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三十七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九
  明〈总一则 太祖洪武十三则 惠宗建文二则 成祖永乐八则 英宗正统六则 代宗景泰一则 英宗天顺一则 宪宗成化三则 武宗正德三则 世宗嘉靖七则 穆宗隆庆一则〉
皇清〈总一则 崇德一则 顺治七则 康熙九则〉

官常典第一百三十七卷

勋爵部汇考九

明制,列爵五等,以赏军功。
《明会典·功臣封爵》:国初,因前代之制,列爵五等,非有社稷军功者,不封子男。后革所封公侯伯,皆给诰券,或世,或不世。各以功次为差。
凡公侯伯,初授封爵,合给铁券,从工部造完,送写诰文并券阴则例,毕,转送银作局,镌刻,填金,仍领回,以右一面颁给,左一面年终,奏送古今通集库收贮。凡铁券形如覆瓦,刻封诰于其上,以黄金填之。左右各一面,右给功臣,左藏内府。
太祖洪武三年,大封开国功臣。
《明大政纪》:洪武三年冬十一月丙申,大封功臣,封公者六人,李善长封韩国公,徐达封魏国公,常遇春子茂封郑国公,李文忠封曹国公,冯胜封宋国公,邓愈封卫国公,封侯者二十八人。汤和封中山侯,唐胜宗封延安侯,陆仲亨封吉安侯,周德兴封江夏侯,华云龙封淮安侯,顾时封济宁侯,耿炳文封长兴侯,陈德封临江侯,郭子兴封巩昌侯,王志封陆安侯,郑遇春封荥阳侯,费聚封平凉侯,吴良封江阴侯,吴祯封靖江侯,赵荣封南雄侯,廖永忠封德庆侯,俞通源封南安侯,华高封广德侯,杨璟封营阳侯,康铎封蕲春侯,朱亮祖封永嘉侯,傅友德封颍川侯,胡廷美封豫章侯,韩政封东平侯,黄彬封宜春侯,曹良臣封宣宁侯梅,思祖封汝南侯,陆聚封河南侯。乙卯,封中书左丞汪广洋为忠勤伯,御史中丞兼弘文馆学士刘基为诚意伯。
洪武四年秋七月乙丑,制授明升为归义侯,赐冠带、衣服,居第于京师。
《明大政纪》云云。
洪武十年冬十月戊午,封大都督沐英为西平侯,赐诰券。
《明大政纪》云云。
洪武十一年春正月甲戌朔,进封中山侯汤和为信国公。秋九月丙申,追封刘继祖为义惠侯。
《明大政纪》云云。
洪武十二年,追封吴祯海西公,大封征西诸将。按《明大政纪》:十二年夏五月,靖海侯吴祯卒,追封海西公。冬十一月,大封征西有功诸将。封蓝玉为永昌侯,王弼定远侯,张龙凤翔侯,吴福安陆侯,叶升靖宁侯,曹震景川侯,谢成永平侯,张温会宁侯,曹兴怀远侯,周武雄武侯,金朝兴宣德侯,仇成安庆侯,并子孙世袭。
洪武十三年,诏定公侯称号,进封邓镇并,改封廖永安胡廷美。
《明大政纪》:十三年春三月丙申,故宁河武顺王邓愈子镇,进封申国公。乙卯,诏定公侯称号,礼部奏定,开国世袭追封,其式为三。夏四月己丑,改封楚国公廖永安为郧国公,改封豫章侯胡廷美为临川侯。按《明会典》:是年,定功臣封号曰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某公某侯食,禄若干石,世袭者曰世袭某公某侯食禄若干石,追封者曰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某将军某公某侯,追封某王某公,谥某。
洪武十五年冬十二月,封都督李新为崇山侯。按《明大政纪》云云。
洪武十七年,论平云南功。
《明大政纪》:十七年夏四月壬午,论平云南功,进封傅友德为颍国公,永昌侯蓝玉安庆侯,仇成定远侯,王弼当爵及子孙,陈桓普定侯,胡海东川侯,郭英武安侯,张翼鹤庆侯。
