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东宫妃嫔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宫闱典.东宫妃嫔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宫闱典

 第七十七卷目录

 东宫妃嫔部汇考
  汉〈总一则〉
  晋〈总一则〉
  宋〈文帝元嘉一则 孝武帝孝建一则 大明一则 明帝泰始二则〉
  南齐〈高帝建元二则 武帝永明一则 明帝建武一则〉
  梁〈武帝天监一则〉
  陈〈文帝天嘉一则 宣帝大建一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武帝建德一则〉
  隋〈总一则 文帝开皇一则〉
  唐〈总一则 高宗咸亨一则 元宗开元二则〉
  辽〈圣宗太平一则〉
  宋〈徽宗政和二则 高宗绍兴一则 孝宗乾道二则 理宗景定一则〉
  明〈太祖洪武三则 成祖永乐三则 宪宗成化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宫闱典第七十七卷

东宫妃嫔部汇考

汉初定礼皇太子纳妃,以奉常迎。
《汉书·礼志》不载。按《杜佑通典》:汉制皇太子纳妃,奉常迎时叔孙通定礼,以天子无亲迎之义,皇太子以奉常迎也。

晋太子婚礼及太子妃金玺之制。
《晋书·礼志》:江左以来,太子婚,纳徵礼用玉璧一,兽皮二,未详何所准。或者兽取其威猛有斑彩,玉以象德而有润。圭璋亦玉之美者,豹皮采蔚以譬君子。王萧纳徵辞云:元纁束帛,俪皮雁羊。前汉聘后,黄金二百斤,马十二匹,亦无用羊之旨。郑氏婚物赞曰羊者祥也,然则婚之有羊,自汉末始也。王者六礼,尚未用焉。按《舆服志》:皇太子妃用金玺龟钮,纁朱绶,佩瑜玉。

文帝元嘉十五年,立皇太子妃,百官上礼,大宴于太极殿。
《宋书·文帝本纪》:元嘉十五年夏四月,立皇太子妃殷氏,赐王公以下各有差。按《礼志》:元嘉十五年四月,皇太子纳妃,六礼文与纳后不异。百官上礼。其月壬戌,于太极殿西堂叙宴二宫队主副、司徒征北镇南三府佐、扬兖江三州纲、彭城江夏南谯始兴武陵庐陵南礼七国侍郎以上,诸二千石在都邑者,并豫会。又诏今小会可停妓乐,时有临川曹太妃服。
孝武帝孝建三年春正月壬子,立皇太子妃何氏。甲寅,大赦天下。
《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大明五年,太子妃何氏薨。有司议樟宫、山茔及丧服之制。又议不合作乐,及行烝祠之礼。
《宋书·孝武帝本纪》:大明五年闰月戊子,皇太子妃何氏薨。按《礼志》:宋孝武大明五年闰月,皇太子妃薨。樟木为榇,号曰樟宫。载以龙輴。造陵于龙山,置大匠卿断草,司空告后土,谓葬曰山茔。祔文元皇后庙之阴室,在正堂后壁之外,北向。御服大功九月,设位太极东宫堂殿。中监、黄门侍郎、仆射并从服。从服者,御服衰乃从服,他日则否。宫臣服齐衰三月,其居宫者处宁假。大明五年闰月,有司奏:依礼皇太后服太子妃小功五月,皇后大功九月。右丞徐爰参议:宫人从服者,若二御哭临应著衰时,从服者悉著衰,非其日如常仪。太子既有妃期服,诏见之日,还著公服。若至尊非哭临日幸东宫,太子见亦如之。宫臣见至尊,皆著朱衣。大明五年闰月,有司奏:皇太子妃薨,至尊、皇后并服大功九月,皇太后小功五月,未详二御何当得作鼓吹及乐。博士司马兴之议:案《礼》,齐衰大功之丧,三月不从政。今临轩拜授,则人君之大典,今古既异,赊促不同。愚谓皇太子妃祔庙之后,便可临轩作乐及鼓吹。右丞徐爰议:皇太子妃虽未山茔,临轩拜官,旧不为碍。樟棺在殡,应县而不作。祔后三御乐,宜使学官拟礼上。兴之又议:案礼,大功至则辟琴瑟,诚无自奏之理。但王者体大,理绝凡庶。故汉文既葬,悉皆复吉,唯县而不乐,以此表哀。今准其轻重,侔其降杀,则下流大功,不容撤乐终服。夫金石宾飨之礼,箫管警涂之卫,实人君之盛典,当阳之威饰,固亦不可久废于朝。又礼无天王服嫡妇之文,直后学推贵嫡之义耳。既已制服成丧,虚悬终窆,亦足以甄崇冢正,摽明礼归矣。爰参议,皇太子期服内,不合作乐及鼓吹。又按:大明五年十月甲寅,有司奏:今月八日烝祠二庙,公卿行事。有皇太子献妃服。前太常丞庾蔚之议:礼所以有丧废祭,由祭必有乐。皇太子以元嫡之重,故主上服妃,不以尊降。既正服大功,愚谓不应祭。有故,三公行事,是得祭之辰,非今之比。卿卒犹不绎,况于太子妃乎。博士司马兴之议:夫缌则不祭,《礼》之大经;卿卒不绎,《春秋》明义。又寻魏代平原公主薨,高堂隆议不应三月废祠,而犹云殡葬之间,则权废事改吉,芬馥享祠。寻此语意,非使有司。此无服之丧,尚以未葬为废,况皇太子妃及大功未祔者耶。上寻礼文,下准前代,不得烝祠。领军长史周景远议:案《礼》,缌不祭。大功废祠,理不俟言。今皇太子故妃既未山茔,未从权制,则应依礼废烝尝。至尊以大功之服,于礼不得亲奉,非有故之谓,亦不使公卿行事。右丞徐爰议以为:《礼》,缌不祭,盖惟通议。大夫以尊贵降绝,及其有服,不容复异。《祭统》云君有故使人可者,谓于礼应祭,君不得齐,祭不可阙,故使臣下摄奉。不谓君不应祭,有司行事也。晋咸宁四年,景献皇后崩,晋武帝伯母,宗庙废一时之祀,虽名号尊崇,粗可依准。今太子妃至尊正服大功,非有故之比。既未山茔,谓烝祠宜废。寻蔚之等议,指归不殊,阙烝为允。过卒哭祔庙,一依常典。诏可。
明帝泰始五年,奏定太子纳徵之礼。
《宋书·明帝本纪》不载。按《礼志》:泰始五年十一月,有司奏:按晋江左以来,太子婚,纳徵,礼用玉一,虎皮二,未详何所准况。或者虎取其威猛有彬炳,玉以象德而有润。栗圭璋既玉之美者,豹皮义兼炳蔚,熊罴亦婚礼吉徵,以类取象,亦宜并用,未详何以遗文。晋氏江左,礼物多阙,后代因袭,未遑研考。今法章徽仪,方将大备。宜宪范经籍,稽诸旧典。今皇太子婚,纳徵,礼合用圭璋豹皮熊罴皮与不。下礼官详依经记更正。若应用者,为各用一。为应用两。博士裴昭明议:案《周礼》,纳徵,元纁束帛俪皮。郑元注云:束帛,以仪注,以虎皮二。太元中,公主纳徵,以虎豹皮各一具。岂谓婚礼不辨王公之序,故取虎豹皮以尊革其事乎。虎豹虽文,而徵礼所不用。熊罴吉祥,而婚典所不及。圭璋虽美,或为用各异。今帝道弘明,徽则光阐,储皇聘纳,宜准经诰。凡诸僻谬,并合详裁。虽礼代不同,文质或异,而郑为儒宗,既有明说,守文浅见,盖有惟疑。兼太常丞孙诜议以为:聘币之典,损益惟义,历代行事,取制士婚。若圭璋之用,实均璧品,采豹之彰,义齐虎文,熊罴表祥,繁衍攸寄。今储后崇聘,礼先训远,皮玉之美,宜尽晖备。《礼》称束帛俪皮,则圭璋数合同璧,熊罴文豹,各应用二。长兼国子博士虞和议:案《仪》《礼》纳徵,直云元纁束帛杂皮而已。《礼记郊特牲》云虎豹皮与玉璧,非虚作也。则虎豹之皮,居然用两,圭璧宜仍旧各一也。参诜、和二议不异,今加圭璋各一,豹熊罴皮各二,以和议为允。诏可。
泰始六年二月癸丑,皇太子纳妃。甲寅,大赦天下,巧注从军,不在赦例。班赐各有差。
《宋书·明帝本纪》云云。

南齐

高帝建元元年冬十一月辛亥,立皇太子妃裴氏。
《南齐书·高帝本纪》云云。
建元三年,为太子宫置三内职。
《南齐书·高帝本纪》不载。按《后妃传序》:建元三年,太子宫置三内职,良娣比开国侯,保林比五等侯,才人比驸马都尉。
武帝永明 年,以婚礼奢侈,敕诸王纳妃,惟上枣栗腶脩,馀物悉停。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礼志》:武帝永明中,以婚礼奢费,敕诸王纳妃,上御及六宫依礼止枣栗腶脩,加以香泽花粉,其馀衣服皆停。惟公主降嫁,则止遗舅姑也。
明帝建武二年冬十月乙卯,纳皇太子妃褚氏,大赦。王公以下,班赐各有差。断四方上礼。
《南齐书·明帝本纪》云云。

武帝天监七年夏四月乙卯,皇太子纳妃,赦大辟以下,颁赐朝臣及近侍各有差。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文帝天嘉三年,皇太子纳妃王氏。
《陈书·文帝本纪》:天嘉三年秋七月己丑,皇太子纳妃王氏。在位文武赐帛各有差,孝悌力田为父后者赐爵二级。
宣帝大建元年,皇太子纳妃沈氏。
《陈书·宣帝本纪》:大建元年秋七月辛卯,皇太子纳妃沈氏,王公以下赐帛各有差。

北齐

北齐定皇太子纳妃之礼。
《隋书·礼仪志》:后齐皇太子纳妃礼,皇帝遣使纳采,有司备礼物。会毕,使者受诏而行。主人迎于大门外。礼毕,会于厅事。其次问名、纳吉,并如纳采。纳徵,则使司徒及尚书令为使,备礼物而行。请期,则以太常宗正卿为使,如纳采。亲迎,则太尉为使。三日,妃朝皇帝于昭阳殿,又朝皇后于宣光殿。择日,群官上礼。他日,妃还。又他日,皇太子拜閤。后齐聘礼,一曰纳采,二曰问名,三曰纳吉,四曰纳徵,五曰请期,六曰亲迎。皆用羔羊一口,雁一只,酒黍稷稻米面各一斛。纳徵,皇子王用青三匹,纁二匹,束帛十匹,大璋一,兽皮二,锦綵六十匹,绢二百匹,羔羊一口,羊四口,犊一头,酒黍稷稻米面各十斛。

北周

武帝建德二年九月壬午,纳皇太子妃杨氏。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隋定皇太子纳妃之礼。
《隋书·礼仪志》:皇太子纳妃礼,皇帝临轩,使者受诏而行。主人俟于庙。使者执雁,主人迎拜于大门之东。使者入,升自西阶,立于楹间,南面。纳采讫,乃行问名仪。事毕,主人请致礼于从者。礼有币马。其次择日纳吉,如纳采。又择日,以玉帛乘马纳徵。又择日告期。又择日,命有司以特牲告庙,册妃。皇太子将亲迎,皇帝临轩,谯而诫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勖帅以敬。对曰:谨奉诏。既受命,羽仪而行。主人几筵于庙,妃服褕翟,立于东房。主人迎于门外,西面拜。皇太子答拜。主人揖皇太子先入,主人升,立于阼阶,西面。皇太子升进,当房户前,北面,跪奠雁,俛伏,兴拜,降出。妃父少进,西面戒之。母于西阶上,施衿结帨,及门内,施鞶申之。出门,妃升辂,乘以几。姆加幜。皇太子乃御,轮三周,御者代之。皇太子出大门,乘辂,羽仪还宫。妃三日,鸡鸣夙兴以朝。奠笲于皇帝,皇帝抚之。奠笲于皇后,皇后抚之。席于户牖间,妃立于席西,祭奠而出。皇太子妃乘翟车,以赤为质,驾三马,画辕金饰。犊车为副,紫幰,朱络网。良娣以下,并乘犊车,青幰朱里。
文帝开皇十一年春正月景午,皇太子妃元氏薨,上举哀文思殿。
《隋书·文帝本纪》云云。

