秋,齐高发帅师伐莒。
《春秋》:昭公十九年。按《左传》:十九年秋,齐高发帅师伐莒,莒子奔纪障,使孙书伐之,初,莒有妇人,莒子杀其夫,已为嫠妇,及老,托于纪障,纺焉以度而去之,及师至,则投诸外,或献诸子占,子占使师夜缒而登,登者六十人,缒绝,师鼓噪,城上之人亦噪,莒共公惧,启西门而出,七月,丙子,齐师入纪。
景王二十四年春,齐侯伐莒。
《春秋》:昭公二十二年。按《左传》:二十二年,春,王二月,甲子,齐北郭启帅师伐莒,莒子将战,苑羊牧之谏曰,齐帅贱,其求不多,不如下之,大国不可怒也。弗听,败齐师于寿馀,齐侯伐莒,莒子行成,司马灶如莒涖盟,莒子如齐涖盟,盟于稷门之外,莒于是乎大恶其君。
敬王元年秋七月,莒子庚舆奔鲁。
《春秋》:昭公二十三年。按《左传》:二十三年秋七月,莒子庚舆虐而好剑,苟铸剑,必试诸人,国人患之,又将叛,齐乌存帅国人以逐之,庚舆将出,闻乌存执殳而立于道左,惧,将止死,苑羊牧之曰:君过之,乌存以力闻可矣,何必以弑君成名,遂来奔,齐人纳郊公。敬王四年秋,齐侯,鲁侯,莒子,邾子,杞伯,盟于鄟陵。按《春秋》:昭公二十六年。按《左传》:二十六年秋,盟于鄟陵,谋纳公也。
敬王十年冬,晋韩不信,齐高张,宋仲几,鲁仲孙何忌,卫世叔申,郑国参,曹人,莒人,薛人,杞人,小邾人,城成周。
《春秋》:昭公三十二年。按《左传》:三十二年冬,十一月,晋魏舒,韩不信,如京师,合诸侯之大夫,寻盟,且令城成周。己丑,士弥牟营成周,计丈数,揣高卑,度厚薄,仞沟洫,物土方,议远迩,计徒庸,书糇粮,以令役于诸侯,属役赋丈,书以授帅,而效诸刘子,韩简子临之,以为成命。定公元年春正月,诸侯之大夫,会城成周。敬王十四年春三月,刘子,晋侯,宋公,鲁侯,蔡侯,卫侯,陈子,郑伯,许男,曹伯,莒子,邾子,顿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国夏会于召陵侵楚。夏五月,盟于皋鼬。
《春秋》:定公四年。按《左传》:四年,春,三月,刘文公合诸侯于召陵,谋伐楚也。
敬王三十九年,夏,五月,莒子狂薨。
《春秋》:哀公十四年。