洪武十八年春二月,特追封魏国公徐达中山王。按《明大政纪》云云。
洪武二十年,封纳哈出、朱寿、张赫为侯。
《明大政纪》:二十年秋八月丁丑,征虏大将军冯胜,以故元降将纳哈,出所部官属将校三千三百馀人,送至京师。九月,封纳哈出为海西侯。冬十月,封都督佥事朱寿为舳舻侯,张赫为航海侯。
洪武二十一年,赠濮英公爵封察罕孙恪为侯,进蓝玉为公。
《明大政纪》:洪武二十一年秋七月,追赠故金山侯濮英为乐浪公。秋八月癸丑,命故海西侯纳哈出子察罕袭职封沈阳侯。丁卯,封后军都督府佥事孙恪为全宁侯。九月,改封故乐浪公濮英为西凉公。冬十二月壬戌,封永昌侯蓝玉为凉国公。
洪武二十三年,加徐达李文忠三代王爵,封张铨为侯。
《明大政纪》:二十三年秋九月辛卯,加封中山王徐达、岐阳王李文忠,三代皆王爵。冬十月,以征云南都督功,封右军府佥事张铨为永定侯。
洪武二十五年,封俞通渊为侯,追封沐英黔宁王。按《明大政纪》:二十五年夏五月戊子,封右军都督俞通渊为越巂侯,赐铁券,世袭。冬十月己酉朔,追封西平侯沐英为黔宁昭靖王。
惠宗建文二年冬十月,封盛庸为历城侯。
《明大政纪》云云。
建文四年,更定勋劳。成祖即位,赠徐增寿侯爵,大封靖难功臣。
《明大政纪》:建文四年春二月,更定勋劳。夏六月,成祖即位,赠徐增寿为武阳侯,谥忠悯。秋九月甲申,大封靖难功臣。丘福淇国公,朱能成国公,张武成阳侯,陈圭泰宁侯,郑亨武安侯,孟善保定侯,火真同安侯,顾成镇远侯,王忠靖安侯,王聪武城侯,徐忠永康侯,张信隆平侯,李远安平侯,房宽思恩侯,徐祥兴安伯,徐理武康伯,李浚襄成伯,张辅信安伯,唐云新昌伯,谭忠新宁伯,徐严应城伯,房胜富昌伯,赵彝忻城伯,陈旭云阳伯,刘才广恩伯,加曹国公李景隆禄一千石,茹瑺忠诚伯,王佐顺昌伯,陈瑄平江伯,其馀将士论功高下,一体升赏。追封故都督张玉荣国公,谥忠显。故都督佥事陈亨泾国公,谥襄敏。故指挥使谭渊崇安侯,谥壮节。
成祖永乐元年,续封靖难功臣。
《明大政纪》:永乐元年夏五月丁亥,续封靖难功臣,李彬为丰城侯,陈亨之子懋为宁阳伯,王真之子通为武义伯,陈贤为荣昌伯,张兴为安乡伯,陈志为遂安伯,子孙世袭。
永乐三年秋九月,加封信安伯张辅为新城侯。冬十一月,封甘肃总兵宋晟为西宁侯子孙世袭。
《明大政纪》云云。
永乐七年秋九月,镇守宁夏宁阳伯陈懋败寇于境外进封为侯
《明大政纪》云云。
永乐 年,定功臣封号。
《明会典》:永乐间,定功臣封号曰: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或曰奉天翊运推诚宣力,或曰奉天翊卫宣力武臣,或曰钦承祖业推诚奉义。
永乐十六年春三月,追封太子少师姚广孝荣国公。按《明大政纪》云云。
永乐十七年,封刘江为广宁伯。
《明大政纪》:十七年夏五月,辽东总兵都督刘江大破倭寇于望海埚,封江为广宁伯。
永乐十八年,封薛禄阳武侯。
《明大政纪》:十八年冬十二月,叙董营京殿功,封都督薛禄为阳武侯,食禄一千五百石,子孙世袭。永乐二十二年,命柳升等世袭侯伯,封张昶平江伯梁铭保定侯。
《明大政纪》:二十二年冬十一月庚子,命安远侯柳升、阳武侯薛禄、平江伯陈瑄,子孙皆世袭其爵。十二月,封都督张昶为彭城伯。己巳,封镇守宁夏都督同知梁铭为保定侯,子孙世袭。
英宗正统三年冬十月,封都督蒋贵为定西侯,任礼为宁远伯,赵安会昌伯。
