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三十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二
  周〈总一则 武王二则 穆王二则 孝王一则 平王一则 惠王二则 威烈王一则 安王一则〉
  秦〈总一则 始皇帝一则〉

官常典第一百三十卷

勋爵部汇考二

周制,列爵惟五,分土惟三,而命赏礼仪,各有差等。按《书经·武成篇》:列爵惟五,分土惟三。
〈注〉列诸侯之爵,为公侯伯子男之五等,分诸侯之土为三等,公侯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

《礼记·曲礼》:五官之长曰伯。
〈注〉谓为三公,《周礼》九命作伯。

是职方。
〈注〉职主也,是伯分主东西者,是或为氏。

其摈于天子也。曰:天子之吏。
〈注〉摈者,辞也。《春秋传》曰:王命委之三吏,谓三公也。

天子同姓,谓之伯父,异姓,谓之伯舅,自称于诸侯,曰天子之老。于外,曰公;于其国,曰君;九州之长,入天子之国,曰牧;天子同姓,谓之叔父,异姓,谓之叔舅,于外,曰侯;于其国,曰君;其在东夷,北狄,西戎,南蛮,虽大曰子;于内,自称曰不谷;于外,自称曰王老;庶方小侯,入天子之国,曰某人;于外,曰子;自称曰孤。诸侯见天子,曰臣某侯某,其与民言,自称曰寡人。王制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诸侯之上大夫卿,下大夫,上士,中士,下士,凡五等,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不能五十里者,不合于天子,附于诸侯,曰附庸,天子之三公之田视公,侯,天子之卿视伯,天子之大夫视子男,天子之元士视附庸。千里之外设方伯,五国以为属,属有长,十国以为连,连有帅,三十国以为卒,卒有正,二百一十国以为州,州有伯,八州,八伯,五十六正,百六十八帅,三百三十六长,八伯各以其属,属于天子之老二人,分天下以为左右,曰二伯。天子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大国三卿,皆命于天子,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次国三卿,二卿命于天子,一卿命于其君,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小国二卿,皆命于其君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天子使其大夫为三监,监于方伯之国,国三人,天子之县内诸侯,禄也。外诸侯,嗣也。制三公一命卷,若有加则赐也,不过九命,〈卷音衮〉
〈注〉制者,言三公命服之制也。命数止于九,天子之三公,八命,著鷩冕,若加一命,则为上公,与王者之后同,而著衮冕。故云一命衮。若为三公而有加衮者,是出于特恩之赐,非例当然。故云若有加,则赐也。人臣无过九命者。大宗伯再命受服,与此不同。马氏曰:三公衮服,有降龙,无升龙。

次国之君,不过七命,小国之君,不过五命。大国之卿,不过三命,下卿再命小国之卿,与下大夫一命。
〈注〉方氏曰:大国之卿,不过三命,下卿再命,则知次国之卿。再命,一命也。小国之卿,与下大夫一命,则知三等之国,其大夫皆一命而已。大国对下卿言,卿指上中,可知小国特言卿,则兼三等之卿。可知言下大夫而不及上中者,盖诸侯无中大夫。而卿即上大夫故也。前言上中下之所当与此不同者,位虽视其命,不能无详略之异也。

天子赐诸侯乐,则以柷将之,赐伯子男乐,则以鼗将之。
〈注〉将之谓使者,执此以将命也。

诸侯赐弓矢,然后征,赐鈇钺,然后杀,赐圭瓒,然后为鬯,未赐圭瓒,则资鬯于天子。天子命之教,然后为学,小学在公宫南之左,大学在郊。天子之大夫为三监,监于诸侯之国者,其禄视诸侯之卿,其爵视次国之君,其禄取之于方伯之地。诸侯世子世国,大夫不世爵,使以德,爵以功,未赐爵,视天子之元士,以君其国,诸侯之大夫,不世爵禄。
〈注〉世子,世国,畿外之制也。天子大夫不世爵而世禄,先王使人爵人,必取其有德有功者,列国之君薨,其子未得赐爵,则其衣服礼数,视天子之元士赐爵,而后得如先君之旧也。诸侯之大夫不世爵禄,而有大功德者,亦世之。《左传》言官有世功,则有官族。

月令立夏之日,天子亲帅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夏于南郊,还反,行赏,封诸侯,庆赐遂行,无不欣说。礼器礼有以高为贵者,天子之堂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天子诸侯台门,此以高为贵也。有以文为贵者,天子龙衮,诸侯黼,大夫黻,士元衣纁裳,天子之冕,朱绿藻,十有二旒,诸侯九,上大夫七,下大夫五,此以文为贵也。玉藻凡自称,伯曰天子之力臣,诸侯之于天子,曰某土之守臣某,其在边邑,曰某屏之臣某,其于敌以下,曰寡人,小国之君曰孤,摈者亦曰孤。
杂记赞大行曰:圭,公九寸,侯,伯,七寸,子,男,五寸,博

三寸,厚半寸,剡上左右各寸半,玉也,藻三采六等。
〈注〉赞大行者,书说大行人之礼者,名也。藻荐玉者也。三采六等,以朱白苍画之,再行也。子男执璧,作此赞者,失之矣。

《周礼·天官》:太宰之职,以九两系邦国之民,一曰牧,以地得民;二曰长,以贵得民。
〈注〉两,犹耦也,所以协耦万民。系,犹缀也。牧,州长也。九州各有封域,以居民也。长,诸侯也。一邦之贵民所仰也。

《地官》:大司徒之职凡建邦国,以土圭土其地而制其域,诸公之地,封疆方五百里,其食者半,诸侯之地,封疆方四百里,其食者参之一,诸伯之地,封疆方三百里,其食者参之一,诸子之地,封疆方二百里,其食者四之一,诸男之地,封疆方百里,其食者四之一。
〈注〉其食者半,公所食租税得其半耳。其半皆附庸小国也,属天子参之一者,亦然。故《鲁颂》曰:锡之山川土田附庸,奄有龟蒙,遂荒大东,至于海邦。《论语》曰:季氏将伐颛臾。孔子曰: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是社稷之臣,此非七十里所能容。然则方五百里,四百里。合于《鲁颂》《论语》之言,诸男食者,四之一,适方五十里,独此与今五经家说合耳。郑元谓其食者半,参之一,四之一者,土均,均邦国地,贡轻重之等,其率之也。公之地以一易,侯伯之地以再易,子男之地以三易,必足其国礼俗丧纪祭祀之用。乃贡其馀,若今度支经用,馀为司农谷矣。大国贡重正之也,小国贡轻字之也。凡诸侯为牧正帅长,及有德者,乃有附庸。为其有禄者,当取焉。公无附庸侯,附庸九同,伯附庸七同,子附庸五同,男附庸三同,进则取焉,退则归焉。鲁于周法,不得有附庸,故言锡之也。地方七百里者,包附庸以大言之也。附庸二十四,言得兼此四等矣。

