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贤裔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贤裔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二十七卷目录

 贤裔部列传四
  宋
  颜衎       颜承祐
  颜涉       颜仲昌
  颜柽       颜太初
  颜端       颜复
  颜继       颜公弼
  颜随       颜昌
  颜峣       颜岐
  颜擎       颜价
  颜顺       颜宝
  颜椿       颜敬
  颜之美      颜之克
  颜之才      颜诩
  元
  颜潾       颜瑜
  明
  颜池       颜拳
  颜希仁      颜希惠
  颜议       颜公鋐
  颜重德      颜从祖
  颜肇先      颜嗣慎
  颜嗣温      颜引宗
  颜引祚      颜伯贞
  颜伯廉      颜光鲁
  颜绍绪      颜懋衡
  周
  曾元       曾申
  曾华       曾西
  明
  言愚
  周
  端木叔
  汉
  孟舒       孟卿
  孟喜
  后汉
  孟尝       孟戫
  孟光
  魏
  孟康
  吴
  孟宗
  晋
  孟嘉
  宋
  孟怀玉      孟龙符
  北魏
  孟表
  北齐
  孟业
  唐
  孟诜       孟浩然
  孟郊
  明
  孟公肇      孟承光

官常典第一百二十七卷

贤裔部列传四

颜衎

《宋史列传》:衎,字祖德,兖州曲阜人。自言兖国公四十五世孙。少苦学,治《左氏春秋》。梁龙德中擢第,解褐授北海主簿,以治行闻。再调临济令。临济多淫祠,有针姑庙者,里人奉之尤笃。衎至,即焚其庙。后唐天成中,为邹平令。符习初镇天平,习,武臣之廉慎者,以书告属邑毋聚敛为献贺。衎未领书,以故规行之,寻为吏所讼。习遽召衎笞之,幕客军吏咸以为辱及正人,习甚悔焉,即表为观察推官,且塞前事。长兴初,召拜太常博士,习力奏留之。习致仕,衎东归养亲。未几,房知温镇青州,复辟置幕下。知温俭愎,厚敛多不法,衎每极言之,不避其患。晋祖入洛,知温恃兵力偃蹇,衎劝其入贡。知温以善终,衎之力也。知温诸子不慧,衎劝令以家财十万馀上进。晋祖嘉之,归功于衎。知温子彦儒授沂州刺史,衎拜殿中侍御史。俄迁都官员外郎,兖东都留守判官,改河阳三城节度副使、检校左庶子,知州事。居半岁,得家问,父在青州有风痹疾,衎不奏弃官去侍疾,不复有仕宦意。岁馀,父疾不能起,衎亲自掬矢,未尝少倦。晋祖闻之,召为工部郎中、枢密直学士,连使促召至阙,辞曰:臣无他才术,未知何人误有闻达。望放臣还,遂其私养。晋祖曰:朕自知卿,非他人荐也。俄废枢密院,以本官奉朝请。踰年,上表请还侍养,授青州行营司马。丁父忧,哀毁甚。俄召为驾部郎中、盐铁判官。以母老恳辞,有诏止守本官。未几,复出为天平军节度副使。开运末,授左谏议大夫,权判河南府,召拜御史中丞。丧乱之后,朝纲不振,衎执宪颇有风采。尝上言:才除御史者,旋授外藩宾佐,复有以私故细事求假外拜,州郡无参谒之仪,出入失风宪之体,渐恐四方得以轻易,百辟无所准绳。请自今藩镇幕僚,勿得任台官;虽亲王、宰相出,釐杂务。诏惟辟召入幕如故,馀从其请。复抗表求侍养,改户部侍郎。衎又坚乞罢免,诏书褒许,即与其母东归。汉乾祐末,丁忧。服除,诏郓州高行周津遣赴阙,衎辞以足疾,不至。周广顺初,起为尚书右丞,俄充端明殿学士。太祖征兖州,驻城下,遣衎往曲阜祠文宣王庙。城平,以衎权知州事。归朝,权知开封。时王峻持权,衎与陈观俱为峻所引用。会峻败,观左迁,衎罢职,守兵部侍郎。显德初,上表求解官,授工部尚书,致仕还乡里,台阁缙绅祖饯都门外,冠盖相望,时人荣之。建隆三年春,卒于家,年七十四。衎守章句,无文藻,然谅直孝悌,为时所推。
《陋巷志·宗子世表》:四十六代衎。

