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皇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宫闱典

 第七十九卷目录

 皇子部汇考
  后汉〈总一则〉
  宋〈孝武帝孝建一则 废帝景和一则〉
  北魏〈文成帝兴光一则 太安一则 献文帝皇兴二则 孝文帝太和二则 宣武帝正始一则 永平一则 孝庄帝永安一则〉
  北齐〈总一则 后主武平一则〉
  北周〈武帝建德一则〉
  唐〈总一则 太宗贞观一则 高宗龙朔一则 显庆一则〉
  辽〈总一则 太祖一则 太宗天显三则 景宗保宁一则 圣宗开泰三则 太平一则 兴宗重熙三则 道宗清宁一则 太康一则〉
  宋〈太祖开宝一则 太宗太平兴国二则 真宗大中祥符三则 天禧一则 仁宗景祐一则 宝元一则 庆历一则 英宗治平一则 神宗熙宁一则 哲宗元符一则 高宗建炎一则 绍兴二则 宁宗庆元二则 嘉泰一则 开禧二则 嘉定四则 理宗绍定一则 宝祐一则〉
  金〈熙宗皇统一则 章宗承安一则 泰和一则〉
  元〈世祖至元二则 泰定帝泰定二则 文宗至顺一则 武宗至大一则〉
  明〈宪宗成化三则 孝宗弘治一则 世宗嘉靖二则 穆宗隆庆一则 熹宗天启二则〉
 皇子部艺文一
  皇子生颂       魏陈思王植
  贺生皇子表        宋宋祁
  贺长子封公表       王拱宸
  请令皇子伴读提举左右人  司马光
  左司谏王陶皇子伴读制   王安石
  贺生皇子表六道       前人
  代贺生皇子表        陆游
  皇子进封左卫上将军嘉国公贺皇帝表 文天祥
  皇子赐名本州贺皇帝表    前人
  皇子赐名钤司贺皇帝表    前人
 皇子部艺文二〈诗〉
  宝祐二年皇子冠〈二十首〉  宋史
  奉和皇子百日      明曾朝节
  丙戌秋月以皇次子生赐万喜金字綵花金币等物           于慎行
 皇子部纪事
 皇子部杂录

宫闱典第七十九卷

皇子部汇考

后汉

后汉

求嗣于高禖之仪。
《后汉书·礼仪志》:仲春之月,立高禖祠于城南,祀以特牲。《月令》:元鸟至之日,以太牢祠。《诗》曰:克禋克祀,以弗无子。《毛苌传》曰:弗去无子求有子。古者必立郊禖焉。元鸟至之日,以太牢祀于郊禖。天子亲往,后妃帅九嫔御,乃礼天子所御带,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郊禖之前。郑元注云:弗之言祓也。禋祀上帝于郊禖,以祓无子之疾,而得福也。《月令章句》曰:高,尊也。禖,祀也。吉事先见之象也。盖为人所以祈子孙之祀,元鸟感阳而至,其来主为孚乳蕃滋,故重其至日,因以用事。契母简狄,盖以元鸟至日,有事高禖而生契焉。故《诗》曰:天命元鸟,降而生商。韣,弓衣也。祀以高禖之命,饮之以醴,带以弓衣,尚使得男也。《离骚》曰:简狄在台喾何宜,元鸟致胎女何嘉。王逸曰:言简狄侍帝喾于台上,有飞燕堕其卵,嘉而吞之,因生契。《郑元注礼记》曰:后王以为禖官,嘉祥而立其祠。卢植注云:元鸟至时,阴阳中,万物生。故于是以三牲,请子于高禖之神,居明显之处。故谓之高。因其求子,故谓之禖。以为古者有禖氏之官,因以为神。晋元康中,高禖坛上石破。诏问出何经典。朝士莫知。博士束晰答曰:汉武帝晚得太子,始为立高禖之祠。高禖者,人之先也。故立石为主祀以太牢。

孝武帝孝建三年,诏礼官议皇子出后告庙之礼。
《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孝建三年五月丁巳,诏以第四皇子出绍江夏王太子睿为后。有司奏:皇子出后,检未有告庙先例,辄勒二学礼官议正,应告与不。告者为告几室。太学博士傅休议:礼无皇子出后告庙明文。晋太康四年,封北海王实绍广汉殇王后,告于太庙。汉初帝各异庙,故告不必同。自汉明帝以来,乃共堂各室,魏、晋依之。今既共堂,若独告一室,而阙诸室,则于情未安。太常丞庾亮之议:按《礼》,大事则告祖祢,小事则特告祢。今皇子出嗣,宜告祢庙。祠部朱膺之议以为:有事告庙,盖国之常典。今皇子出绍,事非常均,愚以为宜告。贺循云,古礼异庙,唯谒一室是也。既皆共庙,而阙于诸帝,于情未安。谓循言为允,宜在皆告。兼右丞殿中郎徐爰议以为:国之大事,必告祖祢。皇子出嗣,不得谓小。昔第五皇子承统庐陵,备告七庙。参议以爰议为允,诏可。
废帝景和元年冬十一月丁未,皇子生,大赦天下,赃污淫盗,悉皆原除。赐为父后者爵一级。
《宋书·废帝本纪》云云。

北魏

文成帝兴光元年秋七月庚子,皇子弘生。辛丑,大赦,改年。
《魏书·文成帝本纪》云云。
太安元年夏六月壬戌,诏名皇子曰弘,曲赦京城,改年。
《魏书·文成帝本纪》云云。
献文帝皇兴元年秋八月戊申,皇子宏生,大赦,改年。按《魏书·献文帝本纪》云云。
皇兴三年夏四月丙申,名皇子曰宏,大赦天下。按《魏书·献文帝本纪》云云。
孝文帝太和七年闰月癸丑,皇子生,大赦天下。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十年六月己卯,名皇子曰恂,大赦天下。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宣武帝正始三年春正月丁卯朔,皇子生,大赦天下。三月戊子,名皇子曰昌。
《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永平三年春三月丙戌,皇子生,大赦天下。六月丁卯,名皇子曰诩。
《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孝庄帝永安三年冬十月戊申,皇子生,大赦天下,文武百僚汎二级。
《魏书·孝庄帝本纪》云云。

