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公主驸马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宫闱典

 第八十一卷目录

 公主驸马部汇考一
  汉〈总一则 高祖一则 惠帝一则 武帝后元一则 昭帝始元二则 成帝绥和一则 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总一则 顺帝永建一则〉
  魏〈总一则〉
  晋〈总一则 孝武帝太元一则〉
  宋〈总一则〉
  南齐〈总一则〉
  梁〈总一则〉
  陈〈武帝永定一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武帝天和一则〉
  隋〈总一则〉
  唐〈总一则 太宗贞观五则 高宗永徽二则 显庆二则 龙朔一则 开耀一则 中宗神龙二则 景龙三则 睿宗景云一则 元宗开元五则 天宝二则 肃宗乾元一则 代宗永泰一则 大历一则 德宗贞元三则 宪宗元和二则 穆宗长庆一则 敬宗宝历一则 文宗太和一则 开成二则 武宗会昌一则 宣宗大中三则〉
  辽〈总一则 圣宗统和三则 开泰一则 兴宗景福一则 重熙一则 道宗太康一则 天祚帝乾统二则〉
  宋〈总一则 太宗至道一则 真宗咸平一则 大中祥符四则 天禧一则 仁宗嘉祐一则 英宗治平一则 徽宗政和一则 理宗宝祐二则 景定一则〉

宫闱典第八十一卷

公主驸马部汇考一

汉制公主所食曰邑。
《汉书》:百官表列侯所食县曰国,皇太后、皇后公主所食曰邑。
高祖十二年三月,诏女子公主。为列侯食邑者,赐佩印,及大第室。
《汉书·高祖本纪》:十二年三月,诏曰:吾立为天子,帝有天下,十二年于今矣。其有功者上致之王,次为列侯,下乃食邑。而重臣之亲,或为列侯,皆令自置吏,得赋敛,女子公主。为列侯食邑者,皆佩之印,赐大第室。吏二千石,徙之长安,受小第室。入蜀汉定三秦者,皆世世复。吾于天下贤士功臣,可谓无负矣。其有不义背天子擅起兵者,与天下共伐诛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注〉公羊传曰天子嫁女于诸侯,必使诸侯同姓者主之,故谓之公主。百官表列侯所食曰国,皇后、公主所食曰邑。帝姊妹曰长公主,诸王女曰翁主。师古曰:如说得之。天子不亲主婚,故谓之公主。诸王即自主婚,故谓女曰翁主。翁者,父也,言父主其婚也。亦曰王主,言王自主其婚也。或云公者比于上爵,或云主者妇人尊称,皆失之。刘攽曰予谓公主之称本出秦旧男为公子女为公主古者大夫妻称主故以公配之若谓同姓主之故谓之公主则周之事秦不知用也古之嫁女当如周使大夫为主可不谓之夫主乎然则谓之王主者犹言王子也谓之翁主者缘公而生耳
惠帝三年,以宗室女为公主,嫁匈奴单于。
《汉书·惠帝本纪》云云。
武帝后元二年,昭帝即位,益封鄂邑长公主。
《汉书·昭帝本纪》:后元二年二月,太子即皇帝位,谒高庙。帝姊鄂邑公主益汤沐邑,为长公主,共养省中。秋七月,赐长公主及宗室昆弟各有差。
昭帝始元元年,益封鄂邑长公主万三千户。
《汉书·昭帝本纪》云云。
始元四年夏六月,皇后见高庙。赐长公主钱帛。按《汉书·昭帝本纪》云云。
成帝绥和二年,哀帝即位,诏有司议公主田宅及奴婢之数。
《汉书·哀帝本纪》:绥和二年四月丙午,太子即皇帝位,六月,诏曰:制节谨度以防奢淫,为政所先,百王不易之道也。列侯、公主、多畜奴婢,田宅亡限,与民争利,百姓失职,重困不足。其议限列。有司条奏:列侯、公主、名田,不得过三十顷。奴婢百人,年六十以上,十岁以下,不在数中。犯者以律论。诸名田畜奴婢过品,皆没入县官。
平帝元始四年,定公主家令、门尉属于宗伯。
《汉书·百官表》:宗正,秦官,掌亲属,有丞。平帝元始四年更名宗伯。属官有都司空令丞,内官长丞。又诸公主家令、门尉皆属焉。

后汉

后汉定公主署置家及加封、袭封名号之制。
《后汉书·百官志》:诸公主,每主家令一人,六百石。丞一人,三百石。本注曰:其馀属吏增减无常。
〈注〉《汉书》曰:主簿一人,秩六百石;仆一人,秩六百石;私府长一人,秩六百石;家丞一人,三百石;直吏三人,从官三人。《东观书》曰:其主薨,无子,置傅一人守其家。

《后纪》:末汉制,皇女皆封县公主,仪服同列侯。其尊崇者,加号长公主,仪服同蕃王。诸王女皆封乡、亭公主,仪服同乡、亭侯。肃宗唯特封东平宪王苍、琅邪孝王京女为县公主。其后安帝、桓帝妹亦封长公主,同之皇女。其皇女封公主者,所生之子袭母封为列侯,皆传国于后。乡、亭之封,则不传袭。其职僚品秩,事在百官志。按汉官仪长公主傅一人,私府长一人,食官一人,永巷长一人,家令一人,秩皆六百石,各有员吏。而乡公主傅一人,秩六百石,仆一人,六百石,家丞一人,三百石也。
《独断》:王者子女封邑之差帝之女曰公主仪比诸侯帝之姊妹曰长公主仪比诸侯王异姓妇女以恩泽封者曰君比长公主
顺帝永建五年冬十月乙亥,定远侯班始坐杀其妻阴城公主,腰斩,同产皆弃市。〈注〉始,班固孙也,尚顺帝姑阴城公主。东观记曰:阴城公主名贤得。

