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宦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宫闱典

 第一百二十一卷目录

 宦寺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汉〈总一则 高祖一则 吕后一则 景帝二则 武帝太初一则 宣帝本始一则 元帝初元一则 成帝建始一则 鸿嘉一则 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总一则 光武帝建武一则 明帝永平一则 和帝永元一则 殇帝延平一则 安帝延光一则 顺帝阳嘉一则 桓帝永寿二则 延熹二则 灵帝熹平一则 光和一则 中平二则 献帝延康一则〉
  晋〈惠帝元康一则 孝武帝宁康一则〉
  梁〈总一则 武帝天监一则〉
  北魏〈道武帝天赐一则 孝文帝太和一则〉
  北齐〈总一则〉
  隋〈总一则 炀帝大业一则〉
  唐〈总一则 太宗贞观一则 中宗嗣圣一则 神龙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天宝一则 肃宗乾元一则 代宗永泰一则 德宗贞元五则 宪宗元和四则 穆宗长庆一则 僖宗乾符一则 广明一则〉
  后梁〈太祖一则〉
  后唐〈庄宗同光二则 明宗天成一则〉
  辽〈总一则 圣宗太平一则 道宗清宁一则〉

宫闱典第一百二十一卷

宦寺部汇考一

周制:设内小臣,以统寺人、阍人、内竖、设酒人、浆人、皆奄人司之,而统于酒正。设笾人、醢人、醯人、盐人、羃人、奄人、女奴司之。又设内司服及缝人,以主宫中缝纫之事,而皆统于天官内宰。又设舂人、饎人、槁人,亦奄人与女奴共之,而统于地官。
《周礼·天官》:内小臣奄,上士四人,史二人,徒八人。
《订义》郑康成曰:奄称士者,异其贤。 王岩叟曰:先王之时,宦者不过数十人,内小臣四人,寺人五人,内竖五人,阍人每门四人而已。不若后世之多。既总于内宰,而内宰又属于蒙宰。上下相统,得以进退用舍之,则不贤者自不容于其间。后世不然,宫中官则皆奄人,既不属宰相,所以纵横而莫制。

掌王后之命,正其服位,后出入,则前驱,若有祭祀宾客丧纪,则摈,诏后之礼事,相九嫔之礼事,正内人之礼事,彻后之俎。
《订义》郑康成曰:俎谓后受尸之爵,饮于房中之俎。

后有好事于四方,则使往,有好令于卿大夫,则亦如之。
《订义》易氏曰:好事,则以物问遗于诸侯之亲者。好令,则以言问劳于卿大夫之亲者。

掌王之阴事阴令。
《订义》郑康成曰:阴事,群妃御见之事。阴令,王所求为于北宫。

阍人王宫每门四人,囿游亦如之。
《订义》郑康成曰:阍人司昏晨以启闭。 王岩叟曰:其职云掌守中门之禁,惟雉门耳。此言每门者,言中门据有禁守者言之。其实王之五门,使墨者守,或以为王有五门,四面皆有中门,故曰每门。 郑康成曰:囿御苑游离宫。

掌守王宫之中门之禁。
《订义》郑康成曰:中门于外内为中,若今宫阙门雉门三门也。 史氏曰:中门之禁,亦密于外门,以其过此,则是王之宫庭。使内官掌之,谓之阍人,以其所职,专在守门。若今所谓司门是也。

丧服凶器不入宫,潜服贼器不入宫,奇服怪民不入宫。
《订义》郑康成曰:丧服,衰绖。凶器,明器。潜服若衷甲者。贼器,盗贼之任器。兵物皆有刻识。奇服,衣非常。《春秋传》曰:尨奇无常,怪民狂易。

凡内人公器宾客无帅,则几其出入。
《订义》史氏曰:内人,应役之人。公器,应用之物。宾客,公卿大夫之妻,应得入见者。然无帅者,无所将帅,非时而入出者也。故必几察之,防其乘间。

以时启闭。
《订义》郑康成曰:时漏尽。 史氏曰:谨其锁钥。

凡外内命夫命妇出入,则为之辟。
《订义》郑康成曰:内命夫,卿大夫士之在宫中者。辟行人使无于。

掌埽门庭,大祭祀丧纪之事,设门燎,跸宫门庙门。
《订义》郑康成曰:燎,地烛。跸,止行者。庙,在中门外。 易氏曰:设门燎,则设燎于门,以为明。跸宫门庙门,则
跸止行者以致其肃。

凡宾客亦如之。
《订义》史氏曰:宾客之奉,无异宫庙,亦宜肃。

寺人王之正内五人。
《订义》郑康成曰:寺之言侍。诗云:寺人。孟子:正内路寝。

掌王之内人,及女宫之戒令,相导其出入之事而纠之。
《订义》郑康成曰:内人,女御。女宫,刑女之在宫者。 郑锷曰:内人或有出入寺人,则以身相之,以言导之。其或不如法者,又从而纠之。

若有丧纪宾客祭祀之事,则帅女宫而致于有司,佐世妇治礼事。
《订》义〉郑康成曰:世妇,二十七世妇。

掌内人之禁令,凡内人吊临于外,则帅而往立于其前,而诏相之。
《订义》郑康成曰:从世妇所吊,若哭其亲族。

内竖倍寺人之数。
《订义》郑康成曰:竖,未冠者之官名。 刘执中曰:内竖,奄之小者。三代礼乐称,周为备六寝六宫之奄,寺人、内竖,其众不过十人。

掌内外之通令。凡小事,若有祭祀宾客丧纪之事,则为内人跸。
《订义》郑康成曰:内人,从世妇,有事于庙者。

王后之丧迁于宫中,则前跸,及葬,执亵器以从遣车。
《订义》郑康成曰:丧迁者,将葬朝于庙。亵器,振饰沬沐之器。

酒人奄十人,女酒三十人,奚三百人。
《订义》王氏曰:郑氏以奄为精气闭藏者,盖民之有是疾,先王因择而用焉。与籧篨蒙镠,戚施直镈,聋瞆司火,瞽矇修声同。若以为刑人,则国君不近,况于王乎。若刑无罪之人而任之,则宜先王之所不忍。
贾氏曰:以其与女酒及奚同职,故用奄人。奄不
称士,亦府史之类。 郑康成曰:女酒,女奴晓酒者。古者从坐男女,没入县官为奴,其少才智以为奚,今之侍史官婢,或曰奚宦女。

掌为五齐三酒,祭祀则共奉之,以役世妇。
《订义》郑锷曰:《周礼》有两世妇,一在春官,以卿一人为之。一乃天官内宰,世妇与九嫔为列者也。先儒以此世妇谓宫卿之官,掌女宫之宿戒者。殊不知内宰之世妇,于祭祀之时,当涖陈其具,酒人乃奄人也,奄人固宜与内人联事,则其听世妇役也,宜矣。安可以为春官之卿耶。