唐定皇太子纳妃礼及卤簿、服饰、金玺之制。
《唐书·礼乐志》:皇太子纳妃。皇帝遣使者至于主人之家,不持节,无制书。纳采、问名、纳吉、纳徵、告期,如后礼。其册妃。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大门之外道右,南向;又设宫人次于使者西南,俱东向,障以行帷。奉礼设使者位于大门外之西,副及内侍又于其南,举册案及玺绶,命服者又南,差退,俱东向。设主人位于门东,北面。又设位于内门外,如之。设典内位于内门外主人之南,西面。宫人位于门外使者之后,重行东向,以北为上,障以行帷。设赞者二人位于东阶东南,西向。典内预置一案于閤外。使、副朝服,乘辂持节,鼓吹备而不作。至妃氏大门外次,掌严奉褕翟衣及首饰,内厩尉进厌翟于大门之外道西,东向,以北为上。诸卫帅其属布仪仗。使者出次,持节前导,及宫人、典内皆就位。主人朝服,出迎于大门之外,北面再拜。使者入门而左,持案从之。主人入门而右,至内门外位。奉册宝案者进,授使副册宝,内侍西面受之,东面授典内,典内持入,跪置于閤内之案。奉衣服及侍卫者从入,皆立于典内之南,俱东面。傅姆赞妃出,立于庭中,北面。掌书跪取玉宝,南向。掌严奉首饰、褕翟,与诸宫官侍卫者以次入。司则前赞妃再拜,北面授册宝于掌书,南向授妃,妃以授司闺。司则又赞再拜,乃请妃升坐。宫官以下皆降立于庭,重行北面,西上。赞者曰:再拜。皆再拜。司则前启礼毕。妃降座,入于室。主人傧使者如礼宾之仪。临轩醮戒。前一日,卫尉设次于东朝堂之北,西向。又设宫官次于重明门外。其日,皇太子服衮冕出,升金辂,至承天门降辂,就次。前一日,有司设御座于太极殿阼阶上,西向。设群官次于朝堂,展县,陈车辂。其日,尚舍设皇太子席位于户牖间,南向,莞席、藻席。尚食设酒尊于东序下,又陈笾脯一、豆醢一,在尊西。前三刻,设群官版位于内,奉礼设版位于外,如朝礼。侍中版奏请中严。前三刻,诸侍卫之官侍中、中书令以下俱诣閤奉迎。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吏部、兵部赞群官出次,就门外位。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出自西房,即御座西向。群官入就位。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皇太子入县南,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皇太子再拜。诣阶,脱舄,升席西,南面立。尚食酌酒于序,进诣皇太子西,东面立。皇太子再拜,受爵。尚食又荐脯醢于席前。皇太子升席坐,左执爵,右取脯,擩于醢,祭于笾、豆之间。右祭酒,兴,降席西,南面坐,啐酒,奠爵,兴,再拜,执爵兴。奉御受虚爵,直长彻荐,还于房。皇太子进,当御坐前,东面立。皇帝命之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勖帅以敬。皇太子曰:臣谨奉制旨。遂再拜,降自西阶,纳舄,出门。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以次出。侍中前跪奏礼毕。皇帝入。皇太子既受命,执烛、前马、鼓吹,至于妃氏大门外道西之次,回辂南向。左庶子跪奏,降辂之次。主人设几筵。妃服褕翟、花钗,立于东房,主妇立于房户外之西,南向。主人公服出,立于大门之内,西向。在庙则祭服。左庶子跪奏请就位。皇太子立于门西,东面。傧者受命出请事,左庶子承传跪奏,皇太子曰:以兹初婚,某奉制承命。左庶子俛伏,兴,传于傧者,入告,主人曰:某谨敬具以须。傧者出,传于左庶子以奏。傧者入,引主人迎于门外之东,西面再拜,皇太子答再拜。主人揖皇太子先入,掌畜者以雁授左庶子,以授皇太子,执雁入。及内门,主人让曰:请皇太子入。皇太子曰:某弗敢先。主人又固请,皇太子又曰:某固弗敢先。主人揖,皇太子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及内门,主人揖入,及内霤,当曲揖,当阶揖,皇太子皆报揖。至于阶,主人曰:请皇太子升。皇太子曰:某敢辞。主人固请,皇太子又曰:某敢固辞。主人终请,皇太子又曰:某终辞。主人揖,皇太子报揖。主人升,立于阼阶上,西面。皇太子升,进当房户前,北面,跪奠雁,再拜,降,出。主人不降送。内厩尉进,厌翟于内外,傅姆导妃,司则前引,出于母左。师姆在右,保姆在左。父少进,西面戒之曰:必有正焉。若衣花。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母戒之西阶上,施衿结帨,命之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命。庶母及门内施鞶,申之以父母之命,命之曰:敬恭听宗父母之言,夙夜无愆。视诸衿鞶。妃既出内门,至辂后,皇太子授绥,姆辞不受,曰:未教,不足与为礼。妃升辂,乘以几,姆加景。皇太子驭轮三周,驭者代之。皇太子出大门,乘辂还宫,妃次于后。主人使其属送妃,以族从。同牢之日,司闺设妃次于閤内道东,南向。设皇太子御幄于内殿室内西厢,东向。设席重茵,施屏障。设同牢之席于室内,皇太子之席西厢,东向,妃席东厢,西向。席间量容牢馔。设洗于东阶东南,设妃洗于东房近北。馔于东房西墉下,豆各二十,簠、簋各二,钘各三,瓦豋一,俎三。尊在室内北墉下,元酒在西。又设尊于房户外之东,无元酒。篚在南,实四爵,合卺。皇太子车至左閤,回辂南向,左庶子跪奏请降辂。入,俟于内殿门外之东,西面。妃至左閤外,回辂南向,司则请妃降辂,前后扇、烛。就次,立于内殿门西,东面。皇太子揖以入,升自西阶,妃从升。执扇、烛者陈于东、西阶内。皇太子即席,东向立,妃西向立。司馔进诣阶间,跪奏具牢馔,司则承令曰:诺。遂设馔如皇后同牢之礼。司馔跪奏馔具。皇太子及妃俱坐。司馔跪,取脯,取韭菹,皆擩于醢,授皇太子,又取授妃,俱受,祭于笾、豆之间。司馔跪取黍实于左手,遍取稷反于右手,授皇太子,又授妃,各受,祭于菹醢之间。司馔各立,取胏皆绝末,跪授皇太子及妃,俱受,又祭于菹醢之间。司馔俱以肺加于俎。掌严授皇太子妃巾,涚手。以柶扱上钘遍擩之,祭于上豆之间。司馔品尝妃馔,移黍置于席上,以次跪授胏脊。皇太子及妃皆食以湆酱,三饭,卒食。司馔北面请进酒,司则承令曰:诺。司馔二人俱盥手洗爵于房,入室,酌于尊,北面立。皇太子及妃俱兴,再拜。一人进授皇太子,一人授妃,皇太子及妃俱坐,祭酒,举酒,司馔各以肝从,司则进受虚爵,奠于篚。司馔又俱洗爵,酌酒,再酳,皇太子及妃俱受爵饮。三酳用卺,如再酳。皇太子及妃立于席后,司则俱降东阶,洗爵,升,酌于户外,北面,俱奠爵,兴,再拜。皇太子及妃俱答拜。司则坐,取爵祭酒,遂饮,啐爵,奠,遂拜,执爵兴,降,奠爵于篚。司馔奏彻馔。司则前跪奏称:司则妾姓言,请殿下入。皇太子入于东房,释冕服,著裤褶。司则启妃入帏幄,皇太子乃入室。媵馂皇太子之馔,御馂妃之馔。按《仪卫志》:皇太子妃卤簿:清道率府校尉六人,骑,分左右,为三重,佩横刀、弓箭。次青衣十人,分左右。次导客舍人四人,内给使六十人,皆分左右,后属内人车。次偏扇、团扇、方扇各十八,分左右,宫人执者间綵衣、革带。次行障四,坐障二,宫人执以夹车。次典内二人,骑,分左右。次厌翟车,驾三马,驾士十四人。次閤帅二人,领内给使十八人,夹车。次六柱二,内给使执之。次供奉内人,乘犊车。次伞一,雉尾扇二,团扇四,曲盖二,皆分左右,各内给使执之。次戟九十,执者绛綦袄、冒,分左右。太子良娣、良媛、承徽、青衣二人,偏扇、团扇、方扇十,行障二,坐障一,安车,驾二马,驭人八,内给使十人,从车二乘,戟二十。白铜饰犊车,从人十人。又按《志》:皇太子妃之服有三:褕翟者,受册、助祭、朝会大事之服也。青织成。文为摇翟,青质,五色九等。素纱中单,黼领,朱罗縠褾、襈,蔽膝随裳色,用緅为领缘,以翟为章二等。青衣,革带、大带随衣色,不朱里,青袜,舄加金饰,佩、绶如皇太子。鞠衣者,从蚕之服也。以黄罗为之,制如褕翟,无雉,蔽膝、大带随衣色。钿钗礼衣者,燕见宾客之服也。九钿,其服用杂色,制如鞠衣,加双佩,小绶,去舄加履,首饰花九树,有两博鬓。皇太子妃玺以金为之,藏而不用。封令书以内坊印。
高宗咸亨四年,皇太子纳妃裴氏。
《唐书·高宗本纪》:咸亨四年十月乙未,以皇太子纳妃,赦岐州,赐脯三日。
《旧唐书·高宗本纪》:咸亨四年二月壬午,以左金吾将军裴居道女,为皇太子弘妃。
元宗开元二十年,中书令萧嵩上《开元新礼》,定皇太子纳妃、册妃及朝见之礼。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年九月乙巳,中书令萧嵩奏上《开元新礼》一百五十卷,命所司行用之。
《开元礼》:皇太子纳妃,临轩命使,将行纳采,制命使者,吏部承以戒之。前一日,尚书奉御设御幄于太极殿北壁下,南向。卫尉设群官次于东西朝堂,大乐令展宫悬,并如常仪。其日,典仪设文武一品以下五品以上位于横街之北,西面北上,朝集使五品以上合班;六品以下位于横街南,朝集使六品以下合班,蕃客又于其南,皆西面北上。设武官五品以上位于横街北,东面北上,朝集使五品以上合班,诸亲位于其下;六品以下位于横街南,朝集使六品以下、蕃客等又于其南,东面北上。设典仪位于悬之东北,赞者一人在南,少退,东面西向。设举麾位于殿上西阶之西,东面。设使者受命位于横街,南道东,北面西上。奉礼设门外位;文官一品以下五品以上位于顺天门外道东,每等异位,重行西面;武官三品以下位于门西,每等异位,俱重行东面,以北为上。未明二刻,诸卫勒所部屯门,布黄麾半仗入陈于殿庭如常仪。群官依时刻集朝堂,俱就次各服朝服。侍中量时刻版奏:请中严。钑戟近仗就陈于閤外。太乐令以下师二人入就位。请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侍中、中书令以下诸侍臣俱诣閤奉迎。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吏部、兵部各赞群官出次,典谒各引就门外位。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月衮冕出坐如常仪。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入就位,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在位者皆再拜。吏部与礼部侍郎赞使主副出,典谒引就受命位。侍中前承制,降诣使者西北,东面称:有制。使主副俱再拜。侍中还侍位。典谒引使主副出。初使者将出,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在位者皆再拜。通事舍人引群官出。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俯伏,兴,还侍位。皇帝降座,入自东房,侍卫警跸如来仪,侍臣从至閤。使主副乘辂备仪仗而行,从者乘车以从。纳采
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于大门之外道右,南向。其日大昕,使者公服至于妃氏大门外,掌次者延入次。〈凡宾主及行事者皆公服。〉主人受其礼于庙。〈无庙者受于正寝。〉掌事者布神席于室户外之西,莞筵纷纯,加藻席画纯,南向,右雕几。使者出次,谒者引立于大门外之西,东面。主人在大门内,西面。傧者立于主人之左,北面受命,出,立于门东,西面曰:敢请事。使者曰:奉制,作俪储宫,允归令德,率由旧章,使某纳采。傧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女不教,若如人,既蒙制访,臣某不敢辞。傧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副,进授使者,退复位。使者左手执之。傧者引主人迎于大门之南,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谒者引使者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使者升自西阶,立于楹间,俱南面,西上。主人升自东阶,进使者前,北面。使者曰:某奉制纳采。主人升诣阶间,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雁,退立于东阶上,西面。使者降自西阶以出。
问名
使者既出,立于门外之西,东面。初使者降,左右受雁于序端,主人降立于内门东厢,西面。傧者进受命,出请事。使者曰:某将加卜筮,奉制问名。傧者入告。主人曰:制以某之子备数于储宫,臣某不敢辞。傧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副,主人拜迎入,俱升堂南面,如纳采仪。使者曰:某奉制问名,将加诸卜筮。主人降诣阶间,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雁,少退,仍北面,曰:臣某第某女,某氏出。使者降自西阶,出,立于内门外之西,东面。初使者降,主人退于阼阶东,左右受雁于序端,主人降立于内门东厢,西面。傧者进命,出请事。使者曰:礼毕。傧者入告。主人曰:某公为事,故至于某之室。某有先人之礼,请礼从者。〈其仪与纳后礼宾同。〉纳吉
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如常。其日大昕,使者至妃氏大门,以下傧者出请事,如纳采仪。使者曰:加诸卜筮,占曰协从,制使某也纳吉。傧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女弗教,惟恐不堪。龟筮云吉,臣某谨奉典制。傧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副,主人迎拜入,俱升堂南面,并如纳采仪。主人降诣阶间,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雁。使者降自西阶,立于大门外之西,东面。初使者降,主人还阼阶东,左右受雁于序端。主人降立于内门,西面。傧者进受命,出请事。使者曰:礼毕。其傧使者皆如问名之仪。
纳徵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如常仪。其日大昕,使者至妃氏大门外,掌次者延入次。执事者设布幕于内门之外,元纁刺帛陈于幕上。乘马陈于幕南,北首西上。执事者奉谷圭以匮,俟于幕东,西面。主人掌事者设几筵如常。使者出次,谒者引立于大门外之西,东面。主人立于大门内,西面。傧者进受命,出请事。使者曰:制使某以玉帛乘马纳徵。傧者入告。主人曰:奉制赐臣以重礼,臣某祗奉典制。傧者出告。又傧者引主人迎于大门外之南,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谒者引使者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至于内门外,使者立于门西,东面北上;主人立于门东,西面。执事者坐,启匮取圭,于元纁上,兴,以授使副,使副进授使者,退复位。使者受玉帛。谒者引使者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牵乘马者从入,三分庭一在南,首西上。使者升自西阶,立于楹间,俱南面西上。主人升自东阶,进使者前,北面。使者曰:某奉制纳徵。主人降阶间,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玉帛。使者降自西阶,出,立于内门外之西,东面。初使者降,主人还阼阶东,左右受玉帛,受马自左受之以东。牵马者既授马,自前西出。傧者进受命,出请事。使者曰:礼毕。其傧使者如纳吉之仪。告期
