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五十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二十二
  周八
  楚一

官常典第一百五十卷

勋爵部汇考二十二

周八

楚一

成王始封鬻熊之后,熊绎于楚。
《史记·楚世家》: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其长一曰昆吾;二曰参胡;三曰彭祖;四曰会人;五曰曹姓;六曰季连,𦬒姓,楚其后也。昆吾氏,夏之时尝为侯伯,桀之时汤灭之。彭祖氏,殷之时尝为侯伯,殷之末世灭彭祖氏。季连生附沮,附沮生穴熊。其后中微,或在中国,或在蛮夷,弗能纪其世。周文王之时,季连之苗裔曰鬻熊。鬻熊子事文王,蚤卒。其子曰熊丽。熊丽生熊狂,熊狂生熊绎。熊绎当周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𦬒氏,居丹阳。楚子熊绎与鲁公伯禽、卫康叔子牟、晋侯燮、齐太公子吕伋俱事成王。
《汉南记》:荆、华二山绝汉水,而南至江西距剑阁,尽其地也,古楚子国。
昭王十六年,伐楚。
《竹书纪年》:昭王十六年,伐楚,涉汉,过大兕。
昭王十九年,伐楚。
《竹书纪年》:昭王十九年春,有星孛于紫微。祭公、辛伯从王伐楚。天大曀,雉兔皆振,丧六师于汉。
穆王十四年,王帅楚子伐徐戎,克之。
《竹书纪年》:十三年春,祭公帅师从王西征,次于阳纡。秋七月,西戎来宾徐戎侵洛。冬十月,造父御王,入于宗周。十四年,王帅楚子伐徐戎,克之。
穆王三十五年,荆人入徐,毛伯迁帅师败荆人于泲。按《竹书纪年》云云。
穆王三十七年,荆人来贡。
《竹书纪年》云云。
夷王七年,楚子熊渠伐庸自立,其三子皆为王。按《史记·楚世家》:熊绎生熊艾,熊艾生熊䵣,熊䵣生熊胜。熊胜以弟熊杨为后。熊杨生熊渠。熊渠生子三人。当周夷王之时,王室微,诸侯或不朝,相伐。熊渠甚得江汉间民和,乃兴兵伐庸、杨粤,至于鄂。熊渠曰: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乃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皆在江上楚蛮之地。
《竹书纪年》:夷王七年,楚子熊渠伐庸,至于鄂。厉王元年,楚人自去其王号,献龟贝于周。
《史记·楚世家》:及周厉王之时,暴虐,熊渠畏其伐楚,亦去其王。后为熊毋康,毋康早死。熊渠卒,子熊挚红立。挚红卒,其弟弑而代立,曰熊延。
〈注〉徐广曰:毋康即渠之长子。索隐曰如此史意挚红即上鄂王红也。谯周以为熊渠卒,子熊翔立;卒,长子挚有疾,少子熊延立。此云挚红卒,其弟弑而自立,曰熊延。欲会此代系,则翔亦毋康之弟,熊渠者。既卒,毋康又早卒。其挚红立而被延弑,故史考言挚有疾,而此言弑,未详。正义曰谯周言挚有疾,此言弑,未详。宋均注乐纬云:熊渠嫡嗣曰熊挚,有恶疾,不得为后,别居于夔,为楚附庸,后王命曰夔子也。

《竹书纪年》:厉王元年,楚来献龟贝。
《通鉴前编》:厉王元年,楚子自去其僭号。
厉王三十一年,楚子延薨,子勇立。
《史记·楚世家》:熊延生熊勇。熊勇六年,而周人作乱,攻厉王,厉王出奔彘。
《通鉴前编》:厉王三十一年,楚熊延卒,子熊勇嗣。厉王四十一年,楚子勇薨,弟严立。
《史记·楚世家》:熊勇十年,卒,弟熊严为后。
厉王五十一年,楚子严薨,子伯霜立。
《史记·楚世家》:熊严十年,卒。有子四人,长子伯霜,中子仲雪,次子叔堪,少子季徇。熊严卒,长子伯霜代立,是为熊霜。
宣王六年,楚子伯霜薨,弟季徇立。
《史记·楚世家》:熊霜元年,周宣王初立。熊霜六年,卒,三弟争立。仲雪死;叔堪亡,避难于濮;而少弟季徇立,是为熊徇。
宣王二十八年,楚子徇薨,子咢立。