偪阳

周有偪阳,为颛顼之后。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求言郧姓,封于侩,是为会人,介于河伊。贪啬,灭爵。上下不临,重氏伐而亡之。傿路云邬偪夷,皆郧分也。偪阳则晋灭之。
灵王九年,春,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世子光会吴于柤。夏,五月,甲午,遂灭偪阳。
《春秋》:襄公十年。按《左传》:十年夏四月,晋荀偃,士丐,请伐偪阳而封宋向戌焉。荀罃曰:城小而固,胜之不武,弗胜为笑,固请,丙寅,围之,弗克,孟氏之臣秦菫父,辇重如役,偪阳人启门,诸侯之士门焉。县门发,聊人纥抉之,以出门者,狄虒弥建大车之轮,而蒙之以甲,以为橹,左执之,右拔戟,以成一队,孟献子曰:诗所谓有力如虎者也。主人县布,菫父登之,及堞而绝之,队则又县之,苏而复上者三,主人辞焉。乃退,带其断以徇于军三日,诸侯之师,久于偪阳,荀偃,士丐,请于荀罃曰:水潦将降,惧不能归,请班师,知伯怒,投之以机,出于其间曰:女成二事而后告余,余恐乱命,以不女违,女既勤君而兴诸侯,牵帅老夫,以至于此,既无武守,而又欲易余罪。曰是实班师,不然克矣,余羸老也。可重任乎,七日不克,必尔乎取之,五月,庚寅,荀偃,士丐,帅卒攻偪阳,亲受矢石,甲午,灭之,书曰:遂灭偪阳,言自会也。以与向戌,向戌辞曰:君若犹辱镇抚宋国,而以偪阳光启寡君,群臣安矣,其何贶如之,若专赐臣,是臣兴诸侯以自封也。其何罪大焉。敢以死请,乃予宋公。宋公享晋侯于楚丘,请以桑林,荀罃辞,荀偃,士丐。曰:诸侯宋鲁,于是观礼,鲁有禘乐,宾祭用之,宋以桑林享君,不亦可乎,舞师题以旌夏,晋侯惧而退,入于房,去旌,卒享而还,及著雍,疾,卜,桑林见,荀偃,士丐,欲奔请祷焉。荀罃不可曰:我辞礼矣,彼则以之,犹有鬼神,于彼加之,晋侯有间,以偪阳子归,献于武宫,谓之夷俘,偪阳,妘姓也。使周内史选其族嗣,纳诸霍人,礼也。
〈注〉偪阳妘姓,国今彭城傅阳县也。因柤会而灭之,故曰遂。此通吴晋往来之道也。

周有夷国,为颛顼之后。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求言郧姓,封于侩,是为会人,介于河伊。贪啬,灭爵。上下不临,重氏伐而亡之。傿路云邬偪夷,皆郧分也。偪夷则晋灭之。
平王四十九年,秋,八月,纪人伐夷。
《春秋》不书。按《左传》:隐公元年秋八月,纪人伐夷。夷不告,故不书。
〈注〉夷国在城阳庄武县。

僖王四年,周蔿国以晋师伐夷,杀夷诡诸。按《春秋》不书。按《左传》:庄公十六年初,晋武公伐夷,执夷诡诸,蔿国请而免之,既而弗报,故子国作乱,谓晋人曰:与我伐夷而取其地,遂会晋师伐夷,杀夷诡诸。

武王克商,封帝尧之后于蓟。
《史记·周本纪》:武王十一年伐纣。罢兵西归。追思先圣王,乃褒封帝尧之后于蓟。
〈注〉《地理志》:燕国有蓟县。

《路史》:黄帝有熊氏次妃嫫母,儿恶德充,帝内之。是生苍林,禺阳。禺阳最少,受封于任,为任姓。谢章舒洛昌锲终泉卑禺,皆任分也。后武王克商,求封帝之裔于蓟,以复锲。
〈注〉锲蓟本同盖,周始为锲。

成王三十三年,命王世子钊如房逆女,房伯祈归于宗周。
《竹书纪年》云云。
《路史》:帝尧陶唐氏取富宜氏,曰皇。生朱,使出就丹。既崩,虞氏国之于房,为房侯。房之后有狸氏。〈按房为有虞氏
三恪之国,始封,已载三恪考。兹以传世至周,故附入异姓勋爵