颜承祐

《陋巷志·宗子世表》:四十六代承祐,二子,长崇,无后。次仲昌。

颜涉

《陋巷志·宗子世表》:四十六代涉,乡贡进士。四子,匡朗、匡密、匡美、匡赞。

颜仲昌

《陋巷志·宗子世表》:四十七代仲昌,淳化二年,讲五经赐第仕,终南京判官。以曾孙岐任执政,赠太子少保。子太初。

颜柽

《陋巷志·宗子世表》:四十七代柽,父任为巡官,子端。

颜太初

《宋史本传》:太初,字醇之,徐州彭城人,颜子四十七世孙。少博学,有隽才,慷慨好义。喜为诗,多讥切时事。天圣中,亳州卫真令黎德润为吏诬搆,死狱中,太初以诗发其冤,览者壮之。文宣公孔圣祐卒,无子,除袭封且十年。是时有医许希以针愈仁宗疾,拜赐已,西向拜扁鹊曰不敢亡师也。帝为封扁鹊神应侯,立祠城西。太初作《许希诗》,指圣祐事以讽在位,又致书参知政事蔡齐,齐为言于上,遂以圣祐弟袭封。山东人范讽、石延年、刘潜之徒喜豪放剧饮,不循礼法,后生多慕之,太初作《东州逸党诗》,孔道辅深器之。太初中进士后,为莒县尉,因事忤转运使,投劾去。久之,补阆中主簿。时范讽以罪贬,同党皆坐斥,齐与道辅荐太初,上其尝所为诗,召试中书,言者以为此嘲讥之辞,遂报改临晋主簿。前此有太常博士宋武通判同州,与守争事,恚死,守憾之,捃搆其子以罪,发狂亦死,父子寓骨僧舍。时守方贵显,无敢为直冤,太初因事至同州,葬武父子,苏舜钦表其事于墓左。后移应天府户曹参军、南京国子监说书,卒。著书号《洙南子》,所居在凫、绎两山之间,号凫绎处士。有集十卷,《淳曜联英》二十卷。子复,嘉祐中,本郡敦遣至京师,召试舍人院,为奉议郎。
《陋巷志·宗子世表》:四十八代太初。

颜端

《陋巷志·宗子世表》:四十八代端,祥符元年,帝行幸曲阜,以兖国公后,特授郊社斋郎。终桂阳司理。子继。

颜复

《宋史本传》:复,字长道,鲁人,颜子四十八世孙也。父太初,以名儒为国子监直讲,出为临晋主簿。嘉祐中,诏郡国敦访遗逸,京东以复言。凡试于中书者二十有二人,考官欧阳修奏复第一。赐进士,为校书郎,知永宁县。熙宁中,为国子直讲。王安石更学法,取士率以己意,使常秩等校诸直讲所出题及所考卷,定其优劣,复等五人皆罢。元祐初,召为太常博士。建言:士民礼制不立,下无矜式。请令礼官会萃古今典范为五礼书。又请考正祀典,凡十谶纬曲学、污条陋制、道流醮谢、术家厌胜之法,一切芟去。俾大小群祀尽合圣人之经,为后世法。迁礼部员外郎。孔宗翰请尊奉孔子祠,复因上五议,欲专其祠飨,优其田禄,蠲其庙干,司其法则,训其子孙。朝廷多从之。兼崇正殿说书,进起居舍人兼侍讲,转起居郎。请择经行之儒,补诸县教官;凡学者考其志业,不由教官荐,不得与贡与、升太学。拜中书舍人兼国子监祭酒。言:太学诸生,有诱进之法,独教官未尝旌别,似非严师劝士之道。未踰年,以疾改天章阁待制,未拜而卒,年五十七。王岩叟等言复学行超特,宜加优赙,诏赐钱五十万。子岐,建炎中为门下侍郎。
《陋巷志·宗子世表》:四十九代复,六子,峣、岐、崙、、嶕。岐为执政,自峣以下,子孙南徙,不知其传。而端之子继为宗。