《史记·楚世家》:熊徇十六年,郑桓公初封于郑。二十二年,熊徇卒,子熊咢立。
宣王三十七年,楚子咢薨,子仪立。
《史记·楚世家》:熊咢九年,卒,子熊仪立,是为若敖。平王七年,楚子仪薨,子坎立。
《史记·楚世家》:若敖二十年,周幽王为犬戎所弑,周东徙,而秦襄公始列为诸侯。二十七年,若敖卒,子熊坎立,是为霄敖。
平王十三年,楚子坎薨,子眴立。
《史记·楚世家》:霄敖六年,卒,子熊眴立,是为鼢冒。〈眴音
舜。

平王二十九年,楚子眴薨,弟熊通弑其君之子而自立。
《史记·楚世家》:鼢冒十三年,晋始乱,以曲沃之故。鼢冒十七年,卒。鼢冒弟熊通弑鼢冒子而代立,是为楚武王。
桓王十年秋,蔡侯郑伯会于邓。
《春秋》:桓公二年。按《左传》:二年,秋,蔡侯,郑伯,会于郑,始惧楚也。
〈注〉楚国,今南郡江陵县北纪南城也。楚武王始僭号称王,欲害中国蔡、郑、姬姓,近楚,故惧而会谋。

桓王十四年,楚子侵随。
《春秋》不书。 按《左传》:桓公六年,楚武王侵随,使薳章求成焉。军于瑕以待之,随人使少师董成,斗伯比言于楚子曰:吾不得志于汉东也。我则使然,我张吾三军而被吾甲兵,以武临之,彼则惧而协以谋我,故难间也。汉东之国,随为大,随张,必弃小国,小国离,楚之利也。少师侈,请羸师以张之,熊率且比曰:季梁在,何益,斗伯比曰:以为后图,少师得其君,王毁军而纳少师,少师归,请追楚师,随侯将许之,季梁止之曰:天方授楚,楚之羸,其诱我也。君何急焉。臣闻小之能敌大也。小道大淫,所谓道,忠于民而信于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辞,信也。今民馁而君逞欲,祝史矫举以祭,臣不知其可也。公曰:吾牲牷肥腯,粢盛丰备,何则不信,对曰: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故奉牲以告曰:博硕肥腯,谓民力之普存也。谓其畜之硕大蕃滋也。谓其不疾瘯蠡也。谓其备腯咸有也。奉盛以告曰:洁粢丰盛,谓其三时不害,而民和年丰也。奉酒醴以告曰:嘉栗旨酒,谓其上下皆有嘉德,而无违心也。所谓馨香,无谗慝也。故务其三时,修其五教,亲其九族,以致其禋祀,于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故动则有成,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虽独丰,其何福之有,君姑修政而亲兄弟之国,庶免于难,随侯惧而修政,楚不敢伐。
《史记·楚世家》:楚武王三十五年,楚伐随。随曰:我无罪。楚曰:我蛮夷也。今诸侯皆为叛相侵,或相杀。我有敝甲,欲以观中国之政,请王室尊吾号。随人为之周,请尊楚,王室不听,还报楚。
桓王十六年,楚子称王。夏,楚子伐随,败之。秋,随及楚平。
《春秋》不书。 按《左传》:桓公八年,随少师有宠楚,斗伯比曰:可矣,雠有衅,不可失也。夏,楚子合诸侯于沈鹿,黄随不会,使薳章让黄,楚子伐随,军于汉淮之间,季梁请下之,弗许而后战,所以怒我而怠寇也。少师谓随侯曰:必速战,不然,将失楚师,随侯禦之,望楚师,季梁曰:楚人上左,君必左,无与王遇,且攻其右,右无良焉。必败,偏败,众乃携矣,少师曰:不当王,非敌也。弗从,战于速杞,随师败绩,随侯逸,斗丹获其戎车,与其戎右,少师,秋,随及楚平,楚子将不许,斗伯比曰:天去其疾矣,随未可克也。乃盟而还。
《史记·楚世家》:武王三十七年,楚熊通怒曰:吾先鬻熊,文王之师也,早终。成王举我先公,乃以子男田令居楚,蛮夷皆率服,而王不加位,我自尊耳。乃自立为武王,与随人盟而去。于是始开濮地而有之。
桓王十七年,夏,楚败邓师。
《春秋》不书。 按《左传》:桓公九年,春,巴子使韩服告于楚,请与邓为好,楚子使道朔将巴客以聘于邓,邓南鄙鄾人,攻而夺之币,杀道朔,及巴行人,楚子使薳章让于邓,邓人弗受,夏,楚使斗廉帅师,及巴师围鄾,邓养甥,聃甥,帅师救鄾,三逐巴师不克,斗廉衡陈其师于巴师之中,以战而北,邓人逐之,背巴师,而夹攻之,邓师大败,鄾人宵溃。
