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二十九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一
  上古〈颛顼高阳氏一则 帝喾高辛氏一则〉
  陶唐氏〈帝尧一则〉
  有虞氏〈帝舜一则〉
  夏后氏〈帝禹一则 帝启二则 帝仲康二则 帝槐一则 帝孔甲一则 帝皋一则〉
  商〈帝祖乙一则 帝盘庚一则 帝祖甲一则 帝高宗一则 帝武乙二则 帝太丁二则 帝乙一则 帝辛二则〉

官常典第一百二十九卷

勋爵部汇考一

上古

颛顼高阳氏,初封帝喾于辛,及允格于鄀,台骀于汾川。
《路史》:帝喾高辛氏,姬姓,曰喾,一曰逡。喾之字曰亡斤,黄帝氏之子,曰元枵之后也。父侨极,取阵丰氏曰裒,履大迹而生喾。方喾之生,握裒莫觉,生而神异,自言其名,遂以名方颐,庞覭珠庭,仳齿戴干,厥德神灵,厥行祗肃,年十有五,而佐高阳氏,受封于辛,为侯国。高阳崩而喾是立,以木纪德。
〈注〉《元命苞》云:帝喾戴干,是谓清明发节,移度盖像。招摇注云:干,楯也。招摇为天戈,戈楯相副,戴之像,见天中以为表干。或作辛,古辛干二字相似。

小昊青阳氏,次妃生般为弓正,是制弓矢,主祀弧星,封于尹城,世掌官职,尹耆事唐为尹氏,有子曰昧,为元冥师,是生允格,台骀俱臣,高阳骀宣,汾洮障大泽,封于汾川,沈姒蓐黄实守其祀。允格封鄀,有子鄀姓,虞帝投之幽州,是为阴戎之祖。
〈注〉《寰宇记》世本:鄀允姓国。
帝喾高辛氏,封黎之弟于吴。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姬姓,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犁为祝融,淳曜敦芒天,明地德,临照四海,是食火土生,长琴及噎噎处西极,以行日月,太子长琴居于摇山,实始乐风。犁卒,帝喾以回代之。回食于吴,是曰吴回。帝喾高辛氏,姬姓命,犁为火正,火纪昭融,而世赖之。建其继世,失遗其业守,乃命弟回嗣厥职,昭显天地之光,以生柔嘉材,爰封之吴。

陶唐氏

帝尧封四岳于吕,陶于皋,益于梁,鲧为崇伯,禹继鲧治水,封于有夏。
《国语》:周太子晋曰:伯禹念前人之非度,釐改制量,象物天地,比类百则,仪之于民,而度之于群生,共之从孙四岳佐之,高高下下,疏川导滞,钟水丰物,封崇九山,决汨九川,陂障九泽,丰殖九薮,汨越九原,宅居九隩,合通四海。故天无伏阴,地无散阳,水无沈气,火无灾燀,神无间行,民无淫心,时无逆数,物无害生。帅象禹之功,度之于轨仪,莫非嘉绩,克厌帝心。皇天嘉之,胙以天下,赐姓曰姒、氏曰有夏,谓其能以嘉祉殷富生物也。胙四岳国,命为侯伯,赐姓曰姜、氏曰有吕,谓其能为禹股肱心膂,以养物丰民人也。
《史记·秦本纪》: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脩。织,元鸟陨卵,女脩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取少典之子,曰女华。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已成,帝锡元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费为辅。帝舜曰:咨尔费,赞禹功,其赐尔皂游。尔后嗣将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费拜受,佐舜调驯鸟兽,鸟兽多驯服,是为柏翳。舜赐姓嬴氏。
〈注〉此即秦、赵之祖,嬴姓之先,一名伯翳,尚书谓之伯益,系本、汉书谓之伯益是也。寻检史记上下诸文,伯翳与伯益是一人不疑。而陈杞世家即叙伯翳与伯益为二,未知太史公疑而未决耶。抑亦谬误尔。