颜继

《陋巷志·宗子世表》:四十九代继,进士,世居陋巷故宅。子昌。

颜公弼

《陋巷志》:支子世表,四十九代公弼,太初次子,熙宁二年进士,华县令。

颜随

《陋巷志》:支子世表,四十九代随,太初季子,进士,三原县丞。

颜昌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代昌,子擎。

颜峣

《曲阜县志》:五十代峣,复子,承务郎。

颜岐

《陋巷志》:支子世表,五十代岐,复次子,字夷仲,诏察孝弟词学,赐出身,官至门下侍郎,资政殿学士,正奉大夫,鲁郡侯。建炎扈跸南徙。

颜擎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一代擎,子价。
《曲阜县志》:擎南徙

颜价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二代价,子顺。
《曲阜县志》:价南徙

颜顺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三代顺,子宝。
《曲阜县志》:顺南徙。

颜宝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四代宝,子椿。
《曲阜县志》:宝南徙。

颜椿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五代椿,中书工部劄付监修祖庙提领,子之美。

颜敬

《陋巷志》:支子世表,五十五代敬,宝第四子,中书工部劄付监修祖庙提领。

颜之美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六代之美,字宗德,天成县教谕,益都学正,庐州路教授,历山阳县主簿,文林郎,东明县尹,子池。

颜之克

《陋巷志》:支子世表,五十六代之克,椿次子,东阿县教谕。

颜之才

《陋巷志》:支子世表,五十六代之才,椿子,卫辉学正。

颜诩

《宋史本传》:诩,唐太师真卿之后。真卿尝谪卢陵,故诩为吉州永新人。诩少孤,兄弟数人,事继母以孝闻。一门千指,家法严肃,男女异序,少长辑睦,匜架无主,厨馔不异。义居数十年,终日怡愉,家人不见其喜愠。年七十馀卒。〈按四十一代,已有诩,为禄山所害。而杲卿之孙,皆以言旁为名,未应真卿后有
诩,姑附宋末〉

颜潾

《陋巷志》:支子世表,五十七代潾,之晡子,宁阳县教谕。

颜瑜

《元史本传》:瑜,字德润,兖州曲阜人,兖国复圣公五十七代孙也。以行谊用举者,为邹及阳曲两县教谕。至正十八年,田丰起山东,瑜携家走郓城,道遇贼,以刃来胁瑜曰:尔何人。瑜曰:我东鲁书生也。贼执瑜曰:尔书生,吾不杀尔,可从我见主帅。瑜骂曰:尔贼,何主帅邪。贼怒,欲杀瑜,瑜无惧色。复使之写旗,瑜大诟曰:尔大元百姓,天下乱,募尔为兵,而反为叛逆。我腕可断,岂能为尔写旗从逆乎。贼以枪刺瑜,至死骂不绝口。其妻子皆为所害。又有曹彦可者,亳州人。会妖寇起里中,多田野无赖子,目不知书者。既破毫,揭帛于竿,皆群趋彦可家劫之,使写旗。彦可力辞,乃迫以刀斧。彦可唾之曰:我儒者,知有君父,宁死耳,岂为汝写旗者耶。贼怒,遂见害,年七十矣。其家素贫,又死于乱,槁殡其尸。贼既定,有司具以事闻,中书为给赀以葬,赐谥节悯。
《陋巷志》:支子世表,五十七代瑜,字德润,阳曲教谕。


颜池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七代池,字德裕,宣德府及三氏学教授,主奉祀事。子拳。

颜拳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八代拳,字克膺,主奉祀事。子希仁。

颜希仁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九代希仁,字士元,号景哲。正统十一年,钦定主奉祀事。景泰二年,驾幸太学,行取陪祀。子三,议、赞、谕。

颜希惠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十九代希惠,景泰二年,行取复圣公子孙,特授翰林院五经博士。后以不系嫡派,黜罢,仍以希仁长子议为宗。

颜议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代议,字定伯。因正统以后,宗系紊乱。天顺六年,辨正,仍授翰林院五经博士,俾世袭,主奉祀事。成化元年,驾幸太学,行取陪祀,于时朝贺未有宅第,议入奏,可之。赐第于东安门外。入觐驰驿,定为常例。子三,公鋐、公铜、公钺。