桓王十九年,春,楚败郧师于蒲骚。
《春秋》不书。 按《左传》:桓公十一年,春,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莫敖患之,斗廉曰:郧人军其郊,必不诫,且日虞四邑之至也。君次于郊郢以禦四邑,我以锐师宵加于郧,郧有虞心而恃其城,莫有斗志,若败郧师,四邑必离,莫敖曰:盍请济师于王,对曰:师克在和,不在众,商周之不敌,君之所闻也。成军以出,又何济焉。莫敖曰:卜之,对曰:卜以决疑,不疑何卜,遂败郧师于蒲骚,卒盟而还。桓王二十年,冬,楚伐绞。
《春秋》不书。 按《左传》:桓公十二年,冬,楚伐绞,军其南门,莫敖屈瑕曰:绞小而轻,轻则寡谋,请无捍采樵者以诱之,从之,绞人获三十人,明日,绞人争出,驱楚役徒于山中,楚人坐其北门,而覆诸山下,大败之,为城下之盟而还,伐绞之役,楚师分涉于彭,罗人欲伐之,使伯嘉谍之,三巡数之。
桓王二十一年,春,楚屈瑕伐罗,败绩。
《春秋》不书。 按《左传》:桓公十三年,春,楚屈瑕伐罗,斗伯比送之还,谓其御曰:莫敖必败,举趾高,心不固矣,遂见楚子曰:必济师,楚子辞焉。入告夫人邓曼,邓曼曰:大夫其非众之谓,其谓君抚小民以信,训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莫敖狃于蒲骚之役,将自用也。必小罗,君若不镇抚,其不设备乎。夫固谓君训众而好镇抚之,召诸司而劝之以令德见莫敖而告诸天之不假易也。不然。夫岂不知楚师之尽行也。楚子使赖人追之,不及,莫敖使徇于师曰:谏者有刑,及鄢,乱次以济,遂无次,且不设备,及罗,罗与卢戎两军之,大败之,莫敖缢于荒谷,群帅囚于冶父,以听刑,楚子曰:孤之罪也。皆免之。
庄王七年,春,楚子伐随,薨于师,子赀立。
《春秋》不书。 按《左传》:庄公四年,春,王三月,楚武王荆尸,授师孑焉。以伐随,将齐,入告夫人邓曼曰:余心荡,邓曼叹曰: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徒无亏,王薨于行,国之福也。王遂行,卒于樠木之下,令尹斗祁,莫敖屈重,除道梁溠,营军临随,随人惧,行成,莫敖以王命入盟随侯,且请为会于汉汭而还,济汉而后发丧。
《史记·楚世家》:武王五十一年,周召随侯,数以立楚为王。楚怒,以随背己,伐随。武王卒师中而兵罢。子文王熊赀立,始都郢。
庄王九年,冬,楚子伐申。
《春秋》不书。 按《左传》:庄公六年,冬,楚文王伐申,过邓,邓祁侯曰:吾甥也。止而享之,骓甥,聃甥,养甥,请杀楚子,邓侯弗许,三甥曰:亡邓国者,必此人也。若不早图,后君噬脐,其及图之乎,此为时矣,邓侯曰:人将不食吾馀,对曰:若不从三臣,抑社稷实不血食,而君焉取馀,弗从,还年,楚子伐邓,十六年,楚复伐邓,灭之。庄王十三年,秋,九月,楚败蔡侯于莘,以蔡侯献舞归。按《春秋》:庄公十年。按《左传》:十年,夏,蔡哀侯娶于陈,息侯亦娶焉。息妫将归,过蔡,蔡侯曰:吾姨也。止而见之,弗宾,息侯闻之怒,使谓楚文王曰:伐我,吾求救于蔡而伐之,楚子从之,秋,九月,楚败蔡师于莘,以蔡侯献舞归。
《史记·楚世家》:文王六年,伐蔡,虏蔡哀侯以归,已而释之。楚强,陵江汉间小国,小国皆畏之。十一年,楚始大。
僖王二年,秋,七月,楚入蔡。
《春秋》:庄公十四年。按《左传》:蔡哀侯为莘故,绳息妫以语楚子,楚子如息,以食入享,遂灭息,以息妫归,生堵敖,及成王焉。未言,楚子问之,对曰: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弗能死,其又奚言,十四年,楚子以蔡侯灭息,遂伐蔡,秋,七月,楚入蔡。
僖王四年,秋,楚伐郑,灭邓。