魏公主下嫁之礼,用绢百九十匹。
《魏志》不载。按《晋书·礼志》云云。

晋制公主下嫁及成婚一如故事,始以驸马都尉奉朝请,以尚主者为之,更定车舆、印佩、服饰之制。按《晋书·礼志》:晋公主下嫁,故事用绢三百匹。诏曰:公主嫁由夫氏,不宜皆为备物,赐钱使足而已。惟给璋,馀如故事。又汉魏之礼云,公主居第,尚公主者来第成婚。司空王朗以为不可,其后乃革。按《职官志》:奉朝请,本不为官,无员。汉东京罢三公、外戚、宗室、诸侯多奉朝请。奉朝请者,奉朝会请召而已。武帝亦以宗室、外戚为奉车、驸马、骑三都尉而奉朝请焉。元帝为晋王,以参军为奉车都尉,掾属为驸马都尉,行参军舍人为骑都尉,皆奉朝请。后罢奉车、骑二都尉,唯留驸马都尉奉朝请。诸尚公主者刘惔、桓温皆为之。按《舆服志》:长公主赤罽軿车,驾两马。公主、油骈车,驾两马,右騑。公主油画安车,驾三,青交路,以紫绛罽軿车驾三为副,助蚕,乘油画安车,驾三。公主有先置者,乘青交路安车,驾三。诸长公主、公主、封君金印紫绶,佩山元玉。长公主、公主见会,太平髻,七蔽髻。其长公主得有步摇,皆有簪珥,衣服同制。自公主、封君以上皆带绶,以綵组为绲带,各如其绶色,金辟邪首为带玦。
孝武帝太元 年,公主纳徵始用兽豹之皮。
《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元中,公主纳徵以兽豹皮各一其礼,岂谓婚礼不辨王公之序,故取兽豹以尊革其事乎。

宋始以尚主者专拜驸马都尉。
《宋书·百官志》:奉朝请,无员,亦不为官。汉东京罢省三公、外戚、宗室、诸侯,多奉朝请。奉朝请者,奉朝会请召而已。晋武帝亦以宗室外戚为奉车、驸马、骑都尉,而奉朝请焉。元帝为晋王,以参军为奉车都尉,掾、属为驸马都尉,行参军、舍人为骑都尉,皆奉朝请。后省奉车、骑都尉,唯留驸马都尉、奉朝请。永初以来,以奉朝请选杂,其尚主者唯拜驸马都尉。三都尉并汉武帝置。孝建初,奉朝请省。驸马都尉、三都尉秩比二千石。

南齐

齐仍以驸马为都尉与奉朝请俱隶侍中。
《南齐书·百官志》:奉朝请;驸马都尉;集书省职,置正书、令史。朝散用衣冠之馀,人数猥积。永明中,奉朝请至六百馀人。

梁专以尚主者拜驸马都尉。
《隋书·百官志》:梁武帝受命之初,驸马、奉车、车骑三都尉,并无员。驸马以加尚公主者,无班秩。

武帝永定三年,诏南康、始兴王女仪秩,一同皇女。
《陈书·武帝本纪》:永定三年春正月辛丑,诏曰:南康、始兴王诸妹,已有封爵,依礼止是藩主。此二王者,有殊恒情,宜隆礼数。诸主仪秩及尚主,可并同皇女。

北齐

后齐制诸公主则置家令、丞、主簿、录事等员。
《隋书·百官志》云云。

北周

武帝天和五年六月庚子,降宥罪人,并免逋租悬调等,以皇女生故也。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隋定公主印绶、服饰之制。
《隋书·礼仪志》:诸长公主、公主、封君,金印龟钮,紫绶,〈八十首〉佩山元玉,兽头鞶。囊公主、大手髻,七蔽髻。长公主得有步摇。公主、封君已上,皆带绶。以綵组为绲带,各以其绶色。金辟邪,首为带玦。