《齐世家》:太公吕尚者,东海上人。其先祖尝为四岳,佐禹平水土甚有功。虞夏之际封于吕,或封于申,姓姜氏。夏商之际,申、吕或封枝庶子孙,或为庶人。
〈注〉徐广曰吕在南阳宛县西

《竹书纪年》:帝尧六十一年,命崇伯鲧治河。六十九年,黜崇伯鲧。
《路史》:炎帝戏,戏生器,器生钜及伯陵、祝庸。祝庸为黄帝司徒,居于江水,生术嚣,兑首方颠,是袭土壤,生条及句龙,句龙生垂及信,垂生噎鸣,是为伯夷,为虞心吕,且功于水封,吕生岁,十二泰岳袭吕,馀列申许。周初,复泰岳后于申。暨申伯入卿,而楚蚀其壤,宣王开元舅申伯于谢,吕侯为穆王司寇,训夏赎刑后曰甫,初入于楚。商周之际有吕渭,字子牙,居东海之滨。文王见之,遂成周业,是为太公望。师尚父,成王封之营陵曰齐。 小昊青阳氏裔子,取高阳氏之女,曰修,生大业,大业取少典氏女,曰华,生繇,繇生马喙,忠信疏通,而敏事,渔于雷泽,虞帝求旃,以为士师。繇一振褐而不仁者,远乃立犴狱,造科律,听狱,执中,为虞之氏,而天下亡冤。封之于皋,是曰皋陶。 颛顼高阳氏,姬姓,娶邹屠氏,邹屠氏有女,履龟不践,帝内之,是生禹祖。及梦八人,苍舒,伯益,梼演,大临,庞江,霆坚,中容,叔达,是为八凯。伯益之字隤敱,为唐泽虞,是为百虫将军,佐禹治水,封之于梁。舜禅禹,禹巽于益辞焉。年过二百,南梁大敖梁之析也。 尧封禹高密,以处于栎,是为有夏,曰夏伯。 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匽姓,伯翳封费,生大廉,若木,恩成。大廉事夏后启,为鸟俗氏。
《通鉴前编》:伯益即伯翳,秦声以入为去,故谓益为翳也。字有四声,古多转用。太史公见孟子之言益也,则《五帝本纪》言益,见《秦记》之为翳也。则《秦本纪》从翳,盖疑而未决也。疑而未决,故于《陈杞世家》末又言垂益夔龙,不知所封,则遂谬矣。胡不合二书而思之乎。夫《秦记》不烧,太史公所据以纪秦者也。《秦纪》所谓佐禹治水,岂非书所谓随山刊木,暨益奏庶鲜食者乎。所谓驯服鸟兽,岂非书所谓益作朕虞,若于上下鸟兽者乎。其事同,其声同,而独以二书字异,乃析一人而二之,可谓误矣。罗氏《路史》直以益翳为二人,又以伯翳为皋陶之子,则嬴郾李三姓无辩矣。且楚人灭六之时,秦方盛于西,徐延于东,赵基于晋,使伯翳果皋之子,臧文仲安得云皋陶不祀乎。又以益为高阳氏之才子,隤敱至夏启时,则二百有馀岁矣。夫尧老而舜摄,舜耄期而荐禹,岂有禹且老而荐二百岁之益,以为身后之计乎。此非事实,不可以不辩。

《通志》:是时,龙门未开,吕梁未发,河出孟门,江淮通流,无有平原高阜。故曰洪水滔天,怀山襄陵。尧忧民之忧,而求治水者。群臣四岳望举高阳氏之子伯鲧。尧封鲧为崇伯,使之治水。
《通鉴前编》《外纪》云:戏生器,器生祝融,为黄帝司徒。祝融生术嚣,术嚣生勾龙,为颛顼后土。能平九州,辩土地之宜,以教兆民,后世祀之,以配社。勾龙生垂,垂为尧共工,实生伯夷,封于吕,为舜四岳,其后吕尚佐周有功,周封于齐。 骆氏曰:皋陶乃少昊之后。初,陶渔于雷泽,虞舜求旃,以为圭师,造律执中,封于皋,为皋陶。陶之子封偃,为偃姓。

