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四十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十二
  有虞氏二
  商        资
  郮        虔
  寇        郦
  翟        詹
  葛        鬷
  豢龙       防风氏
  有莘氏      元都氏
  夏后氏一
  费        徐
  萧        鸟俗氏

官常典第一百四十卷

勋爵部汇考十二

有虞氏二

帝舜褒赏勋爵,益封契,而商国始大。
《诗经·商颂元鸟篇》:天命元鸟,降而生商。
〈笺〉鳦遗卵,娀氏之女简狄吞之,而生契,为尧司徒。有功,封商。尧知其后将兴,又锡其姓焉。

《长发篇》:浚哲维商,长发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
〈笺〉帝,黑帝也。禹敷下土之时,有娀氏之国,亦始广大。有女简狄,吞鳦卵而生契。尧封之于商。

元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率履不越,遂视既发。
〈传〉始,尧封之商,为小国。舜之末年,乃益其土地,为大国,皆能达其教令。〈疏〉知尧封为小国,舜益为大国者,《中候握河纪》说尧云:斯封稷契皋陶,赐姓号,是尧封之也。考河命说舜之事,云褒赐群臣,赏爵有功,稷契皋陶,益土地,是舜益地为大国也。自殷以上大国百里。

《史记·殷本纪》: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元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
《路史》:帝喾高辛氏次妃有娀氏,曰简狄,生𥜿,𥜿契也,聪明而仁,尧命司徒,使布五教,而民辑。及虞不废,是以受商,赐姓子氏商人,谓之元王子昭明,居砥石,生相土克承商业,始居商丘。出长诸侯,威武烈烈。至孙冥为司空,世事虞夏,十有二世,而汤遂兴。
〈注〉所封乃华阴郑县,有栾都城,故潘邑也。世本谓契居蕃是矣。《中候握河纪》云:弃,契皆尧封,长发笺云,尧小封,舜末年益为大,妄也。

夏帝相十五岁,商侯相土作乘马。遂迁于商丘。按《竹书纪年》云云。
《路史》:越,在先时,阏伯火正实事唐虞,禹更以相土,居之商。虚入为王官,出长诸侯,有勤于民,以食于味。帝少康十一岁,使商侯冥治河。
《竹书纪年》云云。
帝杼十三岁,商侯冥死于河。
《竹书纪年》云云。
《史记·殷本纪》:注宋忠曰:冥为司空,勤其官事,死于水中,殷人郊之。
帝芒三十三岁,商侯迁于殷。
《竹书纪年》云云。
帝泄十二岁,殷侯子亥宾于有易,有易杀而放之。按《竹书纪年》云云。
帝泄十六岁,殷侯微以河伯之师伐有易,杀其君绵臣。
《竹书纪年》云云。
〈注〉殷侯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故殷上甲微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中叶衰而上甲微复兴,故殷人报焉。

帝孔甲三十七岁,商主癸生子履。
《通鉴前编》云云。
〈注〉《帝王世纪》曰:主癸之妃,扶都,见白气贯月而生汤。

帝癸二十一岁,商师征有洛,克之。遂征荆,荆降。按《竹书纪年》云云。
帝癸三十五岁,商主癸薨,子履嗣位。
《史记·殷本纪》:契兴于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于百姓,百姓以平。契卒,子昭明立。昭明卒,子相土立。相土卒,子昌若立。昌若卒,子曹圉立。曹圉卒,子冥立。冥卒,子振立。振卒,子微立。微卒,子报丁立。报丁卒,子报乙立。报乙卒,子报丙立。报丙卒,子主壬立。主壬卒,子主癸立。主癸卒,子天乙立,是为成汤。自契至汤八迁。汤始居亳,从先王居,作帝诰。
〈注〉孔安国曰:契父帝喾居亳,汤自商丘迁焉,故曰从先王居。