颜公鋐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一代公鋐,字宗器,成化十四年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主奉祀事。弘治元年,驾幸太学,行取陪祀。正德元年,驾幸大学,又取陪祠。子五,重德、重礼、重道、重贤、重式。

颜重德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二代重德,字尚本,号西庄。正德七年,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主奉祀事。嘉靖元年,驾幸太学,行取陪祀。子从祖。

颜从祖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三代从祖,字守嗣。嘉靖九年,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主奉祀事。十二年三月,驾幸太学,行取陪祀。无后,以德礼长子肇先为宗。

颜肇先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三代肇先,字启源,号克复。嘉靖四十一年,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主奉祀事。隆庆元年,驾幸太学,行取陪祀。子嗣慎。

颜嗣慎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四代嗣慎,字用修,号敬亭。万历三年,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主奉祀事。四年,驾幸太学,行取陪祀。子三,引宗、引祚、引禄。

颜嗣温〈按《陋巷志》作嗣振〉

《曲阜县志》:嗣温,颜子六十四代孙,青城教谕,从舜子也。笃实好学,垂髫受廪饩,天性孝友。父殁,庐墓封土,哭奠。贫,不能日给,一粥枵腹,毁形,三年如一日。乡评甚重之,屡经旌奖。

颜引宗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五代引宗,字永昌,号养蒙。未袭职而卒,子二,伯贞、伯廉。

颜引祚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五代引祚,字永锡,号新吾。以兄引宗蚤卒,万历十七年,代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主奉祀事。及兄子伯贞长,让职,致仕。子四,伯华、伯伟、伯温、伯润。

颜伯贞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六代伯贞,字叔节,号建中。万历二十七年,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主奉祀事。子二,光鲁、光晋。

颜伯廉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六代伯廉,字叔清,号执中。幼聪颖,弱冠受廪饩,有文名,宗人多师事之。及长,以兄卒侄幼,万历三十四年,代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主奉祀事。及兄子光鲁长,具疏让职,致仕。子二,光启、光祐。

颜光鲁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十七代光鲁,字宗旦,号师周。天启二年,叔伯廉让职致仕,光鲁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主奉祀事。四年,驾幸太学,行取陪祀。子二,绍统、绍业。

颜绍绪

《曲阜县志》:六十八代绍绪,袭博士。

颜懋衡

《曲阜县志》:六十九代懋衡,袭博士。

曾元

《嘉祥县志》:元,曾子子也,养曾子,见孟子书公行,子之之燕,遇元于涂曰:燕君何如。元曰:志卑。志卑者轻物,轻物者不求助。苟不求助,何能举氐羌之夷也。不忧其系垒也,而忧其不焚也。利夫秋毫,害靡国家。然且为之几,为知计哉。

曾申

《嘉祥县志》:申,元之弟也。尝问于曾子曰:哭父母有常声乎。曰:中道婴儿失其母焉,何常声之有。穆公之母卒,使人问于申,曰:如之何。对曰:闻诸申之父曰:哭泣之哀,齐斩之服,饘粥之食,自天子达于庶人,布幕卫也,縿幕鲁也。尝谓子思曰:屈己以伸道乎,抗志以贫贱乎。子思曰:道伸,吾所愿也。今天下王侯,其孰能哉。与其屈己以富贵,不若抗志以贫贱。屈己则制于人,抗志则不愧于道。

曾华

《嘉祥县志》:华,申之弟也。曾子有疾,华抱足,曾子曰:微乎,吾无颜氏之才,何以告汝。然而君子之务,盖有之矣。夫华多而实寡者,天也。言多而行寡者,人也。鹰隼以山为卑,而增巢其上。鱼鳖鼋鼍以渊为浅,而蹶穴其中。卒其所以得之者,饵也。是故君子苟无以利害义,则辱何由至哉。官怠于宦成,病加于小愈。祸胎于懈惰,孝衰于妻子。此四者,慎终如始。《诗》曰: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曾西