北齐

北齐定皇子聘礼及署置官属之制。
《隋书·礼仪志》:后齐聘礼,一曰纳采,二曰问名,三曰纳吉,四曰纳徵,五曰请期,六曰亲迎。皆用羔羊一口,雁一只,酒黍稷稻米面各一斛。自皇子王以下至于九品皆同,纳徵,皇子王用元三匹,纁二匹,束帛十匹,大璋一锦綵六十匹绢二百匹,羔羊一口,羊四口,犊二头,酒黍稷稻米面各十斛。新婚从车,皇子百乘。按《百官志》:后齐制为皇子,置郎中,大农,中尉,常侍,各一人。侍郎,二人。上、中、下三将军,各一人。上、中大夫,各二人。防阁、四人。典书、典祠、学官、典卫等令,各二人。斋帅、四人。食官、厩牧长、各二人。典医丞、二人。典府丞、一人。执书、二人。谒者、四人。舍人十人。等员。
后主武平元年夏六月甲辰,以皇子恒生故,大赦,内外百官普进二级,九州职人普进四级。
《北齐书·后主本纪》云云。

北周

武帝建德三年夏四月辛酉,初置皇弟、皇子友员各二人,学士六人。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唐制皇子入学之仪。
《唐书·礼乐志》:皇子束脩,束帛一篚,五匹。酒一壶,二斗。脩一案,五脡。其日平明,皇子服学生之服,〈其服青衿〉至学门外。博士公服,执事者引立学堂东阶上,西面。相者引皇子立于门东,西面。陈束帛、篚、壶酒、脯案于皇子西南,当门北向,重行西上。将命者出立门西,东面曰:敢请就事。皇子少进曰:某方受业于先生,敢请见。将命者入告。博士曰:某也不德,请皇子无辱。〈若已封王则云请王无辱。〉将命者出告。皇子固请。博士曰:某也不德,请皇子就位,某敢见。将命者出告。皇子曰:某不敢以视宾客,请终赐见。将命者入告。博士曰:某辞不得命,敢不从。将命者出告。执篚者以篚东面授皇子,皇子执篚。博士降俟于东阶下,西面。相者引皇子,执事者奉壶酒脩案以从。皇子入门而左,诣西阶之南,东面。奉酒脩者立于皇子西南,东面北上。皇子跪奠篚,再拜。博士答再拜。皇子还避,遂进,跪取篚,相者引皇子进博士前,东面授币;奉壶酒脩案者从奠于博士前。博士受币,执事者取酒脩币以东。相者引皇子立于阶间近南,北面。奉酒脩者出。皇子拜讫,相者引皇子出。
太宗贞观二年六月庚寅,皇子治生,宴五品以上,赐帛有差,仍赐天下是日生者粟。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太宗本纪》云云。
高宗龙朔二年七月戊子,以子旭轮生满月,大赦,赐脯三日。
《唐书·高宗本纪》云云。
显庆元年十一月乙丑,以子显生,赐京官、朝集使勋一转。
《唐书·高宗本纪》云云。