前一日主人设次、设几筵及傧者受命请事等并如纳采仪。使者曰:询于龟筮,某月某日吉。制使某告期。其授雁、升堂受命之仪,一如纳采。使者曰:某奉制告期。主人降诣阶间,北面再拜。以下礼毕以纳采。傧从使者如纳徵仪。
告庙
有司以特牲告如常礼。祝文临时撰。
册妃
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如常。仪设宫人次于使者西南,俱东面,障以行帏。其日,奉礼设使者位于大门外之西,东向,使副及内侍位于使者之南,举册案及玺绶命服者在南,差退,俱东向。设主人位于门南,北面。设使者以下及主人位于内门外,仪皆如之。设典内位于内门外主人南,西面。设宫人位于门外,于使者之后,俱重行东向,以北为上,障以行帏。设赞者二人位于东阶东南,西向。典内先置一案于閤外,近限。使主副朝服,乘辂持节,备仪仗,鼓吹备而不作。至妃氏大门外,使者降辂,掌次者延入次。宫人等各之次。掌严奉褕翟衣及首饰,内厩尉进厌翟车于大门之外道之西,东向,以北为上。诸卫率其属布妃仪仗如常。使者出次,典谒引使者以下,持节者前导,及宫人、典内各就位,持节者立于使者之北,少退,俱东向。主人朝服出迎于大门外之东,西面立定,少顷,南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典谒引使者,持节者前导,入门而左,持案以下从之。主人入门而右。至内门外,各就位。立定,奉册宝案者进当使副前,使副受册宝,奉案者退复位;使副以册宝进授使者,退复位。内侍进使者前,西面受册宝,东面授典内,退复位。典内持册宝立入,于閤外之西,东面跪置册宝于案,典内俛伏,兴。奉衣服及侍卫者从入,皆立于典内之南,俱东面北上。傅姆赞妃出,引立于庭中,北面。掌书进,跪取玉宝,兴,进立于妃前,南向。掌严奉首饰及褕翟与诸宫侍卫者次入,侍卫如常。典内还复位。司则前赞妃再拜,还侍位。妃再拜。司则进掌书前,北面受册宝,进妃前南向授妃,妃受命以授司闺。司则又前赞妃再拜,还侍位。妃又再拜讫,司则前请妃升座,还侍位。司闺引妃升座,南向座。宫官以下俱降立于庭,重行北向,以西为上。立定,赞唱者曰:再拜。宫官以下皆再拜讫,诸应侍位者各升立于侍位。司则前启礼毕。妃降座,司闺引妃入室。主人傧使者如礼宾之仪。使者乘辂而还。临轩醮戒
前二日,本司宣摄内外,各供其职。前一日,卫尉设次于东朝堂之北,西向。又设宫官次于重明门外如常仪。其日,前三刻,宫官俱集于次,各至次各服其服。诸卫各勒所部依图陈设。左庶子赞:请中严。内仆进金辂于閤外,南向,率一人执刀立于辂前,北向。前二刻,诸卫之官各服其器服,以次诸閤奉迎。〈左庶子负玺如式。〉宫官应从者,各出次,立于门外,文东武西,重行相向,北上。左庶子奏:外办。太仆奋衣而升,执辔。皇太子著衮冕之服以出,左右侍卫如常仪。皇太子乃升,仆立授绥。车驱,左庶子以下夹侍如常。出门,车权停,令车左升辂陪乘。宫臣上马讫,皇太子车动,鼓吹振作如式,文武官皆乘马如常。至承天门下车所,回辂南向。左庶子进,当辂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降辂。俛伏,兴,还侍位。皇太子降辂,典谒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就位,侍卫如常仪。前一日,尚舍奉御整设御座于太极殿阼阶上,西向。卫尉设群官次于朝堂,太乐令展宫悬于殿庭,乘黄令陈车辂,并如常仪。其日,尚舍直长铺皇太子席位于牖间,南向。〈其席莞筵纷纯,嘉藻席绩纯。〉尚食奉御设酒樽于东序下,有坫,加勺,设羃,实爵一。又陈笾脯一、豆醢一在樽西。晡前三刻,典仪设群官版位于内,奉礼设版位于外如朝礼。诸卫勒所部屯门,布仗立仗入陈于殿庭。群官依时刻集朝堂,俱就次各服其服。其侍中版奏:请中严。钑戟近仗就陈于閤外,太乐令帅工人入就位。晡前三刻,诸卫侍之官各服其器服,侍中、中书令以下俱诣閤奉迎。典仪帅赞者先入就。次吏部兵部赞群官俱出次,通事舍人各引就门外位。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以出,曲直华盖警跸侍卫如常仪。皇帝将出,仗动,皇帝出自西房,即御座西向坐,符宝郎奉宝置于御座如常。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入就位。群官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在位者皆再拜。初群官入讫,典谒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侍从如常式。皇太子每行事,在左庶子执仪赞相。〉至悬南北面立。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皇太子再拜。典仪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诣西阶,皇太子脱舄,舍人引升就席西,南面立。尚食奉御酌酒于序,进诣皇太子西南,东面立。皇太子再拜,受爵。尚食直长又荐脯醢于席前。皇太子升荐座,左执爵,右取脯,糯于醢,祭于笾豆之间,右祭酒,兴,降席面,南面坐,啐酒、奠爵,再拜,执爵,兴。奉御受虚爵,直长彻荐还于房。舍人引皇太子进当御座,东面立。皇帝命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勖帅以敬。皇太子曰:臣谨奉制旨。遂再拜。舍人引皇太子降自西阶,纳舄讫,典谒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出门。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在位者皆再拜。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出。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俛伏,兴,还侍位。皇帝降座,入自东房,警跸侍卫如来仪,侍臣从至閤。
亲迎
前一日,卫尉设皇太子次于妃氏大门之外道西,南向。设侍卫群官次于皇太子次西南,东向北上。皇太子既受命,遂适妃第,执烛马前,鼓吹振作如式,侍从如常。皇太子车至妃氏大门外次前,回辂南向。左庶子进当辂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降辂。俛伏,兴,还侍位。皇太子降辂之次。车将至,主人设几筵如常,礼女如别仪。妃服褕翟花钿,立于东房,侍从如常。主妇衣礼衣钿钗,立于房户外之西,南向。主人公服出立于大门之内,西向。〈在庙则主人以下著祭服。〉傧者公服立于主人之左,北向。左庶子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就位。俛伏,兴,还侍位。皇太子出次,立于门西,东面,侍卫警跸如常。傧者进受命,出门东,西面曰:敢请事。左庶子承传,进跪奏如常。皇太子曰:以兹初婚,某奉制承命。左庶子俛伏,兴,传于傧者。入告。主人曰:某谨敬具以顷。傧者出,传于左庶子,奏如初。傧者引主人迎于门外之东,西面再拜。左庶子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请答拜。俛伏,兴,还侍位。皇太子答再拜。主人揖皇太子,先入。掌畜者以雁授左庶子,进东南向奉授,皇太子既授雁进入,侍卫者量入侍从。及内门,主人让曰:请皇太子入。皇太子曰:某弗敢先。主人又曰:固请皇太子入。皇太子曰:某固不敢先。主人揖入。皇太子从入。皇太子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内门,主人揖入。内霤,将曲揖,当阶揖,皇太子皆报揖。至于阶,主人曰:请皇太子升。皇太子曰:某敢辞。主人曰:固请皇太子升。皇太子曰:某固敢辞。主人又曰:终请皇太子升。皇太子又曰:某敢终辞。主人揖,皇太子报揖。主人升,立于阼阶上,西面。皇太子升,进当房户前,北面跪奠雁,俛伏,兴,再拜,降出。主人不降送。内厩尉进厌翟于内门外。傅姆导妃,司则前引,出于姆左,傅姆在右,保姆在左。〈执烛及侍从如式。〉父少进,西面戒之,必有正焉,若衣若笄,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毋违命。母戒之西阶上,施衿结帨,命之曰:勉之敬之,夙夜毋违。庶母及门内施鞶,申之以父母之命,命之曰:恭敬听宗尔父母之言,夙夜无愆,视诸衿鞶。妃既出内门,至辂后,皇太子授绥,母辞不受,曰:未教,不足与为礼。妃升辂,乘以几,姆嘉幜。皇太子驭轮三周,驭者代之。皇太子出大门,乘辂还宫,侍卫如来仪,妃侍次于后。主人使其属送妃以傧从。
同牢
其日,司闺设妃次于东閤内道东,南向,掌筵铺褥席。将夕,司闺设皇太子幄于殿室西厢,东向,铺地重茵,施屏障。设同牢之席于室内,皇太子之席西厢东向,妃东厢西向。〈席皆莞筵纷纯,嘉藻席绩纯。〉席间量容牢馔。典膳监设洗于东阶东南东西东霤,南北以堂深,罍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篚实以二巾、二爵。〉设妃洗在东房筵北,罍水在洗西,篚在洗东,北肆。皆加勺巾羃。典膳监先馔于房西牖下:笾豆各二十,簠簋各二,钘各三,瓦甒一,皆加巾羃盖,俎三。樽在室内北牖下,元酒在西,加羃勺,南柄。〈羃夏用纱,冬用緆。〉樽在房户外之东,无元酒,篚在南,实四爵、合卺。〈其器皆乌漆,惟豋以陶,卺以瓢。〉皇太子车至侍臣下马所,车权停,文武侍臣皆下马,车左降立于辂右。车动,车右夹辂而趋。车至左閤,回辂南向。左庶子进当辂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降辂。俛伏,兴,还侍位。皇太子降辂,入,俟于内殿门外之东,西面,侍卫如常仪,左庶子以下皆退。妃至宫门,卤簿仗卫停于门外,近侍者从如常,入至左閤外,回辂南向。司则进当辂前,启请妃降辂。掌筵依式执扇,前后执烛如常仪。妃降辂,就次整饰。司闺引妃诣内殿门西,东面。皇太子揖妃以入。又司闺前升自西阶,妃后升,执扇烛者陈于东西阶内。皇太子执席东向立,妃执席西向立。司馔进诣阶间,北面跪奏称:司馔妾姓言,请具牢馔。兴。司则承令曰诺。司馔率其属升,奉馔入设于皇太子及妃座前。酱在席前,俎醢在其北,俎三入陈于豆东,豕俎持于俎北。〈豆俎,醢在豕东。〉司馔设黍于酱东,稷在东,设湆于酱南。〈馔在西也。〉设对酱于东,〈对酱,妇酱也。设之当特俎。〉俎醢在其南,北上。设黍于豕俎北,其西稷、稻、粱。设湆于酱北。司馔启会,于簠簋之南,对簠簋于北,〈启,发也。豆盖,彻于房内。〉各加匕箸。于设讫,司馔北面跪奏:馔具。兴。皇太子及妃俱坐。司馔跪取脯糯于醢,取韭俎糯醢,授皇太子;又司馔取脯糯于醢,取韭俎糯醢,授妃。皇太子及妃受俱,祭于笾豆之间。司馔兴,取黍实于左手,遍取稷,于右手,授皇太子。又司馔取黍实于左手,遍取稷,于右手,授妃。皇太子及妃各受,祭于俎醢之间。司馔俱兴,各立取胏,皆绝末,跪授皇太子及妃;俱受,又祭于俎醢之间。司馔俱以胏加于俎。掌严授皇太子巾,又掌严授妃巾,皇太子及妃皆帨手,以柶极上钘,遍糯之,祭于上豆之间。司馔品尝皇太子馔,又司馔品尝妃馔。司馔各移黍置于席上,以次跪授胏脊,皇太子及妃皆食以湆酱,三饭卒食。司馔北面跪奏称:司馔妾姓言,请进酒。司则承令曰:依奏。兴。司馔北面俱盥手洗爵于房,入室诣酒樽所,酌酒进,北面立。皇太子及妃俱再拜,兴,一人进授爵皇太子,一人以爵授妃,皇太子及妃俱受爵,司馔俱退,北面答再拜。皇太子及妃俱坐,皇太子及妃俱祭酒,司馔各以肝从,司则俱进受虚爵,奠于篚。司馔又俱洗爵酌酒,再酳,皇太子及妃俱受爵,俱饮,司则进受虚酌,奠于篚。三酳用卺,如礼再拜。皇太子及妃立于席后。司则降东阶,洗爵,升,酌于户外樽,进,北面俱奠爵,兴,再拜。皇太子及妃俱答拜。司则俱坐,取爵祭酒,遂饮卒爵,奠爵,遂拜,执爵,降,奠爵于篚,还侍位。司馔北面奏称:司馔妾姓言,牢馔毕。司则承令曰诺。司馔彻馔,设于房。司则前跪奏称:司则妾姓言,请殿下入。俛伏,兴,还侍位。皇太子入于东房,释冕服,著裤褶。司则启妃入帏幄。皇太子及妃俱入室。媵馂皇太子之馔,御馂妃之馔。
妃朝见
其日,昼漏上水一刻,所司列御座于所御殿阼阶上,西面。〈其席莞筵纷纯,嘉藻席画纯,次席黼纯,左右玉几。〉司设司皇后座于室户外之西,近北,南向。尚食帅司膳设酒樽于房内东壁下,有坫,加勺羃,〈樽用瓦纪,实以醴酒。〉笾一豆一,实以醢脯,设于樽北。又设洗于东房,近北,罍水在洗西,篚在东,北肆。〈篚实以巾羃,觯一,角柶一。〉其日,夙兴,妃沐浴。司则启:请妃内严。质明,诸卫帅其属陈布仪仗如常仪,近仗入陈于寝门外。内厩尉进厌翟于正寝西阶之前,南向。司则启:外办。妃服褕翟,加首饰以出,降自西阶,升辂,侍卫如常。至降车所,司则赞妃降辂,司言引妃入,仗卫停于閤外,障扇侍从如常。妃至寝门之外,立于西厢,东面。诸卫勒所部屯门布仗,三仗入陈于所御殿閤外如常。侍中奏:请皇后内严。妃既至寝门,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以出,升自阼阶,即御座,西向坐,侍卫如常仪。尚仪又奏皇后外办。皇后袆衣首饰,司言引尚宫,尚宫引皇后出,即御座,南向坐,侍从如常。妃奉笲枣栗,司馔又执奉笲腶脩以从。司则引妃入立于庭北,再拜。司宾引妃升自西阶,进,东面跪,奠笲于御座前,皇帝抚之,尚食进,彻以东。司言引妃自西阶降,复北面位。奉笲腶脩再拜,司言引妃升,进,北面跪,奠笲于皇后座前,皇后抚之,尚食进,彻以东。司言引妃退立于西序,东面,又再拜。司设设妃席于户牖之间,近北面,南向。司言引妃立于席西,南向。尚食又入东房,盥手洗觯,酌醴齐,加柶,面柄,出,进诣妃席前,北面立。妃进,东面再拜,受醴。尚食荐脯醢于席。妃升席坐,左手执觯,右取脯,糯于醢,祭于笾豆之间;以柶祭醴三,始极一祭,又极再祭;降席,进,东面跪,取觯,兴,即位席坐,奠觯于荐东,兴,降席。司宾引妃降自西阶,出閤,乘车还宫,障扇侍从如来仪。
会群臣
皇帝会群臣于太极殿,如正至之仪。唯上寿辞云:皇太子嘉聘礼成,克崇景福,臣某等不胜庆抃,谨上千秋万岁寿。
开元二十一年,皇太子纳妃薛氏。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一年五月戊子,以皇太子纳妃,降死罪,流以下原之。
《旧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一年,皇太子纳妃,制天下死罪降从流,流以下放释京文武官赐勋一转。


