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三十四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六
  宋〈武帝永初二则 少帝景平一则 文帝元嘉四则 孝武帝大明一则 后废帝元徽一则 顺帝升明一则〉
  南齐〈高帝建元二则 明帝建武三则〉
  梁〈武帝天监三则 普通一则 大通一则 中大通二则 大同二则 太清一则〉
  陈〈总一则 宣帝太建三则〉
  北魏〈道武帝登国一则 皇始二则 天兴一则 天赐一则 明元帝泰常二则 太武帝始光一则 神麚二则 延和二则 太延三则 太平真君五则 正平一则 文成帝兴安二则 太安四则 和平三则 献文帝天安一则 皇兴一则 孝文帝延兴一则 承明一则 太和十则 宣武帝景明一则 正始二则 永平一则 孝明帝神龟一则 孝昌一则 武泰一则 孝庄帝永安三则 前废帝普泰一则 后废帝中兴二则 出帝永熙二则 孝静帝天平一则 武定二则〉

官常典第一百三十四卷

勋爵部汇考六

宋武帝永初元年,降封晋诸功臣后为县公,县侯其宣力同艰难者,无所减降。诏论创业诸臣功战亡者,厚加复赠。
《宋书·武帝本纪》:永初元年夏六月丁卯,即皇帝位。诏曰:夫微禹之感,叹深后昆,盛德必祀,道隆百世。晋氏封爵,咸随运改,至于德参微管,勋济苍生,爱人怀树,犹或勿剪,虽在异代,义无泯绝。降杀之仪,一依前典。可降始兴公封始兴县公,庐陵公封柴桑县公,各千户;始安公封荔浦县侯,长沙公封醴陵县侯,康乐公可即封县侯,各五百户:以奉晋故丞相王导、太傅谢安、大将军温峤、大司马陶侃、车骑将军谢元之祀。其宣力义熙,豫同艰难者,一依本秩,无所减降。封晋临川王司马宝为西丰县侯,食邑千户。又诏曰:夫铭功纪劳,有国之要典,慎终追旧,在心之所隆。自大业创基,十有七载,世路迍邅,戎车岁动,自东徂西,靡有宁日。实赖将帅竭心,文武尽效;宁内拓外,迄用有成。威灵远著,寇逆消荡,遂当揖让之礼,猥飨天人之祚。念功简劳,无忘鉴寐,凡厥诚勤,宜同国庆。其酬赏复除之科,以时论举。战亡之身,厚加复赠。
永初三年夏四月乙亥,封仇池公杨威为武都王。按《宋书·武帝本纪》云云。
少帝景平元年,封蒙逊为河西王,阿豺为浇河公。
《宋书·少帝本纪》:景平元年春二月丁丑,沮渠蒙逊、土谷浑阿豺并遣使朝贡。庚辰,爵蒙逊为大将军,封河西王。以阿豺为安西将军、沙州刺史,封浇河公。
文帝元嘉九年夏四月乙亥,以护军将军殷穆为特进、右光禄大夫,建昌县公。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元嘉十年夏四月戊戌,青州刺史段宏加冀州刺史。封阳县侯。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元嘉十六年夏六月己酉,陇西吐谷浑慕容延改封河南王。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元嘉二十一年秋九月甲辰,以大沮渠安周为征西将军、凉州刺史,封河西王。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孝武帝大明元年夏五月乙亥,以辅国将军梁瑾葱为河州刺史、宕昌王。
《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后废帝元徽二年,叙勋未洽者,并注职。
《宋书·后废帝本纪》:元徽二年夏四月癸亥,诏曰:顷列爵叙勋,铨荣酬义,条流积广,又各淹阙。岁往事留,理至逋壅,在所参差,多违甄饬。赏未均洽,每疚厥心。可悉依旧准,并下注职。
顺帝升明三年,封萧道成为齐公,寻进爵为王。
《宋书·顺帝本纪》:升明三年春三月甲辰,崇太傅萧道成为相国,总百揆,封十郡,为齐公,备九锡之礼,加玺绂远游冠,位在诸王上;加相国绿綟绶,其骠骑大将军、扬州牧、南徐州刺史如故。丙午,以中军大将军萧赜为南豫州刺史、齐公世子,副贰相国,绿綟绶。丁巳,以齐国初建,给钱五百万,布五千匹,绢千匹。夏四月壬申,进齐公爵为齐王,增封十郡。

