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四十二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十四
  商
  豕韦氏      遂
  九        鄂 邘
  姺        程
  郝        辛
  密须       黎
  逢        芮
  虞        奄
  蒲姑       淮夷

官常典第一百四十二卷

勋爵部汇考十四

豕韦氏

商灭豕韦氏,复以刘累之后代之。
《左传》:襄公二十四年,晋范宣子曰:昔丐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
〈注〉御龙氏,刘累也。豕韦,国名。唐、杜,二国名。殷末,豕韦国于唐。周成王灭唐,迁之于杜,为杜伯。〈疏〉《正义》《郑语》云:祝融之后,八姓,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又曰彭姓,彭祖豕韦则商灭之矣。贾逵云:大彭豕韦为商伯,其后世失道。殷德复兴而灭之。然则商之初,豕韦国君为彭姓也。其后乃以刘累之后代之,亦不知殷之何王灭彭姓,而封累后也。昭二十九年传称,夏王孔甲嘉刘累,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赐刘累身封豕韦。而此云在商为豕韦氏者,杜于彼注云,刘累代彭姓之豕韦,累寻迁鲁县,豕韦复国,至商而灭。累之后世,复承其国,为豕韦氏。是杜解刘累及其后世,再封豕韦之事。

昭公二十九年,晋蔡墨对魏献子曰: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实,甚好龙,能求其耆欲以饮食之,龙多归之,乃扰畜龙以服事帝舜,帝赐之姓。曰董氏。曰豢龙,封诸鬷川,鬷夷氏其后也。故帝舜世有畜龙,及有夏孔甲,扰于有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获豢龙氏,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飨之,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范氏其后也。
〈注〉以刘累代彭姓之豕韦,累寻迁鲁县,豕韦复国,至商而灭。累之后世,复承其国,为豕韦氏。在襄二十四年,不能致龙,故惧迁鲁县,自贬退也。〈疏〉《正义》曰传言:以更豕韦之后,则豕韦是旧国,废其君,以刘累代之。《郑语》云:祝融之后,八姓,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又云:彭姓,彭祖豕韦,则商灭之矣。如彼文豕韦之国,至商乃灭。于夏王孔甲之时,彭姓豕韦未全灭也。又下云:刘累惧而迁于鲁县,明是累迁之后,豕韦复国,至商乃灭耳。襄二十四年传,范宣子自言其祖,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则刘累子孙复封豕韦,杜迹其事,知累后世更复其国,为豕韦氏也。

《路史》:帝尧陶唐氏取,富宜氏,曰皇。生朱,庶弟九。其封于留者,为留氏。后有留累,以豢龙事夏,引甲赐之氏曰御龙,以更飂董之后。既迁于鲁,商居大夏,为唐氏,御氏,扰氏,扰龙氏。至周封帝后于铸,铸祝是分侯于随,为铸氏,祝氏,随氏。既更累之裔于方城,为唐公。楚并唐,其徙杜者为杜氏,唐杜氏,屠氏,唐孙氏,李氏。

商封舜后于遂。
《左传》:昭公三年,晏子曰:箕伯,直柄,虞遂,伯戏,其相胡公大姬,已在齐矣。
〈注〉四人皆舜后陈氏之先

昭公八年,史赵对晋侯曰:自幕至于瞽瞍,无违命,舜重之以明德,寘德于遂,遂世守之,及胡公不淫,故周赐之姓,使祀虞帝。
〈注〉遂,舜后。盖殷之兴,存舜之后而封遂,言舜德乃至于遂。〈疏〉三年传云:箕伯、直柄、虞遂、伯戏,则遂在直柄之后。故云盖殷兴存舜之后,而封之也。

《路史》:遂,舜裔也。夏之世,有箕伯,直柄,伯戏。中衰,成汤寘之于遂,遂世守之,后为齐所灭。
〈注〉庄公十二年,齐桓灭之。《左氏正义》《风俗通》云:商封之于遂。
周僖王元年,夏,六月,齐人灭遂。
《春秋》:庄公十三年。按《左传》:十三年,春,会于北杏,以平宋乱,遂人不至。夏,齐人灭遂,而戍之。
〈注〉遂国在济北蛇丘县东北舜之后

僖王四年,夏,齐人歼于遂。
《春秋》:庄公十七年。按《左传》:十七年,夏,遂因氏,颌氏,工娄氏,须遂氏,飨齐戍,醉而杀之,齐人歼焉。
〈注〉飨,酒食也。四族遂之彊宗,齐灭遂戍之,在十三年。