辽制贺生皇子之仪。
《辽史·礼志》:贺生皇子仪:其日,奉先帝御容,设正殿,皇帝御八角殿升座。声警毕,北南宣徽使殿阶上左右立,北南臣僚金冠盛服,合班入。班首二人捧表立,读表官先于左阶上侧立。二宣徽使东西阶下殿受表,捧表者跪左膝授讫,就拜,兴,再拜。各祗候。二宣徽使俱左阶上授读表官,读讫,揖臣僚鞠躬。引北面班首左阶上殿,栏内称贺讫,引左阶下殿,复位舞蹈,五拜。礼毕。
太祖六年八月壬辰,皇子李胡生。
《辽史·太祖本纪》云云。
太宗天显六年八月庚申,皇子述律生,告太祖庙。
《辽史·太宗本纪》云云。
天显八年秋七月癸未,皇子提离古生。
《辽史·太宗本纪》云云。
天显九年十二月壬辰,皇子阿钵撒葛里生。
《辽史·太宗本纪》云云。
景宗保宁三年十二月己丑,皇子隆绪生。
《辽史·景宗本纪》云云。
圣宗开泰二年秋七月丁卯,封皇子宗训大内惕隐。按《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开泰五年二月戊戌,皇子宗真生。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开泰六年九月庚子,以皇子属思生,大赦。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太平元年三月戊戌,皇子勃己只生。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兴宗重熙元年秋八月丙午,皇子洪基生。
《辽史·兴宗本纪》云云。
重熙四年六月癸丑朔,皇子宝信奴生。
《辽史·兴宗本纪》云云。
重熙十年,以皇子生,饮宴肆赦。
《辽史·兴宗本纪》:重熙十年冬十月辛卯,以皇子胡卢干里生,北宰相、驸马撒八宁迎上至其第饮宴,上命卫士与汉人角觗为乐。壬辰,复饮皇太后殿,以皇子生,肆赦。夕,复引公主、驸马及内族大臣入寝殿剧饮。
道宗清宁四年,是岁,皇子浚生。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太康五年冬十月壬子,诏惟皇子仍一字王,馀并削降。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太祖开宝九年三月癸酉,以皇子德芳为检校太保、贵州防禦使,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太宗太平兴国元年十二月甲寅。命太祖子及齐王廷美子并称皇子,女并称皇女。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太平兴国四年九月丁亥,置皇子侍读。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真宗大中祥符七年二月戊午,次襄邑县,皇子来朝。按《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八年十二月戊寅,皇子冠。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九年二月甲午,诏以皇子就学之所名资善堂。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天禧四年冬十月丙午,召皇子、宗室、近臣玉宸殿观稻,赐宴。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仁宗景祐四年五月庚戌,皇子生,录系囚,降死罪一等,流以下释之。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按《礼志》:初,仁宗未有嗣,景祐四年二月,以殿中侍御史张奎言,诏有司详定。礼官以为:《月令》虽可据,然《周官》阙其文,《汉志》郊祀不及禖祀,独《枚皋传》言皇子禖祝而已。后汉至江左概见其事,而仪典委曲,不可周知。惟高齐禖祀最显,妃嫔参享,黩而不蠲,恐不足为后世法。唐明皇因旧《月令》,特存其事。开元定礼,已后不著。朝廷必欲行之,当筑坛于南郊,春分之日以祀青帝,本《诗》克禋以祓之义也。配以伏羲、帝喾,伏羲本始,喾著祥也。以禖从祀,报古为禖之先也。以石为主,牲用太牢,乐以升歌,仪视先蚕,有司摄事,祝版所载,具言天子求嗣之意。乃以弓矢、弓韣致神前,祀已,与胙酒进内,以礼所御,使斋戒受之。仍岁令有司申请俟旨,命曰特祀。即用其年春分,遣官致祭。为圜坛高九尺,广二丈六尺,四陛,三壝,陛广五尺,壝各二十五步。主用青石,长三尺八寸,用木生成之数,形准庙社主,植坛上稍北,露其首三寸。青玉、青币,牲用牛一、羊一、豕一,如卢植之说。乐章、祀仪并准青帝,尊器、神坐如勾芒,惟受福不饮,回授中人为异。祀前一日,内侍请皇后宿斋于别寝,内臣引近侍宫嫔从。是日,量地设香案、褥位各二,重行,南向,于所斋之庭以望禖坛。又设褥位于香案北,重行。皇后服袆衣,褥位以绯。宫嫔服朝贺衣服,褥位以紫。祀日,有司行礼,以福酒、胙肉、弓矢、弓韣授内臣,奉至斋所,置弓矢等于厢,在香案东;福酒于坫,胙肉于俎,在香案西。内臣引宫嫔诣褥位,东上南向。乃请皇后行礼,导至褥位,皆再拜。导皇后诣香案位,上香三,请带弓韣,受弓矢,转授内臣置于箱,又再拜。内臣进胙,皇后受讫,转授内臣。次进福酒,内臣曰:请饮福。引讫,请再拜。乃解弓韣,内臣跪受,置于箱。导皇后归东向褥位。又引宫嫔最高一人诣香案,上香二,带弓韣,受弓矢,转授左右,及饮福,解弓韣,如皇后仪,惟不进胙。又引以次宫嫔行礼,亦然。俟俱复位,内侍请皇后诣南向褥位,皆再拜退。是岁,宫中又置赤帝像以祈皇嗣。
宝元二年八月甲戌,皇子生。丙子,降三京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辛巳,命辅臣报祀高禖。
《宋史·仁祖本纪》云云。按《礼志》:宝元二年,皇子生,遣参知政事王鬷以太牢报祀,准春分仪,惟不设弓矢、弓韣,著为常祀,遣两制官摄事。
庆历三年,太常博士余靖言:皇帝嗣续未广,不设弓矢、弓韣,非是。诏仍如景祐之制。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云云。
英宗治平二年五月丙子,诏自今皇子及宗室属卑者,勿授以检校师、傅官。
《宋史·英宗本纪》云云。
神宗熙宁二年,以皇子生,报祀高禖。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礼志》:熙宁二年,皇子生,以太牢报祀高禖,惟不设弓矢,弓韣。既又从礼官言:按祀仪,青帝坛广四丈,高八尺。今祀高禖既以青帝为主,其坛高广,请如青帝之制。又祀天以高禖配,今郊禖坛祀青帝于南郊,以伏羲、高辛配,复于坛下设高禖位,殊为爽误。请准古郊禖,改祀上帝,以高禖配,改伏羲、高辛位为高禖,而彻坛下位。诏:高禖典礼仍旧,坛制如所宜,改犊为角握牛,高禖祝版与配位并进书焉。又言:伏羲、高辛配,祝文并云作主配神。神无二主,伏羲既为主,其高辛祝文,请改云配食于神。
哲宗元符三年正月,徽宗即位。夏四月己酉,长子亶生。辛亥,大赦天下。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高宗建炎元年六月辛未,以子敷生,大赦。按《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绍兴元年,太常请行高禖之祀。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按《礼志》:绍兴元年,太常少卿赵子画言:自车驾南巡,虽多故之馀,礼文难备,至于祓无子,祝多男,所以系万方之心,盖不可阙。乞自来岁之春,复行高禖之祀。
绍兴三十年春二月癸酉,诏立普安郡王瑗为皇子,更名璋。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宁宗庆元二年六月丙子,子峻生。八月壬戌,子峻薨,追封兖王,谥冲惠。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庆元六年正月,子坦生,寻薨。十一月,子增生,寻薨。按《宋史·宁宗本纪》:庆元六年春正月己亥,子坦生。二月戊辰,减诸路杂犯死罪囚,释徒以下。八月壬寅,子坦薨,追封邠王,谥冲温。十一月癸亥,子增生。十二月癸未朔,子增薨,追封郢王,谥冲英。
嘉泰二年冬,子坰生,未逾月薨,追封华王,谥冲穆。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开禧元年五月乙亥,诏以卫国公曮为皇子,进封荣王。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开禧三年春正月丁亥,子圻生。二月癸亥,子圻薨,追封顺王,谥冲怀。戊辰,子墌生。夏四月,子墌薨,追封申王,谥冲懿。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嘉定元年春正月,子垍生。闰月癸未,子垍薨,追封肃王,谥冲靖。按《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嘉定十四年,立侄竑为皇子。
《宋史·宁宗本纪》:嘉定十四年六月丙寅,诏以侄福州观察使贵和为皇子,更名竑,进封祁国公。丁卯,以立皇子告于天地、宗庙、社稷。
嘉定十六年春正月己酉,子坻生。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嘉定十七年八月丁酉,皇帝崩于福宁殿,遗诏,立侄贵诚为皇子,更名昀。按《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理宗绍定三年,追赠故皇子为王。
《宋史·理宗本纪》:绍定三年春正月甲申,诏故皇子缉赠保信、奉国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追封永王,谥冲安。二月壬子,诏故皇子绎赠忠正、保宁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追封昭王,谥冲纯。
宝祐元年,以建安郡王孜为皇子。
《宋史·理宗本纪》:宝祐元年春正月庚寅朔,诏以艺祖嫡系十一世孙嗣荣王与芮之子建安郡王孜为皇子,改赐名祺,授崇庆军节度使,进封永嘉郡王。制《资善堂记》赐皇子。