有虞氏

帝舜申锡群后,封黄帝之后,十有九侯伯,封豢龙氏于鬷川。
《诗经·大雅》:厥初生民,时维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诞弥厥月,先生如达,不坼不副,无菑无害,以赫厥灵,上帝不宁,不康禋祀,居然生子,诞寘之隘巷,牛羊腓字之,诞寘之平林,会伐平林,诞寘之寒冰,鸟覆翼之,鸟乃去矣,后稷呱矣,实覃实吁,厥声载路,诞实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蓺之荏菽,荏菽旆旆,禾役穟穟,麻麦幪幪,瓜瓞唪唪,诞后稷之穑,有相之道,茀厥丰草,种之黄茂,实方实苞,实种实褒,实发实秀,实坚实好,实颖实栗,即有邰家室,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穈维𦬊,恒之秬秠,是穫是亩,恒之穈𦬊,是任是负,以归肇祀,诞我祀如何,或舂或揄,或簸或蹂,释之叟叟,烝之浮浮,载谋载惟,取萧祭脂,取羝以軷,载燔载烈,以兴嗣岁,卬盛于豆,于豆于豋,其香始升,上帝居歆,胡臭亶时,后稷肇祀,庶无罪悔,以迄干今。
〈传〉邰,姜嫄之国也。尧见天,因邰而生后稷,故国后稷于邰,命使事天,以显神顺天命耳。〈笺〉以此成功,尧改封于邰,就其成国之,家室无变更也。〈疏〉此邰为后稷之母家,其国当自有君。所以得封后稷者,或时君绝灭,或迁之他所也。郑以姜嫄之夫,先为二王之后,是先有国,故言改封。其封早晚亦无明文。《中候握河纪》云:尧即政七十年,受《河图》,其末云:斯封稷契皋陶,赐姓号。注云,或云七十二年,斯此封三臣,止言封号,不道其时,即封此言成功,盖治水毕后,地平天成之时也。稷之功实在尧世,其封于邰,必是尧之封矣。故此笺及传,皆以为尧。《周本纪》云:禹封弃于邰,号曰后稷。以后稷之号,亦起舜时,其言不可信也。

《商颂·元鸟篇》:天命元鸟,降而生商。
〈笺〉鳦遗卵,娀氏之女简狄吞之,而生契,为尧司徒。有功,封商。尧知其后将兴,又锡其姓焉。
《长发篇》:浚哲维商,长发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
方,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
〈笺〉帝,黑帝也。禹敷下土之时,有娀氏之国,亦始广大,有女简狄,吞鳦卵而生契。尧封之于商。

元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率履不越,遂视既发。
〈笺〉始,尧封之商为小国。舜之末年,乃益其土地,为大国,皆能达其教令。〈疏〉知尧封为小国,舜益为大国者,《中候握河纪》说:尧云斯封稷契皋陶,赐姓号,是尧封之也。考河命说舜之事,云褒赐群臣,赏爵有功。稷契皋陶益土地,是舜益地为大国也。自殷以上大国百里。

《左传》:昭公二十九年,晋蔡墨曰:古者畜龙,故国有豢龙氏,有御龙氏,献子曰:是二氏者,吾亦闻之,而不知其故,是何谓也。对曰: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实,甚好龙,能求其耆欲以饮食之,龙多归之,乃扰畜龙以服事帝舜,帝赐之姓。曰董氏。曰豢龙,封诸鬷川,鬷夷氏其后也。故帝舜氏世有畜龙。
〈注〉飂,古国也。叔安,其君名。豢龙,官名。官有世功,则以官氏,鬷水上夷皆董姓。