《明大政纪》云云。
正统四年,追封沐晟定远王山云怀远伯。
《明大政纪》:正统四年春闰二月,命黔国公沐晟率兵讨麓川思任发。三月,黔国公沐晟等进击不利,旋师至楚雄,以疾卒,追封定远王。秋八月,追封故广西总兵都督同知山云为怀远伯。
正统五年秋九月,封张升为惠安伯。
《明大政纪》云云。
正统七年春三月,诏叙平麓川功,进封蒋贵定西侯,王骥靖远伯,赠方政威远忠义伯。夏六月丙辰,少师吴中卒,追封茌平伯。
《明大政纪》云云。
正统十三年,封宣府总兵杨洪为昌平伯。
《明大政纪》云云。
正统十四年冬十一月,论击可汗脱不花功,进封杨洪昌平侯,石亨武清伯。十二月,追封英国公张辅为定兴王。
《明大政纪》云云。
代宗景泰元年春二月,封大同守将郭登为定襄伯。按《明大政纪》云云。
英宗天顺元年,论迎复功封爵有差,封徐有贞武功
伯。
《明大政纪》:天顺元年春正月丙戌,论迎复功,进封武清侯石亨为忠国公,都督张軏为太平侯,张輗为文安侯,都御史杨善为兴济伯,并令子孙世袭。春三月癸酉,封直内阁兵部尚书徐有贞为武功伯。
宪宗成化二年春三月,叙平蛮功,封赵辅武靖伯,子孙世袭。冬十一月,叙平荆襄功,进朱永抚宁侯,李震兴宁伯。
《明大政纪》云云。
成化十五年冬十二月,录征建州功进朱永爵保国公。
《明大政纪》云云。
成化十六年春三月,敕吏户二部臣汪直、王越出境剿寇有功,直加米四十八石,越封威宁伯。
《明大政纪》云云。
武宗正德五年,封仇钺等伯爵复陈熊平江伯。
《明大政纪》:正德四年秋闰九月,夺平江伯陈熊爵。五年秋八月,论平寘鐇功,封仇钺为咸宁伯。又封张永兄张富为泰安伯,弟张容为安定伯,魏彬弟魏英为镇安伯,马永成弟马山为平凉伯,谷大用弟谷大𤣱为永清伯,封义子朱德为永寿伯,给诰券世袭。诏复陈熊平江伯。
正德十二年,封江彬许泰伯爵。
《明大政纪》:十二年冬闰十二月,封左都督江彬为平卤伯,许泰为安边伯。彬泰冒应州防禦之功,滥封伯爵,兵部以下,无一人执奏。
正德十六年封王守仁,为新建伯。
《明大政纪》:十六年夏四月,世宗即位。冬十一月,封王守仁为新建伯。初,守仁擒宸濠诸奸佞,江彬等导帝亲征,且欲攘守仁功,诡言曲谮,百计欲去之。宸濠伏诛,守仁以己得专制平逆,皆兵部尚书王琼力,乃归功琼,执政者不悦。琼亦因以忌守仁。久之,不行赏。至是,帝念守仁功,命兵部集议,差别诸从戎功次,封守仁新建伯,特进光禄大夫柱国,仍兼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岁禄千石,给诰券,子孙世袭。守仁闻命,疏辞,因言杨廷和、王琼有发纵之功,伍文定、邢恂、戴德孺、陈槐、曾玙、胡尧元、刘源清、马津、南桥、李楫、顾佖、刘守绪等,及乡缙王懋中、邹守益、伍希儒、谢源等,有摧锋遮击、赞议监录之功,尚未酬叙,而举人冀元亨为臣说濠,搆死狱中,尤为含冤,不报久之,乃擢伍文定副都御史,任一子。邢珣、徐琏、戴德儒擢布政使,馀不叙。
世宗嘉靖元年,加封翊戴诸臣,寻以冒滥改议,但加崔元、邵喜、蒋轮三人封爵。
