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三十六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八
  金〈熙宗天会一则 天眷一则 废帝天德一则 世宗大定四则 章宗明昌四则 承安一则 泰和一则 宣宗贞祐三则 兴定二则 哀宗正大二则 大兴一则〉
  元〈总一则 世祖中统二则 至元六则 成宗大德一则 武宗至大四则 仁宗皇庆二则 延祐六则 英宗至治一则 秦定帝泰定四则 文宗天历二则 至顺三则 顺帝元统二则 至元一则 至正六则〉

官常典第一百三十六卷

勋爵部汇考八

金熙宗天会十五年秋七月丁亥,汰兵兴滥爵。
《金史·熙宗本纪》云云。
天眷元年冬十月辛未,定封国制。
《金史·熙宗本纪》云云。
废帝天德三年冬十一月癸亥,诏罢世袭万户官,前后赐姓人各复本姓。
《金史·海陵本纪》云云。
世宗大定十一年,图功臣像于衍庆宫。
《金史·世宗本纪》:大定十一年秋九月戊辰,上谓宰臣曰:衍庆宫图画功臣,已命增二十人。如丞相韩企先,自本朝开国以来,宪章法度,多出其手。至于关决大政,但与大臣谋议,不使外人知觉。汉人宰相,前后无比,若褒显之,足以示劝,慎无遗之。
大定  年,始诏猛安谋克有不职者,子侄中择贤者代之。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按《宗宪传》:有司言,诸路猛安谋克,怙其世袭多扰民,请同流官,以三十月为考。诏下尚书省议,宗宪乃上议曰:昔太祖皇帝抚定天下,誓封功臣袭猛安谋克,今若改为迁调,非太祖约。臣谓凡猛安谋克,当明核善恶,进贤退不肖,有不职者,其弟侄中更择贤者代之。上从其议。
大定十七年,命世袭猛安谋克,不得以小罪夺免。按《金史·世宗本纪》:十七年夏四月甲戌,制世袭猛安谋克若出仕者,虽年未及六十,欲令子孙袭者,听。戊寅,谕宰臣曰:猛安谋克皆太祖创业之际于国勤劳有功之人,其世袭之官,不宜以小罪夺免。冬十月丁丑,制诸猛安,父任别职,子须年二十五以上方许承袭。
大定二十九年,封徒单克宁为金源郡王。
《金史·章宗本纪》:二十九年春正月癸巳,即皇帝位。秋七月丁卯,以太尉、徒单克宁为太傅,改封金源郡王。冬十一月甲子,谕尚书省曰:太傅年高,每趋朝而又赴省,恐不易。自今旬休外,四日一居休,庶得调摄。常事他相理问,惟大事白之可也。
章宗明昌元年,封徒单克宁为淄王。
《金史·章宗本纪》:明昌元年冬十二月甲辰,幸太傅徒单克宁第视疾。以克宁为太师、尚书令,封淄王,赐银千五百两,绢二千匹。
明昌二年秋九月己未,以尚书左丞夹谷清臣为平章政事,封芮国公。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明昌四年,进封夹谷清臣戴国公,封完颜守贞萧国公。
《金史·章宗本纪》:四年夏六月壬戌,尚书右丞相夹谷清臣进封戴国公,西京留守完颜守贞为平章政事,封萧国公。
明昌六年夏四月庚辰,以尚书右丞相夹谷清臣为左丞相监修国史,封密国公。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承安四年,封夹谷衡张万公皆为国公。
《金史·章宗本纪》:承安四年春正月辛酉,枢密副使夹谷衡为平章政事,封英国公。前知济南府事张万公起复为平章政事,封寿国公。
承安五年春三月庚辰,以上京留守徒单镒为平章政事,封济国公。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泰和七年秋九月甲申,以尚书左丞仆散端为平章政事,封申国公。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宣宗贞祐元年,封胡沙虎泽王徒单镒广平郡王。