景王十六年,楚子复房。
《春秋》不书。按《左传》:楚之灭蔡也。灵王迁许,胡,沈,道,房,申,于荆焉。昭公十三年,平王即位,既封陈蔡,而皆复之。

周封刘累之裔于唐。
《路史》:帝尧陶唐氏,取富宜氏,曰皇。生朱,庶弟九,其封于留者,为留氏。后有留累以豢龙事夏,孔甲赐之氏曰御龙,以更飂董之后。既迁于鲁,商居大夏,为唐氏,御氏,扰氏,扰龙氏。至周,封帝后于铸,铸祝是分侯于随,为铸氏,祝氏,随氏。既更累之裔于方城,为唐公。楚并唐,其徙杜者,为杜氏,唐杜氏,屠氏,唐孙氏,李氏。成王八年冬十月,灭唐,迁其民于杜。
《史记·晋世家》:武王崩,成王立,唐有乱,周公诛灭唐。
〈注〉《正义》《括地志》云:故唐城在绛州翼城县西二十里,即尧裔子所封。春秋云夏孔甲时,有尧苗裔刘累者,以豢龙事孔甲,夏后嘉之,赐氏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之以食夏后;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夏后召孟别封刘累之孙于大夏之墟为侯。至周成王时,唐人作乱,成王灭之,而封太叔,更迁唐人子孙于杜,谓之杜伯,即范丐所云在周为杜唐氏。按:鲁县汝州鲁山县是。今随州枣阳县东南一百五十里上唐乡故城即。后子孙徙于唐。

《竹书纪年》:成王八年冬十月,王师灭,唐迁其民于杜。
定王十年,唐侯从楚师禦晋。
《春秋》不书。按《左传》:宣公十二年春,楚子围郑。夏六月,晋师救郑,楚子使唐狡,与蔡鸠居,告唐惠侯。曰:不谷不德而贪,以遇大敌,不谷之罪也。然楚不克,君之羞也。敢藉君灵,以济楚师,使潘党率游阙四十乘,从唐侯以为左拒,以从上军。
敬王十二年,楚归唐侯。
《春秋》不书。按《左传》:定公三年冬,唐成公如楚,有两肃爽马,子常欲之,弗与,三年止之,唐人或相与谋,请代先从者,许之,饮先从者酒,醉之,窃马而献之子常,子常归唐侯,自拘于司败。曰:君以弄马之故,隐君身,弃国家,群臣请相。夫人以偿马,必如之,唐侯曰:寡人之过也。二三子无辱,皆赏之。

周有胡国为帝舜之后。
《路史》:胡,舜裔也,归姓。胡公世不淫,至虞阏父,为周陶正。武王妃其子胡公满,以大姬锡之妫姓,与肃慎之宝复之于陈,以备三客。二十有五世,而楚灭之。〈按胡
公已复封陈,而胡国故封,必别为立后,故胡国见于《春秋》

灵王二十七年夏,齐侯、陈侯、蔡侯、北燕伯、杞伯、胡子、沈子、白狄朝于晋。
《春秋》不书。按《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夏,齐侯,陈侯蔡侯,北燕伯,杞伯,胡子,沈子,白狄,朝于晋,宋之盟故也。
景王七年夏,楚子,蔡侯,陈侯,郑伯,许男,徐子,滕子,顿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会于申。秋,七月,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吴,遂灭赖。
《春秋》:昭公四年。按《左传》:四年夏六月丙午,楚子合诸侯于申。秋七月,楚子以诸侯伐吴。八月,遂以诸侯灭赖,迁赖于鄢。
景王十六年,楚子复胡。
《春秋》不书。按《左传》:楚之灭蔡也。灵王迁许,胡,沈,道,房,申,于荆焉。昭公十三年,平王即位,既封陈蔡,而皆复之。
敬王元年秋,七月,吴败顿胡,,蔡,陈,许,之师于鸡父,胡子髡,沈子逞,灭获陈夏齧。
《春秋》:昭公二十三年。按《左传》:二十三年秋七月,吴人伐州来,楚薳越帅师,及诸侯之师,奔命救州来,吴人禦诸钟离,子瑕卒,楚师熸,吴公子光曰:诸侯从于楚者众,而皆小国也。畏楚而不获已,是以来,吾闻之曰:作事威克其爱,虽小必济,胡沈之君幼而狂,陈大夫齧壮而顽,顿与许蔡疾楚政,楚令尹死,其师熸,帅贱多宠,政令不一,七国同役而不同心,帅贱而不能整,无大威命,楚可败也。若分师先以犯胡沈与陈,必先奔,三国败,诸侯之师乃摇心矣,诸侯乖乱,楚必大奔,请先者去备薄威,后者敦陈整旅,吴子从之,戊辰,晦,战于鸡父,吴子以罪人三千,先犯胡沈与陈,三国争之,吴为三军以系于后,中军从王,光帅右,掩馀帅左,吴之罪人,或奔或止,三国乱,吴师击之,三国败,获胡沈之君,及陈大夫,舍胡沈之囚,使奔许与蔡顿。曰:吾君死矣,师噪而从之,三国奔,楚师大奔。
敬王十四年春三月,刘子,晋侯,宋公,鲁侯,蔡侯,卫侯,陈子,郑伯,许男,曹伯,莒子,邾子,顿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国夏会于召陵侵楚。夏,五月,盟于皋鼬。
《春秋》:定公四年。按《左传》:四年,春,三月,刘文公合诸侯于召陵,谋伐楚也。
敬王二十五年春,二月,楚子灭胡,以胡子豹归。按《春秋》:定公十五年。按《左传》:吴之入楚也。胡子尽俘楚邑之近胡者,楚既定,胡子豹又不事楚。曰:存亡有命,事楚何为,多取费焉。十五年春二月,楚灭胡。