唐定公主品秩及食邑、封地、卤簿、车舆之制。
《唐书·百官志》:皇姑为大长公主,正一品;姊为长公主,女为公主,皆视一品;皇太子女为郡主,从一品;亲王女为县主,从二品。凡公主、之家,卜、祝、占、相不入门。公主、郡县主嫠居有子者,不再嫁。食邑,皆有课户。名山、大川、畿内之地,皆不以封。按《仪卫志》:内命妇、夫人卤簿:青衣六人,偏扇、团扇皆十六,执者间綵裙襦、綵衣、革带,行障三,坐障二,厌翟车,驾二马,驭人十,内给使十六人夹车,从车六乘,伞、雉尾扇皆一,团扇二,内给使执之,戟六十。外命妇一品亦如之,厌翟车驭人减二,有从人十六人。非公主、王妃则乘白铜饰犊车,驾牛,驭人四,无雉尾扇。按《车服志》:公主乘厌翟车。
太宗贞观五年,长乐公主出降,敕有司资送倍于长公主,以秘书监魏徵谏止。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杜佑·通典》:贞观五年,长乐公主出降,太宗以皇后所生,敕有司资送倍于永嘉长公主。秘书监魏徵谏曰:不可。昔汉明帝欲封其子,云我子岂得与先帝子等。可半楚、淮阳。前史以为美谈。天子姊妹为长公主,天子之女为公主,既加长字,即是有所尊崇。或可情有浅深,无容礼有踰越。上然其言。长孙皇后遣使赍绢四百匹,诣徵家送之。贞观 年,公主下降,始行妇见舅姑之礼。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杜佑·通典》:贞观中,侍中王圭子敬直尚太宗女南平公主。礼有妇见舅姑之仪,自王姬下降,此事多略。圭曰:此礼之废,由来久矣。今上钦明,动循法制,吾受公主谒见,岂为身荣哉。所以成国家之美耳。于是夫妻西向坐,公主执行盥馈之道,礼成而退。物议善之。是后公主有舅姑者,皆备妇礼,自圭始也。
贞观十四年,弘化公主归于吐谷浑,薛延陀吐蕃并遣使求婚。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太宗本纪》:贞观十四年二月庚辰,左骁卫将军、淮阳王道明送弘化公主归于吐谷浑。六月己丑,薛延陀遣使求婚。闰月丙辰,吐蕃遣使献黄金器千斤以求婚。
贞观十五年春正月丁卯,吐蕃遣其国相禄东赞来逆女。丁丑,礼部尚书、江夏王道宗送文成公主归吐蕃。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太宗本纪》云云。贞观十七年闰月戊午,薛延陀遣其兄子突利设献马五万匹、牛驼一万、羊十万以请婚,许之。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太宗本纪》云云。
高宗永徽元年,侍中于志宁奏公主有丧服者不得于未除服时下降。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杜佑·通典》:永徽元年正月,衡山公主欲出降长孙氏,议以时既公除,合行吉礼。侍中于志宁上疏曰:伏见衡山公主出降,欲就今秋成礼。窃按《礼记》云:女十五而笄,二十而嫁,有故,二十三而嫁。郑元云:有故谓遭丧也。固知须终三年。其有议者云:准制,公除之后,须并从吉。此汉文创制其仪,为天下百姓。至于公主,服是斩缞,纵使服随例除,不宜情随例改。心丧之内,方复成婚,非唯违于礼经,亦是人情不可。陛下方奖仁孝之日,敦崇名教之秋,此事行之若难,犹宜抑而守礼;况行之甚易,何容废而受讥。伏愿遵高宗之令轨,略孝友之权制,国家于法无亏,公主情礼得毕,则天下幸甚。
永徽四年二月甲申,驸马都尉房遗爱薛万彻柴令武、高阳巴陵公主谋反,伏诛。
《唐书·高宗本纪》云云。
《旧唐书·高宗本纪》:永徽四年春正月丙子,新除房州剌史、驸马都尉房遗爱,司徒、秦州刺史、荆王元景,司空、安州刺史、吴王恪,宁州刺史、驸马都尉薛万彻,岚州刺史、驸马都尉柴令武谋反。二月乙酉,遗爱、万彻、令武等并伏诛;元景、恪、巴陵高阳公主并赐死。三月丙辰,上御观德殿,陈逆人房遗爱等口马资财为五垛,引王公、诸亲、蕃客及文武九品以上射。
显庆二年三月戊申,禁舅姑拜公主,父母拜王妃。
《唐书·高宗本纪》云云。
《杜佑·通典》:显庆二年,诏曰:比闻公主出适,舅姑皆降礼答拜。此乃子道云替,妇德不循,何以式序家邦,仪刑列辟。自今以后,可明加禁断,使一依礼法。若更有以贵加于所尊者,令所司随事纠闻。显庆三年,诏公主不得与县主同称出降。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杜佑通典》:显庆三年,诏曰:古称釐降,唯属王姬。比闻县主适人,皆云出降;娶王女者,亦云尚主。滥假名器,深乖礼经。其县主出嫁宜称适,取王女者称娶。仍永以为式。
龙朔三年三月丁卯,长女追封安定公主,谥曰思,其卤簿鼓吹及供葬所须,并如亲王之制。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高宗本纪》云云。
开耀元年,以太平公主下嫁,赦京师。
《唐书·高宗本纪》云云。
中宗神龙元年,诏姑叔之尊不得致敬子侄。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中宗本纪》:神龙元年,诏曰:君臣朝序,贵贱之礼斯殊;兄弟大伦,先后之仪亦异。圣人之制,率由斯道。朕临兹宝极,位在崇高。负扆当阳,虽受宗枝之敬;退朝私谒,仍用家人之礼。近代以来,罕遵轨度,上及公主,曲致私情,姑叔之尊,拜于子侄,违法背礼,情用恻然。自今以后,宜从革弊。安国相王某及镇国太平公主更不得辄拜卫王重俊弟兄及长宁公主姊妺等。宜告宗属,知朕意焉。先是,诸王及公主皆以亲为贵,天子之子,诸姑叔见之必先致拜,若致书则称为启事。上志欲敦睦亲族,故下制革之。
神龙二年闰月丙午,公主开府置官属。
《唐书·中宗本纪》云云。
景龙二年,以安乐公主出降,盛其仪,饰大赦,赐酺。
《唐书·中宗本纪》:景龙二年冬十一月己卯,大赦,赐酺三日。
《旧唐书·中宗本纪》:景龙二年十一月己卯,以安乐公主出降,假皇后仗出于禁中,以盛其仪,帝及后御安福楼以观之。礼毕,大赦天下,赐酺三日。
景龙三年八月乙巳,幸安乐公主山亭,宴侍臣、学士,赐缯帛有差。冬十月庚寅,幸安乐公主金城新宅,宴侍臣、学士。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中宗本纪》云云。景龙四年,安乐公主反。
《唐书·中宗本纪》:景龙四年二月庚戌,及后、妃、公主观三品以上拔河。六月,皇后及安乐公主、散骑常侍马秦客反。
《旧唐书·中宗本纪》:景龙四年正月丁丑,命左骁卫大将军、河源军使杨矩为送金城公主入吐蕃使。己卯,幸始平,送金城公主归吐蕃。庚戌,令中书门下供奉官五品以上、文武三品以上并诸学士等,自芳林门入,集于黎园毬场,分朋拔河,帝与皇后、公主亲往观之。五月丁卯,前州司兵参军燕钦融上书,言皇后干预国政,安乐公主、武延秀、宗楚客等同危宗社。帝怒,召钦融廷见,扑杀之。时安乐公主志欲皇后临朝称制,而求立为皇太女,由是与后合谋进酖。六月壬午,帝遇毒,崩于神龙殿。
睿宗景云二年,置金仙、玉真两观。
《唐书·睿宗本纪》:景云二年三月癸丑,作金仙、玉真观。
《旧唐书·睿宗本纪》:景云二年五月辛丑,改西域公主为金仙公主,昌隆公主为玉真公主,仍置金仙、玉真两观。