《明大政纪》:嘉靖元年春三月,帝念翊戴功,敕下吏兵两部议,封大学士杨廷和、蒋冕、毛纪为伯,给诰券,子孙世袭,岁禄千石,仍各任一子,世锦衣卫指挥。驸马崔元进爵为侯,寿安皇太后弟指挥邵喜、兴国太后弟指挥蒋轮,各封伯。大学士费宏亦任一子,与廷和子等。毛澄加太子太傅,任一子,世锦衣卫指挥同知。寿宁侯张鹤龄,加太师,岁增禄米三百石。太监张锦、扶安、温祥、赖义、秦文、张钦、张淮、萧敬、黄伟、鲍忠各增岁禄,任弟侄一人为锦衣指挥使佥同等官,其兴邸承奉等官张佐、董英、戴永、张忠、阎洪、赵山等二十七人,俱已授太监,仍各增禄,任其弟侄。惠安伯张伟、侍郎郑宗仁、赵璜、建昌侯张延龄、庆阳伯夏臣,各加岁禄进阶,其馀府部院寺诸掌印官,及各台谏官,各赐金缯有差。五月,罢封杨廷和、蒋冕、毛纪伯爵。初,帝降敕封廷和等为伯,给事中张九叙上言:陛下入奉皇考,孝宗皇帝之祀,为万方民物之主,既亲且长,伦序最正,天与人归,不约而和。廷和等特以职事,奉命视草,寔遵我皇祖之明训,非拟之而后定也。陛下以为元功封伯,世传,恐非廷和等所敢当。费宏起废赞政,遇亦奇矣。若荫子世,及亦为过望。驸马都尉崔元、太傅寿宁侯张鹤龄、礼部尚书毛澄,承事奔走,亦其职也。前者赏金各十两,束币四十,论者方以为滥。及而况封元为世侯,加鹤龄以太师,加澄太子太傅,而且荫子锦衣乎。汉之内寺,有定立顺之功,参建桓之策者,而纪纲大坏。唐有门生天子定策国老之名,祸不可言。陛下圣德隆兴,非若汉唐之主也。何以太监张锦为预迎立,而欲荫其弟侄耶。又何以太监扶安、温祥、赖义、张钦等赞襄大计,而欲增禄世荫耶。至若从事藩邸诸阉张佐、戴永、张忠、陈宣、阎洪、赵山、黄锦、李云等二十七人,幸遇际会,俱推太监诸职,蟒服玉带,荣已极矣。而加禄世荫,则冒滥尤甚。诚非古帝王立法自近之意也。御史汪渊等亦上言:陛下之有天下,伦序当然,人心共属,私议无所加。大学士廷和等,何与定策。太监张佐等,何与赞襄。驸马崔元等之捧敕迎立,太监张佐等之藩邸效劳,惠安伯张伟等之督兵迎护,皆臣子奉职之常也。何足为功。侯伯非开国之臣不可封,锦衣官非汗马之劳不可授,而官爵可及于烂羊,禄赏反轻于敝裤乎。主事霍韬亦上言:据律文官不得封公侯,祖宗时学士典文章备顾问而已。无有封伯与武荫者。徐有功封武功伯,随褫之,乃明鉴也。陛下忍令史官书曰:学士封伯,自今始乎。于是廷和冕纪乃上疏恳辞,俱下兵部尚书彭泽复奏。正德间,权奸用事,职官冒滥,陛下起而釐之,削除殆尽。及论定策之功,乃封爵恩荫,至五十三人,非初意矣。廷和等既有疏辞,当体念俯从,量加别恩。帝从之,命各别议职衔,及更荫一子四品文职官。于是封崔元为京山侯,邵喜为昌化伯,蒋轮为玉田伯,各世袭食禄有差。
嘉靖二年,进封张鹤龄为昌国公。
《明大政纪》:二年秋八月,帝复以定策功,进鹤龄为公。又以玉田伯蒋轮之从子太清昶俱为锦衣卫千户。御史王璜上言:鹤龄不宜封公,蒋轮一门有二指挥,三千户,已为僭赏。乞收成命。不报。
嘉靖八年,夺新建伯王守仁世爵,革诸外戚封爵世嗣。
《明大政纪》:八年春二月,吏部尚书桂萼上议王守仁事,不师古,言不称,先欲立异以为名,则非朱熹格物致知之说。知众论之不与。则著朱熹晚年定论之书,传习转讹,悖谬日甚。正德十二年,剿捕漳寇。十四年,平定宸濠,据功固有可录,但贼平而纵杀不已,报捷而誇张不实,罪亦难原。宜将所封伯爵,止其本身,不必追夺,以终国家之大信,禁其邪说,以正天下之人心。乃大圣人建极,作民君师之大政也。帝降旨曰:功疑惟重,姑不深究。所封伯爵,系先朝信,令许终其身。身后恤典,俱为停革。其学术,令都察院通行禁约,不许踵袭邪说,以坏人心。冬十二月,革外戚封爵世嗣。于是昌化伯邵杰、庆阳伯夏言、寿宁侯建昌伯等,皆在革中。
嘉靖十年,复刘瑜诚意伯爵,及鄂曹卫信四公后为侯。