《嘉祥县志》:西,元之子也。生平不欲为管仲,事见《孟子》

言愚

《常熟县志》:邑中以言夫子弦歌雅化,凡读书积行之士,瓣香有托。惜其子孙人物寥落,无多饮宾。言愚,隐居教授,竭束脩所入,备甘旨以娱节。母矜其族孤以贫废学,育而诲之,如其子孝义有足多者。其子诸生福喜,兄弟俱以言行闻。福保祖墓不为利,回卫专祠不为势,压复书院不以贫,为解弟喜,蠲塾金以给,槥殓子郡庠恂如完,寄帑以复,知交世德相仍,此先贤之泽,闾左称道勿绝者。

端木叔

《浚县志》:叔,子贡之裔也。藉其先资,家累万金,不治世故。行年六十,尽散其资于宗族国人。及病,无药石之储,死无槥葬之需,国人怜焉。返其财于子孙。段干生称之曰:端木叔,达人也。入祀乡贤。

孟舒

《兖州府志》:舒,汉高祖九年,为云中太守。文帝即位,召田叔问曰:公知天下长者乎。叔顿首曰:云中孟舒是也。上曰:先帝署舒云中虏入,舒不能守母故士,卒战死者数百人。长者固杀人乎。叔曰:汉与楚相拒,士卒罢敝不忍言。士卒临城死战,如子为父,如弟为兄,以故死者数百人。岂故驱战之哉。所以为长者。上曰:贤哉,孟舒。复召为云中太守,世系作五代孙。

孟卿〈按:孟卿,《兖州府志》作孟子裔《史传》俱不载,后仿此〉

《汉书本传》:卿,东海人也。事萧奋,以授后仓、鲁闾丘卿。仓说礼数万言,号曰后氏曲台记,授沛闻人通汉子方、梁戴德延君、戴圣次君、沛庆普孝公。孝公为东平太傅。德号大戴,为信都太傅;圣号小戴,以博士论石渠,至九江太守。由是礼有大戴、小戴、庆氏之学。通汉以太子舍人论石渠,至中山中尉。普授鲁夏侯敬,又传族子咸,为豫章太守。大戴授琅邪徐良斿卿,为博士、州牧、郡守,家世传业。小戴授梁人桥仁季卿、杨荣子孙。仁为大鸿胪,家世传业,荣琅邪太守。由是大戴有徐氏,小戴有桥、杨氏之学。

孟喜

《汉书本传》:喜字长卿,东海兰陵人也。父号孟卿,善为礼、春秋,授后苍、疏广。世所传后氏礼、疏氏春秋,皆出孟卿。孟卿以礼经多,春秋烦杂,乃使喜从田王孙受易。喜好自称誉,得易家候阴阳灾变书,诈言师田生且死时枕喜膝,独传喜,诸儒以此耀之。同门梁丘贺疏通證明之,曰:田生绝于施雠手中,时喜归东海,安得此事。又蜀人赵宾好小数书,后为易,饰易文,以为箕子明夷,阴阳气亡箕子;箕子者,万物方荄兹也。宾持论巧慧,易家不能难,皆曰非古法也。云受孟喜,喜为名之。后宾死,莫能持其说。喜因不肯仞,以此不见信。喜举孝廉为郎,曲台署长,病免,为丞相掾。博士缺,众人荐喜。上闻喜改师法,遂不用喜。喜授同郡白光少子、沛翟牧子兄,皆为博士。繇是有翟、孟、白之学。