《金史·宣宗本纪》:至宁元年八月,卫绍王被弑。甲辰,即皇帝位于大安殿。以纥石烈胡沙虎为太师、尚书令兼都元帅,封泽王。九月丙午,以驸马雄名第赐胡沙虎。戊申,御仁政殿视朝。赐胡沙虎坐,胡沙虎不辞。壬子,改元贞祐。丙辰,尚书右丞相徒单镒进左丞相,封广平郡王。壬戌,授胡沙虎中都路和鲁忽土世袭猛安。冬十月丁酉朔,京师戒严。辛亥,元帅右监军朮虎高琪战于城北,凡两败绩而归,就以兵杀胡沙虎于其第,持其首诣阙待罪。赦之,仍授左副元帅。贞祐二年夏五月癸酉,尚书左丞抹撚尽忠加崇,进封申国公。
《金史·宣宗本纪》云云。
贞祐三年,封完颜弼密国公。
《金史·宣宗本纪》:三年秋八月丙午,山东西路宣抚司完颜弼表:遥授同知东平府事张汝楫将谋复叛,密遣人招同知益都府事孙邦佐。邦佐斩其人,驰报弼,弼杀汝楫及其党万馀。承制升邦佐德州防禦使,馀立功者赏有差。上嘉弼功,加崇进,封密国公,诏奖谕之。
《续文献通考》:完颜弼,本名达吉不,盖州猛安。人少充护卫累官至山东西路宣抚司。贞祐四年,诛叛将张汝楫,封密国公。
兴定元年,定以后非亲王子及职一品之人,不许封公。
《金史·宣宗本纪》不载。按《选举志》:宣宗兴定元年,徒单顽僧言:兵兴以来,恩命数出,以劳进阶者,比年尤多。贱职下僚,散官或至极品,名器之轻,莫此为甚。自今非亲王子,及职一品,馀人虽散官至一品,乞皆不许封公。若已封者,虽不追夺其仪卫,亦当降从二品之制。从之。
兴定四年,封高汝砺胥鼎皆为国公,王福等九公皆兼宣抚使。
《金史·宣宗本纪》:四年春三月辛亥,进平章政事高汝砺为尚书右丞相,监修国史,封寿国公。参知政事李复亨兼修国史。平章政事、陕西行尚书省胥鼎进封温国公。按《苗道润传》:初,贞祐四年,右司谏朮甲直敦乞封建河朔,诏尚书省议,事寝不行。兴定三年,太原不守,河北州县不能自立,诏百官议所以为长久之利者。翰林学士承旨徒单镐等十有六人以谓制兵有三,一曰战,二曰和,三曰守。今欲战则兵力不足,欲和则彼不肯从,唯有守耳。河朔州郡既残毁,不可一概守之,宜取愿就迁徙者屯于河南、陕西,其不愿者许自推其长,保聚险阻。刑部侍郎奥屯胡撒合三人曰:河北于河南有辅车之势,蒲、解于陕西有襟喉之要,尽徙其民,是撤其藩篱也。宜令诸郡,选才干众所推服、能纠众迁徙者,愿之河南或晋安、河中及诸险隘,量给之食,授以旷土,尽力耕稼。置侨治之官,以抚循之。择其壮者,教之战阵。敕晋安、河中守臣檄石、岚、汾、霍之兵,以谋恢复,莫大之便。兵部尚书乌林荅与等二十一人曰:河朔诸州,亲民掌兵之职,择土人尝居官、有材略者授之,急则走险,无事则耕种。宣徽使移剌光祖等三人曰:度太原之势,虽暂失之,顷亦可复。当募土人威望服众者,假以方面重权。能克复一道,即以本道总管授之。能捍州郡,即以长佐授之。必能各保一方,使百姓复业。提点尚食局石抹穆请以高爵募民,大概同光祖议。宰臣欲置公府,宣宗意未决,御史中丞完颜伯嘉曰:宋人以虚名致李全,遂有山东实地。苟能统众守土,虽三公亦何惜焉。宣宗曰:他日事定,公府无乃多乎。伯嘉曰:若事定,以三公就节镇何不可者。宣宗意乃决。四年二月,封沧州经略使王福为沧海公,河间路招抚使移刺众家奴为河间公,真定经略使武仙为恒山公,中都东路经略使张甫为高阳公,中都西路经略使靖安民为易水公,辽州从宜郭文振为晋阳公,平阳招抚使胡天作为平阳公,昭义军节度使完颜开为上党公,山东安抚副使燕宁为东莒公。九公皆兼宣抚使,阶银青荣禄大夫,赐号宣力忠臣,总帅本路兵马,署置官吏,徵敛赋税,赏罚号令得以便宜行之。仍赐诏曰:乃者边防不守,河朔失宁,卿等自总戎昭,备殚忠力,若能自效,朕复何忧。宜膺茅土之封,复赐忠臣之号。除已画定所管州县外,如能收复邻近州县,亦听管属。
哀宗正大二年,进封胥鼎英国公。
《金史·哀宗本纪》:正大二年夏四月辛卯,起复平章政事致仕莘国公胥鼎为平章政事,行省事于卫州,进封英国公。
正大三年,封宋楚州降将四人为王。
《金史·哀宗本纪》:三年冬十一月己巳,宋忠义军夏全自楚州来归,楚州王义深、张惠、范成进以城降,封四人为郡王。
天兴元年,封国安用为兖王封侯挚为萧国公。