共宾客之礼酒饮酒而奉之,凡事共酒,而入于酒府,凡祭祀共酒以往,宾客之陈酒亦如之。
《订义》王氏曰:祭祀共酒以往,则自有奉之者。往待其令而已。

浆人奄五人,女浆十有五人,奚百有五十人,掌共王之六饮,水浆醴凉医酏,入于酒府,共宾客之稍礼,共夫人致饮于宾客之礼,清,醴,医,酏,糟,而奉之。凡饮共之。
笾人奄一人,女笾十人,奚二十人。掌四笾之实,朝事之笾,其实麷,蕡,白,黑,形盐,膴,鲍鱼,鱐,馈食之笾,其实枣栗桃乾䕩榛实,加笾之实,菱,芡,栗,脯,羞笾之实,糗饵,粉餈。凡祭祀,共其笾荐羞之实,丧事及宾客之事,宾客之事共其荐笾羞笾,为王及后世子,共其内羞。凡笾事掌之。
醢人奄一人,女醢二十人,奚四十人,掌四豆之实,朝事之豆,其实韭菹,醓醢,昌本,麋臡,菁菹,鹿臡,茆菹,麇臡,馈食之豆,其实葵菹,蠃醢,脾析,螷醢,蜃,蚳醢,豚拍,鱼醢,加豆之实,芹菹,兔醢,深蒲,醓醢,箈菹,雁醢,笋菹,鱼醢,羞豆之实,酏食糁食。凡祭祀,共荐羞之豆实,宾客丧纪,亦如之。为王及后世子,共其内羞,王举则共醢六十瓮,以五齐七醢七菹三臡实之,宾客之礼,共醢五十瓮。凡事共醢,
醯人奄二人,女醯二十人,奚四十人,掌共五齐七菹。凡醯物,以共祭祀之齐菹。凡醯酱之物宾客亦如之。王举,则共齐菹醯物六十瓮,共后及世子之酱齐菹,宾客之礼,共醯五十瓮。凡事共醯,
盐人奄二人,女盐二十人,奚四十人。掌盐之政令,以共百事之盐,祭祀共其苦盐散盐,宾客,共其形盐散盐,王之膳羞共饴盐,后及世子亦如之。凡齐事,鬻盐以待戒令。
幂人奄一人,女幂十人,奚二十人,掌共巾幂,祭祀,以疏布巾幂八尊,以画布巾幂六彝。凡王巾皆黼,内司服奄一人,女御二人,奚八人。
《订义》郑康成曰:内司服,主宫中裁缝官之长。 史氏曰:春官有司服掌王之吉凶衣服,今掌后之吉凶衣服者,不得不以内司服别之。 贾氏曰:奄一人者,以衣服事多,须男子兼掌,与妇人同处,故用奄。

掌王后之六服,袆衣,揄狄,阙狄,鞠衣,展衣,缘衣,素沙,辨外内命妇之服,鞠衣,展衣,缘衣,素沙。凡祭祀宾客,共后之衣服,及九嫔世妇。凡命妇,共其衣服,共丧衰亦如之。后之丧,共其衣服。凡内具之物,
缝人奄二人,女御八人,女工八十人,奚三十人。
《订义》王昭禹曰:所谓女御八人,非王宫八十一女御之数。 郑康成曰:女工,女奴晓裁缝者。

掌王宫之缝线之事,以役女御,以缝王及后之衣服。
《订义》刘执中曰:女御,缝王及后之服者。奄所以董其工而役之,裁缝者也。女御所以取其制,授之修短者也。王及后至尊,非女工可得度量。

丧缝棺饰焉。衣翣柳之材,掌凡内之缝事。
《地官》:舂人奄二人,女舂抌二人,奚五人。
《订义》贾氏曰:舂人有奄者,以与女奴同处故也。

掌共米物,祭祀共其齍盛之,米,宾客共其牢礼之米。凡飨食共其食米,掌凡米事。
饎人奄二人,女饎八人,奚四十人。掌凡祭祀共盛,共王及后之六食。凡宾客共其簠簋之实,飨食亦如之。槁人奄八人,女槁每奄二人,奚五人。掌共外内朝冗食者之食,若飨耆老,孤子,士庶子,共其食,掌豢祭祀之犬。

汉设少府,统六丞,以共养天子。诸宦者,皆属焉。皇后、太子,又设詹事,以统诸宦者。
《汉书·百官表》:少府,秦官,掌山海池泽之税,以给共养,有六丞。属官有尚书、符节、太医、太官、汤官、导官、乐府、若卢、考工室、左弋、居室、甘泉居室、左右司空、东织、西织、东园匠十六官令丞,又胞人、都水、均官三长丞,又上林中十池监,又中书谒者、黄门、钩盾、尚方、御府、永巷、内者、宦者八官令丞。诸仆射、署长、中黄门皆属焉。武帝太初元年更名考工室为考工,左弋为佽飞,居室为保宫,甘泉居室为昆台,永巷为掖廷。佽飞掌弋射,有九丞两尉,太官七丞,昆台五丞,乐府三丞,掖廷八丞,宦者七丞,钩盾五丞两尉。成帝建始四年更名中书谒者令为中谒者令,初置尚书,员五人,有四丞。河平元年省东织,更名西织为织室。绥和二年,哀帝省乐府。王莽改少府曰共工。
〈注〉应劭曰:名曰禁钱,以给私养自别为藏少者小也。故称少府。师古曰:大司农供军国之用,少府以养天子也。如淳曰:若卢,官名也。藏兵器品,令曰若卢,郎中二十人,主弩射。《汉仪注》有若卢狱令,主治库兵,将相大臣。臣瓒曰:冬官为考工,主作器械也。师古曰:太官主膳食,汤官主饼饵,导官主择米。左弋,地名。东园匠主作陵内器物者也。胞人主掌宰割者也。胞与庖同。《三辅黄图》云:上林中池,上籞五所,而此云十池,监未详其数。钩盾主近苑囿,尚方主作禁器物,御府主天子衣服也。中黄门谓奄人,居禁中,在黄门之内给事者也。

詹事,秦官,
〈注〉应劭曰:詹,省也,给也。臣瓒曰:《茂陵书》:詹事秩真二千石。

掌皇后、太子家,有丞。
〈注〉师古曰:皇后、太子各置詹事,随其所在以名官。

属官有太子率更、家令丞,仆,中盾、卫率、厨厩长丞。
〈注〉张宴曰:太子称家,故曰家令。臣瓒曰:《茂陵书》:太子家令秩八百石。应劭曰:中盾主周卫徼道,秩四百石。如淳曰:《汉仪注》:卫率主门卫,秩千石。师古曰:掌知漏刻,故曰率更。自此以上,太子之官也。