《春秋》:庄公十六年,灭邓不书。按《左传》:十四年,郑伯自栎入缓,告于楚,十六年,秋,楚伐郑,及栎,为不礼故也。
《史记·楚世家》:文王十二年,伐邓灭之。
惠王元年,冬,巴人伐楚。
《春秋》不书。 按《左传》:庄公十八年,初,楚武王克权,使斗缗尹之,以叛,围而杀之,迁权于那处,使阎敖尹之,及文王即位,与巴人伐申,而惊其师,巴人叛楚,而伐那处,取之,遂门于楚,阎敖游涌而逸,楚子杀之,其族为乱,冬,巴人因之以伐楚。
惠王二年,春,巴人败楚师,楚子伐黄。夏,六月,楚子赀薨,子艰立。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庄公十九年,春,楚子禦之,大败于津,还,鬻拳弗纳,遂伐黄,败黄师于踖陵,还及湫,有疾,夏,六月,庚申,卒,鬻拳葬诸夕室,亦自杀也。而葬于绖皇,初,鬻拳强谏楚子,楚子弗从,临之以兵,惧而从之,鬻拳曰:吾惧君以兵,罪莫大焉。遂自刖也。楚人以为大阍,谓之大伯,使其后掌之。
《史记·楚世家》:楚文王十三年,卒,子熊艰立,是为杜敖。
惠王六年,夏,楚人聘于鲁。
《春秋》:庄公二十三年。
《史记·楚世家》:成王恽元年,初即位,布德施惠,结旧好于诸侯。使人献天子,天子赐胙,曰:镇尔南方夷越之乱,无侵中国。于是楚地千里。
惠王十一年,秋,楚伐郑,鲁侯,齐人,宋人,救郑。
《春秋》:庄公二十八年。按《左传》:楚令尹子元欲蛊文夫人,为馆于其宫侧,而振万焉。夫人闻之,泣曰:先君以是舞也。习戎备也。今令尹不寻诸仇雠,而于未亡人之侧,不亦异乎,御人以告子元,子元曰:妇人不忘袭雠,我反忘之,二十八年,秋,子元以车六百乘伐郑,入于桔柣之门,子元,斗御疆,斗梧,耿之不比,为旆,斗班,王孙游,王孙喜殿,众车入自纯门,及逵市,县门不发,楚言而出,子元曰:郑有人焉。诸侯救郑,楚师夜遁,郑人将奔桐丘,谍告曰:楚幕有乌,乃止。
惠王十三年,楚杀令尹公子元,而以斗谷于菟为令尹。
《春秋》不书。 按《左传》:庄公三十年,夏,楚公子元归自伐郑,而处王宫,斗射,师谏,则执而梏之。秋,申公斗班杀子元,斗谷于菟为令尹,自毁其家,以纾楚国之难。
惠王十八年,秋,七月,楚人伐郑。
《春秋》:僖公元年。按《左传》:庄公三十二年,春,齐侯为楚伐郑之故,请会于诸侯,宋公请先,见于齐侯,夏,遇于梁丘。僖公元年,秋,楚人伐郑,郑即齐故也。八月,公会齐侯,宋公,郑伯,曹伯,邾人,盟于荦,谋救郑也。
〈注〉荆始改号曰楚。

惠王十九年,冬,楚人侵郑。
《春秋》:僖公二年。按《左传》:二年,冬,楚人伐郑,斗章囚郑聃伯。
惠王二十年,冬,楚人伐郑。
《春秋》僖公三年。按《左传》:二年,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服江黄也。三年,秋,会于阳谷,谋伐楚也。冬,楚人伐郑,郑伯欲成,孔叔不可曰:齐方勤我,弃德不祥。
〈注〉江黄楚与国。

惠王二十一年,春,正月,齐侯,宋公,鲁侯,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侵蔡,蔡溃,遂伐楚,次于陉,夏,楚屈完来,盟于召陵。
《春秋》:僖公四年。按《左传》:四年,春,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蔡溃,遂伐楚,楚子使与师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辅周室,赐我先君履,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无棣,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徵,昭王南征而不复,寡人是问,对曰:贡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给,昭王之不复,君其问诸水滨,师进,次于陉,夏,楚子使屈完如师,师退,次于召陵,齐侯陈诸侯之师,与屈完乘而观之,齐侯曰:岂不榖是为,先君之好是继,与不榖同好如何,对曰:君惠徼福于敝邑之社稷,辱收寡君,寡君之愿也。