《路史》:圭胡,负遂,庐蒲,卫甄,潘饶,番传,邹息,有何,母辕,馀姚,上虞,濮阳,馀虞,西虞,亡锡,巴陵,衡山,长沙,皆舜裔也。〈按诸国有封代及事迹可考者,皆已分列,馀多不可考,姑附于此〉

帝辛元年,命九侯。
《竹书纪年》云云。
帝辛醢九侯。
《礼记·明堂位》:昔殷纣乱天下,脯鬼侯以飨诸侯,是以周公相武王以伐纣。
《史记·殷本纪》:纣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彊,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
〈注〉徐广曰:一作鬼侯。邺县有九侯城。索隐曰九亦依字读,邹诞生音仇也。《正义》《括地志》云:相州洛阳县西南五十里有九侯城,亦名鬼侯城,盖殷时九侯城也。

鄂 邘〈按鄂邘各为一国,西伯以脯鄂侯致叹,何至败耆之。明年,遂伐之玩,二纪自明〉

帝辛脯鄂侯。
《史记·殷本纪》:纣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彊,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
〈注〉徐广曰:鄂一作邘,音于。野王县有邘城。

《周本纪》:西伯败耆国。殷之祖伊闻之,惧,以告帝纣。纣曰:不有天命乎。是何能为。明年,伐邘。
〈注〉徐广曰:邘城在野王县西北,音于。

《竹书纪年》:帝辛三十四年,周师取耆及邘。

商有姺国。
《左传》:昭公元年,赵孟曰:商有姺邳。
〈注〉姺商诸侯。

帝外壬元祀,姺人叛。
《竹书纪年》云云。
帝河亶甲五祀,姺人来宾。
《竹书纪年》:姺人入于班方。彭伯、韦伯伐班方,姺人来宾。

商封和氏于程。
《汲冢周书》:爵重禄轻,比〈阙〉不成者亡。昔有毕程氏,损禄增爵,群臣貌匮,比而戾民,毕程氏以亡。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姬姓,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犁为祝融,生长琴及噎噎,处西极以行日月。太子长琴,居于摇山,实始乐风。犁卒,帝喾以回代之。帝挚之世,九犁乱时,重犁失职。尧于是复育重犁之后,使复旧业。是为羲和,和实为犁后,为和氏。商封之程有程氏,司马氏。
〈注〉周宣王时,程伯休父为宣王司马,掌六师,伐徐为氏。

帝武乙二十四年,周师伐程,战于毕,克之。
《竹书纪年》云云。

帝乙封郝骨之后于郝。
《路史》:太昊伏羲氏之弟郝骨氏,为帝立制,其裔孙子期,帝乙封之太原之郝。

商有辛国,周文王以辛甲谏纣封之长子。
《路史》:禹之支子,或封于辛。辛甲事纣,七十五谏,不从。文王以为史,封之长。子昭王南征辛,繇靡为御右,拯王而俱溺,封其子西翟。
周穆王元年,命辛伯馀靡。
《竹书纪年》:穆王元年己未春正月,王即位,胙昭公。命辛伯馀靡。
庄王四年,王及辛伯杀周公黑肩。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八年,秋,七月,周公欲弑庄王,而立王子克,辛伯告王,遂与王杀周公黑肩,王子克奔燕,初,子仪有宠于桓王,桓王,属诸周公,辛伯谏曰:并后,匹嫡,两政,耦国,乱之本也。周公弗从,故及。
《史记·周本纪》:庄王四年,周公黑肩欲杀庄王而立王子克。辛伯告王,王杀周公。王子克奔燕。襄王十四年,夏,辛有适伊川。
《春秋》不书。按《左传》:僖公二十二年,夏,辛有适伊川,见被发而祭于野者。曰:不及百年,此其戎乎,其礼先亡矣,秋,秦晋迁陆浑之戎于伊川。

密须

帝辛十六祀,西伯伐密须。
《诗经·大雅》: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先登于岸,密人不恭,敢拒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周祜,以对于天下,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我高冈,无矢我陵,我陵我阿,无饮我泉,我泉我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
〈朱注〉密密,须氏也。姞姓之国,阮国名。文王从阮疆而出,以侵密。于是相其高原,而徙都焉。所谓程邑也。