《春官》:大宗伯之职,以贺庆之礼,亲异姓之国。
〈注〉异姓王婚姻甥舅

以九仪之命,正邦国之位。
〈注〉每命异仪,贵贱之位乃正。

壹命受职。
〈注〉始见命为正吏,谓列国之士于子男,为大夫王之下士,亦一命。郑司农云:受职治职事。

再命受服。
〈注〉郑司农云:受服,受祭衣服,为上士。郑元谓此受元冕之服,列国之大夫再命于子男为卿,卿大夫自元冕而下,如孤之服。王之中士,亦再命,则爵弁服。

三命受位。
〈注〉郑司农云:受下大夫之位。郑元谓:此列国之卿,始有列位于王,为王之臣也。王之上士,亦三命。

四命受器。
〈注〉郑司农云:受祭器为上大夫。郑元谓此公之孤,始得有祭器者也。王之下大夫亦四命。

五命赐则。
〈注〉郑司农云:则者,法也。出为子男。郑元谓:则地未成国之名,王之下大夫。四命出封,加一等,五命,赐之以方百里,二百里之地者,方三百里。以上为成国王莽时,以二十五成为则,方五十里,合今俗说子男之地,独刘子骏等识古有此制焉。

六命赐官。
〈注〉郑司农云:子男入为卿,治一官也。郑元谓此王六命之卿。赐官者,使得自置其臣,治家邑,如诸侯。

七命赐国。
〈注〉王之卿,六命出封,加一等者。郑司农云:出就侯伯之国。

八命作牧。
〈注〉谓侯伯有功德者,加命得专征伐于诸侯。郑司农云:一州之牧,王之三公,亦八命。

九命作伯。
〈注〉上公有功德者,加命为二伯,得征五侯九伯者。郑司农云:长诸侯为方伯。

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国。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子执谷璧,男执蒲璧。
〈注〉等,犹齐等也。镇,安也。所以安四方镇。圭者,盖以四镇之山为瑑饰,圭长尺有二寸。公二王之后,及王之上公双植,谓之桓。桓,宫室之象,所以安上也。桓圭,盖亦以桓为瑑饰,圭长九寸,信当为身声之误也。身圭躬圭,盖皆象以人形,为瑑饰文,有粗缛耳。欲其慎行,以保身圭,皆长七寸,谷所以养人,蒲
为席,所以安人。二玉盖或以谷为饰,或以蒲为瑑饰,璧皆径五寸。不执圭者,未成国也。

王命诸侯,则傧。
〈注〉傧,进之也。王将出命,假祖庙,立依前,南乡,傧者进,当命者延之命,使登,内史由王右以策命之降,再拜稽首,登受策以出。此其略也。诸侯爵禄其臣,则于祭焉。

司几筵掌五几五席之名物,辨其用,与其位。凡封国命诸侯,王位设黼依,依前南乡,设莞筵纷纯,加缫席画纯,加次席黼纯,左右玉几。
〈注〉斧谓之黼,其绣白黑采,以绛帛为质,依其制如屏风。然于依前为王设席左右,有几优,至尊也。郑司农云:纷读为豳,又读为和粉之粉,谓白绣也。纯读为均服之均,纯缘也。缫读为藻率之藻,次席虎皮为席。郑元谓纷如绶有文,而狭者缫席,削蒲蒻展之,编以五采。若今合欢矣。画谓云气也,次席桃枝,席有次列成文。

典瑞掌玉瑞玉器之藏,辨其名物,与其用事,设其服饰。
〈注〉人执以见曰瑞,礼神曰器,瑞符信也。服饰服玉之饰谓缫藉。

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缫皆三采三就,子执谷璧,男执蒲璧。缫皆二采再就,以朝觐宗遇会同于王,诸侯相见,亦如之。
〈注〉缫所以荐玉木为中干,用韦衣而画之,就成也。三采朱白苍,二采朱绿也。郑司农云:以圭璧见于王,觐礼曰侯氏入门,右坐,奠圭,再拜稽首。侯氏见于天子,春曰朝,夏曰宗,秋曰觐,冬曰遇,时见曰会,殷见曰同。诸侯亦执圭璧以相见,故邾隐公朝于鲁,《春秋传》曰:邾子执玉,高其容仰。

土圭以致四时日月,封国则以土地。
〈注〉以致四时日月者,度其景至不至,以知其行得失也。冬夏以致日,春秋以致月,土地犹度地也。封诸侯以土圭度日景,观分寸长短,以制其域所封也。

典命掌诸侯之五仪,诸臣之五等之命,
〈注〉五仪,公侯伯子男之仪。五等,谓孤以下四命,三命,再命,一命,不命也。或言仪,或言命,互文也。

上公九命为伯,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九为节,侯伯七命,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七为节,子男五命,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五为节,
〈注〉上公,谓王之三公。有德者,加命为二伯,二王之后,亦为上公。国家,国之所居,谓城方也。公之城,盖方九里,宫方九百步。侯伯之城,盖方七里,宫方七百步。子男之城,盖方五里,宫方五百步。大行人职,则有诸侯,圭藉冕服,建常樊缨贰车,介牢礼,朝位之数焉。

王之三公八命,其卿六命,其大夫四命,及其出封,皆加一等,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亦如之。
〈注〉四命,中下大夫也。出封,出畿内,封于八州之中,加一等,褒有德也。大夫为子男卿,为侯伯,其在朝廷,则亦如命数耳。王之上士三命,中士再命,下士一命。