《明大政纪》:十年夏闰六月,刑部郎中李谕上言:陛下明圣,斥去姚广孝,万世颂仰,第臣乡人刘基,翊运有功,不在广孝下,宜侑食高庙,世其封爵,与徐达同。帝然。谕言下廷臣集议。吏部侍郎唐龙等上言:高皇帝收揽群豪,创造鸿基,一时佐命诸臣,并轨宣翼,而帏幄奇谋,庙堂大计,每每属基。故在军有子房之称,剖封发孔明之喻。厥勋懋矣。基亡孙廌嗣爵铁券金书,誓言永世廌,殒遂褫圭裳委砺带,或谓嗣绪孤孱,弗克负荷,或谓长陵嗣统,遂至疏嫌。虽一辱涂泥,传闻多谬,而载书明府,绩效共存。昔武王兴灭,天下归心,成季无后,何以劝善。基宜配享太庙,其九世孙指挥瑜可嗣伯爵。帝从之,以瑜为诚意伯,岁禄七百石。因命吏部并常遇春、李文忠、邓愈、汤和子孙,各与侯爵,以副皇祖报功之意。
嘉靖十一年,封常元振为怀远侯,李性临淮侯,邓继坤定远侯,汤绍宗灵璧侯。
《明大政纪》:十一年夏四月,吏部尚书王琼上言:常遇春、李文忠、邓愈、汤和子孙,奉命袭封,各与侯爵,臣仰窥圣意,盖以常李子孙,流徙禁锢,邓汤停袭,百有馀年。一旦爵远裔以上公,恐难负荷,此慎重爵赏之盛举也。第四人封侯,例有爵号,惟皇上裁示。帝因命常元振为怀远侯,李性为临淮侯,邓继坤为定远侯,汤绍宗为灵璧侯。仍给与勋阶诰券,及食禄焉。嘉靖十八年,封武定侯郭勋为翊国公,制武职谋夺世爵令。
《明大政纪》:十八年秋闰七月,以郭勋扈从南巡有功,进封翊国公。冬十二月,时有南京和阳卫舍馀李鳌者,谋袭祖爵,杀其兄子百户玉鳌子堂,实翼鳌为之,南京刑部论堂谋戕宗支罪死,奏请揭黄,从之,因命武职争袭官爵谋杀宗支者,虽有族姓,不许承袭,著为絜令。
嘉靖三十二年,命都督陆炳支伯爵俸。
《明大政纪》:初,仇鸾家卒,时义侯荣姚江俱冒功,次授锦衣卫指挥。知鸾死,事必败,及出奔居庸,巩华城,欲叛降虏。关吏及逻卒获之,都督陆炳以闻,下诏狱鞫之,炳乃尽发鸾通虏乱政诸罪状。帝大怒,命法司会讯,刑部具其狱称,鸾久畜异志,交通桀虏,残毒生民,震惊畿甸。事干谋逆,未正国典,宜剖棺斩首,枭示九边,以为人臣不忠之戒。时义姚江侯荣,俱系逆党,宜并斩首。鸾妻妾子女,付功臣家为奴婢,财物入官,其父母祖孙兄弟,不限籍之同异,俱流三千里。家人仇林等编发戍边。帝曰:仇鸾大逆不道,仰赖元威,虽已殛死,难以照常处分。即剖棺剉尸,斩首枭示九边。父母妻子俱斩,妾及孙女发功臣家为奴婢。时义等即为处决,仍各剉尸,仇林等编发岭南,永充军伍。仍布诏天下,暴鸾罪恶。三十二年春二月,兵部尚书聂豹上言,都督炳潜夺逆鸾之气,计安社稷,功在国家,与寻常劳勚不同。宜待以殊典,以酬微功。帝从之,乃加少傅支伯爵俸,眷遇益隆。
穆宗隆庆四年,夺魏国公徐鹏举禄米,以沐昌祚袭黔国公,诏设馆教习勋冑。
《明大政纪》:隆庆四年春二月,夺魏国公徐鹏举禄米。初,鹏举夫人张氏早卒,无子,庶长子曰邦瑞,当袭封。鹏举爱其嬖妾郑氏子邦宁,欲立之。先使人纳贿严世蕃所,诡为郑氏请封,已而议遣邦宁送监习礼,谋于兵部尚书刘采。采以为不可,鹏举卒送邦瑞。邦宁知事不就,乃贿诚意伯刘世延,使以书贻祭酒姜宝,会助教郑如瑾,亦纳邦宁,遂證其事于宝,宝遂戒毋纳邦瑞,驳还礼部,行五府勘结。礼部尚书林熑怒,不为报,而鹏举遂留邦瑞不遣。居无何,副使冯谦私候宝,尽发其事,宝劾如瑾,章下南京法司鞫问,于是如瑾坐革职为民,鹏举夺禄米一月,郑氏追夺诰命,邦宁及其党法治有差。夏五月,命沐昌祚袭黔国公,挂印,充总兵官,赐之制敕。冬十月,诏京营协理大臣,设馆,教习勋冑,以储将材。从御史赵可怀议也。