又中长秋、私府、永巷、仓、厩、祠祀、食官令长丞。诸宦官皆属焉。
〈注〉师古曰:自此以上皆皇后之官。

《后汉书·百官志》:大长秋。本注曰:承秦,有詹事一人,位在长秋上,亦宦者,主中诸官。成帝省之,以其职并长秋。
高祖十二年,惠帝即位,以宦官尚食比郎中。
《汉书·惠帝本纪》:高祖十二年夏五月丙寅,太子即皇帝位,以宦官尚食比郎中。
〈注〉应劭曰:宦官,阍寺也。尚,主也。旧有五尚,尚冠、尚帐、尚衣、尚席,亦是。如淳曰:主天子物,曰尚主。文书曰尚书。又有尚符玺郎也。《汉仪注》:省中有五尚,而内官妇人有诸尚也。
吕后八年,始封宦者为侯。
《汉书·吕后本纪》:八年春,封中谒者张释卿为列侯。诸中官、宦者令丞皆赐爵关内侯,食邑。
〈注〉如淳曰:百官表谒者掌宾赞受事。灌婴为中谒者,后常以阉人为之。诸官加中者,多阉人也。列侯出关就国,关内侯但爵耳。其有加异者,与之关内之邑,食其租税。宣纪曰:德、武食邑是也。师古曰:诸中官,凡阉人给事于中者皆是也。宦者令丞,宦者署之令丞。
景帝中四年,许赦徒欲腐者听。
《汉书·景帝本纪》:中四年秋,赦徒作阳陵者死罪;欲腐者,许之。
〈注〉苏林曰:宫刑,其创腐臭,故曰腐也。如淳曰:腐,宫刑也。丈夫割势,不能复生子,如腐木不生实。师古曰:如说是。腐音辅。

中六年,更长信詹事为少府,将行为大长秋。
《汉书·景帝本纪》不载。按《百官志》:长信詹事掌皇太后宫,景帝中六年更名长信少府。
〈注〉张晏曰:以太后所居宫为名也,居长信宫则曰长信少府也。

将行,秦官,景帝中六年更名大长秋,或用中人,或用士人。
〈注〉应劭曰:皇后卿也。师古曰:秋者,收成之时。长者,𢘆久之义。故以为皇后官名。中人,奄人也。
武帝太初元年,用宦者主中书,增置丞尉。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晋书·职官志》:列曹尚书,按尚书本汉承秦置,及武帝游宴后庭,始用宦者主中书,以司马迁为之,中间遂罢其官,以为中书之职。中书监及令,按汉武帝游宴后庭,始使宦者典事尚书,谓之中书谒者,置令、仆射。
《宋书·百官志》:中书通事舍人,四人。汉武帝游后庭,始使宦者典尚书事,谓之中书谒者,置令、仆射。按《册府元龟》:武帝太初元年,更永巷为掖庭,置八丞,宦者增置七丞,钩盾增置五丞,两尉。武帝好游宴后庭,或出豫离馆。请奏机事,多以中人主之。其中书谒者,遂典尚书奏事。
宣帝本始元年五月,凤皇集胶东。赐中都官、宦吏、六百石爵,各有差。
《汉书·宣帝本纪》云云。
元帝初元五年,令从官给事宫中者,许其通籍。
《汉书·元帝本纪》:初元五年夏四月,令从官给事宫司马中者,得为大父母父母兄弟通籍。
〈注〉应劭曰:从官,谓宦者及虎贲、羽林、太医、太官是也。司马中者,宫内门也。司马主武,兵禁之意也。籍者,为二尺竹牒,记其年纪名字物色,县之宫门,案省相应,乃得入也。师古曰:应说非也。从官,亲近天子常侍从者皆是也。故此下云科第郎、从官。司马门者,宫之外门也。卫尉有八屯,卫候司马主卫士徼巡宿卫。每面各二司马,故宫之外门为司马门。
成帝建始四年,罢中书宦官,初置尚书员五人。
《汉书·成帝本纪》:建始四年春,罢中书宦官,初置尚书员五人。
〈注〉臣瓒曰:汉初中人有中谒者令。孝武加中谒者令为中书谒者令,置仆射。宣帝时,任中书官弘恭为令,石显为仆射。元帝即位数年,恭死,显代为中书令,专权用事。至成帝乃罢其官。师古曰:汉旧仪云尚书四人为四曹:常侍尚书主丞相御史事,二千石尚书主刺史二千石事,户曹尚书主庶人上书事,主客尚书主外国事。成帝置五人,有三公曹,主断狱事。

《晋书·职官志》:列曹尚书,按尚书本汉承秦置,及武帝游宴后庭,始用宦者主中书,以司马迁为之,中间遂罢其官,以为中书之职。至成帝建始四年,罢中书宦者,又置尚书五人,一人为仆射,而四人分为四曹,通掌图书秘记章奏之事,各有其任。其一曰常侍曹,主丞相御史公卿事。其二曰二千石曹,主刺史郡国事。其三曰民曹,主吏民上书事。其四曰主客曹,主外国事。后成帝又置三公曹,主断狱,是为五曹。
《宋书·百官志》:中书通事舍人,四人。汉武游后庭,始使宦者典尚书事,谓之中书谒者,置令、仆射。元帝时,令弘恭,仆射石显,秉势用事,权倾内外。成帝改中书谒者令曰中谒者令,罢谒者。汉东京省中谒者令,而有中宫谒者令,非其职也。
《册府元龟》:成帝建始四年,更中书谒者令为中学音令。
鸿嘉三年,省詹事官。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按《百官表》:鸿嘉三年省詹事官,并属大长秋。
〈注〉师古曰:省皇后詹事,总属长秋也。

《册府元龟》:成帝鸿嘉三年,又省皇后詹事官,并属大长秋。又加置太仆一人,掌太后舆马,通谓之皇后卿,皆随太后宫为官号,在正卿上。然西京已来,宫府之职,犹复参用他士。
平帝元始四年,更长信少府为长乐少府。
《汉书·平帝本纪》不载。按《百官表》:长信詹事掌皇太后宫,景帝中六年更名长信少府,平帝元始四年更名长乐少府。
〈注〉张晏曰:以太后所居宫为名也,居长信宫则曰长信少府,居长乐宫则曰长乐少府也。

《文献通考》:帝祖母称长信宫,帝母称长乐宫,故有长信少府、长乐少府。职如长秋,位在长秋上,及职吏皆宦者也。

后汉

后汉设中常侍,掌左右赞导,应对给事。又设黄门掖庭诸令,分掌后宫之事,皆隶于少府。又设大长秋,掌中宫,命中宫诸官,皆属大长秋。
《后汉书·百官志》:中常侍,千石。本注曰:宦者,无员。后增秩比二千石。掌侍左右,从入内宫,赞导内众事,顾问应对给事。
小黄门,六百石。本注曰:宦者,无员。掌侍左右,受尚书事。上在内宫,关通中外,及中宫已下众事。诸公主及王太妃等有疾苦,则使问之。
黄门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主省中诸宦者。丞、从丞各一人。本注曰:宦者。从丞主出入从。
〈注〉董巴曰:禁门曰黄闼,以中人主之,故号曰黄门令。汉官曰:员吏十九人。