《竹书纪年》:夏桀三十五年,商侯履迁于亳。
《通鉴前编》:后癸三十有五岁,商主癸薨,子履嗣位,始居亳。
帝癸三十六岁,汤征葛。
《史记·殷本纪》:汤征诸侯。葛伯不祀,汤始伐之。按《通鉴前编》:后癸三十六岁,商汤始用师征葛。帝癸三十七岁,商汤聘伊尹于有莘,进于夏桀。按《史记·殷本纪》:汤曰:予有言:人视水见形,视民知治不。伊尹曰:明哉。言能听,道乃进。君国子民,为善者皆在王宫。勉哉,勉哉。汤曰:女不能敬命,予大罚殛之,无有攸赦。作汤征。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干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臣,负俎鼎,以滋味说汤,致于王道。或曰,伊尹处士,汤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后肯往从汤,言素王及九主之事。汤举任以国政。伊尹去汤适夏。按《通鉴前编》:后癸三十有七岁,商汤遣使以币聘伊尹于有莘,进伊尹于夏王桀。
帝癸四十岁,伊尹复归汤。
《史记·殷本纪》:伊尹去汤适夏。既丑有夏,复归于亳。入自北门,遇女鸠、女房,作女鸠女房。
《新序》:桀作瑶台,罢民力,殚民财,为酒池糟堤,纵靡靡之乐,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群臣相持歌曰:江水沛沛兮,舟楫败兮,我王废兮,趋归薄兮,藩亦大兮。又曰:乐兮乐兮,四牡蹻兮,六辔沃兮,去不善而从善,何不乐兮。伊尹知天命之去,举觞而告桀曰:君王不听臣之言,亡无日矣。桀拍然而作,哑然而笑曰:子何妖言,吾有天下,如天之有日也,曰有亡乎。日亡吾乃亡耳。于是尹接履而趋,遂适商就汤,汤立为相。故伊尹去夏归亳,商王而夏亡。
《通鉴前编》:后癸四十岁,伊尹复归于亳。
帝癸四十二岁,囚汤于夏台,既而释之。
《竹书纪年》:夏桀二十二年,商侯履来朝,命囚履于夏台。二十三年,释商侯履,诸侯遂宾于商。
《通鉴前编》:夏桀四十有二岁,夏王桀囚商汤于夏台,既而释之。
帝癸五十一岁,太史令终古出奔商。
《通鉴前编》云云。
〈注〉《淮南子》曰:夏之将亡,太史令终古,先奔于商。三年而夏桀乃亡。《大纪》曰:夏桀凿池为夜宫,男女杂处,三旬不朝。太史令终古,执其图法泣谏,不听。终古出奔商。

帝癸五十三岁,商汤伐夏桀,放之南巢,遂有天下。按《史记·殷本纪》: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噫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吾网。诸侯闻之,曰:汤德至矣,及禽兽。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作汤誓,号曰武王,桀败于有娀之墟,桀奔于鸣条,夏师败绩。汤遂伐三,俘厥宝玉,义伯、仲伯作典宝。汤既胜夏,欲迁其社,不可,作夏社。伊尹报。于是诸侯心服,汤乃践天子位,平定海内。
《竹书纪年》:夏桀二十六年,商灭温。二十八年,昆吾氏伐商。商会诸侯于景亳。遂征韦,商师取韦,遂征顾。太史令终古出奔商。二十九年,商师取顾。三日并出。费伯昌出奔商。商师征昆吾。三十一年,商自陑征夏邑。克昆吾。大雷雨,战于鸣条。夏师败绩,桀出奔三朡,商师征三朡。战于郕。获桀于焦门。放之于南巢。按《通鉴前编》:后癸五十有二岁,为商汤十有七祀,商王成汤十有八祀,王誓师,伐夏桀,放之于南巢。

帝舜封黄帝之后于资。
《路史》:有虞氏作封黄帝之后,一十有九侯伯,其得资者为资氏,氏。

帝舜封黄帝之后于郮。按《路史》:有虞氏作封黄帝之后,一十有九侯伯,其得郮者为郮氏,辅氏。

帝舜封黄帝之后于虔。
《路史》:有虞氏作封黄帝之后,一十有九侯伯,其得虔者为虔氏。

帝舜封黄帝之后于寇。
《路史》:有虞氏作封黄帝之后,一十有九侯伯,其得寇者为寇氏,口引氏,刘氏。

帝舜封黄帝之后于郦。
《路史》:有虞氏作封黄帝之后,一十有九侯伯国,于郦者为郦氏,俪氏,食其氏,侍其氏。 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谣皖参会阮棐鬲郦郾止舒庸舒鸠舒龙舒蓼舒鲍舒龚,后各以国命氏。
〈注〉《史记》:匽姓皋陶后,庄帝母匽氏国,《潜夫论》偃姓有舒庸舒鸠舒龙舒共止郦谣参会六阮棐高。高即皋也,偃或作优误。〈按郦,《路史》作黄帝后,又以为皋陶后,故附录于此〉