南齐

高帝建元元年,宋氏诸公侯降爵有差,封诸功臣为公侯伯子男。
《南齐书·高帝本纪》:建元元年夏四月甲午,上即皇帝位。降宋晋熙王燮为阴安公,江夏王跻为沙阳公,随王翙为舞阴公,新兴王嵩为定襄公,建安王禧为荔浦公。诏曰:继世象贤,列代盛典,畴庸嗣美,前载令图。宋氏通侯,乃宜随运省替。但钦德怀义,尚表坟闾,况功济区夏,道光民俗者哉。降差之典,宜遵往制。南康县公华容县公可为侯,萍乡县侯可为伯,减户有差,以继刘穆之、王弘、何无忌后。五月,丙午,诏曰:宸运革命,引爵改封,宋氏第秩,虽宜省替,其有预效屯夷、宣力齐业者,一任本封,无所减降。有司奏留襄阳郡公张敬儿等六十二人,除广兴郡公沈昙亮等百二十二人。壬子,诏封佐命文武功臣新除司徒褚渊等三十一人,进爵增户各有差。冬十一月,甲申,封功臣骠骑长史江谧等十一人爵户各有差。
建元三年冬,十月,戊子,以河南王世子吐谷浑度易侯为西秦、河二州刺史,河南王。
《南齐书·高帝本纪》云云。
明帝建武元年冬,进王敬则等爵邑。
《南齐书·明帝本纪》:建武元年冬十一月甲戌,大司马寻阳公王敬则等十三人进爵邑各有差。
建武三年春,正月,丁酉,以阴平王杨炅子崇祖为沙州刺史,封阴平王。
《南齐书·明帝本纪》云云。
建武四年冬十一月,丙辰,以氐杨灵珍为北秦州刺史、仇池公、武都王。
《南齐书·明帝本纪》云云。

武帝天监元年,降省齐世王侯,大封文武功臣。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元年夏四月丙寅,高祖即皇帝位。诏曰:兴运升降,前代旧章。齐世王侯,悉皆降省。其有效著艰难者,别有后命。是日,诏封文武功臣新除车骑将军夏侯详等十五人为公侯,食邑各有差。闰四月丁酉,以行宕昌王梁弥邕为安西将军、河凉二州刺史,正封宕昌王。六月庚戌,以行北秦州刺史杨绍先为北秦州刺史、武都王。八月乙已,平北将军、西凉州刺史象舒彭进号安西将军,封邓至王。天监四年夏四月丁巳,以行宕昌王梁弥博为安西将军、河凉二州刺史、宕昌王。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天监七年春正月戊子,以元树为恒、朔二州都督,封魏郡王。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南史本纪》云云。
普通六年春正月甲戌,以元法僧为司空,封始安郡王。二月辛巳,改封法僧为宋王。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南史本纪》云云。
大通二年夏四月辛丑,魏郢州刺史元愿达以义阳降,封愿达为乐平王。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中大通四年,封元景隆等为王。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南史本纪》:中大通四年春二月壬寅,以太尉元法僧还北王魏,以侍中元景隆为徐州刺史,封彭城郡王;通直常侍元景宗为青州刺史,封平昌郡王;随法僧北侵。冬十二月丙子,魏彭城王尔朱仲远来奔,以为定洛将军,封河南王,北侵。随所剋土,使自封建。
中大通六年,封元庆和为魏王。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南史本纪》:六年冬十月丁卯,以信武将军元庆和为镇北将军,封魏王。
大同二年,封元罗为东郡王。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南史本纪》:大同二年夏五月癸卯,以魏凉州刺史元罗为青、冀二州刺史,封东郡王。
大同七年春二月乙巳,以行宕昌王梁弥泰为平西将军、河、梁二州刺史,宕昌王。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太清元年春,封侯景为河南王。
