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贤裔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二十四卷目录

 贤裔部汇考
  后汉〈章帝元和一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北魏〈孝文帝太和一则〉
  唐〈元宗开元一则 德宗贞元一则〉
  后周〈太祖广顺一则〉
  宋〈真宗大中祥符一则 哲宗元祐一则〉
  金〈章宗明昌一则〉
  元〈太宗二则 世祖中统一则〉
  明〈太祖洪武二则 英宗正统四则 代宗景泰三则 英宗天顺一则 宪宗成化二则 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二则 神宗万历二则 熹宗天启一则 悯帝崇祯一则〉
皇清〈顺治四则 康熙四则〉
 贤裔部列传一
  周
  颜歆       颜俭
  颜威       颜芃
  颜亿       颜岵
  秦
  颜卸       颜誉
  颜产
  汉
  颜异       颜愚
  颜逵       颜肆
  颜衷       颜凯
  颜邃       颜安乐
  后汉
  颜龠       颜绰
  颜准       颜玩
  颜亮       颜敫
  魏
  颜斐       颜盛
  颜钦
  晋
  颜默       颜闵
  颜含       颜髦
  颜谦       颜约
  颜綝       颜纶
  颜畅

官常典第一百二十四卷

贤裔部汇考

后汉

章帝元和二年,帝幸鲁作乐,大会孔颜子孙。
《后汉书·章帝本纪》:元和二年三月,幸鲁,庚寅,祠孔子于阙里,及七十二弟子。
《陋巷志》:二年幸鲁以太牢祀孔子及颜子等作六代之乐大会孔颜子孙六十馀人
魏文帝黄初 年,始建三氏学。
《三国志·魏文帝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黄初中于阙里建三氏学专教孔颜孟三氏子孙

北魏

孝文帝太和九年,诏拜颜氏二人为官。
《魏书·孝文帝本纪》不载。 按《陋巷志》:魏孝文帝太和九年,帝如鲁城,诏拜颜氏二人为官。

元宗开元十三年,诏颜氏子孙,并免赋役。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陋巷志》云云。
德宗贞元六年冬十一月,南郊,授颜子四十一代孙頵五品正员官。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陋巷志》云云。

后周

太祖广顺二年,驾幸曲阜,授颜涉主簿。
《五代史·周太祖本纪》不载。 按《陋巷志》:后周太祖广顺二年,驾幸曲阜,诏颜子之后以四十六代孙涉,特授曲阜县主簿。

真宗大中祥符元年,驾幸曲阜,以兖国公四十八代孙端,特授郊社斋郎。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陋巷志》云云。
哲宗元祐四年,置三氏学教授。
《宋史·哲宗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先是乾兴元年,孙兴公守兖,因庙建学,请以杨光辅为讲书,转奉礼郎。元祐四年,尹复奏以文潞公荐为教授,而学正、学录,分任其事。前代皆孔子后为之,盖当时教授自置也。

章宗明昌五年,诏先师兖国公,后免赋役。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陋巷志》云云。

太宗九年,诏免颜氏子孙差徭。
《元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陋巷志》:元太宗九年,诏颜氏子孙,奉上丝绵颜色,税石,军役,大小差徭,并行蠲免。
太宗十年,免颜氏子孙八家差役。
《元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陋巷志》:十年,以颜氏子孙八家系先贤之后,蠲免差役。
世祖中统二年九月,设三氏学教授。
《元史·世祖本纪》:中统二年,九月,戊辰,大司农姚枢请以儒人杨庸教孔、颜、孟三氏子孙,诏以杨庸为教授。按《姚枢传》:世祖即位,枢改大司农。枢奏曰:陛下闵圣贤之后《诗》《书》不通,与凡庶等,即命洛士杨庸选孔、颜、孟三族诸孙俊秀者教之,乞真授庸教官,以成国家育材待聘风动四方之美。
《陋巷志》:中统二年,差杨庸充庙学教授,钦奉圣旨,据孔颜孟之家,皆圣贤之后也。自兵乱以来,往往失学,甘为庸鄙,朕甚悯焉。可令杨庸充教授先生,务要严加训诲,精通经术,以继圣贤之业。宜令准此。 中统建元之初,制以旧典,立曲阜庙学,遴选师儒,充孔颜孟三氏子孙教授,正录各一员,训其子弟,比之常例,优加擢用。其三氏子孙入国学者,俾同朝官子例。任教官者,比常例,每减一考入流。