帝舜封黄帝之后于翟。
《路史》:有虞氏作封黄帝之后,一十有九侯伯国,于翟者为翟氏,籴氏,狄氏。

帝舜封黄帝之后于詹。
《路史》:有虞氏作封黄帝之后,一十有九侯伯国,于詹者为詹氏。

黄帝之后自詹移葛。
《路史》:有虞氏作封黄帝之后,一十有九侯伯国,于詹者为詹氏。自詹移葛,则为葛氏,詹葛氏。
〈注〉葛伯爵

帝舜封飂叔安裔子于鬷。
《左传》:昭公二十九年秋,龙见于绛郊,魏献子问于蔡墨曰:吾闻之,虫莫知于龙,以其不生得也。谓之知,信乎,对曰:人实不知,非龙实知,古者畜龙,故国有豢龙氏,有御龙氏,献子曰:是二氏者,吾亦闻之,而不知其故,是何谓也。对曰: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实,甚好龙,能求其耆欲以饮食之,龙多归之,乃扰畜龙以服事帝舜,帝赐之姓。曰董氏。曰豢龙,封诸鬷川,鬷夷氏其后也。故帝舜氏世有畜龙,及有夏孔甲,扰于有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获豢龙氏,有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飨之,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范氏其后也。献子曰:今何故无之,对曰:夫物物有其官,官修其方,朝夕思之,一日失职,则死及之,失官不食,官宿其业,其物乃至,若泯弃之,物乃坻伏,郁湮不育,故有五行之官,是谓五官,实列受氏姓,封为上公,祀为贵神,社稷五祀,是尊是奉,木正曰句芒,火正曰祝融,金正曰蓐收,水正曰元冥,土正曰后土,龙,水物也。水官弃矣,故龙不生得。
〈注〉飂,古国也。叔安,其君名。豢龙,官名。官有世功,则以官氏。鬷水上夷,皆董姓更代也。以刘累代彭姓之豕韦,累寻迁鲁县,豕韦复国,至商而灭。累之后世复承其国,为豕韦氏。在襄二十四年,不能致龙,故惧,迁鲁县,自贬退也。〈疏〉《正义》曰:传言以更豕韦之后,则豕韦是旧国,废其君,以刘累代之。《郑语》云:祝融之后八姓,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又云:彭姓彭祖豕韦,则商灭之矣。如彼文豕韦之国,至商乃灭,于夏王孔甲之时,彭姓豕韦未全灭也。又下云刘累惧,而迁于鲁县,明是累迁之后,豕韦复国,至商乃灭耳。襄二十四年传,范宣子自言其祖,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则刘累子孙复封豕韦,杜迹其事,知累后世,更复其国,为豕韦氏也。

《国语》:郑史伯对桓公曰:祝融能昭显天地之光明,以生柔嘉材者也,其后八姓于周未有侯伯。佐制物于前代者,昆吾为夏伯矣,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当周未有。己姓昆吾、苏、顾、温、董,董姓鬷夷、豢龙,则夏灭之矣。彭姓彭祖、豕韦、诸稽,则商灭之矣。秃姓舟人,则周灭之矣。妘姓、郐、路、偪阳,曹姓邹、莒,皆为采卫,或在王室,或在夷翟,莫之数也。而又无令闻,必不兴矣。斟姓无后。融之兴者,其在芈姓乎。
〈注〉大彭,陆终第三子曰篯,为彭姓,封于大彭,谓之彭祖。豕韦,彭姓之别封于豕韦者。殷衰,二国相继为商伯。其后世失道,殷复兴,而灭之。鬷,董姓己姓之别受氏为国者,飂叔安之裔子,曰董父,以扰龙服事帝舜,赐姓曰董氏,曰豢龙,封之鬷川。当夏之兴,别封鬷夷,于孔甲前而灭矣。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姬姓,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樊为己姓,封昆吾。昆吾为夏伯,主其后裔。自臧而无噂,与桀同灭。顾温苏扈廖董诸斟祝产,皆己分也。廖有叔安,异封于董,董甫以豢龙,事虞,封于鬷川,别为鬷夷,更为关龙,廖董。关龙则夏灭之,鬷则商灭之。