《梁书·武帝本纪》:太清元年春二月庚辰,魏司徒侯景求以豫、章、广、颍、洛、阳、西扬、东荆、北荆、襄、东豫、南兖、西兖、齐等十三州内属。壬午,以景为大将军,封河南王,大行台,承制如邓禹故事。

陈置爵,自开国公至关外侯,凡九等。
《文献通考》:陈置九等爵,有开国郡县公,开国县侯,开国县伯,开国县子,开国县男,沐食侯,乡亭侯,关内侯,关外侯。
宣帝太建十年,诏在军者赐爵二级。
《陈书·宣帝本纪》:太建十年夏四月庚戌,诏曰:懋赏之言,明于训诰,挟纩之美,著在抚循。近岁薄伐,廓清淮、泗,摧锋致果,文武毕力,栉风沐雨,寒暑亟离,念功在兹,无忘终食。宜班荣赏,用酬厥劳。应在军者可并赐爵二级,并加赉恤,付选即便量处。
太建十二年,封司马消难为随郡公。
《陈书·宣帝本纪》:十二年秋八月己未,周使持节、上柱国、郧州总管荥阳郡公司马消难以郧、随、温、应、土、顺、沔、儇、岳等九州,鲁山、甑山、沌阳、应城、平靖、武阳、上明、涓水等八镇内附。诏以消难为使持节、侍中、大都督、总督安随等九州八镇诸军事、车骑将军、司空,封随郡公。
太建十三年春二月甲寅,诏赐司马消难所部周大将军田广等封爵各有差。
《陈书·宣帝本纪》云云。

北魏

道武帝登国元年春正月戊申,帝即代王位。班爵叙勋,各有差。
《魏书·道武帝本纪》云云。
皇始元年,初封公侯。
《魏书·道武帝本纪》:皇始元年秋九月,初建台省,置百官,封公侯。
皇始二年,燕尚书闵亮等降,赐拜职爵各有差。按《魏书·道武帝本纪》:二年春二月戊寅,慕容宝尚书闵亮、秘书监崔逞、太常孙沂、殿中侍御史孟辅等并降。降者相属,赐拜职爵各有差。
天兴元年,诏吏部,立爵品。
《魏书·道武帝本纪》:天兴元年夏六月丙子,诏定国号魏。秋七月,徙都平城。冬十有一月辛亥,诏尚书吏部郎中邓渊典官制,立爵品。
天赐元年,始制爵四等,诸部赐爵者二千馀人,王侯各设官属。
《魏书·道武帝本纪》:天赐元年秋九月,制爵四等,曰王、公、侯、子,除伯、男之号;追录旧臣,加以封爵,各有差。冬十有一月,上幸西宫,大选朝臣,令各辨宗党,保举才行,诸部子孙失业赐爵者二千馀人。按《官氏志》:元年秋九月,减五等之爵,始分为四,曰王、公、侯、子,除伯、男二号。皇子及异姓元功上勋者封王,宗室及始蕃王皆降为公,诸公降为侯,侯、子亦以此为差。于是封王者十人,公者二十二人,侯者七十九人,子者一百三人。王封大郡,公封小郡,侯封大县,子封小县。王第一品,公第二品,侯第三品,子第四品。诸王侯各有师友、文学侍郎、掾属舍人等官。
明元帝泰常七年秋九月辛酉,幸幽州,见耆年,问所疾苦,赐爵封号。
《魏书·明元帝本纪》云云。
泰常八年,太武帝即位,进长孙嵩等皆为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泰常八年冬十月壬申,即皇帝位。十二月,进司徒长孙嵩爵为北平王,司空奚斤为宣城王,蓝田公长孙翰为平阳王,馀增爵位各有差。
太武帝始光四年,封氐王杨元为南秦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始光三年冬十有二月,诏奚斤西据长安。秦雍氐、羌皆叛赫连昌诣斤降。武都氐王杨元及沮渠蒙逊皆遣使内附。四年冬十有一月,以氐王杨元为都督荆梁益宁四州诸军事、假征南大将军、梁州刺史、南秦王。
神麚三年,进赫连昌为秦王,诏尚书封铁所部将士尽忠殒命者,追赠爵号;自效者,以功进位;封司马楚之杜超叔孙建皆为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始光二年,赫连屈丐死,子昌僭立。神麚元年春二月,监军侍御史安颉擒昌。三月癸酉,诏侍中古弼迎赫连昌。辛巳,弼等以昌至于京师。三年春三月壬寅,进会稽公赫连昌为秦王。癸卯,云中、敕勒千馀家叛。尚书令刘洁追灭之。夏四月甲子,行幸云中。敕勒万馀落叛走。诏尚书封铁追讨灭之。五月戊戌,诏曰:夫士之为行,在家必孝,处朝必忠,然后身荣于时,名扬后世矣。近遣尚书封铁剪除亡命,其所部将士有尽忠竭节以殒躯命者,今皆追赠爵号;或有蹈锋履难以自效者,以功次进位;或有故违军法私离幢校者,以军法行戮。夫有功蒙赏,有罪受诛,国之常典,不可暂废。自今以后,不善者可以自改。其宣敕内外,咸使闻知。六月,以司马楚之为安南大将军、琅邪王,屯颍川。秋七月庚子,诏大鸿胪卿杜超假节、都督冀定相三州诸军事、行征南大将军、太宰,进爵为王,镇邺,为诸军节度。冬十有一月戊戌,叔孙建大破竺灵秀于湖陆。壬寅,封寿光侯叔孙建为丹阳王。
