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四十一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十三
  夏后氏二
  六        英
  偃        州
  绞        贰
  轸        谣
  皖        参
  会        阮
  棐        有鬲氏
  止        舒庸
  舒鸠       舒龙
  舒蓼       舒鲍
  舒龚       舒
  蓼        怡 默台 孤竹
  傅        冀
  箕        直
  丹        薛
  引        邳
  荆 熊      有易氏
  有缗氏      有仍氏
  有穷氏      寒
  过        戈
  封        豕韦
  九苑       有施氏
  顾        温
  有苏氏      郗
  产        韦
  原

官常典第一百四十一卷

勋爵部汇考十三

夏后氏二


禹封皋陶之后于六。
《史记·夏本纪》:禹封皋陶之后于英、六,或在许。
〈注〉《索隐》《地理志》云:安国六县,皋陶后偃姓所封。

《陈杞世家》:皋陶之后或封英六。
〈注〉《索隐》曰:本或作蓼、六,皆通。然蓼、六皆咎繇后。据系本,二国皆偃姓,故春秋文五年传云楚人灭六,臧文仲闻六与蓼灭,曰皋陶、庭坚不祀忽诸。杜预云蓼与六皆咎繇后。《地理志》云六,安故国,皋陶后,偃姓,为楚所灭。又僖十七年齐人徐人伐英氏。杜预曰英、六皆皋陶后,国名。是有英、蓼,英蓼实未能详。或者英改号蓼。

《路史》:禹举咎陶,而荐之将畀之政,辞乃封之六,其仲子克世使袭六,奉其祀。 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仲甄事夏,封六,其后分英,俱为楚并。
〈注〉按:蓼、舒及舒蓼,三国也。舒,黄帝后,任姓。蓼,庭坚后,姬姓。而舒蓼,偃姓也。杜皆以为皋陶后。又以蓼为即舒蓼,失之。英六贰轸,古皆皋地,并详国名。记文五年,楚灭之。《通典》:六,皋陶封。《世本》:六为姬姓,非也。

《通鉴前编》:目骆氏曰:皋陶乃少昊之后,四世而庭坚,则高阳氏之子。六乃皋陶之后,别有舒蓼。周宣王八年,始灭。初,陶渔于雷泽,虞舜求旃,以为士师,造律执中,封于皋,为皋陶。陶之子封偃,为偃姓。又有孙恩成,其后世为理,以命族。至商纣时,理徵为翼隶,申吴伯弗合以死,取契和氏逋难伊虚为李氏,其后世为伯阳父。
周襄王三十年,秋,楚人灭六。
《春秋》:文公五年。按《左传》:五年六人叛楚即东夷秋楚成大心仲归帅师灭六,冬楚子燮灭,蓼臧文仲闻六与蓼灭,曰皋陶、庭坚不祀忽诸。德之不建民之无援哀哉
〈注〉六国,今庐江六县。蓼国,今安丰蓼县。蓼与六,皆皋陶后也。伤二国之君不能建德,结援大国,忽然而亡。

禹封皋陶之后于英。
《史记·夏本纪》:禹封皋陶之后于英、六,或在许。
〈注〉《索隐》曰:英地阙,不知所在,以为黥布是其后也。正义曰英盖蓼也。《括地志》云:光州固始县,本春秋时蓼国。偃姓,皋陶之后也。《左传》云:子燮灭蓼。《太康地志》云:蓼国先在南阳故县,今豫州郾县界故胡
城是,后徙于此。《括地志》云:故六城在寿州安丰县南一百三十二里。春秋文五年秋,楚成大心灭之。

《陈杞世家》:皋陶之后或封英六。
〈注〉索隐曰本或作蓼、六,皆通。然蓼、六皆咎繇后。据系本,二国皆偃姓,故春秋文五年传云楚人灭六,臧文仲闻六与蓼灭,曰皋陶、庭坚不祀忽诸。杜预云蓼与六皆咎繇后。地理志云六,安故国,皋陶后,偃姓,为楚所灭。又僖十七年齐人徐人代英氏。杜预曰英、六皆皋陶后,国名。是有英、蓼,英蓼实未能详。或者英改号蓼。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仲甄事夏,封六。其后分英,俱为楚并。
〈注〉按蓼、舒及舒蓼,三国也。舒,黄帝后,任姓。蓼,庭坚后,姬姓。而舒蓼偃姓也。杜皆以为皋陶后,又以蓼为即舒蓼,失之。英六贰轸,古皆皋地,并详国名。记文五年楚灭之,《通典》:六,皋陶封。《世本》六为姬姓,非也。

周襄王九年,春,齐人,徐人,伐英氏。
《春秋》:僖公十七年。按《左传》:十五年,冬,楚败徐于娄林,十七年,春,齐人为徐伐英氏,以报娄林之役也。

皋陶之子封于偃。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后各以国命氏。
〈注〉《史记》:匽姓,皋陶后,庄帝母匽氏国。

《通鉴前编》:目骆氏曰:皋陶乃少昊之后。初,陶渔于雷泽,虞舜求旃,以为士师,造律报中,封于皋,为皋陶。陶之子封偃,为偃姓。

皋陶之后,分封于州。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州,则卤灭之。后以国命氏。 州,姜国也,杞灭之。淳于,姜国也。淳于不复。桓王十三年,冬,州公如曹。
《春秋》:桓公五年。按《左传》:五年,冬,淳于公如曹,度其国危,遂不复。
〈注〉淳于,州国所都城阳,淳于县也。国有危难,不能自安,故出朝而遂不还。

桓王十四年,春,州公朝于鲁。
《春秋》:桓公六年。按《左传》:六年,春,自曹来朝,书曰:实来,不复其国也。
〈注〉承五年冬传,淳于公如曹也,言奔则来行朝礼,言朝则遂留不去。故变文言实来。

桓王十九年,春,郧人会随,绞,州,蓼,以伐楚。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一年,春,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
〈注〉州国,在南郡华容县东南。

皋陶之后,分封于绞。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绞佼,则朱灭之,后以国命氏。
周桓王十九年,春,郧人会随,绞,州,蓼,以伐楚。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一年,春,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
桓王二十年,冬,楚伐绞败之。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二年,冬,楚伐绞,军其南门,莫敖屈瑕曰:绞小而轻,轻则寡谋,请无捍采樵者以诱之,从之,绞人获三十人,明日,绞人争出,驱楚役徒于山中,楚人坐其北门,而覆诸山下,大败之,为城下之盟而还。

皋陶之后,分封于贰。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贰,则食于楚矣。后以国命氏。
周桓王十九年,春,楚屈瑕盟于贰轸。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一年,春,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莫敖患之,斗廉曰:郧人军其郊,必不诫,且日虞四邑之至也。君次于郊郢以禦四邑,我以锐师宵加于郧,郧有虞心而恃其城,莫有斗志,若败郧师,四邑必离,莫敖曰:盍请济师于王,对曰:师克在和,不在众,商周之不敌,君之所闻也。成军以出,又何济焉。莫敖曰:卜之,对曰:卜以决疑,不疑何卜,遂败郧师于蒲骚,卒盟而还。