熙宗皇统二年二月戊子,皇子济安生。壬辰,以皇子生,赦中外。
《金史·熙宗本纪》云云。按《英悼太子传》:悼平皇后生太子济安,皇统二年二月戊子生于天开殿。上年二十四始有皇子,喜甚,遣使驰报明德宫太皇太后。五日命名,大赦天下。三月甲寅,告天地宗庙。丁巳,剪鬌,奏告天地宗庙。
章宗承安二年五月己丑,皇子生,庚寅,诏中外,降死罪,释徒以下。六月乙巳,命礼部尚书张炜报祀高禖。按《金史·章宗本纪》云云。泰和二年,皇子生,尽报谢之礼。
《金史·章宗本纪》:泰和二年八月丁酉,皇子生。九月癸亥,以皇子生,亲谢南北郊。庚子,封皇子为葛王。冬十月戊寅,报谢于太庙山陵。十一月甲子,幸玉虚观,遣使报谢于太清宫。十二月癸酉,以皇子晬日,放僧道戒牒三千。庚辰,报谢于高禖。闰月辛酉,遣使报谢于北岳。丁卯,遣使报谢于长白山。

世祖至元二十二年十一月庚午,赐皇子爱牙赤银印。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四年二月壬子,设都总管府以总皇子北安王民匠、斡端大小财赋。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泰定帝泰定二年六月己卯朔,皇子生,命巫祓除于宫。葺万岁山殿。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泰定三年十二月壬辰,以皇子小薛夜啼,赐高年钞。按《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文宗至顺二年冬十月己酉,为皇子古纳荅别作佛事,释在京囚,死罪者二人,杖罪者四十七人。
《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武宗至大三年冬十月戊子,改皇太子妃怯怜口都总管府为典内司。
《元史·武宗本纪》云云。

宪宗成化五年四月,皇子生。
《大政纪》:成化五年四月辛巳,皇子生。贤妃柏氏出,礼部奏:《春秋》书:子同生,重国嗣也。
成化六年七月,皇子生于西宫。
《大政纪》:成化六年七月初三日己卯,皇子生于西宫。皇子即孝宗皇帝皇妣纪氏。初,己丑九月,上幸昭德宫,皇妣在御妻之列。上幸之,有娠。万贵妃百方苦楚,胎竟不堕。上令托疾出居安乐堂,以痞报而属门官照管。至是圣嗣诞焉。皇妣乳少,太监张敏使女侍以粉饵哺之。弥月,西内废后吴氏保抱惟谨,不使贵妃知之。
成化十一年,命礼部定皇子睿名以闻。
《大政纪》:成化十一年五月,敕礼部会翰林院官,定议,皇子睿名以闻。以睿名下宗人府,书于玉牒。皇子即孝宗也。母纪氏生时,以万贵妃所忌,失传于外,廷臣不及奉贺。至是,已六年矣。因乾清官门灾,上欲显示于众,乃命司礼监太监怀恩等,同内阁计议学士商辂曰:若降敕于礼部,以拟名为辞,则众不言而自喻矣。恩等请于上,遂有是命。
孝宗弘治四年九月二十四日皇子生诏谕天下
《大政纪》云云。
世宗嘉靖十二年八月,皇子生。谕内阁,除重罪不赦,馀概行宽恤。因定皇子命名礼仪。
《大政纪》:嘉靖十二年八月,皇子生,丽嫔阎氏所出也。帝传谕内阁:朕惟仁义恩威,不可相掩。大义灭亲,况其他乎。兹因宽恤,概赦重罪,非王政也。乡孚敬曾谓,赦为小人之幸,此言恐不可。食,大礼系。夺君父,大狱系。杀人媚人及冯恩等,俱不赦宥。冬十月,皇子卒,赠谥曰哀冲太子。
《明会典》:嘉靖十二年,定皇子生命名仪。三月,礼部行令钦天监,择命名并行礼吉时,翰林院备查钦赐过宗室名同字行者,进呈御览,以避重复,开拟数字,上请简定。前期,上择内夫人之敬慎者,以奉皇子剪发。前一日,上诣太庙世庙,以命皇子名告于列圣皇考,用香帛脯醢果酒祝文。至日早,保姆抱皇子于寝宫,剪发,为鬌留角如礼。上具皮弁服,御乾清宫,升御座。皇后率嫔之生皇子者,各服其服,朝见,行四拜礼。毕,皇后侍立东面,嫔后保姆抱皇子出自寝,由西至殿内,授皇子于皇后。内赞奏曰:皇后率某嫔某氏,敢用吉日,祗见皇子。上降座,命以制辞,遂执皇子之右手而赐之名。皇后敬对毕,遂左还授皇子于保姆还寝,皇后复率嫔四拜毕,各还宫。次日,上御奉天门,钦降手敕,以皇子睿名传谕礼部,行宗人府上籍玉牒。嘉靖十五年,定皇子初生祭告之礼。
《明会典·皇子诞生仪》:嘉靖十五年,定皇子初生三日,上亲诣南郊,奏告。同日,制告奉先殿崇先殿,遣官分告方泽。朝日夕月,太社稷帝社稷天神地祇,行事俱祭服,具告文行三献礼,祭品用酒果脯醢,南北郊加太牢。文官五品以上,武官四品以上,俱随诣南郊。文官三品以上,武官公侯伯皇亲驸马,仍诣内殿,各具服陪拜。次日,上御奉天门,文武百官具吉服称贺,先后行四拜礼,仍自诞生之日为始,各吉服十日。择日,颁诏天下,如常仪。分遣翰林院、春坊六科官赍捧御书,往各王府报知。万历十年,更定皇子初生三日,遣官祭告南北郊太庙社稷坛。是日,上具哀冕服,御皇极殿,文武百官及天下诸司进表,官员各具朝服,鸿胪寺官致词称贺。馀如常仪。仍遣官赍捧诏书,往谕朝鲜国王。
穆宗隆庆二年,更定皇子命名礼仪。
《明会典》:隆庆二年,更定皇子生弥月,剪发如常仪。候至百日,礼部行令钦天监,择命名并行礼吉时。翰林院预拟睿名,上请简定。至期,上以命皇子名告闻于奉先殿、世宗皇帝几筵殿、弘孝殿、神宵殿,用告文祭品如常仪。是日,上具常服,御乾清宫,升座,皇后率皇贵妃,各服其服,朝见,行四拜礼。毕,皇后侍立东面,皇贵妃中立,保姆抱皇子出自寝,由西至殿内,授皇子于贵妃。内赞奏曰:皇贵妃某氏,敢用吉日,祗见皇子。上降座,抚皇子首,咳而赐之名。皇贵妃承旨毕,左还授皇子于保姆,还寝。皇后复率皇贵妃四拜毕,各还宫。次日,上御皇极门,降手敕,如常仪。
熹宗天启三年,以皇子生,推恩皇亲及元辅。
《明通纪》:天启三年闰十月壬申,吏部接出圣谕:朕赖皇妣慈佑,延育皇子,实深感庆。兹特推恩皇亲太子太保新城伯王升,著准封新城侯伊男、锦衣指挥佥事王国兴升指挥同知,伊孙王国泰升锦衣卫正千户,俱给与应得诰命,该部知道。吏部又接出敕谕:朕以皇子诞生,内阁辅臣忠勤懋著,宜特加恩示酬。元辅向高加上柱国兼支尚书,俸荫一子,与做中书舍人宗彦承宗,各加少保兼太子太师,国桢秉谦延禧各加少保兼太子太傅,荫一子入监读书,广微加太子太保,进文渊阁,荫一子入监读书。馀官给与应得诰命,如敕奉行。
天启五年,又以皇子生,加恩。
《明通纪》:天启五年十一月初一日,皇子生,升容妃父任景春锦衣卫正千户,带俸。礼部颁行天下庆贺皇子诞生表文格式。