后汉

孟尝

《后汉书本传》:尝字伯周,会稽上虞人也。其先三世为郡吏,并伏节死难。尝少修操行,仕郡为户曹史。上虞有寡妇至孝养姑。姑年老寿终,夫女弟先怀嫌忌,乃诬妇厌苦供养,加鸩其母,列讼县庭。郡不加寻察,遂结竟其罪。尝先知枉状,备言之于太守,太守不为理。尝哀泣外门,因谢病去,妇竟冤死。自是郡中连旱二年,祷请无所获。后太守殷丹到官,访问其故,尝诣府具陈寡妇冤诬之事。因曰:昔东海孝妇,感天致旱,于公一言,甘泽时降。宜戮讼者,以谢冤魂,庶幽枉获申,时雨可期。丹从之,即刑讼女而祭妇墓,天应澍雨,谷稼以登。尝后策孝廉,举茂才,拜徐令。州郡表其能,迁合浦太守。郡不产谷实,而海出珠宝,与交趾比境,常通商贩,贸籴粮食。先时宰守并多贪秽,诡人采求,不知纪极,珠遂渐徙于交趾郡界。于是行旅不至,人物无资,贫者死饿于道。尝到官,革易前敝,求民病利。曾未踰岁,去珠复还,百姓皆反其业,商货流通,称为神明。以病自上,被徵当还,吏民攀车请之。尝不得进,乃载乡民船夜遁去。隐处穷泽,身自耕佣。邻县士民慕其德,就居止者百馀家。桓帝时,尚书同郡杨乔上书荐尝曰:臣前后七表言故合浦太守孟尝,而身轻言微,终不蒙察。区区破心,徒然而已。尝安仁弘义,耽乐道德,清行出俗,能干绝群。前更守宰,移风改政,去珠复还,饥民蒙活。且南海多珠,财产易积,掌握之内,价盈兼金,而尝单身谢病,躬耕垄次,匿景藏采,不扬华藻。实羽翮之美用,非徒腹背之毛也。而沈沦草莽,好爵莫及,廊庙之宝,弃于沟渠。且年岁有讫,桑榆行尽,而忠贞之节,永谢圣时。臣诚伤心,私用流涕。夫物以远至为珍,士以稀见为贵。槃木朽株,为万乘用者,左右为之容耳。王者取士,宜拔众之所贵。臣以斗筲之姿,趋走日月之侧。思立微节,不敢苟私乡曲。窃感禽息,亡身进贤。尝竟不见用。年七十,卒于家。

孟戫

《兖州府志》:戫,汉桓帝朝为济阴太守。灵帝即位,转太常后为太尉。

孟光

《三国·蜀志本传》:光字孝裕,河南洛阳人,汉太尉孟郁之族。
〈注〉续汉书云郁中常侍孟贲之弟

灵帝末为讲部吏。献帝迁都长安,遂逃入蜀,刘焉父子待以客礼。博物识古,无书不览,尤锐意三史,长于汉家旧典。好《公羊春秋》而讥呵《左氏》,每与来敏争此二义,光常譊譊欢咋。先主定益州,拜为议郎,与许慈等并掌制度。后主践阼,为符节令、屯骑校尉、长乐少府,迁大司农。延熙九年,大赦,光于众中责大将军费袆曰:夫赦者,偏枯之物,非明世所宜有也。衰弊穷极,必不得已,然后乃可权而行之耳。今主上仁贤,百僚称职,有何旦夕之危,倒悬之急,而数施非常之恩,以惠奸宄之恶乎。又鹰隼始击,而更原宥有罪,上犯天时,下违人理。老夫耄朽,不达治体,窃谓斯法难以经久,岂具瞻之高美所望于明德哉。袆但顾谢踧踖而已。光之指摘痛痒,多如是类。故执政重臣,心不能悦,爵位不登;每直言无所回避,为代所嫌。太常广汉镡承、光禄勋河东裴俊等,年资皆在光后,而登据上列,处光之右,盖以此也。后进文士秘书郎郤正数从光咨访,光问正太子所习读并其情姓好尚,正答曰:奉亲虔恭,夙夜匪懈,有古世子之风;接待群僚,举动出于仁恕。光曰:如君所道,皆家户所有耳;吾今所问,欲知其权略智调何如也。正曰:世子之道,在于承志竭欢,既不得妄有所施为,且智调藏于胸怀,权略应时而发,此之有无,焉可豫设也。光解正慎宜,不为放谈,乃曰:吾好直言,无所回避,每弹射利病,为世人所讥嫌;疑省君意亦不甚好吾言,然语有次。今天下未定,智意为先,智意虽有自然,然不可力彊致也。此诸君读书,宁当效吾等竭力博识以待访问,如博士探策讲试以求爵位邪。当务其急者。正深谓光言为然。后光坐事免官,年九十馀卒。

孟康

《兖州府志》:康,字公休,明帝时,为散骑侍郎,弘农太守,领典农校尉,勃海太守,给事中,散骑常侍,中书令。后转为监,封广陵亭侯。注《汉书》

孟宗

《兖州府志》:宗字恭武,少从李肃学。读书不懈,肃奇之,曰:卿宰相器也。初为军吏,母在营。夜雨屋漏,因起泣涕,以谢母,母曰:但当勉之,何足泣也。后为盐池司马。自,捕鱼,作鲊寄母,母不受,曰:汝为官,以鲊寄我,非避嫌也。叉母老病笃,冬月思笋食。宗往竹林中,泣而告天。须臾,平地迸裂出笋数茎,持归,作羹,与母食。其病即愈。仕为吴令,累至司空。