凡诸侯之适子,誓于天子,摄其君,则下其君之礼一等,未誓,则以皮帛继子男,
〈注〉誓,犹命也。言誓者,明天子既命以为之嗣,树子不易也。公之子如侯伯,而执圭。侯伯之子如子男而执璧。子男之子与未誓者,皆次小国之君,执皮帛而朝会焉。其宾之,皆以上卿之礼焉。

公之孤四命,以皮帛视小国之君,其卿三命,其大夫再命,其士一命,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各视其命之数,侯伯之卿大夫士亦如之。子男之卿再命,其大夫一命,其士不命,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各视其命之数,
〈注〉视小国之君者,列于卿大夫之位,而礼如子男也。郑司农云:九命上公,得置孤卿一人。《春秋传》曰:列国之卿,当小国之君,固周制也。郑元谓王制曰大国三卿,皆命于天子,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次国三卿二卿,命于天子,一卿命于其君。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小国二卿,皆命于其君。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

司服掌王之吉凶衣服,辨其名物,与其用事,
〈注〉用事祭祀,视朝甸凶吊之事,衣服各有所用。

王之吉服,祀昊天上帝,则服大裘而冕,祀五帝亦如之。享先王则衮冕,享先公飨射,则鷩冕,祀四望山川,则毳冕,祭社稷五祀,则希冕,祭群小祀,则元冕。
〈注〉六服同冕者,首饰尊也。郑司农曰:大裘,羔裘也。衮卷,龙衣也。鷩,裨衣也。毳,罽衣也。郑元谓书曰:予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缋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希绣。此古天子冕服,十二章希读为
絺,王者相变,至周而以日月星辰,画于旌旗,而冕服九章,登龙于山,登火于宗彝。九章,初一曰龙,次二曰山,次三曰华虫,次四曰火,次五曰宗彝,皆画以为缋。次六曰藻,次七曰粉米,次八曰黼,次九曰黻,皆希以为绣。则衮之衣五章,裳四章,凡九也。鷩画以雉,谓华虫也。其衣三章,裳四章,凡七也。毳画虎蜼,谓宗彝也。其衣三章,裳二章,凡五也。希刺粉米无画也,其衣一章,裳二章,凡三也。元者衣无文,裳刺黻而已。是以谓元焉。凡冕服,皆元衣纁裳。

公之服,自衮冕而下,如王之服,侯伯之服,自鷩冕而下,如公之服,子男之服,自毳冕而下,如侯伯之服,孤之服,自希冕而下,如子男之服,卿大夫之服,自元冕而下,如孤之服。
〈注〉自公之衮冕,至卿大夫之元冕,皆其朝聘天子,及助祭之服。诸侯非二王后,其馀皆元冕,而祭于己。

《夏官》:大司马之职,建牧立监,以维邦国。
〈注〉牧,州牧也。监,监一国,谓君也。维犹连结也。

司勋掌六乡赏地之法,以等其功。
〈注〉赏地赏田也,在远郊之内属六乡焉,等犹差也。以功大小为差

王功曰勋。
〈注〉辅成王业若周公。

国功曰功。
〈注〉保全国家若伊尹。

民功曰庸。
〈注〉法施于民若后稷。

事功曰劳。
〈注〉以劳定国若禹。

治功曰力。
〈注〉制法成治若咎繇。

战功曰多。
〈注〉剋敌出奇若韩信陈平。

凡有功者,铭书于王之大常,祭于大烝,司勋诏之。
〈注〉铭之言名也,生则书于王旌,以识其人与功也。死则于烝先王祭之诏,谓告其神以辞也。

大功,司勋藏其贰。
〈注〉贰犹副也,功书藏于天府,又副于此者,以其主赏。

掌赏地之政令。
〈注〉政令谓役赋。

凡赏无常,轻重视功。
〈注〉无常者,功之大小,不可豫。

凡颁赏地,参之一食,
〈注〉郑司农云:不以美田为采邑。郑元谓:赏地之税,参分计税,王食其一也。二全入于臣。

惟加田无国正。
〈注〉加田既赏之,又加赐以田,所以厚恩也。郑司农云:正谓税也,禄田亦有给公家之赋贡。若今时侯国有司农少府钱谷矣。独加赏之田,无征耳。

《秋官》:大行人,以九仪辨诸侯之命,等诸臣之爵,以同邦国之礼,而待其宾客,上公之礼,执桓圭九寸,缫藉九寸,冕服九章,建常九斿,樊缨九就,贰车九乘,介九人,礼九牢,其朝位宾主之间九十步,立当车轵,摈者五人,庙中将币,三享王礼,再祼而酢,飨礼九献,食礼九举,出入五积,三问三劳。诸侯之礼,执信圭七寸,缫藉七寸,冕服七章,建常七斿,樊缨七就,贰车七乘,介七人,礼七牢,朝位宾主之间七十步,立当前疾,摈者四人,庙中将币,三享王礼,壹祼而酢,飨礼七献,食礼七举,出入四积,再问再劳,诸伯执躬圭,其他皆如诸侯之礼。诸子执谷璧五寸,缫藉五寸,冕服五章,建常五斿,樊缨五就,贰车五乘,介五人,礼五牢,朝位宾主之间五十步,立当车衡,摈者三人,庙中将币,三享王礼,壹祼不酢,飨礼五献,食礼五举,出入三积,壹问壹劳,诸男执蒲璧,其他皆如诸子之礼。
〈注〉缫藉以五采韦衣,板若奠玉,则以藉之冕服,著冕所服之衣也。九章者,自山龙以下。七章者,自华虫以下。五章者,自宗彝以下也。常旌斿也,斿其属幓垂者也。樊缨马饰也,以罽饰之,每一处五采,备为一就。就,成也,贰,副也。介辅己行礼者也。礼大礼饔饩也,三牲备为一牢朝位,谓大门外宾下车,及王车出迎所立处也。王始立大门内,交摈三辞,乃乘车而迎之。齐仆为之节,上公立当轵,侯伯立当疾,子男立当衡,王立当轸,与庙受命祖之庙也。飨设盛礼,以饮宾也。问,问不恙也。劳,谓苦倦之也。皆有礼以币致之,故书祼作果。郑司农云:车轵轵也,三享三献也,祼读为灌,再灌再饮公也。而酢报饮王也。举,举乐也。出入五积,谓馈之刍米也。前疾为驷马车辕,前胡下垂拄地者。郑元谓:三享皆束帛,加璧庭,实惟国所有。《朝士仪》曰:奉国地所出重物而献之,明臣职也。朝先享不言朝者,朝正礼不嫌
有等也。王礼王以郁鬯礼宾也。郁人职曰:凡祭祀宾客之祼事,和郁鬯以实彝,而陈之礼者,使宗伯摄酌圭瓒而祼之。既拜送爵,又摄酌圭瓒而祼,后又拜送爵,是谓再祼,再祼,宾乃酢王也。礼侯伯一祼,而酢者祼宾,宾酢王而已,后不祼也。礼子男一祼,不酢者祼宾而已,不酢主也。不酢之礼,聘礼,礼宾,是与九举。举牲体九饭也。出入谓从来讫去也。每积有牢礼米禾刍薪,凡数不同者,皆降杀。