《史记·周本纪》:西伯伐密须。
〈注〉应劭曰:密须氏,姞姓之国。瓒曰:安定阴密县是。

《路史》:黄帝有熊氏,子二十五,别姓者十二,祈酉滕箴任苟釐结儇依及二纪也。馀循姬姓,结姓,伯倏封于南燕,密须阚允,蔡光敦偪燕鲁,雍断密虽结分也。
〈注〉苟,《史记》作荀。

黄帝应代,有风后为之相,因八卦,说九宫,以安营垒,次定万民之。黄帝灭蚩尤,徽猷多本于后,尤北复以其轻剿其馀于辋谷,人赖其利,遂世祀之,是为金山之神。谡封其后于任,锡之己姓。黄帝之孙任己实归,其在唐虞俱有封土,书缺不见。夏后氏之初,封之庖,为姒姓,遾周之兴,武王复其后于宿,后有密宿,须句,颛臾,邑于泲上,实典太昊之祀,以为东蒙主。是以李氏将伐颛臾,而孔子伤之。须句后为侏所并,鲁复取之。而宿之后,则兴于宋,俱不复见。
《通鉴前编》:商王纣立,十有六祀,西伯伐密须。
〈目〉《通志》曰:初,文王问太公,孰可伐。太公曰:密须。管叔曰:其君强明,伐之不可。太公曰:先王伐逆不伐顺,伐险不伐易。遂自阮徂共而及密须。密须之人,自缚其君而归。

周恭王四年,灭密。
《国语》:恭王游于泾上,密康公从,有三女奔之。其母曰:必致之于王。夫兽三为群,人三为众,女三为粲。王田不取群,公行下众,王御不参一族。夫粲,美之物也。众以美物归女,而何德以堪之。王犹不堪,况尔小丑。小丑备物,终必亡。康公弗献。一年,王灭密。
《史记·周本纪注》:韦昭曰:康公,密国之君,姬姓也。正义曰括地志云:阴密故城在泾州鹑孤县西,东接县城,故密国也。

帝辛三十一祀,西伯戡黎。
《书经》:西伯戡黎,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于王曰:天子,天既讫我殷命,格人元龟,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后人,惟王淫戏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康食,不虞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弗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不挚,今王其如台。王曰:呜呼。我生不有命在天。祖伊反曰:呜呼。乃罪多参在上,乃能责命于天,殷之即丧,指乃功,不无戮于尔邦。
〈注〉《正义》曰:黎国,汉之上党郡,壶关所治黎亭是也。纣都朝歌,王圻千里,黎在朝歌之西,故为近王圻之诸侯也。

《路史》:黎,子国也。西伯戡黎,武王复以封汤后。按《通鉴前编》:帝辛三十有一祀,周西伯东观兵,戡黎。
〈目〉《大纪》曰:先是亳有雀生鹯,史占之曰:以小生大,威振名昌。纣愈轻肆,弃耆旧贵戚大臣商容,微子,微仲,箕子,比干。胶鬲之徒不用,而用蜚廉,恶来。蜚廉者,孟戏仲衍之裔孙。恶来,其子也。俱以材力进,善谀好佞,贤臣梅伯性忠直,数谏诤,纣怒杀而醢之。有雷开者,阿佞进谀言,纣赐金玉而封之,赏以夏田。或谏曰:非时也。君践一日之苗,而民夫终岁之食,其可乎。杀之。园囿污池沛泽多,而虎豹犀象生焉。夷羊在牧,蜚鸿满野,山鸣河竭,天雨肉,雨石,两日。见龟生毛,兔有角,女子化为丈夫,宫中夜闻哭声,而不见其人。黎侯近于王畿,不恭王命,纣方日夜极意声色,不知治也。西伯发戡黎,殷人大震。

周定王十三年秋七月,晋师略狄立黎侯。
《诗经·邶风式微篇》: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序〉式微黎侯寓于卫,其臣劝以归也。〈笺〉黎侯为狄人所逐,弃其国,而寄于卫。卫处之以二邑,因安之。故其臣劝之〈疏〉经云中露泥中,知处之以二邑。

《诗经·旄丘篇》:旄丘之葛兮,何诞之节兮,叔兮伯兮,何多日也,何其处也,必有与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狐裘蒙戎,匪车不东,叔兮伯兮,靡所与同,琐兮尾兮,流离之子,叔兮伯兮,褒如充耳。
〈朱注〉旧说,黎之臣子,自言久寓于卫。