孟嘉

《晋书·桓温传》:嘉字万年,江夏鄳人,吴司空宗曾孙也。嘉少知名,太尉庾亮领江州,辟部庐陵从事。嘉还都,亮引问风俗得失,对曰:还传当问吏。亮举麈尾掩口而笑,谓弟翼曰:孟嘉故是盛德人。转劝学从事。褚裒时为豫章太守,正旦朝亮,裒有器识,亮大会州府人士,嘉坐次甚远。裒问亮:闻江州有孟嘉,其人何在。亮曰:在坐,卿但自觅。裒历观,指嘉谓亮曰:此君小异,将无是乎。亮欣然而笑,喜裒得嘉,奇嘉为裒所得,乃益器焉。后为征西桓温参军,温甚重之。九月九日,温燕龙山,寮佐毕集。时佐吏并著戎服,有风至,吹嘉帽堕落,嘉不之觉。温使左右勿言,欲观其举止。嘉良久如厕,温令取还之,命孙盛作文嘲嘉,著嘉坐处。嘉还见,即答之,其文甚美,四坐嗟叹。嘉好酣饮,愈多不乱。温问嘉:酒有何好,而卿嗜之。嘉曰:公未得酒中趣耳。又问:听妓,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何谓也。嘉答曰:渐近使之然。一坐咨嗟。转从事中郎,迁长史。年五十三卒于家。

孟怀玉

《宋书本传》:怀玉,平昌安丘人也。高祖珩,晋河南尹。祖渊,右光禄大夫。父绰,义旗后为给事中,光禄勋,追赠金紫光禄大夫。世居京口。高祖东伐孙恩,以怀玉为建武司马。豫义旗,从平京城,进定京邑。以功封鄱阳县侯,食邑千户。高祖镇京口,以怀玉为镇军参军、下邳太守。义熙三年,出为宁朔将军、西阳太守、新蔡内史,除中书侍郎,转辅国将军,领丹阳府兵,戍石头。卢循逼京邑,怀玉于石头岸连战有功,为中军咨议参军。贼帅徐道覆屡欲以精锐登岸,畏怀玉不敢上。及循南走,怀玉与众军追蹑,直至岭表。徐道覆屯结始兴,怀玉攻围之,身当矢石,旬月乃陷。仍南追循,循平,又封阳丰县男,食邑二百五十户。复为太尉咨议参军,征虏将军。八年,迁江州刺史,寻督江州豫州之西阳新蔡汝南颍川司州之松滋六郡诸军事、南中郎将,刺史如故。时荆州刺史司马休之居上流,有异志,故授怀玉此任以防之。十一年,加持节。丁父艰,怀玉有孝性。因抱笃疾,上表陈解,不许。又自陈弟仙客出继,丧主唯己,乃见听。未去任,其年卒于官。时年三十一。追赠平南将军。子元卒,无子,国除。怀玉别封阳丰男,子慧熙嗣,坐废祭祀夺爵。慧熙已宗嗣,竟陵太守,中大夫。