黄门署长、画室署长、玉堂署长各一人。丙署长七人。皆四百石,黄绶。本注曰:宦者。各主中宫别处。
中黄门冗从仆射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主中黄门冗从。居则宿卫,直守门户;出则骑从,夹乘舆车。中黄门,比百石。本注曰:宦者,无员。后增比三百石。掌给事禁中。
掖庭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掌后宫贵人采女事。左右丞、暴室丞各一人。本注曰:宦者。暴室丞主中妇人疾病者,就此室治;其皇后、贵人有罪,亦就此室。
〈注〉汉官曰:吏从官百六十七人,待诏五人,员吏十人。

永巷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典官婢侍使。丞一人。本注曰:宦者。
〈注〉汉官曰:员吏六人,吏从官三十四人,右丞一人,暴室一人。

御府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典官婢作中衣服及补浣之属。丞、织室丞各一人。本注曰:宦者。
〈注〉汉官曰:员吏七人,吏从官三十人,右丞一人,

祠祀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典中诸小祠祀。丞一人。本注曰:宦者。
〈注〉汉官曰:从官吏八人,驺仆射一人,家巫八人,

钩盾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典诸近池苑囿游观之处。
〈注〉汉官曰:吏从官四十人,员吏四十八人,

丞、永安丞各一人,三百石。本注曰:宦者。永安,北宫东北别小宫名,有园观。苑中丞、果丞、鸿池丞、南园丞各一人,二百石。本注曰:苑中丞主苑中离宫。果丞主果园。鸿池,池名,在雒阳东二十里。南园在雒水南。
〈注〉汉官曰:又有署一人,胡熟监一人,按本纪桓帝又置显阳苑丞。

濯龙监、
〈注〉应劭汉官秩曰:秩六百石,

直里监各一人,四百石。本注曰:濯龙亦园名,近北宫。直里亦园名也,在雒阳城西南角。
中藏府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中币帛金银诸货物。丞一人。
〈注〉汉官曰:员吏十三人,吏从官六人,

内者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中布张诸衣物。左右丞各一人。
〈注〉汉官曰:从官禄士一人,员吏十九人,

尚方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上手工作御刀剑诸好器物。丞一人。
〈注〉汉官曰:员吏十三人,吏从官六人,

右属少府章和以下中官,稍广加尝药太官御者钩盾,尚方考工别作监,皆六百石。宦者。为之转,为兼副,或省故录本官。
大长秋一人,二千石。本注曰:承秦将行,宦者。景帝更为大长秋,或用士人。中兴常用宦者,职掌奉宣中宫命。凡给赐宗亲,及宗亲当谒见者关通之,中宫出则从。丞一人,本注曰:宦者。
〈注〉张晏曰皇后卿

中宫仆一人,千石。本注曰:宦者。主驭。太仆,秩二千石,中兴省太,减秩二千石,以属长秋。
中宫谒者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中宫谒者三人,四百石。本注曰:宦者。主报中章。
中宫尚书五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主中文书。中宫私府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主中藏帑帛诸物,裁衣被补浣者皆主之。丞一人。本注曰:宦者。
〈注〉丁孚《汉仪》曰:中宫藏府令,秩千石,仪比御府令。

中宫永巷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主宫人。丞一人。本注曰:宦者。中宫黄门冗从仆射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主中黄门冗从。
〈注〉丁孚《汉仪》曰:给事中宫侍郎六人,比尚书郎,宦者为之。给事黄门四人,比黄门侍郎。给事羽林郎一人,比羽林将虎贲官骑下。

中宫署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宦者。主中宫请署天子数。女骑六人,丞、复道丞各一人。本注曰:宦者。复道丞主中閤道。中宫药长一人,四百石。本注曰:宦者。
右属大长秋。本注曰:承秦,有詹事一人,位在长秋上,亦宦者,主中诸官。成帝省之,以其职并长秋。是后皇后当法驾出,则中谒、中宦者职吏权兼詹事奉引,讫罢。宦者诛后,尚书选兼职吏一人奉引云。其中长信、长乐宫者,署少府一人,职如长秋,及馀吏皆以宫名为号,员数秩次如中宫。本注曰:帝祖母称长信宫,故有长信少府,长乐少府,位在长秋上,及职吏皆宦者,秩次如中宫。长乐又有卫尉,仆为太仆,皆二千石,在少府上。其崩则省,不常置。〈注〉长乐五官吏朱瑀之类是也丁孚汉仪曰丞六百石