皇子部艺文一

皇子生颂       魏陈思王植


于我圣后宪章,前志克纂,二皇三灵,昭事祗肃,郊庙明德,敬惠阳和,积吉钟天之釐,嘉月令辰,笃生圣嗣。庆由一人,万国作喜。喁喁万国,岌岌群生。禀命我后,绥之则荣,长为臣妾,终天之经,仁圣奕代,永载明明,同年上帝,休祥淑祯。藩臣作颂,光流德声,吁嗟卿士,祗承予听。

贺生皇子表        宋宋祁

宝祐丛休,天支毓秀,庆腾秘禁,欢溢中区。恭惟尊号皇帝陛下,受命溥将,凝图丕赫。权纲相乂,根乎克念之虔。简素所安,表于不勉之懿。且复轻刑薄赋,重谷弛畋。一夫少饥,则系驰使节。方金稍乏,则辄续禁钱。民用靖嘉,神罔恫怨。是以上帝歆佑,三后顾存。诒美孙谋,昭衍无疆之烈。归功元首,茂启多男之祥。诞协仲商,挺生哲嗣。星弧具礼,天第交华。憔翕辟之储英,固覃计而绝异。逖聆诏谕,并仰献仪。荐笏相趍,抃吾君之有子。圭璋流爱,宜天下之系心。臣始去近联,遽承吉语,赓歌绵瓞,早知周德之遐。参祝祠禖,罔逮汉臣之幸。

贺长子封公表       王拱宸

建亲授社,屏翰于王家。封子维城,安彊于国干。诞扬休命,敷告群伦,均海㝢之欢心,洽朝廷之大庆。窃以宗藩锡瑞,贤戚分疆。周列侯邦,半诸姬而启土。汉有天下,非刘氏则不王。皆所以滋大本枝,维持京室,绵鼎数于穹壤,固庙祏于山河。属我熙朝,益隆茂典。恭惟皇帝陛下,纂承皇序,恢阐洪图。善迪孙谋,遹遵祖构。乃眷元良之重,已昭岐嶷之英。肇启南圻,崇加上衮,离明震豫,知帝绪之无疆。海润星晖,戴吾君之有子。臣居留近甸,迹远髹墀,侧听恩章,举增忭怿。