太祖洪武元年,诏免颜氏子孙差徭。
《陋巷志》:洪武元年十二月十九日,礼部崔尚书等官于谨身殿西廊下,钦奉圣旨,以颜氏惟大宗免差,馀枝不免。钦此。
洪武十八年,诏释孟子及圣贤子孙轮作者。
《明大政纪》:洪武十八年十月癸巳,诏工部,释孟氏子孙有罪输作者,仍询圣贤之后,在输作者,依例释之。
英宗正统元年,敕教养圣贤子孙。
《道州志》:正统元年七月十七日,顺天府推官徐郁题褒崇道学事,乞敕该部转行各处,将圣贤子孙体访上闻,照例优免。奏入,下六部都察院议,如所奏。从之。仍于子孙内,选聪明俊秀可教养者,不拘名数,送赴所在儒学读书,拨廪养膳,时加提调,务获成效,以继先业。若子弟有资质端庄重厚,才学识见,可取堪为时用者,有司从实甄录奏闻,取自上裁,所司毋得怠惰延缓,循私不公,不加礼优待,有负崇重先贤之意。
正统二年,诏免宋儒子孙差徭。
《明大政纪》:二年六月,诏凡先圣子孙流寓他处,及先贤道国公周惇颐、豫国公程颢、洛国公程颐、温国公司马光、徽国公朱熹之嫡派子孙,所在有司俱免差役。
正统七年,诏免颜氏子孙差役。
《陋巷志》:七年,五十九代孙希仁奏请,诏命颜氏子孙,并免差役。
正统十一年,钦定以颜希仁主奉颜子祀事。
《陋巷志·宗子世表》:颜子五十九代孙希仁,十一年钦定主奉祠事。
代宗景泰二年,幸学,召二氏子孙观礼,并授五经博士。
《明大政纪》:景泰二年四月,诏颜子后裔希惠,孟子后裔希文,并授翰林院五经博士。
《陋巷志》:二年,驾幸太学,释奠先师孔子,以陈懋分献颜子。钦取五十九代主奉祀事嫡孙颜希仁等二人,赴京陪祀,赐纻丝衣一套,仍赐宴于礼部。
《兖州府志》:二年,上幸太学,召衍圣公颜缙,率二氏子孙观礼,赐一品服,遂著为令。
景泰六年,授程朱二氏后世袭五经博士。
《明大政纪》:六年夏六月,以宋儒朱熹裔孙梴为翰林五经博士,世袭。
《嵩县志》:六年,录起伊川后,比颜孟例,授翰林院五经博士,世袭,以奉祭祀。
景泰七年,以周子嫡孙冕世袭五经博士。
《道州志》:七年五月二十二日,以先生嫡孙周冕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仍回原籍,以奉祭祀。
英宗天顺六年,诏以颜议袭五经博士。
《陋巷志》:天顺六年,以复圣宗系紊乱,颜希惠不系黜罢,仍以希仁长子议为宗授翰林院五经博士。
宪宗成化元年,给三氏学印,令三年贡一人,并赐颜氏朝贺第宅。
《明大政纪》:成化元年三月,上祀太学,释奠先师孔子,祭酒司马恂,率学官诸生表谢,赐祭酒等官,及孔颜孟三氏子孙袭衣,及诸生宝钞。十一月,给孔颜孟三氏学印,令三年贡有学行者一人,入国学。
《明会典》:元年,令三氏学三年贡一人,提学官考试起送。
《陋巷志》:元年,驾幸太学,命礼部主事张谨行,取六十代孙翰林院五经博士颜议,并族人二名,赴京陪祀,赐纻丝衣一套,冠带,仍赐宴于礼部。族人各纻丝一套,于时复圣后裔朝贺,未有第宅,颜议入奏,可之,赐第于东安门外。入觐驰驿,定为常例。
成化十二年,命朱子后世袭五经博士。
《明大政纪》:十二年七月庚戌,命宋儒朱熹十世孙燉袭五经博士,奉祀事。
武宗正德四年,定颜孟二氏子孙岁贡例。
《明会典》:正德四年,令三氏学,每三年贡孔氏子孙一人。至第四次,方贡颜孟子孙一人,仍行提学官考选曾经科举者。不许将年老无学之人,一概入选收用。
世宗嘉靖二年,始命婺源朱氏子孙为五经博士。
《婺源县志》:武宗正德间,科臣戴铣、汪元锡、御史王完后先奏请,以朱子,继孔子者也。重朱子所以重孔子。查得孔氏嫡长之裔,随南迁居浙之衢州,徙居曲阜者,皆其支庶,累朝录荫。惟曲阜子孙,应袭公爵,而衢不与,盖阙里为重故也。今照朱氏婺源,与孔氏曲阜,闽之建安,与浙之衢州,事体同符。朱氏在建安者,恩典已隆。婺源子孙,顾不得录荫主祀,尤为缺典。乞照孔氏阙里义例,录荫婺源子孙,贤而嫡长一人,量授博士等官,以掌祠事。等因题奏,行府复查,据本府知府张芹奏保,朱墅系文公十一代嫡派孙,居婺源者。既已查勘是实,合无将朱墅量授荫录,主奉婺源祠事。伏蒙礼部左侍郎贾咏具题,嘉靖二年奉旨,朱墅准与作翰林院五经博士。三十七年,又用本学训导席端言,俾世荫录勿绝。
嘉靖十三年,诏访求曾子后,授以世袭五经博士。按《嘉祥县志》:十三年,吏部左侍郎顾鼎臣奏,为崇植先贤系胄,以隆道化事:窃惟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之道,传至孔子,而大明其德,与功垂之万世,直与天地同其高厚矣。孔子传之曾子,曾子传之子思,子思传之孟子,不惟心相授受,且笔之于书,以诏后世,泄天地之精蕴,揭宇宙之纲维,汇六经之渊源,扫百家之蹊径。考之《论语》《大学》《中庸》《孟子》,所载如一贯之旨,正心修身之学,中和位育之功,性善诚明之说,王霸义利之辨,微言妙道,不一而足,真所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者。然则曾子之功,岂小补哉。暴秦坑焚之后,道学不明。汉司马迁号称良史,其序孔门弟子列传,但曰:孔子以曾参能通孝道,故授之业,作《孝经》而已。唐韩愈窃附于圣人之徒,其序道统之传,直以孟子上接孔子,他尚何说哉。良由《大学》《中庸》二书,混于戴记,篇中不与《论语》并显,学者莫知其为学之枢奥,而讨论之。是以时,君世主徒知推尊颜孟,而忽于曾子、子思。自唐迨宋,虽加曾子封爵,而从祀犹列于十哲之后,子思则杳无闻焉。宋仁宗,始表章学庸二书,而程颢、程颐、朱熹诸儒,更相发明,愬流穷源,使天下后世,晓然知道统授受之功,曾子为大,而子思次之。咸淳三年,始封曾子为郕国公,子思为沂国公,位次于颜子,跻于盂子之上,而四配之位始正,是万古不易之论也。我太祖高皇帝御极之初,首诏孔氏子孙袭封衍圣公,并世袭知县,悉如前代旧制。