圣宗太平八年,皇太子纳妃,诏诸族备会亲之帐。
《辽史·圣宗本纪》:太平八年六月癸巳,权北院大王耶律郑留奏,今岁十一月皇太子纳妃,诸族备会亲之帐。诏以豪盛者三十户给其费。十一月丙申,皇太子纳妃萧氏。

徽宗政和三年,议礼局上皇太子妃卤簿及车舆之制。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仪卫志》:皇太子妃卤簿之制。政和三年,议礼局上。清道率府校尉六人,骑。次青衣十人。次导客舍人四人,内给使六十人,偏扇、团扇、方扇各十八,〈并宫人执。〉行障四,坐障二,夹车,〈宫人执。〉典内二人,骑,厌翟车,驾三马,驾士十四人。次閤帅二人,领内给使十八人,夹车,六柱二扇,内给使执。次供奉内人,乘犊车。次伞一,正道。雉尾扇二,团扇四,曲盖二。〈执伞、扇各内给使二人。〉次给九十。宋制,臣子无卤簿名,遇升储则草具仪注。《政和礼》虽创具卤簿,然未及行也。南渡后,虽尝讨论,然皇太子皆冲挹不受,朝谒宫庙及陪祀及常朝,皆乘马,止以宫僚导从,有伞、扇而无围子。用三接青罗伞一,紫罗障扇四人从,指使二人,直省官二人,客司四人,亲事官二十人,辇官二十人,翰林司四人,仪鸾司四人,厨子六人,教骏四人,背印二人,步军司宣效一十人,步司兵级七十八人,防警兵士四人。朝位在三公上,扈从在驾后方围子内。皇太子妃,政和亦有卤簿,南渡后亦省之。妃出入惟乘襜子,三接青罗伞一,黄红罗障扇四人从。以皇太子府亲事官充辇官,前执从物,襜子前小殿侍一人,抱涂金香毬。先驱,则教骏兵士呵止。按《舆服志》:皇太子妃,则有厌翟车,驾以三马。出入亦乘襜子,中兴简俭,惟用藤襜子,顶梁、舁杠皆饰以元漆,四角刻兽形,素藤织花为面,如政和之制。
政和六年秋七月癸未,皇太子纳妃朱氏。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按《礼志》:政和五年三月,诏选皇太子妃。六年六月,诏选少傅、恩平郡王朱伯材女为皇太子妃,命所司备礼册命。庚辰,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文德殿发册。先是,议礼局上《五礼新仪》:皇太子纳妃,乘金辂亲迎。皇太子三奏辞乘辂及临轩册命,诏免乘辂,而发册如礼焉。
高宗绍兴九年,增定太子妃首饰、龙凤冠及博鬓冠之制。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按《舆服志》:皇太子妃首饰花九株,小花同,并两博鬓。褕翟,青织为摇翟之形,青质,五色九等。素纱中单,黼领,罗縠褾襈,皆以朱色,蔽膝随裳色,以緅为领缘,以摇翟为章,二等。大带随衣色,不朱里,纰其外,上以朱锦,下以绿锦,纽约用青组。革带以青衣之,白玉双佩,纯朱双大绶,章采尺寸与皇子同。受册、朝会之。鞠衣,黄罗为之,蔽膝、大带、革带随衣色,馀与褕翟同,唯无翟,从蚕服之。中兴,仍旧制。其龙凤花钗冠,大小花二十四株,应乘舆冠梁之数,博鬓,冠饰同皇太后,皇后服之,绍兴九年所定也。
孝宗乾道元年九月乙卯,立广国夫人钱氏为皇太子妃。
《宋史·章宗本纪》云云。
乾道七年三月丙子,立恭王夫人李氏为皇太子妃。按《宋史·孝宗本纪》云云。按《舆服志》:花钗冠,小大花十八株,应皇太子冠梁之数,施两博鬓,去龙凤,皇太子妃服之,乾道七年所定也。其服,后惟备袆衣、礼衣,妃备褕翟,凡三等。其当服,后妃大袖,生色领,长裙,霞帔,玉坠子;背子、生色领皆用绛罗,盖与臣下不异。
理宗景定二年,册永嘉郡夫人全氏为皇太子妃。
《宋史·理宗本纪》:景定二年冬十月甲寅,皇太子择配,帝诏其母族全昭孙之女择日入见。宝祐中,昭孙没于王事,全氏见上,上曰:尔父死可念。对曰:臣妾父固可念,淮、湖百姓尤可念。上曰:即此语可母天下。十一月癸未,封全氏永嘉郡夫人。十二月辛卯,宰臣奏:太子语臣等言:近奉圣训,夫妇之道,王化之基,男女正位,天地大义。平日所讲修身齐家之道,当真履实践,勿为口耳之学。请宣付史馆,永为世程法。从之。癸卯,册永嘉郡夫人全氏为皇太子妃。

太祖洪武 年,定命妇朝贺东宫妃之仪。
《明会典·东宫妃正旦冬至命妇朝贺仪》:洪武间,定前期,女官陈设东宫妃座于宫中,南向。至日清晨,内官陈设仪仗于丹陛之东西,及丹墀之东西。赞礼女官设外命妇班位于丹墀,重行,北向。设赞礼位于丹墀之东西,设引礼二人,位于外命妇班之北,东西相向。设内赞女官二人,位于宫内之东西外。命妇既至宫门,引礼引命妇入就拜位,侍卫者侍班如常仪。尚仪入阁启东宫妃,服礼服以出,侍从如常仪。乐作,升座,乐止。赞礼赞,班齐,乐作,赞四拜,外命妇皆四拜,乐止。引礼引班首由西阶升,乐作,自西门入进,当座前,北向立定,乐止。内赞赞跪,班首跪,质礼赞,跪。外命妇皆跪。班首致辞云:某国夫人妾某氏等,兹遇〈履端之节,履长之节〉敬诣皇太子妃殿下称贺。内赞唱,兴。外命妇皆兴。引礼引班首由西门出,复至拜位。赞礼赞,四拜。外命妇皆四拜。平身,乐止。尚仪启,礼毕。皇太子妃兴,乐作,还宫,乐止。引礼引外命妇以次出。
洪武三年,定皇太子妃礼服与皇妃同,惟常服异其制。
《明会典·皇太子妃礼服》:洪武三年,定与皇妃同,常服犀冠,刻以花凤,首饰钏镯用金玉珠宝翠诸色,团领衫金绣鸾凤,惟不用黄带用金玉犀。
洪武四年四月戊申,册开平忠武王常遇春女为皇太子妃。
《大政纪》云云。
成祖永乐二年三月甲戌,册长子妃张氏为皇太子妃。
《大政纪》云云。
《明会典》:永乐二年,定前一日,内官设节册案于东宫内殿,设香案于其南,女乐于内殿,设仪仗如常仪。设内赞引礼女官各二人。至日,正副使等官,持节捧册,至左顺门,以节册授内官,入,行礼,北向立,俟报。内官持节册,由正门入。将至,内引礼请皇太子妃,具礼服,宫人执扇,从卫引赞导妃降自东阶,出迎于宫门外。比至,皇太子妃随至拜位。内官置节册于案,内赞赞,四拜。赞,宣册。赞,跪。女官捧册立宣于皇太子妃之左。宣毕,内赞赞,受册。赞,搢圭。女官取册授皇太子妃,皇太子妃受讫,以授女官,女官跪受于皇太子妃之右。内赞赞,出圭。赞,兴。赞,四拜礼。内官持节出,皇太子妃送出宫门外。内官报正副使,礼毕。正副使复命。皇太子妃乃具礼服,诣奉先殿,行谒告礼,如常仪。礼毕,女官导诣宫门,俟上具皮弁服,皇后燕居冠服,升座,女官导妃就内殿,行八拜礼毕,出。
永乐三年,更定太子妃礼服、常服之制。
《明会典·皇太子妃冠服礼服》:永乐三年,定九翚四凤冠,漆竹丝为圆匡,冒以翡翠,上饰翠翚九,金凤四,皆口衔珠,滴珠翠云四十片,大珠花九树,皆牡丹花,每树花一朵,半开一朵,蕊头二个,翠叶九叶。小珠花如大珠花之数,皆穰花飘枝,每枝花一朵,半开一朵,翠叶五叶,双博鬓左右共四扇,饰以鸾凤,皆垂珠滴,翠口圈一副,上饰珠宝钿花九翠,钿如其数,托里金口圈一副。 珠翠面花五,事珠排环一对,珠皂罗额子一,描金凤文用珠二十一颗。 翟衣深青为质,织翟文九等,凡一百三十八对,间以小轮花,红领褾襈裾,织金云凤文,纻丝纱罗随用。 中单玉色纱为之,红领褾襈裾领织黻文十一,或用线罗。 蔽膝随衣色织翟为章二等,间以小轮花三,以緅为领缘,织金云凤文,纻丝纱罗随用。 玉榖圭长七寸,剡其上瑑谷文,以锦约其下井韬。 玉革带,青绮綎,描金云凤文,玉事件十,金事件四。 大带表里,俱青红相半,其末纯红而下垂织金云凤文,上以朱缘,下以绿缘,并青绮副带一。 绶四采赤白缥绿,纁质,皆织成,间施二玉环,小绶三,色同大绶。 玉佩二,珩以下瑑,饰云凤文,描金,上有金钩以小绶四采,副之四采,赤白缥绿纁质织成。 青袜舄袜,以青线罗为之,舄用青绮饰以描金云凤文,皂线纯,每舄首加珠三颗。常服:永乐三年,定燕居,冠以皂縠为之,附以翠博山,上饰宝珠一座,翊以三珠翠凤,皆口衔珠,滴前后珠牡丹花二朵,蕊头八个,翠叶三十六叶,珠翠穰花鬓二朵,珠翠云十六片,翠口圈一副,金宝钿花九,上饰珠九颗,金凤一对,口衔珠,结双博鬓,左右共四扇,饰以鸾凤金宝钿十八边,垂珠滴,金簪一对,珊瑚凤冠觜一副。
大衫霞帔,衫用红色纻丝,纱罗随用。霞帔深青为