小行人掌邦国宾客之礼籍,以待四方之使者。
〈注〉礼籍名位尊卑之书。

成六瑞,王用瑱圭,公用桓圭,侯用信圭,伯用躬圭,子用谷璧,男用蒲璧。
〈注〉成平也,瑞信也,皆朝见所执以为信。

司仪掌九仪之宾客摈相之礼,以诏仪容辞令揖让之节。
〈注〉出接宾,曰摈入,赞礼曰相以诏者以礼告王。

诏王仪南乡见诸侯,土揖庶姓,时揖异姓,天揖同姓。
〈注〉谓王既祀方,明诸侯上介,皆奉其君之旂,置于宫,乃诏王升坛,诸侯皆就其旂而立,诸公中阶之前北面东上,诸侯东阶之东西面,北上,诸伯西阶之西,东面北上,诸子门东,北面东上,诸男门西,北面东上。王揖之者,定其位也。庶姓无亲者也。土揖推手小下之也。异姓婚姻也,揖时平推手也。天揖推手小举之。

《冬官·考工记》:玉人之事,镇圭尺有二寸,天子守之,命圭九寸,谓之桓圭,公守之,命圭七寸,谓之信圭,侯守之,命圭七寸,谓之躬圭,伯守之。
〈注〉命圭者,王所命之圭也。朝觐执焉,居则守之。子守谷璧,男守蒲璧,不言之者,阙耳。故书或云命圭五寸,谓之躬圭。杜子春云:当为七寸。郑元谓五寸者,璧文之阙,乱存焉。

天子用全,上公用龙,侯用瓒,伯用将。〈龙莫及反〉
〈注〉郑司农云:全纯色也。龙当为尨,尨谓杂色。郑元谓全纯玉也,龙瓒将皆杂名也。卑者下尊以轻重为差,玉多则重,石多则轻。公侯四玉一石,伯子男三玉二石。

《仪礼》:同姓大国,则曰伯父,其异姓,则曰伯舅,同姓小邦,则曰叔父,其异姓小邦,则曰叔舅。
武王克商有天下,兴灭继绝,封宿焦诸国,遂首封功臣吕尚于齐。
《史记·周本纪》:武王罢兵而归。行狩,记政事,作武成。封诸侯,班赐宗彝,作分殷之器物。武王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大禹之后于杞。于是封功臣谋士,而师尚父为首封。封尚父于营丘,曰齐。
〈注〉郑元曰:宗彝,宗庙樽也,作分器,著王之命,及所受物也。《地理志》:弘农陕县有焦城,故焦国也。《正义》《左传》云:祝其实夹谷。杜预云:夹谷,即祝其也。服虔云:东海即祝其县也。《地理志》云:燕国有蓟县。

《齐太公世家》:太公望吕尚者,东海上人。其先祖尝为四岳,佐禹平水土甚有功。虞夏之际封于吕,或封于申,姓姜氏。夏商之时,申、吕或封枝庶子孙,或为庶人,尚其后苗裔也。本姓姜氏,从其封姓,故曰吕尚。吕尚盖尝穷困,年老矣,以渔钓奸周西伯。西伯将出猎,卜之,曰所获非龙非螭,非虎非罴;所获霸王之辅。于是周西伯猎,果遇太公于渭之阳,与语大说,曰:自吾先君太公曰当有圣人适周,周以兴。子真是耶。吾太公望子久矣。故号之曰太公望,载与俱归,立为师。或曰,太公博闻,尝事纣。纣无道,去之。游说诸侯,无所遇,而卒西归周西伯。或曰,吕尚处士,隐海滨。周西伯拘羑里,散宜生、闳夭素知而招吕尚。吕尚亦曰吾闻西伯贤,又善养老,盍往焉。三人者为西伯求美女奇物,献之于纣,以赎西伯。西伯得以出,反国。言吕尚所以事周虽异,然要之为文武师。周西伯昌之脱羑里归,与吕尚阴谋修德以倾商政,其事多兵权与奇计,故后世之言兵及周之阴权皆宗太公为本谋。周西伯政平,及断虞芮之讼,而诗人称西伯受命曰文王。伐崇、密须、犬夷,大作丰邑。天下三分,其二归周者,太公之谋计居多。文王崩,武王即位。九年,欲修文王业,东伐以观诸侯集否。师行,师尚父左杖黄钺,右把白旄以誓,曰:苍兕苍兕,总尔众庶,与尔舟楫,后至者斩。遂至盟津。诸侯不期而会者八百诸侯。诸侯皆曰:纣可伐也。武王曰:未可。还师,与太公作此太誓。居二年,纣杀王子比干,囚箕子。武王将伐纣,卜龟兆,不吉,风雨暴至。群公尽惧,唯太公彊之劝武王,武王于是遂行。十一年正月甲子,誓于牧野,伐商纣。纣师败绩。纣反走,登鹿台,遂追斩纣。明日,武王立于社,群公奉明水,卫康叔封布采席,师尚父牵牲,史佚策祝,以告神讨纣之罪。散鹿台之钱,发钜桥之粟,以振贫民。封比干墓,释箕子囚。迁九鼎,修周政,与天下更始。师尚父谋居多。于是武王已平商而王天下,封师尚父于齐营丘。东就国,道宿行迟。逆旅之人曰:吾闻时难得而易失。客寝甚安,殆非就国者也。太公闻之,夜衣而行,犁明至国。莱侯来伐,与之争营丘。营丘边莱。莱人,夷也,会纣之乱而周初定,未能集远方,是以与太公争国。太公至国,修政,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而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及周成王少时,管蔡作乱,淮夷畔周,乃使召康公命太公曰: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五侯九伯,实得征之。齐由此得征伐,为大国。都营丘。
《路史》:黄帝应代,有风后为之相,因八卦,设九宫,以安营垒,次定万民之竁。黄帝灭蚩尤,徽猷多本于后,尤北复以其轻剿其馀于辋谷,人赖其利,遂世祀之。是为金山之神。谡封其后于任,黄帝之孙任己实归,其在唐虞,俱有封土。书缺不见。夏后氏之初封之庖,为姒姓,遾周之兴,武王复其后于宿,后有密宿须句颛臾,邑于泲上,实典太昊之祀,以为东蒙主。是以季氏将伐颛臾,而孔子伤之。而宿之后则兴于宋,俱不复见。
〈注〉庄公十年也