《金史·哀宗本纪》:天兴元年七月乙未,宿州帅众僧奴称国安用降,遣近侍直长因世英等持诏封安用为兖王,行京东等路尚书省事,赐姓完颜,改名用安。八月戊辰,起复前大司农侯挚为平章政事,进封萧国公,行京都路尚书省事。闰月戊申朔,遣使以玉鱼带一、弓矢二赐兖王用安,其父母妻皆封之。又以世袭宣命十、郡王宣命十、玉兔鹘带十付用安,其同盟可赐者即赐之。

元制勋一十阶爵列八等按《元史·百官志》:勋一十阶:上柱国正一品、柱国从一品、上护军正二品、护军从二品、上轻车都尉正三品、轻车都尉从三品、上骑都尉正四品、骑都尉从四品、骁骑尉正五品、飞骑尉从五品。爵八等:王正一品、郡王从一品、国公正二品、郡公从二品、郡侯正三品、郡侯从三品、郡伯正四品、郡伯从四品、县子正五品、县男从五品。
右勋爵,若上柱国、郡王、国公,时有除拜者,馀则止于封赠用之。

《食货志》:自昔帝王于其宗族姻戚必致其厚者,所以明亲亲之义也。元之为制,其又厚之至者欤。凡诸王及后妃公主,皆有食采分地。其路府州县得荐其私人以为监,秩禄受命如王官,而不得以岁月通选调。其赋则五户出丝一斤,不得私徵之,皆输诸有司之府,视所当得之数而给与之。其岁赐则银币各有差,始定于太宗之时,而增于宪宗之日。及世祖平江南,又各益以民户。时科差未定,每户折支中统钞五钱,至成宗复加至二贯。其亲亲之义若此,诚可谓厚之至矣。至于勋臣亦然,又所以大报功也。
世祖中统二年秋八月,封顺天等路万户张柔为安肃公,济南路万户张荣为济南公。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中统四年,以忙兀带为万户佩金虎符。
《元史·世祖本纪》:中统四年夏六月乙卯,以管民官兼统怀孟等军俺撒战殁汴梁,命其子忙兀带为万户,佩金虎符。
至元四年春正月辛亥,封安肃公张柔为蔡国公。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九年冬十一月癸酉,以前拔樊城外郛功,赏千户刘深等金银符。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一年春二月庚申,新德副元帅杨尧元战没,以其子袭职。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四年春三月壬子,宝应军人施福杀其守将,降于淮东都元帅府,诏以福为千户,佩金符。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五年春正月辛卯,以千户郑鄩有战功,升万户,佩虎符。夏五月乙酉,敕:主兵官若已擢授,其旧职宜别授有功者,勿复以子孙承袭。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一年夏闰五月己卯,封法里剌王为郡王,佩虎符。冬十一月甲申,封南木里、忙哥赤郡公。按《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成宗大德十一年,武宗封月赤察儿为王脱脱铁古迭儿二人为公。
《元史·武宗本纪》:大德十一年五月甲申,即位于上都。六月丁丑,封太师月赤察儿为淇阳王。秋八月戊戌,御史大夫脱脱封秦国公。十月丙午,封御史大夫铁古迭儿郓国公。
武宗至大元年,封阿沙不花等及教化为公,乃蛮带为王,淇阳王请置傅不许。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元年春三月戊寅,封中书右丞相、行平章政事阿沙不花康国公。夏四月戊戌,封三宝奴为渤国公,香山为宾国公。癸卯,加授平章政事教化太子太保、太尉、平章军国重事、魏国公。秋七月壬午,封乃蛮带为寿王。甲申,太师淇阳王月赤察儿请置王傅,中书省臣谓异姓王无置傅例,不许。至大二年,封床兀儿为句容郡王,夺教化国公爵。按《元史·武宗本纪》:二年春正月己亥,封知枢密院事容国公床兀儿为句容郡王。二月戊午,铸金印赐句容郡王床兀儿。秋九月壬午,江南行台劾:平章政事教化,诈言家贫,冒受赐货物,折钞二万锭。且其人素行,无一善可称。魏国公尊爵也,岂宜授之。请追夺为宜。制可。
至大三年,封三宝奴楚国公。