弘治间,因修颜子、孟子庙,特置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各一人,以主祀事。此孝宗皇帝稽古右文之盛举也。夫曾子传道之功,优于颜子,而孟子私淑于曾子、子思。今颜孟子孙,皆世袭博士,而曾子之后,独不得沾一命之荣,岂非古今之阙典也哉。当时典礼守土之臣,曾无一言及此者,岂以曾子子孙,散在四方,历世久远,谱系不明,恐有冒滥之弊。尝考春秋之时,莒人灭鄫,太子巫仕鲁,去邑,为曾,然则曾子去受姓之祖,甚近也。后世几曾姓者,孰非曾子之子孙乎。又访得正德年间,今都御史钱宏任山东按察司佥事,巡历至嘉祥,谒曾子祠墓,因令有司访求附近编氓中曾姓,得一农夫于深山中,貌甚朴野,询之,果曾子之后也。不知钱宏当时何不请于朝,而复使之沦没耶。必以其人鄙陋,不可厕于衣冠之列故耳。臣愚以为,先王兴灭继绝,崇德报功,其意甚广,其道甚远。不当因其子孙无贤而遂已也。臣自入仕以来,见三氏子孙来朝,辄有感于衷,耿耿不忘,几三十年。兹者,恭遇皇上釐正孔庙祀典,一洗前代陋规,重劳圣驾,临幸国学,躬亲释奠之礼。臣谬以章句之儒,得预俎豆之事,欣荣鼓舞,不能自已。乃敢陈其愚见,仰渎宸严,夫亦数千载未备之典,必有待于今日欤。乞敕内阁礼部议拟,取自圣裁准,照弘治间颜孟二氏事例,访求曾氏子孙相应者一人,授以翰林院五经博士,世世承袭,俾守曾子祠墓,以主祀事,斯文幸甚。奉圣旨,礼部看了来说。 按曾子六十二代孙曾承业请祭田疏,臣自祖以来,世为山东嘉祥县人,迨祖曾据丁逆莽之乱,远离故土,避难江西,遂卜居于永丰。捐弃其庐舍先祀不绝者,盖如线耳。以故祭田佃户,一概遗失。恭遇世宗肃皇帝御极,十有三年,追思前贤,俯询宗派,令查有曾氏嫡派子孙应承袭者,仍世其官。寻蒙大学士顾鼎臣请旨遍访,臣祖质粹,自江西抱谱应诏,即据山东、江西等衙门覆勘相同,遂荷特恩准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仍照颜孟事例,拨给祭田佃户等项,永供庙祀。夫以先贤之裔,久栖迟于异土,草莽之贱,骤受职于清华。盖千载一时矣。比蒙山东抚按,转行该府州县拨给,不意臣祖质粹即世,臣父继祖复尔丧明,遂致迁延日久,未蒙覆夺。及臣承袭,尚未奏讨。窃念臣以流离之子,幸得被先世之冠裳,窃蓺林之俊彦,揣分自惟亦宠荣极矣,岂敢别有觊觎。但臣祖曾子,其有功于圣门,既与颜孟相同,臣今承袭其受职于天朝,亦与颜孟无异。陛下崇德报功之典,优异钦恤之恩,固无所丰啬于其间也。乃二氏子孙久沐厚典,臣尚未沾实惠,且春秋二祀殊乏笾豆簠簋之品,老稚数口,实鲜归膰致胙之仪。是以罔避自陈之嫌,敢哀鸣于君父之侧。伏望皇上垂念先贤,敕下该部,查照颜孟事例,一体题覆,俾给祭田佃户等项。庶臣供祀,俯仰有赖,而臣祖参沐恩宠于九原,为益深矣。臣不胜吁天待命之至。奉圣旨,礼部知道。
神宗万历元年,辨正曾氏应袭嫡裔。
《嘉祥县志》:万历元年,吏科给事中李盛春,为儒臣冒袭搆争,乞赐勘究,以正恩典,以杜侥倖事:臣惟大圣大贤之后,国家特世荫其官,以祀守庙墓,重儒先也。官必嫡袭,嫡绝而以次支继。大都必勘结详明,族属平服,永无争议,乃许袭之,防诈冒也。荫典所关,法例具存,虽有大奸巨猾之徒,通贿营求,干权钻刺,谁得而紊冒其间者。乃今山东兖州府嘉祥县,近袭翰林院五经博士曾衮,朦胧冒袭之弊,则大有可议者。臣待罪该科职司纠驳,偶有睹闻,不得不为皇上陈之:臣八月十七日进科,见有原任博士曾质粹孙曾继祖,投揭一书,名曰《叫天录》。至九月初一日,衮亦投揭。次日,接到继祖一本奏,乞天恩惩冒袭正苗裔,以昭国法事。奉圣旨,礼部知道。臣参看得奏揭情词,窃谓曾参后裔,今是何嫡支,继祖应否承袭,自有谱系可查,未敢妄拟。姑就各具揭帖以理法质之,则衮之袭,有可议者五。揭称曾参原籍山东,至十五世孙曾据挈家迁江西,居庐陵诸郡。嘉靖十三年,世宗肃皇帝遍求天下质粹,始自江西保送,承荫博士。当是时,查衮业已为永丰县学生员矣。果使系嫡,即宜应访告明本省衙门起送。胡乃与伊亲兄曾嵩,于提学副使考审时,俱称生长南方,不乐北徙,具结送质粹赴部,奏准颜孟二氏例,世袭翰林博士。夫衮不争于质粹,未受新荫之先,乃阅二十年馀,而后搆争于其孙继祖,则当时观望惮迁之意,与近来乘机冒袭之情,显然可见,此大可议者一也。衮揭质粹原系支派借袭,而继祖则谓曾氏故无,博士自质粹始。臣愚以为,凡始受荫之人,即异日子孙世袭张本,况儒荫美秩,谁肯安心借人。使质粹以支派冒袭,就当于其存日告争,何故嘿嘿至其没后,而始争袭之也。又使衮果当袭曩,应贡具奏时该部,何以参看曾衮应贡来京,意图争袭,似难凭信等语,夫该部之批参,想缘违例迟难,而始袭,显然冒争,此大可议者二也。儒荫,熙朝重典,比别荫不同。而曾氏系在山东、江西,必当取两省勘结二氏合族情词,乃为无弊。据揭衮奏行江西,不行山东,专取亲属保结,而不同质粹一支对理,则偏徇之情难凭,朦胧之弊莫掩,此大可议者三也。荫袭之法,嫡绝次承,兄终弟及,例也。继祖揭衮见有亲兄曾嵩,而衮揭不辨,则嵩在可知。即衮支当袭,前此曾嵩应贡时,胡不奏袭博士,而甘选永淳县训导。荫不先亲兄,而遽及弟,弟反承宗荫而顾违兄,兄弟之伦废,嫡次之序淆,此大可议者四也。又荫必以嫡,衮之是嫡与否未可知也。若以大义论之,臣读曾子诚意章,以无自欺为训。及论齐家,则曰一家让,一国兴。让若衮非嫡冒袭,则既欺其心,又欺其族,又欺其兄,悖祖参无自欺之训矣。倡劫争而寡恬退,悖祖参一家让之训矣。曾子事亲养志,衮袭非其正,逆曾子之志,决不欲也。以之祀守庙墓,肯歆其祀而妥灵地下耶。此大可议者五也。衮儒先之后,业儒者类多怀反乌之情,以故该部止据该省衙门,勘结题覆,衮幸得袭,今官臣何独敢苛责为也。但以袭荫必须正当,恩典岂容诈冒,一有诈冒,即再易之不为嫌,要于其当,使不可争。若冒袭而不行参究,恐将来觊觎之徒,未必不比例奏,扰之纷纷也。参照博士曾衮系叨贤裔,行埒市徒,安土惮迁,初已无追远之念,乘机攘夺,继乃萌穿窬之心。越次以袭官,固为不弟,搆争而冒袭,似属欺公。即其老猾以遍干显,是侥倖而苟免,所当参究以儆诈冒者也。伏乞敕下该部,即行山东、江西抚按,复令所属司府县学衙门,虚心秉公,毋以近经题衮为嫌,务查曾氏族谱,拘集合族对理,取具三氏,并各干公结实实应袭嫡支,送部另题请夺。庶世袭永杜后争,恩荫不致冒袭。虽所谓爱理法,即所以爱先贤也。奉圣旨,该部知道。