《史记·殷本纪》:契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契兴于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于百姓,百姓以平。按《周本纪》:帝尧,举弃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曰:弃,黎民始饥,尔后稷播时百谷。封弃于邰,号曰后稷,别姓姬氏。后稷之兴,在陶唐、虞、夏之际,皆有令德。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以六月六日,拆左而三人生,剖右而三人出。樊为己姓,封昆吾。昆吾为夏伯,主顾温苏扈廖董诸斟,祝产皆己分也。廖有叔安别封于董,董父以豢龙事虞,封于鬷川,又别为鬷夷,更为关龙,廖董。关龙则夏灭之,鬷则商灭之。 帝喾高辛氏上妃有骀氏,曰姜嫄,清净专一,好稼穑,衣帝衣,履帝敏居期而生弃,弃惟元子,披颐象亢,弃之,每异,嫄乃收之,爰名曰弃,而字之曰度辰。性敷而仁,戏惟稷黍,长研耕稼,为唐天官。及事虞夏,以耕织为本。虞帝乃国之漦,号后稷,次妃有娀氏曰简狄,生𥜿。𥜿,契也。聪明而仁。尧命司徒,使布五教,而民辑。及虞不废是,以受商,赐姓子氏,商人谓之元王子。昭明,居砥石,生相土克承商业,始居商丘,出长诸侯,威武烈烈。至孙冥为司空,世事虞夏,十有二世,而汤遂兴。 有虞氏作封黄帝之后,一十有九侯伯,其得资者,为资氏氏,得郮者为郮氏辅氏,得虔者为虔氏,得寇者为寇氏,口引氏,刘氏。国于郦者,为郦氏,俪氏,食其氏,侍其氏。国于翟者,为翟氏,籴氏,狄氏。于詹者为詹氏,自詹移葛则为葛氏,詹葛氏。 帝舜有虞氏,申锡群后,封弃百里之骀,赐姓妘氏。封契七十里之商,赐姓子氏。迁伯禹夏,赐姓姒氏。皆益命以为公,皋陶能刑于封之皋,而益涤鸿奏庶鲜食于封之梁,伯夷次禹,能礼于神,爰封之吕。

夏后氏

帝禹封太昊之后于庖,皋陶之后于英,六伯翳于费,奚仲于薛,封怡以绍列山氏而居,相土于商。
《左传》:定公元年,薛宰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为夏车正,奚仲迁于邳,仲虺居薛,以为汤左相。
〈注〉奚仲为夏禹掌车服,大夫仲虺奚仲之后。

《史记·夏本纪》:禹,封皋陶之后于英、六,或在许。
〈注〉《索隐》《地理志》云:安国六县,皋陶后偃姓所封国。英地阙,不知所在,以为黥布是其后也。《正义》曰英盖蓼也。《括地志》云:光州固始县,本春秋时蓼国。偃姓,皋陶之后也。《左传》云子燮灭。蓼,《太康地志》云蓼国先在南阳故县,今豫州郾县界故胡城是,后徙于此。《括地志》云:故六城在寿州安丰县南一百三十二里。春秋文五年,楚成大心灭之。《索隐》曰许在颍川。《正义》《括地志》云:故许城在许州许昌县南三十里,本汉许县,故许国也。

《路史》:黄帝应代,有风后为之相,因八卦说九宫以安营垒,次定万民之。黄帝灭蚩尤,徽猷多,本于后,尤北复以其轻剿其馀于辋谷,人赖其利,遂世祀之,是为金山之神。谡封其后,于任锡之己姓,黄帝之孙任己实归,其在唐虞,俱有封土。书缺不见。夏后氏之初,封之庖为姒姓。
〈注〉杜预《世族谱》亦有庖国,云夏同姓,或作包一也。

黄帝有熊氏次妃嫫母,儿恶德充,帝内之,是生苍林,禺阳。禺阳最少,受封于任,为任姓。谢章,舒洛,昌㓶,终泉,卑禺,皆任分也。后各以国令氏。禺号生禺,京徭梁,儋人。徭梁生番禺,番禺是始为舟,生奚仲。奚仲生吉光,是主为车,建侯于薛。
〈注〉定元年,薛宰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为夏车正。仲迁于邳,仲虺居薛,则仲亦居邳。