《册府元龟》:又有给事中署宫侍郎六人,比尚书郎。给事黄门四人,比黄门四人,比黄门侍郎。给事羽林郎一人,比羽林郎将。又中宫令一人,主中诸署天子。又长乐宫,有太仆,太官丞食监,诸侯王国有永巷长,主宫中奴婢。
光武帝建武二十八年,诏死罪,皆下蚕室。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建武二十八年冬十月癸酉,诏死罪系囚皆一切募下蚕室。
〈注〉蚕室,宫刑狱名。有刑者畏风,须暖,作窨室蓄火如蚕室,因以名焉。
明帝永平 年,定常侍小黄门员数。
《后汉书·明帝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明帝永平中,始定置常侍员四人,小黄门员十人。
《文献通考》:初秦置中常侍官,参用士人,皆银珰左貂,给事殿省。汉制,置侍中、中常侍各一人,省尚书事黄门侍郎一人,传发书奏皆用族姓。后汉中常侍赞导内事,顾问应对。永平中,始定员数。中常侍四人,小黄门十人。
〈注〉《汉旧仪》曰:中常侍秩千石,得出入卧内,举法省中,省中即禁中。
和帝永元十四年,封中人郑众为侯。
《后汉书·和帝本纪》不载。按《宦者传》:郑众以功迁大长秋。策勋班赏,每辞多受少,由是常与议事。中官用权,自众始焉。十四年,帝念众功美,封为鄛乡侯,食邑千五百户。
《册府元龟》:和帝永元十四年,以功封郑众为鄛乡侯。中人封侯,自此始也。
殇帝延平元年,增中常侍小黄门诸宦。
《后汉书·殇帝本纪》不载。按《宦者传》:自明帝以后,迄乎延平,委用渐大,而其员稍增,中常侍至有十人,小黄门二十人,改以金珰右貂,兼领卿署之职。邓后以女主临政,而万机殷远,朝臣国议,无由参断帷幄,称制下令,不出房闱之间,不得不委用刑人,寄之国命。手握王爵,口含天宪,非复掖庭永巷之职,闺牖房闼之任也。
《文献通考》:自和熹太后以女主称制,不接公卿,乃以奄人为常侍,小黄门通命两宫。自此以来,不调他士,自安迄桓权任尤重。
安帝延光四年,顺帝即位,封有功诸宦者十九人为侯。
《后汉书·顺帝本纪》:延光四年,北乡侯薨,车骑将军阎显及江京,与中常侍刘安、陈达等白太后,秘不发丧,而更徵立诸国王子,乃闭宫门,屯兵自守。十一月丁巳夜,中黄门孙程等十九人共斩江京、刘安、陈达等,迎济阴王于德阳殿西钟下,即皇帝位。按《宦者传》:孙程为中黄门,与王康等十八人,共就斩京安达。迎济阴王立之,是为顺帝。旦日,令侍御史收显等送狱,于是遂定。下诏曰:夫表功录善,古今之通义也。故中常侍长乐太仆江京、黄门令刘安、钩盾令陈达与故车骑将军阎显兄弟谋议恶逆,倾乱天下。中黄门孙程、王康、长乐太官丞王国、中黄门黄龙、彭恺、孟叔、李建、王成、张贤、史汎、马国、王道、李元、杨佗、陈予、赵封、李刚、魏猛、苗光等,怀忠愤发,戮力协谋,遂扫灭元恶,以定王室。诗不云乎:无言不雠,无德不报。程为谋首,康、国协同。其封程为浮阳侯,食邑万户;康为华容侯,国为郦侯,各九千户;黄龙为湘南侯,五千户;彭恺为西平昌侯,孟叔为中庐侯,李建为复阳侯,各四千二百户;王成为广宗侯,张贤为祝阿侯,史汎为临沮侯,马国为广平侯,王道为范县侯,李元为褒信侯,杨佗为山都侯,陈予为下隽侯,赵封为析县侯,李刚为枝江侯,各四千户;魏猛为夷陵侯,二千户;苗光为东阿侯,千户。是为十九侯。
顺帝阳嘉四年春二月丙子,初听中官得以养子为后,世袭封爵。
《后汉书·顺帝本纪》云云。
桓帝永寿二年,听中官行三年服。
《后汉书·桓帝本纪》:永寿二年春正月,初听中官得行三年服。
〈注〉中官常侍以下。
永寿三年,以小黄门为守宫令,并设冗从仆射官。
《后汉书·桓帝本纪》:永寿三年六月初,以小黄门为守宫,令置冗从右仆射官。
〈注〉汉官仪曰:守宫令一人,黄门冗从仆射一人,并秩六百石。
延熹二年,封中常侍五人,同日为侯。
《后汉书·桓帝本纪》:延熹二年八月壬午,诏曰:梁冀奸暴,浊乱王室。孝质皇帝聪敏早茂,冀心怀忌畏,私行杀毒。永乐太后亲尊莫二,冀又遏绝,禁还京师,使朕离母子之爱,隔顾复之恩。祸害深大,罪衅日滋。赖宗庙之灵,及中常侍单超、徐璜、具瑗、左悹、唐衡、尚书令尹勋等激愤建策,内外协同,漏刻之间,桀逆枭夷。斯诚社稷之祐,臣下之力,宜班庆赏,以酬忠勋。其封超等五人为县侯,勋等七人为亭侯。
延熹四年三月,省冗从右仆射官。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
灵帝熹平四年,内署始悉以阉人为丞令。
《后汉书·灵帝本纪》:熹平四年冬十月丁巳,改平准为中准,使宦官为令,列于内署。自是诸署悉以阉人为丞、令。
〈注〉《汉官仪》曰:平准令一人,秩六百石也。
光和六年秋,始置圃囿署,以宦者为令。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中平五年初,置西园八校尉。
《后汉书·灵帝本纪》:中平五年秋八月初,置西园八校尉。
〈注〉乐资山阳公载记曰:小黄门蹇硕为上军校尉,虎贲中郎将袁绍为中军校尉,屯骑校尉鲍鸿为下军校尉,议郎曹操为典军校尉,赵融为助军左校尉,冯芳为助军右校尉,谏议大夫夏牟为左校尉,淳于琼为右校尉:凡八校尉,皆统于蹇硕。
中平六年中,常侍张让等杀大将军何进,司隶校尉袁绍勒兵杀诸宦者。九月,献帝即位,改补宦者所领诸署。
《后汉书·灵帝本纪》:中平六年秋八月戊辰,中常侍张让、段圭等杀大将军何进,于是虎贲中郎将袁术烧东西宫,攻宦者。庚午,张让、段圭等劫少帝及陈留王幸北宫德阳殿。何进部曲将吴匡与车骑将军何苗战于朱雀阙下,苗败斩之。辛未,司隶校尉袁绍勒兵收伪司隶校尉樊陵、河南尹许相及诸阉人,无少长皆斩之。让、圭等复劫少帝、陈留王走小平津。尚书卢植追让、圭等,斩数人,其馀投河而死。按《献帝本纪》:灵帝中平六年九月甲戌,陈留王即皇帝位,初令侍中、给事黄门侍郎员各六人。赐公卿以下至黄门侍郎家一人为郎,以补宦者所领诸署,侍于殿上。
〈注〉《续汉志》曰:侍中,比二千石,无员。《汉官仪》曰:侍中,左蝉右貂,本秦丞相史,往来殿中,故谓之侍中。分掌乘舆服物,下至亵器虎子之属。武帝时,孔安国为侍中,以其儒者,特听掌御座唾壶,朝廷荣之。至东京时,属少府,亦无员。驾出,则一人负传国玺,操斩蛇剑,乘舆中官俱止禁中。又曰:给事黄门侍郎,六百石,无员。掌侍从左右,给事中使,关通中外。应劭曰:黄门侍郎,每日暮向青琐闼拜,谓之夕郎。舆服志曰:禁门曰黄闼,以中人主之,故号曰黄门令。然则黄门郎给事黄闼之内,故曰黄门郎。本既无员,于此各置六人也。献帝起居注曰:自诛黄门后,侍中、侍郎出入禁中,机事颇露,由是王允乃奏侍中、黄门不得出入。不通宾客,自此始也。灵帝熹平四年,改平准为中准,使宦官为令。自是诸内署令、丞悉以阉人为之,故今并令士人代领之。

《文献通考》:袁绍大诛宦者之后,永巷掖庭复用士人,阃闱出入,莫有禁切。侍中、侍郎、门部驺宰﹐中外杂错﹐丑声彰闻。
献帝延康元年二月,魏王不令宦官不得过署令,著为令。
《后汉书·献帝本纪》不载。按《魏志·文帝本纪》:延康元年二月,置散骑常侍、侍郎各四人,其宦人为官者不得过诸署令;为金策著令,藏之石室。

惠帝元康 年,以宦者为中常侍。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按《职官志》:散骑常侍,本秦官。秦置散骑,又置中常侍,散骑骑从乘舆车后,中常侍得入禁中,皆无员,亦以为加官。汉东京初,省散骑,而中常侍用宦者。魏文帝黄初初,置散骑,合之于中司,掌规谏,不典事,貂珰插右,骑散从,至晋不改。及元康中,惠帝始以宦者董猛为中常侍,后遂止。常为显职。
孝武帝宁康元年,复置光禄勋统宦者。
《晋书·孝武帝本纪》:宁康元年九月,复置光禄勋。按《职官志》:光禄勋,统武贲中郎将、羽林郎将、冗从仆射、羽林左监、五官左右中郎将、东园匠、太官、御府、守宫、黄门、掖庭、清商、华林园、暴室等令。哀帝兴宁二年,省光禄勋,并司徒。孝武宁康元年复置。