《春秋》不书。按《左传》:宣公十五年,秋,七月,壬午,晋侯治兵于稷,以略狄土,立黎侯而还。

商有逢国。
《左传》:昭公十年,春,正月,有星出于婺女,郑裨灶言于子产曰:七月,戊子,晋君将死,今兹岁在颛顼之虚,姜氏任氏,实守其地,居其维首,而有妖星焉。告邑姜也。邑姜,晋之妣也。天以七纪,戊子,逢公以登星斯于是乎出,吾是以讥之。
〈注〉逢公,殷诸侯,居齐地者。逢公将死,妖星出婺女。

《左传》:昭公二十年,冬,十二月,齐侯田于沛,至自田,晏子侍于遄台,饮酒乐,公曰:古而无死,其乐若何,晏子对曰:古而无死,则古之乐也。君何得焉。昔爽鸠氏始居此地,季荝因之,有逢伯陵因之,蒲姑氏因之,而后太公因之,古者无死,爽鸠氏之乐,非君所愿也。
〈注〉逢伯陵,殷诸侯,姜姓。

《路史》:炎帝戏,戏生器,器生钜及伯陵,祝庸。伯陵为黄帝臣,封逢,实始于齐。
周穆王十二年,毛公班、共公利、逢公固帅师从王伐大戎。
《竹书纪年》云云。

帝辛十四祀,虞、芮质成于周。
《史记·周本纪》:西伯阴行善,诸侯皆来决平。于是虞、芮之人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惭,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祗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
〈注〉地理志虞在河东太阳县,芮在冯翊临晋县界。正义曰括地志云:故虞城在陕州河北县东北五十里虞山之上,古虞国也。故芮城县西二十里,古芮国也。晋太康地记云虞西百四十里有芮城。括地志云又:闲原在河北县西六十五里。诗云虞芮质厥成。毛苌云虞芮之君相与争里,久而不平,乃相谓曰:西伯仁人,盍往质焉。乃相与朝周。二国君相谓曰:我等小人,不可履君子之庭。乃相让所争地以为闲原。至今尚在。注引地理志芮在临晋者,恐疏。然闲原在河东,复与虞、芮相接,临晋在河西同州,非临晋芮城明矣。

周武王  年,芮伯作《旅巢命》
《书序》:巢伯来朝,芮伯作《旅巢命》
〈孔传〉巢殷之,诸侯伯爵也,南方远国。武王克商,慕义来朝。芮伯,周同姓,圻内之国,为卿大夫陈,威德以命巢。

成王三十七年,召芮伯受顾命。
《书经》:顾命,四月甲子,同召太保奭,芮伯,彤伯,毕公,卫侯,毛公,师氏,虎臣,百尹,御事。受命。 按《康王之诰》:王出在应门之内,太保率西方诸侯,入应门左,毕公率东方诸侯,入应门右,皆布乘黄朱,宾称奉圭兼币,曰:一二臣卫,敢执壤奠,皆再拜稽首,王义嗣德,答拜,太保暨芮伯,咸进相揖,皆再拜稽首,曰:敢敬告天子,皇天改大邦殷之命,惟周文武,诞受羑若,克恤西土,惟新陟王毕协赏罚,勘定厥功,用敷遗后人休,今王敬之哉。张皇六师,无坏我高祖寡命。
厉王三十年,王以荣公为卿士,芮伯谏王。
《诗经·大雅》:菀彼桑柔,其下侯句,捋采其刘,瘼此下民,不殄心忧,仓兄填兮,倬彼昊天,宁不我矜,四牡骙骙,旟旐有翩,乱生不夷,靡国不泯,民靡有黎,具祸以烬,于乎有哀,国步斯频,国步蔑资,天不我将,靡所止疑,云徂何往,君子实维,秉心无竞,谁生厉阶,至今为梗,忧心慇慇,念我土宇,我生不辰,逄天僤怒,自西徂东,靡所定处,多我觏痻,孔棘我圉,为谋为毖,乱况斯削,告尔忧恤,诲尔序爵,谁能执热,逝不以濯,其何能淑,载胥及溺,如彼愬风,亦恐之僾,民有肃心,荓云不逮,好是稼穑,力民代食,稼穑维宝,代食维好,天降丧乱,灭我立王,降此蟊贼,稼穑卒痒,哀恫中国,具赘卒荒,靡有旅力,以念穹苍,维此惠君,民人所瞻,秉心宣犹,考慎其相,维彼不顺,自独俾臧,自有肺肠,俾民卒狂,瞻彼中林,甡甡其鹿,朋友已谮,不胥以谷,人亦有言,进退维谷,维此圣人,瞻言百里,维彼愚人,覆狂以喜,匪言不能,胡斯畏忌,维此良人,弗求弗迪,维彼忍心,是顾是复,民之贪乱,宁为荼毒,大风有隧,有空大谷,维此良人,作为式谷,维彼不顺,征以中垢,大风有隧,贪人败类,听言则对,诵言如醉,匪用其良,覆俾我悖,嗟尔朋友,予岂不知而作,如彼飞虫,时亦弋获,既之阴女,反予来赫,民之罔极,职凉善背,为民不利,如云不克,民之回遹,职竞用力,民之未戾,职盗为寇,凉曰不可,覆背善詈,虽曰匪予,既作尔歌。
〈序〉桑柔芮伯刺厉王也