周有邹国,为帝舜之裔。
《贾谊新书》:楚王欲淫,邹君乃遗之技乐美女四人,穆公朝观,而夕毕以妻死事之孤,故妇人年弗称者弗畜,节于身而弗众也。王舆不衣皮帛,御马不食禾菽。无淫僻之事,无骄燕之行。食不众味,衣不杂采。自刻以广民,亲贤以定国,亲民如子。邹国之治,路不拾遗,臣下顺从,若手之投心。是故以邹子之细,鲁卫不敢轻,齐楚不能胁。邹穆公死,邹之百姓,若失慈父,行哭三月。四境之邻于邹者,士民乡方而道哭,抱手而忧行。酤家不售其酒,屠者罢列而归,傲童不讴歌,舂筑者不相杵,妇女扶珠瑱,丈夫释玦靬,琴瑟无音,期年而后始复。
《路史》:邹舜裔也,春秋时,入于强矣。〈按邹见于孟子,战国时尚在。〉

周有卢国,为帝舜之后。
《路史》:卢舜裔也,春秋时,入于强矣。
桓王二十一年,春,罗与卢戎军楚师,大败之。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三年,春,楚屈瑕伐罗。及鄢,乱次以济,遂无次,且不设备,及罗,罗与卢戎两军之,大败之。

周有潘国,为帝舜之后。
《路史》:潘舜裔也,周灭之。

周有负国,为帝舜之后。
《路史》:负舜裔也,春秋时,入于强矣。

周有褒国,为夏后氏之后。
《史记·周本纪》:幽王嬖爱褒姒。褒姒生子伯服,幽王欲废太子。太子母申侯女,而为后。后幽王得褒姒,爱之,欲废申后,并去太子宜臼,以褒姒为后,以伯服为太子。周太史伯阳读史记曰:周亡矣。昔自夏后氏之衰也,有二神龙止于夏帝庭而言曰:余,褒之二君。夏帝卜杀之与去之与止之,莫吉。卜请其漦而藏之,乃吉。于是布币而策告之,龙亡而漦在,椟而去之。夏亡,传此器殷。殷亡,又传此器周。比三代,莫敢发之,至厉王之末,发而观之。漦流于庭,不可除。厉王使妇人裸而噪之。漦化为元鼋,以入王后宫。后宫之童妾既龀而遭之,既笄而孕,无夫而生子,惧而弃之。宣王之时童女谣曰:檿弧箕服,实亡周国。于是宣王闻之,有夫妇卖是器者,宣王使执而戮之。逃于道,而见乡者后宫童妾所弃妖子出于路者,闻其夜啼,哀而收之,夫妇遂亡,奔于褒。褒人有罪,请入童妾所弃女子者于王以赎罪。弃女子出于褒,是为褒姒。当幽王三年,王之后宫见而爱之,生子伯服,竟废申后及太子,以褒姒为后,伯服为太子。太史伯阳曰:祸成矣,无可奈何。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幽王为熢燧大鼓,有寇至则举熢火。诸侯悉至,至而无寇,褒姒乃大笑。幽王说之,为数举熢火。其后不信,诸侯益亦不至。幽王以虢石父为卿,用事,国人皆怨。石父为人佞巧善谀好利,王用之。又废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与缯、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举熢火徵兵,兵莫至。遂杀幽王骊山下,虏褒姒,尽取周赂而去。于是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宜臼,是为平王,以奉周祀。
〈注〉《索隐》曰:褒,国名,夏同姓,姓姒氏。