皇清

《大清会典》
国家勘定四方,凡效力行间者,由兵部议定功牌,
分别等第,移送吏部,题请授官。
吏部验封清吏司郎中员外郎主事,掌百官之封爵。
国初,功臣封爵,于公侯伯之外,又有精奇尼哈番,
阿思哈尼哈番,阿达哈哈番,拜他喇布勒哈番,拖沙喇哈番。各因功绩大小,而差等分焉。凡应世袭者,由本旗都统查酌亲近宗支,取具印结,咨部具题承袭。其

诰敕转迭内阁,添写给与,或有本支中断,宗族争袭
者事,隶勋司兹不录。世职等级:一等公,二等公,三等公,一等侯,二等侯,三等侯,一等伯,二等伯,三等伯。正一品,一等精奇尼哈番,二等精奇尼哈番,三等精奇尼哈番。正二品,一等阿思哈尼哈番,二等阿思哈尼哈番,三等阿思哈尼哈番。正三品,一等阿达哈哈番,二等阿达哈哈番,三等阿达哈哈番。正四品,拜他喇布勒哈番。正五品,拖沙喇哈番。
太宗文皇帝崇德元年
《大清会典》:崇德元年,定议叙来归外藩诸部落贝勒
等,有大功者,册封和硕亲王,多罗郡王。有次功者,册封多罗贝勒。遣大臣执信约往封行。至本部落边界,验视信约,将奉差大臣职名并册封事宜,飞报本部。贝勒迎至五里外,下马,排跪路右,候
册过,乘马随
册后,使臣在左,贝勒在右,并行。至本府,设香案于
正中,使臣捧
册,奉安香案上,于香案东旁,西向立,贝勒行一跪
三叩头礼毕,复跪,使臣捧
册授宣读官,立宣毕,使臣捧
册复置香案上,贝勒行一跪三叩头礼,使臣捧册授贝勒,贝勒跪捧受,转授从官,再行一跪三叩
头礼。毕,贝勒与使臣对行二跪二叩头礼,使臣居左,贝勒居右,对坐。事竣,仍送使臣至原迎处。
世祖章皇帝顺治元年
《大清会典》:顺治元年,题准头等城池,第一登城者,授
一等参领,第二登城者授二等参领,第三登城者授三等参领,第四登城者授为佐领,又加半个佐领,第五登城者授为佐领,第六登城者授半个佐领,其都统及领梯攻战官员,俱授为佐领。指路及射箭官员,授半个佐领。二等城池,第一登城者授三等参领,第二登城者授为佐领,又加半个佐领,第三登城者授为佐领,第四登城者授半个佐领。其领梯攻战官员,与第三登城者同。指路官员与第四登城者同。三等城池,第一登城者授为佐领,又加半筒佐领。第二登城者授为佐领,第三登城者授半个佐领。其领梯攻战官员,与第三登城者同。指路官员克两城者授半个佐领。克一城池者,注册。四等城池,第一登城者授为佐领,第二登城者授半个佐领,其领梯攻战官员与第二登城者同。指路官员克两城者授半个佐领,克一城者注册。五等城池,第一无梯登城者,授半个佐领。率领攻战官员,克两城者,亦授半个佐领。克一城者,注册。凡汉军用红衣炮克取城池者,是年题准都统、副都统、参领、佐领,克三城以上者,升其官。克二城以下者,注册,委署。参领克五城以下者,升其官。克四城以下者,注册。
凡刨塌城池,是年题准第一超越之人,授半个佐领。
凡登城死者,是年,题准不论城池大小,授为佐领。
凡出征所得世职,不缘他事黜革。
顺治四年

《大清会典》:凡汉军用红衣炮克取城池者,顺治四年,
题准都统、副都统,委署。副都统克取三城,夸蓝大。参领委署,参领、佐领、闲散官,委署官。克取四城,骁骑校。克取五城,委署骁骑校。克取六城,俱授拖沙喇哈番。其都统、副都统以下,委署。骁骑校以上,有战功,头等牌一抵作克城池牌一,都统、副都统委署,副都统有城池牌二,战功头等牌一或城池牌一,战功头等牌二夸蓝大,以下委署官以上,有城池牌二,战功头等牌二,或城池牌一,战功头等牌三,或战功头等牌一,城池牌三,俱授拖沙喇哈番。又骁骑校委署,骁骑校城池功战功头等牌,合叙,亦照官员例议叙。顺治八年

《大清会典》:凡世袭官注卫,顺治八年,题准汉官世袭,
俱酌定銮仪卫,及外卫所汉衔品级给与。

敕书,一等精奇尼哈番,称为銮仪卫都指挥使,正一
品。二等精奇尼哈番,称为銮仪卫都指挥副使,从一品。三等精奇尼哈番,称为銮仪卫都指挥同知,从一品。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称为外卫都指挥使,正二品。一等阿思哈尼哈番,称为外卫都指挥副使,正二品。二等阿思哈尼哈番,称为外卫都指挥同知,从二品。三等阿思哈尼哈番,称为外卫都指挥副同知,从二品。一等阿达哈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称为外卫指挥使,正三品。一等阿达哈哈番,称为外卫指挥副使,正三品。二等阿达哈哈番,称为外卫指挥同知,从三品。三等阿达哈哈番,称为外卫指挥副同知,从三品。拜他喇布勒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称为外卫指挥佥事,正四品。拜他喇布勒哈番,称为外卫指挥副佥事,从四品。拖沙喇哈番,称为外所千户,正五品。
顺治十三年

《大清会典》:凡攻城议叙,顺治十三年,议准应授参领
者,改为阿达哈哈番。应授佐领者,改为拜他喇布勒哈番。应授半个佐领者,改为拖沙喇哈番。凡刨塌城池,是年,改授拖沙喇哈番。
凡登城死者,是年,改授拜他喇布勒哈番。顺治十四年