《国语》:厉王说荣夷公,芮良夫曰:王室其将卑乎。夫荣公好专利而不知大难。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之所载也,而或专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将取焉,胡可专也。所怒甚多,而不备大难,以是教王,王能久乎。夫王人者,将导利而布之上下者也,使神人百物无不得其极,犹日怵惕,惧怨之来也。故《颂》曰: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匪尔极。《大雅》曰:陈锡载周。是不布利而惧难乎。故能载周,以至于今。今王学专利,其可乎。匹夫专利,犹谓之盗,王而行之,其归鲜矣。荣公若用,周必败。既,荣公为卿士,诸侯不享,王流于彘。
《汲冢周书》:芮伯若曰:予小臣,良夫稽道,谋告子,惟民父母致厥道,无远不服。无道,左右臣妾乃违。民归于德,德则民戴,否则民雠。兹言允效,于前不远。商纣不道,夏桀之虐,肆我有家。呜呼,惟尔天子,嗣文武业。惟尔执政,小子同先王之臣,昏行〈阙〉顾道,王不若专利作威,佐乱进祸,民将弗堪,治乱信乎其行。惟王暨尔执政,小子攸闻古人,求多闻以监戒,不闻是惟,弗知,后除民害,不惟民害,害民乃非后,惟其雠。后作类,后弗类,民不知后,惟其怨。民至亿兆,后一而已。寡不敌众,后其危哉。呜呼,〈阙三字〉如之,今尔执政小子,惟以贪谀为事,不勤德以备难,下民胥怨,财单竭,手足靡措,弗堪戴,上不其乱,而以予小臣良夫。观天下有土之君,厥德不远,罔有代德。时为王之患,其惟国人。呜呼,惟尔执政朋友小子,其惟洗尔心,改尔行,克忧往愆,以保尔居。尔乃瞆祸玩灾,遂弗悛,余未知王之所定,矧乃〈阙二字〉惟祸发于人之攸,忽于人之攸,轻〈阙〉不存,焉变之攸。伏尔执政小子,不图善偷生苟安,爵以贿成,贤智钳口,小人鼓舌,逃害要利,并得厥求。唯曰哀哉。我闻曰,以言取人,人饰其言。以行取人,人竭其行。饰言无庸,竭行有成。惟尔小子饰言,事王实蕃,有徒王貌,受之终弗获用,面相诬蒙,及尔颠覆,尔自谓有馀。予谓尔弗足,敬思以德,备乃祸难,难至而悔,悔将安及。无曰予为,惟尔之祸。
《通鉴前编》:厉王三十年,以荣夷公为卿士。
桓王十一年,芮伯出居于魏。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三年,芮伯万之母芮姜,恶芮伯之多宠人也。故逐之,出居于魏。
桓王十二年,周师,秦师,执芮伯。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四年,冬王师秦师,围魏,执芮伯以归。
桓王十七年,秋,芮伯会诸侯,伐曲沃。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九年,秋,虢仲,芮伯,梁伯,荀侯,贾伯,伐曲沃。

帝辛十四祀,虞、芮质成于周。
《史记·周本纪》:西伯阴行善,诸侯皆来决平。于是虞、芮之人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惭,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祇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
〈注〉地理志虞在河东太阳县,芮在冯翊临晋县。正义曰括地志云:故虞城在陕州河北县东北五十里虞山之上,古虞国也。故芮城县西二十里,古芮国也。晋太康地记云虞西百四十里有芮城。括地志云又:闲原在河北县西六十五里。诗云虞芮质厥成。毛苌云虞芮之君相与争里,久而不平,乃相谓曰:西伯仁人,盍往质焉。乃相与朝周。二国君相谓曰:我等小人,不可履君子之庭。乃相让所争地以为闲原。至今尚在。注引地理志芮在临晋者,恐疏。然闲原在河东,复与虞、芮相接,临晋在河西同州,非临晋芮城明矣。