豢龙

鬷之别封为豢龙。
《史记·夏本纪》:帝孔甲,好方鬼神,事淫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未得豢龙氏。陶唐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受豕韦之后。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
〈注〉贾逵曰:刘累之后至商不绝,以代豕韦之后。祝融之后封于豕韦,殷武丁灭之,以刘累之后代之。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姬姓,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樊为己姓,封昆吾。昆吾为夏伯,主其后裔。自臧而无噂,与桀同灭。顾温苏扈廖董诸斟祝产,皆己分也。廖有叔安,异封于董,董甫以豢龙事虞,封于鬷川,别为鬷夷,更为关龙,廖董。关龙则夏灭之,鬷则商灭之。

防风氏

汪芒氏之君,在虞夏为防风氏。
《家语》:吴伐越,隳会稽,获巨骨一节,专车焉。吴子使来聘于鲁,且问之孔子,命使者曰:无以吾命也。宾既将事,乃发币于大夫及孔子,孔子爵之,既彻俎而燕客,执骨而问曰:敢问骨何如为大。孔子曰:丘闻昔禹致群臣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其骨专车焉,此为大矣。客曰:敢问谁守为神。孔子曰:山川之灵,足以纪纲天下者,其守为神。社稷之守为公侯,山川之祀为诸侯,皆属于王。客曰:防风氏何守。孔子曰:汪芒氏之君守封嵎者也,为漆姓,在虞夏为防风氏,商为汪芒氏,于周为长翟氏,今曰大人。客曰:人长之极,几何。孔子曰:僬侥氏长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数之极也。
《路史》:帝鸿氏生白民及嘻嘻,生季格,季格生帝魁。白民销姓,降居于夷,是为白民之祖。其别为防风氏,守封禺之间。

有莘氏

鲧娶于有莘氏。
《通志》:禹母有莘氏女,曰修己。
商汤亦娶于有莘氏。
《史记·殷本纪》: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干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臣,负鼎俎,以滋味说汤,致于王道。
〈注〉《列女传》曰:汤妃有莘氏之女。正义曰括地志云:古莘国在汴州陈留县东五里,故莘城是也。《陈留风俗传》云:陈留外黄有莘昌亭,本宋地,莘氏邑也。

元都氏

帝舜四十二年,元都氏来朝,贡宝玉。
《竹书纪年》云云。
夏后氏一费
帝启二岁,费侯伯益出就国。〈按益于尧时,已封梁,未知何时封费,兹编以益
相禹荐之于天,且《路史》指封费为皋陶子,故叙就国,起为夏禹勋爵

《史记·秦本纪》: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女修织,元鸟陨卵,女修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取少典之子,曰女华。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已成,帝锡元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费为辅。帝舜曰:咨尔费,赞禹功,其赐尔皂游。尔后嗣将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费拜受,佐舜调驯鸟兽,鸟兽多驯服,是为柏翳。舜赐姓嬴氏。
〈注〉此即秦、赵之祖,嬴姓之先,一名柏翳,尚书谓之伯益,系本、汉书谓之伯益是也。寻检史记上下诸文,伯翳与伯益是一人不疑。而陈杞系家即叙伯翳与伯益为二,未知太史公疑而未决邪。抑亦谬误尔。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伯翳封费,生大廉,若木,恩成。若木事夏,袭翳之封,后有费昌,为汤御右。费仲事纣。
《通鉴前编》:夏后禹二岁,帝荐益于天,帝启二岁,伯益归政,就国,帝亲政大飨于诸侯。
帝启六岁,伯益薨,祠之。
《竹书纪年》云云。
帝癸二十九岁,费伯昌出奔商。
《史记·秦本纪》:大费生子二人:一曰大廉,实鸟俗氏;二曰若木,实费氏。其元孙曰费昌,子孙或在中国,或在夷狄。费昌当夏桀之时,去夏归商,为汤御,以败桀于鸣条。
《竹书纪年》:帝桀二十九年,费伯昌出奔商。
商中宗太戊三十一,祀命费侯仲衍为御正。
《史记·秦本纪》:大廉元孙曰孟戏、中衍,鸟身人言。帝太戊闻而卜之使御,吉,遂致使御而妻之。自太戊以下,中衍之后,遂世有功,以佐殷国,故嬴姓多显,遂为诸侯。
《竹书纪年》:太戊三十一年,命费侯仲衍为御正。