炎帝戏,戏生器,器生钜及伯陵,祝庸。祝庸为黄帝司徒,居于江水。生术嚣,兑首方颠,是袭土壤。生条及句龙。句龙生垂及信。垂生噎鸣,是为伯夷,为虞心吕,且功于水,封吕。生岁,十二泰岳,袭吕,馀列申许。周初复泰岳后,于申。既申伯入卿,而楚蚀其壤。宣王开元,舅申伯于谢,武王得泰岳后文叔,绍之许,灵公徙叶,悼公迁城父,曰焦夷,二十有四世,郑灭之。
〈注〉昭九年,书许迁于夷。周纪谓武王封之焦,非也。昭十八年,迁析。定四年,迁容城。定六年,游吉灭许,以许男归,一作斯蘧。然哀元年,许男与楚围蔡,盖国灭而君在。说者以为复立之也,非矣。

黄帝有熊氏次妃嫫母,儿恶德充,帝内之,是生苍林,禺阳。禺阳最少,受封于任,为任姓。谢章,舒洛,昌锲,终泉,卑禺,皆任分也。后各以国令氏,禺号生禺京,徭梁,儋人。徭梁生番禺,番禺是始为舟。生奚仲,奚仲生吉光,是主为车。建侯于薛。又十二世,仲虺为汤左相,始分任祖已七世,成迁为挚,有女归周,是诞文王。逮武之世,复薛侯,后灭于楚。武王克商,求封帝之裔于葪,以复锲。
〈注〉太戊时,臣扈。武丁时,祖己。皆国薛。杜云历三代六十四世。齐威公时,尝绌为伯。

周兴,封少昊氏之后于祁。
〈注〉《潜夫论》:武王封少昊后,盖古帝后皆封矣。按周封杞宋为二王后,并陈以备三恪。左氏说者,更以黄帝尧舜为三恪,而少昊不预。

帝颛顼高阳氏,姓,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晏安封,姓朱娄,驺绎倪莒,小朱根牟,皆分也。武王得挟复封之。朱曰朱娄黎子国也。西伯戡黎,武王复以封汤后。 帝尧陶唐氏,取富宜氏,曰皇。生朱,庶弟九其封于留者,为留氏。后有留累,以豢龙事夏,引甲赐之氏曰御龙,以更飂董之后。既迁于鲁,商居大夏,为唐氏,御氏,扰氏,扰龙氏。至周,封帝后于铸,铸祝是分侯,于随为铸氏,祝氏,随氏,既更累之裔于方城,为唐公。楚并唐,其徙杜者为杜氏,唐杜氏,屠氏,唐孙氏,李氏。
〈注〉周有铸侯达臧,宣叔取于铸者,礼传皆作祝声同转。