皋陶之后,分封于轸。按《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轸,则食于楚矣。后以国命氏。
周桓王十九年,春,楚屈瑕盟于贰轸。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一年,春,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莫敖患之,斗廉曰:郧人军其郊,必不诫,且日虞四邑之至也。君次于郊郢以禦四邑,我以锐师宵加于郧,郧有虞心而恃其城,莫有斗志,若败郧师,四邑必离,莫敖曰:盍请济师于王,对曰:师克在和,不在众,商周之不敌,君之所闻也。成军以出,又何济焉。莫敖曰:卜之,对曰:卜以决疑,不疑何卜,遂败郧师于蒲骚,卒盟而还。

皋陶之后,分封于谣。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后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

皋陶之后,分封于皖。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皖,食于楚。后以国命氏。

皋陶之后,分封于参。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

皋陶之后,分封于会。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

皋陶之后,分封于阮。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

皋陶之后,分封于棐。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

有鬲氏

皋陶之后,分封于鬲。
《左传》:襄公四年,魏绛,对晋侯曰: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锄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恃其射也。不修民事,而淫于原兽,弃武罗,伯因,熊髡,厖圉,而用寒浞,寒浞,伯明氏之谗子弟也。伯明后寒弃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为己相,浞行媚于内,而施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树之诈慝,以取其国家,外内咸服,羿犹不悛,将归自田,家众杀而亨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诸,死于穷门,靡奔有鬲氏,浞因羿室,生浇及豷,恃其谗慝诈伪而不德于民,使浇用师,灭斟灌及斟寻氏,处浇于过,处豷于戈,靡自有鬲氏,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后杼灭豷于戈,有穷由是遂亡。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后各以国命氏。

皋陶之后,分封于止。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

舒庸

皋陶之后,有舒庸国。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舒皖贰轸鸠庸龙蓼,则食于楚矣。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

周简王十二年,冬,楚人灭舒庸。
《春秋》:成公十七年。按《左传》:十七年,冬,舒庸人以楚师之败也。道吴人围巢,伐驾,围釐虺,遂恃吴而不设备,楚公子櫜师袭舒庸,灭之。
〈注〉舒庸,东夷国。

舒鸠

皋陶之后,有舒鸠国。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舒皖贰轸鸠庸龙蓼,则食于楚矣。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偃或作优,误。《释例》:舒蓼舒鸠,亦偃姓也。

周灵王二十三年,冬,舒鸠子从吴叛楚楚子让舒鸠舒鸠子受盟于楚
《春秋》:襄公二十四年。按《左传》:二十四年,夏,楚子为舟师以伐吴,无功而还。冬,吴人为舟师之役故,召舒鸠人,舒鸠人叛楚,楚子师于荒浦,使沈尹寿与师祁犁让之,舒鸠子敬逆二子,而告无之,且请受盟,二子复命,王欲伐之,薳子曰:不可,彼告不叛,且请受盟,而又伐之,伐无罪也。姑归息民,以待其卒,卒而不贰,吾又何求,若犹叛我,无辞,有庸,乃还。
灵王二十四年,秋,楚屈建帅师灭舒鸠。
《春秋》:襄公二十五年。按《左传》:二十五年,秋,七月,楚薳子冯卒,屈建为令尹,屈荡为莫敖,舒鸠人卒叛,楚令尹子木伐之,及离城,吴人救之,子木遽以右师先,子疆息桓,子捷,子骈,子盂,帅左师以退,吴人居其间七日,子疆曰:久将垫隘,隘乃禽也。不如速战,请以其私卒诱之,简师陈以待我,我克则进,奔则亦视之,乃可以免,不然,必为吴禽,从之,五人以其私卒,先击吴师,吴师奔,登山以望,见楚师不继,复逐之,傅诸其军,简师会之,吴师大败,遂围舒鸠,舒鸠溃,八月,楚灭舒鸠。冬,十二月,楚子以灭舒鸠赏子木,辞曰:先大夫子之功也。以与掩。敬王十二年,夏,吴子使舒鸠诱楚人冬败之于豫章按《春秋》:定公二年。按《左传》:二年,夏,桐叛楚,吴子使舒鸠氏诱楚人曰:以师临我,我伐桐,为我使之无忌。秋,楚囊瓦伐吴师于豫章,吴人见舟于豫章,而潜师于巢,冬,十月,吴军楚师于豫章,败之。

舒龙

皋陶之后,有舒龙国。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舒皖贰轸鸠庸龙蓼,则食于楚矣。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

舒蓼

皋陶之后,有舒蓼国。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舒皖贰轸鸠庸龙蓼,则食于楚矣。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释例》:舒蓼舒鸠亦偃姓也。
按:蓼、舒及舒蓼,三国也。舒,黄帝后,任姓。蓼,庭坚后,姬姓。而舒蓼偃姓也。杜皆以为皋陶后,又以蓼为即舒蓼,失之。

顷王六年,楚伐舒蓼。
《春秋》不书。按《左传》:文公十四年,楚庄王立子孔潘,崇将袭群舒,使公子燮与子仪守,而伐舒蓼。定王六年,夏,楚人灭舒蓼。
《春秋》:宣公八年。按《左传》:八年,夏,楚为众舒叛故,伐舒蓼,灭之,楚子疆之。及滑汭,盟吴越而还。

舒鲍

皋陶之后,有舒鲍国。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舒皖贰轸鸠庸龙蓼,则食于楚矣。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

舒龚

皋陶之后,有舒龚国。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舒皖贰轸鸠庸龙蓼,则食于楚矣。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

黄帝之后,有舒国。
《路史》:黄帝有熊氏次妃嫫母,儿恶德充,帝内之。是生苍林,禺阳。禺阳最少,封于任,为姓。谢章,舒洛,昌锲,终泉,卑禺,皆任分也。后各以国命氏。 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舒皖贰轸鸠庸龙蓼,则食于楚矣。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释例》:舒蓼舒鸠亦偃姓也。按蓼、舒及舒蓼,三国也。舒,黄帝后,任姓。蓼,庭坚后,姬姓。而舒蓼偃姓也。杜皆以为皋陶后,又以蓼为即舒蓼,失之。

周惠王二十年春,徐人取舒。
《春秋》:僖公三年。
〈注〉徐国在下邳僮县东南。舒国,今庐江舒县。胜国而不用大师,亦曰取舒楚之同类,诗所谓荆舒者也。徐附齐,故为齐取楚之与国。

顷王四年,夏,楚成嘉执舒子。
《春秋》不书。按《左传》:文公十二年,楚令尹大孙伯卒,成嘉为令尹,群舒叛楚,夏子孔执舒子平,及宗子遂围巢。
〈注〉群舒,偃姓,舒庸舒鸠之属。今庐江南有舒城,舒城西南有龙舒。《正义》《世本》:偃姓舒庸,舒蓼,舒鸠,舒龙,舒鲍,舒龚,以其非一,故言属以包之。