《滋阳县志》:邑人吏科都给事中刘不息,为遵明旨,重始爵,以斥奸邪,以正大贤后裔事:臣等窃惟治道以崇儒为重,人臣以君命为尊。始封已定,奚啻左券,弗可易也。岂意纪纲大明之时,而有此覆盆之冤哉。臣等待罪该科,谊不容嘿,谨以耳目所闻见者披沥,为我皇上陈之:谨按先贤曾参,山东嘉祥人也。其孙曾据,因汉末兵乱,携家过江,寓江西之豫章吉阳郡,迄今二千馀年矣。幸荷世庙悯念斯文,崇重祀典,以曾子与颜孟同,而庙祀与颜孟异。是以嘉靖十三年间,礼部移文,遍求天下,但系曾氏子孙,虽极其疏远,有可徵据者,亦在所求。臣等仰思世庙推恩之意,为曾氏世代绵远,但得曾子之后,即可以奉祀矣。比时曾质粹、曾嵩、曾衮俱在也。衮嵩若于世代为嫡,自当庆此遭逢之非偶,而上应君命,除坟庙矣。何徐提学面鞫之,则曰生长南方,不乐北徙。夫果曾氏之嫡也,何为不愿北耶。嵩衮而果不欲北也,则于君命祖茔,若秦越相视,邈不关心,而伦理恩义,咸泯绝矣。独曾质粹首承礼部访求之檄,赍捧江西起送之文,破家北迁,间关赴部,遂奉圣旨,既勘得曾质粹系先儒曾子之后,准照颜孟二氏例,授翰林院五经博士,仍与世袭,钦此。大哉,皇言。不惟表章先儒于既往,又杜绝争弊于将来。夫授以五经博士,是质粹之前,未有博士也。仍与世袭,是质粹之子孙世袭也。拟之建国封侯之例,质粹,即始封之君也。苟非自罹重罪,虽朝廷亦不得而轻废之也。况其他乎。岂期巨奸如曾衮者,恣钱神之贿属,肆卖鬼之幻术,朦胧冒袭,欺君背旨,其罪有可胜诛者哉。夫衮,嵩之弟也,嵩尚不可袭,况衮乎。衮罢官也未,官已不得袭,况褫官者乎。背祖而不果北徙,非孝也。背命而争夺职官,非忠也。不孝不忠之人,而滥列儒官,不惟无以示风化,即使奉曾氏之宗庙,臣等不知守正诚确如先儒曾参者,肯享其祀否耶。坐视于质粹未命之前,而眇浩荡之鸿恩,攘夺于质粹既没之后,而违已成之明命。若衮者,诚奸巧之尤,而欺罔之甚者矣。如天理人心何哉。臣等以为明旨未下之前,则庶不可以先嫡。明旨既下之后,则不愿北徙者,又安得以夺始授君命之后乎。自明旨己下,而不愿北者,虽嫡不嫡,况世代寥远,其所谓嫡庶者,又非明有徵据者乎。彼文书私约,不过捏写,以欺罔天听耳。即使果有之,亦不过彼此私情,敢与君上之明旨抗耶。不以君旨为可据,而以私约为足凭,不以不愿北徙之情为实案,而以酬劳为辞,诸臣之勘之覆者,皆非也。臣等咸不敢苛论矣。万历元年八月间,科臣李盛春目睹衮等之争辨,深恨曾衮之奸邪,具疏上渎,荷蒙俞允。臣等此时,惟知以查质粹之子孙应袭者为是,而独勘曾嵩之子孙应袭者为非。夫何部议未定,舍其是,从其非,致使曾质粹之嫡孙继祖,独抱冤恨,吁天悲号。凡有人心不忍闻见,岂宜湛恩汪秽之时,而乃有此向隅之泣耶。臣等以为,继衮之是非不待辨,而继祖之子,与嵩之子,其承袭亦不必辨,唯于世庙定之矣。始官在质粹,世袭在质粹,锡之于天子者,自当传之于子孙,孰得而夺之。夺之即背违成命矣。今日衮,既可以夺继祖,焉保他日无夺衮者出乎。争者藉藉,论者纷纷,是弃朝廷之命,视世爵为奇货,不亦上违世庙之殊恩,下渎先儒之庙祀乎。近闻江西之勘,又有以曾嵩之子枢承袭者。夫曾衮既革,而嵩子承之,是衮之奸,不幸而不得行于身,犹幸而得行于侄,何异于垄断之登,而扬州之鹤耶。其于世庙明旨,均为背矣。伏乞我皇上,敕下礼部,从公覆议,务遵成命,勿泥前辙。将曾继祖之子,承袭五经博士,将曾衮革职,以治其违命冒袭之罪。庶恩命出自朝廷,而奸伪或有所惩矣。奉圣旨,是。万历十六年,礼部请列曾氏子孙入三氏学,改为四氏学。
按于慎行《四氏学碑记》:万历十六年,入曾子后裔,盖从御史毛公在之请也。易名为四氏学。
《嘉祥县志》:礼部一本巡历事竣,敬陈补遍救弊之略,以备采择事:该山东巡按毛在题前事,奉圣旨,该部知道,钦此。抄出到部,送司案呈到部,除议各道之分任九款,系隶各衙门列上,请圣裁定夺,恭候敕下。臣等遵奉施行,一开贤裔之均收前件,臣等议得国家设立三氏学,优崇圣贤后裔,亦以胥教诲而育才俊也。但止及孔颜孟,而不及曾氏者,缘曾子子孙流寓江西,至嘉靖年间,奉钦依世袭博士,始复还山东,依守坟庙。今虽子孙微弱,尚未蕃衍,但均系先贤之后,教养作兴,委不可独缺。既经巡按御史毛在条陈咨吏部知会,并咨都察院转行,巡按御史提学及各衙门以后曾氏子孙,果读书向方,堪以作养者,俱送入该学,其考选应试廪增起贡,悉照三氏例施行。至于遇有朝廷大典礼,与孔颜孟子孙一体行取赴京观礼,庶圣恩普照,贤裔均沾,其于崇儒重道之典,益复增光。伏乞圣裁。奉圣旨,是。
熹宗天启二年,命授宋儒张载裔孙五经博士。
《郿县志》:天启二年,命先儒张横渠十四代孙文运,与程朱苗裔,一体授翰林院五经博士。
悯帝崇祯六年,再行辨正曾氏应袭嫡裔。