神麚四年,以吐谷浑慕瑰为西秦王,沮渠蒙逊为凉王,宜城王,奚斤降爵为公。
《魏书·太武帝本纪》:四年夏六月,赫连定北袭沮渠蒙逊,为吐谷浑慕瑰所执。秋八月乙酉,沮渠蒙逊遣子安周入侍。吐谷浑慕瑰遣使奉表,请送赫连定。己丑,以慕瑰为大将军、西秦王。九月癸亥,诏兼太常李顺持节拜河西王沮渠蒙逊为假节、加侍中、都督凉州及西域羌戎诸军事、行征西大将军、太傅、凉州牧、凉王。冬十一月,宜城王奚斤,坐事降爵为公。延和元年春三月壬申,西秦王吐谷浑慕瑰,送赫连定于京师。
延和元年,以立皇太子,诏王公将军以下,普增爵秩,以秃发傉檀子,保周为张掖公。
《魏书·太武帝本纪》:延和元年春正月丙午,立皇子晃为皇太子。己巳,诏曰:朕以眇身,获奉宗庙,思阐洪基,廓清九服。遭值季运,天下分崩。是用屡征,罔或宁息,自始光至今,九年之间,戎车十举。群帅文武,荷戈被甲,栉风沐雨,蹈履锋刃,与朕均劳。赖神祗之助,将士宣力,用能摧折彊竖,克剪大憝。兵不极武,而二寇俱灭;师不违律,而遐方以宁。加以时气和洽,嘉瑞并降,遍于郡国,不可胜纪。岂朕一人,独应此祜,斯亦群后协同之所致也。公卿因兹,稽诸天人之会,请建副贰。夫庆赏之行,所以褒崇勋旧,旌显贤能,以永无疆之休。其王公将军以下,普增爵秩,启国承家,修废官,举俊逸,蠲除烦苛,更定科制,务从轻约,除故革新,以正一统。群司当深思效绩,直道正身,立功立事,无或懈怠,称朕意焉。是年,秃发傉檀子保周弃沮渠蒙逊来奔,以保周为张掖公。
延和二年,封冯崇为辽西王,杨难当为南秦王,改封沮渠蒙逊子牧犍为河西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延和元年冬十有二月己丑,冯文通长乐公崇及其母弟朗、朗弟邈,以辽西内属。二年春二月庚午,诏兼鸿胪卿李继,持节假崇车骑大将军、辽西王,承制听置尚书已下;赐崇功臣爵秩各有差。秋九月戊午,诏兼大鸿胪卿崔赜持节拜征虏将军杨难当为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封南秦王。是岁,沮渠蒙逊死,以其子牧犍为车骑将军,改封河西王。
太延元年,封穆寿等四人为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太延元年夏五月庚申,进宜都公穆寿为宜都王,汝阴公长孙道生为上党王,宜城公奚斤为恒农王,广陵公楼伏连为广陵王。
太延三年,改封慕利延为西平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三年秋九月丁酉,遣使者拜西秦王慕瑰弟慕利延为镇西大将军、仪同三司,改封西平王。
太延五年,封杨保宗进秃发保周皆为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五年春三月庚寅,以故南秦王世子杨保宗为征南大将军、秦州牧、武都王,镇上邽。秋九月丙戌,进张掖公秃发保周爵为王。
太平真君二年,封沮渠无讳、沮渠万年、蠕蠕郁久闾乞列归皆为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太延五年秋九月丙戊,牧犍兄子万年来降。太平真君元年秋八月,沮渠无讳降。二年春正月癸卯,拜沮渠无讳为征西大将军、凉州牧、酒泉王。三月辛亥,封蠕蠕郁久闾乞列归为朔方王,沮渠万年为张掖王。
太平真君三年,削北平王长孙颓为侯,封司马文思为谯王,李宝为敦煌公。