庭坚之后,封于蓼。
《史记·夏本纪注》《索隐》《地理志》云:安国六县,皋陶后偃姓所封国。《正义》曰英盖蓼也。《括地志》云:光州固始县,本春秋时蓼国。偃姓,皋陶之后也。《左传》云子燮灭蓼。《太康地志》云:蓼国先在南阳故县,今豫州郾县界故胡城是,后徙于此。《括地志》云:故六城在寿州安丰县南一百三十二里。春秋文公五年秋,楚成大心灭之。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邹屠氏,是生禹祖。及梦八人:苍舒,伯益,梼演,大临,庞江,霆坚,中容,叔达,是为八凯。霆坚封安,安既复分蓼,后俱灭于楚。
〈注〉安、蓼皆姬姓,故《地理志》云:安,姬姓国。而《世本》蓼亦姬姓,则皆庭坚后也。杜预以庭坚为皋陶之字,妄也。鲁文公五年秋,楚仲归灭六。冬,公子燮灭蓼。臧文仲曰:皋陶、庭坚不祀。夫皋陶乃少昊后,四世而庭坚,则高阳之子六,乃皋陶之后,而蓼则庭坚之后也。预既误以庭坚为皋陶字,乃复以蓼为皋陶后,偃姓,失之矣。予尝考之皋陶之后,有舒蓼而非蓼也。舒蓼,偃姓,而蓼则姬姓也。蓼灭而舒蓼犹存,至宣公八年始灭,其地乃寿之霍丘,而蓼乃安丰,其地相迩也。舒蓼与蓼既自二国,而舒又自一国,乃黄帝之后,任姓,见《潜夫论》。预不知别有舒与蓼,而分皋陶后舒蓼为二国,谓皆偃姓。《正义》以为文五年,蓼灭,复封,而楚复灭之,俱谬。按舒,僖公三年,已灭矣。

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舒皖贰轸鸠庸龙蓼,则食于楚矣。后各以国命氏。
〈注〉《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释例》:舒蓼、舒鸠亦偃姓也。按蓼、舒及舒蓼,三国也。舒,黄帝后,任姓。蓼,庭坚后,姬姓。而舒蓼偃姓也。杜皆以为皋陶后,又以蓼为即舒蓼,失之。

《通鉴前编》:目骆氏曰:皋陶乃少昊之后,四世而庭坚,则高阳氏之子六,乃皋陶之后,别有舒蓼。周宣王八年,始灭。初,陶渔于雷泽,虞舜求旃,以为士师,造律执中,封于皋,为皋陶。陶之子封偃,为偃姓。又有孙恩成,恩成其后世为理,以命族,至商纣时,理徵为翼隶,申吴伯弗合,以死,取契和氏逋难伊虚为李氏。其后世为伯阳父。
桓王十九年,春,郧人会随,绞,州,蓼,以伐楚。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一年,春,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斗廉败郧师于蒲骚,卒盟而还。
〈注〉蓼国,今义阳棘阳县东南湖阳城。〈按杜预二注,前后互异,姑两存之〉

襄王三十年,冬,楚人灭蓼。
《春秋》不书。按《左传》:文公五年,春,六人叛楚即东夷秋楚成大心仲归帅师灭六,冬楚子燮灭蓼臧文仲闻六与蓼灭,曰皋陶、庭坚不祀忽诸。德之不建民之无援哀哉
〈注〉蓼国今安丰蓼县

怡 默台 孤竹

夏帝禹封怡,以绍列山氏。
《路史》:怡,姜国也。禹有天下,封怡以绍列山,是为默台。成汤之初,析之离支,是为孤竹。西伯之兴,有允及致老矣,而归辅之,未至,西伯薨。武王急伐商,叩谏不及,义弃周禄,北之,止阳上。俾摩子难之。逮闻淑媛之言,遂擿薇终焉。是为伯夷、叔齐。先是,齐嫡而夷长,父初欲立夷,不可。初薨,夷齐皆巽去之北海之滨,于是凭立。凭世其国,定王之十一年,并于齐。
〈注〉《谯史考》云:夷齐采薇,有妇人难之。故刘孝标有夷齐毙媛之言,而黄廷坚谓无饿死之事。《烈士传》云:夷齐之谏周,公曰义士,王欲以为左相,去之。王摩子往难之,遂不食。《类林》以为弃薇不食,有白鹿乳之。韩非以为武王逊以天下,而不受。《孔丛注》云夷齐、墨台,初之二子也。按允字公信,伯夷也。致字公远,叔齐也。夷齐为谥,《春秋少阳篇》:允字公信,致字公达,又父初字子朝,见《韩诗外传》。凭,夷、齐之弟。《烈士传》云:异母弟伯僚是也。

商成汤元祀,始封孤竹国。
《史记·伯夷传注》:索隐曰:孤竹君,殷汤三月丙寅所封。地理志在辽西令支。应劭曰姓墨胎氏。
周成王 年,大会诸侯于成周孤竹入贡。
《汲冢周书》:成周之会,孤竹以距虚。
〈注〉孤竹,东北狄,距虚驴骡属。

夏封帝尧之裔,大繇于傅。
《路史》:帝尧陶唐氏,取富宜氏,曰皇。生朱,使出就丹。既崩,虞氏国之于房,为房侯。房之后有狸氏,裔子大繇,夏后氏封之傅,为傅氏。说筑于岩,商宗得之,升为太公。

大繇之裔,分封于冀。
《左传》:僖公二年,晋使荀息假道于虞。曰:冀为不道,入自颠軨,伐鄍三门,冀之既病,则亦唯君故,今虢为不道,保于逆旅,以侵敝邑之南鄙,敢请假道以请罪于虢。
〈注〉前是冀伐虞,至鄍,虞报冀,使病。冀,国名,平阳皮氏县东北,有冀亭。

《路史》:帝尧陶唐氏取富宜氏,曰皇。生朱,使出就丹。既崩,虞氏国之于房,为房侯。房之后有狸氏,裔子大繇。夏后氏封之傅,为傅氏。说筑于岩,商宗得之,升为太公。其分于冀者,为冀氏。