《嘉祥县志》:宗圣六十三代孙曾弘毅,为微臣世职久延,谨述先朝采访勘覆始末,仰祈圣断,以惩诈伪,以杜后争事:窃照臣于崇祯六年五月间,因浙江绍兴府会稽县生员曾益,冒认贤裔,希图争袭,臣已具疏控陈。奉圣旨,该部知道,钦此。此时自当静听公论,圣明裁断。但恐异日狡谋,再肆哓哓。臣谨述采访始末,及注销事件,为我皇上陈之:先是,嘉靖十三年,礼部移文天下,遍访曾氏子孙。臣五十九代祖曾质粹,首承礼部采访勘覆,并江西保举,起送赴部,奉世庙。圣旨:既勘得曾质粹系先儒曾子之后,准照颜孟二氏例,授翰林院五经博士,仍与世袭。钦此。时有巨奸曾衮,朦胧冒袭,礼部从公参劾,将曾衮革职,仍奏请提问,以治冒袭之罪。又万历元年八月间,吏科都给事中刘不息等,题同前事,乞将曾衮削夺,仍命曾质粹子孙承袭博士,永杜争端。奉旨,是,钦此。钦遵,臣祖孙袭职,至今五世。岂期又有曾益,朦胧冒认嫡裔。昨崇祯六年八月内,礼科为按月注销事,礼科署科事给事中卢兆龙等,参看得曾益所奏象贤嫡裔宜清等事,宗圣裔嗣久定,何以忽起争端,于例有碍,均应立案不行。八月十三日,奉圣旨,知道了,礼部知道。钦此。今公论已定,自有处分。第臣庆贺事竣例,当陛辞,诚恐曾益画工清客,出入多门,鬼蜮百端,妄营再扰,以希侥倖。臣不一言点破,则彼奸原疏在部,虽经参寝,尚未除根,终留他日起争之地。恳祈圣明敕下该部,将益原疏,与臣疏,从公覆正,永杜后争。庶奸谋不生,而宗祀不致紊乱矣。臣谨此具奏,无任激切待命之至。奉圣旨,该部知道。 又疏为奸冒圣裔,紊乱典章,营谋日狡,欺肆愈横,恳乞圣断,立赐剖决,以惩诈伪,以伸国宪事:窃照臣十五世祖据避乱江右,至五十九世祖质粹,当世宗皇帝咨访赍谱,应诏部科屡覈非赝,先准衣巾奉祀,后始定封,至详悉也。嗣有同宗曾衮冒袭,旋被勘劾,竟蒙旨褫夺,准臣祖荫袭,迄今爵承五世,恩叨六朝。突有绍兴曾益,因同姓,顿造狂谋。崇祯二年间,假托献赋,少为尝试,当被科臣冯杰参益诈冒,幸得漏网。崇祯五年间,妄奏为象贤嫡裔宜清等事,被礼部尚书黄汝良察益奸妄,立案不行,卷照将益虚诳等情,具本控陈。奉圣旨,该部知道。益乘黄尚书回籍,钻干行浙单查,崇祯六年礼科署科事给事中卢兆龙等,为按月注销事,参看得曾益为象贤嫡裔宜清等事,宗圣裔嗣久定,何以忽起争端,于例有碍,立案不行。奉圣旨,知道了,礼部知道。钦此。臣因庆贺入觐,曾益神奸,复具本为微臣世职久延等事,奉圣旨,该部知道。钦此。臣谓益屡经科参,当知自敛,部司因浙文含糊,无凭正,行覆奏间,益咆咻部堂,凌侮司官,部司遂复行山东、江西,彻底清查。益揣魑魅,难逃电照。去年十月内,妄奏为圣裔覈嫡已真等情,渎聒宸聪,且疏语狂肆,不经其引采访云。如宋之曾巩、曾肇、曾布,或为曾氏后者,此当时悬揣之词,非的确之见也。其说江西曾嵩、曾衮、曾质粹应召,当徐提学面鞫时,嵩、衮各曰:不愿北徙。是江西未始以嵩、衮应召也。又说越以曾南明应召,旨下,客死。益前疏何云益祖南明,与臣祖质粹同应召入都。臣祖质粹受封南明,止乞表忠节,前后异词,欺罔显然。况原无咨送缘由。又云益祖怘为宋忠臣,閤门死节,宜宋优恤之,表扬之。又何待于我朝,乃自为吹嘘。果系閤门死节,何以复有遗类。又说曾巩世系谱,散见于欧苏文集,苏止言道统,未及世系。欧且议巩非曾子后,即欧苏之文确有可凭。当时经手查勘诸,岂无见于《宋史》之足徵,而必取信于臣祖之永丰一谱也。其说臣祖以伪冒逮问,既已逮问,则有干国宪,其何得受封主祀。况无红本卷案可证,又诋臣祖子夭孙瞽残癃接踵,圣灵弗飨。夫人之夭寿不齐,与世系之真伪奚关。臣祖质粹承袭数载,臣父主祀四十馀年,诰封累承,又何得谓圣灵弗飨。益之狂妄如此,臣应候山东、江西勘文到日,真伪自明,何必赘言。但益奸诡愈炽,欺罔愈甚,势不得不为皇上陈之。乃臣所奉者,朝廷之明命。所守者,家传之谱谍。臣所知者,臣祖质粹为受封之始祖,臣为主祀之嫡孙。益有何据,翻六朝之定案,眇诸臣之参驳耶。即益果系曾氏后裔,何益之祖父不言,益早年不言,献赋时不言。直至今日言,岂曾氏今日始有嫡耶。部案科参俱在,部劄谱谍,暨各省勘劄俱在,恳乞皇上敕下九卿科道会议,先朝之封典,应否变乱,久延之世爵,应否奸冒。臣世守之谱,与益臆造之谱,何真何伪。历朝之本章,与益杂引之外传,何违何从。仍治其违命冒滥,庶贤裔以清,国典以重矣。臣曷胜惶𢙀战慄待命之至。奉圣旨,该部知道。 礼部题覆疏,看得宗圣后裔,世居东鲁之武城,至十五世孙曾据者,避新莽之乱,自武城徙豫章,则曾弘毅之派也。往者,恭遇世宗肃皇帝崇儒重道,特诏访求。于是山东以曾守仁应,江西以曾质粹应,浙江以曾南明应。当日庙堂之上,几经咨勘,几经参详,乃始舍南明、守仁,而独以质粹主祀。钦奉肃皇帝圣旨,亦既确有凭据,永为信从矣。考其时,微直守仁相安无言,即南明同在访求之列,而仅疏请表祖曾怘忠节,奉有该部知道之旨,并未及宗圣主祀事。岂非质粹派系彰明,固有以服其心乎。人更五世,时阅百年,而南明之孙曾益忽起,而与质粹之孙曾弘毅争此世爵。夫宗圣祀典,关系匪轻,臣等何敢臆断,惟所钦奉者,先朝久颁之明旨,所详按者,三省覈实之回文。虽曾益与弘毅,彼此互相诋攻宗支,诚难远愬,然虚心而断之,以理则划然不可移易耳。当质粹入应访求,始则奉命衣巾主祀,既则奉命授五经博士,世袭。肃皇帝圣旨,炳若日星,皆曾嵩、曾衮、南明、守仁所共知,而共遵者。质粹既故,曾衮辄乘其孙未袭,百计冒承,维时科臣李盛春及刘不息等,各疏劾之,台臣刘光国等又疏劾之,迄奉明旨,革衮冒袭,仍归之质粹之孙,无异议也。南明不敢争于同应访求之初,曾益争之于后,而谓于理可乎。曾衮不能争于质粹方故之日,曾益争之于今,而谓于理可乎。至查三省抚按回文,浙江则称史传谱牒墓文,似有可据,然能知南明为巩怘之孙,不能定为宗圣之裔。并谓南明不早辩证,觉有可疑矣。江西则称弘毅嫡派,当年勘结犁,然而明言曾益引证为冒籍矣。山东则称质粹应徵北徙,袭爵奉祀,业有岁年。曾益之祖,不争于应诏之时,又不争于曾衮争袭之候,至今而突有此奏,宜该弘毅之不平,而士绅氓庶之纷然交鬨矣。孔颜孟之孙,且公结弘毅为嫡传,并无冒滥矣。今曾益乃欲近据宋世二祖,即以世爵嗣宗圣,而谓于理,又可乎。故今质粹之孙弘毅,世承爵秩,主宗圣祀,理无容更,惟是曾益之祖,一为宋代大儒,一则閤门死节,均合祀典。圣朝维风彰教,当亦不靳表扬,合无请旨,给以衣巾,俾世祀家庙,用继南明当年疏乞表扬之志,则曾益一派,所邀恩于圣明者,固不浅矣。