《魏书·太武帝本纪》:三年春三月壬寅,北平王长孙颓有罪,削爵为侯。夏四月,李皓孙宝据敦煌,遣使内附。秋七月丙寅,诏郁林公司马文思为征南大将军,进爵谯王。冬十有二月丁酉,李宝遣使朝贡,以宝为镇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沙州牧,封敦煌公。太平真君四年,诏诸功臣,以爵归第,随时朝请。按《魏书·太武帝本纪》:四年冬十一月甲子,诏曰:朕承祖宗重光之绪,思阐洪基,恢隆万世。自经营天下,平暴除乱,埽清不顺,二十年矣。夫阴阳有往复,四时有代谢。授子任贤,所以休息;优隆功臣,式图长久,盖古今不易之令典也。其令皇太子副理万机,总统百揆。诸朕功臣,勤劳日久,皆以爵归第,随时朝请,飨宴朕前,论道陈谟而已,不宜复烦以剧职。更进贤俊,以备百官。主者明为科制,以称朕心。
太平真君五年,以吐谷浑、乞力延为归义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五年夏六月,西平王吐谷浑慕利延杀其兄子纬代。是月,纬代弟叱力延等来降,乞师。以叱力延为归义王。
太平真君九年冬十有二月,北平王长孙敦坐事降爵为公。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
正平元年春正月丙戌朔,大会群臣于江上,班赏各有差,文武受爵者二百馀人。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
文成帝兴安元年,周忸、陆丽等进爵为王。
《魏书·文成帝本纪》:兴安元年冬十一月甲申,平南将军、宋子侯周忸进爵乐陵王,南部尚书、章安子陆丽为平原王,文武各加位一等。十有二月丁巳,以乐陵王周忸为太尉,平原王陆丽为司徒,戊寅,建业公陆俟进爵东平王,广平公杜遗进爵为王。甲子,太尉、乐陵王周忸有罪,赐死。濮阳公闾若文进爵为王。二年秋七月,若文谋反伏诛。
兴安二年,杜元宝等皆进爵为王,复长孙敷王爵。按《魏书·文成帝本纪》:二年春正月辛巳,司空杜元宝进爵京兆王。尚书仆射、东安公刘尼进爵为王。丙戌,尚书、西平公源贺进爵为王。三月壬午,安丰公闾虎皮进爵为河间王。冬十有二月甲午,复北平公长孙敷王爵。
太安元年冬十月庚午,以辽西公常英为太宰,进爵为王。
《魏书·文成帝本纪》云云。
太安二年秋九月辛巳,河东公闾毗、零陵公闾纥并进爵为王。冬十有一月,尚书、西平王源贺改封陇西王。
《魏书·文成帝本纪》云云。
太安三年春正月壬戌,徵渔阳公尉眷,拜太尉,进爵为王,录尚书事。
《魏书·文成帝本纪》云云。
太安四年,巡幸碣石,班赏进爵。
《魏书·文成帝本纪》:太安四年春二月丙子,登碣石山,观沧海,大飨群臣于山下,班赏进爵各有差。改碣石山为乐游山,筑坛记行于海滨。
和平三年春正月壬午,以车骑大将军、东郡公乙浑为太原王。
《魏书·文成帝本纪》云云。
和平五年夏四月癸卯,顿丘公李峻,进爵为王。按《魏书·文成帝本纪》云云。
和平六年夏五月甲辰,献文帝即位。六月,封繁阳侯李嶷为丹阳王,征东大将军冯熙为昌𥟖王。按《魏书·献文帝本纪》云云。
献文帝天安元年,以陆定国为东郡王,诏有诈取爵位者削职。有假爵号者,子孙不得袭。
《魏书·献文帝本纪》:天安元年春二月乙亥,以侍中陆定国为东郡王。秋七月,诏诸有诈取爵位,罪特原之,削其爵职。其有祖、父假爵号货赇以正名者,不听继袭。诸非劳进超迁者,亦各还初。不以实闻者,以大不敬论。
皇兴三年,慕容白曜、韩颓皆进爵为王。
《魏书·献文帝本纪》:皇兴三年春二月己卯,以上党公慕容白曜为都督青齐东徐三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进爵济南王。冬十一月,襄城公韩颓进爵为王。
孝文帝延兴二年,诏假品者分别附正,假爵者不得世袭。
《魏书·孝文帝本纪》不载。按《官氏志》:延兴二年五月,诏曰:非功无以受爵,非能无以受禄,凡出外迁者皆引此奏闻,求乞假品。在职有效,听下附正,若无殊称,随而削之。旧制诸镇将、刺史假五等爵,及有所贡献而得假爵者,皆不得世袭。