夏封舜之裔于箕。
《左传》:昭公三年,晏子曰:箕伯,直柄,虞遂,伯戏,其相胡公大姬,已在齐矣。
〈注〉四人皆舜后陈氏之先。

《路史》:夏之世,有箕伯,直柄,伯戏,中衰。成汤寘之于遂,遂世守之,后为齐所灭。

夏封舜之裔于直。
《左传》:昭公三年,晏子曰,箕伯,直柄,虞遂,伯戏,其相胡公大姬,已在齐矣。
〈注〉四人皆舜后陈氏之先。

《路史》:夏之世,有箕伯,直柄,伯戏。中衰,成汤寘之于遂,遂世守之,后为齐所灭。

商契之来孙封丹。
《路史》:启以商契之来孙,孟涂,敬职而能礼于神,爰封于丹。

夏帝禹封奚仲于薛。
《路史》:越在先时,阏伯火正,实事唐虞。禹更以相土,居之商,虚入为王官,出长诸侯。有勤于民,以食于味,命任奚为车正。子吉光暨相土,佐之,升物以时,五财皆良。乃创钩车建绥旆,相土乘路,肇用六马,于是登降有数,乃封奚仲于薛。
周武王复奚仲之后于薛。
《路史》:黄帝有熊氏次妃嫫母,儿恶德充,帝内之。曰:属女德而弗忘,与女正而弗襄,虽恶何伤。是生苍林,禺阳。禺阳最少,受封于任,为任姓。谢章,舒洛,昌锲,终泉,卑禺,皆任分也。后各以国命氏,禺号生禺京,徭梁,儋人。徭梁生番禺,是始为舟,生奚仲,奚仲生吉光,是主为车建,侯于薛。又十二世,仲虺为汤左相,始分任祖,己七世成迁为挚,有女归周,是诞文王。逮武之世,复薛侯,后灭于楚。
〈注〉太戊时臣扈,武丁时祖己,皆国薛。杜云:历三代
六十四世。齐威公时,尝绌为伯。定元年薛宰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为夏车正,仲迁于邳,仲虺居薛,则仲亦居邳。

桓王八年,春,滕侯,薛侯,朝于鲁。
《春秋》:隐公十一年。按《左传》:十一年,春,滕侯,薛侯,来朝,争长,薛侯曰:我先封,滕侯曰:我周之卜正也。薛,庶姓也。我不可以后之,公使羽父请于薛侯曰:君与滕君,辱在寡人,周谚有之曰:山有木,工则度之,宾有礼,主则择之,周之宗盟,异姓为后,寡人若朝于薛,不敢与诸任齿,君若辱贶寡人,则愿以滕君为请,薛侯许之,乃长滕侯。
〈注〉薛,鲁国薛县,任姓,侯爵至鲁隐公十一年,见来朝。庄公三十一年书,薛伯卒,盖为时王所黜。

定王十八年,冬,十一月,丙申,鲁侯及楚人,秦人,宋人,陈人,卫人,郑人,齐人,曹人,邾人,薛人,鄫人,盟于蜀。按《春秋》:成公二年。按《左传》:二年,秋,公会晋侯伐齐,故楚令尹子重为阳桥之役以救齐,冬,楚师侵卫,遂侵我师于蜀,孟孙请盟,楚人许平,十一月,公及楚公子婴齐,蔡侯,许男,秦右大夫说,宋华元,陈公孙宁,卫孙良夫,郑公子去疾,及齐国之大夫,盟于蜀,卿不书匮盟也。于是乎畏晋而窃与楚盟,故曰匮盟。
简王十四年,春,正月,晋栾黡,宋华元,鲁仲孙蔑,卫宁殖,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围宋彭城。
《春秋》:襄公元年。
灵王元年,冬,晋荀罃,齐崔杼,宋华元,鲁仲孙蔑,卫孙林父,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会于戚,遂城虎牢。按《春秋》:襄公二年。按《左传》:二年,秋,会于戚,谋郑故也。孟献子曰:请城虎牢以逼郑,知武子曰:善鄫之会,吾子闻崔子之言,今不来矣,滕薛小邾之不至,皆齐故也。寡君之忧,不唯郑,罃将复于寡君,而请于齐,得请而告,吾子之功也。若不得请,事将在齐,吾子之请,诸侯之福也。岂唯寡君赖之。冬,复会于戚,齐崔武子,及滕薛小邾之大夫皆会,知武子之言故也。遂城虎牢,郑人乃成。
灵王四年,秋,晋侯,宋公,鲁侯,陈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齐世子光,吴人,鄫人,会于戚。按《春秋》:襄公五年。按《左传》:五年,秋,九月,丙午,盟于戚,会吴,且命戍陈也。
灵王八年,冬,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世子光,伐郑,十二月,己亥,同盟于戏。
《春秋》:襄公九年。按《左传》:九年,冬,十月,诸侯伐郑,郑人行成,十一月,己亥,同盟于戏,郑服也。
灵王九年,春,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世子光,会吴于相。秋,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子,齐世子光,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郑。冬,戍郑虎牢。
《春秋》:襄公十年。按《左传》:十年,春,会于柤,会吴子寿梦也。秋,诸侯伐郑,冬,十月,诸侯之师,城郑虎牢而戍之。
灵王十年,夏,四月,郑公孙舍之帅师侵宋。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齐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郑。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楚子,郑伯,伐宋。晋侯,宋公,鲁侯,卫侯,曹伯,齐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郑,会于萧鱼。
《春秋》:襄公十一年。按《左传》:十一年,夏,四月,诸侯伐郑,郑人行成,秋,七月,同盟于亳城北,九月,诸侯悉师以复伐郑,观兵于郑东门,郑人行成,冬,十二月,戊寅,会于萧鱼。
灵王十三年,春,正月,晋士丐,鲁季孙宿叔老,齐崔杼,宋华阅仲江,卫北宫括,郑公孙虿,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会吴于向,夏,四月,晋荀偃,齐崔杼,宋华阅仲江,鲁叔孙豹,卫北宫括,郑公孙虿,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伐秦。
《春秋》:襄公十四年。按《左传》:十四年,春,吴告败于晋,会于向,为吴谋楚故也。夏,诸侯之大夫从晋侯伐秦,以报栎之役也。
灵王十五年,春,三月,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溴梁,戊寅,大夫盟。按《春秋》:襄公十六年。按《左传》:十六年,晋平公即位,会于溴梁,命归侵田,以我故,执邾宣公,莒犁比公,且曰:通齐楚之使,晋侯与诸侯宴于温,使诸大夫舞。曰:歌诗必类,齐高厚之诗不类,荀偃怒,且曰:诸侯有异志矣,使诸大夫盟高厚,高厚逃归,于是叔孙豹,晋荀偃,宋向戍,卫宁殖,郑公孙虿,小邾之大夫,盟曰:同讨不庭。
灵王十七年,冬,十月,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同围齐。
《春秋》:襄公十八年。按《左传》:十八年,冬,十月,会于鲁济,寻溴梁之言,同伐齐。
灵王十八年,春,正月,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祝柯,晋人执邾子,取邾田,自漷水。
《春秋》:襄公十九年。按《左传》:十九年,春,诸侯还自沂上,盟于督扬曰:大毋侵小,执邾悼公,以其伐我故。遂次于泗上,疆我田,取邾田,自漷水,归之于我。灵王十九年,夏,六月,晋侯,齐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澶渊。按《春秋》:襄公二十年。按《左传》:二十年,夏,盟于澶渊,齐成故也。
灵王二十一年,冬,晋侯,齐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沙随。
《春秋》:襄公二十二年。按《左传》:二十二年,冬,会于沙随,复锢栾氏也。
灵王二十三年,秋,八月,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夷仪。按《春秋》:襄公二十四年。按《左传》:二十四年,秋,会于夷仪,将以伐齐,水不克。冬,楚子伐郑以救齐,诸侯还救郑。
灵王二十四年,夏,五月,晋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夷仪。秋,七月,己巳,同盟于重丘。
《春秋》:襄公二十五年。按《左传》:二十五年,夏,五月,乙亥,崔子弑庄公,晋侯济自泮,会于夷仪,伐齐以报朝歌之役,齐人以庄公说,请成晋,使叔向告于诸侯,秋,七月,己巳,同盟于重丘,齐成故也。
灵王二十八年,夏,五月,晋荀盈,齐高止,宋华定,鲁仲孙羯,卫世叔仪,郑公孙段,曹人,莒人,滕人,薛人,小邾人,城杞。
《春秋》:襄公二十九年。按《左传》:二十九年,晋平公,杞出也。故治杞,夏,六月,知悼子命诸侯之大夫以城杞。
景王二年,冬,十月,晋人,齐人,宋人,卫人,郑人,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会于澶渊,宋灾故。按《春秋》:襄公三十年。按《左传》:三十年,夏,五月,甲午,宋大灾,为宋灾故,诸侯之大夫会,以谋归宋财,冬,十月,叔孙豹会晋赵武,齐公孙虿,宋向戍,卫北宫佗,郑罕虎,及小邾之大夫,会于澶渊,既而无归于宋。景王十三年,秋,九月,薛人如晋。
《春秋》不书。按《左传》:昭公十年,秋,九月,薛人如晋,葬平公也。
景王十六年,秋,刘子,晋侯,齐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平丘,八月,甲戌,同盟于平丘。
《春秋》:昭公十三年。
敬王三年,夏,晋赵鞅,宋乐大心,鲁叔诣,卫北宫喜,郑游吉,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会于黄父。
《春秋》:昭公二十五年。按《左传》:二十五年,夏,会于黄父,谋王室也。赵简子令诸侯之大夫输王粟,具戍人。曰:明年将纳王。
敬王九年,夏,四月,丁巳,薛伯榖卒。
《春秋》:昭公三十一年。按《左传》:三十一年,夏,四月,薛伯谷卒,同盟故书。
敬王十年,冬,晋韩不信,齐高张,宋仲几,鲁仲孙何忌,卫世叔申,郑国参,曹人,莒人,薛人,杞人,小邾人,城成周。
《春秋》:昭公三十二年。按《左传》:三十二年,冬,十一月,晋魏舒,韩不信,如京师,合诸侯之大夫于狄泉,寻盟,且令城成周,己丑,士弥牟营成周,计丈数,揣高卑,度厚薄,仞沟洫,物土方,议远迩,量事期,计徒庸,虑财用,书糇粮,以令役于诸侯,属役赋丈,书以授帅,而效诸刘子,韩简子临之,以为成命。
敬王十一年,春,正月,诸侯之大夫会城成周,晋士弥牟执薛仲几。
《春秋》不书。按《左传》:定公元年,春,王正月,辛巳,晋魏舒合诸侯之大夫于狄泉,将以城成周,魏子涖政,卫彪徯曰:将建太子,而易位以令,非义也。大事奸义,必有大咎,晋不失诸侯,魏子其不免乎,是行也。魏献子属役于韩简子,及原寿过,而田于大陆,焚焉。还,卒于宁,范献子去其柏椁,以其未复命而田也。孟懿子会城成周,庚寅,栽,宋仲几不受功曰:滕,薛,郳,吾役也。薛宰曰:宋为无道,绝我小国于周,以我适楚,故我常从宋,晋文公为践土之盟曰:凡我同盟,各复旧职,若从践土,若从宋亦唯命,仲几曰:践土固然,薛宰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为夏车正,奚仲迁于邳,仲虺居薛,以为汤左相,若复旧职,将承王官,何故以役诸侯,仲几曰:三代各异物,薛焉得有旧,为宋役,亦其职也。士弥牟曰:晋之从政者新,子姑受功归,吾视诸故府,仲几曰:纵子忘之,山川鬼神,其忘诸乎,士伯怒谓韩简子曰:薛徵于人,宋徵于鬼,宋罪大矣,且己无辞而抑我,以神诬我也。启宠纳侮,其此之谓矣,必以仲几为戮,乃执仲几以归,三月,归诸京师,城三旬而毕,乃归,诸侯之戍。
敬王十四年,春,三月,刘子,晋侯,宋公,鲁侯,蔡侯,卫侯,陈子,郑伯,许男,曹伯,莒子,邾子,顿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国夏,会于召陵,侵楚。夏,五月,盟于皋鼬。
《春秋》:定公四年。按《左传》:四年,春,三月,刘子合诸侯于召陵,谋伐楚也。
敬王二十三年,冬,薛弑其君比。
《春秋》:定公十三年。
敬王三十五年,夏,五月,薛伯夷卒。秋,葬薛惠公。按《春秋》:哀公十年。