武王始封鬻熊之后熊绎于楚。
《史记·楚世家》: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其长一曰昆吾;二曰参胡;三曰彭祖;四曰会人;五曰曹姓;六曰季连,芈姓,楚其后也。昆吾氏,夏之时尝为侯伯,桀之时汤灭之。彭祖氏,殷之时尝为侯伯,殷之末世灭彭祖氏。季连生附沮,附沮生穴熊。其后中微,或在中国,或在蛮夷,弗能纪其世。周文王之时,季连之苗裔曰鬻熊。鬻熊子事文王,蚤卒。其子曰熊丽。熊丽生熊狂,熊狂生熊绎。熊绎当周文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楚子熊绎与鲁公伯禽、卫康叔子牟、晋侯燮、齐太公子吕伋俱事成王。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姬姓,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伯禹定荆州,季芈实居其地。生附叙始封于熊,故其子为穴熊,荆楚名也。夏有楚狐父厥后鬻熊子者,师臣西伯成王时,熊氏畔,乃复封子绎于荆,居丹阳,是为楚十七世。通祈周显号事抑,乃自称之。子赀迁郢。及魏为秦诈,留子横,徙陈凡二十有五世,而秦灭之。濮罗归越宾滇麋芈蛮,皆芈分也。
〈注〉附叙史作附沮,大戴附沮氏,产穴熊季芈,即季连芈姓也。
穆王元年,命辛伯馀靡。
《竹书纪年》:元年己未春正月,王即位,胙昭公。命伯馀靡。
穆王十六年,造父始封于赵。
《史记·赵世家》:赵氏之先,与秦共祖。至中衍,为帝太戊御。其后世蜚廉有子二人,而命其一子曰恶来,事纣,为周所杀,其后为秦。恶来弟曰季胜,其后为赵。季胜生孟增。孟增幸于周成王,是为宅皋狼。皋狼生衡父,衡父生造父。造父幸于周缪王。造父取骥之乘匹,与桃林盗骊、骅骝、绿耳,献之缪王。缪王使造父御,西巡狩,见西王母,乐之忘归。而徐偃王反,缪王日驰千里马,攻徐偃王,大破之。乃赐造父以赵城,由此为赵氏。
《竹书纪年》:穆王十六年,王命造父始封于赵。按《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匽姓。伯翳封费,生大廉,若木,恩成。大廉事夏后启,为鸟俗氏,后有孟亏,仲衍。仲衍臣商太戊,其裔戎胥轩,纳郦山氏,生仲潏。仲潏生处父,处父健步是为蜚廉。生革暨季胜,胜三世造父封赵。
孝王十三年,封非子为附庸邑之秦。
《史记·秦本纪》: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女修织,元鸟陨卵,女修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取少典之子,曰女华。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已成,帝锡元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费为辅。帝舜曰:咨尔费,赞禹功,其赐尔皂游。尔后嗣将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费拜受,佐舜调驯鸟兽,鸟兽多驯服,是为柏翳。舜赐姓嬴氏。大费生子二人:一曰大廉,实鸟俗氏;二曰若木,实费氏。其元孙曰费昌,子孙或在中国,或在夷狄。费昌当夏桀之时,去夏归商,为汤御,以败桀于鸣条。大廉元孙曰孟戏、中衍,鸟身人言。帝太戊闻而卜之使御,吉,遂致使御而妻之。自太戊以下,中衍之后,遂世有功,以佐殷国,故嬴姓多显,遂为诸侯。其元孙曰中潏,在西戎,保西垂。生蜚廉。蜚廉生恶来。恶来有力,蜚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纣。周武王之伐纣,并杀恶来。是时蜚廉为纣石北方,还,无所报,为坛霍太山而报,得石棺,铭曰帝令处父不与殷乱,赐尔石棺以华氏。死,遂葬于霍太山。蜚廉复有子曰季胜。季胜生孟增。孟增幸于周成王,是为宅皋狼。皋狼生衡父,衡父生造父。造父以善御幸于周缪王,得骥、温骊、骅骝、騄耳之驷,西巡狩,乐而忘归。徐偃王作乱,造父为缪王御,长驱归周,一日千里以救乱。缪王以赵城封造父,造父族由此为赵氏。自蜚廉生季胜以下五世至造父,别居赵。赵衰其后也。恶来革者,蜚廉子也,早死。有子曰女防。女防生旁皋,旁皋生太几,太几生大骆,大骆生非子。以造父之宠,皆蒙赵城,姓赵氏。非子居犬丘,好马及畜,善养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马于汧渭之间,马大蕃息。孝王欲以为大骆适嗣。申侯之女为大骆妻,生子成为适。申侯乃言孝王曰:昔我先郦山之女,为戎胥轩妻,生中潏,以亲故归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复与大骆妻,生适子成。申骆重婚,西戎皆服,所以为王。王其图之。于是孝王曰:昔柏翳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赐姓嬴。今其后世亦为朕息马,朕其分土为附庸。邑之秦,使复续嬴氏祀,号曰秦嬴。亦不废申侯之女子为骆适者,以和西戎。秦嬴生秦侯。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匽姓。伯翳封费,生大廉,若木,恩成。大廉事夏后启,为鸟俗氏。后有孟亏,仲衍。仲衍臣太戊,其裔戎胥轩内郦山氏,生仲潏。仲潏生处父。处父健步,是为蜚廉。生革暨季胜,革五世曰非子,孝王封之秦谷,使复嬴氏。
平王元年,命秦为诸侯,赐以岐丰之地,复封其子于梁。
《史记·秦本纪》:襄公元年,以女弟缪嬴为丰王妻。襄公二年,戎围犬丘,世父世父击之,为戎人所虏。岁馀,复归世父。七年春,周幽王用褒姒废太子,立褒姒子为适,数欺诸侯,诸侯叛之。西戎犬戎与申侯伐周,杀幽王郦山下。而秦襄公将兵救周,战甚力,有功。周避犬戎难,东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曰:戎无道,侵夺我岐、丰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地。与誓,封爵之。襄公于是始国,与诸侯通使聘享之礼,乃用骝驹、黄牛、羝羊各三,祠上帝西畤。
《路史》:非子五世襄公,勤于平王,锡之岐丰,以为侯。王功秦仲既国襄,而复录其少子康,使有夏阳,为梁伯。
惠王十年冬,王使召伯廖赐齐侯命。
《春秋》:庄公二十七年。 按《左传》:二十七年冬,王使召伯廖赐齐侯命,且请伐卫,以其立子颓也。
《史记·周本纪》:惠王十年,赐齐桓公为伯。
惠王二十四年,封郳犁来为小邾子。
《春秋》:庄公五年注,郳附庸国也。东海昌虑县东北,有郳城,犁来名,未受爵命,为诸侯,传发附庸,称名例也。其后数从齐桓,以尊周室,王命以为小邾子。 按僖公七年注,小邾子来朝,始得王命而来朝也。邾之别封故曰小邾。
威烈王二十三年,命韩赵魏为诸侯。