《元史·武宗本纪》:三年夏六月壬申,以西北诸王察八儿等来朝,告祀太庙。赐脱虎脱、三宝奴珠衣,封三宝奴为楚国公,以常州路为分地。
至大四年,封铁木儿不花及亦思丹为王孛罗买僧暗普等为公,以鲁王适子袭封爵。
《元史·仁宗本纪》:四年春二月庚寅,即皇帝位。夏四月乙丑,封知枢密院事铁木儿不花为宣宁王,赐银印。六月甲寅,封亦思丹为怀仁郡王,赐银印。己未,封枢密使孛罗为泽国公。秋七月甲辰,以故鲁王刁斡八刺适子阿礼嘉世礼袭其封爵、分地。冬十一月戊戌,封司徒买僧为赵国公。十二月癸酉,封宣政会福院使暗普为秦国公。
仁宗皇庆元年,以脱儿赤颜嗣淇阳王封常不阑奚为公塔思不花,及木刺忽为王。
《元史·仁宗本纪》:皇庆元年春正月甲辰,授太师、录军国重事、知枢密院事脱儿赤颜开府仪同三司,嗣淇阳王。三月丙辰,封同知徽政院事常不阑奚为赵国公。乙丑,封诸王塔思不花为恩平王。夏四月壬午,封知枢密院事木剌忽为广平王。
皇庆二年春正月辛丑,封前尚书右丞相乞台普济为安吉王。
《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延祐元年,封阿鲁秃及卜怜吉带为王。
《元史·仁宗本纪》:延祐元年春三月丙午,封阿鲁秃为赵王。夏六月戊子,封河南省丞相卜怜吉带为河南王。
延祐二年冬十月丁丑,封脱火赤为威宁郡王,赐金印,忽儿赤铁木儿不花为赵国公。
《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延祐三年夏六月丁亥,封床兀儿为句容郡王。按《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延祐四年冬十二月壬子,特授晋王内史按摊出金紫光禄大夫、鲁国公。
《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延祐五年春三月癸未,晋王内史拾得闾加荣禄大夫,封桓国公。
《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延祐六年,封王煦及塔失铁木儿为公。
《元史·英宗本纪》:六年春三月庚寅,帝即位。夏四月乙丑,封王煦为鸡林郡公。六月戊午,封知枢密院事塔失铁木儿为蓟国公。
英宗至治元年秋七月癸未,封太尉孛阑奚为和国公。
《元史·英宗本纪》云云。
泰定帝泰定元年冬十月癸巳,以出班为开府仪同三司、翊国公,给银印、金符。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泰定二年,奏定大臣毋领军卫以全勋旧,封火沙为郡王塔失铁木儿蓟国公。
《元史·泰定帝本纪》:泰定二年夏六月丙申,中书参知政事左塔不台言:大臣兼领军务,前古所无。铁失以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以知枢密院事,皆领卫兵,如虎而翼,故成逆谋。今军卫之职,乞勿以大臣领之,庶勋旧之家得以保全。从之,仍赐币帛以旌其直。秋七月庚午,封驸马孛罗帖木儿、知枢密院事火沙并为郡王。冬十二月戊寅,以塔失帖木儿为中书右丞相。癸未,加塔失帖木儿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录军国重事、监修国史,封蓟国公。
泰定三年春正月癸亥,封朵列捏为国公。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泰定四年春三月辛丑,以那海赤为惠国公。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文宗天历元年,封燕铁木儿为太平王,又命为荅刺罕世袭,封满秃及阿马剌台皆为王。
《元史·文宗本纪》:天历元年秋九月癸酉,翰林院增给驿玺书。命燕铁木儿将兵击辽东军,封燕铁木儿为太平王,以太平路为食邑,赐金五百两、银二千五百两、钞万锭、平江官地五百顷。冬十月丁巳,加命燕铁木儿为荅剌罕,仍命子孙世袭其号。十二月庚子,赐诸王满秃为果王,阿马剌台为毅王,宗正札鲁忽赤阔阔出等十七人并赐功臣号及阶官爵谥,仍命有司刻其功于碑,赐钞恤其家。