质,织金或绣,或铺翠圈,金饰以珠纻丝,纱罗随用,玉坠子瑑凤文。 四䙆袄子,即褙子,桃红色,金绣团凤文,纻丝纱罗随用。 鞠衣,青色,胸背鸾凤云文,用织金或绣或加铺翠圈,金饰以珠,或素。除黄外,馀色并纻丝,纱罗随用。 大带,青线罗为之,有缘,馀或红或绿,各随鞠衣色。 缘襈袄子,青色,红领褾襈裾,织金采色云凤文,纻丝纱罗随用。 缘襈裙,红色绿,缘襈织金采色花凤文,纻丝纱罗随用。 玉带,青绮綎,描金云凤文,玉事件十,金事件三,玉花采结,绶以红绿线罗为结,上有玉绶花一,瑑云凤文绶带,上玉坠珠六颗,井金垂头花瓣四片,小金叶六个,红线罗系带一。 白玉云样玎珰二,如佩制,每事上有金钩一,金如意云盖一件,两面钑云凤文,下悬红组五贯,金方心云板一件,两面亦钑云凤文,俱衬以红绮,下垂金长头花,四件中有小金钟一个,末缀白玉云朵五。青袜舄,与前翟衣内制同。
永乐二十二年,更定太子妃册立仪。
《明会典》:永乐二十二年,册立,乐设而不作。节册至,引赞赞妃就拜位,宣册受册毕,行四拜礼。奉先殿谒告毕,诣几筵,行谒告礼,如常仪。皇帝、皇后前谢恩礼毕,诣皇妃前,行四拜礼。回宫,诣皇太子前,行四拜礼。毕,导升座,侍卫如常仪。王妃公主郡主及宫人女官应贺者,于丹墀内,行四拜礼。毕,各退。
宪宗成化二十三年,定皇太子纳妃仪。
《明会典》:成化二十三年,定皇太子纳妃仪。
纳采问名
前期,择日,遣官告太庙,牲用犊各一,用祝文。至期,前一日,所司设御座于奉天殿,鸿胪设制案节案于御座前,内官监礼部陈礼物于文楼下,教坊司设中和乐于殿内。至日清晨,锦衣卫设卤簿于丹陛,丹墀,礼部设采舆,教坊司设大乐,俱于奉天门外。上具衮冕御华盖殿,鸿胪寺奏执事官行叩头礼,请升殿,导驾奉引如常仪。上御奉天殿,文武官朝服叩头,讫,执事官引正副使,朝服,就拜位,行四拜礼。传制官奏传制讫,由左门出,执事官举制案节案,亦由左门出,伞盖遮护,置丹墀中道。传制官宣制曰:兹择某官某女为皇太子妃。命卿等持节行纳采问名礼。正副使又行四拜礼,鸿胪寺奏,礼毕。上兴,引礼引制案节案,由奉天门左门出,执事官引文楼下,礼物随出,至奉天门外。正副使取节制书,置采舆中,仪仗大乐前导,从二门行出东长安门外。正副使易吉服乘马随行,诣皇太子妃家,行礼。皇太子妃家前一日,设正副使幕次于大门外道左,南向,设香案于正堂中,设制案节案于香案南,别设案于香案之北。其日,正副使至大门外,仪仗大乐分列,置采舆于正中,设制案节案于采舆北,引礼引正副使入幕次,执事官陈礼物于正堂,正副使至幕次,取节制书,置案上。礼官一员,先入正堂,立于东,主婚者朝服出见,立于西。礼官曰:奉制,聘皇太子妃,遣使行纳采问名礼。引礼引主婚者出迎,引礼引正副使捧节及制书,先行。主婚者随行。至正堂,置节及制书于案,正使立于案左,副使立于案右。引礼引主婚者,就拜位,行四拜礼。诣案前,跪,正使取纳采制,宣讫,授主婚者。主婚者受之,授执事者,置于北案上稍左。副使取问名制,宣讫,授主婚者。主婚者受之,授执事者,置于北案上稍右。主婚者俯伏,兴,平身。执事者举答问名表案于主婚者后,少西,取表授主婚者,主婚者受表,跪授正使,正使置表于案。主婚者俯伏,兴,平身,退就拜位,又行四拜礼。毕,正副使出,置表采舆中。讫,主婚者至正副使前,致词云:请礼从者酒馔。毕,主婚者奉币以劳正副使。正副使出,主婚者送至大门外。正副使进发采舆于东长安门,入至奉天门外,以节表授司礼监官,奏闻,复命。
纳采问名礼物
元纁纻丝二疋,元一疋,纁一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六个。 金六十两,珍珠十两,用红绿纱销金袋二个。
花银六百两,各色纻丝四十疋,用红绿罗销金束

子一百二十个。 里绢四十疋,大红罗四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十二个。 生纱四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十二个。 绵胭脂一百个,金花胭脂二两,用抹金合一对,计六两重。 铅粉二十袋,计一十两重。用红绿罗销金袋两个。 北羊六牵,用红绿销金盖袱六条,并牵羊红麻索六条。 猪四口,鹅二十八只,酒一百二十瓶,用红绿罗销金小盖袱一百二十条,每条坠角铜钱四个。 圆饼一百二十个,用红纸花贴面。
末茶一十二袋,用红绿罗,销金袋一十二个 枣

二合,栗二合,胡桃二合,木弹二合,白熟米四石,作八合,每合上用染红米二升 面六十袋用红纸花贴面, 媒人纻丝二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六个,里绢二疋, 开合纻丝二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六个,里绢二疋,珠翠花一朵。 以上礼物,媒人并内官一员,送至妃家,媒人就引妃家回奉礼物,从东华门入,如命官,则皇帝前复命,外命妇则皇后前复命。
纳徵告期册封
先期一日,遣官告太庙,所司设制案、节案、册案、妃冠、服、礼物,中和乐。至日清晨,设卤簿采舆,大乐,传制遣使礼仪并同前纳采问名仪。但设妃仪仗车辂于左顺门外,候礼物过,随行。又改制词云:兹择某官某女为皇太子妃。命卿等持节行纳徵告期册封礼。皇太子妃家前一日,设正副使,幕次香案、制案、节案、册案、玉帛案,并同前受纳采问名仪。但纳徵用元纁、束帛、谷圭、八马等物。其日,正副使至皇太子妃家,于采舆中取节制书册玉帛置于案,少候,执事先设皇太子妃冠服诸礼物于正堂,八马陈于堂下。礼官一员,先入正堂,主婚者朝服出见。礼官曰:奉制,封皇太子妃,遣使行纳徵告期册封礼。主婚者出迎,执事举玉帛册案前行,正使于案取节及纳徵制书,副使取告期制书捧之,以次行,主婚者后随。至正堂,正副使各以节制书置于案,退立于案之左右,东西向。置玉帛册案于制书案之南,引礼引主婚者就拜位,行四拜礼。引诣案前跪,正使取纳徵制书,宣讫,授主婚者,主婚者受之,以授执事者。执事者跪受,置于北案。正使捧圭,授主婚者,主婚者受之,以授执事者,执事者跪受,置于北案。副使捧纁,授主婚者,主婚者受之,以授执事者,置于北案。毕,副使取告期制书,宣讫,授主婚者,主婚者受之,以授执事者,置于北案。主婚者俯伏,兴,平身,复位,行四拜礼。毕,正副使入次,少候,女官捧皇太子妃首饰冠服入中堂左,内官陈仪仗车辂等物于大门之内,女官以首饰冠服进皇太子妃,内官进皇太子妃仪仗于中堂前,司礼监官进前受节册,正副使于案取节册授之,仍前立候。内官二人,引捧节册监官入中堂前,各置于案,皇太子妃具服出閤,女官及宫人拥护诣香案前,向阙立,赞礼女官赞,行四拜礼。赞,宣册。赞,跪。皇太子妃跪。宣册女官取册立宣于妃左。讫,赞受册赞,搢圭。宣册官以册进授皇太子妃,妃受册,以授女官,女官跪受于右,立于西。赞,出圭,兴,四拜。礼毕,皇太子妃入閤,持节监官由正门出,授正副使,报,受册礼毕。正副使出大门外,置节采舆中,主婚者请礼从者及以币劳正副使。正副使还,至奉天门外,以节授司礼监官,捧入,复命。
纳徵礼物
玉谷圭一枝,裹玉圭锦袋二件,盛玉圭戗金云凤朱红木匣一个,内锦褥一片, 元纁纻丝四疋,元二疋,纁二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一十二个, 珠翠燕居冠一顶,冠盝金,冠上大珠博鬓结子等项全,金凤二个,金宝钿花二十七个,金簪一对,冠上珊瑚凤冠觜一副, 大衫素夹三件,大红纻丝一件,大红线罗一件,大红银丝纱一件, 燕居服四件,大红纻丝一件,大红线罗一件,青线罗一件,大红素纱一件, 大带四条,内大红线罗三条,青线罗一条, 玉革带一条,玉事件九件,金事件三件, 玉花采结绶一副,红绿线罗采结,大红线罗系带,采结上玉绶花一个,绶带上玉坠珠六颗,绶带上金垂头花板四片,金叶儿六个, 白玉钩碾凤文佩一副,玉事件二十件,串珠全金钩二个, 红罗销金夹袱大小五条,包燕居及玉革带等用, 珠翠面花四副,珠翠花四枝,金脚八钱重, 金脚四珠,环一双,金脚五钱重, 梅花环一双,金脚五钱重, 金钑花钏一双,二十两重, 金光素钏一双,二十两重, 金龙头连珠镯一双,一十四两重, 金八宝镯一双,八两重,外宝石一十四块, 金二百两,九成色一百两,八成色一百两, 花银一千两,珍珠十六两,用红绿纱销金袋二个, 宝钞四千贯,乘马八匹,红笼头锦鞯八副, 各色纻丝六十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一百八十个, 各色绫六十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一百八十个, 各色纱六十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一百八十个, 各色罗六十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一百八十个, 各色锦四十段,用红绿罗销金束子一百二十个, 大红罗六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一十八个, 生纱六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一十八个, 各色绢三百疋,白绵二十八斤,各色衣服五十三件,纻丝十八件,罗十七件,纱八件,绫十件, 各色被六床,锦二床,纻丝二床,绫二床,
白绢卧单四条,朱红戗金皮箱十五对,朱红漆柳

箱二对,胭脂二合,二两重,金合一对,一十两重, 铅粉二十袋,一十两重,用红绿罗销金袋二个, 北羊四十牵,用红绿罗销金盖袱四十个,牵羊红麻索四十条, 猪二十口,鹅四十只,酒二百四十瓶,用红绿罗销金盖袱二百四十条,每条坠角折二铜钱四个,
末茶四十袋,用红绿罗销金袋四十个, 响糖二

合,芝麻缠糖二合,茶缠糖二合,砂仁缠糖二合,胡桃缠糖二合,木弹二合,蜜煎二合,枣子二合,乾葡萄二合,胡桃二合,圆饼六百个,用红纸花贴面, 白面一百二十袋,用红纸花贴面, 红纱罩盝大小一十二个, 开合纻丝八疋,用红绿罗销金束子二十四个,
红绢八疋,珠翠花一朵, 媒人纻丝一十二疋,用

红绿罗销金束子三十六个。
发册礼物
金册一副,两叶,计足色金一百两重,每叶高一尺二寸,阔五寸,周尺,籍册锦一片,红绢里联贯册叶,用红丝绦垫册锦褥一个,红绢里裹册,红罗销金小夹袱一条,浑金沥粉云凤册盝一个,内用红纻丝发衬花银钉铰一副,一两二钱重,嵌金丝铁锁钥一副,覆盝红罗销金大夹袱一条, 九翚四凤冠一顶,首饰一副,冠上大花九树,小花九树,宝钿九个,翠云博鬓描金珠皂罗,额珠眉心,珠牌环金,冠上金凤四个,牌环脚一双, 翟衣三套,描金云凤沈香色木匣一个,铜锁钥索扛全,青纻纱绣翟衣一件,青纻丝绣蔽膝一件,玉色线罗中单一件,红缘襈 青线罗绣翟衣一件,青线罗绣蔽膝一件,玉色线罗中单一件,红缘襈,
青纱绣翟衣一件,青纱绣蔽膝一件,玉色纱中单