帝辛之党有奄国。
《书经》:多方疏自武王伐纣,及成王即政新,封建者甚少,天下诸侯多是殷之旧国。其心未服周家,由是奄君重叛。
周成王二年,奄人叛。
《竹书纪年》:成王二年,奄人、徐人及淮夷入于邶以叛。
成王四年,王师践奄。
《书序》:成王东伐淮夷,遂践奄,作《成王政》
〈孔传〉为平淮夷徙奄之政令。

《史记·周本纪》:成王既迁殷遗民,周公以王命告,作多士、无佚。召公为保,周公为师,东伐淮夷,残奄,迁其君薄姑。
〈注〉郑元曰:奄国在淮夷之北。正义曰:兖州曲阜县奄至,即奄国之地也。

《竹书纪年》:成王三年,王师灭殷,杀武庚禄父。迁殷顽民于卫。遂伐奄。灭蒲姑。蒲姑与四国作乱,故周文公伐之。四年春正月,初朝于庙。夏四月,初尝麦。王师伐淮夷,遂入奄。
成王五年,迁奄于蒲姑。
《书序》:成王既践奄,将迁其君于蒲姑。周公告召公作将蒲姑。
〈孔传〉将徙奄新立之君于蒲姑告召公使作册书告
令之

《史记·周本纪》:初,管、蔡畔周,周公讨之,三年而毕定,故初作大诰,次作微子之命,次归禾,次嘉禾,次康诰、酒诰、梓材,其事在周公之篇。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长,周公反政成王,北面就群臣之位。成王在丰,使召公复营洛邑,如武王之意。周公复卜申视,卒营筑,居九鼎焉。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贡道里均。作召诰、洛诰。成王既迁殷遗民,周公以王命告,作多士、无佚。召公为保,周公为师,东伐淮夷,残奄,迁其君薄姑。成王自奄归,在宗周,作多方。
《竹书纪年》:成王五年春正月,王在奄,迁其君于蒲姑。

蒲姑

殷有蒲姑国。
《左传》:昭公二十年,冬,十二月,齐侯田于沛,至自田,晏子侍于遄台,饮酒乐,公曰:古而无死,其乐若何,晏子对曰:古而无死,则古之乐也。君何得焉。昔爽鸠氏始居此地,季荝因之,有逢伯陵因之,蒲姑氏因之,而后太公因之,古若无死,爽鸠氏之乐,非君所愿也。
〈注〉蒲姑氏,殷周之间代逢公者。

周武王十六年秋,王师伐蒲姑。
《竹书纪年》云云。
成王三年,灭蒲姑。
《竹书纪年》:成王三年,王师灭殷,杀武庚禄父。迁殷顽民于卫。遂伐奄。灭蒲姑。蒲姑与四国作乱,故周文公伐之。
《路史》:蒲嬴,国也,周灭之。
成王五年,奄迁于蒲姑。
《书序》:成王既践奄,将迁其君于蒲姑。周公告召公作将蒲姑。
〈孔传〉将徙奄新立之君于蒲姑,告召公,使作册书告令之。

《竹书纪年》:成王五年春正月,王在奄,迁其君于蒲姑。

淮夷

商世费仲之后立于淮。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伯翳封费,生大廉,若木,恩成。若木事夏,袭翳之封,后有费昌,为汤御右。费仲事纣。其立于淮者,为嬴氏。夏世有调王命,以徐伯主淮夷。三十二世,君偃,一假仁义,而宾国三十六。周王剡之,而录其子宗,十一世,为吴所灭。
〈注〉偃即康王,乃穆王时都城。记云:穆王西巡,闻其威德日远,遣楚师袭破,杀王偃。《后汉书》《七谏》《淮南子注》以为楚文灭之。楚文乃春秋时误宗,北走彭城武原山,万众从之。因曰徐山。