皇清

世祖章皇帝顺治元年
《大清会典》:顺治元年,覆准颜曾孟仲五经博士,由嫡
派子孙承袭,俱照衍圣公咨送题补。程朱五经博士,由礼部具题咨送嫡派子孙到部题请承袭。 又覆准衍圣公官属四氏学学录,由孔氏生员题补。四氏学教授,由各省生员题补。俱照衍圣公咨送具题。
顺治九年

《大清会典》:顺治九年
上幸国学。礼成,王贝勒贝子公等内院礼部大臣衍
圣公四代子孙在,礼部筵宴一次。
凡遇

皇上幸学之年,先期,行取衍圣公及五经博士并孔
氏族人生员五人,孔颜曾孟仲族人生员各二人,到京陪祀,俱本监掌行。先期,传集满洲蒙古汉军汉监生演习礼仪。至期,各监生服蓝镶青袍,迎送

圣驾。
凡恭遇

圣驾临雍,及
躬诣阙里,于陪祀,五氏生员内选择十五名,送监读
书。
是年

驾临雍,行释奠礼。后三日,
钦赐五经博士,及孔颜曾孟仲氏生员,素缎袍各一
件。
顺治十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年,覆准凡陪祀,恩贡,免其拨历颜
曾孟仲四氏,以州同州判考用。
顺治十八年
《郿县志》:崇祯三年,张横渠十四代孙文运卒,子承引应袭。四年,陜西巡按李具题,候服阕,袭授。六年,复丁母忧,寻病故。子元祥系十六代孙,顺治十八年,

命承袭翰林院五经博士。
康熙元年《嵩县志》:康熙元年,知县杨厥美申请,程伊川二十代孙接道明,崇祯间没于土贼,无传。其堂祖宗昌应袭翰林院五经博士。督抚两院题准。康熙八年