梁初,置大长秋主诸宦者。
《隋书·百官志》:梁初,大长秋,主诸宦者,以司宫闱之职。统黄门、中署、奚官、暴室、华林等署。
武帝天监元年,诏分遣内侍周省四方。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元年夏四月己巳,诏曰:观风省俗,哲后弘规;狩岳巡方,明王盛轨。所以重华在上,五品聿修;文命肇基,四载斯履。故能物色幽微,耳目屠钓,致王业于缉熙,被淳风于遐迩。朕以寡薄,昧于治方,藉代终之运,当符命之重,取监前古,凛若驭朽。所以振民育德,去杀胜残,解网更张,置之仁寿;而明惭照远,知不周物,兼以岁之不易,未遑卜征,兴言夕惕,无忘鉴寐。可分遣内侍,周省四方,观政听谣,访贤举滞。其有田野不辟,狱讼无章,忘公徇私,侵渔是务者,悉随事以闻。若怀宝迷邦,蕴奇待价,蓄响藏真,不求闻达,并依名腾奏,罔或遗隐。使輶轩所届,如朕亲览焉。

北魏

道武帝天赐二年,置内官。
《魏书·道武帝本纪》不载。按《官氏志》:天赐二年正月,置内官员二十人,比侍中、常侍,迭直左右。
孝文帝太和 年,定令职制,渐备内官之品。
《魏书·孝文帝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元魏之族起于云朔,从徙代土,终都雒邑。厥初草创,官名未具。太和定令,职制渐备。内官之品,则有中常侍、中尹、中黄门令。内者令中,谒者大夫,中黄门,中谒者,仆射,中黄门,冗从仆射,中谒者,小黄门谒者,寺人,阍人,及大长秋等职,列于阶品,并置内侍长四人,掌顾问,拾遗应对。

北齐

后齐置中侍中省,长秋寺,诸官并用宦者。
《隋书·百官志》:后齐制官多循后魏。中侍中省,掌出入门阁。中侍中二人,中常侍中、给事中各四人。又有中尚药典御及丞,并中谒者仆射,各二人。中尚食局,典御、丞各二人,监四人。内谒者局,统、丞各一人。长秋寺,掌诸宫阁。卿、中尹各一人,并用宦者。丞二人。亦有功曹、五官、主簿、录事员。领中黄门、掖庭、晋阳宫、中山宫、园池、中宫仆、奚官等署令、丞。又有暴室局丞。其中黄门,又有冗从仆射及博士四人。掖庭、晋阳、中山,各有宫教博士二人。中山署,又别有面豆局丞。园池署,又别有桑园部丞。中宫仆署,又别有乘黄局都尉、细马车都尉、车府部丞。奚官署,又别有染局丞。

隋置内侍省诸官,并用宦者。
《隋书·百官志》:内侍省,内侍、内常侍各二人,内给事四人,内谒者监六人,内寺伯二人,内谒者十二人,寺人六人,伺非八人。并用宦者。领内尚食、掖庭、宫闱、奚官、内仆、内府等局。
〈注〉尚食,置典御及丞各二人。馀各置令、丞,皆二人。其宫闱、内仆,则加置丞各一人。掖庭又有宫教博士二人。
炀帝大业三年,改内侍省为长秋监,内常侍为内承奉,给事为内承直,并用宦者。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百官志》:长秋监置令一人,正四品,少令一人,从五品,丞二人,正七品。并用士人。改内常侍为内承奉,置二人,正五品;给事为内承直,置四人,从五品。并用宦者。罢内谒者官,领掖庭、宫闱、奚官等三署,并参用士人。后又置内谒者员。

唐改长秋监曰内侍监,内承奉曰内常侍,内承直曰内给事,其属六局。
《唐书·百官志》:内侍省监二人,从三品;少监二人,内侍四人,皆从四品上。监掌内侍奉,宣制令。其属六局,曰掖庭、宫闱、奚官、内仆、内府、内坊。少监、内侍为之贰。皇后亲蚕,则升坛执仪;大驾出入,为夹引。
〈注〉武德四年,改长秋监曰内侍监,内承奉曰内常侍,内承直曰内给事。龙朔二年,改监为省。武后垂拱元年,曰司宫台。天宝十三年,置内侍监,改内侍曰少监;寻更置内侍。有高品一千六百九十六人,品官白身二千九百三十二人,令史八人,书令史十六人。

内常侍六人,正五品下,通判省事。
内给事十人,从五品下。掌承旨劳问,分判省事。凡元日、冬至,百官贺皇后,则出入宣传;宫人衣服费用,则具品秩,计其多少,春秋宣送于中书。主事二人,从九品下。
内谒者监十人,正六品下。掌仪法、宣奏、承敕令及外命妇名帐。凡诸亲命妇朝会者,籍其数上内侍省;命妇下车,则导至朝堂奏闻。
〈注〉唐废内谒者局,置内典引十八人,掌诸亲命妇朝参,出入导引。有内亭长六人,掌固八人。

内谒者十二人,从八品下。掌诸亲命妇朝集班位,分涖诸门。内寺伯六人,正七品下。掌纠察宫内不法,岁傩则莅出入。寺人六人,从七品下。掌皇后出入执御刀冗从。掖庭局令二人,从七品下;丞三人,从八品下。掌宫人簿帐、女工。凡宫人名籍,司其除附;公桑养蚕,会其课业;供奉物皆取焉。妇人以罪配没,工缝巧者隶之,无技能者隶司农。诸司营作须女工者,取于户婢。
〈注〉有书令史四人,书吏八人,计史二人,典事十人,掌固四人。计史掌料工程。

宫教博士二人,从九品下。掌教习宫人书、算、众艺。监作四人,从九品下。掌监涖杂作,典工役。宫闱局令二人,从七品下;丞二人,从八品下。掌侍宫闱,出入管籥。凡享太庙,皇后神主出入,则帅其属舆之。总小给使学生之籍,给以粮廪。
〈注〉有书令史三人,书吏六人,内阍史二十人,内掌扇十六人,内给使无常员,小给使学生五十人,掌固四人。凡无官品者,号曰内给使,掌诸门进物之历;内阍使,掌承传诸门,出纳管籥;内掌扇,掌宫中伞扇。