夏封伯翳之裔于徐,使主淮夷。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伯翳封费,生大廉,若木,恩成。若木事夏,袭翳之封,后有费昌,为汤御右。费仲事纣。其立于淮者,为嬴氏。夏世有调,王命以徐伯主淮夷,三十二世,君偃一假仁义,而宾国三十六。周王剡之,而录其子。宗十一世,为吴所灭。
〈注〉偃即康王,乃穆王时都城。记云:穆王西巡,闻其威德日远,遣楚师袭破,杀王偃。《后汉书》《七谏》《淮南子》注以为楚文灭之。楚文乃春秋时误宗,北走彭城武原山,万众从之,因曰徐山。

周成王三年,淮夷徐戎皆叛,鲁侯伯禽讨之。
《书经·费誓》:公曰:嗟,人无哗,听命,徂兹淮夷,徐戎并兴。善敹乃甲胄,敿乃干,无敢不吊,备乃弓矢,锻乃戈矛,砺乃锋刃,无敢不善,今惟淫舍牿牛马,杜乃擭,乃阱,无敢伤牿,牿之伤,汝则有常刑,马牛其风,臣妾逋逃,勿敢越逐,祗复之,我商赉汝,乃越逐,不复汝则有常刑,无敢寇攘,踰垣墙,窃马牛,诱臣妾,汝则有常刑,甲戌,我惟征徐戎,峙乃糗粮,无敢不逮,汝则有大刑,鲁人三郊三遂,峙乃桢干,甲戌,我惟筑,无敢不供,女则有无馀刑,非杀,鲁人三郊三遂,峙乃刍茭,无敢不多,女则有大刑。
《书序》:鲁侯伯禽宅曲阜,徐夷并兴。东郊不开,作费誓。
《史记·周本纪》:初,管、蔡畔周,周公讨之,三年而毕定,故初作大诰,次作微子之命,次归禾,次嘉禾,次康诰、酒诰、梓材,其事在周公之篇。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长,周公反政成王,北面就群臣之位。成王在丰,使召公复营洛邑,如武王之意。周公复卜申视,卒营筑,居九鼎焉。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贡道里均。作召诰、洛诰。成王既迁殷遗民,周公以王命告,作多士、无佚。召公为保,周公为师,东伐淮夷,残奄。
〈注〉括地志云:泗水徐城县北二十里古徐国,即淮夷也。

《鲁周公世家》:伯禽即位之后,有管、蔡等反也,淮夷、徐戎亦并兴反。于是伯禽率师伐之于肸,作肸誓,遂平徐戎,定鲁。
《竹书纪年》:成王二年,奄人、徐人及淮夷入于邶以叛。秋,大雷电以风,王逆周文公于郊。遂伐殷。三年,王师灭殷,杀武庚禄父。迁殷民于卫。遂伐奄。灭蒲姑。四年春正月,初朝于庙。夏四月,初尝麦。王师伐淮夷,遂入奄。
《通鉴前编》:成王三年秋,管叔及蔡叔,霍叔与,武庚叛,淮夷徐戎皆叛。鲁侯伯禽,帅师伐淮夷徐戎。穆王六年春,徐子诞来朝,钖命为伯。
《竹书纪年》云云。
穆王十三年,徐戎侵洛。
《竹书纪年》:十三年春,祭公帅师从王西征,次于阳纡。秋七月,西戎来宾徐戎侵洛。冬十月,造父御王,入于宗周。
穆王十七年,王师征徐戎,克之。
《史记·秦本纪》:造父以善御幸于周缪王,得骥、温骊、骅骝、騄耳之驷,西巡狩,乐而忘归。徐偃王作乱,造父为缪王御,长驱归周,一日千里以救乱。缪王以赵城封造父。
〈注〉《括地志》云:大徐城在泗州徐城县北三十里,古徐国也。《博物志》云:徐君宫人有娠而生卵,以为不祥,弃于水滨。孤独母有犬鹄苍,衔所弃卵以归,覆煖之,乃成小儿。生偃,故宫人闻之,更取养之。及长,袭为徐君。后鹄苍临死,生角而九尾,化为黄龙。鹄苍或名后苍。《括地志》又云:徐城在越州鄍县东南入海二百里。《夏侯志》云翁洲上有徐偃王城。传云昔周穆王巡狩,诸侯共尊偃王,穆王闻之,令造父御,乘騕袅之马,日行千里,自还讨之。或云命楚王帅师伐之,偃王乃于此处立城以终。