元宗开元元年七月甲子,太平公主及岑羲、萧至忠、窦怀贞谋反,伏诛。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开元五年十一月己亥,契丹首领松漠郡王李失活来朝,以宗女为永乐公主,以妻之。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开元十年,制公主、驸马,非至亲不得出入门庭。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元宗本纪》:开元十年九月乙亥,制曰:朕君临宇内,子育黎元。内修睦亲,以叙九族;外协庶政,以济兆民。勋戚加优厚之恩,兄弟尽友于之至。务崇敦本,克慎明德。今小人作孽,已伏宪章,恐不逞之徒,犹未能息。凡在宗属,用申惩诫:自今以后,公主、驸马、外戚家,除非至亲以外,不得出入门庭,妄说言语。所以共存至公之道,永协和平之义,克固藩翰,以保厥休。贵戚懿亲,宜书座右。开元十六年,唐昌公主出降,以右补阙施敬本等疏请,改易紫宸殿行礼之制。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杜佑·通典》:开元十六年,唐昌公主出降,有司进仪注,于紫宸殿行五礼。右补阙施敬本等上疏曰:窃以紫宸殿者,汉之前殿,周之路寝,陛下所以负黻扆,正黄屋,飨万国,朝诸侯,人臣至敬之所,犹元极可见不可得而升也。昔周女出降于齐,而以鲁侯为主,但有外馆之法,而无路寝之事。今欲紫宸会礼,即当臣下摄行,马入于庭,醴升于牖。主人授几,逡巡紫宸之间;宾使就筵,登降赤墀之地。又据主人辞称吾子有事,至于寡人之室。言辞僭越,事理乖张,既黩威灵,深亏典制。其问名纳采等事,并请权于别所。从之。遂移于光顺门外,设次行礼。开元二十年,以中书令萧嵩奏请,定册公主及出降之仪。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年九月乙巳,中书令萧嵩奏上《开元新礼》一百五十卷,制所司行用之。按《开元礼》:册公主,前一日,尚书奉御设御幄于太极殿如常。守宫设群官次于东西朝堂,奉礼设版位。太乐令展宫悬,典仪设举麾位如常。又设文武群官版位:五品以上于横街北,六品以下于横街南,文东武西,俱重行。诸亲于五品之南。〈皇亲在东,诸亲在西。〉设典仪位如常仪,赞者二人在南,少退,俱西向。册使立于悬北,西上,俱北面。〈副使立于大使东,少退。后准此。〉其日,诸卫屯门列仗如常。册使、群官等依时刻集朝堂,次改服朝服,通事舍人各引就朝堂位。侍中量时刻版奏请中严。钑戟近仗入陈于殿庭。太乐令帅工人入就位,协律郎入就举麾位。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诸守卫之官各服其器服,符宝郎先请宝,俱诣阁奉迎。通事舍人分引王公群官入就位。又通事舍人引册使及副使并入立于殿门外道东,西面以俟。黄门侍郎帅主节奉节及幡立于阶仗南,节在前。中书侍郎先请册置于案,令史降公服各对举案立于节南道东,西面,中书侍郎立于案后。侍中版奏:外办。所由承旨索扇,扇上,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舆以出,曲直华盖警跸侍卫如常。皇帝出自西房,御座,南向坐,扇开,协律郎偃麾,戛敔,乐作。符宝郎奉宝置于御座。典仪赞拜,群官在位者俱再拜讫,通事舍人引册使入就位,册使等初入门,舒和之乐作,至位,乐止。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册使等皆再拜。侍中进当御座前,北面跪奏称:侍中臣某言,册公主,请命使。俛伏,兴。又侍中少前,称:制曰可。退,复位。侍中承制,降诸使者北,面称:有制。册使副等俱再拜。侍中宣制曰:册某公主,命公等持节展礼。宣制讫,使副又再拜。侍中还侍立。赞礼者引册使少前,黄门侍郎引主节诣册使东北,主节以节授黄门侍郎,〈主节者后立于使左。〉黄门侍郎持节西南授,册使跪受,兴,付主节,幡随节立于使左。黄门侍郎退。赞礼者导中书令诣册使东北,面立。又赞礼者导中书侍郎引诸公主册案,立于中书令之右。中书令于案取公主册,〈举案者皆由后立于使左。以后准此。〉授册使,册使跪受,兴,置于案。〈案者退立于使后。以后准此。〉赞礼者引中书令与册使俱向北,退复位。典仪曰:再拜。讫通事舍人引册使等右旋而出。持节者前导,持案者次之。册使等初行,乐作,出门乐止。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俛伏,兴,还侍中位。所由承旨索扇,扇上,皇帝兴,太乐令令撞蕤宾之钟,右五钟皆应,鼓柷,奏太和之乐。皇帝降座御舆,入自东房,侍卫警跸如来仪,侍臣从至阁,门开,乐止。通事舍人引群官在位者以次出。举册者及册使至长乐门外次,如后仪。
公主受册
尚仪二人,〈读册。〉司赞二人,〈引公主。〉掌赞二人,〈知赞拜。〉女史四人,〈对举册案。〉前一日,尚舍、守宫计会设使者及册案便次于光范门及长乐门外,皆道右东向。司赞设公主位于长乐门外内殿前,近南,当阶,北面西上。又设内命妇应陪位者位于公主东北及西北,嫔御等在东,宫官等在西阶,重行相对,北上。又于内命妇之前设尚仪位二,皆东向,以西为上。又于尚仪位南少退,设司赞位,掌赞二人陪其后。其日,典仪设册使位于长乐门外之西,东向北上。又设举册案者位二在南,差退,东向。内谒者监先取公主册案,置于长乐门外,近限。内命妇以下及应在位者,并服礼衣先就位。公主花钗翟衣,司言引就受册位,侍从如常仪。通事舍人引册使、副使等出就位,持节者立于使者之北,少退,持册案者立于册使、副西南,俱东向。持节者去节衣,持册案者以案进册使之前,北向相次而立。内使二人引使者诣门,内谒者举案少前,使取公主册,跪置册于案,俛伏,兴,通事舍人引册使、副使等俱进就次以俟。尚仪率女史诣门,舁册案入,各就尚仪之前,对举册案皆东向。司赞曰:再拜。〈凡司赞有词,掌赞皆承传。〉司言赞公主再拜。尚仪取公主册于案,〈持案者退。〉少前,北面称:有制。曰司言赞公主再拜。尚仪执册跪读讫,退复位,以册进授公主。公主受册以授司言讫,司赞曰:再拜。公主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司赞少前,称:礼毕。司言引公主退。在位者以次退。掌赞报内谒者监礼毕,内谒者监传报册使等。诣太极殿前南横街南,北面西上立。中书令立于册使等东北,西面。册使再拜,复命曰:奉制册命某公主,礼毕。又再拜。中书令奏闻。册使等退,幡节各还本司。
纳采
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于大门之外道右,南向。〈其纳吉、纳徵、请期、亲迎等礼皆如之。〉其日大昕,使者至于主人大门外,赞礼者延入次。〈凡宾主及行事者皆公服。〉使者出次,赞礼者引至于大门外之西,东面。主人立于东阶下,西面。傧者立于主人之左,北面受命,出,立于门东,西面曰:敢请事。使者曰:朝恩贶室于某公之子,某公有先人之礼,使某也请纳采。傧者入告。主人曰:寡人敢不敬从。傧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者,其馀并如一品婚仪。
问名
使者既出至主人还阼阶上,西面曰:皇帝第某女,封某公主。馀行事并如一品婚仪。其礼使者于户牖之间,赠之篚币及两马。词云:吾子为事,故至于寡人之室,寡人有先皇之礼,请礼从者。
纳吉
其日大昕,使者至。请事,使者曰:加诸卜,占曰吉。使某也敢告。主人曰:某公有吉,寡人与在焉,寡人不敢辞。如纳采之仪。
纳徵
其日大昕,使者至,入次。掌事者布羃内门外,元纁束帛陈于羃上,乘马在羃南,北首西上。掌事者奉璋以椟,俟于羃东。使者曰:朝恩贶室于某公之子,某公有先人之礼,使某也以束帛乘马请纳徵。主人曰:某公顺先典,贶以重礼,寡人敢不承命。馀并如一品婚仪。请期
其日大昕,使者至,入次至请事,依使者曰:某公有赐,既申受命,某公使某请吉日。傧者入告。主人曰:寡人既前受命,惟命是听。使者曰:某公命某听命于王。傧者入告。主人曰:寡人固惟命是听。使者曰:某公使某受命于王,王不许,某敢不告期。曰某日。馀并如一品婚仪。
亲迎