一件, 霞帔三副,青红线罗销金大带一条,上有青纻丝副带一条,五色线锦绶一副,上有玉环二个,青红罗采结全, 白玉钩碾凤文佩一副,玉事件二十件,串珠全,金钩子并圈二个,五色线锦衬一副, 白玉革带一副,青纻丝裹綎描金文翟文,玉事件一十件,金事件五件, 青纻丝舄一双,上有珠六颗, 青罗袜一双,红罗销金夹袱大小五条,包裹翟衣玉佩玉带等用, 凤轿一乘,锦坐褥一个,锦踏褥一个,红交床一把,红穿绦全红帘一扇,青罗销金沿边绣带全,红罗销金轿衣一件,沥水顶罩全,采结四串,抹金银香圆宝盖四副,计八件,共花银一十六两, 红油绢销金雨轿衣一件,沥水顶罩全。
仪仗
红杖二,清道旗二,绛引幡二,戟氅二,弋绣幡二,绣幡二,班剑二,结子绢袋全,仪刀二,结子红绢袋全,吾杖二,绢袋全,镫杖二,绢袋全,立瓜二,绢袋全,卧瓜二,绢袋全,骨朵二,绢袋全,斧二,响节四,绢袋全,红绣伞一把,绢袋全,青方伞二把,绢袋襻全,红绣团扇四把,绢袋全,青绣团扇四把,绢袋全,红纱灯笼四个,竿全,拂子二,结子全,坐障一,竿全,行障二,竿全,抹金交椅脚踏一副,除木外,计花银一百两重,搭坐踏褥结子全,抹金银水罐一个,六十两重,抹金银水盆一个,六十两重,抹金银唾壶一个,一十六两重,抹金银唾盂一个,一十六两重,抹金银香炉一个,一十六两重,抹金银香合一个,一十六两重。
擎执宫人销金罗袍一十四领,抹金钑花银带一十四条,翠花纱帽一十四顶,皂麂皮靴一十四双。女轿夫衣袍一十六领,汗裤一十六副,铜束带一十六条,花纱帽一十六顶,红锦布䩺鞋一十六双。催妆礼物
北羊四牵,红绿绢销金盖袱四条,酒四十瓶,红绿罗销金盖瓶袱四十条,每条坠角折二铜钱四个,果四合,用花八枝。以上礼物,内官二员,送至妃家。
醮戒
先期一日,所司设皇太子幕次于中左门前丹墀内,设皇太子受醮戒位于御座,南北向,设皇太子拜位于丹陛上,北向。设赞礼二人位于皇太子丹陛上,拜位之北,东西相向。知班二人,位于赞礼之南,东西相向。设酒馔案于醮戒位之东,稍北。设司爵司馔各二人,位于案之南,西向。执膳内官先备金爵果合以候。是日早,鸿胪寺赞引二人,具朝服,并东宫、侍从官,先入至文华殿门前,候皇太子出,行叩头礼。赞引二人及侍从官导从,由奉天左门入,至幕次,具衮冕以候。鼓三严,上服通天冠,绛纱袍,出,鸿胪寺请升座,上御奉天殿,乐作,警跸,文武官盛服,行叩头礼,分班列侍,如常仪。乐止。赞引及侍从官导引皇太子出幕次,至东陛下,侍从官止,赞引导引皇太子由东阶升至丹陛拜位,北向立。赞礼赞,鞠躬,四拜,兴,平身。赞引导引皇太子由奉天殿左门入,就醮戒位,北向立。司爵斟酒以进,赞引赞跪,皇太子跪,赞,搢圭。赞,受爵。司爵者以爵立授皇太子,皇太子啐酒讫,以爵授内使,内使跪受爵,退置于案。司馔者以果合跪进皇太子,皇太子取少许,食讫,司馔者兴,以果合退置于案。赞,出圭。赞,恭听戒命。上命之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勖帅以敬。皇太子曰:臣谨受命。赞,俯伏,兴,平身。赞,复位。赞引仍导由左门出,至丹陛上拜位,立定。赞礼赞,鞠躬,四拜,兴,平身。赞礼毕,乐作,警跸。上降座,还宫,乐止。赞引导皇太子由东陛降丹墀,东宫内外官皆导从,由奉天左门出午门外,幕次易服。
妃受醮戒
亲迎日,妃家先于祠堂,陈设祭物,妃服燕居冠服,妃父母率妃诣祖宗前,行礼,奠酒,读祝。礼毕,执事者具酒馔于内进妃,饮食讫,父母坐于正堂,女执事引妃诣父母前,各四拜。父命之曰:尔往大内,夙夜勤慎,孝敬毋违。母命之曰:尔父有训,尔当敬承。妃听受讫,次诣诸尊长,行礼毕。改服,翟衣以俟。
亲迎
是日早,先设皇太子幕次及仪仗奠雁,并所乘辂,教坊司大乐,及随侍官舍侍卫官军,俱于午门外。妃家先设皇太子幕次于中门之外,南向,设香案奠雁案于中堂,皇太子受醮戒讫,赞引导引至午门外幕次,易皮弁服,讫,赞引跪请升辂,皇太子升辂,执雁者后随,乐作,仪从先导,随侍官舍官军导从,由东长安门至妃家门外。赞引跪请,皇太子降辂。导引至幕次,礼官一员先入,至正厅,立于东,西向。主婚者具朝服出见,立于西,东向。礼官曰:皇太子奉制,行亲迎礼。引礼二人,具服,引主婚者,迎皇太子于幕次之外。内官二员,具服,引皇太子出幕次。主婚者请皇太子入中堂,皇太子先行,内官具服捧雁随入,主婚者后行。至中堂,主婚者进立于堂中之左,妃母立于堂中之右,东西相向。皇太子至中堂,女执事二人引妃出房,立于妃母之下。内官引皇太子至案前,内官捧雁,跪进皇太子。皇太子以雁奠于案,内官引皇太子稍退,近东,西向立。主婚者诣雁案前,行八拜礼。退,复位。执事者彻案,引礼内官导皇太子先行,至中门,女轿夫举凤轿至于中门之内,内官具妃仪仗于中门之外,女执事引妃出,内官跪请皇太子诣轿所,启请揭帘,妃升轿,内官启请,皇太子升辂,前行,妃具仪仗从后行,由东长安门进,至午门外,车驾仪仗侍卫官舍官军俱止。妃仪仗入左顺门内,候。内官跪请皇太子降辂,导引入幕次,候妃至,轿止,内官跪请皇太子揭帘,妃降轿,皇太子先行,内执事以帷幕拥护妃后行,俱步入左顺门,内官跪请皇太子乘舆先行,女官跪请皇太子妃升轿后行,至宫门外,皇太子降舆,候妃至,女官跪启请皇太子妃降轿,入幕次,候行合卺礼。
亲迎礼物
活雁一对
合卺
其日,内官先于皇太子内殿外,设妃幕次,设皇太子座于殿东,西向,设妃座于西,东向,各设拜位于座之南,设酒案于正中稍南,置两爵两卺于案上。皇太子至宫门外,降舆,入,候于内殿门外之东,西向。妃降轿,女官以帷幕拥护,导引入幕次,整饰讫,导引至内殿门西,东向。赞引二人导皇太子前,升殿,女官二人导妃随升,赞,请就拜位,皇太子与妃各就拜位,赞皇太子两拜,妃四拜,赞,请升座。皇太子与妃皆升座。女执事二人,举馔案,进于皇太子及妃之前,女官司尊者,取金爵,酌酒以进。皇太子与妃各受爵,饮讫,女官进馔,皇太子与妃皆举馔讫,女官再以金爵进酒,皇太子与妃饮讫,女官进馔,皆举馔讫,女官再以卺盏酌酒,合和以进,皇太子与妃皆饮,讫,又进馔,皇太子与妃皆举馔,凡三举酒馔,毕,执事者彻馔案。赞,皇太子与妃兴,就拜位,相向,赞,两拜,如前仪。毕,皇太子从者馂妃之馔,妃从者馂皇太子之馔,皇太子从者导皇太子入宫,更礼衣,妃从者及女官导妃入宫,易常服。供用器皿
金器壶瓶一对,六十两重,酒注一对,六十两重,盂子一对,二十两重,贽礼盘二面,六十两重,盘盏二副,二十两重,托里胡桃木碗四个,六十四两重,楞边胡桃木托四个,五两重,托里胡桃木钟子一对,一十一两重,撒盏一对,八两重,葫芦盘盏一副,一十两重,茶匙一双,一两重,匙一双,五两重,箸二双,五两重,
银器壶瓶二把,共五十两重,果合一对,一百六十两重,汁瓶二把,共五十两重,茶瓶一对,五十两重,汤鼓四个,八十两重,案酒楪一十二个,四十二两重,果楪一十二个,三十两重,茶楪一十二个,二十四两重。朝见两宫
第二日清晨,皇太子冕服,妃翟衣,女官赞引各启,请出宫,至某宫门外,俟某宫服燕居服升座,赞引引皇太子及妃,自左门入,皇太子先入,妃从之,赞礼赞诣某宫前,皇太子立于东,妃立于西,宫人以腶脩盘立于妃之右。赞,皇太子与妃皆四拜,执事二人举案至某宫前,宫人以腶脩盘授妃,妃捧盘置于案,执事者举案,妃随案进,至某宫前,妃复位,赞皇太子与妃皆四拜,兴。执事者彻腶脩案于东。赞,礼毕。引皇太子与妃出,诣上位宫前,俟上位具常服升座,赞引引皇太子及妃自左门入,诣上位前,进枣栗盘,行礼,同前。毕,诣皇后宫,进腶脩盘,行礼同前。毕,赞引引皇太子及妃出。是日,赐皇太子与妃宴。
盥馈
第三日清晨,妃服翟衣,赞引引妃至某宫,由左门入,俟膳至,赞引引妃至前,赞,四拜,尚食以膳授妃,妃捧膳置于案,复位。又赞,四拜礼。赞引引妃退立于西南,俟膳毕,引妃出,升轿,诣乾清宫门外,降轿,由左门入,俟膳至,赞引引妃诣上位前,并皇后前,礼俱同庙见。
第四日,内官于奉先殿陈设牲醴祝帛,赞引二人,引皇太子,二人引妃,至奉先殿,诣德祖元皇帝皇后神御之前。赞:皇太子与妃皆两拜。赞,跪,皇太子跪,妃亦跪。赞,搢圭。皇太子搢圭赞进帛,执事者跪进于皇太子右,赞献帛,皇太子受帛,以献,授执事者,赞奠帛执事者,以帛奠于神御前。赞,进爵。执事官以爵跪进于右,赞献爵,皇太子受爵以献,授执事者,赞奠爵,执事者以爵奠于神御前。赞,俯伏,兴。皇太子俯伏,兴,妃亦兴。赞,复位。赞皇太子与妃皆两拜,平身,次诣各神御礼同前。赞,诣读祝位,皇太子与妃诣读祝位。赞,跪。皇太子跪,妃亦跪。读祝讫,赞,俯伏,兴,平身。皇太子俯伏,兴,平身,妃亦兴。赞,复位。赞,皇太子与妃皆两拜,平身。赞,执事者捧祝帛,各诣燎所。赞,诣燎位。赞,礼毕。引礼引皇太子及妃还宫。
庆贺
是日早,上具皮弁服,御华盖殿,执事官引礼奏,请升殿,导驾,乐作,陈设如常仪。文武百官,具朝服,先行四拜礼。鸿胪寺官诣丹陛上,跪,致词曰:某官臣某等恭惟皇太子嘉礼既成,益绵宗社隆长之福。臣某等不胜忻忭之至。谨当庆贺。又四拜。礼毕,上起,易服,宴群臣,如冬至、正旦之仪。其日,命妇庆贺皇太后,行礼致词如前,但致词前称:某夫人妾某氏等,末称妾某氏等。礼毕,庆皇后礼,同前。但改致词曰:皇太子嘉聘礼成,益绵景福。馀并同。礼毕,皇太后赐宴。
神宗万历三十三年,封皇太子正宫为妃,馀皆才人。按《明通纪》:万历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四日,皇太子第一子生,上喜得元孙。谕礼封皇太子正宫为妃,馀皆
才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宫闱典

 第七十八卷目录

 东宫妃嫔部总论
  太平御览〈太子妃〉
 东宫妃嫔部列传
  汉
  史良娣
  晋
  悯怀太子妃王氏
  唐
  韦妃
  明
  常妃       继妃李氏
 东宫妃嫔部艺文一
  临城公夫人停省太子妃令 梁简文帝
  册苏亶女为太子妃诏    唐太宗
  册太子妃文         同前
 东宫妃嫔部艺文二〈诗〉
  太子纳妃太平公主出降   唐高宗
  奉和太子纳妃       裴守真
  奉和太子纳妃太平公主出降 刘袆之
  奉和太子纳妃太平公主出降 郭正一
 东宫妃嫔部纪事

宫闱典第七十八卷

东宫妃嫔部总论

《太平御览》《太子妃》

《白虎通》云妃者,匹也。妃匹者,何谓也。相与偶焉。古者天子后宫嫡庶皆曰妃。《史记》曰:黄帝有四妃,帝喾有四妃,虞舜有二妃。〉周以天子之正嫡为王后。秦称皇帝,因称皇后以太子之正嫡,称妃。汉因之。《汉书·外戚传》:太子妃有良娣,有孺子,妻妾,凡三等是也。魏晋以后咸遵之。

东宫妃嫔部列传

史良娣

《汉书·后妃传》:卫太子史良娣,宣帝祖母也。太子有妃,有良娣,有孺子,妻妾凡三等,子皆称皇孙。史良娣家本鲁国,有母贞君,兄恭。以元鼎四年入为良娣,生男进,号史皇孙。武帝末,巫蛊事起,卫太子及良娣、史皇孙皆遭害。史皇孙有一男,号皇曾孙,时生数月,犹坐太子系狱,积五岁乃遭赦。治狱使者邴吉怜皇曾孙无所归,载以付史恭。恭母贞君年老,见孙孤,甚哀之,自养视焉。后曾孙收养于掖庭,遂登至尊位,是为宣帝。而贞君及恭已死,恭三子皆以旧恩封。长子高为乐陵侯,曾为将陵侯,元为平台侯,及高子丹以功德封武阳侯,侯者凡四人。高至大司马车骑将军,丹左将军,自有传。

悯怀太子妃王氏

《晋书·烈女传》:悯怀太子妃王氏,太尉衍女也,字惠风。贞婉有志节。太子既废居于金墉,衍请绝婚,惠风号哭而归,行路为之流涕。及刘曜陷洛阳,以惠风赐其将乔属,属将妻之。惠风拔剑距属曰:吾太尉之女,皇太子妃,义不从贼。属遂害之。

韦妃

《旧唐书·后妃传》:肃宗韦妃。父元圭,兖州都督。肃宗为忠王时,纳为孺人,及升储位,为太子妃,生兖王僩、绛王佺、永和公主、永穆公主。天宝中,宰相李林甫不利于太子,妃兄坚为刑部尚书,林甫罗织,起柳绩之狱,坚连坐得罪,兄弟并赐死。太子惧,上表自理,言与妃情义不睦,请离婚,元宗慰抚之,听离。妃遂削发被尼服,居禁中佛舍。西京失守,妃亦陷贼。至德二年,薨于京城。

常妃

《明外史·后妃传》:懿文太子妃常氏,开平王遇春女。洪武四年四月册为皇太子妃。十一年十一月薨,谥敬懿。建文元年追尊为孝康皇后。永乐元年复称敬懿皇太子妃。祔葬于懿文陵。

继妃李氏

《明外史·后妃传》:继妃李氏,寿州人。父本,累官太常卿。建文初尊为皇太后。燕兵至金川门,迓太后至军中,述不得已起兵之故。太后还,未至,宫中已火。已随其子允𤐤居懿文陵。永乐元年,复称皇嫂懿文太子妃。后生虞怀王雄英、建文皇帝、吴王允熥、衡王允熞、徐王允𤐤。

东宫妃嫔部艺文一

《临城公夫人停省太子妃令》梁·简文帝

纁雁之仪,既称合于二姓。酒食之会,亦有因不失亲。若使榛栗腶脩贽馈必举副笄,编珈盛饰。斯备不应妇见之礼,独以亲阙。顷者,敬进酏醴已传妇事之。则而奉盘沃盥不行,侯服之家,是知繁省不同质。文异世临城公夫人于妃,既是姑侄宜停省。

《册苏亶女为太子妃诏》唐·太宗

诏曰:配德元良,必俟邦媛作丽储贰,允归冠族。秘书丞苏亶长女门袭轩冕家传义方,柔顺表质幽闲成性训彰国。史誉流邦国。正位储闱,实惟朝典可皇太子妃所司备礼册命施行。

《册太子妃文》同前

惟尔秘书丞苏亶长女,族茂冠冕,庆成礼训,贞顺自然。言容有则,作合春宫实协三善,曰嫔守器,或昌万乘备,兹令典仰惟国章是用。命立为皇太子妃,钦惟哉其光膺命可不慎欤。

东宫妃嫔部艺文二〈诗〉

《太子纳妃太平公主出降》唐·高宗

龙楼光𥌓景,鲁馆启朝扉。艳日浓妆影,低星降婺辉。玉庭浮瑞色,银榜藻祥徽。云转花萦盖,霞飘叶缀旂。雕轩回翠陌,宝驾归丹殿。鸣珠佩晓衣,镂璧轮初扇。华冠列绮筵,兰醑申芳宴。环阶凤乐陈,玳席珍羞荐。蝶舞袖香新,歌分落素尘。欢凝欢懿戚,庆叶庆初姻。暑阑炎气息,凉早吹疏频。方期六合泰,共赏万年春。
《奉贺太子纳妃》裴守真
云路移彤辇,天津转明镜。仙珠照乘归,宝月重轮映。望园嘉宴洽,主第欢娱盛。丝竹扬帝薰,簪裾奉宸庆。丛云蔼晓光,湛露晞朝阳。天文天景丽,睿藻睿词芳。玉庭散秋色,银宫生夕凉。太平超邃古,万寿乐无疆。