《大清会典》:凡遇敌水战,顺治十四年,题准登跳头等
船,为首者,授拜他喇布勒哈番。其次者,授拖沙喇哈番。第三、第四、第五者,注册。登跳二等船,为首者,授拖沙喇哈番。第二、第三、第四者,注册。登跳三等船,第一、第二、第三者,俱注册,俟后得功积至三个头等者,准授官职。如追退空船、小船及败走之船者,不在此例。其委在船头目,率领攻战官员,各照所跳船只,与第二人同。其馀官员及前锋校护军校,骁骑校,与第三人同。顺治十七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七年,覆准世职官员,俱改注銮仪
卫。
顺治十八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八年,覆准世袭官员,俱改注外卫
所。
康熙元年
《大清会典》:康熙元年,议准世职官员,裁去汉衔,注原
籍卫所。若本省无卫所者,准注伊祖父母坟墓所在之卫所。俱由兵部咨送吏部,照叙授职。康熙二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年
谕,凡有世职,兼管佐领之官,或亡或故,年老解任,愿
分给兄弟者,该部验明,具题。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凡战功议叙,
国初,各因功绩,酌量授官。康熙九年,题准都统护
军统领,前锋统领,副都统,及委署护军统领,前锋统领,副都统,有头等功牌两个,二三四五等功牌各一个,夸蓝大参领,闲散官,前锋侍卫,及委署夸蓝大参领,闲散官前锋侍卫,有头等功牌三个,二三四五等功牌各一个,前锋校护军校骁骑校,有头等功牌四个,二三四五等功牌各一个,委署前锋校护军校,委署骁骑校,有头
等功牌五个,二三四五等功牌各一个,俱授拖沙喇哈番。如不足者,注册。兵主及参赞大臣,照都统护军统领等优叙。
凡阵亡,旧例有授阿达哈哈番者,有授拜他喇布勒哈番兼拖沙喇哈番者,有授拜他喇布勒哈番者,有授拖沙喇哈番者。是年,题准兵主参赞大臣,授拜他喇布勒哈番,兼拖沙喇哈番,护军统领、委署护军统领、副都统、委署副都统,授拜他喇布勒哈番,夸蓝大参领以下、前锋校护军校、骁骑校及有顶带官员以上,授拖沙喇哈番。委署前锋校护军校骁骑校,不准给官职。凡刨塌城池,是年,题准管领官员,授拜他喇布勒哈番。
康熙十二年

上谕兵部:兹因地方底定,平西亲王吴三桂、平南王
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各具疏请撤安插,已允所请。令其搬移前来地方应行事务,及兵马机宜,必筹画周详,乃为善后之策应。各遣大臣一员前往,会同该藩,及总督、巡抚、提督,商确作何布置,官兵防守地方,并照管该藩等起行,应差官员职名,开列具奏,特谕康。熙十二年八月初九日。

上谕户部:平西亲王吴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
耿精忠等,请撤安插。已允搬移该藩及各官兵家口,安插地方,所需房屋田地等项,应预为料理,务令到日,即有宁居,以副朕体恤迁移至意。尔部作速详议,具奏。特谕。康熙十二年八月十八日。
康熙十三年

上谕兵部:平南王尚可喜,累朝勋旧,久镇岩疆,劳绩
懋著。近吴三桂等叛逆以来,复能笃守忠贞,殚心筹画,屡抒谋略,保固地方。事平之日,从优议叙。已经有旨,其藩下官兵及该省文武官员兵丁,俱能协力同心,克效忠顺,防禦逆贼,劳瘁行间。朕心时切轸念。事平之日,俱著一并从优叙。赉尔部即速行传谕,俾咸悉朕意,特谕。康熙十三年五月二十六日。

上谕兵部:曩者耿精忠之祖耿仲明,于
太宗文皇帝时,航海归诚,优锡王爵,效力行间,劳绩茂
著。及其身故,墨勒根王,不令承袭。

世祖章皇帝追念旧勋,特准其子耿继茂,仍袭王封,令
其两镇岩疆,为国藩屏。爰及朕躬,惓怀勋裔,恩宠有加。后览其病终遗疏,有地方兵民凋敝,贼寇未灭,死不瞑目等语。忠义肫笃,深切轸念。且因继茂之子精忠,自幼曾为近侍,准袭王爵,仍镇闽省。朕以精忠必能绍伊祖父遗训,殚竭忠猷,无忝先烈。乃不意近为逆贼吴三桂诱惑,煽乱地方,弃累世之忠贞,搆一旦之狂举。既干国法,复坠家声。朕犹念其祖父前功,谅精忠必系一时无知,堕人狡计,与吴三桂不同。故将三桂子孙正法,精忠在京诸弟,照旧宽容。所属官兵,并未加罪。今湖广遣宁南靖寇大将军顺承王统领大兵,由湖南进剿云贵,吴逆指日授首。镇南将军尼雅汉统领大兵,由广西进剿云贵四川,遣安西将军赫业,及西安将军瓦尔喀等,统领大兵,已攻克七盘朝天等关,直抵保宁,刻期底定全川,并剿云贵。安南将军希尔根,统领大兵,由江西进剿福建。平寇将军耿特巴兔鲁,统领大兵,由广东进剿福建。又遣扬威将军阿密达,镇西将军席普臣,安南将军华善,镇东将军喇哈达等,各统领大兵驻劄江南京口等处,调度征剿。精忠歼灭,在于旦夕。但念其祖父宣力累朝,洎精忠之身,遽至覆亡,宗祀斩绝,朕心深为不忍。且吴三桂本身投诚之人,背恩反叛,自取诛戮。精忠祖父以来,受恩三世,四十馀年,非素蓄逆谋,首倡叛乱者。比尔部,即传谕精忠,果能追念累朝恩德,及伊父忠荩遗言,革心悔祸,投诚自首,将侵犯内地海贼,速剿图功,即行赦免前罪,视之如初。朕以至诚待天下,必不食言。俾其善自审度,勿负朕保全勋旧之意。尔部即遵谕速行传知,特谕。康熙十三年六月初一日。康熙十四年