孟龙符

《宋书·孟怀玉传》:龙符,怀玉弟也。骁果有胆气,干力绝人。少好游侠,结客于闾里。早为高祖所知,既克京城,以龙符为建武参军。江乘、罗落、覆舟三战,并有功。参镇军军事,封平昌县五等子,加宁远将军、淮陵太守。与刘藩、向弥征桓歆、桓石康,破斩之。除建威将军、东海太守。索虏斛兰、索度真侵边,彭、沛骚扰,高祖遣龙符、建威将军道怜北讨,一战破之。追斛兰至光水沟边,被创奔走。高祖伐广固,以龙符为车骑将军,加龙骧将军、广川太守,统步骑为前锋。军达临胊,与贼争水,龙符单骑冲突,应手破散,即据水源,贼遂退走。龙符乘胜奔逐,后骑不及,贼数千骑围绕攻之。龙符奋槊接战,每一合辄杀数人,众寡不敌,遂见害,时年三十三。高祖深加痛悼,追赠青州刺史。又表曰:故龙骧将军、广川太守孟龙符,忠勇果毅,陨身王事,宜蒙甄表,以显贞节,圣恩嘉悼,宠赠方州。龙符投袂义初,前驱效命,摧锋三捷,每为众先。及西劋桓歆,北殄索虏,朝议爵赏,未及施行。会今北伐,复统前旅,临胊之战,气冠三军。于时逆徒实繁,控弦掩泽,龙符匹马电跃,所向摧靡,奋戈深入,知死弗吝。贼超奔遁,依险乌聚,大军因势,方轨长驱。考其庸绩,豫参济不,窃谓宜班爵土,以褒勋烈。乃追封临沅县男,食邑五百户。无子,弟仙客以子微生嗣封。太祖元嘉中,有罪夺爵,徙广州,以微生弟彦祖子佛护袭爵。齐受禅,国除。孝武大明初,诸流徙者悉听还本,微生已死,子系祖归京都,有筋干异力,能儋负数人,入隶羽林,为殿中将军。二年,索虏寇青、冀,世祖遣军援之,系祖自占求行。战于杜梁,挺身入陈,所杀狼藉,遂见杀。诏书追赠颍川郡太守。

北魏

孟表

《兖州府志》:表,字武达,济北蛇丘人。仕齐为马头太守。魏太和中,据郡归魏孝文帝,除南兖州刺史,使领马头太守,赐爵谯县侯,封汶阳县伯,历济州刺史,散骑常侍,光禄大夫,齐州刺史。谥曰恭。

北齐

孟业

《兖州府志》:业,字敬业,少为州吏,性廉谨。初为元魏彭城王韶典签,北齐宣帝除中书舍人,迁东郡太守。宽惠著名。其年夏得麦一茎五穗,秋复有嘉禾一茎九穗,咸以为政化所感。武平中,加卫将军。

孟诜

《唐书本传》:诜,汝州梁人。擢进士第,累迁凤阁舍人。他日至刘袆之家,见赐金,曰:此药金也,烧之,火有五色气。试之,验。武后闻,不悦,出为台州司马,频迁春官侍郎。相王召为侍读。拜同州刺史。神龙初,致仕,居伊阳山,治方药。睿宗召,将用之,以老固辞,赐物百段,诏河南春秋给羊酒糜粥。尹毕构以诜有古人风,名所居为子平里。开元初,卒,年九十三。诜居官颇刻敛,然以治称。其閒居尝语人曰:养性者,善言不可离口,善药不可离手。当时传其当。

孟浩然

《兖州府志》:浩然,少好节义,隐鹿门山。年四十,乃游京师。尝从太子赋诗,一座惊伏,唐明皇,召浩然。问其诗,浩然,自诵所作诗,至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上曰:卿自不求仕,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因放还。张九龄守荆州,辟置于府,府罢。病疽卒世系作孟子三十三代孙

孟郊

《唐书·韩愈传》:孟郊者,字东野,湖州武康人。少隐嵩山,性介,少谐合。愈一见为忘形交。年五十,得进士第,调溧阳尉。县有投金濑、平陵城,林薄蒙翳,下有积水。郊间往坐水旁,徘徊赋诗,而曹务多废。令白府,以假尉代之,分其半俸。郑馀庆为东都留守,署水陆转运判官。馀庆镇兴元,奏为参谋。卒,年六十四。张籍谥曰贞曜先生。郊为诗有理致,最为愈所称,然思苦奇涩。李观亦论其诗曰:高处在古无上,平处下顾二谢云。按《兖州府志》:孟郊,亚圣三十五代孙。

孟公肇

《兖州府志》:公肇,字先文,孟子五十八代孙也。少好学,事继母孔氏以孝闻。正德初,流贼入境,仓卒避难,家人皆先去,独孔以疾不能行。公肇年十五岁,负母宵奔峄山,母因以全。质性谦厚,不与人争,乡人化之。嘉靖中,袭授博士。

孟承光

《邹县志》:承光,袭博士。天启二年,妖贼破城,死节,赠太仆寺少卿。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贤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