《大清会典》:康熙八年,
圣驾临雍,
赐五经博士颜曾孟仲氏生员,素缎袍一件。
康熙二十三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十三年
上幸阙里,其圣贤后裔陪祀者,俱从优议叙。现任及
候选官,遇应升应选之缺,先行录用。举人以知县缺,先用。贡生俟考定职衔后,以应得之缺,先用。陪祀、听讲、执事各官,俱加一级。
又议准以周公后裔,为世袭五经博士。
又议准以宋儒周敦颐后裔,为世袭五经博士。康熙三十 年
户科掌印给事中〈臣〉汪晋徵,题为

圣心重道,曰隆先贤表彰,有待仰祈
敕议褒录后裔,以全一代之鸿规,以垂百世之大典
事,窃〈臣〉于本月二十二日,随九卿齐集内阁,仰瞻我

皇上御撰至圣先师孔子庙碑,亲洒宸翰。〈臣〉口诵心
维,其文则日星云汉,其辞则训诰典谟,其书则银钩铁画,玉粹珠圆,洵足笼照古今,蕴含造化。以孔子而得此至文,实圣道之幸。〈臣〉等生际唐虞之世,得睹光华复旦之章。尤〈臣〉等之大幸也。总由我

皇上天纵圣明,于尧舜孔孟之传,实有心得。故尊崇
之典,有加无已。窃思自孔孟以后,道学之统,至宋周程张朱而始著。此四姓五人者,名号并悬于天壤之间,学问皆出乎性天之始。以故祀典均昭,艺林咸颂,乃程朱二氏固已久置世袭博士,即周敦颐,复蒙我

皇上允宪〈臣〉姚缔虞之请,录其子孙,亦为博士。是姓
五人同功一体,而四人者,俱承雨露,世袭弗替,独张载一人,子孙沦落,褒恤未加。揆之典章,尚觉挂漏。按张载系陕西凤翔府郿县人,学者称为横渠先生,所著《正蒙西铭》诸书,阐往圣之精微,作后学之津筏。程颢曰:西铭之言,极纯无杂。秦汉以来,学者所未到。其推重如此。且近见我

皇上颁赐先贤书院,学达性天扁额,周程张朱五人,
均属一例。则知

圣心藻鉴,原无二视。伏乞
敕廷臣集议,即行秦抚,查其子孙,
特赐洪恩,使得与周程朱三氏,一体恤录。则万年理
学之所尊崇,即万世人心之所振起矣。如果〈臣〉言不谬,伏祈

睿鉴施行。奉
旨,九卿詹事科道会议具奏礼部等衙门会议。题覆
张载关中大儒,与濂洛并重,相应张载子孙,亦照周程朱例授为博士。

命下行陜抚,查张载嫡派宗谱,随查得长房张元福,
生张梦熊,梦熊生张守先,应袭无疑。准将守先授为世袭五经博士。奉

旨,依议。

贤裔部列传一

颜歆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代歆,字子林,鲁大夫。葬颜子墓东十馀步。生子俭,元泰定三年从祀。

颜俭

《陋巷志·宗子世表》:三代俭,鲁大夫。生子威,元泰定三年从祀。

颜威

《陋巷志·宗子世表》:四代威,鲁下大夫。生子芃。

颜芃

《陋巷志·宗子世表》:五代芃,鲁下大夫。生子亿。

颜亿

《陋巷志·宗子世表》:六代亿,鲁下大夫。生子岵。

颜岵

《陋巷志·宗子世表》:七代岵,鲁下大夫。生子卸。

颜卸

《陋巷志·宗子世表》:八代卸,字伯仲,秦大夫。生子誉。

颜誉

《陋巷志·宗子世表》:九代誉,舍人。生子产。

颜产

《陋巷志·宗子世表》:十代产,项羽闻其名,聘之,不受。生子异。

颜异

《陋巷志·宗子世表》:十一代异,字世仁,汉大夫。生子愚。

颜愚

《陋巷志·宗子世表》:十二代愚,汉卿士,生子逵。

颜逵

《陋巷志·宗子世表》:十三代逵,汉大夫。生子肆。

颜肆

《陋巷志·宗子世表》:十四代肆,字季逵。武帝时,尚书郎,会稽都尉。书传作驷,生子衷。

颜衷

《陋巷志·宗子世表》:十五代衷,一作忠,郡功曹从事,巩令。生子凯。

颜凯

《陋巷志·宗子世表》:十六代凯,字虞卿,张禹荐于朝,为安成太守。生子邃。

颜邃

《陋巷志·宗子世表》:十七代邃,字景深,郡上计吏。生子龠。

颜安乐

《汉书·本传》:安乐字公孙,鲁国薛人,眭孟姊子也。家贫,为学精力,官至齐郡太守丞,后为仇家所杀。安乐授淮阳泠丰次君、淄川任公。公为少府,丰淄川太守。由是颜家有泠、任之学。始贡禹事嬴公,成于眭孟,至御史大夫,疏广事孟卿,至太子太傅,皆自有传。广授琅琊筦路,路为御史中丞。禹授颍川堂溪惠,惠授泰山冥都,都为丞相史。都与路又事颜安乐,故颜氏复有筦、冥之学。路授孙宝,为大司农,自有传。丰授马宫、琅琊左咸。咸为郡守九卿,徒众尤盛。官至大司徒,自有传。〈按:安乐,在《汉书·儒林传》《真卿世系谱序》载:汉有安乐,则安乐为颜氏裔无疑。因世代无考,故附前汉末〉

后汉

颜龠

《陋巷志·宗子世表》:十八代龠,字茂宗,州举茂才。生子绰。

颜绰

《陋巷志·宗子世表》:十九代绰,字参道,为太守。生子准。

颜准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代准,始仕为从事,复高尚不仕。生子玩。

颜玩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一代玩,字怀珍,举有道,为著作郎。生子亮。

颜亮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二代亮,字世明,为郡督邮,见冀州刺史王统碑。生子敫。

颜敫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三代敫,字士荣,州举茂才,至御史大夫。二子:斐、盛。