周成王二年,奄人、徐人及淮夷入于邶以叛。
《竹书纪年》云云。
成王三年,鲁侯伯禽征徐戎淮夷。按《书经》:费誓,公曰:嗟,人无哗,听命,徂兹淮夷,徐戎并兴。善敹乃甲冑,敿乃干,无敢不吊,备乃弓矢,锻乃戈矛,砺乃锋刃,无敢不善,今惟淫舍牿牛马,杜乃擭,敜乃阱,无敢伤牿,牿之伤,汝则有常刑,马牛其风,臣妾逋逃,勿敢越逐,祗复之,我商赉汝,乃越逐,不复汝则有常刑,无敢寇攘,踰垣墙,窃马牛,诱臣妾,汝则有常刑,甲戌,我惟征徐戎,峙乃糗粮,无敢不逮,汝则有大刑,鲁人三郊三遂,峙乃桢干,甲戌,我惟筑,无敢不供,汝则有无馀刑,非杀,鲁人三郊三遂,峙乃刍茭,无敢不多,汝则有大刑。
〈疏〉鲁侯伯禽于成王即政元年,始就封于鲁,居曲阜之地。于时徐州之戎,淮浦之夷,并起为寇。于鲁东郊之门,不敢开辟。鲁侯时,为方伯,率诸侯征之。至费地而誓戒士众。

《史记·鲁世家》:伯禽即位之后,有管、蔡等反也,淮夷、徐戎亦并兴反。于是伯禽率师伐之于肸,作肸誓。按《通鉴前编》:成王三年秋,管叔及蔡叔,霍叔,与武庚叛,淮夷徐戎皆叛。鲁侯伯禽帅师伐淮夷徐戎。成王四年﹐王东伐淮夷。
《书序》:成王东伐淮夷,遂践奄,作《成王政》
〈孔传〉为平淮夷徙奄之政令

《史记·周本纪》:成王既迁殷遗民,周公以王命告,作多士、无佚。召公为保,周公为师,东伐淮夷,残奄,迁其君蒲姑。
〈注〉正义曰括地志云:泗水徐城县北二十里古徐国,即淮夷也。

宣王二年,伐淮夷。
《诗经·大雅江汉篇》:江汉浮浮,武夫滔滔,匪安匪游,淮夷来求,既出我车,既设我旟,匪安匪舒,淮夷来铺,江汉汤汤,武夫洸洸,经营四方,告成于王,四方既平,王国庶定,时靡有争,王心载宁,江汉之浒,王命召虎,式辟四方,彻我疆土,匪疚匪棘,王国来极,于疆于理,至于南海,王命召虎,来旬来宣,文武受命,召公维翰,无曰予小子,召公是似,肇敏戎公,用锡尔祉,釐尔圭瓒,秬鬯一卤,告于文人,锡山土田,于周受命,自召祖命,虎拜稽首,天子万年,虎拜稽首,对扬王休,作召公考,天子万寿,明明天子,令闻不已,矢其文德,洽此四国。
〈朱注〉宣王命召穆公平淮南之夷,诗人美之。

《常武篇》:赫赫明明,王命卿士,南仲大祖,大师皇父,整我六师,以修我戎,既敬既戒,惠此南国,王谓尹氏,命程伯休父,左右陈行,戒我师旅,率彼淮浦,省此徐土,不留不处,三事就绪,赫赫业业,有严天子,王舒保作,匪绍匪游,徐方绎骚,震惊徐方,如雷如霆,徐方震惊,王奋厥武,如震如怒,进厥虎臣,阚如虓虎,铺敦淮濆,仍执丑虏,截彼淮浦,王师之所,王旅啴啴,如飞如翰,如江如汉,如山之苞,如川之流,绵鴂翼翼,不测不克,濯征徐国,王犹允塞,徐方既来,徐方既同,天子之功,四方既平,徐方来庭,徐方不回,王曰还归。
〈朱注〉宣王自将以伐淮北之夷,而命卿士之谓南仲为太祖兼太师,而字皇父者整治其从行之六军。修其戎事,以除淮夷之乱。而惠此南方之国。诗人作此以美之。

《通鉴前编》:宣王二年,遣召穆公虎帅师伐淮南之夷,王自将亲征淮北徐夷。
景王七年,夏,楚子,蔡侯,陈侯,郑伯,许男,徐子,滕子,顿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会于申。秋,七月,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吴,遂灭赖。
《春秋》:昭公四年。按《左传》:四年,夏,六月丙午,楚子合诸侯于申,秋七月,楚子以诸侯伐吴,遂以诸侯灭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