禹命任奚为车正,子吉光暨相土佐之,升物以时,五财皆良。乃创钩车,建绥旆,相土,始乘肇,用六马。于是登降有数,乃封奚仲于薛。 越在先时阏伯火正,实事唐虞。禹更以相土居之商,虚入为王官,出长诸侯,有勤于民,以食于味。 怡,姜国也。禹有天下,封怡以绍列山,是为默台。成汤之初,析之离支,是为孤竹。禹举咎陶而荐之,将畀之政,辞,乃封之六,其仲子克世使袭六,奉其祀。 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伯翳封费,生大廉、若木、恩成。若木事夏,袭翳之封,后有费昌,为汤御右。费仲事纣,其立于淮者,为嬴氏。夏世有调王命,以徐伯主淮夷,三十二世,君偃一,假仁义而宾国三十六,周王剡之而录其子,宗十一世,为吴所灭。仲甄事夏,封六,其后分英,俱为楚并。
〈注〉偃即康王,乃穆王时都城。记云:穆王西巡,闻其威德日远,遣楚师袭破,杀王偃。《后汉书》《七谏》《淮南子注》以为楚文灭之。楚文乃春秋时误。宗北走彭城,武原山,万众从之,因曰徐山。按蓼舒及舒蓼三国也,舒黄帝后任姓蓼,庭坚后姬姓,而舒蓼偃姓也。杜皆以为皋陶后,又以蓼为即舒蓼,失之。英六贰轸古皆皋地,并详国名记文。五年,楚灭之。《通典》《寰宇》六皋陶封世本,六为姬姓,非也。

《通鉴前编》:骆氏曰皋陶,乃少昊之后,四世而庭坚,则高阳氏之子,六乃皋陶之后,别有舒蓼。周宣王八年始灭。初,陶渔于雷泽,虞舜求旃,以为圭师,造律执中,封于皋,为皋陶。陶之子封偃,为偃姓。又有孙恩成,恩成其后世为理,以命族,至商纣时,理微,为翼隶,申吴伯弗合以死,取契和氏,逋难伊虚为李氏,其后世为伯阳父。
帝启封孟涂于丹,封大廉为鸟俗氏。
《路史》:商契之来孙曰:冥实喜水功,命为司空,勤其官而水死。孟涂敬职而能礼于神,爰封于丹。 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伯翳封费,生大廉,若木,恩成。大廉事夏后启,为鸟俗氏。
帝启二年,费侯益出就国。
《竹书纪年》:帝启二年,费侯伯益出就国。六年,伯益薨,祠之。
帝仲康封大彭之孙元哲于韦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娶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以六月六日,拆左而三人生,剖右而三人出。篯之字铿,封于彭,是为大彭彭祖,以斟雉养性,事放勋。夏之中兴,别封其孙元哲于韦,是为豕韦,迭为夏伯。
〈注〉《左传》言:孔甲以刘累更豕韦后矣。而《郑语》乃云:大彭豕韦为商伯。又曰:彭祖豕韦,则商灭之。则二国至商方盛,岂刘累迁鲁之后,而二国更复乎。然襄二十四年,范宣子言其祖,又云在商为豕韦氏,岂复封乎。不然,何两立也。

帝仲康六年,命昆吾作伯。
《史记·楚世家》: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拆剖而产焉。其长一曰昆吾。
〈注〉虞翻曰:昆吾名樊,为己姓,封昆吾。正义曰括地志云:濮阳县,古昆吾国也。昆吾在县西三十里,台在县西百步,即昆吾墟也。