《竹书纪年》:穆王十四年,王帅楚子伐徐戎,克之。夏四月,王畋于军丘。五月,作范宫。秋九月,翟人侵毕。冬,蒐于萍泽。作虎牢。十五年春正月,留昆氏来宾。作重璧台。冬,王观于盐泽。十六年,霍侯旧薨。王命造父封于赵。十七年,王西征昆仑丘,见西王母。其年,西王母来朝,宾于昭宫。秋八月,迁戎于太原。
《博物志》:徐偃王,志云:徐君,宫人,娠而生卵,以为不祥,弃之水滨。独孤母有犬,名鹄苍,猎于水滨,得所弃卵,衔以东归。独孤母以为异,覆煖之,遂伏成儿,生时正偃,故以为名。徐君宫中闻之,乃更录取。长而仁智,袭君徐国,后鹄苍临死,生角,而九尾,实黄龙也。偃王乃葬之徐界中,今见云狗偃王治其国,仁义著闻,欲舟行上国,乃通沟陈蔡之间,得朱弓矢,以己得天瑞,遂因名为弓,自称徐偃王。江淮诸侯皆伏从。伏从者,三十六国。周王闻,遣使乘驿,一日至楚,使伐之。偃王仁不忍斗害其民,为楚所败,遂逃走彭城武原县东山下。百姓随之者,以万数。后遂名其山为徐山。山上立石室,有神灵,民人祈祷,今皆见存。
按《通鉴前编》:穆王十有三年,王西征。十有七年,王西征。徐戎作乱,王归,征徐戎,克之。〈按《通鉴前编》:十有三年,王西征,下引《竹书
纪年》曰:穆王十有三年,西征于青鸟之所憩。又云:十有七年,王西征,徐戎作乱,王归征徐戎,克之。下引《竹书纪年》云:穆王十七年,王西征,遂引《史记》蜚廉造父事,是以见西王母在十三年,伐徐在十七年也。今按《竹书》原文,则伐徐在十四年,见西王母在十七年。《前编》既引《竹书》为据,而年又舛讹,今改正之

穆王三十五年,荆人入徐,毛伯帅师败荆人于泲。按《竹书纪年》云云。
惠王九年,秋,鲁侯会宋人、齐人,伐徐。
《春秋》:庄公二十六年。
惠王二十年春,徐人取舒。
《春秋》:僖公三年。
〈注〉徐国在下邳僮县东南。舒国,今庐江舒县。胜国而不用大师,亦曰取舒楚之同类。诗所谓荆舒者也。徐附齐,故为齐取,楚之与国。

襄王七年春正月,楚人伐徐。三月,齐侯,宋公,鲁侯,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于匡,诸侯之大夫救徐。冬,楚人败徐于娄林。
《春秋》:僖公十五年 按《左传》:十五年春,楚人伐徐,徐即诸夏故也。三月,盟于牡丘,寻葵丘之盟,且救徐也。孟穆伯帅师,及诸侯之大夫救徐,诸侯次于匡以待之。秋,齐师曹师伐厉。以救徐。冬,楚败徐于娄林,徐恃救也。
襄王八年夏,齐伐厉,不克,救徐而还。
《春秋》不书。按《左传》:僖公十六年夏,齐伐厉,不克,救徐而还。
襄王九年春,齐人,徐人,伐英氏。
《春秋》:僖公十七年。按《左传》:十七年春,齐人为徐伐英氏,以报娄林之役也。
〈注〉英氏楚与国娄林役在十五年。