《路史》:禹后分封,有褒氏。褒君事夏,至幽王,嬖褒后,遂亡国。而褒亦亡矣。

宿

武王复风后之后于宿以典太昊之祀
《左传》:僖公二十一年,宋子鱼曰:任,宿,须句,颛臾,风姓也。实司太皞与有济之祀。
《路史》:黄帝应代,有风后为之相,因八卦,说九宫,以安营垒次,定万民之竁。黄帝灭蚩尤,徽猷多本于后,尤北复以其轻剿其馀于辋谷。人赖其利,遂世祀之,是为金山之神。谡封其后于任,锡之已姓,黄帝之孙任已实归,其在唐虞,俱有封土。书缺不见。夏后氏之初,封之庖为姒姓,遾周之兴,武王复其后于宿。后有密宿,须句,颛臾邑于泲上,实典太昊之祀,以为东蒙主。而宿之后,则兴于宋。俱不复见。
平王四十九年,秋,九月,宋人,鲁人,盟于宿。
《春秋》:隐公元年。按《左传》:元年秋九月,及宋人盟于宿,始通也。
〈注〉客主无名,皆微者也,宿小国,东平无盐县也。

桓王五年,夏,六月,辛亥,宿男薨。
《春秋》:隐公八年。
庄王十三年春三月,宋人迁宿。
《春秋》:庄公十年。
〈注〉宋强迁之,而取其地。

须句

周封风姓之后,有须句国。
《左传》:僖公二十一年,宋子鱼曰:任,宿,须句,颛臾,风姓也。实司太皞与有济之祀。
《路史》:黄帝应代,有风后为之相,因八卦,说九宫,以安营垒次,定万民之竁。黄帝灭蚩尤,徽猷多本于后,尤北复以其轻剿其馀于辋谷,人赖其利,遂世祀之,是为金山之神。谡封其后于任,锡之己姓。黄帝之孙任己,实归。其在唐虞,俱有封土,书缺不见。夏后氏之初,封之庖为姒姓。遾周之兴,武王复其后于宿。后有密宿,须句,颛臾邑于泲上,实典太昊之祀,以为东蒙主。是以季氏将伐颛臾,而孔子伤之。须句后为邾所并,鲁复取之。
〈注〉须句,乃须朐,即郓也。僖公伐邾,取须句。须句盖灭于邾久矣。至是鲁取之,后复于邾。迨文公七年,鲁复伐邾而取之,遂为邑,犹冒昔名尔。云灭须句,须句子来奔,且云反其君,俱妄。预云虽列国,而削弱为鲁私属。尤非。

襄王十四年,冬,鲁伐邾,取须句。
《春秋》:僖公二十二年。按《左传》:二十一年,邾人灭须句,须句子来奔,因成风也。成风为之言于公曰:崇明祀,保小寡,周礼也。蛮夷猾夏,周祸也。若封须句,是崇皞济而修祀纾祸也。二十二年,春,伐邾,取须句,反其君焉。秋,邾人以须句故出师,公卑邾,不设备而禦之。八月,丁未,公及邾师战于升陉,我师败绩,邾人获公胄,县诸鱼门。
襄王三十七年,春,三月,甲戌,鲁取须句。
《春秋》:文公七年。按《左传》:七年春三月,甲戌,取须句,寘文公子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