上谕吏、礼、兵三部:平南王尚可喜,航海归诚,勋猷懋
著。

太宗文皇帝嘉其劳绩,特钖王封。及定鼎燕京,复能殚
竭忠忱,赞襄大业。

世祖章皇帝知其夙笃忠贞,畀以岩疆重任,镇守粤东,
海氛宁靖,百姓乂安。近因吴三桂、耿精忠等叛逆,该藩益励忠纯,克抒伟略,悉心筹画,数建肤功。朕甚嘉焉。事平优叙,已有屡旨。前据奏称年老任重,请以其子尚之孝,承袭王爵。已允所请。
今思该藩累朝勋旧,功著封疆,宜锡殊荣,以酬茂绩。平南王尚可喜,著晋封为平南亲王,即令其子尚之孝袭封。尚可喜以亲王品级,顶带支俸,示朕优眷之意。广东文武事务,著尚可喜照旧料理,其亲王之宝,亦著暂行掌管。尚之孝,统兵在潮,著给与大将军印,应行封典,尔等衙门,即遵谕行。特谕。康熙十四年正月初九日。

上谕吏、兵二部:逆贼耿精忠,背恩附逆,煽乱闽疆,荼
毒生灵,罪恶重大。其兄弟亲族人等,律应不赦。但念伊祖耿仲明,于

太宗文皇帝时,航海归诚,效力行间,著有功绩。伊父耿
继茂,自

世祖章皇帝时,亦效力行间,镇守边陲。耿精忠虽行同
禽兽,辜负国恩,其弟耿昭忠、耿聚忠等,道途隔远,实未同谋。竟尔株连,朕心不忍。耿昭忠、聚忠及亲族属下人等,兹概从宽典,尽行释放。所有官职,仍令照旧。尔部即遵谕行,特谕。康熙十四年七月初四日。
康熙十五年

上谕兵部:自逆贼煽乱以来,奸徒附和,侵扰地方,关
陇以西,疆域辽阔,大兵一时未集,人心不无动摇。靖逆将军靖逆侯张勇,提督王进宝,镇臣孙思克,一闻兰州之变,即统领兵马,星驰渡河,剿杀贼众,攻围兰州、临巩等处,恢复城池,条奏机宜,举发伪札拿获奸细,绥靖边陲,其功甚大。及大兵攻取平凉,专任靖逆侯张勇等,镇守秦巩,复殚心筹画,调度合宜,剿禦川贼,屡奏捷音。纾朕西顾之忧,厥功尤为茂著。伊等皆宿将重臣,矢志报国,同心协力,展布谋猷。兼以训练士卒,忠义素孚,故能身先行阵,所向克捷。其属下官员兵丁,亦皆效力,共建功绩,朕甚嘉之。于军功议叙之外,应从优加恩,以示朕奖励忠贞,酬答勋劳至意。著议政王贝勒大臣,会同议奏,特谕。康熙十五年八月二十日。
康熙十六年

上谕:管侍卫内大臣海澄公黄芳世举家殉节,被惨
至极。芳世坐次,曾入内大臣班中,已后凡有恩赏,皆与内大臣一体颁赐,坐次仍在旧列。伊或有奏事,并请安人来,俱照外省汉藩等例,著内班侍卫代为陈奏,特谕。康熙十六年五月十八日。

上谕:海澄公黄芳世卿父子功烈素著,复全家徇难,
每念及此,朕心罔不伤悼。况卿由粤东进,剿忽遭广省兵变,孤身涉险而出,可见忠贞不贰,颠沛不改其守。今仍袭海澄公,镇守福建水师提督总兵官,卿愈加训练,鼓舞将士,以靖海氛,使闽地秋毫无犯,百姓安堵,方为不负封疆重寄。特谕。康熙十六年五月十八日。
康熙十七年

上谕内阁传谕平南亲王奄达尚之信,赍奏人昔尔
老王在时,果品细物,无不诚洁。二年以来,粤东事变,道路阻塞,信使不通。念及尔老王,素日忠贞不贰,为国忘家罔不悯伤。今王能承先志,恢复粤东,使人远来请安,兼进橙子,可嘉。但用兵之秋,非比无事之时。况见此物,不胜思念尔老王。王当安戢地方,恢复粤西湖南,以全尔老王未尽之意。朕心甚为期望。此等细务,劳人费事,勿复为念。已后暂止。特谕。康熙十七年正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