帝仲康五岁,命引侯征羲和。
《书经》:引征,惟仲康肇位四海,引侯命掌六师,羲和废厥职,酒荒于厥邑,引后承王命徂征,告于众曰:嗟予有众,圣有谟训,明徵定保,先王克谨天戒,臣人克有常宪,百官修辅,厥后惟明明,每岁孟春,酋人以木铎徇于路,官师相规,工执艺事以谏,其或不恭,邦有常刑,惟时羲和,颠覆厥德,沈乱于酒,畔官离次,俶扰天纪,遐弃厥司,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羲和尸厥官,罔闻知,昏迷于天象,以千先王之诛,政典曰: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今予以尔有众,奉将天罚,尔众士,同力王室,尚弼予,钦承天子威命,火炎昆冈,玉石俱焚,天吏逸德,烈于猛火,歼厥渠魁,胁从罔治,旧染污俗,咸与惟新,呜呼。威克厥爱,允济,爱克厥威,允罔功,其尔众士,懋戒哉。按《竹书纪年》:仲康五年,命引侯帅师征羲和。
《路史》:仲康肇位,肘制于羿,皇天哀禹,锡以彭寿,思以正夏。乃命引侯大司马,统六师。
〈注〉引国之侯入为司马

帝仲康七岁陟。世子相出居商丘,依邳侯。
《竹书纪年》云云。
商帝外壬四祀。邳人叛。
《竹书纪年》云云。
《左传》:昭公元年,赵孟曰:商有姺邳。
〈注〉邳商,诸侯,今下邳县。

帝河亶甲三祀,彭伯克邳。
《竹书纪年》云云。

荆 熊

夏有季芈居荆子附叙,始封于熊。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伯禹定荆州,季芈实居其地,生附叙,始封于熊。故其子为穴熊,荆楚名也。夏有楚狐父,厥后鬻熊子者,师臣西伯。成王时,熊氏畔,乃复封子绎于荆,居丹阳,是为楚十七世。通祈周显号,事抑,乃自称之。子赀迁郢。及魏为秦诈留子横,徙陈,凡二十有五世,而秦灭之。濮罗归越賨滇麇麋芈蛮,皆芈分也。滇祖庄蹻百濮芈蛮,或窜或怀,世不绝也。
〈注〉附叙史作附沮,大戴附祖氏产穴熊,季芈即季连芈姓也。