《史记·周本纪》云云。 按《韩世家》:韩之先与周同姓,姓姬氏。其后苗裔事晋,得封于韩原,曰韩武子。武子后三世有韩厥,从封姓为韩氏。韩厥,晋景公之三年,晋司寇屠岸贾将作乱,诛灵公之贼赵盾。赵盾已死矣,欲诛其子赵朔。韩厥止贾,贾不听。厥告赵朔令亡。朔曰:子必能不绝赵祀,死不恨矣。韩厥许之。及贾诛赵氏,厥称疾不出。程婴、公孙杵臼之藏赵孤赵武也,厥知之。景公十一年,厥与郤克将兵八百乘伐齐,败齐顷公于鞍,获逢丑父。于是晋作六卿,而韩厥在一卿之位,号为献子。晋景公十七年,病,卜大业之不遂者为祟。韩厥称赵成季之功,今后无祀,以感景公。景公问曰:尚有世乎。厥于是言赵武,而复与故赵氏田邑,续赵氏祀。晋悼公之十年,韩献子老。献子卒,子宣子代。宣子徙居州。晋平公十四年,吴季札使晋,曰:晋国之政卒归于韩、魏、赵矣。晋顷公十二年,韩宣子与赵、魏共分祁氏、羊舌氏十县。晋定公十五年,宣子与赵简子侵伐范、中行氏。宣子卒,子贞子代立。贞子徙居平阳。贞子卒,子简子代。简子卒,子庄子代。庄子卒,子康子代。康子与赵襄子、魏桓子共败知伯,分其地,地益大,大于诸侯。康子卒,子武子代。武子二年,伐郑,杀其君幽公。十六年,武子卒,子景侯立。景侯虔元年,伐郑,取雍丘。二年,郑败我负黍。六年,与赵、魏俱得列为诸侯。
《赵世家》:襄子姊前为代王夫人。简子既葬,未除服,北登夏屋,请代王。阴击杀之,遂兴兵平代地。以代封伯鲁子周为代成君。伯鲁者,襄子兄,故太子。太子蚤死,故封其子。襄子娶空同氏,生五子。襄子为伯鲁之不立也,不肯立子,且必欲传位与伯鲁子代成君。成君先死,乃取代成君子浣立为太子。襄子立三十三年卒,浣立,是为献侯。献侯少即位,治中牟。襄子弟桓子逐献侯,自立于代,一年卒。国人曰桓子立非襄子意,乃共杀其子而复迎立献侯。十三年,城平邑。十五年,献侯卒,子烈侯籍立。烈侯六年,魏、韩、赵皆相立为诸侯,追尊献子为献侯。按《魏世家》:魏文侯元年,秦灵公之元年也。与韩武子、赵桓子、周威王同时。六年,城少梁。十三年,使子击围繁、庞,出其民。十六年,伐秦,筑临晋元里。十七年,伐中山,使子击守之,赵仓唐傅之。西攻秦,至郑而还,筑雒阴、合阳。二十二年,魏、赵、韩列为诸侯。
《路史》:造父七世叔带,隶晋,九世而武立。又六世籍始命,复再世而析晋,三世主父益大,又五世邯郸没,秦诸大夫立嘉于代。
安王十六年,命田和为齐侯。
《史记·齐太公世家》:康公十九年,田常曾孙田和始为诸侯,迁康公海滨。二十六年,康公卒,吕氏遂绝其祀。田氏卒有齐国,为齐威王,彊于天下。按《田敬仲完世家》:陈完者,陈厉公佗之子也。完生,周太史过陈,陈厉公使卜完,卦得观之否:是为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此其代陈有国乎。不在此而在异国乎。非此其身也,在其子孙。若在异国,必姜姓。姜姓,四岳之后。物莫能两大,陈衰,此其昌乎。厉公者,陈文公少子也,其母蔡女。文公卒,厉公兄鲍立,是为桓公。桓公与佗异母。及桓公病,蔡人为佗杀桓公鲍及太子免而立佗,为厉公。厉公既立,娶蔡女。蔡女淫于蔡人,数归,厉公亦数如蔡。桓公之少子林怨厉公杀其父与兄,乃令蔡人诱厉公而杀之。林自立,是为庄公。故陈完不得立,为陈大夫。厉公之杀,以淫出国,故春秋曰蔡人杀陈佗,罪之也。庄公卒,立弟杵臼,是为宣公。宣公十一年,杀其太子禦寇。禦寇与完相爱,恐祸及己,故奔齐。齐桓公欲使为卿,辞曰:羁旅之臣得免负担,君之惠也,不敢当高位。桓公使为工正。齐懿仲欲妻完,卜之,占曰:是为凤凰于蜚,和鸣锵锵。有妫之后,将育于姜。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卒妻完。完之奔齐,齐桓公立十四年矣。完卒,谥为敬仲。仲生稚孟夷。敬仲之如齐,以陈字为田氏。田稚孟夷生湣孟庄,田湣孟庄生文子须无。田文子事齐庄公。晋之大夫栾逞作乱于晋,来奔齐,齐庄公厚客之。晏婴与田文子谏,庄公弗听。文子卒,生桓子无宇。田桓子无宇有力,事齐庄公,甚有宠。无宇卒,生武子开与釐子乞。田釐子乞事齐景公为大夫,其收赋税于民以小斗受之,其粟予民以大斗,行阴德于民,而景公弗禁。由此田氏得齐众心,宗族益彊,民思田氏。晏子数谏景公,景公弗听。已而使于晋,与叔向私语曰:齐国之政卒归于田氏矣。晏婴卒后,范、中行氏反晋。晋攻之急,范、中行请粟于齐。田乞欲为乱,树党于诸侯,乃说景公曰:范、中行数有德于齐,齐不可不救。齐使田乞救之而输之粟。景公太子死,后有宠姬曰芮子,生子荼。景公病,命其相国惠子与高昭子以子荼为太子。景公卒,两相高、国立荼,是为晏孺子。而田乞不说,欲立景公佗子阳生。阳生素与乞欢。晏孺子之立也,阳生奔鲁。田乞伪事高昭子、国惠子者,每朝代参乘,言曰:始诸大夫不欲立孺子。孺子既立,君相之,大夫皆自危,谋作乱。又绐大夫曰:高昭子可畏也,及未发先之。诸大夫从之。田乞、鲍牧与大夫以兵入公室,攻高昭子。昭子闻之,与国惠子救公。公师败。田乞之众追国惠子,惠子奔莒,遂反杀高昭子。晏孺子奔鲁。田乞使人之鲁,迎阳生。阳生至齐,匿田乞家。请诸大夫曰:常之母有鱼菽之祭,幸而来会饮。会饮田氏。田乞盛阳生橐中,置坐中央。发橐,出阳生,曰:此乃齐君矣。大夫皆伏谒。将盟立之,田乞诬曰:吾与鲍牧谋共立阳生也。鲍牧怒曰:大夫忘景公之命乎。诸大夫欲悔,阳生乃顿首曰:可则立之,不可则已。鲍牧恐祸及己,乃复曰:皆景公之子,何为不可。遂立阳生于田乞之家,是为悼公。乃使人迁晏孺子于骀,而杀孺子荼。悼公既立,田乞为相,专齐政。四年,田乞卒,子常代立,是为田成子。鲍牧与齐悼公有郤,弑悼公。齐人共立其子壬,是为简公。田常成子与监止俱为左右相,相简公。田常心害监止,监止幸于简公,权弗能去。于是田常复修釐子之政,以大斗出贷,以小斗收。齐人歌之曰:妪乎采𦬊,归乎田成子。齐大夫朝,御鞅谏简公曰:田、监不可并也,君其择焉。君弗听。子我者,监止之宗人也,常与田氏有郤。田氏疏族田豹事子我有宠。子我曰:我欲尽灭田氏适,以豹代田氏宗。豹曰:臣于田氏疏矣。不听。已而豹谓田氏曰:子我将诛田氏,田氏弗先,祸及矣。子我舍公宫,田常兄弟四人乘如公宫,欲杀子我。子我闭门。简公与妇人饮檀台,将欲击田常。太史子馀曰:田常非敢为乱,将除害。简公乃止。田常出,闻简公怒,恐诛,将出亡。田子行曰:需,事之贼也。田常于是击子我。子我率其徒攻田氏,不胜,出亡。田氏之徒追杀子我及监止。简公出奔,田氏之徒追执简公于徐州。简公曰:早从御鞅之言,不及此难。田氏之徒恐简公复立而诛己,遂杀简公。简公立四年而杀。于是田常立简公弟骜,是为平公。平公即位,田常为相。田常既杀简公,惧诸侯诛己,乃尽归鲁、卫侵地,西约晋、韩、魏、赵氏,南通吴、越之使,修功行赏,亲于百姓,以故齐复定。田常言于齐平公曰:德施人之所欲,君其行之;刑罚人之所恶,臣请行之。行之五年,齐国之政皆归田常。田常于是尽诛鲍、晏、监止及公族之彊者,而割齐自安平以东至琅邪,自为封邑。封邑大于平公之所食。田常乃选齐国中女子长七尺以上为后宫,后宫以百数,而使宾客舍人出入后宫者不禁。及田常卒,有七十馀男。田常卒,子襄子盘代立,相齐。常谥为成子。田襄子既相齐宣公,三晋杀知伯,分其地。襄子使其兄弟宗人尽为齐都邑大夫,与三晋通使,且以有齐国。襄子卒,子庄子白立。田庄子相齐宣公。宣公四十三年,伐晋,毁黄城,围阳狐。明年,伐鲁、葛及安陵。明年,取鲁之一城。庄子卒,子太公和立。田太公相齐宣公。宣公四十八年,取鲁之郕。明年,宣公与郑人会西城。伐卫,取毋丘。宣公五十一年卒,田会自廪丘反。宣公卒,子康公贷立。贷立十四年,淫于酒妇人,不听政。太公乃迁康公于海上,食一城,以奉其先祀。明年,鲁败齐平陆。三年,太公与魏文侯会浊泽,求为诸侯。魏文侯乃使使言周天子及诸侯,请立齐相田和为诸侯。周天子许之。康公之十九年,田和立为齐侯,列于周室,纪元年。齐侯太公和立二年,和卒,子桓公午立。
《通鉴纲目》:安王十六年,初命齐田和为诸侯。