承明元年,免陆定国王爵。
《魏书·孝文帝本纪》:承明元年春二月,司空、东郡王陆定国坐事免官爵为兵。
太和元年夏四月壬申,诏复前东郡王陆定国官爵。按《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二年春正月丁巳,封昌黎王冯熙弟二子始兴为北平王。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三年,进封尉元等爵为王。
《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三年夏四月庚子,淮阳公尉元进爵为王。秋九月壬子,以侍中、尚书右仆射、赵郡公陈建为司徒,进爵魏郡王;侍中、尚书、河南公苟颓为司空,进爵河东王;侍中、尚书、太原公王睿进爵中山王;侍中、尚书、陇东公张祐进爵新平王。
太和四年春正月戊午,襄城王韩颓有罪,削爵徙边。按《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五年秋九月乙亥,封昌黎王冯熙世子诞为南平王。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七年秋九月辛酉,以氐杨后起为武都王。按《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十年夏四月辛酉朔,始制五等公服。秋八月乙亥,给尚书五等品爵已上朱衣、玉佩、大小组绶。按《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十六年春,降诸王公侯爵各一等。
《魏书·孝文帝本纪》:十六年春正月乙丑,制诸远属非太祖子孙及异姓为王者,皆降为公,公为侯,侯为伯,子男仍旧,皆除将军之号。按《官氏志》:旧制,诸以勋赐官爵者子孙世袭军号十六年改降五等始革之止袭爵而已
太和十八年冬,诏定五等开国,食邑、岁禄之差。按《魏书·孝文帝本纪》:十八年冬十有二月己酉,诏王、公、侯、伯、子、男开国食邑者:王食半,公三分食一,侯伯四分食一,子男五分食一。
太和二十三年,定王及五等封爵,职次为五品。按《魏书·孝文帝本纪》不载。按《官氏志》:二十三年,高祖复次职令,及帝崩,世宗初班行之,以为永制。王第一品,开国县公、散公从第一品,开国县侯第二品,散侯从第二品,开国县伯第三品,散伯从第三品,开国县子第四品,散子从第四品,开国县男第五品,归义侯、率义侯、顺义侯、朝服侯、散男从第五品。前世职次皆无从品,魏氏始置之,亦一代之别制也。
宣武帝景明四年,封萧宝夤为齐王。
《魏书·宣武帝本纪》:景明三年春三月,萧宝卷弟建安王宝夤来降。四年夏四月癸未朔,以萧宝夤为镇东将军、东扬州刺史,封丹阳郡开国公、齐王。
正始二年,诏勋臣子孙随才铨授。
《魏书·宣武帝本纪》:正始二年夏六月己丑,诏曰:先朝勋臣,或身罹谴黜,子孙沉滞;或宦途失次,有替旧流。因而弗采,何以奖劝。言念前绩,情有亲疏。宗及庶族,祖曾功绩可纪而无朝官、有官而才堪优引者随才铨授。
正始四年秋八月己亥,齐王萧宝夤坐钟离败退,除名为民。
《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永平二年,定五等班爵出身之叙。
《魏书·宣武帝本纪》:永平二年冬十有二月,诏曰:五等诸侯,比无选式。其同姓者出身:公正六下,侯从六上,伯从六下,子正七上,男正七下。异族出身:公从七上,侯从七下,伯正八上,子正八下,男从八上。清修出身:公从八下,侯正九上,伯正九下,子从九上,男从九下。可依此叙之。
孝明帝神龟元年春正月甲子,诏以氐酋杨定为阴平王。
《魏书·孝明帝本纪》云云。
孝昌元年,诏举功臣子孙。