颜斐

按颜真卿《颜氏世系谱序》:魏有斐、盛。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四代斐,尹京兆,有善政。二子鲁、欢,无后。而盛为宗。

颜盛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四代盛,字叔台,一字叔震。生子钦。
《兖州府志》:盛,字叔台,颜子二十四代孙也。父敫,桓帝时为御史大夫。兄斐,京兆尹。盛为汉尚书郎,魏历青徐二州刺史,关内侯,始自鲁国徙居琅琊临沂,代传孝恭,因号其居为孝弟里。葬临沂县西七里,今属费县。宋元祐七年,诏禁樵棌。

颜钦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五代钦,子默。
《兖州府志》:钦字公若,盛之子也。明《诗》《礼》《易》《尚书》,多所通说。历东平郎,将司马大中大夫,东莞广陵太守,给事中,引直禁省。封葛峄县子。

颜默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六代默,字静伯,汝阴太守,护军将军,给事中,袭葛峄县子。三子:畿、辇、含。长次无后。

颜闵

《陋巷志·支子世表》:二十六代闵,一作敏,字叔明,钦季子,晋散骑常侍。

颜含

《晋书·本传》:含字弘都,琅邪莘人也。祖钦,给事中。父默,汝阴太守。含少有操行,以孝闻。兄畿,咸宁中得疾,就医自疗,遂死于医家。家人迎丧,旐每绕树而不可解,引丧者颠仆,称畿言曰:我寿命未死,但服药太多,伤我五脏耳。今当复活,慎无葬也。其父祝之曰:若尔有命复生,岂非骨肉所愿。今但欲还家,不尔葬也。旐乃解。及还,其妇梦之曰:吾当复生,可急开棺。妇颇说之。其夕,母及家人又梦之,即欲开棺,而父不听。含时尚少,乃慨然曰:非常之事,古则有之,今灵异至此,开棺之痛,孰与不开相负。父母从之,乃共发棺,果有生验,以手刮棺,指爪尽伤,然气息甚微,存亡不分矣。饮哺将护,累月犹不能语,饮食所须,托之以梦。阖家营视,顿废生业,虽在母妻,不能无倦矣。含乃绝弃人事,躬亲侍养,足不出户者十有三年。石崇重含惇行,赠以甘旨,含谢而不受。或问其故,答曰:病者绵昧,生理未全,既不能进啖,又未识人惠,若当谬留,岂施者之意也。畿竟不起。含二亲既终,两兄继没,次嫂樊氏因疾失明,含课励家人,尽心奉养,每日自尝省药馔,察问息耗,必簪屦束带。医人疏方,应须髯蛇胆,而寻求备至,无由得之,含忧叹累时。尝昼独坐,忽有一青衣童子年可十三四,持一青囊授含,含开视,乃蛇胆也。童子逡巡出户,化成青鸟飞去。得胆,药成,嫂病即愈。由是著名。本州辟,不就。东海王越以为太傅参军,出补闿阳令。元帝初镇下邳,复命为参军。过江,以含为上虞令,转主国郎中、丞相东閤祭酒,出为东阳太守。东宫初建,含以儒素笃行补太子中庶子,还黄门侍郎、本州大中正,历散骑常侍、大司农。豫讨苏峻功,封西平县侯,拜侍中,除吴郡太守。王导问含曰:卿今莅名郡,政将何先。答曰:王师岁动,编户虚耗,南北权豪竞招游食,国弊家丰,执事之忧。且当徵之势门,使反田桑,数年之间,欲令户给人足,如其礼乐,俟之明宰。含所历简而有恩,明而能断,然以威御下。导叹曰:颜公在事,吴人敛手矣。未之官,复为侍中。寻除国子祭酒,加散骑常侍,迁光禄勋,以年老逊位。成帝美其素行,就加右光禄大夫,门施行马,赐床帐被褥,敕大官四时致膳,固辞不受。于时论者以王导帝之师傅,名位隆重,百僚宜为降礼。太常冯怀以问于含,含曰:王公虽重,礼无偏敬,降礼之言,或是诸君事宜。鄙人老矣,不识时务。既而告人曰:吾闻伐国不问仁人。向冯祖思问佞于我,我有邪德乎。人常论少正卯、盗蹠其恶孰深。或曰:正卯虽奸,不至剖人充膳,盗蹠为甚。含曰:为恶彰露,人思加戮;隐伏之奸,非圣不诛。由此言之,少正卯为甚。众咸服焉。郭璞尝遇含,欲为之筮。含曰:年在天,位在人,修己而天不与者,命也;守道而人不知者,性也。自有性命,无劳蓍龟。桓温求婚于含,含以其盛满,不许。惟与邓攸深交。或问江左群士优劣,答曰:周伯仁之正,邓伯道之清,卞望之之节,馀则吾不知矣。其雅重行实,抑绝浮伪如此。致仕二十馀年,年九十三卒。遗命素棺薄敛。谥曰靖。丧在殡而邻家失火,移棺绋断,火将至而灭,佥以为淳诚所感也。三子:髦、谦、约。髦历黄门郎、侍中、光禄勋,谦至安成太守,约零陵太守,并有声誉。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七代含

颜髦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八代髦。
《兖州府志》:髦,字君道,少纂家业,惇于学行。父丧在殡,邻家失火。髦与弟谦约抱棺,呼号,熛焰顿止。时人以为孝感所至。仪状严整,风貌端美。桓公见而叹曰:颜侍中,廊庙之望也。历太尉,西阳王散骑将军,尚书都官郎中,国大中正,给事黄门侍郎,父老不就,袭爵西平县侯,加给事中,晋陵临川太守,侍中,本州大中正,加秩中二千石,光禄勋。生子綝纶畅。

颜谦

《陋巷志·支子世表》:二十八代谦,字子让,含次子,晋安城太守。

颜约

《陋巷志·支子世表》:二十八代约,含季子,晋零陵太守。

颜綝

《陋巷志·宗子世表》:二十九代綝,字文和,散骑都尉,西平县侯。子靖之。

颜纶

《陋巷志·支子世表》:二十九代纶,髦次子,晋廷尉正。

颜畅

《陋巷志·支子世表》:二十九代畅,髦第五子,晋州西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