其日大昕,婿之父告庙、醮子、并如一品婚仪。子再拜,降出,乘辂备仪仗诣主人之第。宾将至,内赞者布席于东房,当户南向;设樽甒醴等于东房。主人醴公主如一品醴女之仪。公主著花钗,褕翟纁袡,入房以下并如一品醴女仪。讫,主人降立于东阶东南,西面。赞礼引宾出次,立于门西,东面。傧者进受命,出门东,面曰:敢请。宾曰:某主命某之父,以兹初昏。命某将请承命。傧者入告。主人曰:寡人固敬具以请。至奠雁出,如常礼。初宾入门,主妇出立于房户外之西,南面。于宾拜讫,姆导公主出。主人少进,西面戒之,如有正焉,若衣若笄。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主妇戒之于西阶上,施衿结帨,戒之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公主出,以下并如常仪。
同牢
初婚,掌事者设洗于东阶东南及陈设牢馔钘俎之数,各依其品。羊豕节折,大羹在于爨。〈其器皆明乌漆,惟豋以陶,卺以瓢。〉馀并如一品仪。
见舅姑
见之日,公主夙兴,沐浴,著花钗,服褕翟。舅服公服,姑著钿钗礼衣。其仪同一品婚礼。公主降西阶以出,无取脯授妇氏之仪。
盥馈舅姑
公主盥馈以少牢。舅、姑、公主服,如见礼。及酳舅姑讫,内赞者设公主席于舅姑东北,南面。馀并如一品礼。婚会 妇人礼仪 以上并如一品婚仪。
飨丈夫送者同一品仪,加送以乘马。设从者乃于西廊下。
飨妇人送者,女相者引宾升降,酬以束帛。馀如丈夫礼。
天宝三载十一月癸卯,玉真公主先为女道士,让号及实封,赐名摘盈。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元宗本纪》云云。天宝四载,封两外孙女为公主,出降契丹及奚寻,杀公主以叛。
《唐书·元宗本纪》:天宝四载春三月壬申,以外孙独孤氏女为静乐公主,嫁于契丹松漠都督李怀节;杨氏女为宜芳公主,嫁于奚饶乐都督李延宠。九月,契丹、奚皆杀其公主以叛。
肃宗乾元元年秋七月丁亥,制上皇第二女宁国公主出降回纥英武威远毗伽可汗。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肃宗本纪》云云。
代宗永泰元年七月甲午,升平公主出降驸马都尉郭暧。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代宗本纪》云云。
大历四年五月辛卯,以仆固怀安女为崇徽公主,嫁回纥可汗,仍令兵部侍郎李涵往册命。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代宗本纪》云云。
德宗贞元四年十月戊子,回纥公主将妾媵六十馀人、马二千匹来迎咸安公主,命刑部尚书关播送公主归蕃。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德宗本纪》云云。贞元十五年秋七月丙午,故唐安公主赐谥曰庄穆。公主赐谥,自唐安始也。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德宗本纪》云云。贞元十七年夏四月丁未,始命驸马及郡县主婿无子者,养男不用母荫。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德宗本纪》云云。
宪宗元和六年三月乙卯,畿内军镇牧放,驸马贵族掠获,并不得带兵仗,恐杂盗也。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宪宗本纪》云云。元和八年,削夺驸马都尉于季友官。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宪宗本纪》:元和八年二月辛卯,殿中少监、驸马都尉于季友诳罔公主,藏隐内人,转授凶兄,移贮外舍,伤风黩礼,莫大于兹,宜削夺所任官,令在家修省。
穆宗长庆元年正月,翰林学士李德裕疏:驸马不得至宰臣及台省官私第。从之。五月,以皇妹太和公主出降回纥。
《唐书·穆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穆宗本纪》:长庆元年正月己酉,以前检校大理少卿、驸马都尉刘士泾为太仆卿。给事中韦弘景、薛存庆封还诏书,上谕之曰:士泾父昌有边功,久为少列十馀年,又以尚云安公主,朕欲加恩,制官敕下。制命始行。翰林学士、司勋员外郎李德裕上疏曰:臣见国朝故事,驸马国之亲密,不合与朝廷要官往来,开元中禁止尤切。近日驸马多至宰相及要官宅,此辈无他才可以延接,唯是漏泄禁密、交通中外。伏望宣示驸马等,今后有事任至中书见宰臣,此外不得至宰臣及台省官私第。从之。五月癸亥,皇妹太和公主出降回纥登罗骨没施合毗伽可汗。甲子,命金吾大将军胡证充送公主入回纥使,兼册可汗。又以太府卿李锐为入回纥婚礼使。七月辛酉,太和长公主发赴回纥,上以半仗御通化门临送,群臣班于章敬寺前。
敬宗宝历元年六月乙酉,诏公主、郡主并不得进女口。
《唐书·敬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敬宗本纪》云云。
文宗太和二年五月丁巳,命中使于汉阳公主及诸公主第宣旨:今后每遇对日,不得广插钗梳,不须著短窄衣服。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文宗本纪》云云。
开成二年,诏驸马为公主服期。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文宗本纪》:开成二年十二月壬寅,以前忠武军节度使杜悰为工部尚书、判度支。时悰既除官,久未谢恩,户部侍郎李珏奏杜悰为岐阳公主服假内。珏因言:比来驸马为公主行服三年,所以士族之家不愿为国戚者以此。帝大骇其奏,即日诏曰:制服轻重,必资典礼,比闻往者驸马为公主行服三年,缘情之义,殊非故实,违经之制,今乃闻知。宜行期周,永为定制。
开成四年,以公主衣服踰制,夺驸马窦浣俸两月。按《唐书·文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文宗本纪》:开成四年春正月丁卯夜,于咸泰殿观灯作乐,三宫毕会。上性节俭,延安公主衣裾宽大,即时斥归,驸马窦浣待罪。诏曰:公主入参,衣服踰制,从夫之义,过有所归。浣宜夺两月俸钱。
武宗会昌五年,中书奏公主上表不宜称妾。
《唐书·武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武宗本纪》:会昌五年中书奏:伏见公主上表称妾某者,伏以臣妾之义,取其贱称;家人之礼,即宜区别。臣等商量,公主上表,请如长公主之例,并云某邑公主几女上表,郡、县主亦望依此例称谓。从之。又按会昌五年敕:今后先降嫁公主,县主如有儿女者,并不用再请从人,如无儿者,陈奏,委宗正寺处分,而有妄称无,辄请再从人者,觉察,处分。
宣宗大中四年二月,皇女万寿公主出降右拾遗郑颢,以颢为银青光禄大夫、行起居郎、驸马都尉。
《唐书·宣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宣宗本纪》云云。大中五年,敕公主邑司不得擅行文牒府县。
《唐书·宣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宣宗本纪》:大中五年八月,敕:公主邑司擅行文牒,恐多影庇,有紊条章。今后公主除录徵封外,不得令邑司行文书牒府县,如缘公事,令邑司申宗正寺,与酌事体施行。大中十二年三月,以前乡贡进士于琮为秘书省校书郎,寻尚皇女广德公主,改银青光禄大夫、守右拾遗、驸马都尉。
《唐书·宣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宣宗本纪》云云。