《竹书纪年》:帝仲康六年,锡昆吾命作伯。
帝槐三十三年,封昆吾氏子于有苏。
《竹书纪年》云云。〈按《纪年》槐作芬,按《史记索隐》曰槐音回,系本作帝芬〉
帝孔甲元年,以刘累为御龙氏,更豕韦之后。
《左传》:襄公二十四年,晋,范宣子。曰:昔丐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
〈注〉御龙氏,刘累也。豕韦,国名。唐杜,二国名。殷末,豕韦国于唐,周成王灭唐,迁之于杜,为杜伯。〈疏〉《正义》曰:《郑语》云:祝融之后八姓,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又曰彭姓,彭祖豕韦,则商灭之矣。贾逵云:大彭豕韦为商伯,其后世失道,殷德复兴而灭之。然则商之初,豕韦国君为彭姓也。其后乃以刘累之,后代之亦不知,殷之何王灭彭姓而封累后也。昭公二十九年,传称夏王孔甲,嘉刘累,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则赐刘累身封豕韦,而此云在商为豕韦氏者杜,于彼注云刘累代彭姓之豕韦,是杜解刘累,及其后世再封豕韦之事。
昭公二十九年,秋,龙见于绛郊,魏献子问于蔡墨曰:
吾闻之,虫莫知于龙,以其不生得也。谓之知,信乎,对曰:人实不知,非龙实知,古者畜龙,故国有豢龙氏,有御龙氏,献子曰:是二氏者,吾亦闻之,而不知其故,是何谓也。对曰: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实,甚好龙,能求其耆欲以饮食之,龙多归之,乃扰畜龙以服事帝舜,帝赐之姓。曰董氏。曰豢龙,封诸鬷川,鬷夷氏其后也。故帝舜氏世有畜龙,及有夏孔甲,扰于有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获豢龙氏,有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飨之,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范氏其后也。献子曰:今何故无之,对曰:夫物物有其官,官修其方,朝夕思之,一日失职,则死及之,失官不食,官宿其业,其物乃止,若泯弃之,物乃坻服,郁湮不育,故有五行之官,是谓五官,实列受氏姓,封为上公,祀为贵神,社稷五祀,是尊是奉,木正曰句芒,火正曰祝融,金正曰蓐收,水正曰元冥,土正曰后土,龙,水物也。水官弃矣。故龙不生得。
〈注〉飂,古国也。叔安,其君名。豢龙,官名。官有世功,则以官氏,鬷水上夷,皆董姓更代也。以刘累代彭姓之豕韦,累寻迁鲁县,豕韦复国,至商而灭。累之后世,复承其国,为豕韦氏。在襄二十四年,不能致龙,故惧,迁鲁县,自贬退也。〈疏〉《正义》曰:传言以更豕韦之后,则豕韦是旧国,废其君以刘累代之。《郑语》云:祝融之后,八姓,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又云彭姓,彭祖,豕韦,则商灭之矣。如彼文豕韦之国,至商乃灭,于夏王孔甲之时,彭姓豕韦未全灭也。又下云刘累,惧而迁于鲁县,明是累迁之后,豕韦复国,至商乃灭耳。襄二十四年传,范宣子自言其祖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则刘累子孙复封豕韦,杜迹其事,知累之后世,更复其国为豕韦氏也。

《国语》:郑史伯对桓公曰:祝融能昭显天地之光明,以生柔嘉材者也,其后八姓于周未有侯伯。佐制物于前代者,昆吾为夏伯矣,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当周未有。己姓昆吾、苏、顾、温、董,董姓鬷夷、豢龙,则夏灭之矣。彭姓彭祖、豕韦、诸稽,则商灭之矣。秃姓舟人,则周灭之矣。妘姓邬、郐、路、偪阳,曹姓邹、莒,皆为采卫,或在王室,或在夷翟,莫之数也。而又无令闻,必不兴矣。斟姓无后。融之兴者,其在芈姓乎。
〈注〉大彭,陆终第三子曰篯,为彭姓,封于大彭,谓之彭祖。豕韦,彭姓之别封于豕韦者。殷衰,二国相继为商伯,其后世失道,殷复兴而灭之。鬷,董姓,己姓之别受氏为国者。飂,叔安之裔子曰董父,以扰龙服事帝舜,赐姓曰董氏,曰豢龙,封之鬷川。当夏之兴,别封鬷夷于孔甲前,而灭矣。

《史记·夏本记》:帝孔甲,好方鬼神,事淫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未得豢龙氏。陶唐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受豕韦之后。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
〈注〉贾逵曰刘累之后至商不绝,以代豕韦之后。祝融之后封于豕韦,殷武丁灭之,以刘累之后代之。