《奉和太子纳妃太平公主出降》刘袆之

梦梓光青陛,秾桃霭紫宫。德优宸念远,礼备国姻崇。万户声明发,三条骑吹通。香轮送重景,彩旆引仙虹。

《奉和太子纳妃太平公主出降》郭正一

桂宫初服冕,兰掖早升笄。礼盛亲迎晋,声芳出降齐。金龟开瑞钮,宝翟上仙褂。转扇承宵月,扬旌照夕霓。

东宫妃嫔部纪事

《汉书·孝景薄皇后传》:后,孝文薄太后家女也。景帝为太子时,薄太后取以为太子妃。
《孝武陈皇后传》:后,长公主嫖女也。曾祖父陈婴与项羽俱起,后归汉,为堂邑侯。传子至孙午,午尚长公主,生女。初,武帝得立为太子,长公主有力,取主女为妃。《汉武故事》:初武帝为太子时,长公主欲以女配帝。时帝尚少,长公主指女问帝曰:得阿娇好否。帝曰:若得阿娇,以金屋贮之。主大喜,乃以配帝。阿娇后字也。《西京杂记》:宣帝被收系郡,邸狱臂上犹带史良娣合采婉转,丝绳系身。毒国宝镜一枚。大如八铢钱,旧传此镜见妖魅得佩之者,为天神所福。故宣帝从危获济,及即大位,每持此镜感咽移辰,常以琥珀笥盛之缄,以戚里织成锦,一曰斜文锦帝,崩不知所在。《汉书·孝元王皇后传》:禁,字稚君,少学法律长安,为廷尉史。本始三年,生女政君,即元后也。禁有大志,不修廉隅,好酒色,多取傍妻,凡有四女八男:长女次君侠,即元后政君,次君力,次君弟;长男凤孝卿,次曼元卿,谭子元,崇少子,商子夏,立子叔,根稚卿,逢时季卿。唯凤、崇与元后政君同母。母,适妻,魏郡李氏女也。后以妒去,更嫁为河内苟宾妻。初,李亲任政君在身,梦月入其怀。及壮大,婉顺得妇人道。尝许嫁未行,所许者死。后东平王聘政君为姬,未入,王薨。禁独怪之,使卜数者相政君,当大贵,不可言。禁心以为然,乃教书,学鼓琴。五凤中,献政君,年十八矣,入掖庭为家人子。岁馀,会皇太子所爱幸司马良娣病,且死,谓太子曰:妾死非天命,乃诸娣妾良人更祝诅杀我。太子怜之,且以为然。及司马良娣死,太子悲恚发病,忽忽不乐,因以过怒诸娣妾,莫得进见者。久之,宣帝闻太子恨过诸娣妾,欲顺适其意,乃令皇后择后宫家人子可以虞侍太子者,政君与在其中。及太子朝,皇后乃见政君等五人,微令旁长御问知太子所欲。太子殊无意于五人者,不得已于皇后,强应曰:此中一人可。是时政君坐近太子,又独衣绛缘于诸,长御即以为是。皇后使侍中杜辅、掖庭令浊贤交送政君太子宫,见丙殿。得御幸,有身。先是者,太子后宫娣妾以十数,御幸久者七八年,莫有子,及王妃壹幸而有身。甘露三年,生成帝于甲馆画堂,为世适皇孙。后三年,宣帝崩,太子即位,是为孝元帝。立太孙为太子,以母王妃为倢伃。后三日,立为皇后。《孝成许皇后传》:后,大司马车骑将军平恩侯嘉女也。元帝悼伤母恭哀后,居位日浅,而遭霍氏之辜,故选嘉女以配皇太子。初入太子家,上令中常侍黄门亲迎者侍送,还白太子欢悦状,元帝喜谓左右:酌酒贺我。左右皆称万岁。
《孝哀傅皇后传》:后,定陶太后从弟子也。哀帝为定陶王时,傅太后欲重亲,取以配王。王入为汉太子,傅氏女为妃。
《后汉书·明德马皇后传》:后讳某,伏波将军援之小女也。少丧父母。兄客卿敏惠早夭,母蔺夫人悲伤发疾慌惚。后时年十岁,干理家事,敕制僮御,内外咨禀,事同成人。初,诸家莫知者,后闻之,咸叹异焉。后尝久疾,太夫人令筮之,筮者曰:此女虽有患状而当大贵,兆不可言也。后又呼相者使占诸女,见后,大惊曰:我必为此女称臣。然贵而少子,若养他子者得力,乃当踰于所生。初,援征五溪蛮,卒于师,虎贲中郎将梁松、黄门侍郎窦固等因谮之,由是家益失埶,又数为权贵所侵侮。后从兄严不胜忧愤,白太夫人绝窦氏婚,求进女掖庭。乃上书曰:臣叔父援孤恩不报,而妻子特获恩全,戴仰陛下,为天为父。人情既得不死,便欲求福。窃闻太子、诸王妃匹未备,援有三女,大者十五,次者十四,小者十三,仪状发肤,上中以上。皆孝顺小心,婉静有礼。愿下相工,简其可否。如有万一,援不朽于黄泉矣。又援姑姊妹并为成帝婕妤。葬于延陵。臣严幸得蒙恩更生,冀缘先姑,当充后宫。由是选后入太子宫。时年十三。奉承阴后,傍接同列,礼则修备,上下安之。遂见宠异,常居后堂。
《贾贵人传》:贵人,南阳人。建武末选入太子宫,中元二年生肃宗。
《蜀志·敬哀皇后传》:后,车骑将军张飞长女也。章武元年,纳为太子妃。
《魏志·毛皇后传》:后,河内人也。黄初中,以选入东宫,明帝时为平原王,进御有宠,出入与同舆辇。
《晋东宫旧事》:皇太子纳妃有漆,龙头支髻枕一银。花环钮百副。又曰:皇太子纳妃有金涂。连盘鸭灯一。太子纳妃有绛,地文履一量。又曰:皇太子纳妃有漆花簏二具。
皇太子纳妃织成衮带白玉佩。
皇太子纳妃四望车羽,葆前后部鼓吹各一部,又曰步摇一具,九钿函盛之。
太子有铜驼头灯,铜倚灯纳妃,有金涂四尺,长灯银涂二尺,连盘灯。
太子纳妃有白縠,白纱,白绢衫,并紫结缨。
皇太子纳妃有绛纱,复裙绛碧结绫,复裙丹碧纱纹双裙紫,碧纱文双裙紫碧纱,文绣缨双裙紫碧纱,縠双裙丹碧杯文罗裙。
太子纳妃有玳瑁钿镂镜台一。
太子纳妃有龙头,金缕交刀四银牙锁,綵带二副。太子纳妃有石砧一枚,又捣衣砧杵十枚。
皇太子纳妃有著衣大镜,尺八寸,银花小镜尺二寸。漆匣盛翡翠铜镜二枚。嵌金龙头受福莲华,钩锁四副。
皇太子纳妃有绿石绮,绢里床幨二。
太子纳妃有青布碧里梁下帏一绀,绢青布窗户帏各一。
太子纳妃有綵杯文绮被一绛,具文罗一幅,一绛被罗绣文四五幅,被一又有七綵。文绮被绛文罗面一。太子纳妃有赤花双文簟。
皇太子纳妃有床,上屏风十二牒,织成漆连银钩钮。织成连地屏风,十四牒铜环钮。
皇太子纳妃同心扇二十,单竹扇二十。
太子纳妃有漆书银带唾壶一。
皇太子初拜有铜博山香炉一枚,纳妃。
泰元中皇太子纳妃,王氏有银涂,博山莲槃三十香炉一。
皇太子纳妃有绫裹悫帕,五具绢裹悫帕五具。皇太子纳妃有绛直文,罗裤七綵杯,文锦裤五。皇太子纳妃有绛纱,复裙绛碧结绫,袄裙丹碧纱纹双裙紫碧纱。纹双裙紫碧纱纹绣,缨双裙紫碧纱縠双裙丹碧杯文双裙。
太子纳妃有绛地纹履一双。
太子纳妃有绛绫袍一领。
《晋书·惠帝贾皇后传》:后讳南风,平阳人也,小名峕。父充,别有传。初,武帝欲为太子娶卫瓘女,元后纳贾郭亲党之说,欲婚贾氏。帝曰:卫公女有五可,贾公女有五不可。卫家种贤而多子,美而长白;贾家种妒而少子,丑而短黑。元后固请,荀顗、荀勖并称充女之贤,乃定婚。始欲聘后妺午,午年十二,小太子一岁,短小未胜衣。更娶南风,时年十五,大太子二岁。泰始八年二月辛卯,册拜太子妃。妒忌多权诈,太子畏而惑之,嫔御罕有进幸者。帝常疑太子不慧,且朝臣和峤等多以为言,故欲试之。尽召东宫大小官属,为设宴会,而密封疑事,使太子决之,停信待反。妃大惧,倩外人作答。答者多引古义。给使张泓曰:太子不学。而答诏引义,必责作草主,更益谴负。不如直以意对。妃大喜,语泓:便为我好答,富贵与汝共之。泓素有小才,具草,令太子自写。帝省之,甚悦。先示太子少傅卫瓘,瓘大踧踖,众人乃知瓘先有毁言,殿上皆称万岁。充密遣语妃云:卫瓘老奴,几破汝家。妃性酷虐,尝手杀数人。或以戟掷孕妾,子随刃堕地。帝闻之,大怒,已修金墉城,将废之。充华赵粲从容言曰:贾妃年少,妒是妇人之情耳,长自当差。愿陛下察之。其后杨珧亦为之言曰:陛下忘贾公闾耶。荀勖深救之,故得不废。惠帝即位,立为皇后。
《悯怀太子传》:初,贾后母郭槐欲以韩寿女为太子妃,太子亦欲婚韩氏以自固。而寿妻贾午及后皆不听,而为太子聘王衍小女惠风。太子闻衍长女美,而贾后为谧聘之,心不能平。
《明穆庾皇后传》:后讳文君,颍川鄢陵人也。父琛,见外戚传。后性仁慈,美姿仪。元帝闻之,聘为太子妃,以德行见重。
《安僖王皇后传》:后讳神爱,琅邪临沂人也。父献之,见别传;母新安悯公主。后以太元二十一年纳为太子妃。
《宋书·少帝司马太妃传》:太妃讳茂英,河内温人,晋恭帝少女也。初封海盐公主,少帝以公子尚焉。宋初,拜皇太子妃。
《前废帝何皇后传》:后,讳令婉,庐江灊人也。孝建三年,纳为皇太子妃。大明五年,薨于东宫徽光殿,时年十七。葬〈阙〉,谥曰献妃。上更为太子置内职二等,曰保林,曰良娣。纳南中郎长史太山羊瞻女为良娣,宜都太守袁僧惠女为保林。
《后废帝江皇后传》:后,讳简圭,济阳考城人,北中郎长史智渊孙女。太始五年,太宗访求太子妃,而雅信小数,名家女多不合。后弱小,门无彊荫,以卜筮最吉,故为太子纳之。讽朝士州郡令献物,多者将直百金。始兴太守孙奉伯止献琴书,其外无馀物。上大怒,封药赐死,既而原之。
《南齐书·武穆裴皇后传》:后,讳惠昭,河东闻喜人也。祖朴之,给事中。父玑之,左军参军。后少与豫章王妃庾氏为娣姒,庾氏勤女工,奉事太祖、昭后恭谨不倦,后不能及,故不为舅姑所重,世祖家好亦薄焉。性刚严,竟陵王子良妃袁氏布衣时有过,后加训罚。升明三年,为齐世子妃。建元元年,为皇太子妃。三年,后薨。谥穆妃,葬休安陵。
《文安王皇后传》:后,讳宝明,琅邪临沂人也。祖韶之,吴兴太守,父煜之,太宰祭酒。宋世,太祖为文惠太子纳后,桂阳贼至,太祖在新亭,传言已没,宅复为人所抄掠,文惠太子、竟陵王子良奉穆后、庾妃及后挺身送后兄炳之家,事平乃出。建元元年,为南郡王妃。四年,为皇太子妃,无宠。太子为宫人制新丽衣裳及首饰,而后床帷陈设故旧,钗镊十馀枚。
《东昏褚皇后传》:后,名令璩,河南阳翟人,太常澄女也。建武二年,纳为皇太子妃。明年,谒敬后庙。东昏即位,为皇后。
《梁书·太宗王皇后传》:后,讳灵宾,琅邪临沂人也。祖俭,太尉、南昌文宪公。后幼而柔明淑德,叔父暕见之曰:吾家女师也。天监十一年,拜晋安王妃。生哀太子大器,南郡王大连,长山公主妙䂮。大通三年十月,拜皇太子妃。
《陈书·废帝王皇后传》:后,金紫光禄大夫固之女也。天嘉元年,为皇太子妃,废帝即位,立为皇后。
《后主沈皇后传》:后,讳婺华,仪同三司望蔡贞宪侯君理女也。母即高祖女会稽穆公主。主早亡,时后尚幼,而毁瘠过甚。及服毕,每至岁时朔望,𢘆独坐涕泣,哀恸左右,内外咸敬异焉。太建三年,纳为皇太子妃。《魏书·明元杜皇后传》:后,魏郡邺人,阳平王超之妹也。初以良家子选入太子宫,有宠,生世祖。
《景穆郁久闾皇后传》:后,河东王毗妹也。少以选入东宫,有宠。真君元年,生高宗。
《献文李皇后传》:后,中山安喜人,南郡王惠之女也。姿德婉淑,年十八,以选入东宫。显祖即位,为夫人,生高祖。