帝癸二十一岁,商征荆,荆降。
《竹书纪年》云云。

有易氏

帝泄十二岁,殷侯子亥宾于有易,杀而放之。
《竹书纪年》云云。
帝泄十六岁,殷侯微以河伯之师伐有易,杀其君绵臣。
《竹书纪年》云云。
〈注〉殷侯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故殷上甲微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中叶衰而上甲微复兴,故殷人报焉。

有缗氏

帝癸五十岁,有缗氏叛攻克之。
《左传》:昭公四年,楚椒举曰:夏桀为仍之会,有缗叛之。
《路史》:舜妃女罃生义钧及季釐,季釐封缗,为桀所克。
《通志》:夏王桀欲肆其侈心,为有仍之会。有缗氏见王汰侈不善也,引师先归。桀怒,帅诸侯之师攻克之。愈自矜肆。
《通鉴前编》:夏后癸五十岁,会诸侯于有仍氏。有缗氏叛,攻克之。

有仍氏

帝相二十八岁,寒浞弑王后缗归于有仍。
《左传》:哀公元年,伍员曰:昔有过浇,杀斟灌以伐斟鄩,灭夏后相,后缗方娠,逃出自窦,归于有仍,生少康焉。为仍牧正,惎浇能戒之,浇使椒求之,逃奔有虞,为之庖正,以除其害。
《路史》:初奡之弑相也,后缗方娠,亟出,自窦归于有仍,生少康。少康长为,仍牧正,殊才异略,至德宏仁,忌夏而能戒之,奡使臣椒求之,奔有虞,为之庖正。姚思妻之二女,而邑诸纶,有田一成,有众一旅,乃布德兆谋,抚其官职,旋收夏众而用之,庆得四息。伯杼曲列龙留季捍俱贤,逮事,乃俾女艾谍奡季,捍诱豷伯靡自鬲收二斟之荩,灭浞而立少康。猗奡被服疆圉,朋淫不义,而弗豫不虞。少康乘之,灭于过。而伯杼复,灭豷于戈,复禹之绩。
《通鉴前编》:夏后相二十有八岁,寒浞弑王于帝丘,后缗归于有仍氏。
帝癸五十岁,会诸侯于有仍氏。
《通志》:夏王桀欲肆其侈心,为有仍之会。有缗氏见王汰侈不善也,引师先归。桀怒,帅诸侯攻,克之。按《通鉴前编》:夏后癸五十岁,会诸侯于有仍氏。有缗氏叛,攻克之。

有穷氏

帝太康十九岁,王畋于洛表,有穷后羿,距之于河。按《书经》:五子之歌,太康尸位以逸豫,灭厥德,黎民咸贰,乃盘游无度,畋于有洛之表,十旬弗反,有穷后羿,因民弗忍,距于河,厥弟五人,御其母以从,徯于洛之汭,五子咸怨,述大禹之戒以作歌。
〈疏〉正义曰:襄四年。《左传》曰: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锄迁于穷石,然则羿居穷石,故曰有穷国。名穷,是诸侯之国,羿是其君之名也。《说文》云:羿,帝喾射官也。贾逵云:羿之先祖,世为先王射官,故帝赐羿弓矢,使司射。《淮南子》云:尧时,十日并生。尧使羿射九日而落之。《楚辞·天问》云:羿焉彃日乌解羽。《归藏易》亦云:羿彃十日。《说文》云:彃者,射也。此三者,言虽不经,以取信要。言帝喾时,有羿,尧时亦有羿,则羿是善射之号,非复人之名字。信如彼言,则不知羿名为何也。夏都河北,洛在河南,距太康于河北,不得入国,遂废太康耳。羿犹立仲康,不自立也。

《路史·夷羿传》:夷羿,有穷氏,穷国之侯也。偃左臂修而善射,五岁得法于山中,传楚狐父之道,既学射于吉甫,其辞佐长,故亦以善射著。尝从吴贺北游,见雀焉。贺命之射,羿曰:生乎,其杀之乎。贺请左目。羿中厥右,耻之。由是每进妙中,高出天下。迨事夏王,王命射于方豕之皮,征南之的,曰:中之,赏子万金。不中,则削十邑。羿援矢而色荡,射之矢逸,再之,又不中焉。王谓傅弥仁曰:斯羿也,发无不中。而今也不中,何以。对曰:若羿者,口惧之为灾,而万金为之患也。人能遗其喜惧之私,若万金之患,则天下亡愧于羿矣。王曰:善,吾乃今知亡欲之道矣。太康之立,滔淫亡度,娱佚自纵,民兴胥乱,迷畋有洛之表,十旬不反。夷羿于是因民弗忍,兵于河,以距之。太康失邦,仲康立。于时羲和沈湎于酒,叛官离次,将夷羿,是与王命嗣侯征之,羿遽隐慝。及相之立爰,逐相而自立,因夏民代夏政,自锄迁于穷石,灭乐正后夔之子伯封,先有仍之女,美而黰,厥泽可鉴。夔纳之,是为元妻,生伯封,贪拘忿颣,实有豕心,人谓封豕。羿灭之,后夔是以不祀。羿于是益恃射,不修民事,忘其国恤,而蔽于从禽用,不恢于夏家,武罗伯因熊髡庞圉,皆贤臣也。乃弃之。而信相伯明氏之谗,子寒浞又以庞门氏子,为受教之臣,浞乃烝取羿室纯狐,爰谋杀羿。植之诈慝,内行媚,外施赂,而虞羿以于畋,内外咸服,而羿弗察也。八年,将归,自畋庞门取桃棓,杀之家,众烹之,以饮其子。子不忍食,死于穷门。
《通鉴前编》:夏太康十有九岁,王畋于洛表,羿拒于河。五弟御母以从,遂都阳夏。

帝相八岁,寒浞杀羿。
《左传》:襄公四年,魏庄子对晋侯曰:寒浞,伯明氏之谗子弟也。伯明后寒弃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为己相,浞行媚于内,而施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树之诈慝,以取其国家,外内咸服,羿犹不悛,将归自田,家众杀而亨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诸,死于穷门,靡奔有鬲氏,浞因羿室,生浇及豷。
《竹书纪年》:帝相八年,寒浞杀羿,使其子浇居过。按《路史·寒浞传》:寒浞者,猗姓,寒君伯明氏之谗子弟也。好为谗慝后,寒弃诸穷,穷羿入之谡以为相,而信使之。方羿之逐后相,相浞是从。及羿立而荒游,浞于是烝其室而虞。羿于畋,内外从之,则继杀而代之,袭羿之号,且因其室,生浇及豷。
《通鉴前编》:夏后相八岁,寒浞杀羿。
〈目〉羿篡夏自立,凡八年,至是浞复杀羿而代之,不改有穷之号。