请令皇子伴读提举左右人  司马光

臣伏见陛下,差直史馆王陶充皇子伴读,秘阁校理孙思恭充本位说书,此诚国家之首务,圣哲之远图。然臣闻三代令王,置师傅保,以教其子。又置三少与之燕居。至于左右前后侍御仆从之人,皆选孝弟端良之士,逐去邪人,毋得在侧,使之日见正事,闻正言,然后道明而德成,心谕而体安,福被兆民,功流万世。此教之所以为益也。今陶等虽为皇子之官属,若不日日得见,或见而遽退,语言不洽,志意不通,未尝与之论经术之精微,辨人情之邪正,究义理之是非,考行己之得失。教者止于供职,学者止于备礼。而左右前后侍御仆从,或有佞邪谗巧之人,杂处其间,出入起居,朝夕相近,诱之以非礼,导之以不义,纳之以谄谀,济之以诈伪。虽皇子资性聪明,端悫难移,然亲近易习,积久易迁,谄谀易入,诈伪易惑。如此,则虽有硕儒端士为之师傅,终无益也。臣闻《孟子》曰: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吾见亦罕矣。吾退而寒之者,至矣。又曰:一齐人傅之,众楚人咻之,虽日挞,而求其齐也,不可得矣。臣愚伏望陛下,多置皇子官属,博选天下有学行之士以充之。使每日在皇子位,与皇子居处燕游,讲读道义,耸善抑恶,转成懿德,其左右前后侍御仆从,亦皆选小心端悫之人,使所属官司,结状保明,然后得入。仍专委伴读官提举觉察,若有佞邪谗巧之人,诱导皇子为非礼义之事者,委伴读官纠举施行,即时斥逐,不令在侧。若皇子自有过失,再三规诲,不从者,亦听以闻。如此,则必进德修业,日就月将,善人益亲,邪人益疏,诚天下之幸也。大理评事赵彦若,孝友温良,谨慎洁正,博闻强记,难进易退。国子监直讲李寔,好学有文,修身谨行。秘阁校理孟恂,清纯恺悌,始终如一。此臣之所知也。伏望陛下择此三人,及广求其比,以备皇子官属。臣推心尽忠,不敢存形迹。僭越妄言,伏俟谴谪。

左司谏王陶皇子伴读制   王安石

敕某自天子至于士,未有不待学而成者。今朕欲进诸子于学,求可与居者,而大臣以尔为言。尔久在谏垣,有闻于世。兹惟慎选,可不勉哉,可不勉哉。

贺生皇子表六道       前人

臣某言都进奏院状,报诞生皇子者,宫闱嗣庆,寰海交欣。凡逮戴天,惟均击壤。〈中贺〉臣闻螽斯之言,众子是为,王者之时,华封之祝多男,亦曰圣人之事。恭惟皇帝陛下,绍祖休显,宪天昭明,致文武之忧勤,成尧舜之仁孝。宅师无竞莞簟之寝既安,传类有祥弓韣之祠屡应。诒谋方永,锡羡用光。臣托备藩维,叨承睿奖。不显亦世家,实预于荣怀,于万斯年,心敢忘于庆赖。


臣某言伏睹都进奏院状,报诞生皇子者,嘉庆系传,欢欣总集。〈中贺〉臣历观古昔,诞受福祥,厥配天所以久长,乃有子至于千亿。伏惟皇帝陛下,凫鹥之雅,媚于神祇,芣苢之风,燕及黎庶。弓韣嗣燕禖之报,旐旟仍罴梦之祥,无疆惟休,永保桑苞之固,有室大竞,方观椒实之繁。臣尝污近司,久尸荣禄,特荷殊怜之至,岂胜窃喜之情。


臣某言伏睹都进奏院状,报诞生皇子者,皇运郅隆,天枝弥茂,照临所暨,鼓舞攸均。〈中贺〉臣闻史纪文庆之延,岂惟十子。诗歌姒徽之继,爰至百男。肇敏于修,乃繁厥祉。恭惟皇帝陛下,道冒区宇,德冠往初,品庶蒙休,既飨和平之乐。神灵锡羡,果膺蕃衍之祥。臣尝污近司,备叨殊奖,以宿痾而自困,欲旅进以无阶。


臣某言伏睹都进奏院状,报七月四日诞生皇子者,庆兆六宫,欣交九服,照临所暨,鼓舞惟均。〈中贺〉窃以莞寝告祥,实帝临之釐事。牢祠锡羡,乃神保于昌时。伏惟皇帝陛下,追放尧勋,嗣承牺象,鸿名敷播,已协九皇之高。纯嘏垂延,方覃千子之众。维祺有椒,俾炽无疆。臣夙冒恩怜,久尸荣禄,适此驩嘉之会,薾然趋造之难。


臣某言伏睹都进奏院状,报诞生皇子者,元精孚佑,圣种挺生,庆系集于宫庭,欢外交于寰宇。〈中贺〉窃以熊罴见梦,穜稑献祥,厥抚会昌之期,乃膺锡羡之福。恭惟皇帝陛下,德高振古,仁浃含生,故神明之冑浸蕃,而福履之将未艾。臣久尸多禄,特荷异恩,顾衰疢之滋多,望清光而独远。


臣某言伏睹都进奏院状,报诞生皇子者,燕禖飨德,方储锡羡之祥。罴梦生贤,克协会昌之运。与在照临之广,敷同庆赖之深。窃以思齐神罔,时恫假乐,民之攸塈,天所保佑。厥惟太姒之多男,国之荣怀,亦曰成王之众子。恭惟皇帝陛下,令德光乎洛诵,康功茂乎岐昌。鸿休无疆,景命有仆。盖芣苢之薄言采采,众皆先成。则螽斯之宜尔振振,宗强孰禦。臣久叨眷遇,适阻进趋。亲值本支百世之盛时,敢忘寿考万年之善祝。

代贺生皇子表        陆游

景命降休,皇支毓秀。福庆传于中禁,欢声溢于普天。臣〈中贺〉恭惟皇帝陛下,光宅海隅,丕承祖武。德亲九族,孝达三神。后土顾怀,皇天眷祐。茂本支于百世,引寿考于万年。臣违去清班,钦承吉语,赓歌瓜瓞,蚤知周室之隆。参祝禖祠,阻奉汉庭之诏。臣限司官钥,不获抃舞丹墀。