襄王三十二年冬,徐伐莒。
《春秋》:文公七年。按《左传》:七年,徐伐莒。莒人来请盟穆伯如莒莅盟。
景王七年夏,楚子,蔡侯,陈侯,郑伯,许男,徐子,滕子,顿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会于申。楚人执徐子。
《春秋》:昭公四年。按《左传》:四年春,楚子使椒举如晋求诸侯,晋侯许之。夏,诸侯如楚。六月丙午,楚子合诸侯于申,徐子吴出也。以为贰焉。故执诸申。
景王八年冬,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沈子,徐人,越人,伐吴。
《春秋》:昭公五年。
景王九年秋九月,楚伐徐。
《春秋》不书。按《左传》:昭公六年秋九月,徐仪楚聘于楚,楚子执之,逃归,惧其叛也。使薳泄伐徐,吴人救之,令尹子荡帅师伐吴,师于豫章,而次于乾溪,吴人败其师于房钟,获宫厩尹弃疾,子荡归罪于薳泄而杀之。
景王十九年春,齐侯伐徐。
《春秋》:昭公十六年。按《左传》:十六年春,齐侯伐徐。楚子闻蛮氏之乱也。与蛮子之无质也。使然丹诱戎蛮子嘉,杀之,遂取蛮氏,既而复立其子焉。礼也。二月,丙申,齐师至于蒲隧,徐人行成,徐子及郯人,莒人,会齐侯盟于蒲隧,赂以甲父之鼎,叔孙昭子曰:诸侯之无伯,害哉,齐君之无道也。兴师而伐远方,会之有成,而还莫之亢也。无伯也夫,诗曰:宗周既灭,靡所止戾,正大夫离居,莫知我肄,其是之谓乎。
敬王五年夏四月,吴公子掩馀奔徐。
《春秋》不书。按《左传》:昭公二十七年春,吴子欲因楚丧而伐之,使公子掩馀,公子烛庸,帅师围潜。楚莠尹然,工尹麇,帅师救潜,左司马沈尹戌,帅都君子与王马之属,以济师,与吴师遇于穷,令尹子常以舟师及沙汭而还,左尹郤宛,工尹寿,帅师至于潜,吴师不能退,吴公子光曰:此时也。弗可失也。告鱄设诸曰:上国有言曰:不索何获,我王嗣也。吾欲求之。夏,四月,光伏甲于堀室而享王,遂弑王阖庐。吴公子掩馀奔徐,公子烛庸奔钟吾。
敬王八年冬,十有二月,吴灭徐,徐子章禹奔楚。按《春秋》:昭公三十年。按《左传》:三十年秋,吴子使徐人执掩馀,使钟吾人执烛庸,二公子奔楚,楚子大封而定其徙,使监马尹大心逆吴公子,使居养,莠尹然,左司马沈尹,戍城之,取于城父与胡田以与之,将以害吴也。子西谏曰:吴光新得国而亲其民,视民如子,辛苦同之,将用之也。若好吴边疆,使柔服焉。犹惧其至,吾又疆其雠,以重怒之,无乃不可乎,吴,周之胄裔也。而弃在海滨,不与姬通,今而始大,比于诸华,光又甚文,将自同于先王,不知天将以为虐乎,使剪丧吴国,而封大异姓乎,其抑亦将卒以祚吴乎,其终不远矣,我盍姑亿吾鬼神,而宁吾族姓,以待其归,将焉用自播扬焉。王弗听,吴子怒,冬,十二月,吴子执钟吾子,遂伐徐,防山以水之,己卯,灭徐,徐子章禹断其发,携其夫人,以逆吴子,吴子唁而送之,使其迩臣从之,遂奔楚,楚沈尹戍帅师救徐,弗及,遂城夷,使徐子处之。

夏封孟亏于萧。
《路史》:少昊氏有裔子曰孟亏,能训鸟兽,而致凤凰,爰封之萧。 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生大廉。后有孟亏,仲衍。孟亏能帅翳者,作土于萧,是为萧孟亏。夏后氏衰,孟亏去之,而凤皇随焉。萧,子国也。
周惠王六年夏,萧叔朝于鲁。
《春秋》:庄公二十三年。
〈注〉萧附鲁国,叔名就谷朝公,故不言来。凡在外朝,则礼不得具,嘉礼不野合,此僭朝于方岳之礼。

襄王二十二年秋,介人侵萧。
《春秋》:僖公三十年。
定王十年冬十二月戊寅,楚子灭萧。
《春秋》:宣公十二年。按《左传》:十二年冬,楚子伐萧,宋华椒以蔡人救萧,萧人囚熊相宜僚,及公子丙,王曰:勿杀,吾退,萧人杀之,王怒,遂围萧,萧溃,申公巫臣曰:师人多寒,王巡三军,拊而勉之,三军之士,皆如挟纩,遂傅于萧,还无社与司马卯言,号申叔展,叔展曰:有麦曲乎。曰:无,有山鞠穷乎。曰:无,河鱼腹疾奈何。曰:目于眢井而拯之,若为茅绖,哭井则己,明日,萧溃,申叔视其井,则茅绖存焉。号而出之。

鸟俗氏

帝启封大廉为鸟俗氏。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伯翳封费,生大廉,若木,恩成。大廉事夏后启,为鸟俗氏。
〈注〉俗一作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