帝相二十八岁,寒浞弑王。
《左传》:哀公元年,伍员曰:昔有过浇,杀斟灌以伐斟鄩,灭夏后相,后缗方娠,逃出自窦,归于有仍,生少康焉。
《路史》:浞因羿室生浇及豷,浇惟恃力,荡舟走陆,是曰奡。浞任诈伪而不德于民,使浇帅师灭斟灌,斟鄩氏处浇于过处,豷于戈,弑夏后相,爰革夏命。
《通鉴前编》:夏后相二十八岁,寒浞杀王于帝丘,后缗归于有仍氏,靡奔有鬲氏。
帝少康四十岁,靡兴师讨浞,诛之。
《左传》:襄公四年,魏庄子对晋侯曰:浞恃其谗慝而不德于民,使浇用师,灭斟灌及斟寻氏,处浇于过,处豷于戈,靡自有鬲氏,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灭豷于戈。哀公元年,伍员曰:少康,为仍牧正,惎浇而能戒之,浇使椒求之,逃奔有虞,为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诸纶,有田一成,有众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谋,以收夏众,抚其官职,使女艾谍浇,使季杼诱豷,遂灭过戈,复禹之绩。
《路史》:浞革夏命,四十有三年,为伯靡所杀。浇恃多力从欲,不忍恶虐以逞,朋淫不义,而通于丘,岐日康娱,以自忘,馆同所止。少康灭之,及女岐伯杼,复诱豷杀之,寒浞遂灭。
《通鉴前编》:夏后少康四十岁,夏遗臣靡兴师讨浞,伏诛。奉王践天子位,王命诛浇及豷,复禹旧绩,夏道复兴,诸侯毕朝。

帝相八岁,浞使子浇居过。
《左传》:襄公四年,魏庄子对晋侯曰:浞使浇用师,灭斟灌及斟寻氏,处浇于过,处豷于戈。
〈注〉过,国名,东莱掖县北,有过乡。

《竹书纪年》:帝相八年,寒浞杀羿,使其子浇居过。帝少康四十岁,命汝艾灭过诛浇。
《左传》:襄公四年,魏庄子对晋侯曰:靡自有鬲氏,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灭豷于戈。哀公元年,伍员曰:少康,为仍牧正,惎浇而能戒之,浇使椒求之,逃奔有虞,为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诸纶,有田一成,有众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谋,以收夏众,抚其官职,使女艾谍浇,使季杼诱豷,遂灭过戈,复禹之绩。
〈注〉过浇国。

《竹书纪年》:少康元年,使汝艾伐过杀浇。
《通鉴前编》:夏后少康四十岁,夏遗臣靡兴师讨浞,伏诛。奉王践天子位,王命诛浇及豷,复禹旧绩,夏道复兴,诸侯毕朝。

帝相二十年,寒浞灭戈。
《竹书纪年》云云。
帝少康四十岁,王命季杼灭豷于戈。
《左传》:襄公四年,魏庄子对晋侯曰:浞使浇用师,灭斟灌及斟寻氏,处浇于过,处豷于戈,靡自有鬲氏,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灭豷于戈。哀公元年,伍员曰:少康,为仍牧正,惎浇而能戒之,浇使椒求之,逃奔有虞,为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诸纶,有田一成,有众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谋,以收夏众,抚其官职,使女艾谍浇,使季杼诱豷,遂灭过戈,复禹之绩。
《竹书纪年》:伯靡自有鬲帅斟鄩、斟灌之师以伐浞。世子少康使汝艾伐过杀浇。伯杼帅师灭戈。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姬姓,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樊为己姓,封昆吾。昆吾为夏伯,主其后裔,自臧而无噂,与桀同灭。顾温,苏扈,廖董,诸斟,祝产,皆己分也。斟姓灌,则夏灭之。戈介则商灭之。〈按戈帝相时巳灭,此云商灭。意己姓之戈,夏曾续封之〉
《通鉴前编》:夏后少康四十岁,夏遗臣靡兴师讨浞,伏诛。奉王践天子位王,命诛浇及豷,复禹旧绩,夏道复兴,诸侯毕朝。

帝仲康三岁,羿灭伯封。
《左传》:昭公二十八年,叔向母曰:昔有仍氏生女,黰而黑,而甚美,光可以鉴,名曰元妻,乐正后夔取之,生伯封,实有豕心,贪惏无餍,忿颣无期,谓之封豕,有穷后羿灭之,夔是以不祀。定公四年,卫子鱼曰:昔成王分鲁公以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
〈注〉封父古诸侯也。

《通鉴前编》:夏后仲康三岁,羿灭伯封。
〈目〉《路史》:禹命伯封及昭明,作衍历,岁纪甲寅,敬授人时。则伯封夏之天官。仲康征羲和,而夷羿灭伯封,是与王室争诸侯耳。

豕韦

夏封彭祖孙元哲于豕韦。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篯之字铿,封于彭,是为大彭。彭祖以斟雉养性,事放勋。夏之中兴,别封其孙元哲于韦,是为豕韦。迭为夏伯。韦则夏甲灭之。
〈注〉《左传》言孔甲以刘累更豕韦后矣。而《郑语》乃云大彭豕韦为商伯。又云彭祖豕韦,则商灭之。则二国至商方盛,岂刘累迁鲁之后,而二国更复乎。然襄二十四年,范宣子言其祖,又云在商为豕韦氏,岂复封乎。不然,何两立也。

帝孔甲元岁,废豕韦,而以唐尧之后,刘累豢龙。按《左传》:襄公二十四年,晋范宣子曰:昔丐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
〈注〉御龙氏,刘累也。豕韦,国名。唐、杜,二国名。殷末,豕韦国于唐。周成王灭唐,迁之于杜,为杜伯。〈疏〉《正义》《郑语》云:祝融之后,八姓,大彭豕韦为啇伯矣。又曰彭姓彭祖,豕韦则商灭之矣。贾逵云:大彭豕韦为商伯,其后世失道,殷德复兴而灭之。然则商之初豕韦,国君为彭姓也。其后乃以刘累之后代之,亦不知殷之何王灭彭姓,而封累后也。昭二十九年传称,夏王孔甲嘉刘累,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赐刘累身封豕韦。而此云在商为豕韦氏者,杜于彼注云刘累代彭姓之,豕韦累寻迁鲁县,豕韦复国,至商而灭。累之后世,复承其国,为豕韦氏,是杜解刘累及其后世再封豕韦之事。