《魏书·孝明帝本纪》:孝昌元年秋九月辛酉,诏曰:追功表德,为善者劝。祖宗功臣,勒铭王府;而子孙废替,沦于凡民,爵位无闻,迁流有失。颍川名守,重泉令宰,惠风美政,结于民心,而犹同常品,未蒙褒陟,非所谓爱及甘棠,彝伦攸叙者也。其功臣名将为先朝所知,子孙屈塞不见齿叙,牧守令长声称卓然者,皆仰有司具以名闻。朕将振彼幽滞,用阐治风。
武泰元年,太后以临洮世子钊践阼,诏加军帅勋阶;亡官失爵,听复封位。
《魏书·孝明帝本纪》:武泰元年春正月乙丑,皇女生,秘言皇子。二月癸丑,帝崩。甲寅,皇子即位。皇太后诏曰:皇家握历受图,年将二百;祖宗累圣,社稷载安。高祖以文思先天,世宗以下武经世,股肱惟良,元首穆穆。及大行在御,重以宽仁,奉养率由,温明恭顺。朕以寡昧,亲临万国,识谢涂山,德惭文母。属妖逆递兴,四郊多故。实望穹灵降祐,麟趾众繁。自潘充华有孕椒宫,冀诞储两,而熊罴无兆,维虺遂彰。于时直以国步未康,假称统引,欲以底定物情,系仰宸极。何图一旦,弓剑莫追,国道中微,大行绝祀。皇曾孙故临洮王宝晖世子钊,体自高祖,天表卓异,大行平日养爱特深,义齐若子,事符当璧。及翌日弗愈,大渐弥留,乃延入青蒲,受命玉几。暨陈衣在庭,登策靡及,允膺大宝,即日践阼。朕是用惶惧忸怩,心焉靡洎。今丧君有君,宗祏惟固,宜崇赏卿士,爰及百辟。凡厥在位,并加陟叙。内外百官文武、督将征人,遭艰解府,普加军功二阶;其禁卫武官,直阁以下直从以上及主帅,可军功三阶;其亡官失爵,听复封位。谋反大逆削除者,不在斯限。清议禁铜,亦悉蠲除。若二品以上不能自受者,任授儿弟。可班宣远迩,咸使闻知。
孝庄帝永安元年,封尔朱荣父子为王,其馀进封,复爵皆为王。
《魏书·孝庄帝本纪》:武泰元年春二月,肃宗崩,大都督尔朱荣将向京师,谋欲废立。以帝家有忠勋,且兼民望,阴与帝通,荣乃率众来赴。夏四月丙申,帝与兄弟夜北渡河;丁酉,会荣于河阳。戊戌,南济河,即帝位。以兄彭城王劭为无上王,弟霸城公子正为始平王。以荣为使持节、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将军、尚书令、领军将军、领左右,封太原王。己亥,百寮相率,有司奉玺绂,备法驾,迎于河梁。庚子,车驾巡河,西至陶渚。荣以兵权在己,遂有异志,乃害灵太后及幼主,次害无上王劭、始平王子正,又害丞相高阳王雍、司空公元钦、仪同三司元恒芝、仪同三司东平王略、广平王悌、常山王邵、北平王超、任城王彝、赵郡王敏、中山王叔仁、齐郡王温,公卿以下二千馀人。列骑卫帝,迁于便幕。既而荣悔,稽颡谢罪。辛丑,车驾入宫,御太极殿,诏曰:太祖诞命应期,龙飞燕代,累世重光,载隆帝绪。冀欲阐兹洪业,永在无穷。岂图多难,遘兹百六,致使妖悖四起,内外竞侵,朝无恤政之臣,野多怨酷之士,实由女主专朝,致兹颠覆。孝明皇帝大情冲顺,深存隐忍,奄弃万国,众用疑焉。苟求胡出,入守神器,凡厥有心,莫不解体。太原王荣,世抱忠孝,功格古今,赴义晋阳,大会河洛,乃推翼朕躬,应兹大命。德谢少康,道愧前绪,猥以眇身,君临万国,如涉渊海,罔知所济。可大赦天下,改武泰为建义元年。从太原王督将军士,普加五阶;在京文官两阶,武官三级。壬寅,太原王尔朱荣上表,请追谥无上王为皇帝。馀死于河阴者,诸王、刺史赠三司,三品者令仆,五品者刺史,七品以下及民郡、镇。诸死者子孙,听立后,授封爵。诏从之。癸卯,以平东将军、光禄大夫、清渊县开国侯李延实为太保,进封阳平王,寻转太傅;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顿丘郡开国公穆绍为司空公,领尚书令,进爵为王;使持节、车骑大将军、雍州刺史、上党公长孙稚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王,寻改封冯翊王。甲辰,冯翊郡开国公源绍景复先爵陇西王,扶风郡开国公冯囧、东郡公陆子彰、北平公长孙悦并复其先王爵。庚戌,封大将军尔朱荣次子叉罗为梁郡王。五月辛酉,大将军尔朱荣还晋阳,帝饯于邙阴。秋九月壬申,柱国大将军尔朱荣率骑七千讨葛荣于滏口,破擒之,馀众悉降。乙亥,以平葛荣,大赦天下,改为永安元年。辛巳,以柱国大将军、太原王尔朱荣为大丞相、都督河北畿外诸军事,以荣子平昌郡开国公文殊、乐昌郡公文畅并进爵为王。冬十月丁酉,以冀州之长乐、相州之南赵、定州之博陵、沧州之浮阳、平州之辽西、燕州之上谷、幽州之渔阳七郡,各万户,增封太原王尔朱荣为太原国。癸丑,以胶东县开国侯李侃希复其祖爵南郡王。永安二年,诏前朝勋书窃冒者,一切焚弃,其有勋未叙者,不在此限。