秦制,设爵二十等以赏功劳。
《通典》:秦制,爵二十等以赏功劳。二十、彻侯。
〈注〉后汉志曰:彻侯,金印紫绶,功大者食县,小者食乡、亭,得臣其所食吏民。后避汉武帝讳,改曰通侯,或曰列侯。

十九、关内侯。
〈注〉颜师古曰:言有侯号而居京畿,无国邑也。荀绰百官表注曰:时六国未平,将帅皆家关中,故以为号。刘昭曰:关内侯无土,寄食在所县,民租多少,各有户数为限。如淳释曰:列侯出关就国也。但爵其身,有家累者,与之关内之邑,食其租税。又有伦侯,建成侯赵亥、昌武侯冯无择是也。但有封名,而无
食邑。

十八、大庶长。
〈注〉刘昭曰:自左庶长以上至大庶长,皆将军也。所将庶人更卒,故以为。大庶长即大将军也,左右庶长即左右偏裨也。

十七、驷车庶长。
〈注〉言乘驷马之车而为众庶之长。

十六、大上造。
〈注〉言皆主上造之士。

十五、少上造,十四、右更。
〈注〉言主令领更卒,部其役事。

十三、中更,十二、左更,十一、右庶长。
〈注〉言为众列之侯。

十、左庶长,九、五大夫。
〈注〉大夫之尊者也。刘昭曰:自公士至五大夫,皆军吏也。

八、公乘。
〈注〉言得乘公家之车也。刘昭曰:自吏民爵不得过公乘,过者得贳与子若同产。然则公乘者,军吏之爵最尊者。

七、公大夫。
〈注〉与下同。

六、官大夫。
〈注〉加官公者,示稍尊也,亦谓之国大夫。

五、大夫。
〈注〉列位从大夫。

四、不更。
〈注〉言不预更卒之事。

三、簪袅。
〈注〉以组带马曰袅。簪袅者,主饰此马。

二、上造。
造,成也,言有成命于上。

一、公士。
〈注〉言有爵命,异于士卒。刘昭曰:步卒之有爵为士者也。战国之际,秦项之间,权设班宠,有加赐邑君者,盖假其位号,或空受其爵耳。则田婴为靖郭君,白起为武安君,魏冉弟为华阳君,秦昭王弟为泾阳君及高陵君,蔡泽为刚成君,其后项梁为武信君,陈馀为成安君,李左车为广武君之类是也。至汉尤多,盖在封爵之外,别加为美号也。
始皇帝二十六年,始罢封建之制,分天下为三十六郡。
《史记·始皇本纪》:二十六年,丞相绾等言:诸侯初破,燕、齐、荆地远,不为置王,毋以镇之。请立诸子,唯上幸许。始皇下其议于群臣,群臣皆以为便。廷尉李斯议曰: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众,然后属疏远,相攻击如仇雠,诸侯更相诛伐,周天子弗能禁止。今海内赖陛下神灵一统,皆为郡县,诸子功臣以公赋税重赏赐之,甚足易制。天下无异意,则安宁之术也。置诸侯不便。始皇曰:天下共苦战斗不休,以有侯王。赖宗庙,天下初定,又复立国,是树兵也,而求其宁息,岂不难哉。廷尉议是。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郡置守、尉、监。更名民曰黔首。
《通鉴纲目》:始皇帝二十六年,初并天下,更号皇帝,分天下为三十六郡,销兵器,一法度,徙豪杰于咸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