齐侯曰:以此众战,谁能禦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对曰:君若以德绥诸侯,谁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虽众,无所用之,屈完及诸侯盟。
惠王二十二年,秋,八月,楚人灭弦,弦子奔黄。
《春秋》:僖公五年。按《左传》:五年,秋,楚斗谷于菟灭弦,弦子奔黄,于是江,黄,道,柏,方睦于齐,皆弦姻也。弦子恃之而不事楚,又不设备,故亡。
惠王二十三年,秋,楚人围许,诸侯遂救许。
《春秋》:僖公六年。按《左传》:六年,夏,诸侯伐郑,以其逃首止之盟故也。围新密,秋,楚子围许,以救郑,诸侯救许,乃还。冬,蔡穆侯将许僖公以见楚子于武城,许男面缚衔璧,大夫衰绖,士舆榇,楚子问诸逢伯,对曰:昔武王克殷,微子启如是,武王亲释其缚,受其璧而祓之,焚其榇,礼而命之,使复其所,楚子从之。
襄王三年,冬,楚人伐黄。
《春秋》:僖公十一年。按《左传》:黄人不归楚贡,十一年,冬,楚人伐黄。
襄王四年,夏,楚人灭黄。
《春秋》:僖公十二年。按《左传》:黄人恃诸侯之睦于齐也。不共楚职。曰:自郢及我九百里,焉能害我,十二年,夏,楚灭黄。按《谷梁传》:贯之盟,管仲曰:江黄远齐而近楚,楚为利之国也。若伐而不能救,则无以宗诸侯矣,桓公不听,遂与之盟,管仲死,楚伐江,灭黄,桓公不能救,故君子闵之也。
襄王七年,春,正月,楚人伐徐。三月,齐侯,宋公,陈侯,鲁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于匡,诸侯之大夫救徐,冬,楚人败徐于娄林。
《春秋》:僖公十五年。按《左传》:十五年,春,楚人伐徐,徐即诸夏故也。三月,盟于牡丘,寻葵丘之盟,且救徐也。孟穆伯帅师,及诸侯之师救徐,诸侯次于匡以待之。齐师,曹师,伐厉,以救徐也。冬,楚败徐于娄林,徐恃救也。十六年,秋,夏,齐伐厉,不克,救徐而还。襄王十年,春,郑伯始朝于楚。
《春秋》不书。 按《左传》:僖公十八年,春,郑伯始朝于楚,楚子赐之金,既而悔之,与之盟曰:无以铸兵,故以铸三钟。
襄王十二年,冬,楚人伐随。
《春秋》:僖公二十年。按《左传》:二十年,秋,随以汉东诸侯叛楚,冬,楚斗榖于菟帅师伐随,取成而还。襄王十三年,春,宋人,齐人,楚人,盟于鹿上。秋,宋公,楚子,陈侯,蔡侯,郑伯,许男,曹伯,会于盂,执宋公以伐宋。冬,楚人使宜申献捷于鲁。十二月,鲁侯会诸侯盟于薄,释宋公。
《春秋》:僖公二十一年。按《左传》:二十一年,春,宋人为鹿上之盟,以求诸侯于楚,楚人许之,公子目夷曰:小国争盟,祸也。宋其亡乎,幸而后败。秋,诸侯会宋公于盂,子鱼曰:祸其在此乎,君欲已甚,其何以堪之,于是楚执宋公以伐宋,冬,会于薄以释之,子鱼曰:祸犹未也。未足以惩君。
襄王十四年,夏,宋公,卫侯,许男,滕子,伐郑。冬,十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师败绩。