《晋世家》:成王立,唐有乱,周公诛灭唐。
〈注〉《正义》《括地志》云:故唐城在绛州翼城县西二十里,即尧裔子所封。《春秋》云夏孔甲时,有尧苗裔刘累者,以豢龙事孔甲,夏后嘉之,赐氏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之以食夏后;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夏后召孟别封刘累之孙于大夏之墟为侯。至周成王时,唐人作乱,成王灭之,而封太叔,更迁唐人子孙于杜,谓之杜伯,即范丐所云在周为杜唐氏。按:鲁县汝州鲁山县是。今随州枣阳县东南一百五十里上唐乡故城即。后子孙徙于唐。

《竹书纪年》:夏帝孔甲元年,废豕韦氏,使累豢龙。按《路史》:帝尧陶唐氏,取富宜氏曰皇,生朱,庶弟九,其封于留者,为留氏。后有刘累,以豢龙事夏,引甲赐之氏,曰御龙,以更飂董之后。既迁于鲁,商居大夏,为唐氏,御氏,扰氏,扰龙氏。至周,封帝后于铸,铸祝是分侯于随,为铸氏,祝氏,随氏,既更累之裔于方城,为唐公。楚并唐,其从杜者为杜氏,唐杜氏,屠氏,唐孙氏,李氏。
〈注〉事具《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宣子之言,及昭公二十九年蔡墨之言。云使豢龙以更豕韦之后,非也。豢龙乃己姓,廖叔之后,豕韦之族尔。宣子云在商为豕韦,亦妄。
帝皋元年,使豕韦氏复国。
《竹书纪年》云云。
商帝祖乙十五年,命邠侯高圉。
《竹书纪年》云云。
帝盘庚十九年,命邠侯亚圉。
《竹书纪年》云云。
帝祖甲十三年,命邠侯组绀。
《竹书纪年》云云。
高宗武丁,灭彭姓豕韦,以刘累之后代之。
《左传》:襄公二十四年,晋,范宣子。曰:昔丐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
〈注〉御龙氏,刘累也。豕韦,国名。唐杜,二国名。殷末豕韦国于唐,周成王灭唐,迁之于杜,为杜伯。〈疏〉《正义》《郑语》云:祝融之后八姓,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又曰彭姓,彭祖豕韦则商灭之矣。贾逵云:大彭豕韦为商伯,其后世失道,殷德复兴而灭之。然则商之初,豕韦国君为彭姓也。其后乃以刘累之后代之,亦不知殷之何王灭彭姓,而封累后也。昭二十九年传称,夏王孔甲嘉刘累,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则赐刘累身封豕韦,而此云在商为豕韦氏者,杜于彼注云刘累代彭姓之豕韦,累寻迁鲁县,豕韦复国,至商而灭。累之后世,复承其国,为豕韦氏。是杜解刘累及其后世,再封豕韦之事。

昭公二十九年,秋,龙见于绛郊,魏献子问于蔡墨曰:吾闻之,虫莫知于龙,以其不生得也。谓之知,信乎,对曰:人实不知,非龙实知,古者畜龙,故国有豢龙氏,有御龙氏,献子曰:是二氏者,吾亦闻之,而不知其故,是何谓也。对曰: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实,甚好龙,能求其耆欲以饮食之,龙多归之,乃扰畜龙以服事帝舜,帝赐之姓。曰董氏。曰豢龙,封诸鬷川,鬷夷氏其后也。故帝舜氏世有畜龙,及有夏孔甲,扰于有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获豢龙氏,有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飨之,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范氏其后也。献子曰:今何故无之,对曰:夫物物有其官,官修其方,朝夕思之,一日失职,则死及之,失官不食,官宿其业,其物乃至,若泯弃之,物乃坻服,郁湮不育,故有五行之官,是谓五官,实列受氏姓,封为上公,祀为贵神,社稷五祀,是尊是奉,木正曰句芒,火正曰祝融,金正曰蓐收,水正曰元冥,土正曰后土,龙,水物也。水官弃矣。故龙不生得。
〈注〉飂,古国也。叔安,其君名。豢龙,官名。官有世功,则以官氏。鬷水上夷,皆董姓更代也。以刘累代彭姓之豕韦,累寻迁鲁县,豕韦复国,至商而灭。累之后世,复承其国,为豕韦氏。在襄二十四年,不能致龙,故惧,迁鲁县,自贬退也。〈疏〉《正义》曰:传言以更豕韦之后,则豕韦是旧国,废其君,以刘累代之。《郑语》云:祝融之后,八姓,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又云:彭姓彭祖豕韦,则商灭之矣。如彼文豕韦之国,至商乃灭。于夏王孔甲之时,彭姓豕韦未全灭也。又下云刘累惧而迁于鲁县,明是累迁之后,豕韦复国,至商乃灭耳。襄二十四年传,范宣子自言其祖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则刘累子孙复封豕韦,杜迹其事,知累之后世,更复其国,为豕韦氏也。