《北齐书·后主斛律皇后传》:后斛律氏,左丞相光之女也。初为皇太子妃。后主受禅,立为皇后。
《周书·宣帝杨皇后传》:后,名丽华,隋文帝长女。帝在东宫,高祖为帝纳后为皇太子妃。宣政元年闰六月,立为皇后。《宣帝朱皇后传》:后,名满月,吴人也。其家坐事,没入东宫。帝之为太子,后被选掌帝衣服。帝年少,召而幸之,遂生静帝。
《隋书·独孤皇后传》:时太子多内宠,妃元氏暴薨,后意太子爱妾云氏害之。由是讽上黜高颎,竟废太子。《唐书·太宗长孙皇后传》:后长孙氏,河南洛阳人。其先魏拓拔氏,后为宗室长,因号长孙。高祖稚,大丞相、冯翊王。曾祖裕,平原公。祖兕,左将军。父晟,字季,涉书史,趫鸷晓兵,仕隋为左骑卫将军。后喜图传,视古善恶以自鉴,矜尚礼法。晟兄炽,为周通道馆学士。尝闻太穆劝抚突厥女,心志之。每语晟曰:此明睿人,必有奇子,不可以不图昏。故晟以女太宗。后归宁,舅高士廉妾见大马二丈立后舍外,惧,占之,遇《坤》《泰》。卜者曰:《坤》顺承天,载物无疆;马,地类也;之《泰》,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又以辅相天地之宜。繇协《归妹》,妇人事也。女处尊位,履中而居顺,后妃象也。时隐太子衅阋已构,后内尽孝事高祖,谨承诸妃,消释嫌猜。及帝授甲宫中,后亲慰勉,士皆感奋。寻为皇太子妃。
《高宗废后王氏传》:后,并州祁人,魏尚书左仆射思政之孙。从祖母同安长公主以后婉淑,白太宗以为晋王妃。王居东宫,妃亦进册。
《旧唐书·孝敬皇帝弘传》:弘,纳右卫将军裴居道女为妃。所司奏以白雁为贽,适会苑中获白雁,高宗喜曰:汉获朱雁,遂为乐府;今获白雁,得为婚贽。彼礼但成谣颂,此礼便首人伦,异代相望,我无惭德也。裴氏甚有妇礼,高宗尝谓侍臣曰:东宫内政,吾无忧矣。《唐书·中宗韦庶人传》:韦氏,京兆万年人。祖弘表,贞观中曹王府典军。帝在东宫,后被选为妃。
《元宗元献皇后传》:后杨氏,华州华阴人。曾祖士达,为隋纳言。天授中,以武后母党,追封士达为郑王,父知庆太尉。帝在东宫,后以景云初入宫为良媛。时太平公主忌帝,而宫中左右持两端,纤悉必闻。媛方娠,帝不自安,密语侍读张说曰:用事者不欲吾多子,奈何。命说挟剂以入,帝于曲室自煮之。梦若有介而戈者环鼎三,而三煮尽覆。以告说,说曰:天命也。乃止。生男,是为肃宗。帝即位,为贵嫔。其娣,节悯太子妃也。《肃宗张废后传》:后,邓州向城人,家徙新丰。祖母窦,昭成皇后女弟也。元宗幼失昭成,母视姨,鞠爱笃备。帝即位,封邓国夫人,亲宠无比。五息子,曰去惑、去疑、去奢、去逸、去盈,皆显官。去盈尚常芬公主。去逸生后。肃宗为忠王时,纳韦元娃女为孺人。既建太子,以孺人为妃,后为良娣。妃兄坚为李林甫搆死,太子惧,请与妃绝,毁服幽禁中。安禄山反,陷于贼,至德中薨。始,妃既绝,良娣得专侍太子,慧中而能辩,能迎意傅合。元宗西幸,娣与太子从,度渭,民障道乞留复长安,太子不听。中人李辅国密启,娣又赞其谋,遂定计北趣灵武。时军卫单寡,夕次,娣必寝前,太子曰:暮夜可虞,且捍贼非妇人事,宜少戒。对曰:方多事,若仓卒,妾自当之,殿下可徐为计。驻灵武,产子三日,起缝战士衣,太子敕止,对曰:今岂自养时邪。
《肃宗章敬皇后吴氏传》:后,濮州濮阳人。父令圭,以郫丞坐事死,故后幼入掖庭。肃宗在东宫,宰相李林甫阴搆不测,太子内忧,鬓发斑秃。后入谒,元宗见不悦,因幸其宫,顾廷宇不汛扫,乐器尘蠹,左右无嫔侍,帝愀然谓高力士曰:儿居处乃尔,将军叵使我知乎。诏选京兆良家子五人虞侍太子,力士曰:京兆料择,人得以藉口,不如取掖庭衣冠子,可乎。诏可。得三人,而后在中,因蒙幸。忽寝厌不寤,太子问之,辞曰:梦神降我,介而剑,决我胁以入,殆不能堪。烛至,其文尚隐然。生代宗,为嫡皇孙。生之三日,帝临澡之。孙体挛弱,负姆嫌陋,更取它宫儿以进,帝视之不乐,姆叩头言非是。帝曰:非尔所知,趣取儿来。于是见嫡孙,帝大喜,向日视之,曰:福过其父。帝还,尽留内乐宴具,顾力士曰:可与太子饮,一日见三天子,乐哉。后性谦柔,太子礼之甚渥,年十八薨。
《顺宗庄宪皇后王氏传》:后,琅邪人。祖王难得,有功名于世。代宗时,后以良家选入宫,为才人。顺宗在藩,帝以才人幼,故赐之,为王孺人,是生宪宗。王在东宫,册为良娣。
《宪宗懿安皇后传》:后郭氏,汾阳王子仪之孙。父暧,尚升平公主,实生后。宪宗为广陵王,聘以为妃。顺宗以其家有大功烈,而母素贵,故礼之异诸妇,是生穆宗。《穆宗恭僖皇后传》:后王氏,越州人,本仕家子。幼得侍帝东宫,生敬宗。长庆时,册为妃。
《穆宗宣懿皇后传》:后韦氏,失其先世。穆宗为太子,后得侍,生武宗。长庆时,册为妃。
《敬宗郭贵妃传》:妃,右威卫将军义之女,失义何所人。长庆时,妃以容选入太子宫。太子即位,为才人,生晋王普。帝以早得子,又淑丽冠后庭,故宠异之。
《懿宗郭淑妃传》:妃,幼入郓王邸。宣宗在位,春秋高,恶人言立太子事。王以嫡长居外宫,心常忧惴。妃护侍左右,慰安起居,终得无恙。
《宋史·钦宗朱皇后传》:后,开封祥符人。父伯材,武康军节度使。钦宗在东宫,徽宗临轩备礼,册为皇太子妃。《孝宗成穆郭皇后传》:后,开封祥符人。奉直大夫直卿之女孙,其六世祖为章穆皇后外家。孝宗为普安郡王时纳郭氏,封咸宁郡夫人。生光宗及庄文太子愭、魏惠宪王恺、邵悼肃王恪。绍兴二十六年薨,年三十一,追封淑国夫人。三十一年,用明堂恩,赠福国夫人。既建太子,追封皇太子妃。
《光宗慈懿李皇后传》:后,安阳人,庆远军节度使、赠太尉道之中女。初,后生,有黑凤集道营前石上,道心异之,遂字后曰凤娘。道帅湖北,闻道士皇甫坦善相人,乃出诸女拜坦。坦见后,惊不敢受拜,曰:此女当母天下。坦言于高宗,遂聘为恭王妃,封荣国夫人,进定国夫人。乾道四年,生嘉王。七年,立为皇太子妃。性妒悍,尝诉太子左右于高、孝二宫,高宗不怿,谓吴后曰:是妇将种,吾为皇甫坦所误。
《度宗全皇后传》:后,会稽人,理宗母慈宪夫人侄孙女也。略涉书史,幼从父昭孙知岳州。开庆初,秩满归,道潭州。时大元兵自罗鬼入破全、衡、永、桂,围潭州,人有见神人卫城者,已而潭独不下。逾年事平,至临安。会忠王议纳妃。初,丁大全请选知临安府顾岩女,已致聘矣;大全败,岩亦罢去。台臣论岩大全党,宜别选名族以配太子。臣僚遂言全氏侍其父昭孙,往返江湖,备尝艰险;其处贵富,必能尽警戒相成之道。理宗以母慈宪故,乃诏后入宫,问曰:尔父昭孙,昔在宝祐间没于王事,每念之,令人可哀。后对曰:妾父可念,淮、湖之民尤可念也。帝深异之,语大臣曰:全氏女言辞甚令,宜配冢嫡,以承祭祀。景定二年十一月,诏封永嘉郡夫人。十二月,册为皇太子妃。
《金史·显宗孝懿皇后传》:后,徒单氏。其先忒里辟剌人也。曾祖抄,从太祖取辽有功,命以所部为猛安,世袭之。祖婆卢火,以战功多,累官开府仪同三司,赠司徒、齐国公。父贞尚辽王宗干女梁国公主,加驸马都尉,赠太师、广平郡王。后以皇统七年生于辽阳。母梦神人授以宝珠,光焰满室,既寤而生,红光烛于庭。后性庄重寡言,父母尝令总家事,细大毕办,诸男不及也。世宗初即位,贞为御史大夫,自南京驰见。世宗喜谓之曰:卿虽废主腹心臣,然未尝助彼为虐,况卿家法可尚,其以卿女为朕子妃。及显宗为皇太子,大定四年九月,备礼亲迎于贞第。世宗临宴,尽欢而罢。是年十一月,显宗生辰,初封为皇太子妃。八年七月,上遣宣徽使移剌神独干以名马、宝刀、御膳赐太子及妃,仍谕之曰:妃今临蓐,愿平安得雄。有庆之后,宜以此刀寘左右。既而皇孙生,是为章宗。时上幸金莲川,次冰井,翌日,上临幸抚视,宴甚欢。又赐御服佩刀等物,谓显宗曰:祖宗积庆,且皇后阴德至厚,而有今日,社稷之洪福也。又谓李石、纥石烈志宁曰:朕诸子虽多,皇后止有太子一人而已。今幸得嫡孙,观其骨相不凡,又生麻达葛山,山势衍气清,朕甚嘉之。因以山名为章宗小字。后素谦谨,每畏其家世崇宠,见父母流涕而言曰:高明之家,古今所忌,愿善自保持。其后,家果以海陵事家败,盖其远虑如此。世宗尝谓诸王妃、公主曰:皇太子妃容止合度,服饰得中,尔等当法效之。
《显宗昭圣皇后传》:后,刘氏,辽阳人。天眷二年九月己亥夜,后家若见有黄衣女子入其母室中者,俄顷,后生。性聪慧,凡字过目不忘。初读《孝经》,旬日终卷。最喜佛书。世宗为东京留守,因击毬,见而奇之,使见贞懿皇后于府中,进退闲雅,无恣睢之色。大定元年,选入东宫,时年二十三。
《元史·裕宗徽仁裕圣皇后传》:后伯蓝也怯赤,一名阔阔真,弘吉剌氏,生顺宗、成宗。先是世祖出田猎,道渴,至一帐房,见一女子缉驼茸,世祖从觅马湩。女子曰:马湩有之,但我父母诸兄皆不在,我女子难以与汝。世祖欲去之。女子又曰:我独居此,汝自来自去,于理不宜。我父母即归,姑待之。须臾果归。出马湩饮世祖。世祖既去,叹息曰:得此等女子为人家妇,岂不美耶。后与诸臣谋择太子妃,世祖俱不允。有一老臣尝知向者之言,知其未许嫁,言于世祖。世祖大喜,纳为太子妃。后性孝谨,善事中宫,世祖每称之为贤德媳妇。侍昭睿顺圣皇后,不离左右,至溷厕所用纸,亦以面擦,令柔软以进。一日,裕宗有病,世祖往视,见床上设织金卧褥。世祖愠而语之曰:我尝以汝为贤,何乃若此耶。后跪答曰:常时不曾敢用,今为太子病,恐有湿气,因用之。即时彻去。
《明外史·建文皇后传》:后马氏,光禄少卿全女。洪武二十六年册为皇太孙妃。
《仁宗诚孝皇后传》:后张氏,永城人。父兵马副指挥麒,具《外戚传》。洪武十六年册为燕世子妃。永乐二年册为皇太子妃。后始为太子妃,操妇道至谨,雅得成祖及仁孝皇后欢。而仁宗为太子颇被汉、赵二王间,体肥硕复不习骑射。成祖恚,至减太子宫膳,濒易者数矣,卒以后故得不废。
《宣宗恭让皇后传》:后胡氏,名善祥,济宁人。父荣生七女。洪武初,长女入宫为女官,荣授锦衣卫百户。后其第三女也,永乐十五年册为皇太孙妃,久之为皇太子妃。
《宪宗孝贞皇后传》:后王氏,上元人。父中军都督镇,见《外戚传》。初,宪宗在东宫,英宗为择配,得十二人,选后及吴氏、柏氏留宫中。
《孝宗孝康皇后传》:后张氏,兴济人。母金,梦月入怀而生后。成化二十三年选为太子妃。
《光宗孝元皇后传》:后郭氏,顺天人。父维城以女贵,封博平伯,进侯。卒,后于万历二十九年册为皇太子妃。