辽制册王妃、公主仪,及公主下嫁之仪,幰车之制。按《辽史·礼志》:册王妃公主仪:至日,押册使副并读册等官押册东便门入,持节前导至殿。册案置横街北少东。引使副等面殿立而鞠躬。侍中临轩称有制,皆再拜,鞠躬。宣制讫,舞蹈,五拜,引册于宣庆门出。使副等押领仪仗、册案,赴各私第厅前,向阙陈列。设传宣受册拜褥,册案置褥左,去羃盖。使副案右序立。受册者就位立,传宣称有制,再拜。宣制毕,舁册人举册匣于褥前跪捧,引读册者与受册者皆俛伏跪,读讫,皆俛伏兴。受册者谢恩,国王五拜,王妃、公主四拜。若册礼同日,先上皇太后册宝,次临轩同制,遣使册皇后、诸王妃主,次册皇太子。公主下嫁仪:选公主诸父一人为婚主,凡当奥者、媒者致词之仪,自纳币至礼成,大略如纳后仪。择吉日,诘旦,媒者趣尚主之家诣宫。俟皇帝、皇后御便殿,率其族入见。进酒讫,命皇族与尚主之族相偶饮。翼日,尚主之家以公主及婿率其族入见,致宴于皇帝、皇后。献赆送者礼物讫,朝辞赐公主青幰车二,螭头、盖部皆饰以银,驾驼;送终车一,车楼纯锦,银螭,悬铎,后垂大毡,驾牛,载羊一,谓之祭羊,拟送终之具,至覆尸仪物咸在。赐其婿朝服、四时袭衣、鞍马,凡所须无不备。选皇族一人,送至家。按《仪卫志》:青幰车,二螭头、盖部皆饰以银,驾用驼,公主下嫁以赐之。古者王姬下嫁,车服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此其遗意欤。
圣宗统和元年二月甲寅,以皇女长寿公主下嫁国舅宰相萧婆项之子吴留。冬十月戊子,以公主淑哥下嫁国舅详稳照姑。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统和四年,封义成公主许嫁夏国李继迁。
《辽史·圣宗本纪》:统和四年十二月丁巳,李继迁引五百骑款塞,愿婚大国,永作藩辅。诏以王子帐节度使耶律襄之女汀封义成公主下嫁,赐马三千匹。统和七年,以义成公主下嫁李继迁,太师萧闼览请尚主,许之。
《辽史·圣宗本纪》:统和七年三月戊戌,以王子帐耶律襄之女封义成公主,下嫁李继迁。夏四月乙卯,国舅太师萧闼览为子排亚请上皇女延寿公主,许之。
开泰元年二月丁丑,诏封皇女八人为郡主。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兴宗景福元年十二月,以兴平公主下嫁夏国王李德昭子元昊,以元昊为夏国公、驸马都尉。
《辽史·兴宗本纪》云云。
重熙十六年冬十月丙辰,定公主行妇礼于舅姑仪。按《辽史·兴宗本纪》云云。道宗太康三年秋七月辛亥,牌应郎君讹都斡尚皇女赵国公主,授驸马都尉。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天祚帝乾统五年三月壬申,以族女南仙封成安公主,下嫁夏国王李乾顺。
《辽史·天祚帝本纪》云云。
乾统八年六月壬寅,夏国王李乾顺以成安公主生子,遣使来告。
《辽史·天祚帝本纪》云云。