《左传》:昭公二十九年,秋,龙见于绛郊,魏献子问于蔡墨曰:吾闻之,虫莫知于龙,以其不生得也。谓之知,信乎,对曰:人实不知,非龙实知,古者畜龙,故国有豢龙氏,有御龙氏,献子曰:是二氏者,吾亦闻之,而不知其故,是何谓也。对曰: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实,甚好龙,能求其耆欲以饮食之,龙多归之,乃扰畜龙以服事帝舜,帝赐之姓。曰董氏。曰豢龙,封诸鬷川,鬷夷氏其后也。故帝舜氏世有畜龙,及有夏孔甲,扰于有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获豢龙氏,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飨之,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范氏其后也。献子曰:今何故无之,对曰:夫物物有其官,官修其方,朝夕思之,一日失职,则死及之,失官不食,官宿其业,其物乃至,若泯弃之,物乃坻伏,郁湮不育,故有五行之官,是谓五官,实列受氏姓,封为上公,祀为贵神,社稷五祀,是尊是奉,木正曰句芒,火正曰祝融,金正曰蓐收,水正曰元冥,土正曰后土,龙,水物也。木官弃矣,故龙不生得。
〈注〉飂,古国也。叔安,其君名。豢龙,官名。官有世功,则以官氏。鬷水上夷,皆董姓更代也。以刘累代彭姓之豕韦,累寻迁鲁县,豕韦复国,至商而灭。累之后世复承其国,为豕韦氏。在襄二十四年,不能致龙,故惧迁鲁县,自贬退也。〈疏〉《正义》曰:传言以更豕韦之后,则豕韦是旧国,废其君,以刘累代之。《郑语》云:祝融之后,八姓,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又云:彭姓彭祖,豕韦则商灭之矣。如彼文豕韦之国,至商乃灭。于夏孔甲之时,彭姓豕韦未全灭也。又下云刘累惧而迁于鲁县,明是累迁之后,豕韦复国,至商乃灭耳。襄二十四年传,范宣子自言其祖,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则刘累子孙复封豕韦,杜迹其事,知累后世更复其国,为豕韦氏也。

《国语》:郑史伯对桓公曰:祝融能昭显天地之光明,以生柔嘉材者也,其后八姓于周未有侯伯。佐制物于前代者,昆吾为夏伯矣,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当周未有。己姓昆吾、苏、顾、温、董,董姓鬷夷、豢龙,则夏灭之矣。彭姓彭祖、豕韦、诸稽,则商灭之矣。秃姓舟人,则周灭之矣。妘姓邬、鄫、路、偪阳,曹姓邹、莒,皆为采卫,或在王室,或在夷翟,莫之数也。而又无令闻,必不兴矣。斟姓无后。融之兴者,其在芈姓乎。
〈注〉大彭,陆终第三子,曰篯,为彭姓,封于大彭,谓之彭祖。豕韦,彭姓之别封于豕韦者。殷衰,二国相继为商伯。其后世失道,殷复兴而灭之。鬷董姓,己姓之别受氏为国者。飂叔安之裔子曰董父,以扰龙服事帝舜,赐姓曰董氏,曰豢龙,封之鬷川。当夏之兴,别封鬷夷,于孔甲前而灭矣。

《史记·夏本纪》:帝孔甲,好方鬼神,事淫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未得豢龙氏。陶唐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受豕韦之后。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
〈注〉贾逵曰:刘累之后,至商不绝,以代豕韦之后,祝融之后,封于豕韦。殷武丁灭之,以刘累之后代之。

《竹书纪年》:帝孔甲元年,废豕韦氏,使刘累豢龙。按《路史》:帝尧陶唐氏,取富宜氏,曰皇。生朱,庶弟九。其封于留者,为留氏。后有留累,以豢龙事夏。孔甲赐之氏曰御龙,以更飂董之后。既迁于鲁,商居大夏,至周封帝后于铸,铸祝是分侯于随,既更累之裔于方城,为唐公。楚并唐。
〈注〉事具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宣子之言,及昭公二十九年蔡墨之言。云使豢龙以更豕韦之后,非也。豢龙乃己姓,廖叔之后,豕韦之族尔。宣子云在商为豕韦,亦妄。

帝皋元岁,使豕韦氏复国。
《竹书纪年》云云。
〈注〉夏衰,昆吾、豕韦相继为伯。

九苑

帝不降,六岁,伐九苑。
《竹书纪年》云云。

有施氏

帝癸三十三岁,伐有施氏。
《路史》:桀伐蒙山,得妹喜。
〈注〉王逸云:蒙山国得妹喜。《列女传》以为有施得之。师古云:有施之女。

《通鉴前编》:帝癸三十三岁,伐蒙山有施氏。
〈目〉《大纪》曰:夏自孔甲之后,王室政德日衰,诸侯或不朝。桀能申钩索铁,负恃其力,不务德而武伤百姓。有赵梁者,教为无道,劝以贪狼,伐蒙山有施氏。有施氏进女妹喜,桀嬖之,所言皆听。为之为琼室象廊,瑶台玉床,行淫纵乐,政事怠废,为肉山脯林,酒池可以运舟,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以为戏剧。

帝癸无道,与顾氏党汤伐之。
《诗经·商颂》:韦顾既伐,昆吾夏桀。
《通志》:韦氏,顾氏,昆吾氏,党桀之恶,恣行乱政,以虐其民。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樊为己姓,封昆吾。昆吾为夏伯,主其后裔。自臧而无噂,与桀同灭。顾温苏扈廖董诸斟祝产,皆己分也。顾则商灭之,温则狄灭之。
《东昌府志》:顾,高阳氏后,己姓,都于范。后党,桀为汤所伐。《诗》云:苞有三糵,韦顾既伐。昆吾,夏桀,今范县二十八里有古顾城。

帝癸二十六岁,商灭温。
《竹书纪年》云云。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樊为己姓,封昆吾。昆吾为夏伯,主其后裔。自臧而无噂,与桀同灭。顾温苏扈廖董诸斟祝产,皆己分也。顾则商灭之,温则狄灭之。

有苏氏

帝槐三十二岁,封昆吾氏子于有苏。
《竹书纪年》云云。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樊为己姓,封昆吾。昆吾为夏伯,主其后裔,自臧而无噂,与桀同灭。顾温苏扈廖董诸斟祝产,皆己分也。苏伯吉利,是世祝融,逮妻抟颊死,托于灶。纣王欲伐有苏,苏以妲进免。纣宠之而亡,周灭之。
殷帝辛九祀,王师伐有苏,获妲己以归。
《竹书纪年》云云。

有苏氏支子,封于郗。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樊为己姓,封昆吾。昆吾为夏伯,主其后裔,自臧而无噂,与桀同灭。顾温苏扈廖董诸斟祝产,皆己分也。苏伯吉利,是世祝融,逮妻抟颊死,托于灶。纣王欲伐有苏,苏以妲进免。纣宠之而亡。周灭之。有苏氏,司寇氏,其支子封郗又为郗氏。

昆吾氏之同姓,有产国。按《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樊为己姓,封昆吾。昆吾为夏伯,主其后裔,自臧而无噂,与桀同灭。顾温苏扈廖董诸斟祝产,皆己分也。

帝癸无道,与韦氏党汤伐之
《诗经·商颂》:韦顾既伐,昆吾夏桀。
《通志》:韦氏,顾氏,昆吾氏,党桀之恶。恣行乱政,以虐其民。
《竹书纪年》:夏桀二十八年,商遂征韦,取韦。
商帝河亶甲五祀,韦伯伐班方。
《竹书纪年》:五年,侁人入于班方。彭伯、韦伯伐班方,侁人来宾。
帝祖乙元祀,命韦伯。
《竹书纪年》:元年己巳,王即位,自相迁于耿。命彭伯、韦伯。

帝癸命原侯夸师伐有唐。
《路史》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