《国语》:郑史伯对桓公曰:祝融能昭显天地之光明,以生柔嘉材者也,其后八姓于周未有侯伯。佐制物于前代者,昆吾为夏伯矣,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当周未有。己姓昆吾、苏、顾、温、董,董姓鬷夷、豢龙,则夏灭之矣。彭姓彭祖、豕韦、诸稽,则商灭之矣。秃姓舟人,则周灭之矣。妘姓邬、郐、路、偪阳,曹姓邹、莒,皆为采卫,或在王室,或在夷翟,莫之数也。而又无令闻,必不兴矣。斟姓无后。融之兴者,其在芈姓乎。
〈注〉大彭陆终第三子曰篯,为彭姓,封于大彭,谓之彭祖。豕韦,彭姓之别封于豕韦者。殷衰二国,相继为商伯,其后世失道,殷复兴而灭之。鬷,董姓,己姓之别受氏为国者。飂,叔安之裔子曰董父,以扰龙服事帝舜,赐姓曰董氏,曰豢龙,封之鬷川。当夏之兴,别封鬷夷,于孔甲前而灭矣。

《史记·夏本纪》:帝孔甲,好方鬼神,事淫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未得豢龙氏。陶唐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受豕韦之后。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
〈注〉贾逵曰刘累之后至商不绝,以代豕韦之后。祝融之后封于豕韦,殷武丁灭之,以刘累之后代之。
帝武乙三年,命周公亶父赐以邠邑。
《竹书纪年》:武乙元年,邠迁于岐周。三年,命周公亶父赐以邠邑。
帝武乙三十四年,周公季历来朝,王赐地三十里,玉十珏,马十匹。
《竹书纪年》云云。
帝太丁四年,周公季历伐余无之戎,克之,命为牧师。按《竹书纪年》云云。
帝太丁十一年,锡周公季历圭瓒、秬鬯,九命为伯。按《竹书纪年》:文丁十一年,周公季历伐翳徒之戎,获其三大夫,来献捷。王杀季历。
〈注〉王嘉季历之功,锡之圭瓒、秬鬯,九命为伯,既而执诸塞库。季历困而死,因谓文丁杀季历。〈按史记文丁作太丁〉
帝乙封郝骨氏之裔子期于郝
《路史》:太昊伏羲氏之弟郝骨氏,为帝立制。其裔孙子期,帝乙封之太原之郝。
帝辛元年己亥,王即位,居殷。命九侯、周侯、邘侯。
《竹书纪年》云云。
帝辛三十三年,锡西伯昌弓矢斧钺,得专征伐。按《史记·殷本纪》:纣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喜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彊,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献洛西之地,以请除炮烙之刑。纣乃许之,赐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按《周本纪》:崇侯虎谮西伯于殷纣曰: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向之,将不利于帝。帝纣乃囚西伯于羑里。闳夭之徒患之。乃求有莘氏美女,骊戎之文马,有熊九驷,他奇怪物,因殷嬖臣费仲而献之纣。纣大悦,曰:此一物足以释西伯,况其多乎。乃赦西伯,赐之弓矢斧钺,使西伯得征伐。曰:谮西伯者,崇侯虎也。
《竹书纪年》:帝辛三十三年,密人降于周师,遂迁于程。王锡命西伯,得专征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