《春秋》:僖公二十二年。按《左传》:二十二年,春,三月,郑伯如楚。夏,宋公伐郑,子鱼曰:所谓祸在此矣。秋,八月,楚人伐宋以救郑,宋公将战,大司马固谏曰:天之弃商久矣,君将兴之,弗可赦也已,弗听。冬,十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济,司马曰:彼众我寡,及其未既济也。请击之,公曰:不可,既济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陈而后击之,宋师败绩,公伤股,门官歼焉。国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伤,不禽二毛,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寡人虽亡国之馀,不鼓不成列,子鱼曰:君未知战,勍敌之人,隘而不列,天赞我也。阻而鼓之,不亦可乎,犹有惧焉。且今之勍者,皆吾敌也。虽及胡耇,获则取之,何有于二毛,明耻教战,求杀敌也。伤未及死,如何勿重,若爱重伤,则如勿伤,爱其二毛,则如服焉。三军以利用也。金鼓以声气也。利而用之,阻隘可也声盛致志,鼓儳可也。丙子晨,郑文夫人𦬒氏,姜氏,劳楚子于柯泽,楚子使师缙示之俘馘,丁丑,楚子入飨于郑,九献,庭实旅百,加笾豆六品,享毕,夜出,文𦬒送于军,取郑二姬以归,叔詹曰:楚王其不没乎,为礼卒于无别,无别不可谓礼,将何以没,诸侯是以知其不遂霸也。
襄王十五年,秋,楚人伐陈。晋公子得耳及楚。
《春秋》:僖公二十三年,晋重耳及楚不书。按《左传》:二十三年,秋,楚成得臣帅师伐陈,讨其贰于宋也。遂取焦夷,城顿而还,子文以为之功使为令尹,叔伯曰:子若国何,对曰:吾以靖国也。夫有大功而无贵仕,其人能靖者与,有几。晋公子重耳。及楚,楚子飨之。曰:公子若反晋国,则何以报不谷,对曰:子女玉帛,则君有之,羽毛齿革,则君地生焉。其波及晋国者,君之馀也。其何以报,君曰:虽然,何以报我,对曰:若以君之灵,得反晋国,晋楚治兵,遇于中原,其辟君三舍,若不获命,其左执鞭弭,右属櫜鞬,以与君周旋,子玉请杀之,楚子曰:晋公子广而俭,文而有礼,其从者肃而宽,忠而能力,晋侯无亲,外内恶之,吾闻姬姓,唐叔之后,其后衰者也。其将由晋公子乎,天将兴之,谁能废之,违天必有大咎,乃送诸秦。
《史记·楚世家》:成王三十五年,晋公子重耳过楚,成王以诸侯客礼飨,而厚送之于秦。
襄王十六年,秋,宋及楚平。
《春秋》不书。 按《左传》:僖公二十四年,秋,宋及楚平,宋成公如楚,还,入于郑,郑伯将享之,问礼于皇武子,对曰:宋,先代之后也。于周为客,天子有事膰焉。有丧拜焉。丰厚可也。郑伯从之,享宋公有加,礼也。
襄王十七年,秋,楚人围陈,纳顿子于顿。
《春秋》:僖公二十五年。按《左传》:二十五年,秋,秦晋伐鄀,楚斗克,屈禦寇,以申息之师戍商密,秦人过析,隈入而系舆人,以围商密,昏而傅焉。宵坎血加书,伪与子仪子边盟者,商密人惧曰:秦取析矣,戍人反矣,乃降秦师,秦师囚申公子仪,息公子边,以归,楚令尹子玉追秦师,弗及,遂围陈,纳顿子于顿。
襄王十八年,夏,鲁公子遂如楚乞师。秋,楚人灭夔,以夔子归。冬,楚人伐宋,围缗,鲁侯以楚师伐齐,取谷。按《春秋》:僖公二十六年。按《左传》:二十六年,夏,东门襄仲,臧文仲,如楚乞师,臧孙见子玉,而道之伐齐宋,以其不臣也。夔子不祀祝融,与鬻熊,楚人让之,对曰:我先王熊挚有疾,鬼神弗赦,而自窜于夔,吾是以失楚,又何祀焉。秋,楚成得臣,斗宜申,帅师灭夔,以夔子归。宋以其善于晋侯也。叛楚即晋,冬,楚令尹子玉,司马子西,帅师伐宋,围缗,公以楚师伐齐,取谷,寘桓公子雍于谷,易牙奉之,以为鲁援,楚申公叔侯戍之,桓公之子七人,为七大夫于楚。