皇子进封左卫上将军嘉国公贺皇帝表文天祥


乾父垂仁,茂积萝图之庆。震男钟美,肇基茅土之邦。百世可知,四方来贺。洪惟昭代,爰立亲亲。粤有旧章,礼优贵贵。昉祥符之七载,侈庆国之初封。绮仗分班,瑑圭疏宠。庸表人伦之厚,遹观王室之疆。式于今休,监于成宪。恭惟皇帝陛下,福培周厚,和缉尧雍,宝历无疆,方万年而受祜。金枝有炜,朝亿子以宜君。锡以嘉名,涣其大号,地营东并,诏爵五之最隆。天拱北辰,炳心三之相照。克昌厥后,长发其祥。臣有蹇牡騑,阻随虎拜,祉歌子施,遥陈皇矣之诗。道尽君严,愿赞家人之易。

皇子赐名本州贺皇帝表    前人

家有严君,托中兴之昌历。天以圣子,作大国之宗藩。喜溢宫闱,庆关宗社。恭惟皇帝陛下,懋昭圣德,厚正人伦。保天命以宜君,四方无侮。贻孙谋而翼子,百世可知。爰锡嘉名,载扬大号。敬哉有土,肇基二水之邦。格于皇天,式应三星之曜。俾耆而艾,长发其祥。臣縻迹侯方,倾心魏阙,监王成宪,愿垂谟烈之休。启我后人,益壮本支之盛。

皇子赐名钤司贺皇帝表    前人

天佑我家,笃生圣嗣。国有巨典,肇建宗藩。社稷灵长,神人孚洽。恭惟皇帝陛下,礼行贵贵,爱立亲亲。抚宝历之昌期,万年福禄。演银潢之庆泽,百世本支。爰重燕谋,载颁鸿号。于疆于理,地营浯水之邦。有翼有冯,星拱周庐之卫。克开厥后,俾炽而昌。臣远絷戎韬,愉瞻文石,施于帝祉,德已动于鉴观。保我后生,命更歌于寿考。

皇子部艺文二〈诗〉

宝祐二年皇子冠二十首    宋史皇帝将出文德殿隆安

于皇帝德,乃圣乃神。本支百世,立爱惟亲。敬共冠事,以明人伦。承天右序,休命用申。
宾赞入门祗安

丰𦬊诒谋,建尔元子。揆礼仪年,筮灵敬事。八音克谐,嘉宾至止。于以冠之,成其福履。
宾赞出门祗安

礼国之本,冠礼之始。宾升自西,维宾之位。于著于阼,维子之义。厥惟钦哉,敬以从事。
皇帝降坐隆安

路寝辟门,黼坐恭己。群公在庭,所重维礼。正心齐家,以燕翼子。于万斯年,王心载喜。
皇子初行

有来振振,月重轮兮。瑜玉在佩,綦组明兮。左徵右羽,德结旌兮。步中《采齐》,矩彟循兮。
宾赞入门

我有嘉宾,直大以方。亦既至止,厥德用光。冠而字之,厥义孔彰。表里纯备,黄耇无疆。
皇子诣受制位

吉圭休成,其日南至。天子有诏,冠尔皇嗣。为国之本,隆邦之礼。拜而受之,式共敬止。
皇子升东阶

兹惟阼阶,厥义有在。历阶而升,敬谨将冠。经训昭昭,邦仪粲粲。正纚宾筵,寿考未艾。
皇子升筵

秩秩宾筵,笾豆孔嘉。帝子至止,衿缨振华。周旋陟降,礼行三加。成人有德,匪骄匪奢。
初加

帝子惟贤,懋昭厥德。跪冠于房,元冠有特。鼓钟喤喤,威仪抑抑。百礼既洽,祚我王国。
初醮

有宾在筵,有尊在户。磬管将将,醮礼时举。跪觞祝辞,以永燕誉。宝祚万年,磐石巩固。
再加
《复》及肇祥,《震》维标德。乃共皮弁,其仪不忒。体正色齐,
维民之则。璇霄眷祐,国寿箕翼。
再醮

冠醮之义,匪酬匪酌。于户之西,敬共以恪。金石相宣,冠醮相错。帝祉之受,施及家国。
三加

善颂善祷,三加弥尊。爵弁峨峨,介圭温温。阳德方长,成德允存。燕及君亲,厥祉孔蕃。
三醮

席于宾陛,礼义以兴。受爵执爵,多福以膺。匪惟服加,德加愈升。匪惟德加,寿加愈增。
皇子降

命服煌煌,跬步中度。庆辑皇闱,化行海宇。礼具乐成,惕若戒惧。宝璐厥躬,有秩斯祜。
朝谒皇帝将出

皇王烝哉,令闻不已。燕翼有谋,冠醮有礼。百僚在庭,遹相厥事。颂声所同,嘉受帝祉。
皇子再拜

青社分封,前星启燄。繁弱绥章,厥光莫掩。容称其德,蓄学之验。芳誉敷华,大圭无玷。
皇子退

元兖黼裳,垂徽永世。勉勉成德,是在元子。胙土南宾,厥旨孔懿。充一忠字,作百无愧。
皇帝降坐

爱始于亲,圣尽伦兮。元子冠字,邦礼成兮。天步舒徐,皇心宁兮。家人之吉,亿万春兮。
奉贺皇子百日      明曾朝节
百日欣逢睿节新,群臣朝贺属芳辰。云中凤辇来王母,日表龙颜识圣人。瑞气正浮三殿晓,欢声齐动六宫春。愿将多寿多男祝,岁岁年年献紫宸。