奚官局令二人,正八品下;丞二人,正九品下。掌奚隶、工役、宫官之品。宫人病,则供医药;死,给衣服,各视其品。陪陵而葬者,将作给匠户,卫士营冢,三品葬给百人,四品八十人,五品六十人,六品、七品十人,八品、九品七人;无品者,殓以松棺五钉,葬以犊车,给三人。皆监门校尉、直长涖之。内命妇五品以上无亲戚者,以近冢同姓中男一人主祭于墓;无同姓者,春、秋祠以少牢。
〈注〉有书令史三人,书吏六人,典事、药童、掌固各四人。

内仆局令二人,正八品下;丞二人,正九品下。掌中宫车乘。皇后出,则令居左、丞居右,夹引。
〈注〉有书令史二人,书吏四人,驾士百四十人,典事八人,掌固八人。驾士掌习御车舆、杂畜。

内府局令二人,正八品下;丞二人,正九品下。掌中藏宝货给纳之数,及供灯烛、汤沐、张设。凡朝会,五品以上及有功将士、蕃酋辞还,皆赐于庭。
〈注〉有书令史二人,书吏、典史,掌固各四人,典事六人。

太子内坊局令二人,从五品下;丞二人,从七品下。掌东宫閤内及宫人粮廪。坊事五人,从八品下。
《宦者传》:序唐制:内侍省官有内侍四,内常侍六,内谒者监、内给事各十,谒者十二,典引十八,寺伯、寺人各六。又有五局:一曰掖庭,主宫嫔簿最;二曰宫闱,扈门阑;三曰奚官,治宫中疾病死丧;四曰内仆,主供帐灯烛;五曰内府,主中藏给纳。局有令,有丞,皆宦者为之。
《旧唐书·职官志》:内侍省《星经》有宦者四星,在天市垣,帝座之西。《周官》有巷伯、寺人之职,皆内官也。前汉宫官,多用士人,后汉始用宦者为宫官。晋置大长秋卿为后宫官,以宦者为之。隋为内侍省,炀帝改为长秋监。武德复为内侍。龙朔改为内侍监,光宅改为司宫台,神龙复为内侍省也。
太宗贞观 年,诏内侍省不立三品官。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宦者传》:序太宗诏内侍省不立三品官,以内侍为之长,阶第四,不任以事,惟门閤守禦、廷内扫除、廪食而已。
《旧唐书·宦官传》:贞观中,太宗定制,内侍省不置三品官,内侍是长官,阶四品。至永淳末,向七十年,权未假于内官,但在閤门守禦,黄衣廪食而已。
中宗嗣圣 年,改内文学馆为习艺馆,又改内教坊为云韶府。〈即武后如意元年〉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按《百官志》:宫教博士二人,从九品下。掌教习宫人书、算、众艺。
〈注〉初,内文学馆隶中书省,以儒学者一人为学士,掌教宫人。武后如意元年,改曰习艺馆,又改曰万林内教坊,寻复旧。有内教博士十八人,经学五人,史、子、集缀文三人,楷书二人,《庄老》、太一、篆书、律令、吟咏、飞白书、算、棋各一人。开元末,馆废,以内教博士以下隶内侍省,中官为之。

《旧唐书·职官志》:内教坊。武德已来,置于禁中,以按习雅乐,以中官人充使。则天改为云韶府,神龙复为教坊。
神龙二年三月,大置员外官,超授阉官七品以上员外者又千馀人。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职官志》云云。按《宦官传》:则天称制二十年间,差增员位。中宗性慈,务崇恩贷,神龙中,宦官三千馀人,超授七品以上员外官者千馀人,然衣朱紫尚寡。
元宗开元二十七年,以太子内坊隶内侍省为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百官志》:太子内坊局:令二人,从五品下;丞二人,从七品下。掌东宫閤内及宫人粮廪。坊事五人,从八品下。
〈注〉初,内坊隶东宫。开元二十七年,隶内侍省,为局,改典内曰令,置承。坊事及导客舍人六人,掌序导宾客;閤帅六人,掌帅阍人、内给使以供其事;内阍人八人,掌承诸门出入管籥,内伞扇、灯烛;内厩尉二人,掌车乘。有录事一人,令史三人,书令史五人,典事二人,驾士三十人,亭长、掌固各一人。
天宝十四载,置内侍监。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宦官传》天宝十四载,置内侍省内侍监两员,秩正三品,以高力士、袁思艺对任之。
肃宗乾元元年,置观军容使以宦者为之。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肃宗本纪》:乾元元年秋九月庚寅,大举讨安庆绪于相州。命朔方节度郭子仪、河东节度李光弼、关内潞州节度使王思礼、淮西襄阳节度鲁炅、兴平节度李奂、滑濮节度许叔冀、平卢兵马使董泰、北庭行营节度使李嗣业、郑蔡节度使季广琛等九节度之师,步骑二十万,以开府鱼朝恩为观军容使。
《旧唐书·职官志》:自李辅国、鱼朝恩之后,京师兵柄,归于内官,号左、右军中尉。将兵于外者,谓之观军容使。而天下军镇节度使,皆内官一人监之。
代宗永泰二年,始以中人掌枢密用事。
《旧唐书·代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注〉代宗用董秀专权枢密
德宗贞元四年,增内给事二人,内谒者监内寺伯各四员。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贞元十二年,置左右护军中尉监、中护军监,以授宦官。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德宗本纪》:贞元十二年六月乙丑,初置左右护军中尉监、中护军监,以授宦者。以左右神策军使窦文场、霍仙鸣为左右神策护军中尉监,以左右神威军使张尚进、焦希望为左右神威中护军监。按《职官志》:内侍省内侍二员。从四品上。汉、魏曰长秋卿,梁曰大长秋,北齐曰中侍中,后周曰司内上士,隋曰内侍,置二人。炀帝曰长秋令,正四品。武德复为中侍。中官之贵,极于此矣。若有殊勋懋绩,则有拜大将军者,仍兼内侍之官。德宗置左、右神策、威远等禁兵,命中官掌之。每军置中尉一人,宦者为之。按《宦官传》:德宗避泾师之难,幸山南,内官窦文场、霍仙鸣拥从。贼平之后,不欲武臣典重兵,其左右神策、天威等军,欲委宦者主之。乃置护军中尉两员、中护军两员,分掌禁兵,以文场、仙鸣为两中尉,自是神策亲军之权,全归于宦者矣。
《册府元龟》:贞元十二年,立左右神策护军中尉两员,中护军二员。时天下军镇节度诸使,皆以内臣一人监之,谓之监军使。
〈注〉德宗分羽林卫,置左右神策军,避地山南,悉以委中人,乃立此职。其后两中尉,皆分领左右街功德使。后又有知神策军兵马使,左右神策军护军中尉副使。