襄王十九年,冬,楚人,陈侯,蔡侯,郑伯,许男,围宋。按《春秋》:僖公二十七年。按《左传》:二十七年,秋,楚子将围宋,使子文治兵于睽,终朝而毕,不戮一人,子玉复治兵于蔿,终日而毕,鞭七人,贯三人耳,国老皆贺子文,子文饮之酒,蔿贾尚幼,后至,不贺,子文问之,对曰:不知所贺,子之传政于子玉。曰以靖国也。靖诸内而败诸外,所获几何,子玉之败,子之举也。举以败国,将何贺焉。子玉刚而无礼,不可以治民,过三百乘,其不能以入矣,苟入而贺,何后之有。冬,楚子及诸侯围宋,宋公孙固如晋告急,先轸曰:报施救患,取威定霸,于是乎在矣,狐偃曰:楚始得曹,而新昏于卫,若伐曹卫,楚必救之,则齐宋免矣,于是乎蒐于被庐,作三军,谋元帅,赵衰曰:郤縠可,臣亟闻其言矣,说礼乐而敦诗书,诗书,义之府也。礼乐,德之则也。德义,利之本也。夏书曰:赋纳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君其试之,乃使郤縠将中军,郤溱佐之,使狐偃将上军,让于狐毛而佐之,命赵衰为卿,让于栾枝,先轸,使栾枝将下军,先轸佐之,荀林父御戎,魏犨为右。襄王二十年,春,晋侯伐卫,楚人救卫。夏,四月,己巳,晋侯齐师宋师秦师及楚人战于城濮,楚师败绩,楚杀其大夫得臣。卫侯出奔楚。
《春秋》:僖公二十八年。按《左传》:二十八年,春,晋侯将伐曹,假道于卫,卫人弗许,还自南河济,侵曹,伐卫,正月,戊申,取五鹿,二月,晋郤縠卒,原轸将中军,胥臣佐下军,晋侯,齐侯,盟于敛盂,卫请盟,晋人弗许,卫侯欲与楚,国人不欲,故出其君,以说于晋,卫侯出居于襄牛。公子买戍卫,楚人救卫,不克,公惧于晋,杀子丛以说焉。谓楚人曰:不卒戍也。晋侯围曹,门焉多死,曹人尸诸城上,晋侯患之,听舆人之谋曰:称舍于墓,师迁焉。曹人凶惧,为其所得者,棺而出之,因其凶也而攻之,三月,丙午,入曹,数之以其不用僖负羁,而乘轩者三百人也。且曰:献状,令无入僖负羁之宫,而免其族,报施也。魏犨,颠颉,怒曰:劳之不图,报于何有,爇僖负羁氏,魏犨伤于胸,公欲杀之,而爱其材,使问,且视之病,将杀之,魏犨束胸,见使者曰:以君之灵,不有宁也。距跃三百,曲踊三百,乃舍之,杀颠颉以徇于师,立舟之侨以为戎右,宋人使门尹般如晋师告急,公曰:宋人告急,舍之则绝,告楚不许,我欲战矣,齐秦未可,若之何,先轸曰:使宋舍我而赂齐秦,藉之告楚,我执曹君,而分曹卫之田,以赐宋人,楚爱曹卫,必不许也。喜赂怒顽,能无战乎,公说,执曹伯,分曹卫之田,以畀宋人,楚子入居于申,使申叔去谷,使子玉去宋。曰:无从晋师,晋侯在外,十九年矣,而果得晋国,险阻艰难,备尝之矣,民之情伪,尽知之矣,天假之年,而除其害,天之所置,其可废乎,军志曰:允当则归,又曰:知难而退,又曰:有德不可敌,此三志者,晋之谓矣,子玉使伯棼请战。曰:非敢必有功也。愿以间执谗慝之口,王怒,少与之师,唯西广东宫,与若敖之六卒,实从之,子玉使宛春告于晋师。曰:请复卫侯,而封曹,臣亦释宋之围,子犯曰:子玉无礼哉,君取一,臣取二,不可失矣,先轸曰:子与之,定人之谓礼,楚一言而定三国,我一言而亡之,我则无礼,何以战乎,不许楚言,是弃宋也。救而弃之,谓诸侯何,楚有三施,我有三怨,怨雠已多,将何以战,不如私许复曹卫以携之,执宛春以怒楚,既战而后图之,公说,乃拘宛春于卫,且私许复曹卫,曹卫告绝于楚,子玉怒,从晋师,晋师退,军吏曰:以君辟臣,辱也。且楚师老矣,何故退,子犯曰:师直为壮,曲为老,岂在久乎,微楚之惠不及此,退三舍辟之,所以报也。背惠食言,以亢其雠,我曲楚直,其众素饱,不可谓老,我退而楚还,我将何求,若其不还,君退臣犯,曲在彼矣,退三舍,楚众欲止,子玉不可,夏,四月,戊辰,晋侯,宋公,齐国归父,崔夭,秦小子憖,次于城濮,楚师背酅而舍,晋侯患之,听舆人之诵。曰:原田每每,舍其旧而新是谋,公疑焉。子犯曰:战也。战而捷,必得诸侯,若其不捷,表里山河,必无害也。公曰:若楚惠何,栾贞子曰:汉阳诸姬,楚实尽之,思小惠而忘大耻,不如战也。晋侯梦与楚子搏,楚子伏己而盬其脑,是以惧,子犯曰:吉,我得天,楚伏其罪,吾且柔之矣,子玉使斗勃请战。曰:请与君之士戏,君凭轼而观之,得臣与寓目焉晋侯使栾枝对曰:寡君闻命矣,楚君之惠,未之敢忘,是以在此,为大夫退,其敢当君乎,既不获命矣,敢烦大夫,谓二三子,戒尔车乘,敬尔君事,诘朝将见,晋车七百乘,韅靷鞅靽,晋侯登有莘之虚以观师。曰:少长有礼,其可用也。