丙戌秋月以皇次子生赐万喜金字綵花金币等物           于慎行


西宫送喜到宸旒,侍从恩随禁苑优。胜剪双枝花作綵,金镌万喜字当头。他年茅土应藩汉,此日圭璋早颂周。共识昭陵多王气,年年春色满龙楼。

皇子部纪事

《后汉书·谯元传》:成帝永始二年,有日食之灾,乃诏举敦朴逊让有行义者各一人。州举元,诣公车,对策高第,拜议郎。帝始作期门,数为微行。立赵飞燕为皇后,后专宠怀忌,皇太子多横夭。折元上书谏曰:臣闻王者承天,继宗统极,保业延祚,莫急后嗣,故易有干蛊之义,诗咏众多之福。今陛下圣嗣未立,天下属望,而不惟社稷之计,专念微行之事,爱幸用于所惑,曲意留于非正。窃闻后宫皇太子产而不育。臣闻之怛然,痛心伤剥,窃怀忧国,不忘须臾。夫警卫不修,则患生非常。忽有醉酒狂夫,分争道路,既无尊严之仪,岂识上下之别。此恐奸人起于毂下,而贼乱发于左右也。愿陛下念天下之至重,爱金玉之身,均九女之施,存无穷之福,天下幸甚。时数有灾异,元辄陈其变。既不省纳,故久稽郎官。
《晋书·五行志》:海西公初生皇子,百姓歌曰:凤凰生一雏,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马驹,今定成龙子。其歌甚美,其旨甚微,海西公不男,使左右向龙与内侍接,生子,以为己子。
《宋书·武帝本纪》:高祖诸子旦问起居,入阁,脱公服,止著裙帽,如家人之礼。
《唐书·褚遂良传》:于时皇子虽幼,皆外任都督、刺史,遂良谏曰:昔二汉以郡国参治,杂用周制。今州县率仿秦法,而皇子孺年并任刺史,陛下诚以至亲捍四方。虽然,刺史,民之师帅也,得人则下安措,失人则家劳攰。故汉宣帝曰:与我共治,惟良二千石乎。臣谓皇子未冠者,可且留京师,教以经学,畏仰天威,不敢犯禁,养成德器,审堪临州,然后敦遣。昔东汉明、章诸帝,友爱子弟,虽各有国,幼者率留京师,训饬以礼。讫其世,诸王数十百,惟二人以恶败,自馀餐和染教,皆为善良。此前事已验,惟陛下省察。帝嘉纳。
《宋史·张昭传》:昭后唐为都官员外郎。时皇子竞尚奢侈,昭疏谏曰:帝王之子,长于深宫,安于逸乐,纷华之玩,丝竹之音,日接于耳目,不与骄期而骄自至。倘非天姿英敏,识本清明,以此荡心,焉能无惑。苟不豫为教道,何以置之盘牙。臣见先帝时,皇子、皇弟尽喜无籍玩物之言,厌闻致治经邦之论,入则务饰姬姜,出则广增仆马;亲宾满坐,食客盈门,箴规者少,谐谑者多。以此而欲托以主治,不亦难乎。臣请诸皇子各置师傅,陛下令皇子屈身师事之,讲论道德。使一日之中,止记一事,一岁之内,所记渐多。每月终,令师傅具录奏闻。或皇子上谒之时,陛下更令侍臣面问,十中得五,为益良多,博识安危之理,深知成败之由。臣又闻古之人君,即位而封太子、拜诸王,究其所由,盖有深旨。使庶不乱嫡,疏不间亲,礼秩有常,邪慝不作。近代人君,失于此道,以至邦家构患,衅隙萌生。昔隋祖聪明,炀帝亦倾杨勇;太宗齐圣,魏王终覆承乾。臣每读古书,深悲其事。愿于圣代,杜此厉阶。其于卜贰封宗,在臣未敢轻议。臣请诸王子于恩泽赐与之间,婚姻省侍之际,依庶嫡而为礼秩,据亲疏而定节文,示以等威,绝其徼幸,保宗之道,莫大于斯。明宗览疏而不用。
《周起传》:起权知开封府尝奏事殿中,适仁宗始生,帝曰:卿知朕喜乎。宜贺我有子矣即入禁中,怀金钱出,探以赐起。
《默记》:张茂实,太尉章圣之子,尚宫朱氏所生。章圣畏惧刘后,凡后宫生皇子、公主,俱不留,以与内侍张景宗,令养视。遂冒姓张。既长,景宗奏:授三班奉职入谢日。章圣曰:孩儿且许大也。昭陵出阁,以为春坊谒者。后擢副富郑公,使辽,作殿前步帅,中丞韩绛言:茂实出自宫中,迹涉可疑。富弼引以为殿帅,盖尝同奉使交结,有自弼,惶恐待罪。然朝廷考校茂实之除拜岁月,非弼进拟,出绛知蔡州,弼乃止。厚陵为皇太子。茂实入朝,至东华门外,居民樊用者,迎马首连呼曰:亏尔太尉。茂实惶恐,执诣有司,以为狂人而黥之,知其实非狂人也。茂实缘此求外郡。至厚陵即位,避藩邸讳,改名孜。颇疏之,自知蔡州坐事,移曹州,忧恐以卒,谥勤惠。滕元发言,尝因其病,问之,至卧内,茂实岸帻起坐,其头角巉然真龙种也。全类其表,盖本朝内臣养子,未有大用至节帅者,此可验矣。其子询,字仲谋,贤雅能诗。有子与邸中作婿,此可怪也。《宋史·哲宗本纪》:皇太后垂帘于福宁殿,谕圭等曰:皇子性庄重,从学颖悟。自皇帝服药,手写佛经,为帝祈福。因出以示圭等,所书字极端谨,圭等称贺。
《元史·文宗本纪》:至顺二年春正月癸卯,以皇子古纳荅剌疹疾愈,赐燕铁木儿及公主察吉儿各金百两、银五百两、钞二千锭,撒敦等金、银、钞各有差;又赐医巫、乳媪、宦官、卫士六百人金三百五十两、银三千四百两、钞五千三百四十锭。二月己未,命西僧为皇子古纳荅剌作佛事一周岁。

皇子部杂录

《退朝录》:近世诸王公主,制中称皇子、皇弟、皇女,疑皇字相承为例,止合云第几子,第几弟,第几女云。《贵耳集》:东坡,天人也。凡作一文,必有深旨。撰小儿致语云:自古以来,未有祖宗之仁厚。上天所祐,愿生贤圣之子孙。其意深切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