天历二年春正月庚申,封知枢密院事火沙为昭武王。床兀儿之子荅邻荅里袭父封为句容郡王。按《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至顺元年封野里牙也真也不干赵世延皆为公不花帖木儿卯泽乃马台皆为王赐燕铁木儿功勋之碑
《元史·文宗本纪》:至顺元年春正月己卯,封太医院使野里牙为秦国公。二月辛卯,赐燕铁木儿给驿玺书,以徵其食邑租赋。三月甲子,封知枢密院事不花帖木儿为武平郡王。录讨云南秃坚、伯忽之功。丁丑,赐燕铁木儿功勋之碑。夏四月丙戌,封也真也不干为桓国公。五月丁卯,加赵世延翰林学士承旨,封鲁国公。秋闰七月庚辰朔,封诸王卯泽为永宁王,授金印,及给银字圆符、给驿玺书,并以所隶封邑岁赋赐之。戊戌,甘肃平章政事乃马台封宣宁郡王,授以金印。
至顺二年,封伯颜等四人为王,怯列该及蘸班皆为公。
《元史·文宗本纪》:二年秋七月戊戌,封伯颜为浚宁王,赐金印,仍前太保、知枢密院事。八月甲辰朔,封脱怜忽秃鲁为靖恭王,沙蓝朵儿只为懿德王,并给以涂金银印。丙辰,封内史怯列该为丰国公。已未,以汴梁尉氏县赐伯颜为食邑。冬十一月丙子,封诸王斡集为保宁王,赐以印,以其先所受印赐诸王浑秃帖木儿之子庚兀台。己卯,封蘸班为国公。丁酉,以南阳府之嵩州,更赐伯颜为食邑。
至顺三年,以陈州赐伯颜为食邑。
《元史·文宗本纪》:三年夏四月,命有司为伯颜建生祠,立纪功碑于涿州,仍别建祠、立碑于汴梁。六月己未,燕铁木儿言:顷伯颜封浚宁王,赐食邑嵩州,今请于濒汴择一州赐之。诏改赐陈州。
顺帝元统元年,封撒敦荣王,伯颜陈王唐其势袭封太平王。
《元史·顺帝本纪》:至顺四年六月初八日,即皇帝位于上都。冬十月戊辰,诏以至顺四年为元统元年。乙酉,诏以高邮府为伯颜食邑。戊子,封撒敦为荣王,食邑庐州。唐其势袭父封为太平王,进阶金紫光禄大夫。十一月辛亥,封伯颜为秦王,锡金印。
元统二年,封也真不干及定住为王,封阔里吉思为公。
《元史·顺帝本纪》:二年春二月戊辰,封也真不干为昌宁王,锡金印。秋九月丁亥,封知枢密院事阔里吉思为宜国公,太保、中书平章政事定住为宣德王。
至元六年,马札儿台辞所封忠王及荅剌罕之号。
《元史·顺帝本纪》:至元六年夏四月丙午,诏封马札儿台为忠王及加荅剌罕之号,马札儿台辞。五月乙卯,监察御史普鲁台言:右丞相马札儿台辞荅剌罕及王爵名号,宜示天下,以劝廉让。从之。
至正元年夏四月庚子,复封太师马札儿台为忠王。冬十月己酉,封阿沙不花顺宁王,昔宝赤寒食顺国公。
《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至正十一年冬十一月,诏赐脱脱荅剌罕之号,俾世袭之。
《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至正十三年夏五月癸酉,伯家奴封武国公,与诸王孛罗帖木儿同出军。
《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至正十七年夏四月,封江西行省平章政事火你赤为营国公。
《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至正二十一年,封老章和宁王脱欢等并诏加封。按《元史·顺帝本纪》:二十一年秋九月戊午,阳翟王阿鲁辉帖木儿伏诛。阿鲁辉帖木儿以宗亲,见天下盗贼并起,遂乘间隙,肆为异图,诏少保、知枢密院事老章率诸军讨之。老章遂败其众,寻为部将同知太常礼仪院事脱驩所擒,送阙下,诏诛之。于是诏加老章太傅、和宁王,以阿鲁辉帖木儿之弟忽都帖木儿袭封阳翟王。宗王囊加、玉枢虎儿吐华与脱驩悉议加封。
至正二十五年春正月癸亥,封李思齐为许国公。按《元史·顺帝本纪》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