宋制公主笄礼及下降之仪。
《宋史·礼志》:公主笄礼。年十五,虽未议下嫁,亦笄。笄之日,设香案于殿庭;设冠席于东房外,坐东向西;设醴席于西阶上,坐西向东;设席位于冠席南,西向。其裙背、大袖长裙、褕翟之衣,各设于椸,陈于庭;冠笄、冠朵、九翚四凤冠,各置于槃,蒙以帕。首饰随之,陈于服椸之南,执事者三人掌之。栉总置于东房。内执事宫嫔盛服旁立,俟乐作,奏请皇帝升御坐,乐止。提举官奏曰:公主行笄礼。乐作,赞者引公主入东房。次行尊者为之总髻毕,出,即席西向坐。次引掌冠者东房,西向立,执事奉冠笄以进,掌冠者进前一步受之,进公主席前,北向立,乐止,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绵鸿,以介景福。祝毕,乐作,东向冠之,冠毕,席南北向立;赞冠者为之正冠,施首饰毕,揖公主适房,乐止。执事者奉裙背入,服毕,乐作,公主就醴席,掌冠者揖公主坐。赞冠者执酒器,执事者酌酒,授于掌冠者执酒,北向立,乐止,祝曰:酒醴和旨,笾豆静嘉。受尔元服,兄弟具来。与国同休,降福孔皆。祝毕,乐作,进酒,公主饮毕,赞冠者受酒器,执事者奉馔,食讫,彻馔。复引公主至冠席坐,乐止。赞冠者至席前,赞冠者脱冠置于槃,执事者彻去,乐作。执事者奉冠以进,掌冠者进前二步受之,进公主席前,北向立,乐止,祝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饰以威仪,淑谨尔德。眉寿永年,享受遐福。祝毕,乐作,东向冠之,冠毕,席南北向立。赞冠者为之正冠,施首饰毕,揖公主适房,乐止。执事奉大袖长裙入,服毕,乐作。公主至醴席,掌冠者揖公主坐。赞冠者执酒器,执事者酌酒,授于掌冠者执酒,北向立,乐止,祝曰:宾赞既戒,殽核惟旅。申加尔服,礼仪有序。允观尔成,永天之祜。祝毕,乐作,进酒,公主饮毕,赞冠者受酒器,执事者奉馔食讫,彻馔。复引公主至冠席坐,乐作。赞冠者至席前,赞冠者脱冠置于槃,执事者彻去,乐作。执事奉九翚四凤冠以进,掌冠者进前三步受之,进公主席前,向北而立,乐止,祝曰:以岁之吉,以月之令,三加尔服,保兹永命。以终厥德,受天之庆。祝毕,乐作,东向冠之,冠毕,席南北向立。赞冠者为之正冠、施首饰毕,揖公主适房,乐止。执事者奉褕翟之衣入,服毕,乐作,公主至醴席,掌冠者揖公主坐。赞冠者执酒器,执事者酌酒,授于掌冠者执酒,北向立,乐止,祝曰:旨酒嘉荐,有飶其香。咸加尔服,眉寿无疆。永承天休,俾炽而昌。祝毕,乐作,进酒,公主饮毕,赞冠者受酒器。执事者奉馔,食讫,彻馔。复引公主至席位立,乐止,掌冠者诣前相对,致辞曰:岁日具吉,威仪孔时。昭告厥字,令德攸宜。表尔淑美,永保受之。可字曰某。辞讫,乐作,掌冠者退。引公主至君父之前,乐止,再拜起居,谢恩再拜。少俟,提举进御坐前承旨讫,公主再拜。提举乃宣训辞曰:事亲以孝,接下以慈。和柔正顺,恭俭谦仪。不溢不骄,毋诐毋欺。古训是式,尔其守之。宣讫,公主再拜,前奏曰:儿虽不敏,敢不祇承。归位再拜,见后母之礼如之。礼毕,公主复坐,皇后称贺,次妃嫔称贺,次掌冠、赞冠者谢恩,次提举众内臣称贺,其馀班次称贺,并依常式。礼毕,乐作;驾兴,乐止。又公主下降。初被选尚者即拜驸马都尉,赐玉带、袭衣、银鞍勒马、采罗百匹,谓之系亲。又赐办财银万两,进财之数,倍于亲王聘礼。出降,赐甲第。馀如诸王夫人之制。掌扇加四,引障花、烛笼各加十,皆行舅姑之礼。诸亲递加赐赉。其县主系亲以金带,赐办财银五千两,纳财赐赉,大率三分减其二。宗室女特封郡君者,又差降焉。
太宗至道三年二月,真宗即位。五月,封诸姊妹为长公主。
《宋史·真宗本纪》:至道三年二月真宗即位五月丙戌,封姊秦国、晋国二公主并为长公主,齐国公主改许国长公主,妹宣慈、贤懿、寿昌、万寿四公主并为长公主。
真宗咸平六年春二月甲申,封贤妃长公主为郑国长公主。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二年十二月辛巳,诏:晋国大长公主丧,罢承天节上寿及明年元旦朝会。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四年七月壬午,韩国、吴国、隋国长公主进封卫国、楚国、越国长公主。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六年春正月辛亥,进封卫国、楚国、越国长公主三人为徐国、邠国、宿国。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八年春正月乙未,皇女入道。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天禧二年八月甲寅,徐国长公主进封福国,邠国长公主进封建国,宿国长公主进封鄂国。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仁宗嘉祐二年,封福康公主,始备册礼及出降仪。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公主受封,降制有册命之文,多不行礼,惟以纶告进内。至嘉祐二年,封福康公主为兖国公主,始备礼册命。前一日,百官班文德殿,内降册印,宣制,册案、授卫一如册皇后仪。有司先设册仗等幕于内东门外,命妇次公主本位门之外,公主受册印位于本位庭阶下北向,册使位于内东门、副使及内给事于其南差退并东向,设册印案位于册使前南向,内给事位于册使北南向。自文德殿奉册印将至内东门,内给事诣本位,请公主服首饰、褕翟。册印至内东门外褥位置讫,内臣引内命妇入就位,礼直官引册使、副等俱就东向位,内给事就南向位。通事舍人、博士引册使就内给事前东向,躬称册使某、副使某奉制授公主册印,退复位,内给事入诣所设受册印位公主前,言讫退。