遂伐其木,以益其兵,己巳,晋师陈于莘北,胥臣以下军之佐,当陈蔡,子玉以若敖之六卒,将中军。曰:今日必无晋矣,子西将左,子上将右,胥臣蒙马以虎皮,先犯陈蔡,陈蔡奔,楚右师溃,狐毛设二旆而退之,栾枝使舆曳柴而伪遁,楚师驰之,原轸,郤溱,以中军公族横击之,狐毛,狐偃,以上军夹攻子西,楚左师溃,楚师败绩,子玉收其卒而止,故不败,晋师三日馆谷,及癸酉而还,甲午,至于衡雍,作王宫于践土,乡役之三月,郑伯如楚,致其师,为楚师既败而惧,使子人九行成于晋,晋栾枝入盟郑伯,五月,丙午,晋侯及郑伯盟于衡雍,丁未,献楚俘于王,驷介百乘,徒兵千,郑伯傅王,用平礼也。己酉,王享醴,命晋侯侑,王命尹氏,及王子虎,内史叔兴父策命晋侯为侯伯,赐之大辂之服,戎辂之服,彤弓一,彤矢百,玈弓矢千,秬鬯一卣,虎贲三百人。曰:王谓叔父,敬服王命,以绥四国,纠逖王慝,晋侯三辞,从命。曰:重耳敢再拜稽首,奉扬天子之丕显休命,受策以出,出入三觐。卫侯闻楚师败,惧,出奔楚,遂适陈,使元咺奉叔武以受盟,癸亥,王子虎盟诸侯于王庭,要言曰:皆奖王室,无相害也。有渝此盟,明神殛之,俾队其师,无克祚国,及其元孙,无有老幼,初,楚子玉自为琼弁玉缨,未之服也。先战,梦河神谓已曰:畀余,余赐女孟诸之麋,弗致也。大心与子西,使荣黄谏,弗听,荣季曰:死而利国,犹或为之,况琼玉乎,是粪土也。而可以济师,将何爱焉。弗听,出告二子曰:非神败令尹,令尹其不勤民,实自败也。既败,王使谓之曰:大夫若入,其若申息之老何,子西,孙伯。曰:得臣将死,二臣止之曰:君其将以为戮,及连谷而死,晋侯闻之,而后喜可知也。曰:莫余毐也已,蔿吕臣实为令尹,奉己而已,不在民矣。
襄王二十四年,春,楚请平于晋。
《春秋》不书。 按《左传》:僖公三十二年,春,楚斗章请平于晋,晋阳处父报之,晋楚始通。
襄王二十五年,楚人侵陈蔡,伐郑,晋人侵蔡,楚救之,杀令尹子上。
《春秋》不书。 按《左传》:僖公三十三年,冬,晋,陈,郑,伐许,讨其贰于楚也。楚令尹子上侵陈蔡,陈蔡成,遂伐郑,将纳公子瑕,门于桔柣之门,瑕覆于周氏之汪,外仆髡屯禽之以献,文夫人敛而葬之郐城之下。晋阳处父侵蔡,楚子上救之,与晋师夹泜而军,阳子患之,使谓子上曰:吾闻之,文不犯顺,武不违敌,子若欲战,则吾退舍,子济而陈,迟速唯命,不然纾我,老师费财,亦无益也。乃驾以待,子上欲涉,大孙伯曰:不可,晋人无信,半涉而薄我,悔败何及,不如纾之,乃退舍,阳子宣言曰:楚师遁矣,遂归,楚师亦归,太子商臣谮子上曰:受晋赂而避之,楚之耻也。罪莫大焉。王杀子上。襄王二十六年,冬,十月,丁未,楚世子商臣弑其君頵,而自立。
《春秋》:文公元年。按《左传》:初,楚子将以商臣为太子,访诸令尹子上。子上曰:君之齿未也,而又多爱黜,乃乱也。楚国之举恒,在少者,且是人也。蜂目而豹声,忍人也,不可立也。弗听。既又欲立王子职,而黜太子商臣。商臣闻之,而未察,告其师潘崇,曰:若之何而察之。潘崇曰:享江𦬒而勿敬也。从之。江𦬒怒曰:呼役夫宜君王之欲杀女,而立职也。告潘崇曰:信矣。潘崇曰:能事诸乎。曰:不能。能行乎。曰:不能。能行大事乎。曰:能。元年冬十月,以宫甲围成王。王请食熊蹯而死,弗听。丁未,王缢,谥之曰灵不瞑,曰成乃瞑。穆王立以其为太子之室,与潘崇,使为太师,且掌环列之尹。
襄王二十八年,秋,楚人围江。冬,晋阳处父帅师伐楚,以救江。
《春秋》:文公三年。按《左传》:三年秋,楚师围江,晋先仆伐楚以救江。冬,晋以江故,告于周王叔桓公。晋阳处父伐楚,以救江门于方城,遇息公子朱而还。襄王三十年,秋,楚人灭六。冬,灭蓼。
《春秋》:文公五年,灭蓼不书。按《左传》:五年春,六人叛楚,即东夷。秋,楚成大心仲归帅师灭六。冬,楚子燮灭蓼。臧文仲闻六与蓼灭,曰:皋陶庭坚不祀,忽诸德之不建,民之无援。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