贞元十三年十二月,以宦者为宫市使。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张建封传》:建封为检校尚书右仆射。十三年,来朝。是时,宦者主宫市,置数十百人阅物廛左,谓之白望。无诏文验覈,但称宫市,则莫敢谁何,大率与直十不偿一。又邀阍闼所奉及脚佣,至有重荷趋肆而徒返者。有农卖一驴薪,宦人以数尺帛易之,又取他费,且驱驴入宫,而农纳薪辞帛,欲亟去,不许,恚曰:惟有死耳。遂击宦者。有司执之以闻,帝黜宦人,赐农帛十疋,然宫市不废也。谏臣交章列上,皆不纳,故建封请间为帝言之,帝颇顺听。按《吴凑传》:凑为京兆尹,京师苦宫市彊估取物,而有司附媚中官,率阿从无敢争。凑见便殿,因言:中人所市,不便宵民,徒纷纷流议。宫中所须,责臣可办。若不欲外吏与闻禁中事,宜料中官高年谨信者为宫市令,平贾和售,以息众欢。帝辄顺可。
《旧唐书·张建封传》:时宦者主宫中市买,谓之宫市,抑买人物,稍不如本估。末年不复行文书,置白望数十百人于两市及要闹坊曲,阅人所卖物;但称宫市,则敛手付与,真伪不复可辨,无敢问所从来及论价之高下者。率用直百钱物买人直数千物,仍索进奉门户及脚价银。人将物诣市,至有空手而归者,名为宫市,其寔夺之。吴凑以戚里为京兆尹,深言其弊。建封入觐,具奏之,德宗颇深嘉纳;而户部侍郎、判度支苏弁希宦者之旨,因入奏事,上问之,弁对曰:京师游手惰业者数千万家,无土著生业,仰宫市取给。上信之,凡言宫市者皆不听。贞元十五年,增内给事二员。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贞元二十年,增掖庭局令四员。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宪宗元和 年,始置枢密使及三军辟仗使。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宪宗元和中,始置枢密使二人。
〈注〉刘光琦、梁守谦皆为之。

后有左右三军辟仗使。
〈注〉时以吐突承璀为左右神策、河中、河阳、浙西、宣歙等道行营兵马招讨处置等使,寻改为镇州招抚处置使十四年又以内侍姚文寿为京西京北行营宣慰使盖用兵之际权立使号兵罢则省

元和五年,始以内官为将帅。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宪宗本纪》:元和五年九月,王承宗以兵掳薛昌朝归镇州。冬十月癸未诏。以神策右军中尉吐突承璀为镇州行营招讨处置等使,以龙武将军赵万敌为神策先锋将,内官宋惟澄、曹进玉、马朝江等为行营馆驿粮料等使。京兆尹许孟容与谏官面论,征伐大事,不可以内官为将帅,补阙独孤郁其言激切。诏旨祗改处置为宣慰,犹存招讨之名。
元和十二年十一月,以宦者为馆驿使。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裴潾传》:潾,累迁右拾遗,转左补阙。元和中,两河用兵。初,宪宗宠任内官,有至专兵柄者,又以内官充馆驿使。有曹进玉者,恃恩暴戾,遇四方使多倨,有至捽辱者,宰相李吉甫奏罢之。十二年,淮西用兵,复以内官为使。潾上疏曰:馆驿之务,每驿皆有专知官。畿内有京兆尹,外道有观察使、刺史迭相监临;台中又有御史充馆驿使,专察过阙。伏知近有败事,上闻圣聪。但明示科条,督责官吏,据其所犯,重加贬黜,敢不惕惧,日夜励精。若令宫闱之臣,出参馆驿之务,则内臣外事,职分各殊,切在塞侵官之源,绝出位之渐。事有不便,必诫以初;令或有妨,不必在大。当扫静妖氛之日,开太平至理之风。澄本正名,实在今日。言虽不用,帝意嘉之。
元和十五年,详覈内省所管高品,品官白身之数。按《唐书·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宦官传》:是时高品白身之数,四千六百一十八人,内则参秉戎权,外则监临藩岳。
《册府元龟》:元和十五年,内省所管高品品官白身,共四千六百一十八人。内一千六百九十六人高品诸司诸使,并内养诸司判官等。
穆宗长庆 年,始用中人监阵。
《唐书·穆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长庆中,始用中人监阵。
〈注〉自后官军讨伐,率命中人参护其军,号为监阵。时深州宣武,相次用兵,以中人为诸道兵马都监,四面行营都监。兵罢则省。
僖宗乾符 年,以中人为排阵使。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广明 年,置左右观军容使,兼有枢密承旨之名。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广明中,置左右观军容使。
〈注〉后率繇左右军容入为枢密使。中和幸蜀,以观军容使西门,思恭为天下行营兵马都监,田令孜为观军容,制置左右神策护驾十军等使,后又以杨复光为同华等州管内制置使,皆非常置之职。

唐室中叶之后,诸司诸使,多以中人主之。又有枢密承旨之名。
〈注〉如宣徽使,閤门使,飞龙使,内坊使,内弓箭使,鸿胪礼宾等使,内教坊使,五方使,学士使,粮料院馆驿等使之比。

后梁

太祖   年废宦者众职
《五代史·梁太祖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朱梁革命并废众职。
〈注〉改枢密院为崇政院,以士人为使。

后唐

庄宗同光元年,复以中人居枢密等使。
《五代史·唐庄宗本纪》:同光元年夏四月己巳,行台左丞相豆卢革为门下侍郎,右丞相卢程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中门使郭崇韬、昭义监军张居翰为枢密使。
〈注〉枢密使,唐故以宦者为之,其职甚微。至此始参用士人,而与宰相权任均矣。故与宰相并书。

《册府元龟》:后唐庄宗即位,稍复本朝内省旧官。时有内侍五百人,复以中人居枢密使副使,宣徽内客省等,使之任,增置内勾之目,以主天下钱谷。
〈注〉时以潞州监军张居翰等为枢密使,在藩。中门使李绍宠为宣徽南院使,兼掌内勾,天下财谷,皆
委裁遣。

同光二年正月己酉,求唐宦者。
《五代史·唐庄宗本纪》云云。
《册府元龟》:庄宗即位,诏诸道悉遣中人赴阙,至者仅千人,皆委之事务。复有内供奉之职。
明宗天成 年,废监军内勾司。
《五代史·唐明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明宗天成中,废诸道监军,并内勾司。自后枢密使专用士人。
〈注〉从中书门下之请。

辽设内侍省诸官及上京、东京内省司。
《辽史·百官志》:内侍省、黄门令、内谒者、内侍省押班、内侍左厢押班、内侍右厢押班、契丹、汉儿、渤海内侍都知、左丞宣使、右丞宣使。
内库,都提点内库。
尚衣库,尚衣库使。
汤药局,都提点、勾当汤药、内侍省官。
上京内省司
东京内省司,东京大内不置宫嫔,唯以内省使、副、判官守之。
圣宗太平九年,置内省二使。
《辽史·圣宗本纪》不载。按《百官志》:内省使。圣宗太平九年初见内省使,内省副使寺。
道宗清宁元年,置内藏库提点。
《辽史·道宗本纪》不载。按《百官志》:内藏库提点。道宗清宁元年,见内藏库提点耶律乌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