内给事进诣册使前西向,册使跪以册印授内给事,内给事跪授内谒者,内谒者及主当内臣等持入内东门,内给事从入诣本位,赞公主降诣庭中北向立,跪取册,兴,立公主右少前西向。又内给事立公主左少前东向,称有制,赞者曰拜,公主再拜,右给事奉册跪授之,公主公主受以授左给事,右给事又奉印绶公主,如上仪。赞者曰拜,公主再拜毕,引公主升位。次内臣引内命妇贺毕,遂引公主谢皇帝、皇后,一如内中之仪。群臣进名贺。其印如贵妃,有匣,文曰兖国公主之印。遂为定制。神宗进封邠国大长公主、鲁国公主皆请免册礼,止进告入内云。又按《志》:嘉祐初,礼官言:礼阁新仪,公主出降前一日,行五礼。古者,结婚始用行卜,告以夫家采择之意,谓之纳采。问女之名,归卜夫庙,吉,以告女家,谓之问名、纳吉。今选尚一出朝廷,不待纳采。公主封爵已行诞告,不待问名。若纳成则既有进财,请期则有司择日。宜稍依五礼之名,存其物数,俾知婚姻之事重、而夫妇之际严如此,亦不忘古礼之义也。时兖国公主下嫁李玮,诏赐出降日,令夫家主婚者具合用雁、币、玉、马等物,陈于内东门外,以授内谒者,进入内侍掌事者受,唯马不入。
英宗治平四年正月,神宗即位。二月壬辰,诏公主下嫁者行见舅姑礼。
《宋史·神宗本纪》云云。按《礼志》:神宗即位,诏以昔侍先帝,恭闻德音,以旧制士大夫之子有尚帝女者,辄皆升行,以避舅姑之尊。岂可以富贵之故,屈人伦长幼之序。宜诏有司革之,以厉风俗。于是著为令。仍命陈国长公主行舅姑之礼,驸马都尉王师约更不升行。公主见舅姑行礼自此始。旧例,长公主凡有表章不称妾,礼院议谓:男子、妇人,凡于所尊称臣若妾,义实相对。今宗室伯叔近臣悉皆称臣,即公主理宜称妾。况家人之礼,难施于朝廷。请自大长公主而下,凡上笺表,各据国封称妾。从王师约之请也。康国公主下降,太常寺言:按令,公主出降,申中书省,请皇后帅宫闱掌事人送至第外,命妇从,今请如令。诏:出降日,婉仪帅宫闱掌事者送至第外,命妇免从。
徽宗政和三年闰月丙辰,改公主为帝姬。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按《礼志》:徽宗改公主为姬,下诏曰:在熙宁初,有诏釐改公主、郡主、县主名称,当时群臣不克奉承。近命有司稽考前世,周称王姬,见于《诗·雅》。姬虽周姓,考古立制,宜莫如周。可改公主为帝姬、郡主为宗姬、县主为族姬。其称大长者,为大长帝姬,仍以美名二字易其国号,内两国者以四字。其出降日,婿家具五礼,修表如上仪。太史局择日告庙。亲迎。前一日,所司于内东门外量地之宜,西向设婿次。其,婿父醮子如上仪。乃命之曰:往迎肃雍,以昭惠宗祏。子再拜,曰:祇率严命。又再拜,降,出乘马,至东华门内下马,礼直官引就次。有司陈帝姬卤簿、仪仗于内东门外,候将升厌翟车,引婿出次于内东门外,躬身西向。掌事者执雁,内谒者奉雁以进,俟帝姬升车,婿再拜,先还第。同牢。其日初昏,掌事者设巾、洗各二一于东阶东南,一于室北。水在洗东,尊于室中,实四爵、两卺于篚。婿至本第,下马以俟。帝姬至,降车,赞者引婿揖之以入,及寝门又揖,导之升阶,入室盥洗。掌事者布对位,又揖帝姬,皆即坐受盏三饮,俱兴,再拜,赞者彻酒。见舅姑。夙兴,帝姬著花钗、服褕翟以俟见。赞者设舅姑位于堂上,舅位于东,姑位于西,各服其服就位。女相者引帝姬升自西阶,诣舅位前再拜,赞者以枣栗授帝姬奉置舅位前,舅即坐,赞者进彻以东,帝姬退,复位,又再拜。女相者引诣姑位前再拜,赞者以腶脩授帝姬奉置姑位前,姑即坐,赞者升彻以东,帝姬退,复位,又再拜。次醴妇、盥馈、飨妇如仪。
理宗宝祐元年十一月乙卯,册瑞国公主。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宝祐五年冬十月庚子,皇女进封升国公主。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景定二年,周国公主下嫁之仪。
《宋史·理宗本纪》:景定二年正月甲寅,进封周国公主。八月壬寅,筑周国公主馆于安济桥。十一月庚申,周国公主馆成。丁丑,下嫁周国公主于杨镇。
《南渡宫禁典仪》:南渡公主无及嫁者,独理宗朝周汉国公主。出降慈明太后侄孙杨镇,礼文颇盛。今摭梗概于此:先是,择日,遣天使宣召驸马至东华门,引见便殿,赐玉带靴笏鞍马,及红罗百疋,银器百两,衣著百疋,聘财银一万两,对御赐筵五盏,用教坊乐。俟毕,谢恩讫。乘涂金御仙花鞍辔狨座马,执丝鞭,张三檐伞,教坊乐部五十人前引,还第,谓之宣系。
进财物件,并照国朝会要,太常寺关报有司办造。先一月,宣宰执常服系鞋,诣后殿西廊,观看公主房奁。
真珠九翚四凤冠   褕翟衣一副
真珠玉佩一副    金革带一条
玉龙冠       绶玉环
北珠冠花篦环    七宝冠花篦环
真珠大衣背子    真珠翠领四时衣服累珠嵌宝金器    涂金器
贴金器       出从贴金银装担等锦绣销金帐幔,陈设茵褥地衣步障等物。
其日,驸马常服,玉带,乘马至和宁门,易冕服,至东华门,用雁币玉马等,行亲迎礼。用熙宁故事。公主服九翚四凤冠,褕翟纁袖升檐其前。
天文官       本位从物从人
烛笼二十      本位使臣
插钗童子八人    方扇四
圆扇四       引障花十
提灯二十      行障坐障
皇后亲送,乘九龙檐子,皇太子乘马围子,左右两重,其后太子判宗正寺,荣王,荣王夫人,及诸命妇至第,赐御筵九盏。筵毕,皇后、太子先还,公主归位,行同牢礼。〈用开宝礼〉然后亲行盥馈舅姑之礼。〈开宝通礼〉谒见舅姑,用名纸一副,衣一袭,手帕一合,妆盝藻豆袋,银器三百两衣,著五百疋,馀亲各有差。三朝,公主驸马并入内,谢恩,宣赐礼物,赐宴禁中外庭,奉表称贺。赐宰执亲王侍从、内职、管军副都指使已上,金银钱盛包子有差。〈依熙宁式〉驸马家亲属,各等第推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