《魏书·孝庄帝本纪》:永安二年秋七月庚午,诏以前朝勋书多窃冒,宜一切焚弃之。若立效灼然为时所知者,别加科赏。蕃客及边酋翻城降,有勋未叙者,不在焚断之限。北来军士及随驾文武、诸立义,加汎五级;河北执事之官,二级;河南立义及迎驾之官,并中途扈从,亦二级。
永安三年,复李叔仁官爵,进尔朱天光为王。
《魏书·孝庄帝本纪》:三年冬十月癸卯朔,复通直散骑常侍、琅邪县开国公李叔仁官爵,仍为使持节、大都督,以讨尔朱世隆。冬十有一月丙子,以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雍州刺史、广宗郡开国公尔朱天光开府,进爵为王。
前废帝普泰元年,封高欢为渤海王。
《魏书·前废帝本纪》:普泰元年春三月癸酉,诏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左卫将军、大都督、晋州刺史、平阳郡开国公齐献武王封渤海王,增邑五百户。
后废帝中兴元年,增高欢封邑。
《魏书·后废帝本纪》:中兴元年冬十月壬寅,即皇帝位,以齐献武王为侍中、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将军、录尚书事、大行台,增邑三万户。
中兴二年,诏封拔邺将士。二月,增封高欢,并前六万户。
《魏书·后废帝本纪》:二年春正月壬午,拔邺,擒刺史刘诞。诏诸将士汎四级。封侯、增邑九十七人,各有差等。二月甲子,以齐献武王为大丞相、柱国大将军、太师,增封三万户,并前为六万户。
出帝永熙元年,增高欢邑户,贺拔允进爵为王,诏内外百司普加勋级,追建明普泰封爵阶级。
《魏书·出帝本纪》:中兴二年夏四月戊子,即帝位,诏改中兴二年为太昌元年。齐献武王为大丞相、天柱大将军、太师,世袭定州刺史,增封九万户,并前十五万户。五月戊戌,以齐献武王固让,解天柱大将军,减封五万户,馀悉如故。六月戊寅,诏内外百司普汎六级。在京百寮加中兴四级,义师将士并加军汎六级,在邺百官三级,河北同义之州两级,河桥建义者加五级,关西二级。诸受建明、普泰封爵、汎级、优特之阶,悉追。秋九月癸卯,燕郡开国公贺拔允进爵为王。冬十二月,改元永熙。
永熙二年,高欢固让王爵。
《魏书·出帝本纪》:永熙二年秋八月癸酉,齐献武王上表固让王爵,不许;请分邑十万户,节降为品,回授勋义,从之。
孝静帝天平二年,加齐王高欢九锡。
《魏书·孝静帝本纪》:天平二年春正月己巳,诏以齐献武王为相国,假黄钺,剑履上殿,入朝不趋,馀悉如故。王固让不受。三年春正月戊申,诏加齐献武王九锡之礼,侍中元子恩敦谕,固让乃止。
武定七年,封萧衍弟子正表,兰陵郡开国公、吴郡王,高隆为齐王。
《魏书·孝静帝本纪》:武定七年春正月戊辰,萧衍弟子北徐州刺史、中山侯萧正表以钟离内属,封兰陵郡开国公、吴郡王。夏四月甲辰,诏以齐文襄王为相国、齐王,绿綟绶,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食冀州之渤海、长乐、安德、武邑,瀛州之河间五郡,邑十五万户,馀如故。王固让。武定八年,封齐王以十郡二十万户。
《魏书·孝静帝本纪》:八年春正月戊辰,诏齐王为使持节、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大行台、齐郡王,食邑一万户。三月,进齐郡王爵为齐王。夏五月甲寅,诏齐王为相国,总百揆,封冀州之渤海、长乐、安德、武邑,瀛州之河间、高阳、章武,定州之中山、常山、博陵十郡,二十万户,备九锡之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